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科秘罗地异闻录》——第二十一章:残酷大小姐的滥强纲领  (阅读 1042 次)

副标题: 可能是最后一次哦!

离线 幽灵查

  • 超聪明逃跑Pal
  • Hero
  • ****
  • 帖子数: 709
  • 苹果币: 0
  • 我就是不发经验值
12:57:52<dm柏北霸> ————开始————
12:57:52<dm柏北霸> 上回说到
12:57:52<dm柏北霸> 你们面前的少女忽然陷入了崩坏
12:58:10<dm柏北霸> 开始用一段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重复着各种句子
12:58:47<dm柏北霸> 经过莉兹的检查
12:59:05<dm柏北霸> 发现了她遭受物理(非常重要!)洗脑的痕迹
12:59:20<亚娜|Achronidas> (非常重要wwwwwww
12:59:30<亚娜|Achronidas> (此地无银三B两【
12:59:38<dm柏北霸> (以上
12:59:50<莉兹> “看着感觉真可怜。”
13:00:02* 莉兹 因为早知道对方是邪恶一家子,所以十分冷漠
13:00:12<莱罗> (物理(玩坏)
13:01:16* 亚娜|Achronidas 略带担忧地往后走了几步
13:01:31<莉兹> (往后走了几步wwww
13:01:31<罗兰> “这种让人羡慕……不对,让人愤怒的暴行”
13:01:39<亚娜|Achronidas> “我说……她不会突然起来袭击我们吧?”
13:01:45<莉兹> “刚才说出了羡慕呢……”
13:01:47<迪达> “捆起来,怎么样?”
13:01:52* 莉兹 用看人渣的眼神看罗兰
13:01:53<dm柏北霸> (秋刀换个字体颜色
13:01:57* 亚娜|Achronidas 长矛在手,不确定地问了问牧师【
13:02:07* 莉兹 思考一下会不会有突然跳起来袭击的可能(能检定吗
13:02:13<亚娜|Achronidas> “啊那麻烦您了请快点绑起来【”
13:02:20* 亚娜|Achronidas 立即说到
13:02:41<莉兹> (5B死机了【
13:02:53<dm柏北霸> (我在等你们动作啊
13:03:00<莉兹> (你仔细看看我动作了吗
13:03:01<亚娜|Achronidas> (在问能不能检定【【
13:03:06<亚娜|Achronidas> (我也在等呀【
13:03:11<dm柏北霸> (不用检定啊
13:03:14<迪达> “小丫头,你真是。。”
13:03:20<dm柏北霸> (现在是无威胁状态
13:03:38<莉兹> (5B,你是不是语文成绩,不是很好啊【
13:03:54<莉兹> (问你的是有没有突然跳起来狂性大发的可能,你跟我说现在是无威胁状态
13:03:54* 亚娜|Achronidas 听了莉兹的回答(算了我直接往下)
13:03:57<亚娜|Achronidas> “喔那赶紧的。”
13:04:05<莉兹> (带了眼睛的人都知道现在是无威胁吧【
13:04:11<dm柏北霸> (那不就是没有这个可能吗.....
13:04:32* 亚娜|Achronidas 拿出麻绳,在迪达的协助下试图把少女捆起来
13:04:46<罗兰> (说起来,取走武器不就好了
13:04:52<莉兹> “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那种可能就是……”
13:04:52<罗兰> (为啥一定要捆
13:04:58* 莉兹 想了想还是坦诚相告
13:04:59<亚娜|Achronidas> (因为会跑回去找人?
13:05:13<亚娜|Achronidas> 【抱歉,村里也有过这样病患,总之在伤人前绑起来就好了。】
13:05:16<dm柏北霸> 她在你触碰到时轻微地抖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反抗,反而安静了下来
13:05:20<迪达> “小丫头你捆人技术很娴熟嘛。。”
13:05:27<莉兹> “但是我不反对把她控制起来就是了……毕竟咱们和她的一家也算是敌人。”
13:05:37* 莉兹 并没有阻止队友们的暴行【
13:05:44* 亚娜|Achronidas 白了迪达一眼,没有说什么【
13:05:50<迪达> “好的,人控制住了,我们下面去哪?”
13:06:20<亚娜|Achronidas> (BBB,我们走了多远了?
13:06:22<dm柏北霸> (按照之前她带路的方向,继续向上可以发现一条小路
13:06:45<dm柏北霸> (走了靠半个小时,已经三分之一的路程了
13:06:50<亚娜|Achronidas> (OK
13:06:56<莉兹> “继续往里走呗……我们本来的目的不就是上去捣毁那什么邪教的据点吗?”
13:07:05* 莉兹 一脸余裕
13:07:15<亚娜|Achronidas> “嗯……”
13:07:17<蒌根> “当你被冲锋的时候,你要么冲锋,要么站着不动,要么逃跑,后两者很可能让你被恐惧控制而丧命,要我说,我们只有一个选择而已。”
13:07:37<迪达> “感觉距离还远吧。我们加快点速度?”
13:07:45<蒌根> “杀过去就是了。”
13:08:04<dm柏北霸> (丢个侦查和聆听
13:08:06<亚娜|Achronidas> “也是。那么……”
13:09:04* 迪达 进行侦查判定: 1d20+10=3+10=13
13:09:08<亚娜|Achronidas> (OB不见了
13:09:14* 迪达 进行聆听判定: 1d20+10=14+10=24
13:09:18* 蒌根 进行娱乐性侦查判定: 1d20=13=13
13:09:22<Dicebot>  罗兰进行聆听检定: 1d20+9=12+9=21
13:09:24<Dicebot>  莉兹投掷2次侦查+聆听检定: 1d20+4 ( 16 13)=20 17
13:09:28<Dicebot>  罗兰进行侦查检定: 1d20+11=14+11=25
13:09:34* 亚娜|Achronidas 进行判定: 1d20+2=17+2=19
13:09:40* 亚娜|Achronidas 进行判定: 1d20+2=15+2=17
13:09:47<亚娜|Achronidas> (真是浪费出目【
13:09:49<罗兰> (21的25
13:09:58<亚娜|Achronidas> (前侦查后聆听了
13:11:01<dm柏北霸> 你们商议完毕,有向前走了五六分钟,眼前出现了一条狭窄的山路,曲折向上而行
13:11:47<亚娜|Achronidas> (我们没带交通工具来吧……?
