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19_烈焰风暴与冰封囚徒  (阅读 1924 次)

副标题: 去吧皮卡丘 | 注视 瞪眼 然后怀孕 | 月之法苏 | 炮什麼灰呢,是援軍,援軍 | 妈蛋打字白费惹 | 毛发的养分都去了脑袋 | 大法師級別的存在会失去下半身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19_烈焰风暴与冰封囚徒
« 于: 2016-08-18, 周四 23:26:06 »
Tentacle Master:   ---------------Start---------------
Tentacle Master:   战场上瞬息万变,不久前你们被6只沙罗曼蛇包围
Tentacle Master:   虽然苦战之下,你们得以杀死其中的2只,但此时你们的处境岌岌可危
Tentacle Master:   冰界的寒风削过你们裸露在外面的脸,可是你们却没有时间在意这些。此时,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成为扭转战机的关键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突然想到了一個好久沒用過的異能了..."
* 捷西卡 消耗8-1PP和一個靈能集中,使用防禦式施法並取專注取15,使出了活力术(Vigor),令自己增加40點臨時HP,然後趕緊離開
捷西卡:   Set Temp HP to: 40
Tentacle Master:   (那我AO了
Tentacle Master:   « d20+14 = 10 + 14 = 24 » claw
Tentacle Master:   « 2d4 = 3 » dmg
捷西卡:   Damage Taken: 3 (3/3 to Temp HP)
Current Temporary HP: 37
捷西卡:   END
Tentacle Master:   捷西卡惊魂未定,三头冰霜沙罗曼蛇就狼扑了过来
Tentacle Master:   只见狼影未至,寒气先到 « 1d8 = 2 » cold
乌哭:   Damage Taken: 2
Rose:   Damage Taken: 2
Tentacle Master:   (玫瑰你上个回合是不是隐身了
Rose:   (en
捷西卡:   Damage Taken: 2 (2/2 to Temp HP)
Current Temporary HP: 35
卡捷琳娜:   Damage Taken: 2
 
赫珀斯:   Damage Taken: 2
Tentacle Master:   只见沙罗曼蛇纷纷向最近的目标扑了过去
乌哭:   “缠斗禁止啊”
冰霜疯狗(?) 4:   attack 1: 20
attack 2: 21
attack 3: 23
attack 4: 27
冰霜疯狗(?) 4:   « d20+12 = 18 + 12 = 30 » bite
捷西卡:   (hit all
冰霜疯狗(?) 4:   (要一个个丢还是怎么
捷西卡:   (逐個掉吧
冰霜疯狗(?) 4:   « 2d4 = 6 » 1 « 2d4 = 4 » 2 « 2d4 = 8 » 3 « 2d4 = 6 » 4 « 1d8 = 6 » bite
捷西卡:   Damage Taken: 22 (16/16 to Temp HP)
Current Temporary HP: 13
* 捷西卡 使用靈能盾,擋掉8那次
冰霜疯狗(?) 5:   (一共加起来不是22么不算8那次
冰霜疯狗(?) 5:   attack 1: 16
attack 2: 31
critical hit
confirm: 18

attack 3: 17
attack 4: 21
冰霜疯狗(?) 5:   « d20+10 = 19 + 10 = 29 » bite
冰霜疯狗(?) 5:   « d20+10 = 8 + 10 = 18 » bite crit
卡捷琳娜:   (A2+B, no crit
卡捷琳娜:   (打人打马下次说清楚...
冰霜疯狗(?) 5:   (显然是人
冰霜疯狗(?) 5:   « 4d4+1d8 = 4 + 2 = 6 » dmg
乌哭:   (233
卡捷琳娜:   Damage Taken: 4
卡捷琳娜:   (用掉2次DR1
冰霜疯狗(?) 6:   attack 1: 16
attack 2: 31
critical hit
confirm: 19
attack 3: 26
attack 4: 15
nature 1
冰霜疯狗(?) 6:   « d20+12 = 3 + 12 = 15 » bite
雪梨球:   (用庇护挡掉暴击那发
捷西卡:   (用/me來說
赫珀斯:   (还有庇护的吗
雪梨球:   (有,你双击自己token有法术位剩余
* 赫珀斯 听从猫的指示用庇护之翼效果抵挡住一次暴击 (话说用暴击作描述算出戏吗……
冰霜疯狗(?) 6:   (算……
冰霜疯狗(?) 6:   (所以中几下
赫珀斯:   (全部吧
雪梨球:   (全中
捷西卡:   (不想用暴擊可以用"有威脅的一擊"這樣的字眼
冰霜疯狗(?) 6:   « 4d4+1d8 = 12 + 4 = 16 » dmg
赫珀斯:   Damage Taken: 16
卡捷琳娜:   (反正是括号里说的,无所谓...
冰霜疯狗(?) 6:   一通狂咬乱抓后,冰霜沙罗曼蛇们在原地对你们虎视眈眈
Tentacle Master:   -------Round 5--------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延后到卡后面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卡捷琳娜:   ".....
卡捷琳娜:   "需要治疗吗?
捷西卡:   "我暫時不用"
* 卡捷琳娜 但想了想好像现在这个情况似乎施展不开
雪梨球:   “需要一些扭转局面的手段”
* 捷西卡 全身流著鮮血地說
Luna:   "这么多狗看着,本宫哪可能专心治疗啊
卡捷琳娜:   "还是先出手吧...
乌哭:   “就让我用绅士的魅力来吸引这些野狗吧
卡捷琳娜:   « d20+13 = 18 + 13 = 31 » 人马一体攻击(标动
卡捷琳娜:   « d20+14+1 = 12 + 14 + 1 = 27 » +1lance vs 4
卡捷琳娜:   « d8+6 = 8 + 6 = 14 » dam to 4
卡捷琳娜:   « d20+14+1 = 18 + 14 + 1 = 33 » +3 horn vs 5
卡捷琳娜:   « d8+8 = 4 + 8 = 12 » dam to 5
冰霜疯狗(?) 4:   Damage Taken: 14
 
冰霜疯狗(?) 5:   Damage Taken: 12
* 卡捷琳娜 骑着luna顶着狗5移动
* 卡捷琳娜 END
冰霜疯狗(?) 5:   « d20+12 = 16 + 12 = 28 » AO
卡捷琳娜:   (hit
冰霜疯狗(?) 5:   « 2d4 = 7 » dmg
卡捷琳娜:   Damage Taken: 6
 
卡捷琳娜:   (用掉1次DR1
捷西卡:   "啊。。。。我故意躲在露娜後面拿她當肉盾難不成被發現了(小聲
赫珀斯:   “…… =L=”
* 卡捷琳娜 因为太远了并没听到
乌哭:   ”离得再远一些吧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使用移动动作和旅行虔诚移动40尺,然后从项链上摘下中间那枚最大的珠子丢了出去
Rose:   « 7d6 = 29 »firedmgDC14
冰霜疯狗(?) 5:   « d20+10 = 5 + 10 = 15 » ref
冰霜疯狗(?) 6:   « d20+10 = 3 + 10 = 13 » ref
捷西卡:   (DC14都能敗,零肚你..
卡捷琳娜:   (手真给力
冰霜疯狗(?) 5:   Damage Taken: 14
 
冰霜疯狗(?) 6:   Damage Taken: 58
 
乌哭:   (居然翻倍
卡捷琳娜:   (这是弱火么?
赫珀斯:   (233
冰霜疯狗(?) 6:   躲避不及的一只沙罗曼蛇被火球炸到疼得嗷嗷直叫
卡捷琳娜:   (弱火我记得是无save啊
* Rose 然后试图继续保持静默
Rose:   end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看起來是反射沒過就弱火?
冰霜疯狗(?) 6:   (渣骰毁一生
* 乌哭 移动到刚才火焰爆炸的中心,放电
乌哭:   “野狗们,感受一下绅士的独特魅力吧。
乌哭:   « 7d6 = 28 »dmg
赫珀斯:   (去吧皮卡丘
乌哭:   (haha
冰霜疯狗(?) 6:   « d20+10 = 14 + 10 = 24 » ref
冰霜疯狗(?) 5:   « d20+10 = 3 + 10 = 13 » ref
捷西卡:   (。。。。。。
冰霜疯狗(?) 5:   (你DC多少来着
乌哭:   14
冰霜疯狗(?) 5:   (...
