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21:买卖不要和阿巴达尔的圣武士谈  (阅读 1797 次)

副标题: 第二十次被GM搞丢了真是抱歉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85
  • 苹果币: 2
[19:37] <GM-Shadow> ============================玉关白第二十一回==========================
[19:39] <GM-Shadow> 上次说到,你们一行人为了帮助锈龙的老板娘海实天衣子夺回属于自己家族的继承权与从恶鬼的威胁下解放明海
[19:39] <GM-Shadow> 从瓦利西亚出发,踏上了前往天洲的第一段旅程
[19:41] <GM-Shadow> 在海实家废弃的家堡里找到了证明海实(应该是雨辰)家的玉玺以后,你们前往北方寻找另一件传家宝草薙剑和通往明海的道路
[19:42] <GM-Shadow> 可惜天不遂人愿,你们虽然险险地抢回了宝剑,但又在半路上被敌人派出的忍者抢了去
[19:42] <GM-Shadow> 更糟糕的是,你们这一时不慎的疏忽还同时给了对手以机会,让他们绑走了天衣子和玉玺
[19:43] <GM-Shadow> 虽然经过了这么一大堆磨难,但是似乎还有一线希望让你们可以继续下去
[19:45] <GM-Shadow> 从阿甘赫依斥候中来到北地都城里的斥候雅丽丝向你们报告说,似乎一直和你们作对的恶鬼手下已经在城里安排下了触角
[19:45] <GM-Shadow> 便是武士业平之前打探过的,位于碧玉区的雾凇商会
[19:46] <GM-Shadow> 如果能在那里取得什么进展的话,说不定整个糟糕的局面都可以打开
[19:46] <瑟麗娜> 『早就覺得這個商會有問題了!』
[19:46] <業平> “真的嗎?”
[19:46] <瑟麗娜> 『這一次讓我們把它徹底鏟平吧!』
[19:47] <GM-Shadow> 安排好了伪装谈生意的正面交涉和秘密潜入的两手准备以后,你们在老商人斯纳瓦尔德的家里休息了一夜
[19:47] <雅丽斯> “他们的打手很多……而且,有明显不是人类的存在混在了里面”
[19:47] <Menas> 『嗯……瑟麗娜說得是,事不宜遲,遲則生變。』
[19:47] <雅丽斯> “吾就是被他们打伤的”
[19:47] <GM-Shadow> 现在你们手里的资源除了钱,武器装备还有...一堆麦子
[19:47] <瑟麗娜> 『那個字念“我”』
[19:47] * 瑟麗娜 糾正了發音不好的外國人
[19:48] <雅丽斯> “嗯?wu……o……我?”
[19:48] <Menas> 『祇是敵衆我寡,這樣硬闖進去似乎不是個辦法。』
[19:48] <業平> “雅麗絲桑,這裡起碼用吾輩吧,聽著怪難受的。”
[19:48] * 業平 強迫癥發作
[19:48] <Menas> 『不知道有什麽好方法能混進去,從中取事就好辦了。』
[19:48] <瑟麗娜> 『敵人是擅長潛入的忍者耶,難道你要比潛入么……』
[19:49] <GM-Shadow> “我觉得,你们可以考虑一边套话,一边让一个或者两个手脚干练的人混进他们的码头或者货仓。”
[19:49] <雅丽斯> “……我是阿甘赫依斥候……很多时候口音会既非天洲也非内海……”
[19:49] <GM-Shadow> “这样可能比较容易找到线索。”
[19:49] <Menas> 『嗯,這聽起來倒是一個好辦法,我們可以在貨艙放一把火。』
[19:49] <GM-Shadow> 听着你们讨论策略,老商人想了想建议道
[19:50] <雅丽斯> “如果是论躲避敌人侦察的话,我想我可以胜任。趁着火势潜入进去?”
