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久远的灯火 LOG】 导入  (阅读 1659 次)

副标题: “这个Necromancer是个会玩的”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Diver
  • ******
  • 帖子数: 3398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久远的灯火 LOG】 导入
« 于: 2015-06-19, 周五 21:05:54 »
<a href="http://www.xiami.com/widget/38706660_1769159676/singlePlayer.swf" target="_blank" class="new_win">http://www.xiami.com/widget/38706660_1769159676/singlePlayer.swf</a>
[19:43] <小狼|NC> ————————————————
[19:44] <小狼|NC> 在这个地狱一般的末日世界中前行。
[19:44] <小狼|NC> ——已经过去了多久呢?
[19:44] <小狼|NC> 对时间的概念早已模糊不清。
[19:45] <小狼|NC> 那是出于自我保护而不得不做出的举措。
[19:46] <小狼|NC> 为了保证精神也不随身体死去的应急措施。
[19:47] <小狼|NC> 『忘却』
[19:48] <小狼|NC> 然而前行至今……又很难说,这是否是一个正确的手段了。
[19:49] <小狼|NC> 与其他『人偶』相遇,互相扶持着前进。
[19:50] <小狼|NC> 有人对这个末日的世界绝望,放任自己的精神也陷入了死亡之中,变成了某种不能以“生命”称之的存在。
[19:50] <小狼|NC> 有人在前进中逐渐剥离,被凶恶的怪物拆散、撕裂,变成了碎片。
[19:51] <小狼|NC> 有人不认同你的理念,你的方向,你的言行……他们与你分道扬镳,独自离开。
[19:51] <小狼|NC> 时至今日……终究还是只有你一个人前行至此。
[19:52] <小狼|NC> 地平线上,一个高大的破败建筑矗立在哪里。
[19:52] <小狼|NC> 纵然经过了数千年的风霜,依然屹立不倒。
[19:53] <小狼|NC> 那即是被称为『塔』的建筑。
[19:53] <小狼|NC> ——如果说有哪里能够解释死灵科技,解释世界为何变为这样,解释你,你们为何还能够活动的地方。
[19:54] <小狼|NC> 那便只有『塔』了。
[19:54] <小狼|NC> 那里是旧世界唯一幸存的大型建筑——死灵科技诞生的起点。
[19:55] <小狼|NC> ————————————————
[19:57] <萤> (“时到今日、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19:58] <萤> ——并没有真的说出口的自言自语,在心中以陌生的音色评论着。
[19:58] <萤> 听起来有点像曾经的某个同伴的口气,但又不很确定。
[19:58] <萤> (明明连“今天”是“哪一天”都不知道……)
[19:58] <萤> ——不过就算知道了,对于现状恐怕也没有任何意义。
[19:59] * 萤 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当然不是指可能以建筑物为巢的什么野生动物,而是不知道躲藏在哪的守卫者——不管是有脑子的还是没脑子的。
[20:01] <萤> 无可抱怨,无可悲叹……
[20:02] <萤> 因为无法去指责谁,也无法去挽回什么。
[20:03] * 萤 逐渐接受了所处的这个末世的自己,现在说不定已经变得麻木了。
[20:03] <萤> (然而,如果还要说,有什么让脚步仍然前行的话……)
[20:04] * 萤 又仰头望了望塔。随着距离靠近,要渐渐看不到那顶端了。
[20:04] <萤> (……就是还不甘心吧,在寻找到“意义”之前……)
[20:05] * 萤 拉了拉斗篷,继续向塔走去。
[20:05] <小狼|NC> “喵——”
[20:06] <萤> “?”
