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2-24:鸦岩城堡  (阅读 2021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2-24:鸦岩城堡
« 于: 2014-10-06, 周一 09:38:43 »
<shadow> =====================玉关白第二十二回======================
<shadow> 上次说到,你们为了抓住最后一点线索,乔装改扮去据说和那帮袭击加抢劫加绑票的忍者有什么关联的商会打听情报
<shadow> 虽然除了因为阴差阳错藏在粮食车里的玉玺把对方吓得要死,梅纳斯这边基本上没什么进展
<shadow> 但是暗中潜入商会仓库的雅丽丝却发现,他们运输的货物里确实有忍者组织订购的武器和其他军资
<shadow> 而所有的这些走私品都指向城北的旧鸦岩城堡——一座被废弃的海盗堡垒
<shadow> 在城中准备了几天以后,你们租了几匹快马,带上所有吃饭的家伙快马加鞭地向鸦岩堡的位置赶去
<shadow> 甫一出城,你们就感到北地的冬天确实是来临了
<shadow> 虽然雪还未落,不过和随时烧的暖呼呼的卡斯嘉德城比起来,城外的荒野中实在是要冷太多
<shadow> 在马蹄下古老的石头驿路上,几条漫过地面的小溪已经完全冻上,你们不得不小心地避开它们前行
* Minas 召喚出自己的坐騎:『出來吧,我的避水金睛獸!』
* 特蕾莎 看了看領導的高頭大馬,又看看自己租來的……
<shadow> 在路边灰乎乎的森林里,虽然是白天,狼群的嚎叫和乌尔芬人传说的“寒冬骑士的号角”仍能时不时响起
<霍克> “名字好帅!”
<瑟麗娜> 『真是人靠衣裝,聖武士靠馬啊……』
<雅丽斯> “而且体型很大,不过在这种天气下要小心不要踩破地面啊,那种重量……”
<Minas> 『你的意思是人靠人裝,我祇能靠馬裝嗎?』
<shadow> 呜咽和尖啸声让你们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霍克> “应该说圣武士跟人是两种生物这样……”
<雅丽斯> “原来是两种吗……”
* 雅丽斯 边吐槽边保持警惕

<DDBot> 雅丽斯 投擲 察觉: 1d20+10=(4)+10=14
<Minas> 『Stay focused, Guys.』
<Minas> 『We have a princess to save.』
<Minas> 『A real princess.』

* 瑟麗娜 想說你還沒有跟新來的説這事呢……
* shadow 对業平说:于是你们一路警惕着会不会有不知好歹的野狼会跟着马队,一路继续向北走
<瑟麗娜> 『我們越來越像是跟著白馬王子解救公主的隨從們了啊』
<shadow> 过了不一会,就出现了和你们上次出门差不多的情况:粗糙的石头驿路在一块破石头旁边消失了
* Minas 認爲像是救公主這種事情簡直就這是有騎士出現時必然會發生的常識。
<DDBot> 業平 投擲 好像是這個加值: 1d20+9=(13)+9=22
<霍克> “我觉得差不多可以称呼她为queen了?”
* Minas 所以就不必解釋了。
<瑟麗娜> 『話說為什麼你們那麽有精神,就好像在春遊似的……』
<雅丽斯> “嗯……海实小姐已经告知过我了。不过这个姓氏并没有听说过呢”
<Minas> 『沒加冕以前還祇能算是姫様吧。』
* shadow 对業平说:这意味着两种情况:前面是妖精和怪物的地盘,或者是前面是比妖精和怪物还麻烦的凡人的地盘
<shadow> 不过你们抬起头就可以看到,一座略微倾斜的小丘就在面前的不远处
<shadow> 小丘的顶部拔高,形成了一条断崖。而在断崖的顶端则是一个灰色的方形
<shadow> 看起来应该是某座高大建筑物的塔楼
<shadow> 在小丘的背面你们可以听到海浪拍打石头有规律的声音,看来这座山丘的另一边是环海的
* 瑟麗娜 裹了又裹身上的皮外套
<業平> (哦,+10察覺
<Minas> 『其實或許現在祇是嬢様?』
<雅丽斯> “已经脱离大路了……接下来的路途马匹会很吃力的。如果要偷袭的话,或许我们步行会更好”
<瑟麗娜> 『你在説哪國話啊……』
<霍克> “我的样子很有精神吗……”
<業平> “看!鳥!”
<瑟麗娜> 『你想吃烤鳥了嗎?』
<Minas> 『啥?』
* 業平 眼光跟著大烏鴉
<霍克> “怎么好像以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業平> “有隻大黑雞,啊不,烏鴉飛到那個山崖那邊去了”
<霍克> “你说黑鸡也没人会怪你的……”
<霍克> “话说有多大?”

<雅丽斯> “真是不详的征兆。所以,诸位准备如何?”
<瑟麗娜> 『看起來我們找到一直在跟蹤我們的人了……』
* 瑟麗娜 看看有沒有什麽明顯的建筑物

<Minas> 『把這隻烏鴉打下來吧。』
* 業平 對黑色的東西現在已經提不起胃口了
<瑟麗娜> 『請?』
<Minas> 『下次直接打。』
<Minas> 『嗯,看起來這裡就是那個什麽鴉岩堡了。』

<瑟麗娜> 『嗯,於是入口在哪裡……?』
<雅丽斯> “形似乌鸦振翅的临海岩石,之上建立的城堡,属于很难进攻的类型”
<Minas> 『像是這樣的堡壘,或許有方法從小路繞上去,避開大部隊的守衛。』
<業平> “這種時候不應該入口就有很明確的指示嗎?”
<業平> “畢竟是吸引人去死的地方”

<shadow> 对,随着武士的指向,你们确实发现在灰绿色的崖壁上有条栈道
<瑟麗娜> 『我們早就被烏鴉發現啦!』
<shadow> 看起来是红松木搭成的,或者看起来曾经是这个颜色
<業平> “真是高技術的指令呢,不愧為大叔。”
<shadow-GM> 于是你们保持着“自认为”的安全距离围着小丘转了一大圈
<shadow-GM> 但是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附属物或是其他有人活动的迹象
<shadow-GM> 除了城北的灰色塔楼上时不时会闪起些火光,就像里面的人正在盯着你们

<DDBot> 雅丽斯 投擲 我猜要骰一个追踪: 1d20+12=(19)+12=31
<瑟麗娜> 『這裏還真冷,我猜那個烏鴉堡里應該比較煖和吧』
<shadow-GM> 但是雅丽斯四下打探了一翻,从城堡的侧面发现了一道挂在石墙外的旋梯
<雅丽斯> “只要有人居住的话……在这北方的夜晚没有温度就等于没有生命”
<shadow-GM> 可惜是在临海的一侧,你们爬不过去
<shadow-GM> 看起来直通大门的栈道应该就是唯一的入口了,不挖地三尺的话

<雅丽斯> “有了,原来如此,选择这临海的堡垒,方便走私船从海上过来”
<shadow-GM> (看到了的话在qq打个字?
<雅丽斯> “不过我们很难运用它,又不是鸟儿。”
<霍克> “那就是说会有个港口吧,至少是一个通往海边的洞这样……”
<業平> “咱們能搞到船就好辦多了。”
<雅丽斯> (现在的时间是?
<shadow-GM> (上午,接近中午
<shadow-GM> (于是你们打算?

<雅丽斯> “怎么样?现在突击进去吗?再等一会儿的话,可能是所谓的守卫换班时间”
<霍克> “你确定有那种时间吗?”
<shadow-GM> 如果瞭望一下的话,你们确实没发现现在山道上有什么人的样子
<雅丽斯> “不能,不过在北方,不定时补充能量的话,是会被吞没的”
<shadow-GM> 除了一些鸟在小丘附近盘旋
<霍克> “原来如此。”
* 霍克 笔记笔记
<霍克> “但首先得找到守卫在哪?”

<瑟麗娜> 『說是等換班……但我們看不到那麽高啊』
<Minas> 『嗯,最重要的是找到小姐的踪迹。』
<雅丽斯> “我有一个计划,我还有一瓶隐形术药水,只需要1分钟时间我就可以潜入进去。只要大门处可以正常通行,我就向这边射一箭”
<瑟麗娜> 『而且我們在這裏大概早就被發現了吧,還換什麼班……』
* 雅丽斯 测量了一下距离和高度差
<Minas> 『这样不好。』
<雅丽斯> “这点距离的话,射到诸位脚边还是没问题的”
<Minas> 『一旦失误太难挽救了。』
<業平> “只要衛兵視力正常的話……我們早就露餡了啦……”
<瑟麗娜> 『你沒有像其他遊俠那樣,養了隻小鳥什麽的……?』
<霍克> “老鼠也可以。”
<業平> “貓也可以”
<雅丽斯> “我们斥候更多的是保证主顾的安全,所以与一般的游侠有不少区别,而且,我的专长还在其它方向”
* 雅丽斯 苦笑道

<Minas> 『我们绕到靠海那边看一下。』
<shadow-GM> 寒冷的风从背后吹来,让你们感觉非常糟糕
<業平> “希望不用游泳吧……”
<瑟麗娜> 『那麽法師,你有沒有讓所有人隱身的辦法啊』
<shadow-GM> 尤其是越靠近城堡,你们的马匹(梅纳斯的除外)就越不愿接近目的地
<雅丽斯> “太困难了……”
<Minas> 『看看有没有靠海的密道可以上去,或是丢弃废物的通道之类的。』
<業平> “或者能飛的方法?”
* 霍克 点了点人头
<霍克> “这个真的有。”
<霍克> “我是说隐形的。”

<Minas> 『最好不要惊动城堡里的太多人,否则对方就算是站在箭楼上拿小姐当人质我们都没有办法。』
<業平> (你平時點的是什麽頭
<霍克> (自己的头
<Minas> 『嗯,能持续多久?』
<Minas> 『然后再让瑟莉娜压制声音。』

<霍克> “唔……大概五分钟左右。”
* 霍克 数了数手指

<雅丽斯> “足够了……有法师小姐真是便利啊”
<霍克> “啊,原来不是在跟我说?”
<業平> “什麽?小姐?在哪裡?”
* 業平 到處張望

<Minas> 『找到小姐是第一优先,然后再杀出来都是可以的。』
<霍克> (忍耐一下撕卷版本的话倒是会有剩
<雅丽斯> “那就为我加持吧,我先进去探路。”
<Minas>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实在太损失战斗力了。』
<Minas> 『先看一下城背后有无小路吧。』
* Minas 于是带领队伍先查一下城背后有无小路。
<Minas> 『大家都发挥长项,至少试一下看看吧。』

<業平> “有什麽要我負責吃的嗎?”
* 業平 長項就一個

<DDBot> Minas 投擲 Perception: 1d20+0=(9)+0=9
<shadow-GM> 于是在叮呤当啷的圣武士打头下,你们避开小路开始向上攀爬
* Minas 对找小路这种的事情没有太多的心得。
<shadow-GM> 可惜,看来城堡的设计者早就预见到有人在想走后门这些阴招
* Minas 东张西望:『这里好像可以爬,就是陡了点。』
<shadow-GM> 所以没有给你们留下机会
<Minas> 『看起来有135度角。』
<霍克> “我们要重新定义一下X了点……”
<shadow-GM> 不过,圣武士在雾气重重的山间爬着
<shadow-GM> 突然发现,自己的铁手套上沾着的白色东西不是雾水

<瑟麗娜> 『135度角是什麽鬼……』
<shadow-GM> 好像是什么...蜘蛛丝
<業平> “肚腳是什麽,好吃嗎?”
<Minas> 『唔,等等。』
<霍克> “怎么了?”
<shadow-GM> 看看你们的脚下,你们发现这东西似乎薄薄地铺的到处都是
<shadow-GM> 在你们拼命思考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
<shadow-GM> 突然,白色的蜘蛛丝网开始无声地晃荡了起来,带动了地上的枯叶和石头

<業平> “唔?”
<Minas> 『我手上沾得好像不是雾水……好像是黏乎乎的蜘蛛丝……』
<Minas> 『难道……』

<霍克> “是孔明的陷阱?”
* Minas 仰头向上看过去。
* 業平 第一反應是抽刀
<瑟麗娜> 『蜘蛛?你説這大雪地的有蜘蛛?』
<Minas> 『都小心吧。』
* Minas 于是也做出战斗姿态。

<霍克> “是蛛网术吧,你看我就会用。”
<霍克> “唔……不过还是有什么不对?”

