作者 主题: 自由枪骑兵初章·篝火夜话  (阅读 837 次)

副标题: log2016.07.13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1
  • 苹果币: 3
自由枪骑兵初章·篝火夜话
« 于: 2016-08-31, 周三 21:48:12 »
[21:17] <战争NC> ============================loading,bgm:因为鼻炎,所以没有了==========================
[21:17] <战争NC> “中部战线告急,请立即增援”
[21:18] <战争NC> 士兵们正在为胜利而欢呼
[21:18] <战争NC> 你们则在此刻不太笑得出来
[21:19] <战争NC> 即使战斗进行的很顺利,士兵连续作战的疲劳也是不能忽视的
[21:19] <路德> “这个嘛”
[21:19] * 路德 掸掸帽檐
[21:20] <路德> “我的兄弟们连续战斗都没有休息,需要时间修整”
[21:20] <路德> “再议吧”
[21:20] * 路德 淡淡的对传令兵说
[21:20] * 猎兵队长 的队伍以前是保镖的, 赶路急行军没问题,但这么实打实的干两仗还是需要调整一下
[21:21] <战争NC> “这是布鲁曼元帅的指令,请尽快执行”
[21:21] <战争NC> 传令兵看到你们的态度,连忙搬出元帅的名号,毕竟,这个人才是出资雇佣你们的“雇主”
[21:21] <路德> “就算是女神的命令,也要休息啊”
[21:22] <路德> “而且你算那颗葱”
[21:22] * 路德 正眼不看传令兵,带着阿莉白回城去了
[21:23] <猎兵队长> “我们会尽快的。尽快。”
[21:23] <战争NC> “这……”
[21:23] * 瑪可西亞斯 握著劍柄,冷淡地看著傳令兵
[21:23] * 亚特 在一边吹着口哨看笑话
[21:23] * 猎兵队长 咬着一根烟叶卷
[21:24] <战争NC> 传令兵看了看,把指令书塞到了伊斯的手上,骑马回去了
[21:24] * 路德 身后的阿莉白看到路德的无理,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跟上还是好言和传令兵说两句话。不过看到路德越走越远,还是鞠了个躬,跟着跑掉了
[21:24] <伊斯拉菲尔> “上面的人真的以为下面的脚是装饰物啊……”
[21:25] * 伊斯拉菲尔 接过那个传令书后无奈地说
[21:25] <伊斯拉菲尔> “总之,我们先好好休整一天再出发吧。”
[21:25] <瑪可西亞斯> “這很自然。軍官負責統籌全局……他們根本毫不在乎士兵的性命。”
[21:25] * 伊斯拉菲尔 提出了折中的建议
[21:25] * 路德 已经离开了
[21:26] <亚特> “反正只要‘尽快’就行啦,能走多快又不是说走就能走。”
[21:26] * 瑪可西亞斯 擺了擺手
[21:26] * 路德 知道自己手下的弟兄会好好的搜刮战利品,也不太多顾虑
[21:27] * 伊斯拉菲尔 让属下去处理休整的事宜了!
[21:27] * 路德 倒是手下的吟游诗人兴致勃勃的去监督打扫战场,在夕阳西下的战场上奏起了忧郁的风笛
[21:27] <战争NC> 你们简单的讨论了两句之后便带着部队和俘虏们回城了,只留下少量士兵在负责收集战利品
[21:28] <战争NC> 回到城中,埃文三世热烈地欢迎了你们
[21:29] <战争NC> ”感谢各位勇士在埃文领的危机关头出手相救“
[21:30] <猎兵队长> “我们毕竟是专业的。”
[21:30] <亚特> “收钱办事。”
[21:31] <伊斯拉菲尔> “这是白花的权利以及义务。”
[21:31] <瑪可西亞斯> “理應如此。”
[21:31] <路德> “口头的感谢我已经听的很多啦”
[21:31] <路德> “毕竟不能当饭吃不是”
[21:31] * 路德 露骨的这样表示
[21:32] <战争NC> ”您说的对,我已经为各位备下了庆功宴”
[21:32] <战争NC> 埃文三世引导着你们向城中广场走去
[21:32] <亚特> “哈,也对,这种时候就该喝酒!”
