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万华镜第一季】·LOG外4:四大邪教  (阅读 1766 次)

副标题: 间幕曲:此一时彼一时在南方......四大邪教好可怕!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版主
  • *
  • 帖子数: 3330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万华镜第一季】·LOG外4:四大邪教
« 于: 2015-04-10, 周五 21:44:26 »
21:58:29<森娅> ====================================故事继续==================================
22:00:55<森娅> 初夏的深夜,扬州城依旧繁华,在远离热闹大街的地方,李大贵正孤身一人走在夜路之中。
22:01:19<森娅> 忽然他耳边传来一阵怪笑,接着就是niconico的奇怪声音!
22:02:23<李大贵> “……”
22:01:56<森娅> 这声音让人着魔,不自觉间他就走进了巷子的深处
22:03:09<森娅> 摇晃了一下脑袋!你视乎看到了幻觉!
22:03:57<森娅> 一个灰色头发的女子捂着脑袋靠在墙边!而她不远处有一只粉红色的小马!还有一个扎着黑色双马尾的女子!这黑色双马尾女子身上带着邪气几乎肉眼可见!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22:04:41* 李大贵 惊讶得合不拢嘴
22:05:52* 李大贵 下意识的摸了摸右手的扳指(隐形戒指
22:05:49<森娅> “似乎又来了一个家伙!看起来不是普通人类呢?”
22:05:57<森娅> 黑发女子开口道!
22:07:15<李大贵> “俺不是人……”
22:07:56<森娅> “朋友!!你听过小马么!?”
22:08:21<森娅> 粉红色的小马向大贵问到。
22:09:25<李大贵> “俺不知道什么是小马。”
22:09:38<马伯黛> “别……别理她!这些家伙有古怪!”
22:09:46* 马伯黛 咬牙切齿地按着脑袋
22:10:15<马伯黛> “要是闲人的话就快离开这里!”
22:10:19<李大贵> “俺要回家了,南方太冷了。”
22:10:40* 李大贵 启动隐形戒指就要逃命
22:09:06* 马伯黛 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在四周
22:09:16<森娅> 大贵注意到了!地上的脚印和在场的人数不吻合,应该有更多的人才对!
22:09:44<森娅> 而马伯黛发现屋顶上有人!
22:10:41<森娅> “来了就别想走了!!”
22:10:35<马伯黛> “咦?”
22:10:42* 马伯黛 猛然抬头,看着屋顶
22:10:46<马伯黛> “有人?”
22:13:26<森娅> 伯黛洞悉先机,抢先出手,占据主动!
22:14:23<马伯黛> “真见鬼……不要喊了!”
22:15:45<李大贵> “什么鬼……”
22:17:15* 马伯黛 焦躁地冲向远处粉红色的小马
22:20:41<森娅> 粉色的小马身上一阵闪烁!让你无法集中精神!
22:20:52<马伯黛> “真见鬼……”
22:21:38* 马伯黛 把手放在腰间的武士刀上,然后按照拔刀的身体记忆,空手挥出——在触及敌人的一刹那手中吐出一道光刃
22:22:11<马伯黛> “什么!竟然……”
22:22:32<李大贵> “为什么西洋的人会用东洋的刀……”
22:22:49<森娅> 你发现瞬间砍出的三刀只有一刀命中!其他两刀都打失了!
22:22:54<李大贵> “果然就打不中嘛……”
22:22:59* 马伯黛 手中光刃划到虚影之上,顿时一惊,松手散去光刃,随后反手再度挥出两刀
22:23:38<李大贵> “不对吧,回马枪是枪的武艺。”
22:23:48* 李大贵 淡定的解说。
22:24:54<马伯黛> “别在那里说风凉话了,快离开这里,这些家伙会邪法!”
