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1:如何进入地牢  (阅读 1863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11:如何进入地牢
« 于: 2013-12-19, 周四 20:22:45 »
07:04:29<Shadow> =====================================================玉关白第十一回======================================================
07:05:45<Shadow> 话说上一次你们探进了城堡的二层,消灭了一只尸妖以后仍然没找到什么解除诅咒的线索
07:06:24<Shadow> 不过,在和盘踞城堡的鸦人“首领”短暂交手以后,你们握手言和
07:07:34<Shadow> 这只叫奇诺的鸦人虽然不能正常说话,但是脑子不笨。你们同意和他联手对付真正操控城堡的恶鬼头子以后,他就同意合作了
07:08:08<Shadow> 于是,奇诺把你们带上了城堡更高处的一座狭窄的塔楼
07:09:10<Shadow> 你们花了半天功夫在黑暗里摸到塔顶时,发现是一座小阁楼
07:10:02<Shadow> 当然比一般的阁楼还是要大一些,而且铺陈不错,各种你们之前都没看过的家具和摆饰一应俱全
07:10:25<業平> “好黑。誰借光”
07:10:31<Shadow> 甚至还有张书桌,看来整个城堡里没有被糟践的部分应该都在这里了
07:10:34<瑟麗娜> “果然壞蛋頭子要住在最高的地方嗎……”
07:10:41<Minas> 『嗯……』
07:11:00* 霍克 舞光术
07:11:15<Shadow> 而比你们先上楼一会的奇诺正在房间里东嗅嗅西闻闻,到处翻找
07:11:17* Minas 讓瑟莉娜在自己的盾牌上加了光亮書。
07:11:37* Minas 問天狗首領道:『就是這裡?』
07:11:57<瑟麗娜> “怎麽,難道那個大鳥已經跑掉了嗎?”
07:12:15<Shadow> Minas: “就是这里...不过我要先找点东西...”
07:12:29* 業平 警惕地看著那貨的行動
07:12:30<霍克>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07:12:49<茉實> 「等等,講清楚我們是要來幹甚麼的?」
07:12:53<Minas> 『那他人呢?』
07:13:10<Shadow> 奇诺在书桌上翻了一会,把上面的笔筒笔架都扔在地上
07:13:40* 瑟麗娜 看向聖武士,“它到底在做什麼?”
07:13:53<Shadow> Minas: “他现在肯定传送到城堡下面去了...不过这傻瓜把我留在了上面,算你们运气。”
07:14:17<瑟麗娜> “這城堡還有下面?”
07:14:18<業平> “運氣?”
07:14:26<霍克> “下面?”
07:14:32<Shadow> Minas: “现在只要想个办法,把他房间里跑路的那个东西激活...”
07:14:56<Shadow> Minas: “我以前就住在城堡下面,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
07:15:01<霍克> “他有说什么吗,大叔?”
07:15:05<Minas> 『跑路的東西?』
07:15:11<瑟麗娜> “什麽跑路的東西……”
07:15:26<業平> “是自己會跑的玩意,還是那傢伙用來跑路的東西?”
07:15:31<霍克> “我猜就是传送方式?”
07:15:34<Minas> 『那是什麽?』
07:15:38<茉實> 「像剛才一樣『咻』下去的東西?」
07:15:42<霍克> “不是他自己的能力,而是什么装置或者道具?”
07:15:58<Minas> 『嗯……這東西聽起來好像挺值錢。』
07:15:59<Shadow> 奇诺又拉开书桌的抽屉,翻了翻,找出个小玩意塞在口袋里
07:16:11<業平> “拿來打獵不錯。”
07:16:27<茉實> 「大叔你真的是聖武士不是某個善良的強盜嗎……」
07:16:30* Minas 看看天狗族首領拿到的東西是什麽形狀。
07:16:41<Shadow> Minas: “这房间里其他的东西我没什么用,你们尽可以拿走。”
07:16:46<瑟麗娜> “喂……不要這麽會就露出原型了,你不是來找財寶的吧”
07:16:47<Shadow> Minas: (察觉?
