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4 准备就绪  (阅读 1188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1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4 准备就绪
« 于: 2016-08-01, 周一 09:19:35 »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傍晚
<Jackdaw|DM> 傍晚,原本意味着金塔格夜生活的开始。许多市民会选择到贾维斯小径,三足魔鬼每晚的盛大派对,或者金塔格歌剧院从不间断的演出,都是最棒的消遣。
<Jackdaw|DM> 但自从宵禁开始,即使是住民甚多的红瓦区,街上都看不到几个人影。
<Jackdaw|DM> 所有人都害怕巴基莱的走狗以奇怪的理由将自己抓走,然后便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Jackdaw|DM> 尤其是今天,许多示威群众被切利亚斯市民团体的匪徒击昏,更多人被他们趁火打劫。
<Jackdaw|DM> 人流熙熙攘攘的银鲤桥,曾经是魔鬼温床的小贼们最好的狩猎场所。
<Jackdaw|DM> 葛兰雪手下的小妹之一,泽雅,最主要在这里活动。
<Jackdaw|DM> 近些日子一个天狗帮派宣称银鲤桥是自己的地盘,但泽雅还是靠自己的胆大心细,在这里混迹。
<Jackdaw|DM> 通过银鲤桥时,葛兰雪在桥柱的角落看到了一个红色的标记,是泽雅留下的。
<Jackdaw|DM> 意义是“家里出大事了”
* 葛兰雪 在经历了一天的‘事情’之后,不由得为了这个警报而感到担心
<Jackdaw|DM> 通常这里的标记是白色的,意味着泽雅想和葛兰雪聚一聚
* 葛兰雪 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依着桥柱用鞋底蹭掉记号之后,便匆匆赶往红瓦区的藏身处
<Jackdaw|DM> 而如今的红色,意味着,魔鬼温床那里可能出现了命案
<Jackdaw|DM> 由于自己是先行来银鲤桥确认情况,其他人离这里还有一定距离
<Jackdaw|DM> 葛兰雪趁着这个空隙,匆匆来到泽雅在银鲤桥附近的藏身处
<Jackdaw|DM> 果不其然,找到了正紧张往窗外看的泽雅
* 葛兰雪 看看附近没有什么人注意自己,便拐入一条小巷
<葛兰雪> “泽雅!”

<Jackdaw|DM> “葛兰雪姐!吓死我了,听说广场那里出事了我一直在担心你。”
<Jackdaw|DM> 泽雅捂着胸口,稍稍有些被吓到的样子
<葛兰雪> “嘛……虽然是出了点事情,不过今天总体来说还是赚的。倒是家里这边发生什么了?”
* 葛兰雪 翻进窗户里,把破烂的木窗掩上

<Jackdaw|DM> 这里是一所废弃的民宅,平时泽雅和其他几个提夫林会在这边休息,等待下手的好时机
<Jackdaw|DM> “……又死人了。已经是这周的第四起了。”
<Jackdaw|DM> 泽雅说的事,葛兰雪也略有耳闻,魔鬼温床的确是一个十分混乱的地方,不时便会有打架斗殴的事件
<Jackdaw|DM> 但接连不断的死人还是第一次
<Jackdaw|DM> “而且……死的都是年轻女性。这周葛兰雪姐都没有回家,我很担心你是不是出事了。”
<Jackdaw|DM> “不过你好像没事,真是太好了。”
<葛兰雪> “哈哈,傻丫头,我怎么可能有事?倒是你可得多加小心点,最近那光头管得越来越严,这边可能也不太好混了吧。”
* 葛兰雪 一副大姐头的样子搂住小姑娘,揉揉她的头

<Jackdaw|DM> “嗯,除了雷兹那群人之外又多了需要注意的对象,葛兰雪姐也一定要小心啊,最近不要回家那边了。”
<Jackdaw|DM> 泽雅拨了一下耳朵上的石英耳环,面对葛兰雪的动作有些脸红
<葛兰雪> “不过这样下去总不是事儿呢,毕竟那边可是咱们的家哦。”
<Jackdaw|DM> “可是那杀手什么线索都没留下……姐你又能做什么呢。”
<葛兰雪> “谁知道呢?嘛,不过告诉你,我今天似乎揽上一件大活儿了。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找到可靠人的帮咱们查查家里的情况。”
<葛兰雪> “所以说,泽雅你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就好。”

<Jackdaw|DM> “好,姐你还要出去?马上就要宵禁了,街上都是守卫。”
* 葛兰雪 看着泽雅耳朵上的耳环,露出了些微不安的神色
<葛兰雪> “所以说不要为我担心啦。而且时间比较紧,我在这边也不能逗留太久。”

<Jackdaw|DM> “好吧……”
* 葛兰雪 拍拍泽雅的肩膀
<Jackdaw|DM> 泽雅的表情又变得不安了
<葛兰雪> “总之先关照好自己。”
* 葛兰雪 把在示威中摸到的那枚戒指塞到了泽雅手里
<葛兰雪> “这几天先安静点吧,拿着这个对付几天应该没关系吧?”

<Jackdaw|DM> “——。可以过好久了。”泽雅惊了一下,然后很快便辨识出了戒指的价值。
<葛兰雪> “好啦,那我先走了,要小心啊”
* 葛兰雪 轻轻推开木窗张望一下,再次敏捷地翻出去

<Jackdaw|DM> “我会继续关注家里那边的情况的,如果出事了会再通知葛兰雪姐的。”
<Jackdaw|DM> 安抚完泽雅之后,葛兰雪重新与正在过桥的其他人汇合,一同前往长路咖啡屋。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傍晚
<Jackdaw|DM> 长路咖啡屋,位于通途区,通途公园的西北方,是通途区历史最长,最受欢迎的休闲场所。
<Jackdaw|DM> 咖啡屋的风格迎合年轻人的时尚,但又不失历史的典雅。
<Jackdaw|DM> 通途区两所学府的学生,甚至一些年轻的贵族,都喜欢到这里喝咖啡,吃甜点。
<Jackdaw|DM> 而所有提供的点心中,拉瑞亚长路,长路咖啡屋的主人亲手制作的蛋糕最为出名。
<Jackdaw|DM> 每日仅限提供五个,价格不菲但从来没有被剩下的情况过。
<Jackdaw|DM> 至于拉瑞亚长路本人,最熟悉的便是黑鸦的真实身份,“凡斯佩修斯”了。
<Jackdaw|DM> 凡斯佩修斯在为萨里尼家族工作时,经常往来长路咖啡屋,与其他贵族和商人在此讨论生意。
<Jackdaw|DM> 拉瑞亚长路,正如她的姓氏,是一位半身人,已经营这间咖啡屋多年。
<Jackdaw|DM> 根据黑鸦的记忆,这是一位有着迷人笑声的美丽女性。
<Jackdaw|DM> 抵达长路咖啡屋的时候,瑞克萨斯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Jackdaw|DM> 看到你们的时候,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走向你们。
<Jackdaw|DM> “还好你们到了,再过一会儿就是宵禁了。有没有什么收获?”
<黑鴉> "不適合在這裡說。"
<黑鴉> "你有甚麼事把我們找到這裡?我們可能需要更為安全隱密的地方才能跟你好好的談話"

