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2:祭品的价值  (阅读 1885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2:祭品的价值
« 于: 2013-12-24, 周二 23:32:55 »
06:38:16<Shadow> ==================================拖拖拉拉将近一个月的第12回====================================
06:39:24<Shadow> 话说你们上次虽然磕磕碰碰,不过还是在鸦人奇诺的带领下进入了布林沃城堡的地底
06:40:19<Shadow> 英勇地干掉一个食人魔守卫以后,你们救下一个被揍的半死的北地人俘虏
06:40:47<Shadow> (虽然他之后不算很愉快的气跑了
06:41:41<Shadow> 现在,你们仍然跟着奇诺在幽暗的地牢里摸索着前进,沿路点亮蒙尘的灯火做照明
06:42:13<Shadow> 你们发现,即使是和地上相比,这座地牢也是有相当规模的样子
06:42:57<Shadow> 虽然有很多地方明显还有最近才挖掘和扩宽过的痕迹,比如墙被刨开了什么的
06:43:53<Shadow> 不过奇诺似乎忽视了这些小东西,只是静默的带你们又转过一个小厅,在扇门前停下
06:44:07* Menas 问道:『就是这里?』
06:44:29<瑟麗娜> 『你怎麽知道他在這裏』
06:44:32<Shadow> 鸦人点点头
06:44:41* 業平 不出聲,默默打量四周
06:44:46* Menas 也点点头。
06:44:59<Shadow> Menas: “他就在里面,我可以感觉的到。”
06:45:20* 霍克 紧张
06:45:26* Menas 向茉实打个招呼,让她准备好火枪。
06:45:31<Shadow> 一边说着,它也一边拔出腰间奇形怪状的长剑
06:45:48* Menas 然后就用肩膀撞开了门。
06:45:58* 業平 攥緊了薙刀,隨時準備戰鬥
06:46:20<Menas> 『Justice will be done!』
06:46:47* 瑟麗娜 對爛俗的臺詞黑線ing……
06:46:57* 霍克 一下子感觉放松下来了
06:47:35<Shadow> 借着盾牌做攻城锤,圣武士一下就把发霉的小门撞了个开
06:48:04<茉實> 「Take aim~」
06:48:21<Shadow> 不出所料的,在这间宽敞房间的尽头,站着那个你们熟悉的红脸人
06:48:48<業平> “喲,又見面了。”
06:49:15<Shadow> 看着你们闯进来,他只是微微呼扇了一下翅膀,转过身来
06:49:28<霍克> “一点都不惊讶嘛!”
06:49:33<茉實> 「最後一次見面了。」
06:49:37<Shadow> “这不是奇诺吗,怎么,回家的感觉怎么样?”
06:49:39* 瑟麗娜 看看他在裏面做什麽事情呢?
06:50:05<Menas> 『现在你要担心的不是这只乌鸦!』
06:50:12* Menas 觉得被忽略了。
06:50:22<Shadow> 天狗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掏出一条长长的锁链似的玩意
06:50:26<Menas> 『而是怎么和你的邪神祈祷吧。』
06:50:39<Shadow> 在空中嗡嗡的挥舞着
06:50:49<Menas>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还有两分钟时间就可以见到他了!』
06:51:03<Shadow> “哈哈哈,反正还有的是时间呢。”
06:51:12<業平> “大叔的臺詞好帥!”
06:51:15<Shadow> “来啊!凡人...”
06:51:18* 業平 給出了好評
06:51:27<霍克> “这样的话就赶紧得出尽全力不然会很丢脸……”
06:51:29<Shadow> 他怪叫一声腾跳到半空中
06:51:34<Shadow> (先攻
06:51:47<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10
06:51:51<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10)+5=15
06:52:17<DnDBot> 茉實 投擲 init: 1d20+5=(10)+5=15
06:52:19<DnDBot> Menas 投擲 init: 1d20+2=(4)+2=6
06:52:29<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8=(5)+8=13
06:52:30<DnDBot> 業平 投擲 init: 1d20+4=(9)+4=13
06:52:58<茉實> (我讓霍克先
06:53:19<霍克> (唔
06:55:49<Shadow> 霍克行动
06:56:25<霍克> (我在想,丫跳到半空还是会落地的吧?
06:57:09<Shadow> (当然落地嗯
06:57:09* 霍克 挪了一下位置,对对面那厮脚下来了个喜闻乐见的油腻术
06:57:41<DnDBot> Shadow 投擲 反射: 1d20+10=(11)+10=21
06:57:56<霍克> (好吧下一个
06:58:04<Shadow> 毕竟是天狗,这么就被你滑到也太丢人了
06:58:12<茉實> …
06:58:20<Shadow> “果然凡人的法术就是弱,哈哈哈!”
