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蘋果樹<8> LOG  (阅读 1248 次)

副标题:

离线 白貓

  • 兇八八的金吉拉
  • Chivary
  • *****
  • 帖子数: 1406
  • 苹果币: 4
蘋果樹<8> LOG
« 于: 2015-09-06, 周日 20:13:43 »

丞相:——————————————————————————————————
丞相:上回书说到:你们在通往下层的旋梯旁砍树,某人想尝一尝树汁的味道,被众人一起拦住。
梅杜雷:(!为何我无印象
莱恩:
安德列斯:(某盜賊..
丞相:(那你对啥有印象?
梅杜雷:(那个小妹妹!
莱恩:(是不是说到要烧树还是砍树之类的
安德列斯:(樹被砍了
真·索利德:(总之现在干啥
安德列斯:(繼續前進嗎?
莱恩:(小妹妹跟在白猫身边吗
丞相:在
安德列斯:(來到一個房間 除了兩個詭異的盆栽和一個向下延伸的環形階梯,房間內空空蕩蕩。
莱恩:(来人!上小妹妹...的token!
莱恩:(盆栽还是树
真·索利德:(树的盆栽,笨
丞相:(区区盆栽
真·索利德:“刚才好危险啊”
# 莱恩 绕过盆栽检查房间
莱恩:我只是瞧瞧14
丞相:毫无异样的房间
梅杜雷:(不太明白状况,我好像少看了一集!
真·索利德:“我往下侦查一下”
莱恩:“这株植物,要带走吗”
莱恩:“长得挺特别”
# 真·索利德 侦查螺旋阶梯
* 真·索利德 rolls: d20+5 => 18 + 5 = 23
丞相:稳固的石质旋梯,通向幽暗莫名的下一层
丞相:你隐约可以看到上面凌乱的脚印,都是中型生物的
真·索利德:“他们可能往下去了”
莱恩:“那么走吧”拔出长剑举起盾
丞相:你们沿着石梯往下走了下去,出现在你们眼前的是一个宽广的大厅,借着大厅中各种发光真菌的淡淡辉光,你们能大致看清大厅的全貌大厅的左右排列着两排雕花石柱,上面满是真菌。鹅卵石地面已经因岁月而破损并且布满了污渍。
# 梅杜雷 放个侦查魔法
莱恩:“唉,曾经是个多辉煌的地方”莱恩惋惜道
丞相:无魔法
丞相:(猫猫又掉啦
安德列斯:(我有錯過啥嗎? 從開機好了
真·索利德:“咱们把这个城堡承包了不用交税的吧”
莱恩:(白猫还在吗
真·索利德:“我就自封索利德伯爵好了”
安德列斯:(在
梅杜雷:“可惜,城堡的日常维护会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梅杜雷:“恐怕,不是我们负担得起的”
安德列斯:(我可以用知識看一下真菌嗎?
# 真·索利德 侦查雕花石柱
丞相:大厅之中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真正值钱的东西大概早被搬空了
丞相:(可
真·索利德:“我看看这石柱上面有镶宝石没有”
安德列斯:知識(自然) 12
* 真·索利德 rolls: d20+4 => 12 + 4 = 16
丞相:纤细而精巧的雕刻,大概是精灵的手笔吧
莱恩:地上有脚印吗
丞相:(过生存
莱恩:眼瞎14
梅杜雷:(谁过生存?
丞相:地上脚印纷杂,大概这座地下城中的居民并没有那么少
莱恩:大厅有哪些出口
真·索利德:“你这个侦查太水了,一定有什么蛛丝马迹”
* 真·索利德 rolls: d20+5 => 17 + 5 = 22



丞相:虽然大厅有5个道门,然而两侧的门都已经坍塌,仅留下一道大门可以通行
莱恩:
莱恩:“笔直的通道,他们应该都往这个方向去了”
真·索利德:(我不会搞代码啊
莱恩:(吐槽而已
真·索利德:(话说有人会php c#吗,我偏偏要从这个专业毕业
莱恩:“march”警戒前行
丞相:你们沿着这条通道一路前行,不放过每一个可以放过的房间,然而大部分都空无一物,直到一处门口,只是抬头看一下门梁上的雕花门牌,你们就能感觉到这里的不同寻常。
安德列斯:(只學過c , java , matlab
莱恩:“精致的雕花”莱恩赞叹道
真·索利德:“还有雕花,这不会是谁的闺房吧”
莱恩:“真想给皮特那老家伙瞧瞧”
梅杜雷:(我想做个宏,每到一个新场景,放一个侦查魔法
安德列斯:(那很簡單啊 之後教你
莱恩:(那我就是一到新场景自动侦测邪恶ww
真·索利德:“我们拆下来拿去说不定有人会买”
安德列斯:(門外可以聽到裡面有啥聲音嗎?
安德列斯:察覺 27
真·索利德:“哇”
丞相:寂静无声!
莱恩:门有门吗
丞相:无门
莱恩:里面黑不
安德列斯:(那我們從這邊可以看到啥?
# 真·索利德 看看牌子上写着什么
丞相:不认识
莱恩:“安静的优点诡异,连个哨兵也没有”
# 梅杜雷 让本学霸来看看