* 捷西卡 看到烏哭放完電後,突然發現怎麼變成了被三隻狗圍攻的狀態了
冰霜疯狗(?) 5:   Damage Taken: 28
冰霜疯狗(?) 6:   Damage Taken: 14
Rose:   (。。double kill
乌哭:   end
雪梨球:   “wow厉害!”
* 卡捷琳娜 回头看到形势一片大好
赫珀斯:   “啊!!好厉害啊!”
* 乌哭 自信的一个响指
乌哭:   (jojo姿势
捷西卡:   "這就電死了...."
Tentacle Master:   乌哭的十万伏特技能之下,两只刚被火球摧残过的沙罗曼蛇被电得里嫩外焦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赫珀斯:   “现在要怎办,人类?”
雪梨球:   “往右走跟其他人汇合吧,然后用法术保护一下自己,比如龙肤”
乌哭:   ”剩下一只就好解决了
捷西卡:   "兩隻呢"
* 赫珀斯 移动到还在冒着残余电光看着十分犀利的战友旁边,摸出龙鳞片施放了龙肤术
赫珀斯:   (maya你选了什么颜色的鳞片……
雪梨球:   (那个是你来选
雪梨球:   (用白的吧,冰抗
* 赫珀斯 并在心中选定了抵挡寒冷的白色鳞片
冰沙罗曼蛇 1:   远方的沙罗曼蛇看到了弱不禁风的赫珀斯
* 冰沙罗曼蛇 1 注视
* 冰沙罗曼蛇 1 瞪眼
卡捷琳娜:   (吐
Rose:   (然后怀孕?
卡捷琳娜:   (你正在吐,快吐 :D
赫珀斯:   (……瞪谁谁怀孕吗……
捷西卡:   (快懷孕
冰沙罗曼蛇 1:   (是Sicken不是Nauseat
* 冰沙罗曼蛇 1 狗一样的冲了过来
冰沙罗曼蛇 1:   attack 1: 25
attack 2: 27
attack 3: 27
attack 4: 18
捷西卡:   (走好
冰沙罗曼蛇 1:   « d20+10 = 12 + 10 = 22 » bite
赫珀斯:   (应该还是全中
雪梨球:   (随意挡一发吧
雪梨球:   “小心!”
赫珀斯:   (这个庇护之翼能用那么多次哇
卡捷琳娜:   (挡一个爪子
冰沙罗曼蛇 1:   « 2d4-2 = 5 - 2 = 3 » 1
冰沙罗曼蛇 1:   « 2d4-2 = 4 - 2 = 2 » 2
冰沙罗曼蛇 1:   « 2d4-2 = 5 - 2 = 3 » 3
冰沙罗曼蛇 1:   « 2d4-2 = 7 - 2 = 5 » 4
捷西卡:   。。。。。。。。
冰沙罗曼蛇 1:   (4不算
冰沙罗曼蛇 1:   « 1d8-2 = 2 - 2 = 0 » bite
冰沙罗曼蛇 1:   (bite伤害算1
* 赫珀斯 看对方袭来下意识用法术张开了庇护之翼
赫珀斯:   Damage Taken: 9
 
雪梨球:   “雪梨!”
* 捷西卡 看到龍女撲咚一聲倒在地上
* Rose 默默地摇了摇头
乌哭:   “居然在我面前让女士倒下
卡捷琳娜:   "......
* 卡捷琳娜 咬咬牙
冰沙罗曼蛇 1:   尽管胃不是很舒服但是仍然恶狠狠地吼了一声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乌哭:   “野狗果然是野狗,需要好好调教啊
雪梨球:   “快保护一下她!”
* 捷西卡 後退一步,消耗7-1PP,對狗狗4施展星質牆,造一個半圓形的牆包住牠。
* 捷西卡 於是造出了一個半徑8英尺的圓球,END
* 捷西卡 牆身厚度為2英寸,有20HP,硬度5
* 捷西卡 若要一擊擊穿需要DC19的力量檢定。
卡捷琳娜:   (硬度5对这玩意挺凶残的...
乌哭:   (发现雪梨在狗胯下
* 捷西卡 靠在星質牆上。
卡捷琳娜:   (猫可以AO它的蛋蛋
乌哭:   (快头锥
捷西卡:   "又冷又累,頭昏昏的,快想不到東西了。"
冰霜疯狗(?) 4:   发现自己被一圈莫名的东西环绕了
乌哭:   “请再坚持一分钟,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冰霜疯狗(?) 4:   然而星质墙并不能阻止恶犬身上的寒气
冰霜疯狗(?) 4:   « 1d8 = 1 » cold
* 捷西卡 打了個冷擅
捷西卡:   Damage Taken: 1 (1/1 to Temp HP)
Current Temporary HP: 12
捷西卡:   "隔噴吐和法術的牆都隔不了這寒氣。。。有點厲害"
冰沙罗曼蛇 1:   « 1d8 = 3 » cold
乌哭:   Damage Taken: 3
* 卡捷琳娜 距离很远没感受到
雪梨球:   “就算身上有忍耐环境的法术也感觉好冷”
乌哭:   “这样的寒冷也无法冷却绅士的愤怒
冰霜疯狗(?) 4:   试图摧毁面前的墙
赫珀斯:   (快挠狗蛋蛋)
冰霜疯狗(?) 4:   « 2d4 = 7 » 1
冰霜疯狗(?) 4:   « 2d4 = 3 » 2
冰霜疯狗(?) 4:   « 2d4 = 7 » 3
冰霜疯狗(?) 4:   « 2d4 = 7 » 4
冰霜疯狗(?) 4:   « 1d8 = 1 » 牙
* 捷西卡 於是星質牆剩下14/20hp
冰沙罗曼蛇 1:   看到周围没有同伴了却丝毫不显怯色
Tentacle Master:   ------------Round 6---------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卡捷琳娜:   "Smite!
* 卡捷琳娜 charge
卡捷琳娜:   « d20+14+1+2 = 12 + 14 + 1 + 2 + 2 = 31 » +1Lance
雪梨球:   “冲啊!”
卡捷琳娜:   « 3d8+18+24 = 15 + 18 + 24 = 57 » dam
冰沙罗曼蛇 1:   Damage Taken: 57
 
Luna:   « d20+14+1+2 = 13 + 14 + 1 + 2 = 30 » +3 horn
Luna:   « d8+8 = 4 + 8 = 12 » dam
冰沙罗曼蛇 1:   Damage Taken: 12
冰沙罗曼蛇 1:   被卡捷琳娜的冲锋贯穿了肚子,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
* 卡捷琳娜 END
捷西卡:   "眼前的狗都死剩了,就剩下里面這隻,我們先休整一下,等這牆爛了再對付牠吧。"
卡捷琳娜:   (还活着...
* 捷西卡 突然發現雖然奄奄一息,不過還有一口氣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延后到蜥蜴后面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乌哭:   “奥义•断罪!”
* 乌哭 五尺快步,疾风连击
乌哭:   « d20+9 = 11 + 9 = 20 »
乌哭:   « d20+9 = 4 + 9 = 13 »2
乌哭:   « d20+4 = 15 + 4 = 19 »3
冰沙罗曼蛇 1:   (hit 3
乌哭:   « 2d6+3 = 4 + 3 = 7 »1« 2d6+3 = 10 + 3 = 13 »2« 2d6+3 = 11 + 3 = 14 »
冰沙罗曼蛇 1:   乌哭的拳脚这下,沙罗曼蛇堪堪用冰霜甲护住要害
雪梨球:   “这些蜥蜴的皮真硬”
* 乌哭 擒抱
捷西卡:   "徙勞無功呢。"
冰沙罗曼蛇 1:   « d20 = 12 » grapple
乌哭:   « d20+15 = 3 + 15 = 18 »gra
捷西卡:   (加值都比你高。。
冰沙罗曼蛇 1:   (狂狗也架不住绅士啊
乌哭:   (伤害就不投了
卡捷琳娜:   (zergling
乌哭:   end
* 捷西卡 看到烏哭一下抱住狗狗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乌哭:   (破甲一击
* Rose 用匕首戳狗眼« 1d20+11 = 10 + 11 = 21 »atk
卡捷琳娜:   (看偷袭点数了...