07:16:48* 業平 同看他收起來什麽東西
07:17:02* 霍克 听说后也大咧咧翻找房子里有什么东西了
07:17:03<瑟麗娜> “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嗎?”
07:17:04* Minas 擺擺手:『我考慮的是一件物品開發以後的市場價值,不是它能賣多少錢。』
07:17:08<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8=(2)+8=10
07:17:25<業平> (半個月沒扔骰,果然他不認識我了
07:17:42<Minas> 『如果這東西能大規模投入使用的話,就可以提高物流的效率,刺激市場了。』
07:17:46<DnDBot> 瑟麗娜 投擲 裸骰察覺: 1d20+4=(20)+4=24
07:17:50<業平> (跪了
07:17:58<瑟麗娜> (又用在奇怪的地方了……
07:18:12<Shadow> 然后它又翻出一打卷轴,从里面挑拣出一张以后看了看,把其他的都扔在床上
07:18:15<DnDBot> Minas 投擲 Wisdom: 1d20+1=(6)+1=7
07:18:43<Shadow> Minas: “那么应该就是这些,你们站开些空个地方给我...”
07:18:59<Minas> 『你要做什麽?』
07:19:06* 瑟麗娜 把鳥人不要的捲軸也妥善收好
07:19:12* 霍克 到床边看剩下的卷轴
07:19:13* Minas 說歸說,眼睛倒是沒有離開天狗族的首領。
07:19:15* 業平 眼花沒看清鴉人收起啥東西,索性自己到處摸
07:19:58* Minas 手仍然按在新拿到的寶劍的劍柄上,以防天狗族的首領有什麽異動。
07:20:27* 茉實 扣著扳機以免出事
07:20:49<瑟麗娜> (w)“是它信奉神祗的邪徽……”
07:21:06<茉實> 「趴豬豬?」
07:21:14* Minas 點點頭。
07:21:17<瑟麗娜> (w)“不知道要用來施展什麽法術”
07:21:32<霍克> “不祥的预感。”
07:21:57<Shadow> 于是在你们捡起卷轴和其他乱七八糟大概值钱的东西的同时,鸦人在地上已经画好了一个复杂的圆圈
07:22:06* Minas 雖然對天狗族不怎麽信任,但先前答應過了奇諾,現在也不好說什麽。
07:22:09<瑟麗娜> (法術辨識可?
07:22:13<業平> “從踩進這座鬧鬼的房子之前就該意識到了啦”
07:22:15<Minas> 『這是什麽東西?』
07:22:31<Shadow> 然后挑开自己刚刚愈合的伤口,滴了一滴血上去
07:22:36* Minas 向奇諾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07:22:41<霍克> “……”
07:22:45* 霍克 站远点围观
07:22:48<Shadow> 整个法圈就开始莹莹发光
07:23:19<茉實> 「唔哇哇哇馬布希!」
07:23:25<瑟麗娜> “喂雖然我們暫時是同樣的目的,但你也要介紹一下你在施展什麽法術吧?”
07:23:36* 業平 下意識離遠一點
07:23:42* Minas 左手按住胸口阿巴達爾的聖徽,頂在最前面。
07:23:55<Shadow> Minas: “我复制了一下Kikonu逃跑的方法...不过暂时只能在这个房间里生效。”
07:24:10<Shadow> Minas: “特别是还要带上你们的话。”
07:24:17* Minas 喃喃地念了個簡短的辟邪禱文。
07:24:22<DnDBot> 瑟麗娜 投擲 法術辨識: 1d20+7=(2)+7=9
07:24:25<Minas> 『要讓我們走進這裏面?』
07:24:32<Shadow> Minas: “只要走进去,念一声帕祖祖的名号就可以了。”
07:24:41* Minas 還是有點不信任奇諾。
07:24:43<霍克> “为什么只在这里生效我倒是有点好奇呢……”
07:25:06<Minas> 『讓我們向個惡魔借助力量?』
07:25:08<瑟麗娜> “什麽?必須念那個神的名號嗎?”
07:25:11<Shadow> Minas: “放心,不会招来大人祂的注意的...”
