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久远的灯火】Log 04 神之居城  (阅读 1246 次)

副标题: 死去的娃娃与活着的死人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412
  • 苹果币: 8
【久远的灯火】Log 04 神之居城
« 于: 2015-08-11, 周二 20:08:19 »
<小狼|NC> ———————————————————
<小狼|NC> 凭空构建的鲜血与肌肉附加于骸骨之上,再贴以惨白的皮肤——
<小狼|NC> 呻吟着发出“呃啊啊啊”的声音,胡乱地挥舞着手臂……
<小狼|NC>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类。
<小狼|NC> 然而……
<小狼|NC> ———————————————————
<小狼|NC> 胜利条件:
<小狼|NC> 杀死“神”
<小狼|NC> Karma:
<小狼|NC> 毫不动摇:战斗中无人发狂
<小狼|NC> 我的至爱:确保拉撒路存存活
<小狼|NC> ———————————————————
<小狼|NC> “为了你们渎神的恶行付出代价吧!”
<小狼|NC> “王座”之上,“神”如此申明——
<小狼|NC> CT14
<小狼|NC> 神 宣言[行动] 神之言:毁灭 目标萤(CT5内若此部件为损坏则选择6个部件损坏)  AP-6
<小狼|NC> CT13
<小狼|NC> 亚当 宣言[行动] 脚 移动1 AP-3
<小狼|NC> 堆积的设备被巨力掀开,钻出了两个与你们同属于『活死人』的人偶。
<小狼|NC> 其中一个握着已经生锈的武士刀,双眼通红;另一个则是双眼留着血泪,不断地控诉着什么……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 亚当,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Oicebot>  萤进行对 亚当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检定: 1d10+1=10+1=11
<Oicebot>  萤进行连击第一下检定: 1d10+1=8+1=9
<Oicebot>  萤进行连击第二下检定: 1d10+1=3+1=4
<Oicebot>  萤进行自带REROLL检定: 1d10+1=3+1=4
萤 满足地END
<小狼|NC> 亚当 宣言[伤害] 格挡 防御1+爆发无效  AP-0
<小狼|NC> 亚当 lost 【肩膀】【手腕】【拳头】【格挡】【战斗反射】【猛力挥击】
<小狼|NC> 亚当 炼狱 -> 花园
<小狼|NC> 亚当 宣言[即时] 冲锋 选择移动圈后1个目标造成肉体伤害3 AP-1
<Oicebot>
  小狼|NC进行肉体伤害3检定: 1d10=1=1
<小狼|NC> 亚当 lost 【脚】
<小狼|NC> 狂暴的『人偶』在神的指挥下朝着布莱斯直冲而上。
<云雀|阿略埃特> “纳尼?为什么?为什么……大家要打起来呢”
<小狼|NC> 然而终究是没有意识控制,原本的威力完全发挥不出来,甚至被自己的冲势毁掉了脚腕。
<小狼|NC> CT10
<萤> “不会让你冲到布莱斯那的……啧”
萤 眼疾手快地以手刀砍向冲来的人偶,只差一点点就能把武士刀砍落

<布莱斯> /me 宣言 [行动]脚骨,向炼狱移动,AP-3。
云雀|阿略埃特 呆呆地看着大家的战斗,但是……
<小狼|NC> 夏娃 宣言[行动] 报丧之歌 精神攻击1+全体攻击 AP-3
<Oicebot>
  小狼|NC进行检定: 1d10=4=4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夏娃,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Oicebot>  萤进行对 夏娃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检定: 1d10+1=8+1=9
<萤> (直接3伤害
<Oicebot>  萤进行对 夏娃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 第一下连击检定: 1d10+1=9+1=10
<萤> (再3伤害
<Oicebot>  萤进行对 夏娃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 第二下连击检定: 1d10+1=9+1=10
<萤> (那么3+3+3
<萤> (第三下的时候,直接触发【终结一击/Final Strike(吞噬殆盡)】

