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7-28  (阅读 1700 次)

副标题: 第二章终于完了(掩面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7-28
« 于: 2014-12-02, 周二 13:29:46 »
[19:44] <shadow> ============================玉关白第二十七回=============================
[19:44] <shadow> (那么接着上回的战斗,霍克行动
[19:45] <霍克> (我想想我应该干什么来着……
[19:46]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24,1,雅-2,瑟(隐形)-19,业(PFE,飞行)-14,霍-24(隐形),梅(PFE)】'
[19:49] * 霍克 继续趴在地上准备动作看到有鸟就MM之!
[20:01] <shadow> 于是趴在地上的霍克看到黑乌鸦在树梢上继续奇怪的动作
[20:02] <雅丽斯> (来吧,mm它
[20:02] <shadow> 然后雅丽丝感觉从树上吹来一阵狂风
[20:02] <shadow> 让你搭在弓上的箭矢有些不稳
[20:03] <shadow> (嗯,可以mm
[20:03] <雅丽斯> (如果是造风-,0
[20:03] <shadow> (但这不是法术
[20:03] <霍克> (那我就搓丸子揍鸟了!
[20:04] <shadow> (我怎么神奇的不能召唤bot
[20:04] <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1d6+3=4+3=7
[20:05]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24,1,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14,霍-24(隐形),梅(PFE)】'
[20:05] <Oicebot>  霍克进行吃我丸子!检定: 3d4+3=4+4+3+3=14
[20:06]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38,1,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14,霍-24(隐形),梅(PFE)】'
[20:07] <shadow> 霍克的球球把乌鸦打得好疼!
[20:07] <shadow> 于是它选择钻进更深的树丛里
[20:07] <霍克> “终于看到你了!”
[20:07] <雅丽斯> “这是什么奇怪的风”
[20:07] <shadow> (气领域能力,一轮AB-2
[20:08] <shadow> 然后红鬼当然还是退后一步继续殴打业平啦
[20:08] <雅丽斯> (ok
[20:09] <shadow> 不过这次她加快了出拳的速度
[20:09] <Oicebot>  shadow投掷2次检定: 1d20+23 ( 18 1)=41 24
[20:09] <Oicebot>  shadow投掷2次检定: 1d20+15 ( 20 11)=35 26
[20:09] <業平> (這人性呢
[20:09] <業平> (兩個20
[20:11] <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4d6+30=6+3+1+6+30=46
[20:11] <shadow> (还有决意可烧么
[20:12] <業平> (於是-5hp繼續站著,決意數量清零
[20:12]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38,1,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60,霍-24(隐形),梅(PFE)】'
[20:13] <shadow> 于是被被打得满脸血的业平继续站着!
[20:13] <雅丽斯> “我想起了一首诗……桃花红不红?”
[20:15] <shadow> (继续,雅丽丝
[20:15] * 雅丽斯 移动5尺,继续婊飞鸟
[20:15] <shadow> (现在是50%miss了哦
[20:16] <業平> (全隱蔽?
[20:16] <shadow> (对,全隐
[20:16] * 雅丽斯 可是看不见傻鸟,只好回头婊婊砸
[20:17] <Oicebot>  雅丽斯投掷2次婊吧检定: 1d20+10 ( 11 13)=21 23
[20:17] <Oicebot>  雅丽斯进行还有以下检定: 1d20+5=13+5=18
[20:17] <雅丽斯> (目测全miss
[20:17] <shadow> (miss了!
[20:17] <雅丽斯> (你看我多厉害。end
[20:19] <shadow> (武士行动
[20:22] * 業平 withdraw到神棍身邊
[20:22] <業平> (end
[20:28] * 瑟麗娜 總之靠近葉平轉化驅散治療之
[20:28] <Oicebot>  瑟麗娜进行检定: 3d8+6=6+1+1+6=14
[20:28] <瑟麗娜> (……
[20:29] <業平> (還是9hp,太可靠了
[20:29]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2-38,1,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44,霍-24(隐形),梅(PFE)】'
[20:29] <shadow> (霍克行动
[20:30] <霍克> (唔……
[20:31] * 霍克 趴地上搓一个火球砸鸟脸上!
[20:32] <雅丽斯> (好姿势
[20:34] <shadow> (狗熊你的火,自己放位置吧
[20:34] <shadow> (然后丢个伤害
[20:35] <Oicebot>  霍克进行烧!检定: 6d6=4+1+2+5+3+6=21
[20:36] <shadow> 于是霍克扬手一发大火球,把房间一角的盆景全给点着了!
[20:37] <瑟麗娜> 『你這賤人有種下來戰,否則看我們把你的盆景都燒光!』
[20:37] <shadow> 站的比较近的雅丽丝慌忙躲开的同时,听到了噼噼啪啪的火焰中传来一声尖利的哀叫
[20:37] * 瑟麗娜 隱身所以敢放狠話
[20:38] <shadow> 看来乌鸦这次是彻底碳化了
[20:38] <shadow> (梅纳斯行动
[20:40]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44,霍-24(隐形),梅(PFE)】'
[20:42] <瑟麗娜> 聖武士飛行到距離boss15尺的地方(總之是沒法5尺全回合的地方吧),cast 神恩,end
[20:42]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44,霍-24(隐形),梅(PFE,神恩)】'
[20:44] <shadow> 红鬼发现你们纷纷躲远了
[20:44] <雅丽斯> “你看你的鸟已经没了,你也快投降吧”
[20:44] <雅丽斯> “不然叫你这身红皮永远都是红的”
[20:44] <業平> “好像很香的樣子,這就是天國的味道嗎?”
[20:45] <瑟麗娜> (反正都是骰2就中……
[20:45] <業平> (機會增大5%
[20:46] <業平> (你看剛才不是有個1我就已經是獵人閃亮登場了
[20:46] <shadow> 于是念动咒语,召唤了一个黑球罩住了靠后的三个人
[20:46] <shadow> (不用SC了,Darkness
[20:46] <瑟麗娜> (我隱身哦~
[20:46] <霍克> (好黑!
[20:48] <shadow> (雅丽丝行动
[20:49] <Oicebot>  雅丽斯投掷2次射射检定: 1d20+10 ( 19 7)=29 17
[20:49] <Oicebot>  雅丽斯进行射检定: 1d20+5=9+5=14
[20:49] <Oicebot>  雅丽斯进行没有护腕,谁叫你不发钱检定: 2d6+7=4+6+7=17
[20:49] <雅丽斯> (end
[20:50]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17,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44,霍-24(隐形),梅(PFE,神恩)】'
[20:50] <shadow> (瑟丽娜行动
[20:51] * 瑟麗娜 發現祇好再次借助玉璽的力量了!