Rose:   « 1d3+4d6 = 2 + 21 = 23 »dmg
卡捷琳娜:   (....666
* 捷西卡 看到了狗眼被深深的一戳
冰沙罗曼蛇 1:   Damage Taken: 6
* 乌哭 感受到怀中的野狗停止了挣扎
冰沙罗曼蛇 1:   在乌哭的怀中固定住被戳瞎了狗眼
冰沙罗曼蛇 1:   停止了挣扎
Rose:   end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乌哭:   (快投稳定~
* 雪梨球 « d10 = 8 » 5稳定
赫珀斯:   Damage Taken: 1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捷西卡 看了眼赫珀斯,看了眼自己,給自己用一下治療腰帶« 2d8 = 13 »
捷西卡:   HP Healed: 13
Current Temporary HP: 12
* 捷西卡 繼續靠在星質牆上休息,END
冰霜疯狗(?) 4:   寒气依然逼人
冰霜疯狗(?) 4:   « 1d8 = 1 » cold
捷西卡:   Damage Taken: 1 (1/1 to Temp HP)
Current Temporary HP: 11
冰霜疯狗(?) 4:   继续挠墙
冰霜疯狗(?) 4:   « 2d4 = 6 » 1
冰霜疯狗(?) 4:   « 2d4 = 5 » 2
冰霜疯狗(?) 4:   « 2d4 = 2 » 3
冰霜疯狗(?) 4:   « 2d4 = 5 » 4
卡捷琳娜:   (还是不要靠在那里了....
冰霜疯狗(?) 4:   « 1d8 = 3 »
卡捷琳娜:   (13/20
* 捷西卡 於是星質牆還剩下13/20
冰霜疯狗(?) 4:   抓挠之下,星质墙依然挺立在前
Tentacle Master:   ------------Round 7---------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卡捷琳娜:   "Luna?
雪梨球:   “腾出手来救下人哇!”
* Luna 没工夫理会,直接让独角泛出银光,然后碰了碰赫珀斯(人形)
Luna:   "不用你们这么多嘴本宫也知道..切
* 捷西卡 看到了露娜一角插在赫珀斯身上
Rose:   “……”
卡捷琳娜:   "啊啊..失礼了殿下...
* 卡捷琳娜 于是一起移开准备下一次冲锋
乌哭:   “阁下果然心慈仁厚”
* 卡捷琳娜 END
赫珀斯:   (被扎
卡捷琳娜:   « d8+5 = 7 + 5 = 12 » CLW
* 雪梨球 伸爪子摇摇赫珀斯
赫珀斯:   HP Healed: 12
 
雪梨球:   “哇,醒过来了”
* 赫珀斯 缓缓睁眼,看见一张大猫脸
* 乌哭 扶起倒地的少女
赫珀斯:   “我还活着吗?我刚刚好像看见我死去的外婆……”
捷西卡:   "你外婆不就是隻貓嗎。。"
Rose:   “……我很好奇你外婆什么样子”
赫珀斯:   “方圆十里有名的大美猫。不然我怎会这么好看……”
卡捷琳娜:   (肚肚你把躺尸的狗删了吧...
乌哭:   (狗坟,这时候可以招僵尸了
* 捷西卡 看到了露娜打算沖鋒,就離開了愈來愈冷的星質牆附近,順便再給自己用一個腰帶效果
捷西卡:   « 2d8 = 13 »
捷西卡:   HP Healed: 13
Current Temporary HP: 11
Rose:   “术士小姐你一会打算用你的火焰弹吗?不用的话借我一会吧”
* 乌哭 对赫伯斯和自己使用治疗腰带
赫珀斯:   “是问我吗?大概没问题。”
* 赫珀斯 询问的目光投向赫猫
乌哭:   « 2d8 = 4 »赫伯斯« 2d8 = 9 »自己
* Rose 拍了拍赫的肩膀,盗走一发卡鲁古尔火焰弹
卡捷琳娜:   (你罩子还多少回合?
捷西卡:   (8分鐘呢
捷西卡:   (可解消就是了
* Rose 然后hide« 1d20+19 = 7 + 19 = 26 »
乌哭:   HP Healed: 9
* 捷西卡 對自己用完最後一發腰帶後,就坐下來休息,在大家都準備好的時候,就解消星質牆« 2d8 = 9 »
捷西卡:   HP Healed: 6
Current Temporary HP: 11
* Luna 于是也给两个重伤员乌哭和赫珀斯又治疗了2次
Luna:   « d8+5 = 6 + 5 = 11 » 乌哭
乌哭:   HP Healed: 11
Luna:   « d8+5 = 1 + 5 = 6 » 赫珀斯
赫珀斯:   HP Healed: 6
Luna:   (反正delay刷一下顺序,第一动是解消然后我冲锋就是了...
* 乌哭 治疗后移动到赫伯斯和捷西卡前方
* Rose 然后准备动作,打算在沙罗曼蛇出现的时候用火焰弹丢它
Luna:   (于是应该先触发火球?
Luna:   (然后冲锋
Rose:   (没事反正目标型法术(
雪梨球:   “我们这么等着伏击它是不是不太好,现在它应该肯交涉了吧?”
卡捷琳娜:   "也有道理呢?
乌哭:   “或者现在交流看看
赫珀斯:   “谢谢!感觉好多了!”
Luna:   "反正本宫这些月之法苏也没别的地方用...
赫珀斯:   (……
乌哭:   “野狗啊!现在投降吧!你的伙伴还等着你来治疗!我们并不想和你们战斗!”大喊道
捷西卡:   "喂,我說,里面的狗,你會說話嗎?"
* 捷西卡 把會說的語言都說一次
* 捷西卡 於是說了龍語,巨人語,土族語,深淵語,煉獄語,地底通用语,矮人语
Tentacle Master:   回应你们的,是里面的沙罗曼蛇疯狂地叫嚎声和挠墙声
Luna:   "话说..它的那些同伴早就死得很彻底了吧...
Rose:   “……”
捷西卡:   "嗯...看起來這就是他的回應了吧,準備好就把這傢伙解決掉吧。"
* Luna 刨两下蹄子等着活动身体
* 捷西卡 在大家準備好之後,撤下了星質牆
Luna:   (于是火球和火箭先上吧...
乌哭:   “雪梨那个面具是什么语言都听得懂吗
雪梨球:   “大概是,但是对方并不想说话”
* 赫珀斯 好奇地看着rose想看看借去的法术怎用
Tentacle Master:   在你们一番准备后,捷西卡解除了星质墙,随后你们铺天盖地的攻击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沙罗曼蛇砸去
* Rose 抓出一把灰烬然后摆了个手势,就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怎样施法一样把一支火箭射了出去
Rose:   (补给蓝头发看的↑
Rose:   « 5d6 = 15 »火焰弹伤害DC17
Tentacle Master:   « d20+10 = 6 + 10 = 16 » ref
捷西卡:   。。。
冰霜疯狗(?) 4:   Damage Taken: 30
Tentacle Master:   (火球?
捷西卡:   (安妮在思考人生中
* 赫珀斯 对着狗把火球丢了出去,小声地念着谁也听不到的羞耻的咒语…… « 7d6 = 22 »
Tentacle Master:   « d20+10 = 2 + 10 = 12 » ref
冰霜疯狗(?) 4:   Damage Taken: 44
Tentacle Master:   措手不及下,沙罗曼蛇淹没在了你们的火法术下
Tentacle Master:   被烤成了焦炭
Tentacle Master:   战斗结束
* Rose 吹了声口哨
* 乌哭 默默为它们祷告。
雪梨球:   “哎呀总算搞定了”
赫珀斯:   “差点交代在这”
Rose:   “我差点以为要死在这儿”
* 卡捷琳娜 长出一口气,把头盔摘下来
* 卡捷琳娜 然后马上又发现好冷,只好戴回去
Tentacle Master:   你们环顾四周,地上躺着你们各种千疮百孔的冰霜沙罗曼蛇尸体
Tentacle Master:   就算已经死亡你们依然能感到寒气环绕着他们的尸体,让人难以入手
Rose:   “这东西皮真厚”
Rose:   “怪不得矮人王不肯一起来”
乌哭:   “真是凶险,看来这冰界危机重重啊
乌哭:   “感觉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万一……
卡捷琳娜:   "白白还真是...