<Minas> 『或许我们闯进了守护后门的蜘蛛洞。』
<shadow-GM> 有什么东西正在踩着它向你们的位置接近
<Minas> 『所有的高塔后门都有蜘蛛洞。』
<瑟麗娜> 『為什麼要拿蜘蛛守門啦!』
<shadow-GM> (一轮时间buff,然后先攻吧
<業平> “拿黑雞當間諜的組織就別吐槽這種東西啦!”
<霍克> “这怎么看都是陷阱耶,烧了吧!”
<Minas> 『因为这是坏蛋们传统!』
<雅丽斯> “来了!准备战斗”
<瑟麗娜> 『噓,是不是又是那群會隱身的忍者?』
* Minas 上马。
* 業平 迅捷動作開聯結武器(+2ab
* 瑟麗娜 開防護邪惡靈環
<shadow-GM> 过了一会,栖栖刷刷的声音越来越近
<霍克> (那先抽出燃烧之手卷轴待命好了
<業平> (這叫炫酷
<shadow-GM> 嘣的一声,一只体型庞大的花蜘蛛张牙舞爪地从山坡上跳下来
<業平> “大叔好勇氣!”
* 業平 豎起大拇指

<shadow-GM> 但是你们发现,它除了一对匕首一样的大牙,还挥舞着两条带爪子的前脚
<Minas> 『嗯,只是一只蜘蛛而已,节省点战斗资源。』
<雅丽斯> (我猜是先攻时间
<shadow-GM> (刚才就叫先攻辣
<DDBot> 雅丽斯 投擲 先攻: 1d20+5=(10)+5=15
<業平> “靠,怎么最近老是碰上這種倒胃口的東西。”
<Minas> 『记住我们必须在今天以内救出人来。』
<霍克> “没有什么比充满自信的大叔更加让人不安的了?”
* 業平 怒氣值滿了
<DDBot> shadow-GM 投擲 : 1d20+7=(3)+7=10
<D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13
<DDBot> 業平 投擲 : 1d20+4=(18)+4=22
<DDBot> Minas 投擲 先攻权: 1d20+2=(14)+2=16
<D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7)+5=12
* 重新获取 #玉关白 的信息...
* shadow-GM 将话题改为 '[业|梅|雅|瑟|霍|ZZ](全体防邪)'
<shadow-GM> (业平行动

<雅丽斯> (1回合轮了撒
<霍克> (速战速决!
<Minas> [砍砍砍,Easy Fight
<shadow-GM> (快来
<業平> “噁心的傢伙快滾開,勞資還要吃午飯啦。”
* 業平 迅捷動作開挑戰,沖上去一刀

<shadow-GM> (骰
<業平> (我在r20骰了……
<DDBot> 業平 投擲 : 1d20+12=(13)+12=25
<shadow-GM> (hit
<DDBot> 業平 投擲 : 1d8+17=(7)+17=24
<業平> (你們對這貨的ab+2
<業平> (挑戰效果

<shadow-GM> (梅纳斯
* Minas 砍。
<GM-shadow> (全miss
<雅丽斯> (end
* 雅丽斯 不过全部偏出好远

<GM-shadow> 于是在山坡上,除了武士得以砍中一刀
<GM-shadow> 圣武士和游侠的攻击全都失去了准头
<GM-shadow> (瑟丽娜

<雅丽斯> “我讨厌蜘蛛……真的……”
<霍克> “正因为讨厌才要用心去打啊!”
* 瑟麗娜 發現大家運氣都很差,於是上去摸一下聖武士讓他變得幸運些!
<霍克> “还是说你们都是喜欢欺负喜欢对象的S!”
* 瑟麗娜 幸運之觸
<Minas> [摸武士去。
<瑟麗娜> (那摸武士好了
<GM-shadow> (霍克行动
<Minas> [这种战斗唯一的问题是怎么省资源。
* 霍克 酸液飞溅!
<DDBot> 霍克 投擲 让专业的来: 1d20+5+2=(19)+7=26
<瑟麗娜> (小心出現煉獄大蜘蛛全回合smite good!
<雅丽斯> (ch!
<GM-shadow> (远程接触啦
<DDBot>
霍克 投擲 : 1d3=2
* 霍克 怒END
<GM-shadow> 于是小酸球烫到了蜘蛛的眼睛,蜘蛛很不高兴!
*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梅|雅|瑟|霍|ZZ-26](全体防邪)'
<GM-shadow> 它先尖叫了一声,然后向后跳去

<業平> “跑了?”
<GM-shadow> 对着自己的正前方喷出一团粘稠的白丝
<霍克> “我猜是蓄力。”
<GM-shadow> (瑟丽娜业平反射
<業平> (我好像能骰2次?
<DDBot> 瑟麗娜 投擲 ref: 1d20+2=(10)+2=12
<瑟麗娜> (對,如果你願意用在這個上的話
<GM-shadow> (你是强韧和意志啦
<業平> (ref3
<瑟麗娜> (幸運之觸啦
<DDBot> 業平 投擲 : 2次 1d20+3 = 3, 9 = 6 12
<瑟麗娜> (……
<業平> (好
<GM-shadow> 那么两个一向觉得重甲比较可靠的人都被黏糊糊而且正在快速变硬的丝线缠住了
<業平> “今天的午飯啊啊啊啊”
<GM-shadow> (业平行动
* 業平 哀鳴
<DDBot> 霍克 投擲 不要在意: 1d20+1=(9)+1=10
* GM-shadow 对雅丽斯说:(就是web
<DDBot>
雅丽斯 投擲 察觉: 1d20+10=(12)+10=22
<業平> (是標動還是整輪掙脫來著?
<GM-shadow> (我猜整轮?
<DDBot>
瑟麗娜 投擲 察覺: 1d20+4=(4)+4=8
<雅丽斯> “不太对劲……我听到了什么!有什么东西在附近”
<雅丽斯> “在移动,在靠近我们!”

<DDBot> 業平 投擲 cmb: 1d20+9=(18)+9=27
<業平> (end
<業平> “靠北,怎么了?”

<Minas> 『不急,最多是多一只蜘蛛罢了。』
<GM-shadow> 武士怒吼一声抛弃了午餐的想法和身上的蛛丝
<霍克> “具体一点啦,是什么?”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6=(2)+6=8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6=(7)+6=13
<雅丽斯> “不清楚……是哪些会隐身的忍者吗?”
<業平> (話說我還能無恥嗎
<瑟麗娜> 『不要太大意,說不定是那些忍者』
<GM-shadow> (可以
<瑟麗娜> (能!當然能!
<業平> (end
<瑟麗娜> (你已經很無恥了
* Minas 北5FT,砍砍砍。
<瑟麗娜> (挑戰+2還有效嗎
<業平> (有啊
<GM-shadow> (有
<業平> (我又沒死
<GM-shadow> (骰
<D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10+2=(13)+12=25
<GM-shadow> (hit
<DDBot>
Mi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5+2=(6)+7=13
<GM-shadow> (miss
<DDBot>
Minas 投擲 Shield: 1d20+9+2=(4)+11=15
<GM-shadow> (miss
<DDBot>
Minas 投擲 dmg: 1d8+6=(5)+6=11
* Minas END
*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梅|雅|瑟|霍|ZZ-37](全体防邪)'
<GM-shadow> (雅丽斯行动

<雅丽斯> (看不到么……
* 雅丽斯 向右5尺,继续三箭蜘蛛

<DDBot> 雅丽斯 投擲 : 2次 1d20+10 = 19, 20 = 29 30
<業平> (wow
<霍克> (CH了!
<GM-shadow> (丧心病狂,确认
<GM-shadow> (另外全中
<DDBot>
雅丽斯 投擲 ch2下: 2次 1d20+10 = 11, 7 = 21 17
<DDBot> 雅丽斯 投擲 第三箭: 1d20+5=(11)+5=16
<瑟麗娜> (爆頭了!
<GM-shadow> (miss
<業平> (估計ch一下
<GM-shadow> (一个CH一个普通
<瑟麗娜> (第一下應該還是multi shot吧?
<DDBot> 雅丽斯 投擲 : 4d8+12=(4,7,1,6)+12=30
<雅丽斯> (咦,我好像弄错了什么。bab5没有第二箭
<雅丽斯> (只有快射

<霍克> (不要在意
<雅丽斯> (所以是2箭捂脸
<瑟麗娜> (不要在意
*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梅|雅|瑟|霍|ZZ-67](全体防邪)'
<業平> (不要在意
<瑟麗娜> (反正沒中過
* GM-shadow 于是蜘蛛身上又多了两支箭
<雅丽斯> “我认真了,这是送给你的眼睛的”
<雅丽斯> (end

<GM-shadow> 包括一团眼睛上的一只
*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梅|雅|瑟|T1|霍|T2|ZZ-67](全体防邪)'
<GM-shadow> 但是,在她刚刚高兴完的时候
<GM-shadow> 一个黑漆漆地家伙就从瑟丽娜身边的空气里跳出来,呼地刺出一刀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2=(8)+12=20
<GM-shadow> (AC?
<瑟麗娜> (21!
<霍克> (太强
<業平> (太強
<GM-shadow> (不过被擒抱?
<瑟麗娜> (自由領域,那個……
<瑟麗娜> (如果是邪惡的AC再+2

<霍克> (恨强,恨强
<Minas> [防邪
* 瑟麗娜 其實只是一直裝作被蛛網纏住了……
<GM-shadow> 那么虽然这一击来得突然,但是还是被瑟丽娜的护甲搅住了
* 瑟麗娜 看看是什麽人物?!
<GM-shadow> 你们看到,刚刚出现的这家伙虽然也是一身黑衣,但是是个天狗
<GM-shadow> 不过它手里的刀剑却是你们熟悉的样式
<GM-shadow> (霍克行动

<瑟麗娜> 『又是那種鳥人!』
<Minas> 『原来是个单身狗。』
<Minas> 『今天就不适合你们出现!』

<霍克> (我需要一个地图?
* 霍克 放一个只波及到鸟人的闪光尘!
<霍克> (DC18,唔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3=(18)+3=21
<霍克> (喂!
* 霍克 躲到金馆长后面END了!