06:58:46<業平> “好遜啊,大姐,啊不,大哥。”
06:58:50<霍克> “我也这么觉得呢。”
06:58:53* 霍克 叹
06:59:34<Shadow> 这厮呼呼的甩着自己的长锁链,你们这时才发现那怪模怪样武器的一头是个可怕的大镰刀
06:59:39<茉實> 「不要太得意了!」
06:59:59<茉實> 「放下你那小家子氣的鎖鐮!」
07:00:33<DnDBot> 茉實 投擲 滑膛槍: 1d20+7=(10)+7=17
07:00:40<Shadow> (hit
07:00:48<DnDBot> 茉實 投擲 : 1d12=2
07:01:09<Shadow> 茉实的一枪就打中了对方的翅膀
07:01:35<Shadow> 但似乎是没有完全瞄准,天狗似乎浑然不觉的样子
07:01:47<Shadow> “还有什么?都扔过来吧!”
07:01:49* 茉實 丟了槍
07:02:33<霍克> “你的意思是把枪扔过去吗?”
07:02:36* 霍克 吃惊
07:02:48<業平> “祖傳薙刀,要不。”
07:03:06<Menas> 『不要受他挑拨。』
07:03:26<Menas> 『想想有没有办法限制一下他到处乱飞。』
07:03:38<業平> “將他的翅膀砍下來?”
07:03:55<Menas> 『这个有点难度。』
07:04:31<業平> “任せろ”
07:04:37<Shadow> “好吧,既然你们没什么招数可玩了....”
07:04:37* Menas 向另外一只乌鸦人喊道:『既然你和他有仇的话,多少也出点力气吧。』
07:04:45<Menas> 『至少让他别到处乱飞。』
07:04:59<霍克> “不不不,还有的!你有种就别动,等我们用完再动!”
07:05:03<Shadow> 恶鬼说着,向着梅纳斯抬起一只手
07:05:11<Shadow> “那就去死吧!”
07:05:43<Shadow> 话音刚落,一条赤红的射线就直奔圣武士而去
07:05:56<Menas> [touch 12
07:06:04<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6)+10=16
07:06:14* Menas 被烧了啊。
07:06:15<DnDBot> Shadow 投擲 : 4d6=(3,2,4,1)=10
07:06:24<霍克> (平安夜保留节目吗
07:06:35<Shadow> 梅纳斯感觉全身的盔甲被烧的滚烫
07:06:39<瑟麗娜> 『輪著那麽大的鐵鏈,原來只是擺設嗎……』
07:06:44<業平> “唔,沒想到你聞起來還挺好吃的嘛。”
07:06:45<Shadow> 不过勉强还是顶了过去
07:07:10<Menas> 『哼哼哼,你不知道我的铠甲有在火焰中重生的能力吗。』
07:07:1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业|瑟|梅-10]'
07:07:21<Shadow> 业平行动
07:07:21* 瑟麗娜 還真不知道
07:07:22<業平> (話說我呢
07:07:35<茉實> 「…你的鎖鐮是在揮火氣大的嗎」
07:07:37<Menas> 『不知道这一点就来妄想挑战我们,你今天就只有败啊。』
07:08:10* 霍克 拍掌
07:08:22* 業平 上前兩步,迅捷動作開聯結武器-薙刀,砍
07:08:26<業平> (+1ab
07:08:38<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8=(10)+8=18
07:08:43<業平> (end
07:09:05<Shadow> 武士很爽快的冲了上去
07:09:32<Shadow> 一刀劈下,但却被对方的锁链缠住
07:09:36<業平> (話說touch攻擊能用保鏢幫忙升ac么
07:10:03<Shadow> “唔...想不到还真有从山的那一边过来的家伙呢...”
07:10:16<霍克> “咦,有人被认出来了。”
07:10:19<Shadow> “虽然杀掉有点可惜,不过抱歉了。”
07:10:30<業平> “承讓承讓。”
07:11:16<茉實> 「喂,你把本小姐放到哪去了!」
07:11:23<Shadow> 瑟丽娜行动
07:11:34<業平> (好,告訴了我這場不用切武士刀了
07:12:17* 瑟麗娜 覺得聖武士一時半會還不至於死
07:12:33* 瑟麗娜 於是對著boss放靈能武器
07:12:43<Shadow> (位置?
07:13:18<瑟麗娜> (隨便哪裡吧,反正不佔據格子
07:13:52<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 1d20+6=(18)+6=24
07:14:01<DnDBot> 瑟麗娜 投擲 dam: 1d8+1=(6)+1=7
07:14:11<Shadow> 随着瑟丽娜的咒语,一把星刃出现在天狗身侧
07:14:27<Shadow> 狠狠地刺进了他的肋下
07:14:34<Shadow> “啊哟!”
07:14:39* 瑟麗娜 左5尺,end
07:14:44<Shadow> “可恶的女人!”
07:14:47<霍克> “所以我说了还会有的嘛……”
07:14:48<業平> “よくやった!”
