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末日之城】log20160427  (阅读 1270 次)

副标题: 2014/8/14 20:30 广州.四季酒店

离线 LeeWings

  • 偶像
  • ****
  • 帖子数: 887
  • 苹果币: 4
【末日之城】log20160427
« 于: 2016-04-28, 周四 16:17:06 »
[21:10] <忌話圖|DM> -------------------------------------------
[21:10] <忌話圖|DM> 8月14日晚8点30分
[21:10] <忌話圖|DM> 广州四季酒店99层宴会厅
[21:12] <忌話圖|DM> 时尚BAZAAR慈善晚会正热烈地进行中
[21:12] <忌話圖|DM> 苏瞳这样的2线明星走完红地毯以后就没有太多的节目,现在倒是难得的能够偷闲
[21:13] <忌話圖|DM> 不过时不时还会有记者把镜头瞄过来,所以也不能太过松懈
[21:13] * 苏瞳 端着果汁缩在角落里
[21:14] * 苏瞳 偶尔趁着没有视线投过来的时候小小喝上一口,顺便听听会场里传来的八卦
[21:15] <忌話圖|DM> 苏瞳的经纪人拉了拉领带,走到苏瞳身边,小声催促“别在这里呆着,多去那边的明星身边蹭蹭,争取多上镜”
[21:15] <苏瞳> 【虽然现在只是走过而已……】
[21:16] * 林蔚 端着相机在会场中寻找合适的拍摄位置
[21:16] <苏瞳> “……真正的明星也不是靠着这种事情上镜的吧?”
[21:16] <忌話圖|DM> “说什么呢,多大的腕也要好好经营自己。快去快去”
[21:17] <苏瞳> “是是是~”
[21:17] <苏瞳> (w)“我也知道不是光靠演技就可以做到啦……”
[21:18] * 苏瞳 眼珠灵动地转了一转,放下杯子,往会场中心走去
[21:18] * 林蔚 与娱乐新闻的同行们将各式各样的长枪短炮们瞄准了场上耀眼的星星们
[21:18] <苏瞳> 【啊,总有一天我也要和他们一样……】
[21:18] <忌話圖|DM> 苏瞳往会场中心走去,与一个穿着侍者制服,推着推车的男子擦肩而过
[21:19] <陆少辉> “我这里已经好了。”
[21:19] * 苏瞳 视线在到场的各大明星附近飘荡着,寻找着机会——也因此稍许有些疏忽了身旁
[21:19] <忌話圖|DM> 苏瞳好像听到侍者喃喃自语了一句什么,然后——
[21:19] <苏瞳> “啊、抱歉……”
[21:19] <忌話圖|DM> 会场的灯光突然熄灭,刚才还金碧辉煌的场地被黑暗包围
[21:19] * 陆少辉 带着蓝牙对讲机,悄声地说。对眼前美丽又有些无所适从的少女点点头。
[21:20] <苏瞳> “!”
[21:20] <忌話圖|DM> “老大,我搞定了”耳机里大力冷笑着汇报
[21:20] <林蔚> “?”
[21:20] * 陆少辉 在黑暗降临以前一直都闭着一只眼睛,数秒后睁了开来。
[21:20] <忌話圖|DM> “被一个保安碰到,我用警棍给了他一下……说不定打死了”
[21:20] <陆少辉> “请跟我来。”
[21:21] * 林蔚 开始时以为是节目的一部分,摸黑瞄准了舞台的方向等着灯光亮起,片刻后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
[21:21] * 陆少辉 对通话中的部下鲁莽的做法不太满意地皱皱眉,伸手拉住了身旁的女性。
[21:21] <苏瞳>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21:21] <忌話圖|DM> 大概过了三十秒左右的光景,会场梯脚线处的地灯亮了起来
[21:21] * 陆少辉 在黑暗中那个并不是完全看不到——点点的光亮了起来,如今的人,身上总会有一些光源。
[21:22] <陆少辉> “可能断电了吧,为了避免发生事故,请先到这里来。”
[21:22] <忌話圖|DM> 主持人及时抓起话筒“诸位贵宾,女士们,先生们,刚刚四季酒店方面说供电系统出了一点问题,现在已经启动应急电源。”
[21:22] * 苏瞳 在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判断力也不免有些迟钝
[21:22] * 陆少辉 沉稳地说,同时又凑近了通讯器。
[21:22] <忌話圖|DM> “请诸位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有秩序移动到90层。”
[21:22] <苏瞳> “原来如此……麻烦您了呢。”
[21:22] <忌話圖|DM> 会场里响起了一阵不满的喧哗声
[21:23] <陆少辉> “小岚,替我收拾。”
[21:23] <忌話圖|DM> “收到。”耳机里响起利落的会应声
[21:23] * 陆少辉 为了避人耳目,放下了推车,改由一个女性服务生过来推走。
[21:23] * 苏瞳 周围的光照昏暗,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还是对服务人员露出了礼貌的微笑
[21:23] * 陆少辉 自己拉着身旁的女性走出了大厅的范围,从一条工作人员的通道的入口走了去。
[21:23] * 苏瞳 同时试着把手抽回来