13:11:56<dm柏北霸> 罗兰和莉兹耳中隐约似乎听到什么声音,不由停下脚步,四下环视
13:12:04<dm柏北霸> (我画下地图
13:14:32<dm柏北霸> 只见前方的道路两侧,各靠石壁站着一人
13:15:32<dm柏北霸> 右手边,是个披着灰色斗篷的男子,银色的头发杂乱地遮住前额,手中握着一杆长枪,看起来十分阴沉
13:15:41<dm柏北霸> 左手边........
13:16:08<蒌根> (/me 冲锋猛力!
13:16:09<dm柏北霸> 却是一张你们熟悉得不能更加熟悉的脸
13:16:15<dm柏北霸> 耐罗
13:16:39<dm柏北霸> 你们在长流城中不辞而别的伙伴
13:16:59<dm柏北霸> 只是他的神色看起来却又有些奇怪
13:17:17* 亚娜|Achronidas 和罗兰一起抬着俘虏,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状
13:17:19<罗兰> “额,你说这家伙被洗脑了来袭击我们的可能性是多少……考虑到旁边站了个阴沉的家伙”
13:17:22<莉兹> “诶……?耐罗牧师?你怎么在这儿?难道是回来了没看见我们一路跟过来的?”
13:17:40* 莉兹 重见故友,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13:17:47<亚娜|Achronidas> (谁和你是朋友【【
13:17:51<亚娜|Achronidas> “诶?”
13:18:05* 亚娜|Achronidas 把少女往罗兰身上一丢,就赶过去查看
13:18:25<莱罗> “唔,有些面善的家伙的样子,莫非是去年碰到过的劫匪吗。”
13:18:55* 亚娜|Achronidas 侦测精魂,道路二人方向【
13:19:13<dm柏北霸> “.....”
13:19:20<罗兰> “乌黑嘿嘿……”
13:19:23<莉兹> (你这大A,跟我信一个教的,教友,也是朋友!
13:19:32<dm柏北霸> 侦测精魂并无反应
13:19:34* 罗兰 一个人抱着被捆绑的少女
13:19:55<迪达> “久违的故友突然出现在此,不知所图为何”
13:19:56<亚娜|Achronidas> (被捆绑的失神少女【
13:20:01<莱罗> “莫非是劫财又劫色吗。”
13:20:08* 莱罗 摸着下巴自言自语
13:20:20<莉兹> “最好是劫匪啦!?你这人根本看不到我的圣徽吗!?我们不是教友吗?至于后面这个……有各种情况啦……”
13:20:22* 莉兹 挠头
13:20:23<dm柏北霸> “是敌人”
13:20:57<莱罗> “各种原因……唔”
13:21:09<dm柏北霸> 银发男子看了被捆住的梅花七一眼,低低地对莱罗说道
13:21:15* 莱罗 眯着眼睛看了看圣辉
13:22:09<莉兹> “总之就是被她跟踪了然后知道她是空贼的人还被洗过脑所以目前不得不这样了……现在毕竟是要去捣毁那什么邪教的老巢的情况啦,不得不做出一些权宜之计的。”
13:22:13<dm柏北霸> “认识...的人?”
13:22:13* 莉兹 满头大汗的解释
13:22:37<莱罗> “嘛,看在教友的面上给各位劫匪个建议。”
13:22:43<莉兹> “真的不是劫匪啊我!?你看我现在都还有神恩在身上就知道我没有做背叛了海若尼斯教义的事情?!”
13:22:48<莉兹> “都说了不是劫匪!?”
13:22:55* 莉兹 气急败坏【
13:23:01<莱罗> “把人放开原路返回吧。”
13:23:06* 亚娜|Achronidas 正在试图搞清楚状况【
13:23:15* 莱罗 对枪兵耸了耸肩
13:23:24<蒌根> (bbb使用了洗脑!
13:23:25<莉兹> “放开人我倒是没意见……原路返回是怎么样哦……你投敌了?”
13:23:28* 莉兹 盯
13:23:38* 蒌根 推开别人
13:23:38<迪达> “小牧师,你是和空贼一起的嘛?”
13:23:38<莱罗> “什么叫投敌。”
13:23:42<莉兹> “还是说情报有误,上面的不是什么邪教的据点?”
13:23:59<蒌根> “他脑袋不清楚了,需要有人给他好好敲敲正常."
13:24:06* 莱罗 看枪兵,摊了摊手
13:24:13<莱罗> “他们在说什么”
13:24:23<莉兹> (麟云和查理
13:24:27<莉兹> (你们俩
13:24:30* 蒌根 拔剑
13:24:32<dm柏北霸> “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13:24:33<莉兹> (能不能有个人换个颜色
13:24:40<dm柏北霸> “你们,不认识?”
13:24:43<莉兹> “喔,我先说,我是不想动手的。”
13:24:47<亚娜|Achronidas> “等等,九指,还不忙动手。”
13:24:47* 莉兹 摊手
13:24:51<迪达> “大概,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位吧。”
13:25:01* 迪达 抽家伙
13:25:21* 亚娜|Achronidas 定睛看了看对方的服色
13:25:24<莉兹> “问题在于,我觉得不解释一下,很难接受让我们原路返回的要求诶。”
13:25:26* 莉兹 摇头
13:25:36<蒌根> “你和我,我现在就让你复原。来吧”
13:25:39<莉兹> “毕竟我们也是一路调查过来的……吧?”
13:25:42* 莉兹 看一眼亚娜
13:25:53<亚娜|Achronidas> (看看是不是之前看到过的耐罗穿过的衣服【
13:26:27<莉兹> “这一路都有亡月教团的恶行痕迹,根据情报上面也就是他们在这里的据点了,你要我就这么撤退……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教友?”
13:26:29<dm柏北霸> 耐罗的盔甲颜色和原先有些许差异,虽然大致一样,但却多了几条黑色的镶边
13:26:55<亚娜|Achronidas> “等等,莉兹。”
13:27:04<莉兹> “啊?”