<小狼|NC> 刚刚张开嘴巴想要唱歌的『人偶』就已经在萤的连续攻击下支离破碎,完全解体。
<小狼|NC> 夏娃 宣言[自动] 创伤开闭 此部件损坏时,攻击者增加1点精神压力
<小狼|NC> 而从那些碎裂的肉体之中,掉下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还装着一只小巧的干花……
<小狼|NC> CT9
萤 虽让亚当蹿入了后方,但阵势丝毫未乱,眼角余光瞅见女子散发出不祥的气息,直接回身一击
<小狼|NC> (神之言:毁灭触发成功 萤自选6个部件顺坏
<小狼|NC> 亚当 宣言[行动] 脚 移动1 AP-3
萤 损伤【齒顎】【手套(拳頭)】【肩膀】【斗篷(內臟)】 【衣服(內臟)】 【腳骨】
萤 也许是手腕上新装的合金护腕比想象的更有威力,女子身体在力沉千钧的重拳跟前就像沙堡一般崩坏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行动】圣痕鲜血(冷光信号),轮内打我之外攻击-1,ap-1
<小狼|NC> “屈服在我的威严之下吧!渎神者!杀死我的玩偶并没有任何作用,你们终将死于此地!”
<云雀|阿略埃特> “神啊……请不要惩罚我的朋友们……神啊……请息怒”
云雀|阿略埃特 依然在进行着无用的祈祷

<萤> “……!”
<小狼|NC> 亚当 宣言[行动] 脚 移动1 AP-3
<小狼|NC> 神 宣言[行动] 神之言:破坏 目标萤(自选一个部件破坏) AP-2
<小狼|NC> 人群 宣言[行动] 胡乱攻击 目标云雀 肉体攻击1+连击 AP-2
萤 损伤【脊椎】
<Oicebot>  小狼|NC进行肉体攻击1检定: 1d10=3=3
<小狼|NC> 亚当 花园->炼狱
<小狼|NC> 亚当 宣言[即时] 冲锋 选择移动圈后1个目标 萤造成肉体伤害3 AP-1
<Oicebot>
  小狼|NC进行肉体伤害3检定: 1d10=1=1
<小狼|NC> 亚当 lost 【足】
<小狼|NC> 亚当 lost 【脚】【冲锋】【内脏】【内脏】
萤 然而、为了不踩到那瓶装干花而丧失了平衡,差点撞到了(同样一瘸一拐的)亚当
<小狼|NC> CT7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行动】脊椎,ap-1
<小狼|NC> 毫无逻辑,只知道一味猛冲的亚当已经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
萤 宣言 [行动] 脚骨,向奈落移动1,ap-3
<小狼|NC> 也许这就是他所期待的灭亡?
<小狼|NC> 人群 宣言[即时] 集群妨碍 移动妨碍1 AP-0
萤 宣言 [即时] 迅捷爆发(多手),将【脚骨】变为[即时], ap-0
萤 宣言 [变为即时] 脚骨,向奈落移动1,ap-3

<布莱斯> :“阿略埃特,那家伙根本不是神。我马上证明给你看!!!”
布莱斯 用RPG-69V2锁定那所谓的神。
布莱斯 宣言 [即时]集中,一轮内命中+1, AP-2

萤 瞄准机会,靠着蛮力冲破了人群的重重封锁,向“神”的所在冲去
布莱斯 宣言 [行动]RPG-69V2(火箭筒)攻击 神,AP-4
萤 宣言 [自动]援护, 本行动消耗变为0,ap-1
<Oicebot>  布莱斯进行RPG炮击检定: 1d10=8=8
<小狼|NC> 神 宣言[伤害] 神之言:庇护 将自身伤害转移至其造物 AP-1
<小狼|NC> 神 宣言[自动] 不可伤害之体 免疫爆发效果
布莱斯 宣言 看穿,神之言:庇护, AP-0
萤 然而与此同时,难以形容的压力从天而降,只觉得五脏六腑要被“压溃”一般
萤 身上斗篷被无形之力碾得破破烂烂,一侧手脚关节也被拧成诡异的形状

<小狼|NC> 神 宣言[伤害] 神之盾 防御2 AP-1
<小狼|NC> 神 lost 【手】【手】
<小狼|NC> 面对直面飞来的炮弹,他抬起了手试图将其停止。
<小狼|NC> 然而……剧烈的爆炸还是将他的双手炸得血肉模糊。
<小狼|NC> 神皱起眉头,怒斥道:“居然胆敢在我的肉体上造成伤害……”
<布莱斯> :“阿略埃特,看见了么!!神会受到伤吗???”
<布莱斯> :“二号发射管点火!!”再次瞄准了神。

萤 一瞬间、即使理论上没有痛觉也不由得露出了难受的神情,不过立刻咬牙忍住
<萤> “没错,就像布莱斯所说的……!”

