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13_宣泄·新的征程  (阅读 1197 次)

副标题: 一哭二闹不上吊 || rose已经有6条链子了 || 我不做人啦jojo! || 帮什么忙 就是送死吧 牺牲之道 || 屁爱死四…是什么东西 || 崩山擊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13_宣泄·新的征程
« 于: 2016-06-26, 周日 23:37:05 »
ChaosticMoon:   ---------------Start------------------
ChaosticMoon:   恶战过后,精疲力竭的你们终于安稳地睡了一晚
ChaosticMoon:   虽然依然提防着森林里可能的危险,但这一晚相安无事地过去了
ChaosticMoon:   第二天——
* 卡捷琳娜 一早起来,看看赫珀斯的情绪
* 赫珀斯 静静地坐在一边,似乎睡得并不踏实
* 赫珀斯 眼神中掺杂着疲惫与憔悴
* 乌哭 继续用混元体治疗自己。
* Rose 继续在睡袋里躺着,等他们要走再出来
* 卡捷琳娜 轻轻拍了拍赫珀斯的肩,然后检查了一下梅林的遗体盒,整理一下小鸟的遗体
* 卡捷琳娜 之后到一旁如常晨祷
* 乌哭 一早起来,就打坐加速自己的恢复。
* 乌哭 检查自己的行李,自己腰包的分量尤其沉重,里面装着只剩灰的马蒂
* 捷西卡 重新冥想一下就起身了
卡捷琳娜:   "守护生命,尊重逝者……"
* 卡捷琳娜 卡住了...
* 捷西卡 順便替自己回復一下« 2d8 = 13 »
* 赫珀斯 开口缓缓说着话,也不知道是对其他人说还是单纯的自言自语
赫珀斯:   “回去以后,我要问那个老头子几个问题,希望不会影响到你们。”
* 卡捷琳娜 轻轻地"嗯"了一声
捷西卡:   "反正你認識那人比較久。"
乌哭:   « d20+3 = 15 + 3 = 18 »察言观色赫伯斯,
* 乌哭 感觉赫伯斯似乎还是很激动
* Rose zzz
* 卡捷琳娜 晨祷之后还有些习惯性地想喊玛蒂帮忙穿盔甲
卡捷琳娜:   "玛..............
卡捷琳娜:   "....玛............
捷西卡:   "別瑪了,我來幫你穿吧。"
乌哭:   ”……
卡捷琳娜:   "............嗯..........
* 赫珀斯 听到卡夏的声音,默默地低下头,将自己的目光藏了起来
* 卡捷琳娜 默默地在捷西卡帮助下穿带盔甲
卡捷琳娜:   "那个...
* 卡捷琳娜 已经准备了2发次级恢复
卡捷琳娜:   "捷西卡昨天身体被那珠子侵蚀了一下吧?
卡捷琳娜:   "我来帮你恢复
* 卡捷琳娜 cast Restoration, Lesser
捷西卡:   "哦,謝謝。"
* 捷西卡 手還隱隱作痛
卡捷琳娜:   "昨天真是多亏了捷西卡,不然我们大概....
卡捷琳娜:   « d4 = 2 » 恢复体质
* 卡捷琳娜 并没继续说下去而是完成了魔法
赫珀斯:   “是啊……谢谢”
乌哭:   “昨天真是危险啊。”
卡捷琳娜:   "感觉完全恢复了吗?
捷西卡:   "還好像有點痛,不過這點小傷別在意了。"
* 捷西卡 拿起長槍,別上長劍
* 乌哭 去叫rose起床
卡捷琳娜:   "是我修为不够..不过再来一次吧
* 卡捷琳娜 cast Restoration, Lesser again
卡捷琳娜:   « d4 = 3 » 恢复体质
卡捷琳娜:   "现在呢?
捷西卡:   "嗯,好像沒事了。"
卡捷琳娜:   "太好了
* 卡捷琳娜 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 Rose 磨蹭了一下以后爬出睡袋,从包里拿出小本子记了记就又塞了回去
捷西卡:   "好了,別拖拖拉拉了,魔族入侵那天起就知道我們大家都會隨時性命不保了。比起在紫川城里面奮戰的人,不如早點想想那玩意對他們有什麼幫助吧。"
* 捷西卡 指了指裝了心臟的布袋
* 乌哭 收拾好行李,坐着等其他人。
卡捷琳娜:   "嗯...出发吧
* 卡捷琳娜 从腰包里捡出块口粮来塞进嘴里,简单收拾收拾就出发了
赫珀斯:   “走吧”
* 赫珀斯 临走前,将用布裹着的槑厸埋葬在塔边的树下
* 卡捷琳娜 赫珀斯埋梅林的时候在她身后站立守护了一会儿,心中默默念了几遍悼词
* 捷西卡 動身了
乌哭:   “卡夏你的伤好些了吗?”边走边说。
卡捷琳娜:   "啊..不太打紧
乌哭:   “别太勉强自己。”指了指胸口。
卡捷琳娜:   "嗯不会的,带着治疗杖呢哟
乌哭:   “那就好~”笑了笑。
* Rose 路上啃了根能量棒
ChaosticMoon:   于是,你们重整精神后,向法所在的小屋前进了。
ChaosticMoon:   今天是个安静的上午。阳光透过树叶投在地上,斑驳的光影看起来异常清新
ChaosticMoon:   然而恐怕阳光也无法驱散你们心中略微阴沉的气氛。无论如何,你们在中午时分回到了法的小屋。
ChaosticMoon:   法依然和你门离开时一样,在小屋面前的空地品着茶,而芙妮尔俏生生地站在他身后
卡捷琳娜:   "我们回来了!
芙妮尔:   “欢迎各位回来~”
捷西卡:   "這次沒錯了?"
* 捷西卡 晃了晃裝了心臟的布袋
* 赫珀斯 静静的看着法,努力不把真实的情绪压下去
法:   “可花了你们够久的”
法:   对捷西卡举起的袋子隔空举起了手
捷西卡:   "是是,不才1天而已。"
赫珀斯:   “法,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 卡捷琳娜 心里有不知道多少话想说,但终究并没有讲
法:   捷西卡手中的袋子向法飞去,里面的心脏露了出来
法:   阴蓝的心脏依然发着光,法低声念了几句咒语,随后再回答道:“这不是废话吗,不过……”
法:   “可惜啊……科隆威尔”
赫珀斯:   “你到底了不了解这个东西的作用?”