[21:24] * 林蔚 被人潮裹挟走之前,努力的将相机举过头顶拍了几张
[21:24] <苏瞳> “我自己……(踉跄了一下)我自己可以走的,这样劳烦您的话……”
[21:25] <忌話圖|DM> 林蔚快速地拍照,借着闪光灯,照片还可以看得清楚——不过被闪光晃到的人大声骂了起来
[21:25] <忌話圖|DM> 林蔚没有理会那些,快速查看了一下拍到的照片
[21:25] <林蔚> “啊,对不起~对不起~”
[21:25] <陆少辉> “不客气。”
[21:25] * 陆少辉 笑眯眯地说。
[21:25] * 林蔚 嘴里道着歉手上可没停下
[21:25] <陆少辉> “这是我的工作,希望您能够配合。”
[21:25] <忌話圖|DM> ——一个工作人员拉着一位盛装的女性——是苏瞳——脱离了大队,往一条工作人员通道走去
[21:25] <陆少辉> “这样对我们双方来说都会是一件好事的。”
[21:26] <苏瞳> “……这、这样啊……”
[21:26] <苏瞳> 【稍微……有点奇怪啊……】
[21:26] <忌話圖|DM> “房间准备好了,老大你赶紧下来”石头及时在耳机里汇报了一句
[21:26] <陆少辉> “我知道了,让大力先走。”
[21:27] * 苏瞳 依然对周围看得不很真切,但明显感觉不对
[21:27] * 林蔚 感到某根大约是属于职业的神经猛地跳了一下,挤过人群向那两人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21:27] <陆少辉> “他打了个保安,动静容易闹大,你先去准备车。”
[21:27] <苏瞳> “其他人都没有走这条路呢……”
[21:27] <陆少辉> “这是VIp专用的,今晚的VIP就只有你一个。”
[21:27] <苏瞳> “……!”
[21:27] * 陆少辉 淡淡地说。
[21:28] * 苏瞳 话已至此,再加上眼前的人从方才开始不断小声说话的小动作,纵然再怎么迟钝也感到了危险
[21:28] <陆少辉> “苏小姐,你有个新交的朋友很关照你,想和你谈谈。”
[21:28] <苏瞳> “——请放开我。”
[21:29] <陆少辉> “可以。”
[21:29] * 陆少辉 放开了苏瞳的手。
[21:29] * 苏瞳 脚下用力停住步伐,同时准备作势喊人
[21:29] <忌話圖|DM> 林蔚挤过人群,走进楼梯间
[21:30] <忌話圖|DM> 下面的楼梯上传来一高一低的争执声
[21:30] * 陆少辉 露出白色的牙齿咧嘴一笑,向苏瞳靠了一步。
[21:30] <苏瞳> “救命——”
[21:30] <林蔚> “诶?!”
[21:31] * 苏瞳 喊出声的同时脚步纷乱地向来路退去
[21:31] * 陆少辉 在苏瞳叫大声以前,娴熟地用准备好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嘴。
[21:31] * 林蔚 加快脚步跑下楼梯
[21:32] <苏瞳> “——命唔、唔唔……!”
[21:32] * 林蔚 惊讶于眼前所见的一幕,一愣之后鼓起勇气大声道:“你!你干什么!放开她!!”
[21:32] <陆少辉> “……”
[21:32] * 苏瞳 拼命挣扎着,会前请化妆师精心打理好的短发纷乱地散开
[21:33] * 陆少辉 看了突然出现的女孩一眼,耸耸肩。
[21:33] * 陆少辉 把被自己抓住的女孩的身体牢牢地压制在怀里,用带着药味儿的毛巾捂住对方的口鼻。
[21:34] <苏瞳> “唔、唔嗯……嗯……”
[21:34] <忌話圖|DM> 陆少辉的身手与外表不符的敏捷,毛巾轻快地捂在少女口鼻之上
[21:34] <苏瞳> 【糟糕……是……有涂药……】
[21:34] <忌話圖|DM> 将没能出口的呼救声一并压在下面
[21:34] <忌話圖|DM> 大概过了十几秒,苏瞳的意识渐渐远去
[21:34] <陆少辉> “唉,敏感年纪的小姑娘,不那么好蒙混啊。”
[21:35] * 陆少辉 叹了口气。
[21:35] * 苏瞳 挣扎随着困意上涌而变得越来越微弱
[21:35] <苏瞳> “……”
[21:35] <忌話圖|DM> 林蔚大喊着冲向犯人,下意识地举起手里的相机,咔嚓咔嚓
[21:35] <陆少辉> “小岚,有个女人看到我了,不要闹大。”
[21:35] <忌話圖|DM> “不会闹大的”
[21:35] <忌話圖|DM> 声音不是从耳机里传出来的
[21:35] <陆少辉> “石头,有人串场,走了,东西不带了。”
[21:35] * 苏瞳 在打扮成服务生的陌生男人怀里完全不动了
[21:36] <忌話圖|DM> 然后duang的一声,林蔚感觉脑后一阵剧痛
[21:36] <忌話圖|DM> 眼前一黑,向前倒了下去
[21:36] * 苏瞳 并不安稳的睡颜上,眉头微微地皱着
[21:36] * 林蔚 正要出声喊人,脑后一痛就这么跌了下去
[21:37] <忌話圖|DM> 莫小岚从阴影里走出来,手上拎着警棍
[21:37] <陆少辉> “比你男人能干。”
[21:37] <忌話圖|DM> “搞定”
[21:37] * 陆少辉 赞同地点点头。
[21:37] * 林蔚 摔倒时本能的将相机紧紧抱在了怀里
[21:37] <陆少辉> “撤。”
[21:37] <忌話圖|DM> 就在你们觉得搞定的时候
[21:37] <忌話圖|DM> “老大,不妙……死人……死人站起来了!”
