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11_暗流  (阅读 1179 次)

副标题: 饰演话痨渡鸦的猫:我编不下去了 || 饰演水柜的PzKpfw V G Late Version:$%#^#$%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11_暗流
« 于: 2016-06-06, 周一 23:12:53 »
ChaosticMoon:   ---------------Start-------------------------
ChaosticMoon:   你们又一次站在被水淹没的法塔顶端往下望去,塔池深不见底。
ChaosticMoon:   不久前你们从这里死里逃生,然而事与愿违,为了取得御水珠你们不得不回到了这里。
ChaosticMoon:   此时离日落还有1-2个时辰,法塔中被暮阳照射到的地方波光粼粼,而光触及不到的地方则是一片漆黑。
乌哭:   “还真是一个大难题啊,只有一个人能下去的感觉
* 卡捷琳娜 昏昏沉沉
卡捷琳娜:   (明明那法术是范围型的?
ChaosticMoon:   (嗯
捷西卡:   "我們現在有什麼下去的方法."
Wolf:   “我是一只鱼~”
* Rose 想了想,拿出了一个fast torch
呆呆:   “……”
赫珀斯:   “居然又要下水好讨厌啊!”
乌哭:   “只有那条项链?
Wolf:   “水里的空气~哼哼哼~小心眼和坏脾气”
呆呆:   “居然又要下水好要命啊!”
乌哭:   “你不是鸭子吗?
Rose:   “真不想下去。”
* Wolf 哼歌
卡捷琳娜:   "....zzzz....啊?.....
捷西卡:   "於是用了這玩意就一、二、三跳下去了?"
Wolf:   “话说小马蒂 你会不会用变身之类的法术啊”
Wolf:   “把我变成鱼之类的”
卡捷琳娜:   "哦..准备跳..zzz
捷西卡:   "那跳了。"
* 卡捷琳娜 于是靠近水边迷迷糊糊准备跳
* Mahtildr 笑
* Mahtildr 拔出刀
Mahtildr:   “变...菜”
Wolf:   “...................”
* 捷西卡 對著這群人啟動項鍊魔法
捷西卡:   (能用不
ChaosticMoon:   (你的项链只对自己有用
捷西卡:   (不是說範圍嗎
ChaosticMoon:   (项链是你自己
卡捷琳娜:   (范围是wand啊
卡捷琳娜:   (然而maya雪藏不用
卡捷琳娜:   (我觉得项链是救急用的
Rose:   “那法爷说杖子要怎么用的?”
赫珀斯:   “哪个仗子?”
Rose:   “你那个让鼻子不堵的”
乌哭:   ”好神奇……原来大家都有效的吗
* 赫珀斯 拿出魔杖尝试对大家使用魔法
赫珀斯:   “老爷子也没说清楚这里面魔法的效果,试试看了”
乌哭:   (项链反正一天2次,一次好几小时的印象中
呆呆:   “要变水鸟了吗??”
卡捷琳娜:   "...睡?...zzz....
* 卡捷琳娜 晃晃悠悠
乌哭:   “我觉得和卡夏绑一次能加快下沉……
ChaosticMoon:   赫珀斯用之前找到的法杖轻轻一甩,围绕她周围20尺的空气仿佛都变得清新起来
Wolf:   (首都专用)
* Rose 在水边用手试了试水温
赫珀斯:   (空气清新剂)
ChaosticMoon:   (顺带问一句,你们有几个有swim技能点的
Wolf:   “不如我就留在这里帮你们守望吧”
* 呆呆 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 捷西卡 把臉埋到水里,看看能不能呼吸。
卡捷琳娜:   "...Overwat....zzzz........
Wolf:   (但是盔甲
Wolf:   (看来可以脱了
Wolf:   (没点过
乌哭:   (我
乌哭:   (好像没点……
Rose:   (swim完全没
赫珀斯:   (o
捷西卡:   (完全沒
ChaosticMoon:   捷西卡发现借助着自己的项链自己不需要憋气也不会有呼吸困难的问题
ChaosticMoon:   然而你们也发现,在赫伯斯法杖范围内的水变得比一般的水更容易通过
* 卡捷琳娜 腿一软坐地上了,继续晃晃悠悠
捷西卡:   "(好神奇!"
* 捷西卡 試著說說話
卡捷琳娜:   "啊...洗脸!
* 卡捷琳娜 蹭过去捷西卡旁边也洗了洗脸
* Rose 想办法在岸边一处用岩钉固定了绳子
Wolf:   “所以说啊”
* 赫珀斯 把头扎进水里试试呼吸
ChaosticMoon:   捷西卡发现项链并不能让自己拥有水下呼吸的能力,所以并不能说话
Wolf:   “我觉得你们都下水的话 没有人看着岸上的情况”
Wolf:   “很危险”
乌哭:   “好像有点道理
卡捷琳娜:   (到底能不能呼吸...
ChaosticMoon:   而赫伯斯感觉法术使呼吸水与呼吸空气一般
Rose:   “你们有谁看看,能不能看见水底。”
Wolf:   “所以我留在这里吧”
呆呆:   “我拒绝游泳,但是我可以在鸟屋里呆着让二皮背着我……”
赫珀斯:   “没问题耶!可以呼吸!”
乌哭:   “我也试试”说着把头伸到水下。
卡捷琳娜:   "好像好点....
