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无间】log 1 2016/8/12  (阅读 1239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1
  • 苹果币: 8
【地狱无间】log 1 2016/8/12
« 于: 2016-08-19, 周五 08:16:46 »
<月夜> ——————————————————start————————————————————
<月夜> 漆黑的深夜,木屋外没有一丝星光,乌云占据了主场
<月夜> 摇曳的油灯照亮了屋内,零零散散可以看到,数个人影或站或坐地居于其中
<月夜> 灰尘味仍显得有点厚,显然这间屋子最近来往的人并不是很多
<月夜> 当然,作为一间林中小屋,这是十分正常的状况。而今,“邀请”你们四人来此的人,看起来还未到场
* 艾瑞亚斯 看看周围的众人。
* 阿格尼 把玩著剩下一枚的金幣,彈起,捉住。
* 歐瑞斯卡斯 一身鐵甲不怎麼方便就坐,表情嚴肅地站在前幾天剛剛認識的艾瑞亞斯身後
* 阿格尼 注意到了他人的視線,露出微笑帶點浮誇的對著對方行了一禮
* 艾瑞亚斯 站起身来,对众人说道:“我的名字是Arrius Graccus Clodianus。”
<艾瑞亚斯> “在平时的时候,你们可以叫我阁下或者大人。”

* 奈瑟瑞尔 坐在一把木椅上无聊地打着呵欠,尽管脸型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切利亚斯少女,不过却留着一头藏蓝色的长发
* 阿格尼 挑了挑眉毛
<艾瑞亚斯> “但是在行动当中,你们可以简称我为Overwatch。”
<奈瑟瑞尔> “守望者么?嘛,只要能给我减刑的话我倒是无所谓你叫什么。”
<阿格尼> "看來是話事的人呢,老爺。" 笑了笑
<阿格尼> "不過倒是挺饒舌的吶,那個簡稱?"

* 艾瑞亚斯 指了指旁边的阿斯莫狄尔斯的审判官,说道:“这边的阿斯莫狄尔斯的神眷之子的名字叫做作Oriscus。”
<奈瑟瑞尔> “说好了啊,帮你干完这一票,就可以不让奈瑟瑞尔我回那土牢里了。”
<艾瑞亚斯> “在行动中你们可以简称他为丧钟[Deathstroke]。”
* 阿格尼 魔裔的男子散發著些許硫磺的味道,那透紅的肌膚,頭上長出的兩角,和粗長的尾巴再再顯示著他流淌著魔鬼的血液。
* 歐瑞斯卡斯 對兩個看起來就像是不法分子的傢伙挑挑眉毛,算是問候
<艾瑞亚斯> “剩下的两位,你们互相大概还不互相认识。”
<歐瑞斯卡斯> 『喪鐘嗎……我喜歡這個名字』
* 艾瑞亚斯 对着魔裔的男子说道:“这位的名字叫做阿格尼。”
* 阿格尼 身著輕便的皮甲,腰間掛著短劍,聽著喪鐘的名號露出了微笑,撫摸著脖子上一道傷疤
<奈瑟瑞尔>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叫奈瑟瑞尔。是被这位艾瑞亚斯先生找来的帮手,我想你也是雇佣兵吧,魔血的男人。”
<阿格尼> "可真沒想到能在此端瞻歐瑞斯大人之面容呢..." 指尖冒出了一絲絲火花又散去,但似乎沒有挑釁的念頭。
<阿格尼> "那麼,老爺,將我等聚集於此肯定是有所吩咐吧? 可否提前透漏點給小的知曉呢"

<月夜> 艾瑞亚斯: “咚咚咚……咚……”
<月夜> 小木门上忽然传来敲击的声响,似是有人到来,然而,你们并无一人听到有什么脚步声传来
<阿格尼> "我嗎?陷入那麼一點小麻煩,被某位大人點名了來協助這位老爺和...我們可親的喪鐘大人"
* 阿格尼 尾巴甩了甩

* 艾瑞亚斯 点点头:“至于说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招募诸位到这里来。”
* 阿格尼 手下意識的擺弄著腰間的短劍劍柄
* 歐瑞斯卡斯 皺皺眉頭,剛要對那個不安分的提夫林說話,就聽見了外面敲門的聲音
* 艾瑞亚斯 把眼神转向门口,问道:“什么人?”
<月夜> 门悄无声息地开了,昏暗的灯光照出门外
* 阿格尼 雖然仍保持著微笑,但明顯的戒備著眼前的情況
* 艾瑞亚斯 走到门旁边。
* 艾瑞亚斯 打开了一条门缝,看了看外面。

