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久远的灯火】Log08 以沙哑嗓音嘶鸣的乌鸦  (阅读 1327 次)

副标题: Digimon World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2
  • 苹果币: 8
【久远的灯火】Log08 以沙哑嗓音嘶鸣的乌鸦
« 于: 2015-09-30, 周三 10:20:08 »
<小狼|NC> 09 以沙哑嗓音嘶鸣的乌鸦
<小狼|NC> ————————————————————
<小狼|NC> 云雀的场合
<小狼|NC> 惯性,牛顿第一定律的完美阐释
<小狼|NC> 有些时候它不仅仅是物理上的属性和现象,更体现在心灵——亦或者是灵魂之上。
<小狼|NC> 当真正了解到,自己只不过是一段程序,没有实体的存在的“生命”的时候
<小狼|NC> 当自我的存在都值得怀疑的时候
<云雀|阿略埃特> “就算如此……就算如此……我也有要保护的世界啊”
<小狼|NC> 迷茫尚未诞生,惯性推动着你帮助同伴,朋友——
<小狼|NC> 然而当挥舞着狰狞“武器”的清扫进程因为你的违规举动来到你身前
<小狼|NC> 毫无情感,冰冷的重复着“异常个体,予以消除”的时候
<小狼|NC> 当自我的存在受到威胁的时候——
<小狼|NC> 你的选择,又是如何呢?
<小狼|NC> (首先请补一个狂气判定-w-,-1)
<又白又香> 云雀|阿略埃特 投擲 zawa zawa: 1d10-1=(2)-1=1
云雀|阿略埃特 一段漆黑的代码飘过,闪避不及的自己,腹部被带走了一部分
云雀|阿略埃特 虽然很快就重新数据化出外表,但……已经失去的,得过会儿才能补回来了
云雀|阿略埃特 对宝物狂气2-3
<云雀|阿略埃特> “咳咳……其实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知道”
<云雀|阿略埃特> “不过,做人不能半途而废的吧?啊,虽然我到底是不是人还有疑问”
云雀|阿略埃特 看了看周围,可辨认的和不可辨认的数据渐渐固化成型
<云雀|阿略埃特> “那么……在我被消磨殆尽之前,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呢?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那边的两位”

<小狼|NC> ——SideB 里象的真实——
<小狼|NC> 胜利条件:布莱斯和萤获得胜利
<小狼|NC> Extra:
<小狼|NC> 每轮结束时,若与进程X处于同一区域内,则选择等同于当前轮数x3的部件损坏
<小狼|NC> Karma:
<小狼|NC> 反射闪避:胜利时没有部件损伤
<小狼|NC> 守护:战斗结束时,位于乐园区域
<小狼|NC> ————————————————————
<小狼|NC> 布莱斯和萤的场合
<小狼|NC> 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是怎样一种体验呢?
<小狼|NC> 梦境大多是荒谬而无逻辑的。
<小狼|NC> 然而以梦境作为载体而言,这里的梦确实被设计好的。
<小狼|NC> 有点像开着全图和无敌作弊码进行游戏一样。
<小狼|NC> 《北海道妖怪行记》这个剧本在你们清晰的意识之中渐渐走完了全程。
<小狼|NC> 讲述的大概是一个人与妖怪之间的恋爱故事。
<小狼|NC> 如果不是一只黑猫一直跳跃在你们的视野中,引导你们“攻略”,恐怕这个故事还是有些让人感动的
<小狼|NC> 只不过现在只剩下焦急,以及异样的压迫感。
<小狼|NC> 最终,剧本走到了尽头。
<小狼|NC> 布景、人物,乃至声音和色彩就像被潮水般褪去。
<小狼|NC> 你们再次回到了那个黑色网格状的数据空间之中。
<小狼|NC> 只不过,有一些“东西”从剧本的模型中诞生、残留了下来——
<小狼|NC> “嘎嘎”怪叫着,不断嘶鸣的乌鸦环绕在你们身边。
<萤> “这一层算是结束了吧?然后还有吗?唔……”
萤 挥舞手臂试图驱赶乌鸦,但是似乎成效甚微