* 卡捷琳娜 眼皮一沉陷入冥想了
Wolf:   “帮你们看着衣服”
Wolf:   “如果有人要脱的话”
乌哭:   “要不卡夏也在岸上等着
* Wolf 从马蒂肩膀上飞下来落到地上
Rose:   “骑士小姐你就帮忙看着这边的绳子吧。游不上来的话还是要依靠这个的”
* 捷西卡 把臉浮上來
* 卡捷琳娜 完全没反应
乌哭:   “那wolf就看着卡夏吧……我们下去吧”
捷西卡:   "我們一起下去還是先找個人探路
赫珀斯:   “呆呆到我口袋里来~”
* 呆呆 钻
Rose:   “要是那怪物在的话,探路比较危险……也不一定?下面要是一片漆黑,我猜它看不到我,如果没什么特别能耐”
乌哭:   “我可以在黑暗中视物,我先下去看看?
呆呆:   “不要太紧啊,要不一会儿打开袋子就能发现我的尸体了!”
捷西卡:   "如果是怪物的話,那黑暗中視物的能力應該還是有的吧..."
赫珀斯:   “呆呆如果你要被挤死了就大喊呀!”
乌哭:   “我离开魔杖范围也能呼吸的话,就我先去探路吧”
卡捷琳娜:   (你们不先约定手势么!
卡捷琳娜:   (明明根本不能靠声音交流
乌哭:   (不是有饭团吗
Wolf:   “好险”
呆呆:   “还是让我把头露在外面吧……”
鮭魚飯團:   "咕咕噗咕~~~(老子登場啦"
ChaosticMoon:   (乌哭有水下呼吸的办法?
乌哭:   (没有
ChaosticMoon:   (你只能屏住呼吸24回合
捷西卡:   (好長!
呆呆:   (只能
卡捷琳娜:   (体质决定的
卡捷琳娜:   (之后就不断测试了
乌哭:   (嗯还没决定我下去
Rose:   “嗯……所以我们要怎么下去?”
乌哭:   “要不一起下去吧,我觉得这个塔才刚有水……不至于马上就出现怪物吧
捷西卡:   "拿繩子綁住你們,丟下去,要上來的時候你們拉拉繩子。"
捷西卡:   "就是不會馬上出現才派人探路,知道了所在地之後就好解決了。"
乌哭:   “要不把项链给我?我下去探
乌哭:   “随时用饭团跟你们交流
Rose:   “我在无光的地方不会被普通的黑暗视觉看见。你们若想的话我也可以下去找一圈。”
卡捷琳娜:   (然而你也啥都看不见啊 = =
Rose:   (我有黑暗视觉
捷西卡:   "哦你們下去吧。"
卡捷琳娜:   (其实我觉得一半人在上面拉,一半人下去比较合适
卡捷琳娜:   (这样就不需要游泳什么的了
* 捷西卡 給項鍊
赫珀斯:   “俩人一起下去的话安全点。”
乌哭:   “嗯,一起下去吧”
Wolf:   “我看我家马蒂比较适合在岸上拉绳子”
ChaosticMoon:   (项链只能一个人用
* Rose “……不知道降到水下要多久”低声嘀咕
乌哭:   “绑个石头下去吧,然后到下面解开石头就好了
* 呆呆 不愿去想在水里泡着这件事
赫珀斯:   “我的法术在水里基本没用……就在岸上等你们了。”
卡捷琳娜:   (你的法术在水里都是热蒸汽,杀伤力一点都不减
Wolf:   “不过我觉得让小马蒂下去洗一洗也行
Rose:   “蓝头发你能觉出你那杖子还能用几次不”
呆呆:   “哇?在岸上呆着吗?好诶!”
* 呆呆 在袋子里扑棱着翅膀
乌哭:   (rose可以偷魔杖的效果吗
Rose:   (不能偷魔杖= =但是我有UMD
乌哭:   (魔杖放出来的范围效果不能偷吗。。
赫珀斯:   “嗯……我试试”
* 赫珀斯 « d20+10 = 4 + 10 = 14 »spellcraft
* 赫珀斯 查看法杖还能用几次
ChaosticMoon:   赫伯斯觉得法杖还能再用8次
赫珀斯:   “还能用8次!呐,你先拿着吧。”
乌哭:   “或者我们拿魔杖下去?rose可以用它吗
Rose:   “……8次,运气不好的话就会浪费很多。不然你跟着我们一道下去,只是别带照明也别出声——除了用魔杖的时候。如何?”
卡捷琳娜:   (不是已经放完了么...
卡捷琳娜:   (难道时间很短?
ChaosticMoon:   (10分钟,当你们讨论的时候过期了
ChaosticMoon:   (哦不对,5级法术至少该有70分钟?!
Rose:   (5级……90啊
ChaosticMoon:   (阿对
赫珀斯:   “下水倒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不带照明的话实在看不清呀!或者你们拉着我走?”
Rose:   (是效果范围跟着走还是停留不动啊
乌哭:   “嗯用绳子绑一起吧
卡捷琳娜:   (你是饵,他俩负责在你被吃的时候把怪吃了
Wolf:   “就像家乡一种烤蛋的做法”
Wolf:   “用绳子把鸡蛋都串一串 然后扯起来”
Wolf:   “木村扯蛋”
Wolf:   “啊不对 是火焰扯蛋”
捷西卡:   "總之先下去吧...."