[20:06] <小狼|NC> 一声清脆的猫叫声打破了高塔下压抑的寂静。
[20:07] <小狼|NC> 一只黑猫摇摆着尾巴,漫步走到了路边废墟上,与你视野平齐的高度。
[20:07] * 萤 耳朵晃晃——指的当然是竖在头顶的那双——目光望向黑猫。
[20:08] <小狼|NC> 黑猫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你,紧缩的竖瞳之中似乎潜藏着什么你难以察觉的情愫……
[20:08] <小狼|NC> (行动判定,可用记忆碎片【黑猫】
[20:08] <Oicebot>  萤进行根据HR是这样?检定: 1d10+1=7+1=8
[20:08] <萤> (第一反应是看 是活物还是UD hhh
[20:09] <小狼|NC> 紧接着,你察觉到了。
[20:09] <小狼|NC> 与遍布在这荒野之中的其他“怪物”不同。
[20:10] <小狼|NC> 这只黑猫的心脏仍旧在噗通噗通的跳动,驱动着血液在血管中流淌,消耗能量,维持——
[20:10] <小狼|NC> 生命的火花。
[20:10] <小狼|NC> “喵——”
[20:10] <萤> “……骗人吧……”
[20:11] <小狼|NC> “准确来说,是骗‘人偶’才对。”
[20:11] * 萤 意识到这点的一瞬间,睁大了眼睛,忍不住感叹出声。
[20:11] <小狼|NC> 几乎不给你留下震惊的空间,黑猫淡然的开口,吐出人言。
[20:12] * 萤 刚刚微微抬起的、被磨损的手套包裹着的手,因为突然冒出的人声而立刻转为握拳。
[20:13] <萤> “……好吧。”
[20:14] * 萤 根据之前旅行的经验,迅速收起了吃惊的神色——虽然可能是自己一厢情愿。
[20:14] <萤> “那么,你愿意自我介绍一下吗?”
[20:15] <小狼|NC> “喵,咪咪,猫,黑猫。”
[20:15] <小狼|NC> “随意你怎么称呼我都可以。”
[20:16] <小狼|NC> “或者说,你愿意给我起一个名字呢?”
[20:16] * 萤 (不管怎样。)
[20:17] * 萤 (不管怎样,能遇到可以谈话交流的对象,都是值得珍惜的……这恐怕是这片大地上的能排在前三的规则)
[20:17] * 萤 于是歪了歪头。
[20:17] <萤> “也行,不过我不擅长起名呢。”
[20:18] <萤> “顶多只有‘小黑’(Kuro)这种程度,没问题吗?”
[20:18] <小狼|NC> “没问题。”
[20:19] <小狼|NC> 黑猫从废墟上一跃而来,来到你的身前。
[20:19] <小狼|NC> “小黑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这挺好的,不是吗?”
[20:20] <小狼|NC> “那么你呢,我该怎么称呼你?”
[20:20] <萤> “意外地好说话啊,小黑桑。”
[20:20] <萤> “我叫萤(Hotaru)。”
[20:21] <小狼|NC> “好的……萤。”
[20:22] <小狼|NC> “高塔的大门是锁上的,而我恰好知道进入的方法。”
[20:22] <小狼|NC> “如果你愿意帮我一个忙的话,我会感激不尽。”
[20:23] <萤> “嗯,正好我本来就想进去看看呢”
[20:23] <萤> “不过,原来你不是住在那里面的吗?”
[20:24] <小狼|NC> 黑猫抖了抖尾巴,再次跳上了废墟:“请跟我来——”
[20:24] * 萤 尾巴摇摇,不仅是为了散热(?),如果周围有什么动静的话也要立刻做出反应才行
[20:25] <萤> (/ME 尾巴比它大!
[20:25] <萤> “啧……”
[20:25] * 萤 只好跟上。
[20:25] <小狼|NC> 黑猫轻盈的漫步在瓦砾之上,而你只能小心那些凸起和凹陷,踉跄前行。
[20:26] <小狼|NC> 几分钟后,你们来到了一个略大的坑洞边缘。
[20:26] * 萤 (就从自说自话这点而言,倒是真的挺像猫的啊……)
[20:26] <小狼|NC> 黑猫蹲在坑边,示意你靠近。
[20:27] <小狼|NC> “我饿了——”它这么说道,“但我打不开这一扇保险门。”
[20:27] * 萤 习惯性地先扫视了一周,没有发现潜伏着的看守机械之类,才在坑边半跪下。
[20:28] <小狼|NC> 坑里露出了一个保险柜或者类似什么玩意的一面,上面的密码锁和把手都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了。
[20:29] <小狼|NC> 大门倒是只露出了一小块缝隙,能够隐约看到里面都是些罐头样的东西。
[20:29] <小狼|NC> “请帮我打开它。”
[20:29] <小狼|NC> (行动判定,打开坏掉的门
[20:29] <萤> “果然是家猫呢……”
[20:30] * 萤 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但表情放松了些。
[20:31] <萤> (于是尝试直接拧开?就使用【手腕】【狂鬼】?