<布莱斯>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内存泄漏么?”
<小狼|NC> 更远处,一些泛着黑气的怪物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
<小狼|NC> 怒气上涌:好生气啊……你们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呢?
<小狼|NC> 嫉妒发狂:……你们……太让人嫉妒了……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你们可以离开?!
<小狼|NC> 懒得去死:……乖乖待在梦境里不就好了……挣扎、抗争……好累啊……
<小狼|NC> 虚空之中,有声音询问你们——
<小狼|NC> “为什么要知道真像呢?就这样享受幸福,难道不好吗?”
<萤> “不,更像是针对‘特别情况’而准备的机制呢……”
<萤> “比如,我们这样的”

<布莱斯> :“大概吧...不过如果我们不出去,大概就和安乐死差不多吧。’
萤 望了一眼布莱斯,点点头。
<萤> “这不就直接说清楚了吗”
萤 捋了一把刘海,向着深不见底的虚空

<小狼|NC> “回去吧。”虚空中的声音说道,“回到梦境中,享受那甘美的幸福。”
<萤> “比起稀里糊涂地‘被幸福’死,宁愿挣扎着追寻‘活着’”
<萤> “这就是所谓的‘人’啊”

布莱斯 点头。
<小狼|NC> “狂妄自大的人类啊——”
<布莱斯> “作为军人,我也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
萤 即使面对着未知的黑暗,眼神里依旧充满了神采
<小狼|NC> “以此,应该给予你们以绝望的真理!”
<小狼|NC> 随后,狰狞的怪物露出了他们应有的本质。
<小狼|NC> 毫无疑问,那即是带着狂气的绝望——
萤 那大概是原本在深层世界的荒原里就拥有的特质,而现在,随着一步步接近真相,那种气质——性格——就像得到浇灌的花儿一样绽放开了。
<小狼|NC> (狂气判定 无修正)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这可是我自己养的骰子啊!!!!!!!又白又香!!: 1d10=5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布布养的!: 1d10=4
<萤> (对宝物 0->1

布莱斯 对 宝物 狗牌 依恋 2→3
<小狼|NC> ——SideA 表象的虚假——
<小狼|NC> 胜利条件:击破所有敌方单位
<小狼|NC> Karma:
<小狼|NC> 心如坚刚:无人发狂
<小狼|NC> 突围:战斗结束时,有人偶位于奈落区域
<小狼|NC> ——————————————————————
<小狼|NC> CT14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 怒A,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 嫉A,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对 嫉A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 1d10+1=(9)+1=10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对 嫉A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连击1: 1d10+1=(9)+1=10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对 嫉A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连击2: 1d10+1=(7)+1=8
萤 宣言 [自动] 终结一击/Final Strike(吞噬殆盡),直接秒怪,ap-0

<小狼|NC> 嫉妒发狂A完全解体
<小狼|NC> CT12
<小狼|NC> 怒气上涌AB 宣言[行动] RPG 目标布莱斯 炮击攻击4+爆发 1-2 AP-4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紧急停机】目标怒气上涌,ap-3,目标ap-3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2次 1d10 = 10 1
<小狼|NC> 怒气上涌B 宣言[裁判] 修正 重骰攻击判定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10=9
布莱斯 宣言 看穿,狂气B的重骰, AP-0
<小狼|NC> 怒气上涌AB 宣言[裁判] 瞄准 支援2 AP-0
<小狼|NC> (12,3)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维护干扰,妨碍10,目标虚拟现实管制bot(没错吧
<小狼|NC> (k
<小狼|NC> (2,3)
<小狼|NC> 明明本该命中布莱斯的两发火箭弹,一发在布莱斯的闪避之下躲开了。
<小狼|NC> 另一发干脆的命中了他的脑袋……然而却并未爆炸。
<萤> “布莱斯!小心!”
<小狼|NC> CT11
萤 苦于被乌鸦等小怪所困,没法及时冲过去踢爆RPG
<萤> “要命……唔……?”
萤 宣言 [行动] 脚骨,向奈落移动1,ap-3

