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不义联盟 磋商·传送·李贝克  (阅读 1524 次)

副标题: 2014.2.21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88
  • 苹果币: 6
【LOG】不义联盟 磋商·传送·李贝克
« 于: 2014-02-21, 周五 23:46:17 »
<古风> ----------------------------每天集体进餐的时候总是很沉闷----------------------------
<帕米拉> 或者是设法逃走,虽然感觉上不太明智……会制造一批新的追捕者
<古风> 两个奥尔诺在餐桌上
<古风> 大家都说不出话来
<古风> 为了方便区分,你们给他们一个穿白的一个穿黑的
<古风> 现在他们都在吃他们爱吃的冰镇香蕉奶油朗姆布丁
<古风> 偶尔会悄悄看对方(同时的
<古风> 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去吃
<古风> “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显然,已经有龙对此表示出了好奇心。”
<古风> 艾儿咕嘟咕嘟喝着汤
<古风> 虽然你们不太自由

<达拉勒> “而且他们看来有足够的耐心等下去……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
<古风> 但至少,待遇还是极好的
* 奥雷里亚诺 一直相当不耐烦
<古风> 美味的食物和柔软的床
* 帕米拉 安静地把食盆摆到爱犬的面前
<古风> 甚至只要你们想要的话,男奴和女奴们
<古风> 都随意你们使用
<古风> 以及,还有不错的,或者说,相当不错的酒

<佐拉> “但我们可奉陪不起……”
<达拉勒> “我们得做出点交代……”
* 帕米拉 点点头,面露忧虑神色
* 帕米拉 有点担心地看看那边的两个奥尔诺
* 帕米拉 然后很快地收回目光,安抚进食中也时常表现出不安的爱犬鲍比

* 佐拉 揉了揉额头,“骗人我不擅长,你们有什么主意么?”
<帕米拉> 帕米拉: “说出来……应该,是不行的吧?”
* 帕米拉 怯怯地说

<古风> “其实我也很好奇到底你们是怎么击退龙骑将的?”
<古风> “还是说,运气?”
<古风> 艾儿眨眨眼睛

<达拉勒>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生下那个蛋的……”
* 达拉勒 叹了口气

<奥雷里亚诺> “嘴炮。”
<达拉勒> “我们手里可用的筹码本来就不多,能拿给人看的更少。”
<古风> “哦,那是某个负心汉的孽种……”
<古风> 艾儿叹口气

<帕米拉> “人和龙……?”
<佐拉> “如果我说是他自己击退了自己你会相信嘛……”
<奥雷里亚诺> “可以这么说,我们是有秘密,这玩意就是……不过跟击退龙骑将没什么关系。”
* 奥雷里亚诺 依旧相当不耐烦地指指对面穿白色衣服的另一个自己

<古风> 另一个奥尔诺不满的看着你们
* 奥雷里亚诺 为了方便区分,将对方称为奥尔诺·何塞
<古风> “我什么都不知道,这真是不公平”
<佐拉> “哎,奥尔诺劳驾把盐瓶递给我~?”
<达拉勒> “相信我,老朋友……这是好事。”
<奥雷里亚诺> “我相当怀疑这个劣化过了……”
* 帕米拉 用力点头
<古风> “如果你,非要用贬低我的方式来证明你是‘正牌’的那一个,我觉得你确实比我本人要恶劣一些。”
<古风> 两人似乎又要因为一些小事吵起来

<达拉勒> “哦,劳驾……你们两个……闭嘴……”
<奥雷里亚诺> “可恶这性格怎么有哪里偏差了……”
<达拉勒> “让我们讨论点有建设性的问题。比如我们到底要吹一个多大的牛皮来让龙相信。”
<佐拉> “完全没差吧……”
<帕米拉> “唔……多大的……不大不行吗……?”
<佐拉> “有多大吹多大?”
<古风> “实在不行的话……毒龙王的指甲……”
<达拉勒> “太大就被戳破了……再说谎话里需要一些真话。”
<古风> 艾儿小声的说
<奥雷里亚诺> “吹牛皮没有太大作用,谎话需要更大的谎话圆。”
<古风> “当然,如果要这样说的话,你们得欠我一个人情。”
<奥雷里亚诺> “但我们应该合理地在适当的话题上闭嘴,展开别的更加合适的话题。”
<达拉勒> “你看,雷喉的精神状况的确不稳定……我们或许可以从这里着手。”
<奥雷里亚诺> “毒龙王的消息是一个筹码……不过我总觉得危险性对半。”
<古风> “呵呵,他们两个双胞胎只要合体就能释放出超过巨龙百倍的力量么。”
<古风> 艾儿嘲讽到
<古风> “听上去还蛮合理的。”