呆呆:   (感觉我会先被吃掉。。。
乌哭:   “嗯那就这么办吧”
捷西卡:   "你們下去之後,看情況,最好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找到那魔獸。"
* 乌哭 将绳子绑在身上,然后抱住一块大石头。
Rose:   “你看看那个效果范围是不是跟着你一起移动的。是的话就好办了。拉着我就是。”
* Rose 说着拉住蓝毛的手
* 赫珀斯 在岸边不停换位置试试呼吸,似乎是跟着走的
呆呆:   “等拿到珠子,我就要回老家和二皮一起种田……”
Wolf:   “你家仆人大概没有力气种田吧”
Wolf:   “不如我把我家仆人借给你”
卡捷琳娜:   (我要是E角色,就一脚把赫伯斯踹下去233
赫珀斯:   “用火焰种田!”
乌哭:   “走咯”说着就跳下水了。
* 赫珀斯 把绳子绑好
* 赫珀斯 跟在rose后面下水
* Rose 绑好绳子扯着术士气筒子一起跳了下去
Rose:   “……保持安静,不论听到什么。”
* Mahtildr 守着绳子
ChaosticMoon:   于是,乌哭、玫瑰、赫伯斯三人饺子一般地下水了
卡捷琳娜:   (你们不带饭团就没法交流了
* 卡捷琳娜 冥想中什么都不知道
乌哭:   (饭团不是范围的吗?
卡捷琳娜:   (范围也不是1000ft吧
* 呆呆 鸟脸上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
ChaosticMoon:   你们一跳下湖里,冰冷的水立刻环抱住了你们的身体,试图侵蚀你们身体的温度
* 鮭魚飯團 跟著進去,結果咕嚕咕嚕的沉下去
Wolf:   “哎”
Wolf:   “真的跳下去了”
ChaosticMoon:   所幸,赫伯斯的魔法让你们在水中不用担心呼吸的问题,就连行走也容易了许多
捷西卡:   "唔...在岸上等有點無聊
* 赫珀斯 马上要离开光源了感觉有点害怕
Wolf:   “你也要下去吗”
Wolf:   “反正我觉得吧 还在脚踏实地比较好哎”
捷西卡:   "不會游泳。"
ChaosticMoon:   你们并不是特别擅长游泳,法师塔里的水显然也不完全是死水,就算依靠法术的帮助你们下潜依然很艰难
乌哭:   (我不是带着石头吗
Wolf:   “双脚着地的时候的踏实感 简直像是给能够飞行的生物施放飞行术一样”
* Mahtildr 白眼
ChaosticMoon:   (Now for a tip of the day, did you know the limit of human recreation scuba dive is 130ft
Wolf:   (dudu el sabio)
Wolf:   “不过他们三个也都不是普通人”
ChaosticMoon:   你们下潜过程中还看到一些漂浮的物体,看起来应该是法塔中的物体,墨水瓶、羽毛笔之类的什么都有
* Rose 顺便看了看那颗倒霉的大树在不在原位
ChaosticMoon:   终于,你们潜到了塔底,身为人类的赫伯斯没有光源此时已经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ChaosticMoon:   只能无助地被玫瑰拎着领子走
Wolf:   (接领子)
Wolf:   “其实有的时候我也会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一条鱼”
* Rose 检查了一下大概的视野状况,扫视有没“会动的东西”« 1d20+12 = 3 + 12 = 15 »spot
* 赫珀斯 一脸懵逼
ChaosticMoon:   之前玫瑰丢下的那棵大树依然在那里。你们潜行途中小心地躲避着树枝
ChaosticMoon:   玫瑰并没有发现能动的东西
乌哭:   « d20+3 = 7 + 3 = 10 »spot,仔细看着周围
ChaosticMoon:   乌哭也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Wolf:   “所以我觉得可能游泳曾经也是人人必备的技能吧”
Wolf:   “后来一部分生物变成陆生”
Wolf:   “然后就不会游泳了”
Wolf:   “啧啧”
Wolf:   “我曾经在老不死家里看过一本书”
Wolf:   “书里说很久以前世界上只有汪洋一片”
Wolf:   “大家都在海里漂来漂去”
Wolf:   “在水里没有办法说话 所以那时候的古人都是靠吐泡泡进行交流沟通”
Wolf:   “不同大小不同数量的泡泡代表不同的意思”
Wolf:   “比如可能啵,啵啵啵,啵,就是嘿早上好亲的意思”
* Rose 试了试看耳朵还有没有用« 1d20+12 = 19 + 12 = 31 »listen
ChaosticMoon:   玫瑰仔细聆听之下除了不知哪里传来的隆隆水声,什么也没有听到
* 乌哭 不知道离塔底还多远,能看到地面吗
ChaosticMoon:   (已经到底了
* Rose 带着蓝毛朝着蜥蜴那边靠近(应该已经知道大概能看到40尺范围?
ChaosticMoon:   (你们要怎么做
ChaosticMoon:   (现在还没有
* 乌哭 试着找到原来玻璃珠的地方
* 乌哭 试着呼唤饭团,‘饭团饭团,可以联系到rose他们吗
* Rose 拉着术士的小手跟在蜥蜴后面警戒其他方向,把看到的信息传给饭团
* 呆呆 紧张地探着脑袋东张西望
鮭魚飯團:   "可以"
捷西卡:   "話說你吃過魚沒有。"
捷西卡:   "有些鳥會潛到水里吃魚的。"
Wolf:   “嗯 吃过吃过”
Wolf:   “我跟你说 家里的老不死偶尔喜欢钓鱼”
Wolf:   “说起来老不死那么大年纪了”
捷西卡:   "哦對了!釣魚!"