<月夜> 门外空无一人,只有虫子的声音在“嘤嘤”叫唤
* 歐瑞斯卡斯 緊緊跟著艾瑞亞斯,手已經放在了武器上
<艾瑞亚斯> “咦……”
<月夜> “晚上好,各位小伙子……”
<月夜> 忽然,从你们身后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 艾瑞亚斯 转向声音的来源。
* 奈瑟瑞尔 身上并没有带着武器,不过仍旧警戒着门边
<月夜> 回头一看,房间内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奈瑟瑞尔> “真是让人不爽呢,这种阴阳怪气的调调——”
<艾瑞亚斯> “你迟到了。”
* 歐瑞斯卡斯 轉身向後,用身體護住了艾瑞亞斯
<艾瑞亚斯> “再者说,和友军没有必要玩这种装神弄鬼的花样吧。”
* 阿格尼 裝作悠哉的姿態,手背在後方,但已握住後腰間的匕首,不過想了想仍放鬆下來,雙手環抱著胸口,看著事情發展
<月夜> “友军?哼哼……嘛”
<阿格尼> "這可真是..."
<月夜> “我的名字是西米莉,委托那边的少爷将你们召集起来”
<月夜> “是希望你们能干一番大事业的。不过看起来……”
* 歐瑞斯卡斯 警戒地看看這個女人,然後順手把房間的門關上
* 艾瑞亚斯 对西米莉说道:“我看过他们的履历。”
<艾瑞亚斯> “他们看起来都是非常有潜质。”

<月夜> 歐瑞斯卡斯: 她的视线从三人身上划过,挤了挤眼睛,对着艾瑞亚斯说道
<艾瑞亚斯> “你应该信任我的判断。”
* 歐瑞斯卡斯 看見這個女人穿著如此不檢點,露出不悅的神色
<月夜> “啊,信任,很棒的词语。不过就目前而言,对你的信任还比不上对我自己眼睛的信任”
<月夜> “所以,在一切开始之前,我想……你们几个,应该展示展示自己的……手段?”
<艾瑞亚斯> “你想要看什么?”
<阿格尼> "喔?那麼這位美人小姐的判斷?如果這是不採用的意思,小的倒是非常樂於在此交差呢...當然是以不被滅口為前提的話。"
* 歐瑞斯卡斯 不過姑且先看看她想要做什麼
<艾瑞亚斯> “我们的能力应该是在行动中发挥作用的,不是用来观赏的。”
* 阿格尼 觀測著周圍,就著逃跑路線腦內迴轉了一圈,但倒也沒有實行的意思。
<奈瑟瑞尔>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测试能力?这样么?”
<月夜> “什么都行?能让我看上眼的,如果小少爷找来的都是吃软饭的,男爵那里也不好看啊”
* 歐瑞斯卡斯 對艾瑞亞斯的話語微微點頭,并沒有要有任何動作的意思
<歐瑞斯卡斯> 『我認為我的聖徽代表了我的能力』
<歐瑞斯卡斯> 『如果大人對此有異議的話,我會幫忙向委託我前來的人轉告』

<月夜> “啊,五芒星……我知道你,哼哼,你当然没问题”
<阿格尼> "小的可只有一些不太能見人的小手藝呢...搞這種表現大會來掀人家底不大妥吧"
* 阿格尼 笑著回答

* 奈瑟瑞尔 懒洋洋地扶着木椅站起来,举拳挥落,只听‘咚’的一响将屋内中心的方桌直接砸
<奈瑟瑞尔> “大概这样的演示就可以了吧?”

* 艾瑞亚斯 看到气氛并不太友好,说道:“西米莉小姐。”
<艾瑞亚斯> “我们还是来谈一下行动本身吧。”

<月夜> “十足的力气,没关系的,小少爷,那么最后一位的话,你愿意为他作保吗?”
<艾瑞亚斯> “当然。”
<月夜> 对着奈瑟瑞尔笑了笑,西米莉回头看着艾瑞亚斯
<阿格尼> "不問老爺,為小的作保的不另有其人嗎?"
<艾瑞亚斯> “我身为这次行动的召集人,自然会为所有人的结果负责。”
* 阿格尼 對著女人眨了眨眼
<月夜> “很可惜呢……还想着要不要让这位在本小姐身上试试手呢。”
<月夜> “那么,是你来,还是我来?”
<阿格尼> "或是說要做到甚麼程度才會滿意呢,對自制這塊總是不太行啊..."
<艾瑞亚斯> “我来说明就可以了。”
<月夜> 她抱起双臂,无声地退到了墙边
* 艾瑞亚斯 看着西米莉退到墙边,稍微等了一下。
* 奈瑟瑞尔 坐回原先的那把木椅上
<奈瑟瑞尔> “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吧?”