丞相:房间的四面都是书架,大部分的书架上不是空空荡荡,就是腐朽不堪的书页。房间中矗立着几个雕像,每座雕像前面都有一个对应的圆环,而现在只有精灵和巨龙的雕像前的圆环尚且完整。
# 安德列斯 施放偵測魔法 檢查雕像
真·索利德:“整个城堡都差不多是空的,就这房间有东西,这十分不对劲啊”
莱恩:“除了精灵和巨龙的其他都被破坏了,只是偶然还是...”
丞相:雕像无光,但是圆环发出了淡淡的辉光
# 莱恩 走上前触碰雕像
丞相:(过个察觉
莱恩:木讷 1d20]
莱恩:木讷 15
梅杜雷:(。。。这是给自己加flag
莱恩:(这叫反奶
莱恩:必投2012
安德列斯:(你要自摸嗎...
莱恩:(你看这更低了
丞相:你上前想抚摸雕像,然而不等你摸到雕像,你就发觉雕像的影子一阵波动,一道幽影从精灵石像后浮起,在你触不及防中就发动了攻击



丞相:幽影的突袭18
莱恩:(木中
真·索利德:(阿狸呢
梅杜雷:(被榨干了
莱恩:(阿狸被榨干了
安德列斯:(突襲倫 措手不及?
丞相:你感到一阵虚弱,幽影的手臂穿过你的盔甲,夺走了 你的一部分力量2
梅杜雷:(这是一口毒奶
莱恩:(哦打接触
丞相:随着幽影的手臂从你的身上抽离,你的一部分生命也随之被带走2
真·索利德:这是个陷阱!
丞相:(先攻
安德列斯:先攻 5
* 真·索利德 rolls: d20+4 => 18 + 4 = 22
梅杜雷:先攻13
莱恩:先攻12
丞相:幽影19
梅杜雷:(投2 报警了。。。
莱恩:幽影长什么样子
安德列斯:(我和梅杜雷可以用知識去看怪物的特性嗎?
丞相:(可
真·索利德:(幽影是不是普通刀剑不能伤害它
梅杜雷:(奥秘?
丞相:一道隐约有着人形的黑影
真·索利德:(这好难啊
莱恩:“呃,着,这是什么生物”
丞相:(教你一手叫援助动作
安德列斯:知識(奧秘) 16
安德列斯:知識(地城) 16
安德列斯:知識(宗教) 16
梅杜雷:知识(奥秘)30
安德列斯:(我不知道用哪個
梅杜雷:(完了,珍贵的20投
丞相:(为什么3个是一样的
安德列斯:(真的就丟9...
莱恩:(有点可怕
莱恩:(你个⑨
丞相:(你可以获得两项关于幽影的知识,请选择
梅杜雷:(我选?
安德列斯:(ㄜ 要選啥?
丞相:阴险的幽影在幽深的黑暗与真实的光明之间飘忽不定。这种怪物常栖息在旧日文明存在过的废墟中,猎杀任何愚蠢到敢于摸进它们领地的活物。作为一种不死生物,普通的幽影除了从有生命的的生物身上榨取其生命精华外很难看出还有其他的什么存在动机。
丞相:(特性、防御、攻击之类的
真·索利德:(你要教我的援护动作是啥...
安德列斯:(特性和防禦? 剛剛好像知道打接觸和吸力量了
丞相:那我来提供吧
安德列斯:(ok
丞相:生命值19
丞相:制造衍体(Su):被幽影的力量伤害所杀死的生物会在1d4轮后以幽影的状态重生,受到杀死他的幽影的控制。
莱恩:(噫
安德列斯:(噫 這地方有東西想跟丞相討論 不過跑完再說好了
真·索利德:(杜蕾斯你会biubiubiu对吧?
莱恩:(行动顺序谁标一下
梅杜雷:(很遗憾不会
安德列斯:(反正我最後
安德列斯:(那個應該要dm才能調整順序
梅杜雷:(当初感觉biubiu太粗俗了orz
莱恩:(破鞋也甩掉了唉
安德列斯:(不是睡過覺了?
丞相:(睡了一晚啊
莱恩:(是吼
丞相:(索利德行动
# 真·索利德 觉得援护莱恩
安德列斯:(等等 你這樣援助會吃藉機?
真·索利德:(不会吧?我往里面走啊
安德列斯:(喔 要看援助的目的要做啥 援助他攻擊就不會
* 真·索利德 rolls: d20+5 => 20 + 5 = 25
真·索利德:“哇”
安德列斯:(...還不如直接打XD
莱恩:(我拿的可是普通长剑,而且还是破损的
丞相:(祝福一下
真·索利德:(暴击了给点特效啊
丞相:(笑
莱恩:(索利德用魔性的舞蹈分散幽影的注意力
丞相:你感觉对面的幽影似乎笑了笑
安德列斯:(我等等幫萊恩的武器祝福好了
丞相:幽影索魂击-索利德21
安德列斯:(反正我一輪也走不到他身邊
莱恩::D
莱恩:(噫
丞相:(轻松搞定
真·索利德:“.....”
丞相:幽影力量吸取1
莱恩:“小心他的攻击!会让人觉得虚弱....啊”
安德列斯:(準備上香了
真·索利德:“呕.......墨丘利女侠饶命”
丞相:(杜蕾斯
丞相:(墨丘利!
梅杜雷:(2333投降输一半行不行啊
安德列斯:(對了 妹子不用丟先攻嗎?
丞相:(杜蕾斯有人叫你真名!
梅杜雷:晕眩术
安德列斯:(daze只能打類人生物?
莱恩:(我觉得幽影应该不吃
梅杜雷:(墨丘利是dota大核幽鬼
梅杜雷:(。。。我只有这一个可能有用的法术
莱恩:(狗呢!
莱恩:(萌犬莱西
梅杜雷:(我已经不信任那条狗了
莱恩:(啧啧
安德列斯:(有沒有那麼悲慘XD
莱恩:(狗上去吃属性吸取
莱恩:(所以呢
丞相:(莱恩回合
莱恩:(杜蕾斯干了啥
丞相:躺着
莱恩:(啧啧
安德列斯:(弩射一箭也好?
莱恩:延后到安德烈斯之后
梅杜雷:(墨丘利不吃晕眩?
莱恩:(有没有闪光术什么的丢了说不定有用
梅杜雷:(没有orz
安德列斯:(暈眩術只對類人生物有效
梅杜雷:(上次战斗用掉了
莱恩:(低级法师滥弱!
丞相:(恢复啦
莱恩:(到白猫么
丞相:(莱恩回合
莱恩:我延后到白猫后面
丞相:(哦,安德列斯回合
安德列斯:(..給我三分鐘 刀塔競技場9點結算...orz
莱恩:囧
安德列斯:(so sorry...
梅杜雷:(丞相,这换我,我不能忍啊。公然在跑团时提及别的游戏,还不是lol
丞相:散了散了
丞相:我去拿首胜
安德列斯:(好 o了
莱恩:(拍打
安德列斯:(ok了