22:24:55<李大贵> “等一下,这是东洋的拔刀术。在一瞬间看起来只有一刀,其实总共有七刀斩出。”
22:25:39<森娅> 虽然只是中了一刀!但却在粉色小马身上留下了恐怖的伤痕,鲜血从伤口喷射而出打在你的身上,但却没有热乎乎的感觉!而是寒冷刺骨!!
22:27:17<森娅> 你没能躲开鲜血,也没能抵挡住入骨的寒冷!身体的关节上出现了类似冰霜的东西,让你举步维艰。
22:27:16<李大贵> “害怕了,强大的灰发蛮夷居然畏惧了,这怪异的马匹究竟是什么鬼怪。”
22:28:22<马伯黛> “帝国人才不是伏尔加鞑子那样的蛮夷!算了,我还能挡他们一小会儿……你快离开这里!”
22:28:36* 马伯黛 冻得牙齿都有点打战了
22:29:22<李大贵> “姑娘自己保重,李某走也。”
22:30:22* 李大贵 轻轻摆摆手,隐约一股漆黑的死气环绕,然后撒腿就从原路跑了
22:30:48<森娅> 李大贵向来路逃亡而去,却发现巷子的出口如同有一面空气墙!根本无法离开!
22:32:35<李大贵> “哎妈呀……还有障术……”
22:34:46<森娅> 陆上的粉色小马忍着剧痛!抓住马伯黛的破绽退出了供给圈
22:35:25<森娅> 接着对着马伯黛张开大口!
22:35:30<森娅> 一股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22:37:29<李大贵> “啊,粉色怪马喷出了冷气,这对深受寒气之苦的灰发姑娘可谓是雪上加霜!”
22:37:35<森娅> 距离太近!伯黛无法规避!全身都被冻得紫了!
22:37:59<马伯黛> “你居然还有心情说这个么!”
22:38:09<马伯黛> “等等,你还没跑?!”
22:38:19* 马伯黛 被冻得脑子都糊涂了
22:38:58<森娅> 那个黑发女子冲到巷子中央对着李大贵一抬手!
22:39:15<森娅> 一颗黑色的能量球就飞了过去!
22:42:36<李大贵> “李某堂堂七尺男儿,岂能抛下姑娘说走就走。”
22:42:56<李大贵> “呃,这恶臭的味道。”
22:43:26<李大贵> “就像梅雨季晒了28天没干受潮的咸鱼……”
22:44:13<李大贵> “让我想起了长白山东方高丽人家家户户在酱缸里腌制的白菜。”
22:43:32<森娅> 大贵受到了负能量冲击!身体产生了反胃的感觉,还好没有呕吐!只是恶心!
22:43:49<森娅> 这个时候屋顶上的蓝色马也行动了!
22:44:46<森娅> 它飞到了战场中央!然后嘴巴对着那受伤严重的粉色小马突出一颗珍珠!!
22:45:24<森娅> 粉色小马的伤口止住了鲜血而且开始慢慢愈合了!
22:51:57<马伯黛> “唉……你们这些蠢马!有本事来追我啊!”
22:52:16* 马伯黛 叹了一口气,随后抬头对这些莫名其妙的马大声喊道
22:52:38* 马伯黛 随后按着粉红色小马的脑袋从它身上翻了过去,一溜烟拐进了巷子里
22:55:05<马伯黛> “刚才那个人会穿墙术,已经跑掉了!”
22:55:13* 李大贵 扭扭隐形戒指消失在原地
22:55:15* 马伯黛 顺口一忽悠
22:55:51* 李大贵 然后原本所在的地方周围二十尺全是漆黑的迷雾
22:55:53<森娅> “人呢?不见了?”
22:56:14* 马伯黛 顿时一惊,随后感觉啼笑皆非
22:56:30<马伯黛> “我就说那个人会穿墙术,你们之前还不相信?”
23:01:46<森娅> 于是李大贵隐身了而且巷子你泛起了浓雾!
