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04]林河战役_Log07_波( )涛湖  (阅读 1643 次)

副标题: 魔族是什么样子的?一般有触手||既然你要牺牲我也不会丢下你跑路的!还是一起跑路吧!||火把上刻着一些小字“FFF”||沙滩是草地什么的人家才不知道呢,哼~

离线 Ellena

  • Knight
  • ***
  • 帖子数: 548
  • 苹果币: 0
[004]林河战役_Log07_波( )涛湖
« 于: 2016-03-06, 周日 14:24:57 »
ChaosticMoon:   -------------Start---------------
ChaosticMoon:   你们告别了脾气暴躁的法爷,向梦涧森的深处走去
ChaosticMoon:   你们经过一整天的迷阵来到法爷面前,此刻夕阳已是西下
ChaosticMoon:   你们走在树木丛生的梦涧森中,时不时地可以发现一两只林鸟和昆虫在树林中窜过
ChaosticMoon:   梦涧森深处的树木主要由香樟和紫衫组成,这些树木四季常青,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了
ChaosticMoon:   一眼望去一片青绿色,生气盎然,但又显得十分无聊
* 卡捷琳娜 走在正常的森林里,心情稍微平复了些
乌哭:   “天色似乎开始暗下来了……”
* Rose 保持警戒,聆听有没特别值得注意的动静
* Rose 顺便打了个哈欠
Rose:   « 1d20+12 = 2 + 12 = 14 »listen
* 乌哭 看向前方,不知道御水珠在哪
卡捷琳娜:   "扎达克..(Elven)
* 呆呆 百无聊赖地飞来飞去,似乎没有尽头的森林让这只聒噪爱吐槽的乌鸦也没了多嘴的兴致。
乌哭:   “那个你是叫赫伯斯吗?”
* 乌哭 看向新加入的
ChaosticMoon:   玫瑰听到四周传来各种鸟语蝉鸣,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声音
* 赫珀斯 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笑着点头回应
捷西卡:   "老頭說了我們要走多久嗎。"
呆呆:   “对对对,我叫赫珀斯,你好啊”
* Rose 听到蜥蜴的话,悄悄瞄了一眼新加入的一人一只
乌哭:   “……原来是鸟的名字啊”
赫珀斯:   “不对不对!我叫赫珀斯啦!”
赫珀斯:   “这只乌鸦叫槑厸呦!”
乌哭:   “呃抱歉,搞错了……话说你知道那个御水珠是啥吗?”
赫珀斯:   “完~全~不知道,我到了这之后老头子只让我端茶倒水,什么有用的事情都没告诉我呢。”
* 呆呆 啄着赫珀斯的头发,虽然没什么食物藏在里面。
赫珀斯:   “呀,疼……”
乌哭:   “这样啊,那你知道在哪吗?”
乌哭:   “不知道前面还有啥机关……”
赫珀斯:   “这个嘛……也是完~全~不知道呦。”
赫珀斯:   “不过话说回来,蜥蜴哥,你是这里的本地人吗?我还以为这样的种族只有我家乡才有。”
* 卡捷琳娜 心想百无一用是书生
* 乌哭 只好摊手。
乌哭:   “不是本地人。我是远东来的
乌哭:   “虽然在人类社会里也生活了很久了。”
Rose:   “不过,看你俩和那法爷在一起,想必是先一步破了机关过来的?”
赫珀斯:   “没有没有,我自己来的话大概连森林都找不到,我是跟着芙妮尔进来的。啊,就是那个金发的姐姐。”
Rose:   “哦?那位又是?”
赫珀斯:   “应该就是日常照顾老头子日常起居的姐姐吧,其他的我就不知道啦。”
赫珀斯:   “远东啊,比我的家乡还要东边的地方,哈哈。”
乌哭:   “你的家乡是何方?”
赫珀斯:   “我是从龙枪来的,来学习建立紫川城那种大城市的方法!”
捷西卡:   "然而紫川城卻炸了。"
* 卡捷琳娜 听到龙枪之后开始稍微留心下这对话
乌哭:   “这样啊,想建大城市啊……
乌哭:   “是想在龙枪建大城市吗?”
Rose:   “首都那么大的城市?”
赫珀斯:   “诶!炸了吗!”
* Rose 观察了一下赫珀斯的年纪
捷西卡:   "被魔族入侵了,現在估計是炸了。"
赫珀斯:   “是啊,在龙枪建立大城市!这样的话应该就不用天天打架啦。”
卡捷琳娜:   "天真
赫珀斯:   “那种大城市居然也会被袭击吗!诶,话说魔族是什么样子的?”
乌哭:   “都是大触手
Rose:   “奇形怪状,一般有触手”
捷西卡:   "奇形怪狀什麼樣子都有。"
* 呆呆 缩起脖子
赫珀斯:   “虽然魔族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是居然袭击我理想中的城市真是不可原谅!呜嘿!真想一口喷死他们!”
呆呆:   “二皮,虽然我觉得你打不过他们,不过既然你要牺牲我也不会丢下你跑路的!”
赫珀斯:   “哇,呆呆~~抱抱~”
呆呆:   “我的意思是,还是一起跑路吧!!”
* 乌哭 看看四周,有山洞了吗?
ChaosticMoon:   不知什么原因,你们突然发现行进方向侧面旁边的草地中出现了一支火把
赫珀斯:   “诶!说得对诶!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比如那家店里的蛋糕卷!我才不要轻易去死!”
卡捷琳娜:   "嗯?
卡捷琳娜:   "火把...
呆呆:   “有火?”