[19:50] <GM-Shadow> “而且你们手上有货物,想和他们套话也并不难。”
[19:50] <業平> “一把火還一把火,這個主意不錯”
[19:50] <Menas> 『這樣説不定可以調走他們一部分的人馬去救火,這就是圍魏救趙之計。』
[19:50] <瑟麗娜> 『城裡數一數二的古董商人出面的話,對方肯定不會懷疑的。老爺爺不如你跟著我們去做套話的那個人吧』
[19:51] <Menas> 『不過火勢要控制一下,燒到旁邊的民房就不是事情了。』
[19:51] <Menas> 『據説好像有個法術好像能做到這樣聲勢宏大的效果?』
[19:51] <GM-Shadow> 斯纳瓦尔德捻着胡子:“你们昨天晚上让我给他们留信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过了。”
[19:51] * 業平 被大叔難得暴露的人性震懾了
[19:52] * 瑟麗娜 總覺得這個不是想在貨車上安大炮就是想要放火的聖武士……一定是混進阿佈達教會的壞人來的
[19:52] <GM-Shadow> “不过如果你们能悄悄地找出什么证据或者解决办法的话我想可能更好,毕竟如果你们不出头,对方也不会轻易放出忍者之类的家伙在城里作乱。”
[19:53] <雅丽斯> “也就是说放火的最后一招,基本上此招一出就是不死不休了……”
[19:53] <Menas> 『另一個問題是,我們手裏祇有點麥子,不知道是否能打動對方。』
[19:54] * 業平 回憶了一下之前去打探的時候,對方好像對麥子沒啥興趣來著
[19:54] <GM-Shadow> “这样吧,我想梅纳斯先生大概现在是商队的主管?那么我应该可以和商会牵上线,你们想问什么应该没太大问题——只要不出格。”
[19:54] <Menas> 『而且,既然對方可以綁架天衣子,不知道是否也對我們知根知底。』
[19:54] <Menas> 『還是要盡可能化妝一下才能過去。』
[19:54] <雅丽斯> “等一下……有位……小姐被绑架了?为什么?”
[19:54] <GM-Shadow> “现在快接近冬天了,一大车麦子还是非常值钱的——至少,想谈生意是没问题了。”
[19:54] <瑟麗娜> 『請問我們有一車麥子要賣,能不能商量個價錢——這聽起來行不通啊』
[19:54] * 雅丽斯 初次听到这个消息有点震惊
[19:55] <Menas> 『嗯…………對於商人而言…………當然是因爲有價值。』
[19:55] <業平> “總之一言難盡了。”
[19:55] * 業平 撓撓頭
[19:55] <瑟麗娜> 『簡單來說,因為那位小姐是個有名的貴族』
[19:56] * 瑟麗娜 覺得這樣解釋應該不算說了謊話
[19:56] <GM-Shadow> “如果各位需要换些装束...我倒也可以临时找些衣服来,不过可能不会太合各位的口味就是了。”
[19:56] <Menas> 『你聽説過嗎?我們那裏有一個商人說過,買賣麥子可以得十倍的利潤,買賣土地可以得到百倍的利潤,而還有一種貨物是奇貨可居啊。』
[19:56] <雅丽斯> “那么诸位之所以跟商会作对就是为了救人吗?”
[19:56] <瑟麗娜> 『哦?什麽貨物?』
[19:56] * 瑟麗娜 看見沒人理他就給個檯階
[19:56] <業平> “差不多吧。”
[19:57] * 雅丽斯 暗自点头
[19:58] <GM-Shadow> “相比梅纳斯先生应该精通‘说理’的方法,不过我只提醒一点,雾凇的规模不但数一数二而且从来都是做正经生意,如果要问事情的话,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
[19:58] <Menas> 『現在也不知道那個沃爾夫到哪裏去了,否則讓他放火或者惹點事情出來倒是再好不過了。』
[19:58] <瑟麗娜> 『總之除了這個小姐,還有誰願意做潛入工作的?』
[19:59] <Menas> 『否則分頭去行動很麻煩啊。』
[19:59] <瑟麗娜> 『那傢伙完全不可靠啦,不要拖後腿就不錯了』
[19:59] <業平> “如果只是談判我有一點自信,但潛入嘛……”
[19:59] * 業平 拍拍鎧甲
[19:59] <GM-Shadow> (狐狸于当晚失踪,在墙上用匕首钉着一张字条:我去声援阿肯斯塔大公国的自由事业了,回见!
[19:59] * 業平 無奈狀
[19:59] * 瑟麗娜 皺著眉頭看著滿身肌肉的武士
[20:00] <瑟麗娜> 『……用刀子談判么』
[20:00] <雅丽斯> “如果不是擅长此类行动的话,还是不要跟来的比较好。危险性很大”
[20:00] <Menas> 『嗯……但是這樣如果你出什麽問題的話,連個增援都沒有會很危險。』
[20:01] <業平> “鄙人好歹是士人階層出身,粗懂禮節而已。”
[20:01] <Menas> 『如果是一起行動那麽沒有預備方案倒也算了。』
[20:02] <Menas> 『最好還是避免單獨行動。』
[20:02] * 雅丽斯 看了看大家的打扮
[20:02] * 雅丽斯 面露难色
[20:02] <業平> “一起潛入還不如直接踹大門來得輕鬆啊……”
[20:03] <雅丽斯> “或者这样,一位呆在关键而安全的地方接应我。我若有难,就发出信号”
[20:03] <瑟麗娜> 『這樣好了,規定個時間,雅麗斯不回來的話,武士就去踹大門,如何』
[20:04] <業平> (說好的一起行動呢
[20:04] <Menas> 『看起來也祇能這樣了。』
[20:04] <業平> “這個問題不大。”
[20:04] <GM-Shadow> “如果商会的布局我没记错的话,在靠近海港的一侧有一个装卸货物的入口。”
[20:04] <雅丽斯> “不好。我有一术,声如雷鸣,远及4里之远。若闻此声,当接应我,如何?”