07:15:15<Shadow> 梅纳斯行动
07:15:29* Menas 浴火冲锋啊……
07:15:45<DnDBot> Menas 投擲 Melee: 1d20+8=(19)+8=27
07:15:54<Shadow> (明显呢
07:15:55<DnDBot> Menas 投擲 Confirm: 1d20+8=(4)+8=12
07:16:01<Shadow> (no ch
07:16:19<DnDBot> Menas 投擲 dmg: 1d8+3=(8)+3=11
07:16:46<Shadow> 浑身火烫的圣武士一剑斩中了对方
07:16:58* Menas END
07:17:03<霍克> “抱住他,把他一起烫了怎么样?”
07:17:08<Shadow> 但是随即也被天狗用链子锤打中
07:17:21<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1=(1)+11=12
07:17:31<Shadow> 嗯,没打中
07:17:44<Shadow> 霍克继续
07:17:45* 茉實 拔出了手槍,拉下擊鎚
07:17:50<Menas> 『你便是个败鸦啊。』
07:18:07*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18|业|瑟|梅-10]'
07:19:11* 霍克 看到大伙儿都涌上去了,想了想,还是给他个魔法飞弹算了
07:19:18<DnDBot> 霍克 投擲 : 2d20=(11,20)=31
07:19:23<Shadow> (噗
07:19:26<DnDBot> 霍克 投擲 这个才是啦: 2d4+2=(1,3)+2=6
07:19:3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24|业|瑟|梅-10]'
07:19:57* 霍克 挪了下位置,END
07:20:13<Shadow> 魔法飞弹一如既往的神准
07:20:14* 茉實 拔出手槍,扳下火鐮
07:20:15<業平> (那我下回合果斷換武士刀好了
07:20:28<Shadow> 茉实行动
07:20:37<茉實> 「彈道淨空!」
07:20:45<DnDBot> 茉實 投擲 手槍: 1d20+7=(20)+7=27
07:20:55<DnDBot> 茉實 投擲 確認: 1d20+7=(20)+7=27
07:21:28<DnDBot> 茉實 投擲 精確瞄準!: 4d8+16=(8,6,5,3)+16=38
07:21:40*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62|业|瑟|梅-10]'
07:22:14<Shadow> 茉实再一次爆发神威,一枪轰中恶鬼的脑袋
07:22:26<霍克> “噢,太残暴了!”
07:22:44<Shadow> 不过这家伙竟然十分之神奇的顶了过去
07:23:20<Shadow> “你们呜...该死!大爷..呜..我不奉陪了!”
07:23:37<霍克> “喂,还没到时间啊,再玩一会啦。”
07:23:40<茉實> 「惡賊休走!」
07:23:57<業平> “ちょっと待って”
07:23:57<Shadow> 说着,他抛下镰锁,手一挥身形又开始模糊...
07:24:23* 瑟麗娜 看向鳥人奇諾,『你沒辦法阻止他嗎』
07:24:49<Shadow> 与此同时,一直在你们背后默不作声的奇诺却从腰包里掏出个东西
07:25:13<Shadow> 对着正在传送的天狗低声念了什么
07:26:02<Shadow> 离天狗比较近的梅纳斯可以看到,恶鬼扭曲的脸在一瞬间露出了恐慌的神色
07:26:25<Shadow> 然后一声响亮的爆炸声,凭空消失了
07:26:57* Menas 转过头去,疑惑地看着奇诺:『你做了什么?
07:27:02<瑟麗娜> 『……這是什麽?』
07:27:18<Shadow> Menas: “快,那扇门。”
07:27:20* 業平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07:27:40<Shadow> 鸦人指了指旁边的一面墙
07:27:49* 瑟麗娜 看向梅納斯,『他説什麽?』
07:27:59<Shadow> Menas: “我把他固定到了那个里面。”
07:27:59* Menas 点点头,向着奇诺所指的方向撞了过去。
07:28:13<業平> “what?”
07:28:30* 業平 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圣武士上
07:28:44* Menas 破墙过场,切换场景。
07:28:46<霍克> “那是门?”