安德列斯:"以凱登之名祝福,我將以邪惡為敵!"
# 安德列斯標準動作啟動善良祝福:神聖之擊(一分鐘內武器擊中邪惡生物時造成1d6點額外傷害,在克服傷害減免時視為善良陣營。)
莱恩:(单体的吗
# 安德列斯 對萊恩施放 善良祝福
安德列斯:(單體
莱恩:(就这么看得起我....
安德列斯:(因為我走不到怪身邊
莱恩:“幽灵!你留恋人间所为何事!”
真·索利德:“还打不中就别来见我”
安德列斯:(丞相 不好意思阿 下次不會了
丞相:(你不会要幽影回答你吧……
莱恩:(看来似乎是不会理我
莱恩:“无法沟通么...那么!”
安德列斯:"萊恩 先靠你了!"
莱恩:吃我一斩8;伤害9
安德列斯:(....
莱恩:(吐
莱恩:(忘了加2,然而还是不中
丞相:(完美
梅杜雷:(啧,莫慌,等我来救世
丞相:索利德回合
安德列斯:(沒關係 持續10輪你可以慢慢打
真·索利德:“吖屎了!梁非凡!”
莱恩:(撑不住每回合属性吸取
莱恩:“盗贼朋友说了句没听过的语言”
安德列斯:(輪到我時就可以過去攻擊了
安德列斯:(所立德 你直接打吧?
真·索利德:“还不如我自己动手”
丞相:(区区一道幽影
莱恩:“狐耳女士状态好像有点奇怪”
安德列斯:(被榨乾了
* 真·索利德 rolls: d20+4-2 => 4 + 4 - 2 = 6
莱恩:“翻白眼流口水”
* 真·索利德 rolls: d20+4-6 => 6 + 4 - 6 = 4
莱恩:(愿降
梅杜雷:(这难道是天要亡我
真·索利德:“她有蝴蝶!”
莱恩:(老板来一打魔法飞弹魔杖
真·索利德:“法系爆发呢?”
丞相:幽影十八摸-莱恩11
莱恩:(噫
梅杜雷:(还好还好
莱恩:(我接触只有10
丞相:(菜
梅杜雷:(没事,我来充当救世主
丞相:夺魂摄命手6
莱恩:(要跪
真·索利德:(这要怎么恢复啊
丞相:(-8力量了
真·索利德:(被榨干了怎么去打boss
梅杜雷:(满伤害,丞相这投运,是要中彩票啊
丞相:(没一个导能?
安德列斯:(-8...
丞相:(呸,区区一道幽影
莱恩:(伤害还没投
安德列斯:(屬性傷害只能用次級復原術?
安德列斯:(那好像是2級神術orz
丞相:(不造成伤害了
梅杜雷:(我的回合?
丞相:(是
莱恩:(哦,那我刚多给自己扣了2点
莱恩:“咳咳....”
# 梅杜雷 消耗一个奥能点,"出来把,蛤蟆文太!"
# 莱恩 莱恩觉得自己的力量降到一般人水平
丞相:(然后呢
莱恩:(舔舔舔
梅杜雷:(等等,好像给错数据了orz
梅杜雷:文太先攻21
梅杜雷:(又浪费一个20投orz
梅杜雷:蛤蟆文太之噬咬22
梅杜雷:(嗯,1点伤害+毒素←_←