[20:51] * 瑟麗娜 掏出玉璽給葉平治療
[20:51] <Oicebot>  瑟麗娜进行检定: 3d8+15=2+2+6+15=25
[20:51] <業平> (我還以為會直接滿血(望天
[20:52]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17,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19,霍-24(隐形),梅(PFE,神恩)】'
[20:52] <瑟麗娜> (今天的d8骰……= =b
[20:52] <瑟麗娜> (應該沒動作了,end
[20:52] <shadow> (业平行动
[20:53] <業平> (我是再上去吃一輪fa呢,還是再上去吃一輪fa呢
[20:53] * 業平 delay到聖武士後面
[20:53] <shadow> (霍克行动
[20:54] * 霍克 魔法飞弹砸BOSS脸
[20:54] <Oicebot>  霍克进行再吃!检定: 3d4+3=1+4+2+3=10
[20:54] <瑟麗娜> (被射中一箭!
[20:55]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27,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19,霍-24(隐形),梅(PFE,神恩)】'
[20:55] <shadow> (说真的不拿大火球什么的招呼?
[20:56] <業平> (打和尚用毛大火球……
[20:56] <瑟麗娜> (你說給武僧打火球?
[20:56] <雅丽斯> (你说给武僧大火球?
[20:56] <shadow> (会疾风就一定是和尚吗...
[20:56] <霍克> (这傻豆简直
[20:56] <霍克> (为何坑!
[20:56] <業平> (原來是拳濕
[20:57] <雅丽斯> (快收人头
[20:58] <瑟麗娜> 聖物士開破邪衝鋒
[20:59] <shadow> (来打?
[20:59] <Oicebot>  瑟麗娜进行劍1检定: 1d20+14=18+14=32
[20:59] <Oicebot>  瑟麗娜进行劍2检定: 1d20+9=2+9=11
[20:59] <業平> (可惜
[21:00] <Oicebot>  瑟麗娜进行盾检定: 1d20+13=8+13=21
[21:00] <shadow> (有加破鞋吗
[21:00] <shadow> (加了的话中一个剑
[21:00] <瑟麗娜> (有
[21:00] <瑟麗娜> (破邪傷害加倍麽?
[21:00] <業平> (加吧
[21:01] <業平> (不是oni么
[21:01] <shadow> (对
[21:01] <shadow> (邪恶异界
[21:01] <Oicebot>  瑟麗娜进行dam检定: 1d8+6+2+12=2+6+2+12=22
[21:01]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49,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19,霍-24(隐形),梅(PFE,神恩)】'
[21:02] <Oicebot>  瑟麗娜进行火焰检定: 1d6=1=1
[21:02] <雅丽斯> (草雉剑!
[21:04]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50,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19,霍-24(隐形),梅(PFE,神恩)】'
[21:04] <瑟麗娜> (破邪加神恩,ab才14,勉強是對方一半!
[21:04] <業平> (毛,還沒到
[21:04] <shadow> 梅纳斯发现自己手里的草薙剑就像见了仇家一样往上扑口牙!
[21:05] <業平> (人家是開了疾風才+23
[21:05] <瑟麗娜> (不開也到不了28吧……
[21:05] <業平> (還不知道有沒有開pa
[21:05] <雅丽斯> (疾风到底能加多少……
[21:05] <shadow> 被剑锋砍到的伤口立刻开始冒烟,恶鬼在惊慌中尖叫了一声
[21:05] <霍克> (融了!
[21:06] <shadow> 雅丽丝行动
[21:06] <業平> (我還沒沖……
[21:06] <shadow> (那来?前提是你在黑暗里能看到?
[21:07] <業平> (雙倍移動
[21:12] <shadow> 恶鬼捂着被宝剑砍出来的伤口哼哼了一声,倒退一步打量着突然冒出来砍了它一刀的梅纳斯
[21:12] <shadow> “可恶,大意了...”
[21:15] <shadow> 她略微思量了一会,换了个身形,肩膀冲前向面前的圣武士猛撞过来
[21:15] <Oicebot>  shadow进行CMB检定: 1d20+20=12+20=32
[21:15] <shadow> (CMD?
[21:16] <瑟麗娜> (23!
[21:17] <shadow> (于是向后退10尺
[21:18] <shadow> 梅纳斯还没看清楚状况就被一撞退回了背后的一片漆黑里
[21:19] <shadow> (冲撞以后跟随你移动,end
[21:19] <shadow> 雅丽丝行动
[21:19] <雅丽斯> “终于找到机会了!”
[21:20] * 雅丽斯 小步靠近
[21:20] <Oicebot>  雅丽斯投掷2次射射检定: 1d20+11 ( 19 9)=30 20
[21:20] <Oicebot>  雅丽斯进行射检定: 1d20+6=8+6=14
[21:20] <Oicebot>  雅丽斯进行中检定: 2d6+8=4+6+8=18
[21:20] <雅丽斯> (end
[21:20]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68,雅-2(-7非致命),瑟(隐形)-19,业(PFE,飞行)-19,霍-24(隐形),梅(PFE,神恩)】'
[21:21] <shadow> (瑟丽娜行动
[21:23] * 瑟麗娜 原地引導正能量,希望能治療到隊友……
[21:23] <Oicebot>  瑟麗娜进行heal检定: 3d6=4+3+1=8
[21:23] <雅丽斯> (大家都可以加到
[21:23] <雅丽斯> (放心放心
[21:24] <瑟麗娜> (我知道XD
[21:24] * 瑟麗娜 end
[21:24]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68,雅,瑟(隐形)-11,业(PFE,飞行)-11,霍-16(隐形),梅(PFE,神恩)】'
[21:24] <shadow> (业平行动
[21:25] <業平> (我剛才能飛到boss的頭上不
[21:25] <業平> (比boss高的高度
[21:25] <業平> (博個+2居高臨下的ab而已(望天
[21:25] <業平> (還是+1來著
[21:25] <雅丽斯> (+1
[21:27] <shadow> (你手里没有草薙剑我不屑打你?
[21:27] <霍克> (看不起
[21:27] * 業平 迅捷動作開鏈接武器(ab+2),直接從頭一刀衝鋒
[21:27] <業平> (ao吧
[21:28] <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1d20+23=15+23=38
[21:28] <Oicebot>  shadow进行检定: 2d6+10=4+1+10=15
[21:28]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68,雅,瑟(隐形)-11,业(PFE,飞行)-26,霍-16(隐形),梅(PFE,神恩)】'
[21:28] <shadow> (来回砍
[21:29] <Oicebot>  業平进行好不容易來到了bossAB的一半,欣喜若狂检定: 1d20+12+2+1=11+12+2+1=26
[21:29] <Oicebot>  業平进行检定: 1d8+15=5+15=20
[21:29] <業平> (嗯,pa了
[21:29] <瑟麗娜> (哦你PA不減……
[21:29] <shadow> (miss了,AC27
[21:30] <業平> (28哦
[21:30] <業平> (我開了鏈接武器
[21:30] <shadow> (哦,那中
[21:30]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88,雅,瑟(隐形)-11,业(PFE,飞行)-26,霍-16(隐形),梅(PFE,神恩)】'
[21:30] <業平> (我太特麼機智了
[21:30] <shadow> (霍克行动
[21:30] <瑟麗娜> (其實AC27還好,大家骰個15就能中了
[21:30] <業平> (還好
[21:30] <雅丽斯> (飞弹收人头
[21:31] * 霍克 魔法飞弹继续砸BOSS脸
[21:31] <業平> (+23ab疾風的boss,帶27ac,花活個毛
[21:32] <Oicebot>  霍克进行砸砸砸检定: 3d4+3=1+2+1+3=7
[21:32] <霍克> (你麻痹!