[21:32] * 路德 觉得庆功宴也就是口头表示
[21:33] * 路德 心里想着这还领主呢,太不上道了
[21:33] * 瑪可西亞斯 正打算拒絕時想起副官的告誡,嘴角微抽,卻還是跟上了
[21:33] <猎兵队长> “来吧,吃吃喝喝,然后我们还得‘尽快’出动呢。”
[21:33] <战争NC> “虽然不能和皇帝的宴席相提并论,但也是我们精心准备的”
[21:34] * 路德 不过还是带着兄弟们一起去乐呵乐呵
[21:34] * 伊斯拉菲尔 前行途中低语告知埃文三世此前布鲁曼元帅的指令,“我们大概会休整一天的时间便要出发。”
[21:35] <路德> “哈,我们大老粗,有肉吃有酒喝就很高兴啦”
[21:35] <战争NC> “嗯,刚才先你们一步回到驿馆的传令先生也给我说过了”
[21:35] <路德> “当然有白花花的银子才是更高兴的哈哈哈”
[21:35] <战争NC> “你们的战斗已经为埃文领争取了时间,接下来我们应该可以坚持好一阵,你们不用担心”
[21:35] * 路德 更露骨了
[21:36] <战争NC> 埃文三世没有理会路德
[21:36] <战争NC> 而是举起了酒杯
[21:36] <亚特> “要靠雇佣骑士团跑来跑去支援,这国家的骑士团也不太行了呀。”
[21:36] <战争NC> “敬帝国和勇士们!”
[21:37] <猎兵队长> “敬!”
[21:37] * 猎兵队长 也举杯
[21:37] <亚特> “管他呢,干了啦!”
[21:37] <伊斯拉菲尔> “恩……假若战况艰困,可先迁退到我的领地。那里较为偏僻但也安全。”
[21:37] <路德> “干了!”
[21:37] * 伊斯拉菲尔 向着埃文三世举杯
[21:37] * 瑪可西亞斯 沒有說話,只是舉起酒杯
[21:37] * 路德 不管教士的啥清规戒律,咕嘟咕嘟的干了麦酒
[21:38] * 亚特 让手下扛了几桶酒和烤猪回去营地
[21:38] <亚特> “叫小子们乐一乐!”
[21:39] * 伊斯拉菲尔 让阿克娅去表演宴会技艺
[21:40] <战争NC> 阿克娅开始跳着滑稽的舞蹈用扇子把酒从罐子里变到大家的杯子里
[21:40] * 亚特 喝过一阵后也拿起一整壶,一手拿着鸡腿跑回去,抓着几个头儿灌酒
[21:40] <战争NC> “来来来”“多喝一点”“酒杯空了喔"
[21:41] <猎兵队长> “我们首次战斗就如此顺利,之后也不用担心了!”
[21:41] <亚特> “砍了几个人就给我喝几瓶!”
[21:41] <亚特> “没砍到人的不许喝酒!哈!”
[21:41] * 猎兵队长 说了一些恭维话,然后上后厨让他们把食物更多送到边上的桌——猎兵中非人的那些坐在那里
[21:41] <猎兵队长> “哦对了,不要上牛肉……”
[21:42] <战争NC> “老大!运输队他们不服!”
[21:42] * 路德 对瑪可西亞斯说:“大家一起乐啦!”
[21:42] <路德> “大家一起乐啦!”
[21:42] <战争NC> 亚特的兵开始朝亚特起哄
[21:42] <亚特> “哦,他们的算我头上!我请了!”
[21:42] <亚特> “给他们抬去一桶!”
[21:42] <瑪可西亞斯> “這就不……”
[21:42] <亚特> “反正大爷我人头多够分,哈哈!”
[21:42] * 瑪可西亞斯 正打算拒絕的時候被自己的女兵們簇擁著接酒
[21:43] * 路德 和阿莉白与吟游诗人一起去其他桌玩闹
[21:43] <伊斯拉菲尔> “来,大家每人上去敬人头最多的亚特一杯!”
[21:43] * 路德 吟游诗人奏乐,自己和阿莉白加入狂欢的人群一起边喝边唱
[21:44] <亚特> “妈的有人要灌你们的老大!小的们给我顶上!”
[21:44] <战争NC> 人群被伊斯煽动起来,在亚特那里排起了长队
[21:44] <战争NC> 而亚特的大剑师们在酒桌上也训练有素,一把抢过敬酒的人的酒杯就喝下去
[21:45] <战争NC> ”嘿,哥们儿,你们也干的不错!“
[21:45] * 亚特 抓起几个队里的大块头排开阵势,一人拿着一个大酒杯迎战!
[21:45] <战争NC> 喝完还拍拍对方的肩膀
[21:45] <猎兵队长> “哈哈哈……”
[21:45] * 路德 手下的各族土包子也纷纷跳起了民族的舞蹈,矮人们手挽着手跳起了踢踏
[21:46] <战争NC> ”老——老大!”
[21:46] <战争NC> 一个醉醺醺的农民跑到路德面前敬了个礼
[21:46] * 路德 同时看到大山手里拿着酒桶去和亚特干杯了
[21:46] <战争NC> “我们想要为您放个礼炮!”