丞相:蛤蟆从幽影的虚体中穿过,未造成任何效果
安德列斯:(至少還可以提供夾擊..
梅杜雷:可恶,明明看上去像是个骷髅嘛
梅杜雷:end
丞相:(安德烈斯
安德列斯:"你這傢伙 就別在人間留戀了!"
安德列斯:攻擊 25傷害 12
丞相:(然而你是普通长剑?
安德列斯:(普通巨劍
丞相:(普通巨剑?
丞相:还是miss
梅杜雷:(gg
真·索利德:(我们都没有魔法输出啊
莱恩:(buff在我身上
梅杜雷:(我的锅我的锅
真·索利德:(还是溜了吧?
丞相:(笑carry
安德列斯:(我還有三次祝福可以用
丞相:cry
莱恩:衰弱打击20;伤害5
安德列斯:(只是啟動祝福要一個標準動作..
真·索利德:(攻击25还miss...
安德列斯:(應該是有甚麼防禦性質還啥的
丞相:(为何-5
莱恩:(力量-8
丞相:(那也只-1啊
莱恩:(破损剑-1
莱恩:(因为+5我没去掉
安德列斯:(我幫他上的善良祝福也許會有作用?
安德列斯:(擊中邪惡生物時造成1d6點額外傷害,在克服傷害減免時視為善良陣營
莱恩:(不对,应该说力量上伤害的部分我没去掉
丞相:带着神术光芒的长剑斩入幽体之中,绽放的光芒明显削弱了幽魂的力量
莱恩:次要动作圣疗自己
莱恩:(哦不对
莱恩:(睡过了
丞相:(你圣疗不驱邪吧
安德列斯:(我在想過去幫所立德上buff 但是要吃藉機...
安德列斯:(幫自己上又要再等一回合才能攻擊
真·索利德:(你给自己上把
真·索利德:没关系的
安德列斯:(好吧
莱恩:(圣疗他人是标动
丞相:(索利德回合
莱恩:(索利德捣蛋!
丞相:(火胶
真·索利德:(炽火胶不会溅射么?
丞相:(你们真的太菜刀了,这种菜刀程度真的炸
安德列斯:(治療輕傷可以打不死生物?
莱恩:(衰弱死或被炸死ww
丞相:(可
# 真·索利德 想起了自己的炽火胶
安德列斯:(防禦施法我要過dc17的專注檢定 但我專注只有+1+3要丟13以上才會過...
真·索利德:(投掷算敏捷加成吗?
安德列斯:(直接施法吃藉機,被打中法術就沒了
安德列斯:(算
真·索利德:“这可能会有一点点痛”
真·索利德:“去吧!炽火胶!”
* 真·索利德 rolls: d20+4 => 11 + 4 = 15
真·索利德:(额...打接触
安德列斯:(你要吃藉機了..
丞相:(火胶伤害
* 真·索利德 rolls: 1d6 => 5
丞相:其他人也因为火焰的溅射受到了1点伤害
梅杜雷:(我站得远呢?
安德列斯:(應該只有鄰接的
真·索利德:(5尺
丞相:(加油!
梅杜雷:(莱恩无惨啊
莱恩:“噫”
丞相:幽影打击莱恩21
丞相:(2333
安德列斯:(殺人拉
莱恩:(吐
安德列斯:(剛說完加油 就XD
真·索利德:(好惨
梅杜雷:(要撕卡了。。。
丞相:幽影榨精手1
丞相:(莱恩力量-9
安德列斯:(萊恩 你還剩多少力量?..
莱恩:(7
丞相:(重载
真·索利德:“你就放心的躺在地上吧”
莱恩:妈蛋,破鞋!4;伤害9
莱恩:(喷
梅杜雷:(我要写一个惨字啊0 0




# 莱恩 虚弱到挥剑不利落
丞相:衰弱的莱恩甚至无法把剑挥入幽影体中
丞相:(杜蕾斯
安德列斯:"萊恩 你還是先撤退吧!"
莱恩:5尺
安德列斯:(再吸個兩次 你真的要被榨乾了
莱恩:“咳咳,我先缓缓...”
梅杜雷:啧,变巨术给安德列斯
丞相:(重载能5尺么
莱恩:(好吧
安德列斯:(應該可以吧?
莱恩:(挪回来
安德列斯:(重載還是可以移動
梅杜雷:(+2体型加值,敏捷上受到-2体型减值 ,AC和攻击检定受到-1减值
梅杜雷:(力量+2
梅杜雷:(end
安德列斯:(萊恩 你可以五呎阿
丞相:(能能能
莱恩:(在哪看
丞相:(移动规则
安德列斯:(重載只是奔跑時從4倍變3倍 還有防具減值更動 這樣而已
丞相:(安德列斯救世斩~!
安德列斯:(我還無法救世阿 要花一回合上BUFF..
真·索利德:(没关系,莱恩被多挠一下而已
安德列斯:(5尺往後 給自己上buff
安德列斯:"以凱登之名祝福,我將以邪惡為敵!"
# 安德列斯標準動作啟動善良祝福:神聖之擊(一分鐘內武器擊中邪惡生物時造成1d6點額外傷害,在克服傷害減免時視為善良陣營。)
安德列斯:(祝福次數剩兩次 end
丞相:(索利德大胆的去作死吧
真·索利德:“不要辜负我的努力啊”
# 真·索利德 援护 安德烈斯
* 真·索利德 rolls: d20+5 => 15 + 5 = 20
安德列斯:(援助你要和我鄰接才行?
丞相:(然而安德列斯现在还够不到幽影
丞相:(你也不和他邻接
安德列斯:(恩 我要再能打到對方範圍才行
莱恩:(援助蛤蟆ww
丞相:(233
丞相:(援助蛤蟆
真·索利德:“这....我还是装死好了”
梅杜雷:(那只是个吉祥物0 0
丞相:(蛤蟆回合
丞相:miss,过
安德列斯:(XDD
莱恩:(蛤蟆吃个苍蝇
丞相:幽影的反抗蛤蟆18
丞相:蛤蟆的无力倒地2
梅杜雷:力量0啦
丞相:(杜蕾斯回合
梅杜雷:“你们加油!”
梅杜雷:给幽灵一个威吓技能9
梅杜雷:(end
莱恩:(不知道该干嘛
丞相:(莱昂回合
# 莱恩 喘粗气
丞相:(安德列斯救世斩
安德列斯:"吃我好大一劍!"
安德列斯:攻擊 25傷害 15祝福傷害6
真·索利德:“这下应该死透了吧”
莱恩:(白猫救世斩
安德列斯:(武器傷害少算+2力量 不知道有沒有差
丞相:这一剑斩下去,光芒四溢,当躺在地上的酱油种们恢复视力后,只能见到地上的些许灰烬,象征着那个强敌曾经存在过