[21:32] *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95,雅,瑟(隐形)-11,业(PFE,飞行)-26,霍-16(隐形),梅(PFE,神恩)】'
[21:36] <瑟麗娜> 聖武士全回合破邪砍砍
[21:36] <Oicebot>  瑟麗娜进行劍1检定: 1d20+14=7+14=21
[21:37] <Oicebot>  瑟麗娜进行劍2检定: 1d20+9=16+9=25
[21:37] <雅丽斯>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用灰矮人变巨(
[21:37] <Oicebot>  瑟麗娜进行盾检定: 1d20+13=17+13=30
[21:37] <shadow> (盾竟然中了
[21:37] <Oicebot>  shadow进行50以上中检定: 1d100=53=53
[21:37] <霍克> (人头!人头!人头!
[21:38] <Oicebot>  瑟麗娜进行吃我聖光盾拉检定: 1d6+5+2+12=2+5+2+12=21!
[21:38] <shadow> 于是虽然顶着黑暗,梅纳斯还是能感到草薙剑在用看不见的感官指引他口牙
[21:39] <shadow> 在外面的业平和霍克只见一道金光刺穿了法术的黑暗,重重地打在恶鬼的头上
[21:39] <霍克> “哦,是砸脸啊!”
[21:39] <雅丽斯> “难道是……书上说的,北斗友情打脸盾!”
[21:40] <shadow> 巨大的红色鬼惨嚎了一声,捂住脸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21:40] <業平> “說好不打臉的來著?”
[21:40] <霍克> “早点投降不就不用打脸了,真是。”
[21:41] <shadow> 她想再站起来,但还没能撑起半个身子,红色的皮肤就开始快速地萎缩,变成干燥的粉尘
[21:41] <shadow> 没过一会,地上就只留下了一具铠甲,和里面巨型的骷髅
[21:41] <shadow> ============================战斗结束=============================
[21:42] <雅丽斯> “其实我只剩下三支箭了”
[21:42] <業平> “其實我只剩下……半塊麵包干了”
[21:43] <shadow> 你们一行5人气喘吁吁地站在大厅中间,周围的盆景和装饰还在哔哔剥剥地卷着火苗
[21:43] <霍克> “其实我只剩下,唔……两次魔法飞弹了”
[21:43] <霍克> “好热的感觉?”
[21:43] <雅丽斯> “我肚子也饿了,先把面包给我充饥吧”
[21:43] <shadow> 而刚才砸碎的出水口哗哗不止,已经流到了你们脚下
[21:44] <業平> “滾!”
[21:45] <雅丽斯> “有种!”
[21:45] <業平> “不服solo”
[21:45] <雅丽斯> “回去再说!”!
[21:46] * 雅丽斯 走上前收拾战利品
[21:46] <雅丽斯> “小姐在哪?”
[21:46] <shadow> 那么你们一行人七手八脚地把吊在天花板上的公主大人放下来
[21:46] * 業平 先飛去解開天衣子的束縛
[21:47] <雅丽斯> “看起来还好……”
[21:47] <shadow> 而业平在恶鬼的宝座旁发现了不少金银珠宝和少见的武器和古董
[21:47] <Oicebot>  雅丽斯进行医疗,检查一下公主大人的状况,检定: 1d20+11=10+11=21
[21:48] <shadow> (那么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狗熊
[21:48] <shadow> ===============================save=================================
=================================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Re: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7-28
« 回帖 #1 于: 2014-12-02, 周二 13:31:32 »
[19:55] <Shadow> ==========================玉关白 第二十七回========================
[19:57] <Shadow> 你们站在一边园景哔哔啪啪的燃烧,一边水流不断灌进房间,在地板上横溢的鸦岩堡地下室
[19:58] * 霍克 觉得那火大概有三成是自己的锅
[19:58] * Menus 趕緊把天衣子的捆綁解開。
[19:58] <瑟麗娜> “這裡不會塌方吧……”
[19:59] <Menus> 『嗯。』
[19:59] <瑟麗娜> “我們還是趕緊帶上小姐,離開這裡吧”
[19:59] <業平> “一般打完boss之後場景都會崩塌的,趕緊跑吧。”
[19:59] <Menus> 『不要急。』
[19:59] <瑟麗娜> “聽說法師們有一種可以把人瞬間傳送回城的法術”
[19:59] * Menus 先看看是不是真的要塌方了。
[20:00] <業平> “好,大叔正常了。”
[20:00] <霍克> “噢,对,‘法师’们当然有。”
[20:00] * 業平 淡定
[20:01] <雅丽斯> “不过那种法术的话……一般人是用不出来的吧”
[20:01] * 瑟麗娜 鄙夷地看著經常藉口自己不是法師而沒有合用法術的某人
[20:01] <雅丽斯> “传送什么的……如果可以轻易使用的话,也不用麻烦我们向导来穿越沙漠了”
[20:01] * 霍克 顾左右
[20:01] <瑟麗娜> “我們要穿越的好像是冰原吧……”
[20:02] * Menus 看到好像城堡沒有自爆的跡象,先解開天衣子的捆綁,把她從樹上放下來。
[20:02] <GM-shadow> 虽然这个之前还挺不错的避难所现在看起来确实有些凄惨,但你们很快想起来,还不是感叹的时候
[20:02] * Menus 輕輕搖動天衣子的身體:『主公醒來,主公醒來。』
[20:02] * 業平 看著大叔又將小姐解開一次
[20:02] <瑟麗娜> “哎不說這個了,天衣子小姐還……還好嗎?”
[20:03] <霍克> “醒过来没?”
[20:03] <GM-shadow> 梅纳斯找来找去,终于小心地从二楼上割断了绳子,放下在天花板上吊了半宿的公主大人
[20:03] * 瑟麗娜 想問還活著嗎不過似乎不吉利
[20:04] * Menus 從懷裏掏出玉璽,放到天衣子的臉傍邊。
[20:04] <GM-shadow> 还好,看来原来的海盗主人没有考虑过城堡需要自毁这个问题,恶鬼大概也忘了加建
[20:04] * Menus 看到玉璽的綠光照著天衣子。
[20:05] <瑟麗娜> “……這樣看起來臉色很差啊”
[20:05] <雅丽斯> “不会安装自爆功能的敌人真的是好敌人诶”
[20:05] <GM-shadow> 在梅纳斯的轻声呼唤下,围在四周的众人看到,天衣子小姐虽然脸色很差,但慢慢地还是清醒了过来
[20:05] <霍克> “哦,眼睛睁开了!”