布莱斯 被炸一阵晕眩。
布莱斯 宣言 [行动]RPG-69V2(火箭筒)攻击 狂气B,AP-4

萤 宣言 [自动] 援护, 本行动消耗变为0,ap-1
布莱斯 宣言 [行动]RPG-69V2(火箭筒)攻击 嫉妒A,AP-4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对狂气B的RPG攻击: 1d10=10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对嫉妒A的RPG攻击: 1d10=10

<布莱斯> “放射管,1~2号点火!”
布莱斯 宣言 [裁判]瞄准装置,对嫉妒A 支援+2(只能用于射击和炮击攻击), AP-0

<小狼|NC> 懒得去死 宣言[伤害] 庇护 目标 狂气B伤害转嫁至自身
<小狼|NC> 懒得去死 宣言[伤害] 肉盾 抵消连击 切断 爆发
<小狼|NC> 懒得去死 宣言[伤害] 厚皮 防御1 0-1 AP-2
<小狼|NC> 懒得去死 lost 【内脏】【内脏】【肥肉】
布莱斯 宣言 [伤害]悖德的喜悦,恢复‘看穿’,使用过的1个「即时」、「裁判」、「伤害」战斗行为,可以再次使用。AP-0
<小狼|NC> 嫉妒B完全解体
<小狼|NC> CT9
<小狼|NC> 乌鸦 宣言[即时] 嘶鸣 将[行动]报丧之歌变为[即时]
<小狼|NC> 乌鸦ABC 宣言[即时] 报丧之歌 目标当前区域 精神攻击1+全体攻击 AP-3
<小狼|NC> 乌鸦ABC 宣言[即时] 报丧之歌 目标当前区域 精神攻击1+全体攻击 AP-3
<小狼|NC> 乌鸦B 宣言[即时] 诅咒 布莱斯 移动1 AP-3
<小狼|NC> 乌鸦C 宣言[即时] 诅咒 布莱斯 移动1 AP-3
<小狼|NC> (布莱斯->萤)
布莱斯 宣言 看穿,乌鸦B的诅咒, AP-0
<小狼|NC> 乌鸦A 宣言[即时] 诅咒 布莱斯 移动1 AP-3
萤 宣言 [即时] 卷线钢丝,将 布莱斯 往 乐园 方向移动1, ap-3
萤 宣言 [即时] 迅捷爆发(多手),将【脚骨】 变为[即时], ap-0
萤 宣言 [即时行动] 脚骨,向 奈落 移动1,ap-3
<萤> “可恶,怎能让你们得逞!”
萤 眼看情势不妙,射出(天知道藏在哪的)钢丝,卷起布莱斯的腰就甩向远处

<布莱斯> “这些,乌鸦威胁很大。”
布莱斯 感觉防不胜防。

萤 同时顺势狠狠在某只乌鸦背上一踩,跳向另一端,逃出音波覆盖范围
<萤> “不过这样就没法照应了!各自加油哦!”
萤 喊

<小狼|NC> 一瞬之间,纵然你们用直觉躲开了那些嘶鸣的乌鸦,依然感觉到那片区域中所残留的绝望和恐惧——
<小狼|NC> 哪怕只是沾染一点,就足以陷入永久的疯狂之中。
<小狼|NC> CT8
萤 声音努力穿破乌鸦不祥的嘶鸣
<小狼|NC> 怒气上涌 宣言[行动] RPG 目标乌鸦A 炮击攻击4+爆发 1-2 AP-4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10=5
<小狼|NC> 怒气上涌僵硬的调转了炮口,瞄准了其中一只嘶鸣的乌鸦,猛的发射了火箭弹。
<萤> “怎么,它们不是同个系统的么?”
<小狼|NC> 本该擦肩而过的炸弹飞行在空中,微妙的偏移了一个小小的角度,直接在乌鸦身上炸开。
<小狼|NC> 乌鸦A 完全解体。
<小狼|NC> CT7
<布莱斯> “我也不知道...,不过就目前来说总归是好事。”
萤 想起刚才布莱斯脑袋挨的那一下,炮弹的表现也是如此奇怪
<萤> “莫非……”