安德列斯:(媽阿 打個虛體成這樣 boss不用打了XD
真·索利德:“抱歉,打得不错”
梅杜雷:(先回泉水升技能,买装备啦
丞相:(本来是送东西的,结果比boss还难搞
丞相:(你们太菜刀啦
安德列斯:(認真的 -9力量回復要很久
莱恩:(菜刀真是对不起
丞相:(火胶上剑也可以啊
莱恩:(我要回老家结婚了
安德列斯:(火膠可以上劍?
梅杜雷:(我来做伴郎
真·索利德:(我从来都不知道
丞相:(发挥想象力!这是RP游戏
莱恩:(给短剑上火,马上烧手
莱恩:“真是个劲敌....”莱恩瘫坐在地上
安德列斯:"萊恩 你狀態似乎很差?!"
丞相:现在你们可以好好探索一下这个图书馆了,不管如何,有这么个守卫在此,恐怕能剩下很多东西
梅杜雷:“哼,真是个没用的蛤蟆,居然还在某个地域号称仙人!”
真·索利德:(那个妹子不能施法救助一下吗
莱恩:(我变的比正常人弱了一点...
丞相:(那是法师,怎么救
真·索利德:“ 总之现在是开箱子时间”
梅杜雷:(妹子怎么了?
莱恩:“那个...呼,还剩一具雕像,别碰...再来一次可吃不消”
安德列斯:(你受到的每项属性伤害值将以每天1点的速度回复
# 真·索利德 侦查
莱恩:(老板来一打复原术魔杖
* 真·索利德 rolls: d20+5 => 6 + 5 = 11
# 梅杜雷 侦查魔法
安德列斯:(恩 次等复原术 是2級神樹..
丞相:梅杜雷一个侦测魔法下去,整个房间都开始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
安德列斯:(這圖書館很大嗎?
丞相:(嘛,私人图书馆,有个教室那么大把
梅杜雷:这。。。
# 莱恩 用长剑把自己撑起来
安德列斯:(好吧 那還是大概搜查一下好了
莱恩:“嗯...好多了”
安德列斯:察覺 12
真·索利德:“你们也快来找宝物嘛”
莱恩:“虽然觉得身上的护甲莫名沉重”
梅杜雷:察觉9
梅杜雷:(这有用投,怎么就这么低
丞相:梅杜雷过专注
安德列斯:(重甲了 重載沒差 主要是-9力量 戰力損失非常多
莱恩:侦查2
丞相:(一房间的宝物,你们拿不到!
莱恩:(我要转职做专业奶妈了
丞相:啊哈哈哈哈哈
梅杜雷:(什么专注?
丞相:(侦测魔法的专注
莱恩:(剩索利德,交给你了!
安德列斯:(把房間切成5塊 每人花時間取20察覺搜索可以嗎?
丞相:(可以!
莱恩:(好吧索利德丢过了
梅杜雷:专注14
真·索利德:(投过了...
梅杜雷:(诶,有用投就是这么低
安德列斯:(搜索應該可以花時間取20 我們就平均面積搜索節省乎費時間
丞相:随着梅杜雷的的侦测魔法持续生效,光芒开始集中
丞相:(继续过专注
梅杜雷:专注10
梅杜雷:(我上天台了,大家保重
莱恩:(啧啧
莱恩:(丞相表示想给福利都给不出
真·索利德:(丞相空降个神秘老人给咱们传授神功可好
丞相:然而即使是戏法,要持续的专注也十分困难,只见房间中的魔法灵光又开始弥漫开来,不过已经足够你们找到4处光芒比较密集的地方了





安德列斯:(這個沒差吧? 失敗就從頭來過 一直試不是遲早會成功三輪?
丞相:顺着这些魔法灵光,你们找到了大量报废的卷轴,当然还有3张保存完好
莱恩:“嘿,有些画着奇怪符文的卷轴,虽然我看不懂”
安德列斯:"梅杜雷 靠你了"
# 梅杜雷 轮到本学霸爷登场了
安德列斯:(還是說放閱讀魔法會有幫助嗎?
真·索利德:“话说这房子里都是古董,拿出其能卖钱吗”
丞相:一张烟火术卷轴, 一张酸强箭卷轴, 一张蛛行术卷轴,
梅杜雷:(法术辨识,还是知识。。。orz
安德列斯:(記得照規則是法術辨識或閱讀魔法
安德列斯:"那這些卷軸都交給你使用吧 我們其他人也用不上"
莱恩:“幽灵守卫的卷轴,也许他们生前是个施法者”
安德列斯:(圓環check一下!
梅杜雷:“嗯,我会好好使用的”
# 安德列斯 回頭檢查一下圓環
# 安德列斯 忽然想起被遺忘的圓環
# 莱恩 站在远处观望
丞相:圆环的内侧密布着一种神秘语言的符文
真·索利德:“你在碰到鬼我可不帮你”
安德列斯:(就大家一起變鬼XD
梅杜雷:来,精通语言学的我,不可能不认识
真·索利德:“我去外面坐一会”
# 真·索利德 坐在门口
安德列斯:"梅杜雷 這邊有奇怪福文"
梅杜雷:语言学16
丞相:梅杜雷开始以头抢地,“我特么为什么要没事去学半身人语、侏儒语、地精语、兽人语、地底通用语啊!这龙语我竟然认不全!”
莱恩:(啧啧
安德列斯:(....orz
莱恩:两个圆环都是龙语么
安德列斯:(法師竟然沒學龍語XD
梅杜雷:(居然有龙,我真是日狗了orz。。。出来旺财!
丞相:(说法师不认识龙语也不好,然而你确实没学龙语
梅杜雷:(因为,这个世界观下,我以为不会有龙0rz
安德列斯:(不一定跟龍有關 龍語會用在蠻多地方
丞相:你开始站到精灵面前的圆环中,幸好,建筑者的怪癖让这里雕刻的是精灵语
梅杜雷:(萌新的我伤不起啊伤不起
丞相:这是一道关于奥术的颂词,于是你自然而然的读了出来
丞相:一股无害的灵焰从石圈中汹涌喷出,你获得了3的临时智力增强加值
梅杜雷:“我觉得我此时充满智慧”
安德列斯:"?!"
莱恩:“噢?怎么说”
丞相:随着灵焰散去,你感觉自己的记忆力更强了