[20:05] <GM-shadow> 她睁开眼睛,张了张嘴,但没发出声音
[20:06] <業平> “嗯?”
[20:06] <霍克> “她想必是渴了!”
[20:06] <GM-shadow> 不过看到你们一副担心的样子,还是勉力挤出一个笑容表示“没事”
[20:06] <Menus> 『唔……』
[20:06] * 瑟麗娜 取水袋出來
[20:06] * Menus 這才感覺到自己抱著天衣子很不成體統。
[20:06] <霍克> (没事的
[20:07] <霍克> (现场有人在意吗
[20:07] * 業平 大家都表示習慣了
[20:07] * Menus 找個石頭把天衣子放下,讓她靠著樹坐下。
[20:07] * 業平 看到大叔頭上寫著男主角三個大字
[20:07] <GM-shadow> 瑟丽娜小心翼翼地给天衣子喂了两口水
[20:08] * 雅丽斯 将披风给小姐盖上保暖
[20:08] <瑟麗娜> “這下草薙劍也能見到主人了呢”
[20:08] <Menus> 『由於我等的不慎,使主公蒙難,皆是我等之過……』
[20:08] <GM-shadow> 她略微咳嗽了一下,但还是恢复了声音
[20:08] <雅丽斯> (你的下一句是 非肝脑涂地不能包夜
[20:08] <雅丽斯> (报也
[20:09] <業平> (大叔有聖療,肝腦塗地不是事
[20:09] <GM-shadow> “不要紧的,我还...咳..好啦。”
[20:09] <業平> “無事は何よりだ”
[20:10] <Menus> 『此地不是久留之地,我們護送主公趕緊離開。』
[20:10] <GM-shadow> 她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舒服一点,然后(你们)才发现在被抓走以后,天衣子竟然给换上了一身长到拖地的红色绸缎外衣
[20:10] <霍克> “……”
[20:10] <霍克> “该说品味不错?”
[20:11] <GM-shadow> 看来那个喜欢娃娃的恶鬼女老大也算是有某种恶趣味
[20:11] <業平> “我覺得你更合適吧?”
[20:11] * 業平 看了眼霍克
[20:11] <霍克> “奉承我也没什么奖励的哦。”
[20:11] <雅丽斯> “你想要什么奖励吗,霍克?”
[20:11] <瑟麗娜> “不過好在小姐也沒有受到傷害,我們要尋找的東西也都找到了”
[20:11] <瑟麗娜> “應該說是天命加護吧!”
[20:11] <雅丽斯> “下一步是逃出会爆炸的城堡吗?”
[20:11] <GM-shadow> “你们找到宝剑了吗?”
[20:12] <霍克> “找到了,该说多亏了那把机灵的剑。”
[20:12] <業平> “完了,跟大叔越來越有夫妻相了……”
[20:12] <霍克> “不然我们还得在这里转悠半天?”
[20:12] <GM-shadow> 天衣子看了看头顶上正在飘着火苗的树梢,似乎有点担心
[20:12] * Menus 連著劍鞘,雙手托起草薙劍交給天衣子。
[20:13] <GM-shadow> 你们看到,骑士大人双手虽然略微有点违和地托着一把武士刀,但这场景却意外地有点熟悉的感觉
[20:14] <雅丽斯> “好像看过这幅画诶……”
[20:15] <霍克> “是想说美如画吗?”
[20:15] <GM-shadow> 天衣子颤颤地伸出一只手拂过长剑微弯的剑身,然后握住草薙剑的金龙剑柄
[20:15] <Menus> 『此劍既是鎮國之寶,幾經周折而重歸故主,此乃大大的吉兆。』
[20:16] <Menus> 『相信光復明海,指日可待。』
[20:16] <GM-shadow> “主人,我来迟了。”
[20:16] <GM-shadow> 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听到古剑的声音在空气中轻响
[20:16] <瑟麗娜> (w)“為什麼梅納斯說話的腔調最近變得那麼奇怪了啊……是學外語的緣故嗎”
[20:17] <GM-shadow> 天衣子摇摇头,然后费力地靠着树干站起来
[20:17] <Menus> 『愿主公今已袞冕加身,應早登大寶,定年號,立宗廟,昭告天下以正民心。』
[20:17] <霍克> “入乡随俗,未入也要先学学。”
[20:17] <雅丽斯> (w)“难道不是看小说看入迷了吗”
[20:17] <GM-shadow> “我是没学过什么塔尔多或者明海的礼节啦...”
[20:17] <雅丽斯> (w)“比如唐吉可德什么的”
[20:18] <瑟麗娜> “這些奇怪的名詞都是什麼了啦?”
[20:18] <業平> “喂,後面幾句畫風不同了”
[20:18] <霍克> “怎么觉得有点奇怪的礼制混进去了?”
[20:18] * 業平 忍不住吐槽
[20:18] <雅丽斯> (w)“所以所谓的民在哪里呢”
[20:18] <霍克> “那啥,gunmian是啥?”
[20:19] <業平> “這站著的幾個不就是了么?當然這規模,只能叫粉絲啦”
[20:19] <GM-shadow> “不过宝剑哦,今天既然你已经重归雨辰氏的名下,那么我,雨辰氏的天衣子交给你新的职责。”
[20:20] <GM-shadow> 她把剑身倒过来拿在手里,然后搁在梅纳斯被敲凹的右肩甲上
[20:20] * 霍克 看戏!
[20:20] <雅丽斯> (然后梅纳斯被敲死了
[20:20] * 雅丽斯 吃干粮
[20:20] * 業平 同吃
[20:21] * 業平 隱約聽到耳邊好像迴響著bgm
[20:21] <瑟麗娜> “喂你們,好歹這是授劍的重要儀式……”
[20:21] <GM-shadow> “梅纳斯骑士,既然你愿意宣誓为我族效力,雨辰氏之宝也认可了在场诸位的资质,”
[20:21] <瑟麗娜> “今後在女王身邊辦事,也要有點為臣起碼的禮節嗎!”
[20:22] * 瑟麗娜 說的就是那個吃東西的!
[20:22] <業平> “唔,果然有點女王范了,而且太監也出來了。”
[20:22] <瑟麗娜> “太你個頭啦?”
[20:22] <GM-shadow> “我,海实天衣子,虽然眼下有名而无实,接受你的誓言。希望你能成为我最锋利的宝剑。”
[20:22] * 業平 大口吞下乾糧,拍了拍手,“奴才罪該萬死。”
[20:22] <霍克> “太监是啥?”
[20:23] <GM-shadow> 她看了看草薙剑噗地笑了一下
[20:23] <GM-shadow> “好吧,大概是第二锋利的宝剑。”
[20:24] <Menus> 『這……主公以鎮國之寶相托,我等雖肝腦塗地,無以為報……』
[20:24] * 雅丽斯 吃完后就着擦擦手
[20:24] * 瑟麗娜 還帶著旺夫送的空劍鞘呢!
