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戰爭之鱗] 蘊的故事  (阅读 1236 次)

副标题:

离线 Sheepy

  • 純良的白色生物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14124
  • 苹果币: 2
[戰爭之鱗] 蘊的故事
« 于: 2015-07-22, 周三 20:45:16 »
第二團激戰過後,於布林多大街。)

許久沒欣賞過這麼美的景色了。
天空被城中的火光染紅,藍天也帶上一抺悲傷的灰色。
厄爾坦抱胸,閉上眼以出眾的精靈聽力感受死傷者的哀號。
怨天的、尤人的、懊惱的、醒悟的,臨終的人跟臨終的哥布林其實沒甚麼分別。
遠方還有熱血沸騰的爭戰聲。喊叫、刀劍互擊、詠唱、爆炸、追逐。
這可真會令人上癮。
突然,一把格格不入的柔弱女聲在旁邊打擾了他,「亞呀伊♪亞呀伊♫」
Aaye。有幾分像精靈語,但這口音也實在太奇怪了...
厄爾坦轉頭過去,看見白色旗袍的半精靈少女抱著他不醒人事的哥哥,在叫自己。見到他看過來,少女縮了一下。
他沒好氣,「妳還是別說精靈話好。說人話就可以。」
她縮得更小了,委屈的樣子。對了,她是啞的。
厄爾坦環顧。對面那起火的酒吧已經沒救。仔細聽,在呼救聲中好像聽得見牛頭人破門的吼叫。
「需要我幫忙?」
她點點頭,半站在旁邊的馬車上,指了指哥哥,拉了拉他,沒拉動,投來求助的眼神。
厄爾邊嘆氣邊站起,「妳久我一個人情。」
才跳上馬車,厄爾坦就後悔了。被食人魔砸壞的瀝青桶流得滿車都是。著火的話會燒得連炭都不剩的。她那哥哥還要是個大塊頭,但現在總不能退。
「好,來,一、二、三!腳,他的左腳!喂別慢吞吞的,我撐不住...」

 * * *

厄爾坦坐到少女旁邊休息,「妳是叫蘊吧。」
「雅♪」蘊解下左臂的方型小盾翻到背面,摸出粉筆,寫下Waon,秀給他看。
厄爾坦認得那是精靈語,「和音。」蘊高興地點點頭,又將字抺去。「妳是牧師吧。難怪他們可以這麼放心戰。」
她的哥被食人魔砸了足有一分鐘,幾分鐘內蘊就完成清創接骨,現正給他膝枕,磨著氣味濃烈的藥丸。他還沒醒。
蘊淺笑,《不是牧師。^略懂醫術。》
「詩人?」
少女開顏,點頭。
「能救活?。」
「雅♪」
妳叫略懂醫術,牧師就要失業了。「妳們三人也真是罕見組合。是那兒來的?」
她寫了個厄爾坦不認識的地名。於是又寫了詮釋,《雪山的另一邊。我們翻山過來的。》
厄爾坦臉色發白,「那座山鬧鬼。」這一帶可沒很多雪山。
蘊得意地搖搖頭,《不鬧了。哥哥^用劍勸服它放下執念了。》
精靈失笑扶額,被看輕了呀,「用劍怎驅鬼。」用牛頭人的鎚子也不行吧。那就剩...
蘊聳了聳肩,一笑置之。她起身翻轉病號,翻開哥的衣服,給背傷塗抺剛磨起的藥粉。
「我有印像見過妳。妳跟妳的母親一起來過。妳是有唱歌的。你母親叫愛甚麼...愛麗絲?」
艾麗美。你是厄爾坦。》
厄爾坦有點意外,但掩不住得意的笑容,「你聽說過我?」
蘊輕歪頭表示否定,《你爹託我媽找你。》
厄爾坦立刻鐵青臉。「妳們後來又回到我的村?」
《我們聽見襲擊的事,回去義診。你爹很傷心。》
精靈搖搖頭。他抓起弓想起身,但被少女按回去。她沒退開,就跪在他雙腳中間搭搭搭地寫字。
《我媽沒答應。我們不尋人。我們遊盪、與危險為伍。》雙方現在距離很近。
厄爾坦別過臉,先是覺得好笑,然後感到歡心。
這丫頭有意思。肯定不會悶。今天就很精采。
他瞄了一眼蘊,「完美。我確實很危險。」
她瞪大眼,然後皺眉,開始寫字。但寫了沒多少字就一手抺掉。
蘊放下盾,湊近厄爾坦的臉。
跟琥珀同色的大眼不住盯著他的眼。他可以看見自己的映射。眼瞳深處隱約浮現著點點微弱的魔力。
只要現在湊上去,就能吻到了。危險?當然!
像是期待著厄爾坦的動作,蘊敏捷地避開了。
她滿意地微笑,再次湊近厄爾坦,半閉上眼嘴唇微張,「Amin n'ruwa ta」
(我不懷疑。)

留下這句唇語,蘊站起拍拍膝,回頭迎接焦頭爛額的牛頭人。
« 上次编辑: 2015-08-06, 周四 01:52:00 由 Sheepy »
(10:23:05 PM) 欧剃: 咩的笑话一般不仅冷,而且是黑漆漆的阴冷?
(10:23:11 PM) 布布: 这只是,对别人来说是掉SAN值的腹黑,对咩来说仅仅是笑话而已
(10:23:45 PM) ***Sheepy 聳肩, 一笑置之
(10:24:17 PM) ***布布 死了
  D&D 4e 歿土英豪 頭兩章試譯

离线 Sheepy

  • 純良的白色生物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14124
  • 苹果币: 2
Re: [戰爭之鱗] 蘊的故事
« 回帖 #1 于: 2015-08-13, 周四 15:17:57 »
克蕾雅向神殿報告完特洛亞斯議員所交待的新工作後急不及待地回到旅館。
之前分配房間時蘊好像不太願意跟艾格伯特分開,不過後來還是勉強同意了。所以現在是二人同房。
這是跟她獨處的好機會。

克蕾雅來到門外,按捺住興奮的心情敲了敲門。
腳步聲響起。門被猛力打開。
克蕾雅看見鱗甲。的胸部。滿是肌肉的。
「嗨。」艾格伯特放鬆握劍的手,留下門開著徑自返回房間。蘊的被子卷成一團,不見人。
克蕾雅呆了兩秒,然後確認門牌。門柄掛著一個新的木牌子,刻著星星和音符。房間沒有錯。
艾格伯特坐到窗邊,修理甚麼小玩意件。「請自便。」
喂喂,這是的房間吧。女生專用的。你甚麼時候... 唉。
如果不是我,那就是蘊請他過來的。
克蕾雅無奈地掛起斗蓬,到床頭解下盾牌,望了望專心致志的艾格伯特。
不打緊。跟他打好關係也是必要的。
此時,一條比手指還粗的彈簧逃出艾格伯特的手,彈呀彈呀,最後滾到她跟前。
克蕾雅小心翼翼地拾起它,物歸原主。「謝謝。」
艾格伯特將彈簧塞入手上的木管。木管是松木做的,約十五六厘米長,雕著卷雲、雙角四腳蛇等圖案。還有一對坑槽。
「好精巧。這是甚麼東西?」克蕾雅搬來椅子坐到他旁邊。
「表妹的袖箭。」艾示意桌面。桌上散佈著拉桿、板機、弩箭等零件,還有杯飲了一半的水。「說是有點不順。」
「你很熟識她?」克蕾雅像閒聊一樣試探。
「沒有人比我更熟。」艾格伯特給克蕾雅一個自信的笑容,然後繼續弄袖箭。
「她有姐妹嗎?」
「她是獨女。」毫不猶疑的回答。會不會只是她沒提過?聽上去不很妙。
「妳在找失散的親人?」艾格伯特一邊檢查著拉桿,一邊問。
「我在找姐姐。親姐姐。」克蕾雅重覆了一次強調。
「她叫甚麼名字?也許表妹會知道。」艾格伯特沒有任何特別反應。
最少他有興趣。那就多說一些吧,反正他很快就會知道。
「愛花。愛花‧星耀,大我三歲。她有第一順位的繼承權。當我還小的時候我們就分開了,但父親間中會提起她。
 愛花跟我一樣都有媽媽的橙眼。她有父親的黑髮……」

