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自由枪骑兵初章·战前挖坑  (阅读 907 次)

副标题: log2016.5.14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1
  • 苹果币: 3
自由枪骑兵初章·战前挖坑
« 于: 2016-06-17, 周五 22:52:45 »
[21:31] <战争NC> =======================loading BGM 秀逗魔导士Revolution op=======================
[21:32] <战争NC> 帝国南部,丘陵与平原的交界处
[21:34] <战争NC> 圣教国的军队正在行军
[21:36] <战争NC> “天枪圣杯”,这面旗帜的持有者正是隶属圣枪军团第一师的指挥官艾丽丝·罗赞
[21:37] <战争NC> 与无数骑兵行进方向不同的一骑轻骑飞奔到这位女将军的面前,耳语了两句
[21:38] <战争NC> 艾丽丝蹙了蹙眉毛:“传令全军,加紧前进!”
[21:38] <战争NC> -----另一方面,埃文领-----
[21:39] <战争NC> 虽然稍有损失,但是首战告捷给你们争取了充裕的时间
[21:39] <战争NC> 而士兵们似乎也因此保持着良好的士气
[21:41] <战争NC> “真是精彩的战斗,我谨代表埃文领的人民对诸位的即时增援表示万分感谢”
[21:41] <路德> “领主阁下,我的兄弟们长途行军过后又打了一仗,很是疲劳。粮食和住宿方面还请您安排”
[21:42] * 路德 并不理会空洞的赞扬,觉得及时的休息和充足的补给才是最重要的
[21:42] <亚特> “哈哈,名声吹得天响,结果都是杂碎!”
[21:42] <战争NC> “那是自然,埃文领必将尽力款待各位”
[21:43] * 路德 于是让阿莉白指挥军队入城内宿营
[21:43] <战争NC> 在你们互相讨论的同时,埃文领的守备队则在进行战场的打扫工作
[21:43] * 猎兵队长 的队伍十分热衷打扫战场
[21:44] <战争NC> “报告!远处发现军队行踪!”
[21:44] <战争NC> “不是圣教国的旗帜!”
[21:45] <猎兵队长> “又来了?”
[21:45] <路德> “真是的,让不让人休息啊”
[21:46] * 路德 一个手势,民兵们立即整齐的停下了脚步
[21:46] <亚特> “看来不是诶。难道是迟到的?”
[21:46] <战争NC> “是……似乎旗帜上是十字配上红色的花!”
[21:46] * 路德 本人则上城楼远眺来者是何军
[21:46] * 猎兵队长 临阵调配了一下阵容,使之更适合沙漠外的战场
[21:47] <战争NC> “红莲十字”是钢铁圣女的队伍
[21:48] <战争NC> 作为同行的你们对于这个名号并不陌生
[21:48] * 玛可西亚斯 前行的是個穿著重甲的女人,她隻手持劍、另一隻手高舉著印有鮮紅十字的標誌。而後隨行的所有士兵似乎清一色全是女性——單純只是從她們的盔甲形式來判斷,確實是如此
[21:49] * 玛可西亚斯 的麾下清一色穿著宛如鐵處女般沉重而且完全遮掩面孔的盔甲
[21:49] * 猎兵队长 叼着一节烟草卷,斜着眼瞥向这支队伍
[21:50] <战争NC> 伊斯拉菲尔也确实记得,布鲁曼元帅所雇佣的军队里面确实有她们这一支
[21:50] * 路德 发现是有名的佣兵团,往地上唾了口唾沫
[21:50] <路德> “这老女人也来啦”
[21:50] * 路德 低声
[21:50] * 亚特 想了好一会想起来了
[21:51] <伊斯拉菲尔> “这可不是玛可西亚斯吗?”