<佐拉> “雷喉的精神状况么……”
<帕米拉> “……唔,说起来……”
* 帕米拉 眉头皱着

<达拉勒> “击退完美的龙骑将听起来太夸张,但击退一个头疼和精神分裂的龙骑将就合理多了。”
<奥雷里亚诺> “你说我们用他小时候尿床的事吓跑他,这样说老龙们信么。”
<古风> “另外我觉得你们,或者说我们,应该去找雷喉他们去谈谈。你们这样讨论如何对付朋友是不好的。”
<达拉勒> “也无不可,反正无法去验证。”
<奥雷里亚诺> “朋友有好多种。”
<奥雷里亚诺> “其实仔细想起来……我们也没干什么不能说的事啊。”

<帕米拉> “奶奶讲过,使用神器是有代价的。”
<奥雷里亚诺> “我们曾经认识正义联盟的人,但天知道他们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奥雷里亚诺> “然后我们又遇到了龙骑将,看他打架,然后他扑街了……”

* 帕米拉 轻轻点头
<奥雷里亚诺> “我们想聊聊吧,不过他很凶暴但又没什么力量了。”
* 帕米拉 然后稍微低下头去
* 帕米拉 等待其他人议论完

<奥雷里亚诺> “结果聊不起来,他还恢复能力了……不过好像暂时没打算干掉我们就走了?”
* 奥雷里亚诺 一敲掌心
<奥雷里亚诺> “事情好像真的就是这样。”

<佐拉> “哦,奥尔诺和奥尔诺你们的大嘴巴……”
* 佐拉 捂住脸

<古风> “额……我觉得这样是能说的很好,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们,现在这个要塞里,有全龙国最残忍的绿龙,黑龙和白龙领主……”
<古风> “如果他们确信你们只是普通的冒险者”

<佐拉> “他们会活吞了我们然后拿我们的骨头剔牙,就像故事里一样吧。”
<古风> “你们很可能被抽出脊椎来,放在火上烤,好占卜出正义联盟的弱点或者给他们试着下咒之类的”
<佐拉> “比故事还糟……”
<达拉勒> “但反过来,如果我们被确认不普通,就会被驱赶上前线。”
<古风> “而我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古风> 她耸耸肩

<达拉勒> “我们得拿出点身外之物来。”
<奥雷里亚诺> “那就再加点小说常见的桥段,我们能找到他们的弱点。”
<达拉勒> “好吧,说回刚才的建议,那个指甲如何”
<古风> “恩……”
<奥雷里亚诺> “关于毒龙王,我就怕那些老龙早就想反,这样我们跟他们说‘嘿你们老大还活着,你们还是得当小弟’的话,就是找死吧。”
<古风> 就在你们犹豫的时候
<奥雷里亚诺> “除非真有真心敬仰毒龙王的领主那也许可以单独——”
<古风> 一个仆人走过来
* 帕米拉 抬起头
<古风> “对不起,打扰各位进餐,但法兰斯·切·沙特拉姆……(一串长长的龙类名字)……蓝将军希望能够拜访你们”
<奥雷里亚诺> “怎么好意思让将军亲自拜访呢,传唤我们一下我们就去了。”
<古风> 这个老蓝龙都一直非常一本正经的接待你们
* 奥雷里亚诺 换个职业笑容
<佐拉> “将军可以在他高兴的任何时候来访。”
<古风> 好似你们是什么外国使节一般
<帕米拉> “……”
<古风> 仆人鞠了个躬,做了表示感谢的姿势
* 帕米拉 在椅子上缩了缩身体
* 佐拉 用平板的语声说着应付的客套话
<古风> 当然,其实蓝将军已经走过来了
<古风> 和一般的高阶龙类不同,他并未以华丽的黄金首饰装饰自己的人类形体
<古风> 而是披着一件简单的,几乎半裸着上身的长袍
<古风> 当然,那也是十六重丝绸的高级货
<古风> 还能看到他低调的藏在长袍内的,巨大宝石项链的影子
<古风> “各位,赞美伟大的龙王。”
<古风> 他自顾自的走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达拉勒> “大人屈尊拜访,实在让我等荣幸。”
* 奥雷里亚诺 起身鞠躬
<古风> 吝啬的看了一眼酒瓶,似乎嫌你们喝了太多他自己的佳酿
* 达拉勒 起身行了一个礼
* 佐拉 姑且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古风> “虽然我的同僚对你们有种种偏见。”
<古风> 他笑着说
<古风> 好似这些偏见与他无关一般
<古风> “但是我仍然想说,你们为我们带来了好运气。”

