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人类之子  (阅读 1488 次)

副标题: 启示录背景小说,时间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

离线 修修修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人类之子
« 于: 2016-06-15, 周三 00:50:20 »
基本框架已经搞定了,更新下吧。……坑了2年。

人类之子

楔子
2016年7月,美利坚。

希拉利.克莱顿夫人站在镜子前静静的涂着口红。

香奈儿212#,沉稳而又靓丽的颜色,适用于应对任何正式场合。

她的金色卷发打理得的精细,从鬓角一条条的拢到耳后,眼角的皱纹也被粉底仔细的遮盖,不刻意装扮年轻,但显示出精明干练。化妆师的技巧十分优秀,只是最后的口红,她坚持自己去涂。
弯腰靠近镜子,露出微笑。很好,很自然。
涂口红,露齿微笑,这每一个动作练习了很多年,几乎成为身体习惯。但收拢微笑,她的眼神中,还是流露出一丝紧张。

   “夫人,讲稿。”女助理战战兢兢地递上了几张打印纸。熟悉希拉利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心情显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不过是些摇尾狗般的媒体。”希拉利眉毛拧了一下,不管怎么样也没有时间再折腾了。

 她快速的翻阅了一下。这已经是第四版的讲稿。内容还是围绕着办公使用私人邮件这件事。但是比起之前几版上,更多加重了情感部分和一些生活细节。不再直接强调希拉利是个普通人,而是用口语化的回复,加上中产家庭的生活细节。去暗示这个情况。即使被她的竞选对手特瑞普拿出来攻击,也至少不能从言辞上抓到更多的马脚。

智囊团似乎对这一版讲稿比较满意,希拉利其实早就已经放弃了自己去抓这些细节。她擅长的是1v1,面对面的沟通。面对媒体,面对镜头,或者群体,她的一些常用的技巧就变得难以运用。早在克莱顿就职美国总统的时候,希拉利就试过去运用那些技巧,结果还是出了一些疏漏。一想到自己那些尴尬的经历,她的神经变得稍微激动了一点。老实说,搞定那些媒体,和中立民众并不会让她这样紧张。
   但是,邮件中真正的问题被暴露出来,希拉利恐怕就会变得难以收拾。

  “难以收拾”

她低声自语,躁动的心态让她和某种其它的冲动联想起来。

   她重新收拢妆容,最后在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自己,精神干练,黄色吊灯的映照下,原本玫红色的唇殷若鲜血。


———————————————————————————————————————



第一章 去下载Kidnle
1.
   晃动的纽约城市地铁上,从来都不算是舒适的场所。这条贯穿在纽约市地下的一百余年交通脉搏,早已陈旧不堪。铁轨经过翻修,虽然稳固,但接缝间的公差,加上几十年滞后的陈旧技术,让曾经代表舒适快捷的交通方式,到了现在也就变成了摇晃和吱呀作响的老古董。狭小的站台和锈迹斑驳的通风系统,又将纽约市的异味聚拢在一起。人在这种环境下,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必然的结果。在地铁站中,每个乘客都精神不振,麻木僵硬。如果你有幸坐过很多次地铁,偶尔还是会碰到一些醉鬼,或者兴奋的交上好运的情侣什么的。但大部分的情况下,你抬头四顾,看到的都是疲乏无神而又冷漠的一张张面孔。很快你也学会了这张面孔,成为他们的一员。

如果是几年前书籍会是最好的消遣品,但现在智能手机成了化解这种尴尬的最好药剂。低下头,看着屏幕去来回划动。纵然没有什么可以玩的App。你也至少不需要去面对那些了无生趣的面孔。何况刷刷facebook,往往还是能看到一些有趣的事。