Luna:   "不是一般的会挑地方旅游
赫珀斯:   “要不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万一有更多的出现就不好办了。”
捷西卡:   "所以那海豚到底來干什麼的。。。"
赫珀斯:   “O_O”
* Rose 擦了一把汗,又抚摸了下脖子上的纹路
Rose:   “这些东西不会飞,应该也伤不到海豚才是”
捷西卡:   "這麼一說,那山洞里面好像沒有狗跑出來了。"
捷西卡:   "難不成這麼大的山就這些而已?"
乌哭:   ”这些可能是冲锋部队,
Luna:   « d20+13 = 18 + 13 = 31 » 看看山那边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spot
* Rose 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这些尸体,并且试图用匕首剥皮
Tentacle Master:   (丢个D20
Rose:   « 1d20 = 6 »
捷西卡:   "魔獸都有些內核魔晶之類的東西,你挖挖看有沒有。"
Rose:   “……这些算是魔兽?”
乌哭:   “……”
Tentacle Master:   玫瑰的试图把这些尸体剥皮,然而即使已经变成尸体了这些生物的皮毛也坚硬如冰,一般的匕首根本插不进去
捷西卡:   "估計算?"
赫珀斯:   “什么是魔兽?”
捷西卡:   "而且可能有些異界生物專門的素材。"
Rose:   “……不管算不算,这玩意的皮我搞不动。”
Tentacle Master:   露娜没有看到更多的沙罗曼蛇
捷西卡:   "就是長得像你這樣的獸類,可是特別厲害的。有些還會噴火。"
* Rose 站起来听了听周围的动静« 1d20+13 = 11 + 13 = 24 »listen
* 赫珀斯 若有所思地摸摸脸上的龙鳞
乌哭:   “没法交流还是挺麻烦的……之后感觉也得不到其他情报
Tentacle Master:   你们且战且退已经离开沙罗曼蛇的巢穴颇远,玫瑰觉得在这个距离应该是听不到的
Luna:   "唉真实战斗果然不好玩..什么格挡啊疾闪啊一闪啊大招啊,一个都使不出来 =_,=
捷西卡:   "先把他們全都當成敵人吧。這裡不是什麼郊遊地區。"
Rose:   “对了,那巢穴在哪里来着?我们要去那边?”
捷西卡:   "在這陸地上晃晃,找一下那隻海豚能去的地方吧。"
乌哭:   “确定要去巢穴吗?感觉会很棘手
乌哭:   ”嗯我也赞同先去其他地方看看
Rose:   “好吧”
Rose:   “最好还是不要再碰见这些东西”
* Rose 看了看地面上是否容易留下脚印
捷西卡:   "除非你覺得那些狗守衛已經死光了,想進山洞扒光牠們的寶物。"
雪梨球:   “这帮野兽都不肯交流,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卡捷琳娜:   "其实只是听不懂吧..?
赫珀斯:   “好残暴的种族……”
Rose: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最后还是得去那里……”
捷西卡:   "不然的話,繞過去看看有沒有河流之類的地方吧,可能比較好找,當然河流附近危機也更多。"
* Rose 撇了撇嘴
卡捷琳娜:   "之前不是说过什么尊重强者之类的...
* 卡捷琳娜 想着要不然拖着一串死狗过去交涉...虽然觉得好像挺不对劲
Tentacle Master:   玫瑰发现附近有些冰雪上坑坑洼洼,有各种各样的浅坑,踩上去也和硬地一般。而另一些地方又被厚雪覆盖,很容易就能留下脚印
卡捷琳娜:   "所以...对那锤子还是没什么头绪啊?
捷西卡:   "沒有吶..."
Luna:   "所以说我不喜欢那些矮胖子
雪梨球:   “我也不喜欢!”
Luna:   "自以为很豪爽,其实傻得连事情都说不清楚
乌哭:   “还是加紧脚步找白白吧”
捷西卡:   "要是見過那白白還好說,那我可以嘗試聯絡牠,不然的話只能慢慢找了。"
* Luna 四下看了看
雪梨球:   “不如在大雪地的中心呼唤白白的名字”
Rose:   “白白来这里多久了”
卡捷琳娜:   "之前的线索的话,这一带除了这种动物,就只有雪女了?
卡捷琳娜:   "还有一只莫名其妙来找事的白白...
赫珀斯:   “真麻烦啊…… 话说你们为什么要帮忙找那个大锤……?”
捷西卡:   "因為要找大錘王幫忙。"
赫珀斯:   “不对,是我们为什么要帮忙找那个大锤……”
赫珀斯:   “要他做什么?”
捷西卡:   "幫忙打仗。"
乌哭:   “找到锤子,矮人王才能出兵帮忙击退魔族
赫珀斯:   “魔族……?!”
捷西卡:   "咦沒想到你身為一隻貓也知道魔族。"
赫珀斯:   “猫咪从不过问这些复杂的事,但打仗听起来不太妙。”
卡捷琳娜:   "好像是要那个矮人王帮忙出兵...去填战场吧....
赫珀斯:   “好吧…… 看来是非帮他找这破锤子不可了。”
Luna:   "哦原来你们在召炮灰么?
捷西卡:   "炮什麼灰呢,是援軍,援軍。"
Luna:   "武器都能丢了的家伙,不是炮灰是啥
捷西卡:   "。。。。。炮灰好歹有武器"
Luna:   "简直是令人无法反驳的解释...
赫珀斯:   “这里还有雪女吗?雪女是什么东西?听着有点可爱。”
赫珀斯:   “大锤王还是有点实力的啦,和那些普通炮灰不一样,可以做比较高级的炮灰。”
* Rose 回想了一下那些洞的聚集地点于现在的方位
* Rose 还有来路是什么方向
Tentacle Master:   玫瑰觉得自己现在大概在沙罗曼蛇巢的西侧,而自己一行应该是从东侧来的
Rose:   “……”
Luna:   "所以现在要做什么? 睡一觉养精蓄锐?
捷西卡:   "話說回來,我們好像是穿過了那巢穴了"
Rose:   “往西边走走吧”
Luna:   "绕过的吧
Luna:   "之前不是为了看看山后面绕了半圈
乌哭:   “继续前进吧”
雪梨球:   “我们的法术能力剩余的不多了吧,尽量避免战斗比较好”
* Rose 打算每小时和蓝头发拿一发火焰弹
* 乌哭 看看天空,现在什么时候了?
捷西卡:   "那我們慢慢走吧,累了或者入黑了就休息吧。"
乌哭:   “嗯
Luna:   "要不你们离远点,本宫过去山附近看看
Luna:   "反正你们腿短
Luna:   "你就下来吧,都伤成这样了,本宫自己过去看看
乌哭:   ”有点危险……
* Luna 于是卸下负重之后感觉轻快多了
Luna:   "好不容易打垮了卫兵,不借这个机会看看多遗憾
赫珀斯:   “小心一点呀……”
Luna:   "你们先走,一会儿本宫过来找你们
乌哭:   “注意安全
* Rose 原地做了做伸展运动
* Luna 于是自己跑过山附近查看一下
* Luna 随时准备有什么不对劲就200尺跑掉
* Luna 当然,刻意保持距离洞口们125尺以上的距离
* Luna 去之前戳了只死狗在独角上耀武扬威
乌哭:   ”……
卡捷琳娜:   "....
Rose:   “……”
Tentacle Master:   于是,露娜让你们其他人原地等候,独自一马向沙罗曼蛇巢穴接近着
Tentacle Master:   露娜小心翼翼地接近着。沙罗曼蛇巢穴里静悄悄的,就算有细小的声音也会被冰界无尽的雪风冰沙所盖过
捷西卡:   "馬跟隊伍分開走啊。。。有種既視感的感覺"
* Rose 默默地揉了揉自己的颈部
捷西卡:   "話說回來,為什麼偵察這種事,要找我們之間,體型最大那個去進行。"
乌哭:   “自愿的吧……”
赫珀斯:   “要不你也去?”
