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充值年代还债记  (阅读 1546 次)

副标题:

离线 不朽食物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1056
  • 苹果币: 2
  • 或许会有更好的方法
【LOG】充值年代还债记
« 于: 2016-06-30, 周四 22:20:25 »
劇透 -   :
<DM|猹> 前言略过,你们现在在利卡德介绍的,也是埃姆雷私自占据的郊外偏僻的废矿办公室集合
<DM|猹> 这是离镇外1小时步程的废弃矿主办公室
<DM|猹> 曾经是巴拉巴在此发迹的根本,而现在废弃已久,任何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
* 巴瑞|住手 茫然
<DM|猹> 你们聚集在此,为了商量镇上近来讨论得沸沸扬扬的新墓出世的传言
<巴瑞|住手> “我本来就是来调查墓地的…究竟为什么会因为救助一只狗负债啊!”
* 巴瑞|住手 颓

<埃穆雷|精灵天诛> “唉,在下听说离城镇不远的地方,好似发现了一座古代陵墓?”埃姆雷坐在地上,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利卡德先生,确有此事吗?”
<DM|猹> 你们认为三逗比想探索的斯多吉内斯特石冢毫无价值,倒是离你们现在10分钟距离的“风语古墓”似乎值得一探
<利卡德|伪法师> “一会儿调查的时候注意点,就算是被破坏过,这也是文化遗产”
<DM|猹> 问题是,即使是本地人的利卡德,也不清楚洞穴确切的入口
* 利卡德|伪法师 总之把队伍带到风语之墓附近
* 巴瑞|住手 四处看看
<加拉迪尔|技工> “那么利卡德先生,我们现在是?寻找入口吗?”
<DM|猹> 这里是一块光秃秃的石壁
<DM|猹> 无人打理的野草在乱石间疯长,足可齐腰
<埃穆雷|精灵天诛> “利卡德先生,你确定是这里吗?就在下来看,这里只有一块石壁罢了,会不会是被魔法隐藏了起来?”
* 埃穆雷|精灵天诛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敲了几下石壁

<Dicebot>  巴瑞|住手进行灵魂搜索检定: 1d20+2=18+2=20
* 巴瑞|住手 惯常摸索起来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搜索检定: 1d20+4=1+4=5
* 加拉迪尔|技工 仔细的研究起石壁
<DM|猹> 巴瑞聆听自然的声音,很自然地捕捉到了符合传闻的古怪风声
<Dicebot>
  加拉迪尔|技工进行搜索检定: 1d20+7=8+7=15
<巴瑞|住手> “风声——”
<利卡德|伪法师> “与其说是魔法,不如说是物理”
* 巴瑞|住手 寻声望去
<DM|猹> 循着风声的方向,巴瑞找到了被灌木掩盖的入口
<DM|猹> 自然光昏暗地照亮了在黑暗中通向北部的走廊。嘶嘶的低语声伴随着微风,好像一声声叹息。那一定是风的把戏,但听起来几乎就是人发出的。
<巴瑞|住手> “…看起来就是这了,希望里面有能解决债务问题的东西。”
<利卡德|伪法师> “喔?你已经找到了,那就省事了”
<DM|猹> 墙在腰部高度有一道水平的边缘,上面有繁杂的简单几何图案。有些地方这边缘显得令人吃惊的精致,有些却好像被刀剑砍过或是被岁月的严苛所侵蚀。远古画作的薄片,鲜艳的紫色或是平乏的芥末色,依然附着在墙上,暗示这曾经一定有过浓墨重彩。地板上有一层薄薄的尘埃。
<巴瑞|住手> “你们有带灯吗,略有些暗。”
<埃穆雷|精灵天诛> “看起来倒真是远古的遗迹,似乎还有些战斗的痕迹?”
<利卡德|伪法师> “用火把凑和吧”
* 利卡德|伪法师 点起火把

* 巴瑞|住手 解下土元素身上的背包从里面拿出火把
<埃穆雷|精灵天诛> “在下倒是带了些火把,如果你不介意,那么便无所谓了”
<利卡德|伪法师> “来,进去吧”
<DM|猹> 用火把驱赶洞穴内的黑暗,你们在洞口能看到在墓穴黑暗的内部走廊在东西两方向各分出岔路
<埃穆雷|精灵天诛> “嗯...既然诸位都带了,那么在下就不拿出来了,此行深入古墓,也不知道会不会遇见什么守护者、精怪之流。在下还是空出手拿着武器比较好。”
* 埃穆雷|精灵天诛 双手握着弯刃大刀,走在前方
<埃穆雷|精灵天诛> “便由在下来开道吧。”

<巴瑞|住手> “你要开哪边的道呢?”
<DM|猹> 随着你们深入,你们看到,在墓穴黑暗的内部,走廊在东西两方向各分出浅浅的凹室。这里的墙承受了最大的破坏。
<加拉迪尔|技工> “那么一旁的护卫就交给我吧。”
<埃穆雷|精灵天诛> “前方只有一条道路,巴瑞先生问这个是否有些多余?”
* 加拉迪尔|技工 说完走到天诛的旁边
* 巴瑞|住手 顺手把火把插在土元素上
* 埃穆雷|精灵天诛 莫名其妙的指了指前方
<DM|猹> 许多笨拙的雕琢毁坏了精美的远古石工,就像在城市的墙上的乱涂乱画。一块大概有半身人大小的脏布卧在西部凹室的末端。
<DM|猹> 土元素伸出像是手的肢体接住了火把
<DM|猹> 在外面,风越来越大,昏暗的大厅里响起了像是人类嗓音的合唱声。
* 利卡德|伪法师 用火把照亮石壁,细细研究
* 埃穆雷|精灵天诛 警惕四周,上前查看
<埃穆雷|精灵天诛> “大家小心,在下上前看看,先不要跟上来”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搜索检定: 1d20+4=15+4=19
<巴瑞|住手> “这倒是挺渗人的,不过风是从哪吹来造出这声音的呢?”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位面知识检定: 1d20+5=17+5=22
<埃穆雷|精灵天诛> “可能是墓中的通风道吧。”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搜索检定: 1d20-1=7-1=6
<DM|猹> 【搜索DC10】利卡德注意到图案中藏着小的空管。虽然大部分已经被砂砾堵塞,但大厅中的低语看样子就是来自这里的。
<DM|猹> 西边的凹室有一张发霉的旧铺盖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搜索检定: 1d20+2=13+2=15
<DM|猹> 埃姆雷捻起铺盖抖了抖,鼓起满室的灰尘,肮脏僵硬的铺盖也随着抖动多处开裂
<利卡德|伪法师> “太美妙了,图案中的空管被风吹过造成的奇妙声音,真巧夺天工”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地方知识检定: 1d20+5=1+5=6
* 巴瑞|住手 凑过去也看看壁画
* 加拉迪尔|技工 凑上前去看了下这些奇怪的石工。
<DM|猹> 【位面姿势DC20】看起来是大量描绘着风元素的战争画,歌颂悍不畏死与混乱斗争的勇士们
<巴瑞|住手> “画了什么?”
<埃穆雷|精灵天诛> “战争,应该是战争?”埃姆雷站在远处,插话道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智力检定: 1d20+2=17+2=19
<利卡德|伪法师> “与混沌战斗的风元素那壮大的历史”
<利卡德|伪法师> “光是看到这个就没白来了”

<埃穆雷|精灵天诛> “风元素,这些是风元素?”埃姆雷疑惑的问道,“这上面的明明都是人形生物?”
<DM|猹> 【地方知识】利卡德觉得这里的铺盖卷应该是前人留下的,但是想不起任何线索
<埃穆雷|精灵天诛> “看来在我们之前早有人探索过这里”
<利卡德|伪法师> “听说已经有几批冒险者来过了”
<埃穆雷|精灵天诛> “你说的混沌又是何物?”
<Dicebot>  加拉迪尔|技工进行侦查检定: 1d20-1=19-1=18
<利卡德|伪法师> “在石壁上留下丑陋划痕的估计就是那帮人”
* 利卡德|伪法师 叹气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侦查检定: 1d20-1=13-1=12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侦察检定: 1d20+2=6+2=8
<Dicebot>  巴瑞|住手进行检定: 1d20+7=7+7=14
<DM|猹> 埃姆雷察觉到北方有微弱的绿光
<埃穆雷|精灵天诛> “大家小心!”
<埃穆雷|精灵天诛> “前方似乎有什么注意到了这里”
* 埃穆雷|精灵天诛 提起弯刃大刀,摆出攻击姿态