[20:04] <Menas> 『祇能先等雅莉斯的結果了。』
[20:05] <GM-Shadow> 老商人一边想着,一边在桌上画出图样
[20:05] <GM-Shadow> “如果要溜进货仓之类的地方的话,那里大概比较容易。”
[20:06] <瑟麗娜> 『不過……這種事情,貨艙里能找到什麽證據呢?雖然説也沒什麽別的線索了……』
[20:06] <業平> “你有穿雲箭什麽的,可視的信號嗎?”
[20:06] * 業平 耳朵不大好
[20:07] <雅丽斯> “那倒没有”
[20:08] <Menas> 『嗯,畢竟老先生久居此地,熟悉地理,我們還是聽老先生的計劃更爲可行。』
[20:08] <Menas> 『太多的擔心畢竟也沒必要,畢竟凡事都是要有冒險的覺悟的。』
[20:09] * 瑟麗娜 听領導的
[20:09] * 業平 準備鼓掌
[20:10] <Menas> 『那麽就由雅莉斯先潛入貨倉看看能否發現什麽綫索,我們在附近待機。』
[20:10] <Menas> 『如果30分鐘她沒有動靜,就由業平接應,我們三個人去看看能不能把麥子賣出個金子價來。』
[20:11] <瑟麗娜> 『嗯,籌備資金也很重要的』
[20:11] * 瑟麗娜 等著看聖武士把麥子賣出金子價
[20:12] <業平> “我覺得憑你兩把刀,能賣出麥田價來。”
[20:13] <Menas> 『好了,既然我們都同意這樣做,那麽大家節省時間,分頭行動吧。』
[20:13] <Menas> 『希望天命可以在我們這一邊。』
[20:14] * 業平 鼓掌
[20:14] <業平> “謝謝領導的總結”
[20:14] <GM-Shadow> 嗯,那么梅纳斯把都上了锈的铠甲换了件看起来光鲜些的胸甲,然后梳洗了一遍
[20:15] <GM-Shadow> 再挂上阿巴达尔的圣徽(售价1GP)看起来就颇有点可以卖出东西的商人范了
[20:15] * Menas 給三人各添個10GP的衣服。
[20:16] * 瑟麗娜 換掉了鎧甲,穿上商人服飾
[20:16] <Menas> 『成大事者不可以爲幾個小錢婆婆媽媽,都打扮得光鮮一點。』
[20:16] * 業平 整備了一下武器,找件工人樣的破大衣罩著

劇透 -   :
[20:21] <雅丽斯> 总之先观察周围的守卫情况
[20:21] <GM-Shadow> 这里堆着各种烙印上天南地北文字的箱子,人却不多
[20:22] * 雅丽斯 躲过这里的人,尝试潜入仓库?
[20:23] <GM-Shadow> 嗯,你继续往里摸,意外的没有发现什么守卫
[20:24] <GM-Shadow> 观察了一下,你发现大多数箱子都是按来到卡斯加德城的出发地排列的
[20:24] <雅丽斯> 那么继续往里面摸,不过注意有没有陷阱(警报那种)
[20:24] <GM-Shadow> 花了一点点功夫,你就找到了一个巨大的板条箱子
[20:24] <雅丽斯> 里面会有什么呢?
[20:24] <GM-Shadow> 上面写着:魔法物品,小心轻放
[20:25] * 雅丽斯 尝试撬开它
[20:26] <GM-Shadow> 你小心地起开几颗钉子,但是一个不小心,哐的一声厚实的木板盖就整个倒了下来
[20:27] <GM-Shadow> 黑乎乎的箱子里,一对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
[20:27] * 雅丽斯 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去抽出匕首,往后跳去
[20:28] <雅丽斯> 然后集中心神,看清那眼睛的主人到底是?
[20:28] <GM-Shadow> 不过过了半晌,你发现它毫无变化?
[20:29] <GM-Shadow> 定下心了摸过去看看,你发现箱子里是一个九尺多高的泥塑人偶
[20:29] <GM-Shadow> 做成了一个披盔戴甲,一手长剑一手短刀的明海武士的样子
[20:30] * 雅丽斯 将匕首入鞘,先站立听一下有没有惊动什么人,然后走进检查人偶
[20:32] <GM-Shadow> 你发现虽然偶没有激活,但是它手里的刀剑可是真家伙
[20:32] <GM-Shadow> 你试了一下拔出来,但是没有成功
[20:33] <雅丽斯> 检查一圈如果没有别的发现的话,就盖好木板,继续搜索
[20:35] <GM-Shadow> 在尝试把盖子合上的时候,你发现盖底烙着一个圆圆的印记
[20:36] <雅丽斯> 那是?