<Jackdaw|DM> 瑞克萨斯摇摇头,“克里萨利书卷的主人不太愿意更深的牵入到我们的事情里,所以我才选择在这里会面。”
<Jackdaw|DM> “如果要说哪里是最安全隐秘的地方的话,只可能是这里了。”
<Jackdaw|DM> “总之不要在外面呆着,进来吧。”
<Jackdaw|DM> 瑞克萨斯拉开咖啡屋的大门,将六人迎了进去
* 黑鴉 遲疑了片刻,才跟上瑞克薩斯的腳步
<Jackdaw|DM> 进入咖啡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魔界女皇阿伯罗盖二世女王陛下的肖像画。
<Jackdaw|DM> 这幅画绘制的极为精致,甚至连女皇衣角的金色绣边都画的细腻真实
* 葛兰雪 进屋便嗅到了糕点的味道,目光横扫店内寻找美味的源头
<Jackdaw|DM> 女王陛下有着一张标准的切利亚斯人的面孔,论容貌,即使她只有十二岁,仍然美丽的足以让任何炼狱的欲魔自愧不如
<Jackdaw|DM> 但那只是在这幅肖像画中……
* 黑鴉 謹慎的低著頭,不讓人們辨識到帽簷下的面具
<Jackdaw|DM> 咖啡屋的餐厅部分很宽广,足以让下课后所有蜂拥而来的学生们有位置
<Jackdaw|DM> 不过现在临近宵禁,只有几个喝的烂醉如泥的市民,趴倒在咖啡屋入口的圆桌上
<Jackdaw|DM>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该回去了。”
<Jackdaw|DM> 从后厨里闪现出一个穿着平民衣裳的半身人女性
<Jackdaw|DM> 她看上去苗条但又不失丰盈,露出的腰部一看便充满力量
<Jackdaw|DM> 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丝痕迹,但仍然不失作为女性的魅力
<Jackdaw|DM> 她便是长路咖啡屋的主人,拉瑞亚·长路
<Jackdaw|DM> 不过这时候她展现的是作为主人的另一面,只有那几个烂醉男人一半身高的她,一只手便抓住了一个人的衣领,直接将他们丢出了大门
<Jackdaw|DM> “啊,瑞克萨斯!你的朋友们终于到了么。”
* 薇奥拉 虽然原来也曾偶尔来这家店喝过咖啡,但这还是首次见到女店长如此“粗暴”的一面。
<Jackdaw|DM> “你们好,你们好。既然其他客人都不在了,这里就是你们的包场了。你们先聊,我去准备一些吃的。”
<黑鴉> "這可真是..."
<Jackdaw|DM> 她看了一眼似乎肚子很饿的葛兰雪,然后向薇奥拉露出笑容
* 薇奥拉 回以礼貌的笑容。
<Jackdaw|DM> “是,薇奥拉吧?最近都没见你过来呢,正好给你尝尝我的新手艺。”
* 葛兰雪 有些不太友善地回望了半身人女士
* 黑鴉 用儀態的改變略為修正身姿
<Jackdaw|DM> 她这么说完之后,便转身返回了后厨
<黑鴉> "這看來實在不像真正的安全之所啊"
* 黑鴉 發出了嘆息

* 薇奥拉 把道谢吞了回去,转头向瑞克萨斯学长询问道,“这里没问题吗……?”
<Jackdaw|DM> “拉瑞亚女士算是我的恩人……灰烬之夜之后我便是逃难到这里。”
<艾尔芙娜茵> “既然瑞克萨斯先生认为这里没问题,那么就相信他吧。”
<葛兰雪> “哼哼,看起来安全的地方?堡垒么?”
<Jackdaw|DM> “她收留了我,还将母亲的信交给了我。”
<葛兰雪> “有的时候普通一点反而还比较安全呢。”
<Jackdaw|DM> “她也是金塔格地下的一部分。薇奥拉应该知道吧,‘铃花会’。”
<黑鴉> "但畢竟是人員出入複雜的地方"
<Jackdaw|DM> 薇奥拉几乎不用回忆,便想起了那个专门帮助奴隶逃离切利亚斯的半身人地下组织
* 黑鴉 搖了搖頭,不再針對話題言語
<Jackdaw|DM> 但完全不能想象这里的主人会是铃花会的一员
<薇奥拉> “原来店长也有参与…”
<黑鴉> "那麼"
* 薇奥拉 有些惊讶,但仔细想想却又理所当然
<Jackdaw|DM> “我相信拉瑞亚女士会有办法的。”
* 黑鴉 喚醒了茜妲菈,用著之後的點心利誘著,讓她隱形著守到門外。
* 黑鴉 確保了周圍沒有監視後,才看向瑞克薩斯