13:27:07<莱罗> “教团?”
13:27:09* 莉兹 疑惑
13:27:10* 亚娜|Achronidas 拍了一下莉兹的肩膀,小声说到
13:27:15* 莱罗 看枪兵
13:27:17<亚娜|Achronidas> “仔细看看盔甲的镶边。”
13:27:22<莱罗> “应该不是?”
13:27:26<dm柏北霸> 整个人的气质也似乎有所不同
13:27:28<蒌根> “怎么,你说不是同一个人?”
13:27:42<dm柏北霸> “我们,不是教团”
13:27:42* 莉兹 定睛看看对方身上有没有海若尼斯的圣徽
13:27:43<迪达> “如我所料”
13:27:45<蒌根> “这是什么邪术?”
13:27:52<亚娜|Achronidas> 【只是长得像吗……?】
13:27:57<dm柏北霸> 枪兵对你摇了摇头
13:28:01<亚娜|Achronidas> (what sorcery is this?
13:28:18<莉兹> “嗯……我也感觉到他……还有那个看起来就很倒霉的枪兵不是我们认识的人啦……不过都说了跟我是教友了……对吧?”
13:28:24* 蒌根 把剑还鞘
13:28:39* 莉兹 露出了我不可能随便伤害教友的为难脸色
13:28:45<亚娜|Achronidas> “是认错人了吗?但是盔甲明明很像……”
13:28:51* 亚娜|Achronidas 自言自语
13:28:56<莉兹> “说不定是耐罗牧师的爸爸?”
13:29:01* 莉兹 猜测
13:29:01<蒌根> “他肯定是和那个女的一样被他们操了脑袋了吧?”
13:29:02<亚娜|Achronidas> (关于黑色镶边能过什么知识?
13:29:20<莱罗> “虽然我不是很确定,不过你是认错人了吧。”
13:29:47<莉兹> “长得这么像,还不是爸爸……你到底是是男人人啊……?”
13:29:50* 莉兹 仔细观察对方
13:29:56<莉兹> (有圣徽吗?能过什么知识吗
13:30:03<莉兹> (5B再次死机
13:30:39<莱罗> “是在问名字吗。”
13:30:44* 莱罗 摸了摸下巴
13:31:29<莱罗> “虽然好像听到了很奇怪的词不过算了,告诉你们也无妨,在下莱罗。”
13:31:52<亚娜|Achronidas> “莱罗……”
13:31:57* 亚娜|Achronidas 重复了一遍
13:31:58<罗兰> 【卧槽这人名字和造型都和我很像啊】
13:31:59<莉兹> “你看,连名字都好像是换了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音的名字来糊弄我们一样。”
13:32:01* 莉兹 小声
13:32:02<迪达> “读音好像是有点区别”
13:32:05<亚娜|Achronidas> 【难道是兄弟之类的?】
13:32:12<dm柏北霸|> 在他的胸前,你们可以看到微微泛着光芒的海若尼斯圣徽
13:33:06<亚娜|Achronidas> (我没有宗教知识所以不能确定,莉兹你上
13:33:19<莉兹> “同为教友,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不让我们上去的理由嘛?刚才我也说了,我们是一路追踪着亡月教团的痕迹上来的,消灭邪教徒可是勇者神的教义之一哦!”
13:33:34* 莉兹 诚恳地看着奈罗
13:35:09<莱罗> “因为你们看上去像是劫匪的样子。”
13:35:14* 莱罗 指
13:36:15<莉兹> “呃……这个我刚才也解释过了吧?这孩子,是空贼的同伴,还被洗脑过。发现她的时候在跟踪我们,但是要把她送回去很可能耽误战机,所以现在这样处理只是权宜之计。”
13:37:12* 亚娜|Achronidas 尴尬地撇了撇嘴
13:37:21<亚娜|Achronidas> 【可是那边那个枪兵看上去就是空贼啊……】
13:37:28<莉兹> (是吗
13:37:34<莉兹> (明明5B都没告诉我【
13:37:36<蒌根> “better do it than live with the fear of it”
13:38:18<亚娜|Achronidas> (刚才他看了一眼梅花七就说我们是敌人啊【
13:38:36<莉兹> (推测啊,那我就没有推测出来嘛【
13:38:42<莉兹> (我可是诚实守信的海若尼斯教徒【
13:39:02<亚娜|Achronidas> “……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就是了。”
13:39:08<莉兹> (不随意怀疑别人的【
13:39:14* 亚娜|Achronidas 叹了口气,看向枪兵
13:39:23<亚娜|Achronidas> “是梅花七的同伴吗?”
13:39:52<莉兹> (说来,梅花七是谁啊, 绑票?
13:40:09<罗兰> (不就是扑克牌同盟的……
13:40:18<罗兰> (额,就是我们刚刚绑起来那个
13:40:32<亚娜|Achronidas> “刚才在路上遇到她,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就突然……突然开始自言自语一些奇怪的东西。迫不得已,只好把她绑起来防止她伤人。”
13:40:44<莱罗> “唔,要说起来的话,现在应该算是。”
13:40:45* 亚娜|Achronidas 神色略有些紧张
13:40:56* 莱罗 思索了一下
13:40:59<莉兹> “咦,亚娜,你紧张什么?”
13:41:01* 莉兹 拍肩
13:41:08<亚娜|Achronidas> “咕。”
13:41:15<dm柏北霸> (给个截图
13:41:24<罗兰> (嗯?咱们不用丢个侦测邪恶吗
13:41:26<莉兹> “我们海若尼斯教徒都很讲道理的,不会随便打你。”
13:41:26<莱罗> “如果是那样为什么这么紧张。”
13:41:28* 莉兹 点头
13:41:45<莉兹> “大概是因为那人散发出了让人紧张的气息吧。”
13:41:50<亚娜|Achronidas> “不,主要是……如果误会的话就要动刀动枪了……”
13:41:51* 莉兹 指了指一脸倒霉脸的枪兵
13:42:08<亚娜|Achronidas> 【真要说的话还是那个长得像耐罗的家伙更可怕?!】
13:42:17<莉兹> “还说我们是敌人来着,亚娜她乡野村姑,见识不多……咳咳……错了,是她天生胆小。”
13:42:25* 莉兹 差不多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发言不当【
13:42:27<dm柏北霸> “.....”