[21:37] <忌話圖|DM> 是大力的声音
[21:37] * 陆少辉 把苏瞳背到了背上。
[21:38] <陆少辉> “那就让他死透一点。”
[21:38] * 陆少辉 走到边上将她丢到推车上,用床单盖住,接着帮莫小岚把那个抱着相机的女孩一起搬了上去。
[21:38] <陆少辉> “电呢?”
[21:39] <忌話圖|DM> 大力没回应你的话,耳机里传来急促而恐惧的呼吸声,紧接着是钝重的打击声,一连几声,然后是更响的一声巨响
[21:39] <忌話圖|DM> 接着伴随着碎裂声和一阵杂音,耳机那头没了声音
[21:39] * 陆少辉 出了口气,推着车走向出口,接着皱起眉头,扯下了耳机。
[21:39] <陆少辉> “这小子估计搞砸了。”
[21:39] <忌話圖|DM> “要不要我去看看?”
[21:40] <陆少辉> “不必了。”
[21:40] <忌話圖|DM> 莫小岚还是有点担心地皱起眉头
[21:40] <陆少辉> “让他自生自灭吧。”
[21:40] <忌話圖|DM> “但配电室那边失控的话,电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21:41] <陆少辉> “看样子那个保安没死,运气好的话,过两个月就捞出来了。”
[21:41] <陆少辉> “就算大力不行,他们也一定会恢复配电的。”
[21:41] <陆少辉> “我们等。”
[21:42] <忌話圖|DM> 莫小岚点点头,从你手里接过推车
[21:42] <陆少辉> “我们先去房间。”
[21:42] <忌話圖|DM> 你们下到98层,进了预先准备好的房间
[21:43] <忌話圖|DM> 石头已经下到下面去准备撤退的车辆,房间里没人
[21:43] * 陆少辉 带着莫小岚走进事先订好的房间,一起进去的还有两个妙龄少女——当然,是在昏迷的情况下,谈不上什么艳福。
[21:44] * 陆少辉 因为没有电,在黑暗中静静地待着——但是叫他人不安的黑暗,自己待起来却很舒服,似乎脑筋也变得更清楚了。
[21:44] <陆少辉> “……不对。”
[21:44] <忌話圖|DM>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电力还是没有恢复
[21:44] <陆少辉> “不对劲。”
[21:44] <忌話圖|DM> “确实不对……怎么办?”
[21:45] * 陆少辉 生为非常识的人,对异样的敏感度也比一般人更高。
[21:45] <陆少辉> “……”
[21:45] * 陆少辉 走到窗边,向外看了看。
[21:45] * 陆少辉 看向马路和交通。
[21:46] <陆少辉> “这趟折了个人,不能走空。”
[21:46] <陆少辉> “先从应急通道走吧。”
[21:46] <忌話圖|DM> 从窗口往外看,广州的灯火依然美丽,马路上川流的车辆形成了光的河流,而真正的珠江则是一条暗色的丝带
[21:46] <忌話圖|DM> 看上去一切正常
[21:47] * 陆少辉 内心深处响起了某种警号,从床下抽出一根包裹着漆木的手杖,走了出去。
[21:47] <陆少辉> “快。”
[21:47] * 苏瞳 在推车上发出有点闷闷的呼吸声
[21:47] <陆少辉> “离开这幢楼。”
[21:48] * 陆少辉 拉开桌布看了苏瞳一眼,摸了摸她的脉搏,接着踢开了一旁的应急通道的门。
[21:48] <忌話圖|DM> 莫小岚默默点头,熟练地走在你前头,走进应急通道左右窥探
[21:48] * 陆少辉 在作案前充分地阅读过大楼的地图,对地形比一般服务生摸得还清楚。
[21:49] <忌話圖|DM> “没人,走”
[21:50] <忌話圖|DM> 你们匆匆进入通道,虽然周围一片黑暗,但没能阻止你们轻捷的脚步
[21:50] <忌話圖|DM> 97、96、95……
[21:50] * 林蔚 在推车的颠簸中似乎微微动了动
[21:51] <忌話圖|DM> 突然,陆少辉似乎听到上面传来了什么声音
[21:51] <忌話圖|DM> 是脚步声
[21:51] * 陆少辉 皱皱眉,没有停下脚步。
[21:52] * 陆少辉 反而催促莫小岚加快脚步,到70楼的平台上再想别的路线。
[21:52] <忌話圖|DM> 脚步声似乎有点踉跄,但绝对不慢——接着是一阵碰撞声,那人好像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21:52] <忌話圖|DM> 停了一小会,然后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21:53] <忌話圖|DM> 这样——用不了多久就会追上来了
[21:53] <陆少辉> “你们先走。”
[21:53] <忌話圖|DM> “老大……”
[21:53] <陆少辉> “如果在到之前我还没有追上来,就和石头照计划办。”
[21:54] <忌話圖|DM> “……”
[21:54] * 陆少辉 冷峻地说,在这个时间点,遇到的任何情况都可能动摇自己的安排。
[21:54] * 陆少辉 握住手杖转头走了过去。
[21:54] <忌話圖|DM> “老大你小心”
[21:55] <陆少辉> “快走。”
[21:55] <忌話圖|DM> 在陆少辉身后,推车的声音渐渐远去
[21:55] * 陆少辉 不耐地说。
[21:55] <忌話圖|DM> 而上面的脚步声清晰起来
[21:55] <陆少辉> “……是谁……不对,是什么……”
[21:55] <忌話圖|DM> 陆少辉抬头,先看到了保安服的裤子
[21:55] * 陆少辉 一直都活在黑暗之中,黑暗是让人安心的朋友,是庇护者,从未让自己觉得恐惧。
[21:56] * 陆少辉 但现在觉得自己的心跳变得不正常起来了。
[21:56] <忌話圖|DM> 接着露出来的——在黑暗中看不清楚,是一张糊满了血污的脸
[21:56] <忌話圖|DM> 脖子歪向一边,明显已经扭断了
[21:56] <陆少辉> “……你没事吧?”
