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19:伏击(又一次!)  (阅读 1842 次)

副标题: 之前的log们就让它们(ry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 19:伏击(又一次!)
« 于: 2014-04-02, 周三 04:33:10 »
07:23:39<Shadow> ====================================玉关白第十九回=================================
07:24:45<Shadow> 话说到你们打听到雨辰家的草薙剑为卡斯嘉德城的收藏家斯纳瓦尔德所藏
07:25:49<Shadow> 但真费了老大力气找到斯纳瓦尔德先生时,你们又从他那听说宝剑已经被某个叫艾斯维格的劫掠者盗走了
07:26:31<Shadow> 碰巧,这家伙也是你们商队一行人进入林诺姆诸王国时,派出强盗截路的祸首
07:27:08<Shadow> 于是你们趁夜突袭长鬃庄园,借着艾斯维格办酒宴的机会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07:27:36<Shadow> 然而虽然抓到了这个家伙,他却又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07:27:44<Shadow> 而草薙剑也下落不明
07:28:16<瑟麗娜> 『哼哼,死掉就算了嗎……』
07:28:27<Shadow> 现在你们拖着艾斯维格的女巫手下,趁着夜色赶回卡斯嘉德城
07:28:29<瑟麗娜> 『我聽說有個法術可以讓死人說話吶』
07:28:34<Shadow> (接下来去哪里?
07:28:50<瑟麗娜> (去找給任務的老頭
07:28:59<霍克> (我以为是先拉回神殿审问?
07:28:59<瑟麗娜> (死人也帶上
07:29:10<業平> (我也以為是
07:29:12<瑟麗娜> (神殿不一定可信吧
07:29:57<業平> (也成吧
07:30:15<霍克> (和死人聊天什么的总觉得那边会有专业人士,不过算了
07:31:08<Shadow> 还好卡斯嘉德城没有卫兵在夜晚关城门的规矩,你们靠着一辆大车偷偷把尸首和女巫都拖到了颇为安静的橡木区
07:31:11* 業平 滿肚子火氣押著俘虜走
07:31:17<Minas> 『嗯,我们可以这样考虑问题。』
07:31:48<Minas> 『如果草薙剑下落不明,一定是这个家伙已经把这件宝物出手了,所以才会有人想要杀人灭口。』
07:31:57<Shadow> 敲敲斯纳瓦尔德宅的大门,开门的仍然是他的天洲仆人
07:32:06<Minas> 『如果能找到和他有交易的人,自然能追查到剑的下落。』
07:32:07<霍克> “那为什么不提前灭口,而等有人找茬呢?钓鱼?”
07:32:17<Shadow> 看到你们背后装满人的大车,年轻人有些目瞪口呆
07:32:24<Shadow> “这是...?”
07:32:31<瑟麗娜> 『根本一開始就是有別人給他這個差事吧』
07:32:33<Minas> 『没有人追到的话直接杀人灭口反而容易露出破绽吧。』
07:33:23<霍克> “是这样的吗……”
07:33:53<Minas> 『主要是如果是一开始就打算杀人截货的话,不会留他到现在吧。』
07:34:13<瑟麗娜> 『別問,讓我們進去見你的主人就是了』
07:34:21<Shadow> “知道了,我马上禀报主人。”
07:34:24<Minas> 『这样就说明杀人灭口不是最开始的计划,也就是说坏人们最初的计划是通过较为正常的途径搞到这把剑的。』
07:34:44<瑟麗娜> 『……他是被我們殺死的?』
07:34:53<瑟麗娜> 『哦我是說,打昏的』
07:34:59<Minas> 『他是被正义杀死的……』
07:35:11<Shadow> 仆人向你们鞠了一躬,先关上外面的栅栏门,然后又匆匆跑进去找斯纳瓦尔德
07:35:12<瑟麗娜> 『明顯我們進去的時候劍已經被取走了啊』
07:35:36<Shadow> 过了一会,披着睡袍的老头就从内室里出来了
07:35:49<霍克> “在您睡觉的时候打扰真是抱歉……”
07:35:54<Shadow> “诸位,已经解决了艾斯维格吗?”
07:35:59<瑟麗娜> 『老先生有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07:36:19<Shadow> “真是神速...那么,按照约定,宝物是你们的了。”
07:36:21<瑟麗娜> 『好消息是我們把偷劍的賊帶來了』
07:36:43<瑟麗娜> 『壞消息是他已經死了,而且劍已經被別人取走了』
07:36:45<業平> “起碼是大部分賊都帶來了。”
07:36:53<瑟麗娜> 『……哦,這樣就是兩個壞消息了』
07:37:18<霍克> “至少还有一个活口啦……”
07:37:42<Minas> 『取走就是关键啊,坏人不一定是偷走的这把剑。』
07:37:44<Shadow> 听你们这么一说,斯纳瓦尔德皱紧眉头捻着胡须上的金饰
07:38:04<瑟麗娜> 『好吧,他的手下還活著』
07:38:08<Minas> 『更可能的是转手卖掉了吧,他们只是一些被利用的傻瓜而已。』
07:38:16* 瑟麗娜 說著把麻袋扔在地上
07:38:17<Shadow> “虽然现在宝剑归你们自由处置,不过这剑又被取走...‘
07:38:31<Shadow> “简直匪夷所思。”
07:38:31<霍克> “那就是让我们自由地去追回来的意思吧。”
07:38:56<瑟麗娜> 『您覺得有什麼人可能盯上這把劍嗎』
07:39:12<瑟麗娜> 『或者説,您的客人里有沒有對這把劍很有興趣的?』
07:39:17<業平> “反正這群傢伙明顯只是被利用的道具罷了。”
07:39:50<Shadow> 斯纳瓦尔德摇摇头“这件宝物在老朽的仓库里摆放了多年,说起来,诸位还是第一批特地来过问它的人。”
07:40:18<Shadow> “不过既然诸位有留下活口,那么不妨问问是怎么回事?”