07:28:52* 霍克 犹豫了一下
07:29:16<業平> “所以我討厭和法師搞在一起”
07:29:54<Shadow> Menas: 于是人肉攻城锤梅纳斯再奋起一撞,撞开了墙上那个完全看不出颜色的木门
07:30:06<霍克> “……还真的是门啊……”
07:30:24<Shadow> 不过还没站稳,一道红光就又扑面而至
07:30:40<業平> “……大叔你別這么英勇啊”
07:30:51<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12)+10=22
07:31:05<DnDBot> Shadow 投擲 : 4d6=(2,6,1,6)=15
07:31:22<Shadow> 这次烧的比之前烫多了
07:31:30<Menas> 『马达马达……』
07:31:45*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62|业|瑟|梅-25]'
07:32:21<Shadow> 你们可以看到,这间房子足可以称之为大厅的样子
07:32:31* Menas 于是破墙后瞬一个LOH。
07:32:38<Shadow> 不但宽敞,而且被点的灯火通明
07:33:00<DnDBot> Menas 投擲 LoH: 1d6=1
07:33:0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62|业|瑟|梅-24]'
07:33:41<Shadow> 在大厅的尽头,是一座高大的雕像
07:34:04* 瑟麗娜 看到怪物仍然沒出自己的法術範圍,於是空中的星刃仍舊如影隨形地跟著它
07:34:39<Shadow> 粗略看起来,是一个人物的形象,不过背后伸着四对分裂的翅膀
07:34:58<瑟麗娜> 『梅納斯不要勉強,退回來修整一下!』
07:35:04* 茉實 觀察雕像
07:35:21<Shadow> 背后伸出一条蝎子般的尾巴,顶着一个粗制滥造但凶神恶煞的脑袋
07:35:30<業平> “嗚哦,那貨的翅膀我可不想吃。”
07:35:34<霍克> (虽然我觉得我能猜到是啥了
07:35:36<Shadow> (全体可以察觉,有宗教的可以宗教
07:35:57<DnDBot> 業平 投擲 察覺: 1d20+8=(4)+8=12
07:36:09<DnDBot> 霍克 投擲 你说察觉?: 1d20+1=(17)+1=18
07:36:24<Shadow> 然后刚才被传送的天狗现在正困兽犹斗地半跪在雕像基座下
07:36:39<DnDBot> Menas 投擲 Perception: 1d20+0=(14)+0=14
07:36:40<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宗教: 1d20+6=(5)+6=11
07:36:41<Shadow> 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门口举着一只手
07:36:53<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察覺: 1d20+4=(16)+4=20
07:36:59<Shadow> “这...不可能?”
07:37:14<DnDBot> 茉實 投擲 察覺: 1d20+6=(4)+6=10
07:37:20<茉實> 「怎麼了?」
07:37:20<Shadow> “大爷我...可恶,一定是奇诺这个小人!”
07:38:08<瑟麗娜> 『你的氣數已盡,不用掙扎了!』
07:40:39<Shadow> 瑟麗娜: (继续刚才的行动,瑟丽娜
07:40:46* 瑟麗娜 盯著神像看了一陣,好像發現了什麽,但是欲言又止
07:41:05<Menas> 『Priest, I need a Priest。』
07:41:07<Shadow> 天狗拔出一把短刀“好!大爷我就跟你们奉陪到底!”
07:41:11<瑟麗娜> (小聲)『竟然把女神的神像胡亂改造,一會再找你算帳』
07:41:19* Menas 倒是有很多话说。
07:41:52* 瑟麗娜 過去治療那個剛才很勇猛現在卻在哀號的聖武士
07:43:17<Shadow> (喔真的,那么武士先动
07:43:52<茉實> 「你說這個亂七八糟的東西本來是北斗神女的雕像?」
07:44:01<業平> (我擦……好多人在前面
07:44:17* 茉實 露出對品味感到嫌惡的表情
07:45:00<業平> (衝鋒都不行,我移過去好了
07:45:12<Shadow> 似乎雕像的脑袋是颗雕刻粗劣的圆石的样子呢
07:45:46<Shadow> 那么武士闪身穿过在门口浑身冒烟的梅纳斯进屋
07:46:21* 業平 謹慎地摸過去,end
07:46:59<Shadow> 瑟丽娜行动
07:47:14* 瑟麗娜 轉化沉默術治療聖武士
07:47:25<DnDBot> 瑟麗娜 投擲 cmw: 2d8+3=(1,8)+3=12
07:47:30*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62|业|瑟|梅-12]'
07:48:01* 瑟麗娜 讓靈能武器繼續攻擊boss,end
07:48:34<Shadow> 梅纳斯行动
07:49:49* Menas 于是破邪冲锋。
07:50:03<DnDBot> Me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12=(7)+12=19
07:50:09<Shadow> (hit
07:50:26<DnDBot> Menas 投擲 dmg: 1d8+6=(8)+6=14
07:50:34* Menas END
07:51:0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76|业|瑟|梅-12]'
07:51:47<Shadow> 梅纳斯激活了神圣能量,一击就砍的恶鬼摇摇晃晃
07:51:54<Shadow> 眼看就要倒下了
07:52:01<Shadow> 霍克行动
07:52:32* 霍克 看那厮马上就倒了,又想了想,延后到狐狸后面
07:52:43<Shadow> 茉实行动
07:55:52<茉實> 「大叔快借過--是時候細數你的罪惡了,惡鬼」
07:56:06<DnDBot> 茉實 投擲 : 1d20+7-2=(5)+5=10
07:56:26<Shadow> 茉实一枪轰到了雕像的基座上
07:56:39<茉實> 「唔」
07:57:00<茉實> 「算了,還好沒打到大叔~」
07:57:10<茉實> (end
07:57:14<霍克> “……”
07:59:08<Shadow> (那么霍克吧
07:59:30<霍克>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07:59:39<業平> (飛彈ks
07:59:41* 霍克 感觉没自己真不行,抬手又是两发魔法飞弹
07:59:43<茉實> 「那你上吧!」
07:59:51<DnDBot> 霍克 投擲 哈哈哈人头我的!: 2d4+2=(1,2)+2=5
08:00:47<Shadow> 于是天狗真的被打得还剩一口气了!