* 捷西卡 觀察火把是燃著的嗎
* 卡捷琳娜 拔出剑来
* 乌哭 保持警惕
* Rose 上去检查了下附近的地面有没机关« 1d20+13 = 11 + 13 = 24 »search
ChaosticMoon:   捷西卡发现火把是完好的,随时可以点着
卡捷琳娜:   "我过去看看
* 卡捷琳娜 架着盾接近到5尺
ChaosticMoon:   玫瑰没有找到任何机关
卡捷琳娜:   (插在地上还是躺在哪?
呆呆:   “是谁丢在这里的吗?幸好没烧起来!”
赫珀斯:   “老头子留在这的火把吗?”
乌哭:   “看看是不是温的
呆呆:   “老头子留火把在这干嘛啊??”
* 卡捷琳娜 用剑拨动一下火把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发现火把好好地躺在草丛当中
赫珀斯:   “呜……为了纪念没了下半身?”
卡捷琳娜:   "看来有人来过啊...
捷西卡:   "應該是之前有人來過,別在這耽誤了,趕緊追上去吧。"
卡捷琳娜:   "用这么大小的火把来看
卡捷琳娜:   "大约是中等体型上下一级的样子
* 乌哭 上前摸一下火把,看看温度。
* 卡捷琳娜 观察一下路上有没有别的脚印
ChaosticMoon:   乌哭发现这是一支完全没有用过的火把
卡捷琳娜:   "Rose你大约精通追踪吧
卡捷琳娜:   "来看看这里有没有别人的足迹?
ChaosticMoon:   再仔细一看,乌哭发现火把上刻着一些小字,那是通用语写的“FFF”
Rose:   (……
乌哭:   ”这上面有字?
* 卡捷琳娜 顺便看看附近的草丛有没有被踩倒的痕迹
Rose:   “我看看”
卡捷琳娜:   (醋意大发吗?
乌哭:   “虽然不知道啥意思
* Rose 检查了一下附近有没脚印
Rose:   (追踪是生存?
卡捷琳娜:   (嗯
* 乌哭 小心的捡起火把
Rose:   « 1d20 = 8 »我不是猎人啊(叹
卡捷琳娜:   (你学了track么?
乌哭:   « d20+3 = 8 + 3 = 11 »sur一起找足迹
ChaosticMoon:   你们在火把附近没有发现什么脚印
卡捷琳娜:   "奇怪...
* 赫珀斯 看到大家在摆弄火把,不能理解
Rose:   “我想应该没什么特别的”
Rose:   “带走吧”
* 乌哭 把火把给rose
* Rose 摆了摆手,指了指新来的
卡捷琳娜:   "总觉得不那么简单...
* 乌哭 把火把给赫伯斯
Rose:   “我身上东西现在有点多,再多恐怕走路要拖累你们”
赫珀斯:   “诶?送给我吗?”
呆呆:   “我的新树枝!”
乌哭:   “先拿着吧。。顺便可以研究下上面的字?
* 赫珀斯 接过火把
* 卡捷琳娜 并没有收起剑
卡捷琳娜:   "不过事态紧急,还是不多耽误吧
* 卡捷琳娜 提着剑继续带路了,虽然也不知道走得方向对不对
* Rose 想了想家乡关于FFF的传说« 1d20+4 = 2 + 4 = 6 »local
Rose:   (不知道实在是太好了
ChaosticMoon:   玫瑰觉得FFF可以是任何东西的简写
* 卡捷琳娜 简单想了想宗教和贵族里面似乎没有关于FFF的事情
捷西卡:   « 1d20+5 = 8 + 5 = 13 »本地,這附近什麼地方是用FFF的標記。   « 1d20+7 = 7 + 7 = 14 »貴族,有什麼貴族是用FFF作為家族簡稱的嗎
乌哭:   (肚肚的诅咒
Rose:   (太可怕了
Wolf:   “什么什么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赫珀斯:   “呆呆你有见过这种文字吗,似乎没有印象耶”
ChaosticMoon:   捷西卡也觉得FFF可以是任何东西,没有更详细的背景情况下捷西卡无法确定什么
* Mahtildr local« d20+3 = 19 + 3 = 22 »
捷西卡:   "拿著走吧,在這裡耗著也沒用。"
赫珀斯:   (猫老师换骰子了?
呆呆:   “我没有啊,我好像不识字啊,二皮!”
乌哭:   “嗯边走边研究吧
赫珀斯:   “呀你居然不认识字吗!不认识字的话怎么成为淑女!”
呆呆:   “有这张帅脸不就够了吗!”
卡捷琳娜:   (结果你们居然没跟上吗...
乌哭:   (边走边说的吧
呆呆:   (……我应该是飞着没有下来过吧
捷西卡:   (你們又不走
* Wolf 扑腾扑腾
* 赫珀斯 跟着大家一起走
ChaosticMoon:   玛蒂想起曾经听说有这么一个组织名字叫FFF,似乎曾经在紫川附近一带缘起的。可玛蒂并不能知道更多
* Rose 跟在众人侧面
赫珀斯:   “颜值能当饭吃吗!我长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也没人请我吃饭啊!”
* Mahtildr 摇头
ChaosticMoon:   你们在聊天和行走下,时间很快过去了。不知不觉中,夜晚降临了
乌哭:   “这山洞还真远……
* 卡捷琳娜 从背包里把永燃杖的发光头拽出来
Wolf:   “你要是鸟我就请你吃饭了”
* Rose 躲在阴影附近的暗处
* 捷西卡 消耗1-1PP,用次級造物術造一個精緻的木製鳥巢出來,上面還有雕刻的花紋« 1d20+5 = 10 + 5 = 15 »craft
赫珀斯:   “那你不如请呆呆吃饭,顺便请我,好不好~”
* 赫珀斯 掏出一把自己的火把点燃
卡捷琳娜:   "再赶会儿路就休息吧....