<Jackdaw|DM> “那么……有什么收获么?”
<黑鴉> "我們獲得了一些東西,只能這麼說。"
<Jackdaw|DM> 瑞克萨斯将双手放在圆桌上,转向了严肃的话题
* 黑鴉 盯視著瑞克薩斯
<Jackdaw|DM> “怎么说?”
* 葛兰雪 斜眼看了黑鸦,又看了看维克多家的小哥,于是决定先不说话
* 黑鴉 沉默著拿出了紙捲,只露出一小截讓瑞克薩斯參詳後就又收起。"我們沒有能力解讀,至少現下沒有。你知道關於這些文件更多的事情嗎?"
<Jackdaw|DM> “……唔,半身人语,精灵语,炼狱语……”
<Jackdaw|DM> 瑞克萨斯观察了一会儿文件,“这些的确是白银渡鸦会使用的文字。”
<黑鴉> "那麼她們的解讀方式?"
<Jackdaw|DM> “如果我的母亲的信没错的话,这些应该就是有关白银渡鸦历史和传奇的密文。”
<Jackdaw|DM> 瑞克萨斯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解读方式,但在白石学院时我研究的是语言学,只要一段时间,我应该就能解读出来。”
<英格拉姆> “给我点时间的话,我也许也可以……”
<Jackdaw|DM> “如果有人也有相关知识,能和我一起解读的话,应该能更快破解。”
<黑鴉> "......"
<黑鴉> "那就交給兩位了。"
* 黑鴉 沒有太多遲疑,黑鴉交出了卷軸。
<黑鴉> "那麼,有甚麼進一步的消息嗎?"

<Jackdaw|DM> “我个人并没有什么消息,不过拉瑞亚女士这边有。”
<Jackdaw|DM> 瑞克萨斯又打量了一番文件,然后突然有些神经质的回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将文件收入怀中
<Jackdaw|DM> “刚刚突然感觉有些奇怪,大概是我的错觉。”
<英格拉姆> “奇怪?”也回头望望
<英格拉姆> “后面只是墙壁而已”

<Jackdaw|DM> “稍稍花了点时间,不过,餐点来了。”
<黑鴉> "好吧,那回歸正題,我們也該正式的跟這位女士致意一下了。"
<Jackdaw|DM> 说曹操,曹操到。黑鸦刚提到拉瑞亚,这位半身人便端着盘子从后厨出来
<Jackdaw|DM> 来回几趟,桌子上便满满的堆满了食物,点心,咖啡,和啤酒
<薇奥拉> “学长你看起来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 薇奥拉 稍稍放下了心底的不安,担忧的对瑞克萨斯说道。

<Jackdaw|DM> 甚至包括了薇奥拉一直很想尝试但从来没有机会吃到过的秘制蛋糕
<葛兰雪> “哈哈,这才像话嘛。”
<薇奥拉> “啊——”
* 薇奥拉 随后目光就彻底被甜点吸引了。

<Jackdaw|DM> 什么都懂点的英格拉姆也发现那散发浓烈香气的啤酒不是一般的凡品
* 黑鴉 沒有進食,但有稍微保留一份甜點留給茜妲菈之後享用
<Jackdaw|DM> “聊天的时候怎么能少了美食呢!这样才是我们半身人的风格。”
<英格拉姆> “真是太棒了夫人,这是我今年以来见过的最棒的一餐了”
<Jackdaw|DM> 拉瑞亚解下穿戴着的厨师围裙,拉了张椅子,和众人坐到一起
<Jackdaw|DM> “不不不,是小姐噢。我还未婚呢。”
* 葛兰雪 理所应当地给自己倒了杯啤酒,然后毫不客气地把看起来很精致的蛋糕以及香喷喷的肉丸子扫到自己的盘子里
* 黑鴉 耐心的等待看來會持續一陣的閒話家常
<英格拉姆> “那可真是失礼了,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Jackdaw|DM> “哈哈哈。”拉瑞亚的笑声的确充满了感染力,也相当迷人。
<Jackdaw|DM> “当然!食物就是拿来吃的!”
<葛兰雪> “嗯……嗯……银鸦要是天天都有这伙食,那我绝对会入伙的。”
* 薇奥拉 这时候已经干掉了1/3块蛋糕,发出了幸福的呻吟声。
<Jackdaw|DM> “所以,你们真的想复兴白银渡鸦么?”
<艾尔芙娜茵>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您还需要我们为您做些什么呢,瑞克萨斯先生?”
* 英格拉姆 装模作样的先喝饮品然后开始享用,但是在第一块香肠进入嘴巴后就放弃了矜持
<Jackdaw|DM> 大餐进行的过程中,拉瑞亚问道
<黑鴉> "這還真是突兀呢。"
<Jackdaw|DM> “不不,应该是问拉瑞亚女士……”
<黑鴉> "如果我們回答是的話呢?"
<Jackdaw|DM> 瑞克萨斯喝了一口咖啡,压住了困意
* 黑鴉 面具下的目光盯視著半身人,道出了疑問
<Jackdaw|DM> “那我可以提供任何你们想得到的帮助,声音很熟悉的先生。”
<Jackdaw|DM> 拉瑞亚的笑容很温柔,语气也很认真
* 黑鴉 沉吟了片刻
<薇奥拉> “我也是。”
* 薇奥拉 咽下一口蛋糕。
<薇奥拉> “只要是为了金塔格和它的居民,我乐意提供任何帮助。”

<英格拉姆> “说实话,对于白银渡鸦什么的……我还是一头雾水。但是”
<黑鴉> "我想知道你的能力在哪,這位小姐。"
* 英格拉姆 咽下口中的培根
<英格拉姆> “不能放任斯戎家族的人就这么毁掉金塔格,人们必须做点什么,包括我”