07:40:56* 瑟麗娜 於是把活口拿出來
07:41:07<霍克> “唔,前提是她别又像那个男人一样一开口就断气。”
07:41:31<瑟麗娜> 『……反正也不會更壞了?』
07:41:33<Shadow> 于是你们把捆的结结实实的女巫从大车上搬下来,然后想办法弄醒了她
07:42:16<Shadow> 被一群人围着,女巫先是惊慌了片刻,过了一小会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07:42:25* 霍克 先随手侦测魔法一下
07:43:02<Shadow> “我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是因为那蠢蛋偷的东西,对吧!”
07:43:17<瑟麗娜> 『對的,你知道就好』
07:43:19<業平> “知道就老實交代吧,女人。”
07:43:36<瑟麗娜> 『我們跟你們也無怨無仇,你告訴我們實情,我們自然放了你』
07:43:38<霍克> “明白事理真是太好了呢。”
07:44:16<Shadow> 女巫眼珠转了转:“我告诉你们,就放我一条路?’
07:44:48<業平> “反正這是你唯一一條可能的生路了,自己想吧。”
07:45:06<霍克> “只有实情才可以哦,说谎的话,坏孩子要惩罚的哦。”
07:45:41<瑟麗娜> 『當然,我們只是想要知道那些贓物的下落』
07:45:48<Shadow> “好吧,那白痴要偷个老古董的理由很可笑,不过他偷了就是偷了。”
07:46:41<瑟麗娜> 『可笑?』
07:46:48<Shadow> “至少就我所知,他说他要把这支古剑送给他干爹石眼殉葬。”
07:47:09<業平> “……”
07:47:20<Shadow> “火葬船马上就出海了,我估计你们应该是赶不上。”
07:47:27<Shadow> 女巫说着,耸耸肩
07:47:41<霍克> “有什么不对的样子,他是怎么知道这把剑的?”
07:47:44<瑟麗娜> 『那麽他把劍給誰了?』
07:47:48<Minas> 『呃……』
07:47:52<DDBot> 業平 投擲 sm: 1d20+9=(16)+9=25
07:47:57<Minas> 『真是个不识货的傻瓜……』
07:47:58<瑟麗娜> 『說是去殉葬,為什麼他不自己帶去?』
07:47:59* 業平 盯
07:49:06<Shadow> 斯纳瓦尔德想了想:“你们应该知道,有身份的乌尔芬人海葬的时候,会带上最有价值的武器和财宝一起在海葬船上烧掉。‘
07:49:43* 霍克 低声嘀咕:“多么可怕的浪费。”
07:49:49<瑟麗娜> 『嗯,但是我的問題呢?』
07:50:08<瑟麗娜> 『既然是這樣貴重的禮物給乾爹,為什麼不自己拿去呢』
07:50:31<Shadow> “笨蛋,昨天船就已经装好啦!”
07:50:54<瑟麗娜> (小聲)『其實厲害的武器和鎧甲不會那麽容易燒壞啦,多半船燒毀后沉到海裏了』
07:51:22<瑟麗娜> 『那麽海葬要在哪裡進行?』
07:51:25<Shadow> “要不是你们跑来搅...嗯,我们今晚酒宴以后,那个笨蛋还要亲自去给他干爹的船点火呢。”
07:51:43* 瑟麗娜 覺得這麽厲害的寶劍也應該不會被燒毀
07:51:56<Minas> 『唔,那么事不宜迟,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07:51:57<霍克> “就是说现在还没点火啦。”
07:52:06<Shadow> “我记得没错,海葬应该都是在卡斯嘉德城外的海湾里举行。”
07:52:11<Minas> 『我们把这家伙先寄放在这里,先去码头看看吧。』
07:52:43<霍克> “说起来,我之前问的问题呢好像还没回答呢。他是怎么得知这里有这么一把剑的?”
07:52:48<霍克> “或者说……谁告诉他的?”
07:53:11<Shadow> 女巫挤挤眼:“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大概就跟那个白痴一个下场了吧。”
07:53:42<霍克> “嘛,我倒是不介意你是什么下场。”
07:54:12<Shadow> “总之说好的,我告诉你们了你们想知道的,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07:54:52<業平> “雖然覺得劍還在的可能不大,但起碼去看一眼的價值還是有的。”
07:54:55* 霍克 摸摸下巴。“也就是那个爱死伟哥打算给老爹找一个够拉风的东西陪葬,然后有人告诉他有这么一把拉风的古剑,于是他就跑过来抢了回去打算火葬……”
07:55:33<霍克> “换句话说想要回收的人也知道他会把剑弄到港湾那边准备火葬,那八成已经在那里把东西拿走了,或者准备到水里回收……?”