* 卡捷琳娜 看起来体力下降得很厉害
Wolf:   “但是我对会说话的鸟有点不习惯”
Wolf:   “我需要一点时间适应一下”
捷西卡:   "天晚了,別在上面飛著了。"
* 捷西卡 捧著鳥巢
* 呆呆 看着捷西卡,两眼闪闪发光
* Mahtildr 翻白眼
呆呆:   “是给我睡的吗!”
* 呆呆 期待的眼神
赫珀斯:   “又要我背着吗!”
捷西卡:   "嗯,先在這呆著吧。"
呆呆:   “太棒啦,我就不计较你刚刚要戳我的事情了!”
乌哭:   “嗯继续赶路吧。”
* 呆呆 钻进了木质鸟巢里
* 乌哭 看看大家要继续前进吗……
Wolf:   “哎 你看看人家”
Wolf:   “你怎么不做个窝给我 亏你还是我的魔宠”
* Mahtildr 拉开背包口子
Wolf:   “.....”
Mahtildr:   “.....”
Wolf:   “.....”
Mahtildr:   “进...”
Wolf:   “进你个鬼啊”
捷西卡:   "繼續走吧,先在深夜前趕到那裡再說吧。"
赫珀斯:   “感觉这个穿着盔甲的姐姐身体不太好呢,我觉得还是不要连夜赶路比较好。”
乌哭:   “卡夏没事吧?还是就在这里休息了?”
卡捷琳娜:   "再走会儿大概..也不要紧吧
乌哭:   “嗯别勉强
呆呆:   “明明很累了还逞强”
* 呆呆 探出头
* 乌哭 于是继续前进
Rose:   “差不多休息吧。这地形晚上也不好前进。”
Rose:   “——虽然夜战我还是满擅长的”
卡捷琳娜:   "说来到底有多远也没个概念
卡捷琳娜:   "特索维尼亚人怎么让做点事情都只说个三分....
* 卡捷琳娜 摇头
* 卡捷琳娜 虽然习惯性的抬头看看前方,但是大约也没看到目的地的影子..吧
ChaosticMoon:   卡捷琳娜入眼处只是无边无际的树海
* 乌哭 « d20+5 = 17 + 5 = 22 »爬到附近最高的树上,看看远方有山洞吗
* 赫珀斯 从自己的无尽粮食包里掏出一块三明治,撕下一些给呆呆,然后自己拿着剩下的嚼嚼嚼。
卡捷琳娜:   (你有多少黑视....
乌哭:   (60
捷西卡:   (那不就60尺/...
卡捷琳娜:   (那你能看到的远方就60的水平...
乌哭:   (也是哦233
乌哭:   (木有月光什么的吗
* Rose 粗略感知了下现在的行进方向是怎样的« 1d20 = 14 »
ChaosticMoon:   自从你们离开法爷的小屋后,就只是一直向东北方向走而已。你们并没有改变过方向
ChaosticMoon:   玫瑰这样想着
ChaosticMoon:   乌哭在近处看不到任何像山洞地方
* 呆呆 啄着面包片儿
乌哭:   “还真是不知道要走多远……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
Rose:   “现在的方向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休息好了”
卡捷琳娜:   "嗯...也好
* 卡捷琳娜 脚步放缓下来
Rose:   “太累了的话,也是耽误明天的行程”
乌哭:   “嗯天亮了也好找路……
* 卡捷琳娜 看了看你们身上谁穿着盔甲
乌哭:   “虽然我觉得应该不远才对……那个法爷不是说我们晚上就能回去了吗……
捷西卡:   (穿著
* 赫珀斯 薄衣服
Rose:   (穿着
Rose:   (外加宁静晶体
呆呆:   (毛
Wolf:   (穿着
乌哭:   (武僧衣服
卡捷琳娜:   "捷西卡和Rose帮帮忙?
Rose:   “嗯?好啊。”
* Rose 似乎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走去帮忙脱盔甲
呆呆:   (maya你不是穿着女仆装吗
捷西卡:   "嗯?"
卡捷琳娜:   "我这身盔甲靠自己是怎么都卸不掉的...
捷西卡:   "哦。"
* 捷西卡 脫了卡捷
* 呆呆 听见有人要脱衣服,目不转睛地看着
卡捷琳娜:   (.......
赫珀斯:   (最多是个女仆围裙
赫珀斯:   (怎能如此无节操
乌哭:   (看看有黑丝吗
* 卡捷琳娜 卸掉外甲之后就自己脱内甲了
卡捷琳娜:   "谢谢
* 卡捷琳娜 不太自然的挤出些笑容来
捷西卡:   "這裡看起來沒魔族了吧。。。。"
乌哭:   “这片森林里都受到法爷的保护吧……”
卡捷琳娜:   "不好意思我现在情绪还是不太好...
* 乌哭 担心的看着卡夏
Rose:   “我想我能明白一些。”(elven
Rose:   “别给自己太多负担”
* Rose 眨了眨眼
捷西卡:   "那在這森林過一晚吧。"
* 卡捷琳娜 轻轻点点头,坐在一边的树下吃干粮喝水
赫珀斯:   “恩?发生过什么吗?”