<葛兰雪> “我倒是觉得有一种借着别人的名号干活的感觉呢,叫白银渡鸦什么的”
<Jackdaw|DM> “那等这顿饭结束之后,我就展示一下我能做到什么吧。”
<英格拉姆> “而且我还要进入大歌剧院找到我的师傅,所以……”声音越来越小,
<Jackdaw|DM> “先敬金塔格的银之意志。”
<Jackdaw|DM> 拉瑞亚拿起大酒杯,站在椅子上,将酒杯高高举起
* 黑鴉 舉了空杯致意
<薇奥拉> “敬反抗暴政的前辈们。”
<英格拉姆> “为了银的意志”举起了酒杯
* 艾尔芙娜茵 举杯“为了金塔格的未来。”
* 葛兰雪 识相地举杯喊口号附和着其他人,不管关注点显然还是在吃上
<黑鴉> "請讓我期待吧。"
<Jackdaw|DM> 这一顿所有人都吃的很满足,拉瑞亚甚至还为葛兰雪又下厨多做了一份饭后甜点
<葛兰雪> “哈……不行了——不愧是那个学校的大小姐们会光顾的店”
<Jackdaw|DM> 之后,她便带着众人穿过咖啡屋的后厨,来到咖啡屋的二楼
* 葛兰雪 仰躺在椅子上,一副似乎弯腰都变得很困难的样子
* 黑鴉 雖然也已飢腸轆轆,但並沒有受到美食的誘惑,只在所有人進食之後,咬著自己自備的冷硬乾糧。
<Jackdaw|DM> 众人看到了一排一看就非常舒适的床铺
* 黑鴉 在那面具下發出了乾硬的咀嚼聲
<Jackdaw|DM> “这里原本是供我们铃花会使用的避难所,不过铃花会现在……不算存在了。所以空着也是空着,不如交给你们使用。”
<Jackdaw|DM> 她走到房间的尽头,轻轻按了一下墙壁,露出了一个暗门:“从这里可以直接到旁边那栋房子的屋顶,那边的小巷是很好的逃生路径”
<Jackdaw|DM> “所以也不用担心突击检查的守卫队。”
<Jackdaw|DM> 从二楼这边的窗户,可以很远的便看到通途公园和更远的敌方,穿着显眼红色盔甲的金塔格守卫队,根本不可能错过
<Jackdaw|DM> “当然了……这里只是避难所的一部分,真正的部分在地下,但,有些状况。”
<黑鴉> "甚麼狀況"
<薇奥拉> “……状况?”
<葛兰雪> “那边发生了什么了么?”
<Jackdaw|DM> 拉瑞亚的表情凝重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自信的样子
* 黑鴉 像是理所當然的預測到這種情況,面具男輕描淡寫的問著
<Jackdaw|DM> “我的同伴,铃花会的南恩,一周前从首都走私了一批丝绸。”
<Jackdaw|DM> “两天前他说去地下室确认货物的情况,一去不复返。”
<葛兰雪> “喂喂,该不会又是闹鬼吧。”
<Jackdaw|DM> “我很担心他怎么了,因为之前地下室里便一直传出奇怪的声响,我也不敢单独下去。”
<黑鴉> "看來也不是巴基萊搞得鬼,不然這家店也不會存在了"
* 黑鴉 面具下露出了滿意的笑聲

<英格拉姆> “奇怪的声响?不会跟我们在马厩遇到的……”
<黑鴉> "這才是我想聽見的,合理的交易。"
<Jackdaw|DM> “如果能帮我找到南恩的话,这里的地下室,‘蜂巢’,就可以作为你们的基地。”
<葛兰雪> “面具大哥真是疑心病重呢。”
<黑鴉> "我不可能知曉女士的決心有多深,但至少我永遠相信交易。"
<黑鴉> "既然是出自你的口中,我就一樣當作稱讚收下了。"

<英格拉姆> “嘛嘛……面具先生就是这种可靠的风格呢。不过已经失踪2天了吗……”
<英格拉姆> “那就很麻烦了呢……得赶快才行啊”

<黑鴉> "不過..."
<Jackdaw|DM> “不过我想今天你们一定遇到了许多事情,不如休息一晚,明天再下去地下室。”
<葛兰雪> “我倒是不介意做点饭后运动就是了。”
<黑鴉> "我雖然還可以撐住,但諸位的體力呢,如準備不周下以身犯險,那實屬不智..."
<葛兰雪> “舒适的床和免费餐饮兑换券,对我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
<艾尔芙娜茵> “我没有什么问题。”
<英格拉姆> “我也还好……”
<Jackdaw|DM> “地下室的西边有一处暗门,隐藏的比较隐蔽,找到开关就可以打开真的‘蜂巢’了。”
<黑鴉> "我比較關注於薇奧拉小姐的意見,畢竟她是能招喚奇蹟施與治療的牧師。"
<薇奥拉> “唔…永绽之花的神力还剩少许,如果战斗烈度不高是没问题的。”
<Jackdaw|DM>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精力充沛呢,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就退回来从长计议吧。”
<黑鴉> "那就勞苦諸位了...畢竟在巴基萊勢力深植之前,我們必須做好萬全準備。"
<英格拉姆> “我会注意的,女士”
<黑鴉> "那麼。"
<葛兰雪> “那么就出发吧。”
* 黑鴉 "SHALL WE"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一日,晚
<Jackdaw|DM> 长屋咖啡屋的地下室入口,就位于拉瑞亚带众人来到的二楼避难所的正下方
<Jackdaw|DM> 瑞克萨斯以自己想要先对文件进行一些整理为由,并没有跟着一起下来
<Jackdaw|DM> 当然,看他那个精神状况,是不太可能参与这样可能有危险的探索的
<Jackdaw|DM> 拉开活板门,众人下到地下室
<Jackdaw|DM> 乍一看,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储藏间,南方的货架上堆放着面粉,角落摆着几个大酒桶
<Jackdaw|DM> 散发出浓烈而独特的香气
* 黑鴉 觀察了一下,確認好出入口和通路
<Jackdaw|DM> 稍微有些突兀的便是,到处都放有东西的储藏间的西边墙上,没有什么东西
<英格拉姆> “这是……花香……”
<葛兰雪> “这是那批丝绸的味道么?还是说……你看她管这里叫蜂巢,难道是蜂蜜味?”
* 英格拉姆 按照指示,走到西边墙上寻找密门的开启方法
* 黑鴉 指引著茜妲菈跟隨自己,並伴隨騎士隨扈的卡蘿前行
<Jackdaw|DM> 英格拉姆没花多少时间,就在西边的一个货架上找到了暗门的开关,轻轻一扳,便打开了暗门
<英格拉姆> “就是这了,下面就是闹鬼鬼鬼鬼鬼的地方了”
* 英格拉姆 吃了一口螺丝