「妳們很像樣?」艾格伯特終於打量了一下克蕾雅。
「只有眼睛。她常常黏著父親、愛讀書,跟母親學得一手好琴。」
「琴。胡琴?」艾格伯特揚起大姆指,指蘊攞在床尾的琴。
「不,不是這種。平放的琴,名字忘了。我們曾經養了一隻雀。愛花常常跟牠互彈互唱……」
「咳。」床的方向有人咳了一下。二人一起望過去。
蘊從那團被子下翻身出來,揭開被子坐到床邉,有點激動地看了克蕾雅一眼。
克蕾雅感到一陣暈眩,眼變得濕潤。艾格伯特沒察覺,起身看蘊,「吵到妳了?」
蘊作了個喝東西的動作。艾格伯特立刻遞上水。
蘊呷了口水,靜靜地拿起床頭的黑板和粉筆,一筆、又一筆,簡單地描出一隻黃背白肚的短翼小鳥,下註羅亞
艾格伯特抓了抓下巴,「羅亞鳥?沒聽過。」
蘊翻眼,續寫下去,羅亞,長嘴沼澤鷦鷯》
克蕾雅控制不住,開始擦淚,「那隻雀叫羅亞。」
蘊對艾格伯特別了別頭,示意房門。
「我去散個步。」艾格伯特放下零件,抓起劍準備出門,但被蘊叫住。
蘊再次做出喝東西的動作,眯著眼將頭晃了一圈,擔憂地搖手說不。艾格伯特也揮了揮手,關上門。
房裡現在真的只剩下二人。

蘊下床,撥開零件騰出放黑板的空間。她深呼吸,冷靜了一點,
蘊坐下,摸摸啜泣著的克蕾雅的頭。克蕾雅哭得更厲害了。
這就像是一個夢。
蘊猶疑著提筆,像是在斟酌每一個字,《抱歉…妹妹。…我已經連本名愛花都忘了。》
「我知道。姐姐現在叫蘊。但姐姐還記得羅亞!」克蕾雅抬頭,通紅的眼掩蓋不住高興。
《只有兩三幕零碎回憶。牠如何了?》
「牠唱很多歌。有位富商很欣賞牠。父親將牠送過去賣人情。」
蘊別過臉看窗,似乎是在想些甚麼,最後冷漠地寫,《很貴族的處理方式。》

那暈眩的感覺又來了,「別這樣說父親!」克蕾雅急忙咬舌;不能搞垮這首次談話,「妳們失蹤了好久。我們找得很辛苦。」
蘊微笑,點點頭,繼續摸頭,「雅♪」
克蕾雅擦淚,「榮耀歸與科瑞隆,我們總算重逄了。母親呢?」
蘊的表情暗淡下來。她打量了克蕾雅一會兒才回答,《她過身了。到臨終都沒有提過…父親的事,或妳。》
「死……了?」克蕾雅深受打擊。
《抱歉沒有遺體。我……》蘊用筆點著黑板在想該怎麼寫…或該寫甚麼,《當時只有我得救了。抱歉。》
「不,不。」克蕾雅語塞。
蘊輕拍克蕾雅,然後有點灰地支開話題,《妳現在信奉珂瑞隆?》
克蕾雅一臉朝氣,「科瑞隆賜我力量,幫助我找到姐姐,而為此我願意奉獻自己,把一切榮耀歸於衪。」
蘊放下筆,沒能完全掩飾起厭惡的表情。克蕾雅停下;蘊令她想起那些對神、對教會灰心絕望的信徒。
「姐姐……不相信科瑞隆?」克蕾雅好不容易才能問出口。
《母親她…………》蘊提著筆遲疑良久,放下筆,又拿起。
最後她下了決心,用力振筆,《母親她堅信妳的妖精神,一直禱告。但她沒有得救。她…》
粉筆啪一聲斷掉。
蘊立刻抓起一支新筆,《現在又差使妳來找我,這算甚…(啪)》
蘊丟下筆頭,一手將所有字抺掉,再擦走新掉落黑板上的淚。怨恨的淚。
克蕾雅心如刀割。不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姐妹相逄是神的旨意,這又是誰在從中作梗呢?
托羅格?羅絲?
絕對是羅絲。祂以戲弄、打擊珂瑞隆為樂。但是……
刺耳的粉筆聲打斷克蕾雅的思路。蘊在強顏歡笑,《妳的神似乎待妳不薄。》
不久以前還是脫離現實的美夢。不過幾句話,克蕾雅就覺得自己墜入深淵。
「姐姐,科瑞隆賜我力量,不是為了我。我所起的誓……」
克蕾雅回想誓志,突然靈光一閃。這不是誰的阻攔。這也是救恩。
「…聽我說,姐姐。媽媽可能是求祂拯救妳。」
蘊直起身子,緩緩地瞪大眼,有點驚訝,低頭扶額。
「而科瑞隆也確實兌現了。想一下,姐姐妳是如何被救的。」
蘊顫抖,慢慢地一筆一筆寫,《妳…說對了。但…母親沒得救…是事實。》
「神不是全能的。但姐姐在這兒。姐姐活下來了。這不是神跡嗎?」
《所以…我錯怪祂了?》
克蕾雅點頭,充滿盼望。蘊放下筆,緩緩靠在椅上,看著她的聖徽說不出話。
然後蘊失笑。無奈地、如釋重負地開始一邊哭、一邊笑。
克蕾雅撲上去擁抱姐姐。
「我們找到妳了,姐姐。」
(10:23:05 PM) 欧剃: 咩的笑话一般不仅冷,而且是黑漆漆的阴冷?
(10:23:11 PM) 布布: 这只是,对别人来说是掉SAN值的腹黑,对咩来说仅仅是笑话而已
(10:23:45 PM) ***Sheepy 聳肩, 一笑置之
(10:24:17 PM) ***布布 死了
  D&D 4e 歿土英豪 頭兩章試譯

离线 Sheepy

  • 純良的白色生物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14124
  • 苹果币: 2
Re: [戰爭之鱗] 蘊的故事
« 回帖 #2 于: 2015-09-19, 周六 13:59:55 »
2015-09-10 主團開不成,以蘊失蹤的尋人冒險代替

出演: 不朽食物(艾格伯特|戰念), Sheepy(DM / 蘊|詩人), 聽海落潮聲(柯猹金|符牧), 克雷牙牙(克蕾雅|聖武)

[20:38:33] 蘊|詩人: 在議員交託任務後,蘊去收集失蹤者的情報,夜深未歸。艾格伯特表示這很反常。大家四散找蘊,很快就找到一個可憐的地點。
[20:38:35] 蘊|詩人: 那是個看上去很舊的餐館。當門衛攔下你們並得知你們在找誰,他們打了個眼色然後一起攻擊。
[20:39:41] 克蕾雅‧星耀: "一定是他們窩藏了姐姐!我們殺進去!"克蕾雅抽出長劍向前一揮
[20:39:09] 蘊|詩人: 當然,區區的餐館門衛你們三兩下就解決了。你們衝入去,裡面有兩個混混站著,似乎是剛拿好武器準備出來看甚麼事。
[20:39:57] 蘊|詩人: 後面還有一名壯漢在喝悶酒,兩名穿甲的保鏢在跟廚娘談話,沒怎麼管你們。
[20:40:26] 艾格伯特: 「等等!先觀察一下情況!」
[20:41:43] 克蕾雅‧星耀: "姐姐被人拐走了哩!還有什麼需要觀察嗎?"克蕾雅扭頭過來疑惑地問
[20:41:45] 艾格伯特: 「你們!告訴我,是否有一個不能說話的女孩來過這裡!」
[20:42:34] 蘊|詩人: 那壯漢聽了,瞄了你們一眼,壯而有力地命令:"女的給我綁起。男的隨便你們。餘下的那隻殺了給廚房。"
[20:43:27] 艾格伯特: 搖了搖頭「看起來只能戰鬥了,準備攻擊!留下活口,打暈就好!」
[20:43:46] 克蕾雅‧星耀: 克蕾把劍插在木地板上揮手喝斥道"聖騎士克蕾雅現在要肅清這裡的綁架犯,閒雜人等請離開這裡!"
[20:45:25] 克蕾雅‧星耀: (壯漢應該是boss了
[20:45:36] 克蕾雅‧星耀: (廚娘也很可疑 如果他不離開的話得提防一下