07:25:15<Minas> 『I don't think so.』
07:25:18<業平> “我倒希望他只對這裡生效……”
07:25:48<Minas> 『有其他的方法找到Kikonu麽?』
07:25:53<霍克> “就没有什么替代的发音吗?”
07:25:56* 瑟麗娜 偷眼看看鳥人剛剛使用的捲軸,是不是一次性的
07:26:11<Shadow> Minas: “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我可不知道你们念了阿巴达尔或者其他的名字会有什么结果。”
07:26:22<Shadow> 奇诺摊手
07:26:38<Minas> 『嗯。』
07:26:43<DnDBot> 茉實 投擲 察言觀色: 1d20=6
07:26:44* 業平 皺起眉頭,倒不是因為信仰問題
07:26:47<Shadow> 那张卷轴上只是这个法阵的缩略图而已
07:26:54* 瑟麗娜 於是每當遇到這樣難以抉擇的時候……
07:26:54<DnDBot> 業平 投擲 吃我的大sm啦: 1d20+8=(15)+8=23
07:26:59* 瑟麗娜 拿出占卜的牌
07:27:12<霍克> “我本人是没什么所谓啦……如果真的不会吸引他老人家注意的话。”
07:27:22<瑟麗娜> “算一掛看看會有什麽結果……”
07:27:48<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專業占卜!: 1d20+8=(13)+8=21
07:28:01<茉實> 「我是不懂會怎樣啦,不過我們是在趕時間吧?」
07:28:10* 業平 看下同伴們的意思
07:28:14* 茉實 走向法陣
07:28:33* Minas 連忙試著拉住茉實。
07:28:35<Shadow> Minas: “如果你们信不过我...”
07:28:42<Minas> 『先別這樣。』
07:28:49<Shadow> Minas: “...那我就先来好了。”
07:28:50* 瑟麗娜 專心看哈羅牌先
07:29:11* 霍克 耸耸肩。“我不觉得是先后次序的问题,不过事到如今我们也没太多好选择的样子。”
07:29:15<Minas> 『別。』
07:29:23* 霍克 跟着狐狸上
07:29:25<業平> “差不多,畢竟是自找的。”
07:29:35<茉實> 「唔咕~」
07:29:40<Shadow> Minas: “放心,Kikonu那家伙还没死,我要是害你们,剁了我就是。”
07:30:01<Shadow> 鸦人轻描淡写地对你们眨眨眼
07:30:05<Minas> 『看他的説法,像是真話嗎?』
07:30:24<霍克> “如果有心害人,不用这么拐弯抹角。我们只需要担心过程中不可控的风险就是。”
07:30:46<DnDBot> 瑟麗娜 投擲 抽牌: 1d6+1d9=(1)+(6)=7
07:31:00<業平> “夥計,說要合作的是咱們,這是必須要冒的風險。儘管傻瓜一樣走向一個不知名的魔法陣并不是我的風格”
07:31:02<DnDBot> Minas 投擲 SenseMotive: 1d20+6=(8)+6=14
07:31:05<茉實> 「世界上沒有萬全的事啦!」
07:31:20<Minas> 『我們肯定還有其他的方法。』
07:31:35<Minas> 『這種時候不要太莽撞了。』
07:31:41<瑟麗娜> “The Uprising”
07:31:44<Minas> 『説不定有後患。』
07:31:57<Shadow> Minas: “确实是有...挖个...我想想,40尺吧。”
07:31:57<瑟麗娜> “喻示者難以控制的巨大力量”
07:32:04<霍克> “……几十分钟之前最急的人现在说了奇怪的台词呢……”
07:32:20<霍克> “挖四十尺,用那些……手里剑么?”
07:32:23<Minas> 『莽撞和急迫是兩個概念。』
07:32:23<Shadow> 鸦人夸张的用手比划了一下
07:32:42* 瑟麗娜 眨眼眨眼,感到女神的旨意還真是很晦澀
07:32:45<茉實> 「有機會在前面就應該嘗試吧,不然你要一路這樣打下去消耗力氣嗎?」
07:32:53<Minas> 『這時候單純聽信他的話不一定是最優的解決方法。』
07:32:59<業平> “相信我,沒後患的方法是干翻面前的傢伙,然後自己摸黑找到‘城堡的下面’,運氣好的話應該能趕在天衣子小姐咽氣前解決”
07:33:31<Minas> 『你不必拿天衣子的性命來說這說那。』
07:33:36<Shadow> Minas: “顺便你们如果不快一点决定的话,我可不敢保证这法圈还能工作多久...”