[21:56] * 陆少辉 下意识地问,接着就发现了自己的问题的愚蠢。
[21:57] <陆少辉> “——”
[21:57] <忌話圖|DM> 来人的动作十分僵硬,像坏掉的人偶,充满不协调的感觉
[21:57] <陆少辉> “怎么——”
[21:57] * 陆少辉 在提出问题的时候,身体先行动了,因为自己还记得大力在耳机另外一端曾经传出的惊恐的声音。
[21:57] <忌話圖|DM> 听到陆少辉的声音,来人的动作明显加快,像跌倒,又像飞扑,从楼梯上方直朝陆少辉扑了过来
[21:58] * 陆少辉 只要少许的情报,就自然地决定了自己的行为——不那样的话自己早就死在街头了。
[21:58] * 陆少辉 闪开对方,接着,用手杖狠狠捣了下去。
[22:00] * 陆少辉 咬紧牙关,一下下地朝对方抡着自己的手杖。
[22:01] <忌話圖|DM> 陆少辉敏捷地一侧身,手杖灌铅的一头重重砸在对手脖子后方
[22:02] <忌話圖|DM> 清晰的喀嚓声响起——这是沉重的一击,但对手只是猛地摇晃——甚至没有惨叫声
[22:02] * 陆少辉 脑子里和常人一样一团混乱,但是比起发呆或者寻找答案,这种时候自己更加倾向于解决一切的障碍。
[22:02] <陆少辉> “你没死,对,这就对了,这样你肯定死不了。”
[22:03] * 陆少辉 换了一个位置——在同一个位置殴打不会动的人是很危险的,同时继续朝对方猛击。
[22:07] <忌話圖|DM> 敌人——不,怪物,扭转脖子,张开嘴——
[22:11] <忌話圖|DM> 陆少辉用手杖抵在怪物的咽喉上,也没能阻止这攻击,怪物强大的咬合力直接施加在了陆少辉的手臂上
[22:11] <陆少辉> “啧!”
[22:14] * 陆少辉 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并没有感觉到痛苦,而是加快了攻击频率地反复击打着眼前古怪的生物。
[22:14] <忌話圖|DM> 大概在第四次或者第五次挥舞手杖的时候,怪物的头盖骨终于被打的凹了下去
[22:15] <忌話圖|DM> 然后像电池耗尽一样,怪物重重地倒在地上
[22:19] * 陆少辉 喘了几口气,看向了怪物。
[22:19] <忌話圖|DM> 虽然仍然看不清敌人的面孔,但陆少辉觉得十分不安
[22:19] <忌話圖|DM> 俯下身来仔细观察——然后陆少辉突然屏住了呼吸
[22:20] <忌話圖|DM> 虽然脸孔好像被什么打过,满口牙都碎了,但还是能够分辨
[22:20] <忌話圖|DM> 是孟力柯
[22:20] * 陆少辉 猛地吸了一口气,再也不敢逗留,掉头踉踉跄跄地走了。
[22:20] <忌話圖|DM> 镜头转向另一边
[22:21] <忌話圖|DM> 颠簸中,林蔚渐渐恢复了神智
[22:22] <忌話圖|DM> 控制住立刻睁眼的冲动,先映入眯起的眼帘的是苏瞳略显痛苦的睡颜
[22:24] * 林蔚 后脑闷闷作痛的肿包提醒着自己刚才发生的非常事件
[22:24] * 林蔚 尽量保持不动,听了听周围的动静
[22:24] <苏瞳> “……”
[22:25] * 苏瞳 脸周围并不是很通风,呼吸声显得闷闷的
[22:25] <忌話圖|DM> 颠簸感提醒你们,正处在移动中
[22:26] <忌話圖|DM> 有一人的脚步声,正在搬运你们
[22:26] * 林蔚 有点讶异的发现自己只有那么一点点害怕,反而是被一种“遇到大新闻”的兴奋感所鼓舞着
[22:28] * 林蔚 自己大概是遇到了真正的绑架案吧,搭档陈亮此刻不在还真是可惜
[22:28] <苏瞳> “呼、唔……”
[22:29] * 苏瞳 伴随着轻微的喘息声,有些迷糊地微微睁眼……
[22:29] * 已退出: 小狼|围观中 (Tsukatsumi@113.207.91.A443D6B4) (Quit: 小狼|围观中)
[22:30] * 林蔚 竖起一根手指示意紧靠着自己的女孩别出声,“嘘”
[22:30] <忌話圖|DM> 黑暗中苏瞳与林蔚的目光稍微交汇
[22:31] * 苏瞳 眼神在短暂的瞬间里经历了从茫然到理解的变化,微微地点头——随即试着把握起周围来
[22:31] <忌話圖|DM> 上面被布蒙住,你们除了看到彼此之外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22:32] <忌話圖|DM> 从声音判断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