梅杜雷:“这魔法能临时加强我的记忆力”
梅杜雷:“不知为何会留在这里呢?”
安德列斯:(你智力到20 一環法術應該可以多一個可以準備?
莱恩:(那也得睡过才能用吧
梅杜雷:(现在我智力23了
真·索利德:(咱们要休息一晚上吗?
安德列斯:(休息buff應該就消失了?
莱恩:“也许地精也碰了这个圆环才聪明的会摆阵型”
梅杜雷:“嗯,我也感觉如此”
真·索利德:“那样就解释的通了..”
安德列斯:(23 2環可以多一個 不過你應該還無法2環 那沒差了
莱恩:“让我看看,我也想变聪明”
莱恩:“这字怎么读”
安德列斯:"...."
# 安德列斯 拍拍萊恩
丞相:“埃·瑟贲塔·拉务·卡鲁瓦·奈亚弗斯提”
梅杜雷:“……”
丞相:(我瞎打的
莱恩:“埃·瑟贲塔·拉务·卡鲁瓦·奈亚弗斯提”莱恩高举双手
真·索利德:“来,跟我念:窝似大撒币”
安德列斯:"對了 剛剛不是有偵查處四個靈光嗎?"
丞相:(卷轴啊
莱恩:(那个灵光不是卷轴么
安德列斯:(對吼 傻了
安德列斯:(當我沒說
真·索利德:4处灵光,只有三张卷轴
莱恩:“好像没什么事情发生,是不是坏了”莱恩插着手
真·索利德:(哪儿不对
安德列斯:"我想應該是圓環對傻逼沒用"
莱恩:(其他的不是烂了么
梅杜雷:(话说莱恩的力量怎么办?
莱恩:“说谁傻逼呢!”
安德列斯:(沒辦法啊 沒次級復原 睡覺一天回一點
安德列斯:(除非回村莊
真·索利德:“要么咱们先回去”
安德列斯:(只是現在這情況 回村莊好像也不太對?
莱恩:“回去?不行啊!人质还有危险呢”
真·索利德:“要么就快快车掉boss”
梅杜雷:“要是阿狸在,还好说
真·索利德:“我是说,弄死那个大魔头”
莱恩:“坏了也没办法,救人才是首要任务”
丞相:你们在整个图书馆里翻箱倒柜,充分显示了你们身为野蛮人的素质后,你们发现了几本基本完好的古书,《南方草木状》、《巨龙书》




安德列斯:"妹子的兄弟還沒救出來呢"
安德列斯:(那啥洨書?
莱恩:“女孩从刚才就没说话”
莱恩:(垫桌脚用的
莱恩:“是不是吓着了”
安德列斯:"狐狸精也嚇著了"
丞相:(请不要加重我的负担,否则罢工了
真·索利德:“杜蕾你那么聪明快来看看这两本书”
莱恩:(噫
莱恩:(萝莉挂件
梅杜雷:“来了”
真·索利德:“这个植物书上应该有图鉴”
莱恩:默认挂在白猫背上
真·索利德:“你先翻那本巨龙的书”
安德列斯:(你這重量掛在我身上也重載了XD
# 梅杜雷 翻开《巨龙书》
莱恩:“哦?植物书?说不定有刚才那两株奇怪植物的资料”
真·索利德:“植物书上说不定记载了刚才的盆栽”
# 真·索利德 开始一页一页的快速浏览
丞相:然而索利德一个字也看不懂
莱恩:(其实盆栽效果是收集起来可以调制药剂治疗丧尸咬伤
莱恩:(看不懂所以翻很快
梅杜雷:来交给专业人士
# 真·索利德 找图
安德列斯:(角色在一般情况下可以推动或拖行5倍于最大负重的物品我可以把你拖在地上走...
丞相:梅杜雷费劲力气只能看懂封面的巨龙书几个字,毕竟通篇龙语,太为难他了
安德列斯:(又是龍語..
梅杜雷:我智力23了,可以多学一门语言吧orz
莱恩:“里面写了什么?”拍拍索利德
莱恩:(那也不会突然生出一门语言吧,rp的角度ww
真·索利德:“旁边的妹子,我来考考你好了”
真·索利德:“这本书你会读吗?我是肯定会的”
莱恩:“这么说来女孩你也是个施法者来着”
# 梅杜雷 啧,郁闷地拿起另一本书读了起来
安德列斯:(智力調整+1 應該可以多學一個語言?
丞相:“嗯,这是龙语写的书?”我可以看看
真·索利德:“恩,不愧是贵族出生的法师,学识广泛”
丞相:莎尔文拿起了巨龙之书,过了一会懊恼的放下了“这本书的用词太晦涩了,我要慢慢看才行,而且这么厚一下看不完的。”
真·索利德:“不像某些人天天日狗日青蛙”
# 梅杜雷 一脸黑线
莱恩:“噢,真厉害,有语言天赋”莱恩点点头
真·索利德:“晦涩的词语你可以用XX来代替”
莱恩:“走吧,人质还等着被拯救”
安德列斯:(要不要請她看下龍的圓環?
真·索利德:“说不定我们可以才出一二分意思”
梅杜雷:“尊敬的莎尔文小姐,请允许在下提出一个冒昧的要求”
梅杜雷:“能否同我一起来翻译这本龙语的书籍”
真·索利德:“翻译,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定的”
丞相:(喂!
真·索利德:“真以为哥没混过人类语翻译组吗”
梅杜雷:“当然是以您为主的,在下对于龙语,真的只是表皮功夫”
真·索利德:“真要话时间的话这两本书就先留着好了”
梅杜雷:(一边旅行,一边翻译不就行了
丞相:三年后,你们到达了地城的底部,面对的是他和他无尽的仆从军团
莱恩:(于是杜蕾斯将两本辞海级的书收到包里,变成重载状态
丞相:“三年,我在这里等了你们整整三年!现在,享受我无尽的折磨吧!”
真·索利德:“醒醒!”
莱恩:(儿子都生出来了
莱恩:(boss宅到猝死
莱恩:“走吧,人质还等着被拯救”
安德列斯:"莎尔文小姐 這個有個寫著龍語的雕像 能否請妳幫忙看一下呢?"
梅杜雷:(伊利丹被囚禁一万年都没什么呢
丞相:“你们要站进来么?”
安德列斯:(站進來?
丞相:(不是看(避孕)环么
莱恩:“杜雷尔只是朗读了文字就变聪明”
安德列斯:(....=_=
莱恩:“不知道站进去什么效果”
真·索利德:“大概会失去智力吧”
梅杜雷:(夭寿啦,我已经有是三个名字了
安德列斯:"好 我就站進(避孕)環裡"
莱恩:(力量损失的同时智力也受损了点
丞相:“奈慧奈·康恩图里代……”随着莎尔文的朗读,巨龙石环也喷发出一阵魔法灵焰。莎尔文和安德列斯感到一阵精神焕发,魅力获得3的临时增强加值