<DM|猹> 你们离开这个除了坑就灰的脏地方,继续向北深入
* 埃穆雷|精灵天诛 慢慢地向着前方移动
* 加拉迪尔|技工 举起钉头锤,准备突击
<DM|猹> 埃姆雷向北威吓性地迈步
<DM|猹> 走几步后,绿光似乎靠近了一点,而自己已经走到了左右大厅之间
<利卡德|伪法师> “怎么了?前面有什么?”
<DM|猹> 西边的大厅延伸了大约40尺,末端有一个高出地面约6寸的大理石底座。在底座上放着一件奇怪的,破碎的神秘仪器。
<DM|猹> 东面的过道里十五尺处,一大堆崩塌的碎石死死封住了凹室。那看起来要几个星期挖通那厚实的残骸
* 埃穆雷|精灵天诛 一边警惕地向着绿光前进,一边挥舞着刀刃做出威吓型的动作
<DM|猹> 绿光毫无变化
* 加拉迪尔|技工 举起盾锤,小心的戒备在埃穆雷的身边。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你跟我说侦查?检定: 1d20-1=14-1=13
<Dicebot>  加拉迪尔|技工进行所以侦查什么能吃么?检定: 1d20-1=16-1=15
<DM|猹> 埃姆雷继续向北前进,直到进入一间巨大的大厅
<埃穆雷|精灵天诛> “利卡德先生,具体是什么在下还尚不清楚,但是请不要过于靠近前线”
<巴瑞|住手> “我们在后面支援他们吧,也许会是野兽什么的?”
* 巴瑞|住手 跟在后方一段距离

<DM|猹> 中间的过道通向一座大厅,有两翼通向东西两侧。房间北边有一座从顶到底的20尺宽的拱门,覆盖着半透明的蜘蛛网。奇怪的绿光从蛛网后闪出,投射出大厅奇怪的影子。这里充满动物和潮湿毛发的气味。
<DM|猹> 西面,三道短阶引向一个宽阔的大理石台,在里面就被黑暗遮蔽了。
<DM|猹> 巨型的石工碎片和散乱的残骸堵住了东翼,好像完全倒塌了。
<DM|猹> 过道中的嘶嘶的响声,好像人们的低语在这巨大的房间里,经过墙壁的奇异反射,成为了一种合唱声
<DM|猹> 而进入大厅之后
<DM|猹> 埃姆雷才注意到那个一直吸引自己的绿光,
* 利卡德|伪法师 把土元素派过去侦查下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搜索四周检定: 1d20+2=6+2=8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侦查四周检定: 1d20-1=20-1=19
<DM|猹> 似乎在一小截楼梯下面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侦察检定: 1d20=15=15
<DM|猹> 埃姆雷觉得蛛网挡住了去寻找绿光的路
<埃穆雷|精灵天诛> 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向着蜘蛛网投去
<DM|猹> 石头被蛛网无声无息地裹住
<埃穆雷|精灵天诛> 再捡起一块石头,向着蜘蛛网前方的地面投去
<Dicebot>  加拉迪尔|技工进行潜行是什么?能吃么检定: 1d20-1-5=7-1-5=1
* 巴瑞|住手 远远跟上
<DM|猹> 石头在地上弹跳,发出一声脆响,在大厅内小小地回音下滚入蛛网
<Dicebot>
  DM|猹进行检定: 1d20=12=12
<埃穆雷|精灵天诛> “加拉迪尔,借用下你的火把。”小声说道
* 埃穆雷|精灵天诛 用火把点燃短矛
* 埃穆雷|精灵天诛 将短矛投向蜘蛛网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聆什么听检定: 1d20-1=6-1=5
<Dicebot>  DM|猹进行检定: 1d20+3=5+3=8
<DM|猹> 在埃姆雷问机关人借火的时候
<DM|猹> 忽然大厅东方跳出几个黑影,向你们扑来
<Dicebot>
  DM|猹进行冲锋狼咬检定: 1d20+5=6+5=11
* 埃穆雷|精灵天诛 举起短矛挡住突然而来的袭击
<埃穆雷|精灵天诛> “后面的人小心!这里有狼!”

<Dicebot>  DM|猹进行冲锋狼咬土仆役检定: 1d20+5=8+5=13
<巴瑞|住手> “果然是野兽吗!”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先攻检定: 1d20+4=20+4=24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仆役检定: 1d20-1=8-1=7
<Dicebot>  加拉迪尔|技工进行先攻检定: 1d20-1=2-1=1
<DM|猹> 两条黑影冲向你们,带起恶臭的腥风咬来,却被硬实的盔甲\外皮拦在外面
<DM|猹> 另一只稍大一丢丢的独眼狼。脸上一条骇人的伤疤划过瞎眼,则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在外圈逡巡
<Dicebot>
  DM|猹进行先攻检定: 1d20+2=6+2=8
<DM|猹> ———第一轮———
* 埃穆雷|精灵天诛 自由动作丢下火把和矛
* 埃穆雷|精灵天诛 五尺向前,拔出弯刃大刀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先攻检定: 1d20+4=20+4=24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检定: 1d6=4=4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大乐透检定: 1d6=4=4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检定: 2d5=5+4=9
<DM|猹> 埃姆雷|利卡德|狼|加拉迪尔
<Dicebot>
  DM|猹进行检定: 1d2=2=2
<Dicebot>  巴瑞|住手进行反应慢的土元素hh检定: 1d20-1=10-1=9
* 埃穆雷|精灵天诛 将弯刃大刀举过头顶,向着右下方的狼的头颅斩去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ab检定: 1d20+8=16+8=24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伤害检定: 2d4+7=2+3+7=12
<DM|猹> 埃姆雷一刀把狼砍飞,那狼如破败的棉絮重重落地,已是一丝动静也无
<DM|猹> ——利卡德——
<DM|猹> 利卡德快速接近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挑只近的攻击检定: 1d20+6=3+6=9
<DM|猹> ——巴瑞——
* 巴瑞|住手 本体奔跑过来
<巴瑞|住手> “坚持一下!你们没事吧!”

<埃穆雷|精灵天诛> “没事!”
<埃穆雷|精灵天诛> “狼已经被在下解决一个了!”

<加拉迪尔|技工> “还不错。”
* 巴瑞|住手 让土元素到仆役对面敲一下
<Dicebot>  巴瑞|住手进行检定: 1d20+7=5+7=12
<Dicebot>  巴瑞|住手进行敲打检定: 1d6+4=3+4=7
<DM|猹> 两只土疙瘩前后夹逼,粗壮的短臂运使如风,饿狼瑟瑟发抖,肚子被狠狠锤中,哀鸣也被拍得泄了气
<猹内姆> 狼对热情的土元素毫无兴趣,奋发凶性咬埃姆雷小腿
<Dicebot>
  猹内姆进行咬检定: 1d20+3=14+3=17
<猹内姆> 独眼狼也绕到埃姆雷另一侧咬他脚踝
<Dicebot>
  猹内姆进行夹击检定: 1d20+5=17+5=22
<Dicebot>  猹内姆进行牙狼牙检定: 2d6+2=4+1+2=7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检定: 1d20+4=13+4=17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力量检定: 1d20+4=19+4=23
<Dicebot>  猹内姆投掷2次贫弱检定: 1d20+1 ( 5 3)=6 4
<猹内姆> 埃姆雷足下生根,任狼冲撞撕咬也岿然不动
<猹内姆> ——利卡德——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我先把大乐透投了检定: 1d5=1=1
* 利卡德|伪法师 cast 法师护甲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上吧,仆役!检定: 1d20+6=4+6=10
* 巴瑞|住手 喘着气
<猹内姆> ——巴瑞——
<巴瑞|住手> “你受伤了…没问题吧?”
<埃穆雷|精灵天诛> “不算严重。”
<埃穆雷|精灵天诛> “不要在意我,请专心对付这些野兽”