* 赫珀斯 戳戳赫猫
雪梨球:   “咦!我不会被弄死吗!”
赫珀斯:   “这副身体躲藏技巧还是可以的啦,而且在这个白色的世界里感觉更不容易被发现哇。”
Tentacle Master:   死掉的沙罗曼蛇在露娜角上一动不动,但是分量颇重
Luna:   "真TND沉...一会儿跑之前还得甩掉
Tentacle Master:   终于,在接近到离沙罗曼蛇巢穴有200尺时,露娜听到一个声音在心中想起
???:   “是什么在那里?是和我族人战斗的生物吗?”
赫珀斯:   (……卧槽水伊布啊
赫珀斯:   (快掏出精灵球
乌哭:   (水狗母
Luna:   "哈? 本宫是独角兽,不是人
???:   “独角兽?冰界应该没有独角兽的存在,你是来自主物质界吗?”
Luna:   "本宫来自天界...本宫的下人才是主物质那边的土鳖
Luna:   "你家族人有点太疯癫了,无法聊天,所以只好打倒了
Luna:   "如果有失礼之处...嘛怎么说也是你家地盘,还请海涵
???:   “这样吗…我的族人都去月晴岛了,所以只有它们6个在看家”
* Luna 把角上插着的狗褪下来留在地上
Luna:   "哦..其实我们来只是想找个锤子
Luna:   "并没有抢地盘的意思...嗯应该说他们来要找锤子,本宫倒是无所谓
???:   “可以到我所在的冰牢来吗,独角兽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也许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些信息”
Luna:   "怎么走?
* 捷西卡 看到了那馬停下來不知道干什麼
Luna:   "本宫名为Luna,乃天界马国的二公主
???:   “冰牢在我族的北侧,牢门被玄冰所封,如果诸位会用火法术应该可以打开牢门”
Luna:   "他们说是要找一条海豚问问事情什么的...哦好,那本宫去和他们说,你先等着
???:   “我叫……唔……说起来我没有名字呢”
Luna:   "哈..正好这会儿你可以自己想一个
???:   “啊,那么就叫我水蓝吧,我会在那里等待各位”
* Luna 于是一路小跑回去了
赫珀斯:   “O_O”
* 赫珀斯 看着回来的小马
* Luna 把谈话的大体内容和"下人们"说了说
卡捷琳娜:   "这样啊...
卡捷琳娜:   "要不一起过去?
乌哭:   “冰牢……总觉得他为何会被关在那里……”
Luna: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赫珀斯:   “…… 一只可疑的海豚被关起来也不奇怪耶。”
乌哭:   “不过这也是唯一可能的线索了
Luna:   "RPG不都是获得一条信息,哪怕是坑也要跳跳看
捷西卡:   "先過去看看吧,雖然總覺得一打開門就會有一隻30個頭的瘋狗走出來。"
Rose:   “……去看看吧”
乌哭:   ”去吧
Luna:   "喂你们两个走得慢的,先上来吧
* Luna 用角指了指
* Rose 跟着骑士上了马
* Luna 于是一行过去
* 捷西卡 慢慢走過去
* 乌哭 跟在队伍后方
Rose:   途中看了看周围有没有适合埋伏的地方« 1d20+13 = 19 + 13 = 32 »spot
* 赫珀斯 抱着赫猫跟着一起走
Tentacle Master:   于是你们一行跟随着露娜,绕着沙罗曼蛇巢走着
Tentacle Master:   玫瑰一路上经过了不知多少个沙罗曼蛇的穴洞,穴洞里黑漆漆的,就连玫瑰也看得不真切
Tentacle Master:   如果沙罗曼蛇巢穴里还有其他的沙罗曼蛇守卫的话,它若想伏击你们可谓是轻而易举
Tentacle Master:   但是一路上静悄悄的,你们什么也没有听到。也许真像水蓝所说,其他的沙罗曼蛇都不在这里
Tentacle Master:   终于,你们来到了一个被冰栅栏所封挡的巢穴门口
Luna:   "大概就是这玩意了吧?
* 卡捷琳娜 下马
Tentacle Master:   这扇门与其说是可以进出的门,不如说如此封闭巢穴的方式根本就没打算让里面的生物出来
* 乌哭 做好防守的准备
卡捷琳娜:   "总觉得有点冒险...
* 赫珀斯 有点紧张……
Luna:   "不冒险你们还叫个什么"冒险者"...
捷西卡:   "感覺放出來的話,里面的人一掌就能拍死我們。"
Rose:   “……先想想办法怎么弄开它”
* Rose 说着就跳下马,把自己融进了影子里« 1d20+19 = 15 + 19 = 34 »hide
Luna:   "那个水蓝感觉...至少能说话吧
乌哭:   ”不是火法术就好了吗?“
雪梨球:   “感觉好危险啊”
Luna:   "刚才那个小火箭我看就不错
Rose:   (火焰弹只能打生物
乌哭:   ”女士们都站在我身后吧
捷西卡:   "根據羅蘭著名的吟遊詩人——銀用的故事,冒險者莫名奇妙地放出一個大怪物出來,那群冒險者肯定得死。"
* 赫珀斯 抱着猫往后躲躲
* 捷西卡 雖然會火球,不過還是躲躲
* Rose 跟着悄悄往后躲了躲« 1d20+15 = 8 + 15 = 23 »MS
Luna:   "不过那是你们土鳖面的事情吧..这里不是冰面嘛?
Luna:   "快开门快开门
捷西卡:   "..........怎麼沒人開門。"
Luna:   "不是要用火法术解封嘛?
Luna:   "本宫在这边又用不出来
* 捷西卡 於是嘆口氣,然後消耗1PP,使用物质激灼(Matter Agitation)燒門。
* 卡捷琳娜 架好盾挡在luna前面
* 捷西卡 看一下有效不
雪梨球:   “虽然感觉潘多拉的盒子不能乱开……”
赫珀斯:   “里面会有怪兽吗……”
Tentacle Master:   捷西卡发现Matter agitation所能产生的热度不足以让冰栅栏产生任何融化的迹象
捷西卡:   ".....切"
* 捷西卡 再消耗5-1PP,使用能量牆(火),造一面牆出來對著門燒
乌哭:   ”赫伯斯不也有很多火法术吗
赫珀斯:   “火球用完了呢。要试试别的?”
雪梨球:   “先给自己法甲保护一下,然后龙息一下吧”
Luna:   "你们还真是....
* 捷西卡 專注燒,燒到一半看一下門好了沒
赫珀斯:   “这招怎用?示范一下嘛。”
雪梨球:   “大吸一口气,然后喷死他!”
雪梨球:   “不过还是等杰西卡的火墙结束后吧”
* 赫珀斯 观察门的情况
Tentacle Master:   捷西卡的能量墙在冰栅栏前燃烧着,冰栅栏周围的雪很快就被融化了,可是能量墙燃烧了1分钟后,冰栅栏才开始有微微融化的迹象
捷西卡:   "...........累死人了,剛剛才干完活,現在又要干。(專注中"
* Luna 无聊地在雪地上画九宫格和自己玩XO游戏中
Tentacle Master:   于是就这样过了10分钟,冰栅栏终于应声而断,向内倒在了地上,化为一地冰屑
捷西卡:   ".............."
赫珀斯:   (……妈蛋打字白费惹
* 赫珀斯 把胸腔里憋着的气吐出来
Luna:   (...同情下
捷西卡:   "...........這....簡直是苦力活"
卡捷琳娜:   "辛苦了...
雪梨球:   “哈哈哈哈,辛苦”
乌哭:   “辛苦啦……没想到这么麻烦……“
* Luna 于是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去
Luna:   "别说..难得门口这里还真有些暖和
* Luna 昂首进洞
* Rose 悄悄跟在后面,进洞的时候观察有没其他生命迹象« 1d20+13 = 2 + 13 = 15 »spot
捷西卡:   ".......很久沒試過這麼專注了。"
捷西卡:   "對上一次這麼專注的時候應該是在刺殺那個精靈族長老的時候吧。"
卡捷琳娜:   « d20+3 = 15 + 3 = 18 » 听没听到捷西卡那句话?