布莱斯 宣言 [行动]RPG-69V2(火箭筒)攻击 乌鸦B,AP-4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YES!RPG!: 1d10=2
布莱斯 狂气冲骰 对 萤 的依恋 1→2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YES!RPG!(重骰): 1d10=7
<小狼|NC> 乌鸦B 完全解体
<小狼|NC> CT 6
<萤> (在那个伤害时点
萤 宣言 [伤害] 悖德的喜悦,让 卷线钢丝 恢复为可用, ap-0

<小狼|NC> (k
<小狼|NC> CT5
<小狼|NC> 怒气上涌 宣言[行动] RPG 目标布莱斯 炮击攻击4+爆发 1-2 AP-4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10=1
<小狼|NC> 怒气上涌 宣言[裁判] 修正 重骰攻击判定 AP-0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10=2
布莱斯 宣言 建言 对狂气上涌 妨碍1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3=1
<小狼|NC> 于是,失速的炮弹炸翻了旁边的另一个妖怪,剧烈的火焰将其吞没。
<布莱斯> “真是怪事连连....”
<萤> “又来了……”
<萤> “简直就像有谁冥冥之中在帮我们一样”

<小狼|NC> 怒气上涌B lost【内脏】【内脏】【脚骨】【瞄准】【修正】【怒气】【上涌】
<小狼|NC> 怒气上涌B lost 【眼球】
<布莱斯> “难道是云雀?”
<小狼|NC> CT4
<布莱斯> “还记得之前那爆炸的电视么?”
<小狼|NC> 怒气上涌 宣言[行动] RPG 目标布莱斯 炮击攻击4+爆发 1-2 AP-4
萤 宣言 [即时] 卷线钢丝,将怒气B 往 奈落 方向移动1, ap-3
<小狼|NC> CT3
<萤> “没错,她一定也在哪战斗……”
<萤> “所以我们这边也不能输!”

<小狼|NC> 于是,又一发出膛的火箭弹被萤冷静的通过拉扯妖怪偏移了方向。
<小狼|NC> 在空无一人的空中爆炸开来。
布莱斯 宣言 [行动]RPG-69V2(火箭筒)攻击 乌鸦C,AP-4
萤 虽然凭借大力[划掉]出奇迹[/划掉]把妖怪横拖开去,钢丝却也因为超负荷受力而断了好几根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来吧RPG!: 1d10=1

布莱斯 宣言 [裁判]黑子,支援+1, AP-1
<又白又香> 云雀|阿略埃特 投擲 再来一遍,未尝一败: 1d10=2
<小狼|NC> CT1
萤 虎口被钢丝高速摩擦而勒出了血痕,甩甩手
<小狼|NC> 怒气上涌 宣言[行动] RPG 目标布莱斯 炮击攻击4+爆发 1-2 AP-4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10=10
<小狼|NC> 懒得去死:“……好懒,不想动……”
布莱斯 lost 定向音源 兽耳 辅助运算单元 齿颚 , 拳头 手腕 肩膀 Desert Eagle .50 AE
<小狼|NC> T2
萤 对宝物的狂气1->2
云雀|阿略埃特 对萤的狂气1-2
萤 AP+14
云雀|阿略埃特 ap+12
布莱斯 对 云雀 依恋 1→2
<小狼|NC> CT12
布莱斯 宣言 [即时]死亡之手,任意1个攻击战斗行为,可以转变为「即时」使用。AP-0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 懒,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布莱斯 宣言 [行动]RPG-69V2(火箭筒)攻击 懒得去死,AP-4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对 懒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 1d10+1=(4)+1=5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还你一发RPG!: 1d10=6
萤 宣言 [裁判] 手腕,支援1,ap-1

布莱斯 拖着半残的上半身回敬了刚才炸到自己的家伙。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连击第一下 TO 懒: 1d10+1=(10)+1=11
<小狼|NC> 懒得去死 宣言[伤害] 厚皮 防御1 0-1 AP-2
<萤> (那么第一下是2肉体伤害
<小狼|NC> 懒得去死 lost 【肥肉】【眼球】
<小狼|NC> 懒得去死 完全解体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连击: 1d10+1=(6)+1=7
<萤> (又是3肉体伤害TO 怒A