赫珀斯:   “所以你也知道这个东西足以成为元素生物的核心?”
Rose:   “……”
法:   “不如说这本来就是元素生物的核心。”
法:   又低声念了几句咒语后,你们发现,法隔空举着的心脏更为萤亮了
法:   你们发现心脏的形状在变化着
Rose:   “这东西和科隆威尔是什么关系?”
赫珀斯:   “你既然知道这东西是元素生物的核心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 乌哭 试着安抚赫伯斯
捷西卡:   "雖然我覺得早就說了。。。不過那心臟怎麼一回事..
* 卡捷琳娜 静静地站在原地听着,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法:   “问题太多,你们等一下”
法:   说着,法停了一下,随后心脏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捷西卡:   « 1d20+12 = 2 + 12 = 14 »位面知識,以我所知的元素生物有"心臟"的嗎。
法:   蓝色的光充斥了你们的视野。随即蓝光渐渐地消失了
法:   你们看到,空中浮现出的,是一颗晶蓝剔透的小珠子
法:   里面隐隐水光流动,看起来煞是好看
卡捷琳娜:   "Purifi...ed?
法:   小珠子掉在了草地上,法身后的芙尼尔向前探身捡起了珠子
法:   ”芙尼尔,那么就拜托你了,路上要小心。“
芙妮尔:   “好的爷爷~各位也以后再见了~”
芙妮尔:   说着芙尼尔蹦蹦跳跳地向森林外走去
* 卡捷琳娜 摆手道别
捷西卡:   "哦,謝謝你的幫忙了(小聲"
乌哭:   ”……?芙妮尔是去哪了?“
法:   “好了,那么现在回答你们的问题”
法:   “这是水元素的心脏,但也不是,正确的说这是某个人类和水元素化为一体,却又没有化为一体的产物”
法:   “科隆威尔这小子,本来挺有前途的,没想到……”
* 卡捷琳娜 静静地聆听
赫珀斯: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回来的时候,队伍少了点什么?”
Rose:   “就是说,这是那法师塔的主人……搞砸了?”
捷西卡:   "難不成這就是科隆威尔先生的心臟?"
法:   “没错,我的确注意到了,所以你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吧?”
卡捷琳娜:   (没想到科隆威尔是个力量20的法师...
捷西卡:   "唔......原來如此。"
捷西卡:   "那你知道一個叫莉莉的人嗎。"
赫珀斯:   “所以,伤亡是你预料之中的事情吗?”
* 乌哭 静静的听着
法: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那心脏显然原来属于一名长老水元素,而科隆威尔不知道为了什么试图把它和自己融合,但又失败了。所以我猜你们遇到的是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吧”
乌哭:   ”很水的怪物……“
捷西卡:   "是的,科隆威尔先生臨終的遺言就是說了『莉莉』二字。"
法:   “我怎么可能知道。死伤对冒险者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之前教导你的牺牲之道,你都忘了吗?”
Rose:   “……真是遗憾。不过他倒是老实地把自己封在下面呢。”
Rose:   “还是说是谁替他干的”
法:   “至于莉莉嘛……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娜迦族的酋长吧?怎么?你们对八卦感兴趣?“
卡捷琳娜:   "不...更在意林河
卡捷琳娜:   "别的...就让它过去吧
* 卡捷琳娜 突然开口了
捷西卡:   "娜迦族啊。。。就是路上那些半人半蛇的生物吧。"
赫珀斯:   “牺牲之道就是送死吗!明明有办法去避免这种伤亡,为什么还偏偏要去送死!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塔底下可能有个水元素的结合体,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法:   “林河的军民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与其谈这个不如赶紧听好下个任务?”
赫珀斯:   “你口口声声说牺牲之道,你怎么不为了林河去死!”
法:   “……”
法:   有些怪异地看着赫珀斯
* 卡捷琳娜 不过也没有拦阻赫珀斯的意思
法:   ”避免?小丫头,我觉得你根本没有明白冒险的意义啊。“
法:   ”你抱怨我没告诉你们那塔下面有什么,那我现在就从头来给你们好好讲一下现在的情况。“
法:   ”林河要塞现在被魔族围得水泄不通,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周围的村庄里死的人估计叠起来都有山高了,护城河水红得都快发紫了。“
* 卡捷琳娜 听到"鸟",不由得把目光垂下了一会儿
* 乌哭 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还是不免震惊。
* Rose 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法
法:   ”紫川秀明知这点,他明知道这里附近除了我恐怕没有其他人能帮到他了,为什么还派你们来吗?“
法:   ”如果光要完成任务,他派一群士兵来就行了,个个都比你们听话,比你们不怕死。“
* Rose 默默地想“笨蛋士兵能解开那火球谜题?别逗我了”
乌哭:   (火球陷阱可以用人海过的~
卡捷琳娜:   (我觉的士兵在魔族路过的时候就躺绝了...
法:   ”但他的士兵不是冒险者!我知道你以前不是冒险者,你们其他这些混小子也未必是,但现在给我记住了:“
法:   ”冒险者之所以会变强,正是因为在一次次生与死之间的领悟和成长!如何在野外生存,如何解决从未见过的难题,如何与从没见过的怪物战斗,如何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正确的选择,如何……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
法:   ”这是习惯于遵循指令,无法独立思考的士兵办不到的。“
* Rose 悄悄翻了个白眼
* Rose “好像这里好活一样”这样想
法:   ”这是对你们的试炼,接下去我还要派你们去更危险的地方。你如果有时间责问我,不如好好考虑自己以后该怎么做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赫珀斯:   “你所谓的冒险者都不带脑子吗!明明有可用的信息,非要用身体去硬闯才叫冒险者吗!你自居为一个无所不能法师,在这种时刻不仅只会吩咐别人去替你干活,还不把事实的情况提前交代清楚,你这就是你所谓的试炼吗!”