* 艾瑞亚斯 然后转过头来对众人说道:“那么,大家大概都知道发生在北方Kintargo的事情了。”
<艾瑞亚斯> “有一群逆党正在帝国的各个角落策划着阴谋诡计。”

* 歐瑞斯卡斯 聽到這個話題,不屑地哼了一聲
<艾瑞亚斯> “非常可惜的是,这群逆党在这座村庄附近也有出没。”
<奈瑟瑞尔> “那边呢……之前还想过去那边找活干呢,哼哼。”
<艾瑞亚斯> “就在离这里大约三里半的地方,有一座制革工坊。”
<艾瑞亚斯> “这座工坊的主人名叫贾巴尔·罗斯里克,从名字听起来就知道,他是一个外国的异族。”
<艾瑞亚斯> “他以招募工人为名义,暗地里发展逆党的成员。”

<阿格尼> "可笑..."
<奈瑟瑞尔> “所以捣毁那边就好了么?”
<艾瑞亚斯> “这一次的任务,就是不留下任何痕迹地处理掉这座制革工坊里的所有逆党。”
<奈瑟瑞尔> “哈哈哈,还真是简单易懂的活儿。”
<歐瑞斯卡斯> 『不留痕跡……嗎』
<歐瑞斯卡斯> 『對方有多少人』

<阿格尼> "還想著何不直接剷掉,沒想到這活就落在咱幾人頭上呢"
<艾瑞亚斯> “按照之前的情报,大约十几个工人。”
<艾瑞亚斯> “虽然都是一些激进的逆党,但是他们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艾瑞亚斯> “只是要全部处理干净,不能逃走一个,还是需要一些计划的。”

<奈瑟瑞尔> “嘛,虽然欺负弱者没什么意思,不过现在不是挑工作的时候呢。”
* 歐瑞斯卡斯 挑挑眉毛,覺得有點小題大做,不過姑且假設這些工人有些難纏之處吧
<艾瑞亚斯> “这些工人并不会同时一起在工坊工作。”
<阿格尼> "所以...重點只在不讓對方有牲口逃掉吧?"
<艾瑞亚斯> “一般同时上班的只有五个。”
<歐瑞斯卡斯> 『剛才我似乎聽見那位小姐提到男爵的字眼……』
<奈瑟瑞尔> “想个办法把他们聚集起来不就好了?比如……点把火什么的?”
<艾瑞亚斯> “点火的话动静太大。”
* 歐瑞斯卡斯 看著艾瑞亞斯問道,但同時也用餘光觀察著那個一直呆在旁邊的女人
<阿格尼> "是啊,這點倒是...說起來這工廠主,可是從男爵處買到許可的,咱幾個這樣毀了工廠..."
<艾瑞亚斯> “如果反被逆党用来当作帝国虐待人民的证据用来宣传,那就得不偿失了。”
<月夜> 明明是狭小的屋子,你却很是花了点时间才锁定了女人的位置,她只是在无聊地搓着手指而已
<阿格尼> "老爺,小的是無所謂,您那可不會有啥額外的問題吧?"
<艾瑞亚斯> “这个行动是男爵批准的。”
<奈瑟瑞尔> “那么,就占领那里?抓起人质要挟那个什么贾巴尔现身如何?”
<歐瑞斯卡斯> 『那麼,那位小姐今天來此的目的要是已經達成的話,是不是可以請她回去了?』
<阿格尼> "喔,那有甚麼好說,都有大人的批准了。為了帝國的榮耀,小的可是犧牲奉獻在所不惜呢。"
* 歐瑞斯卡斯 壓低聲音問艾瑞亞斯
* 阿格尼 笑著回應
<歐瑞斯卡斯> 『行動計劃什麼的,我認為還是找個更為安全點的地方討論比較好』
<阿格尼> "也需要一些時間好掌握那批人的消息吧。"
* 歐瑞斯卡斯 覺得這種行動的計劃,要盡量少的人知道才好
<月夜> 西米莉的眉毛跳了一下
<奈瑟瑞尔> “啊,真是,不能痛痛快快一刀了事还真是麻烦呐。”
<奈瑟瑞尔> “不过有个问题。”

<艾瑞亚斯> 低声道:“不必让她离开,多少也要卖她一点面子。”
<奈瑟瑞尔> “头儿是这位神秘兮兮的大姐呢?还是招募我的大哥你呢?”
* 奈瑟瑞尔 问艾瑞亚斯

<艾瑞亚斯> “这次行动中我会暂时全部负责。”
<歐瑞斯卡斯> 『不過我們也需要一些時間打聽一下這個廠長的情況才好制定計劃吧』
* 艾瑞亚斯 心里说如果行动失败了,她大概就可以把你们负责了。
<歐瑞斯卡斯> 『有誰知道關於這個賈巴爾的細節嗎』
<月夜> “我可不会全然不顾哦,你们行动的时候,我也会在场一旁观看……观摩一下的”
<阿格尼> "這個嘛..."
<艾瑞亚斯> “从之前收集到的消息来看,贾巴尔神神秘秘的,也不在镇里居住。”
<月夜> 西米莉忽然开口,特别最后对着艾瑞亚斯说着
<奈瑟瑞尔> “嘛,我可不是本地人。”
<阿格尼> "這人不久前才来到镇上,然后在用钱从镇长男爵处够得许可后,开办了制革厂,平常就像老爺說的,并不在镇上住,因此很难看到此人"
* 歐瑞斯卡斯 等一會時間,先看看艾瑞亞斯有什麼想好了的計劃沒
<艾瑞亚斯> “但是一批皮货出得差不多的时候,他会回来提货。”
<奈瑟瑞尔> “那么伪装成强盗袭击运货的贾巴尔,就可以了吧?”
<歐瑞斯卡斯> 『嗯,這樣看來,我覺得先摸清廠長的行蹤較好』
<艾瑞亚斯> “所以我们可以先把制革工坊里的逆党先处理掉,然后再在路上伏击这个贾巴尔。”
<艾瑞亚斯> “唔,与其伪装成强盗,还不如伪装成是逆党所为。”