[22:33] * 苏瞳 感受了一下,确认到身体还自由之后稍微松了口气
[22:34] <忌話圖|DM> 就在你们谨慎的思考要不要反抗的时候,上面传来了另一个脚步声
[22:34] * 林蔚 摸索着从相机里退出存储卡塞到苏瞳手里
[22:34] <忌話圖|DM> 急匆匆,又有点慌乱
[22:34] <苏瞳> 【!】
[22:35] <忌話圖|DM> 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22:35] * 苏瞳 在慌乱中握住了存储卡装作还没醒的样子
[22:35] <忌話圖|DM> “老大”
[22:36] <陆少辉> “情况很糟。”
[22:36] * 陆少辉 浑身是血地走到了莫小岚的一旁。
[22:36] * 林蔚 听见动静变多了,不敢再动,大气不敢出一口的继续装作昏迷不醒
[22:37] <陆少辉> “走吧。”
[22:37] <忌話圖|DM> 莫小岚嗅了嗅……“血?老大你受伤了?”
[22:37] <陆少辉> “小伤,暂时还不用担心。”
[22:38] <陆少辉> “对了,小岚。”
[22:38] <陆少辉>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22:38] <忌話圖|DM> “信”
[22:38] <陆少辉> “那好,现在开始。”
[22:38] <陆少辉> “任何不打招呼就靠近你的人,那个人一定就是鬼。”
[22:39] <陆少辉> “宰了他,或者跑,哪怕那个人是我或者你男人也是一样的,明白了吗?”
[22:39] <忌話圖|DM> “嗯”
[22:39] <陆少辉> “她们有动静吗?”
[22:39] * 陆少辉 用棍子戳了戳推车上的布。
[22:40] * 苏瞳 几乎屏住了呼吸
[22:40] <忌話圖|DM> “我打的不重,大概醒了。不过没动静”
[22:40] <陆少辉> “……”
[22:40] <苏瞳> 【鬼……?】
[22:40] * 陆少辉 一把掀起了桌布。
[22:40] <苏瞳> “(吸)……!”
[22:40] * 陆少辉 伸手就向自己目标的那个女孩子的胸部捏了下去。
[22:41] * 林蔚 想也没想就打了伸过来的手
[22:41] <陆少辉> “嗯。”
[22:41] <陆少辉> “起来吧,别装了。”
[22:41] <林蔚> “……”
[22:41] * 陆少辉 冷淡地说。
[22:42] * 林蔚 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后干脆坐起来
[22:42] <陆少辉> “相机。”
[22:42] * 陆少辉 扬起棍子对林蔚说。
[22:42] * 苏瞳 尽管疑虑且不安着,但也还是慢慢睁开眼睛
[22:43] * 林蔚 瞪了对方好几秒,终于不情愿的递了过去
[22:43] * 陆少辉 浑身是血,虽然依靠强大的自制力控制住了情绪,呼吸还是有些急促,瞪大了眼睛。
[22:43] <陆少辉> “干这行的,不能给人拍照。”
[22:43] * 苏瞳 警惕地看向陌生的男人,然后看见了他身上的血
[22:43] * 陆少辉 嘟囔着把相机丢给了莫小岚。
[22:43] <陆少辉> “你们两个听好了。”
[22:43] <陆少辉> “苏小姐,我们本来是打算绑架你的,不过现在情况有变化。”
[22:44] <苏瞳> “……”
[22:44] <陆少辉> “这位女狗仔队的小姐也一样。”
[22:44] <陆少辉> “我可以现在放你们走。”
[22:44] <苏瞳> “……但是?”
[22:44] <陆少辉> “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现在外面并不安全。”
[22:44] <陆少辉> “你们比较安全的选择是跟我走。”
[22:45] <苏瞳> “比待在绑架犯手中更不安全?”
[22:45] <陆少辉> “你看过恐怖片吗?”
[22:45] * 苏瞳 带着戒心、有点生硬地回应道
[22:45] <陆少辉> “我在牢里的时候看过一次,只看过一部,不过……”
[22:45] <陆少辉> “小岚,走了。”
[22:45] * 林蔚 从男子身上的血腥味和他的话语中感到危险的气息
[22:45] <陆少辉> “别管推车。”
[22:46] <忌話圖|DM> “嗯”
[22:46] <林蔚> “能告诉我们出什么事了吗?你们刚才说的鬼是什么?”