07:33:41<Minas> 『要比急,我和你一樣急。』
07:33:53<霍克> “要不分头行动这样?”
07:33:54<瑟麗娜> “總體來說……吉凶難卜啊”
07:34:18<Shadow> 鸦人指指地面,你们发现在你们争论的过程中,法阵的颜色是变蛋了一点
07:34:21* 業平 莫名產生了將眼前這貨砸暈扔下樓的衝動
07:34:23<Shadow> (淡
07:34:23<瑟麗娜> (w)“……你們不要在這個傢伙面前提到詛咒的事情比較好吧”
07:34:25<業平> (變蛋了
07:35:10<Minas> 『我們甚至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幕後元兇是不是這個Kinoku。』
07:35:28<Shadow> Minas: “明说吧,我一直在观察Kikonu这家伙,他似乎不可能逃到城堡外面。”
07:35:33* 瑟麗娜 看看捲軸上的法陣縮略圖,自己能不能也照著畫出來
07:35:48<Minas> 『就這樣踏進一個邪惡生物的魔法陣里,任由他擺佈?』
07:35:57<Minas> 『我真的不認爲這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案。』
07:36:02<Shadow> Minas: “所以我认为,城堡下面的地牢和我们以前生活的洞穴就是他唯一能去的地方。”
07:36:14* 瑟麗娜 另外辨識下法陣的功能,是不是真的和鳥人說法一樣
07:36:18<Shadow> Minas: “如果你们不想去,那么请便。”
07:36:21<Minas> 『城堡的地牢爲什麽去不了?』
07:36:21<霍克> “我觉得从你和他订立了心灵通话的契约开始这个疑问就已经没太多意义了……”
07:37:06<霍克> “这确实是个问题,他有什么答复吗?”
07:37:17<瑟麗娜>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這一次我贊同聖武士的意見”
07:37:19<Shadow> Minas: (要观察法阵还是过SC
07:37:32<業平> “怎么說?”
07:37:47<DnDBot> 霍克 投擲 SC: 1d20+9=(20)+9=29
07:37:54<業平> (立功了
07:37:57<瑟麗娜> “隨便踩進女神陛下敵人的敵人的牧師所畫成的法陣,似乎不是什麽好主意”
07:38:26<茉實> 「敵人的敵人?。w。?」
07:38:39<Minas> [我說真的,稍微矜持點……別沒事看見個火車就往裏跳,至少等出個理由來……
07:39:05<霍克> “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感觉现在火车在鸣笛了的时候才……算了,说这个也没用。”
07:39:19<Minas> [有的火車了就火車了……邪惡生物什麽的……至少有個SC或者SM的結果再説……
07:39:23<業平> “……我對這種神神道道的玩意完全不了解,但希望你也給個除此以外的辦法出來大家商量下?”
07:39:31<霍克> “这个法阵看着……其实就是个加强版的次元门。”
07:39:40<業平> (sm沒結果,交給sc了
07:40:08<霍克> “拓宽增长,至少不是踏进去就丢掉灵魂的东西。但通往哪嘛……”
07:40:20<Minas> 『嗯……是這樣嗎?』
07:40:20<Shadow> 霍克: 就在你们争论个不休的当口,奇诺已经在翻看你们扔下不要的卷轴了
07:40:43<瑟麗娜> (我都收起來了?沒扔下不要?
07:40:44* 霍克 叹口气。“所以,到底是不是只有一条路下去呢?他有没有回答?”