[20:31] <小狼|NC> (可重试,所以如果不想骰也无所谓
[20:31] <小狼|NC> (由你描述了
[20:31] <Oicebot>  萤进行骰好了,救猫一命胜造5级浮屠什么的检定: 1d10+2=6+2=8
[20:33] <萤> 对于柔弱的猫而言无法撼动的保险柜——不,即使是人类也一样——在充分强化过身体的活死人跟前,不过跟打开碗橱一样罢了。
[20:33] * 萤 随手抓住柜门边缘,简简单单地发力,金属柜便发出了令人颤抖的嘶哑叫声——
[20:34] * 萤 就那么把整块钢板(现在已经扭曲了若干)给掰了下来。
[20:34] <萤> “所以,还要顺带的开罐服务吗,小黑桑?”
[20:34] <小狼|NC> 撕开的钢板之后,柜子里成堆的罐头便显露出来。
[20:35] <小狼|NC> 你还没问完,小黑就已经“唰”的一声窜了进去。
[20:35] * 萤 “……”半弯着腰,饶有趣味地在后面看着。
[20:36] <小狼|NC> 伴随着尖锐的“唔喵”声,罐头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惨叫,就这么被锋利的牙齿撕开了一个口子。
[20:36] <小狼|NC> 随后则是猫咪进食时常见的呼噜声。
[20:37] * 萤 (啊,尽管是“活的”,毕竟还是多少强化过的吧……不然光是这有毒空气都受不了吧。)
[20:38] * 萤 那与其说是久违的、不如说已经没指望再听到的声音,微妙地让人感到治愈……
[20:38] <小狼|NC> 片刻之后,一整个罐头就被吞吃殆尽。
[20:38] <小狼|NC> 小黑一边发出满足的喵呜叫声,一边舔着爪子,为自己打理清洁。
[20:38] * 萤 一时也浑然忘记了别的,就静静守在旁边。
[20:39] <小狼|NC> 有多久了呢——
[20:39] <小狼|NC> 没看到这样属于『日常』的画面。
[20:39] <小狼|NC> 记忆中闪过的那些凌乱的碎片如今找到了微妙的重合点。
[20:39] <小狼|NC> 那只早已被你遗忘的黑猫,如今也仿佛逐渐清晰起来……
[20:39] <小狼|NC> (对话判定~
[20:40] <Oicebot>  萤进行学到了!还有这招啊对(卖)话(萌)判定!检定: 1d10=9=9
[20:41] <萤> (那么 宝物 3->2
[20:42] * 萤 忘我之中,油然不觉再次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那温暖的皮毛……
[20:42] <小狼|NC> ————————————————
[20:43] <小狼|NC> 在那之后,小黑带你绕过了塔紧锁的正门,从一道破损的墙壁缝隙中钻进了塔里。
[20:43] <小狼|NC> 空旷的一层大厅中遍布着已经化为白骨和尘埃的尸体。
[20:45] * 萤 (是曾经的隐蔽所,还是……)
[20:44] <小狼|NC> 步向二层的阶梯隐藏在黑暗中。
[20:44] <小狼|NC> 那里有让你感到分外熟悉的危机感。
[20:45] <小狼|NC> 再回头时,小黑就已经消失不见。
[20:45] <小狼|NC> 而大厅的另一侧,则响起了脚步声……
[20:45] <小狼|NC> ————————————————
[20:45] <小狼|NC> End
« 上次编辑: 2015-06-24, 周三 21:47:41 由 小狼希诺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版主
  • *
  • 帖子数: 972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久远的灯火 LOG】 导入
« 回帖 #1 于: 2015-06-24, 周三 21:53:28 »
<a href="http://www.xiami.com/widget/38706660_1773860736/singlePlayer.swf" target="_blank" class="new_win">http://www.xiami.com/widget/38706660_1773860736/singlePlayer.swf</a>
[19:38]<小狼|NC>   ————————————————
[19:39]<小狼|NC>   将军端坐在他的办公桌后方,双手交叉。
[19:39]<小狼|NC>   胸前的勋章排成一排,闪着光。
[19:40]<小狼|NC>   “【       】上尉,我将这个任务交给你,你有信心完成吗?”