[22:46] * 陆少辉 拍了拍莫小岚的肩膀,在这种时候,为了自己和部下的安全,坚持那过家家一样的绑架已经完全没有了意义。
[22:46] <陆少辉> “僵,尸。”
[22:46] <苏瞳> “……”
[22:46] <苏瞳> “在……广州?”
[22:46] * 陆少辉 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地对那个爱多问的女记者说道,用棍子在推车上狠狠敲了一下。
[22:47] <苏瞳> “!”
[22:47] <陆少辉> “听懂了就滚起来!”
[22:47] * 苏瞳 不由地退缩了一下
[22:47] <林蔚> “哦。”
[22:47] <陆少辉> “我不会管你们的死活的。”
[22:47] * 林蔚 听话的从车上下来了
[22:47] * 苏瞳 下一瞬间觉得就这么屈服很没面子,但一时没有什么好主意……
[22:47] * 陆少辉 说完,一手抓起一块桌布,缠在了自己的左手上,向前迈出了脚步。
[22:48] * 苏瞳 迟疑了片刻之后也重新站在了地板上
[22:48] <忌話圖|DM> 在陆少辉的暴力整合下,你们四人的行动速度显著快了起来
[22:48] <陆少辉> “小岚,问问石头外面有什么情况没有。”
[22:48] <陆少辉> “路要通。”
[22:49] <忌話圖|DM> 莫小岚按着耳机,然后回报“石头找到车了,停在后门……不过酒店有点不对劲,全黑了”
[22:49] <陆少辉> “当然不对劲。”
[22:49] <忌話圖|DM> 说话间,你们下到了8开头的楼层
[22:49] <陆少辉> “算了,这孽有我们一份。”
[22:49] <陆少辉> “记住我说的,谁不打招呼靠近你。”
[22:49] <陆少辉> “宰了他。”
[22:49] <忌話圖|DM> 空气中微微有点血腥味
[22:49] <陆少辉> “你们两也听到了!”
[22:50] <忌話圖|DM> 熟悉这种味道的莫小岚不由得唔了一声
[22:50] <陆少辉> “……这里也有。”
[22:50] <苏瞳> “宰了什么的……什么味道?”
[22:50] <陆少辉> “看起来已经开始了……”
[22:50] <忌話圖|DM> 很快你们就看到了血腥味的源头
[22:50] <陆少辉> “血,不是我身上的,这里都能闻得到的话,看起来外面已经血流成河了。”
[22:50] * 苏瞳 从刚才开始就越来越不安了
[22:50] * 陆少辉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若有所思。
[22:50] <苏瞳> “……什么啊……”
[22:51] <林蔚> “……!”
[22:51] <忌話圖|DM> 楼梯上散落着尸体,有的已经死透了,有的却还在蠕动,还有的被“嵌”进了墙体里面
[22:51] <苏瞳> “这里可是……广州啊?不是纽约,也不是东京……”
[22:51] <苏瞳> “就算在电影里……!”
[22:51] <苏瞳> “唔……恶……!”
[22:51] * 林蔚 忍住惊叫的同时伸手去拿相机……然后才意识到已经不在了
[22:52] <陆少辉> “别拍了,抓紧时间吐吧。”
[22:52] <林蔚> “这……怎么回事……那个,还在动……”
[22:52] * 苏瞳 几乎是立刻就感到胃里翻涌起来
[22:52] * 陆少辉 擦了擦汗。
[22:52] <忌話圖|DM> “老大,你……刚才碰到了这个?”
[22:52] <陆少辉> “赶快……现在广州市里还好。”
[22:53] <陆少辉> “但不知道能到什么时候。”
[22:53] <陆少辉> “最差情况,这桩大楼会被封锁,那时候就麻烦了。”
[22:53] <忌話圖|DM> 你们小心地靠近血腥现场,那些还在蠕动的尸体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挣扎着朝你们靠过来
[22:53] <陆少辉> “现在先到70层,别慢下来!”
[22:53] * 陆少辉 用棒子打翻了一个蠕动过来的东西,拖着其他人往下跑去。
[22:53] <忌話圖|DM> 他们有的下半身软绵绵的,骨头大概都碎了,但还靠上半身的力量勉强靠近
[22:54] <忌話圖|DM> 你们没有停留,迅速地冲了过去
[22:54] <忌話圖|DM> 接着是7打头的楼层,下方渐渐能听到喧哗和惨叫声了
[22:54] * 林蔚 一路上紧紧抓着苏瞳的手,与其说是帮忙对方不如说是给自己壮胆
[22:55] <苏瞳> (w)“这到底是……怎么了……”
[22:55] <陆少辉> “……你的日子一直过得不错吧,苏小姐。”
[22:55] * 苏瞳 带着哭腔小声喃喃着
[22:55] <苏瞳> “……”
[22:55] <陆少辉> “少时成名的人,难免会觉得世界是绕着自己转的。”
[22:55] * 苏瞳 没有回答,只是拼命忍住眼泪看向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
[22:56] <陆少辉> “但是这个世界不会和你讲道理,就好像我不会和你讲理一样。”
[22:56] <陆少辉> “现在你还活着,而我的手下死了,那些人也死了,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正在死亡。”
[22:56] <苏瞳> “……我没有,但是……但是这……”
[22:57] <陆少辉> “死掉之后就不会怕,也不会恶心了。”
[22:57] * 苏瞳 有点慌,还有点委屈,但不知怎么着,觉得在这个男人面前不能掉下泪来——因此拼命忍耐着
[22:57] * 陆少辉 推开了身旁的门。
[22:58] <忌話圖|DM> 你们嘴上说着,但脚步丝毫没有放缓——楼梯上的尸体多了起来,不过会动的并没有更多——谢天谢地
[22:59] <忌話圖|DM> 陆少辉推开了七十层的门,喧哗声立刻传了出来
[22:59] <忌話圖|DM> 能看到天空的圆形大厅里充满了惨叫声,哭泣声
[23:00] <陆少辉> “……,……”
[23:00] * 陆少辉 快速确认着眼前的情况。
[23:00] <忌話圖|DM> 你们的眼睛适应了光亮的环境,映入你们眼帘的首先是混乱的人群
[23:01] <忌話圖|DM> 前方防火隔断已经降下,半个大厅被20CM厚的隔断隔开
[23:01] <忌話圖|DM> 人群徒劳地敲打着隔断
[23:01] <陆少辉> “放下来了吗,也难怪。”
[23:01] <苏瞳> “……”
[23:01] <苏瞳> “出不去了……吗?”