08:01:30* 霍克 愕然,END
08:01:32<Shadow> 于是天狗摇摇晃晃倒退了一步
08:01:45<Shadow> “你们也不能好活!”
08:02:04<Shadow> 它又抬起手,这次目标是武士
08:02:24<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16)+10=26
08:02:27<業平> (喂!我是唯一一個沒傷害過他的啊
08:02:35<業平> (太殘暴了!
08:02:35<DnDBot> Shadow 投擲 : 4d6=(2,3,1,2)=8
08:02:53<Shadow> 不过毕竟也快死掉了,效果实在不佳
08:03:02*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茉|鬼-76|业-8|瑟|梅-12]'
08:03:10<Shadow> (业平补刀吧
08:03:36<業平> 「てめえ!!!ここまでだぁぁぁぁぁぁぁ」
08:03:45* 業平 砍他丫的
08:04:08<DnDBot> 業平 投擲 敢出20么: 1d20+8=(9)+8=17
08:04:17<業平> (end
08:04:43<Shadow> 业平的长刀在半空中呼啸而去
08:04:59<Shadow> 然后在恶鬼头顶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08:05:28<霍克> “喂,吃货,难道你想生吃?”
08:05:53<Shadow> 因为你看到,恶鬼也正惊讶的盯着自己的前胸——一把鲜血淋漓的剑尖刺穿了它
08:06:03<Shadow> “你...我...”
08:06:43<Shadow> 红色长袍的身影在它的背后一拧,天狗的黑翅膀就耷拉了下来
08:06:54<Shadow> 软软的趴在地上
08:07:09<瑟麗娜> 『……什麽人!』
08:07:13* Menas 惊讶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08:07:22<茉實> 「你是…什麼時候摸到他後面的!?」
08:07:24<業平> “媽的是誰”
08:07:27* 瑟麗娜 看看奇諾還在原地嗎?
08:07:53<Shadow> 在你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奇诺已经悄悄摸到了雕像的后面
08:08:24<Shadow> 在业平还没来得及砍杀恶鬼的时候,一剑从背后捅死了它
08:08:40<瑟麗娜> 『……』
08:08:46<霍克> “收人头倒是很厉害……”
08:08:54* Menas 看看奇诺有什么话要说。
08:08:58* 瑟麗娜 瞪著彫像和鳥人奇諾
08:09:04<Shadow> 鸦人歪着头看看地上抽搐两下就不动的恶鬼,又抬头看看你们
08:09:20<DnDBot> 瑟麗娜 投擲 總之先光環治療一下: 2d6=(6,6)=12
08:09:25<Shadow> Menas: “谢谢你帮我解决掉这个祸害。”
08:09:37<瑟麗娜> 『……你這個傢伙,我還有事情要問你』
08:09:52<瑟麗娜> 『你對吾神的彫像做了什麽手腳?』
08:09:52<Shadow> Menas: “也得亏你们帮忙,我的族人算是没白死。”
08:09:53<Menas> 『嗯……』
08:10:02<Shadow> Menas: “至于现在...”
08:10:13<霍克> “嗯,现在?”
08:10:43<業平> “唔?”
08:10:48<Shadow> 鸦人把刚才制服天狗的小东西放在恶鬼的尸体上,你们看到那是一个小的帕祖祖邪徽
08:10:50* 業平 眉毛揚起
08:10:57* 茉實 覺得不妙
08:11:17* 茉實 卡鏘
08:11:29<Menas> 『怎么?』
08:11:33<Shadow> 然后,随着它被恶鬼的鲜血浸满,大厅尽头的雕像开始隆隆的震动起来
08:11:37<瑟麗娜> 『住手!收起你的邪法!』
08:11:49<霍克> “啊,被利用了呢。”
08:11:52* Menas 脚步踉跄地倒退了两部。
08:11:53<Shadow> 而与此同时,你们看到奇诺的身形突然开始膨大
08:12:00<Menas> 『什……什么……』
08:12:17<Menas> 『你究竟是?』
08:12:20<Shadow> 一对比天狗更加宽大,漆黑的翅膀猛然从它的背后拔出
08:12:56<Shadow> 鸦人仰头发出尖锐的笑声,你们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发出声音
08:12:58<業平> “好吧,我以後再也不想吃雞翅膀了。”
08:13:16<霍克> “他会说话啦……”
08:13:23<Shadow> “吾主!接受你的祭品吧!”
08:14:00<茉實> 「祭品什麼的」
08:14:06<Shadow> 一颗鲜红的眼睛突然从它的双目之间睁开,三只眼睛充满恶意的打量着你们
08:14:44<業平> “三眼烏鴉,怎么覺得越來越眼熟了?”