赫珀斯:   “如果你想说我们的成长必然伴随着其他同伴的死亡,那我觉得你所说的话根本就是放屁!”
赫珀斯:   “我不是怕死,但我不能无缘无故死在莫名其妙的东西上,我的同伴也不行!”
乌哭:   “试炼除了为了让我们更强大,还有其他目的吗?”
法:   ”吩咐清楚?你以为我是全知全能的吗?我刚才已经说了,你根本不可能知道前面到底有什么。如果不想死就好好动动脑,为什么自己同伴会死,而不是跑来这里来责问我。“
赫珀斯:   “你刚才已经说了,你很清楚这个东西是元素核心,你还想赖掉吗?”
Rose:   “这么说来,你派那孙女直接去树林里,不会有危险吗?”
* Rose 试图打个岔
卡捷琳娜:   "总之...
* 卡捷琳娜 虽然刚才一直闭口不言,现在突然插进来
卡捷琳娜:   "下面要做什么...以保住林河为目的
法:   翻了个白眼,说到”那东西本来就是个长老水元素的心脏,我怎么可能知道科隆威尔做了什么。“
法:   ”至于芙尼尔干什么去了还不用你们来担心,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怕了,不想干了,无所谓林河怎么样了,大可以呆森林里。反正除了紫川秀也没人对你们有什么期待。“
法:   ”但如果你们想拯救世界又不想付出,想活下去又害怕牺牲,这世界上还没那么好的事情!
卡捷琳娜:   "既然吾等只是庞大战争中无人问津的一兵一卒...告诉我们下面做什么才能守住林河就好
卡捷琳娜:   "如果能活下来..别的事情大概还有200年可以细细地去回想...
卡捷琳娜:   "也不在乎现在这一天两天了.....
乌哭:   “明白了,请给我们下一个任务吧。林河还在劫难之中,刻不容缓”
乌哭:   “……精灵真长寿……”悄悄说
法:   “好,那么仔细听好了。林河北东方有个地方。住着一群地底矮人。“
* 卡捷琳娜 重新缄口
法:   ”我会给你们一封手信,你们下一个任务就是去那个矮人那里,说服他们帮助林河。“
* 卡捷琳娜 走上前去
* 卡捷琳娜 伸出双手等着信
捷西卡:   "說服...."
乌哭:   “……看来又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法: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丢给了卡捷琳娜
* 卡捷琳娜 抓住信,用双手捧好
法:   “别以为有了我的信他们就会鸟你。地底矮人和象印可算是有世仇的。而且他们完全有能力抽身而走。”
卡捷琳娜:   "可以提前看吗?
法:   翻了个白眼,说:”你觉得呢?“
捷西卡:   "這......我們能拿什麼去說服他們"
Rose:   “他们有什么其他的夙敌没?”
* 卡捷琳娜 于是当着法的面看看信上的内容
法:   (你会地底语么
卡捷琳娜:   (必须不会
乌哭:   ”……“
* 赫珀斯 在一旁咬着牙,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法可能是唯一有能力拯救林河的人,但失去槑厸和同伴的怒火依然没有平息
捷西卡:   "目前不會。路上經過買本地底語字典學學好了。"
法:   “蠢精灵你还真试图去看啊?“
卡捷琳娜:   "修为不够真是对不起
* 卡捷琳娜 于是把信折起来收进腰包
* 卡捷琳娜 退回到行列里
乌哭:   “看来似乎要会他们语言才能交流了”
法:   说着卡捷琳娜感觉信被法强行抢了过去,然后又被施了什么魔法丢了回来
* 卡捷琳娜 于是重新把信抓住带回到同伴这边
法:   ”至于怎么说服他们我怎么知道,这得你们自己想办法“
Rose:   “对了。”
* Rose 忽然想起来点事
Rose:   “我们来这森林的路上,遇到过一伙恶魔。我记得……里面好像还有一个暗精灵。”
Rose:   “这个会不会暗示着地底矮人也……?”
卡捷琳娜:   "嗯我还想请问,他们所在的位置有没有什么更明显点的标志..或者说从哪里下到地下之类的地图什么的?
法:   ”地底矮人是地底矮人,暗精灵是暗精灵,地底矮人再不济本来也是象印的土著,暗精灵那是神魔大战就叛逃的种族。你真的要现在让我帮你复习魔法史吗?“
法:   ”至于地底矮人的位置……“
法:   说着掏出了一个卷轴,翻着白眼丢给卡捷琳娜
* 卡捷琳娜 接过
* 卡捷琳娜 展开1/4看了看
法:   “在一个叫兮泷崖的地方,自己照着地图走”
卡捷琳娜:   "太感谢了
* 卡捷琳娜 把卷轴卷好,插进腰包里
卡捷琳娜:   "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乌哭:   « d20-1 = 11 - 1 = 10 »int check,地底矮人与象印的历史。
法:   “对了,那个光头蜥蜴!"
乌哭:   “在。”
法:   “你那个项链是芙尼尔给你的吧?”
乌哭:   “是的。”
Rose:   (在我这里其实
乌哭:   (嗯我也是楞了一下……
Rose:   (没事就假当在你这里,在我身上的话肯定塞在包里(
Rose:   (rose已经有6条链子了= =
乌哭:   “忘记归还了,谢谢芙妮尔的帮助。”取下项链,双手递上。
法:   “给我还回来!那是我给她的生日礼物!作为交换,我给你个其他的东西”
法:   说着法隔空抓过了那条项链,然后从怀着掏出了一个破袋子丢了过来
* 乌哭 双手接过。
乌哭:   “谢谢。这是?”
ChaosticMoon:   乌哭发现这似乎是个次元袋,虽然外表看起来不怎么大可里面似乎能装很多东西
乌哭:   “真是帮大忙了。”
卡捷琳娜:   (法:这是咱们的定情信物,蜥蜴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卡捷琳娜:   (说来之前那根FFF棒不送给法爷当纪念品么
法:   ”对了,笨丫头!“
法:   朝向赫珀斯
* 赫珀斯 没有说话,两眼盯着法
法:   ”看你魔宠也死了吧?这个给你吧,下次好好和魔宠沟通,魔宠相当于术士的左手,别轻易剁手!”