<小狼|NC> 怒气上涌A lost 【内脏】【内脏】【脚骨】
<小狼|NC> CT11
<小狼|NC> 怒气上涌 宣言[行动] RPG 目标布莱斯 炮击攻击4+爆发 1-2 AP-4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10=3
<小狼|NC> (布莱斯->萤)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2=2
<小狼|NC> 乌鸦C 完全解体
<小狼|NC> 原本瞄准萤的炮弹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操纵着
<小狼|NC> 歪歪斜斜的来到了乌鸦的旁边,再一次让它淹没在爆炸的火焰中.
<萤> “谢啦!”
萤 对着头上一挥手

<小狼|NC> CT9
<小狼|NC> 怒气上涌A 宣言[行动] RPG 目标 炮击攻击4+爆发 1-2 AP-4
<又白又香> 云雀|阿略埃特 投擲 然而……时间开始流动: 1d10=5
<又白又香> 小狼|NC 投擲 : 1d10=5

<小狼|NC> 怒气上涌A 完全解体
<小狼|NC> CT8
萤 宣言 [即时] 卷线钢丝,将 自己 往 奈落 方向移动1, ap-3
萤 宣言 [即时] 迅捷爆发(多手),将 【乱打】 变为[即时], ap-0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 B,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萤> (这是变为即时的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 B ,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随便打啊: 1d10+1=(6)+1=7

<小狼|NC> 怒气上涌B 完全解体
<小狼|NC> 战斗结束
<小狼|NC> ——————————————————
<小狼|NC> 修复:基本10 强化5
<小狼|NC>  宠爱:12+4=16
<小狼|NC> ——————————————————
<小狼|NC> 战斗在莫名力量的协助中飞快的结束了。
<小狼|NC> 四溢狂气的乌鸦还没来得及造成伤害就彻底覆灭。
<布莱斯> 我掉了4个普通4个强化
<小狼|NC> 那可怕的嘶鸣至今仍让你们背后汗毛直立,幸好没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
<萤> “布莱斯,没事吗?”
萤 一拳放倒了最后的怪物,跑向颜面被正中了一炮的布莱斯

<小狼|NC> 虚空之中那个声音并未发表什么意见,但你们很明确的知道,想要离开这里,必然会直面它。
<布莱斯> “不太好..”一脸焦黑的回答萤。
<萤> “……噗”
<小狼|NC> 一段数据从你们身边涌现,很快凝聚成了云雀的模样。
<小狼|NC> 而就在你们前方
<云雀|阿略埃特> “看起来大家还不错,没有缺胳膊少腿的”
<小狼|NC> 如同通过战斗的奖励般出现的
萤 看到布莱斯的爆炸头(?),很辛苦似的忍了两秒,终于噗了出来,不过赶紧又憋住
<小狼|NC> 是一条散发着白光的悬空阶梯。
<云雀|阿略埃特> “很……十分高兴再见到大家”
<萤> “大家也是,比我想象的还强韧啊……诶!”
<萤> “云雀酱!”

<云雀|阿略埃特> “萤……”
云雀|阿略埃特 飘过来

<布莱斯> “云雀,你的身体...”
布莱斯 看着飘来的云雀。

萤 当仁不让地抱住久别重逢的少女——但触感非常奇怪……不,不如说……
<布莱斯> “这倒是符合你的名字了呢,能飞了。”
<云雀|阿略埃特> “这只是数据具象化后的身体而已,如你们所见”
云雀|阿略埃特 在空中自由地飞了几圈
<云雀|阿略埃特> “我还没有办法直接到这边来,但”
<云雀|阿略埃特> “我会一直在背后守护着你们的”

萤 收回手,仰头望
<萤> “刚才的战斗果然是云雀酱在帮忙啊”