07:56:05<瑟麗娜> 『總之去看看吧』
07:56:29<霍克> “而这位小姐,可能得先等我们谈清楚情况才能放走吧。”
07:56:31* 瑟麗娜 讓老商人先保管一下這個女巫,等拿回寶劍再放了她
07:56:44<Shadow> 斯纳瓦尔德想了想:“如果你们真的要去追石眼的海葬船,你们需要快一点。”
07:57:17<Shadow> “现在已经是午夜了。按规矩,黎明之前,船是一定要沉底的。”
07:57:35<Shadow> “如果船真的出海了,我会帮你们想办法。”
07:58:55<Shadow> (所以你们现在就赶到海湾去?
07:59:04<瑟麗娜> (對
08:00:14<Shadow> 于是你们冒着深秋冰冷的海风,又悄悄出了城
08:00:51<瑟麗娜> 『希望這次能找到正主……』
08:01:34<Shadow> 好在海葬湾里卡斯嘉德并不远,你们避过值夜的乌尔芬祭司,溜到遍布礁石的海崖边
08:02:19<Shadow> 远远眺望,你们发现远处的海面上,一艘长船正在越飘越远
08:02:43<霍克> “唔,谁会游泳?”
08:02:44<Shadow> 船上燃烧的点点火光照亮了漆黑的海面
08:02:47<瑟麗娜> 『可惡……那個説有辦法的老頭呢』
08:03:45<業平> “你們誰有能飛的法術之類的?或者說這附近有船嗎?”
08:03:57<Shadow> 正在你们焦急的想办法的时候,海崖下的黑影里突然亮起了一支火把
08:04:10<Shadow> “上面的是瑟丽娜女士吗?”
08:04:26<霍克> “嗯,办法来了。”
08:04:58<Shadow> 你们俯身向崖下望去,这个熟悉的声音来源正在向你们招手
08:05:10<瑟麗娜> 『呃……』
08:05:17<Shadow> “你们看,我伍尔夫总是有办法!”
08:05:26<瑟麗娜> (看左右)『他這是讓我們跳上去嗎?』
08:05:57<霍克> “跳‘下’去。”
08:05:58<Shadow> 一头金发的男人指指海边:“快下来啦,再晚一点我也赶不上那艘船啦!”
08:06:23<Minas> 『他怎么知道的……』
08:06:34<業平> “wum……”
08:06:35<Shadow> 你们看到,在礁石缝里藏着两艘轻便的小船
08:06:37<Minas> 『算了,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些问题的时候。』
08:06:48<Minas> 『我们先把宝剑夺回来再说吧。』
08:06:49<Shadow> “当然是斯纳瓦尔德先生拜托我的。”
08:06:52<霍克> “先走再说吧。”
08:07:20<業平> “我有個朋友叫矢張,我們都說麻煩背後都有他。看來這位先生是西方版的矢張呢。”
08:07:25* 業平 跳
08:07:40<Shadow> 伍尔夫说着,一边跳到水里哗啦哗啦的把小船推到岸边
08:07:55<Shadow> “是说你们有人会划船吗?”
08:07:57* 霍克 怒跟
08:08:16* 瑟麗娜 趁伍爾夫划船的空把沉重的全身甲脫掉先……
08:08:54* 業平 在幫忙划船,完全沒想過將累贅的盔甲脫掉
08:08:57<Shadow> 伍尔夫把船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全副扔到岸上,只留下两卷绳子和一对桨
08:09:22<Shadow> “都上来了吗?那么赶快划。”
08:09:43<瑟麗娜> 『走吧,讓我們為這一切畫上句號吧』
08:09:48* 霍克 想了想,也跟着划了
08:10:26<Shadow> “再慢一步船就要进大海啦!”伍尔夫看到你们都上了船,用桨猛撑了一下岸边,载着梅纳斯和瑟丽娜的小船就先飞离了岸边
08:11:13<Shadow> 你们发现虽然在重压之下小船的船舷几乎贴到水面,不过还算平稳又迅速
08:11:32<霍克> “好快!”
08:12:08<Shadow> 靠着海葬船上的火焰做目标,你们切开黑暗的水面飞快的接近大船
08:12:25* 瑟麗娜 發現汪夫打架不靈的原因是,時間都花在練習打鐵和划船上了
08:13:07<Shadow> 过了一小会,岸上的亮光就看不见了,而你们也就和海葬船一起漂在了海面上
08:13:44* 業平 很抗拒這種不能腳踏實地的感覺
08:13:57<Shadow> 过了一小会,在喀嚓一声中,你们的小船晃了晃,贴在了长船的船帮上
08:14:07* 霍克 顺便注意一下水面有什么别的动静没有
08:14:23* 瑟麗娜 看看海葬船上有沒有人
08:15:02<Shadow> 确定了周围没有别人,伍尔夫轻手轻脚的把绳子拉开,把小船固定在海葬船的船舷边
08:15:46<Shadow> 你们看到,大船宽阔的甲板上堆着一堆四方的柴堆
08:16:15<霍克> “总感觉这是个陷阱,我们爬上去之后船就会烧起来……”
08:16:28<Shadow> 柴堆的一边放着一只油桶,烧的正旺
08:16:42* 瑟麗娜 先用造水術澆滅火燄
08:16:56<業平> “所以說先從外面看看有沒有劍的影子啦。”
08:17:04* 霍克 侦测魔法
08:17:11<Shadow> 但柴堆和柴堆顶上一具裹着白布的尸体并没有被点燃
08:17:41<Shadow> 你们确实看到,围绕着柴堆边有不少刀剑,盾牌和护甲
08:17:57<Shadow> 不过霍克仔细检查以后,发现确实没有魔法灵光的存在
08:18:12<霍克> “唔,没魔法灵光呢……”
08:18:22<霍克> “是原本就没有,还是被遮蔽了,还是……”
08:18:39<Shadow> (原本就没有,只是普通的铁而已
08:19:04<業平> “所以說那把劍長哪樣的。”
08:19:15<瑟麗娜> 『管不了那麼多了,是劍的先走收走吧』
08:19:25<瑟麗娜> 『雖然對死者有些不敬……』
08:19:49<業平> “這樣都行?”