23:01:54<森娅> 她们只好追博纳黛特而去了
23:02:17<森娅> 那个黑马尾的家伙还不死心撒了一把闪光尘,但没有发现李大贵的身影。
23:04:46<森娅> 粉色小马追出巷口想着马伯黛的屁股就是是一撞!可惜却撞在附近民居的衣架上。
23:05:08<森娅> 接下来飞在空中的小马继续吐出光珠为粉色小马治疗。
23:05:43<森娅> 粉色小马的伤口愈合程度更好了!
23:05:57<森娅> 本来都能看到骨头了,现在伤口已经变少了很多!
23:11:13* 马伯黛 看了看背后紧追不舍的小马,努力加快了脚步
23:12:21* 李大贵 偷偷摸摸地跟在黑发女人后面
23:12:59<森娅> 于是对方三人开始追击马伯黛
23:13:43<森娅> 粉色小马继续勇猛地冲击!不过再一次撞在了杂物上!
23:13:52<森娅> 而空中的飞马也继续为他治疗
23:14:22* 马伯黛 抬头看了看空中的飞马,咬了咬牙继续逃命
23:15:58<森娅> “太狼狈了!外国的拔刀师!你早上的气势去哪里了?”
23:16:14<森娅> 这个时候巷口传来了一个女声。
23:16:47<马伯黛> “唉,架不住这些马会邪法啊……”
23:17:01* 马伯黛 苦笑着说
23:17:19<马伯黛>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什么见鬼的niconiconi,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啊。”
23:17:08<森娅> “不好!是城管来了!快撤!”
23:17:26<森娅> “又是青丘教会的人!”
23:18:23<森娅> 一道月光砸向了追击马伯黛的小马,然后小马惊慌地向反方向逃跑了!
23:18:53<森娅> 那个嘴里一直说着niconiconi的女人放下一个力墙术断后也逃了!
23:21:37* 马伯黛 靠着墙长出了一口气
23:22:00<马伯黛> “咳咳,还真是狼狈啊。”
23:22:00<森娅> “你受伤了,冻伤。你需要去烤烤火。”
23:22:30<马伯黛> “说得有理,但是那些见鬼的马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23:19:47<森娅> “那边的龙血之子~出来吧,已经安全了!”
23:20:03<森娅> 她指了指李大贵潜行的位置。
23:21:53<李大贵> “不。”
23:22:08<森娅> “不?”
23:22:10<李大贵> “今天是什么是日子,为什么到处都是怪女人。”
23:22:37* 李大贵 也没有显出身形,就这么走到两人旁边大声说道
23:22:53<森娅> “这样太不礼貌了...这个拿东洋刀的外国人才是怪女人吧。我很正常好么?”
23:22:57<森娅> 她指了指自己。
23:23:24* 马伯黛 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23:23:12<森娅>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请跟我来。”
23:23:20<森娅> 她对你们做了个请的动作。
23:23:55<李大贵> “说的也是,青丘教的人也不算怪了。”
23:24:03* 马伯黛 松开右手,任由光刃化作闪光的碎片
23:24:22* 李大贵 扭一扭戒指显出身形跟着青丘教的人走
23:24:54<森娅> 于是你们跟着女子走了一段时间。
23:25:37<森娅> 在城东附近的一家豆腐店后面,进入了一个地下神殿。
23:26:05<森娅> 这个神殿并不宽阔,准确来说只有几十平方大。
23:26:54<森娅> 在神殿的墙壁上挂满了字画,靠着墙壁的地方还有有一尊用石头雕刻的神像。
23:27:09<森娅> “来,烤烤火吧。”
23:27:24* 马伯黛 连连点头
23:27:27<森娅> 那个女人按着伯黛的肩膀施展了一个治疗术。
23:27:43<森娅> 让已经被冻得坏死的肌肉从新恢复了一点活力。
23:28:05<森娅> 她示意你们坐下,并且为你们倒了两杯清水。
23:28:39<森娅> “你们身上已经中了诅咒,需要净化。不然会越来越严重的。”
23:28:46<李大贵> “什么鬼……”
23:28:52<马伯黛> “niconi?”