[21:47] <战争NC> 路德看到他手下的火枪兵们都拿出了家伙
[21:47] <路德> “放放放~这点事还问啥~”
[21:47] * 亚特 虽然喝得很嗨了但脑子比平常还精灵,忽悠忽悠就把没脑子的巨人忽悠去牛头人那边去了
[21:47] * 路德 挥手
[21:47] <路德> “今天大家别管啥,尽情乐呵就是”
[21:47] <战争NC> “向路德!当代最伟大的战争艺术家致敬!”
[21:47] <亚特> “大块头我教你,找他们要牛肉,他们多的是!”
[21:47] <战争NC> 砰砰砰砰砰
[21:48] * 亚特 拍拍大山的肩膀指猎兵队里的牛头人
[21:48] <猎兵队长> “那你们可是自找的了……”
[21:48] <战争NC> 大山想了想
[21:48] <战争NC> “大山平时喜欢吃素……不过既然你要牛肉”
[21:48] <战争NC> 大山走到牛头人们中间
[21:48] * 瑪可西亞斯 出乎意料的酒量很差,喝了幾杯就在一旁捂著頭
[21:48] <路德> “放的好!大功告成,来亲个嘴!”
[21:49] <战争NC> “嘿,你们好,大山来帮那个人找你们要些牛肉”
[21:49] <猎兵队长> “米丽,去准备好药膏。”
[21:49] * 路德 一把抱起阿莉白,在反应未及的少女脸颊上重重的吻了一口
[21:49] * 猎兵队长 对一直在侧近的猫人吩咐一声,也没去阻拦
[21:50] * 路德 看着少女的脸瞬间红的像苹果一样
[21:50] <战争NC> 牛头人们操着奇怪的口音“好,我们马上’给他‘百分之百新鲜的“
[21:51] <战争NC> 他们喝完手上的酒,抄起板凳就朝着亚特的人揍了过去
[21:51] <伊斯拉菲尔> “啊,他们又打起来了……”
[21:51] <亚特> “妈的这脑子里都是肉的废柴!干了啦!把他们揍成牛排!”
[21:51] <战争NC> “你们这些无毛猴子要的牛肉!”
[21:52] * 伊斯拉菲尔 除了阿库娅以外,让其余妹子都回到身边来。
[21:52] <瑪可西亞斯> “一群腦袋裡面只有肉的蠢男人……唔,頭好痛……”
[21:52] <战争NC> 一瞬间场面就失控了起来
[21:52] <路德> “我们这边也不能示弱!”
[21:52] * 亚特 抓起一个牛头人高举过头,一把就扔到隔壁的酒桌上
[21:52] * 路德 也喝上头了,不知道到底说的哪里不能示弱。。。。
[21:52] <战争NC> “哦!遵命!”
[21:53] <战争NC> 民兵们拿着火枪就冲了进去
[21:53] * 路德 和农民矮人们一起排成人墙和牛头人等撞成阿希巴
[21:53] <战争NC> 幸好他们的枪都是燧发的
[21:53] <战争NC> 刚刚打完礼炮以后都没填弹
[21:54] <亚特> “去他娘的把有血条的都干翻!”
[21:54] <战争NC> 大山坐在一旁,抱着一桶烤玉米,一边吃一遍偶尔接住一两个被打飞出来的人,让后把他们扔回去
[21:54] * 亚特 跳到桌上拿着酒瓶大吼
[21:54] <战争NC> “呵,呵呵,大山喜欢宴会”
[21:55] <战争NC> “来来来,酒还多的很喔"
[21:55] <猎兵队长> “啊我离开一下……”
[21:55] * 猎兵队长 去揪满处乱跑的地精,把他们提早弄出城在外面扎营
[21:56] <战争NC> 神经天生大条的阿库娅靠巧妙的身法还在乱战之中分酒
[21:58] <战争NC> 逐渐的,酒越分越少,而打架的人们也用光了力气
[21:58] * 路德 和粗汉子们撞在一起,不过还是吩咐几个心腹保护好阿莉白和吟游诗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21:59] <战争NC> 还走的动路的人踉跄着回到营地
[21:59] <战争NC> 走不动的就干脆睡在了桌下
[22:00] <战争NC> 米丽和少数几个完全清醒的人则在默默地给某几个倒霉蛋上药膏
[22:00] <战争NC> 最终,宴会安静了下来
[22:01] <战争NC> =====翌日=====
[22:02] <战争NC> 顶着不同程度的宿醉你们打发走了一大早就跑来催你们启程的传令,开始准备行军的事情
[22:03] * 亚特 之后又睡了回笼觉,大中午才起来
[22:03] <战争NC> 埃文三世也尽可能地将领地上的物资提供出来
[22:03] <伊斯拉菲尔> (比如说是什么?!