<葛兰雪> “嘘!别乌鸦嘴——”
* 葛兰雪 敲了英格拉姆的后背

* 黑鴉 要求英格拉姆施放出飛舞的火光,領著頭前進。
<艾尔芙娜茵> “不要害怕,英格拉姆先生,恐惧会使你无法冷静的判断。”
<Jackdaw|DM> 穿过暗门,左手边是一条又黑又长的甬道
* 黑鴉 掏出了剛入手的手弩,裝填好箭矢。
* 英格拉姆 为队伍提供了稳定的光源
* 黑鴉 另一手則反握起匕首
<Jackdaw|DM> 通道有10尺高,算是相当的宽敞
<葛兰雪> “你们知道么,我不禁会把这里和下午去的那个破马厩对比呢。”
<Jackdaw|DM> 你们的右手边有用于摆放火把的架子,但奇怪的是架子上的火把都不见了
* 黑鴉 緩慢沿著通道前行
* 艾尔芙娜茵 拔出武器,走在队伍最前面
* 黑鴉 跟隨在騎士隨扈之旁
<Jackdaw|DM> 走了短短一段,众人便看到了一个相当巨大的蓄水池
<Jackdaw|DM> 大约距离岸边20尺的清澈水底,有着一个精灵女性的雕像
<黑鴉> "地下的水池? 有點意思"
<英格拉姆> “一如既往的水池,这是银鸦的风格了吧”
<Jackdaw|DM> 不过令你们感觉有些不妙的是,到蓄水池边的时候,鼻子敏锐的几人闻到了淡淡的尸体腐臭味
<英格拉姆> “还好不是上次的恶魔雕像”
* 黑鴉 提高了戒備
<葛兰雪> “是啊,总比那些粘稠的糊糊好多了。”
<Jackdaw|DM> 蓄水池的岸边有一座木制的简单码头
* 葛兰雪 四处张望
<英格拉姆> “不好的气味……”
<Jackdaw|DM> 看来这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蓄水池而已
<葛兰雪> “这里该不会是和外面的约鲁比利斯河相连吧?”
<Jackdaw|DM> 不过并没有看到配套的船只,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黑鴉> "嘿...不知這地下水池可以通往何處,居然還有碼頭相連。"
<黑鴉> "搜尋一下?"

<Jackdaw|DM> 薇奥拉仔细的分辨了一会儿,水里的雕像是那位性欲与复仇女神卡利斯翠的雕像
<英格拉姆> “搜寻一下”
* 英格拉姆 将光球飞到房间的四角挂住,开始搜查

* 葛兰雪 贴着墙走
<Jackdaw|DM> 码头的木制结构相当稳定,比起这附近的所有东西看上去都要新一些
<黑鴉> "蜂巢嗎..." 聽著薇奧拉的描述 "莫非鈴花會是卡莉絲翠的信徒...畢竟都以黃蜂自居。"
<Jackdaw|DM> 走在最前的英格拉姆几乎一眼便看到了,一个男性的半截尸体,挂在码头最前端,插入水中的一个木桩上
<Jackdaw|DM> 这尸体大约只有一般的四分之一……虽然面部朝下,但也能推断出是谁的尸体了
<英格拉姆> “星星在上……这可真是难过”
<黑鴉> "調查一下死因"
<黑鴉> "只剩半截,看來不會是好事"

<Jackdaw|DM> 另外根据葛兰雪的知识,理论上这个蓄水池应该与金塔格的下水道相连
* 英格拉姆 戴上皮手套,试着将尸体‘拔出来’摊在地上
* 黑鴉 端詳著剩下半截的屍體,試著判斷是遭受攻擊還是有其他原因
<Jackdaw|DM> 如果遇到雨天,应该便能通过这里在下水道里行进
<葛兰雪> “嗯……店主小姐说的走私是这个意思呢……”
* 葛兰雪 在其他人处理尸体的时候观察水道那边的构造

<黑鴉> "但要怎麼透過這邊的水道進入下水道系統?"
<黑鴉> "耐人尋味"

* 葛兰雪 不过等尸体搬回岸上之后,便也过去一同查看
<艾尔芙娜茵> “怎么样?能看出些什么吗?”
<Jackdaw|DM> 葛兰雪很快便辨识出了南恩的情况
<葛兰雪> “这个伤啊……”
<Jackdaw|DM> 一般人理所当然的会认为他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下半身,出血而死
<Jackdaw|DM> 的确,他被什么东西啃过,而且葛兰雪几乎可以确认,咬了南恩的东西是一只鳄鱼
<Jackdaw|DM> 但葛兰雪发现他真正的死因,是被什么人用非常大的力气,一下掐断了脖子
<葛兰雪> “咬尸体的肯定是鳄鱼呢……前两年我见过比这还惨的……嗯。”
<葛兰雪> “但是他是死于……脖子被……呃……掐断?”

<黑鴉> "那...我們似乎不太適合繼續待在水池附近。"
<黑鴉> "而這也代表,我們可能有額外的同伴了。"

<英格拉姆> “事情没有这样完结啊……这个基地依然不安全”
<薇奥拉> "理论上,这位南恩先生是一个人下来的吧?"
* 黑鴉 試著在岸上藉由火光尋找所謂鱷魚的身影
<葛兰雪> “这里不安全的话,上面的店可能也不安全。”
<Jackdaw|DM> 之后,葛兰雪突然便看到了水里的一个东西
<Jackdaw|DM> 是一条鳄鱼……一条,白色的鳄鱼
<葛兰雪> “……呃…………啊……”
<Jackdaw|DM> 英格拉姆的光球将它惊动,在蓄水池里游来游去
* 葛兰雪 表情僵住了,指着水里
<Jackdaw|DM> 黑鸦也很快锁定到了鳄鱼的身影
* 黑鴉 掏出手弩直接射擊
<黑鴉> "回到岸邊,用遠程牽制。"

<英格拉姆> “就是……这家伙吧”
<艾尔芙娜茵> “我以前可从没听过金塔格会有鳄鱼。”
<葛兰雪> “咬尸体的,就是它!”
<黑鴉> "下水道總會有個幾隻鱷魚的"
<黑鴉> "這算都市的慣例..."