* 捷西卡 消耗7PP,用Fabricate將附近的一棵樹變成一間鳥屋,然後把巢和呆呆塞進去
Rose:   “和魔族有点过节。”
* 捷西卡 觀察這附近有適合過一晚的地方嗎
赫珀斯:   “并不是法师,应该算是术士,魔力都是天生的~没有经过学习”
Rose:   “术士?我听说都是高级血统。”
ChaosticMoon:   捷西卡环顾四周,周围零零散散地长着各种杉树,每个地方都差不了多少
Rose:   “要是我也有这能耐,说不定就去做别的行当了……也不尽然”
赫珀斯:   “好像我祖上有个家伙是龙,反正我现在是可以运用一部分火焰的能量。”
Rose:   “我感觉你没有经历过那些机关有些可惜”
* Rose 回忆起火球机关那边的遭遇
* 乌哭 站起来活动筋骨,跳一只民族舞« d20+1 = 16 + 1 = 17 »
* Rose 听到地面杂乱的脚步,望向声源
* 捷西卡 看到一隻蜥蝪跳來跳去
* 乌哭 尽情地挥洒着汗水,感受自然气息。
* Rose 悄悄拿出本子往上划了划
* Rose 然后把本子收了起来
乌哭:   “果然还是不行……”自言自语。
Rose:   “看你还挺有天赋来做我这行的……吧”
* 乌哭 跳完之后,就回到伙伴边上了。
* Rose 轻轻鼓了鼓掌
ChaosticMoon:   乌哭在夜晚的森林中翩翩起舞,为夜色平添一分暖意
* 卡捷琳娜 感觉怪怪的
乌哭:   “这是我师傅教我的,说可以和忘我的时候可以和神灵建立联系。”
卡捷琳娜:   "果然跨越种族的舞蹈...(Elven)
乌哭:   “不过貌似还不行,总是断断续续的
Rose:   “哦?你的神灵都告诉你什么了?”
* Rose 扬起一边眉毛
* 乌哭 举起自己的手。
乌哭:   “第一次戴上这个手套时,听到了一些启示,让我来特国。
乌哭:   “之后就没有了
卡捷琳娜:   "其实我更想知道...
乌哭:   “嗯?
卡捷琳娜:   "魔族出现究竟是特国自己的锅,还是特国单纯只是受害者
* 赫珀斯 看着大家讨论如此深刻的问题,不知所措
* 呆呆 在捷西卡做的鸟屋里静静地休息,虽然听见外面有对话的声音,却完全没关心对话的内容,只是在脑中回忆着以前和赫珀斯在村子里的平静生活。渐渐,鸟屋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乌哭:   “虽然我也在找线索,但是还是毫无头绪
Rose:   “从那法爷的话来看”
Rose:   “可能是很久以前就留下的隐患”
卡捷琳娜:   "听起来有道理
Rose:   “那老头子谈到魔族时候的口气太平淡了”
Rose:   “简直就好像喝白开水一样”
* Rose 不自觉的摸了摸颈部的纹路
ChaosticMoon:   玫瑰感觉到颈部传来冷冷的金属触感,项圈已经很久没有反应了
捷西卡:   "以我所知是特國並沒有能控制魔界之門的技術。"
卡捷琳娜:   "但老爷子..看来对压制魔族持相当悲观的情绪
卡捷琳娜:   "怎么想都已经必须...先放下国家之间的恩怨了...似的...
乌哭:   “希望林河能撑过去吧
卡捷琳娜:   "明明他只说的是 '人类' 完了
卡捷琳娜:   "当然我不是针对你,玛蒂...
* Mahtildr 点头
卡捷琳娜:   "以及...捷西..卡?
Rose:   “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早点休息。”
Rose:   “来源什么的是上头的人烦恼的。我们只是打手”
乌哭:   “我想尽力就好了,一定会有作用的
捷西卡:   "這種事隨便了,生死有命,如果人類的命運真要滅亡的話,那我成為最後一個滅亡的人類就好了。"
卡捷琳娜:   "这些天冥想比受重伤更让我痛苦....
* 卡捷琳娜 头转向一边没人的方向
* 乌哭 过去拍拍卡夏的肩
* 乌哭 然后坐回去,准备休息了
* 卡捷琳娜 看看乌哭,又低下头去
* 捷西卡 說著就倚在一棵樹旁冥想去了
* 赫珀斯 感觉整个团队都有一股阴暗的气息……
Rose:   “Tomorrow is another adventurous day.”
* Rose 缩进了暗处
Wolf:   “喂喂 到底还睡不睡觉了”
* Wolf 钻进包里
* 乌哭 用混元体给自己回血……
乌哭:   HP Healed: 12
ChaosticMoon:   于是在夜晚的一阵小插曲后,你们决定在原地暂且休息一夜,明天再做决定
ChaosticMoon:   一夜无话,日夜交替之后,阳光透过香樟紫衫的树叶的间隙中晒了进来
ChaosticMoon:   这是你们离开林河城的第4天
* 卡捷琳娜 祈祷
卡捷琳娜:   "圣洁的森林女神啊...真的必须...要这么多牺牲才能换来安宁吗....