[22:04] <伊斯拉菲尔> “非常感谢,埃文大人。”
[22:04] <战争NC> (吃的,弹药,药物等等
[22:04] * 路德 找来传令兵
[22:05] <路德> “你看,我们和元帅定的合同,打仗要发双饷,胜仗要有奖金”
[22:05] <猎兵队长> “差不多,有这些外加抢点帝国的。”
[22:05] <路德> “还没兑现”
[22:05] <路德> “没有开拔费,怎么开拔?”
[22:06] <路德> “你回去催催元帅,赶快发饷,我们保证拿到饷,立即开拔”
[22:06] <伊斯拉菲尔> “别想太多了,传令兵昨天就已经走了。”
[22:06] * 路德 翘二郎腿
[22:06] <战争NC> 传令无奈地看着路德
[22:07] <战争NC> “您想拿到酬金,也只能跟我一起去中部战线见元帅”
[22:08] <战争NC> “我是传令兵,并不是运输兵”
[22:08] <路德> “没事,你回去一趟,派运输队送饷过来就是”
[22:08] <路德> “来回也就十天半个月,死不了人的”
[22:09] * 路德 其实是不想打仗,能拖就拖
[22:09] * 伊斯拉菲尔 总之先让萨丽雅去确保后勤的工作了
[22:09] * 路德 有命才能挣钱
[22:09] <战争NC> 传令兵看了看路德
[22:09] * 猎兵队长 看路德应付前面,自然在后面做好行军准备
[22:10] <战争NC> “反正,我已经将命令充分传达”
[22:11] <战争NC> 他不会,也不想和路德争辩
[22:11] * 亚特 清醒过来后开始整理部队,该整备武器的整备武器,该打包行装的打包
[22:11] <路德> “别忘了把我们这边的意见充分传达给元帅啊”
[22:11] <战争NC> 然后转身离开了
[22:11] * 瑪可西亞斯 在一邊蹙眉,但也並沒有打斷雙方的對話
[22:11] * 路德 在传令兵身后大喊
[22:11] * 亚特 让工兵队特地做了坚固的囚车把艾丽丝关好
[22:12] * 亚特 出乎意料的对俘虏还不错,至少还没下手——
[22:12] <路德> “好了,我们是继续在这里逍遥享乐呢,还是去刀头舔血?”
[22:12] <伊斯拉菲尔> “就等你了?”
[22:12] * 路德 看传令兵已经走远,摊手问问其他队长
[22:12] <猎兵队长> “照这个势头,逍遥也逍遥不了几天了。”
[22:13] <猎兵队长> “既然都来了。”
[22:13] <亚特> “就这个领主给的只是刚刚好维持收支,该干还是要干啦。”
[22:13] <路德> “那不是生意的做法”
[22:13] * 路德 摇头
[22:13] <亚特> “那元帅才是大主顾呢,口舌之快爽归爽,该做还是要做。”
[22:13] <路德> “奇货可居啊”
[22:14] <伊斯拉菲尔> “至少元帅不会赖账”
[22:14] <路德> “你要是上赶着贴上去,可卖不出好价钱”
[22:15] <路德> “哈?开拔费都没拿到,还不赖账?我跟你说大少爷,我们泥腿子跟你们不一样,没啥家国之忧。说白了,谁当国王,我们都是一样活”
[22:16] <路德> “要我说,我们开到离战场不近不远的地方,看好形式”
[22:16] <猎兵队长> “有道理,不过要考虑到敌军也在行动。”
[22:16] <路德> “哪边赢面大,就卖给哪边”
[22:16] <猎兵队长> “而且我们缺乏这种飞行队伍,早点到位置也好。”
[22:17] * 伊斯拉菲尔 当作没听到路德的话,“先出发吧。”
[22:17] * 伊斯拉菲尔 驱使部队向着目的地进发
[22:17] <路德> “最好是两边僵持,都得出高价买咱们的服务”
[22:17] <瑪可西亞斯> “我不贊同你的手法,不過姑且先這樣吧。”
[22:18] <路德> “这才是真正的奇货可居”
[22:18] * 路德 推销
[22:18] * 瑪可西亞斯 並不想在這樣的話題上多談
[22:19] * 路德 表示行军的部分交给自己就好
[22:19] * 路德 的泥腿子工兵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22:20] * 亚特 打个哈欠摆摆手,听过就算,手上的“货”才是最重要
[22:20] <战争NC> 路德发表着演说而其他队伍则在忙着进行行军前的准备
[22:20] * 路德 和阿莉白则安排好了行军的次序,在前面打前站,事先安排好宿营地筹集粮食
[22:21] * 亚特 无聊时就去探艾莉丝的口风,扯天扯地胡扯
[22:21] * 瑪可西亞斯 讓副官去打點往後斥候隊的事情,自己則如常備軍操練
[22:23] <猎兵队长> “把东西放好,把羊车都套上!”