<歐瑞斯卡斯> 『我覺得只要先搞掉這個賈巴爾,再派人用魔法假扮成他去廠里提貨……』
<艾瑞亚斯> “毕竟青天白日之下,帝国境内哪有那么多的强盗,说起来也不好听。”
<奈瑟瑞尔> “哈……还真是复杂呢。”
<歐瑞斯卡斯> 『以他的名義大概很容易召集到其他逆黨』
<歐瑞斯卡斯> 『至於偽裝么』
<歐瑞斯卡斯> 『偽裝成他們之間分贓不均,內鬥互毆就好了』

<艾瑞亚斯> “唔,这样虽然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贾巴尔和他的党羽有什么接头的暗号或者暗语。”
<艾瑞亚斯> “万一败露了反而麻烦。”

<阿格尼> "但要被識破了就挺尷尬的呢,要說起來,該以剪除叛逆為上呢,還是以剷除他們以靠的勢力為上?"
<歐瑞斯卡斯> 『我覺得只要能活捉到他,得到接頭暗號并不困難』
* 歐瑞斯卡斯 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阿格尼

<奈瑟瑞尔> “反过来说,如果贾巴尔不见了,那些人也会聚在一起讨论未来的事情吧?”
<歐瑞斯卡斯> 『我們之中有人精於此道』
<艾瑞亚斯> “只要处理掉这个贾巴尔,其他逆党应该就没法成气候了。”
<阿格尼> "廖讚了,大人。說起來還有許多能跟您學習的地方呢" 浮誇的行了一禮,似乎並不太介意自己的擅長被提起。但眼神卻有點動搖
<艾瑞亚斯> “还是先歼灭制革工坊里的逆党,然后伏击贾巴尔吧。”
<艾瑞亚斯> “这样比较简单直接,也比较少有出错的空间。”

<阿格尼> "那麼就依老爺所言吧,畢竟是話事的主兒。"
<歐瑞斯卡斯> 『隨您所願』
<艾瑞亚斯> “计划太复杂反而会有漏洞。”
<奈瑟瑞尔> “是呢,简单最好了。”
* 阿格尼 看著屋外長夜,開始思索起該用甚麼樣的方法,讓那些人尖叫...
<艾瑞亚斯> “记住,最重要的是不留痕迹。”
* 阿格尼 婉惜的嘆了口氣
<艾瑞亚斯> “就如同我们之前所说的,这个贾巴尔毕竟是买了男爵大人的准许才开的工场。”
<歐瑞斯卡斯> 『但工坊里的人是輪班吧』
<艾瑞亚斯> “如果工人都死了,无论如何警察也是要查访一番的。”
<歐瑞斯卡斯> 『不會全部都集中在一起?』
<艾瑞亚斯> “无论怎么做,都不能让他们追查到我们,否则男爵大人就会很难办。”
<月夜> 一声打哈欠声传来
<艾瑞亚斯> “用的武器盔甲,都用各种方法掩盖起来。”
<阿格尼> "如果能把扒了皮的叛逆一個個懸吊在制革廠的屋簷上,那倒會是不錯的畫面呢,真是可惜了..."
<月夜> “商议完了吧?期待着你们的劳动哦”
* 艾瑞亚斯 假装没听见西米莉的哈欠声。
<歐瑞斯卡斯> 『啊……另外有個可能比較尷尬的問題』
<歐瑞斯卡斯> 『我們有活動經費嗎?』
* 歐瑞斯卡斯 似乎是在問艾瑞亞斯,但明顯是說給那個女人聽的

<艾瑞亚斯> “任务能够完成的话,你们每个人可以拿到100枚金币的报酬。”
<奈瑟瑞尔> “还有无罪释放。”
* 奈瑟瑞尔 提醒艾瑞亚斯

* 歐瑞斯卡斯 覺得果然是被當叫花子打發了
* 歐瑞斯卡斯 不過姑且算是試煉吧

<艾瑞亚斯> “好吧,准备好以后,我们就出发吧。”
<阿格尼> "那麼,那些叛逆身上要有啥的好貨...無關證據的部分應該可讓咱幾個隨意處置吧?"
<阿格尼> "有動不得的東西可希望老爺先好好告知吶。"