<GM-shadow> 霍克的一把光尘完全没能撒中鸟人
<瑟麗娜> (我好像還沒行動?
<雅丽斯> (嗯,被跳过了!
<業平> (姐姐是行動自如
<業平> (可以隨便在任何人回合行動

<GM-shadow> (哦,那么瑟丽娜
<瑟麗娜> (總之delay到蜘蛛後面吧
<GM-shadow> 嗯,于是第二个黑家伙噌地从梅纳斯的背后冒出来,二话不说也是一刀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4=(4)+14=18
<GM-shadow> 然后他就只能怪老大买的装备质量堪忧
<GM-shadow> 被武士斩中的蜘蛛怪叫着挥动爪牙撕咬业平
<DDBot>
GM-shadow 投擲 : 2次 1d20+10 = 12, 5 = 22 15
<業平> (蜘蛛是邪惡么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0=(13)+10=23
<GM-shadow> (不是
<業平> (如果不是2hit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8+5=(4)+5=9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8+5=(7)+5=12
<業平> (準備骰強韌
*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21|梅|雅|瑟|T1|霍|T2|ZZ-67](全体防邪)'
<GM-shadow> (准备的好,来
<DDBot>
業平 投擲 這骰運預測要跪: 1d20+6=(10)+6=16
<雅丽斯> (目测过了……
<GM-shadow> (重投吗
<業平> (竟然沒過……
<DDBot> 業平 投擲 反正砍倒這貨就能回決意,隨便了: 1d20+6=(3)+6=9
<業平> (好
<GM-shadow> (喔,刚才的两只鸟再次隐身了
<DDBot>
GM-shadow 投擲 : 1d4=4
<Minas> [GD了
<瑟麗娜> (攻擊完馬上就隱身了?
*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业-21-4力量|梅|雅|瑟|T1|霍|T2|ZZ-67](全体防邪)'
<Minas> [一个隐不掉。
<GM-shadow> (对,迅捷忍术
<Minas> [砍砍砍,直接砍死蜘蛛先
<GM-shadow> (来骰!
<DDBot>
業平 投擲 str超痛的說: 1d8+17-3=(3)+14=17
<GM-shadow> (投完各回各家
<霍克> (简直痛
<GM-shadow> 蜘蛛很爽脆的被砍断了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Re: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2-24:鸦岩城堡
« 回帖 #1 于: 2014-10-06, 周一 09:39:06 »
<GM-Shadow> ===================================继续上次的第二十三回===============================
<GM-Shadow> 于是那么清理掉了鸦岩堡通路上的天狗哨兵与一只稀奇古怪的蜘蛛
<GM-Shadow> 穿过一道结冰溪流上的小桥,城堡灰绿色的厚重木门就杵在你们面前
<GM-Shadow> 虽然那么很确定自己在栈道上的一番激战应该怎么样都惊动了城堡里的敌人,但他们似乎并没有在城头架起弩箭什么的欢迎你们的意思
<雅丽斯> “哨兵已经发现我们了,我想……不用偷偷摸摸了吧”
<GM-Shadow> 在北地呜呜地寒风声中,整个鸦岩堡就像一块真正的大石头一样,沉默地堵在你们五人前方
Minas 看看厚重的城门,有点担心。
瑟麗娜 還沒反應過來發現怪物們已經橫屍當場了
<Minas> 『这样的城门看起来不容易攻破啊。』
<瑟麗娜> 『據說有經驗的冒險者都是隨身攜帶攻城錘的……』
Minas 说着走到城门前,用力撞一下试试。
<老社> “事到如今……”
<老社> “但大叔你也不要想不開啊……”

<GM-Shadow> 就在梅纳斯的肩膀用力顶在门上的一瞬间,看起来很结实的大门像是恶作剧一样,嘎地就朝里开了
<Minas> 『唔……』
<老社> “咦?”
<GM-Shadow> 用上全身力的圣武士差点摔个趔趄
<雅丽斯> “向内开的大门……真的没问题吗”
雅丽斯 掏出弓箭迅速警戒前方

Minas 看看城门内有没有杀出一大队人马。
<瑟麗娜> 『咦?你已經學會傳說中隔山打牛的絕技了嗎』
<Minas> 『这种时候一半是会有什么骷髅骑士之类的冲出来……』
<GM-Shadow> 虽然那么怀疑里面肯定要杀出一群黑衣人或者亡灵
<瑟麗娜> 『……不覺得和場景不搭配嘛』
<Minas> 『另一半的时候会有人在城头开始弹琴。』
<霍克|临时狗熊> “很、很不搭配哟”
<老社> “走啦……”
<GM-Shadow> 但是除了正在往里吸着冷风的黑洞洞,并没有什么怪东西闯出来
<霍克> “业平,你走前头~”
霍克 扯扯业平的衣角

<GM-Shadow> 相对地,你们反而觉得城堡里有些暖和
<瑟麗娜> 『我覺得這是個陷阱!』
<Minas> 『嗯……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老社> “喂喂,姑娘你放莊重點。”
老社 但還是口嫌體正直地走在了最前面

<Minas> 『我们进去吧。』
<雅丽斯> “要拯救的姬还在里面呢”
雅丽斯 警惕随时可能冲出来的……看不见的家伙。
雅丽斯 先一步移动到前方房间门边,偷偷观察内里的情况

<GM-Shadow> 于是你们也没什么太多的顾虑,穿过城堡正面的马廊房,直接进到了应该是一层的大厅
Minas 走到第一间屋子里,四处打量一下。
<GM-Shadow> 和梅纳斯记忆中,南方样式复杂地城堡大厅不同
<GM-Shadow> 乌尔芬人设计的堡垒虽然厚重,但结构平铺直叙
<GM-Shadow> 你们没花什么功夫,就循着温度走进了城堡主厅
<GM-Shadow> 虽然不再是门口的漆黑一片,不过大厅里的光线也并不太好
<GM-Shadow> 借着天花板上漏下昏暗的日光,你们看到这间大厅虽然陈旧,但是打理的确非常干净整洁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我听听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察觉: 1d20+11=(2)+11=13
<GM-Shadow> 事实上有点过分干净了,桌椅什么的摆设全部没有,地上反而铺着厚厚的地毯
<雅丽斯> “敌人……没有,是放弃这里了吗?还是说,在哪里埋伏着?”
雅丽斯 收起弓箭,拔出匕首反握在左手,稍微放缓警戒姿势

<GM-Shadow> 在雅丽丝到处寻找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的时候
<DnDBot>
老社 投擲 同看: 1d20+11=(17)+11=28
<GM-Shadow> 从你们正前方,大厅的对面,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Minas> 『嗯,这个城堡毕竟在表面上并不是由怪物占领的。』
<GM-Shadow> “不请自来的客人,是吗。”
<Minas> 『错了,我们是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的英雄。』
<GM-Shadow> 这个声音虽然听起来有点尖,甚至有点稚气
<老社> “大門就這樣開著,也不能這么說吧大姐”
<雅丽斯> “什么人?快快现身吧”
<Minas> 『正所谓干革命可不是请客喝酒,所以客套的话就免了吧。』
<GM-Shadow> 但是在你们的耳畔,却怎么都感觉着,令人浑身不舒服,仿佛是喝下了一杯过浓的烈酒
<瑟麗娜> 『我記得您已經派兩個黑衣人歡迎過我們了……』
<霍克> “诶?所以我们应该喝点酒吗?”
<Minas> 『你还有12秒的时间可以投降,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GM-Shadow> “梅纳斯先生,作为骑士,您是不是在进到城堡里以前先对主人致礼?”
<老社> “1”
<老社> “2”
<老社> “3”
<老社> “4”
<老社> “5”
<老社> “6”
<老社> “7”
<老社> “8”
<老社> “9”
<老社> “10”
<老社> “咦,沒人配合嗎”

<雅丽斯> “11”
<瑟麗娜> 『為什麼是12秒?』
<GM-Shadow> 就在第二句话响起的时候,刚才还昏沉沉一片的大厅两侧,一字排开亮起了火光
<霍克> “12,时间到~~”
<老社> “哇,好便捷的開燈方式!”
<GM-Shadow> “刚才并没有人点着的火把,现在全自动燃烧了起来
<瑟麗娜> 『誒,這個人認識你呢……梅納斯』
<瑟麗娜> 『你欠人家很多錢吧?』

<GM-Shadow> “当然还有你,Selina小姐。”
Minas 看看面前是哪位。
<霍克> “那我呢,那我呢。我在门后面呢,看得到我吗?”
<瑟麗娜> 『唉唉?我沒欠過別人錢啊』
<GM-Shadow> 好像是在打量着自己最喜欢的猫,这个声音又变了个弯弯绕的调子
<老社> “果然姐姐你也欠債了!”
瑟麗娜 從來認為借了沒還不叫欠
Minas 不喜欢这样离得老远兜圈子。
<GM-Shadow> “帮我打点了布林顿的那个废物,我想,我还没感谢过您呢。”
Minas 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Minas> 『哦哦哦,难道……』

<GM-Shadow> 那么四下张望,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小姑娘或者大姐在说话
<GM-Shadow> 但是
<霍克> “这难道是……幻音术吗?”
Minas 发现没看到人。
Minas 闭上眼睛,用心眼去看。
Minas 侦测邪恶。

<GM-Shadow> 在大厅的尽头,随着梅纳斯铿锵向前的脚步,最末的两只火把也亮了起来
<GM-Shadow> 两个巨大的身躯,在这时也就被照亮了
Minas 定睛看去。
<GM-Shadow> 泛着金属的光泽,你们看到,这两个人型穿着和业平模样相近的铠甲
<雅丽斯> “那是……是鬼吗?”
<GM-Shadow> 但面孔却毫无表情,看起来就像一对雕塑
Minas 看看这两个武士有没有一个拿机枪的。
Minas 发现没有。

<瑟麗娜> 『額……這是業平你的邪惡雙胞胎弟弟嗎』
Minas 觉得有点失望。
<瑟麗娜> 『哦,應該是三胞胎了』
<GM-Shadow> 之前摸进走私仓库的雅丽丝发现,这两个大家伙...有点像是之前那个木箱里的人像
<雅丽斯> “等下,看着很眼熟,这是……是叫什么来着?人偶?”
<GM-Shadow> 不过这两尊绘有油彩,看起来就和真人非常像了——除了接近十尺的身高和被定死的表情
<雅丽斯> “跟我在仓库里看到的东西一模一样,如果配上那些大到瞎眼的大剑的话”
<GM-Shadow> 左边的那个拿着你熟悉的,一对刀剑
<GM-Shadow> 而右手边这个却张着一副大的吓人的弓
<Minas> 『哼,偷偷摸摸用这种邪术,不敢正面面对我们吗?』
<Minas> 『有胆便出来和我们面对面战斗啊。』