<Dicebot>  巴瑞|住手进行检定: 1d20+7=14+7=21
* 埃穆雷|精灵天诛 使用石铸身躯,刀斩右侧狼头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ab检定: 1d20+8=4+8=12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检定: 1d6=1=1
<Dicebot>  巴瑞|住手进行敲打()检定: 1d6+4=1+4=5
* 巴瑞|住手 本体全防御
<猹内姆> 被捶得七荤八素的狼为了躲避弯刀全力扭腰,却被背后逆风而来的重拳轰趴在地
<猹内姆> 也是断了生息
<猹内姆> ——狼——
<猹内姆> 独眼狼觉得大事不妙,转身就跑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总之AB检定: 1d20+6=18+6=24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检定: 1d20+6=20+6=26
<Dicebot>  埃穆雷|精灵天诛进行检定: 4d6+14=1+3+3+2+14=23
* 加拉迪尔|技工 鼓起了掌,“真是干净利落的一击。”
<DM|猹> 独眼狼转身欲逃,却被后发先制的大刀拦在了前面,从狼嘴划到狼腹,跑没两步便摔倒在地
<DM|猹> ————战斗结束————
* 埃穆雷|精灵天诛 用布匹擦掉刀刃上的血迹
“BEHOLD, THE PROGRESS ENGINE.”
有生之年的G:tSE坑
艾伯伦新人FAQ-入门篇

离线 不朽食物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1056
  • 苹果币: 2
  • 或许会有更好的方法
Re: 【LOG】充值年代还债记
« 回帖 #1 于: 2016-07-06, 周三 02:05:17 »
劇透 -   :
<DM|猹> 饮酒不醉最为高,好色不乱乃英豪
<DM|猹> 无义之财君莫取,忍气侥人祸自消。
<DM|猹> 上次说到,精灵在洞穴浅口看到绿光,疑以为狼而深入
<DM|猹> 却发现那是掩盖在重重蛛网后的油绿灯火
<DM|猹> 而在他以为虚惊一场之际,真正的狼从旁跳出来
<DM|猹> 所幸有惊无险,这些饿得瘦骨嶙峋的狼并没给你们造成多大麻烦
* 埃穆雷|无色双刀 用鲜血治愈自己的伤势
* 埃穆雷|无色双刀 乌鸡之魂

* 艾絲蒂爾 晃來晃去
<巴瑞|噫> “你真的不怕感染奇怪的疾病吗!”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用的乃是传承在族内的神秘武艺。”解释道,“并不需要担心这种事情。”
<艾絲蒂爾> 「然而很髒」
* 艾絲蒂爾 捏鼻

<DM|猹> 埃姆雷沉浸在杀戮的喜悦中,继续劈砍尸体,高涨的狂热似乎带有神秘的力量,他身上的伤口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恢复
* 艾絲蒂爾 左右看看
* 艾絲蒂爾 蹲下來觀察

<巴瑞|噫> “狼为什么会来这里面呢…而且看起来来了有一阵?”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检定: 1d20=9=9
<艾絲蒂爾> 「窩」
* 巴瑞|噫 戳戳狼的尸体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建议”埃姆雷擦了擦身上的血,面不改色的说道
<埃穆雷|无色双刀> “先把这段区域搜索一下,以免落下了什么重要的贵重战利品。”

<DM|猹> 这些狼似乎饿了几天了,毛皮紧紧包裹着瘦削的肋骨,就连血液也很快流干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搜索这片区域(包括之前的那段)检定: 1d20+2=2+2=4
<利卡德|伪法师> “比起这个,先去看看那个大理石底座吧”
<艾絲蒂爾> 「狼會有什麼戰利品」
<艾絲蒂爾> 「骨頭嗎」

<利卡德|伪法师> “那应该是有价值的文物”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觉得”
<埃穆雷|无色双刀> “这里毕竟也是个古墓,虽然这里大概只是前厅,但说不定会有些东西”

<DM|猹> 于是你们往回走
<DM|猹> 聚在中间的石室里围观看起来就残缺的大理石底座
* 艾絲蒂爾 晃來晃去
<DM|猹> 西边的大厅延伸了大约40尺,末端有一个高出地面约6寸的大理石底座。在底座上放着一件奇怪的,破碎的神秘仪器,它弯曲成一个圆形结构,好像是一个贵族的穿衣镜框。这个边框只有三分之一保留着。一个人头般大小的神秘符号精细地雕刻在底座上。
<Dicebot>
  巴瑞|噫进行四处搜搜检定: 1d20+2=6+2=8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检定: 1d20+2=19+2=21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搜索检定: 1d20+4=4+4=8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搜检定: 1d20=11=11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神秘知识检定: 1d20+8=3+8=11
<DM|猹> 【搜索DC5】你们发现石座附近散落着一些材质奇怪的反光黑色石子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捡起石子
<埃穆雷|无色双刀> “利卡德先生,你看看这个?”
<埃穆雷|无色双刀> “这是什么材质的东西?”

<DM|猹> 【搜索DC10】埃姆雷和艾斯蒂尔在大理石座内凹那一侧雕刻着大量神秘符号和文字
<DM|猹> 利卡德从未见过这里出产这样的矿物
<DM|猹> 【搜索DC10】埃姆雷和艾斯蒂尔发现在大理石座内凹那一侧雕刻着大量神秘符号和文字
* 艾絲蒂爾 沒幹勁
<埃穆雷|无色双刀> “奇怪的符文,可惜在下并不精通这些东西”埃姆雷皱着眉头说道,“还请利卡德先生和艾斯蒂尔小姐来看看?”
* 艾絲蒂爾 指著那堆文字
<艾絲蒂爾> 「不會」
* 艾絲蒂爾 秒答

<埃穆雷|无色双刀> “那么利卡德先生呢?”
<利卡德|伪法师> “这是何等奇妙的石台啊”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检定: 1d20+3=12+3=15
<DM|猹> 利卡德解读那些符文,想了一会儿,似乎在传送相关的书籍上见过若干类似的符号
<利卡德|伪法师> “对于古代造物的理解,我仅有片鳞半爪”
* 巴瑞|噫 安静的等待结果
<艾絲蒂爾> 「所以要如何?」
<埃穆雷|无色双刀> “所以,利卡德先生,你也不知道这些具体是什么吗?”
* 艾絲蒂爾 蹲下來用手扇了搧風
<利卡德|伪法师> “让我带回去研究下,再说”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感觉...这么大的石雕,应该不太好搬吧?”
* 艾絲蒂爾 點了點頭
<艾絲蒂爾> 「敲碎嘛」
* 艾絲蒂爾 順手掏出硬頭鎚揮了兩下
* 艾絲蒂爾 然後收起來

<巴瑞|噫> “我不是很懂墓地构造…这样的东西放在大厅末仅仅是个装饰么?”
<巴瑞|噫> “那说不定对面也会有个对称的?”