08:19:49<Shadow> 正在你们争论不休的时候,梅纳斯发现,甲板的另一头有一扇活门
08:20:02<Shadow> (算你还有1次吧
08:21:03<Minas> 『这里有活门啊。』
08:21:11* Minas 打开活门。
08:21:20<業平> “活……什麽?”
08:22:07<Shadow> (顺便你们确实要浇熄火焰么?这是目前甲板上唯一的光源
08:22:36<霍克> (我有黑暗视觉卷!超神!
08:22:49<Shadow> 梅纳斯用力拽开活门,发现这道门确实可以通到船舱里
08:23:01<霍克> “唔……要下去?”
08:23:07<Shadow> 不过麻烦的是,舱底一片漆黑?
08:23:41<霍克> “我们是点起光源,还是用点别的办法?”
08:23:49* 霍克 摸出黑暗视觉卷轴,看向其他人
08:24:04* 瑟麗娜 按傳統給梅納斯盾牌摸光亮術
08:24:23* 業平 慣例抽出薙刀走在前面
08:24:24<瑟麗娜> 『上吧,我們是光明正大的來尋找被偷走的寶物啊!』
08:24:26<霍克> “真是直接呢。”
08:24:38* 霍克 还是抓住一张以防万一
08:25:10<Minas> 『我们是天命所归。』
08:25:16<Minas> 『怕什么,你们太胆小了!』
08:25:24* Minas 大摇大摆进去。
08:25:26<霍克> “嗯,好的,我当然相信这一点。”
08:25:29* 霍克 捧读
08:25:43* 業平 忍住將大叔一腳踹進去的衝動
08:25:56<Shadow> 下到黑乎乎的船舱里,你们发现竖梯的下面是一堆箱子袋子
08:26:27<Shadow> 第一个摸下去的梅纳斯踩踩,发现里面是硬邦邦的东西
08:26:44<Shadow> 压上去发出金属的嚓嚓声
08:26:48<Minas> 『这是啥?陪葬品么?』
08:26:56* Minas 弯下腰摸摸看。
08:26:57<瑟麗娜> 『說不定……』
08:27:00<霍克> “打开来看看?”
08:27:13<瑟麗娜> 『總之沒那麽多時間了,看著像劍的都拿走吧』
08:27:27<Shadow> 作为阿布达尔的圣职者,梅纳斯表示这声音他太熟
08:27:44<Shadow> 你们打开袋子,发现里面都是亮闪闪的银币
08:27:51<Shadow> 各种样式的都有
08:28:08<霍克> “陪葬的财宝吗。”
08:28:29<Shadow> (全体骰一个察觉
08:28:35* 瑟麗娜 去找找還有沒有別的袋子
08:28:47<DDBot> 業平 投擲 哦: 1d20+9=(16)+9=25
08:28:53<DDBot> 霍克 投擲 那些钱跳起来打我们了吧: 1d20+1=(14)+1=15
08:28:56<DDBot> Minas 投擲 perception: 1d20+2=(19)+2=21
08:29:00<DDBot> 瑟麗娜 投擲 : 1d20+4=(15)+4=19
08:29:07<Shadow> 瑟丽娜发现周围满地都是箱子和袋子
08:29:37<Shadow> 而没太专心于数钱的业平则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有些奇怪
08:30:17<業平> “喂喂,這氣氛是不是有點不對頭啊,好像是什麽死人的……”
08:30:17<Shadow> 一股像是腐肉的恶心气味若有若无地飘荡在船底凝滞的空气中
08:30:49<霍克> “甲板不就有死人吗。”
08:31:19<瑟麗娜> 『上面就是死人啊……』
08:31:49<Shadow> 你们翻遍了周围的箱子和袋子,虽然这里钱真是不少,却没有刀剑和护甲
08:32:15<霍克> “武器铠甲都在甲板,这里都是金银财宝吧。”
08:32:17<Minas> 『说不定他们舍不得钱,又活动起来了呢。』
08:32:29* 瑟麗娜 看看阿佈達的聖武士會不會説 『錢給死人就是浪費』之類之類的
08:32:30<霍克> “活动起来?”
08:32:56<Shadow> 当然,你们现在只在船舱的一头
08:33:02<瑟麗娜> 『既然沒有寶劍,我們還是拿著上面的寶劍離開吧』
08:33:20<Shadow> 另一边仍然黑漆漆的,你们手头仅有的光源没法照亮
08:33:37<業平> “牧師,往那丟點光源吧。”
08:33:37* 霍克 舞光术,把光团send过去
08:34:15<Shadow> 小光球在霍克的指挥下,慢悠悠地向船舱的另一边飘过去
08:34:40<Shadow> 但是,还没等你们看到船舱另一边是什么情况
08:35:01<Shadow> 光源突然就变暗了一点,在下一秒突然就看不见了
08:35:10<霍克> “黑暗术吗?”