[21:51] * 路德 又一个手势,灰色的牲口们继续他们沉默的脚步,向城里的指定宿营地开去
[21:51] * 玛可西亚斯 抬頭看了前方一眼,這才摘下頭盔
[21:51] <亚特> “哦,特别爱挨打那个……”
[21:51] * 伊斯拉菲尔 策马来到领头的钢铁之女的面前
[21:52] <战争NC> 伊斯拉菲尔看见这群女战士身上虽然染着血污,但是都一脸平静
[21:52] <伊斯拉菲尔> “看来你赶得及下一场风雨的到来…——”
[21:53] * 猎兵队长 周围还有地精乱窜
[21:53] <伊斯拉菲尔> “你们之前也遇到敌军了吗?”
[21:53] <玛可西亚斯> “鋼鐵修女會的馬可西亞斯率軍前來報到。路上碰到些麻煩,花了點時間才處理掉。”
[21:53] * 玛可西亚斯 微微頷首
[21:54] <伊斯拉菲尔> “请随我来,埃文领主对你的到来翘首以盼了。”
[21:54] <玛可西亚斯> “恭敬不如從命。”
[21:54] * 路德 对这个假称修女的人一直不大感冒。。。。
[21:55] <亚特> “饿了饿了,赶紧吧。”
[21:55] * 玛可西亚斯 將面具扣回臉上,望後面沉默的女士兵們打了手勢
[21:55] * 伊斯拉菲尔 一路上给大家相互介绍?
[21:55] * 玛可西亚斯 目光望其他散佈在城樓與城外的軍兵們掃了掃
[21:55] * 路德 虽然自己也不再是修士了
[21:56] * 猎兵队长 特地去约束一下部下,不要惊扰到那些女士们
[21:56] <猎兵队长> “别看是兽人什么的其实脾气还挺好的。”
[21:56] * 路德 随便举下手算是打了招呼了
[21:56] <战争NC> 不管以前是否认识,在伊斯拉菲尔的斡旋下,这些性格相异的佣兵们多少也算熟悉了彼此
[21:58] * 路德 最不感冒的就是这个带着的全是美女的花花大少,不过既然有钱就暂时忍了
[21:58] <猎兵队长> “至于我,叫我猎兵队长就好了。”
[21:58] * 猎兵队长 摘下帽子,微晃下又戴上了
[21:59] * 玛可西亚斯 微微頷首
[22:00] <玛可西亚斯> “你們之前遭遇了什麼樣的攻擊呢?”
[22:00] * 玛可西亚斯 比起寒暄似乎對這個問題更感興趣
[22:01] <路德> “如果您们不介意,我先去安顿好部队的食宿”
[22:01] <亚特> “一群杂兵。”
[22:01] * 路德 点头致意,离开了城门,去安顿士兵
[22:01] <伊斯拉菲尔> “各类异族的军队。”
[22:02] * 路德 发现阿莉白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22:02] <伊斯拉菲尔> “若非亚特大人、猎兵队长和路德的参战,或许领地就沦陷了。”
[22:03] <玛可西亚斯> “原來如此。禮貌起見,我們還是先去向領主閣下問安吧。”
[22:03] <伊斯拉菲尔> “他们只是一支先遣的扫荡队伍,真正精锐的圣枪军团大概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来到这里。”
[22:03] <伊斯拉菲尔> “请。”
[22:04] * 玛可西亚斯 向一位女騎士吩咐幾句,讓她帶著其他人先行休憩
[22:04] * 玛可西亚斯 則跟著伊拉斯菲爾離開
[22:05] <战争NC> 之后玛可西亚斯与埃文领主又寒暄了几句交换了一些情报
[22:05] <战争NC> 在各路人马都在这座小城中安顿下来以后
[22:06] <战争NC> 埃文领主又为作为他救命稻草的佣兵团们举行了一场欢迎宴会
[22:07] <战争NC> 无论如何,来到埃文领的第一天算平安地度过了
[22:07] <战争NC> 后世所称的“埃文领战役”则刚刚拉开序幕…