<月夜> “看在你们这么热心为帝国奉献的份上,附赠一条消息好了。那个贾巴尔,后天会从艾格安过来,应该是下午直接到他的工厂里。”
<艾瑞亚斯> “嗯,这个自然。”
<奈瑟瑞尔> “不能弄成强盗袭击的话,就借我个匕首好了。”
<月夜> “不要让人失望啊”
<月夜> 在留下了这样的话语后,西米莉无声息地离开了小屋,还顺手关上了木门
<月夜> 留下寂静的森林继续映照着虫鸣,和一盏昏暗的灯火小屋
* 阿格尼 探聽到了制革廠的消息,決議後開始安排伏擊
<月夜> 两天后,午
<月夜> 略显灼热的太阳烘焙着大地,还好成片的绿荫让躲藏在树下的四人不那么受炙烤
* 阿格尼 對炎熱一無所感
<月夜> 根据情报,很快,那名厂长就会赶着车从这条路经过,前往他的制革厂接取皮货
* 阿格尼 架起了輕弩,調整著機弦。
* 奈瑟瑞尔 扛着和自己一样高的新月战斧,吹着口哨等待马车的出现
<月夜> 在众人很难注意到的树上,西米莉躺在枝头,看着你们的一举一动
<月夜> 不多时,地面传来微弱的震动,远处也泛起了灰尘
<奈瑟瑞尔> “需要我去拦车么?”
<歐瑞斯卡斯> 『去吧』
<月夜> 一架马车正向着这边驰过来
* 奈瑟瑞尔 把战斧丢到一边的草丛里
* 阿格尼 架好輕弩,上了弩矢。
* 奈瑟瑞尔 跑到路中间对着马车挥手
* 阿格尼 瞄準起遠方馬車。
<月夜> “吁吁吁吁吁”
<奈瑟瑞尔> “请停一下——”
<月夜> 马车在路当中停下,驾驶位上的男人探出头来
<月夜> “怎么了吗,这位姑娘”
* 阿格尼 測量著馬車與弩矢射程間的距離
<奈瑟瑞尔> “总算有马车经过了,我还以为要徒步走回长耕镇呢。”
* 歐瑞斯卡斯 看看馬車上能看見的有幾個人,有守衛沒
<奈瑟瑞尔> “车夫先生,您是要去哪边啊,我能搭个便车么?”
* 歐瑞斯卡斯 發現只有總共只有一個人……
<月夜> “哦,是镇上的人啊……”
* 奈瑟瑞尔 也不等对方答应,总之先用手扶在马车一侧,作势准备爬上去
<月夜> “不用急,不用急,坐这边吧”
* 歐瑞斯卡斯 給提夫林做個手勢,意思是抓活的
<奈瑟瑞尔> “哎呀,那真是感谢了。”
* 奈瑟瑞尔 爬到车夫的旁边

<月夜> 他挪了挪屁股,准备给上车的奈瑟瑞尔让一个位置
* 阿格尼 等著男人進入靶心,露出了微笑...
* 奈瑟瑞尔 然后便就这样用力推了过去
<月夜> “小心一点,姑娘。上马车不能太慌张”
<奈瑟瑞尔> “啊……嗯……”
<月夜> 他接住了身形不稳的你,将你扶回原位
* 奈瑟瑞尔 明明是用力猛推,却脚下一滑没有站稳,背后狂出冷汗
* 歐瑞斯卡斯 看到龍女引起了老頭的注意,開始念動咒語
* 歐瑞斯卡斯 cast command
<歐瑞斯卡斯> 『Fall』

<月夜> 突然大脑中传来强迫性的声音,然而这并不能影响到什么
<月夜> “什么?”
<奈瑟瑞尔> “什么什么?”
<月夜> 然而这让贾巴尔警觉了起来,他一顺手从座位底下掏出了一把重弩,赫然弩矢已上膛
<月夜> 还未来得及寻找什么,一只弩矢从树林中飞射而出,击中了他的左肩
<奈瑟瑞尔> “哎呀哎呀……”
* 艾瑞亚斯 就Daze一下……
* 阿格尼 賈巴爾瞬間的動作進入了靶心,阿格尼觸動了機弩射出了弩矢,只是略為偏移了一些,避開了要害。
<月夜> 接踵而来的袭击目不暇接,机会
* 奈瑟瑞尔 看到对方已经掏出武器,同伴也发出攻击,便展开双臂抱住了男人
<奈瑟瑞尔> “喂!快点,我控制住他了!”

<阿格尼> 看著對方陷入了擒抱,放低了十字弓,手移動到腰間的打棍
* 歐瑞斯卡斯 衝出來用釘頭錘柄打那人的頭
<月夜> 钉头锤重重地砸在了脑门上
<奈瑟瑞尔> “喂!不是要活的么!?”
<月夜> 这一番响动也惊扰到了马匹,它一个前驱,猛地冲了起来
<艾瑞亚斯> “不用留活口。”
* 阿格尼 抬十字弓,搭矢,瞄準了馬匹的腳射出。
<月夜> 回过神来的贾巴尔被紧紧的缚住,慌忙中对着袭击而来的欧瑞斯射了一弩
<月夜> 紧急的发力并不能带动大车顺利前进,走不了几步就又停了下来
<月夜> 但是这一晃动,不稳定的奈瑟瑞尔就被甩了下来,连带着贾巴尔也被一起带了下来
<月夜> 那把重弩也被甩在一旁
<月夜> “饶,饶命!”
* 阿格尼 失了準頭的弩矢歪斜的射往了馬車後方,魔人抱著輕弩走出,搭上另一隻弩矢,繼續瞄準著賈巴爾。
<月夜> 在意识到强人袭击的时候,贾巴尔就这么趴在地上,高声祈求慈悲
<阿格尼> "老爺,您怎麼說?
<奈瑟瑞尔> “啊,真是,我明明可以直接控制住他的”
* 艾瑞亚斯 大拇指向下。
* 奈瑟瑞尔 摸摸腰板站起来,大声抱怨着
* 歐瑞斯卡斯 小聲『不用問一下情報么』
<艾瑞亚斯> “不必留活口。”
<艾瑞亚斯> “交给你了,阿格尼。”