[22:23] * 猎兵队长 挥挥手下令,人类、地精、兽人和牛头人们各就各位
[22:24] * 路德 定好了行军计划,给其他部队长一人送去一份
[22:25] <战争NC> 大概花了一个早上
[22:26] <战争NC> 你们各自将自己的物资、部队安排妥当
[22:27] * 猎兵队长 看看,叠上塞在口袋里
[22:27] <战争NC> 开始朝柯林平原进军了
[22:28] * 亚特 行军的事就扔给后勤去管了
[22:28] * 路德 率领工兵走在最前面,为后面的部队平整道路,方便大车通行
[22:29] * 伊斯拉菲尔 先带着爱妮儿和丝蜜娅到前方进行侦查了
[22:31] * 路德 看到大少爷带着妹子往前跑,吹口哨
[22:31] * 瑪可西亞斯 讓副官帶著斥候隊隨伊斯前行偵查
[22:31] <路德> “别光顾着调情,看好哪里宿营好!”
[22:31] <伊斯拉菲尔> “两边都不会耽误的!”
[22:32] <瑪可西亞斯> “專心點。”
[22:32] * 瑪可西亞斯 的副官比出了‘你給我注意點’的手勢
[22:32] * 伊斯拉菲尔 骑着飞马在高空中进行视察
[22:34] * 伊斯拉菲尔 将前方的情况一一都记录下来,当然是让爱妮儿做地图绘制
[22:34] * 亚特 跟手下打赌要把俘虏说得!天天跟艾莉丝嘚比嘚比——
[22:34] * 猎兵队长 在行军过程中像往常一样沉默
[22:35] <战争NC> 艾莉丝对于亚特的轻浮似乎非常厌恶
[22:35] * 亚特 结果口才不够被喷了回来,还输了钱!
[22:35] * 亚特 相当不高兴!
[22:39] * 路德 看夕阳西下,决定扎营了
[22:40] <战争NC> 在路德巧妙的安排下
[22:40] <战争NC> 你们走到丘陵地带的边缘,刚好日落
[22:41] <战争NC> 在这里扎营休息的话
[22:41] <战争NC> 正好可以以充足的精力面对接下来的丘陵地带行军
[22:42] * 路德 去找亚特
[22:42] * 亚特 行军路上就没那么马虎了,安排好值夜和看守俘虏的人
[22:43] <路德> “说起来,俘虏有说什么吗?昨天晚上玩的太高兴都忘了问”
[22:43] * 亚特 其实也就只把艾莉丝一个俘虏随军带着,其他都扔给埃文三世了
[22:43] <亚特> “哦,没呢,嘴巴硬得很,教团的人脑子都是石头呀。”
[22:44] <瑪可西亞斯> “因為他們有‘信仰’。”
[22:44] * 瑪可西亞斯 聳聳肩
[22:44] <猎兵队长> “啊,信仰吗……”
[22:44] * 亚特 有些想法所以没有下手
[22:44] <猎兵队长> “总之我不喜欢审啊问啊什么的,不过你们要想问,我可以借给你们山羊和盐。”
[22:45] <亚特> “你们觉得可以聊起来可以试试,不过别用狠的,我还有想法。”
[22:45] <路德> “嗯,虽然估计不一定有用,不过也可以用来消磨晚饭前的时间”
[22:45] * 亚特 相当义正辞严地宣示了主权——总之别用拷问
[22:46] <瑪可西亞斯> “你的想法?”
[22:46] * 路德 估摸一下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做好饭,于是决定和俘虏聊聊
[22:46] * 瑪可西亞斯 挑著一邊眉頭
[22:46] <亚特> “别想歪啦,我可是少有这么温柔呢。”
[22:47] * 路德 让阿莉白去队伍里找一个苦大仇深被侵略军烧了房子的农民备用
[22:47] <路德> “亚特,把咱们的雷枪将军请来吧”
[22:47] <亚特> “反正嘴炮法你们说不定在行。”
[22:49] * 亚特 想了想,于是去囚车把艾莉丝领了出来,虽然手上还戴着手铐,不过也没其他重的囚具了
[22:49] <战争NC> “……”
[22:49] <战争NC> 艾莉丝警戒地看着你们
[22:49] * 亚特 带到火堆边坐下
[22:49] * 路德 让阿莉白倒一杯茶给爱丽丝
[22:50] <亚特> “你也坐吧。”
[22:50] <战争NC> 她迟疑了一下,坐了下来
[22:50] <路德> “你好,我是女神教的教士,我叫路德,这边是亚特,还有阿莉白”
[22:51] <亚特> “放心只是谈谈话,不会用刑的。”
[22:51] * 路德 拿出以前当教士时用的圣徽,晃了晃
[22:51] * 亚特 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谨慎地把镣铐一端铐在脚边的木桩上
[22:51] <战争NC> “……让我陪敌人喝茶聊天吗?”