<GM-Shadow> 当然,现在两个家伙都用头盔下面的眼睛注视着你们的方向
<Minas> 『你难道要一直在阴影中完成自己的野望吗?』
<GM-Shadow> “哎呀,虽然小女子迟迟不出来,确实失礼,”
<霍克> “那……不是人偶吧?它们在盯着我们诶”
<GM-Shadow> “不过考虑到我这里还有一位贵客需要伺候,呵呵,暂时还是恕我失陪啦。”
Minas 问一下霍克:『这东西可有什么弱点?』
<GM-Shadow> 换成了嘲讽的语气,这个尖细的嗓音扩展到了整个大厅的天花板上
<Minas> 『向这样的人偶是否会有控制机关之类的东西?』
<GM-Shadow> “看你们够不够好运到小女子的闺房来和...公主大人一叙吧,诸位。”
<GM-Shadow> “哦对了,有几个老朋友一直等不及见你们哦。”
<Minas> 『哼,我看你是太丑了。』
<Minas> 『不美颜不化妆就不敢见人吧!』

<GM-Shadow> 随着两声窃笑,这个幻术制造出来的声音在大厅里散去了
<瑟麗娜> 『……你知道的太多啦!』
<霍克> “如果……是魔像技术的话,不仅不受法术影响,还十分强大”
<GM-Shadow> 而与此同时,在你们前方一直不动的两个人偶,也发出了嘎嘎的声响
<GM-Shadow> 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向你们走过来
<Minas> 『所以问你是什么技术啊。』
<霍克> “可是……这看起来不像是魔像,所以……呀!过来了”
<GM-Shadow> (先攻吧,辨识的知识是神秘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6
<DnDBot> 霍克 投擲 神秘知识: 1d20+11=(14)+11=25
<DnDBot> Minas 投擲 init: 1d20+2=(11)+2=13
<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15)+5=20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init: 1d20+5=(12)+5=17
<GM-Shadow> 于是霍克辨认出,这两个人偶身上的反光,看起来更像是...玻璃的光泽
<GM-Shadow> 或者说,瓷器上的釉
<GM-Shadow> 如果是瓷器做成的构造体的话,大概敲击型的武器会好用一些
<DnDBot>
GM-Shadow 投擲 initA: 1d20+3=(9)+3=12
<DnDBot> GM-Shadow 投擲 initB: 1d20+6=(6)+6=12
<Minas> 『原来是花瓶。』
<霍克> “就是……这样”
<GM-Shadow> (谁写下主题?
<GM-Shadow> (我没帽子
<GM-Shadow> (A是双剑,B是弓箭
Minas 设置模式为:+o GM-Shadow
Minas 于是抽战锤。

<雅丽斯> (所以地形是urban吗?
Minas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B A 瑟'
<GM-Shadow> (霍克先行动吧
<霍克> (哪个是用弓的?左边还是右边
霍克 总之对付大家伙的话……首先让它们躺下来

<GM-Shadow> (老社来个先攻
<DnDBot>
業平 投擲 測試: 1d20=14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 B A 瑟'
<霍克> (我放个蛛网怎么样
<Minas> [其实先打一下再决定。
<DnDBot> GM-Shadow 投擲 A ref: 1d20+6=(16)+6=22
<DnDBot> GM-Shadow 投擲 B ref: 1d20+6=(18)+6=24
<GM-Shadow> 于是奈何人偶体积太大,霍克的蛛网只盖住了它们的脚面
<霍克> (过了正常,但是每次移动都要过战技或逃脱,否则丢失移动
<GM-Shadow> (雅丽丝行动
<雅丽斯> “敲击武器吗?那难办了啊……”
雅丽斯 移动到面前,准备动作射通过蛛网靠近的家伙

<GM-Shadow> (梅纳斯行动
<Minas> (稍等
<霍克> (左边刚好可以让1个人走进去哟
Minas 向上20尺,走拔战锤,准备动作攻击靠近的敌人,end
<GM-Shadow> (注意人偶大体型
<GM-Shadow> (业平行动
<業平> (我沒燉雞耶,能end了嗎
<GM-Shadow> (要END就end吧,不过你至少走过来吧!
業平 走拔薙刀,走到大叔身邊,準備動作攻擊接近的傢伙(end
<DnDBot> GM-Shadow 投擲 CMB: 1d20+12=(13)+12=25
<GM-Shadow> 于是手持双剑的人偶轻松扯碎了地上的蛛网,大踏步向前
<GM-Shadow> 右手的长刀一击砍向梅纳斯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1=(3)+11=14
<GM-Shadow> 但是被挡下了
<DnDBot>
GM-Shadow 投擲 CMB: 1d20+10=(20)+10=30
<GM-Shadow> 持弓的人偶根本就没在意身上还有蛛网这东西
<GM-Shadow> 它也朝前进了几步,拉开弓弦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0=(4)+10=14
<GM-Shadow> 一支足有短矛粗细的箭矢飞过业平的头顶,轰地刺在木地板上
雅丽斯 触发我的弓箭,射B一脸
<GM-Shadow> (瑟丽娜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射吧: 1d20+13=(5)+13=18
<GM-Shadow> (miss
<雅丽斯> (我猜miss?
<瑟麗娜> 『吃貨我這裏有釘頭錘你有用嗎』
<業平> (我好像看見怪走到我觸發範圍?
<GM-Shadow> (来劈?
<GM-Shadow> (总之瑟丽娜先行动吧
瑟麗娜 移動到梅納斯身後,給他幸運之觸,end
<GM-Shadow> (霍克行动
<霍克> “好大块头啊……”
<GM-Shadow> (月夜你帮老社骰个AO吧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好吧ao一下老社: 1d20+10=(9)+10=19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2次 1d20+6 = 15, 5 = 21 11
霍克 使用油腻术,倒,倒!
<霍克> (DC15
<霍克> (后续效果是进入或移出范围需要dc10的特技,不过丢失移动并进行反射

<GM-Shadow> 总之射手人偶摔到了地上
<霍克> (end
<GM-Shadow> (雅丽丝行动
<霍克> “所以说我讨厌人偶……小时候没买到……切”
霍克 总之全回合射A吧

<GM-Shadow> (有软隐?
<雅丽斯> (左上5尺就没有了
<GM-Shadow> (移动然后来射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多重射击加速射: 3次 1d20+11 = 1, 12, 16 = 12 23 27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最后一箭: 1d20+6=(17)+6=23
<GM-Shadow> (后2hit
<GM-Shadow> (3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吃3次dr……: 3d8+9=(6,8,1)+9=24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 B A-9 瑟'
<雅丽斯> (5点dr,正常水平
<雅丽斯> (end

<GM-Shadow> 虽然几乎全部射中了,但是人偶身上只是崩掉了几块瓷片
<GM-Shadow> (梅纳斯
<瑟麗娜> (多重射擊不是只骰一次嗎
<瑟麗娜> 梅納斯上5尺,用錘子攻擊怪物

<GM-Shadow> (来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PA2,取高值: 2次 1d20+9 = 17, 15 = 26 24
<GM-Shadow> (全中
<雅丽斯> (的确只有1次,我out了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第二下: 1d20+4=(18)+4=22
<瑟麗娜> (上一個是幸運之觸的骰兩下
<GM-Shadow> (中
<GM-Shadow> (2下
<GM-Shadow> (AC22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dam: 2d8+26=(7,4)+26=37
<瑟麗娜> end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 B A-46 瑟'
<GM-Shadow> 梅纳斯的攻击相对就结实的多
<瑟麗娜> (盾刺是穿刺所以沒用了……
<瑟麗娜> (而且八成不能破邪所以多打沒啥大用……

<GM-Shadow> (老社到你
业平 左移5尺,执刀全回合A
<DnDBot> 业平 投擲 pa啦: 1d20+8=(16)+8=24
<DnDBot> 业平 投擲 pa啦: 1d20+3=(18)+3=21
<GM-Shadow> (喔,其实刚才应该没中的
<GM-Shadow> (不过算了,1hit
<瑟麗娜> (AC不是22?
<DnDBot> 业平 投擲 挥砍: 1d8+12=(6)+12=18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 B-13 A-46 瑟'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2=(17)+12=29
<瑟麗娜> (他打得是A吧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 B A-49 瑟'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 B A-59 瑟'
<瑟麗娜> (是59啦
<GM-Shadow> 于是持剑人偶也很不客气地还击业平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2=(3)+12=15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2=(7)+12=19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7=(9)+7=16
<GM-Shadow> (我猜都miss
<瑟麗娜> (邪惡的話AC再+2哦
<GM-Shadow> 然后他向后退了一步
<瑟麗娜> (29不可能不中吧
<业平> (全miss
<业平> (打我啦,我才22.
<业平> (哦,29中

<GM-Shadow> (29那下是CMB
<瑟麗娜> (説清楚啊……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0=(20)+10=30
<瑟麗娜> (我還說,這3+1下是幾只手打得呢……
<GM-Shadow> 持弓的人偶则站了起来,触发业平的借机
<DnDBot>
业平 投擲 pa拉: 1d20+8=(10)+8=18
<GM-Shadow> (miss
<瑟麗娜> (所以聖武士也是有AO的!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4=(8)+4=12
<GM-Shadow> 总之它成功的退进蛛网里,然后隔着蛛网射出一箭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12=(12)+12=24
<GM-Shadow> 目标是业平
<GM-Shadow> (来100吧,20以上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以下miss: 1d100=28
<雅丽斯> (hit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2d6+4=(3,6)+4=13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13 B A-59 瑟'
<GM-Shadow>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用棍子點點業平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clw: 1d8+1=(3)+1=4
<瑟麗娜> end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9 B A-59 瑟'
<GM-Shadow> (那么再轮到霍克
<霍克> “位置正好,距离正好,那么就试试我最新奥义吧”
<霍克> “苏醒吧,寄生在我仗中的黑炎龙哦”
霍克 fireball~~~~
<霍克> (dc17 来吧

<GM-Shadow> 霍克兴高采烈地搓出来一个大-火-球
<GM-Shadow> 然后他飞快地想到一件事情
<GM-Shadow> 瓷器,是通过高温加热烧制成的
<GM-Shadow> 于是笼罩在人偶身上的蛛网华丽的烧尽了
<瑟麗娜> 『法師你到底在做什麼……』
<瑟麗娜> 『為啥把自己的法術燒掉……』

<霍克> “好吧,你们觉得这个烟火怎么样?”
<瑟麗娜> 『太危險了,請瞄準再丟啊』
<GM-Shadow> (雅丽丝行动
<瑟麗娜> (我說怎麽今天的狗熊怪怪的……像吃了媚藥似的……
雅丽斯 射啊射啊,无用也要射啊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这回算对了: 2次 1d20+9 = 13, 7 = 22 16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 1d20+4=(9)+4=13
<GM-Shadow> (叮叮当当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只有1箭: 1d8+7=(4)+7=11
<GM-Shadow> (当
<GM-Shadow> 雅丽丝发现了这两只家伙的另一个问题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说的对,其实是2箭: 1d8+7=(6)+7=13
<雅丽斯> (所以24-10 造成14伤害
<GM-Shadow> 如果它们靠的够近,其中一只会挡住另一只的位置
<GM-Shadow> 于是箭全都掉了下来
<雅丽斯> (so?会打到B吗?
<GM-Shadow> (AC在靠近时+2
<GM-Shadow> (miss
<GM-Shadow> (梅纳斯行动
<瑟麗娜> 上5尺,砸砸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PA2: 1d20+9=(11)+9=20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PA2: 1d20+4=(20)+4=24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crit?: 1d20+4=(1)+4=5
<GM-Shadow> (普通hit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dam: 1d8+13=(3)+13=16
<業平> (好骰子
<瑟麗娜> end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 业-9 B A-75 瑟'
<GM-Shadow> (业平行动
業平 右上一步,薙刀平砍
<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11=(8)+11=19
<業平> (艸
<GM-Shadow> (继续?
<業平> (過
<業平> (中了?