Wolf:   “除了钓鱼这种文雅的运动基本干啥都不行了吧哈哈哈哈哈”
ChaosticMoon:   乌哭很容易就找到了之前水晶球的所在之处。此时水晶球被巨树压在下面,之前有裂缝的一角破了一大块
ChaosticMoon:   看起来和一般的碎玻璃没什么两样了
* Rose 顺着大树往上看了看,看能不能看到树顶的位置
* Rose 让饭团告诉蜥蜴“就是那闸门的地方了。也没其他地方有这么多水”
ChaosticMoon:   玫瑰发现由于湖水混浊,就算黑视也无法看得很远,大约只能看清40ft内的东西
* Rose 然后往记忆里闸门的地方去看
* 捷西卡 消耗1PP,使用次級造物術造一根魚竿出來
捷西卡:   "嘿~"
* 捷西卡 開始釣魚
捷西卡:   "嗯哼哼,不知道這塔有沒有魚上釣呢~"
呆呆:   (有种等会儿上去会被勾中的感觉……)
Wolf:   “不过我觉得身为法师不管年轻不年轻似乎体质都很差哎”
Wolf:   “这帮人除了读书都不做些运动的”
Wolf:   “搞得自己见到太阳就好像快被晒融化似的”
Wolf:   “说起来 这里天气也不算很凉快”
卡捷琳娜:   "zzz
Wolf: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好像要融化一样”
Wolf:   “其实融化的感觉好像很不错哎”
Wolf:   “一种啥也不用做的感觉”
Wolf:   “就尽情享受此刻”
Wolf:   “放松身体”
Wolf:   “啊~~~~~~”
捷西卡:   "那要我把你烤了嗎。"
Wolf:   “烤我干嘛”
捷西卡:   "高溫就能融化了"
Wolf:   “虽然说实话我也有点好奇自己的肉吃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Wolf:   “不过我怕疼所以还是算了”
Wolf:   “而且万一我自己的肉不合我自己的胃口岂不是很尴尬”
捷西卡:   " 這鳥真吵(心想"
Wolf:   (我编不下去了 就当我还在继续说吧
Wolf:   (等会儿再继续
ChaosticMoon:   (毛老师太拼了
乌哭:   ‘rose,我们之前有发现什么地方可能藏有御水珠的吗
* 乌哭 开始找闸门
* Rose 传话让蜥蜴拉着术士,跟在自己后面10尺的位置——这样如何?
乌哭:   ‘好的好的
ChaosticMoon:   之前闸门周围那一堆家具由于被水灌进去此时已经漂浮到巨树附近缠做了一团
* 乌哭 于是去拉着赫伯斯
赫珀斯:   ‘要我烧开这些吗?’
ChaosticMoon:   (你什么都看不见
Rose:   (你看不见
赫珀斯:   (好吧
乌哭:   (赫伯斯就是氧气罩
卡捷琳娜:   (而且你只能造出热蒸汽,换句话说就是只能煮
卡捷琳娜:   (或者蒸
卡捷琳娜:   (点燃是做不到的
* Rose “术士小姐别怕……那是蜥蜴。你们跟在我后面一点的位置有问题我和你们讲就后退。”
ChaosticMoon:   玫瑰找到了在巨树根部下面的闭合门,或者说曾经是闭合门的地方。由于之前的时间,那里现在只是一个破碎的洞了。时不时地还有气泡从那里冒出来
* 乌哭 仍然仔细的观察着周围« d20+3 = 12 + 3 = 15 »
* Rose “……”
ChaosticMoon:   乌哭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乌哭:   ’我们要不要进去这个里面?
* 乌哭 观察这个洞是否能让我们通过
* 呆呆 不安地在袋子里抖着翅膀,回忆起似乎遥远的地方有道菜叫纸包鸡……
* Rose 想了想,先往洞里看了下有多深。
ChaosticMoon:   玫瑰伸头一看,洞并不是十分深,大约只有10ft不到,而洞下应该是一条水平的甬道,伸向前方未知之处。
Rose:   (我忽然想到他俩应该都看不到我……
Rose:   (就当和饭团报告位置吧
乌哭:   ‘洞里情况如何?
Rose:   “10尺左右的深度。下面还有个通道。”
赫珀斯:   ‘水下一片漆黑好可怕’
乌哭:   ‘别怕别怕,我们在呢’
Rose:   “……”
呆呆:   “还有我呢,二皮!”(小声
赫珀斯:   ‘哦!’
乌哭:   ‘我们过去看看吧’试着向洞里走去
* Rose 示意自己先下去一下再看情况,然后用手抓住边缘把身子放下去观察通道的一个方向« 1d20+12 = 18 + 12 = 30 »spot
* 乌哭 原地和赫伯斯等着rose
* Rose 如果通道还有另外一个方向就同样的方法看另一端
ChaosticMoon:   玫瑰发现水下的甬道只通向一方,然而就自己视野所见之处甬道根本看不到尽头
* Rose 轻轻爬了上去,告诉其他人那通道很长
Rose:   (先爬到水底然后通过饭团
Rose:   (对了,视野范围里面通道是很整齐没有破坏痕迹也没有障碍物的么
ChaosticMoon:   (是
* Rose “或许那东西在通道深处还没出来。不过保不准看到光源就有了兴趣”
乌哭:   '难道要扔光源进去吗
Rose:   “……可以试试吧。”
* Rose 想了想身上的物品有没什么适合的
乌哭:   ‘我觉得还是先去走到尽头看看吧
Rose:   “也可以。你们始终要跟着我后面一点的距离。假设那东西能看的距离差不多,那我们可以先发现它。”
乌哭:   ’嗯,继续前进吧
赫珀斯:   “噫呦~”
* Rose 然后一边要求饭团和他们说明位置一边往洞下面去了
* Rose 通过饭团告诉另外两位不管听到什么都别慌,以及蜥蜴必要的时候先捂住术士的嘴
乌哭:   ‘明白
ChaosticMoon:   乌哭和玫瑰决定下甬道一探究竟
ChaosticMoon:   站到了甬道上之后你们发现,这里的视野比起上面浑浊一片要好很多,虽然有不少杂物掉到了甬道里,但整体来说你们能看到的东西比之前多多了
* Rose 试试看能看清多少块砖的距离
ChaosticMoon:   玫瑰估计了一下,现在自己大概可以看到60ft以内的东西
* Rose 然后走在那两位前面一点,缓慢的、缓慢地前进
ChaosticMoon:   (阿乌你自己决定怎么走
ChaosticMoon:   (他们俩默认在你后面
Rose:   (好
* Rose 路上顺便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 1d20+13 = 20 + 13 = 33 »search
ChaosticMoon:   玫瑰又向前走了两步,发现前面的通道似乎宽了起来
ChaosticMoon:   (你一路都这么做?