[23:01] <忌話圖|DM> 在人群中肆虐的是一个怪物,看起来有一人高,身上穿着保安服,脖子不正常地呈现扭断的状态
[23:02] * 林蔚 此刻看到人群非但没有产生安全感,反而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惧
[23:02] * 林蔚 然后就看到了混乱的中心,“啊,看那个!”
[23:02] <忌話圖|DM> 然而他的双臂已经不是人类的形态了,像树干那样膨胀起来,直拖到地,挥舞起来像拆除建筑的铁锤一样
[23:03] <陆少辉> “楼上,有直升机啊!”
[23:03] <陆少辉> “武警来救我们了!”
[23:03] <陆少辉> “快往上面走!”
[23:04] * 苏瞳 吃惊地看着身边的陌生男人
[23:04] <忌話圖|DM> 陆少辉的声音压倒了大厅里的混乱——大概有一秒钟,大厅被寂静笼罩
[23:04] <忌話圖|DM> 然后是爆炸般的喧哗声
[23:04] <忌話圖|DM> 人群疯狂起来,反身向防火通道冲去
[23:04] <陆少辉> “楼下都是僵尸,他们是从楼下来的!”
[23:05] * 陆少辉 说着,却拉住了莫小岚和其他两个女孩,任凭人从身边穿过,向上面跑去。
[23:05] * 苏瞳 一时间捉摸不透这个男人的用意,只能任由他拉着走
[23:05] <陆少辉> “你。”
[23:05] * 陆少辉 看了看林蔚
[23:06] <林蔚> “嗯?”
[23:06] <陆少辉> “把那个电梯的门撬开,小岚你帮她。”
[23:06] <忌話圖|DM> 双臂异化的怪物追逐着人群,也冲向了消防通道,它每次挥臂都重重地打飞前方的人体
[23:06] <陆少辉> “现在我们可以从电梯井走到下一层去。”
[23:06] <林蔚> “好。”
[23:06] <陆少辉> “僵尸主要集中在上方,那些人会给我们争取时间。”
[23:07] <陆少辉> “但就那个大怪物的行动来看,他们也不会坚持很久。”
[23:07] * 林蔚 贴着墙移向电梯
[23:07] <苏瞳> “你……”
[23:08] * 苏瞳 瞳眸中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23:08] * 林蔚 虽然暗暗惊讶于男子快速的应变和残忍,但此刻照他说的做才是明智之举
[23:08] <忌話圖|DM> 你们贴着墙移动,没有被卷入混乱
[23:08] <忌話圖|DM> 而混乱的人群被怪物攻击,自相踩踏,互相撕扯,发出地狱变相般的惨烈声音
[23:08] <苏瞳> 【那些人……会死吧……】
[23:08] <忌話圖|DM> 你们摸到了电梯旁
[23:08] <陆少辉> “……”
[23:09] * 陆少辉 快速判断了一下场面,点点头。
[23:09] <忌話圖|DM> 因为配电没有恢复,指示灯当然是熄灭的
[23:09] <陆少辉> “快。”
[23:09] * 陆少辉 催促道。
[23:09] * 苏瞳 惊讶于自己竟然对此还没有失去感觉……
[23:10] * 林蔚 四下看了看,捡起一根断裂的椅子腿往电梯门缝里塞
[23:10] * 苏瞳 张了张嘴,但始终没能说出什么
[23:10] <忌話圖|DM> 电梯外门被嘎吱嘎吱地被撬开,莫小岚及时伸手,扒住电梯门
[23:11] <忌話圖|DM> 两边一齐用力,终于将电梯门拉开
[23:11] <忌話圖|DM> 漆黑的电梯井露了出来,也看不出电梯厢现在的位置在哪里
[23:11] <陆少辉> “如果在楼上,那就好玩了。”
[23:12] * 陆少辉 用玩笑话化解自己内心的紧张,接着照明看向了电梯井。
[23:12] * 林蔚 摸出手机往一片漆黑里照
[23:12] <忌話圖|DM> 运气不错,在下面几层的地方陆少辉看到了电梯厢的顶盖
[23:13] * 陆少辉 接着把手杖插进腰带,对其他人做了个手势。
[23:13] * 苏瞳 紧张地绷紧了神经
[23:13] * 陆少辉 利落地顺着钢缆爬了下去。
[23:13] <陆少辉> “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有游荡的僵尸过来的。”
[23:14] <忌話圖|DM> 莫小岚二话不说,跟着滑了下去
[23:14] * 苏瞳 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横下心来把礼服下摆撕开,绑好
[23:15] * 苏瞳 也攀上了钢缆——在玩跑酷时练过的攀爬意外地派上了用场
[23:15] * 林蔚 深吸几口气,咬咬牙也跟着爬上钢缆