08:35:16<Shadow> 似乎像是被一团黑色的烟雾吞掉了一样
08:35:30<瑟麗娜> 『……你的捲軸有用了呢』
08:36:00<霍克> “唔,这是不是应该表示高兴呢……”
08:36:04<Shadow> 但是你们接着光球消失之前的光亮,看到船舱的另一边确实像是堆着什么东西
08:36:17<業平> “終於派上用場就高興點啦。”
08:36:27<瑟麗娜> 『趕緊看看吧,說不定是我們要找的東西』
08:36:56* 霍克 先给自己撕了一张黑暗视觉卷轴,看看
08:37:31<Shadow> 于是霍克花了几秒熟悉了黑白的环境以后,看到了船舱另一头的景象
08:38:00* 霍克 看
08:38:18<Shadow> 和你预想的并不一样的是,你惊奇的发现,船舱另一头似乎是一一团...雾?
08:38:41<業平> “看出什麽來了。”
08:38:45<霍克> “嗯,我看到一团雾。”
08:38:59<Shadow> 一团浓厚的灰白色雾气包裹着船舱另一头的大堆物品
08:39:10<Shadow> 比你们在的这一边还要多
08:39:18* 霍克 描述了情况
08:39:40<霍克> “那团雾会不会就是你说的什么死人气味的来源?”
08:39:41<Minas> 『这听起来挺糟糕的。』
08:39:44* 瑟麗娜 偵測看看有沒有魔法靈光
08:39:56* Minas 拿出个扇子,扇一下。
08:39:58<Shadow> 在霍克这么说着的时候,你们发现
08:39:59<Minas> 『这样会不会好一些?』
08:40:15<Shadow> 船舱里的腐肉气息确实渐渐的浓厚起来
08:40:19* 瑟麗娜 奇怪聖武士剛剛把扇子藏在哪裡了?
08:40:44<Shadow> 除了臭气,还要某种似乎是海腥味的古怪味道在你们周围飘荡
08:40:47<業平> “什麽東西?誰給我這個凡人講解一下”
08:41:06<Shadow> 而气味的来源,就是那团雾气的位置
08:41:35<霍克> “简单来说,那里面很不对劲。”
08:42:18<霍克> “要不要试探一下呢……我是说,‘试探’一下。”
08:42:24* 霍克 比划了一个放火的动作
08:42:47<Minas> 『这是空气不流通啦。』
08:43:16<霍克> “就是用个小法术烧一下的程度?”
08:43:17<Minas> 『所谓的雾就是空气中的水珠,所谓的霾就是空气里的细微颗粒物。』
08:43:23<Minas> 『霾的话就是这个味道啦。』
08:43:28<霍克> “不过如果是可燃物的话会比较吃瘪就是。”
08:43:55<Minas> 『我觉得,不要在无法逃走的船上放火是个比较明智的决定。』
08:44:28<霍克> “唔,所以我们就这样走过去看看?”
08:44:28<瑟麗娜> 『嗯……』
08:44:33<瑟麗娜> 『我發現……』
08:44:43<瑟麗娜> 『那邊有善良的魔法靈光哦』
08:44:48<Minas> 『我听说在过去有一艘号称永不沉没的船曾经在北方撞到一座冰山然后死了很多人。』
08:44:51<業平> “阿咧?”
08:44:52<瑟麗娜> 『看來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那裏』
08:45:00<Minas> 『所以说船上不比陆地啦。』
08:45:08<Minas> 『嗯……我们拿玉玺出来了吧?』
08:45:14* 瑟麗娜 把聖武士推向前面,省的他繼續嘮叨
08:45:15<Shadow> (当然没有!
08:45:17<Minas> 『说不定两个东西可以共鸣什么的。』
08:45:46<霍克> “有魔法灵光啊,那是不是八成机会就在那了。”
08:45:47<瑟麗娜> 『為了怕你攜款潛逃,玉璽被天衣子小姐拿走了呢』
08:46:11* 霍克 走上前看看
08:47:27<Shadow> 霍克发现那团浓雾毫无变化,仍然缓缓地笼罩着船舱另一头的杂物
08:47:36<霍克> “唔……”
08:47:54* 霍克 大作死地搓了一个酸液小球飞过去
08:48:02* Minas 走上去看看吧。
08:48:20<Minas> 『你们想的真是太多了啊。』
08:48:39* Minas 向着所谓的善良灵光的地方移动。
08:49:33<Shadow> 酸液小球嘶嘶地飞进浓雾,毫无反应
08:49:44<Shadow> (喔喔
08:49:46<瑟麗娜> (我幫他動了!
08:50:05<霍克> (不愧是拯救王国的勇者
08:50:16<Shadow> 就在梅纳斯跨过舱底的船桅底座时
08:50:39<Shadow> 你们突然听到,船舱另一端的黑暗中响起一声嘶哑浑浊的嚎叫
08:51:12<霍克> “啊,来了。”
08:51:19<Shadow> 整个黑暗的舱底瞬间被海水腐败的恶臭充满
08:52:02<Shadow> 而一个双眼冒着绿色磷火的人型猛地从浓雾中冲出来,扑向梅纳斯
08:52:07<Shadow> (先攻吧
08:52:14<Minas> 『喔喔喔喔……』
08:52:15<業平> “喂,大叔!”
08:52:18<DDBot> Minas 投擲 init: 1d20+2=(6)+2=8
08:52:19<D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8
08:52:21<Shadow> (哦,你们被突袭
08:52:28* 業平 徒勞地跑前兩步
08:52:31<DDBot> 業平 投擲 : 1d20+4=(2)+4=6
08:52:33<DDBot> Shadow 投擲 : 1d20+6=(20)+6=26
08:52:44<Shadow> (唔,完美的突袭
08:52:48<DDBot> 霍克 投擲 啊: 1d20+5=(16)+5=21
08:53:16<Shadow> “小~偷!”