Rose:   (停下的时候这样做
ChaosticMoon:   玫瑰向前走了一段路,此时走进了一间似乎是杂物室的地方
ChaosticMoon:   房间的边缘丢着一些诸如玻璃和铁链之类的东西
* Rose 在这个房间里也检索一下,小心不碰到任何东西« 1d20+13 = 3 + 13 = 16 »search
* Rose 同时和饭团沟通传输看到的内容
乌哭:   ‘看来有可能在这里面了
ChaosticMoon:   玫瑰的搜索并没能发现什么
ChaosticMoon:   然而此时玫瑰抬头一看,发现前方又有一间房间
ChaosticMoon:   房间中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些水柜一类的东西
* Rose 看了看铁链是怎么拴着的,推测用途,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打算继续往前走一些,往更远的那个看起来开阔的地方前进
ChaosticMoon:   玫瑰发现铁链只是随便丢在角落里,并没有拴着什么
Wolf:   (冷笑话
* Rose “这里有些看着是装水的罐头。和一个不太吉祥的坏笼子。”
ChaosticMoon:   你们二人又向前推进了一段路,发现一间稍大的房间
* Rose 又检索了一下这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 1d20+13 = 5 + 13 = 18 »search
ChaosticMoon:   这间房间里一共有7个水箱排成了三列
ChaosticMoon:   就你们看来,这些水柜制作十分精致,虽然里面空无一物但也没有沾染什么多余的东西
乌哭:   ’水箱真是奇怪。
ChaosticMoon:   而之前玫瑰以为是笼子的东西事实上是一扇铁门
* Rose 一边小心地观察着铁门一边饶了过去——这东西是被从什么方向如何破坏的?
ChaosticMoon:   这扇栅栏门似乎被什么东西用力扭坏了
ChaosticMoon:   现在如同垃圾一样扔在了甬道中央
ChaosticMoon:   而更前方则是一扇半开的铁门
* Rose 看了看这门好不好过去
* 乌哭 看看铁门过得去吗
ChaosticMoon:   玫瑰推了一下,发现铁门在水下推动稍微有点沉重,但是铁门半开的空隙足以让身材不是特别的雄伟的生物和呆呆通过
Rose:   “……”
赫珀斯:   (雄伟
乌哭:   ‘似乎我过不去
* Rose 试着看自己能不能钻。能的话让这俩在门边,然后自己往里挤
ChaosticMoon:   透过铁门半开的空隙,玫瑰可以看到里面是一间巨大的房间
* Rose “我也就再进去20尺左右。然后我们就先上去,把能打的带下来。”
乌哭:   ’还真长
ChaosticMoon:   狭小的缝隙正好能让玫瑰钻过去,然而正当玫瑰钻进去之后,玫瑰瞬间惊呆了
* Rose 在门边仔细检查了下有没能看到的什么……咦?!
乌哭:   ‘怎么了吗
ChaosticMoon:   玫瑰看见在巨大的房间中央,有一个不可名状的巨大生物站在那里
* Rose 这是什么?« 1d20+4 = 18 + 4 = 22 »arcane
ChaosticMoon:   由于没有光源,所以玫瑰无法断定生物的颜色,但是玫瑰认为,如果有光源的话这个生物一定是蓝色的
ChaosticMoon:   之所以如此,因为这个生物几乎与周围的水融为一体,分不出彼此
ChaosticMoon:   而玫瑰能看清那是一个生物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那个生物的心脏在“发亮”
ChaosticMoon:   那是一种类似于木炭被点燃时所会发出的那种剔透的萤亮
* Rose 镇定下来,让饭团和另外两位说让开门边然后自己小心地钻回去。再让饭团通知它的主人关于看到的生物的所有细节
* 赫珀斯 却什么都没看见,被rose的反应吓得赶紧后退
乌哭:   ’看来只能先回去了
* 乌哭 捂住术士的嘴,让他尽量不要发出声响
Rose:   (你俩只知道到门后让开缝隙,其他关于生物的是杰西卡才知道……饭团应该能做到?