08:14:45<霍克> “我现在就不期待你对我们的协力表示感谢了……”
08:14:52<茉實> 「就用我們的怒火獻給北斗神女!」
08:15:12* Menas 嘴里低声念一段对阿巴达尔的祷文。
08:15:15<Shadow> (先攻吧
08:15:21<Menas> 『来吧,魔物。』
08:15:26<DnDBot> Menas 投擲 init: 1d20+2=(13)+2=15
08:15:29<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20)+5=25
08:15:31<DnDBot> 茉實 投擲 : 1d20+5=(10)+5=15
08:15:35<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6
08:15:35<DnDBot> 業平 投擲 啊我的聯結武器: 1d20+4=(19)+4=23
08:15:49<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5=(2)+5=7
08:16:28<Shadow> 完成变身的奇诺沉浸在喜悦中,似乎暂时忘乎所以了
08:17:07*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茉|梅|瑟|鸦]'
08:17:51<Shadow> 霍克行动
08:21:03* 霍克 决定还是例行的魔法飞弹
08:21:13<DnDBot> 霍克 投擲 哈哈哈不要在意: 2d4+2=(3,1)+2=6
08:21:33* 霍克 跑到门旁边,END
08:22:18<Shadow> 术士的飞弹噼噼啪啪的在巨大化的鸦人身上炸开
08:22:32<Shadow> 不过不出意外的,没什么效果
08:22:3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茉|梅|瑟|鸦-6]'
08:22:41<霍克> “哈哈哈我就知道。”
08:22:59<業平> “喂,後面的霍克開始發神經了”
08:23:16<Shadow> 业平行动
08:23:43<茉實> 「喂,別鬧了,把我的槍拿來!」
08:23:57* 業平 迅捷動作開挑戰,砍……
08:24:06<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7=(2)+7=9
08:24:11<業平> (end
08:24:22<Shadow> 武士的攻击也徒劳无功
08:24:25<霍克> “你是说被你扔掉那把?”
08:24:29<Shadow> 茉实行动
08:26:24<茉實> 「對!」
08:26:43<DnDBot> 茉實 投擲 手槍: 1d20+7=(8)+7=15
08:26:53<霍克> “好吧……”
08:26:53<Shadow> (hit
08:26:57<DnDBot> 茉實 投擲 : 1d8=3
08:27:21<茉實> 「我先用這東西頂著。」
08:27:25<Shadow> 茉实的子弹在鸦人铁片一样的翅膀上滑落
08:27:58<Shadow> 他仍然歪着头,像是欣赏表演一样打量你们
08:28:05<Shadow> (梅纳斯行动
08:28:30<茉實> 「哼,明明就是隻雞而已,看我咬碎你的翅膀」
08:28:39<Menas> [想想。
08:29:41* Menas 那么开PA砍砍。
08:30:16<DnDBot> Me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4=(19)+4=23
08:30:24<DnDBot> Menas 投擲 LongswordConfirm: 1d20+4=(19)+4=23
08:30:28<Shadow> (hit
08:30:33<Shadow> (爆了
08:30:36<DnDBot> Menas 投擲 ShieldBash: 1d20+3=(20)+3=23
08:30:42<DnDBot> Menas 投擲 ShieldBashConfirm: 1d20+3=(3)+3=6
08:31:33<DnDBot> Menas 投擲 Longsword: 2d8+12=(4,7)+12=23
08:31:50<DnDBot> Menas 投擲 Shield: 1d6+1=(4)+1=5
08:31:55* Menas end
08:31:56*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茉|梅|瑟|鸦-29]'
08:32:21<Shadow> 被欺骗的圣武士在盛怒之下一剑砍到鸦人的胸膛
08:32:36<Shadow> 划出一倒长长的伤口
08:33:23<Shadow> 但就在你的长剑砍下去的同时,你发现鸦人的皮肤上似乎喷出了什么东西
08:33:58<Shadow> 那肯定不是血,因为你的脸上被溅到一滴,立刻感到奇痒
08:34:03<Shadow> (Fort
08:34:16<Menas> [Divine Health!
08:34:23<Menas> [是疾病吗?
08:34:31<業平> (毒素?
08:34:31<Shadow> (否
08:34:47<DnDBot> Menas 投擲 fort: 1d20+8=(18)+8=26
08:35:21<Shadow> 不过你还是靠着对阿布达的信念忽略了瘙痒感
08:35:29<Shadow> 瑟丽娜行动
08:36:29* 瑟麗娜 走到狐貍右邊,給她打個魔化武器捲,end
08:36:40* 瑟麗娜 希望能提高一些傷害……
08:37:21<Shadow> 在受到攻击以后,奇诺才懒洋洋地扫了一眼你们
08:37:35<Shadow> “就这些?完了?”
08:38:04<霍克> “所以说你们长翅膀的都太急躁啦,给点耐心啦……”
08:38:17<Shadow> 它巨大的翅膀卷起气流,瞬间就滑翔到房间的另一边
08:38:45<業平> (有ao不
08:38:49<Shadow> “现在...”
08:38:49<霍克> “咦!”