* 赫珀斯 躺在睡袋里呢喃着梦话
* Rose 起来做热身运动
* 乌哭 活动下筋骨,吃了点干粮。
ChaosticMoon:   与此同时,卡捷琳娜感觉到自己又能够召唤坐骑了
* 卡捷琳娜 回想一下上一天还有谁中了红雾
* 卡捷琳娜 今天的法术准备2发次级复原
* 卡捷琳娜 cast 次级复原 on 乌哭
卡捷琳娜:   « d4 = 3 » con恢复
* 卡捷琳娜 再给自己恢复一下
卡捷琳娜:   « d4 = 3 » con恢复
赫珀斯:   “唔……这么快就要起床……”
乌哭:   “卡夏,我用腰带帮你治愈一下吧。”
* 卡捷琳娜 点点头
卡捷琳娜:   "谢谢
乌哭:   « 2d8 = 13 »
卡捷琳娜:   HP Healed: 13
* 捷西卡 對自己也來一發 « 2d8 = 11 »
捷西卡:   HP Healed: 9
捷西卡:   "出發吧。"
乌哭:   “睡一觉感觉果然好很多了呢
* 卡捷琳娜 继续拜托捷西卡和rose帮忙穿盔甲
* 捷西卡 幫她穿
* Rose 帮骑士穿了甲
呆呆:   “又是新的一天呢,睡得真舒服!”
* 呆呆 对捷西卡丢了一个飞吻
* 乌哭 准备好了,等同伴一起出发
* 捷西卡 用手指戳戳呆呆的背
* Rose 然后四下观望了一遍,看看周围有没什么不同
Rose:   « 1d20+12 = 19 + 12 = 31 »spot
* 赫珀斯 漱口
乌哭:   “话说这段路是不是也有机关?感觉并没有发现什么山洞的迹象”
* 卡捷琳娜 吃了早餐
ChaosticMoon:   玫瑰环顾周围,发现周围的环境和昨天入睡前没有什么不同。只能看见无尽地树海
Rose:   “也可能只是我们简单的迷路了……”
卡捷琳娜:   "确实..山在哪?
卡捷琳娜:   "比如...
* Rose 再度回忆了下法爷的说法,关于目的地
乌哭:   “总感觉说不定又是原地打转?
* 卡捷琳娜 看向两只鸟
卡捷琳娜:   "至少先登高找找山吧?
卡捷琳娜:   "既然不是地洞的话...
卡捷琳娜:   "总归有山的地方大约就算还覆盖着林子,也有些起伏
ChaosticMoon:   玫瑰想起,法爷之前说:“这个森林的深处有个山洞,里面有颗千年御水珠”
Rose:   “这目的地真是模糊。”
Wolf:   “那么飞到高处看看吧”
* Wolf 慢慢往上飞
* Wolf 看
乌哭:   “我们要不要再研究下那个火把?
* 呆呆 飞到树木的上方,看看有什么除了树林以外的东西
乌哭:   “说不定点着会发生什么?
Rose:   “杰西卡,要不你再试试召唤个什么东西往不同方向跑一跑?一直往一个方向走难免错过点什么。”
ChaosticMoon:   Wolf在高空俯视,立刻把附近森林的地形一览无遗
Wolf:   spot« d20+5 = 18 + 5 = 23 »
Wolf:   “山在哪儿呢”
ChaosticMoon:   Wolf发现,虽然没能看到明显的山,但在正北方有一片湖
ChaosticMoon:   除此之外,Wolf只能看到无尽地树海
* Wolf 转述给众人
乌哭:   “那去湖边看看?
卡捷琳娜:   "湖....
Wolf:   “虽然不是山 但那湖是周围唯一的特殊地标了”
捷西卡:   "先去那邊吧,總比全是樹好。"
Rose:   “……能看出有多大么,那个湖”
ChaosticMoon:   Wolf估计了一下,发现湖大概呈椭圆形,纵向有4英里,而宽也有1英里
* Wolf 张开翅膀
Wolf:   “辣么大”
卡捷琳娜:   "御水...
卡捷琳娜:   "总觉得多少有些关联
Rose:   “野外+湖泊,不能再糟糕的组合”
乌哭:   “为何呢
Rose:   “躲不了,也冲不过去”
* 呆呆 落回赫珀斯的肩上
* Rose 耸了耸肩
Rose:   “只是我们好像别无选择”
乌哭:   “嗯
卡捷琳娜:   "嗯,先去湖边看看吧
* 乌哭 向北方的湖前进。
ChaosticMoon:   于是,你们决定向湖的方向走去
* Rose 向着北方走去
ChaosticMoon:   从空中俯览看起来没多久,但是这片森林比你们想象地还要难走
ChaosticMoon:   你们愈是接近湖的地方,就愈为感觉地形的泥泞
捷西卡:   "真髒吶這邊。"
乌哭:   “……这是水太多了吗……
ChaosticMoon:   周围的树也从高大的香樟紫衫,变成了矮小的灌木丛
赫珀斯:   “咿呀靴子都脏了啦!”
Wolf:   “你要是觉得这里脏 那你一定是没见过我前前前前前女友的窝”
捷西卡:   "真是花花公子。"
* Wolf 落在马蒂肩上
Wolf:   (什么鬼
捷西卡:   "就是這個湖了嗎..."
乌哭:   “看来是吧……
Rose:   “……”
ChaosticMoon:   你们原以为几个小时就能达到,结果却整整走了将近一天
乌哭:   (这……一天又过去了吗!
* Rose 路上顺道吞了根能量棒
ChaosticMoon:   终于,在傍晚前大约两个小时前,你们才堪堪来到了湖的附近
捷西卡:   這森林真大得可怕
乌哭:   “路也难走……
* 乌哭 踩踩脚下的地面,是不是还是那么泥泞
* Rose 看了看周遭有没其他生命的迹象
Rose:   « 1d20+12 = 2 + 12 = 14 »spot
Rose:   (今天的骰子好2
Wolf:   “哎哟 好累”
Wolf:   “感觉离睡觉时间不太远了”
* Wolf 看周围有没有可以歇脚的地方
捷西卡:   "這森林比想像中大上不少。"
Wolf:   “说起来好久没吃鱼了”
卡捷琳娜:   "沙滩是草地什么的人家才不知道呢,哼~
卡捷琳娜:   "这是什么咒语吗
卡捷琳娜:   (那些字是写在地上的?