<GM-Shadow> (你还有1刀?
<業平> (忘了= =
<DnDBot> 業平 投擲 象徵性: 1d20+6=(15)+6=21
<GM-Shadow> (miss
<業平> (end
<GM-Shadow> 于是A继续猛砍梅纳斯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2次 1d20+12 = 6, 16 = 18 28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7=(6)+7=13
<瑟麗娜> (28中
<業平> (我ao援護能+3
<業平> (還中不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8+6=(4)+6=10
<瑟麗娜> (28怎麽也中了……
<業平> (好吧
<GM-Shadow> 然后持弓的家伙也拉开距离,连射3箭
<GM-Shadow> (我记得邪恶的构造体只有狩魔蛛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2次 1d20+13 = 16, 19 = 29 32
<業平> (GG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1d20+7=(2)+7=9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10 业-9 B A-75 瑟'
<GM-Shadow> (中2?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4d6+8=(5,3,6,4)+8=26
<業平> (我有死硬,還能再戰三合
<GM-Shadow> 两支凌厉的箭矢击穿了梅纳斯的盾牌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36 业-9 B A-75 瑟'
<GM-Shadow>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哎不是打吃貨的?
<GM-Shadow> (优先判断高威胁目标嘛
瑟麗娜 刷個群療
<業平> (我的攻擊骰實在太機智了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3d6=(5,2,1)=8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28 业-1 B A-75 瑟'
<GM-Shadow> (霍克
瑟麗娜 上10尺跟在聖武士身後end
霍克 偷偷矮身给雅丽斯上命运之触
<霍克> (你能够用标准动作碰触一个生物,使它在攻击、技能、属性、豁免检定时获得等同于术士等级一半的洞察加值
<霍克> (end

<GM-Shadow> (雅丽丝
<瑟麗娜> (一次還是一輪?
<DnDBot> 霍克 投擲 给我碎吧!1轮: 2次 1d20+12 = 10, 16 = 22 28
<DnDBot> 霍克 投擲 : 1d20+7=(7)+7=14
<GM-Shadow> (中一个,我想怎么都爆了
<DnDBot>
霍克 投擲 好吧不知道能碎不: 1d8+7=(6)+7=13
<瑟麗娜> (+3加過了?
<霍克> (加过了
<GM-Shadow> 于是在雅丽丝箭矢的冲击力下,举着武器的人偶哐当地倒下了
<GM-Shadow> 碎成了渣渣
<GM-Shadow> 梅纳斯行动
<霍克> “呼……干得漂亮啊,我”
<霍克> “全靠我的祝福呢”

<瑟麗娜> 梅納斯上5尺攻擊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 1d20+9=(8)+9=17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 1d20+4=(11)+4=15
<GM-Shadow> (miss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迅捷聖療自己: 3d6=(1,5,4)=10
<瑟麗娜> end
<業平> (到我?
<GM-Shadow> (对
業平 機智地閃身到人偶的身後
<業平> “笨蛋,這邊。”
業平 移動中扔掉薙刀,自由動作拔武士刀

<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13=(7)+13=20
<業平> (可惜骰子比我更機智
<業平> (end

<瑟麗娜> (但是對方現在不能5尺移動射擊了!
<GM-Shadow> (咦,我移动了呀
<瑟麗娜> (哎你丟長武器了?
<瑟麗娜> (= =b

<業平> (不然怎么打得到
<GM-Shadow> (最后我就丢两箭打一下你们就好了!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2次 1d20+11 = 14, 5 = 25 16
<DnDBot> GM-Shadow 投擲 : 2d6+4=(3,6)+4=13
GM-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 雅 梅-28 业-14 B A-75 瑟'
<GM-Shadow> 于是虽然麻烦,但业平和梅纳斯还是把少掉一个护卫的人偶敲成了渣
<GM-Shadow> 在人偶稀里哗啦的垮掉的时候,你们的头顶上回响起鼓掌声
<業平> “咦,這是什麽妖術”
<GM-Shadow> “很精彩,也没有枉费我把两个瓷娃娃摆在门口。”
<GM-Shadow> “现在,你们手边有两条路可以选。”
<業平> “我去,玩這樣娃娃的女孩究竟是怎么樣的鬼畜”
<GM-Shadow> “左手这条路呢...”(左边的台阶上油灯亮起
<瑟麗娜> 『大概長得跟這些娃娃差不多吧』
<GM-Shadow> “你们会见到一个老朋友,和另一个很想和你们切磋切磋的家伙...他倒是蛮期待你们会找上门来的。”
<霍克> “也就是2个家伙”
<GM-Shadow> “右手边嘛...嘿嘿,是我给你们准备的礼物。”
<瑟麗娜> 『我怎麽都覺得……』
<GM-Shadow> “当然,你们要有胆子拿才行。”
<瑟麗娜> 『……選哪個都差不多?』
<業平> “這種玩三歲小孩的招數早過時啦!”
<GM-Shadow> (右边并没有光亮
瑟麗娜 這種時候就要交給命運來決定啦!
瑟麗娜 於是抽牌看正反

<業平> “這即視感,難道是……華容道?”
<雅丽斯> “嗯?Selina小姐抽到了什么?”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左右: 1d2=1
<瑟麗娜> 『左邊』
<GM-Shadow> “我看到你的选择了呢,瑟丽娜小姐。”
<瑟麗娜> 『那你有沒有看到我在對你竪·中·指啊?』
瑟麗娜 其實沒有豎

<GM-Shadow> 像小孩子得到了冰激凌,你们头上的声音竟然很...高兴
<GM-Shadow> “这也意味着,你们离我的距离也会更近一步。”
<霍克> “原来淑女可以做这个吗?好吧我也来”
霍克 竖中指

<瑟麗娜> 『你已經內心深處把自己當作淑女了嗎……』
<GM-Shadow> “当然,等我把你们一个一个捏碎的时候,大概你们也会很高兴吧。”
業平 扶額
<GM-Shadow> “在我看来,这就是所谓...嗯..幸福的螺旋呢。”
<瑟麗娜> 『對了你知道壞人為什麼總是被好人打敗么?』
<瑟麗娜> 『因為他們廢話太多啦!』

<GM-Shadow> “好啦,不多说了,再拖下去那家伙大概要来砸门了,”
<業平> “其實我們的話也不少啦……”
雅丽斯 走到左边门口看看里面情况
<GM-Shadow> “那么请上左边,没有陷阱哦。”
瑟麗娜 踢吃貨屁股讓他去開門
瑟麗娜 當然之前給大家用棍子補好血

<GM-Shadow> 随着声音的消失,大厅里刚才燃起的火把也一支支熄灭了
<GM-Shadow> 只剩下左手向上楼梯间的油灯
<DnDBot>
瑟麗娜 計算 : 52/5.5=9.4545
<GM-Shadow> 虽然那么信不过这装神弄鬼的“指引”,不过确实,一路上除了虫蛀和被水泡涨的地板咯吱作响,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令人不快的事情发生
<GM-Shadow> 不过,在向上攀爬的途中,你们感觉大厅里暖烘烘的空气也慢慢地凉下来
瑟麗娜 一路上到處摸光亮術
<GM-Shadow> 等你们踏上最后一级木台阶,走进楼上的大厅时,几乎已经和你们来城堡的室外勇毅冷了
<GM-Shadow> (一样
<業平> “姐姐你摸光亮術可以,別摸我的屁股啊!”
<GM-Shadow> 而且和还有些许微光不同,这一层空旷的大厅彻底漆黑一片
<瑟麗娜> 『你別自我感覺良好了,那是霍克摸的!』
<GM-Shadow> 似乎连窗子都没有
<霍克> “听说有老朋友?我认识吗?”
<GM-Shadow> 只有你们一行人的脚步声在回荡
霍克 顶着舞光术望望
瑟麗娜 丟光亮術彈丸進去!
<GM-Shadow> 噔咚,随着瑟丽娜扔进一个发光的小石子
<GM-Shadow> 你们听到,房间的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GM-Shadow> “哧哧”
<GM-Shadow> 像是重感冒的人在吸鼻子的声音
<GM-Shadow> “呜...咯噜咯噜”
<GM-Shadow> 在光点接近它的时候,你们似乎听到了威胁的声音
<瑟麗娜> 『……我們認識什麽動物老朋友嗎?』
<GM-Shadow> 不过更像是...一只特别大的狗
<業平> “只要不是長翅膀的生物我就忍了……”
業平 嘟嚷

<GM-Shadow> 瑟丽娜还发现,自己扔出去的小石子虽然散发着微光
<GM-Shadow> 但是在附近黑暗的压迫下,显得越来越弱
<霍克> “糟糕……光亮术不起作用了吗?”
<業平> “光滅了耶。”
霍克 看着舞光也渐渐熄灭
<GM-Shadow> “所以,你们就是那群感和鬼面众作对的,不知好歹的家伙吗?”
<瑟麗娜> (於是我還有動作施法嗎?
<GM-Shadow> 一个阴冷,平缓的声音从你们头顶正上方的对方传来
<GM-Shadow> (可以施法,但是目标?
瑟麗娜 cast Daylight
<GM-Shadow> (目标?
瑟麗娜 目標是,傳統的,聖武士的盾牌啦
<雅丽斯> (昼明术good
業平 習慣性地護住狗眼
<GM-Shadow> 于是圣武士的盾牌发出了太阳的波纹
<GM-Shadow> 你们看到,这是一间巨大的房间
<瑟麗娜> 『In brightest day, in blackest night,
<瑟麗娜> No evil shall escape my sight』

<GM-Shadow> 在房间的一边,是一个有几人高的雕像
<GM-Shadow> 就像一个盘腿坐着的人一样,但是它却长着一个老虎的脑袋
<業平> “這娃的趣味得有多……”
<瑟麗娜> 『不要偷偷摸摸的,光明正大地站出來講話吧!』
<GM-Shadow> “似乎是用一整块黑色的石头雕成的。”
<GM-Shadow> 而在雕像的脚边则是一个...大铁笼子
<GM-Shadow> 刚才发出的咆哮声就是从那里面传来的
<GM-Shadow> “雕虫小技...不过没有在那艘船上就看着把你们烧成炭,实在是我疏忽了。”
<GM-Shadow> “不过来的正好...我想你们应该还没有忘记这位吧,嗯?‘
瑟麗娜 皺眉,感覺不大好
<瑟麗娜> 『……這個怪物,之前在我的占卜牌里見過呢』
<瑟麗娜> 『就在我們和天衣子小姐出發的時候』