<Oicebot>  布莱斯进行RPG第二次检定: 1d10+1=7+1=8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手腕,布莱斯攻击+1,ap-1
<小狼|NC> 神 宣言[伤害] 神之言:庇护 将自身伤害转移至其造物 AP-1
布莱斯 宣言 [伤害]悖德的喜悦,恢复‘看穿’,使用过的1个「即时」、「裁判」、「伤害」战斗行为,可以再次使用。AP-0
布莱斯 宣言 看穿,神之言:庇护, AP-0

云雀|阿略埃特 慌慌忙忙,冲过来扑了布莱斯一下,反而让布莱斯的弹道更修正了一点
<小狼|NC> 神 宣言[伤害] 神之盾 防御2 AP-1
<布莱斯> :“挣扎无用,伪神!!”
<小狼|NC> 神 lost 【神之言:破坏】【神之言:庇护】【拳头】
<小狼|NC> 人群 宣言[行动] 胡乱攻击 目标云雀 肉体攻击1+连击 AP-2
<Oicebot>
  小狼|NC进行检定: 1d10=5=5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行动】脊椎,ap-1
<小狼|NC> 亚当 宣言[生锈的刀] 目标 云雀 白刃攻击2+切断 AP-2
<小狼|NC> 亚当 宣言[自动] 死者狂暴 每个完全顺海的部位提供+1修正 AP-0
<小狼|NC> (损坏
<Oicebot>
  小狼|NC进行检定: 1d10+1=1+1=2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足,妨碍1,ap-1
<小狼|NC> 路乱挥舞的武士刀没命中云雀,反而还砍断了周围好几个拥挤的人类。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行动】脊椎,ap-1
<小狼|NC> 人群 宣言[行动] 胡乱攻击 目标云雀 肉体攻击1+连击 AP-2
<Oicebot>
  小狼|NC进行检定: 1d10=8=8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死人做法、信仰屏障,妨碍3,ap-1,部件-1
云雀|阿略埃特 lost【内脏】

<小狼|NC> 亚当 宣言[生锈的刀] 目标 云雀 白刃攻击2+切断 AP-2
<Oicebot>
  小狼|NC进行检定: 1d10+1=5+1=6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伤害】棺材,防御2,ap-2
云雀|阿略埃特 被背后偷袭的刀子砍了过来,但是奇妙的力场偏到了一边

<小狼|NC> 人群 宣言[行动] 胡乱攻击 目标云雀 肉体攻击1+连击 AP-2
<Oicebot>
  小狼|NC进行检定: 1d10=7=7
<Oicebot>  小狼|NC进行连击1检定: 1d10=10=10
<Oicebot>  小狼|NC进行连击2检定: 1d10=5=5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肉末幻鼠,妨碍3对连击1
云雀|阿略埃特 被刀子逼走的云雀,终于终于终于被拥挤的人群挤了一下
云雀|阿略埃特 刚刚散碎的内脏, 忽然化作黑色的鼠,让准备趁势前进的人群,逡巡不前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伤害】主之试炼(快乐药剂)、血液四溅(酸液四溅),ap-2,肉体攻击2,压力-1

<Oicebot>  云雀|阿略埃特进行检定: 1d10=10=10
云雀|阿略埃特 被血液泼到的两个人类,如同蜡烛一样化去
<云雀|阿略埃特> “怎……怎么会这样……我的血?”

<小狼|NC> CT1
<小狼|NC> 亚当 宣言[生锈的刀] 目标 云雀 白刃攻击2+切断 AP-2
布莱斯 宣言 [即时]定向音源(刚才那些对话),与 云雀 进行对话判定,AP-2。
<布莱斯> :“3号发射管点火!穿透模式!”
布莱斯 用RPG再次锁定了神。

<小狼|NC> 对于云雀的自言自语,『人偶』的亚当只是发出无声的咆哮,继续挥舞着手里锈迹斑斑的武士刀。
萤 好不容易从压力下缓过来,就见到人群和亚当围攻着云雀
<萤> “可恶,小心啊!”