[19:41]<小狼|NC>   “有!长官!”【       】上尉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
[19:41]<小狼|NC>   “很好。”将军满意的点点头,“你要记住,你必须找到【     】,这是人类…………”
[19:42]<小狼|NC>   记忆由此中断。
[19:43]<小狼|NC>   与其说记忆,倒不如说是碎片。
[19:43]<小狼|NC>   脑海中的画面模糊不清,宛如梦境一般。只有几个概念明晰而准确。
[19:43]<小狼|NC>   将军,勋章,任务,重要性。
[19:44]<小狼|NC>   除此之外,你是谁,执行什么任务,为什么要执行,目标究竟是什么……都毫无印象。
[19:45]<小狼|NC>   只有一种崇高的使命感迫使你不断前进,哪怕拿着、使用、依靠自己厌恶的武器也在所不惜。
[19:46]<小狼|NC>   必须……必须……
[19:46]<小狼|NC>   为了…………哪怕牺牲一切也在所不惜!
[19:46]<小狼|NC>   ————————————————
[19:47]<小狼|NC>   清醒过来的时候,你正躺在一片昏暗的废墟之中。
[19:47]<小狼|NC>   手里紧紧握着“Earnest Saylor”的老旧狗牌。
[19:48]<小狼|NC>   昏黄的灯光照亮了这个狭小的地下室,厚重的灰尘有几厘米高,大概堆积了好几个世纪那么久。
[19:48]<小狼|NC>   周围……空无一人。
[19:48]*   布莱斯 仔细的端详了一番狗牌。
[19:49]<小狼|NC>   『姓名:Earnest Saylor (厄尼斯特·塞勒)
[19:49]<小狼|NC>   部别:NPLA 7军 101师 7367部队 侦察连
[19:49]<小狼|NC>   军阶:*****(模糊不清)
[19:49]<小狼|NC>   出生:2121年4月1日
[19:49]<小狼|NC>   种族:Khasas(卡斯族)
[19:49]<小狼|NC>   血型:AB』
[19:49]<布莱斯>   :“这是...”发现上面的东西基本没映像。
[19:49]<小狼|NC>   老旧的狗牌磨损严重,看来起来似乎有些年头,但奇怪的是没有发生氧化现象。
[19:50]<小狼|NC>   也许是你遗忘的某个队友的……也许就是你本人的?
[19:52]<布莱斯>   :“不可思议。”然后还是小心的将其挂在了胸前,毕竟那也许是曾经的唯一证明了。
[19:53]*   布莱斯 接着开始仔细的搜查一下房间看看是否还有东西经过留下痕迹。
[19:54]<小狼|NC>   (行动判定:侦查
[19:56]<布莱斯>   .r d10+1
[19:56]<Oicebot>    布莱斯进行检定: 1d10+1=9+1=10
[19:57]<小狼|NC>   这个狭小的地下室显然已经有数百年没人来过了,厚厚的灰尘简直堆积成山。
[19:58]<小狼|NC>   不过你倒是在灰尘的掩盖之下发现了一些已经坏掉的显示器阵列,似乎这里原来是用作监控的地方。
[19:58]<小狼|NC>   房间的另一边,有一扇歪曲的铁门。尝试掰开的话,应该就能离开这里了。
[19:59]<布莱斯>   ;“所以说我到底是如何到这里面来的,情报太少了..”