   我叫肆.奈特,一个地道的布鲁克林仔。
   我的工作需要我每天往返与康尼岛到布莱顿海滩街,如果天气不是太热,我习惯骑单车横跨三个街区,去到华沙诺娃餐厅工作做侍应。但我知道我真正的工作是写电视剧脚本,只是它现在还不足以支撑在纽约的开销。
和刚入行的头几个月不同,脚本工作真是让人深恶痛疾。就比如最近正在合作的编剧。布朗大学毕业,毕业一年多就和一些校友勾搭到了一起搞了一部迷你剧。聚聚沙龙,喝喝咖啡,谈论文艺创作,你还时不时能在编剧内刊上看到他。最近筹拍的电视剧,就是他作为编剧。
狗屎,其实编剧几乎什么都没做,构思个大概框架,然后再和关系户导演一阵瞎吹。最后将工作丢给我们这些最低端文编助理来做。写得好的自不必说,他拿去大吹特吹,写的不好……呵呵。

  至少侍应做的比编剧还要开心。   

   我很喜欢单车这种交通方式。是啊,纽约人谁不爱呢?当然,你要是说你喜欢在汽车里随时能停下看看纽约那壮观的车流,那我也没有意见。
适度的运动和赶去图书总馆或者什么其他地方坐坐,这样的生活平日里会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幸福感。

但是今天是个例外。横扫美国东海岸的强力台风,正在穿越纽约市。整个城市雨水宣泄个不停。站在窗前,你能清晰的听到雨水的噼啪作响,砸在窗上的豆大雨滴,甚至让你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湿透。

   今天,我只能选择搭乘城市交通。

   比坐纽约地铁更糟糕的事,是雨天搭乘地铁。从不停灌水的楼梯走到地铁站内,你要时刻小心翼翼,别让雨水被你踩的到处都是。即便如此,旁人不小心的用力踏下一步也会让你的努力统统白费。而且越是雨天,上班时间段,反而会比平日里人更多。

   泛黄的柱子底端用绿色涂料覆盖,最底下又是一层污秽。暗淡的节能灯,方格的地面砖。站台的每一件东西都让人无聊透顶。唯一新的东西就是广告灯箱。

“去下载Kidnle”

   我重复嘟囔了两遍这句话。广告上穿着polo衫的小开一脸春风得意的端看着一台电子阅读设备,设备上显然正是这款软件。一般来说这类App,会说几句看上去很高大上,但实际上什么屁用都没有的广告词。比如“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之类的。这次的广告稍微有点不一样。也许各种词汇已经用腻了,反正大字直接写上“去下载Kidnle”
   我稍稍嘲笑了这偷懒的广告,又觉得自己反而更加记住了这个广告。不经在这是成功还是失败的广告问题上来回打了一个转。any way。反正过几个小时,就会见怪不怪了。

   很快我便进入了地铁车厢。车厢里,已经没有空位了。不过即使有空位,我也不想和湿透的人挨着坐着,还不如站着正好。我照旧拿出手机看看fb上昨天或今天的事。烦恼的是今天手机信号或许有了问题。即使我下拉几次,还是无法刷新到最新的资讯。
    真是糟糕透了。   

    “去下载Kidnle”
     脑海里忽然又一次冒出这样一句话。

正在这时,“嘿,捷普!”有人在喊着谁的样子。

捷普的全名,叫捷普.格拉西莫维奇,听名字你就知道他是个俄裔。是一个不管在哪里都会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男子。

首先是他的体格,肯定不低于6英尺5英寸的个头,全身都是腱子肉。而且他的呼吸极深,深吸一口气,站在他身边的人,就感觉他整个身子能再大上一圈。一般人第一眼见到他都感觉他不是个橄榄球队员,就是冰球队员。
但是真正让人难以忘记的反而是他的安静。在华沙诺娃这种纯正得不能再纯正的俄罗斯餐厅。他大概每个月会来上3、4回。他会叫上一小杯伏特加(俄罗斯人眼里的)。和他一起的人倒是不太固定。他来的一般都比较早,走也较晚。基本不说什么话,无论是餐厅有什么活动,有什么话题。
如果你看过他的脸也会有这种感觉。高加索人的标准相貌,简单的短发。眼皮略有些耷拉,皮肤松弛,但气色健康,并没有显得无精打采。他的眼神和他的精神一直保持的一种平和的感觉。奈特和他搭过几次话,虽然没有聊得很深入。现在,每次碰头基本他都会主动挑一挑眉。