07:41:14<Shadow> (山水画之类的(ry
07:41:14* Minas 雖然有點懷疑,但想到霍克是要比自己更瞭解魔法,也就認了。
07:41:23<茉實> 「去的地方還是人世嗎?」
07:41:34<瑟麗娜> “説實話,這個傳送門可以幫我們傳送過去打那個老大,我相信”
07:41:37* Minas 歎口氣道:『好吧,畢竟天衣子的性命是最優先的。』
07:41:42<Minas> 『我先去吧。』
07:41:50<瑟麗娜> “但這件事情究竟和那個大鳥人有沒有關係啊”
07:42:14* Minas 摸著阿巴達爾的聖徽,說道:『但願吾神保佑。』
07:42:16<霍克> “一般来说次元门应该不会直通什么……‘太过’离谱的地方才对,但其实弄个笼子在另一头也没问题。”
07:42:22<Shadow> Minas: “放心...坑不死你们...”
07:42:40<Shadow> Minas: “坑死你们,谁帮我收拾Kikonu那家伙?”
07:42:44<Minas> 『如果必須得口念什麽惡魔的名字才能生效,我倒還真的寧願不通過它。』
07:42:50<霍克> “咦,所以就要走了吗?”
07:42:57<Shadow> Minas: “所以嗯...将就一下吧。”
07:43:00<Minas> 『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麽事情。』
07:43:04<Minas> 『嗯。
07:43:15<茉實> 「嘖,抱怨的是你走第一個的也是你……」
07:43:22<瑟麗娜> (咕噥)“……難道你們認為打了再說,反正是壞蛋打錯了就錯了……當然也沒什麽不可以……”
07:43:27<業平> “骰子早就擲出去了,現在只是等點數出來”
07:43:33* Minas 滿懷著戒心看了一眼天狗族的領導者。
07:43:42<業平> “爲什麽講明白這個道理要浪費這麼多時間……”
07:43:43* Minas 小心翼翼地走進了魔法陣中。
07:44:02* 茉實 跳進去
07:44:10<霍克> “伙计,下次要提出疑问的话早点比较好……我是说,比如在你的手臂上滴落黑色血液前后的时点。”
07:44:17* 霍克 跟进
07:44:41* 瑟麗娜 斷後,才不要念邪神的名字呢
07:44:44* 業平 搖搖頭,握起薙刀走進去
07:44:52<茉實> 「北辰在上,趴豬豬」
07:44:54<Shadow> Minas: 于是你们一行人挤进这个实在不太大的魔法阵
07:44:57<業平> “再見,祝你好運。”
07:45:04<霍克> “好挤!”
07:45:06* 業平 對鴉人眨眨眼
07:45:18<Shadow> Minas: 然后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念过了帕祖祖的名字
07:45:29* Minas 沒有念。
07:45:37<霍克> “啪猪珠?”
07:45:40* Minas 拒絕這種事情。
07:45:44* 業平 當是念菜單罷了
07:45:55* 瑟麗娜 念的是黛絲娜的名字!
07:46:01<業平> “爬豬豬?”
07:46:10<Shadow> 然后念过的家伙眼前一片漆黑,头重脚轻地被掼进了一片黑暗里
07:46:25<業平> “嗚哦”
07:46:43<Shadow> 在半晌以后,发现自己趴在湿漉漉的泥地上
07:46:53<Shadow> 当然旁边还是一片漆黑
07:47:00<霍克> “大伙儿都还在吗?”
07:47:07* 業平 先摸身上的刀還在不
07:47:09<茉實> 「上面那個大鐵塊快點走開!」
07:47:24<業平> “咦,怎么這東西軟軟的”
07:47:39* 霍克 犹豫要不要点亮光源
07:47:49<Shadow> Minas: 你们拼了命爬起来,当然还是挤在一块
07:48:03<Shadow> 然后发现梅纳斯和瑟丽娜还是没有下来
07:48:06<瑟麗娜> (都過來了?
07:48:08<霍克> “……所以说好挤啦……”
07:48:18* Minas 發現自己沒有被傳送過去。
07:48:25* 瑟麗娜 發現不管用
07:48:37<業平> “死狐貍你的尾巴纏住我的刀了”
07:48:42<Shadow> (楼上两位大眼瞪小眼啥也没发生中
07:48:52* 瑟麗娜 於是拿過剛才的捲軸,自己試著畫法陣看
07:48:55<茉實> 「……我又不是猴子…」
07:48:57<Minas> 『找其他的方法。』
07:49:14<Shadow> Minas: “喂,我们已经到啦。”
07:49:18<霍克> “嗯,至少我确认有两位在,另外三位呢?”