[23:16] * 陆少辉 落到电梯,按照过去的经验卸下顶盖,先向里看去。
[23:16] * 陆少辉 在进行每一个动作的时候,都会在接触的地方留下一个鲜红的手印。
[23:16] <忌話圖|DM> 你们先后落到了电梯厢顶,陆少辉掀开顶盖,电梯厢里的照明也熄灭了,不过里面没人
[23:16] * 陆少辉 跳进电梯,撬开电梯门。
[23:17] <忌話圖|DM> 外面的楼层一片寂静——僵尸还没有侵染到这里
[23:17] * 陆少辉 很清楚地想到——如果在上一层有僵尸,而出路没有开启,那么下面自然还没有被袭击——理论上应该是这样。
[23:17] <陆少辉> “但也快了吗……”
[23:18] <陆少辉> “得想想,直接下70层的方法……”
[23:18] * 苏瞳 熟练地落到厢顶,甚至还帮了不认识的女记着一把——她的动作明显要差得多了
[23:18] * 林蔚 终于下到电梯顶,大口喘气的同时在裤子上蹭了蹭不知沾到什么的手掌,那好像不全是润滑油
[23:18] <陆少辉> “配电室。”
[23:19] <陆少辉> “再下去就有了。”
[23:19] <忌話圖|DM> “在65层应该有一间”
[23:19] <忌話圖|DM> 莫小岚也回忆了一下
[23:19] <陆少辉> “记得不错。”
[23:19] * 苏瞳 因为太过紧张,甚至没有注意到裸露的腿脚和手腕沾到的东西
[23:19] <陆少辉> “快走吧。”
[23:19] * 陆少辉 用棍棒戳了戳两个女孩的腿。
[23:19] * 林蔚 将手举到鼻子前嗅了嗅,“呃……那个……喂,等等,你还在流血啊!”
[23:20] <陆少辉> “那些人被吃完了,就剩下我们了。”
[23:20] <陆少辉> “嗯?”
[23:20] <陆少辉> “如果你在意这点小伤,那还是留在上头吧。”
[23:20] <林蔚> “包扎一下吧。”
[23:21] <陆少辉> “不了,安全了再说。”
[23:21] * 陆少辉 摇摇头
[23:21] <忌話圖|DM> 莫小岚意外地看看两个肉票,也摇了摇头
[23:21] <林蔚> “很快的。”
[23:21] <苏瞳> “……”
[23:21] * 陆少辉 心里很清楚自己可能的下场,但目前身体并没有什么异状。
[23:21] * 苏瞳 抿了抿嘴
[23:21] <陆少辉> “好吧,麻烦你了。”
[23:21] * 陆少辉 抬起手。
[23:22] <陆少辉> “不过,看到了可不要惊讶。”
[23:22] * 林蔚 看到血肉模糊的咬痕只是撇了撇嘴,利落的脱下衬衫撕开,在男子的上臂扎了止血带
[23:23] <陆少辉> “手艺不错。”
[23:23] * 林蔚 接着把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
[23:23] * 陆少辉 面不改色地夸奖道。
[23:23] <林蔚> “嗯……和救灾的医疗队一起混过几天。”
[23:23] <忌話圖|DM> 就在四人稍作停留的时候,感染还在扩散
[23:23] * 苏瞳 在稍远处看着绑架犯和女记者
[23:23] * 陆少辉 本来想隐瞒自己被咬的现状——但是如果因为这样反而引起两个陌生女性的猜疑,那就得不偿失了。
[23:23] <苏瞳> 【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冷静……】
[23:24] <陆少辉> “打开电梯后,情况也未必见得就会好。”
[23:24] <陆少辉> “还是那句话。”
[23:24] <忌話圖|DM> 整个粤州正悄悄染上不祥的颜色
[23:24] <陆少辉> “如果有人不打招呼就靠近你。”
[23:24] <陆少辉> “跑,或者杀。”
[23:24] <苏瞳> 【还有,那个伤……】
[23:24] <陆少辉> “走吧!”
[23:24] * 苏瞳 心中的不安在别种意义上变得更加浓重起来
[23:24] * 林蔚 嘀咕,“两样我好像都不是特别拿手……”
[23:24] <忌話圖|DM> 你们现在还有些许优势,时间——你们还有时间
[23:25] <忌話圖|DM> 于是你们奔跑起来
[23:25] <忌話圖|DM> -------------------------------------------
[23:25] <忌話圖|DM>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4-28, 周四 16:20:58 由 LeeWings »
这是静谧的回忆,久远之诗。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