法:   说着把一个面具一样的东西丢给了赫珀斯
赫珀斯:   “倔老头……坐在椅子上发霉吧……”
* 赫珀斯 捡起了地上的面具« d20+10 = 9 + 10 = 19 »spellcraft
卡捷琳娜:   (所以赫发现那脸是干嘛用的?
捷西卡:   (是法年輕時用過的面具,並無半點吊用
卡捷琳娜:   (性转面具
ChaosticMoon:   赫珀斯发现这个戴着这个面具的人似乎可以听、读、写多种语言
乌哭:   (不用学了
* 赫珀斯 戴上面具试试
ChaosticMoon:   面具看起来很小,一般人类似乎带不了,但小体型的动物绰绰有余
赫珀斯:   (我不做人啦!jojo!
乌哭:   (这是给魔宠用的吗2333
Rose:   (多小的体型
ChaosticMoon:   (猫/鸟/蛤蟆
Rose:   (蛤蛤
赫珀斯:   (+1s
乌哭:   “另外有一件事,这是同伴的遗骨,虽然知道生死不可逆,但还抱着一丝希望带回来,望您能办法恢复。
乌哭:   “如不能,就请允许我们安葬在此。”
法:   “人的生命之所以珍贵,正是因为每人都只有一次机会。”
Rose:   “啊……对了,那法师塔的主人——是叫科隆威尔是吧?本来是哪个国家的人?”
* Rose 忽然想起了某个链子的事情,就顺口问了问
法:   (稍等我自己编的地名忘记了
捷西卡:   。。。
法:   ”特索维尼亚的人,别瞎打听别人的事情。“
Rose:   “……特国的啊。多谢了。”
法:   ”你的同伴我会帮她收尸的,你们没有问题就快滚吧。“
* 乌哭 将腰包里的遗骨给了法。
* 乌哭 于是退回队列。
* Rose 微微鞠了个躬
* 卡捷琳娜 看看法好像没什么别的吩咐,就微微欠身之后转身离开了
* 乌哭 跟着离开了。
* 卡捷琳娜 同时展开地图确认行进的方向
卡捷琳娜:   "事不宜迟...怎么样才能行进得更快点?
* Rose 转身离开,一手摩挲着脖子上的纹路一边整理获得的信息
乌哭:   (忘记问了要让地底矮人帮上忙
乌哭:   (帮什么忙
卡捷琳娜:   (出兵送死?
捷西卡:   (就是送死吧
Rose:   (牺牲之道
乌哭:   (好吧
乌哭:   (一举两得
卡捷琳娜:   (要不就是出兵去紫川送死
卡捷琳娜:   (反正都是送死...无非怎么死而已
卡捷琳娜:   (马背上能坐几个?
ChaosticMoon:   (2
卡捷琳娜:   (不能额外挂个小体型的么
卡捷琳娜:   (你们有没有什么别的加速行进的方法,和尚除外
卡捷琳娜:   (乌哭自己跑就好
* 捷西卡 看了下地圖
Rose:   (下一级才有
乌哭:   (嗯我自己跑吧……
捷西卡:   "我們沿海邊走吧,內陸地方估計早已到處都是魔族了
卡捷琳娜:   "同意
卡捷琳娜:   "我也是这个想法
卡捷琳娜:   "说来你们有没有什么快速行进的方法...
赫珀斯:   “有船吗?”
赫珀斯:   “我没有”
捷西卡:   "穿過森林從海岸走過去就可以了。
卡捷琳娜:   "感觉luna的话..载上我和rose之后,可能只能勉强再载一人...
乌哭:   “似乎只有双足可用……不知道是否有船”
卡捷琳娜:   "水路还是算啦...肯定比陆路慢...
捷西卡:   "等我一會。"
卡捷琳娜:   (你要造马车么...
卡捷琳娜:   (还是草橇...
捷西卡:   (我在想馬車比較易造還是手拉車..
卡捷琳娜:   (肯定橇最容易...如果海边是沙地的话应该挺方便的
* 捷西卡 消耗7PP,利用附近森林的樹林造一個草橇
* 卡捷琳娜 于是call luna来,商量让她拉橇
Luna:   "............这太有失身份了!
乌哭:   “……”
Luna:   "而且也没有挽具不是嘛?
捷西卡:   "啊,有需要的話這裡就有。
Luna:   "/o\
Luna:   "姑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给力...
Luna:   "唉算了反正也没别的臣下在...
Luna:   "本宫就委屈一下吧....
ChaosticMoon:   (我觉得草撬坐一个小时你们就要吐了
Luna:   (沙滩什么的还好吧...
Luna:   (总之1380磅的拉动力
Luna:   (扣掉乌哭应该够了
ChaosticMoon:   (不是沙滩,一半是森林,一半山地
Luna:   (你家海边设定的全是悬崖么...
ChaosticMoon:   (恩那
捷西卡:   (。。
Luna:   (外带还可以换乘啊,毕竟背上有座
Luna:   (你就当是晕到一定程度就换换好了
ChaosticMoon:   (可你们有5个人
Luna:   (一个自己跑,2个座位,2个橇
Luna:   (正好
捷西卡:   (1個人跑
捷西卡:   (2個人坐馬,2個人坐車
捷西卡:   (簡直完美
ChaosticMoon:   (我想想
乌哭:   (我好惨~
Luna:   (座位和橇隔半小时换换
赫珀斯:   (我昨天还在想要不要选召唤坐骑,结果没选,哈哈哈
Luna:   (重载速度是40
Luna:   (这样乌哭也不用跑太累
Luna:   (反正还有午休吃饭什么的
* 捷西卡 於是隨便在附近找了點兔子之類的毛皮,然後再消耗7PP造個皮製挽具
* Luna 一脸辛酸
捷西卡:   "唷,大姐,你要的挽具。(新鮮的"
Luna:   "哼!
* Luna 不情愿地套上
* 捷西卡 於是幫忙套上去
卡捷琳娜:   "辛苦您啦...那么就拜托了,象印的命运...
乌哭:   ”加油!我们一起跑
* Rose 为Luna叹了口气
* Rose 然后麻溜地跟着骑士上了马
赫珀斯:   “辛苦您了。”
Luna:   "唉你们这些小短腿...