安德列斯:(魅力...orz
真·索利德:“哇!”
真·索利德:“你看起来变帅了”
丞相:(教你抢位子!
莱恩:“怎么了?什么情况?”
安德列斯:(很好 我沒有任何技能 招式和魅力有關
莱恩:(交涉变强了!
安德列斯:(嘴砲打死boss
丞相:耽误了不少时间,确认这件图书馆中没有更多值得搜刮的东西后,你们离开了这里,继续地城深处挺近。
莱恩:“唔,好沉”
安德列斯:(我可以拖著你走
莱恩:离开图书馆后道路怎么走
真·索利德:“不不不,咱们推这莱恩滚起来走”
安德列斯:(看你要不要丟下聖武士的尊嚴 被我拖在地上走
莱恩:“嘿!”
# 梅杜雷 法师之手,帮莱恩减负
莱恩:“盗贼朋友你的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刻薄”挠挠头
丞相:经过几个转角后,你们来到另一处大厅,大厅南面的墙壁已经完全倒塌,露出一座巨大的地下洞穴。真菌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发出幽幽荧光,使周围苍白的植物更添了几分病态。倒塌的墙壁已经完全被地下植物所掩埋,偶尔露出的碎石好像苔藓海洋中的孤岛一样。
安德列斯:(忽然發現 力量七 最大負重是70磅.........
莱恩:(很好,法师之手能帮我减负5磅
莱恩:(噫,那我直接走不动了
安德列斯:(我負重都136磅了 你重甲應該更慘XD
莱恩:(116
丞相:(圣武工具包被拿走
梅杜雷:(。。。大家来分担下?
安德列斯:(看來你要裸體了
莱恩:(工具包30磅
安德列斯:(你盔甲多重阿?
莱恩:(半身甲50
丞相:(投石索和石弹拿走,就可以了
莱恩:(投石索没重量,石弹5磅
安德列斯:(我可以幫你拿個50.60磅
# 莱恩 莱恩突然感到举步艰难
# 安德列斯 照例檢查一下這大廳
安德列斯:察覺 29
莱恩:“呼,呼,太沉了,我得放下行囊...”