08:53:38* 瑟麗娜 發現怪物竟然會說通用語!
08:54:04<Shadow> 似乎含着一口水没有吞下去喉咙里咕噜咕噜的,这个怪物在梅纳斯反应过来之前就大踏步地从黑暗中撞出来
08:54:25<Shadow> 双手挥舞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斧头
08:54:41<Minas> 『这不是我丢的斧头。』
08:54:49<Minas> 『我丢掉的那个是黄金的!』
08:54:50* 瑟麗娜 瞇起眼睛看
08:55:0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霍|梅|业|瑟]'
08:55:13<瑟麗娜> 『為什麼龍國的遺產會有這種北地大叔附身上去啊』
08:55:35<瑟麗娜> 『……這樣說謊沒問題嗎』
08:55:48<Shadow> 这家伙看上去就像具被水泡肿的尸首,套着生锈的护甲和头盔
08:56:18<Shadow> 强烈的恶臭就是从它杂乱发绿的胡子和头发散发出来的
08:56:29<瑟麗娜> 『哦,這是不是上面那位……?』
08:56:43* 瑟麗娜 指指樓上那層
08:57:14<業平> “應該是呢,財迷大叔中招了。”
08:57:21<D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8)+10=18
08:57:23<霍克> “上面那位还没被水泡过才对。”
08:58:17<Shadow> 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梅纳斯靠着结实的盾牌还是抗住了这一下
08:59:28<Shadow> 而和这具尸体四目相对时,你发现它虽然双眼都燃烧着磷火,不过有一个眼眶里镶着块灰色的东西
08:59:42<Shadow> 看起来就像个石头假眼?
09:00:34<Shadow> 还没等梅纳斯想想这是什么意思,僵尸又倒转大斧,猛地又是一击
09:00:40<D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14)+10=24
09:00:48<Shadow> (这次?
09:02:27<業平> (估計趴了
09:02:35<瑟麗娜> (中了吧
09:02:41<DDBot> Shadow 投擲 : 1d12+10=(11)+10=21
09:02:48<Shadow> (过一个强韧
09:02:56*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霍|梅-21|业|瑟]'
09:03:24<業平> (不愧為巨斧
09:03:25<DDBot> Minas 投擲 fort: 1d20+9=(14)+9=23
09:03:48<Shadow> 肮脏的斧刃咔的一声切开梅纳斯的肩甲
09:04:11<Shadow> 虽然这一下奇痛无比,不过圣武士还是勉强抗了下来
09:04:19<瑟麗娜> 『果然是樓上那位啊……』
09:04:21<Shadow> (霍克行动
09:04:37<業平> “都說了財迷是沒好下場的……”
09:04:41<瑟麗娜> 『喂,這不是你的東西,這是你兒子從別人那兒偷來的』
09:05:04<瑟麗娜> 『你守著贓物不放,沒法安息啊』
09:05:47<Shadow> 浮肿的尸首丝毫不理会瑟丽娜的话语,仍然举着斧头对着梅纳斯狂砍
09:06:25<Minas> 『我去,这真的不是我的斧头。』
09:06:30* 霍克 抬手对着那个家伙放了闪光尘
09:06:48<霍克> “现在那样子就不像能安息的啦。”
09:07:01<DDBot> Shadow 投擲 will: 1d20+5=(13)+5=18
09:07:05<Shadow> (DC?
09:07:14<霍克> (18(摔
09:07:57<Shadow> 尸体拂了一把脸,毫无顾忌地继续和梅纳斯对砍
09:08:09* 霍克 只能END了
09:08:10<Shadow> (梅纳斯行动
09:10:04* Minas 破邪砍砍。
09:10:55<DDBot> Minas 投擲 PA2劍: 1d20+7=(4)+7=11
09:11:04<DDBot> Minas 投擲 PA2盾: 1d20+6=(13)+6=19
09:11:25<Shadow> (盾中
09:11:28<DDBot> Minas 投擲 dam: 1d6+2+4+2=(6)+8=14
09:14:2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14|霍|梅-21|业|瑟]'
09:14:27* 業平 丟下薙刀抽出武士刀衝鋒
09:14:47<DDBot> 業平 投擲 : 1d20+11=(15)+11=26
09:14:50<Shadow> (hit
09:15:07<DDBot> 業平 投擲 : 1d8+13=(1)+13=14
09:15:13<業平> (end
09:15:22*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28|霍|梅-21|业|瑟]'
09:15:29<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16:41<DDBot> 瑟麗娜 投擲 宗教知識看看這貨是不是亡靈?: 1d20+5=(3)+5=8
09:17:08<瑟麗娜> 『嗯……好像是傳說中的海藻人』
09:18:00* 瑟麗娜 前進20尺,用引導能量治療
09:18:18<DDBot> 瑟麗娜 投擲 heal: 2d6=(4,3)=7
09:18:27*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28|霍|梅-14|业|瑟]'
09:19:00<Shadow> 尸体略一回身,大斧的目标转向了业平
09:19:27<D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3)+10=13
09:19:37<業平> (笑了
09:19:43<Shadow> 然后被武士刀挡了下来
09:19:47<Shadow> (霍克行动!