C1
C2
F1
F2
> > > MAP < < <

劇透 -  踢館:
[20:46:10] 蘊|詩人: R1 | C1 C2 F2 F1 漢 蕾29/29 柯28/28 艾41/41
[20:35:49]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雷雷先攻: 1d20-1=(7)-1=6
[20:36:11] DnDBot: 艾格伯特|战魂 投擲 先攻: 1d20+1=(1)+1=2
[20:40:09]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擲 先攻: 1d20+1=(1)+1=2
[20:46:35] 蘊|詩人: 一對混混拿著帶綠光的匕首攻過來
[20:46:54] 蘊|詩人: 一人打蕾, 一人打艾.
[20:46:49] 艾格伯特: (這是土豪混混啊
[20:47:02] 克蕾雅‧星耀: (盾牌格擋
[20:47:04] 蘊|詩人: 不過都被擋下了
[20:47:36] 蘊|詩人: 兩名保鏢見狀, 看指示
[20:47:47] 蘊|詩人: 壯漢指指樓上, 就有一個人上去了
[20:48:11] 克蕾雅‧星耀: "表哥!"
[20:48:30] 艾格伯特: 「知道了!」
[20:48:50] 艾格伯特: (我去,拖住壯漢好了
[20:48:47] 克蕾雅‧星耀: (表哥!你沒拉褲鍊!
[20:48:52] 艾格伯特: (噗

F1
C1F2
C2
[20:49:56] 蘊|詩人: R1 | C1 C2 漢 F1 F2 柯28/28 蕾29/29 艾41/41
[20:49:56] 蘊|詩人: 柯的行動
[20:50:03] 柯猹金: hum
[20:50:06] 克蕾雅‧星耀: (這陣勢很有牛頭大佬feel
[20:50:22] 柯猹金: 右移動五尺
[20:50:31] 柯猹金: 對右下揮出大錘
[20:50:50]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擲 守護之語‧守護符文 : 1d20+8=(15)+8=23
[20:51:37] 蘊|詩人: hit.
[20:52:02] 柯猹金: 華萊士|挺槍騎龍 投擲 整容大錘: 1d10+5=(9)+5=14
[20:52:50] 蘊|詩人: 他避開了要害, 但胸口難免被敲出砰的一聲 (浴血)
[20:53:33] 柯猹金: end
[20:53:47] 蘊|詩人: 克蕾雅行動
[20:54:55] 蘊|詩人: R1 | C1-14(血,下打柯鄰敵3thp,e柯) C2 漢 F1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29/29 艾41/41
[20:55:20] 克蕾雅‧星耀: 威能攻擊C1
[20:56:08]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 1d20+9=(2)+9=11
[20:56:16] 蘊|詩人: miss
[20:56:26] 克蕾雅‧星耀: end
[20:57:36] 蘊|詩人: 半開放式廚房那邊的三人也停止交談, 開始看戲
[20:58:20] 蘊|詩人: 特別是壯漢, 目光銳利, 非等閒之輩
[20:56:48] 蘊|詩人: 艾格伯特行動
[20:57:32] 艾格伯特: 標記c2, 攻擊
[20:58:05] DnDBot: 艾格伯特|战魂 投擲 ab: 1d20+10=(3)+10=13
[20:58:21] 蘊|詩人: miss
[20:58:22] 艾格伯特: (/me 自爆
[20:58:28] 艾格伯特: (完畢
[20:58:33] 克蕾雅‧星耀: (hhh
[20:58:46] 蘊|詩人: R2 | C1-14(血,下打柯鄰敵3thp,e柯) C2(艾標) 漢 F1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29/29 艾41/41
[20:59:16] 蘊|詩人: 艾格伯特沒敢越過混混
[20:59:40] 艾格伯特: (是沒敢嗎!
[20:59:50] 艾格伯特: (沉思
[20:59:54] 蘊|詩人: 受傷的他往後退, 雙手翻桌攻擊艾 (艾投豁免
[21:00:54]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豁免: 1d20+1=(11)+1=12
[21:02:04] 蘊|詩人: 艾格伯特避過了桌子
[21:00:23] 蘊|詩人: 另一人繼續戳克蕾雅
[21:00:25]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1d20+10=(12)+10=22
[21:00:58] 蘊|詩人: 只見他的小刀閃左閃右, 避開盾又避開劍, 直插護甲間的弱點
[21:01:23] 蘊|詩人: 妳感到傷口像火一樣痛. 有毒.
[21:01:27] 艾格伯特: (我覺得我應該去樓上
[21:01:37] 艾格伯特: (但是你們下面總感覺支撐不了
[21:01:51] 克蕾雅‧星耀: (可以
[21:02:27] 柯猹金: (某擊中的那個,如果攻擊的話
[21:02:56] 柯猹金: (因為守護符文的效果,被打的人+3HP
[21:02:58] 蘊|詩人: (嗯, 算作攻擊吧. 有臨血.
[21:03:12] 蘊|詩人: R2 | C1-14(血,下打柯鄰敵3thp,e柯) C2(艾標) 漢 F1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23/29(持毒5) 艾41/41+3
[21:03:30] 蘊|詩人: 你們聽見保鏢在努力地爬樓梯
[21:03:40] 艾格伯特: (看起來我要衝過去了!
[21:03:43] 艾格伯特: (諸位再見!
[21:03:46] 克蕾雅‧星耀: (加油加油
[21:03:49] 蘊|詩人: 壯漢和餘下的保鏢也開始小心地接近
[21:03:48] 艾格伯特: (加油(炸
[21:03:49] 克蕾雅‧星耀: (別摔倒
[21:03:58] 柯猹金: (逗多克去自爆吧!
[21:04:08] 艾格伯特: (我去炸了他們!