* 阿格尼 瞄準了眉心,有些婉惜的嘆了口氣
<阿格尼> "還想多跟您相處些時間的,可惜了..."
* 阿格尼 扣動版機,一矢射入了賈巴爾的腦門。

<月夜> 一命呜呼,正如路边的杂草
* 阿格尼 看著緩緩軟倒的男人屍體,魔人走到一旁安撫起受驚的馬匹。
* 艾瑞亚斯 眼角瞟了瞟树梢。
* 艾瑞亚斯 看看西米莉什么反应。

* 歐瑞斯卡斯 搜搜看他身上和馬車上有什麼重要文件沒
<月夜> 打扫一下战场,这人身上可以搜出一些零钱,几把钥匙,车上隐藏的置物处也被翻开,但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月夜> 树上并没有反应,仿佛人已经不在了一般
<奈瑟瑞尔> “那么现在呢?”
* 歐瑞斯卡斯 把鑰匙收了起來
<阿格尼> "屍體甩邊後,咱們就騎乘這輛車進制革廠?"
* 奈瑟瑞尔 回到草丛那边也捡起了自己的战斧,回到马车旁
<艾瑞亚斯> 这样动静太大吧。
<阿格尼> "這人衣服收一收穿上,低著頭到也可以裝個五成像..."
<歐瑞斯卡斯> 『也可以考慮一下?』
* 歐瑞斯卡斯 看看车上放置貨物的地方夠藏幾個人

<艾瑞亚斯> “留阿格尼在制革厂外面,收拾任何往外逃的人。”
<月夜> 货仓很大,足够站上五六个人了
<艾瑞亚斯> “里面的工人估计奈瑟瑞尔一个人就足够了。”
<奈瑟瑞尔> “如果他们只是普通的工人的话。应该没问题。”
<歐瑞斯卡斯> 『那,裝成這個傢伙的樣子,趕車過去嗎?』
<阿格尼> "得,這是沒甚麼問題,工人其實也就四人吧,除非跳河倒也不難留。"
<奈瑟瑞尔> “那么哪位男士穿上这家伙的衣服呢?”
<奈瑟瑞尔> “尸体我可以帮你们搬,更衣还是要自己来啊,哼哼。”

* 阿格尼 抓了抓頭上的角尖
* 歐瑞斯卡斯 沒什麼表情地脫下鎧甲,穿上了死人的衣服
* 奈瑟瑞尔 饶有兴味地看着几个男士
<歐瑞斯卡斯> 『走吧,趕緊』
* 阿格尼 又指指尾巴和通紅的膚色,聳聳肩
<阿格尼> "好唷"

<月夜> 稍作处理,马车继续上路。原本应是带给工人们希望的车,现在将带来绝望
* 奈瑟瑞尔 把半裸的尸体丢上马车的货仓,自己也坐了上去,把战斧平放在车上
<月夜> 不多时,可以看到前方的建筑物
* 歐瑞斯卡斯 直接駕車開進工廠
* 阿格尼 調整了幾下機弦,將十字弓藏在斗篷之中
<月夜> 以及一股……难以言语的臭味,这是硝化皮制品的药水的气味
<月夜> 厂门是开着的,远远可以看到两个工人在院子里处理着皮货
* 阿格尼 用乾草和麻袋仔細的掩蓋住男人的屍體,並將身形掩藏在斗篷之下
<歐瑞斯卡斯> 『門口沒人盤問啊,正好』
* 奈瑟瑞尔 伏地身子默默等着管事儿地发号施令
* 歐瑞斯卡斯 把馬車停在院子正中,等著貴族少爺發話
<月夜> 靠近门口的工人抬头望了一眼,看是“老板”回来了,也没多注意,继续低头搅拌
* 艾瑞亚斯 直接让奈瑟瑞尔杀正门,阿格尼杀后门。
<月夜> 车辆就这样径直开进了院子
* 阿格尼 看著外圍的地形,對伙伴做了幾個手勢,先跳了下車,捧著十字弓從外圍緩緩的往另外一側的出口迂迴著
<月夜> 当然,阿格尼已经偷偷地潜到了后门处
* 歐瑞斯卡斯 下車先把大門關上了
* 阿格尼 搭上了弩矢,從後側的出口觀測著制革廠裡面的動靜
* 奈瑟瑞尔 配合着魔鬼信徒从内部栓上厂门
* 歐瑞斯卡斯 然後走到正在攪拌藥水的工人身邊,就是一錘子
<月夜> 没有反应过来,应声而倒
* 奈瑟瑞尔 自己则进入到休息室
* 歐瑞斯卡斯 然後抬腳把尸體踹進了藥水池
<月夜> 这惊动了院子里的另一人,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月夜> 然后,大声尖叫了跑动起来,
* 阿格尼 就著後門的位置捧著機弩等待著
* 阿格尼 然後瞄準著跑動的人
* 阿格尼 扣下板機