[20:36] <GM-Shadow> 接着泥偶双眼的红光,你发现这个烙印虽然粗糙,但是明显是你们昨晚看的的那个鬼头形的徽记
[20:37] <雅丽斯> “也就是说……这个大家伙很可能是他们的秘密武器……”
[20:37] <雅丽斯> “那么我想我应该给他们搞点破坏”
[20:37] <雅丽斯> “该怎么做呢……”
[20:38] * 雅丽斯 再一次试试能不能抽走人偶的刀剑
[20:39] <GM-Shadow> 你试了试,但是还是白费力气
[20:40] <GM-Shadow> 看来这对武器是砌死了的
[20:40] <GM-Shadow> 不过,从这个大箱子背后的货品,几乎都是从明海发来的
[20:41] <GM-Shadow> 上面全都是你读起来并不太难的文字
[20:41] <雅丽斯> (文字是?
[20:43] <GM-Shadow> 你翻开了一大堆化妆品,香料,丝绸(尤其多)
[20:43] <GM-Shadow> 在最底层是几个窄窄的,不起眼的木头匣子
[20:44] <GM-Shadow> 上面的封条是:着,发往鸦岩堡,伊吹大人
[20:44] <GM-Shadow> 从手感来看,这些箱子里装的的金属
[20:45] <雅丽斯> (木头匣子长宽各几何?
[20:46] <GM-Shadow> (有长的有短的,不过都不算宽
[20:46] <雅丽斯> (能不能装下草雉剑?
[20:48] <GM-Shadow> (有刀剑的长度的,不过注意这些武器是从明海发来的
[20:49] * 雅丽斯 思索一下,还是抽出匕首,割开封条看个究竟
[20:50] <GM-Shadow> 你用匕首撬开箱子,发现里面有好几把短剑
[20:50] <GM-Shadow> 或者说是,协差
[20:51] <GM-Shadow> 协差圆形的护手全部铸成咬住刀刃的鬼头形状
[20:52] <GM-Shadow> 然后另外几个箱子里有长枪,薙刀,弓矢和长刀
[20:52] <GM-Shadow> 其中一个箱子里夹着小纸条
[20:53] * 雅丽斯 拿出来看看
[20:53] <GM-Shadow> “谨遵伊吹大人之要求,将新期到达的兵刃借商会手发往鸦岩堡”
[20:54] <GM-Shadow> 没有署名,不过下面也用红泥印着鬼头的徽记
[20:54] * 雅丽斯 将各兵器装好放回原处,不过拿走一把胁差当证据
[20:57] <GM-Shadow> 你再四下搜了搜,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看来这暗地里的运输确实隐秘
[20:57] <GM-Shadow> 或者说,连商会都不知道他们其实在运输些什么
[20:57] * 雅丽斯 快跑
[20:58] <雅丽斯> 好吧,收好证据,准备走人
[20:58] <GM-Shadow> 心里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你带着找到的证据避开工人,跑去和业平汇合了


[20:16] <瑟麗娜> 『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好奇怪?』
[20:17] <GM-Shadow> 于是赶着马,梅纳斯(主顾)霍克(账房)和瑟丽娜(这个是...)换上了一身超棒的新衣服,带着两大车粮食一路穿过城区,从碧玉区的大门进去
[20:17] <Menas> 『你看,一般人不可能會認爲穿這麽好衣服的人會專門來賣一車普普通通的小麥。』
[20:18] <GM-Shadow> 随便找了几个路边的闲人打听两声,就找到了雾凇商会的总部
[20:18] <瑟麗娜> 『這是……可以治療病痛的黃金小麥?』
[20:18] <霍克> “可对面是做生意的,也不是一般人就是了……”
[20:18] <Menas> 『你要用逆向思維來讓他們相信我們的鬼話,這樣才能見到他們的頭目。』
[20:18] <GM-Shadow> 一进了卸货的马栏,就有搬运工默不作声地开始卸下你们车上的粮食
[20:18] <Menas> 『這是孟山的小麥種子好不好……種下去以後畝產萬斤,不生蟲害。』
[20:19] * 業平 裝成車夫,隨時跟雅麗絲開溜
[20:19] <瑟麗娜> 『……那是哪個地區啊?』
[20:19] <GM-Shadow> 而一个明显是小头目样的家伙则邀请你们到大堂谈价格
[20:19] <霍克> “会有人来反对的样子耶……”
[20:19] <GM-Shadow> 另一边,业平和雅丽丝则偷偷摸摸地混到了码头上
[20:19] * Menas 擡手阻止了搬運工:『小心!這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掉了一粒麥子小心你的腦袋!』
[20:20] <GM-Shadow> 两人(和霍克的蝎子)约好了时间以后,雅丽丝就抽个空挡,从码头下面的干船坞里摸进了后房
[20:21] * GM-Shadow 梅纳斯喝止了搬运工的例行工作,让小头头有点惶恐
[20:22] <GM-Shadow> 顺便瞟了一眼,你们发现,商会的附近有好几个雇佣兵守卫
[20:22] * 霍克 摆出尽可能和蔼的模样对搬运工和工头说道
[20:22] <GM-Shadow> 当然都是提着大斧圆盾的乌尔芬肌肉棒子
[20:22] <霍克> “啊,不要太在意,他有点,嗯,你们知道的,某些商人的特质。”
[20:23] <GM-Shadow> “请问这位爷,这货要是不卸下来,我们可就没法估价啊?”