C1
F1
C2
[21:04:30] 蘊|詩人: 柯猹金的回合
[21:04:51] 艾格伯特: (結果被包圍了
[21:05:06] 克蕾雅‧星耀: (沒事你是坦
[21:05:30] 柯猹金: 移動到逗右邊那格
[21:05:52] 蘊|詩人: 跳上桌?
[21:06:02] 柯猹金: 嗯。移動應該夠(等等要跳躍檢定嗎
[21:06:14] 蘊|詩人: 來一個特技檢定(不是運動喔, 等會兒會說原因
[21:07:02] 柯猹金: (誒(噢(特技沒點(能檢定咩
[21:07:28] 蘊|詩人: (能投, +0
[21:06:48]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擲 牛头人选手,华丽地270°前空翻!: 1d20+0=(8)+0=8
[21:07:37] 柯猹金: (望天
[21:08:26] 蘊|詩人: 柯猹金華麗地跳上桌。受到三百磅的單點衝擊,桌子翻了過來。你直接趴撲到目的地。
[21:08:39] 艾格伯特: ((((
[21:08:37] 克蕾雅‧星耀: (牛270度華麗摔桌
[21:08:44] 克蕾雅‧星耀: (哈哈哈哈
[21:09:05] 克蕾雅‧星耀: (好想吐糟2333
[21:09:22] 克蕾雅‧星耀: (可是我要先做被戳的反應
[21:09:42] 蘊|詩人: (請吐嗯
[21:09:55] 克蕾雅‧星耀: (不行 吐槽了就沒氣勢發怒了
[21:09:10] 蘊|詩人: 現在門口附近已經是一片混亂
[21:09:19] 蘊|詩人: 幸好桌上沒食物
[21:09:33] 蘊|詩人: 柯猹金請繼續
[21:10:26] 柯猹金: 唔. 爬起來, end
[21:10:48] 蘊|詩人: 我是滿心期待你來個地蔵殺的. 可惜呀.
[21:10:54] 克蕾雅‧星耀: (何等的失態!
[21:10:57] 蘊|詩人: 要燒 AP 嗎? =v=
[21:11:04] 柯猹金: 不必
[21:11:29] 蘊|詩人: R2 | C1-14(血) C2(艾標) 漢 F1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23/29(持毒5) 艾41/41+3
[21:11:43] 蘊|詩人: 克蕾雅的回合
[21:11:59] 蘊|詩人: 你感到毒素在蔓延
[21:12:05] 克蕾雅‧星耀: (今天的骰真可怕…
[21:12:10] 克蕾雅‧星耀: "哼…下流的歹賊,讓你們見識一下聖騎士之力!"克蕾雅囂張地抬起下巴俯視眾流氓,然後舉起長劍大刀闊斧地斬落
[21:12:16] 蘊|詩人: R2 | C1-14(血) C2(艾標) 漢 F1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18/29(持毒5se) 艾41/41+3
[21:11:57]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援護打擊: 1d20+9=(5)+9=14
[21:13:02] 蘊|詩人: 似乎是受到毒素影響, 刀子失了準頭
[21:13:46] 克蕾雅‧星耀: 移動到C2左邊
[21:13:55] 克蕾雅‧星耀: 標記C2
[21:13:51] 蘊|詩人: "嘿嘿, 小妮子, 放下那危險的玩具比較可愛喔"
[21:13:58] 蘊|詩人: "刀是男人的玩具"
[21:14:35] 柯猹金: 「不如來試試你爺爺錘子如何?」
[21:15:12] 克蕾雅‧星耀: (猹的回答點贊!
[21:16:02] 柯猹金: (啊,打漏了,本來是想學八戒,說是牛爺爺的(
[21:14:14] 蘊|詩人: (OA?
[21:14:21] 克蕾雅‧星耀: (嗯
[21:14:19] 克蕾雅‧星耀: "哼。"克蕾雅一擊失手,轉戰另一個敵人
[21:14:21]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1d20+8=(13)+8=21
[21:14:41] 蘊|詩人: 你轉戰的時候, 後背又吃了一刀
[21:14:50] 蘊|詩人: 你浴血了
[21:14:54] 克蕾雅‧星耀: "呀!"
[21:15:21] 克蕾雅‧星耀: 次要聖療自己
[21:15:25] 克蕾雅‧星耀: end
[21:16:50] 克蕾雅‧星耀: (對了 這毒我不能投豁免?
[21:17:01] 蘊|詩人: (請投!
[21:19:02]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怯毒1: 1d20=20
[21:19:38] 蘊|詩人: 克蕾雅一口將毒吸了出來, 吐了在地
[21:15:30] * 柯猹金 甩甩腦袋試圖甩掉剛摔過暈乎乎的感覺
[21:15:34] 艾格伯特: (這個是什麼節奏呢,這個是我不能上樓梯的節奏
[21:16:20] 艾格伯特: (整的和賽車似得(沉思
[21:16:40] 克蕾雅‧星耀: (想不到是那麼醜的角色說的

C1
F1
C2
[21:16:28] 蘊|詩人: R2 | C1-14(血) C2(艾標) 漢 F1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24/29(持毒5se) 艾41/41+3
[21:16:35] 蘊|詩人: 艾格伯特.
[21:17:04] 蘊|詩人: 現在你被一名重甲牛頭和一名鐵甲騎士護衛著
[21:17:19] 蘊|詩人: 你感到珂瑞隆和不知名的符文古神在向你微笑
[21:17:34] 克蕾雅‧星耀: (微笑2333
[21:18:26] 艾格伯特: 先標記c1,吃兩次AO到f1右邊
[21:18:45]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1d20+8=(16)+8=24
[21:18:49]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1d20+10=(11)+10=21
[21:19:05] 艾格伯特: (臥槽敵人的ab骰的好厲害!
[21:19:09] 蘊|詩人: 艾格伯特一口氣衝過去,連吃兩刀
[21:19:34]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扭曲之戰他娘: 1d20+12=(2)+12=14
[21:19:40] 艾格伯特: (捂臉
[21:19:49] 艾格伯特: (完畢了
[21:19:55] 蘊|詩人: (我得說, 今天你們的骰運很糟呢
[21:23:17]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2次 1d20+8+2 = 10, 18 = 20 28
[21:20:28] 蘊|詩人: 當 F1 斬中你的時候
[21:20:34] 蘊|詩人: 他乘機拉住了你
[21:20:53] 艾格伯特: (拉到哪裡了
[21:20:59] 克蕾雅‧星耀: (床上
[21:21:06] 艾格伯特: (胡!
[21:21:24] 蘊|詩人: (只是拉住不給你走/mew , 沒有改變你的位置
[21:22:01] 蘊|詩人: R2 | C1-14(血,艾標) C2 漢 F1(抓艾)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24/29 艾33/41(F1抓,持毒5se)
[21:22:13] 蘊|詩人: 第三回合.
[21:22:49] 蘊|詩人: 兩名混混打了個眼色, 奸笑著夾擊女仕
[21:23:08] 蘊|詩人: "多摸自己給我們看看呀"

C1F1
C2
[21:23:17]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2次 1d20+8+2 = 10, 18 = 20 28
[21:23:37] 蘊|詩人: C2 命中了. 你再次中毒
[21:24:11] 克蕾雅‧星耀: 克蕾雅充耳不聞,咬著唇重整戰姿
[21:24:18] 蘊|詩人: R3 | C1-14(血,艾標) C2() 漢() F1(抓艾)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18/29(持毒5) 艾33/41(F1抓,持毒5se)
[21:24:59] 蘊|詩人: 壯漢跟保鏢則夾擊艾格伯特. 似乎很難逃了.