23:28:57<马伯黛> “咦?!”
23:29:07* 马伯黛 惊讶地发现自己也说起了莫名其妙的话
23:29:16<森娅> “你们现在闭起眼睛...对是不是会出现邪教的教义?”
23:29:22<森娅> “而且会脱口而出!”
23:29:43<马伯黛> “真是可怕的诅咒啊poi!”
23:29:31<李大贵> “……”
23:29:45<李大贵> “兽人永不为奴!”
23:29:55<李大贵> “……问题是有点大……”
23:30:22* 马伯黛 惊讶地打量着李大贵
23:30:39<森娅> “先不要着急,我是青丘贤君的神圣之子,只要在月光下我就能拥有净化的力量,把你们的诅咒净化。”
23:31:59<森娅> 她的身体出现一圈柔和的白光,然后嘴巴里说着复杂难懂的咒语,渐渐地你们脑海中的诅咒之音缓缓消失。
23:32:10<森娅> 心中只剩下平静的感觉 。
23:32:08<马伯黛> “啊……舒服多了!”
23:32:26<森娅> “你们今天遇到的是一些渗透进我国的邪教。”
23:32:38<森娅> “他们一共分为四大势力。”
23:32:39<马伯黛> “邪教么?确实名不虚传……真是邪乎!”
23:33:16<森娅> “他们荼毒我们的国民,首先打着和平的旗号,但其实心藏歹毒,现在已经原形毕露打算开始用暴力手段传教。”
23:35:30<森娅>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沉睡的青丘贤君唤醒,把这些邪教徒和他们的邪神驱逐出天朝大地。”
23:33:42<森娅> “他们分别是爱生活,爱马仕,东方还有舰娘。”
23:33:53<森娅> “她们各有千秋,都是可怕的敌人,特别是舰娘。”
23:34:46<森娅> “她们的铁甲船队已经停靠在扬州城外海,只是官府根本想不出对策也不敢公开消息怕有人心惶惶。”
23:35:05<马伯黛> “所谓铁甲船队就是那些人的么!”
23:35:09<马伯黛> “呃……人?”
23:35:18* 马伯黛 想了想围攻自己的一些小马
23:36:17<森娅> “是的爱马仕都是一群会说话的小马,外表虽然可爱,但一旦入教就再也没法回头了。慢慢地迷失自我,变成动物一样依靠本能生存的怪物。”
23:36:35<马伯黛> “可爱么……?!”
23:36:42* 马伯黛 打了个寒战
23:38:18<李大贵> “为什么你们了解得这么清楚却不知会凌云殿……”
23:37:02<森娅> “而信仰舰娘的教徒则会失去常理,慢慢变成构装体生物!”
23:38:20<森娅> “还有那些东方众,入教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他们喊着着乐园乐园的口号追随者传教士的脚步一路破一切美好的东西直到南海,然后就消失了再也没有人看见他们。”
23:39:23<森娅> “爱生活这个组织我是最不了解的,因为他们也是最近才出现,信仰爱生活的教徒会变得很有艺术天赋,但就变得非常好色,然后到处强暴男人女人动物。是非常祸害社会的邪教!”
23:40:18<马伯黛> “等等,艺术家们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23:40:57<森娅>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样了,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人帮忙。因为传统的关系,青丘贤君不允许拥有教会。所以我现在可以说是没有多少帮忙。整个扬州城,青丘贤君的先知不到五个。”
23:41:32<森娅> “因为他们都基本过着隐居的生活,不喜欢生活在城市。”
23:41:30<马伯黛> “哦……那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23:42:03* 马伯黛 按照小说中的常识来回答
23:42:02<森娅> “你的拔刀术!我非常敬重,我感觉你是个强大的武者。如果你肯留下来帮我的话!”
23:42:12<森娅> “而这位龙血之子!”