整日活泼热情的华沙诺娃坐着一个安静巨汉却毫无违和感。这就是捷普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但今天是肆.奈特第一次在餐厅外看到捷普。他穿着和平日里也没什么不同,只是今天戴着兜帽,慵懒的蜷着身子,靠着地铁的角落闭目养神。和他在餐厅里的气质实在是大相径庭。所以奈特完全没有认出他来。

和捷普打招呼的也是个男子,不过他绝对没有在华沙诺娃餐厅出现过。
至少,奈特在的日子里。一来是奈特本人天生就有着特别好的记忆力,他很清楚的记得这人没有出现过。二来是这个男子完全不像是会出现在华沙诺娃的样子。

这个男子,络腮胡,中等身高,略显消瘦。脸色蜡黄,一头披肩长发带着粗糙手艺的烫卷,感觉上有一些墨西哥血统,如果你靠他再近一点,就可以闻到廉价香水和浓郁的番茄酱的味道。他的表情既不是麻木,也不是大大咧咧,但是这形象却十足的不像是出入正规营业场所的样子。

他此刻正站在远离捷普的车厢另一侧。从那里他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他的招呼声略带着紧张和些许兴奋。只喊了这一句,仿佛睡着的捷普,也忽然醒了过来一样。一下睁开了眼,看到这个男子,脸上微微一笑,站起来迎了过去。
直到经过奈特很近的时候捷普才终于发现奈特也在车上。他用眼神跟奈特打了个招呼,就径直经过奈特,去和那个陌生男子躲到一边聊天去了。

能窥探到客人和平日里不同的一面。让奈特不禁涌起了小小的好奇心。在奈特参与创作的剧本中,需要各种各样有个性的角色。而这些角色无非就是日常工作中各种人的加法减法。
奈特在这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从小他看过的书就能牢牢记住,虽然做不到一字不差,但也基本差不太远。小时候他有个绰号叫做“雨人”。
在医学界有一种叫做“记忆强迫症”的病,因为患者会强迫自己反复记忆每一件事,导致他的记忆能记下所有东西。
但奈特很清楚自己并不是这种情况。
怎么说呢?奈特觉得自己特别能幻想,在阅读时他会或多或少生成出几个短小的画面,这些画面栩栩如生,凭借着这些画面,他能够轻松的记住各种书籍。

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但小心的透过窗子的反光“雨人”正在竭力记录着捷普和那名陌生男子。
奈特知道捷普的工作是一个俄罗斯小品牌白酒的代理商。但显然捷普的工作不仅如此。不然你也无法解释他那敷衍的对酒的品味。华沙诺娃的伏特加?见了鬼了的白酒代理商才会每次点这个。
捷普的工作并不好猜。一般来说,一个人隐藏了自己职业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灰色的原因。但捷普身上完全感觉不到那种犯罪的味道。因为体格气质的原因,缺乏躲在暗处经营阴谋的气质,但也完全没有那种奈特熟悉的布鲁克林黑帮的敏感和躁动。
几乎是同时,奈特给了这两个神秘小团队就起了一个名字“FGB”(KGB+FSB)
这辆年迈的地铁的车窗,本身就已经布满了污渍划痕,更因为这一段城市轨道露天带来的雨水,布满着大大小小的雨滴,在暗淡的地铁白织灯的反光下,车内景物仿佛像是虚焦了的底片一样含糊不清,而这含糊不清的底片上,奈特发现自己不是唯一好奇”FGB”的人。一直站在自己左边的,是个之前自己从未注意的矮个皱着脖子的中年白人,一直就呆呆的看着窗外,这时才发现他的反光之处也是捷普。而且,也就在这个时候,奈特才发现,这个看似一直发呆的人,一直在屏住呼吸,紧绷肌肉和自己的放松完全不同。
“一定要发生些什么了。”奈特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他不用抬头四顾,就清楚的记得车里每个人之前的状况。在他发现异样之后,这些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到的人的细节,被一一的提取出来。

车厢最前面的提着公文包一直在慢慢折叠雨衣的黑发男子
左首座椅上坐着摸着胡子对着对面车窗像是在整理自己造型的金发年轻人
两个凑在一起似乎在看视频的学生年纪的人
以及穿过车尾到达后一节车厢一身酒气的高个子男人
加上自己旁边的皱脖中年男子。