C1
F1
C2
[21:25:13]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2次 1d20+12 = 5, 15 = 17 27
[21:25:54] DnDBot: Sheepy 投擲 damage: 2d8+4=(3,4)+4=11
[21:25:28] 蘊|詩人: 保鏢完全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21:25:40] 蘊|詩人: 但壯漢只用蠻子就打偏了你的盾牌, 狠狠地敲你
[21:26:09] 蘊|詩人: 你現在被他盯住了 (標記)
[21:26:22] 艾格伯特: 我開個Endure Pain
[21:26:53] 艾格伯特: (10全傷害抗力嗯
[21:24:03] 艾格伯特: (說起來我居然忘記戰鬥適應(炸
[21:26:53] 蘊|詩人: (看在骰子分上, 我就當你適應了好了 XD
[21:27:07] 艾格伯特: (好噠
[21:27:08] 蘊|詩人: (我算一下看看...
[21:28:22] 蘊|詩人: R3 | C1-14(血,艾標) C2 漢 F1(抓艾) F2 柯[護]28/28(鄰友抗2) 蕾18/29(持毒5)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漢標,漢集火)
[21:26:16] 克蕾雅‧星耀: (集中起來,我要ae了
[21:28:51] 艾格伯特: (對了
[21:28:53] 艾格伯特: (毒這個
[21:29:01] 艾格伯特: (我毒素抗力2是啥效果來著(沉思
[21:29:14] 蘊|詩人: (能減兩點嗯. 看多有用!
[21:30:02] 艾格伯特: (於是我的回合結束的時候骰一個豁免(沉思
[21:29:26] 蘊|詩人: 柯猹金的回合.
[21:31:04] 蘊|詩人: 克蕾雅先動.
[21:31:08] 蘊|詩人: 毒發 5 點.
[21:31:25] 克蕾雅‧星耀: 好毒…
[21:31:38] 蘊|詩人: 你們看見克蕾雅面色發紫 (浴血)
[21:31:46] 艾格伯特: (簡直(
[21:31:46] 柯猹金: (所以蕾蕾動?
[21:31:54] 蘊|詩人: (嗯. 毒發是回合始的事.
[21:32:17] 蘊|詩人: R3 | C1-14(血,艾標) C2-11 漢 F1(抓艾) F2 蕾13/29(持毒5se)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漢標,漢集火)
[21:33:19] 克蕾雅‧星耀: 聖療,全防禦 爆發AP點然後攻擊C2
[21:34:09] 克蕾雅‧星耀: 21:34:05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援護打擊: 1d20+9=(9)+9=18
[21:35:14] 克蕾雅‧星耀: 21:35:00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傷害: 1d8+5=(6)+3=11
[21:35:35] 蘊|詩人: 你轉過身, 他的刀子還插在你背上, 就那樣從他的手飛脫. 順著勢頭你一劍敲下去, 他整個人被車飛撞牆, 墜地暈倒
[21:35:53] 克蕾雅‧星耀: "以眼還眼!"
[21:36:01] 蘊|詩人: 回合終的話請投豁免
[21:36:36] 蘊|詩人: 你試圖拔出刃首, 但沒夠到
[21:36:13]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毒: 1d20=5
[21:36:43] 蘊|詩人: 柯猹金的回合
[21:37:16] 艾格伯特: (死兆來夾擊
[21:37:16] 柯猹金: (嗯幹掉了一個?
[21:37:37] 蘊|詩人: (我看錯了, 以為打 C1. 嘛, 下回合再讓他醒過來
[21:37:18] 蘊|詩人: R3 | C1-14(血,艾標), C2-11(倒) 漢 F1(抓艾) F2 蕾25/29(持毒5se,防+2)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漢標,漢集火)
[21:38:36] 柯猹金: 往左五尺快步好了
[21:39:33] 柯猹金: 打C1
[21:39:16]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擲 守护符文·守护之语: 1d20+8=(10)+8=18
[21:39:50] 蘊|詩人: hit and drop
[21:40:58] 蘊|詩人: C1 的胸口再次吃了一巨鎚
[21:41:14] 克蕾雅‧星耀: (專業碎骨
[21:41:16] 蘊|詩人: 他呆了一下, 眼瞪著牛頭, 直直地往後倒下
[21:41:52] 柯猹金: 次要動作康復符文, 目標蕾
[21:42:02] 柯猹金: end
[21:42:04] 艾格伯特: 五尺左移
[21:42:10] 克蕾雅‧星耀: (我…我突然想起 我要做的是回氣不是全防…
[21:42:36] 克蕾雅‧星耀: (嗚嗚嗚 我是把兩個動作搞錯了T T

F1
C2

[21:42:39] 艾格伯特: 次要動作標記F1 移動到c2前面(吃ao
[21:43:07] 蘊|詩人: R3 | C2-14(血) 漢 F1(抓艾) F2 蕾29/29(持毒5se,防+2,防+1e柯)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F1抓,持毒5se,抗10e艾,漢標,漢集火,防+1e柯)
[21:43:14] 蘊|詩人: 艾 hit
[21:43:15] 艾格伯特: 標動,扭曲之艾格伯特 投擲 : 1d20+10=(19)+10=29吃劍啦!
[21:43:40]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 1d8+5=(2)+5=7
[21:44:05] 蘊|詩人: 艾格伯特看見 C2 爭扎了一下, 先發制人趕過去給他補上一劍柄
[21:44:41] 蘊|詩人: ".... 喂, 來人呀!" 壯漢見勢色不對, 往樓梯的方向大叫
[21:45:03]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1d20+8=(19)+8=27
[21:45:16] DnDBot: Sheepy 投擲 vs AC: 1d20+10=(5)+10=15
[21:45:06] 克蕾雅‧星耀: (你這場吃好多OA…
[21:45:09] 艾格伯特: (吃吃吃
[21:45:12] 艾格伯特: (就是吃
[21:45:15] 克蕾雅‧星耀: (不飽嗎…
[21:45:19] 艾格伯特: (不要虛
[21:45:29] 蘊|詩人: (OA 比正常打還高傷吶
[21:45:47] 蘊|詩人: (你的抗力還有效
[21:45:52] 蘊|詩人: (所以沒構成傷害
[21:45:55] 艾格伯特: (那麼就吃嗯
[21:45:59] 艾格伯特: (於是就這樣
[21:46:00] 艾格伯特: 完畢
[21:46:02] 蘊|詩人: (而 C2 依舊是被你補刀了嗯
[21:46:05] 蘊|詩人: 豁免
[21:46:20]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 1d20+1=(7)+1=8
[21:46:22] 艾格伯特: (敗了
[21:46:48] 蘊|詩人: (稍等. 你被拉住, 不能移動
[21:47:23] 蘊|詩人: (我想想看. 來一次力量檢定.
[21:47:4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天靈靈地靈靈: 1d20+2=(7)+2=9
[21:47:48] 艾格伯特: (於是
[21:48:02] 蘊|詩人: (於是你只能站著了
[21:48:10] 艾格伯特: 等等
[21:48:12] 克蕾雅‧星耀: (果然是弱受
[21:48:17] 艾格伯特: (似乎是可以骰運動的?
[21:48:52] 蘊|詩人: (嗯. 移動動作. 結果還是不能移動呢.
[21:48:59] 蘊|詩人: (要爆 AP 嗎? =w=
[21:49:42] 蘊|詩人: 你覺得以你的運動才能, 應該不難逃脫
[21:49:04] 艾格伯特: (/me 炸
[21:49:34] 艾格伯特: (我.... 好!爆!
[21:50:25] 蘊|詩人: 投運動
[21:50:42]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極限運動·反曲脫離!: 1d20+8=(6)+8=14
[21:50:56] 蘊|詩人: ..... 差一點. 我就當作成功了.
[21:51:18] 艾格伯特: (/me 感受到了無奈
[21:51:16] 蘊|詩人: 當你以為逃不掉的一刻
[21:51:29] 蘊|詩人: 你好像聽見蘊的笑聲
[21:51:41] 蘊|詩人: 你大大得力, 奮而掙脫了
[21:51:49] 蘊|詩人: 順利地打倒了混混
[21:51:50] 艾格伯特: (這是救場了(
[21:52:02] 蘊|詩人: (這是你的幻聽 XDDDD
[21:52:36] 柯猹金: (這個就像是死亡flag
[21:52:59] 蘊|詩人: 第四回合
[21:53:24] 蘊|詩人: R4 | 漢 F1(抓艾,艾標) 蕾29/29(持毒5se,防+2,防+1e柯)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漢標,漢集火,防+1e柯)
[21:53:43] 蘊|詩人: 壯漢見勢色不對, 掉頭就逃
[21:53:51] 蘊|詩人: F1 也緊跟著 (艾 OA
[21:54:08] 柯猹金: (能衝鋒壯漢嗎
[21:54:10] 克蕾雅‧星耀: (都逃到樓上去?
[21:54:20] 蘊|詩人: 往廚房的方向逃
[21:54:27] 蘊|詩人: 艾先投 OA 嗯
[21:54:40] 艾格伯特: (看起來普通oa就好了
[21:54:53] 克蕾雅‧星耀: (壯漢居然會慫…我還捏著每日要噴他的說
[21:55:0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ao: 1d20+7=(17)+7=24
[21:55:10] 艾格伯特: (我這個骰運啊
[21:55:14] 蘊|詩人: (居然, 普通中了!
[21:55:16] 克蕾雅‧星耀: (終於…
[21:55:24]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傷害: 1d8+4=(2)+4=6
[21:56:41] 蘊|詩人: 柯的回合
[21:56:56] 蘊|詩人: 你們發現, 廚娘不知甚麼時候消失了
[21:57:05] 蘊|詩人: 後門大開