13:43:02<莱罗> “还不是因为你们是绑匪。”
13:43:03<dm柏北霸> 枪兵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13:43:11<dm柏北霸> “到底,打,还是不打”
13:43:16<亚娜|Achronidas> “总,总之……”
13:43:20<莉兹> “加上亚娜说的一遍都是三遍了还觉得我们是绑匪哦?!”
13:43:23* 亚娜|Achronidas 吞了一口口水,但是并没有想出什么下文
13:43:37<蒌根> “想打,奉陪。”
13:43:41* 莉兹 为莱罗的说法而气结
13:43:47<莉兹> “能不打就不打。”
13:43:53* 蒌根 拔剑冲锋
13:43:56<dm柏北霸> (噢噢噢噢,查理快来丢先攻
13:44:07* 莉兹 摇头准备挡住娄根的冲锋位
13:44:20<亚娜|Achronidas> (哇,中断冲锋【【
13:44:23<罗兰> “额……虽然我是没意见,不过是绑匪的话我们这是要去哪……”
13:44:27<Dicebot>  蒌根进行先攻检定: 1d20+1=13+1=14
13:44:30<莱罗> “绑着个人丢说自己不是绑匪的,唔,这个叫睁着眼睛说瞎话?”
13:44:39<dm柏北霸> (这是什么巫术?
13:44:40<亚娜|Achronidas> “都说了不是看上去那样了。”
13:44:47* dm柏北霸 进行判定: 1d20+4=5+4=9
13:44:50<Dicebot>  莱罗进行检定: 1d20+4=20+4=24
13:44:54<罗兰> (讲道理,精神病医院的医生也是绑匪咯
13:44:56<莉兹> “那哪有毫无证据就指认别人是绑匪的?难道战场上抓住俘虏了也是绑匪的一种嘛?”
13:45:06<Dicebot>  莉兹进行先攻检定: 1d20+5=20+5=25
13:45:15<莉兹> (好了,和气生财【
13:45:15<亚娜|Achronidas> (你们这两个【
13:45:17<dm柏北霸> (给我个帽子
13:45:19<蒌根> (怎么回来个pc还被放在了敌人位置上
13:45:26<莉兹> (给5B个绿的【
13:45:40<罗兰> (不要怕,对方只有一个人
13:45:40<莱罗> “刚才你们不还是只是说了几句话怎么就变成战场了”
13:45:43<Dicebot>  亚娜|Achronidas进行检定: 1d20+2=9+2=11
13:45:45<罗兰> (总之我先立下flag再说
13:45:49<dm柏北霸> (啧,电脑重启原来的图都没了
13:45:52<迪达> “那么,看来要多捆两个人咯”
13:45:52<dm柏北霸> (稍等
13:45:55<莉兹> “你懂不懂比喻的修辞手法啊?!”
13:46:04<Dicebot>  迪达进行检定: 1d20+1=5+1=6
13:46:05* 莉兹 feel a litte angry
13:46:16<莱罗> “你是说在说谎咯。”
13:46:29<莉兹> “亚娜,这人不讲道理的!”
13:46:29<亚娜|Achronidas> “等等,也不想想能不能打赢的吗?!”
13:46:34<罗兰> (这个节奏,对方要吊打我们了吗
13:46:37* 莉兹 告状【
13:46:43<蒌根> (吃我冲锋狂暴精通击破砍长枪
13:47:03<莉兹> “等等,你们这样我很为难啊!?”
13:47:09* 莉兹 转头看迪达
13:47:12* 亚娜|Achronidas 虽然这么说,还是用长矛摆出了防冲锋的姿势
13:47:19<亚娜|Achronidas> (闭嘴,明明是你先骰的先攻
13:47:25<亚娜|Achronidas> (我的话不会主动进攻的
13:47:28<莉兹> (谁啊
13:47:32<莉兹> (第一个骰的是拆了
13:47:33<莉兹> (是查理
13:47:34<迪达> “不要看我,先冲上去的是那位啊”
13:47:37<罗兰> (唉多,你们都骰了先攻了我是不是也要……
13:47:39<莉兹> (我骰是为了阻止他们打架
13:47:45<亚娜|Achronidas> (原来如此【
13:47:55<莉兹> (我的行动说了啊,移动阻挡查理的冲锋位
13:48:06<莉兹> (所以理论上查理是不能冲锋的
13:48:15<罗兰> (说起来,我们为啥不问问这个脑子坏掉的梅花七
13:48:15<亚娜|Achronidas> (然后被长枪插个爽【
13:48:49<莉兹> (而且看地图,如果棕色的地块是不能进入的话,查理根本没办法冲锋嘛
13:48:59<亚娜|Achronidas> (你倒是把梅花七带上来啊【
13:49:18<亚娜|Achronidas> “啊真是的。罗兰,把梅花七带过来让他们亲眼看看现在的状况吧。”
13:49:24<罗兰> “喂、喂,你认识那两个家伙吗”
13:49:27<蒌根> (我才不要听缩律师和bbb的听证会呢
13:49:35* 罗兰 拍了拍绑住的家伙
13:49:39<亚娜|Achronidas> (你只想砍人是把!!
13:49:44<莉兹> (但是讲道理,我先攻比你高,可以挡住你
13:49:57<蒌根> (我要过闯越
13:50:06<迪达> (
13:50:08<亚娜|Achronidas> (是这么用的吗?!
13:50:15<亚娜|Achronidas> “啊对。既然找到同伴就松绑吧。”
13:50:20<莉兹> (来啊,我不让【
13:50:23* 亚娜|Achronidas 向身后的罗兰说到
13:50:28* dm柏北霸 将话题改为 '莉兹 莱罗 九指 方片9'
13:50:43<莱罗> (一波内讧(
13:50:45* 莉兹 说着上前一步,阻挡住了身边最激动的娄根的攻击路线
13:50:49<亚娜|Achronidas> (瞬间爆炸
13:50:53<蒌根> (精通冲撞
13:50:57<亚娜|Achronidas> (
13:50:59<莉兹> (全防御
13:51:02<迪达> (
13:51:03<莉兹> (撞啊
13:51:04<亚娜|Achronidas> (竟然点了这个?!