<奥雷里亚诺> “确实对我们双方都是好运气。”
* 帕米拉 笑容有点生硬……
<达拉勒> “仰赖大人的武威而已。”
<古风>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古风> “正义联盟的军队已经停止了他们的脚步。”
<古风> “我们的敌人因为贪婪陷入了内乱。”
<古风> “而你们无疑是其中关键的一个环节,我感谢你们。”

<达拉勒> “内乱?十国已经不愿与正义联盟分享战果了吗?”
<古风> “当我们重创了雷喉之后。”
<古风> 他强调了我们二字
<古风> 他们开始怀疑正义联盟的力量是否那么的不可阻挡

* 佐拉 皱了皱眉
<古风> “但引发真正的矛盾的确是另一件事情。”
<古风> “我们真的很幸运。”
<古风> 他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继续说
<古风> “李琳,那个我们没见过的,强大的武僧。”
<古风> “正义联盟的一员,想来你们也很熟悉她。”

* 佐拉 静静的等着他说下去
<古风> 他眨眨眼
<古风> “前天血洗了米勒家族。”

<奥雷里亚诺> “曾经认识。”
* 奥雷里亚诺 强调了过去时

<达拉勒> “……”
<帕米拉> “……!”
<奥雷里亚诺> “听您的描述,这人我还真不熟悉。”
<古风> 你们大体听说过,因为米勒家族虽然是贵族,但却以盛产元素法术和术士血统,并且与种种神秘事件联系紧密而著称
<古风> 因此他们中也有不少人是知名的冒险者

<佐拉> “为什么?”
<达拉勒> “米勒家族……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不清楚为什么才会使正义联盟内乱吧。”
<古风> “那是一个强大的家族,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我尊敬的人类血统的话,他们也算一个。”
<古风> “正义联盟本身没对此事进行解释,所以十国的王族们开始怀疑他们了。”
<古风> “当然,他们本来就急于瓜分原本属于我国的土地。”
<古风> 他耸耸肩
<古风> “你们认识的李琳是个怎样的人?”
<古风> 他突然发问

<奥雷里亚诺> “一个沉默但有原则的修行者,绝对不是残暴的人。”
<达拉勒> “是个好人。我们之间的认识仅止于此”
<奥雷里亚诺> “如果真是同一个人,时间还真是残酷啊。”
<古风> 他叹了口气
<古风> “那么,你们有办法像击退雷喉一样击退她么?”
<古风> 人形的身体,但眼睛却释放出兽性的华彩
<古风> 他显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 帕米拉 咽了口唾沫
<达拉勒> “我们能再做一次像面对雷喉时候那样的事情。“
<达拉勒> “不过,雷喉是雷喉,李琳是李琳。”
<达拉勒> “幸运未必总站在我们这边,而且,这个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奥雷里亚诺> “而且前提是能活着站到她的面前。”
<达拉勒> “话说回来,李琳现在人在哪里?”
<古风> “还需要一个要塞,七条龙和一百名精锐士兵来帮助你们么?”
<古风> 你们觉得他有点挖苦你们的意思
<古风> 但他隐藏的很好