* 利卡德|伪法师 试着动一动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不知,但在下建议我们应该继续探索,一直站在这里无法给我们带来实际意义上的好处与利益。”
<艾絲蒂爾> 「好處是?」
* 艾絲蒂爾 抓了抓頭髮看著某個精靈

<巴瑞|噫> “解决债务。”
* 巴瑞|噫 难为情地

<艾絲蒂爾> 「理財不周嗎」
<埃穆雷|无色双刀> “财宝,古物,遗物”埃姆雷解释道,“根据贵国的法律,在下与大家这种持有冒险许可证的人可以通过探索遗迹来获取资金。”
* 艾絲蒂爾 舉起雙手無奈的搖了搖頭
<艾絲蒂爾> 「嗯哼」

<利卡德|伪法师> “好像移不动,没办法,先把石子收起来”
* 艾絲蒂爾 看了看這可憐的精靈 沒多說什麼
<巴瑞|噫> “我应该算是被敲诈勒索…我可没什么财富可以理清。”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想,莫格雷夫大学的学者们会很愿意收购这种古墓中的遗物。”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想了想,说道

* 巴瑞|噫 闻言收捡石头装到土元素身上的背包里
<DM|猹> 你们归拢附近能找到的石子,也许风化严重,也许被踢散了,也许早就被前人搜刮殆尽,并没有如想象中那么多的石子
* 艾絲蒂爾 依然蹲著懶的去撿
<Dicebot>  DM|猹进行石子检定: 6d6=5+5+6+2+2+1=21
<巴瑞|噫> “如果只是装饰品的话说不定能找到保存尚好的呢,我们继续走吧。”
* 埃穆雷|无色双刀 点了点头,继续探索
<DM|猹> 在相对的东侧石室
<DM|猹> 东面的过道里十五尺处,一大堆崩塌的碎石死死封住了凹室。那看起来要几个星期挖通那厚实的残骸。
<巴瑞|噫> “封住了——不过可以让我伙伴潜地过去看看的样子?”
* 巴瑞|噫 挠头

<埃穆雷|无色双刀> “如果可以,那么再好不过。”
* 巴瑞|噫 取下土元素身上的行李,敲敲伙伴的头
<巴瑞|噫> 土元素心领神会的潜入了地下
* 巴瑞|噫 请求同伴回来描述描述所见
<巴瑞|噫> 土元素重新从地底冒出,咕哝着几句土族语
<巴瑞|噫> “嗯…黑幕,像门。”
* 巴瑞|噫 巴瑞简要翻译了一下

<埃穆雷|无色双刀> “门?”
<DM|猹> 土元素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跟刚才看到的大理石底座造型很像,应该是完整的版本
<巴瑞|噫> “和刚刚那个底座很像。”
<巴瑞|噫> “也许是完整版?”
* 巴瑞|噫 巴瑞从土元素有限的表达里做出了一个推测
<巴瑞|噫> “利卡德先生,结合这个描述你能想到点什么嘛?”

* 埃穆雷|无色双刀 看向利卡德
<利卡德|伪法师> “我觉得这里可能是风元素之国的驿站”
<巴瑞|噫> “…风元素?!”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历史检定: 1d20+6=15+6=21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神秘知识检定: 1d20+8=20+8=28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軼聞检定: 1d20+1=20+1=21
<DM|猹> 你们在底座发现有一个符号频繁被强调出现
<DM|猹> 根据你们的知识,你们觉得
<DM|猹> 符号看起来不是常见字母的任何一种形式,虽然它们像风元素的神秘符号的一种古体
<DM|猹> 象形符号是一些名字,每个都代表一个个体。区域2的神秘底座上的是在风语之墓中发现的三个中最显赫的,在石棺上找到的是地位最低的。
<DM|猹> 字母形式看起来像一种古老的象形文字,这种文字称为瓦提(Vaati),一些异端学者认为是风族语的原写法。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感觉,上面的文字像是原始的风族语。”
<艾絲蒂爾> 「嗯....」
<DM|猹> DC25 瓦提在风族语中意为“风元素大公”,艾夸那铸造守序之杖的传奇漫游大公。一本叫《查恩编年史》(the Chronicle of Chan)书中指出,这是一位风元素王子的名号,还记录了出现在佩斯之战的完整风元素大公名单,以及那里发生过什么。
* 艾絲蒂爾 點了點頭同意了欠債精靈的話
<巴瑞|噫> “唔哦?我知道风族语但是…这样子的还真是没见过。”
* 巴瑞|噫 偏头看了看,然后担心地看着土元素

<利卡德|伪法师> “这些石台上放的应该是专门供风元素贵族使用的传送门”
<巴瑞|噫> “我带着土元素进了风元素贵族的地盘?”
<埃穆雷|无色双刀> “风元素?你是说那些像是旋风一样的风元素..?”
<艾絲蒂爾> 「前 風元素的地盤」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看壁画上的那些人形,似乎不像是风元素?”
* 艾絲蒂爾 訂正
* 艾絲蒂爾 呵欠
<艾絲蒂爾> 「所以,我們也過不去,先看看別處如何?」
* 艾絲蒂爾 無聊的抓起路旁的石頭隨手一丟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赞同。”
<巴瑞|噫> “我还是小心些。”
* 巴瑞|噫 忧心忡忡地把背包挂在土元素身上

<DM|猹> 于是你们又转回蛛网前
<DM|猹> 去狼的来向探索
<DM|猹> 狼住在东翼靠近坍塌末端的地方。中型或更大的角色必须趴下以穿过布满碎石的通道。里面充满野生动物的气味。乱石堆,一大堆骨头和这些野兽从前晚饭的残骸布满了狼穴。其中大部分都是动物的,但有些毫无疑问是人类的
<埃穆雷|无色双刀> “先把两侧的厅室搜索一下吧”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取20搜索检定: 20+2=22
<巴瑞|噫> “…所以说这群狼还真的在这等猎物吗。”
<DM|猹> 埃姆雷发现一个皮质背包半埋在一堆类人骨头中。里面有一盏镶嵌着靛青玻璃片的精致灯笼。
* 巴瑞|噫 取几小块兽骨
* 艾絲蒂爾 看了一眼骨頭
<DM|猹> 另有一条造型简单而不失别致的精细雕刻的臂带,埃姆雷觉得这么优雅的东西一定是精灵技艺
* 艾絲蒂爾 伸了個懶腰
<DM|猹> 骨头被反复咀嚼,多有破损,有些还有新鲜的唾沫
<埃穆雷|无色双刀> “唔,这是在下族内的造物。”
* 埃穆雷|无色双刀 观察了一下臂带,决定给自己带上好了

<艾絲蒂爾> 「精靈種類如此繁多,真是巧阿」
* 巴瑞|噫 收好骨头备用
<DM|猹> 埃姆雷在碎石过道中还捡到了一根……像是石头手指?
* 艾絲蒂爾 笑了一下之後看著被欠錢精靈隨手滾在地上的骨頭
<埃穆雷|无色双刀> “族群再多,在下与他们都是同样出自森德瑞克的种族。”
<艾絲蒂爾> 「你說的真對」
* 艾絲蒂爾 點頭
* 艾絲蒂爾 然後又蹲下四處看看

* 埃穆雷|无色双刀 随后将灯笼递给巴瑞
<DM|猹> 你们往西走,西边延伸出一个比远看要宽敞许多的高台
<DM|猹> 墙上有一些褪色的壁画。从高台上看,壁画看起来像七条走廊向四周辐射开。每条走廊尽头天花板上挂着一条铁链,而每条铁链上挂着一盏微微闪动的灯笼。从顺时针看,灯笼的颜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埃穆雷|无色双刀> “巴瑞先生,这盏灯笼就交给你了,在下要站在前线,怕不慎损坏了它。”
<利卡德|伪法师> “等等,让我先看看这个灯笼”
<埃穆雷|无色双刀> “就从外貌来看,还是很值钱的。”
<DM|猹> 虽然有些褪色,壁画还十分清晰,图形展现出远古的风格。
<埃穆雷|无色双刀> “嗯?利卡德先生有什么发现吗?”
* 巴瑞|噫 看看灯笼,递给利卡德
* 艾絲蒂爾 看了看壁畫
<利卡德|伪法师> “我想对照一下天花版上的灯笼”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感觉石头手指没啥用,随手丢进骨头堆了
<DM|猹> 利卡德觉得和壁画上的灯笼呼应,并且画中的灯笼都是点燃的感觉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感知检定: 1d20+2=20+2=22
<巴瑞|噫> “怎么样?”
<DM|猹> 艾斯蒂尔也觉得和壁画上的灯笼呼应,并且画中的灯笼都是点燃的感觉
<利卡德|伪法师> “这灯笼应该是上批人想盗走的东西……有必要搜索下”
<艾絲蒂爾> 「嗯哼」
* 艾絲蒂爾 總之點頭認同判斷