13:51:16<亚娜|Achronidas> (不,基本都撞得到吧?!
13:51:26<莉兹> (迅捷动作开秩序虔诚,全防御,移动到查理的冲锋路线上
13:51:33<蒌根> (哎,没有精通
13:51:42<莉兹> (放弃借机
13:51:49* 蒌根 一头撞在栗子上
13:51:50<莉兹> (怕什么,我不会打你
13:52:02<亚娜|Achronidas> (打得跟篮球一样【
13:52:10<莉兹> (也就30AC【
13:52:39<罗兰> “嘛…总之你自己看着办,觉得危险的话跑就好了”
13:53:02* 罗兰 悄然解开俘虏脚上的捆绑,但是手上的不解
13:53:04<莉兹> (不过闯越似乎跟AC没啥联系
13:53:04<Dicebot>  蒌根进行力量鉴定检定: 1d20+5+2=9+5+2=16
13:53:19<Dicebot>  莉兹进行劣势挺大的检定: 1d20+4=19+4=23
13:53:24<莉兹> (喝喝
13:53:25<亚娜|Achronidas> (
13:53:28<莱罗> (讲道理,你干嘛不直接绕过去
13:53:30<亚娜|Achronidas> (节目效果爆炸【
13:53:42<亚娜|Achronidas> (因为绕的话就没有冲锋的气势了【【
13:53:45<莱罗> (反正你闯越又不是不吃攻击
13:53:46* 蒌根 咚一声撞在盾牌上
13:53:54<莱罗> “……”
13:54:18<莉兹> “我说了,对方是我教友,不能随便出手。”
13:54:22* 亚娜|Achronidas 轻轻地松了口气
13:54:40* 莉兹 说完后转过身看着莱罗
13:54:43* 莱罗 听到噹地一声撞上铁板的声音不由地遮了一下眼睛,这下一定很痛(
13:54:51<dm柏北霸> “.....”
13:54:51<蒌根> “干嘛你,让我过去给那个家伙点颜色看看”
13:54:55<莉兹> (然而是木板【
13:55:02<dm柏北霸> “结果,是来搞笑的?”
13:55:18<dm柏北霸> 枪兵歪了歪头,向耐罗问道
13:55:20<莉兹> “对方是疯狗你也要去咬一口啊?”
13:55:26* 莉兹 看疯狗枪兵
13:55:29<莱罗> “就算你问我……”
13:55:40<莉兹> “就算是这种,我们也要用看智障的眼神温柔的呵护啊。”
13:55:44<亚娜|Achronidas> “Discretion is the better part of valor, nine-finger.”
13:55:49* 莉兹 冷漠的眼神看枪兵
13:56:05* 亚娜|Achronidas 对九指简短地说了一句
13:56:07<dm柏北霸> “啊....”
13:56:13<蒌根> “they drugged him or something, can't you see he's one of them."
13:56:37<dm柏北霸> 他淡淡应了一声,然后对梅花7伸出手
13:56:42<莉兹> “总之,诚意我们做出来了,你要是还继续挑衅的话,勇者神的信条里可没有退缩这个词。”
13:56:50<dm柏北霸> “把我的,妹妹,先还给我”
13:56:58<莉兹> “ho……”
13:57:03* 莉兹 侦测一把邪恶
13:57:06<莱罗> “挑衅的是你们吧。”
13:57:19<dm柏北霸> 侦测邪恶毫无反应
13:57:20<莱罗> (你居然有准备侦测邪恶!
13:57:28<亚娜|Achronidas> "Now, now, no need to jump to the conclusion..."
13:57:33<蒌根> (施法和攻击是一个道理,看不懂你施什么法的,必然会觉得你是攻击了
13:57:36<莉兹> “不是那个满脸倒霉相的家伙说‘到底打不打’,这家伙会这么容易被引爆?”
13:57:42<莉兹> (不,是教廷审判官的SP
13:57:44<亚娜|Achronidas> “罗兰,先把梅花七带上来。”
13:57:55<莱罗> “真是滥强啊”
13:57:58* 莉兹 反唇相讥
13:58:06<莉兹> “啊?你说啥?”
13:58:19<亚娜|Achronidas> “那么……可否先说说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13:58:20* 莉兹 被对方没头脑的一句话说愣住了【
13:58:35* 亚娜|Achronidas 小心翼翼地走向枪兵的方向,问到
13:58:55<莉兹> “对,交还之前,请告诉我们你们对她洗脑的原因吧……这怎么说也不会是一件称得上善良的事情呢。”
13:59:05<dm柏北霸> “调试,出了错误”
13:59:22<亚娜|Achronidas> “呃?”
13:59:29<罗兰> “咳咳……怎么说的我和狱卒一样……还有万一你这哥哥也是被洗脑的交给你不是更危险?”
13:59:31* 亚娜|Achronidas 一时没搞清楚状况
13:59:41<莉兹> “调试?”
13:59:42<莱罗> “讲道理啊,我是不想动手,所以各位听个劝不要为难在下个受雇的。”
13:59:42<dm柏北霸> 对方依然摆出战斗的姿态,身体紧绷,只是用左手指了指脑袋
13:59:52<dm柏北霸> “我也,和她一样”
13:59:54* 莉兹 来回看莱罗与枪兵
14:00:04<亚娜|Achronidas> (辛苦了麟云【
14:00:09<莉兹> “两个智障……呃不,我是说都被洗脑了?”
14:00:15<亚娜|Achronidas> (这边什么情报都没问出来,全是自己说的【【
14:00:20* 莉兹 小声【
14:00:43<dm柏北霸> “要这么,理解,也行”
14:00:56<莉兹> (哦,两个智障【
14:01:09<罗兰> “我怀疑他们要和我们讲道理”
14:01:12<莉兹> “亚娜?你怎么看?”