* 薇奥拉 也准备好了手弩。
* 艾尔芙娜茵 拉起弓
<英格拉姆> “我,我可没办法对付这个家伙,我会加油的!”
* 艾尔芙娜茵 拉满短弓一箭射去
<Jackdaw|DM> 卡萝一箭射向水中,但水造成的反光影响了命中
<Jackdaw|DM> 鳄鱼潜入水中,突然暴起,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方式,咬向了站在码头最前端的黑鸦
<黑鴉> "叱"
* 黑鴉 矮身翻滾,躲開了鱷魚的大口

<Jackdaw|DM> 与其他同类长相完全不同的白色鳄鱼,自然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技巧,血盆大口一下便咬住了黑鸦,幸好黑鸦反应即时,不然整条腿带人都要被掀入水中
<Jackdaw|DM> 但这一口仍然咬出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 黑鴉 但並沒有真正的閃過,些微之差的被咬住腳的前端,並開始旋扭起身驅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
* 艾尔芙娜茵 惊呼

<葛兰雪> “后……后退啊!被咬住就坏了!”
<Jackdaw|DM> 不过这次攻击也让鳄鱼浮出水面,失去了水的屏障
* 黑鴉 咬牙忍著劇痛,冷淡的用著心靈傳遞讓隱身的茜妲菈干涉對方的行動
* 葛兰雪 向着入口那边退了几步,随便捡起一块碎石向着鳄鱼丢过去
<Jackdaw|DM> 葛兰雪一颗碎石激射向鳄鱼的眼睛,虽然精准的命中,但鳄鱼的眼皮还是挡住了致命穿脑的伤害
* 薇奥拉 快步上前,趁着血液涌出之前用正能量愈合了黑鸦的伤口。
<Jackdaw|DM> 不过这次攻击也激怒了鳄鱼,流血的眼睛泛出红光
<葛兰雪> “哇哇哇!巨剑大姐!得!得靠你了啊!”
* 葛兰雪 看着似乎冒光的鳄鱼眼睛吓得又后退了两步

* 黑鴉 倒在地上的面具男苦忍著碎骨之痛,等待到巨怒鱷魚轉移注意時一刀刺出
* 黑鴉 但只滑過那堅硬的鱗片

<英格拉姆> “小……小心!加,加油!”
* 黑鴉 咬著牙試圖站起,但身形並不太穩定
* 英格拉姆 摇旗呐喊,看看四周
* 黑鴉 不過在鱷魚扭轉著大口襲來時,仍然用著另外一隻腳的支撐,以些微之差閃過。
* 艾尔芙娜茵 抛下短弓,拔出巨剑砍向鳄鱼的头部
<Jackdaw|DM> 卡萝的巨剑一剑劈中鳄鱼的头部,劈开了厚实的鳞片,使鳄鱼露出了骨头
<Jackdaw|DM> 血液也染红了一片清澈的水域
<Jackdaw|DM> 但濒死的状态更激起鳄鱼的凶性,它故技重施,咬向了卡萝
<Jackdaw|DM> 从血水中窜起的鳄鱼凶猛的咬住了卡萝的下半身,直接将骑士扈从整个拖入水中
<艾尔芙娜茵> “成功了吗……呜啊!”
<Jackdaw|DM> 这一咬一拖,直接使她失去了意识
<葛兰雪> “大姐!喂!大姐!!!”
<薇奥拉> "啊——"
* 葛兰雪 慌忙地再次捡起一块石头丢过去,不过失了准头
<黑鴉> "......"
<英格拉姆> “怎么会……”
<Jackdaw|DM> 薇奥拉的治疗勉强维持住卡萝没有直接死去,但如果情况再这么下去,她也会变成一具尸体
<英格拉姆> “这里可不是死亡的场所啊……武器……武器……啊,有了”
* 英格拉姆 慌乱中,在自己的袖子里发现了一直以来忽视掉的一把匕首
<英格拉姆> “这是……这是出发进城之前,父亲交给我的匕首啊。”
<英格拉姆> “为了拯救一条生命,拜托了”
* 英格拉姆 “嘿”朝着水中扔了过去

* 黑鴉 沉下了臉後撤,手弩的射擊也未命中下看著徘徊在鱷魚頭上的茜妲菈,腦袋轉過了幾個念頭。不過終究被後方傳來的喊聲打散,搖了搖頭,盯視著發展
<英格拉姆> “中……中了吗?”
<Jackdaw|DM> 英格拉姆的匕首歪打正着扎中了白色鳄鱼的另一只眼睛
<葛兰雪> “谁谁谁,会水把她拉上来。”
<Jackdaw|DM> 这次,深入大脑,将那垂死的鳄鱼击毙
<Jackdaw|DM> 但鳄鱼死后也失去了浮力,带着卡萝一同往水下沉
* 黑鴉 歎了口氣,看著腳傷一眼,便沒有再猶豫。
<Jackdaw|DM> 鳄鱼带着卡萝,往卡利斯翠雕像的方向沉去
<Jackdaw|DM> 眼看好不容易救下一命的扈从,就要溺水而亡了
* 黑鴉 讓著飛行的魔鬼潛入水中指引路途,跟著跳下了水中。
<Jackdaw|DM> 黑鸦不顾自己的伤势,跃入水中
<Jackdaw|DM> “切,你可是对主人很重要的人啊,别这么死了。”
<Jackdaw|DM> 茜妲菈这么说着,没有任何怨言的就下水引路
* 薇奥拉 犹豫的时候,黑鸦已经跳下了水,只好站在桥边担忧地等待。
<英格拉姆> “可恶……嘿,一定要救回来啊,黑鸦头!!”
* 黑鴉 讓魔鬼在黑暗的水底中引路,不久便游到了沉下的鱷魚屍體,憋著起,反手握著匕首,使力的扳開那卡住昏迷隨扈的巨口。
<Jackdaw|DM> 鳄鱼虽然咬合力惊人,但在死去之后,那些肌肉也失去了作用
* 黑鴉 拉扯著所幸並非太沉重的甲冑,吃力的拖曳著無意識的身軀拉回水面
* 薇奥拉 看到黑鸦和艾尔浮起来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赶紧冲上前去治疗。
<Jackdaw|DM> 卡萝喝进了许多水,但索性还有呼吸,甲胄被咬出几个巨大的破洞,伤口非常显眼
<Jackdaw|DM> 如果不是英格拉姆的幸运一掷,恐怕凶多吉少
<英格拉姆> “快,还有救吗”
<黑鴉> "...... "
<黑鴉> "先進行緊急救治,我們撤回。"