23:43:30<森娅> “根据先知的预言!在为难的时刻将会有一个不是普通人的人出手相助,帮我们度过难关,我有种预感!那个人就是你了!”
23:44:52<森娅> “今晚请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们明天就去把扬州城东的邪教据点给踹了!然后和人民群众做思想工作!!”
23:42:28<李大贵> “所以现在是你们第一次和青丘教以外的人讨论邪教的事?”
23:43:37<李大贵> “不是俺大嘴巴……有时候你们是真有点矫情……”
23:44:49<李大贵> “看这样子邪教已经害了不少人,你们却现在才说。”
23:45:11* 马伯黛 眨了眨眼睛
23:45:33<森娅> “我有找过官府的,但官府根本不相信我,而且他们都觉得自己能控制得住局势,但根本就事与愿违。”
23:46:18<森娅> “当今天子是个无信者,所以现在当权的人都是那些不信仰神的家伙。所以我们也很难和他们沟通!”
23:44:11* 马伯黛 挠了挠头发,然后发现染黑头发的油膏已经掉了大半
23:44:43<马伯黛> “那么我只有一个问题。”
23:45:03<马伯黛> “报酬是多少……或者给干粮也可以?”
23:47:02<森娅> “报酬的话,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但你肯定不是那种没有报酬就不做好事的热吧!?”
23:47:10<森娅> 她眼睛闪闪发光地看着你!
23:47:15<马伯黛> “因为确实是没钱了嘛……”
23:47:21* 马伯黛 低声嘀咕
23:47:30<马伯黛> “好吧好吧姑且就帮你一次!”
23:47:59<森娅> “钱拿哪是问题啊...你看我的字画...随便拿出去卖也够你当路费了啊!”
23:48:18<森娅> 她指了指墙壁上挂着的山水画。
23:48:20<马伯黛> “哦哦!哇!啊!那么请务必让我帮忙!”
23:48:47* 森娅 狂汗不已
23:49:09<森娅> “那么今天就请在这里好好休息啦!如果饿的话,我去给你们下厨做点什么吃的也可以的啊!”
23:49:39<森娅> “哦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23:49:49<森娅> 她一拍脑袋。
23:50:37<森娅> “我的名字叫彩云,是青丘贤君的神圣之子,两位少侠有礼了,之后还需要你们作为援助,请多多指教啦。”
23:50:50<马伯黛> “请多多指教。”
23:51:04* 马伯黛 眨了眨眼睛
23:51:05<森娅> “你的名字是?”
23:51:08<森娅> 歪头
23:51:46<森娅> “知道名字的话,叫起来会比较顺口啦。不然我就只能叫“拿武士刀的外国女人了”
23:51:37<马伯黛> “马伯黛。”
23:51:51* 马伯黛 总觉得自己明明不久前才说过一遍
23:52:02<马伯黛> “我明明不久前才说了一遍……”
23:52:05<李大贵> “在下长白山凌云殿,黑水院院主李大贵。”
23:52:27<森娅> “原来如此,是李大贵先生,貌似有听过阁下的名字,不过记得不太清楚。”
23:52:32<森娅> “思密达~”
23:52:48<马伯黛> “辽东人士?”
23:52:57<李大贵> “无礼。俺可不是长白山东边那群高丽人。”
23:53:49<森娅> “瓦力瓦力~其实我也不是天朝人啦,我是海国人,不过出生在天朝啦。”
23:53:58<马伯黛> “海国人?”
23:54:20<森娅> “就是在天朝东南边的一个国家。”
23:54:19* 马伯黛 指了指自己
23:54:35<马伯黛> “帝国人,嗯,就是天朝西北的那个帝国。”
23:55:26<森娅> “好远的感觉呢...而且真的很少见。”
23:56:01<马伯黛> “确实……”
23:56:07<森娅> 于是你们就在友好的交流下认识了彼此。
23:56:18<森娅> 明天又会是怎样的明天呢?
23:56:24<森娅>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1-03, 周二 13:38:02 由 松鼠姑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