[20:04]*   布莱斯 决定出去侦测一番获取更多情报。
[20:05]*   布莱斯 试图推(或者掰)开铁门。
[20:05]<小狼|NC>   铁门比你想象的要脆弱许多。
[20:05]<小狼|NC>   轻轻拉扯一下就从门框上掉了下来。
[20:06]<小狼|NC>   门后是一段狭长的向上阶梯。
[20:06]<小狼|NC>   顶端的出口似乎被一些瓦砾盖住了一部分,只有半人宽的洞口透下光来。
[20:08]*   布莱斯 先抖掉沾在鞋和裤子上的灰尘,然后从瓦砾的洞口往外看。
[20:09]<小狼|NC>   一栋异常高大的建筑以突兀的形式映入你的眼中。
[20:10]<小狼|NC>   从洞口往外望去,它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
[20:10]<小狼|NC>   高耸的塔身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天空浅灰色的云层之中,宛如通天。
[20:11]*   布莱斯 重点观察面前通天建筑的结构完整度。
[20:12]<小狼|NC>   与这末日世界常见的破败建筑不同,眼前的塔虽然有些破败,却依然保持着建筑结构的完好。
[20:13]<小狼|NC>   除了一些破损的窗户,偶尔出现的豁口之外,这坐塔仿佛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一样。
[20:13]*   布莱斯 给这栋建筑打上可疑的标签。
[20:15]*   布莱斯 捡起一块瓦砾扔出去试探。
[20:16]<小狼|NC>   瓦砾顺着洞口被你仍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普通的声响。
[20:16]<小狼|NC>   除此之外,末日的世界依然是一片死寂。
[20:17]*   布莱斯 深吸一口气,将背包取下来先丢出瓦砾口。然后在自己爬出去。
[20:17]<小狼|NC>   爬出瓦砾之后,你才切身体会到了这座高塔的震撼。
[20:18]<小狼|NC>   费力的抬起头也不能将其尽收眼底,漆黑的塔身带着一股并不怎么舒服的压迫感。
[20:19]*   布莱斯 在瓦砾堆中来回跳跃,朝着塔的方向靠近。
[20:19]*   布莱斯 将塔列为首要搜索目标以获取情报。
[20:20]<小狼|NC>   逐渐向塔的方向靠近,你很快就来到了它的脚下。
[20:20]<小狼|NC>   稍稍绕塔走了一段,就找打了一个可供出入的地方。
[20:20]<小狼|NC>   那估计是原来的员工通道,或者安全通道之类的存在。
[20:21]<小狼|NC>   钢铁制作的通道已经有些变形,不过这也方便了你能够顺利的进入塔内。
[20:21]*   布莱斯 从塔下仰望铅灰色的云端。
[20:22]*   布莱斯 心中萌生一种奇怪的预感。
[20:23]<小狼|NC>   铅灰的云层依然压得极低,极为缓慢的蠕动着,一如笼罩在这个世界上的死亡。
[20:24]<布莱斯>   :“这种情况很难发现空袭目标呢。”
[20:24]*   布莱斯 赶紧进入通道内部。
[20:24]<小狼|NC>   你沿着通道踏进了塔的一层大厅。
[20:25]<小狼|NC>   这里遍布着已经化为白骨和尘埃的尸体。
[20:25]<小狼|NC>   然而……
[20:25]<小狼|NC>   你陡然注意到在大厅的另一端——
[20:25]<小狼|NC>   一个『人偶』正站在那里。
[20:26]<小狼|NC>   ————————————————
[20:26]<小狼|NC>   End
引用
[20:29]<小狼|NC>   记忆碎片【寻找】 更新
[20:29]<小狼|NC>   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一股让你想要落泪的亲切感涌了上来。
[20:29]<小狼|NC>   你不知道是由于发现了属于同类的『人偶』,还是由于他就是你要寻找的目标。不过……
[20:29]<小狼|NC>   即使你要寻找的目标不是这位『人偶』,也一定是相同的存在。