* 葛兰雪 在岸边帮忙把卡罗拉回岸上
<薇奥拉> “伤势稳定…暂时应该没有大碍,但肯定没法再战斗了。”
<英格拉姆> “呼……好险,太险了啊……”
<葛兰雪> “总之杀死鳄鱼,也算是解决了……呃,一半的问题吧”
* 黑鴉 上岸後狼狽地摔倒一旁,單手支撐著身體喘息著
* 艾尔芙娜茵 呻吟一声,艰难的睁开眼睛,呕出几口水
<黑鴉> "明日再探勘剩下的部分吧..."
<Jackdaw|DM> 没等众人稳定下来
<Jackdaw|DM> 薇奥拉与葛兰雪就听到蓄水池对面的空间发出了声响
<葛兰雪> “等等……好像有什么……”
<Jackdaw|DM> 原来通道另一边有两处裂口,在那边还有房间
* 葛兰雪 抬头望向水池的另一侧
<Jackdaw|DM> 没等出声提醒,一个生物从黑暗中扑了出来
<薇奥拉> “真是最糟糕的状况了……”
<黑鴉> "敵襲。"
* 黑鴉 那面具下的話語聲轉變的欠缺了一貫的從容,帶著一絲怒意。

<Jackdaw|DM> 薇奥拉和葛兰雪首先注意到
<Jackdaw|DM> 这是一个穿着破烂衣物,一身黑羽的乌鸦一样的人形生物
<Jackdaw|DM> 很容易联想到天狗,但并不是
<Jackdaw|DM> 那粗壮的四肢和发达的肌肉,还有鲜红色,疯狂的眼睛,证明了它是一只凶暴鸦人
* 薇奥拉 果断地掏出了备用的卷轴,将艾尔的伤势暂时恢复到可以战斗的程度。
<艾尔芙娜茵> “感谢您,薇奥拉小姐。”
<Jackdaw|DM> 凶暴的鸦人猛扑向最靠边的葛兰雪,锐利的爪子凶暴的乱抓
<薇奥拉> “抱歉艾尔…现在只有先勉强你战斗了。”
* 艾尔芙娜茵 急促的道谢之后,取下挂在腰上的钉头锤作为临时替代的武器
* 黑鴉 轉動著匕首,在奇蹟的治癒下腳步已不再蹣跚
<葛兰雪> “呀啊!!!”
<Jackdaw|DM> 一爪子抓破了葛兰雪的衣物,葛兰雪也注意到这狂暴化的鸦人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相当显眼的金色吊坠
* 葛兰雪 手臂被刮得血肉模糊,吃痛后退了几步
<葛兰雪> “你这怪物!怪物啊!”
* 葛兰雪 操控者角落里的碎石向着怪物砸去

* 黑鴉 移動著腳步奔向了怪物,一刀掃過帶起了血跡
<黑鴉> "……"

* 艾尔芙娜茵 从另一个方向靠近鸦人,抡起钉头锤砸上去
<Jackdaw|DM> 扈从与黑鸦的攻击使鸦人身上的伤口更大了
<Jackdaw|DM> 狂暴的鸦人突然双手擒拿向黑鸦,似乎想要掐断黑鸦的脖子
<Jackdaw|DM> 这锐利粗壮的爪子一下便擒住了黑鸦,将他举到空中,南恩的死因……找到了。
<葛兰雪> “快!要不然面具大哥也会”
<黑鴉> 那男人停止了言語,給人更為陰冷的感覺。在被鴉人撲上後,死命的抓住那爪子掙扎著。
* 葛兰雪 操控者碎石再次向着鸦人击去
<黑鴉> 難以反抗之下,他眼中佈滿了紅絲,那手緊握著鴉人伸出的爪子,在掙扎逐漸放鬆之時,猛力的踢出一腳,讓鴉人失去了平衡,而身軀藉著反作用力翻滾出了對方的掌握。
* 艾尔芙娜茵 趁着鸦人失去平衡的机会,对准其腰部挥出一击
<Jackdaw|DM> 卡萝钉头锤对失去平衡的鸦人给出了最后一击
<Jackdaw|DM> 直接将其击倒
<英格拉姆> “这一招是……大熊高挂!十分残忍的扼杀的招式”
<英格拉姆> “还好没有中招”

* 黑鴉 倒在地上,嗆咳著
<Jackdaw|DM> 蜂巢一下陷入了宁静
* 薇奥拉 因为黑鸦被抓而提起来的心放了下来,不由得大口喘息起来。
<艾尔芙娜茵> “呼……”
<Jackdaw|DM> 接连两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令人喘不过去来
<英格拉姆> “太可怕了……为什么地下会有这种生物存在”
<葛兰雪> “哈……解决……解决了么……”
<葛兰雪> “唔……”

* 艾尔芙娜茵 直到确认鸦人已经彻底死去了,才放下心来伸手想要拉起黑鸦
* 葛兰雪 捂着手臂坐了下去
<Jackdaw|DM> “剑我找到了,在水里,我还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 黑鴉 咬牙撐起身子,接過了隨扈的攙扶
<Jackdaw|DM> 茜妲菈带来了一点好消息,她将一个纯金的圣徽交给了黑鸦
<薇奥拉> “葛兰雪,你的手还好吗?抱歉,我现在没法治疗了…”
* 英格拉姆 给水袋的清水让葛兰雪和艾尔好好洗洗伤口
<Jackdaw|DM> 是卡利斯翠的,小魔鬼接着说道:“水里面还有一个烂掉的木箱,和一根魔法鞭子。”
<英格拉姆> “可能有毒或者疾病,小心点”
* 黑鴉 嘆口氣,搖了搖頭
<黑鴉> "先撤回休息再論…"

<葛兰雪> “没事,这种程度包一下就还好吧。啊疼疼”
<艾尔芙娜茵>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不慎,才让薇奥拉小姐耗尽了力量。”
* 艾尔芙娜茵 自责