* Luna 看了看rose
Luna:   "不是特指你
* 捷西卡 坐車ing
Rose:   “口亨,谢谢啦。我腿倒是短点,不过”
赫珀斯:   “老司机带带我”
* Luna 于是开始拉橇,先快跑了一个小时,然后慢慢颠着溜达
捷西卡:   "...........沒....沒想到這麼颠。要。。。要死了
Luna:   « d20+10 = 1 + 5 = 6 » 强行军check第一小时DC12
Luna:   (噗...我认了
Luna:   "你还颠...本宫都要累趴下了 @w@ (8小时后
捷西卡:   "大姐你沒事吧?怎麼好像在吐白沐了。。。""
乌哭:   (我也要投吗
ChaosticMoon:   (要
Luna:   "不跑了不跑了....
Luna:   "累死本宫了
赫珀斯:   “休息一下吧”
乌哭:   (强行是过体质吗?
ChaosticMoon:   (对
Luna:   (是第9小时开始的时候才check啊...
Luna:   (前面没什么问题
乌哭:   « d20+3 = 8 + 3 = 11 »强行军
乌哭:   (233
捷西卡:   "我說哪.....年輕人,得多練練身體,跑那兩步就不行那是怎麼一回事。"
乌哭:   “果然一直跑还是不行啊……
Luna:   "累累累! 本宫之前到底是哪里没想开和你这个小丫头签了契约.....
ChaosticMoon:   于是,你们拿着法给你们的地图,一路向北,沿着海边前进着
ChaosticMoon:   你们争分夺秒地向着兮龙涯推进,尽管已经来回轮换了坐在草橇里的人,但在里面颠簸着依然让人不禁晕眩
* 卡捷琳娜 @ @
卡捷琳娜:   "辛...辛...辛苦您了||||
卡捷琳娜:   "殿下...走...走...走好....
* 卡捷琳娜 七荤八素地进行反call仪式把luna送回去了
捷西卡:   "真是個不太好受的經驗。。。。我覺得應該學會造馬車"
ChaosticMoon:   (剩下的人也过个Con check吧
捷西卡:   « 1d20+2 = 20 + 2 = 22 »con 力大無窮!
捷西卡:   ...
赫珀斯:   (wtf
卡捷琳娜:   « d20 = 15 » con check
Rose:   « 1d20+2 = 16 + 2 = 18 »con
赫珀斯:   « d20+1 = 18 + 1 = 19 »con
ChaosticMoon:   (wtf
捷西卡:   "結果這群人里面身體最好的居然是我...."
赫珀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捷西卡:   (哼!天真!
ChaosticMoon:   所幸,你们稍加休息后就恢复了过来
Luna:   "哎哟卧槽累死老娘了..今天得好好泡个澡(在小马界的居所里如是自言自语道
ChaosticMoon:   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后,你们对照地图,发现按照今天的速度,恐怕还有4天才能到达兮泷涯
捷西卡:   "好像沒走了多久啊...."
卡捷琳娜:   "...任重道远呢....
捷西卡:   "明天也得麻煩露娜了...."
乌哭:   "地图上感觉还没多远……
卡捷琳娜:   "嗯感觉好对不住她 T_T
* 捷西卡 在露娜離開後,把剩下的鞍具等都扔到烏哭的次元袋里
捷西卡:   "正好這破袋用得著了。"
* 卡捷琳娜 路上吃掉了午餐和晚餐份的口粮
卡捷琳娜:   "早些休息吧...看大家也都累了
* 乌哭 跑了一天坐下来休息吃点东西。
卡捷琳娜:   "今天我来守夜
捷西卡:   "總感覺好像天天都是你守夜。"
乌哭:   “我跟你轮吧。”
* 卡捷琳娜 施展lay on hands,指尖泛起微光,给自己治疗13点
卡捷琳娜:   "你太疲劳了
赫珀斯:   “我来守夜吧。”
* Rose 找了个暗处钻了起来
捷西卡:   "今晚就在這扎營了?路上都沒看到魔族的身影,生個火應該沒問題吧。"
卡捷琳娜:   "赫你们术士还是应该好好休息...
卡捷琳娜:   "保持精力和清醒的头脑才能更好的应对前面的挑战啊
卡捷琳娜:   "我们不要再失去谁了
乌哭:   “嗯,应该没啥问题吧。虽然不知道生火要做饭吗~?”
捷西卡:   "取暖,還有驅趕野獸。"
卡捷琳娜:   "嗯升堆篝火吧
乌哭:   “嗯”帮着一起生篝火
* 卡捷琳娜 找空地找树枝生火
* 捷西卡 於是消耗7PP,把旁邊的樹變出一批木柴出來,然後生火。
* 卡捷琳娜 然后简单休息休息,准备穿着盔甲守上半夜
赫珀斯:   “好吧,那么辛苦你们了。”
* 赫珀斯 拿出干粮和水坐在火堆旁吃喝
卡捷琳娜:   "rose那么麻烦你来换班可以吗?
Rose:   “好吧”
* Rose 从影子里发出声音
卡捷琳娜:   (其实你家crystal也可以守夜...
卡捷琳娜:   (没什么别的就CG了?
捷西卡:   (居然虐待動物,你有沒有人性
卡捷琳娜:   (晶体怎么算动物
ChaosticMoon:   于是你们经过了一天的跋涉,在森林的星光下扎营就寝了。
ChaosticMoon:   « d100 = 3 »
乌哭:   (……
卡捷琳娜:   (这是遇到了啥!
卡捷琳娜:   (总boss提前登场么
捷西卡:   (你遇到了3隻松鼠,你想怎麼做
卡捷琳娜:   (给它们箱子
卡捷琳娜:   (不对应该给螺母
ChaosticMoon:   这一晚夜色宁静,你们思考着接下来的旅程,思考着接下来面对矮人是可能的说辞,坠入了梦乡
ChaosticMoon:   第二天如同第一天一般,你们在颠簸的草橇上前进着。已经远离了梦涧森的你们越来越接近林河要塞。
ChaosticMoon:   你们继续前行的路途中依稀能看到林河要塞的方向在空中朝着城内俯冲的魔族怪物们。
ChaosticMoon:   远远看去,你们甚至还能看到林河城前扬起的尘土,想象出战场上人马的嘶声。
ChaosticMoon:   但是,你们没有停步,一边注意着不被天空中的魔族发现的同时,一边继续向东北方前进。
捷西卡:   "又回到這裡附近了。"
Rose:   “林河还在?”