布莱斯 宣言 [裁判]瞄准装置,支援+2(只能用于射击和炮击攻击), AP-0
<Oicebot>  布莱斯进行RPG第三发!检定: 1d10+3=7+3=10
云雀|阿略埃特 lost【脚骨,内脏】
<小狼|NC> 神 lost 【脑袋】【眼球】【神之意志】【神之意志】
<小狼|NC> 疾驰的炮弹直接命中了神的头部。
<Oicebot>
  布莱斯进行对云雀的对话判定检定: 1d10+1=4+1=5
<Oicebot>  云雀|阿略埃特进行对布莱斯检定: 1d10=6=6
<小狼|NC> 鲜红的血液和惨白的脑浆溅射出来……然而那个“神”却依然行动着…
<Oicebot>
  小狼|NC进行白刃攻击2+切断检定: 1d10+2=4+2=6
云雀|阿略埃特 lost【手腕,肩膀,拳头】
萤 对云雀的信赖 2->3
云雀|阿略埃特 匍匐到我面前的男人,用他破碎的手臂,挥刀斩断了我的双手
<云雀|阿略埃特> “啊……啊!!~~~~”
云雀|阿略埃特 对布莱斯的信赖2-1-2

<萤> “云雀明明就……那么相信你!”
<云雀|阿略埃特> “为什么……为什么呢……亚当先生……为什么……”
<小狼|NC> 对于你们的质问,亚当只是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云雀|阿略埃特 无法遮住眼部的双手,泪水就这么留在了地上,化作黑色的土
<小狼|NC> 他的双眼空洞而无神,身体依旧狂乱的舞动着……
布莱斯 对莹的依恋 1→2
萤 ap+13
云雀|阿略埃特 ap+9
<布莱斯> :“他现在只是一个躯壳而已了。”
<小狼|NC> 亚当 宣言[生锈的刀] 目标 云雀 白刃攻击2+切断 AP-2
<萤> /ME 宣言 [即时] 迅捷爆发(多手),将    变为[即时], ap-0
萤 宣言 [即时] 迅捷爆发(多手),将【脚骨】 变为[即时], ap-0
萤 宣言 [变为即时] 脚骨,向 奈落 移动1,ap-3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神,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Oicebot>  小狼|NC进行白刃攻击2+切断检定: 1d10+2=7+2=9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伤害】棺材,ap-2,防御2
<Oicebot>  萤进行对 “神”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检定: 1d10+1=8+1=9
<Oicebot>  萤进行对 “神”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 连击第一下检定: 1d10+1=7+1=8
<萤> (躯干,3肉体伤害
<Oicebot>  萤进行对 “神”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 连击第二下检定: 1d10+1=1+1=2
<Oicebot>  萤进行对 “神” ,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 连击第二下 REROLL检定: 1d10+1=6+1=7
<萤> (脚,3肉体伤害
<小狼|NC> 神 lost 【神之言:毁灭】
<小狼|NC> 神 lost 【神之盾】【脊椎】【不可侵犯之躯】
<小狼|NC> 神 宣言[裁判] 不可直视之神 妨碍2 AP-2
萤 宣言 [裁判] 肾上腺素·改(脑内螺丝), 对自己支援2,ap-1
<小狼|NC> 神 lost 【脚】【脚】【足】
<小狼|NC> 亚当 宣言[生锈的刀] 目标 云雀 白刃攻击2+切断 AP-2
<Oicebot>
  小狼|NC进行白刃攻击2+切断检定: 1d10+2=6+2=8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肉末幻鼠,妨碍3
<小狼|NC> CT9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主动】圣痕鲜血,ap-1
<小狼|NC> 亚当 宣言[生锈的刀] 目标 云雀 白刃攻击2+切断 AP-2
布莱斯 宣言 [即时]死亡之手,任意1个攻击战斗行为,可以转变为「即时」使用。AP-0
<布莱斯> :“伪神!!”
布莱斯 宣言 [行动]RPG-69V2(火箭筒)攻击 神,AP-4

<Oicebot>  布莱斯进行YES!!!RPG!!检定: 1d10=10=10
布莱斯 宣言 [裁判]瞄准装置,支援+2(只能用于射击和炮击攻击), AP-0
<小狼|NC> 神 lost 【不可直视之神】【心脏】【神经】【神之盾】
<Oicebot>
  小狼|NC进行白刃攻击2+切断检定: 1d10+2=10+2=12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信仰屏障,ap-1,妨碍1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足,ap-1,妨碍1