<GM-Shadow> 嗖地一声,一个小东西划破空气,锵地一声打在铁笼子上,正好敲开了开关
<GM-Shadow> “先和他叙叙旧吧,伍尔夫先生?”
<瑟麗娜> 『看來這個就是一切背後的元凶!』
<GM-Shadow> “吼...不...”
業平 默默地抽出武士刀
<瑟麗娜> 『啊咧?汪夫你為啥在這裏啊』
<雅丽斯> “是天上吗?敌人!”
<業平> “呼……”
<GM-Shadow> 笼子里的那个“东西”似乎拼命地不想出来,但是挣扎了一会,他还是对着发出一声野狗一样的低吼
<GM-Shadow> “呼...不要...怪...”
<瑟麗娜> 『汪夫,是我們啊,你不記得了?』
<業平> “如果可以的話,真的不大想在這種情況下會面呢,旺福。”
<GM-Shadow> 然后,它嘣地撞开笼子,向你们弹过来
<GM-Shadow> 你们看到,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铠甲,身高足有9尺的棕红色怪物腾地跳到你们面前
<GM-Shadow> 虽然”他“仍然可以看出来是个人,至少曾经是
瑟麗娜 嚇一跳,『你吃了什麽奇怪的東西嗎?汪夫』
<GM-Shadow> 但是他的脑袋已经变成了一个长满棕色粗毛的,野狼的长脸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醫療檢定,這是什麼病?: 1d20+12=(19)+12=31
<GM-Shadow> 黄色的尖牙向你们呲着,双眼直瞪站在最前面的业平
<GM-Shadow> (毫无疑问兽化症
<GM-Shadow> 唯一让你们觉得喜感的是...他手上仍然拿着自己的盾牌和战斧,虽然上面血迹斑斑
瑟麗娜 吞口水,『汪夫你不要放棄,不要屈服於這個骯髒的力量』
<瑟麗娜> 『你還有救的,相信我,相信一個有經驗的醫生,好嗎?』

<業平> “大姐,他應該還有救吧?”
<GM-Shadow> 看起来原来是伍尔夫的狼人转了转尖耳朵,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GM-Shadow> “...杀...我..."
<GM-Shadow> 它高高地举起斧头,但是又哐地砍在地板上
<瑟麗娜> 『不要傻,這個不是絕症,這個病有救的』
<GM-Shadow> “不不不,伍尔夫先生,你要是死了,我会少掉很多乐趣的。”
<GM-Shadow> “以及,一顿晚餐。”
<瑟麗娜> 『來跟我們迴去,我們帶你去神殿看病』
<GM-Shadow> 你们头顶上那个声音仍然在不疾不徐地说着
<瑟麗娜> 『你是個堅強的人,不要屈服於這點小病,好嗎』
瑟麗娜 對那個聲音的地方丟個沉默術

<GM-Shadow> “说到晚餐,抱歉,我猜你大概饿了,嗯?”
<業平> (good job
<GM-Shadow> 只是一瞬间,讲话的那个家伙,虽然你们看不到,但是他应该是移动到了远处雕像的头顶上
<瑟麗娜> 『閉嘴!老朋友敘舊你在那邊一直唧唧歪歪什麽』
<GM-Shadow> “先吃了这餐吧,记得给我留点。”
<瑟麗娜> 『有種下來打啊?像個縮頭烏龜似的,你算不算男人啊?』
瑟麗娜 真的中指了

<GM-Shadow> “对不起了女士,我大概不能算‘人’,嘿嘿嘿。”
<雅丽斯> “听上去是下来了……在那边吗?”
<瑟麗娜> 『好吧,你算不算雄性?』
雅丽斯 对着雕像头上的位置一箭射出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 1d20+13=(5)+13=18
瑟麗娜 比劃著讓偽娘丟光塵過去
<GM-Shadow> 这时你们发现,随着狼人的咆哮,梅纳斯盾牌上原来亮如白昼的光明,似乎也在慢慢消散
<GM-Shadow> “好了,开始狩猎吧,我的野兽朋友。”
霍克 理解了,正准备施法……
<GM-Shadow> 伍尔夫终于还是屈服了,它咔的一声拔出了地板上的战斧
<霍克> (等下,狗熊是男的吗?
<瑟麗娜> 『You think darkness is your ally?』
<瑟麗娜> (是男的啊!

<業平> “吱吱喳喳地吵死了!”
<GM-Shadow> “哦,现在还不现身,是有点失礼了。”
<業平> (太慘了狗熊
<GM-Shadow> 在虎头雕像的头上,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成型
<霍克> (他没告诉我,卡上也没写啊!
<GM-Shadow> 瘦高,苗条,就像立在巨型雕像头顶上的一根黑色的枯草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法術辨識一下光亮為什麼會消失?: 1d20+9=(6)+9=15
<GM-Shadow> 但是梅纳斯一眼就认出来,这家伙就是在火葬船上摘走宝剑的那个家伙
<GM-Shadow> 你认为这个房间应该是特别准备了压制光线的魔法
<瑟麗娜> 『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小偷先生』
<瑟麗娜> 『怪不得一直不敢見人……』

<GM-Shadow>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是戴斯娜信徒的血...我还是很想尝一尝。”
<GM-Shadow> “来吧,看看你们到底是猎物,还是...哦,抱歉,你们只能是猎物。”
<業平> “別裝逼了,有種就別吵下來干架,勞資見過煩人的,沒見過這么煩人的。”
<GM-Shadow> 说着,黑色的家伙身形一晃,又消失了
業平 自從看見那隻旺福之後就完全不蛋定了
<瑟麗娜> 『你剛才還說我們話多』
<瑟麗娜> 『這次你看到話多的了吧』

<GM-Shadow> ==========================SAVE============================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Re: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22-24:鸦岩城堡
« 回帖 #2 于: 2014-10-06, 周一 09:39:38 »
[/color]<shadow> ====================玉关白第二十四回======================
<shadow> 上次说到,你们一行人气势汹汹地闯进鸦岩城堡,为了向劫走宝物和天衣子的忍者讨个说法
<shadow> 打爆了两台在门口‘欢迎’的人偶以后,你们进到了城堡二层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大厅里
<shadow> 很意外地,这里(目前看起来)仍然只有两个挡住你们去路的家伙
<shadow> 一个满嘴跑火车但就是不从黑暗里现身的怪物
<shadow> 以及,在你们面前,已经感染了变狼症的游侠伍尔夫
<shadow> 看来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余地了,不撂倒这对古怪的组合,相比你们也没法继续向前去
<shadow> (骰先攻吧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先攻归我!: 1d20+5=(8)+5=13
<DnDBot> 霍克 投擲 吃货的Init: 1d20+4=(14)+4=18
<DnDBot> 霍克 投擲 术爷的Init: 1d20+5=(18)+5=23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聖武士: 1d20+2=(19)+2=21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牧師: 1d20=11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9=(6)+9=15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3=(2)+3=5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业|1|雅|瑟|2]'
<shadow> 霍克行动
霍克 抹黑挪到软炸身边,撕一张黑暗视觉卷轴给丫,完!
<shadow> 于是雅丽丝的视野变得更开阔了一些
<shadow> 但是她四下打量,面前仍然只有流着口水咆哮的狼人口牙
<雅丽斯> “感谢,这下看得清了”
<霍克> “是吗,一定是非常恶心恐怖的是吧,所以我不看了就让你们来看吧!”
<雅丽斯> “只是一只发狂的大狼而已……不过看起来你们认识这位吗?”
<shadow> 梅纳斯行动
<瑟麗娜> 『不,它已經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人了』
瑟麗娜 正色

<霍克> “什么,有熟人吗?”
<霍克> “是那个,呃,搭讪的家伙?”

<雅丽斯> “虽然很麻烦…不过需要留手吗?”
<瑟麗娜> 聖武士偵測邪惡
<瑟麗娜> (兩個都是邪惡的還是?

<shadow> (狼人不是邪恶
<瑟麗娜> 『身為古拉姆的勇士,戰死沙場是他最后的宿願吧!』
<shadow> (还有一只找不到位置?
瑟麗娜 雖然説這傢伙老逃跑真給古拉姆丟臉?
<霍克> “听你的说法还真是搭讪你的那位耶!”
<雅丽斯> “我明白了……”
<瑟麗娜> 那麽聖武士準備動作看見紅光就定位,end
<shadow> 武士行动
霍克 让啥都看不见的吃货向上走五尺,掏出薙刀,准备动作,有人进入攻击范围就给一刀
<霍克> (让他上去送死!

<shadow> 于是业平拔出了薙刀上前
<shadow> (来,坑熊帮武士骰个意志
<shadow> (有+2
<霍克> (好
<DnDBot> 霍克 投擲 看来有人要倒戈了: 1d20+5+2=(13)+7=20
<shadow> (望天
<shadow> 于是在拔出长刀的一刹那,业平看到,自己面前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对红色的眼睛
<shadow> 然后很奇妙地,他突然一个反手,薙刀砍向离他最近的瑟丽娜
<雅丽斯> (什么居然是谋杀指令?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14)+10=24
<瑟麗娜> (hit
<shadow> (谁要你准备动作的(望天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8+6=(6)+6=12
<雅丽斯> (看到敌人有see in dark 能力…
<霍克> (准备动作管这个哦!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业|1|雅|瑟-12|2]'
<shadow> 于是瑟丽娜被突然反水的业平砍了一刀
<霍克> (机智跳反
<雅丽斯> “什么?你在干什么业平先生?!”
<shadow> 雅丽丝行动
<業平> (我不是還有決意么,坑熊?
雅丽斯 左移五尺,开弓射狼!
<霍克> (怪我咯!
<shadow> (来正面射啊?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多重第一射: 1d20+12=(19)+12=31
<瑟麗娜> (其實+7意志不低了……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速射第二下: 1d20+12=(9)+12=21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bab第三下: 1d20+7=(16)+7=23
<雅丽斯> (hit几?
<shadow> (hit1
<雅丽斯> (就第一下多重是吧
<shadow> (只有第一下,顺便可破银乎?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伤害: 2d8+18=(1,2)+18=21
<shadow> 于是在黑暗视觉的帮助下,雅丽丝的箭嗖嗖地放了出去
<shadow> 但是这狼人虽然除了Waaaaagh大概什么都不记得,还是没忘了怎么挡箭呀
<雅丽斯> (end
<shadow> 瑟丽娜行动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业|1|雅|瑟-12|2-13]'
<雅丽斯> “看不见那个家伙,这家伙皮还真厚”
<霍克> “是说脸皮吗?”
瑟麗娜 不知道業平出現了什麽情況,不過看到大家都沒有視野似乎很麻煩
<業平> (話說我現在是被控制還是咋的,能講話么
<雅丽斯> “也许我应该先去找到那个捣乱的?”
瑟麗娜 左下5尺,撕卷Blessing of the Mole
<瑟麗娜> (所有人都有30尺黑暗視覺了
瑟麗娜 end