乌哭:   “希望他们能坚持住。”
* 卡捷琳娜 七荤八素中远远望着林河的上空,想起了扎达克,还是无法释怀
卡捷琳娜:   "扎达克...我们一定会...........
* 赫珀斯 对比前几个月、记忆中的林河,感觉现在的林河已经成为人间炼狱
Luna:   "累累累!
ChaosticMoon:   第三天,你们穿过了森林地形,进入了山脉地区。
ChaosticMoon:   你们以前从未来过这里附近。这里是一片在林河城周边的荒野区,只是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
Luna:   "哎呀这里平坦多了....
* Luna 沿着山谷跑
卡捷琳娜:   (今日法术:(万法大全)犀牛之冲撞(Rhino's Rush) (万法大全)战略袭击(Strategic Charge)
ChaosticMoon:   乱石遍地,杂草丛生……很快你们就发现你们无法再坐草橇前行了
捷西卡:   "好像到此為止了。"
Luna:   "........
Luna:   "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么多石头!
* 卡捷琳娜 @_#
赫珀斯:   “矮人们不修路的吗?”
ChaosticMoon:   因为崎岖不平的山地地形让车马难以通行,只得徒步跋涉
卡捷琳娜:   (能不能造悬挂系统...
ChaosticMoon:   (什么鬼
捷西卡:   (掛哪...
卡捷琳娜:   (就是造4个轮子和独立悬挂啊
卡捷琳娜:   (然后就可以越野了...
ChaosticMoon:   (你以为露娜是自行车还能前后挂篮子吗
卡捷琳娜:   (我是说车篮加轮子和悬挂...
乌哭:   (不是,是轮子的悬挂系统……
* Rose 四下观察有没什么好藏身和伏击的地方« 1d20+12 = 19 + 12 = 31 »spot
ChaosticMoon:   玫瑰发现山石凹凸很容易造成视野上的死角
ChaosticMoon:   在跋涉途中甚至有一条岩蛇从拐角处蹿出来,你们几乎被咬到时才发现
捷西卡:   "這岩蛇。。。好大!"
捷西卡:   "正所謂,大岩...."
乌哭:   “……居然还有这样的生物
Luna:   "这破路为何要本宫陪你们走....
Rose:   “……这地方要小心。说不定有伏兵”
* Luna 背上驮着rose和卡捷琳娜
Luna:   (这样队伍速度是30
ChaosticMoon:   相传兮泷崖以前是龙族栖息的地方,但现在你们能看到的只是一片乱石岗罢了
ChaosticMoon:   不禁让人好奇这里究竟曾经发生过什么
ChaosticMoon:   就在这样的有些无趣的旅途中,你们继续前行着
* Luna 踢飞一块石头
Luna:   "这地方那些龙居然会喜欢...
乌哭:   ”或许我们一族也是从这里发源的。”
Luna:   "本宫无法理解你们这些种族对居所的偏好
赫珀斯:   “这种地方也太荒凉了”
乌哭:   “过去并不一定是这样的
Luna:   "把金币塞进乱石岗这种癖好实在是难以理解
Luna:   "伏兵什么的...真能在这地方蹲上半天也够有耐性的
Luna:   "唉今天新上市的PS4游戏又因为在这种破地方旅行没法第一时间玩上了..真闹心
* Luna 又踢飞一块石头
ChaosticMoon:   (马蹄子呀哦怎么操控手柄
Rose:   “屁爱死四……是什么东西?”
乌哭:   ”……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感觉,都听不懂
Luna:   "PS4都不知道? 啊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无聊!
Luna:   "算了无法交流...
捷西卡:   "我覺得我應該去天界看看..."
乌哭:   “……神明都有些什么新奇的东西吗……”
赫珀斯:   “好玩的东西吗”
Luna:   "你愿意来的话到小马国的月宫找我
Luna:   "啊不,找本宫
Luna:   "嗯,本宫...本宫
捷西卡:   "哦好,遲下就來找你玩那個批什麼的"
Luna:   "嗯到时候本宫可以给你们展示一下本宫高超的通关技巧
* Luna 谈到游戏显得有兴致了不少
ChaosticMoon:   根据地图上看,兮泷崖的海拔比林河高将近400尺,你们也很快发现自己开始了攀山路途
Luna:   "卧...啊不那个什么...怎么还得爬山??!!
* Luna 跳跳跳
ChaosticMoon:   终于在第5天,你们到达了兮泷崖的顶端
赫珀斯:   “好想长出翅膀飞啊。”
乌哭:   “……这路途真漫长”
Luna:   "都怪你太弱...不然本宫在那边都是飞上去的
* 卡捷琳娜 羞愧难当
ChaosticMoon:   你们登高远眺,却发现在山崖下,一个小小的村落,临着山体,不怎么合适地坐落在那里
乌哭:   “我们要找的是那里吗?”
Luna:   "来来来给本宫看看地图
Luna:   "RPG和FPS本宫从来没迷路过
* Luna 对照地图看看是不是这个村落
捷西卡:   "你行不行啊。"
乌哭:   “好厉害的感觉。”
ChaosticMoon:   露娜发现地图没有详细到村落,只不过注明了这里是兮泷崖而已
Luna:   « d20+11 = 2 + 11 = 13 » 极目远眺看看村子的特征 spot
Luna:   (今天很猫老师
赫珀斯:   (太猫老师
* Rose « 1d20+12 = 13 + 12 = 25 »spot顺着小马的目光看去
乌哭:   “不如我下去看看。”
Luna:   "这地图太简陋了..说来你们如果就是要到这个崖的话,是已经到了
* 乌哭 找看看去到村落的路
ChaosticMoon:   露娜觉得村子大约有30家左右,但是离你们站着的悬崖大概有400多尺的落差,两边的峭壁也几乎都为垂直状
Luna:   "虽然可能不中听,不过本宫还是想问问...