[20:29]<小狼|NC>   逐渐向目标靠近的感觉让你充满了动力。

« 上次编辑: 2015-10-24, 周六 20:38:18 由 小狼希诺 »


我很可爱,请给我团。

离线 小狼希诺

  • 白狼天狗
  • 版主
  • *
  • 帖子数: 972
  • 苹果币: 7
  • 愿星星给予仰望者光芒
Re: 【久远的灯火 LOG】 导入
« 回帖 #2 于: 2015-06-24, 周三 21:55:16 »
<a href="http://www.xiami.com/widget/38706660_1771351946/singlePlayer.swf" target="_blank" class="new_win">http://www.xiami.com/widget/38706660_1771351946/singlePlayer.swf</a>
[20:48]<小狼|NC>   ————————————————
[20:48]<小狼|NC>   你是知道的。
[20:48]<小狼|NC>   自己的过去犯下了巨大的过错。
[20:49]<小狼|NC>   巨大到——哪怕已经遗忘一切,现在回想起来还会造成胸腔中难以抑制的疼痛——的过错。
[20:49]<小狼|NC>   还好,至高而仁慈的主原谅了你的过错。
[20:50]<小狼|NC>   祂抚平了你的创伤,让你丢弃了过去,以新的姿态继续散播祂的荣光。
[20:51]<小狼|NC>   祂即是唯一的真宰,最高的养育者、盟誓和契约的监督者、万物的创造主。
[20:51]<小狼|NC>   愿祂的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20:52]<小狼|NC>   每日每夜,从无间断的祈祷让你靠近祂,临近祂。
[20:53]<小狼|NC>   祂遍抚慰你,给予你力量,好教你执行祂给予的任务。
[20:53]<小狼|NC>   以『人偶』的躯体。
[20:54]<小狼|NC>   『拉撒路(Lazarus)』。
[20:54]<小狼|NC>   这是你常在嘴边念叨的词语。
[20:54]<小狼|NC>   是的,毫无疑问,你已经死去多时。
[20:54]<小狼|NC>   但这又有什么问题呢?
[20:55]<小狼|NC>   主是至高的创造主,祂会在那应许之日来临时,给予你失去的生命。
[20:55]<小狼|NC>   就如同那病逝之后又复活的拉撒路一样。
[20:55]<小狼|NC>   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证明祂的荣光的呢?
[20:56]<小狼|NC>   主啊——
[20:56]<小狼|NC>   您即是是唯一的真宰,最高的养育者、盟誓和契约的监督者、万物的创造主!
[20:56]<小狼|NC>   愿您的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20:56]<小狼|NC>   ————————————————
[20:57]<小狼|NC>   苏醒过来的时候,你发现在正坐在一张遍布灰尘的椅子上。
[20:58]<小狼|NC>   周围是一排排同样残破不堪、布满灰尘的椅子。
[20:58]<小狼|NC>   正前方有一些木板的碎片,看起来像是桌子的残骸,或者类似的东西。
[20:59]*   阿略埃特 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
[20:59]*   阿略埃特 白色的天花板,沾满灰尘的白墙,还有,那正前方的……
[21:04]*   阿略埃特 目光越过碎片的残骸,彩色的玻璃嵌在上方,不再华丽的光泽中,依稀可以看到光芒在闪烁
[21:04]<阿略埃特>   再望过去,那便是
[21:05]*   阿略埃特 主的存在,以及永恒不变的,十字架
[21:06]*   阿略埃特 就算没有把握住现状,就算脑内的记忆已经浑浊不清,就算是一切早已淡去的现在
[21:06]*   阿略埃特 也没有忘记刻在心中的文字
[21:07]<阿略埃特>   “祈求主……愿主今日也为我照亮,指引我前行的道路。”
[21:07]<阿略埃特>   “祈愿我能欢快地、健康地度过每一日。”