捷西卡:   (當然不是...
ChaosticMoon:   (是给你们玩家看得注释……
卡捷琳娜:   (你那个叹号可以左键点,显示水,很凉
Wolf:   “小马蒂去捉尾鱼上来吃吧”
* 捷西卡 把鏈甲換下來,轉換成耐熱衣服,然後准备拿鏈甲去湖邊洗一下。
* Mahtildr 拔出长刀 靠近水边
ChaosticMoon:   玫瑰环顾四周,至少四周草地里没有明显的生命迹象,然而湖中的确似乎有鱼虾等
* Rose 然后听了听四周的动静,再看了看水面的颜色(可能有多深的意思
赫珀斯:   “哇要吃海鲜了吗?”
Rose:   « 1d20+12 = 17 + 12 = 29 »listen
ChaosticMoon:   然而……正当你们接近湖边时,突然你们看见[波](一语双关)涛汹涌起来
捷西卡:   "啊"
Mahtildr:   “!”
乌哭:   “……
卡捷琳娜:   "naga?
* Rose 滚到一旁
ChaosticMoon:   你们视线中出现了4个漂亮的女子,或者说至少上半身是女子的生物
* 卡捷琳娜 收起剑
* 卡捷琳娜 放轻步子接近水边
* 赫珀斯 « d20+7 = 13 + 7 = 20 »神秘,辨识水中生物
捷西卡:   "你們好。"
ChaosticMoon:   她们突然冲破湖面,就那么浮在湖面上远远地看着你们
* Rose 观察着那些生物的形态
* 乌哭 保持警惕的看着她们
卡捷琳娜:   "真是超凡脱俗的容貌呢....
卡捷琳娜:   "再向前是她们守护的圣地吗?
乌哭:   “未知
Rose:   “hi”
* Rose 试着用比蒙语打招呼
* 卡捷琳娜 走到水边,用手摸摸水
卡捷琳娜:   (戴着铁手套呢...
ChaosticMoon:   玫瑰能看到她们上半身都只有少量鳞片和衣物遮住了羞部,而下半身则是蛇的身体
捷西卡:   « 1d20+7 = 5 + 7 = 12 »地下城知識,她們什麼生物
朱:   ”哇!人形的食物!小朱想吃~“(通用语
Rose:   “啧”
瞬:   ”哎呀~?小朱你还没吃饱吗?昨天你可是吃了两大贝鲜鱼呢”
Nietzsche:   “咕……为什么不吃萝卜呢……”
薇:   “你们安静点!这也算客人!注意礼仪!”
Mahtildr:   dungeoneering« d20+10 = 14 + 10 = 24 »
捷西卡:   "咦原來我們是客人啊。"
捷西卡:   "你們好,我們來問路的。"
薇:   “那边的人类,欢迎你们远道而来。”
Rose:   “……”
* Rose 默默地鞠了一躬
* Rose 而手不离腰间
* 卡捷琳娜 欠身回礼
薇:   “但是很抱歉,你们就死在这里吧。”
卡捷琳娜:   "嗯?
卡捷琳娜:   "死之前
卡捷琳娜:   "可否知道为何得死在这里呢?
乌哭:   “……
朱:   “食物!食物!嗷~”
卡捷琳娜:   "顺便...
赫珀斯:   “为什么只有人类要死,这个蜥蜴大哥就没事吗?”
Nietzsche:   "T_T"
卡捷琳娜:   "我们之中只有2人是人类
* 捷西卡 聽到這句就開始準備召喚術。
捷西卡:   "其實不是人類,是類人吧?"
乌哭:   “我们冒犯了什么吗……?”
赫珀斯:   小声说:“喂喂我的法术都是火焰,它们在水里的话我不好发挥啊。”
薇:   "吾等遵从与先人的约定,不管是什么生物,来到这里就都得死!“
卡捷琳娜:   "那么..
卡捷琳娜:   "可否容我再提一个问题....
卡捷琳娜:   "法所说的,御水珠是什么? 在哪里?
薇:   话音刚落,薇就带着其他三只娜迦向你们发起攻击
乌哭:   “真是的,话都不听人说完……”
瞬:   Initiative Rolled: 3
Nietzsche:   Initiative Rolled: 13
卡捷琳娜:   Initiative Rolled: 18
赫珀斯:   Initiative Rolled: 5
乌哭:   Initiative Rolled: 12
Rose:   Initiative Rolled: 23
捷西卡:   Initiative Rolled: 9
朱:   Initiative Rolled: 13
薇:   Initiative Rolled: 7
Mahtildr:   Initiative Rolled: 11
ChaosticMoon:   (你丢的那个dungeoneering算做为薇丢的,再丢2个
Mahtildr:   1« d20+10 = 17 + 10 = 27 »;2« d20+10 = 18 + 10 = 28 »
Mahtildr:   _(:3」∠)_
卡捷琳娜:   "她们如果不精通远程作战的话...就后退放她们上陆来...(轻声
赫珀斯:   (猫老师的骰子是怎么了!