07:49:19<Minas> 『看看一樓有沒有通向他所說的地牢的通道。』
07:49:20* 茉實 看看周圍這裡是哪?
07:49:29<瑟麗娜> “我在試,你不要在旁邊呱噪”
07:49:54<Shadow> Minas: 虽然隔着远远的距离,梅纳斯还是可以听到鸦人在自己脑海里的传音
07:49:57<霍克> “梅纳斯?瑟丽娜?”
07:50:04* Minas 不認爲魔法這種東西可以隨便試一試就成功。
07:50:08<Shadow> Minas: “你们要过来就赶快哦。”
07:50:11<業平> “怎么回事,咱們的小夥伴呢?”
07:50:23* Minas 不會去念惡魔之名的。
07:50:26<業平> (鴉人在我們這邊是吧
07:50:27<霍克> “鸦人老大……算了我也听不到他说话。”
07:50:31<Shadow> 下面的人在一片黑暗里,什么也没看到
07:50:37<霍克> “谁看得见东西?”
07:50:49* 瑟麗娜 首先判斷下能否依靠這個捲軸重新繪製相同的法陣
07:51:05<茉實> 「看不到……我點個火把」
07:51:16* 霍克 战战兢兢点了个舞光术
07:51:32* 茉實 想想還是放了舞光術
07:51:35<Shadow> 霍克点亮了小光球
07:51:51* 業平 打量下周圍
07:52:07<Shadow> 然后你们面前是支着长剑的奇诺
07:52:17* 茉實 讓光球四處繞繞
07:52:33<Shadow> 它给你打了个“欢迎”的手势
07:52:44* 業平 刀尖指向鴉人
07:52:53<業平> “其餘兩個人呢?”
07:52:55<Shadow> 而你们的四周则是狭窄粗糙的石壁
07:52:56* 霍克 观察一下周围
07:53:07<茉實> 「他沒辦法回答啦……」
07:53:12<Shadow> 鸦人摊摊手,指了下上面
07:53:32<霍克> “看来恶魔领主的名字真的是必须的程序呢……”
07:53:47* 業平 側頭看鴉人有沒撒謊
07:53:50<茉實> 「我覺得他們兩個應該會一路殺下來」
07:53:58<霍克> “伙计,你应该听得懂我们说话才对。这里有路出去吗?”
07:54:04<Shadow> 而在楼上,瑟丽娜大概搞懂了这个法阵的画法
07:54:23<Shadow> 不过,至于怎么激活它,还是没辙...
07:54:44<霍克> (所以这一次是三个人去刷!
07:54:46<Shadow> 鸦人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耸肩
07:54:52<Minas> 『沒辦法的話就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儘快看看一樓有沒有地牢的入口。』
07:55:03<Minas> 『或許有什麽密道之類的。』
07:55:04<霍克> “只能通过传送门?”
07:55:14<Shadow> (点头
07:55:16<瑟麗娜> “你還能跟那個鳥人心靈感應嗎?”
07:55:19<茉實> 「喂!這裡是你們以前居住的地方吧」
07:55:31<瑟麗娜> “問他怎麽激活法陣”
07:55:32<Minas> 『嗯……似乎還可以。』
07:55:34<Shadow> (点头
07:55:52<霍克> “真是麻烦呢……”
07:55:54<瑟麗娜> “我看它剛才好像是滴了一滴血什麽的”
07:55:56<茉實> 「你怎麼不知道路?」
07:56:04* Minas 於是問一下。
07:56:12<霍克> “大概真的只能通过传送门来上下联通……”
07:56:14<Shadow> 奇诺做了个房子的手势,然后压了一下
07:56:25<霍克> “塌了?”
07:56:43<Shadow> Minas: “啊?你问我怎么接通?”
07:57:12<Shadow> Minas: “现在法阵还亮着么?”