<达拉勒> “如果有,我们决不推辞。”
<奥雷里亚诺> “也许还不够。”
<奥雷里亚诺> “不过也许有可以代替的办法。”

* 帕米拉 低着头缩在椅子上
<佐拉> “能用便宜点儿的办法与她面对面的话,我们也很乐意试。“
* 佐拉 摊手

<古风> 他耸了耸肩:“现在,他们应该都在正义堡里,当然,我们不计划去突击那里。”
<古风> “也许你们的君主被囚禁在那里。”
<古风> 艾儿突然说
<古风> 她尽量用平静口气,但还是有点紧张
<古风> 蓝将军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古风> 笑起来,似乎有呛着了,咳嗽着
<古风> “唉……女士啊。”
<古风> “我还是很尊敬老毒龙的,所以您跟我说这个没关系。”
<古风> “但也别再跟别人说了……您这么说,他们更不肯去攻击正义堡了……”
<古风> “哈哈哈哈”
<古风> “不过,我们现在有了一个‘王’”
<古风> “呵呵”

* 帕米拉 有点迷惑地眨眼
<古风> “尼古拉阁下是现在愿意扛起帝国的重担的,继承顺位最高的勇士。”
<佐拉> “三位数以上的顺位……”
<奥雷里亚诺> “……靠谱吗?哦我觉得都不必问。”
<古风> “假如在一个国王永生不死的国度里,继承顺位有意义的话。”
<达拉勒> “嗯咳,我们跑题了。”
<达拉勒> “你们打算让我们做什么。与你们一样,我们也不打算突袭那个浮空要塞。”

<古风> “当然,他同时还是现在魔鬼之国的最高履约者……呵呵,政治嘛,很微妙”
<古风> “于是我觉得他可能会很想见你们,并且宴请你们这些英雄,来表明龙国的慷慨和强大。”
<古风> “就冒昧的告诉了他你们的情况,当然,他接受了我的建议。”

<佐拉> “这个新国主要来这儿?”
<达拉勒> “自然要我们前往晋见才符合礼数。”
* 佐拉 睁大了眼睛
<古风> “如果你们对于正义联盟有任何的建议,我想他都会乐于倾听。”
* 佐拉 和达拉勒对视了一眼,“哦……”
<古风> “并且调动他所能调动的所有资源,也就是龙之国的力量来帮助你们。”
<奥雷里亚诺> “国王现在稳坐在首都吗?”
<古风> “自然,他不在哪里,我们会很不安的。”
<奥雷里亚诺> “我们也很乐意前往晋见。”
<佐拉> “我们十分期待国王陛下的慷慨。”
* 帕米拉 点点头
<古风> “很好,我想你们可以准备一下,到了下午,国王的信使会用魔法带各位前去。”
<奥雷里亚诺> “冒昧问一下,其他几位将军也了解国王的意思了吗?”
<古风> “我希望能与我之前雇佣的护卫者同行。”
<古风> 艾儿表示
<古风> “这里只有一位将军。”
<古风> 蓝龙傲慢的说

<奥雷里亚诺> “失礼了。”
* 奥雷里亚诺 欠身

<古风> “那么,各位,告辞了。”
<古风> “我想你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独处。”

* 帕米拉 站起来,低头行礼
<古风> 他稍微欠身,缓缓离去
<古风> “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

* 佐拉 送走蓝龙将军的行礼显得比他进来时候的有诚意了一丝丝
<奥雷里亚诺> “我好像听说过那个国王。”
<古风> “即使被关在王宫,也比关在这个军事化的要塞里强。”
<古风> 艾儿表示

<达拉勒> “我不觉得我听过那个名字,不过在这种时候宣言继承权,肯定是个笨蛋。”
<达拉勒> “也罢,我宁肯应付一个笨蛋。”

<佐拉> “他并不重要吧……和糊只纸龙摆在王座上差别不大。”
<奥雷里亚诺> “这样能得到更多的好处。”
<奥雷里亚诺> “不管如何至少能离开这里七条古龙的监视……”