Tentacle Master:   捷西卡小声的碎碎念被卡捷琳娜听了个大概
卡捷琳娜:   "捷..捷西卡你刚才说...刺杀精灵...?
* 卡捷琳娜 走在luna侧面
捷西卡:   "咦?"
捷西卡:   "啊..."
* Rose "又一个刺客?"这样默默想着,悄声拿出小本子划了两笔
捷西卡:   "黑精靈!我是說那些皮黑色那些。"
卡捷琳娜:   "哦...
卡捷琳娜:   "其实他们也不坏的...可能是有些误解吧....
* 卡捷琳娜 没有多说
Tentacle Master:   你们踏着冰屑走进了沙罗曼蛇水蓝的冰牢,立刻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你们能感到的是一股刺骨的寒冷,尽管室内没有风雪,可是寒气犹如实质的诡针一般无时不刻地在刺痛着你们的皮肤
* Luna 啥都没感到
卡捷琳娜:   "好冷! (哆嗦
* 卡捷琳娜 裹紧冬衣,盾牌看来没法好好架着了
捷西卡:   "烤了這麼久這地方還是這麼冷。"
Rose:   “……”
乌哭:   ”这里真是不适合我族生活
* Rose 然后听听周围有什么其他动静没« 1d20+13 = 16 + 13 = 29 »listen同时收起本子
Tentacle Master:   玫瑰聆听之下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
Tentacle Master:   在这个地方,哪怕是忍受环境法术都无法抵挡无所不在的至寒
Tentacle Master:   你们感觉在这里呆的每一秒血液都仿佛在凝固
Luna: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冷...
* 赫珀斯 抱着猫缩成一团
Tentacle Master:   (冰牢里每轮丢失1HP
Tentacle Master:   (顺便有cold energy resistance的可以无视这个
Luna:   "这么冷还是走快点吧!
Luna:   "你俩上来!
* Rose 上露娜
* Luna 拔腿就向里面跑
雪梨球:   “要不然就赶紧办完事出去吧!不能久留啊!”
Rose:   (里面有光么
Luna:   (同问里面有光么?
Tentacle Master:   (没光
* 卡捷琳娜 感受到有点不支只好把CLW杖拿出来点了一发
卡捷琳娜:   « d8+1 = 8 + 1 = 9 » CLW
卡捷琳娜:   HP Healed: 9
* 卡捷琳娜 然后把永燃杖的发光头从背包里拽出来
* Rose 见到火把轻声咂了咂嘴
* 捷西卡 冷得要死,於是每分鐘消耗1PP用一次活力术(Vigor)來御寒。
乌哭:   “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全部进来”
Tentacle Master:   你们抵挡着寒气地入侵走进了冰牢,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Tentacle Master:   这个大约是长方形的冰牢里空空荡荡的,你们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如同祭坛一样的平台
Tentacle Master:   平台后方则是与山体结合为一的巨大冰山
Tentacle Master:   而在冰山的中央,你们则看到了一只很像沙罗曼蛇,却长着鱼一般鱼鳍的生物
Tentacle Master:   与沙罗曼蛇不同,这只生物的表皮看起来光滑无比,没有任何皮毛和霜甲
Tentacle Master:   这个生物就这么被冰冻在冰山中,双眼紧闭,生死不知
Luna:   "汝即是水蓝吗?
Tentacle Master:   就在这时,声音在你们脑中响起了
乌哭:   “……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水蓝:   “首先欢迎各位来到蓝沙,这里是我们冰霜沙罗曼蛇的家”
雪梨球:   “不好意思我第一反应是冰沙”
Rose:   “……”
* 赫珀斯 呆滞
水蓝:   “来自主物质界的各位也许不太适应这里的严寒,很抱歉我只能这样和各位对话,不过如果各位能帮助我解脱这个囚困我的牢笼就再好不过了”
Rose:   “你触犯了什么被这样关着”
Rose:   “还是说只是为了‘保护’你”
乌哭:   “是什么原因被关在这里呢?”
乌哭:   “你不是冰霜沙罗曼蛇么?”
水蓝:   ”我从出生不久就一直被这样关在冰牢里,只因长老认为与族人不同的我将会给族群带来灾难“
Rose:   “……”
乌哭:   “这样啊……
Luna:   "所以还像刚才那样烤火就可以了吗?
水蓝:   “我的母亲生前我偶尔还能在冰牢里走动,但当她过逝后我就这样被囚禁在玄冰里不能动弹了。”
* Luna 毫不犹豫地看向捷西卡
捷西卡:   "烤不掉的吧...."
Luna:   "不试试怎么知道 (怂恿
水蓝:   “也许,我并不清楚。可如果各位愿意的话我希望各位能尝试一下。”
赫珀斯:   “会不会伤到它……”
* Rose 观察了一下这块冰里面是不是完全没有空间
Rose:   “它们为什么不放逐你?”
* 捷西卡 不管了,消耗5PP,直接烤。
* 捷西卡 然後呆在火牆旁取暖。
Luna:   "唉唉,真乖
* Luna 一起过去取暖
赫珀斯:   “啊……注意火候”
雪梨球:   “注意火候!?”
乌哭:   ”……
赫珀斯:   “啊不,反正意会,意会。”
* 卡捷琳娜 真心忍不住了也过去取暖
* 赫珀斯 在火旁转悠
* 乌哭 往墙边靠近了些
水蓝:   “因为长老们认为放逐我会给族群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只有这样封印我才是唯一的避灾之法。”
Rose:   “……如果你完全离开冰界呢?”
捷西卡:   "根據吟遊詩人的故事,放逐和封印都是充滿後患的辦法。"
Luna:   "它们也没说是怎样的灾难,纯粹是猜的么?
乌哭:   “我族就不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
水蓝:   “这位法师谢谢你!我感到玄冰开始融化了。虽然这样会很久,但是如果诸位能帮助我脱困,水蓝一定会铭记在心。”
Luna:   "不过本宫更好奇的是,你恨它们吗?
赫珀斯:   “要不我来加点火?”
捷西卡:   "沒事沒事,剛好能取暖。可以的話,即使你出來以後我也能繼續烤嗎"
* 捷西卡 一臉陶醉地取暖
水蓝:   “如果能从这里逃出去的话,离开冰界也许也不是一个特别坏的想法。“
Luna:   (还能抓一只宠当新炮灰? 不错不错
乌哭:   (你获得水精灵一只
水蓝:   "我并不怪我的族人,它们中的多数没有被开化,所以它们并不能被称为你我这样的智慧生物。“
Rose:   “……”
* Rose 观察了一下这样要烤多久,同时凑过去取暖
乌哭:   “你是唯一可以与我们交流的吗?”
Luna:   "不错不错...说来,你们不是有很多关于炮灰的问题吗,正好借着这功夫问问它吧
捷西卡:   "那你要跟我們一起走嗎,反正你出來之後也沒什麼事干。"
乌哭:   “对了我们在找一只叫白白的萌豚
Tentacle Master:   捷西卡的火墙贴着囚禁水蓝的冰牢兹兹燃烧着,虽然玄冰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至少你们可以借此抵御冰牢内的寒气
捷西卡:   "我們在找一隻海豚。"
捷西卡:   "不知道你有沒有頭緒."
捷西卡:   "大概是這樣子的:"
* 捷西卡 專注的同時隨手畫了一下萌豚的樣子« 1d20+4-10 = 19 + 4 - 10 = 13 »繪畫
水蓝:   “海豚?你说的是最萌豚吧?我的确听我们族人说我族和一只最萌豚成为了朋友。”
乌哭:   ”那可以知道它现在在哪吗?“
捷西卡:   "......."
Rose:   “不过,要是就这么弄走你,长老会不会找最萌豚的麻烦?”