[22:52] <亚特> “嘛你不爱喝茶也不会灌你的啦,说过不会用刑。”
[22:52] <战争NC> “……”
[22:53] <猎兵队长> “嗯哼。”
[22:53] <路德> “其实我是在想,为什么我们同为信仰女神的人,却要打个你死我活呢?”
[22:53] * 猎兵队长 叼着烟
[22:53] * 路德 沉痛的说
[22:53] <路德> “如果能和平相处,不是更好吗?”
[22:53] * 亚特 捅捅猎兵队长悄悄说
[22:54] <亚特> “赌一下他的假道学能撑几分钟?”
[22:54] <战争NC> 艾丽丝看了一眼路德,然后把视线移开了
[22:54] <猎兵队长> “我们都在这也许能坚持的长点……”
[22:54] <路德> “你们出征的时候,教皇是怎么说的?能告诉我吗?”
[22:55] * 路德 先把话题扯远
[22:55] * 亚特 拿出5个银币比了三根指头,笑嘻嘻地押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当然避开了艾莉丝的视线
[22:55] <战争NC> “……”
[22:55] <战争NC> 艾丽丝看向亚特
[22:55] <战争NC> “你帮我转告那个江湖骗子”
[22:56] <亚特> “啊?”
[22:56] <战争NC> “教皇大人的话,他没有必要知道”
[22:56] <亚特> “喔……她这么说呢。”
[22:56] * 猎兵队长 跟上,比划5
[22:56] * 亚特 指指艾莉丝,对路德说
[22:57] <亚特> “唔,不对不对,我怎么就变传话了。”
[22:57] <路德> “我没有必要知道吗?但是我有权知道!你们这些假借着女神名义的侵略,对我们农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你知道吗?”
[22:57] * 路德 发怒
[22:57] <路德> “阿莉白,让马克进来下”
[22:58] * 瑪可西亞斯 走得近了,瞥著下賭盤的兩人跟中間緊繃的氣氛,踢了獵兵一腳
[22:58] * 亚特 于是乐呵呵地继续看戏,心里打着小算盘,就算路德一败涂地看来也能稍微刷一点自己的好感度
[22:59] <战争NC> “……他没有资格谈女神的名义”
[22:59] * 路德 让家园被毁的农民哭诉血泪家史,他的一家全因为圣教国的入侵而被乱兵杀死,农田被烧,粮食被抢走,自己如果不是当兵就活不下去
[22:59] * 猎兵队长 只是在休息!
[22:59] <亚特> “唔嘛,听一下受害者的诉苦也算是教会的职能吧。”
[22:59] <战争NC> 艾丽丝仍然是看着亚特说的话
[22:59] <战争NC> “……”
[23:00] <亚特> “虽说多半也就是听一下,什么都解决不了。”
[23:00] <路德> “所以你们干着这样的事,就有资格谈女神的名义了,哈”
[23:00] <战争NC> 她迟疑了一下
[23:00] <战争NC> 然后看着农民,听他把话讲完了
[23:01] <战争NC> 农民越说越生气,甚至最后冲上来朝她吐口水
[23:01] <战争NC> ——随后
[23:01] <亚特> “诶诶,别动手!”
[23:01] * 路德 拉住农民
[23:01] <战争NC> 就被米丽撂倒了
[23:01] * 亚特 虽然装模作样还是要拦一下
[23:01] * 亚特 趁乱也踢了农民一脚
[23:01] <战争NC> “……”
[23:01] <战争NC> “战争的牺牲无可避免。”
[23:02] * 瑪可西亞斯 看著一片亂況搖著頭,只是拿著手巾上去給女人擦了擦臉
[23:02] <路德> “阿莉白,带马克下去冷静冷静,好好吃顿饭”
[23:02] <瑪可西亞斯> “那麼,妳認為什麼樣的犧牲是必要的呢,小女孩。這樣的?”
[23:02] <战争NC> 阿莉白扶起农民,离开了
[23:03] * 路德 回过头看看爱丽丝
[23:04] <战争NC> “为了解救人民,牺牲无法避免”
[23:04] <亚特> “唔…………你们的目的是解救人民?”