<佐拉> “是啦,这才是重点了。”
<古风> “帝都的龙更多啦……”
<达拉勒> “在首都或许有七十七条。”
<古风> “不过,离龙王的宝库也更……”
<古风> 艾儿点了点头

<佐拉> “那么只能希望他们也要花更多时间彼此监视咯。”
<古风> 咯咯
<古风> 咯咯
<古风> 一个仆人追着猫鸡从房间里出来
<古风> 因为害怕它真的有打败龙骑将的力量
<古风> 所以很难有人真的敢使劲抓它

<帕米拉> “噗……”
* 佐拉 轻轻叹气,“哎,又到了要喂‘小家伙’的时候了么。”
* 帕米拉 尽管积累了大半日的压力,但还是被这个之前还有点害怕的小家伙逗得笑了
<古风> 不过,它很快欢快的跑进了帕米拉的怀里
<古风> 然后又跳到桌子上

<帕米拉> “诶……?”
<古风> 跑到佐拉身边要吃的
<古风> “咯咯咯。”

* 帕米拉 楞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 佐拉 扯碎一块面包泡在牛奶里端给它
<佐拉> “我好像有点宠坏它了……”

<达拉勒> “要是奥里诺也这么宠爱奥里诺二号的话……”
<古风> 猫鸡好似鸡一样吃着东西
<古风> 但又有猫的活力
<古风> 弄的全身的毛都是食物的残渣
<古风> “这不好笑。”
<古风> 奥尔诺瞪了你一眼

* 帕米拉 从包包拿出看起来很旧的、梳羊毛的刷子
* 帕米拉 小心翼翼地帮‘小家伙’刷掉沾上的面包渣

<古风> “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古风> 艾儿问

<佐拉> “那个蛋孵出来的。”
* 佐拉 一本正经

* 帕米拉 眨眨眼,不知为何没有立刻否定
* 达拉勒 捂脸
<古风> 她脸色变得很难看,瞪大了眼睛
<帕米拉> “……并、并不是……”
<达拉勒> “嗯咳,玩笑适可而止……”
<古风> 然后反应过来,好似被人抽了脸一样气冲冲的离开了桌子
* 帕米拉 看到对方脸色不好看,急忙声明道
* 佐拉 许多天来第一次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古风> “咯咯,咯咯!”
<古风> ——————————于是你们收拾东西——————————
<古风> 基本所有要塞里的重要人士都来送别你们
<古风> 虽然未必都是发自善意的就是了
<古风> 你们站在一个大圈里

* 帕米拉 握着不离身的木杖,有些不安心地把手放在腰包上
<古风> 等待专属国王的仙女龙信使完成魔法仪式,启动秘密的,能够连接帝国心脏的传送门
* 奥雷里亚诺 总归分了一半手头上的金币给奥尔诺·何塞购置基本的物资
<古风> 一切都很顺利,即使大厅里都是各种复人与龙的窃窃私语
<古风> “替我问候虚王。”
<古风> 蓝将军是唯一一个保持着人形的古龙,剩下的就都高傲的以龙形目视着你们
<古风> 显然,他们已经从之前雷喉的伤害中好转,目光也更加犀利了
<古风> “将军,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 奥雷里亚诺 朝古龙群鞠躬
* 佐拉 向将军挥了挥手算是告别
<古风> 信使请示道。
<古风> 于是他也摆摆手,向你们道别
<古风> 魔法的光芒亮了起来
<古风> 慢慢的,穿越时空的乙太能量包裹住了你们
<古风> 传送是昂贵而且复杂的技术
<古风> 即使是你们,也只是在任意门这种小法术中体验过
<古风> 现在,外面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古风> 你们已经短暂脱离了那个世界,将要在纯粹的时空中快速穿梭
<古风> 但是,突然,就好像高速奔驰的马车被突然拉起缰绳一般
<古风> 你们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古风> “不,有人在干扰仪式!”
<古风> 仙女龙信使大声喊叫着,试图控制自己的法术
<古风> 但周围那层隔着时空的乙太之罩,逐渐被黑暗所笼罩