<巴瑞|噫> “这看上去有…七个走廊?”
<利卡德|伪法师> “要是能入手完整且功能齐全的东西的话……呵呵呵…………”
* 利卡德|伪法师 兴奋地发抖

* 艾絲蒂爾 看著露出奇怪笑容還渾身發抖的法師
<埃穆雷|无色双刀> “....应该很值钱?”
* 埃穆雷|无色双刀 问道

* 艾絲蒂爾 覺得這法師是不是吃飽撐著還吸毒才會手抖
* 艾絲蒂爾 回想一下鑽石湖有啥毒品流通

<利卡德|伪法师> “钱?有重复的再说”
<利卡德|伪法师> “这种古代瑰宝怎么能随便卖钱”

<巴瑞|噫> “总之先找到地方吧——这只灯笼是靛青色,看起来还有其他六只。”
<DM|猹> 于是看起来唯一没探索过的就是蛛网后面了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地方检定: 1d20+1=1+1=2
<埃穆雷|无色双刀> “但是利卡德先生,在下与巴瑞还有许多债务尚未还清...”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提出抗议

* 艾絲蒂爾 打呵欠
<DM|猹> 艾斯蒂尔觉得这里虽然又乱又肮脏,但是应该不会有流通毒品……吧
<艾絲蒂爾> 「那你就不該把剛剛的指頭丟掉」
<巴瑞|噫> “也许还有别的东西,到时候再讨论好了。”
* 巴瑞|噫 打个圆场

<艾絲蒂爾> 「除非你能夠完全確定那東西沒半點價值」
* 艾絲蒂爾 抓了抓亂髮後說

<埃穆雷|无色双刀> “一节普通的石头指头?”埃穆雷有些疑惑,“那种东西真的能有价值吗?”
<艾絲蒂爾> 「隨你嘛,反正我不欠錢」
* 艾絲蒂爾 露出些許嘲諷的笑容

<巴瑞|噫> “石头指头? 可能是某个雕像的一部分?”
* 巴瑞|噫 歪头
<巴瑞|噫> “如果能找到那雕像的话还是把指头收起来吧,完整一点儿也许更好——”
* 巴瑞|噫 巴瑞没说卖字。

<埃穆雷|无色双刀> “那么在下去将这东西拿回来好了,完整的雕像想来应该比残缺的更加贵重。”
* 埃穆雷|无色双刀 去把指头捡回来

* 艾絲蒂爾 無聊的看著其他人站著發呆
<DM|猹> 埃姆雷和技工各自挥舞手中火把
<DM|猹> 把蛛网驱散
<DM|猹> 蛛网被火苗驱退吼
<DM|猹> 一条宽阔的楼梯向下通向一间巨大的球顶房间。
<埃穆雷|无色双刀> “诸位请小心点,有这么厚的蜘蛛网,相比这里也有大蜘蛛”
<DM|猹> 房间中央,一座长长的平台上放着一座看似石棺的东西。乳白色的棺盖上有一片巨大的浮雕,也许是个人类。不像石冢中的其他地方,这间房间十分寂静。
<Dicebot>
  巴瑞|噫进行侦查检定: 1d20+7=1+7=8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搜索大厅检定: 1d20+2=18+2=20
* 巴瑞|噫 巴瑞觉得眼仁儿疼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搜索检定: 1d20=18=18
<DM|猹> 大厅地板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但是并没有其他东西遗落
* 艾絲蒂爾 蹲下
* 埃穆雷|无色双刀 调查石棺
* 艾絲蒂爾 把背上的東西靠在地上減輕壓力
* 巴瑞|噫 看看浮雕
<DM|猹> 石棺盖子的白色大理石表面上雕着一个高大的身形,穿着朴实飘逸的长袍。不知为什么,这使人联想到远古时代。这身形第一眼看上去像人类,但大约有7尺高,没有头发,也无法判断性别。他的双臂放在身体两侧,左手握拳,而右手手心向上平放着,拇指指向手心,除食指外三指并拢伸直。
<DM|猹> 石棺架在一座升起的箭头型小平台上,箭头在浮雕的头部之下,箭柄伸向脚部。
<DM|猹> 埃姆雷发现食指缺失了
<埃穆雷|无色双刀> “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巴瑞先生?”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把指头拿出来放回去看看、

<艾絲蒂爾> 「你們想拆去賣嗎」
<巴瑞|噫> “但是这个好像搬不回去。”
* 艾絲蒂爾 無聊的問
* 巴瑞|噫 遗憾
<DM|猹> 虽然有些接口磨损,但是看起来像是匹配的
<埃穆雷|无色双刀> “虽然确实看起来很值钱,但是似乎是与地面连在一起的。”
<埃穆雷|无色双刀> “搬走的话肯定会损坏这里,这样的话,在下感觉...”
<埃穆雷|无色双刀> “莫格雷夫的学者们会找在下拼命”
<埃穆雷|无色双刀> “不过这个棺材盖似乎能抬走,等探索完之后来试试?”

<巴瑞|噫> “…恕不奉陪?!”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推开棺材看看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看看里面,说不定有什么值钱的陪葬品”

<DM|猹> 就在此时!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吃火就吃火检定: 1d20+2=6+2=8
<DM|猹> 棺材中喷出灼人的火焰,把埃姆雷完全包裹其中!
* 艾絲蒂爾 思考著這群人果然是菜鳥嗎之類的
<Dicebot>  DM|猹进行偷偷加点料检定: 3d4=3+4+3=10
* 埃穆雷|无色双刀 被火烧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DM|猹> 卑鄙的尽忠职守的陷阱把贪婪的无节操的盗墓贼喷了一脸
<巴瑞|噫> “噫!”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气运丹田
* 埃穆雷|无色双刀 使用维纶纳佬的巫术

* 巴瑞|噫 赶紧上来检查伤势
* 艾絲蒂爾 站起來小跑步到焦屍(?)旁
<DM|猹> 石棺内有一具风干已久的人形尸体,但是只有包裹尸体的残破绷带陪伴
* 埃穆雷|无色双刀 强撑着用匕首砍地板(住口
* 艾絲蒂爾 伸出手,輕輕接觸焦屍(?)
<DM|猹> 埃姆雷再次在地上划拉摩擦,催发活力自疗
<DM|猹> 艾斯蒂尔觉得这个肉烤得该有七分熟了
* 艾絲蒂爾 摸了一下治療微傷
<巴瑞|噫> “我觉得你这是在透支身体恢复的潜能…”
* 巴瑞|噫 摇头

* 埃穆雷|无色双刀 很快便恢复了精神和伤势,站了起来
<埃穆雷|无色双刀> “咳咳”
<埃穆雷|无色双刀> “抱歉在下让诸位担心了”

* 巴瑞|噫 小心翼翼地接近棺材
<埃穆雷|无色双刀> “但在下传自泰伦那多的崇高技艺可以让在下快速恢复伤势”
<DM|猹> 陷阱没有再次发威的样子
<埃穆雷|无色双刀> “巴瑞先生也无需担心透支潜能的事情,在下族内所传承的技艺不可能是那种低端的技巧。”
* 巴瑞|噫 探头看看
<艾絲蒂爾> 「直接暈死的話,我想就沒有什麼技藝可言了吧」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整理了一下烧的有些破烂的衣服,说道
<艾絲蒂爾> 「菜鳥冒險者?」
* 艾絲蒂爾 微微用鄙視的眼神看著欠錢精靈

<巴瑞|噫> “棺材里只有尸体和绷带,没什么陪葬品的样子…我也不敢擅自乱动尸体。”
<利卡德|伪法师> “真是超自然的能力,虽然我一点也不想要”
* 巴瑞|噫 再看看大厅四周
<埃穆雷|无色双刀> “咳咳...菜..鸟..这种说法有些不对。”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有些尴尬

<艾絲蒂爾> 「不過這種能力不錯,餓肚子的話可以切一塊肉然後再砍砍地板就回覆了」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接受的本事战士的训练”
<埃穆雷|无色双刀> 本是