[20:23] * 霍克 斜眼观察了一下守卫
[20:23] <霍克> “他的意思只是让你们小心点而已。”
[20:24] <Menas> 『哼哼哼……所謂的玉在匣中求善價,釵于奩内待時飛。』
[20:25] <Menas> 『這偌大一座城池,也未必有一兩個懂得我寶物的識貨之人……』
[20:25] <GM-Shadow> 小头目现在不仅惶恐而且还有些迷糊了...
[20:25] <霍克> “咳咳。”
[20:25] <瑟麗娜> 『是啊,少爺。這家霧凇商會是全城最大的商會,這一次總不會錯了!』
[20:26] <GM-Shadow> “那...那,请诸位大爷和小姐进大堂去,我叫出管事的来和各位谈谈价钱?”
[20:26] <霍克> “总而言之,请各位多加小心,多加小心……”
[20:26] <Menas> 『嗯,還不快去安排!』
[20:26] * 瑟麗娜 拿出一枚金幣塞到小頭目手裡,『那就有勞了』
[20:28] <GM-Shadow> 于是你们被接进天洲布置的大厅里,一张红色的圆桌子,茶叶和四把椅子已经准备好了
[20:28] <GM-Shadow> “请诸位少待,主管马上便来。”
[20:29] * 霍克 不动声色观察一下大厅布置
[20:30] <GM-Shadow> 你们发现这也就是一处很...异国风味的商家厅堂
[20:31] * Menas 小聲道:『這種地方,多數都會有一兩處隱秘的窺視孔,用作保安和監視客人使用。』
[20:31] <GM-Shadow> 除了不知道是哪里供应的加热和地上铺着的白熊皮毯子,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融入了天洲文化的成分
[20:31] <Menas> 『不要露出什麽馬脚就好,我們盡可能拖延一下,看看對面有沒有什麽消息。』
[20:31] * 霍克 感觉现在的大叔更适合去担当潜入任务
[20:31] <GM-Shadow> ...虽然你们不知道把青花瓷瓶拿来做插花是哪一出就是了
[20:32] * 瑟麗娜 儘量參考見過的瑪格尼瑪商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20:33] <GM-Shadow> 过了一会,从后房走出来一个老头子
[20:33] * 霍克 行礼
[20:34] <GM-Shadow> 他先看了看柜台上的账本,听手下咬了几句耳朵以后就摆出职业性的笑容向着你们行了个礼
[20:34] * Menas 也還了一禮。
[20:34] <Menas> 『這位是?』
[20:34] <GM-Shadow> “是南方来的主顾吗?出来迎接晚了,礼数不周。”
[20:35] <GM-Shadow> “我是今天商会当值的主管人,能问下主顾捎来的是什么好货?”
[20:36] * 霍克 看向大叔
[20:37] <Menas> 『我們帶來的是大督依德孟山在星石神殿帶出來的孤苗黃金穗,在深山里用生命之力養育七年而成的黃金麥種。』
[20:37] <Menas> 『不僅可以適應各種惡劣的土質和氣候條件,還能畝產萬斤,百病不侵。』
[20:38] <GM-Shadow> 这时他旁边的小头头又耳语了几句,老头子点点头,从袄子的夹层里掏出眼镜戴上,然后又从柜台里摸出一副算盘
[20:39] <GM-Shadow> “现在城里正是缺粮食的时候,主顾不愧是大生意人呢。”
[20:39] <GM-Shadow> “那我问问主顾,要卖出多少斤...磅?然后开个价码吧。”
[20:41] <Menas> 『我們那裏有人說過,佛法無邊,隻渡有緣,無緣者千金不賣,有緣者分文不取。』
[20:41] <Menas> 『雖然我們不會分文不取,但是也要看你是否識貨。』
[20:41] <Menas> 『這一車的麥子里,祇有一包是黃金麥種,剩下的祇是普通的麥子。』
[20:42] <GM-Shadow> 老头子从眼镜上面看了你一眼,但是很快又摆出笑容
[20:42] <Menas> 『價格就要先看看你識別材料的眼裏如何了。』
[20:42] <GM-Shadow> “那,可否请主顾和老朽一起,到火车去验验货?”