14:01:15<亚娜|Achronidas> “……等等。所以说你知道你的记忆被修改过了但还是心甘情愿?为什么?”
14:01:16* 莉兹 转头
14:01:17<迪达> “原来阿七是你妹妹哦。”
14:01:21* 亚娜|Achronidas 一脸困惑地问枪兵
14:01:52<dm柏北霸> “我.....只知道,这一种,生存!方式!”
14:02:06* 莉兹 挠头
14:02:12<莉兹> “那……莱罗,你也是?”
14:02:29<莱罗> “他们家的事,我可不管。”
14:02:44<莉兹> “可是你看起来跟他沆瀣一气诶……”
14:02:53<亚娜|Achronidas> (稍等一下BBB
14:02:58<dm柏北霸> “不可以,通过!家人,很重要!”
14:02:59<亚娜|Achronidas> (我怎么就被你带跑了
14:03:03<dm柏北霸> (?
14:03:14<亚娜|Achronidas> (上次不是说这个姑娘是红心4吗
14:03:22<莉兹> (
14:03:27<迪达> (
14:03:34<dm柏北霸> (....
14:03:43<dm柏北霸> (擦
14:03:46<dm柏北霸> (我记错了
14:03:48<罗兰> (其实凑不齐一副扑克
14:03:48<亚娜|Achronidas> (抱歉,灵感重试到刚刚才过
14:03:58<罗兰> (所以一个人顶两张牌
14:04:26<亚娜|Achronidas> (那LOG回头改吧
14:04:34<dm柏北霸> (回头改下log吧
14:04:45<dm柏北霸> (梅花7也挺好的
14:04:50<亚娜|Achronidas> (接下来我按什么扮演
14:04:55<亚娜|Achronidas> (梅花7还是红心4【
14:05:01<dm柏北霸> (7
14:05:02<亚娜|Achronidas> (我是觉得后面的更好听【
14:05:15<亚娜|Achronidas> (没办法,不该信任5B对于名字的审美【
14:06:04<罗兰> (话说,梅花3在哪
14:06:08<dm柏北霸> (总之你等等就等的这个?
14:06:18<亚娜|Achronidas> (是【
14:06:38<亚娜|Achronidas> “【家人很重要】……不管是梅花7还是你的三哥【J】,都很重要对么?”
14:06:44* 亚娜|Achronidas 看看对方有何反应
14:07:13<dm柏北霸> “你知道,三哥?”
14:07:37<dm柏北霸> 对方稍微楞了一下,不过却没有更多反应
14:07:47<迪达> “我们都知道哦”
14:07:53<亚娜|Achronidas> “是。梅花七不可能对敌人说这么多有的没的,对吧?”
14:08:42<dm柏北霸> “如果是,那就....”
14:08:59<dm柏北霸> 枪兵身子忽然打了个冷战
14:09:37<罗兰> 【咦,他居然没想到我们诱骗无知少女或者刑讯逼供的可能性】
14:09:43<亚娜|Achronidas> (毕竟实诚
14:09:52<莉兹> (真实诚啊【
14:09:55<亚娜|Achronidas> (其实全程都该察言观色【
14:09:58<迪达> (老实人
14:10:05<亚娜|Achronidas> (奈何枪兵……不,BBB太实诚【
14:10:19<亚娜|Achronidas> (自古5B不带骰
14:10:46<亚娜|Achronidas> (然后呢?!
14:10:55<亚娜|Achronidas> “噫?”
14:10:57<dm柏北霸> (没了啊
14:11:04<莉兹> (
14:11:04* 亚娜|Achronidas 观察着对方的异状
14:11:05<莱罗> (蛤蛤蛤(((
14:11:11<dm柏北霸> (他想到三哥,感到有些害怕
14:11:12<莉兹> (5B:他只是感觉有点冷【
14:11:14<亚娜|Achronidas> “那就……?”
14:11:15<dm柏北霸> (然后就没然后了
14:11:22<蒌根> (wtf?
14:11:42* 莉兹 的心里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14:11:44<亚娜|Achronidas> (然后我也打起了冷战【
14:11:48<迪达> (。。。。。
14:11:53<迪达> (我醉了。。
14:12:31<dm柏北霸> (所以?
14:12:38<亚娜|Achronidas> 【真是的,看来莉兹小姐说的没错,用物理手段洗脑确实可以让好端端的人变成智障。】
14:12:43* 罗兰 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14:12:46<罗兰> “你也要疯?”
14:13:02<dm柏北霸> 亚娜似乎感到有些冷
14:13:07* 亚娜|Achronidas 看了看打了个冷战就停在句中不说话的枪兵,虚弱地笑了笑【
14:13:41<莱罗> “所以早和你们讲要多穿件衣服保暖了。”
14:13:46<亚娜|Achronidas> “好了闲话少说。这次你们是受雇于亡月教派的吧?”
14:13:56* 莱罗 看向打冷战的枪兵
14:13:58* 亚娜|Achronidas 看看枪兵又看看莱罗
14:14:04<dm柏北霸> “并非,受雇”
14:14:11<亚娜|Achronidas> “那是……?”
14:14:18<dm柏北霸> “只是,合作”
14:14:24* 亚娜|Achronidas 在担心对方会不会又话说半句然后【
14:14:26<莉兹> “所以你也是?”
14:14:30* 莉兹 看莱罗
14:14:44<莱罗> “我?我只是被那边的团长雇来的而已。”
14:14:47<dm柏北霸> “而且....”
14:14:47* 莱罗 摊手
14:15:06<dm柏北霸> “你,穿得有些,少,没问题,吗?”
14:15:14<dm柏北霸> 他看了看亚娜,忽然发问
14:15:18<莉兹> “我先讲哦,亡月教派,是搞不死生物的……你们知道吗?”
14:15:25* 莉兹 抱着最后一点希望
14:15:40<dm柏北霸> “所以?”