<布莱斯> /me 宣言 【行动】足 对 亚当,妨碍1。AP-1(超危险飞踢!??)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伤害】主之试炼,血液四溅,ap-2,压力-1,肉体攻击2
<Oicebot>  云雀|阿略埃特进行肉体攻击2,亚当检定: 1d10=9=9
<Oicebot>  云雀|阿略埃特进行切断检定: 1d10=1=1
<Oicebot>  云雀|阿略埃特进行狂气重骰检定: 1d10=6=6
<小狼|NC> 亚当 lost 【生锈的刀】
云雀|阿略埃特 lost【眼球,齿颚】
云雀|阿略埃特 砍中我头部的刀子,被黑色的血液腐蚀

<小狼|NC> 人群 宣言[行动] 胡乱攻击 目标云雀 肉体攻击1+连击 AP-2
<Oicebot>
  小狼|NC进行检定: 1d10=6=6
云雀|阿略埃特 宣言【裁判】信仰屏障,妨碍1,ap-1
萤 宣言 [行动] 乱打(活巢)对 神, 肉体攻击2+连击2,ap-3
布莱斯 宣言 [即时]定向音源(刚才那些对话),与 莹 进行对话判定,AP-2。
<布莱斯> :“莹,最后就交给你了!!!”

<Oicebot>  萤进行理论上应该RP一下不过先骰了吧检定: 1d10=5=5
<萤> “嗯!……不过能不能把我名字喊对呢”
<Oicebot>  布莱斯进行莹的对话判定检定: 1d10=8=8
<Oicebot>  萤进行对 神,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检定: 1d10+1=1+1=2
<Oicebot>  萤进行对 神,肉体攻击3(【钢铁手腕】)reroll reroll检定: 1d10+1=6+1=7
布莱斯 对莹的依恋 2→1
<萤> (于是3肉体伤害->脚部
<小狼|NC> 神 完全解体
<小狼|NC> ——————————————————
<小狼|NC> 战斗结束
<小狼|NC> 可修复部件:基础部件9 强化部件4
<小狼|NC> 宠爱:16
<小狼|NC> ——————————————————
萤 因为【宝物】,降低1狂气->选择对宝物的 依存
<云雀|阿略埃特> (生存,对宝物依恋2-1
<萤> (对宝物的依存 2->1
布莱斯 使用宝物‘狗牌’,对宝物的依恋-1 3→2
云雀|阿略埃特 因为【宝物】,降低1狂气->选择对宝物的依存
<小狼|NC> ——————————————
<小狼|NC> (云雀的场合
<小狼|NC> End 1 永远的爱人
<小狼|NC> 神的威严不可直视。
<小狼|NC> 在他的言语之下,那两只胆敢反抗他的羔羊已经俯首就擒。
<小狼|NC> 碎裂的血肉和部件散落一地。
<小狼|NC> 你原本想要恳请神的恩宠,但拉撒路拉住了你。
<小狼|NC> “这样不好吗,云雀,这样就能永远跟我在一起了?”
<云雀|阿略埃特> “拉撒路……为什么……为什么……”
<小狼|NC> “因为我爱你呀,云雀。你也爱我,不是吗?”
云雀|阿略埃特 泪水已经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不敢看着主的威光,只能对着拉撒路哭泣
<小狼|NC>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生活在一起啊。”
<小狼|NC> 拉撒路温柔地将你拥入他的怀抱。
<云雀|阿略埃特> “是的……就算我已经成为了这副摸样,就算我的记忆早已模糊不堪,但我依然爱着你”
云雀|阿略埃特 破碎的身体只能静静的靠在拉撒路胸口

<小狼|NC> “是的,是的……而在主的伟大之下,我们终于能够永远在一起了……”
<云雀|阿略埃特> “看,这是当时,你送我的戒指”
云雀|阿略埃特 缓缓抬起仅剩的左手