* 艾絲蒂爾 拋下這句話後又走到一旁蹲下
<埃穆雷|无色双刀> “当冒险者确实是第一次”
* 利卡德|伪法师 靠近点观察尸体
* 埃穆雷|无色双刀 见没人搭话,再次有些尴尬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本想继续开口,但想了想还是把话咽回去好了

<DM|猹> 尸体风化久矣,只能看出是个人形
<埃穆雷|无色双刀> “那么..诸位看出什么了吗?”
<利卡德|伪法师> “看来已经被盗光了”
<艾絲蒂爾> 「如果盜光了的話,那麼陷阱應該早就被解除了」
* 艾絲蒂爾 在一旁蹲著說話

<利卡德|伪法师> “这尸体好歹也是古代遗产,看这样子,动一下就完了”
<埃穆雷|无色双刀> “很有道理,说不定还有其他机关?”
<艾絲蒂爾> 「除非哪位有心情的盜賊大師拿走之後再放回去」
<埃穆雷|无色双刀> “棺材上的箭头很奇怪,说不定有什么用。”
<利卡德|伪法师> “复位式的陷阱也不少见”
<利卡德|伪法师> “再说,像这位朋友一样用生命去排陷阱的人也是有的”

<巴瑞|噫> “箭头…?”
* 巴瑞|噫 巴瑞顺着箭头所指的方向看着

<DM|猹> 箭头指向橙色灯笼短道
* 埃穆雷|无色双刀 走进去看看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搜索检定: 1d20+2=12+2=14
<DM|猹> 通道里空无一物,只有橙色灯笼内不灭火把静静地燃烧
* 利卡德|伪法师 拿着靛青灯笼对照里面的短道
* 埃穆雷|无色双刀 依次搜索其他短道
<DM|猹> (默认按图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顺序描述
<DM|猹> 红:短道中的灯笼不见了。
<DM|猹> 橙:逗
<DM|猹> 黄:一盏黄色灯笼挂在短道尽头。
<DM|猹> 绿:没有亮的绿灯笼
<DM|猹> 青:同样没有灯笼
<DM|猹> 紫:一盏紫色灯笼挂在过道尽头。
<DM|猹> 蓝:不像其他短道天花板离地面40尺,这里的天花板离地面有50尺
<艾絲蒂爾> 「嗯.......」
<埃穆雷|无色双刀> “诸位有什么想法吗?”
<巴瑞|噫> “红色的也不见了呢?”
<埃穆雷|无色双刀> “青色也不见了”
<艾絲蒂爾> 「把燈籠都掛上去或許」
<DM|猹> 在短道尽头,你们的头顶,另一条过道伸向西北方(区域8)。
* 艾絲蒂爾 說道
<艾絲蒂爾> 「或者是相反 全部拿下」

<利卡德|伪法师> “看来这灯笼应该挂这里”
<DM|猹> 这里的地上还躺着一具骷髅。
<Dicebot>
  巴瑞|噫进行检定: 1d20+7=11+7=18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检定: 1d20+4=10+4=14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没有发现值钱的东西,非常失望
* 利卡德|伪法师 总之先挂上去试试看
<埃穆雷|无色双刀> “绿灯笼似乎是灭的”
<埃穆雷|无色双刀> “我把它点燃看看”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掏火把

<DM|猹> 绿灯笼里木有灯油
<DM|猹> 点不着
<巴瑞|噫> “没油么?”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检定: 1d20+2=9+2=11
<Dicebot>  巴瑞|噫进行检定: 1d20+3=19+3=22
<DM|猹> 艾斯蒂尔和巴瑞察觉到在棺材下的底座附近
<DM|猹> 有一条圆形轨迹
* 艾絲蒂爾 看了看軌跡
<DM|猹> 浅浅的轨迹,似乎是摩擦出来的
<巴瑞|噫> “这个看起来…可以转?”
* 巴瑞|噫 试图转动棺材

<Dicebot>  巴瑞|噫进行检定: 1d20=10=10
<DM|猹> 棺材纹丝不动
<巴瑞|噫> “唔啊…我推不动!”
<艾絲蒂爾> 「確定要現在推?」
<埃穆雷|无色双刀> “我来试试吧”
* 巴瑞|噫 让土元素试试
* 艾絲蒂爾 有些無聊的看著某個人摸著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检定: 1d20+4=2+4=6
<巴瑞|噫> “…先试试。”
<Dicebot>  埃穆雷|无色双刀进行检定: 1d20+4=9+4=13
<Dicebot>  巴瑞|噫进行土元素上啦检定: 1d20+3=1+3=4
<利卡德|伪法师> “你们好像不太行的样子”
* 巴瑞|噫 对棺材肃然起敬(?)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上吧,仆役!检定: 1d20+3=18+3=21
* 埃穆雷|无色双刀 震惊了
<DM|猹> 总之,小小的元素推动棺材,把棺材顺时针推动些许
* 艾絲蒂爾 看著說胡話的精靈
<DM|猹> 棺材下的底座随之滑动
* 艾絲蒂爾 覺得自己還是離這位遠點好了
<DM|猹> 指向了黄色灯笼的短道
<DM|猹> 旋即黄色短道中发出的隆隆声
<DM|猹> 短道末端一块圆形地砖缓缓升起
<DM|猹> 几秒后它停下了,两扇窄窄的门旋入两侧,出现一间小空房。
<DM|猹> 隆隆声也随之终止
<巴瑞|噫> “哇哦。”
<埃穆雷|无色双刀> “原来是机关,进去看看吗?”
<艾絲蒂爾> 「嗯」
* 埃穆雷|无色双刀 率先走过去
<巴瑞|噫> “这样的古墓机关还保存地如此完好真是神奇——”
* 艾絲蒂爾 不過不想自己進去
* 巴瑞|噫 跟在后方
<DM|猹> 巴瑞不知道,自己的乌鸦嘴一语点中了什么
<DM|猹> 房间狭窄
<DM|猹> 看起来只容一人站立
<巴瑞|噫> “…看起来只能站一个人?”
* 埃穆雷|无色双刀 沉思
* 埃穆雷|无色双刀 丢块大石头进去

<利卡德|伪法师> “这位德鲁伊担心的是”
<利卡德|伪法师> “还是让这位能自愈的兄弟来干吧”

<DM|猹> 埃姆雷张目四顾,能找到的大石头只有那块棺材板
<埃穆雷|无色双刀> “利卡德先生,在下叫做埃穆雷·卡赫维奇”
<利卡德|伪法师> “好,我记住了”
<埃穆雷|无色双刀> “还有,顺便您把我当成什么了...”
* 艾絲蒂爾 無言的看著兩人對應
<艾絲蒂爾> 「為何不先派元素或是僕從呢」

<利卡德|伪法师> “埃穆雷先生,我只是看到了你作为人的可能性”
* 艾絲蒂爾 默默點出問題
<埃穆雷|无色双刀> “...但是在下是精灵,不是人类。”
<巴瑞|噫> “还不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呢…”
<利卡德|伪法师> “我指的是广义上的人,也就是类人生物”
* 巴瑞|噫 挠挠头,并不懂工程
<利卡德|伪法师> “在我见过的类人生物中,你生命力的顽强程度实在是少见”
<巴瑞|噫> “一个只容一人的小空房是做什么的呢?”
<埃穆雷|无色双刀> “在下看还是请巴瑞先生派他的土元素的前往吧,再说土元素不是可以遁地吗。”
<巴瑞|噫> “也不像有传送装置。”
<埃穆雷|无色双刀> “利卡德先生,在下觉得,您是把在下比作了蟑螂....”
* 巴瑞|噫 点点头唤来土元素
<埃穆雷|无色双刀> (我去掉
<巴瑞|噫> “站在那儿尽量别动…有什么问题就快回来。”
<利卡德|伪法师> “你多心了,我只是对你这个人作出了赞赏的评价”
* 巴瑞|噫 吩咐
<埃穆雷|无色双刀> “呼,在下总感觉这评价有些奇怪。”
<巴瑞|噫> 土元素站进了小房间……()
<DM|猹> 土元素在房间内站定,在它疑惑下一个命令前
<DM|猹> 门立刻砰地关上了,然后整个装置降进了地面,之后那块石头盖在了原处
<DM|猹> 地下的震动又持续了一会儿
<巴瑞|噫> “…?!”
<DM|猹> 接着电梯又上来了
<DM|猹> 然而里面并没有什么土元素
<巴瑞|噫> “……?!?!?!?!”
<DM|猹> 片刻后,忽然石室再次下层
<DM|猹> 地下的震动又持续了一会儿,
<DM|猹> 电梯再次上来,土元素回来了
<巴瑞|噫> “……?!?!”
* 巴瑞|噫 懵逼
<巴瑞|噫> “发生什么了?!”