* 奈瑟瑞尔 直接在睡梦中掐断了休息的工人脖子
* 奈瑟瑞尔 听到喊叫,一只手拽着他的衣领,把尸体从休息室里拖出来

* 阿格尼 看著弩矢從對方眼窩中穿出,帶點微妙的滿足感嘆了口氣。
<奈瑟瑞尔> “喂,你们完事没有?”
<月夜> 人命就是如此简单地容易逝去,
<歐瑞斯卡斯> 『只有四個人,剩下的怎麼辦?』
<歐瑞斯卡斯> 『在這裡等嗎』

<奈瑟瑞尔> “还有活人吧?”
<奈瑟瑞尔> “都杀了么?”

<月夜> 还剩下的最后一人,将房门关上,靠在门后瑟瑟发抖
<阿格尼> "總不好殺到鎮上,不過明日當班的還好說,連兩日都沒消沒息肯定會招來注意"
<艾瑞亚斯> “再检查一遍。”
<艾瑞亚斯> “不要柜橱厕所或是什么地方有遗漏的。”

* 阿格尼 隨口說著,將關上的房門踹開,隨手拖著裡面的最後一人的頭髮拉出。
* 歐瑞斯卡斯 於是發現了一扇鎖住的門
<歐瑞斯卡斯> 『不是說讓你把屋子里的人殺光嗎』

<艾瑞亚斯> “然后头都割了,以防有人靠尸体问出什么来的。”
<奈瑟瑞尔> “哎呀,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活儿。”
* 歐瑞斯卡斯 口氣里對龍女有點不滿
<月夜> “啊!!啊!!”他的双手胡乱挥舞着,两脚不断在地上蹬踏
<奈瑟瑞尔> “嘿,我收拾的是那边的小屋,里面可没别的活人了。”
* 阿格尼 拿起了匕首,從腹部刺入,不觸及要害的,緩慢的,愉快的傷害著臟器。
* 歐瑞斯卡斯 對領袖奇怪的知識微微皺眉
<月夜> 正当阿格尼准备再继续享用他的猎物时
<歐瑞斯卡斯> 『割掉頭之後隨身帶著嗎?』
<月夜> 一把匕首从房顶射过来,落在地面上
<月夜> “稍等一会儿哦”
<歐瑞斯卡斯> 『什麼人』
<月夜> 西米莉降落在围墙内,一个疾步走了过来,捡起她的匕首
<奈瑟瑞尔> “还是一样花哨地登场呢。”
* 阿格尼 血管從頭頂跳動,帶起輕微的頭痛,微笑著忍耐住。收起了手上的匕首舔了舔嘴唇。
<歐瑞斯卡斯> 『又有什麼吩咐了嗎?大小姐』
<月夜> “可不要抢食啊。最后一人,要留给艾瑞亚斯,你来哦”
<阿格尼> "失禮了呢,老爺...怪我,這自制能力啊..."
<月夜> 她眯着眼睛,盯着站在最后的艾瑞亚斯,抿着嘴唇
<艾瑞亚斯> “你当真吗?”
* 歐瑞斯卡斯 覺得這要求到是挺有趣的
* 阿格尼 露出了殘忍的笑容,搖著搖頭退下,在一旁觀賞兩人交手。
<月夜> “我只是满足一下……那位大人的要求而已”
<月夜> “怎么,你想说你连这一点事都没法完成吗”
<艾瑞亚斯> “是满足你自己的嗜好吧。”
<月夜> “如果没有带匕首的话,我可以提供哦,免费的”
* 阿格尼 粗重的喘息著,眼中露出興奮。
* 艾瑞亚斯 看了看西米莉。
* 歐瑞斯卡斯 饒有興趣地看著艾瑞亞斯眼中變化的表情
<艾瑞亚斯> “虽然我并不喜欢这样做,但如果你是认真的话……”
* 艾瑞亚斯 从地上把匕首捡起来。

* 阿格尼 對於這種被許可的,單方面的虐殺感到了快意,咬著牙忍耐著自己行刑的衝動,帶著些許期待的觀看艾瑞亞斯的行為。
* 艾瑞亚斯 走向受害者。
* 奈瑟瑞尔 站在一旁,看着西米莉和艾瑞亚斯上演的这出戏
* 艾瑞亚斯 揪住把受害者的头发,露出脖子来,再回头看看西米莉。
<月夜> 她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 艾瑞亚斯 叹了口气,也就不对受害者说什么,用匕首在脖子上抹了一抹。
* 艾瑞亚斯 然后又在靴子底上擦了擦匕首。