[20:24] <業平> “只好以身……”
[20:24] * 業平 差點說了後半句
[20:24] <霍克> “嗯,粉身碎骨以报。”
[20:24] * 霍克 机智地扭转了吃货的话题
[20:24] <Menus> 『自當上報國家,下安黎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20:25] <雅丽斯> “不要立flag啊……这是要风云伊OO城吗”
[20:25] <瑟麗娜> “哎,說道這個,我們還是趕緊去把那幾個嚮導帶上吧”
[20:25] <業平> “話說大叔真的不是明海人嗎?這都是咱們那邊說書人才會說的耶。”
[20:25] <瑟麗娜> “不要又被他們跑了……”
[20:25] <霍克> “看来他比你懂哦。”
[20:26] <GM-shadow> “从今日起,梅纳斯爵士将为明海王室持剑,自此时起,至此命终。”
[20:26] <瑟麗娜> (w)“爵士應該有封地了吧”
[20:26] <霍克> “……咦,爵士哦?”
[20:26] <GM-shadow> “雨辰天衣子,在此听得你的誓言。”
[20:26] * Menus 於是理所當然地把劍接了過來。
[20:27] <霍克> “我还以为是什么侯什么公……”
[20:27] <業平> “升職好快。”
[20:27] <GM-shadow> “呼,总算讲完了哦。”
[20:27] <雅丽斯> (w)“地在哪里?”
[20:27] <GM-shadow> (其实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梅纳斯的全名!
[20:27] <業平> (w)“現在不就是準備回去打回來嗎?”
[20:27] <瑟麗娜> “呃,難道您在背稿子嗎……”
[20:27] <霍克> “哦,我懂我懂,许个空头支票,你想要就自己去打回来吧!这样的!”
[20:28] <霍克> “不错的手段呢……”
[20:28] <雅丽斯> “可是这里又没有人被斩头……也没有财宝啊……”
[20:28] <GM-shadow> 天衣子晃晃脑袋,“其实刚才那些都是以前在冒险的时候听来的故事书啦,瑟丽娜。”
[20:28] <GM-shadow> “说到财宝的话...”
[20:29] <瑟麗娜> “你冒險時凈看些什麼啦……”
[20:29] <霍克> “唔?真有财宝?”
[20:29] * 瑟麗娜 想說這閱讀品味什麼跟梅納斯一樣的……
[20:29] <GM-shadow> 天衣子指了指楼上“之前我被关在房间里面的时候,倒是看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20:29] <業平> “所以我才說他們越來越有夫妻相了嘛……”
[20:28] <GM-shadow> “我之前还以为宝剑也被藏在里面呢。”
[20:29] <霍克> “比如说?比如说?”
[20:29] <瑟麗娜> “對了,說到這個傢伙,他(她?)之前一直在提到什麼關白啊,伊吹大人的”
[20:29] * 霍克 星星眼
[20:29] <瑟麗娜> “有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啊”
[20:29] <GM-shadow>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发现连袖子也长到拖地的长袍实在不是什么自己特别习惯的衣服
[20:29] <瑟麗娜> (誒竟然是詩人不是盜賊嗎……
[20:30] <Menus> 『哦?』
[20:30] <Menus> 『我們去看看好了。』
[20:31] <GM-shadow> 天衣子沉吟了一下“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似乎其他的家伙都叫那个红色的鬼伊吹大人...”
[20:31] <業平> “以防有什麼危險的黑魔法物品繼續留在這裡害人。”
[20:31] * 霍克 看穿了大叔的真意是让我们都走开以便让天衣子换衣服
[20:31] <GM-shadow> “上面不知道是宝藏室还是她的密室,我想书信什么的,大概还是会有吧。”
[20:31] <瑟麗娜> “那就去看看吧”
[20:32] <Menus> 『既然這堡壘里的壞人都已經被清掃乾淨了,裏面或許有什麽可以利用的東西。』
[20:32] * 瑟麗娜 順便搜搜怪物身上有沒有鑰匙什麼的
[20:32] * 霍克 常备政策魔法
[20:32] <霍克> (侦测
[20:32] <瑟麗娜> “應該說這裡的東西本來就是公主大人的哦,我們只是拿回來自己的東西而已嘛!”
[20:32] * 瑟麗娜 覺得有個大人物當靠山還真是方便?
[20:33] <GM-shadow> 可惜的是除了几件贴身珠宝和一件大到不成比例,但隐隐散发着魔力的铠甲以外,你们倒是没搜到什么特别有用的东西
[20:33] <GM-shadow> 业平在二楼很快就找到一扇带着大铜锁的结实木门
[20:34] <GM-shadow> 然后就用业平式的方法把它打开了
[20:34] <霍克> (吃掉了
[20:36] <雅丽斯> “啊,里面什么都没有诶”
[20:36] <GM-shadow> 房间按照恶鬼的比例看起来不算太大的样子,但还好点着灯火
[20:37] * 瑟麗娜 仔細地尋找密門啊暗格什麼的
[20:37] <GM-shadow> 一开始似乎大家都没发现什么东西,但过了一会,你们才看到房间里有一张长案,四周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
[20:38] * 霍克 看看?
[20:38] <GM-shadow> 房间正对面的尽头还陈列着两副明海式的精美铠甲,正对着长案的架子上是几把的刀剑和似乎你们见狐狸耍过的奇妙武器
[20:39] * 瑟麗娜 總之把閃著魔法靈光的都收了
[20:39] <Menus> 『唔,這看起來好像是惡鬼的軍火庫。』
[20:39] <GM-shadow> 周围的书架和台子上则是各种各样的卷轴,珠宝和摆设,嗅觉灵敏的梅纳斯还找到了一整个抽屉的金条和白金
[20:40] * Menus 開個DE,感受一下有沒有詛咒物品什麽的。
[20:40] <瑟麗娜> “發揮你用處的時候到了,吃貨”
[20:40] <GM-shadow> 看起来那几件武器是这里的主人最欣赏的玩意
[20:40] <GM-shadow> 虽然你们都很确定她肯定不喜欢用...
[20:40] <雅丽斯> “吃货的直觉吗……比女人的更好用诶”
[20:40] <Menus> 『唔,這些金銀肯定都是惡鬼到處搜刮來的民脂民膏。』
[20:41] <Menus> 『不如我們拿來利用一下好了。』
[20:41] <瑟麗娜> “話說……惡鬼拿這麼多東西千里迢迢到這裡做什麼呢……”
[20:41] <瑟麗娜> “到好像是要常駐此地的樣子啊?”
[20:41] <雅丽斯> “不是用来买东西的吗,跟商会”
[20:41] <業平> “有這些東西,你確定那是買?”