F1

[21:57:51] 蘊|詩人: 克蕾雅可以行動
[21:56:34] 艾格伯特: (看起來我可以上去了 我猜
[21:58:31] 克蕾雅‧星耀: (要去一起去了… 不然又中伏…
[21:58:55] 艾格伯特: (好好好 同去
[21:59:12] 克蕾雅‧星耀: (猹呢 要追還是上樓…
[22:01:52] 柯猹金: (能沖壯漢嗎
[22:02:03] 蘊|詩人: (吃 OA
[22:02:28] 柯猹金: (妥
[22:03:04]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擲 牛头人冲锋·目标壮汉: 1d20+11=(19)+11=30
[22:03:56] DnDBot: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擲 牛头人冲锋·目标壮汉: 1d6+5=(3)+5=8
[22:03:06] DnDBot: Sheepy 投擲 oa: 1d20+10=(1)+10=11
[22:03:32] 蘊|詩人: 柯猹金直衝上去, 閃身迴避了保鏢的攻擊
[22:03:39] 蘊|詩人: 將壯漢一下撞倒
[22:03:41] 蘊|詩人: hit
[22:00:52] 蘊|詩人: "可惡的, 自己衝進廚房了嗎?"
[22:04:43] 蘊|詩人: R4 | 漢-8(倒) F1-6(艾標) 蕾29/29(持毒5se,防+2,防+1e柯)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漢標,漢集火,防+1e柯)
[22:04:48] * 柯猹金 低下頭悶聲怒吼,衝去把壯漢頂起又摔在地上
[22:04:49] 蘊|詩人: 克蕾雅.
[22:05:30] 克蕾雅‧星耀: "沒有你逃避審判的餘地!"克蕾雅從胸口拿出聖徽舉向壯漢使出華光閃5
[22:05:40] 蘊|詩人: (這距離........
[22:05:47] 艾格伯特: (
[22:05:52] 克蕾雅‧星耀: …克蕾雅走上前去再說一遍台詞
[22:06:44] 蘊|詩人: 你發現走上前... 還是追不到輕甲的二人
[22:05:55] 蘊|詩人: (我... 我不會阻止你浪費聖光的
[22:06:53] 克蕾雅‧星耀: 嗚嗚嗚…
[22:06:53] 艾格伯特: (死兆 堵路!
[22:07:02] 艾格伯特: (要堵路! 讓他們跑不了!
[22:07:22] 克蕾雅‧星耀: 跑上前去後撐著雙腿回氣(使用回氣)
[22:07:40] 蘊|詩人: (再跑就連標準動作都沒了喔?
[22:07:51] 克蕾雅‧星耀: (那就跑一半然後回氣

F1

[22:08:00] 蘊|詩人: 豁免
[22:08:10] DnDBot: 克蕾雅 投擲 : 1d20=13
[22:08:48] 蘊|詩人: R4 | 漢-8(倒) F1-6(艾標) 蕾29/29(防+2e蕾)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漢標,漢集火)
[22:09:15] 蘊|詩人: 當你跑的時候, 你順便拔掉背上的刀
[22:09:18] 蘊|詩人: 艾格伯特
[22:10:04] 蘊|詩人: R4 | 漢-8(倒) F1-6(艾標) 蕾29/29(防+2e蕾,CAs蕾,攻-5s蕾)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漢標,漢集火)
[22:10:32] 艾格伯特: 「說!你們把蘊藏哪裡了!」
[22:10:12] 艾格伯特: (我看看
[22:10:20] 艾格伯特: 走到f1前面
[22:10:31] 蘊|詩人: (你的移動力不很夠
[22:10:44] 艾格伯特: (走到哪裡算哪裡
[22:10:50] 蘊|詩人: (可衝鋒, 剛好夠, 不衝就差一格
[22:10:57] 艾格伯特: (什麼!好 衝鋒
[22:11:23]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衝鋒之ab: 1d20+9=(13)+9=22
[22:11:33] 蘊|詩人: 兩名坐館沒料到你們會這麼頑強地追上去, 嚇呆了
[22:11:39]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炸!: 1d8+4=(5)+4=9
[22:11:58] 蘊|詩人: R4 | 漢-8(倒) F1-15(艾標) 蕾29/29(防+2e蕾,CAs蕾,攻-5s蕾)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漢標,漢集火)
[22:12:31] 蘊|詩人: 保鏢一手抽起旁邊的桶子, 倒在艾和柯的腳下
[22:12:49] 蘊|詩人: 裡面原來是滿滿的豬油
[22:13:01] 艾格伯特: (這是要點火了(
[22:13:07] 柯猹金: 「說!那個啞女人在哪裡!」
[22:13:25] 艾格伯特: (為什麼重複我的話!
[22:13:32] 蘊|詩人: 然後他繼續開溜 (艾, 柯, OA
[22:13:5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史詩級戰鬥場面: 1d20+7=(2)+7=9
[22:14:53] 蘊|詩人: 而壯漢也跟他走,並奮力搬移了桌子
[22:16:16] 克蕾雅‧星耀: 根本不想被我追上嘛囧
[22:16:49] 柯猹金: 這不是廢話嗎,你拿著武器的
[22:16:40] 蘊|詩人: 柯猹金的回合. 地面濕滑. 特技檢定.
[22:16:55] 克蕾雅‧星耀: (阿姐拖地啦
[22:17:00] 柯猹金: 1d20=15
[22:17:26] 艾格伯特: (呆頭
[22:17:19] 蘊|詩人: 當壯漢翻桌的時候, 護衛在被桌子擋住之前對你們做了一個鬼臉