[20:42] <雅丽斯> (瞬间蒸汽了
[20:43] * 瑟麗娜 心說要是真有農民信了他的鬼話種下去,到時候收不上來,豈不是坑苦了人家?
[20:43] <Menas> 『嗯,也好。』
[20:44] * Menas 拖拖時間看看對面有沒有進展。
[20:44] * Menas 覺得總不能綁架這個老頭然後挾持人質吧。
[20:45] <GM-Shadow> “或者...如果您真心是要卖货的话,就先让咱们的工人把货卸下来,我们再慢慢谈不迟?”
[20:45] <GM-Shadow> 老头子翻着算盘,似乎已经是准备好吃下你手里这批麦子了
[20:46] * 霍克 看见工人们还真没卸货,扶了下额头
[20:46] * Menas 點點頭,說到:『拿讓他們小心點。』
[20:47] <GM-Shadow> 于是老头向手下吩咐了几句,然后亲自给你们沏上新茶
[20:49] <GM-Shadow> “我想主顾也算是知道行情,通情达理——我跟天境之墙那边的财神主顾也有打过交道。”
[20:49] <Menas> [否則我們爲什麽不一起直接踹門……
[20:49] <GM-Shadow> “现在您也知道,粮食价格紧,这样吧,算您的麦子3个铜币一磅,怎么样?”
[20:49] <霍克> (踹完找到证据呢
[20:50] <GM-Shadow> “1000磅卖的话,多加5个金币。”
[20:50] * Menas 聽到此人這樣說,忽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20:50] <Menas> 『哈哈,好笑啊好笑。』
[20:51] <雅丽斯> (虽然价格没问题,但是对于冒险者这总价简直是……
[20:51] <Menas> 『都說霧凇商會是這城裏數一數二的商會,原來也是名不副實。』
[20:52] <GM-Shadow> “主顾您这...”
[20:52] <Menas> 『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聞名,罷罷罷。』
[20:54] <Menas> 『明明是珠玉,偏當是石頭,明明是鳳凰,確被認作了雛雞。』
[20:54] <GM-Shadow> 老头正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突然从后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刚才被叫出去的小头目
[20:55] <GM-Shadow> 上气不接下气地和老头说了什么,你们看到他的脸色立刻变了
[20:55] * 瑟麗娜 走過來安慰狀,『少爺不要動氣……雖說我們趕著車來一趟不容易,但我們實在不行也可以迴去嘛』
[20:55] * 霍克 感觉有什么不对了
[20:55] <GM-Shadow> “诸位主顾,少陪,货场似乎有点什么状况。”
[20:56] <GM-Shadow> 说着,老头就跟着手下一起到后面去了
[20:56] <GM-Shadow> 跑的贼快
[20:58] <瑟麗娜> (w)『那我們開溜?』
[20:58] * 霍克 不让人注意地摸出一张卷轴
[20:58] <GM-Shadow> 就在你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业平和雅丽丝大大咧咧地从外面走进来
[20:58] <霍克> “咦?”
[20:59] <GM-Shadow> 你们发现少女的手上似乎还多了个有点细长的布包
[20:59] <Menas> 『怎樣?有什麽收穫?』
[20:59] * 瑟麗娜 看看是不是梅納斯丟的那個布包?
[20:59] <雅丽斯> “有一点,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21:00] <瑟麗娜> 『所以説你拿著人家的東西,這樣大方地進來……』
[21:00] <GM-Shadow> 瑟丽娜偷眼看了看,可惜不是
[21:00] * 業平 一臉狀況外的表情跟在後面
[21:00] <瑟麗娜> 『……是要害我們賣不成麥子嗎』
[21:00] <GM-Shadow> 过了一会,老头也回来了,看到两个新出现的人先是楞了一楞
[21:00] <GM-Shadow> “这两位是...?”
[21:00] <霍克> (这个时候是不是要装作不认识
[21:00] <Menas> 『兵行險徑,要是退出去再回來就難了。』
[21:00] <瑟麗娜> 『好像是其他的主顧呢』
[21:01] <Menas> 『我們動手吧。』
[21:01] <GM-Shadow> 不过他也没多问,而是向梅纳斯招了招手
[21:01] <GM-Shadow> 似乎脸上带着些奇怪的表情
[21:01] <GM-Shadow> “那个...主顾能不能先来一下?”