09:20:31* 霍克 这次决定用油腻术对付那厮手上的大爹
09:20:57<霍克> (DC高达17,来
09:20:58<DDBot> Shadow 投擲 ref: 1d20+5=(14)+5=19
09:21:03<霍克> (喂!
09:21:07<瑟麗娜> (uccu
09:21:13* 霍克 捂脸而END
09:21:20<Shadow> (梅纳斯行动
09:22:25<DDBot> Minas 投擲 繼續打: 1d20+5=(4)+5=9
09:22:29<DDBot> Minas 投擲 繼續打: 1d20+4=(17)+4=21
09:22:37<DDBot> Minas 投擲 dam: 1d6+4=(6)+4=10
09:22:46* Shadow 将话题改为 '[1-38|霍|梅-14|业|瑟]'
09:22:49<Minas> (我嚴重認為聖武士應該把盾劍換手……
09:23:02<Shadow> 尸体又吃了一下,眼看就要倒下
09:23:09<Shadow> (业平行动
09:23:55* 業平 發現對手也是能砍得傷之後就沒什麽好怕了
09:24:04<DDBot> 業平 投擲 : 1d20+9=(12)+9=21
09:24:08<Shadow> (hit
09:24:27<DDBot> 業平 投擲 : 1d8+13=(2)+13=15
09:25:09<Shadow> 武士手中刀光一闪,腐尸戴着头盔的丑陋脑袋就掉了下来
09:25:37<瑟麗娜> 『所以說,為了他能安息,我們把影響他的財物都拿走吧』
09:25:37<Shadow> 从腔子里喷出一股恶臭的液体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09:26:19<Shadow> 而在他身后,浓浓的雾气迅速消散,露出被它覆盖的东西
09:26:45<霍克> “我觉得他已经安息了……”
09:27:00<Shadow> 你们发现,这些殉葬的物品都被油布结结实实的封好,应该是整艘船上最重要的东西了
09:27:04* 霍克 找根棍子捅一下
09:27:41* 瑟麗娜 首先找到目標的寶劍
09:28:10<Shadow> 你们翻来翻去,找到了不少大小类似于刀剑的布包
09:28:23* 霍克 例行的侦测魔法
09:28:39* 業平 雙手合十行了個禮,然後不情愿地幫忙翻
09:29:11<Shadow> 霍克只在两个油布包上发现了魔法灵光
09:29:39* 霍克 指出了那两个油布包
09:29:57<Shadow> 经过瑟丽娜确认,其中有一个包的更结实厚重的就是刚才发现有善良灵光漏出的那件
09:30:31* 瑟麗娜 拆開看
09:31:02<Shadow> 你们花了半天时间才把这个结结实实的油布包拆开
09:31:55<Shadow> 终于,瑟丽娜小心地拆开布包的最后一层,一件金色的龙头雕饰显露出来
09:32:11<霍克> “中了?”
09:32:34<瑟麗娜> 『看起來是這個了』
09:32:45<Shadow> 这只龙头镶着绿色的翡翠眼,看起来应该是某把刀剑的剑柄末端
09:32:49<業平> “阿彌陀佛。”
09:32:56<瑟麗娜> 『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吧,被人看見說成偷死人東西,就不好了』
09:33:26<霍克> “取回,取回,怎么能叫偷呢。”
09:33:48<業平> “物歸原主,嗯。”
09:33:56<Shadow> 于是梅纳斯背着刚刚发现的草薙剑和另一把魔法剑,你们一行人急匆匆地跑到船舱另一头
09:34:05<Shadow> (其他loot要搬吗?
09:34:38<業平> (我覺得以大叔的性格應該都被掃掉了
09:34:50<霍克> (WHY NOT?
09:34:56<瑟麗娜> (為了幫死者擺脫誘惑!
09:36:01<Shadow> 于是还顺手捞上了一打陪葬的金银珠宝
09:36:15<業平> (理由正當!
09:36:30<Shadow> 你们匆匆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到甲板上
09:37:04<Shadow> 而大叔信手一推,你们发现,刚才你们下来的活门竟然...没有打开?
09:37:08* 霍克 先行一步爬上甲板
09:37:31<瑟麗娜> 『嗯…………』
09:37:39<Shadow> 似乎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在甲板上压住了活门?
09:37:39<瑟麗娜> 『這下不妙了?』
09:38:14<霍克> “唔,我记得这船是要烧的……?”
09:38:17<業平> “什……什麽?”
09:39:16<Shadow> 业平探手摸了一把活门的铰链,发现热的烫手
09:39:23<瑟麗娜> 『嗯……,我們看看能不能鑿沉它吧』
09:39:28<業平> “媽蛋,上面燒塌了。”
09:39:32<Shadow> 看来真的是有什么东西在外面烧起来了!
09:40:05* 霍克 赶紧检查一下船舱两边的船壁
09:40:09* 瑟麗娜 持續造水降溫
09:40:43<Shadow> 你们发现这艘船的底舱是密封的
09:40:56<Shadow> 只有刚才进出的活门的唯一的出入口
09:41:28<Shadow> 而瑟丽娜持续的向门上浇水,金属铰链已经开始嘶嘶地冒出蒸汽
09:41:31<瑟麗娜> 『快點鑿吧』
09:41:40<霍克> “砸了吧。”
09:41:53* 業平 吸一口氣,怒砍
09:42:17<業平> “只要是砍得動的東西,就沒什麽好怕的!”