14:16:01* 亚娜|Achronidas 挑了挑眉毛,对于这个枪兵的跳脱思维并不想理会【
14:16:01<亚娜|Achronidas> “
14:16:28<莉兹> “所以海若尼斯的信徒面对他们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如果你执意要阻挡的话……我就放狗了。”
14:16:36* 莉兹 指了指娄根【
14:17:03<亚娜|Achronidas> “而且莱罗先生……不管您是不是在装傻,胸前的圣徽可是不会说谎的。”
14:17:09* 亚娜|Achronidas 指
14:17:16<迪达> “感觉这个说话方式,大概和小七一样,脑袋,啧,进过水的。”
14:17:33<莉兹> “其实就算是叛教的人,挂着圣徽似乎也不会被电劈啦……”
14:17:39* 莉兹 小声跟亚娜咬耳朵
14:17:40* 亚娜|Achronidas 说着打了个寒颤【
14:17:55<亚娜|Achronidas> 【啊,看来师傅和我说的东西也不全对……】
14:18:00<dm柏北霸> (你果然冷了吧!
14:18:25<亚娜|Achronidas> (我就问问
14:18:26<dm柏北霸> (看我刚才一发关心,有没有好感度+10?
14:18:34<亚娜|Achronidas> (是不是真穿少了【
14:18:36<莉兹> (智障度+100【
14:18:44<dm柏北霸> (总之要打的继续丢先攻
14:18:48<亚娜|Achronidas> (是的话亚娜包里有御寒衣物【【【
14:19:41<莱罗> “唔,虽然我没听说过那个什么教会,不过我印象教典上应该是没有写着与死者为伍即死刑一说”
14:19:54* 莱罗 回想了一会
14:20:36* 莉兹 想想教典关于不死者是怎么说的
14:20:50<莉兹> (来,BNB的海若尼斯,告诉我,海若尼斯教徒可以跟不死者合作吗
14:20:57<莱罗> (别想了,海哥的教义根本不管UD
14:21:00<莉兹> (可以的话就不打他了
14:21:06<莉兹> (邪恶也不管吗【
14:21:09<莱罗> (而且这边也没有UD
14:21:17<莉兹> (亡月不都是UD吗【
14:21:33<莱罗> (你哪只眼睛看到这里面有UD了(
14:21:41<亚娜|Achronidas> (你睁大你的【
14:21:42<莉兹> (里面是哪儿
14:21:44<dm柏北霸> (然而这个空贼团都是混中啊
14:21:53<莉兹> (我们到底是在追亡月
14:21:57<莉兹> (还是在追空贼啊
14:22:00<莱罗> (都跟你讲了我不认识什么亡月了(
14:22:06<莉兹> (另外空贼竟然是混中【
14:22:07<dm柏北霸> (你们不是要去干亡月吗
14:22:11<莉兹> (这些没事儿撞城抢钱杀人的【
14:22:22<莉兹> (所以,亡月是邪恶吧?
14:22:46<dm柏北霸> (但是空贼,现在在和亡月谈买卖,所以他们也负责外围的巡逻啊
14:23:03<亚娜|Achronidas> (之前屠村的时候耐罗在吗
14:23:05<dm柏北霸> (亡月是邪恶啊
14:23:07<亚娜|Achronidas> (我记不太清了
14:23:08<dm柏北霸> (在
14:23:10<莉兹> (呃,问一下,他们谈买卖,是为了自己赚钱吧?
14:23:18<莉兹> (不是为了去造福社会吧【
14:23:20<dm柏北霸> (他是到了城里才和你们分开的
14:23:22<莉兹> (曲线救国什么的吧【
14:23:31<dm柏北霸> (这个你目前就不知道了
14:23:34<亚娜|Achronidas> (可惜那时还是耐罗【
14:23:44<dm柏北霸> (不过通常的空贼都是为了自己快活
14:23:55<莉兹> (不如说这人根本就没有跟我解释的意思【
14:24:26<dm柏北霸> (不如说你逼着两个智障和你解释,能解释通倒有鬼了....
14:24:32<莉兹> “但是亡月教徒可是板上钉钉的邪恶者,教典上可没有让我们与邪恶及其协力者为伍吧?”
14:24:46<莉兹> (麟云,他说你是智障
14:24:51<亚娜|Achronidas> “而且是屠戮无辜民众的邪恶者”
14:25:05<dm柏北霸> (我说那两个扑克牌
14:25:15* 亚娜|Achronidas 牙关紧锁,挤出一句话
14:25:17<莱罗> (我明明都把你的疑问解释清楚了(
14:25:24<莉兹> (根本没有?
14:25:32<dm柏北霸> (麟云一直说自己是,雇来的保镖?
14:25:35<莉兹> (问你为什么要阻拦,“我给他们干活”
14:25:45<莱罗> (有问题吗
14:25:56<莉兹> (但是我也解释了上面有邪教徒
14:26:05<莉兹> (你还“我给他们干活”不就是助纣为虐吗
14:26:40<亚娜|Achronidas> (逻辑链条理顺就是:你在为与邪恶者为伍的组织做事
14:27:06<莉兹> (对,我告诉你你在为邪恶的协力者做事,你的回复是教典上没说不能跟不死者做事【
14:27:09<莱罗> (第一我不知道你是真是假,第二这伙人在我眼前好像没干过什么坏事暂时,第三我根本没见过什么亡月
14:27:21<莉兹> (为什么不试试察言观色呢
14:27:30<莉兹> (拒绝察言观色直接就说不信这样是不科学的哇
14:27:32<莱罗> (你是在讲亡月有UD
14:27:55<莉兹> (制造UD不是邪恶行为吗
14:28:16<莱罗> (你丢了察言观色也会说你觉得对面唬骗高,不要自己骗自己了
14:28:31<莱罗> (还真不一定
14:28:33<dm柏北霸> (我的所言所行都是为了正义,没有一丝虚假!
14:28:35<莉兹> (我会这么说吗
14:28:40<蒌根> (这战斗难度已经爆表,连展开战斗的dc都超高的
14:28:41<莱罗> (不要让我拿书来抽你脸
14:28:51<莉兹> (来,抽我【
14:29:00<蒌根> (在两人眼神中已经都了几百回合了
14:29:10<亚娜|Achronidas> (不,这是两位牧师之间的知识(DND)的对抗【
14:29:27<莉兹> (21:32:42 <莉兹> “同为教友,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不让我们上去的理由嘛?刚才我也说了,我们是一路追踪着亡月教团的痕迹上来的,消灭邪教徒可是勇者神的教义之一哦!”