捷西卡:   (飯團用感應,所以也看到
ChaosticMoon:   当玫瑰看向那怪物时,也许是直觉,虽然玫瑰应该看不到,但玫瑰感觉对方也在看向自己
ChaosticMoon:   随后,怪物的周身水流动了起来。带着一阵激流,玫瑰发现那怪物向自己袭来
水元素?:   Initiative Rolled: 15
捷西卡:   "噢噢,釣到大魚了。"
赫珀斯:   (fk this shit
乌哭:   (要挂~
Rose:   Initiative Rolled: 22
赫珀斯:   Initiative Rolled: 21
乌哭:   Initiative Rolled: 15
捷西卡:   "你們趕緊回來,把那條魚引上岸吧。(心靈通話"
呆呆:   Initiative Rolled: 12
Wolf:   (准备扣经验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使用脚环的能力迅捷动作到门后10尺
捷西卡:   "下面好像釣到魚了,我們也準備迎接她們上來吧。"
赫珀斯:   ‘所以到底看见啥了呀呀呀呀!!’
Rose:   “鱼。很大的鱼。”
* Mahtildr 摩拳擦掌准备拉绳子
赫珀斯:   ‘咿呀!!!我最讨厌水下了!’
乌哭:   “这里不好,只能先撤退了
捷西卡:   (零肚我能投先攻不
ChaosticMoon:   (不行,但你可以做准备
捷西卡:   (我收到消息之後開始念召喚咒也不行?
ChaosticMoon:   (这个可以
* 捷西卡 於是開始準備使用星質體
* 卡捷琳娜 坐在原地冥想中
Rose:   “哼,给发现了,准备带我们上来吧。”
* Rose 然后在蜥蜴旁边的位置召唤出了那个蝎子
Rose:   end
赫珀斯:   ‘喂喂喂我要照亮周围了呀呀呀我不要在黑暗中乱跑啊!’
乌哭:   ‘别慌,我们一起撤退
Rose:   (那我可以先不丢么= =|,我们往后撤一点以后丢下来堵路
ChaosticMoon:   (行
Rose:   (那就这么办,之前标动我改拿那个paste出来
Rose:   “我们几个干不过,先跑。我有办法堵路。”
ChaosticMoon:   (另外你们要一起动的话可以把先攻改到相邻
Rose:   (一起行动吧?
赫珀斯:   ok
* 呆呆 默默祈祷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赫珀斯 delay到kz后
水元素?:   水型的怪物飞快的向你们游来
水元素?:   怪物的轻易地扭曲了自己的躯体,向门后的乌哭发起了攻击
水元素?:   « d20+18 = 10 + 18 = 28 » Attack
乌哭:   (中
* Rose 趁机迅速观察了这东西是有多大可能就那么扭过来
水元素?:   玫瑰发现这怪物根本没有固定的形态
水元素?:   能够随意地把身体化成自己需要的形体
水元素?:   « 2d10+7 = 5 + 7 = 12 » Dam
* 赫珀斯 施展庇护之翼保护乌哭
Rose:   (蓝毛看得见么……
水元素?:   (你看不见没有迅捷动作
赫珀斯:   (哇靠这战斗环境简直不是人
乌哭:   Damage Taken: 12
呆呆:   (夜战八方
卡捷琳娜:   (敌夜战突入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乌哭 掩护着赫伯斯一起后退,‘走在我后面
Rose:   “我现在忽然没有自信跑过这家伙了……啧”
乌哭:   ’至少去那个宽阔的地方
赫珀斯:   ‘恩’
鮭魚飯團:   "全速撤退,全速撤退,拿出比你們平時4倍的力量來逃吧~(捷西卡"
Rose:   “这东西就那么弯过门缝来掐我们,灵能小姐你清楚这是啥不??”
捷西卡:   « 1d20+12 = 20 + 12 = 32 »利用飯團傳來的視覺共效判斷這娃是啥
ChaosticMoon:   (饭团有视觉共享?
捷西卡:   (沒
捷西卡:   (灵晶仆的主人与其灵晶仆有心灵感应,只要灵晶仆距离他不超过一英里。主人不能通过灵晶仆的超视去看,但两者间可以心灵交流,如同主人对灵晶仆展现了“心灵链接”一般。比如,放在远处屋子里的灵晶仆可以随时汇报屋子中发生的事情。 
ChaosticMoon:   饭团通过心灵交流告诉了捷西卡怪物的外貌和特征
呆呆:   “好像很不妙的样子……”
* 乌哭 后撤30尺,end
* Rose 在术士过来之后把蝎子丢出来堵路
* 赫珀斯 施展dancing light召唤四个光球
ChaosticMoon:   捷西卡认为虽然这只生物有些独特,但应该拥有水元素相同的特征
ChaosticMoon:   而水元素拥有和一般元素类似的特征,免疫偷袭,没有致命的弱点
ChaosticMoon:   而水元素在水里更是如鱼得水,速度飞快。拥有能够熄灭火焰和魔法火焰的能力,以及制造漩涡的能力
* 赫珀斯 往乌哭他们的方向移动
* 鮭魚飯團 於是告知了其他人那玩意的屬性
赫珀斯:   (- -
水元素?:   水元素轻易地钻过铁门
水元素?:   发现自己面前多了一只蝎子,于是发动攻击
水元素?:   « d20+18 = 17 + 18 = 35 » slam
水元素?:   « 2d10+7 = 12 + 7 = 19 » dam
卡捷琳娜:   (舞光不是魔法火
卡捷琳娜:   (所以不会被灭掉的
* 捷西卡 繼續閉目召喚中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乌哭:   ‘继续撤退吗?