[22:08] <战争NC> --翌日--
[22:08] * 路德 这几天观察一下民众和本地部队的士气,粮食的储备等等
[22:08] * 路德 准备看情况不对就及时跑路
[22:08] * 猎兵队长 和自家车队住在一起,没事不乱跑
[22:08] <战争NC> 路德正在前往军议的路上
[22:09] * 伊斯拉菲尔 指挥挖井工作还有外围防御壕沟
[22:10] <战争NC> 多数民众已经不知躲到了哪里
[22:10] * 玛可西亚斯 帶著軍隊在城外布置防禦
[22:10] <战争NC> 留在埃文领之中的大多是一些被命令留下的工匠、警备团成员以及穷到没办法逃难的人
[22:11] <战争NC> 当然,有些胆子很大的商人也还在城中寻觅商机——或者投敌的机会
[22:12] <战争NC> 而关于粮食储备方面,路德至少没有看出恐慌来
[22:12] * 亚特 嗨了一晚快天亮才睡
[22:13] <战争NC> 目前并不是围城的状态,所以补给或多或少能够调度
[22:14] * 路德 让手下工兵加紧修理城墙,然后去开军事会议
[22:14] * 伊斯拉菲尔 已经按着被围城的状态准备物资了
[22:14] <战争NC> 当路德走走停停地到达议事厅的时候,其它散布在城中各个地方的指挥官们也都被埃文领主的信使请了过来
[22:15] * 亚特 醒过来被叫去的时候还有点宿醉头疼……
[22:15] <战争NC> “各位指挥官,圣枪军团的大部队还在后面”
[22:15] <战争NC> “请问你们有什么作战计划吗?”
[22:16] <亚特> “唔唔……首先还是要情报吧。”
[22:16] * 亚特 揉额头
[22:16] <路德> “有敌人的兵力的估算吗?”
[22:17] <战争NC> 埃文三世皱了皱眉头:“大,大概上万吧”,他并不敢把“即使你们加在一起数量也远远不够”说出来
[22:17] <路德> “好多啊”
[22:17] * 路德 耸耸眉毛
[22:17] <猎兵队长> “这样没法正面打啊。”
[22:18] <路德> “不过数量既是优势,也是劣势,这是不变的战争定理”
[22:18] <伊斯拉菲尔> “按现在这样的兵力对比,即使对方直接攻城也完全处于优势。”
[22:19] <亚特> “这种时候也就是那个了吧,突击斩首!”
[22:19] <路德> “兵士数量多,吃的粮食就多,屯兵于坚城之下,如果无法立即攻下,就只能撤退”
[22:20] <伊斯拉菲尔> “我认为,主动出击将它的粮食辎重部队清理。”
[22:20] <猎兵队长> “就算是斩首,也要知道对方的首在哪……和能过去吧。”
[22:21] <猎兵队长> “总之,亚特说得对,情报最重要。等我的手下回来吧。”
[22:21] * 路德 发现花花大少和自己想法几乎一样。。。
[22:21] * 路德 觉得颇为不爽
[22:22] * 伊斯拉菲尔 感受到路德一直看着自己奇怪的眼色
[22:22] <玛可西亚斯> “斥侯對於對方的軍力分布有任何頭緒嗎?”
[22:22] <亚特> “一万人的话得集结好几天呢。尽快摸清楚军力布阵就有机会打击他们的弱点!”
[22:23] <战争NC> 玛可西亚斯的副官走上前给她耳语了几句
[22:23] <伊斯拉菲尔> “亚特说得没错。”
[22:23] <路德> “与此同时,我们的工兵可以坚壁清野,让敌人无法就地取食”
[22:24] <伊斯拉菲尔> “清野之事已经在进行中”
[22:24] <路德> “城外的所有水井一概投毒”
[22:24] <路德> “延缓敌人进军的速度”
[22:24] <伊斯拉菲尔> “但防御工事人手还是不足”
[22:24] <玛可西亚斯> “城內的商人是不穩定因素,閣下可有應對之法了?”