<布莱斯> “嗯,第一次的火箭弹攻击是云雀帮我挡下的对吧?”
<云雀|阿略埃特> “嗯……抱歉,布莱斯。后面那一发,我也没有办法”
<萤> “之前也是吧,都还没来得及说谢谢”
<布莱斯> “没关系。”笑着露出被烧焦黑的牙齿。
<萤> “那,接下来要做的是?”
<云雀|阿略埃特> “走过大门……向着外面的世界前进”
<云雀|阿略埃特> “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呢,时间可是很紧迫的,没有休息的时间哦”
<云雀|阿略埃特> “疫苗只会被短暂的打倒,这里马上就会被virus侵占了”
<云雀|阿略埃特> “所以很多东西没办法言明啦”

<萤> “唔”
<布莱斯> “....”挠了挠头顶被烧所剩无几的头发“每个字我都懂,但是合起来就无法理解了...”
萤 顿了两秒
<布莱斯> “总之抓紧时间出去就对了吧。”
<云雀|阿略埃特> “嗯……记得,跟着黑猫。那是未来的道标”
<萤> “反正事到如今也没有拖拉的理由啦。”
<萤> “那么,云雀酱,等事情告一段落,再好好说说话吧?”
<萤> “我还想更多了解云雀酱的事啊”

<小狼|NC> “喵——”
<云雀|阿略埃特> “啊,会有那一刻的。我也,很期待哦”
<小狼|NC> 趴在阶梯上,用后抓挠着下巴的黑猫宣言着自己的存在感。
萤 低声叹口气。[划掉[(w)“也得快点出去给小黑铲屎吧……”[/划掉]
<小狼|NC> “真高兴,你们还记得我是指引方向的黑猫。”
<小狼|NC> “道路已经打开~”
<小狼|NC> “通往真实的前路只剩最后一个阻碍~”
<萤> “嗯,这就来”
萤 摇尾巴……趁着还有尾巴的时候?

<云雀|阿略埃特> “kuro酱……咦,这个名字?”
<小狼|NC> “来吧~是时候,深处接触真相的手了。”
云雀|阿略埃特 飞过去,看着小黑猫在懒洋洋地蠕动
<云雀|阿略埃特> “原来如此哦。走吧,大家”
云雀|阿略埃特 率先,飞进了光明闪亮的大门中

萤 那么,在跟上黑猫之前,先一步挡住了布莱斯的去路
布莱斯 莫名的看着萤。
萤 直接扯下剩的一截围巾,套到布莱斯头上
<萤> “……你自己理理吧,也算是阿拉伯风情什么的”
<萤> “那个”

<布莱斯> “呜,谢谢。”
布莱斯 原本焦黑的脸变得更黑了。

萤 忽然——不如说跟众人相遇以来第一次——微微脸红了下
<萤> “……下次我也不会再让后排受伤了”[划掉]虽然只是说说
<萤> “嘛”
<萤> “所以就说跟上次一觉醒来在同一张床上啊还有穿那种睡衣啊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啊你最好就忘了吧反正那都是剧本的错”
萤 飞快地嘟囔了一串有的没的,掉头跑向大门。

<小狼|NC> 羁绊,友谊
<小狼|NC> 一路前行的你们之间不知不觉诞生了这宛如魔法的力量~
布莱斯 更加莫名了,然后迅速的追上萤。
<小狼|NC> 现在,是时候——
<小狼|NC> Face Myself
<布莱斯> “喂,等等我,别跑那么快啊!”
<小狼|NC> ——Reach Out To The Truth——
<小狼|NC> ——————————————————————
<小狼|NC> save
<小狼|NC> 辛苦大家
<小狼|NC> 请对话判定吧w
<云雀|阿略埃特> 撒花~~
<萤> 有加值吗!!!!
萤 掐住小狼脖子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对萤: 1d10=3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对布莱斯!: 1d10=3
<又白又香> 布莱斯 投擲 对云雀: 1d10+1=(1)+1=2
<又白又香> 云雀|阿略埃特 投擲 对萤: 1d10=3
<又白又香> 萤 投擲 对云雀: 1d10+1=(2)+1=3
<萤> ……
<又白又香> 云雀|阿略埃特 投擲 对布莱斯: 1d10=7