<小狼|NC> 他怜惜的握紧你的手。
<云雀|阿略埃特> “它还在,一如我的心意……终于,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呢”
<小狼|NC> 在拉撒路坚实的胸膛之下,你能感受到那一颗呯呯跳动的心脏。
<小狼|NC> “是的,永远……在一起了。”
<小狼|NC> ——————————————
<小狼|NC> (布莱斯的场合
<小狼|NC> End 1 失败的任务
<小狼|NC> 失败了。
<小狼|NC> 任务失败了。
<小狼|NC> 最后的战斗中,云雀转头投靠了神的阵营,为神的玩偶庇护了源自你的伤害。
<小狼|NC> 突入前阵的萤也被淹没在那些“人类”的汪洋大海中。
<布莱斯> :“莹!!”焦虑的喊着。
<小狼|NC> 然而……再惨烈的呼声已经没有用了。
<小狼|NC> 你的心空落落的,在神和他的仆从的攻击下踉跄躲避。
<小狼|NC> 这样……失败的任务,失败的自己……干脆毁灭吧……
<小狼|NC> ————————
<小狼|NC> “嗤——”的一声,你躺着的舱盖被打开了。
<小狼|NC> “厄尼斯特先生,游戏结束了。”
<小狼|NC>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实验员站在你身边。
<小狼|NC> 手里捧着用于记录的PDA。
布莱斯 有些浑浑噩噩的站起来。
<小狼|NC> “唔,那么对我们的这款潜入式游戏的体验如何呢,可以请您说说看吗?”
<布莱斯> :“非常....真实!!不过也许你们应该考虑一下如何缓解对玩家精神层面上带来的负面影响。”
<小狼|NC> “哦,好的……请问您指的精神负面影响是?”
<小狼|NC> 记录记录
<小狼|NC> 实验员的手指飞快地在PDA上舞动。
<布莱斯> “绝望和挫败感...”咬住自己的嘴唇。
<小狼|NC> “哇噢……抱歉,似乎给您带来了不太好的游戏体验……”
<小狼|NC> “不过再次感谢您,您的游戏记录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研究素材,是我们继续完善这款游戏的动力!”
<小狼|NC> “厄蓝布姆公司感谢您的竭诚配合,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
<布莱斯> :“不,对我来说,这是难能可贵的体验。”发现自己太过认真,所以轻轻笑了笑。
<布莱斯> :“对了,你们可以稍微增强一下对玩家状态的检测强度,发现异常建议立即强制脱离游戏。”

<小狼|NC> “好的,感谢您的建议。”
<小狼|NC> ——————————————
<小狼|NC> ——————————————
<小狼|NC> (萤的场合
<小狼|NC> End 1 流浪的黑猫
<小狼|NC> 战败了。不过却逃了出来。
<小狼|NC> 以布莱斯和云雀为代价。
<小狼|NC> 即时是在你漫长的『人偶』生涯中,这种场景也并不多见。
<小狼|NC> 以牺牲同伴为代价换取的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小狼|NC> “喵,不要伤心了哦。”趴在你头顶耳朵之间的黑猫安慰道。
萤 那件不知陪伴了自己多久的破烂斗篷也没能带出来
萤 愣愣地望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双手

<小狼|NC> “至少还‘活着’,而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不是吗?”
<小狼|NC> “你不就是,一直这样走过来的吗?”
<萤> “…………”
萤 依旧低着头。感受着那朦胧的温度。
<萤> “……也许、是这样吧……”
<萤> “……拜托了……一定要是这样才行……”

<小狼|NC> “一定就是这样呢。”
萤 渐渐地,视线模糊起来
<萤> “不然的话……”