08:39:42<DnDBot> Menas 投擲 Longsword: 1d20+4=(11)+4=15
08:39:48* Menas END
08:39:48<Shadow> (miss
08:39:51<DnDBot> 業平 投擲 肯定不過10: 1d20+7=(7)+7=14
08:40:01<Shadow> (人作死就会死
08:40:32<Shadow> 它抬起空着的那只手,张张指
08:41:10<Shadow> 瞬间,4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填满了整个房间的角落
08:41:35<Shadow> “继续表演吧,我知道你们还有节目,嗯?‘
08:42:56<Shadow> (我还是骰一个好了
08:43:01<DnDBot> Shadow 投擲 : 1d4=4
08:43:11<Shadow> (好了,现在也就(ry
08:44:18<Shadow> (霍克行动
08:45:53<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宗教知識?: 1d20+6=(8)+6=14
08:47:47<瑟麗娜> 『這傢伙應該是在因為灌注了惡魔力量的緣故,變成了半惡魔一樣的存在』
08:48:12<霍克> “听着就感觉超厉害的!”
08:48:49<Menas> 『也就是说只掌握了恶魔力量50%的家伙……』
08:48:50<茉實> 「咿耶那要怎麼打啊蝶姐」
08:49:04<業平> “你說這個我不懂啦!”
08:49:10<瑟麗娜> 『而且他的力量跟那個彫像有關!』
08:49:22<瑟麗娜> 『如果能夠中止彫像影響他的話……』
08:49:23<霍克> “就等这句!”
08:49:43<茉實> 「吃貨,去拆了雕像!」
08:49:58* 霍克 那果断延后到业平后面
08:50:17<Shadow> 业平行动
08:51:56* 業平 隨地扔薙刀,自由動作抽武士刀,砍雕像
08:52:07<業平> (要扔攻擊骰?
08:52:23<Shadow> (直接砍
08:52:38<DnDBot> 業平 投擲 : 1d8+13=(2)+13=15
08:52:5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茉|梅|瑟|鸦-29|雕像-15]'
08:53:07<Shadow> “不!停手!”
08:53:10<業平> “我去,你們敢分件輕鬆點的工作來不。”
08:53:18* 業平 手腕震得好痛
08:53:29<Shadow> 看业平掉头去破坏雕像,奇诺尖叫了一声
08:53:59<Shadow> 不过魔法刀剑削铁如泥,把神像的基座已经砍掉一个角
08:54:52<Shadow> (霍克
08:54:55<霍克> “哈哈哈,你的弱点已经被我们看穿了!”
08:55:38* 霍克 无耻移动后退一步,决定对那厮使出彩喷的绝技
08:55:46<Shadow> (DC?
08:56:08<霍克> (哈哈哈高达15
08:56:30<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10=(2)+10=12
08:57:05<Shadow> 不知道是受到雕像被破坏的影响还是霍克的法术作用
08:57:21<霍克> “这厮被我拖住了,你们快去把雕像干掉!”
08:57:28* 霍克 大义凛然状
08:57:35<Shadow> 鸦人奇诺哀嚎一声,跌跌撞撞的退了两步
08:58:09<Shadow> (唔等等,这家伙有6HD...
08:58:18<茉實> 「幹的好!」
08:59:23<霍克> (乖乖放下武器!
09:00:17<Shadow> (茉实
09:01:11<DnDBot> 茉實 投擲 喪心病狂賭CH: 1d20+8=(14)+8=22
09:01:20<DnDBot> 茉實 投擲 打雕像: 1d8+5=(4)+5=9
09:01:44<Shadow> 茉实对着雕像崩了一枪
09:01:54<Shadow> 不过也只崩下来一个小角
09:02:05<茉實> (end
09:02:06<Shadow> (梅纳斯行动
09:04:03* Menas 丢盾。
09:04:11* Menas 把剑插回去。
09:04:23* Menas 走把巨剑砍雕像。
09:04:33* Menas PA
09:07:09<DnDBot> Menas 投擲 dmg: 2d6+7=(5,2)+7=14
09:07:2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茉|梅|瑟|鸦-29|雕像-30]'
09:07:36<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07:47<瑟麗娜> (嗯……
09:08:47* 瑟麗娜 發現沒什麽事情做……
09:10:19* 瑟麗娜 那麽趁著怪物震懾中,過去敲一下
09:10:35<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 1d20+3=(19)+3=22
09:11:01<瑟麗娜> (竟然沒有ch威脅
09:11:15<DnDBot> 瑟麗娜 投擲 1是本體: 1d5=3
09:11:29* 瑟麗娜 那麽打掉個影子
09:11:34* 瑟麗娜 end
09:11:41<Shadow> 于是瑟丽娜星刃一挥,一个影子消失了
09:11:51<Shadow> 鸦人晕晕中
09:11:55<Shadow> 业平行动
09:12:21* 業平 繼續拆遷辦(話說狐貍行動了么
09:12:29<DnDBot> 業平 投擲 : 1d8+13=(8)+13=21