<DM|猹> 向巴瑞报告下面有个地道,刚离开地道,电梯就走了。他在地道边找到个按钮。它遵循本能啪地按下去,电梯又回来了。于是他就上来了
<巴瑞|噫> “…下面有个地道,还有个按钮可以让这个小房间上上下下。”
* 巴瑞|噫 简要翻译
<巴瑞|噫> “真是古怪的装置…”

<埃穆雷|无色双刀> “房间里有东西吗?”
<巴瑞|噫> “…石头没有探索。”
<DM|猹> 土元素摇头
* 巴瑞|噫 摊手
<DM|猹> 地道边土元素觉得没东西而已
<巴瑞|噫> “…也许我们应该下去看看。”
“BEHOLD, THE PROGRESS ENGINE.”
有生之年的G:tSE坑
艾伯伦新人FAQ-入门篇

离线 不朽食物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1056
  • 苹果币: 2
  • 或许会有更好的方法
Re: 【LOG】充值年代还债记
« 回帖 #2 于: 2016-07-08, 周五 15:26:46 »
劇透 -   :
<DM|猹> 隔河看见一锭金,山又高来水又深。
<DM|猹> 有心过河把金子捡,又恐怕王八咬了我的脚后跟。
<DM|猹> 舍了罢来舍了罢,外财不富宁穷人。
<DM|猹> 猛虎虽瘦雄心在,君自身贫志不贫!
<DM|猹> 上次说到
<DM|猹> 你们推动棺材,启动机括
<DM|猹> 一间狭窄奇异的石室从黄灯处升了上来
<DM|猹> 土元素下去又上来,验证路是安全的,但是并没有足够的智能替你们判断是否有深入探索的价值
<巴瑞|喵> “下面有地道…要看看么?”
<埃穆雷|嗜血狂战> “在下觉得这是有必要的。”
<埃穆雷|嗜血狂战> “现在搜刮到的东西完全不足以还清债务。”

<利卡德|伪法师> “不管怎样,肯定是要去”
<巴瑞|喵> “那我们一个个下去吧——”
<DM|猹> 这里的墙面被像先前石棺上浮雕中的削瘦人形所覆盖。大约12个无性别特征又无发的类人生物银像以一种很恭敬的姿势站着,手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对来访者致敬。他们当中有些缺少手,臂膀,头或其他容易被盗墓贼取下的部分。
<DM|猹> 南方大约15尺,道路在黑暗中通向一个雕琢精细的拱门。之后的道路几乎不可见,因为被一块大石砖挡住了。
<DM|猹> 你们依次下来,虽然石室轰隆声令人耳朵不适,但总算平安地依次降下,也找到了土元素提过的按钮
<Dicebot>
  埃穆雷|嗜血狂战进行搜索检定: 20+2=22
* 巴瑞|喵 看看石砖
<DM|猹> 埃姆雷啥也没发现,他觉得这个把路堵住的大石头,也许下面会有什么
<埃穆雷|嗜血狂战> “诸位,来在下来把这块石头推开吧”
<Dicebot>  埃穆雷|嗜血狂战进行取20力量检定检定: 20+2=22
<DM|猹> 这里的墙面被像先前石棺上浮雕中的削瘦人形所覆盖。大约12个无性别特征又无发的类人生物以一种很恭敬的姿势站着,手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对来访者致敬。他们当中有些缺少手,臂膀,头或其他容易被盗墓贼取下的部分。
<DM|猹> 南方大约15尺,道路在黑暗中通向一个雕琢精细的拱门。之后的道路几乎不可见,因为被一块大石砖挡住了。
<DM|猹> 这块石砖大概10尺宽,2尺深,8尺高,几乎完全堵住了前往南方的道路。石头上方的天花板中有一个大概一样大的凹槽。房间里的一切都蒙上了厚厚一层灰。爬上石砖的玩家可以隐约看见后面的阴暗道路,并可以发现墙上一些等距间隔的凹室。
<埃穆雷|嗜血狂战> “诸位,这块石头有人重,请来帮在下一下!”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让土元素上去帮忙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上吧,仆役检定: 1d20+3=8+3=11
<DM|猹> 你们,准确来说是埃姆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石头推到石室一侧,让开通路
* 埃穆雷|嗜血狂战 缓了口气,看向道路
<DM|猹> 与此同时,石室两边的雕像口中徐徐喷出屎黄色的毒雾
<DM|猹> 似乎是巨石下边一块地砖在石头移开后自动弹回所致
* 埃穆雷|嗜血狂战 快步避开毒雾,走到通道中
<埃穆雷|嗜血狂战> “....这个墓穴机关设计的是不是有些问题?”

<DM|猹> 10尺宽的走道的墙上雕刻着令人好奇的雕像,它们表现出十足的活力。10尺一间隔,走道两侧布置着凹室,每个里面有一个无性别特征的白银人象,双手环抱做捧物状,手中却空无一物。这些雕像大概有7尺高。好像有一阵微风在过道中回荡,但很难知道这风是从哪来的。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捂着口鼻快速穿过
* 利卡德|伪法师 仔细观赏石像
<Dicebot>  DM|猹进行检定: 1d20=5=5
<Dicebot>  DM|猹进行检定: 1d20=2=2
<DM|猹> 你们为了避开身后的毒气,继续深入
<DM|猹> 忽然在凹室银像头顶的黑暗中
<DM|猹> 一条浅绿色射线飞向了留心观察石像的利卡德
<Dicebot>
  DM|猹进行检定: 1d20+7=18+7=25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意志检定: 1d20+4=3+4=7
<DM|猹> 无法抗拒的困倦从大脑深处袭来
<DM|猹> 利卡德身不由己地瘫软在地上昏睡过去
<DM|猹> ———第一轮———
<埃穆雷|嗜血狂战> “敌袭!”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怎么了?!”
<Dicebot>  埃穆雷|嗜血狂战进行先攻检定: 1d20+4=9+4=13
<Dicebot>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进行先攻检定: 1d20+2=16+2=18
<Dicebot>  DM|猹进行魔物先攻检定: 1d20+4=11+4=15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先攻检定: 1d20-1=7-1=6
<DM|猹> ——巴瑞——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利卡德先生!发生什么了?”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提盾警戒