[21:01] <霍克> (简直是自寻死路呢
[21:01] * Menas 也有點奇怪,於是暫時沒有動手,而是走了上去。
[21:01] <Menas> 『怎麽?』
[21:02] <GM-Shadow> 老头把梅纳斯引到后房,你看到桌上有个四方形被丝绸包起来的东西
[21:03] <GM-Shadow> “这...这,主顾,我们在卸货的时候发现袋子底下竟然压着这个...”
[21:03] <GM-Shadow> “您看这是...”
[21:03] * Menas 也不知道是什麽。
[21:03] * Menas 於是又仰天大笑起來。
[21:03] <Menas> 『不錯,正是此物。』
[21:04] <GM-Shadow> 梅纳斯用手比了比大小,发现这个盒子似乎是你们以为被夺走的玉玺匣子...
[21:04] <GM-Shadow> 看来某人还是花了点心思把它藏起来
[21:05] <GM-Shadow> “我觉得这东西大概是贵重之物,不过主顾您...怎么把它放在粮食袋子的下面?”
[21:05] <Menas> 『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
[21:06] <Menas> 『看你的眼力如何,是否能在沙子中看到珍珠。』
[21:06] <雅丽斯> (就找到商会在做军火生意,然后跟鬼头会是一家子
[21:06] <Menas> 『那麽,我把這東西帶來,你知道是何意了?』
[21:06] <GM-Shadow> 老头咽了口唾沫:“我知道了,那您是要...”
[21:07] * Menas 也不知道是要干什麽,於是說道:『不錯,你猜得正是。』
[21:07] <GM-Shadow> 他噼里啪啦的打了下算盘,不过你发现其实他慌得很,手抖抖的挑错了几颗珠子
[21:08] <GM-Shadow> “2000金币,我收了您的货,怎么样?”
[21:08] <GM-Shadow> 他对你伸出两根指头
[21:09] <Menas> 『哼哼哼,看起來你還是不知這東西的來歷啊。』
[21:09] * 瑟麗娜 聽見裏面不時傳出大笑聲,還是滿擔心的
[21:09] <GM-Shadow> 老头似乎被圣武士强大的气场吓到了!
[21:09] <GM-Shadow> “3...3000?”
[21:10] <業平> “我說大叔的精神狀態沒問題嗎?”
[21:10] * 業平 小聲問
[21:11] <Menas> 『哦?出價從你們這裡買這件東西的那些人可不祇給你們這個價錢哦。』
[21:11] <GM-Shadow> “主顾您这...您看,鄙会刚在城北收了块地,一时周转不灵...”
[21:11] <Menas> 『這幾個錢的話,我還不如把這東西直接帶給他們呢。』
[21:11] <GM-Shadow> “...要不您先开个价,我们这边周转两天看看?”
[21:12] <Menas> 『嗯,這倒也可以。』
[21:12] <Menas> 『不過,在沒見到你錢以前,這東西可不能離我的手。』
[21:13] <Menas> 『但是,估計你大概也害怕我們把這東西直接賣給你們的上家。』
[21:13] <GM-Shadow> 老头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和眼镜:“行...行,既然是斯纳瓦尔德先生担保的主顾,我们当然是不能怀疑的,嗯嗯。”
[21:13] <GM-Shadow> “这...”
[21:13] <Menas> 『好吧,罷罷罷,就算我賣你一個人情,你讓我們先住在這裡,然後我們兩天以後你湊齊錢以後再來交易。』
[21:14] * Menas 說著把匣子接了過來。
[21:14] <Menas> [我們不是來踹門的麽……難道深入敵境還會飲食麽……
[21:15] <GM-Shadow> “行,行,那么可以留下个姓名签押,过两日我们派人来找您?”
[21:16] <Menas> 『也罷。』
[21:17] * Menas 那麽簽名畫押。
[21:17] <GM-Shadow> 老头收起了梅纳斯的大名,把你们恭恭敬敬地送出去了
[21:17] <Menas> 『或者你在商會里騰兩間客房給我們,這樣不也免了你們找人的麻煩?』
[21:18] * Menas 不過發現商會好像沒房間。
[21:18] * Menas 於是帶隊離開了商會。
[21:18] <GM-Shadow> “房...这个...鄙会虽然有些仓房,但是说到睡房就..."
[21:18] <Menas> 『怎麽樣,發現了什麽東西嗎?』
[21:18] * 雅丽斯 于是趁此机会毫无疑问地离开了商会
[21:18] <雅丽斯> “很多……类似这样的东西”
[21:18] <GM-Shadow> 看到你们明显也不打算睡马厩,于是便送客了
[21:18] * 瑟麗娜 發現麥子和黃金小麥都被落在商會了!