Mahtildr:   (救命
Rose:   (为了以后的1做铺垫
乌哭:   (test
ChaosticMoon:   玛蒂认出4名女子都属于娜迦一组,是一种水陆双栖的生物
ChaosticMoon:   她们的攻击通常带毒,并能产生不同的效果
ChaosticMoon:   同时,每个娜迦都是天生的施法者,能使出各种各样的术士法师
ChaosticMoon:   其中,领头的那名似乎是娜迦族中的守护者,拥有最强的战力,红发和黑发的两名则是典型的水栖娜迦
ChaosticMoon:   而最后那名则是暗生娜迦,她们往往拥有强大的攻击能力
* Mahtildr 皱眉
Mahtildr:   (守护者+2,典型+3,暗生+3)
Mahtildr:   (嗯 赚了
ChaosticMoon:   (正常轮
* Mahtildr 把知道信息告诉wolf
Wolf:   “大家小心啊对方会用毒!”
Wolf:   “这四个是鳝鱼族”
乌哭:   “又是麻烦的家伙
* Rose 移动的同时躲进融入阴影« 1d20+18 = 14 + 18 = 32 »
* Rose 吞下一瓶抗毒剂
Rose:   end
瞬:   “欸~你们好像都很紧张耶~放轻松放轻松~”
瞬:   “很快就会过去的,嗯哼~”
卡捷琳娜:   "捷西卡..能承受2000磅的栈桥做得出来吗?
捷西卡:   "可能要花點時間,至少需要6秒。"
赫珀斯:   “虽然不想做无谓的争斗……但是既然你们这么无礼,今天就用烤鱼做晚饭吧!”
Wolf:   “胸最大的那个最厉害(指暗生)”
卡捷琳娜:   ".....
乌哭:   “……
卡捷琳娜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卡捷琳娜 侧移一步挡住赫
* 卡捷琳娜 开始召唤仪式
卡捷琳娜:   "嗯?! 不是...扎达克....
Luna:   "什么情况啊? 让本宫出马...?
卡捷琳娜:   "那个..你是?
Luna:   "Luna公主,请你用敬称称呼我
* 卡捷琳娜 END
Wolf:   “装腔作势的那个是头头(指微”
朱:   “哎呀呀?小朱的胸部好看吗?没想到你这小破鸟也挺有见识吗”
Wolf:   “剩下两个是胸一般大小的是浦东鳗鱼” ×普通
朱:   “过会儿就不把你切碎了整只烤~”
瞬:   “喂!人家不依哦!虽然大姐的胸部比不过,但第二大的绝对是人家!你们这群人真是有眼无珠!”
Nietzsche:   “咕咕咕咕T_T"
赫珀斯:   “你们那也叫大吗?”
* 赫珀斯 说完不甘示弱的挺胸
Wolf:   “哦对,他们都会使用biubiubiu”
捷西卡:   "....(真是一群小女孩吶。"
朱:   "呼呼呼~接招吧!”
Wolf:   “总之我就靠你了马蒂”
* Wolf 躲进包里
朱:   你们只见朱素手一身就是一道雷霆向你们劈来
ChaosticMoon:   « 7d6 = 20 » dmg
乌哭:   “啊勒,不怕电到自己吗……
捷西卡:   « 1d20+4 = 1 + 4 = 5 »ref
捷西卡:   Damage Taken: 20
卡捷琳娜:   « d20+7 = 14 + 7 = 21 » Ref
卡捷琳娜:   Damage Taken: 10
赫珀斯:   « d20+4 = 1 + 4 = 5 »ref
赫珀斯:   (dafak
赫珀斯:   Damage Taken: 20
赫珀斯:   “咿呀!”
Nietzsche:   随后缩在最后看起来有些胆小的红发少女也向前一步
Nietzsche:   “唔……唔……”
Nietzsche:   “那个,那个……”
Nietzsche:   “那边的蜥蜴叔叔……”
乌哭:   “嗯哼?
Nietzsche:   “能给……妮儿……找根萝卜么”
Nietzsche:   “妮儿……想吃萝卜T_T"
乌哭:   “我可以给你找找,如果不打架的话
Nietzsche:   乌哭发现自称为妮儿的水蛇少女一双大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
ChaosticMoon:   一时之间乌哭竟觉得这要求很难拒绝
乌哭:   « d20+8 = 18 + 8 = 26 »will,如果混乱阵营再加2
Nietzsche:   ”果…果然还是不行吗T~T“
Nietzsche:   有点害羞地缩了缩
卡捷琳娜:   "如果够快够长的话,造一条冲锋通道从她们身边切过,我之后上马冲过去...(对捷西卡
卡捷琳娜:   (说来没行动的算FF?
ChaosticMoon:   (对
乌哭:   “抱歉呢,虽然我很想帮你的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乌哭 delay到捷西卡后面。
Mahtildr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Mahtildr:   准备招式
Mahtildr:   12345« d5 = 2 »
Mahtildr:   1345« d4 = 1 »
* 卡捷琳娜 看到玛蒂在观察水深
* Mahtildr 下到深水区战斗似乎不太现实
* Mahtildr 扔一个acid splash然后后退
Mahtildr:   « d20+6+2 = 10 + 6 + 2 = 18 » vs朱
ChaosticMoon:   (hit
Mahtildr:   dmg« d3 = 2 »
朱:   Damage Taken: 2
朱:   "Kya!”