09:12:33<Shadow> (打了雕像一枪
09:12:36<業平> (end
09:12:4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茉|梅|瑟|鸦-29|雕像-51]'
09:13:00<Shadow> 武士已经成功的剁掉了雕像丑到爆的脑袋
09:13:11<Shadow> 霍克行动
09:18:39* 霍克 再后退一步,右手一抖,匕首在手,对着那厮就飞了过去
09:19:09<DnDBot> 霍克 投擲 哈哈哈你失敏了!: 1d20+3-2=(7)+1=8
09:20:51<Shadow> 霍克虽然奋力投出匕首,不过毕竟没有受过训练
09:21:18<Shadow> 匕首斜斜地钉在被梅纳斯撞碎的门框上
09:21:24<Shadow> 茉实行动
09:21:46<DnDBot> 茉實 投擲 鴉子: 1d20+8=(13)+8=21
09:22:06<DnDBot> 茉實 投擲 : 1d8=7
09:22:10<DnDBot> Shadow 投擲 1中: 1d3=2
09:22:34<Shadow> 于是子弹破空而过,又一个镜像被击碎了
09:22:43<Shadow> (还剩两个
09:23:10<Shadow> 梅纳斯行动
09:23:25<Menas> 雕像砍砍。
09:23:33<DnDBot> Menas 投擲 GS: 2d6+7=(4,6)+7=17
09:23:38* Menas END
09:23:4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茉|梅|瑟|鸦-29|雕像-60]'
09:24:22<Shadow> 梅纳斯拼命的砍呀砍,不过普通的钢铁究竟是没有业平的武士刀锋利
09:24:30<Shadow> (瑟丽娜行动
09:24:52* 瑟麗娜 和術士夾擊!
09:25:00<DnDBot> 瑟麗娜 投擲 hit: 1d20+5=(18)+5=23
09:25:12<DnDBot> 瑟麗娜 投擲 1本體: 1d2=2
09:25:29<Shadow> 又一个镜像被击破
09:25:39<瑟麗娜> (鏡像都破了?
09:25:46<Shadow> (最后一个了
09:26:32<Shadow> 晕头向转的奇诺终于是缓过神来
09:26:46<Shadow> “你们...你们这些蛆虫!”
09:27:01<Shadow> “深渊会吞噬你们!”
09:27:16<霍克> “谁是深渊?”
09:27:17<業平> “吃里扒外的混蛋還長臉了?”
09:27:45<Shadow> 它一边吼叫着,一边举起左手,一团黑雾在他的掌心里聚集
09:28:07<DnDBot> Shadow 投擲 专注: 1d20+11=(7)+11=18
09:28:14<Shadow> (防御施法
09:28:46<Shadow> 瑟丽娜还来不及阻止,它已经将黑雾团猛地砸向大厅中心
09:29:03<Shadow> (20尺burst,房间里所有人will
09:29:43<DnDBot> 霍克 投擲 will: 1d20+4=(17)+4=21
09:29:45* 業平 直覺動作燒決意骰兩次
09:30:00<DnDBot> 業平 投擲 : 2次 1d20+3 = 13, 12 = 16 15
09:30:48<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對控惑再+2: 1d20+7=(8)+7=15
09:31:57<DnDBot> 茉實 投擲 : 1d20+2=(15)+2=17
09:32:33<DnDBot> Menas 投擲 will: 1d20+6=(11)+6=17
09:33:48<DnDBot> Shadow 投擲 : 3d8=(6,7,4)=17
09:34:29*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17(恶心)|茉-17(恶心)|梅-17(恶心)|瑟-17(恶心)|鸦-29|雕像-60]'
09:35:31<Shadow> 黑雾弥散,你们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感觉胃里火烧火燎
09:35:57<Shadow> 而皮肤则像针扎一样刺痛
09:36:54<Shadow> 施法完法术,鸦人愤怒的跃起,扑向正在破坏雕像的两人
09:36:59<Shadow> (瑟丽娜AO
09:37:14<DnDBot> 瑟麗娜 投擲 ao: 1d20+5=(5)+5=10
09:38:07<Shadow> 于是瑟丽娜还是没有阻止鸦人跳到房间的正中心
09:38:30<Shadow> “你们都去死吧!”
09:39:19<Shadow> (霍克行动
09:41:58* 霍克 看到其他人脸色都很糟糕
09:42:43* 霍克 干脆溜进房间
09:43:45* 霍克 用魔法飞弹对着那个雕像来两发
09:44:02<DnDBot> 霍克 投擲 赌妹啦+10的will耶……: 2d4+2=(4,4)+2=10
09:44:3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霍|业-17(恶心)|茉-17(恶心)|梅-17(恶心)|瑟-17(恶心)|鸦-29|雕像-70]'
09:45:04<Shadow> 似乎霍克一发飞弹轰碎的恶魔神像的某个重要部件
09:45:19<Shadow> 奇诺明显怔了一下
09:46:17<Shadow> 但还是挥着长剑威胁着正在努力拆雕像的两人
09:46:30<Shadow>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