[21:18] * 雅丽斯 待回到据点后,将手中的布包递给梅纳斯
[21:19] * 業平 一臉臥槽的表情跟著大家走
[21:19] <GM-Shadow> 于是你们一行人便回到了斯纳瓦尔德老头的家
[21:19] * 瑟麗娜 看看發現了什麽
[21:19] <GM-Shadow> 把雅丽丝手里的布包打开,你们失望的发现虽然有点像,但这并不是草薙剑
[21:19] <雅丽斯> “他们在暗中运输武器,是从明海运过来的”
[21:20] <業平> “嗯哼?”
[21:20] <雅丽斯> “刀剑、长矛、胁差、都是军用武器”
[21:20] <GM-Shadow> 而是...和忍者对砍过的业平有点熟
[21:20] <GM-Shadow> 是他们使用的刀剑
[21:20] * 業平 頭頂顯示為電光閃過
[21:20] * 瑟麗娜 然後還發現了聖武士抱出來的小包
[21:20] <雅丽斯> “看这里”指着鬼头形状“这是鬼头会的锻造法”
[21:20] <瑟麗娜> 『唉,這個是……?』
[21:20] <業平> “等等,這些刀有點眼熟”
[21:21] <GM-Shadow> 把武器举起来,你们确实发现,短剑的护手铸成了一个咬着刀刃的恶鬼脸形
[21:21] <業平> “上次遇到那群黑鬼,啊不,黑衣人不就是拿這種刀嗎”
[21:22] <雅丽斯> “这足以证明商会就是袭击我们的主谋了。然后还有”
[21:23] <雅丽斯> “某个大箱子里,放着一副明海武士人偶,穿戴了整套铠甲和刀剑”
[21:23] <GM-Shadow> 雅丽丝的布包里还有一张有点泛黄的小纸条
[21:23] <雅丽斯> “很奇怪,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军火里会夹杂着这种东西。这难道也是某种军火么”
[21:23] * 雅丽斯 掏出那个小纸条“还有这个”
[21:24] <瑟麗娜> 『問題是……就算能證明商會和那些忍者勾結,我們也不能因此殺進商會啊』
[21:24] <業平> “咦?”
[21:24] * 業平 看紙條
[21:24] * 瑟麗娜 看紙條
[21:24] * 霍克 同看
[21:24] <GM-Shadow> “谨遵伊吹大人之要求,借商会手将此批刀剑发往鸦岩堡。”
[21:25] <GM-Shadow> 没有署名,但是用红印泥盖着和鬼面差不多的一个印章
[21:25] * 霍克 觉得自己看不懂这文字
[21:25] <雅丽斯> “有没有哪位大人,会对这个信息感兴趣呢?斯纳瓦尔德先生?”
[21:25] * 業平 於是給大家翻譯了一下
[21:25] <GM-Shadow> “鸦岩堡?”
[21:25] <GM-Shadow> 斯纳瓦尔德老头皱起眉头想了想
[21:25] <Menas> 『嗯,看來這些忍者的巢穴就在這個什麽鴉岩堡了。』
[21:26] <霍克> “那个什么ibuki大人,好像是什么很厉害的家伙的样子呢。”
[21:26] <瑟麗娜> 『希望小姐和草雞劍也在那裏』
[21:26] <GM-Shadow> “如果真有叫这么一个名字的城堡的话...哎?前段日子石眼老贼的那个遗产不就叫这名字么?”
[21:27] <GM-Shadow> “就是城北靠海的那个老城堡,好像是卖给哪个商会了来着?”
[21:27] <Menas> 『看來這不是什麽巧合,我們事不宜遲,早點將他們剿平,也造福這城裏的百姓。』
[21:27] <瑟麗娜> 『沒錯,走吧』
[21:27] <雅丽斯> “就我们几个吗?”
[21:27] <Menas> 『霍克,多準備些讓那些忍者無從影遁的法術。』
[21:27] <霍克> “能找到帮手吗。”
[21:28] <瑟麗娜> 『兵貴精而不貴多』
[21:28] <Menas> 『如果需要準備一些卷軸可以買一些。』
[21:30] <Menas> 『好吧,那麽我們就兵發鴉岩堡。』
[21:30] <GM-Shadow> 于是你们再在城里休息了一天
[21:31] <GM-Shadow> 第二天的清晨,准备全体向鸦岩城堡发动突袭
[21:35] <GM-Shadow> ==================================总之先TBC!==============================
« 上次编辑: 2014-07-08, 周二 19:50:46 由 傻豆 »

离线 Ellesime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13032
  • 苹果币: 667
是圣武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