朱:   “嗯~稍微有点痛哦~”
Wolf:   “马蒂她们在水里面你下水打要吃亏的 干脆后退 引他们上岸”
Mahtildr:   (顺便我踩个加血的步伐
捷西卡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捷西卡:   « 1d20+7 = 12 + 7 = 19 »地下城知識,這種水生生物會特別怕什麼元素的不
ChaosticMoon:   捷西卡没法想起比玛蒂更多的信息
* 捷西卡 消耗5PP,使用能量牆(冰)
捷西卡:   « 2d6+2 = 9 + 2 = 11 »紅 « 1d6+1 = 3 + 1 = 4 »藍 « 2d6+9 = 10 + 9 = 19 »穿出來
捷西卡:   (DC17
Nietzsche:   « d20+6 = 11 + 6 = 17 » fort
朱:   « d20+5 = 4 + 5 = 9 » fort
瞬:   « d20+6 = 5 + 6 = 11 » fort
朱:   Damage Taken: 19
薇:   Damage Taken: 4
瞬:   Damage Taken: 7
Nietzsche:   Damage Taken: 7
* 捷西卡 放完後就離開湖邊
乌哭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乌哭 对赫伯斯用治疗腰带。
乌哭:   « 2d8 = 5 »
赫珀斯:   HP Healed: 5
赫珀斯:   “谢啦蜥蜴大哥!”
乌哭:   “小心点
* 乌哭 后撤,end
薇:   “唔……”
朱:   HP Healed: 12
薇:   猛然冲出冰圈
薇:   « d20+7 = 12 + 7 = 19 » fort
薇:   Damage Taken: 10
薇:   “吾神萝莉雷,请响应吾的呼唤,赐予吾您无上的力量!”
薇:   你们看到一阵神光笼罩了薇的娇躯
赫珀斯
has received initiative.
* Rose 试图辨别这是什么咒语« 1d20+4 = 3 + 4 = 7 »spellcraft
* 赫珀斯 « d20+10 = 3 + 10 = 13 »试图辨识法术
乌哭:   (你们都被诅咒了
薇:   可惜的是,你们没能看出薇的法术的由来
Mahtildr:   (看我的!
Mahtildr:   spellcraft« d20+8 = 6 + 8 = 14 »
Mahtildr:   噗
ChaosticMoon:   玛蒂也没能看出个究竟
捷西卡:   « 1d20+5 = 4 + 5 = 9 »靈能辨識...
Mahtildr:   (外挂已经失效 我去充个值
乌哭:   (惨
ChaosticMoon:   捷西卡也……
Rose:   (掩面
呆呆:   (。
赫珀斯:   “你们这群臭鱼!我真的生气了!”
* 赫珀斯 « 7d6 = 23 »fireball(龙脉之力+1施法者等级、+1DC=18)
薇:   « d20+7 = 8 + 7 = 15 » ref
Nietzsche:   « d20+5 = 18 + 5 = 23 » ref
朱:   « d20+7 = 3 + 7 = 10 » ref
瞬:   « d20+5 = 17 + 5 = 22 » ref
薇:   Damage Taken: 23 (9/23 to Temp HP)
Nietzsche:   Damage Taken: 12
朱:   Damage Taken: 23
瞬:   Damage Taken: 12
赫珀斯:   (装了逼就跑真刺激
Rose:   (你跑错方向了
朱:   "呀!“
瞬:   ”稍微有点疼呢~嗯~~“
呆呆:   “二皮打得好!”
乌哭:   “威力真大
* 呆呆 远远地躲在捷西卡后面
赫珀斯:   “哼哼,煮熟你们!”
* 赫珀斯 end
瞬:   « d20+6 = 15 + 6 = 21 » fort
瞬:   Damage Taken: 10
瞬:   "呜~”
瞬:   “~”
瞬:   随后也对自己施展了一个法术
捷西卡:   « 1d20+5 = 3 + 5 = 8 »靈能辨識
* Rose 观察着对方,试图识别法术« 1d20+4 = 13 + 4 = 17 »spellcraft
瞬:   “有点意思呢~姐姐,她们也能用魔法哦~”
Mahtildr:   同上« d20+8 = 5 + 8 = 13 »诶嘿
Mahtildr:   (赶紧消耗小数
瞬:   再一次地你们没能辨识出瞬的法术
ChaosticMoon:   蛇身的美女们经过一番攻击,都多少受了些伤。
ChaosticMoon:   她们在水面上起伏着,似乎开始伺机发动第二波攻击
ChaosticMoon:   ---------Save------------
乌哭:   « d20 = 2 »法术辨识
乌哭:   今天的骰子都不对劲!
Rose:   « 1d20+4 = 3 + 4 = 7 »再丢个看看(
Rose:   。。
捷西卡:   ....
捷西卡:   一群文盲!
Rose:   you can you up
乌哭:   你胸大你来
捷西卡:   « 1d20+5 = 6 + 5 = 11 »再來!

离线 ChaosticMoon

  • 版主
  • *
  • 帖子数: 541
  • 苹果币: 0
Re: [004]林河战役_Log07_波( )涛湖
« 回帖 #1 于: 2016-03-06, 周日 16:14:35 »
闭嘴,快上车。
Twin angels each born with a single wing...With imperfection, lies everchanging heart.

离线 ChaosticMoon

  • 版主
  • *
  • 帖子数: 541
  • 苹果币: 0
Re: [004]林河战役_Log07_波( )涛湖
« 回帖 #2 于: 2016-03-06, 周日 16:17:10 »
发车了发车了
Twin angels each born with a single wing...With imperfection, lies everchanging heart.

离线 ChaosticMoon

  • 版主
  • *
  • 帖子数: 541
  • 苹果币: 0
Re: [004]林河战役_Log07_波( )涛湖
« 回帖 #3 于: 2016-03-06, 周日 16:17:56 »
另外两个
Twin angels each born with a single wing...With imperfection, lies everchanging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