丞相:地下洞穴中似乎有一些植物树木正在移动。
丞相:当然你无法确认是正常的晃动,还是真的移动
安德列斯:"會動的植物?! 該不會是之前提到的樹精 樹妖之類的?!"
真·索利德:“地底下不会有兔子吧”
安德列斯:"你們有人還有凝火膠嗎?"
真·索利德:“还有一个”
安德列斯:"可以先拿在手上以防萬一"
真·索利德:“但万一后面蹦出个巨魔呢”
# 莱恩 将背包里的东西放在墙边,只带上教典、圣辉和水壶
安德列斯:(真打起來 就照丞相說 塗到武器上吧
丞相:(我是让你们发挥想象力,不是让你们照抄
莱恩:(吃下去用喷的
安德列斯:(那塗在所立德身上點火 叫他去擒抱
梅杜雷:吃我大侦查魔法了啦
莱恩:(吃老夫龙息
安德列斯:(丞相說有疑似會動的植物 我們離他多遠?
真·索利德:“我这么聪明可爱你们怎么可以欺负我”
丞相:(几十尺左右,距离较远
莱恩:“去看看吧”
莱恩:(来人!放狗!
丞相:(看Q群
梅杜雷:(汪汪
真·索利德:“把狗狗叫出来探路吧”
梅杜雷:持续时间两分钟,确定?
丞相:(你们真的是……
丞相:(车车车车
莱恩:(咱们是萌新
梅杜雷:(叔叔,我们先不车
莱恩:(来人!放索利德!
梅杜雷:(冷静地分析下状况先
梅杜雷:(。。。
丞相:(放狗么
安德列斯:(放索立德!
丞相:(确定好战术,我好确定战斗难度
梅杜雷:(好吧,放索利德
安德列斯:(嘴裡含火膠 過去自爆
莱恩:(脸探路专家
安德列斯:(兼職人肉掃雷機
莱恩:(盾牌要不要借你
安德列斯:(他要潛行吧
梅杜雷:(要不要+4的法师护甲?
安德列斯:(盾牌減值
莱恩:(我只是开玩笑
真·索利德:(你们就不能先观察一下吗?
莱恩:(不是树在动么
安德列斯:(還是我們要潛行繞過植物?
莱恩:(其实我想丢火把
安德列斯:(距離遠 丟的話會吃減值
莱恩:(要不
莱恩:(光亮术能给弹丸么
安德列斯:(你要給彈丸幹嘛?
莱恩:(射出去探路喽
安德列斯:(探路 我有黑暗視覺60尺 可以直接看阿
安德列斯:(現在是可能會要打植物
丞相:(3分钟限定
莱恩:(拿了魅力加成,先交涉一下
安德列斯:(可以試著潛行 不一定要打 看你們
安德列斯:(對植物彈琴
莱恩:(索利德不潜我就上了
安德列斯:(先集體潛行 被發現再說?
真·索利德:“算了看你那么可怜我还是去查看一下”
梅杜雷:过个知识(自然)16,(奥秘)26这些是什么,怎么回事
真·索利德:“是去会动的那一团草那儿看看对吧”
# 安德列斯 我把投石索拿出來
莱恩:“嗯嗯”莱恩比了个大拇指
* 真·索利德 rolls: d20+9 => 10 + 9 = 19





丞相:洞窟中的树木大概是石楠树吧,一种地表比较常见的树木。可能是因为在地下栽种而变得苍白而职业枯萎
丞相:(枝叶
安德列斯:(仔細觀察看看
真·索利德:(石楠树开花味道很重
安德列斯:(你仔細觀察看看
* 真·索利德 rolls: 20+5 => 20 + 5 = 25
莱恩:(石楠花有人闻过么
梅杜雷:放个侦查魔法
莱恩:(哈哈
真·索利德:(怎么这个时候暴击了
梅杜雷:(我校校花
丞相:(看什么
莱恩:(特难闻
真·索利德:查看石楠树
莱恩:(股匪的味道
安德列斯:(你要不要看看那樹 看是植物還真的樹妖
莱恩:“长在洞穴里的植物,照不到太阳,嗯....”
安德列斯:(剛剛丞相說溜嘴 說要準備戰鬥
# 莱恩 侦查邪恶
# 梅杜雷 侦查魔法
安德列斯:(結果查到所立德
丞相:停!你们所有人都进去了?
莱恩:(噫
安德列斯:(我沒有
真·索利德:(就我一个潜行进去了啊
梅杜雷:(没有
莱恩:(哦,这么说来
丞相:(那你们瞎放什么魔法·1
安德列斯:(我剛想說 只有所立德過去吧 怎其他人也行動==
莱恩:(差点忘了
真·索利德:“你们害我!”
梅杜雷:(差点忘了
莱恩:(索利德在前面潜行,其他人都在后面叮叮当当的跟着
梅杜雷:(有什么关系,盗贼老爷神通广大
丞相:借着各种真菌的微光,索利德发现树丛中有几株不同的树木似乎在移动,定睛一看,是某种树木幼苗状的怪物
丞相:(还有,是石楠花,不是石楠树
# 真·索利德 有不好的联想
# 真·索利德 触手凌辱无惨什么的
梅杜雷:(索利德,臭不臭啊
丞相:(据说是精液味道
安德列斯:(Maokai的小樹精
真·索利德:(发现敌人,怎么办
莱恩:(闻过的表示确实
安德列斯:(顧匪的味道
莱恩:(你要退回来么
梅杜雷:(顾匪子孙们的味道
# 真·索利德 悄悄的退回来
* 真·索利德 rolls: d20+9 => 4 + 9 = 13
莱恩:“什么情况”
真·索利德:“完蛋”
丞相:树怪没发现10
梅杜雷:硬生生拖到23点
莱恩:
丞相:于是你们要怎么过?
莱恩:“为什么完蛋?”
真·索利德:”卡了...“
安德列斯:(..我應該潛行不過去 我潛行-5
莱恩:“嗯?谁卡了”
安德列斯:(盔甲減值
安德列斯:(拖了盔甲潛行 被發現要戰鬥就完蛋 穿不上去
真·索利德:(要不先存档吧?
梅杜雷:(众人纷纷表示,给我们一个礼拜时间思考
莱恩:(要战,就是一把火
安德列斯:(應該只能打吧?
丞相:——————————————————————SAVE——————————————————————————————
丞相:(最直接的是战,其次是群体过潜行
莱恩:(啧
莱恩:(竟然不能聊聊天
雅各之塔(Jacob's Tower) 個人翻譯的Pathfinder RPG非官方長篇系列冒險模組,一系列13個模組共17萬字,每個模組皆可獨立抽出使用。(已出版,商品頁面) 全彩地圖素材包
[PF]魔戰士變體大全
Pathfinder v1.9Pathfinder RPG的規則資源合集電子書,絕讚好評廢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