<奥雷里亚诺> “……这简直是跑不掉的套路啊……”
<帕米拉> “!”
<达拉勒> “不,这或许是个机会……”
* 帕米拉 举起木杖,试着分辨这种干扰的法术
<古风> “有什么东西要进来了!我……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们小心!”
<达拉勒> “虽然不知有没有用,大家互相拉紧手。”
<奥雷里亚诺> “什么东西——”
* 帕米拉 拉住身边的希罗和佐拉
<佐拉> “别让我们被时空的夹缝扯碎就好……”
<古风> 你们甚至能隔着时空看到那些静止的,还在目送你们离去的龙与士兵
<古风> 但就好似绘制着他们形象的玻璃被打碎一般
<古风> 一只巨大的野兽冲破这个外壳
<古风> 小天兽
<古风> 四处都传来这种时空障壁的破裂声

<帕米拉> “!”
<古风> 仿佛装饰着雕花玻璃的教堂被突袭时那样
<古风> 小天兽们涌了进来

<佐拉> “该死,揍它们!”
<奥雷里亚诺> “真不是时候……”
* 奥雷里亚诺 拔剑挥出

<帕米拉> “数量……稍微有点……唔……!”
<古风> 一个黑色的影子,笼罩着你们
<古风> “虽然很意外,但我不得不阻止各位传送。”
<古风> “这里是时间与空间暂时停止的罅隙。”
<古风> “没人能够帮到你们。”

* 帕米拉 不得已松开手,警惕地看着那个影子
<奥雷里亚诺> “谁!?”
<古风> 你们看到了一个人影,是一个男人的样子
<古风> 但几乎与阴影融为一体,飘在空中俯视着你们
<古风> 他带着七只,仿佛巨魔一般,强壮的小天兽巨人
<古风> 包围了你们

<帕米拉> 【是那个……指使小天兽的人……】
<奥雷里亚诺> “一直被监视着吗。”
<古风> “我对你们关注很久了。”
<古风> “你们和正义联盟,是什么关系呢?”
<古风> “我真的很好奇。”

<奥雷里亚诺> “……你不是他们的人?”
<古风> “他们出现在垂死的我的身边,给了我阴影的力量。”
<古风> 他飘动着
<古风> “当然,我的服务是忠诚的,虽然我自己也很好奇。”
<古风> “现在,这里的空间和时间都是孤立的。”

<帕米拉> “你想……杀死我们?”
<古风> “莎余看不到这里,李琳听不到这里,而狄亚和雷喉根本不知道有这里。”
<古风> “我想要知道你们的秘密,或者说,他们的……“

<奥雷里亚诺> “如果想知道秘密,你或者应该用更加温和的交涉手段。”
<古风> “即使是这样……我也需要冒极大的风险……”
<古风> “正义联盟是什么?”
<古风> “他们从哪里来?”
<古风> “他们还是之前那些普通的冒险者本人么?”

<佐拉> “这问题你该去问他们自己!”
<达拉勒> “这些问题我们也同样想知道。”
<奥雷里亚诺> “这些问题我们知道一些答案,虽然不完整。”
<古风> “你们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奥雷里亚诺> “不过你期待从敌人口里简单问出来吗?”
* 奥雷里亚诺 持剑的手放下了

<古风> “他们并没有指明你们是敌人。”
<奥雷里亚诺> “你现在的行为是这么说的。”
<古风> “虽然我猜想雷喉之前的行为是因为你们。”
<古风> “相信我,如果我有意让你们难过。”
<古风> “那么你们将会直接坠入黑暗的影界,而等待你们的将是更可怕的人,甚至他们本人。”

<奥雷里亚诺> “我倒是不怀疑你能做到这点……”
* 奥雷里亚诺 摸摸下巴

<佐拉> “如果你真的那么做,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哩。”
<奥雷里亚诺> “那么我姑且把我们放在交涉的位置上,而不是胁迫。”
<古风> “我只是被雇佣的侦探。而这只是委托事务之外的好奇心。”
<古风> “毕竟,他们甚至没提过你们的事情呢。”