[20:41] <Menus> 『不,我覺得是民脂民膏。』
[20:41] <瑟麗娜> “還有這麼多鎧甲武器”
[20:42] <GM-shadow> 业平当然知道,几乎每个故事里的恶鬼都有搜刮财宝的爱好
[20:42] <Menus> 『大概他們是想要征服世界吧。』
[20:42] <瑟麗娜> “好吧,你說是民脂民膏就是民脂民膏好了……”
[20:42] <GM-shadow> 和夸张的传说相比,这个其实还算简朴了
[20:42] <業平> “很正常啦,這些傢伙都像烏鴉一樣愛收集些閃光的東西。”
[20:42] * 瑟麗娜 找找有沒有書信剩下
[20:42] <GM-shadow> 但是梅纳斯的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在了长案上一个小小地白色圆盘上
[20:43] <Menus> 『唔,這又是什麽。』
[20:43] * 瑟麗娜 看見梅納斯盯著一個盤子看
[20:43] <瑟麗娜> “怎麼,這個很值錢嗎?”
[20:43] <GM-shadow> 凑近以后你们发现,这是一件周围镶嵌着金丝的玉器
[20:43] <霍克> “好像很厉害!”
[20:44] <GM-shadow> 黄金很不自然地在玉盘的周边扭成怪怪的花纹,看上去像是某种你们都不认识的文字
[20:44] <Menus> 『唔,這好像是某種法器的樣子。』
[20:44] <雅丽斯> “那么可以做法吗,Selina小姐”
[20:44] <業平> “那邊的太……啊不,霍克你過來看看?”
[20:44] * 瑟麗娜 燒個通曉語言捲軸看看
[20:45] <GM-shadow> 至少霍克发现,这东西散发着某种灵光
[20:45] <Menus> 『從顔色看起來不像是惡鬼的邪惡法器,倒像是某種神聖的東西。』
[20:45] <瑟麗娜> “我感覺這個好像是文字誒”
[20:45] <霍克> “嗯,有魔法灵光。”
[20:45] <雅丽斯> “这个不用感觉也可以找到吧”
[20:45] <瑟麗娜> “這東西上有詛咒嗎?”
[20:45] <霍克> (我需要一个SC辨认是什么灵光吗
[20:46] <GM-shadow> 瑟利娜费心解读着圆盘周围的文字
[20:46] <Menus> 『我覺得不像是有詛咒,倒像是惡鬼把這東西封印在這裡的模樣。』
[20:46] <霍克> “预言系的魔法灵光呢……”
[20:46] <Menus> 『或許這是一件可以擊破他們的神器呢。』
[20:46] <GM-shadow> 你觉得,这些字符似乎是某种可以念出来的咒语,虽然你不清楚它确切的含义
[20:46] <瑟麗娜> “也就是說這東西不邪惡?”
[20:47] <瑟麗娜> “等一下,這上面的文字好像是咒語呢”
[20:47] <瑟麗娜> “我要不要念一下看看?”
[20:47] <霍克> “为什么不呢”
[20:47] <雅丽斯> “来吧。”
[20:48] <GM-shadow> (你们谁来?
[20:48] <瑟麗娜> “因為有可能是自爆按鈕?”
[20:48] * 瑟麗娜 謹慎起見,給自己加個防護邪惡,然後念動咒語
[20:49] * 雅丽斯 保险起见,远离15尺
[20:49] * 業平 已經站在門口了
[20:50] <GM-shadow> 于是瑟丽娜按照自己解读出来的方法,双手按在玉盘两侧,小声念动咒文
[20:53] * 瑟麗娜 念動咒語后開始出神……
[20:58] <GM-shadow> 你们看到瑟丽娜似乎在捏着玉盘喃喃低语的样子,仿佛在和它交谈
[20:58] * Menus 有點擔心地看著瑟麗娜,不知道是否應該打斷瑟麗娜的施法。
[20:59] * 業平 對這種東西一竅不通,還以為selina忘了那字怎麼讀
[20:59]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dip: 1d20+7=(17)+7=24
[20:59] <業平> (好骰子
[21:08] <Shadow> 你们看到瑟丽娜似乎和玉盘交涉地...十分满意
[21:10] <業平> “剛打了個盹,發生了什麼?”
[21:10] <業平> “碗?吃飯了嗎?”
[21:11] * 瑟麗娜 猛地一驚,“哎呀?”
[21:11] <霍克> “什么,那盘子是用来吃饭的?”
[21:11] <Shadow> 你们看到瑟丽娜突然"嘣”地一下把玉器丢开
[21:11] <雅丽斯> “什么什么?”
[21:11] <Shadow> 然后按着脑袋,很是不舒服的样子
[21:11] * 瑟麗娜 停了一下,慢慢揉揉額頭
[21:11] * Menus 在玉器落地前趕緊接住。
[21:11] <瑟麗娜> “這個東西……似乎是惡鬼跟他們老大交流用的”
[21:12] <Menus> 『喂喂喂……』
[21:12] <Shadow> 还好你事先准备了防护性的魔法,不然这一下似乎要够你受的
[21:12] <Menus> 『這樣會把東西摔壞的。』
[21:12] <業平> “先關心人啦……”
[21:12] * 瑟麗娜 瞪向只關心財物的聖武士
[21:12] <業平> “大姐頭真的沒問題?”
[21:13] <雅丽斯> “别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吧”
[21:13] <霍克> “说不定已经被控制了!”
[21:13] <業平> “什麼老大啥的不會從裡面跑出來吧?”
[21:13] <雅丽斯> “如果附身了也没关系,我们家族专职解救附身妖怪的”
[21:13] * 業平 很想拿刀劈了那個碗
[21:13] <瑟麗娜> “因為完全不知道他們老大在說什麼,所以我只好隨口胡說了一些”
[21:14] <瑟麗娜> “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惡鬼是被派來……呃,追殺天衣子小姐的”
[21:14] <霍克> “嗯,thanks magic.”
[21:15] <瑟麗娜> “然後他們老大還說什麼,其他的幾個雷軍都在推進自己的計劃”
[21:15] <瑟麗娜> “雷君又是什麼鬼啦?”
[21:15] <霍克> “雷军?”
[21:15] * 瑟麗娜 問東方來的幾個
[21:15] <瑟麗娜> “雷君”
[21:16] <雅丽斯> “大概是恶鬼的中boss的称呼?”
[21:16] * 業平 一臉茫然
[21:16] <Menus> 『聽起來好沒品味。』
[21:16] <Shadow> 但是业平和雅丽丝也是一问三不知的样子
[21:16] <瑟麗娜> “然後,目前這個老大似乎是擔當著什麼玉關白的職務”
[21:16] <業平> “哈?”
[21:17] <Menus> 『你沒告訴他們我們馬上就要來明海,讓他們洗乾淨脖子等著麽?』
[21:17] <瑟麗娜> “但必須除掉雨辰家後裔,這職位才坐得穩,我猜就是明海語的國王吧?”
[21:17] <霍克> “简单来说就是篡位的国王吧?”
[21:17] <瑟麗娜> “有什麼必要打草驚蛇嗎”
[21:17] <霍克> “然后名字叫雷军?”