Luna:   "如果是要去那个山谷里的村子,你们是图个什么非要爬到这崖顶上来??!
捷西卡:   "。。。。。別問"
乌哭:   ”就这条路?“懵比脸
赫珀斯:   “做人最要紧开心”
卡捷琳娜:   "= = 大概...不知道...
乌哭:   ”似乎没路下去。。我们是不是要爬下去
卡捷琳娜:   (和尚别怂跳下去
乌哭:   (这次我怂
捷西卡:   "山下應該有別的路進去吧。你的話倒是直接跳下去好像也可以。"
乌哭:   “我想还是稳一点爬下去比较好……”
* Luna 四处溜达溜达,看看山顶有没有什么别的路或者洞之类的
ChaosticMoon:   露娜四处搜寻,却没有找到什么降下的道路
乌哭:   “万一山也被我跳崩了就不好了
卡捷琳娜:   "没有法术可以帮忙下去吗...?
捷西卡:   "崩山擊,聽起來不錯。"
捷西卡:   "我自己一個人的話倒可以隨便下去。"
* Rose 在四处看了看有没有好下去的地方« 1d20+13 = 8 + 13 = 21 »search
赫珀斯:   “用绳子慢慢爬下去?”
乌哭:   ”嗯看样子只能这样爬下去了
Luna:   "喂喂,下山对本宫的形体来说很难,你又这么弱限制了本宫飞行的能力...
Luna:   "懂本宫要说什么?
卡捷琳娜:   "嗯嗯..这就送您回去...
* 卡捷琳娜 反call
卡捷琳娜:   "没有什么可以降下去或者像巨龙那样飞下去的方法吗..?
乌哭:   “记得有什么轻飘飘的法术
ChaosticMoon:   玫瑰来回搜寻,发现只有一侧稍许不那么陡峭一些,用绳子应该可以勉强爬下
乌哭:   ”听说有御风下旋的技术。。
捷西卡:   "這你得問他。"
* 捷西卡 指赫珀斯
Rose:   “这里用绳子勉强下得去。不过……不够长吧?”
* Rose 指了指一处不是很陡峭的地段
卡捷琳娜:   "走一段之后再重新绑绳子?
卡捷琳娜:   "我这里倒是也有一卷绳
乌哭:   “我也有一段绳子
赫珀斯:   “我倒是能跳下去……只要每段距离在30尺左右。”
赫珀斯:   “不对,那个法术大概撑不到400尺这么高。”
* Rose 趴在那里看了看下面的状况
捷西卡:   話說回來....首先那村子安全的不......
Rose:   “喂,杰西卡”
Rose:   “你能造绳子不?”
卡捷琳娜:   "捷西卡帮我脱下盔甲?
卡捷琳娜:   "感觉下去的路上这身盔甲会很碍事..
* 捷西卡 脫了卡捷
卡捷琳娜:   |||
乌哭:   ”盔甲扔这个袋子里吧“
* 卡捷琳娜 于是把零件都塞进袋子里
赫珀斯:   “能不能造降落伞……”
ChaosticMoon:   (超游了啊……
* Rose 看了看天色——会下雨不?
捷西卡: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你們真的要就這樣大大咧咧的用繩子爬下去嗎。"
Rose:   « 1d20 = 20 »surv
Rose:   "总得下得去又上的来"
ChaosticMoon:   玫瑰仔细观察,发现那一侧峭壁下似乎走一段路就能到远处的村落,但无法保证降下途中会不会出意外
ChaosticMoon:   而此时艳阳当空,短时间内不像会下雨的样子
卡捷琳娜:   "说来其实...
卡捷琳娜:   "如果用打水的轱辘那种方式呢?
卡捷琳娜:   "做个轴然后下面接个装人的篮子这样
卡捷琳娜:   "然后一个一个放下去
卡捷琳娜:   "最后一个最擅长爬山的就委屈下自己爬下去
乌哭:   “我先去试试吧”
* 乌哭 试着往下爬一段看看
卡捷琳娜:   "或者这样吧...
卡捷琳娜:   "我在龙枪也训练过速降
卡捷琳娜:   "你们先看看我怎么下去的...不过得有400尺的绳子
捷西卡:   "那倒簡單。"
* 卡捷琳娜 把盾牌背在背后
* 卡捷琳娜 武器和背包都固定好
* 捷西卡 消耗7-1PP,把之前的草撓變成約400尺長的麻繩
卡捷琳娜:   (这玩意够结实么...
* 卡捷琳娜 仔细分段拉了拉麻绳的各段
捷西卡:   (應該不會摔死你吧。。。
Rose:   “……事到如今。你最好裸着下去保险起见。”
乌哭:   “……”
卡捷琳娜:   "那么现在先把一端固定在山顶...
捷西卡:   "。。。。。。裸着下去?"
赫珀斯:   “真的要一口气速降400尺吗!分段下去好点吧”
Rose:   “……我是说,别带太重的东西。”
* 卡捷琳娜 用攀岩工具把一段钉在山顶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认为总体而言麻绳又大又粗,承载体型娇小的自己应该问题不大
卡捷琳娜:   "但是东西总要带下去的吧...
捷西卡:   "放在那破袋子里吧。"
Rose:   “和蜥蜴把那小袋子要过来呗……不过装得下么”
乌哭:   “应该可以吧“
ChaosticMoon:   (能装250
卡捷琳娜:   (能装整个背包?
卡捷琳娜:   (anyway总归准备好之后
卡捷琳娜:   "动作大约是这样
* 卡捷琳娜 戴上铁手套,拉住绳子走到悬崖边,坠在崖壁上
* 卡捷琳娜 然后蹬直腿,身体几乎水平的站在悬崖上
* 卡捷琳娜 于是开始每一跳放大约10尺绳子,速降
卡捷琳娜:   (DM要搞啥判定不?
ChaosticMoon:   (过3个climb
卡捷琳娜:   « d20+5 = 17 + 5 = 22 » « d20+5 = 19 + 5 = 24 » « d20+5 = 20 + 5 = 25 » climb估计会出事
赫珀斯:   (厉害
捷西卡:   。。。。
卡捷琳娜:   (猫老师大概这一秒刚好没看我...