至少有6个人不知不觉就把捷普二人组,围在了车厢尾部。
想要压抑住自己惊讶,奈特暗暗的吸了一口气,盯着车窗的眼放松了焦距,想把自己正在偷窥这件事掩饰起来。



窗外雨滴和水渍,在虚焦眼里,氲成一滩水雾,那水雾又几番升腾,那景象似是而非,像是有些什么,又像什么都不似,周围都仿佛被这水雾笼的暗了下去。接着,一滴水滴从窗顶落下,直挺挺地穿过水雾。水雾散尽,一切又重归光明。
奈特醒了过来。
他依旧拉着吊环站着,面对着斑驳的满是水滴的车窗,左手边并没人站着,车尾角落也没有捷普和他的伙伴,周围的6个监视者更是不复存在。
“刚才发生什么了?我睡着了么?梦?”奈特拿出手机,从时间上看,几乎什么都没发生。
但没有太多时间去犹豫,“羊头湾”(Sheepshead Bay)的站牌标识闪着红灯。车底随着减速发出吱呀的嘶叫,车门便随之展开。
“羊头湾”的站台是一个露天站台,此刻早已被暴雨淹没,敞开的车门外仿佛黑客帝国中崩坏的电脑世界,暴雨连篇不绝,而车门正对着的也是那个逃都逃不开的广告灯箱。
“去下载Kidnle”




« 上次编辑: 2018-10-24, 周三 23:54:40 由 修修修 »

离线 修修修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秘密的简史
« 回帖 #1 于: 2018-10-24, 周三 23:52:20 »
2.
“梅拉多宁,又叫褪黑素。当它大量在人类大脑中累计的时候,人类便会感觉到烦躁、抑郁等负面情绪。但它来得快,去得也快。”
  也许是遮天的阴雨让它分泌的略多。但经过在光亮,热闹的华沙诺娃餐厅的几小时工作后,很快就被消耗殆尽。这会儿,奈特几小时前的忧郁、不安、以及疑惑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工作后满满得充实感。

  此刻的他靠在公寓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浓浓的热可可。
  作为文字工作者,没有什么比有故事发生的一天更令人开心。除了地铁上的一场幻梦,今天还在餐厅和常客喀什列夫,有一段关于化学元素是如何影响人类情绪的聊天值得记录。
  可以说是十分充足的一天了。
  他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启了常用的创意收集文档,这里面分门别类记录了每天的灵感或者小故事。然后去背包里拿出用于记录自己语音的收音笔。
  这是款三防的运动款收音笔,不管什么天气都能够随身携带,记录下自己的每个想法。今天也大概录了十几条吧。
  “POWER LOW”黄色荧光屏上显示这会录音笔电量已经不足。于是他又一次翻过沙发,去翻找背包深处角落的充电器。
很轻易的他就摸到了充电器,但是同时他也摸到了一个陌生的一次性打火机大小的盒子。
“这是什么?”奈特一点都不记得什么时候放了个类似这样的东西进去。一边想着,一边他就掏出了这个小玩意。

那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U盘。它有着全金属的拉丝表面,表面电镀着“DTSB7-32G”的字样,牌子也是最常见的kingstin。但是它的里面呢?肯定装满了它主人的某些资料。而这些资料,一定会有一个故事。奈特急不可耐地将U盘插入了笔记本电脑中。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做。”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然后一只巨手,搭上了的右肩。
“谁!!!——”奈特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这句话,又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
“嘘~~~~我只是拿回我的东西而已。安静点,省得大家麻烦。”那只捂嘴的巨手稍微加重了一下力道,确认奈特没有疯狂挣扎,又放松了下来。
“你应该是是捷普吧?”透过巨手,奈特的话变得含糊不清。
“哼。”背后传来一个不知道是讥笑还是无奈的回应。
右肩上的巨手随之放开并越过他,直接把电脑上的U盘拔下来拿在手里。
“别大喊大叫,也别去报警,这事就和你没关了。”随着这句警告,那人整个人放开奈特,似乎是打算离开。

« 上次编辑: 2018-10-25, 周四 02:10:02 由 修修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