水蓝:   "另外,我的族人大多都如是和你们遇到的守卫那样未开化,只有几个长老以及战士长蓝潮才懂得思考。“
捷西卡:   "和萌豚沒什麼關係吧,倒是我們放走你之後,要找萌豚就更難了。
水蓝:   “最萌豚对我族人来说只是路边可见的猪猡兽罢了,只是有一只最萌豚是特殊的。一般来讲,你们想来也不会对昂首待宰的猪猡有任何感情吧?”
赫珀斯:   “看来白白有可能和那些人在一起。”
雪梨球:   “那白白算是智商碾压吧”
捷西卡:   "怎麼會有這麼兇殘的海豚..."
水蓝:   “很抱歉,我也只知道这些。我平日能够窥探我族人的思想,可我本体毕竟是被囚禁在这冰牢里,无法行动自如。”
乌哭:   ”……
Rose:   “……看起来你的毛发的养分都去了脑袋了”
水蓝:   ”我族人现在都在月晴岛。我虽然不敢肯定,但我猜测也许这次月晴岛和雪女的战争和白白有关。“
Luna:   "本宫非常欣赏你精辟的语言
Luna:   "这么听起来没准白白才是煽动战争的那位?
水蓝:   “承蒙夸奖,独角兽小姐。”
Rose:   “它们离开多久了”
乌哭:   “那看来我们还得去月晴岛了
水蓝:   “在冰牢里没有天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休眠中,所以我也不清楚。”
捷西卡:   "所以這白白是干啥的。。。就一隻普通的海豚?"
赫珀斯:   “怎么感觉这个白白和我想象中不是很一样……”
Tentacle Master:   你们一问一答间,半个小时过去了。你们定睛朝那玄冰组成的冰山望去,竟发现过了这么久,玄冰表面也只是稍稍退去的一层而已。
* 捷西卡 還在專注中
水蓝:   “在我族人眼里,那是一只值得尊敬的最萌豚呢。”
卡捷琳娜:   "感觉应该等同于很能打的意思...
乌哭:   ”感觉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
水蓝:   “虽然我没有见过,但白白先生一定是一个很有特色的萌豚”
捷西卡:   "啊,對了,根據我的詩人故事知識,通常這樣不停用盡身體潛能之後,隔天就會功力大增了。"
雪梨球:   “我好像也听过这种故事”
捷西卡:   "一隻能打的海豚..............想像不出來"
乌哭:   “还真是不知道怎么个特殊法
Rose:   “……这个冰是不是也可以让长老来消去?”
捷西卡:   "。。。我覺得首先期望一下沒人回來吧。"
Rose:   “如果太久了也不是办法”
Tentacle Master:   冰牢内暗无天日,就这样,你们和水蓝一问一答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你们觉得肚子饿了,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经过几个小时的烧炼,玄冰隐隐被削出了一个凹坑。
捷西卡:   "長老來了看到我們想放走他,只會一口咬過來吧。"
水蓝:   “的确长老有能力把我放出来。”
乌哭:   “那你愿意跟我们一起走么
Luna:   "说来..是怎么做到用着冰封你的...
* Luna 找个不会被火烧到的地方用角戳戳冰
Tentacle Master:   饥饿让捷西卡不得不停止了能量墙的专注
捷西卡:   "累了,歇會再來。"
* Luna 从背囊里咬出些干草来嚼
Luna:   "味同嚼蜡 :(
* 乌哭 简单的吃了点干粮
* 捷西卡 觀察一下冰融的進度
* 卡捷琳娜 拿出份口粮来吃
水蓝:   “我想,如果法师小姐再如此烤炼玄冰这么久,我应该就能破冰而出了。”
* Rose 要了一盒盒饭
捷西卡:   "這麼久即是多久。"
捷西卡:   "說來突然想到了,你居然會通用語。冰界難不成也是用通用語的嗎。"
Luna:   "被那个什么白白带坏的吧?
水蓝:   “我并不会你们的语言哦,但是我能读取你们的思想,然后和你们心灵交流。”
乌哭:   “和饭团一样呢
* Rose 吃完想了想,决定独自跑去洞口那里放哨
Tentacle Master:   (所以捷西卡你吃完以后继续烧吧
* 捷西卡 吃完之後繼續烤
Luna:   "其实本宫倒是好奇,作为能够控制寒冷的种族,你自己就没什么办法调节这块封印你的冰吗?
捷西卡:   "能放火不代表能滅火吧。"
Tentacle Master:   (你有在记录自己PP的消耗吧?
捷西卡:   (一直有
水蓝:   “我的能力比较特殊,我无法操纵冰,但是我有能操纵水的能力。”
捷西卡:   "啊!!!"
捷西卡:   "我說,這些冰這麼硬,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重冰嗎。"
Luna:   "冰和水不是一个东西么...
Luna:   "你们冰界木有物理课的?
捷西卡:   "物理是什麼?"
乌哭:   ”……
Luna:   "......无法交流,太土鳖了
捷西卡:   "什麼啊!等這件事告一段落我就去天界找你,在那個叫P什麼的運動比賽里打贏你。"
捷西卡:   "讓你沒話可說。"
水蓝:   “各位已经听说过重冰了呢?可惜不是,封印我的冰叫做玄冰。乃是一种温度低于一般冰质的冰点的极寒之冰。”
捷西卡:   "玄冰啊....挖點回去說不定能賺大錢
乌哭:   “感觉要取下一块也挺难的”
水蓝:   "虽然说玄冰在外界也算是稀有,但在冰界也不算难寻。而重冰则是只有在源渊才有的特殊冰质。"
赫珀斯:   “累了的话要我来吗?”
捷西卡:   "你能長期烤火嗎?"
赫珀斯:   “大概只能吐一下的样子”
Tentacle Master:   于是在闲聊中,又过去了好几个时辰。终于,水蓝示意捷西卡可以停止了。
* 捷西卡 停下來
* 捷西卡 然後又開始冷了
捷西卡:   "好冷=___=趕快完事吧"
捷西卡:   "趁著還有餘溫,先休息一下。"
乌哭:   “辛苦啦
水蓝:   "请各位退到冰牢之外,我想火候已经够了,接下来我要破开周围的冰了。"
* 捷西卡 先出去
* 赫珀斯 拎着猫跑路
* 乌哭 退到外面
* 雪梨球 咣当咣当
* Rose 在洞口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向里面
捷西卡:   "總算不用呆里面了。"
Tentacle Master:   你们在冰牢外等了半晌,只听见冰牢里传来轰隆一声。整个山体似乎都震动了一下。
Tentacle Master:   随后,你们看到沙罗曼蛇水蓝走了出来。
捷西卡:   "總算不用呆里面了。"
捷西卡:   "啊哈哈,要是明天一覺醒來我的靈力突飛猛進,成了大法師級別的存在那怎麼辦"
水蓝:   走到你们面前伏了一下身子,说道,
水蓝:   ”感谢各位帮助我脱离囚牢,各位的恩惠水蓝一生都会铭记在心。“
雪梨球:   “那你就会失去下半身”
乌哭:   “没啥,你现在打算去哪呢?
水蓝:   “各位是如何来到冰界的呢?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各位一起去主物质界。”
乌哭:   ”乐意至极。“
卡捷琳娜:   "坐一个盒子来的..然而...
卡捷琳娜:   "我们需要带个锤子回去
Awwwww:   “那盒子如果有足够空间应该没问题”
水蓝:   “我小时候就知道了冰界以外还有主物质界后,就对冰界以外的世界很是向往。”
水蓝:   “那么那个盒子现在在哪里呢?”
乌哭:   ”在天上。。我们是萌豚带来这里的
卡捷琳娜:   "应该在上面很远的地方吧
水蓝:   “是最萌豚带你们来到这里的吗?原来如此。”
Rose:   “我猜我们得带上那锤子一起走,不然回不去呐”
捷西卡:   "我們要找個錘子之後才回去,而知道錘子下落的生物是白白。"
捷西卡:   "所以我們得先找到白白,才能帶你去主物質位面。"
水蓝:   “诸位可否在脑海里想象一下你们出发的那个地方,我想我可以直接读取各位所想象的地方。”
乌哭:   “真厉害”
捷西卡:   "哦。"
* 乌哭 试着想了想
* 捷西卡 在腦里想像了一下......結果除了全是冰之外好像沒什麼特別
* 雪梨球 开始意淫
水蓝:   “那么失礼了。”
水蓝:   随即,你们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头到尾扫描了一番,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水蓝:   好在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水蓝就睁开了眼睛,说到,
水蓝:   “如此的话我明白各位来自何处了。我现在身体十分虚弱,需要找一个地方静养一阵子。不知到时候在那个地方和各位见面可否?”