14:29:36<莉兹> (而且麟云,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们来追邪教徒的【
14:29:42<莉兹> (你这根本就是有失偏颇吧……
14:29:53<莉兹> (宁愿信雇主不愿意信冒着圣光的教友【
14:30:03<亚娜|Achronidas> (大概是你说得太快没听到【
14:31:13<莉兹> “如果你执意如此下去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
14:31:27* 莉兹 见对方毫无让步的意思,也开始忍不下去了
14:32:28<莱罗> “我劝你们放下人离开比较好。”
14:33:11<dm柏北霸> “....附议”
14:33:16<莉兹> “问答无用,我以海若尼斯教会审判官的名义,要求你放弃抵抗,协助接下来的调查。”
14:33:22* 莉兹 感觉对方已经无法说服
14:33:36* 莉兹 亮出自己的身份凭证
14:34:30* 罗兰 往后退几步回到队友的阵地里把俘虏放下然后摆开架势
14:34:35<罗兰> (打呗打呗
14:34:46<莱罗> “滥用权限可不是什么好事小姐。”
14:35:10<莉兹> “如果有异议的话,你可以向教会申诉。”
14:35:33<莉兹> “但是现在,很明显我有足够的权限请你放弃抵抗跟我走一趟……或者,你想要抵抗吗?”
14:35:37* 莉兹 眯眼
14:35:39<dm柏北霸> (麟云你让过动作吧
14:35:41<莱罗> “啊,之后自然会的。如果你有正式的批文的话。”
14:35:45<莱罗> (什么
14:36:02<dm柏北霸> (让我npc动一下
14:36:09<莉兹> (什么,5B,审判官要求协助调查要批文?
14:36:09<dm柏北霸> (就打起来了啊
14:36:13<莱罗> (动嘛,我又不拦着你
14:36:16<迪达> “第一次发现,小栗子,真的话好多啊。。你说是吧,罗兰小子。”
14:36:29<莉兹> “海若尼斯教的程序可是很严格的。”
14:36:32* 莉兹 小声
14:36:38<dm柏北霸> 就在“的话”之声刚落
14:36:43* 亚娜|Achronidas 眯起眼,看了看脚边的俘虏
14:36:49<亚娜|Achronidas> 【可恶,还不到时候……】
14:37:01<莉兹> (不忙,5B,我要求知道审判官需不需要批文来要求教徒协助调查【
14:37:01<dm柏北霸> 一道银光已经忽地划过战场
14:37:04<莱罗> (我可没听说教廷有什么权限。
14:37:24<dm柏北霸> (我没研究过,但是这和警察差不多吧
14:37:28<罗兰> “额……以前好像没……卧槽什么鬼”
14:37:32<莱罗> (有的话,拿书甩我脸
14:37:35<亚娜|Achronidas> “小心!”
14:37:37* dm柏北霸 进行判定: 1d20+16=2+16=18
14:37:53<莉兹> (我觉得从审判官的描述来看
14:37:54<Dicebot>  亚娜|Achronidas进行检定: 1d20+2=2+2=4
14:37:56<莉兹> (我基本就是个警察
14:37:58<亚娜|Achronidas> (好渣
14:38:03<莱罗> (把觉得拿掉,你可以闭嘴了。
14:38:06<莉兹> (要求你协助调查,很正常
14:38:20<莉兹> (再说了,这种判断是看5B
14:38:29<dm柏北霸> 莉兹一抬手,将盾架在胸前
14:38:41<莉兹> (5B都说了是警察差不多了,那么不需要批文也可以要求你协助调查吧
14:38:49<dm柏北霸> (这和警官要出示搜查证才有权利搜查是一样的吧
14:39:13<莉兹> (搜查证,是要去你家侵犯你的个人财产的时候才需要的
14:39:14<dm柏北霸> “铛!”地一声巨响
14:40:08<dm柏北霸> 却是荡开了使枪男子突刺而来的长枪
14:40:17<莉兹> (从屁眼也能想到这种不需要证吧……
14:40:19<莉兹> (又不是正式逮捕
14:40:32<莉兹> (我是让他协助调查= =
14:40:36<莱罗> (所以拿开你的屁眼闭嘴吧。
14:40:39<dm柏北霸> (这个嘛,他也可以选择不配合吧?
14:40:47<莉兹> (好好好,我闭嘴
14:42:00<亚娜|Achronidas> (
14:47:05<dm柏北霸> (今天先save吧,干
14:47:14<dm柏北霸> (感觉没法跑了
14:47:48<dm柏北霸> ————save————
新豐美酒斗十千,咸陽遊俠多少年。 相逢意氣爲君飲,繫馬高樓垂柳邊。
身负神通开混沌,怀才巧智定硝烟,决胜千里, 圣法破三千。
双刀在手,世浪轻翻袖中,一斩疾风,再越刀上巅峰。
结伴归深院,分头入洞房。彩帷开翡翠,罗荐拂鸳鸯。留宿争牵袖,贪眠各占床。绿窗笼水影,红壁背灯光。索镜收花钿,邀人解袷裆。暗娇妆靥笑,私语口脂香。
铁血证雄风,倚剑论英雄,虎胆照天地,一式破九重
劇透 -   :
14:31:46* 科多|军道 在栏杆上轻轻敲了3下
14:32:20* 科多|军道 背着手走了
14:32:34<妮可妮可妮> (悟空梗吗【
14:32:48<达尤> (三倍奉还的意思么。。
14:33:16<埃尔罗伊|> (是我们半夜来劫狱的意思吗
14:33:21<妮可妮可妮> (是今夜三更后庭见【
14:33:45<妮可妮可妮> (查理的意思是你出来了要让他爆后庭报答【
14:34:18<dm柏北霸> (其实查理的意思是他有三条腿,问你怕不怕
14:34:27<蕾妮希亚> (查理是说,来三发(
14:35:17<dm柏北霸> (查理的意思是他只有3cm,问你怕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