[21:17] <Menus> 『我們是堂堂之陣,正正之師。』
[21:18] <Menus> 『既然打算奪回國家,就不能老偷偷摸摸的,否則國民也不會承認我們的。』
[21:18] <瑟麗娜> “他們應該還不知道這裡的計劃已經失敗,我們能多爭取點時間是一點”
[21:18] <瑟麗娜> “等你有了國民再來說這些不遲辣”
[21:18] <Shadow> 不管梅纳斯的口号喊得有多响,但是你们觉得第一他手上是一把看起来很违和的古剑
[21:18] <Shadow> 第二背后没有骑士团,看起来很不靠谱辣
[21:18] <雅丽斯> “果然大叔已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吗”
[21:19] <業平> “快撒點鹽驅邪。”
[21:19] <雅丽斯> “那都是钱啊,”
[21:19] <Menus> 『如果惡鬼國王有這個玉碟和他的走狗溝通,等我們走到明海的時候他早就知道這裡的計劃失敗了吧。』
[21:19] <Shadow>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多到真的能雇一支骑士团也说不定...
[21:19] <霍克> “所以简单来说,就是要大张旗鼓地杀回去?”
[21:19] * 瑟麗娜 在想是不是給梅納斯做兩面旗子,一面寫著“八萬”另一面寫著“十萬”,然後冒充八十萬大軍……
[21:20] <Menus> 『不,我們可以用天衣子的名號煽動一些屁民去和惡鬼拼命,這樣惡鬼才沒工夫注意我們。』
[21:20] <Shadow> 就是怎么把骑士带到天境之墙的另一边,这又是个问题
[21:20] <Shadow> (圣武士!这是圣武士!
[21:20] <Menus> 『這樣我們就有機會潛入國家去除掉惡鬼了。』
[21:20] <瑟麗娜> “什麼叫屁民啊,你的思路很危險誒!”
[21:20] <霍克> “……大叔真的被什么附体了啊。”
[21:21] <霍克> “趁他恶化之前赶紧杀了吧?”
[21:21] <雅丽斯> “普通的盐可以吗,我撒”
[21:21] <業平> “只有我覺得大叔終於正常了嗎?”
[21:21] * 雅丽斯 将碗里的沾盐泼在大叔头上
[21:21] <Shadow> (阿布达:杂修!
[21:21] <Menus> 『總而言之,也祇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21:22] <瑟麗娜> “就算在這裡招募了軍隊,帶著通過極地冰冠也很不現實”
[21:22] <Shadow> 嗯,无论怎么说,你们还是觉得在梅纳斯召集骑士以前,先好好弄一笔资金再说
[21:22] <瑟麗娜> “我覺得我們還是盡量輕裝上陣吧”
[21:22] <Menus> 『我覺得惡鬼注意到我們的動向也祇是遲早的事情,先去看看那些被俘虜的向導怎麽樣?』
[21:22] * 瑟麗娜 絕對不會把所有資金交給這個特權思想嚴重的聖武士的
[21:22] <Menus> 『不知道莎萊露把他們安撫得怎麽樣了。』
[21:22] <Shadow> 于是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密室里的财宝搬起来,业平穿了两套盔甲
[21:23] * 瑟麗娜 站在惡鬼尸體身前,想了想
[21:23] <瑟麗娜> “葉平幫我一件事”
[21:23] <雅丽斯> “什么,你想吃这个吗?别哦”
[21:23] <雅丽斯> “业平也不要吃啊,喂”
[21:23] <瑟麗娜> “幫我把它腦袋砍下來帶上”
[21:24] <霍克> “什么?!这都能吃?”
[21:24] <雅丽斯> “还要带回去吃吗!是打包吗!”
[21:24] <瑟麗娜> “我想到個法術,說不定能從死者身上問出點什麼”
[21:24] <Shadow> (已经飞灰都要斩首示众了?!
[21:24] <Shadow> (虽然是本地的,但好歹是异界生物(望天
[21:24] <瑟麗娜> “總覺得那個老大有些重要的事情沒說……”
[21:24] <霍克> (因为飞灰了所以要扬灰?
[21:24] <雅丽斯> (异界生物不会留下尸体吗?
[21:25] <Shadow> (没鬼,问不出东西!
[21:25] <瑟麗娜> (不要劇透!
[21:25] <Shadow> (你们早就知道了?
[21:25] <Menus> 『什麽重要的事情?』
[21:25] <業平> (設定上異界生物靈肉同體,這些招沒用的吧
[21:25] <瑟麗娜> “不知道……所以想問問這個死鬼”
[21:26] * Menus 看著玉碟:『直接問本人不是更好……』
[21:26] <瑟麗娜> “他以為我是這個死鬼,才說了幾句”
[21:27] <瑟麗娜> “但我怕露餡也沒敢多說”
[21:27] <瑟麗娜> “聽口氣他們好像在執行什麼大陰謀”
[21:27] <霍克> “比如说?”
[21:28] <瑟麗娜> “當然我想不外乎是征服世界這種事…………”
[21:28] <業平> “大概是什麼一桶漿糊的破玩意吧……”
[21:28] <Shadow> 你们拼老命把大件的财宝从密室里拖出来,等搬到外面时,天衣子还有照看着俘虏的莎奈露眼睛都直了
[21:28] <Menus> 『唔,這些東西不能直接這麽帶走,太顯眼了。』
[21:28] <霍克> “呃,你们知道,要什么堂堂正正打回去,煽动屁民,昭告天下什么的,都需要钱。”
[21:28] <Menus> 『找機會換成同等價值的珠寶吧。』
[21:28] <瑟麗娜> “我覺得我們可以去城裡找找有沒有一種叫做次元袋的物品賣,然後再回來拿一次”
[21:29] <Shadow> 大家纷纷说着”大概剁死一头林诺姆龙也就能赚这么多吧”等等,纷纷帮你们搬着东西
[21:29] <Menus> 『我們可以去找那個老商人,托他換成珠寶。』
[21:29] <霍克> “珠宝也会很多哦……”
[21:29] <Menus> 『看他家裏好像很有錢的樣子。』
[21:30] <Menus> 『那可不一定,要看是什麽樣的珠寶。』
[21:30] <瑟麗娜> “跟他買個次元袋啦……”
[21:30] <Shadow> 于是虽然漫长而且寒冷,但你们一行人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卡斯嘉德
[21:30] <雅丽斯> “有人不想睡一觉吗”
[21:31] * 瑟麗娜 大方地給了嚮導們定金,要求他們帶路翻越世界之冠
[21:31] <霍克> “……姑且不说那是啥,人家不会给吧……不过也确实比扛着这堆破烂强。”
[21:31] <Shadow> 好消息是,听说你们在寻找能够跨越天境之墙的向导,俘虏里倒是有很多人毛遂自荐,而且表示不要钱
[21:31] <霍克> “不要钱?”
[21:31] <瑟麗娜> “為啥不要錢……”
[21:31] <Shadow> 毕竟乌尔芬人对救命之恩还是很在意的
[21:31] * Menus 那麽挑兩個身強力壯可以用來踩地雷的。
[21:31] <業平> “但考慮到我們的目的,我們應該找不要命的吧?”