<霍克> (我看见了!
<shadow> 虽然瑟丽娜的法术让大家看的又更清楚了一些
<shadow> 但是你们发现,在更远一点的地方,还是无法看透黑暗的障碍
<shadow> 然后一直被你们殴打的狼人伍尔夫终于(?)等到了自己进攻的机会
<shadow> 它吼叫一声,一个跃步上去就扑向圣武士
<雅丽斯> “小心!”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9=(10)+19=29
<shadow> (hit?
<DnDBot>
shadow 投擲 : 2d6+13=(1,5)+13=19
<瑟麗娜> (hit了
<shadow> 梅纳斯感觉,这厮不单比自己更会玩盾牌,而且它的盾牌明显沉的多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19|业|1|雅|瑟-12|2-13]'
<shadow> 看起来是加持了什么法术
<雅丽斯> (等下,傻豆给我们描述一下这狼人的 现状?
<shadow> 霍克行动
霍克 给那长得有点面善的浪人脑袋上上闪光尘(就影响浪人的程度
<霍克> (目测八成会过豁免

<shadow> (DC?
<霍克> (18吧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8=(18)+8=26
<霍克> (喂?!
<shadow> (兽化人有加感知的(衰小脸
<shadow> (千万记住
<瑟麗娜> (能不能sc一下是什麽法術效果?
<shadow> 变成狼的伍尔夫比你们之前印象中的那个废柴辨识强了一圈口牙!
<shadow> (那么sc
<霍克> “这个浪人看起来虽然有点面善,但这个强度明显不是我们认识的人!”
霍克 震精

<shadow> 随便梅纳斯行动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sc: 1d20+9=(4)+9=13
<DnDBot> 霍克 投擲 听说有SC,我来试试: 1d20+12=(20)+12=32
<瑟麗娜> (法師也sc一下啦
<瑟麗娜> 『其實……因為他一直逃跑,我們也沒見過他出手?』
<瑟麗娜> 聖武士發現拿著盾也沒什麽用

<霍克> “那么强为什么还要逃,是强到不能控制自己的力度毁天灭地的程度吗!”
<瑟麗娜> 於是卸盾,雙手持長劍攻擊狼人
<霍克> “啊,顺便一提,吃货好像是中了支配人类。”
霍克 用附带的语气说道

<雅丽斯> “是法术?那可以解除掉吗?”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 1d20+10=(11)+10=21
<霍克> “好问题,大姐你怎么看?”
<瑟麗娜> (中嗎?
<shadow> (miss
<瑟麗娜> 那麽end
<雅丽斯> (姐姐是没移动过?如果是没移动过,那么就是因为老社走出了反邪恶法阵的范围所以才…
<霍克> (什么!
<霍克> (真相?!

<瑟麗娜> (就是進門開個靈環啊
<霍克> (都是我的错?!
<雅丽斯> (恩,老社不在法阵内
<雅丽斯> (那5尺刚好走出去了
<雅丽斯> (念你是一代狗熊

<瑟麗娜> (不可能不在法術內,中的時候是10尺否則打不到我?
<瑟麗娜> (我後退過5尺

<shadow> (那么老社再来个豁免吧!
<shadow> (+2
<業平> (不,是免疫了= =
<業平> (3r是直接一拍防護邪惡就能驅散,比現在更dio

<shadow> (武士行动
業平 左移10尺,扔掉礙事的薙刀,抽出武士刀砍
<DnDBot> 業平 投擲 不知道還有沒其他buff不過先扔了: 1d20+11=(13)+11=24
<霍克> (我去早说,我直接火球碾过去
<業平> (好,end
<shadow> (miss辣!
<shadow> 瑟丽娜发现,虽然自己的法术让大家可以看穿黑暗
<shadow>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看不见的区域似乎还是再不屈不挠地逼近!
<shadow> 渐渐地,可以看清的范围又小了一些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5|业|1|雅|瑟-12|2-13]'
<業平> (算了剛才那刀算黑暗中誤傷吧
<shadow> 似乎就在等待你们被黑暗吞噬的机会,刚才还很能扯淡的阴影人现在开始不声不响地发动袭击
<shadow> 在业平模样注意的时候,一串漆黑的飞镖窜出阴影,直奔他的后心
<DnDBot>
shadow 投擲 : 3次 1d20+10 = 6, 15, 8 = 16 25 18
<shadow> (我猜就一下?
<shadow> (虽然是措手
<業平> (嗯
<業平> (甲厚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4+4+2d6=(3)+4+(1,2)=10
<shadow> 一颗奇形怪状的手里剑插进了护甲的缝隙里
<shadow> 不过业平也下意识地发现,对方就在自己的右手方向
<shadow> (雅丽丝行动
<雅丽斯> (所以还是继续射狼吧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多重第一: 1d20+12=(1)+12=13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只有第二: 1d20+12=(14)+12=26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第三: 1d20+7=(20)+7=27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ch: 1d20+7=(12)+7=19
<shadow> (还好没爆
<shadow> (hit2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箭: 2d8+18=(6,4)+18=28
<雅丽斯> (end
<shadow> 这两箭把狼人射的有点痛了
<shadow>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業平是不是也掉血了?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5|业-10|1|雅|瑟-12|2-31]'
瑟麗娜 引導正能量治療,end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3d6=(6,5,2)=1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业|1|雅|瑟-|2-31]'
<shadow> 于是狼人伍尔夫便是紧盯着梅纳斯殴打呀
<DnDBot>
shadow 投擲 : 2次 1d20+15 = 5, 19 = 20 34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5=(6)+15=21
<瑟麗娜> (中1
<DnDBot> shadow 投擲 : 2d6+15=(5,6)+15=26
<shadow> 还好这次只打中一下
<shadow> 霍克行动
<霍克> (好
<霍克> (果然还是先控制那狼么……
霍克 不信邪,再对狼人来一发闪光尘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8=(6)+8=14
<霍克> (看!
<業平> (你不如省省啦……好吧當我沒說
<shadow> 这次狼人很悲剧的被瞎到了
<霍克> “噫!中了!”
<雅丽斯> “那就痛打落水狗”
<霍克> “打!”
<shadow> 梅纳斯行动
<業平> (快,夾擊
<瑟麗娜> 左5尺夾擊狼人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1: 1d20+12=(11)+12=23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1: 1d20+7=(11)+7=18
<shadow> (那么hit1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dam: 1d8+15=(8)+15=23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聖療自己: 3d6=(3,6,4)=13
<瑟麗娜> end'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12|业|1|雅|瑟-|2-54]'
<shadow> 业平行动
<DnDBot>
業平 投擲 第二下-5: 2次 1d20+13 = 9, 3 = 22 16
<業平> (艸
<業平> (end

<shadow> (第一下中了
<DnDBot>
業平 投擲 反正傷害也就這麼多……: 1d8+13=(8)+13=21
<業平> (骰子你這……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12|业|1|雅|瑟-|2-54]'
<shadow> 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发现周围的黑暗更浓了
<shadow> 而潜伏着的攻击者这次更换了目标
<瑟麗娜> (那就偵測武士右手方向?
<瑟麗娜> (60尺

<shadow> 飞镖雨的目标转向了和狼人缠斗的梅纳斯
<DnDBot>
shadow 投擲 : 3次 1d20+11 = 20, 10, 17 = 31 21 28
<瑟麗娜> (中2
<DnDBot> shadow 投擲 确认: 1d20+11=(8)+11=19
<業平> (這個骰子給我就可以暴死狼人了(喂
<DnDBot> shadow 投擲 : 3d4+4d6+12=(3,4,3)+(5,4,3,2)+12=36
<雅丽斯> (咦?居然都是措手?狙击这么吊?
<瑟麗娜> (嗯,hp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48|业|1|雅|瑟-|2-54]'
<shadow> 但是在扑面而来的飞镖之间,他也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红色影子
<shadow> 倒吊在业平背后几尺远处,昏黑一片的屋顶
<雅丽斯> (所以那个到底是什么方位啊……
<瑟麗娜> 聖武士説,『它在屋頂上!』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总之继续射狗: 1d20+12=(11)+12=23
<shadow> 雅丽丝行动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还是射: 1d20+12=(2)+12=14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继续射: 1d20+7=(11)+7=18
<shadow> (hit1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死吧: 2d8+18=(1,3)+18=22
雅丽斯 五尺向上,end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48|业|1|雅|瑟-|2-66]'
<shadow> 你们面前的狼人已经浑身扎满箭,忽忽悠悠就要倒下了
<shadow> 但是还是硬撑着和圣武士对砍啊
<shadow>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轉化驅散,施展治療重傷給聖武士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csw: 3d8+6=(2,5,8)+6=2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27|业|1|雅|瑟-|2-66]'
<DnDBot>
shadow 投擲 : 2次 1d20+15 = 2, 9 = 17 24
<shadow> (24有没有中?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5=(6)+15=21
<雅丽斯> (目盲50%
<業平> (失手率
<shadow> (姐姐来骰100吧
<瑟麗娜> .1d100 50以上miss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以上miss: 1d100=71
<shadow> 于是便光荣的miss了
<shadow> 霍克行动
霍克 对大叔指出的方位扔出了闪光尘!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20)+10=30
<shadow> (望天
<霍克> (看!
<霍克> (你们看!
<霍克> (人性呢?!

<shadow> 虽然在一团漆黑中霍克不知道自己的光尘有没有迷住对方
<shadow> 但大家几乎都在短短的一瞬看到,一个倒吊在天花板上的身影被勾勒了出来
<shadow> (顺便你们虽然知道了目标的位置,但是他还是在黑暗里
<霍克> “打!”
<shadow> 梅纳斯行动
<瑟麗娜> 繼續攻擊狼人
<瑟麗娜> 上5尺夾擊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 1d20+12=(4)+12=16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 1d20+7=(3)+7=10
<瑟麗娜> end
<瑟麗娜> 哦,治療自己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3d6=(2,4,3)=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18|业|1|雅|瑟-|2-66]'
<shadow> (业平行动
<DnDBot>
業平 投擲 後一個-5: 2次 1d20+13 = 6, 13 = 19 26
<業平> (尼瑪……
<業平> (end

<shadow> 于是业平一刀把狼人捅倒在地(不要惊讶
<業平> (真男人是不回頭骰傷害的(好吧其實是沒想到
<shadow> 发现自己操控的肉盾被打翻,挂在屋顶上的家伙惊诧了一下
<shadow> “这不中用的败狗...”
<雅丽斯> “下一个就是你了”
<霍克> “他一定是被我们的无情吓到了。”
<業平> “我說過抱歉的了,旺福”
業平 抖了抖刀上的血

<瑟麗娜> 『你這個只會縮在後面的膽小鬼』
<瑟麗娜> 『比他不中用一百倍!』

<shadow> 于是身上还沾着光尘的黑衣怪人又往更远的地方挪了挪
<shadow> 然后一连串飞镖打向业平
<DnDBot>
shadow 投擲 : 3次 1d20+10 = 14, 9, 17 = 24 19 27
<shadow> (几个?
<業平> (2
<DnDBot> shadow 投擲 : 2d4+4d6+8=(4,3)+(1,4,2,1)+8=2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18|业-23|1|雅|瑟-]'
<shadow> 雅丽丝行动
<雅丽斯> “告诉我,敌人在哪边?”
雅丽斯 往右边冲了几步