[22:24] * 路德 指示工兵和大山去延缓敌人的进军
[22:24] <伊斯拉菲尔> “征收他们的物资,和他们订立契约,让他们的人立即离开这里”
[22:24] * 猎兵队长 已趁昨晚派出猫人们,任凭他们自行探查
[22:25] * 玛可西亚斯 微微頷首
[22:26] <玛可西亚斯> “就我所知,聖槍軍團的第一師已經趕至埃文嶺附近,預備駐紮與中軍和後軍會合。”
[22:27] * 伊斯拉菲尔 先让惠惠武装好魔导炮部队
[22:29] <战争NC> 一阵气流和极轻的脚步声,猎兵队长了解到一个事实,目前天枪师团的补给还算充裕,负责补给他们的粮秣队还在很遥远的后方
[22:29] <战争NC> 有个好消息则是它们也已经摸清城外多数水源的所在地
[22:30] <玛可西亚斯> “以我個人之見,此刻就是最好的出兵時機。”
[22:31] <伊斯拉菲尔> “确实。”
[22:31] <伊斯拉菲尔> “先在水源处下毒,然后直击后方!”
[22:31] <猎兵队长> “嗯……”
[22:31] * 猎兵队长 共享了情报,而后并没有对行动时机表达意见
[22:32] * 玛可西亚斯 跟副官交談幾句
[22:35] <玛可西亚斯> “我希望能夠知道對方前軍的作息與每日間的布軍狀況。”
[22:36] <战争NC> 女副官点了点头
[22:36] <战争NC> 然后默默走掉了
[22:36] * 路德 另外指派人去给城外的水井都下毒
[22:37] * 玛可西亚斯 目送她離開之後轉頭回來望著諸位男士
[22:38] <玛可西亚斯> “另外請城內準備滾油與燃油、炸藥。”
[22:39] * 路德 看见阿莉白身形轻盈的走了过来,在路德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22:40] <路德> “我们工兵的行动相当有效,敌人的行军已经缓慢下来了”
[22:41] * 亚特 对于配合策略倒是没什么意见,既然在备战就派了一群老大粗去帮其他队伍的忙
[22:41] <路德> “我听说水井下毒的工作也进行完毕”
[22:42] * 路德 对亚特点点头
[22:42] * 亚特 结果发现他们的手异常的巧,估计以前是当混混的……
[22:42] <路德> “这样我们有时间做进一步的战略”
[22:42] <亚特> “他们居然没把分量搞错还真不容易……”
[22:42] <玛可西亚斯> “確是非常專業啊。”
[22:43] <伊斯拉菲尔> “亚特,你那些人都是怪物吗?”
[22:43] <路德> “敌人被毒水减员之后,一定得更广泛的搜集水源”
[22:44] <路德> “而且他们进军速度减慢,一时无法攻城,我们可以用主力出击”
[22:44] <路德> “专门打击他们取水的小队,一次消灭一点,积少成多,就能成功啦”
[22:44] * 玛可西亚斯 點頭
[22:44] * 路德 定出了完整的策略
[22:45] <亚特> “虽然好温吞……不过试试也无妨。”
[22:45] * 亚特 不能豪快突突突不是很高兴
[22:45] <玛可西亚斯> “另外也可以派出高機動性的軍隊於他們休息時進行騷擾,多行此舉數次。若是對方放鬆警戒,當可直接轉為突襲。”
[22:46] * 玛可西亚斯 看了眼亞特
[22:47] <猎兵队长> “不过还有这么几十里路,对方应该会正面冲过来吧。”
[22:48] <亚特> “这些措施也就拉长他们的队伍,该打还是要打。”
[22:48] <玛可西亚斯> “那是自然。”
[22:49] <玛可西亚斯> “我們不佔優勢,對方若是會意過來,必然是會逼著我們正面交戰的。”
[22:49] <猎兵队长> “那就先打一阵吧。”
[22:49] <路德> “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要是敌人冲过来不休息直接攻城,是最好对付不过的敌人了”
[22:49] <伊斯拉菲尔> “他们就只有1天的时间,失去了水源自然会立即攻过来。”
[22:49] <路德> “昨天那些家伙就是下场”
[22:51] <玛可西亚斯> “只是前軍而已,交戰亦無所懼。”
[22:58] <亚特> “预定有阵地战的话,也该做点准备吧。”
[22:58] * 伊斯拉菲尔 让提妲和萨丽雅率领机动工兵大队去布置各种防御工事,包括守城的魔炮以及城外的拒马。
[22:59] * 伊斯拉菲尔 也把壕沟加挖了不少!