Luna:   "嘿,我总觉得你们有点大意了(通过饭团
捷西卡:   "不放都放了出來了,別在意了,他要是真有能力一下殺了我們,首先就不要放出來吧(飯團。"
Rose:   “……也好”
* Rose 打量了一下这个生物的状态
水蓝:   玫瑰发现水蓝面带微笑地看着你们,可是并不能看出现在是什么状态。
乌哭:   “也可
赫珀斯:   “……嗯。O_O”
捷西卡:   "完事後找你吧。"
捷西卡:   (感覺停團完了,重新開團之後會完全忘了水伊貝
水蓝:   “那么,祝各位武运昌隆。”
* 赫珀斯 挥挥手
乌哭:   “那就等着我们回来吧”礼貌的告别
水蓝:   说着水蓝又对你们伏了伏身,随即向不远处的冰水走去
捷西卡:   "那我們就出發去那戰場找白白吧。"
乌哭:   “嗯月晴岛
Luna:   "到头来也没得到什么线索,你们又有谁认识那个岛的?
乌哭:   ”……“
赫珀斯:   “……”
水蓝:   到了水边,水蓝最后回头对你们点了点头,随后消失在了湛蓝的冰海中
捷西卡:   "。。。。。。對噢!"
* 捷西卡 追上去,叫回來。
赫珀斯:   “呼唤萌豚吧。它们肯定知道。”
捷西卡:   "我說。。那個什麼島在哪的"
乌哭:   ”快用饭团!联系一下“
雪梨球:   “欧喽喽喽喽~”
卡捷琳娜:   "那些海豚的话,大约不会带我们去吧
Tentacle Master:   随着水蓝的消失,你们突然意识到水蓝口中的“月晴岛”,作为外界来客的自己并不清楚。
Rose:   “……其实,反正现在那些洞穴里没人看着,要是去搜索下有什么东西也不是坏事”
Luna:   "要去你去,里面冷死了
雪梨球:   “总感觉很危险啊”
卡捷琳娜:   "所以现在一边等着Rose去搜索,一边把豚叫来问问那个岛的情况?
捷西卡:   "啊,突然想到了。"
捷西卡:   "剛剛用火牆的時候,突然靈光一閃,好像知道點新法術。"
赫珀斯:   “诶?”
* 捷西卡 消耗7PP使用传讯术(Correspond),跟水藍遠處對話:"我說,那個什麼島的方向在哪的?"
Tentacle Master:   (怎么会有人学这种诡异的玩意儿
Tentacle Master:   (你认真学了这个?
Tentacle Master:   (仰望dalao的眼神.jpg
赫珀斯:   (服
捷西卡:   (是啊......因為沒什麼好學了,我還想下級學次元跳躍,去天界找露娜玩呢。
捷西卡:   (我又不想堆戰力,只想當個工匠,沒法術學了只好學這
水蓝:   “是我疏忽了。月晴岛在蓝沙的东北方。诸位如果是坐最萌豚来的话,最萌豚们应该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
捷西卡:   "噢,謝了。"
* 捷西卡 於是停止了心靈對話
水蓝:   水蓝接到捷西卡的消息看起来很是惊讶
雪梨球:   “感觉真是管用的法术”
捷西卡:   "水藍說月晴岛在蓝沙的东北方,最萌豚们应该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
* Luna 看着旁边的粉头发发呆之后突然说话了
Luna:   "不会是刚才太累了做了个梦吧?
Rose:   “……”
* Rose 顺手拿出小本子又记了几笔
* Rose 然后收起本
捷西卡:   "不是啦。真是他說的。"
Luna:   "唔...这通讯距离...
Luna:   "小姑娘你还去不去看看那个洞了?
Luna:   (对rose
Rose:   (说的是其他洞……不过洞好多,果然还是算了
雪梨球:   “如果把这个法术的卷轴保存在方形盒子里,是不是就可以实现两人远距离即时通话了”
捷西卡:   "對了對了,你回去天界之後我也能跟你說話噢。"
Luna:   "哟,这么有意思
Luna:   "欢迎打电话过来
捷西卡:   "電話?"
捷西卡:   "唔....有機會的話真想去天界看看這些奇怪的東西。"
Luna:   "...嗯....好吧,反正就是你那个说话的手段吧...大概你们这个不叫电话
Rose:   “天界……如果和幽影界有交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哦”
* Rose 以一种似笑非笑的口吻说
捷西卡:   "聽名字就覺得2個地方完全沒關係吧..."
捷西卡:   "好了,既然萌豚們知道的話,那先回去萌豚那裡再說了?還是說直接去東北方?"
Rose:   “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只是业余的。……现在去叫那些萌豚吧?”
赫珀斯:   “所以要站在下豚的地方呼唤吗……”
捷西卡:   "那回萌豚那裡,順便休息一天,然後出發去那什麼島吧。"
卡捷琳娜:   "之前是怎么说的来着...
卡捷琳娜:   "唔..也好
乌哭:   ”嗯啊
卡捷琳娜:   "感觉你们今天的消耗也蛮大的
卡捷琳娜:   "不休息一下大概难以应对新的遭遇了吧...
捷西卡:   "嗯...已經腦子空空,什麼都沒想到了。"
捷西卡:   "不過說來,原來出盡全力去放法術真的能功力大增啊.....詩人們誠不欺我。"
捷西卡:   "不過太難受了,以後再也不干。"
Luna:   "脑子空空的时候就应该玩无双游戏,砍砍砍
* Luna 前肢兴奋地比划着
Rose:   “……”
捷西卡:   "咦你居然會用武器的?"
Luna:   "会啊?
捷西卡:   "(她能拿著嗎?"
* 捷西卡 盯著蹄子
* Rose 抻了个懒腰
Luna:   "本宫在那边用银月枪的
雪梨球:   “只用后腿站立吗”
* 捷西卡 覺得這馬只是隨口說說的
Luna:   "这边的话,这小丫头能力不足,结果本宫的很多能力都发挥不出来啊
Luna:   "银月枪难道不是只用一只手就可以用得很溜吗?
Luna:   "不过没什么事的话本宫先回去了?
捷西卡:   "再見,"
* 捷西卡 於是起行
雪梨球:   “拜拜~”
* 赫珀斯 挥挥~
* Rose 挥了挥手
乌哭:   “88
卡捷琳娜:   "辛苦您啦
* 卡捷琳娜 于是反召唤了
* Rose 然后听了听四周有没其他声音« 1d20+13 = 8 + 13 = 21 »listen
Tentacle Master:   传入玫瑰耳中的,依然只有风雪冰霜的回响声
卡捷琳娜:   "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休息呢...
卡捷琳娜:   "这边这么冷
* 卡捷琳娜 回想要和豚在哪碰头
捷西卡:   "回去集合點之後我挖個洞,我們今天就在星界那邊休息吧。"
卡捷琳娜:   "嗯好
雪梨球:   “好!”
* 卡捷琳娜 于是和大家去集合点...如果还能记得在哪的话
捷西卡:   "說來赫珀喵好像是第一次去星界住呢。"
Tentacle Master:   于是,与沙罗曼蛇水蓝分别之后,得知了如何前往月晴岛的你们打定主意,向之前与最萌豚们约定好的见面的地方走去。
Tentacle Master: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你们此行所求之事,可得周全焉?
Tentacle Master:   --------------Save-----------------
赫珀斯:   “O_O……”
Tentacle Master:   呼,收工
捷西卡:   我還在等你念下去
捷西卡:   你卻save了
捷西卡:   作詩不作全套
赫珀斯:   233
捷西卡:   要不要臉
Tentacle Master:   >_>
卡捷琳娜:   不要
乌哭:   啪啪啪
赫珀斯:   不要
« 上次编辑: 2016-08-18, 周四 23:29:19 由 Elle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