F1

[22:17:26] 柯猹金: (蕾蕾,你可以試試脫光衣服,看看他們會不會停下來)
[22:17:39] 克蕾雅‧星耀: (脫衣是整輪動作1
[22:18:49] 柯猹金: (跟你講,脫衣服,別人就會停下來看。脫了還有魅力,別人還會撲過來)
[22:18:59] 克蕾雅‧星耀: (不信
[22:19:27] 柯猹金: (脫了在說,別人不停某對你負全責)
[22:18:11] 蘊|詩人: 猹站穩了腳
[22:18:16] 蘊|詩人: 可以行動
[22:20:21] 柯猹金: (嗯,負責[嘚瑟])
[22:20:08] 克蕾雅‧星耀: 鬼才信啦
[22:20:38] 克蕾雅‧星耀: 你脫就可以了嗯
[22:20:46] 克蕾雅‧星耀: 我要衝鋒!
[22:21:09] 蘊|詩人: 嗯, 那麼克蕾雅來吧
[22:21:33] 克蕾雅‧星耀: 上移1步,直線衝鋒!
[22:21:55] 蘊|詩人: 當你衝到表哥身邊的時候, 你感到腳下一滑... (別移了啦, 移動力吶) 請投特技
[22:22:26] 蘊|詩人: (你特技 -5
[22:22:30] 艾格伯特: (看起來可以上去了 這是追不到的節奏
[22:22:52] 蘊|詩人: (沒法呢. 人家善用地型.
[22:23:04] 蘊|詩人: (而且... 輕甲. 也許這是最重要的.
[22:23:12] 克蕾雅‧星耀: 14
[22:23:16] 蘊|詩人: (差一點就成功了
[22:23:24] 克蕾雅‧星耀: …哪捏!
[22:23:36] 蘊|詩人: 艾格伯特看見眼前一陣金髮飛舞
[22:23:44] 蘊|詩人: 輕撫自己的臉
[22:23:54] 蘊|詩人: 然後頭髮往地面直撲
[22:24:10] 克蕾雅‧星耀: "啊--!"克蕾雅撲地術
[22:24:15] 艾格伯特: 「小——!」
[22:24:20] 艾格伯特: 「心.......」
[22:24:52] 克蕾雅‧星耀: (等等…怎麼那麼像那種什麼呆萌的殺必死場面…
[22:25:33] 蘊|詩人: R4 | 漢-8 F1-15(艾標) 蕾29/29(倒) 柯[護]28/28(鄰友抗2) 艾40/41(持毒5se,漢標,漢集火)
[22:27:00] 柯猹金: 华莱士|挺枪骑龙 投擲 ntr特技: 1d20+0=(3)+0=3
[22:27:13] 蘊|詩人: 柯猹金感到後面有一陣風
[22:27:27] 蘊|詩人: 下一秒, 腳就被甚麼踢到
[22:27:35] 柯猹金: 「啊啊咧咧咧」
[22:27:15] 艾格伯特: (單腳朝天之術
[22:27:43] 蘊|詩人: 然後你知道的就是你正在跟克蕾雅扭作一團
[22:27:48] 克蕾雅‧星耀: (囧
[22:28:48] 蘊|詩人: 乘著這混亂, 對方完全不留戀地逃了
[22:28:50] 克蕾雅‧星耀: "起來起來!"克蕾雅被壓得憋了一口悶氣,難受得臉頰通紅
[22:28:55] 蘊|詩人: 艾也來投一個吧 XD
[22:29:25]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開玩笑之特技: 1d20-1=(7)-1=6
[22:29:38] 蘊|詩人: 想拉你們的艾格伯特結果也倒在你們身上
[22:29:48] 蘊|詩人: 遭遇歡樂地結束嗯
[22:29:55] 蘊|詩人: 確實地擊退了敵人呢
[22:30:05] 艾格伯特: 「....」
[22:30:12] 艾格伯特: 試圖爬起來
[22:30:22] 柯猹金: 「小姑娘,不要推,你摸得我有點興奮了」
[22:30:47] 蘊|詩人: 失去了戰鬥的壓力, 你們小心翼翼地慢慢站起. 不過已經滿身豬油香.
[22:30:53] 柯猹金: (放火可以燒油嗎())
[22:31:08] 蘊|詩人: 可以. 旁邊的灶還點著火.
[22:31:30] 艾格伯特: 「我們上去吧,看起來已經追不上那些人了」
[22:31:34] 克蕾雅‧星耀: "吼啊--!好黏好討厭!"克蕾雅費勁地把沾在皮膚上的光滑豬油抹下來
[22:31:56] 柯猹金: 「噫,真浪費,不如讓我舔掉」
[22:32:08] 柯猹金: 看著蕾蕾流口水
[22:32:31] 克蕾雅‧星耀: 瞪了牛頭人一眼然後捉住他的臉扭到旁邊
劇透 -  尋找蘊的技能挑戰:
[22:32:42] 蘊|詩人: (好強勢 XD
[22:32:50] 蘊|詩人: (牛頭得加油喔
[22:31:39] 蘊|詩人: 現在整間能容下幾十人的餐廰空無一人, 只有你們
[22:31:44] 蘊|詩人: 靜悄悄的
[22:31:48] 艾格伯特: 指了指樓梯
[22:32:02] 艾格伯特: 順便隨便找幾條毛巾給大家
[22:33:12] 蘊|詩人: 艾格伯特找來了幾條乾淨的毛巾
[22:33:34] 蘊|詩人: 不過因為是油, 要完全清掉的話還是必需洗澡
[22:33:32] 艾格伯特: 「走吧,上去看看」
[22:34:25] 克蕾雅‧星耀: 確保靴底沒油
[22:33:50] 蘊|詩人: 你們盡力抺好了之後就上樓去
[22:34:13] 蘊|詩人: 樓上你們看見.... 一條空空的走廊. 兩邊都是門.
[22:34:19] 蘊|詩人: 兩邊各有一排門.
[22:34:29] 蘊|詩人: 一個人都沒有. 門是關著的
[22:34:35] 艾格伯特: 警惕一點,一扇一扇的打開查看
[22:35:27] 蘊|詩人: 第一個房間你們就找到了昏迷的護衛 B, 看樣子是被塞入衣櫃瞭然後又自己因重力倒了出來
[22:35:51] 蘊|詩人: 你們一間間找下去, 再找到了幾名橫七豎八的混混
[22:35:57] 蘊|詩人: 但沒找到蘊
[22:36:12] 蘊|詩人: 尋找蘊的挑戰開始
[22:37:16] 蘊|詩人: 由於只有三人, 我就不排順序了
[22:36:12] * 艾格伯特 沉思
[22:36:58] 蘊|詩人: (請自由發揮 - 搜查也好, 審問也好, 只要想得出 & 合理
[22:37:35] 克蕾雅‧星耀: 拿起繩索把混混打包起來
[22:38:01] 艾格伯特: 取10搜查這家店
[22:39:02] 蘊|詩人: 你翻了一下, 找到混混們的裝備, 還找到了一柄匕首插在某房間的牆上.
[22:39:04] 蘊|詩人: 蘊的匕首.
[22:39:19] 蘊|詩人: 另外你也發現混混身上插著一些袖箭.
[22:39:51] 蘊|詩人: (.... 真可怕吶. 這樣描述的時候
[22:40:00] 艾格伯特: (戰力(
[22:39:45] 艾格伯特: 「看起來蘊應該是獨自一人逃脫了」
[22:40:10] 克蕾雅‧星耀: "難道說姐姐沒事嗎?"
[22:40:16] 艾格伯特: 搖了搖頭
[22:40:30] 艾格伯特: 「還需要更多的訊息才能下結論」
[22:41:09] 蘊|詩人: (由於你的偵察不算很高... 所以就這麼多了 厄不在, 所以沒 +1
[22:41:28] 克蕾雅‧星耀: 克蕾雅瞇起雙眼把可怕的視線投向打包起來的混混,用鋼靴踩住其中一個的頭說"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22:41:36] 蘊|詩人: 投威嚇
[22:41:49] 克蕾雅‧星耀: (16
[22:42:36] 蘊|詩人: "哈... 你們... 來晚了. 她想逃走... 被我們... 打了一頓, 帶走了."
[22:43:34] 艾格伯特: 「帶去哪裡了?!」將劍夾在脖子上
[22:43:40] 蘊|詩人: (投
[22:43:5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 1d20=17
[22:44:21] 艾格伯特: (夾在他的脖子上嗯
[22:44:51] 蘊|詩人: "還能... 那兒呀, 當然... 風月樓... 好貨..."
[22:45:25] 蘊|詩人: "可惜... 啞的..."
[22:45:26] 艾格伯特: (有幾個人活著來著
[22:45:31] 艾格伯特: (順便我骰個洞察
[22:45:50] 蘊|詩人: (六個總共, 連同樓下的
[22:45:56]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真話假話大檢定: 1d20+12=(7)+12=19
[22:46:16] 蘊|詩人: 你覺得他快昏掉了, 沒編織謊言的思考能力