[22:59] * 玛可西亚斯 討論告一段落後,望隊中的法師們交談片刻,派遣她們前去製造不利於敵方行軍的地形
[23:00] * 猎兵队长 对手下们交代和其他队伍协同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23:05] * 路德 于是秣马厉兵,让部队将大行李存好,演练火枪手在前,长矛兵在后布成方阵的战术动作,等待敌军到达
[23:06] * 亚特 继续回去……嗨皮!顺便还是训练一下手下的战斗触觉
[23:07] * 玛可西亚斯 在布軍時義無反顧地要求在最前線阻擋敵人
[23:07] <战争NC> 争取到的宝贵时间你们并没有浪费,在埃文领周围做了充分的防御准备
[23:08] <战争NC> 现在的埃文领和以前相比简直可以算得上固若金汤(主要是以前的埃文领的防御力实在是无法让人满意)
[23:09] * 猎兵队长 叼着烟草棍,从宽檐帽下看着远方因为行军产生的扬尘
[23:10] <战争NC> 你们在城前列阵
[23:10] <战争NC> 敏锐的地狱猎兵们已经从风中听到天枪师团整齐的进军步伐
[23:11] * 亚特 在马上踮起一点点手搭凉棚看
[23:11] <战争NC> 逐渐“天枪圣杯”的旗帜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23:11] * 猎兵队长 手下的地精兽人们已经顺从本能开始躁动
[23:11] <伊斯拉菲尔> “哼,来了嘛!”
[23:11] * 玛可西亚斯 領著鋼鐵修女們,形如一座座雕像般佇立著,列陣在前
[23:12] <战争NC> 领头的人——是一个穿着重盔的战争祭司
[23:13] <亚特> “……看着就好硬。”
[23:13] <战争NC> 周围几队训练有素的重装骑兵陆续列好阵势
[23:13] <猎兵队长> “也是教士呢。”
[23:13] * 路德 的部队沉默的在工事后面等待,火枪手装好了子弹,长矛手在后,森严的行列又如钢铁的刺猬
[23:13] <伊斯拉菲尔> “直接开战吧!伙计们!”
[23:14] <战争NC> “我乃天枪师团审判者豪斯,所有不从圣枪军团者皆为——死罪!”
[23:14] * 路德 握握阿莉白汗湿的柔软小手,让她冷静下来
[23:15] <伊斯拉菲尔> “我还很忙,你们就一起上吧。”
[23:15] * 伊斯拉菲尔 在城墙上对着豪斯说
[23:15] * 玛可西亚斯 領著所有鐵處女們望前踏了一步
[23:15] <亚特> “跟重装骑兵对冲可不太明智……”
[23:15] <路德> “不巧,在下也是侍奉女神的教士!你们他妈的就是伪信!女神是最仁慈的!她宽恕一切人!”
[23:15] * 亚特 布阵在侧翼找机会捅腰子
[23:16] <路德> “对面的兄弟们,别被这些伪信者误导了!违背了女神的慈爱之心!”
[23:16] * 路德 喊话,试图瓦解对方士气
[23:16] <战争NC> “埃文领战役”在这么一声大喊中,打响
[23:17] <战争NC> “无知的江湖骗子,死吧!”
[23:17] <战争NC>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