09:42:24* 業平 發現臺詞好像吼錯了
09:42:29<Shadow> 在大麻烦临头之下,武士举起长刀猛的一个劈砸
09:43:18<Shadow> 只听稀里哗啦一阵响,除了变形的活门和铰链,还有一堆燃烧的木柴也从你们头顶纷纷掉进船舱
09:43:36<霍克> “能冲出去吗?”
09:43:58<業平> “原來燒豬的心情是這樣的!”
09:44:04* 業平 領悟了悲傷
09:44:29<Shadow> 你们拼命爬上甲板
09:44:45<瑟麗娜> 『你們少說點廢話好嗎……咳咳』
09:44:46<Shadow> 发现这个海葬船上已经四处火起
09:44:49<霍克> “就算你知道了这种心情也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吃掉的吧。”
09:45:18<Shadow> 好几块船板已经哔哔剥剥地熊熊燃烧起来
09:45:44<霍克> “瑟丽娜,造水术给我们一人淋一身然后冲出去怎么样?”
09:46:15* 瑟麗娜 於是給大家淋上水
09:46:25<瑟麗娜> 『還有寒冰射線……如果你會的話』
09:46:35* 業平 拿衣袖掩住口鼻往外沖
09:46:44<霍克> “我会考虑学习的。”
09:47:14<Shadow> 还好火势没有大到你们完全无法收拾,更运气的是,你们发现伍尔夫带你们来的小船还在海葬船的船舷边摇摇晃晃的摆着
09:47:22<Shadow> 不过伍尔夫哪去了?
09:47:40<瑟麗娜> 『擦,一定是這小子出賣我們……』
09:47:56<Shadow> (所有人的察觉
09:48:19<DDBot> 霍克 投擲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1d20+1=(2)+1=3
09:48:28<DDBot> 業平 投擲 : 1d20+9=(17)+9=26
09:49:17<DDBot> 瑟麗娜 投擲 察覺: 1d20+4=(11)+4=15
09:51:07<DDBot> Minas 投擲 : 1d20=8
09:51:13<Shadow> 就在你们正在拼命穿过甲板上灼人的火苗想跳回小舢板上时
09:52:08<Shadow> 武士听到,在噼噼啪啪的火焰燃烧声中,似乎还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在回荡
09:52:24<業平> “什麽聲音?”
09:52:30<業平> “好像是……”
09:52:43<霍克> “开饭的钟声吗?”
09:52:43* 業平 向聲音的源頭看一眼
09:52:44<瑟麗娜> 『沒有烤豬啦這裏,趕緊走啊』
09:52:50<Shadow> 但还没等你反应过来,只听嗤嗤的几声轻响,有什么东西撕开了空气
09:53:01<Shadow> 从火焰没有照亮的黑暗中准确的飞向你们每个人
09:53:28<業平> “閃開!”
09:53:51* 業平 猛地一個打滾
09:53:53<霍克> “闪开什么?”
09:53:57<DDBot> Shadow 投擲 措手打霍克: 1d20+9=(10)+9=19
09:54:05<DDBot> Shadow 投擲 措手打瑟丽娜: 1d20+9=(20)+9=29
09:54:12<DDBot> Shadow 投擲 措手打梅纳斯: 1d20+9=(17)+9=26
09:54:24<DDBot> Shadow 投擲 正常打业平: 1d20+9=(4)+9=13
09:54:38<DDBot> Shadow 投擲 : 1d2+2d6=(2)+(6,3)=11
09:55:32<Shadow> 除了业平,几乎每个人都感到身上某个裸露的部分一痛
09:55:52* 瑟麗娜 尖叫
09:56:01<業平> “怎么了?”
09:56:17<瑟麗娜> 『什麽東西……打過來』
09:56:21<Shadow> 而没有命中武士的那件暗器则扎在业平面前的甲板上,是一支末端带着小毛球的钢针
09:56:25<霍克> “这种时候还有暗箭吗!”
09:56:26* 瑟麗娜 摸摸有凶器嗎
09:56:33<Shadow> (那么,所有被打中的人强韧
09:56:47<Shadow> (放心,dc很低
09:57:01* 業平 試圖分辨攻擊的來源
09:57:04<DDBot> 瑟麗娜 投擲 fort: 1d20+6=(19)+6=25
09:57:12<DDBot> 霍克 投擲 DC很低,我的fort更低: 1d20+3=(8)+3=11
09:57:29<DDBot> 瑟麗娜 投擲 聖武士的: 1d20+9=(17)+9=26
09:58:07<Shadow> 拔下脖子上刺着的钢针,霍克感到自己的眼皮上下打着架...
09:58:30<Shadow> 膝盖一软,术士就跪倒在了灼热的甲板上
09:58:57<霍克> “唔,不行,有阴谋……”
09:59:09* 霍克 软软地跪下去了
09:59:20<Shadow> 而在你们面前的熊熊火光中,几个浑身漆黑的人影默不作声地闪出身形
09:59:33<業平> “喂,醒醒。”
09:59:55* 業平 給霍克一腳
10:00:02* 霍克 死猪样
10:00:05* Minas 用胳膊架着霍克:『喂喂,我们一起逃出去啊。』
10:00:09<Shadow> 钢铁在火焰缭绕下的反光整齐的在他们手中亮起,对方整齐划一地迅速向你们的位置逼近
10:00:47<業平> “我擋住他們,你們先走!”
10:00:56* 業平 抽出的是薙刀
10:01:26<Shadow> ====================================SAVE下次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