[21:07]<阿略埃特>   “当诸事不尽理想时能够不忘笑容、总是能见得事物的光明面。”
[21:07]<阿略埃特>   “祈愿即使不如意时,也能使我领悟必须感激之物的存在。”
[21:07]<阿略埃特>   “并非只是尽自己欲求、而是遵从您所期望之事。”
[21:07]<阿略埃特>   “愿您能使我寻得思虑周遭人们而生的喜悦。”
[21:10]<小狼|NC>   隐约之间,你仿佛听到了唱诗班宏大的高昂的圣歌。
[21:10]<小狼|NC>   主的意志降临了。
[21:11]<小狼|NC>   祂崇高的声音在你耳畔回响。
[21:12]<小狼|NC>   祂轻柔的抚慰你的灵魂,让你从心底涌出了一股至高的愉悦。
[21:13]<小狼|NC>   祂需要你,你要完成祂的期望,传播祂的荣光。若此,你便能获得那应许的报酬。
[21:14]<阿略埃特>   “我,遵从您的指示……”
[21:16]<小狼|NC>   灵魂上的高昂很快就沉寂了下去。
[21:16]<小狼|NC>   主的意志离开了你,但你知道祂随时在你的身侧。
[21:17]<小狼|NC>   只要祈祷,祂便回应。
[21:08]<阿略埃特>   “……我,遵从您的指示。”
[21:09]<阿略埃特>   “阿门”
[21:09]*   阿略埃特 短暂的祷词,让思绪不禁冷静了下来
[21:10]*   阿略埃特 睁开眼,开始重新打量这个世界
[21:18]<小狼|NC>   家具的碎片遍布着整个大厅,墙壁上挂着一些被灰尘笼罩,几乎看不出原状的大块屏幕。
[21:19]<小狼|NC>   依稀可以看出这里原来是一个展厅的样子。
[21:19]<小狼|NC>   不远处有一个向下的楼梯,下方依稀传来一些昏暗的灯光。
[21:20]<小狼|NC>   另一边则是向上的阶梯,不过其上有一个巨大的机械堵住了通路。想开挪开恐怕得花一番功夫。
[21:20]<阿略埃特>   “这里会是……”
[21:21]*   阿略埃特 蹒跚着站起来,虽然好像很久没有活动过身体了,但手脚却意外地灵活,仿佛,皮肤可以随着自己意志跳动一般
[21:22]*   阿略埃特 看了看自己,依然是穿着“熟悉”的紫色连衣裙,头上带着圆帽
[21:22]<阿略埃特>   “我是在……是在【巴别塔】吗?是这样的吗”
[21:23]*   阿略埃特 带着混乱的记忆,先走近那向上的阶梯边,伸手向巨大的机械摸去
[21:24]<阿略埃特>   “不知道呢……不清楚呢……”
[21:24]<小狼|NC>   拂开灰尘之后,属于钢铁冰冷而坚硬的触感传递到你的手上。
[21:24]*   阿略埃特 忽然间,看到了手指上戴着的,属于自己的,小小的【宝物】
[21:25]*   阿略埃特 直盯着手指上的那物。几片月桂的叶子缠绕在一起,牢牢地套在手指根部。
[21:26]*   阿略埃特 她不想取下它,她不想破坏它,她……不想失去它
[21:27]*   阿略埃特 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当伸手去触碰它时,心头的痛苦不免会,散去一点点
[21:27]<阿略埃特>   “啊……原来是这样……可是,是哪样?”
[21:28]*   阿略埃特 用了用力,看起来自己是推不动这铁物的
[21:28]<阿略埃特>   “不是这边吗?那就是……”
[21:29]*   阿略埃特 抬头看了看周围,转身向着下方的阶梯走去
[21:29]<小狼|NC>   顺着阶梯往下,一种略显微妙的感觉渐渐漫过你的心灵。
[21:30]<小狼|NC>   虽然你无数次的见证了主的奇迹,但你依然满怀虔诚的敬畏——
[21:30]<小狼|NC>   两只迷途的羔羊正呆在那遍布灰尘的大厅之中,谨慎的互相对视着。
[21:36]<阿略埃特>   “主啊,请赐予我勇气,拯救迷途的羔羊吧”
[21:36]*   阿略埃特 在心中默念道,然后鼓起勇气,向着阶梯下方,那未知的世界走去
[21:36]<小狼|NC>   ————————————————
[21:36]<小狼|NC>   End


我很可爱,请给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