<奥雷里亚诺> “相对我们能提供的答案,你能提供点什么服务呢?”
<古风> “虽然我觉得冒险者公会公开的档案就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古风> “但他们并没有追忆自己成为神之前的姿态呢……”

<佐拉> “探寻别人的秘密之前为何你不反观一下自身呢?”
<奥雷里亚诺> “坦白说,你要的答案我们大概知道一点,但不完整,现在也正打算去搞清楚。”
<古风> “我是李贝克,也许你们听说过我的名字。”
<古风> “现在,我为正义联盟服务,寻找一切他们想找的东西。”

<达拉勒> “这是个好的开始。他们要找的东西包括我们吗?”
<古风> “说实话,不包括你们。”
<奥雷里亚诺> “目前算是好消息。”
<达拉勒> “在不久之前,他们还只是一群普通的冒险者,与我们一样普通。”
<古风> “否则我也没必要选择这么费力的一个场所。”
<达拉勒> “嗯,换你提问了。”
<古风> “他们是怎样获得力量的。”
<达拉勒> “坦白说我们不知道。不过总归与那些神器有关。”
<佐拉> “那些几个人交给你的东西是什么?”
* 佐拉 用问题回答了问题

<达拉勒> “这一点上我们知道的不比你们更多。”
<古风> “为什么你们分开了。”
<古风> 他化作阴影,在你们身边凝聚
<古风> 你们看到,总是他右眼的单框眼镜最先凝结

<佐拉> “为什么分开了呢……我也一直在问自己。”
<达拉勒> “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去问他们比较快”
<奥雷里亚诺> “这是我们要找的答案之一。”
* 帕米拉 认真地摇头了
<古风> “我害怕问过之后就没法收拾了。”
<奥雷里亚诺> “明智的选择。”
<达拉勒> “同感。但这个问题我们真的没法给你答案。”
<古风> “更何况,你们打伤了雷喉。”
<古风> 他凑近了脸

<奥雷里亚诺> “我们要找的也许就是他们不愿意告诉别人的事实。”
<古风> “是你们的功劳么?为什么雷喉会孤身犯险?”
<古风> “你们身上太多秘密了。”

<奥雷里亚诺> “他的精神不稳定,算是我们把他赶走的……机会。”
<奥雷里亚诺> “但他想什么我们没法知道。”

<帕米拉> “又有谁没有秘密呢?”
<佐拉> “你得到这镜片之后,试过摘下它么?”
<古风> “神器的使用代价是很大的。”
<古风> “我想我无法取下她,女士。”
<古风> “这就是代价的一部分。”
<古风> “你们对我仍然隐瞒的太多了。”
<古风> “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理解……”

<达拉勒> “朋友,我们已经耽误很多时间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继续观察一阵子。”
<古风> “……”
<奥雷里亚诺> “在探求真相这一点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佐拉> “是嘛……我已经尽可能诚实了呢。”
<古风> “也许吧。”
<古风> “这些小天受听到的太多了。”
<古风> “而我握住这个空间泡又太久。”
<古风> “我放手了……你们,记得杀死他们……”

<奥雷里亚诺> “嘿,这是不好的交涉态度。”
<古风> 暗影慢慢的淡化
<奥雷里亚诺> “以后我们可要多打几个小九九。”
<佐拉> “哦,您真大度……我会记住的。”
<古风> 而小天使的眼睛中放出了红光
<帕米拉> “……唔。”
* 奥雷里亚诺 不愉快地对着暗影喊
<古风> 看来,在你们回到正常世界之前
* 帕米拉 有点怯怯地举起杖,念出召唤火焰和爆风的咒语……
* 佐拉 抽出了弯刀
<古风> 免不了要苦战一场了。
* 奥雷里亚诺 念起咒语
<古风> ————————————————SAVE------------------------------------------------


花絮
劇透 -   :
<古风> “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古风> 艾儿问
<达拉勒> “你的蛋孵出来的
<达拉勒> 我忍不住想这么回答
* 达拉勒 忍

* 佐拉 去了
<达拉勒> 鱼……!!!!
<佐拉> 这个回答太棒
* 佐拉 开心的剽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