乌哭:   ’似乎跑不掉了
鮭魚飯團:   "跑哇,跑哇。"
赫珀斯:   ‘跑吧,我一路用魔法保护你们。’
乌哭:   ‘好吧全速移动吧’
Rose:   “继续跑。我跑比你们慢不过。不如你把项链给我看看?如果不费事的话。”
赫珀斯:   ‘只要保证我们一直挨在一起。’
* 乌哭 把项链给rose,然后后撤25尺
呆呆:   “实在不行我可以去吸引一下注意力……”
ChaosticMoon:   (水下不能用run但你们可以双移
赫珀斯:   ‘你想变成水捞乌鸦吗!’
呆呆:   “鸟进水里还会有什么其他结局吗!”
赫珀斯:   ‘变成企鹅!’
* Rose 弄上链子以后往后20尺
* Rose 让蝎子全防御
* 赫珀斯 移动到乌哭和rose两人中间
ChaosticMoon:   你们看到蝎子在赫伯斯逃跑后似乎有些难受
卡捷琳娜:   (全防就没AO了
卡捷琳娜:   (正确的堵路方法是防御式攻击
Rose:   (记住了,下次还活着的话……
* 赫珀斯 启动爆破球 Blast Globes,end
* 捷西卡 念念念念念(召喚念完了沒
ChaosticMoon:   (你们动完了
ChaosticMoon:   (捷西卡完了
乌哭:   (夜夜要开潜水艇过来了
捷西卡:   (我可以往水里召的吧
捷西卡:   (我的意思是,離水面45ft的水底
水元素?:   又向面前的蝎子发动攻击
水元素?:   « d20+18 = 6 + 18 = 24 » slam
Rose:   (hit
水元素?:   « 2d10+7 = 10 + 7 = 17 » dam
水元素?:   用似乎是手的水流把蝎子揍啪到地上
水元素?:   玫瑰又感到了身后冰冷的视线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呆呆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Initiative Rolled: 10
* Rose 自由动作启动旅行虔诚,然后移动60尺跟上其他两位的速度
* 赫珀斯 自由动作命令爆裂珠炸向水元素
* 呆呆 脑袋缩进袋子里
赫珀斯:   « 10D6 = 38 »火焰伤害« 2d6 = 6 »音波伤害
水元素?:   « d20+10 = 19 + 10 = 29 » ref
水元素?:   « d20+15 = 1 + 15 = 16 » fort
水元素?:   Damage Taken: 25
乌哭:   (这珠子好厉害
卡捷琳娜:   (8000呢
* 赫珀斯 使用火球术« 7d6 = 29 »火焰伤害
水元素?:   « d20+10 = 2 + 10 = 12 » ref
水元素?:   Damage Taken: 29
赫珀斯:   ‘哇呀这玩意儿太抗揍啦!快跑快跑!’
乌哭:   (赫伯斯先移动吧,我挡在你前面
* 乌哭 一直保持掩护着赫伯斯撤退
ChaosticMoon:   赫伯斯的连环爆炸让身后的水流一阵舞乱
ChaosticMoon:   你们仿佛听到怪物发出一阵低吼,变得更为愤怒了
ChaosticMoon:   (没人会水族语吧
乌哭:   (不会
捷西卡:   (會土族
Rose:   (不会
赫珀斯:   (不会
捷西卡:   "出來吧~!清X豬肉泡芙!"
* 捷西卡 在水深45ft的地方召喚星質體(游泳,外皮:游泳速度60尺,額外15HP
捷西卡:   "往那洞,沖過去,見到有光,揍那裡,別揍四隻腳的,順便別揍鳥。"
水元素?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水元素?:   看见自己的猎物在逃跑,你们听到背后的水元素又低吼了一声
水元素?:   向你们冲了过来
ChaosticMoon:   与此同时,捷西卡的构装体降到了法塔底部
ChaosticMoon:   然而面对错从复杂的塔底地形时,构装体开始思考"洞”是什么
捷西卡:   (我知道方位的啊...
ChaosticMoon:   (可旁边还有树洞,石洞,书架洞
Joe:   这个坑可以给5分
ChaosticMoon:   (塔底地形本来就是复杂到需要更具体指挥的,构装体没有那个精确水平
Rose:   (不如问好方位然后直接指示坐标= =
Rose:   (ally from above
赫珀斯:   (在洞口等我们感觉也行
赫珀斯:   (快ao它!
水元素?:   你们发现一瞬间身后的水元素就迫近到你们身边
水元素?:   并且水元素从一开始的和水似乎天然浑成,在移动中更多地具有了人类的肢体
水元素?:   向乌哭发动了攻击
水元素?:   « d20+18 = 11 + 18 = 29 » slam
水元素?:   « 2d10+7 = 5 + 7 = 12 » dam
赫珀斯:   “庇护之翼!”释放庇护之翼(Wings Of Cover)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乌哭:   ‘真是纠缠不清
Rose:   (术士先动我看你们跑多远决定怎么跑= =
赫珀斯:   (乌哭双移会被ao吧
* 呆呆 探出头查看情况,发现乌哭被狠狠地击中了,吓得赶紧缩回去
卡捷琳娜:   (可以撤退
Rose:   (撤退
乌哭:   (嗯我可以撤退的
卡捷琳娜:   (再说他那么长血被殴几下也没事
赫珀斯:   (那我就双移了
赫珀斯:   ‘赶紧跑吧!’
乌哭:   (咦居然不炸了
赫珀斯:   (我认为跟夜夜汇合再炸比较好!
乌哭:   (好吧嗯
ChaosticMoon:   而在乌哭距离水元素10尺时,水元素那看似只有人类长度的手突然伸长了
水元素?:   一股激流顿时向乌哭打来
水元素?:   « d20+18 = 11 + 18 = 29 » slam
水元素?:   « 2d10+7 = 12 + 7 = 19 » dam
乌哭:   (每次都28!