<小狼|NC> “接下来,我们向北面前进吧!”
萤 声音小了下去,最终湮灭在喉咙深处
<小狼|NC> 黑猫用昂扬的语调打断了你。
<小狼|NC> “据说北面的冰原上还有仍在运作的研究所,也许那里能够发现什么也说不定。对吧,萤。”
<萤> “……是吗。那就走吧……”
<小狼|NC> “嗯,走吧!”
<小狼|NC> 浅灰色的云层之下,一片废墟的荒原之中。
<小狼|NC> 一个小小的身影迈步向前。
<小狼|NC> 迷茫的步伐逐渐变得坚定。
<小狼|NC> 而黑猫的身影也在微风之中渐渐消散。
<小狼|NC> 据说北面的冰原上有个仍在运行的研究所。
<小狼|NC> 纵然经过了数千年的风霜,依然屹立不倒。
萤 ……北方的研究所。不知什么时候听说的,而现在竟成了唯一的希望。那是连伙伴都可以为之丢在身后的希望……
<小狼|NC> ——如果说有哪里能够解释死灵科技,解释世界为何变为这样,解释你,你们为何还能够活动的地方。
<小狼|NC> 那便只有那里了。
<小狼|NC> 那里是旧世界唯一幸存的大型建筑——死灵科技诞生的起点。
<小狼|NC> 那么……向着那里出发吧。
<小狼|NC> ——————————————
<小狼|NC> (那么回归正常
<小狼|NC> 神踉跄着倒下了。
<小狼|NC> 而于此同时,尚还能够活动的『人偶』和『人类』都停止了活动。
<小狼|NC> 就连刚刚被复活的“拉撒路”,此时也如同坏掉了一样,两眼茫然地躺在废墟之上。
<小狼|NC> 那个模样,只不过是拥有生命的肉体罢了——
<小狼|NC> 决不能称之为活着。
<萤> “果然……所谓的复活什么的,都是假的……”
<云雀|阿略埃特> “拉撒路……你怎么了?拉撒路?”
云雀|阿略埃特 用刚刚接好的双手,抱着一动不动的拉撒路

<布莱斯> :“阿略埃特....”
<云雀|阿略埃特> “明明……就在刚才还是活着的呀……”
萤 确认了“神”没有要反扑的动静,赶紧两三步跑去同伴身边
<布莱斯> :“莹,阿略埃特她...”
<布莱斯> :“

<云雀|阿略埃特> “萤,布莱斯……这到底是怎么了”
<萤> “大家,没事吗?……云雀酱……”
<云雀|阿略埃特> “主……死了,那是假的吗?连拉撒路也是?”
萤 蹲下,察看着被称为拉撒路的人的情况
<云雀|阿略埃特>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呜呜呜……”
云雀|阿略埃特 趴在倒地不起的拉撒路身上,哭泣了起来

<萤> “…………”
<布莱斯> “呐,萤,拉撒路其实和亚当先生一样都只是一个壳而已??”小声对萤说。
萤 仿佛知道此时说什么泛泛的安慰话都没用,唯有从后面轻轻搂住哭泣的云雀
<萤> “……嗯…应该是这样……就连这里其他的人也是……”
<萤> “……唔,其他的‘活人’大概都是……”

<小狼|NC> “啊……”
<小狼|NC>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你们身后传来。
<小狼|NC> “爸爸(Father)?爸爸死掉了吗?”
布莱斯 转身看过去。
<小狼|NC> “啊,姐姐,在哭。”
<小狼|NC> 那是百灵鸟。
<小狼|NC>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入口处,用迷茫而困惑的表情看着你们。
<小狼|NC> “大家都晕倒了,死掉了呢……”
萤 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一下百灵鸟——那样子和倒地的“人类”们并不相同。
<布莱斯> :“百灵鸟么?发生了很多事情,然后就变成这样子了。”说完又把比自己腰还粗的RPG发射筒垫在下面坐上。
<萤> “……唔,抱歉……但、这才是他们真实的样子……”
<小狼|NC> “你们——不是姐姐的朋友吗?”
<小狼|NC> “为什么要杀死爸爸,让姐姐哭呢?”
<布莱斯> :“你的父亲,欺骗了你的姐姐,然后还试图谋害我们。”
布莱斯 说了最糟糕的实话。

<萤> “他……并不是神。那些人,也并没有真正活着……”
<小狼|NC> “百灵鸟不懂呢……”
<布莱斯> :“不过以后就只剩下百灵鸟一个人了...”
<云雀|阿略埃特> “百灵鸟……”
云雀|阿略埃特 抬起头来,看着仍然一脸默然的百灵鸟

<小狼|NC> “姐姐……”
萤 小心地松开了云雀
<小狼|NC> 就在这时,另一个突兀的声音插入了你们的对话。
<小狼|NC> 那是从布莱斯怀里,之前的那块电路板里传出来的声音。
<小狼|NC> “‘上帝’已死,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发生在这里的真相吧……”
<小狼|NC> “——作为‘蛇’。”
<小狼|NC> ——————————————————
<小狼|NC> save
« 上次编辑: 2015-08-11, 周二 20:28:39 由 月夜白雨 »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