捷西卡:   "好像安全到達了。"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沿着悬崖一路下降,安全地着地了
* Rose 注视着精灵的动作
乌哭:   “哇好技术
赫珀斯:   “优雅”
* 卡捷琳娜 最后一跳到距离地面几尺的高度之后,站定,然后改变身姿到普通的贴崖姿势,跳到地面上
捷西卡:   "那換我吧。"
* 卡捷琳娜 对着崖顶挥手
* Rose 向着下面挥了挥手
* 卡捷琳娜 把装备解下来堆在崖底的角落,准备接应下一人
* 捷西卡 消耗1PP X2 , 召喚2次1級星質體(飛行 , 快速),讓星質體抓住自己慢慢的飛下去。
乌哭:   “也是方便……”
捷西卡:   ".....到了"
Rose:   “啧啧。下去的话要不要再造个蹦床出来?”
卡捷琳娜:   (那你索性再来几个2pp都捎下去就好了?
捷西卡:   (太遠
ChaosticMoon:   捷西卡也抓着构装体安全着陆了
卡捷琳娜:   "捷西卡好厉害...
捷西卡:   "不會攀石,沒辦法。"
Rose:   “我下去吧。”
乌哭:   “嗯你先吧
* Rose 确认绳子钉紧了以后顺着绳子往下爬
卡捷琳娜:   (其实下垂直面还是那种军用速降比较快而靠谱...
乌哭:   (我觉得赫伯斯可以跳下去然后开羽落
赫珀斯:   (并不会羽落……
Rose:   (问题来了,术士有这个法术吗(
Rose:   (有的话我就直接偷一个(
乌哭:   (摊手~
卡捷琳娜:   (赫珀斯跳下去,落地瞬间开个庇护,肚肚:这玩意没效果,赫珀斯:卒
乌哭:   (rose快爬~
Rose:   (正在爬呀=-=
赫珀斯:   (没事我现在除了庇护还学会了跃动,摔落距离视为-30尺
乌哭:   (跟我差不多
捷西卡:   (400—30。。。
卡捷琳娜:   (370也是酱啊...
捷西卡:   (扔骰
乌哭:   (你不过判定吗
Rose:   (扔几个来着
ChaosticMoon:   (3个
Rose:   « 1d20 = 17 »climb1
Rose:   « 1d20 = 8 »climb2
Rose:   « 1d20 = 15 »climb3
卡捷琳娜:   (有攀爬工具应该有加成
Rose:   (加多少
捷西卡:   (2(有的話
ChaosticMoon:   玫瑰学着卡捷琳娜那样跳跃下降着,途中一脚踩空险些就直地掉了下去。所幸玫瑰在慌乱中还是堪堪地抓住了绳索
ChaosticMoon:   除了心跳加速和手上多了几条勒痕外,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落地了
捷西卡:   "好了,下一個,下一個(比劃手勢"
乌哭:   ”接下来就是我了。“
赫珀斯:   “好”
* 乌哭 跃跃欲试的抓住绳子往下速降。
乌哭:   « d20+5 = 10 + 5 = 15 »攀爬1
乌哭:   « d20+5 = 11 + 5 = 16 »2
乌哭:   « d20+5 = 19 + 5 = 24 »3
* 捷西卡 準備動作,如果有哪個傻丫頭失手掉下來的話就給他放Ectoplasmic Cocoon
ChaosticMoon:   如同卡捷琳娜一样,乌哭也安全落地了
* 赫珀斯 紧张
捷西卡:   "好了,還差你了。(比劃"
乌哭:   “没事我们会接住你的
* 赫珀斯 死死抓住绳子向下攀爬« d20 = 12 »;« d20 = 17 »;« d20 = 17 »;
ChaosticMoon:   也许是呆呆在天有灵,虽然赫珀斯平时并不擅长运动,但是也是有惊无险地落地了
赫珀斯:   “哎呀吓死我了!刚开始差点没抓住。”
卡捷琳娜:   "各位好样的!
卡捷琳娜:   "平安到达
* Rose 下来以后往村庄的方向看了看« 1d20+12 = 16 + 12 = 28 »spot,然后听了听那边有没什么其他动静« 1d20+12 = 18 + 12 = 30 »listen
乌哭:   “大家都果然身经百战啊
卡捷琳娜:   "捷西卡再帮帮忙?
* 卡捷琳娜 穿盔甲
* 捷西卡 又穿上去了
* 卡捷琳娜 重新带好堆在崖底的装备,转身看向村落
ChaosticMoon:   而当你们全部落地时,玫瑰发现不远远方的村落中的村民似乎注意到了你们
* 卡捷琳娜 把盾牌也绑好在左臂上
Rose:   “……小心,被发现了”
* 卡捷琳娜 观察一下村民的形象
* 乌哭 仔细观察村民的举动
卡捷琳娜:   "嗯...也未必有敌意?
捷西卡:   "沒事我們又不是來干架的"
* Rose 缩到骑士后面去
Rose:   “只有我们不是这么想的啊。”
* 卡捷琳娜 以及估计一下村民与自己的距离
乌哭:   ”随机应变吧,
赫珀斯:   “从咱们的到来方式来看,一点都不像好人。”
ChaosticMoon:   你们落地处大约离村落有300尺。虽然现在你们离得较远还看不清,你们依然还是能发现,其中两名村民站在了村子外面,等待着你们接近……
* 卡捷琳娜 不管别的先走过去
卡捷琳娜:   "无论如何都要过去的话,也就别犹豫啦
乌哭:   “嗯
* 乌哭 向村庄走去
* Rose 跟在队伍最后面,不时往后看
卡捷琳娜:   (村民什么种族辨认不出来么?
卡捷琳娜:   (还有装束什么的
卡捷琳娜:   (村子有没有围墙,是否显得要塞化,有没有哨塔之类看起来偏军事化的设施
ChaosticMoon:   你们平稳了下呼吸,向等着你们的村民接近着。他们的样子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ChaosticMoon: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6-26, 周日 23:56:12 由 Ellen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