乌哭:   Damage Taken: 19
 
卡捷琳娜:   (你那点AC闪避几率本来也是忽略不计的...
赫珀斯:   (你贴着我吧
* Rose 和术士一起跑了60尺
星质构装体(精通游泳):   另外一边,构装体终于找到了可以战斗的洞,潜到了玫瑰身边
Rose:   “!”
乌哭:   ’这是!?
乌哭:   ‘敌人吗?
* Rose “这啥?”
* Rose 警戒地盯着这四不像
卡捷琳娜:   (被rose AO杀死了
捷西卡:   "沒錯!就是清X豬肉泡芙趕來支援啦~!"
Rose:   “……It is HARAM”
乌哭:   ’……
赫珀斯:   “可以,这很清X。”
水元素?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水元素?:   而此时,异变突起
水元素?:   你们发现身后的水元素的心似乎亮了一下
水元素?:   随后,水元素的人形渐渐地开始模糊起来
* 赫珀斯 不管水元素怎么攻击都庇护之翼
漩涡之心:   渐渐地,水元素变成了漩涡状态,并向你们卷来
漩涡之心:   你们可以看到漩涡的中心,那颗心脏依旧如同木炭一般萤亮着
漩涡之心:   而漩涡本身却试图把乌哭和赫伯斯吞噬着
* 乌哭 危机中觉得那个心脏就是御水珠吧
乌哭:   « d20+7 = 14 + 7 = 21 »ref
赫珀斯:   (庇护之翼+4ref
呆呆:   “哇!!”
赫珀斯:   « d20+8 = 2 + 8 = 10 »ref
赫珀斯:   (lol
捷西卡:   (RIP
卡捷琳娜:   (KIA
Rose:   (没事会报告称MIA的
呆呆:   « d20+2 = 8 + 6 = 14 » ref
呆呆:   (……再见了同志们!
漩涡之心:   (你们两个再过个ref
赫珀斯:   « d20+8 = 14 + 8 = 22 »ref
呆呆:   « d20+6 = 20 + 6 = 26 » ref
捷西卡:   ...
呆呆:   (……)
Rose:   (。
漩涡之心:   身手敏捷的乌哭堪堪避开了漩涡,而赫伯斯和呆呆依然陷入了漩涡的激流
Rose:   « 1d20+13 = 8 + 13 = 21 »ref1« 1d20+13 = 12 + 13 = 25 »ref2
星质构装体(精通游泳):   « 1d20+3 = 6 + 3 = 9 » 反1 « 1d20+3 = 5 + 3 = 8 »反2
漩涡之心:   « 2d8 = 16 » dmg
星质构装体(精通游泳):   Damage Taken: 16
 
赫珀斯:   (两个ref分别是啥
漩涡之心:   漩涡掠过乌哭和赫伯斯继续袭向玫瑰和乌贼鱼,玫瑰同样轻巧地躲过了,而乌贼鱼则没有那么好运,被卷进了漩涡当中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Rose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呆呆 静静地昏迷在袋子里
卡捷琳娜:   (魔宠有精通反闪么?
漩涡之心:   (不减半,因为这不是反射过了就减半的能力
呆呆:   (那我还是躺着……
赫珀斯:   “呆呆!!卧槽,法老不死的回去我要把这个珠子当他面砸了。”
乌哭:   (开始输出吧~
卡捷琳娜:   (快救大法师梅林
* 呆呆 毫无意识地躺着,昏迷前仿佛看见了死去的外婆
赫珀斯:   (不逃回上面去吗
乌哭:   (你过去就被ao?
赫珀斯:   (AO我也可以庇护之翼
乌哭:   (那随你
赫珀斯:   (不重点是咱们打不过这玩意儿吧
鮭魚飯團:   "想什麼哩,上岸揍它方便多了。"
乌哭:   ’赶紧撤退吧
赫珀斯:   “一起冲过去,我用魔法保护我们三个,那只鱼我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能力管它了。”
鮭魚飯團:   "別管了。"
乌哭:   ‘好
赫珀斯:   (出了洞口是什么位置,我们拖过去
鮭魚飯團:   « 1d20+8 = 9 + 8 = 17 » 反1 « 1d20+8 = 17 + 8 = 25 »反2 (有沒有buff?
赫珀斯:   (没,我最多保护三个目标
漩涡之心:   (饭团-16,没有被抓进漩涡里
ChaosticMoon:   (乌贼鱼再过一个ref
星质构装体(精通游泳):   « 1d20+3 = 8 + 3 = 11 »反射
ChaosticMoon:   « 2d8 = 11 » dam
星质构装体(精通游泳):   Damage Taken: 11
ChaosticMoon:   乌贼鱼依然被卷在漩涡里
乌哭:   « d20+5 = 1 + 5 = 6 »swim
赫珀斯:   « d20+0 = 5 + 0 = 5 »swim
Rose:   « 1d20 = 12 »swim
ChaosticMoon:   逃离了漩涡的你们向上游去,然而即使你们还在赫伯斯的气型水法术中,不擅长游泳的你们没有能游很远
ChaosticMoon:   (过DC10的全速,没过的半速
* 捷西卡 感覺到他們來了之後,就開始念召喚術。
乌哭:   (深水炸弹1号
ChaosticMoon:   然而,在你们下方。巨大的水漩涡带着一只已经晕头转向的星质构装鱼,向你们席卷而来……
ChaosticMoon: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