<Dicebot>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进行侦查检定: 1d20+7=4+7=11
<DM|猹> 黑暗中潜伏的身影被它自己的射线照亮,你们才惊讶自己怎么会忽视这么异样的生物
<DM|猹> 那是一条连着两枚漂浮眼球的3尺长的有肌肉纹理的细绳。它一边在空中漂浮着,一边伸展着、扭曲着
<埃穆雷|嗜血狂战> “哼,一只邪物!”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啧,在空中…”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快步走到利卡德旁边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我和我的伙伴都没什么对付飘在天上东西的办法…我先让利卡德先生醒过来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拍醒利卡德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检定: 1d20+4=4+4=8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土元素护在利卡德与魔物之间
<DM|猹> ——魔物——
<Dicebot>
  DM|猹投掷2次射线双飞之术检定: 1d20+7 ( 14 3)=21 10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地城检定: 1d20+5=15+5=20
<DM|猹> 【地城知识12+5】利卡德认出这是一种名叫扼喉潜伏怪的眼魔的拙劣仿制品,也有说是眼魔的玩具。擅长biubiubiu,从它灵动的双眼来看似乎比通常个体要机敏不少。
<Dicebot>
  埃穆雷|嗜血狂战进行你不要开玩笑检定: 1d20-1=14-1=13
<DM|猹> 如同毒蛇滑过背脊的不快感袭来,埃姆雷摇头摆脱了射线的压制,但是依然冒起一身鸡皮疙瘩
<Dicebot>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进行检定: 1d20+5=6+5=11
<DM|猹> ——逗——
* 埃穆雷|嗜血狂战 掏出大♂矛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检定: 1d20-2=3-2=1
<Dicebot>  埃穆雷|嗜血狂战进行AB检定: 1d20+1=1+1=2
* 埃穆雷|嗜血狂战 大♂矛射在了墙上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检定: 1d20-1=19-1=18
<DM|猹> ——利卡德——
<DM|猹> 埃姆雷的矛笔直地扔出去,顶到银像,刮下一层银屑,又弹回地上
<Dicebot>
  利卡德|伪法师进行仆役的音波beam!检定: 1d20+2=6+2=8
* 利卡德|伪法师 cast 彩喷
<Dicebot>  DM|猹进行will检定: 1d20+4=1+4=5
<Dicebot>  DM|猹进行坠落瘀伤检定: 1d6=4=4
<DM|猹> 小东西被一大坨彩光喷倒,摇摇坠地
<DM|猹> ————战斗结束——————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快束缚住这个恶毒的小东西…”
<利卡德|伪法师> “束缚?你还准备带这东西走吗?”
* 艾絲蒂爾 左看右看
<DM|猹> 这个小东西坠落后
<DM|猹> 你们围上去才发现
<DM|猹> 在那条不久前还扭来扭去的肉梗上
<DM|猹> 挂着一个椭圆形木质铭牌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虽然我很讨厌这种怪物,但是肯定有些人有兴趣的…”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发现铭牌拿起看看

* 埃穆雷|嗜血狂战 厌恶地看了看异怪
<埃穆雷|嗜血狂战> “在下觉得这在东西不能留下”

<艾絲蒂爾> 「沒想到這種古墓還有嗯...」
* 埃穆雷|嗜血狂战 一边说着一边踩死了这玩意
* 埃穆雷|嗜血狂战 从血肉中捡起木牌查看

* 艾絲蒂爾 覺得真噁心
<DM|猹> 铭牌上依稀画着一张人脸
<DM|猹> 但是只有头发和耳朵
<DM|猹> 面部轮廓却模糊不清,或者只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吧
<埃穆雷|嗜血狂战> “看起来这只邪物是有主人的”
<DM|猹> 小东西被踩死了,溅了埃姆雷一鞋子脓血
<埃穆雷|嗜血狂战> “有人见过这个吗?”
* 埃穆雷|嗜血狂战 将木牌递给大家看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我们被人发现了?”
<埃穆雷|嗜血狂战> “不一定,这只邪物明显是在我们之前进入这里的。”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点点头
<艾絲蒂爾> 「當然」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可是现在它死了,它的主人会不会有感应?”
<艾絲蒂爾> 「然而沒有什麼選擇」
<埃穆雷|嗜血狂战> “....抱歉”埃穆雷尴尬地看了看自己鞋子说道,“在下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DM|猹> 这条走廊内似乎再无其他敌人
<埃穆雷|嗜血狂战> “继续前进吧,诸位。”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叹了口气,看着旁边的人像
<利卡德|伪法师> “生物的事怎样都好”
<DM|猹> 沿着走廊深入,你们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在这巨大的房间里一根阴暗的灰石柱子从地面一直升到天花板。房间朝东西两方向开口。
<Dicebot>
  埃穆雷|嗜血狂战进行搜索检定: 20+2=22
<DM|猹> 房间中央的柱子的西墙有一个凹室,那里有一个看起来是高出地面4尺的喷水池……看造型像喷水池,但是却一直向外喷着橘黄色的黏软粉块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呃噢。”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不太舒服

<DM|猹> 在喷水池周围的地面有大量霉菌
<DM|猹> 只是靠近就感觉温度下降了几度
<Dicebot>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进行自然姿势检定: 1d20+8=4+8=12
<DM|猹> 房间中央的柱子的东墙有一个从地板到天花板高的壁龛。
<利卡德|伪法师> “从古代存留至今的喷水池?有趣”
* 利卡德|伪法师 靠近

<埃穆雷|嗜血狂战> “...但是为什么喷的是泥一样的东西?”
<DM|猹> 埃姆雷在柱子北墙底部发现一个隐藏的挂钩
<艾絲蒂爾> 「泥?」
<DM|猹> 房间中央柱子的南墙上有一个离地面8尺高的水龙头,看起来像是淋浴器。
* 埃穆雷|嗜血狂战 用手指沾起一点泥看看
<DM|猹> 抓起来手感滑腻,凑近闻还有刺激胃口的香味,像是土豆泥的香味
* 艾絲蒂爾 往水龍頭附近看看
<DM|猹> 水龙头没有锈蚀,但是也不见水滴
<埃穆雷|嗜血狂战> “...土豆泥?”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用火把探探霉菌试试
<DM|猹> 霉菌如有知性,随着火把接近忽然膨胀一圈(外扩一圈
<艾絲蒂爾> 「!」
* 艾絲蒂爾 看著巴瑞動手

<DM|猹> 巴瑞也被刺骨的寒气袭体
<Dicebot>
  DM|猹进行检定: 3d6=3+1+5=9
<利卡德|伪法师> “这是生物吗……”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噫!”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立刻推开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看着自己被冻得不行的手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我把火把凑过去的时候寒气突然加重了!”

<埃穆雷|嗜血狂战> “试试能不能烧掉?”
* 埃穆雷|嗜血狂战 建议道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抱怨着,开始治疗自己的伤势
<Dicebot>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进行clw检定: 1d8+1=8+1=9
<DM|猹> 总之,巴瑞用大地的力量驱退了体内的寒气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我不知道能不能烧掉…这霉菌也许是吸收热量来生长的。”
<艾絲蒂爾> 「先不要用火把靠近看看」
* 艾絲蒂爾 歪頭說

<埃穆雷|嗜血狂战> “既然如常”
<埃穆雷|嗜血狂战> “既然如此”
<埃穆雷|嗜血狂战> “不妨让在下来试试”

<艾絲蒂爾> 「小心為上」
<埃穆雷|嗜血狂战> “在下族内的武艺能保在下不受这寒菌的伤害”
<埃穆雷|嗜血狂战> “就算受了伤也可以很快复原。”

<艾絲蒂爾> 「我也這麼想」
* 埃穆雷|嗜血狂战 举起火把开始耕...烧菌
<Dicebot>  DM|猹进行给这个鱼唇的野蛮人献上冻疮检定: 3d6=4+5+1=10
<DM|猹> 霉菌越烧越多,反而火把熄灭了
* 埃穆雷|嗜血狂战 后退
* 埃穆雷|嗜血狂战 自愈
<埃穆雷|嗜血狂战> “呼...”
<埃穆雷|嗜血狂战> “诸位抱歉,这里的寒气实在是太重了。”

<Dicebot>  艾絲蒂爾进行检定: 1d20+1=12+1=13
<埃穆雷|嗜血狂战> “要是不小心的话,在下也可能会死”
<利卡德|伪法师> “我说,真的有必要在这菌上这么纠结吗”
<艾絲蒂爾> 「我看你完全沒有在意吧......」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看起来那些霉菌的确是靠热量增殖。”
<DM|猹> 艾斯蒂尔想起,这是一种名叫棕霉菌的菌类,以热量为食,却畏寒
*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托腮
<埃穆雷|嗜血狂战> “那么诸位,先去探索另外一边的房间吧。”
<巴瑞|破网迟早要完> “到时候再想想办法吧。”
“BEHOLD, THE PROGRESS ENGINE.”
有生之年的G:tSE坑
艾伯伦新人FAQ-入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