[21:31] * 瑟麗娜 跟聖武士呆多了,覺得不要錢的一定是騙子
[21:32] <Shadow> 唯一一点遗憾的是,等你们想起还有一个红毛的家伙没有看到影子时,好像有点晚了
[21:32] <Shadow> 事实上,你们也没能找到那个叫伍尔夫的倒霉狼人
[21:33] <Shadow> 希望他过的自在,别继续给古拉姆丢脸
[21:33] <業平> (跑了吧?
[21:33] <瑟麗娜> (真給古拉姆丟臉
[21:33] <Menus> 『嗯,我們先回城裏休息一下吧。』
[21:33] <Menus> 『在這裡實在太冷了,我都要感冒了。』
[21:33] <瑟麗娜> “聖武士不是不會生病的嗎……”
[21:34] <霍克> “这是一种修辞吧?”
[21:34] <Shadow> 于是你们赶回卡斯嘉德,稀里哗啦地把成堆的珠宝倒在斯纳瓦尔德的洞府门廊里
[21:34] <業平> “什麼?大叔是聖武士嗎?”
[21:34] <業平> “西方世界的神真是太寬容了啊……”
[21:34] <Shadow> 然后一帮累到不行的人就都直接倒在珠宝上睡着了
[21:35] <瑟麗娜> “他上來自我介紹的時候這樣說?”
[21:35] <霍克> “他……应该证明过自己?”
[21:35] * 霍克 回忆
[21:35] * 瑟麗娜 在女神的庇佑下做著在珠寶堆里睡覺的美夢
[21:35] <Shadow> 凭着(理论上)圣武士的钢铁意志,梅纳斯迷迷糊糊地记得的最后一幕是,天衣子一边苦笑一边和老商人家的仆人把你们一个一个拖到客厅的毯子上
[21:36] <Shadow> 真是暖和的毯子...
[21:36] * 雅丽斯 吃饱了就睡,我好像是那啥诶
[21:36] <Shadow> =============================================================
[21:36] <Shadow> 第二天你们醒来,才发现世界出现了小小的变化
[21:37] <霍克> “世界和平了?”
[21:37] <瑟麗娜> (欸還有第二天?
[21:37] <Menus> 『唔……好像有供暖了?』
[21:37] * 瑟麗娜 發現睡覺的財寶堆消失了!
[21:37] <Menus> 『世界真美好……』
[21:37] <霍克> “你说有钱多好。”
[21:37] <Shadow> 雾凇商会先是被查封,然后又被精明的斯纳瓦尔德用很低的价钱收购了进来
[21:38] <Shadow> “这是给未来女王的投资。”老头笑着向你们解释
[21:38] <瑟麗娜> (w)“我怎麼覺得這些都是這老頭的陰謀?”
[21:38] * 瑟麗娜 沒人的時候小聲跟隊友說道
[21:39] <業平> “啊哈,早餐是啥?”
[21:39] <Shadow> 你们舒服地在大家都准备过冬的卡斯嘉德城里休息了两个礼拜,然后决定在冬天最寒冷的时间到来之前赶着翻过天境之墙去
[21:39] <霍克> “就算是阴谋,不会妨碍天衣子和大叔……咳咳,我是说,‘我们’的行动,那也没问题?”
[21:40] <Menus> 『嗯……我們不要再繼續在城裏臥槽了。』
[21:40] <Shadow> 而与此同时,商会已经给你们添置了新的货车和其他必需品
[21:40] <Menus> 『整隊出發吧。』
[21:40] <雅丽斯> “这条路啊……我是第一次走吗”
[21:40] <Shadow> 事实上,因为老商人的大把撒钱和人脉,你们已经有了一支不小的车队
[21:41] <霍克> “……你说,有钱多好啊……”
[21:41] <瑟麗娜> “不過我們在最冷的時候走極地真的沒問題嗎……”
[21:41] * Menus 先打聽一下往東走的道路,抄兩份地圖。
[21:41] <霍克> “毕竟事不宜迟?”
[21:41] * Menus 和向導確認道:『東方有什麽危險麽?』
[21:41] <Shadow> “似乎墙的那边最近不是非常安稳,如果那么成功的翻过去了,还要小心那边劫掠的游牧民部落才行。”
[21:42] <Menus> 『嗯,既然有遊牧民部族的話……不知道結好他們一般帶點什麽禮物比較好?』
[21:42] <瑟麗娜> “還有惡鬼的征服計劃不知道進行到哪裡了”
[21:42] <Shadow> “另外就是,最近的明海边界上似乎没有什么官方的管束了,大大小小有势力的家伙们各自划了地盘在闹呢。”
[21:42] * Menus 順便學兩句蹩脚的遊牧民話,以及學一些游牧民的禮節。
[21:42] <霍克> “简单来说,一团糟,要靠打的……”
[21:42] <霍克> “或者,唔,用钱砸!”
[21:42] <Shadow> “希望我们能够先平安的过去吧,大人。”
[21:43] <Menus> 『我們可以帶個漂亮的妹子,說她是明海公主的妹妹,送給野蠻部落的酋長當老婆。』
[21:43] <Menus> 『這樣我們就有一隊野蠻騎兵了。』
[21:43] <瑟麗娜> “……你這樣說謊沒問題嗎?”
[21:43] <Shadow> 于是梅纳斯因为他邪恶的计划被天衣子敲了一下头(盔)
[21:44] <Menus> 『嗯…………』
[21:44] <瑟麗娜> “不過這是個好主意,我們可以讓天衣子跟她們結拜,這樣就不算說謊了”
[21:44] <霍克> “……最近的圣武士都是这样的吗?”
[21:44] <Shadow> “骑士老爷,我们该出发啦。”
[21:44] <Menus> 『結拜什麽的太扯了吧。』
[21:44] <Menus> 『萬一天衣子真的被酋長看上了不是慘了。』
[21:44] <Menus> 『那就叫……』
[21:44] <Menus> 『陪了夫人又折兵啊……』
[21:45] <Shadow>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否应该先准备一面插科打诨骑士团的大旗再上路
[21:45] <瑟麗娜> “……這都哪兒跟哪兒”
[21:45] <霍克> “那恐怕就只能打过去了。”
[21:45] <Shadow> 但好在,至少大家都平平安安,而且斗志昂扬的准备面对添加之墙对面的未知世界
[21:45] <雅丽斯> “打过去就可以了吗”
[21:46] <霍克> “还是说绕过去?”
[21:46] <Shadow> 几乎都很陌生的国度和人民
[21:46] <Menus> 『其實既然有商隊經常來往,也不會有什麽危險的啦。』
[21:46] <Shadow> 以及准备和你们交战的黑暗
[21:46] <Shadow> 不过,谁在乎呢?
[21:46] <霍克> “但是变乱是最近的事情,所以很难说啊。”
[21:47] <Shadow> 至少明天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21:47] <Shadow> 踏进了北地最北段的寒冰和白雪,你们新的旅程又开始了
[21:48] <Shadow> ===================================第二章:寒夜冰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