<黑鴉> "我們趕緊離開吧,還不確定是否還有殘餘的敵人。"
<Jackdaw|DM> 但一切都有些蹊跷,根据拉瑞亚的说法,南恩走私的是一批丝绸
<Jackdaw|DM> 这只奇怪的鸦人明显不是这种玩意儿
<Jackdaw|DM> 而且它还穿着衣服,戴着一些简易的首饰
<Jackdaw|DM> 看上去就像……一只天狗?
<葛兰雪> “所以说,这东西是怎么跑这来的?”
<薇奥拉> “哪里,没有的事。不过黑鸦先生说的对,我们还是先回去修整下吧。”
<黑鴉> "我們不是被拉瑞亞耍了,就是這傢伙走私了遠比絲綢危險的東西..."
<葛兰雪> “这东西不太像是下水道的生物嘛。”
<黑鴉> "如果它還有同伴..."
<葛兰雪> “确实如此呢……今天也许先回去休息比较合适。”
<英格拉姆> “的确如此了……今次不适合继续下去”
* 黑鴉 輕聲地對著歌女耳語,讓對方下水取回了茜妲菈提起的東西。
<Jackdaw|DM>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英格拉姆> “不要啊……又有什么!”
<Jackdaw|DM> 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六人,听到甬道的尽头,存放货物的地方传来奇怪的声音
<Jackdaw|DM> 一道有些黯淡的白光,从远处慢慢向众人飘来
* 黑鴉 反手握匕,但已有些遲疑
<葛兰雪> “……光?”
* 艾尔芙娜茵 一惊
<黑鴉> "停下…"
<艾尔芙娜茵> “难道是英格拉姆先生一直惦记着的幽灵?”
* 薇奥拉 握紧了手弩
<Jackdaw|DM> 听到黑鸦的声音,那道光突然抖了一下,然后停住了
<黑鴉> "來者何人,意欲為何?"
<Jackdaw|DM> 仔细观察之后,发现那光是由一只手拿着的
<黑鴉> 有些虛張聲勢的尋問著
<Jackdaw|DM> “你们……是谁?”
<Jackdaw|DM> 是女性的声音,有着可以听出的恐惧害怕和虚弱
<葛兰雪> “至少不是疯狂的怪物或者鳄鱼。”
* 黑鴉 回頭遲疑的看了一下夥伴
<葛兰雪> “小哥你不用那个什么光的魔法了么?”
* 葛兰雪 拍了拍英格拉姆的肩膀

<英格拉姆> “好,还行……行的”
<黑鴉> "我們是,前來營救你們的。"
* 英格拉姆 凝聚出光球,照亮来处的光
<Jackdaw|DM> “营救?我们?”
<黑鴉> 簡單的下了決定,並跟同伴比了個手勢
<Jackdaw|DM> 女性的声音听到第一词的时候稍微高了一点,然后突然变得警戒起来
<Jackdaw|DM> 英格拉姆的光照亮了甬道的尽头
<黑鴉> "正確的說"
<Jackdaw|DM> 露出一个与那凶暴鸦人很相近,但明显纤细一些的身影
<黑鴉> "我們是來保護貨物的,但這情況似乎跟我們被告知的不同"
<Jackdaw|DM> 她是一只天狗,穿着与那凶暴鸦人相近的衣物,但明显整洁了一些。
<黑鴉> "倒是希望妳有以教我?"
<英格拉姆> “我明白了……铃花会……货物……丝绸……你是,被营救出来的对不对?”
<英格拉姆> “被营救出来的……奴隶、”

<Jackdaw|DM> “……”
<黑鴉> 仔細的思索著,調整自己的言語
<Jackdaw|DM> 天狗女性稍稍往阴影处退了退
<Jackdaw|DM> “你们真的是来帮我——我们的?”
<黑鴉> "至少,我們並沒有顯示敵意?"
<Jackdaw|DM> “那蔻比和那只白色的恶魔呢……”
<Jackdaw|DM> “她和它在哪里……”
<黑鴉> "……"
<英格拉姆> “白色的鳄鱼的话……在这里……”
<黑鴉> "妳說的寇比是?"
* 黑鴉 打手勢讓英格拉母不要往下說

<葛兰雪> “鳄鱼的话,已经死了哦”
<Jackdaw|DM> 天狗注意到了葛兰雪手的伤口,明显的迟疑了一阵
<Jackdaw|DM> “啊……蔻比……”
<葛兰雪> “寇比?”
<黑鴉> "我們沒有加害妳的意思…但如果是那鴉人"
<黑鴉> "只能說很遺憾"

<Jackdaw|DM> 另一个更年轻一些的女性声音,然后陆续的,最年长的天狗身边出现了另外三位天狗。
<Jackdaw|DM> 她们看上去都又虚弱又恐惧
<黑鴉> 並沒有說出鴉人乃是由同伴所殺,模糊的轉移著焦點
<Jackdaw|DM> 为首的天狗似乎心情很复杂,透过日光棒那黯淡的光芒,可以看到眼角的泪花
<艾尔芙娜茵> “呃?”
<Jackdaw|DM> “不……不……我知道这有一天会发生的……”
<Jackdaw|DM> 她的声音在颤抖,似乎在接受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Jackdaw|DM> “……谢谢,谢谢你们阻止了蔻比没有让她再害人。”
<Jackdaw|DM> “姐——”
<黑鴉> "......"
<Jackdaw|DM> “不……这样,这样更好……”
<葛兰雪> “似乎有什么隐情呢……”
<黑鴉> "看來妳們已對局面有所準備"
<Jackdaw|DM> 为首的天狗是在强装坚强,很快便落下眼泪哭泣起来
<英格拉姆> “真的是……十分抱歉。我觉得事情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了,也许应该叫拉瑞亚女士下来看看”
<黑鴉> "來吧,有個地方可以先讓妳們安身,我們先脫出此地再論。我等同伴也亟需休養。"
<黑鴉> "這裡...還有其他的人嗎?"

<Jackdaw|DM> 第二个出声的天狗妹妹走到姐姐前面,“嗯……好吧,我们在这里也……呆了太久了。”
<Jackdaw|DM> 四位天狗都走到了英格拉姆的光照下:“只有我们了……”
<薇奥拉> “放心吧,无论如何你们现在已经安全了。”
<黑鴉> 對著同伴打著眼神示意
* 薇奥拉 出言安慰
* 黑鴉 踏出了一步
<黑鴉> "先跟我們回去吧...先好好吃一頓,我們再慢慢聽妳們的故事。"

<葛兰雪> “是啊……早点回去……休息一下。”
* 葛兰雪 捂着胳膊

<Jackdaw|DM> 于是,对蜂巢的探索,在两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和四位天狗的哭泣声中,暂时告一段落
* 黑鴉 已看不出對戰鴉人的兇戾,用著溫和的言語勸誘著四人
<Jackdaw|DM> 关于她们的故事,还有这蜂巢的故事,就要等到之后,再揭晓了
<Jackdaw|DM> ————————————————SAVE————————————————
<Jackdaw|DM> SAVE!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