[23:05] <亚特> “我还以为只是打算杀光我们。”
[23:05] <路德> “如果这就是你们的教皇所想要的女神的教诲,我唾弃他。你说我是江湖骗子,我看他才是!你自己好好想想女神对我们的教导,用用自己的脑子,别人云亦云”
[23:05] <战争NC> “……”
[23:06] <路德> “杀死人民就是你们解救他们的方式吗?”
[23:06] <瑪可西亞斯> “妳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什麼樣的犧牲才是必要的呢?對我而言,你們才是壓迫者。”
[23:07] <瑪可西亞斯> “在我手底下的每一個士兵,都是妳口中的‘犧牲品’。”
[23:07] <战争NC> “你,你们,都是我们的敌人”
[23:07] * 路德 并不希望一下子能转化俘虏的思想,不过大概已经种下了怀疑的种子
[23:08] <战争NC> “是我们实现救赎的阻碍”
[23:08] <战争NC> “而不是’牺牲品’ ”
[23:08] * 瑪可西亞斯 平凡的面孔帶上一絲笑意,藏著憐憫
[23:09] <战争NC> 然后艾丽丝又看向亚特
[23:10] <战争NC> ”如果你是带我来让那个江湖骗子和我进行道德辩论的,那还是请他省一些力气”
[23:10] <瑪可西亞斯> “包括我在內,她們全部都曾經是妳的教皇與妳的女神的子民。”
[23:10] <瑪可西亞斯> “如果這就是妳所祈求的救贖。”
[23:10] <亚特> “啊,说来也对,我们其实只是想知道点事情,没必要辩论嘛。”
[23:10] <瑪可西亞斯> “那麼妳信仰的,到底是神、還是惡魔呢?”
[23:10] <战争NC> “……”
[23:11] <亚特> “那么换个问题如何,作为神职人员来回答。”
[23:11] <战争NC> 亚特觉得艾丽丝的态度稍微缓和了那么一丝,大概是说“问吧”
[23:11] <亚特> “你的神想让我们怎么样呢?”
[23:11] <亚特> “是全部去死吗。”
[23:11] * 路德 觉得目的大概已经达成了,看看亚特怎么问
[23:12] <战争NC> “……所以你要问的也是这种问题吗?”
[23:12] <亚特> “放心我没兴趣辩论,只是了解一下。”
[23:12] <亚特> “说不定有时有些可以妥协的余地。”
[23:12] <战争NC> 前天枪卫道士又回到了开始的态度
[23:14] <战争NC> “女神是慈爱的,如果你们试图否定女神,那和‘神职人员’讨论是没有意义的”
[23:14] <亚特> “虽然我不是什么正经的信徒,不过我还是挺尊重别人的信仰啦。”
[23:15] <亚特> “只不过烧到头上了那就不能什么都不懂了。说不定我也有当信徒的潜质呢。”
[23:18] <战争NC> “……”
[23:19] <战争NC> “那么请记住女神是慈爱的。”
[23:19] <亚特> “这是个好消息。不过这样说话真累,我果然不适合信教。我们换个方式吧。”
[23:21] <战争NC> 她点了点头:“佯装虔诚甚至比信仰恶魔还要可憎”
[23:21] <亚特> “跟‘神职人员’聊不下去,我们用骑士的身份来聊聊。奥尔廷作为国家想要怎样?侵占狮鹫帝国的领土吗?”
[23:21] <战争NC> “陛下想要让帝国脱离内战之苦”
[23:22] <战争NC> “自从皇帝殁后,帝国诸侯之间就一直战乱不断”
[23:22] <亚特> “怎么脱离?这一摻合不是战乱更大吗。”
[23:22] <战争NC> “与其让他们将国力完全耗空,不如由奥尔廷全面接管”
[23:23] <亚特> “唔……这不就是全面侵略吗。”
[23:24] <战争NC> “没错”
[23:24] <战争NC> 她点了点头
[23:24] <亚特> “那么假设来说……”
[23:24] * 亚特 摸着下巴,眼珠转了转
[23:25] <亚特> “如果狮鹫帝国没再内战,奥尔廷也就该遵从慈爱的原则回去了吧?”
[23:25] <亚特> “还是说要把统一的帝国也吃掉才算呢。”
[23:25] <战争NC> “……”
[23:26] <战争NC> 她思考了一下
[23:26] <战争NC> “至少帝国要拥有一种力量”
[23:26] <战争NC> “一种能够抑制住内乱的力量吧。”
[23:27] <亚特> “嘛,你也是能讲道理讲得通的嘛。”
[23:27] * 亚特 拍拍艾莉丝肩膀
[23:27] <亚特> “顺便一提,是不是所有奥尔廷的将军也像你这样的想法?”