<小狼|NC> 看看这惨烈的对话判定
云雀|阿略埃特 对布莱斯 狂气2-1
<小狼|NC> 我觉得我给不给加值都一样了
萤 那就用宠爱点消4点狂气!!!!
云雀|阿略埃特 用宠爱点消4点狂气
布莱斯 使用宝物对狗牌依恋 3→2
<小狼|NC> LOG拜托谁整理下啦
云雀|阿略埃特 对宝物3-0 对萤2-1
<布莱斯> 消耗16点宠爱 对云雀依恋 2→0 对萤依恋 2→0
萤 狂气是宝物0其他人1
萤 使用了16狂气!
萤 使用了16宠爱……



时间的狭缝
劇透 -   :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行动】命令篡改,目标【虚拟现实管制系统】,其【行动】改为对鸦【火箭炮】
<云雀|阿略埃特> ap-3

<小狼|NC> A 还是B?
<云雀|阿略埃特> 恩?只能一个?
<小狼|NC> 哦,我的错
<小狼|NC> 对,只能1个
<小狼|NC> 下面忘记标记ab了
<小狼|NC> 我猜你指定B  b的AP高些?

<云雀|阿略埃特> 哦
<云雀|阿略埃特> 恩,B
<云雀|阿略埃特> 原来我的3ap只是换掉了A的3ap上了
<云雀|阿略埃特> 我可以支援吗

<小狼|NC> 当然可以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死人做法】,掉【内脏】,支援2,ap-0
<云雀|阿略埃特> 目标,怒气B

<小狼|NC> 【虚拟现实管制botB】才对
<云雀|阿略埃特> 嗯嗯(
<云雀|阿略埃特> 好难打(
<云雀|阿略埃特> 我可以攻击吗

<小狼|NC> 可以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脚骨,行动】,向地狱移动,移动1,ap-3
<小狼|NC> 你往地狱移动?
<小狼|NC> Karma:
<小狼|NC> 反射闪避:胜利时没有部件损伤
<小狼|NC> 守护:战斗结束时,位于乐园区域

<云雀|阿略埃特> 嗯……咦
<小狼|NC> 往花园才对吧?
<云雀|阿略埃特> 嗯……没事
<云雀|阿略埃特> 就这样

<小狼|NC> 就往地狱?
<云雀|阿略埃特> 是的
<云雀|阿略埃特> 深入地狱

<小狼|NC> k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光剑】白刃+1切断+连击1,目标怒气A,射程0,ap-3
<云雀|阿略埃特> 没打中,end
<云雀|阿略埃特> (别急
<云雀|阿略埃特> 我要刚

<小狼|NC> ?
<云雀|阿略埃特> 我要妨碍
<小狼|NC> k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命令篡改】B,行动【火箭炮】攻击懒得要死
<云雀|阿略埃特> ap-3

<小狼|NC> K
<云雀|阿略埃特> 我可以支援他们吗
<小狼|NC> 不行
<云雀|阿略埃特> 懒得要死没了,B这下不受控制咯
<云雀|阿略埃特> 等一下

<小狼|NC> ?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妨碍,这个可以吧
<小狼|NC> 可以哦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死人做法 射程0-1 消耗1部件,支援2或妨碍2。选择妨碍2
云雀|阿略埃特 lost【齿颚】
<云雀|阿略埃特> ap-0
<云雀|阿略埃特> 把代码丢出去(
<云雀|阿略埃特> 画面不要太美www

<小狼|NC> (w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光剑】对怒火A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光剑】对【虚拟现实管制botA】,ap-3

<小狼|NC> k 丢吧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手腕,支援1,ap-1
<小狼|NC> 来个支援
<云雀|阿略埃特> 白刃1+切断,骰切断吧
<云雀|阿略埃特> 连击A
<云雀|阿略埃特> 其实做错了……
<云雀|阿略埃特> 应该直接走的

<小狼|NC> 嗯,在你的视角中
<小狼|NC> 黑猫是一段独特的程序
<小狼|NC> 带着鲜明的『萤』的特征
<小狼|NC> 几乎就如同他的分身一般

« 上次编辑: 2015-12-28, 周一 16:06:07 由 小狼希诺 »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