<霍克> “那边!”(指
<雅丽斯> “好的我看到了”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一箭: 1d20+14=(17)+14=31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伤害: 1d8+3+2+4+1=(5)+10=15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18|业-23|1-15|雅|瑟-]'
<雅丽斯> (end
<shadow> 雅丽丝一箭就射中了天花板上的敌人
<shadow> 瑟丽娜行动
瑟麗娜 引導能量治療一下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3d6=(3,6,4)=13
瑟麗娜 然後右10尺end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5|业-10|1-15|雅|瑟-]'
<shadow> 霍克行动
<霍克> (我大概看得见那位爷在哪么
<shadow> (可以
霍克 对着大概方向搓了个大火球!
<霍克> “吃我大火球!”
<霍克> (DC高达19你们怕不怕

<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3=(20)+13=33
<shadow> (骰伤害吧
<DnDBot>
霍克 投擲 这都能有伤害?: 6d6=(3,1,3,6,1,3)=17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5|业-10|1-23|雅|瑟-]'
<shadow> 虽然这一发火球没什么真正大的影响
<shadow> 但是烧焦的天花板明显挂不住这蜘蛛侠的重量,他扑地跳到了地面上
<瑟麗娜> (這火球好弱你以後還是換成加速和減速吧
<shadow> 梅纳斯行动,开破鞋吧!
<shadow> (你们两个一人一轮也差不多了吧(ry
<瑟麗娜> 那就開破邪砍一下好了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 1d20+12=(12)+12=24
<shadow> (hit
<DnDBot>
瑟麗娜 投擲 dam: 1d8+9+6+6=(2)+21=2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梅-5|业-10|1-46|雅|瑟-]'
<shadow> 业平行动,再来一下就ok了?
業平 衝鋒迎風一刀斬
<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11=(6)+11=17
<業平> (看
<雅丽斯> (人头是我的了!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多重: 1d20+12=(19)+12=31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我是不是应该学个重击精通: 1d20+12=(13)+12=25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马蜂窝: 1d20+7=(8)+7=15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三箭追魂: 3d8+30=(4,6,8)+30=48
<shadow> 于是等黑衣人还没来得急掏出下一把手里剑
<shadow> 身上就已经多了三支箭羽
<shadow> 虽然他又硬撑着躲了几步,但是还是在你们面前扑簌簌的仆在了地上
<shadow> 在黑色的衣甲里只剩下了灰烬和几块骨头
<霍克> “唔?”
<shadow> 随着黑衣人灰灰,你们周围的阴影也渐渐地消散
瑟麗娜 看看汪夫還有气沒
霍克 捡根棍子去翻灰
<shadow> 最后,虽然这空旷的大厅还是十分昏暗,但除了尽头阴影笼罩的巨大石像,你们的黑暗视觉已经能清晰的看到东西了
<shadow> 瑟丽娜走上去,发现被连射带砍的狼人虽然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但是至少还是温的
<雅丽斯> “果然……这片黑暗,是这家伙搞的鬼吗”
<瑟麗娜> 『來誰幫我把這個傢伙先綑起來』
<霍克> “他看起来都快死了耶!”
瑟麗娜 然後幫他穩定下傷勢
<雅丽斯> “如果他只是被控制的话……还可以救活吧”
<瑟麗娜> 『還有呼吸,說不定還有救』
<shadow> 挑着灰烬的霍克只发现了黑衣,一件锁子甲和大概一打做工精良的手里剑
<瑟麗娜> 『不過我目前能力沒法治療這種疾病……』
<霍克> “所以第一时间不是看看有没有救而是先捆起来……”
<shadow> 但是被这货叼走的宝剑却没有看到
<雅丽斯> “我只听说长老会稳定这种兽化……”
<瑟麗娜> 『綑起來才能救他啊,要麽他又傷人怎麽辦』
<霍克> “有道理!”
霍克 去帮忙捆了

<DnDBot> 雅丽斯 投擲 出50收回: 9次 1d100 = 79 97 59 40 82 58 40 71 37
<雅丽斯> (收回6只射失的箭
雅丽斯 打扫了一下战场,充实了一下箭囊

<瑟麗娜> 『哦……對了……』
瑟麗娜 匆忙拿出裹在包裡的玉璽
<瑟麗娜> 『天衣子小姐告訴過我,這東西有治病救人的奇效』

<shadow> 于是你们七手八脚的先拔了伍尔夫(狼)身上的箭支,然后用他自己的裤腰带把狼人绑起来
<霍克> (他的裤子怎么办
<shadow> (有毛的不要介意
<雅丽斯> “怎么救?”
瑟麗娜 雙手有點顫抖地捧起玉璽,『讓我們看看這寶物是不是真的有用吧……』
<霍克> “我猜是砸他脑袋上。”
瑟麗娜 用玉璽施展治療疾病
<業平> “哇,這手筆夠大的,姐姐你悠著點”
<霍克> “死马当活马医?”
<瑟麗娜> 『救人一命的事情,想必天衣子不會怪我用她的寶物』
<雅丽斯> “磨成粉化成水喝下去?”
<shadow> 虽然不清楚怎么用,不过在瑟丽娜的手中,盘着帝龙的绿玉还是微微的发起光来
瑟麗娜 凝神想了半天,還是開始對黛絲娜女神禱告
<shadow> 你们看到,在它的作用下,狼人身上棕红色的毛皮渐渐褪去,最后只剩下了你们熟悉的那个男人的红头发和红胡子
<瑟麗娜> 『女神啊雖然這個東西不是你的寶物,但你一定知道怎麽用它……』
<業平> “好敷衍的禱文……”
業平 默念

<shadow> 当然虽然这无助于他浑身的伤口,但至少确实是起了点效果
<瑟麗娜> 『看!這真的有用!這真的是寶物呢!』
<shadow> 过了一小会,你们面前的狼人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形态
<霍克> “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雅丽斯> “不会有长得很稀有的非宝物了吧!”
<shadow> 但是,它的微光并没有因此而褪去,而是忽闪忽闪的在增强
瑟麗娜 於是趕緊把玉璽層層包裹再收起來
<業平> “這麼敷衍的禱文也能生效,要麼是這玉璽太邪乎,要麼是她的神就是這麼隨便呢……”
<shadow> 本来昏黑的大厅开始慢慢的明亮起来
業平 繼續心裡嘀咕
<瑟麗娜> 『什麽叫做敷衍,只要心誠,形式主義的事情無所謂啦』
<霍克> “这宝贝还能照明哦。”
<雅丽斯> “没听说过哪位神祇的祷言是如此的…”
<業平> “哇,你什麼時候會讀心的?!”
業平 大驚

<瑟麗娜> 『你的臉上就看出來了哦』
瑟麗娜 不理吃貨,看看汪夫神智清醒了沒
瑟麗娜 順便治療他兩下

雅丽斯 终于可以一睹房间全貌了,警戒观察
業平 第一次打量這個地方
<DnDBot> 業平 投擲 察覺: 1d20+12=(12)+12=24
<shadow> 伍尔夫大概是被你们打得太惨,虽然恢复了状态,但还是趴着起不来
<瑟麗娜> 這個時候,一直在面壁的聖武士表示,前面的彫像正在散發善良靈光!
<shadow> 你们四下看看,发现刚才在一边观赏神迹的圣武士这时在盯着大厅角落里阴影笼罩的雕像发呆
<霍克> “大叔怎么了?”
<shadow> 虽然那么觉得这个虎头的黑石像怎么看都只是瘆的慌...
<業平> “大叔……那裡面有藏著錢嗎?”
業平 走過去

<雅丽斯> “那是……什么?”
<瑟麗娜> 『大概這是個很值錢的彫像?』
雅丽斯 同去
<霍克> “你们的观点很一致耶。”
霍克 躲在后面靠过去

<shadow> 你们小心地靠近足有两人高的石头像
<shadow> 发现这个盘腿而坐的虎头人膝盖上还横着一把巨大的石头剑
<shadow> 圣武士表示,善良灵光就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
<雅丽斯> “拿起来的就可以成为王的那把剑吗?”
<業平> “這是傳說中的……石中劍?咳咳”
雅丽斯 大惊
<瑟麗娜> 梅納斯皺皺眉頭,『噓……石頭裏面好像有人在說話』
<霍克> “这不是横放的吗?”
<瑟麗娜> 『我們把它劈開看看吧』
<雅丽斯> “所以是拿起来不是拔起来啊!”
<霍克> “所以就不是石中……”
<瑟麗娜> 說著聖武士就舉劍要劈開石頭
<雅丽斯> “明月城间照,宝剑石上流”
<霍克> “什么,这就要劈了?”
<shadow> 业平敲了敲石剑,发现它似乎是中空的
<shadow> 而梅纳斯已经等不及动手了
<業平> “喂,等等啊”
<業平> “裡面還是空的……喂!”

<shadow> 咔嚓一声,黑色的石头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
<霍克> “何其壮观。”
<shadow> 从黑乎乎的雕像上,一缕金色的光芒泄露出来
<瑟麗娜> 『這彫像好像偽劣產品啊』
<業平> “果然是錢啊……”
<雅丽斯> “若要问金玉,还得内里找”
雅丽斯 当场吟诗

<shadow> 站在前面的几个人扒拉了半天碎石,终于从里面翻出了发声的源头
<瑟麗娜> 『雖然我不懂你的詩歌拉,但好像完全沒有韻律感啊?』
<shadow> 被黑衣人抢走的龙形古剑,现在又回到了梅纳斯的手中
<霍克> “好打油!”
<雅丽斯> “因为我本来就不会吟”
<瑟麗娜> 梅納斯拔劍出鞘,『好劍!』
<業平> “果然好劍”
<shadow> 虽然那么不确定这把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古董就是雨辰氏的传家宝,不过圣武士却很满意
<霍克> “所以这剑是怎么放进去的?”
<雅丽斯> “为什么他们要将剑藏在这里面呢?”
業平 看著梅納斯
<瑟麗娜> 『大概是為了讓我們找不到吧……』
<shadow> 梅纳斯握住金色的帝龙形尖兵,将剑身从刀鞘里抽出
<雅丽斯> “这不是找到了吗……”
<shadow> 虽然古老,但是这把武器仍然光洁如新
<業平> “說回來怎麼大叔開始有第六感了,這種一般不是女士才……”(轉頭看
<霍克> “敌不过自带搜索值钱货的大叔呢。”
<瑟麗娜> 『所以説,這就叫宿命啊』
<shadow> 然后,你们都听到了一个轻微的声音从剑身上响起
<shadow> “请问,你就是我的主人吗?”
<瑟麗娜> 『嗯?誰?』
<shadow> 好像是剑刃被人敲进时发出的金属音,但是意外的,像是你们都能听懂的语言
<雅丽斯> “什么?是奴隶制时期流传下来的吗!”
<霍克> “我猜这原理有点像蟋蟀……”
<shadow> “请问,你,就是我的主人吗?”
<shadow> 圣武士左顾右盼了半天,发现大家都在盯着他看
<雅丽斯> “所以谁来回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