<月夜> “哈哈哈哈~~~好啊,真是棒啊,那个表情。我想,一定会很满意的。”
* 阿格尼 感受那血液湧出的樣貌,帶起了滿足的笑容,頭頂的青筋跳動逐漸減緩,深呼吸中讓情緒逐漸平復。
* 艾瑞亚斯 掂了掂匕首:“有点沉,不太适合我用。”
<月夜> 尖锐的笑声从西米莉的嘴中传出,带有嘲讽的笑容
<艾瑞亚斯> “还是还给你吧。”
* 艾瑞亚斯 把匕首递还给西米莉。

* 歐瑞斯卡斯 『以一個新手的角度來說過於熟練了呢』,低聲自言自語道
* 阿格尼 略感有趣的看向兩人對弈,腦中猜測著兩人的關係。
<阿格尼> "那麼,之後就是正戲了呢"

<月夜> “优雅而致命,嘻嘻嘻嘻,评价会很高哦。”
<歐瑞斯卡斯> 『也就是說,其他的工人我們不用管了?』
<阿格尼> "要求的是不留痕跡吧..."
<月夜> “剩下的我不会在过问,我的建议就是一把火而已。”
<月夜> “那么,我们在未来,再见面吧”
<阿格尼> "是說,希望不算潛越,但這程度完全沒有叛逆的可能呢"
<月夜> 西米莉轻巧地拿回匕首,带着神秘的表情,离开了现场
<奈瑟瑞尔> “一把火么,说是要不留痕迹,结果其实还是大杀四方嘛。”
* 艾瑞亚斯 等到西米莉离开之后哼道:“装腔作势。”
* 歐瑞斯卡斯 一副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的表情
* 阿格尼 盯視著女人的背影,側頭喃喃說著。
<歐瑞斯卡斯> 『您以前認識她?』
* 歐瑞斯卡斯 裝作輕鬆地問小少爺

* 艾瑞亚斯 摇摇头。
<艾瑞亚斯> “如果她建议把这里烧了那就这么办吧。”

<阿格尼> "那麼"
<艾瑞亚斯> “剩下的工人应该也没什么威胁了。”
* 阿格尼 愉快的操弄著火花
<歐瑞斯卡斯> 『燒之前你們看看有什麼值得拿的隨便拿吧』
<奈瑟瑞尔> “嘿,之前先看看有没有什么私房钱呗。反正死人留着钱也没用”
<歐瑞斯卡斯> 『雖然這窮地方看起來也沒啥錢』
<奈瑟瑞尔> “嗯,就是这个意思。一个子儿也不能浪费。”
<艾瑞亚斯> “这次实在是感谢诸位的帮忙了,如果要拿东西的话,记的不要拿除了现金以外的东西。“
<月夜> 晾晒间的角落里,堆放着这次预定的皮货
* 奈瑟瑞尔 进休息室翻箱倒柜去也
<艾瑞亚斯> “从我们这边流到市场上的话,怕是会有问题。”
* 歐瑞斯卡斯 把車上的乾草四處揚揚,以便於燃燒
<月夜> 是八件皮甲,其中有两件看起来特别光鲜
<艾瑞亚斯> “自己用的话,需要处理一下,至少不能看出是从这里拿走的。”
<阿格尼> /me 倒了些奇妙的液體在手上,一個彈指,手上便燃燒出明亮的火焰
<月夜> 休息室里则可以找到贾巴尔的办公桌,以及一个地下暗格。
<月夜> 用搜获的钥匙打开,也能发现一些财物,略过不表
<月夜> 能够引起特别关注的东西,例如乱党证据之类的,一个都没有呢
<阿格尼> "只能說,這可像極了一次測試呢,老爺。"
<艾瑞亚斯> “我住在镇里的一间旅馆,我约了四个房间,你们可以一起住在那边。”
<歐瑞斯卡斯> 『真是一些毫無威脅的“亂黨”呢』
<艾瑞亚斯> “对外可以说是我的保镖,方便等候进一步的消息。”
* 阿格尼 燃燒著的手掌隨手點起了火星,制革廠逐漸陷入火焰之中。
* 阿格尼 愉快的笑著,感受手掌殘留的,那活體肌膚的顫抖,魔人帶出了一個沉醉的笑容。

<歐瑞斯卡斯> 臨走前脫了那些死人衣服,扔回火里
<月夜> 火焰一接触到工业药品,顿时爆发了开来,将建筑、工具,全部包裹进去
<艾瑞亚斯> “我们走吧。”
<阿格尼> "好唷。"
<奈瑟瑞尔> “如果活儿都是这么轻松的话,那我可跟定你了,哼哼”
<月夜> 午后的太阳下,不会有新鲜事,只有四个年轻人,远离一座正在燃烧的制革厂
<月夜> ——————————————————————save——————————————————————————
<月夜> loot 两个精制品皮甲,一把重弩,每人100gp的任务奖励,以及财物价值200gp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