[22:46:09] 克蕾雅‧星耀: "無禮之徙!"克蕾雅抬起腿往混混的下巴招呼了一腳然後合掌敲擊
[22:46:33] 艾格伯特: 「那個地方在哪裡!告訴我們!」
[22:46:41] 蘊|詩人: 於是, 護衛 B 悶啍一聲直接暈過去了
[22:46:49] 蘊|詩人: 似乎得問其他人了
[22:47:23] 艾格伯特: 再次叫醒一個
[22:47:23] 克蕾雅‧星耀: "那個髒地方在哪 !"克蕾雅揪起另一個混混呼喝道
[22:47:40] 克蕾雅‧星耀: (29
[22:47:41] 蘊|詩人: "大人高抬貴手, 我們只是打雜的, 甚麼都不知道"
[22:48:24] 蘊|詩人: 小混混掉著眼淚求開恩
[22:48:27] 克蕾雅‧星耀: "是嗎,那麼給你一個救贖的機會,盡你所能的給我幫助,否則就毒打一頓哦?"
[22:48:48] 蘊|詩人: "我還有老婆要養, 我真的甚麼都不知道, 我就只是路過拿東西的"
[22:49:04] 蘊|詩人: (換個技能試試比較好喔
[22:49:13] 克蕾雅‧星耀: "想不到怎樣幫我的話就別怪我了。"抱臂不耐煩地俯視
[22:49:47] 克蕾雅‧星耀: (那我投交涉
[22:50:00] 克蕾雅‧星耀: (句子可以照用唄…只是比較強勢的交涉嗯
[22:50:17] 蘊|詩人: "我, 我記得了, 他們剛才有談過一個凶狠的啞吧, 在談怎賣她的裝備!"
[22:50:48] 蘊|詩人: "就... 就不久前! 我就知這麼多!"
[22:50:52] 克蕾雅‧星耀: "告訴我那些人和那位小姐在哪裡,我考慮放你走…"
[22:50:58] 蘊|詩人: "大人呀..."
[22:51:09] 蘊|詩人: 你們聞到一股尿臭. 從他的下身傳來.
[22:51:29] 克蕾雅‧星耀: 嘆氣,給他鬆綁
[22:51:50] 蘊|詩人: 他把你們帶到樓下, 才得知他的老大已經逃了
[22:52:06] 蘊|詩人: 艾相信他真的不知情
[22:52:25] 艾格伯特: 「還是找個混混吧...嗯」
[22:52:34] 克蕾雅‧星耀: (莊漢不是已經逃很久了嗎
[22:52:48] 蘊|詩人: (因為他們暈了, 不知道中間的事
[22:52:50] 柯猹金: 在門口無聊地蹲著,真不懂這些細膩的交流工作
[22:53:09] 克蕾雅‧星耀: (應該把猹放在他們面前說這傢伙會吃人
[22:53:21] 蘊|詩人: (柯也可以投投洞察或宗教看看. 甚至醫療.
[22:53:27] 克蕾雅‧星耀: (看來只能投查了?
[22:54:02] 克蕾雅‧星耀: (查血嗎
[22:54:10] 蘊|詩人: (嗯. 查傷口.
[22:54:35] 蘊|詩人: (交涉的話也可能會有新的情報.
[22:54:52] 克蕾雅‧星耀: (醫療13
[22:55:13] 蘊|詩人: 克蕾雅對著傷口看了一會兒. 只能確定是手下留情了的. (失敗)
[22:55:32] 艾格伯特: (沉思
[22:56:08] 蘊|詩人: (艾的話, 地牢, 醫療, 自然都可以
[22:56:42] 克蕾雅‧星耀: (現在有誰沒問過嗎
[22:57:12] 蘊|詩人: (還有幾個小的. 不怎樣重要的.
[22:57:52] 艾格伯特: 22:57:27 <DnDBot> 艾格伯特 投擲 居然是+5自然: 1d20+5=(16)+5=21
[22:57:52] 艾格伯特: 22:57:39 <DnDBot> 艾格伯特 投擲 居然是+5地城: 1d20+5=(2)+5=7
[22:57:40] 蘊|詩人: 艾格伯特再搜了一次
[22:57:57] 蘊|詩人: 在地上找到了一些泥土和雜草.
[22:58:23] 蘊|詩人: 新鮮的. 似乎曾有人從窗口爬來去過.
[22:58:53] 蘊|詩人: 草都是城裡常見的品種, 土壤也缺乏野外的質感
[22:58:38] 艾格伯特: 探頭望去
[22:59:23] 蘊|詩人: 你望了望, 看見牆上也附著些泥土
[22:58:18] 克蕾雅‧星耀: 我要搜尋一下混混的房間有沒有傳單或者信之類的線索
[22:59:23] 蘊|詩人: (再來一次成功就好嗯. 你試試交涉一下?
[23:01:08] 艾格伯特: 艾格伯特 投擲 交涉: 1d20+4=(20)+4=24(
[23:01:14] 艾格伯特: 去問問其他人有沒有看見什麼
[23:01:21] 艾格伯特: 或者知道什麼不
[23:01:38] 克蕾雅‧星耀: (我不知道該問什麼哩…
[23:01:59] 蘊|詩人: 艾格伯特順著這些線索, 先耐心地向樓下的混混解釋是來找人不是來踢館的.
[23:02:47] 蘊|詩人: 然後他開始解說. 他們確實把好騙的蘊騙了上去. 可惜她反抗, 打傷了幾個人, 就綁起拆下裝備帶走了.
[23:03:02] 蘊|詩人: 依他的說法, 這已經是兩小時前的事.
[23:03:48] 蘊|詩人: 你想到, 蘊大概是中途逃了, 偷偷爬回來取回自己的裝備, 又逃了.
[23:04:01] 蘊|詩人: 以這個思路去想, 現在大概在回酒館.
[23:03:57] 艾格伯特: (沉思
[23:04:12] 艾格伯特: (我突然感覺,這是強行把我變成了偵探(
[23:04:29] 克蕾雅‧星耀: (逗多探
[23:04:42] 蘊|詩人: 技能挑戰有很多種的呢.
[23:04:41] 艾格伯特: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這樣,現在回酒館的話」
[23:04:50] 艾格伯特: 「大概蘊已經回來了」
[23:05:50] 克蕾雅‧星耀: (是回我們住的地方?
[23:06:00] 蘊|詩人: (嗯. 回去了嗎?
[23:06:10] 克蕾雅‧星耀: 好
[23:07:02] 蘊|詩人: 投豁免. 克蕾雅.
[23:07:14] 克蕾雅‧星耀: 20
[23:07:28] 蘊|詩人: 克蕾雅一打開大門, 就有刀光閃過
[23:07:21] 克蕾雅‧星耀: 什麼豁免?
[23:07:36] 克蕾雅‧星耀: "哇!!!"
[23:07:42] 艾格伯特: 「什麼?!」
[23:07:44] 蘊|詩人: 藉著神一般的反射, 克蕾雅避過了
[23:08:20] 蘊|詩人: 門口另一邊是盛怒的蘊, 手還握著匕首. 她似乎被打得很慘, 眼都黑了一圈, 衣服也都破破爛爛的.
[23:08:40] 蘊|詩人: 她第一刀沒得手, 立刻就準備來第二刀
[23:08:51] 蘊|詩人: 然後看清楚了妳, 呆住
[23:08:54] 克蕾雅‧星耀: "姐姐!"克蕾雅捉住刀柄撲過去
[23:09:08] 克蕾雅‧星耀: (蘊也太慘了…居然被打…
[23:09:20] 蘊|詩人: 她被你捉住了. 後面立刻有一堆人湧上來.
[23:09:30] 蘊|詩人: 準備捉你.
[23:09:35] 蘊|詩人: 是市警衛
[23:09:39] 克蕾雅‧星耀: "咦…?!"
[23:10:12] 艾格伯特: 「等等!」
[23:10:25] * 艾格伯特 向警衛解釋情況
[23:10:18] 克蕾雅‧星耀: 我要投交涉
[23:10:31] 艾格伯特: 順便摸了摸表妹的頭
[23:10:39] 艾格伯特: 「好了,沒事了」
[23:10:52] 蘊|詩人: 蘊哭著撲入了你們的懷中
[23:11:09] 蘊|詩人: 也抱了抱柯猹金的腰
[23:11:20] 克蕾雅‧星耀: (我以為只抱到腳
[23:11:28] 蘊|詩人: 而一眾的混混也都被帶回去"協助調查"
[23:12:20] 蘊|詩人: 於是你們在城裡的功勞, 又添了一筆
[23:12:33] 蘊|詩人: 這是你們出發消滅大地精之前的故事了...
[23:12:38] 蘊|詩人: ==== end ====
[24:00:27] 謎團: 参加練習的每人80xp
« 上次编辑: 2015-09-19, 周六 14:03:15 由 Sheepy »
(10:23:05 PM) 欧剃: 咩的笑话一般不仅冷,而且是黑漆漆的阴冷?
(10:23:11 PM) 布布: 这只是,对别人来说是掉SAN值的腹黑,对咩来说仅仅是笑话而已
(10:23:45 PM) ***Sheepy 聳肩, 一笑置之
(10:24:17 PM) ***布布 死了
  D&D 4e 歿土英豪 頭兩章試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