[23:27] <战争NC> 艾莉丝闪开了亚特的手
[23:28] <战争NC> “……这点无可奉告”
[23:28] <亚特> “也对,一个国家也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呢。”
[23:29] <亚特> “你认识现在跟我们元帅对峙的将军吗?”
[23:30] <战争NC> “因为不是什么机密,告诉你们也无妨”
[23:30] <战争NC> “中路的‘圣天球’军团,是由阿尔多尔将军率领”
[23:31] <战争NC> “他们的目的地……”
[23:31] <战争NC> 艾莉丝斜睨了一眼路德
[23:31] <战争NC> “那个江湖骗子也能从地图上推测出来吧”
[23:32] <亚特> “唔应该差不离几吧。阿尔多尔好像没怎么听说过……你们知道吗?”
[23:32] <战争NC> “就是围攻帝都”
[23:32] <战争NC> 伊斯表示曾经见过这个将军一面
[23:33] * 路德 戳戳亚特让他问问有多少人
[23:33] <战争NC> 看起来是个非常刻板的人
[23:33] <战争NC> 以前似乎指挥过多次针对魔族的阻击战
[23:33] <亚特> “这军团应该比你们圣枪更多吧。”
[23:34] <战争NC> 艾莉丝叹了口气
[23:34] <战争NC> “我想说这是军事机密”
[23:34] <战争NC> “但是实际上,我也不知道”
[23:35] <亚特> “唔哇,连同僚都保密吗。”
[23:36] <战争NC> “即使是你这些佣兵,团与团之间也无法做到互相完全了解”
[23:36] <亚特> “该说老练还是古板呢。”
[23:36] <亚特> “我们是自由散漫惯了,我本以为正规军会非常正经有规划的。”
[23:37] <猎兵队长> “这样才能发挥我们的能力。”
[23:37] <战争NC> “我的阶级没有必要知道那些情报”
[23:37] <亚特> “那就是你家猫咪发挥的机会了。”
[23:38] * 亚特 于是看看其他人还有什么想问
[23:38] * 路德 挥挥手表示没啥了
[23:38] <亚特> “要个鸡腿不?”
[23:38] * 亚特 拿起鸡腿
[23:39] <战争NC> “还是拿去给那个农民吧……叫马克是吗?”
[23:40] <亚特> “哦,那边的兵不归我管……也好,路德你转个手吧~”
[23:40] * 亚特 把鸡腿扔给路德
[23:40] * 路德 拿走
[23:41] <路德> “我替马克‘谢谢’你啦”
[23:41] * 路德 走走
[23:42] <亚特> “那么循例问一下,你愿意自愿成为俘虏么?那样我可以给你正规骑士俘虏的待遇也不会关起来,相对的你也只能接受赎金不能不讲荣耀地自己逃跑。”
[23:42] * 亚特 其实一向都不干这种事,装模作样地忽悠
[23:43] <亚特> “这是我们这边骑士的习惯。”
[23:47] <战争NC> “……”
[23:47] <战争NC> 她想了想
[23:48] <战争NC> “随你方便吧。作为骑士我会遵守我的荣誉。”
[23:48] <亚特> “那好。我部队里也有一些女兵,她们会照顾你的。”
[23:49] * 亚特 拔出剑砰~的一声就斩断了镣铐
[23:49] <战争NC> “谢谢。”
[23:50] <亚特> “我也省心就是,看着女人被五花大绑关着挺不爽的。”
[23:51] <瑪可西亞斯> “交給我就可以了。”
[23:51] <亚特> “至少我的营地范围你随意,其他队么跟队长打个招呼吧。”
[23:51] * 亚特 咳地打断了玛可西亚斯的话
[23:51] * 瑪可西亞斯 看了看亞特,又看了看艾莉絲
[23:51] <瑪可西亞斯> “算了。”
[23:51] * 猎兵队长 看到没什么可看的了,已经走出帐篷
[23:52] <亚特> “咳嘛,铁女人队那边女人多,偶尔串串门也没啥啦。”
[23:52] <战争NC> 她点了点头,然后和亚特叫来的手下离开了
[23:52] <猎兵队长> (还拿走了桌上的钱
[23:52] * 亚特 装模作样一番后……
[23:52] <亚特> “诶卧槽,钱呢?”
[23:52] <瑪可西亞斯> “白癡。”
[23:52] * 瑪可西亞斯 冷冷地撇下一句話之後也走了
[23:53] <战争NC> 扎营后的“余兴”让你们获得了一些情报
[23:53] <战争NC> 也稍微让你们和以前的敌人和解了那么一点点
[23:54] <战争NC> 大概,今晚并没有白费。
[23:54] <战争NC>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