07:57:19<茉實> 「啊啊所以我們現在等於是一起迷路了嘛!」
07:57:29<霍克> “我们姑且算是有个带路的啦。”
07:57:33<Shadow> 鸦人一边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一边点头
07:57:39* 茉實 差點扣下扳機
07:57:43<霍克> “分散了这个比较麻烦……”
07:57:45<茉實> 「不要點頭啊!」
07:57:54* 業平 刀還是指著鴉人
07:58:06* 瑟麗娜 總之先畫個新的法陣,滴一滴自己的血上去看看
07:58:07* 霍克 到处摸石壁。“鸦人大哥,接下来该走哪边?提前说一声吧。”
07:58:22<Minas> 『喂……這樣的用法看起來不是好人啊……』
07:58:25<業平> “他好像在跟誰溝通吧,我希望那是咱們的同伴”
07:58:38<Minas> 『還亮著吧。』
07:58:51<瑟麗娜> “不過至少不用借用惡魔的力量嗎”
07:58:51<Shadow> 鸦人指了指南面的一条走廊,向你们勾勾手指
07:58:52<霍克> “大概是在上面像热锅蚂蚁般的梅纳斯和瑟丽娜吧。”
07:59:04<霍克> “那边啊……”
07:59:12<Shadow> Minas: “还亮着的话,老规矩就是啦。”
07:59:15* 霍克 耳朵贴地听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
07:59:18* 瑟麗娜 看看有沒有效果……
07:59:20<茉實> 「那應該是在教他們傳送下來吧…」
07:59:28* Minas 不認爲法陣會成功。
07:59:33<Shadow> Minas: “哦,你们重画一个的话,我可不敢担保...”
07:59:36<茉實> 「等他們看看?」
07:59:37<Minas> 『走其他的路吧。』
07:59:51<DnDBot> 霍克 投擲 姑且扔个察觉: 1d20+1=(15)+1=16
07:59:52<Minas> 『這個傢伙不會給我們其他的方法的。』
08:00:02* 茉實 換了滑膛槍對準南面走廊
08:00:03<瑟麗娜> “嘖……憑什麼鳥人能畫成我就不行呢……”
08:00:15* 瑟麗娜 於是只好去找其他的路
08:00:23<Minas> 『我覺得他就是以此爲藉口在傳播惡魔之污。』
08:00:29<Shadow> 楼下的三个人蹑手蹑脚地跟着奇诺走到走廊的尽头,发现是一座铁门
08:00:41<瑟麗娜> “希望其他人沒有被帶到圈套里”
08:00:47<Shadow> 鸦人给你们打了个“等等”的手势
08:00:57<霍克> “唔?”
08:01:01<Minas> 『嗯,趕緊找其他的路吧。』
08:01:28* Minas 於是帶著瑟麗娜,在一樓找啊找,找地牢的入口。
08:01:30<茉實> 「有什麼嗎?」
08:01:41<Shadow> 然后它把耳朵(理论上说是耳朵的部分)贴在门上听了听
08:01:52<茉實> (順便我們現在靠什麼照明?火把?
08:01:57<Shadow> 然后皱着眉头转向你们
08:02:06<Shadow> (舞光术?
08:02:06<霍克> “这样很麻烦耶……鸦人大哥,你给梅纳斯做的那些事,给我们也做一次怎么样,不然沟通不畅啊……”
08:02:13<霍克> (舞光术吧
08:02:43* 瑟麗娜 滿地扔光亮術照明
08:03:09<Shadow> 鸦人听到你说的话,指了指头顶,然后指了指你们,然后做了个隔断的手势
08:03:40<Shadow> Minas: “我说上面两位,我觉得你们最好还是快点下来啦。”
08:03:52<霍克> “我们和上面两位被分断了的意思吧。”
08:03:58<Shadow> Minas: “我们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好对付的东西...”
08:04:02<茉實> (每個家裡都應該買一台霍克
08:04:27<霍克> “这种事情知道了啦……他们还没下来吗?”
08:04:36<Shadow> 然后它指指门里,对你们比划了一个“胖子”的手势
08:05:04<霍克> “……体积庞大的家伙?是食人魔吗?”
08:05:11<Shadow> (点头
08:05:13<業平> “鬼知道……”
08:05:22<霍克> “只有一个?”
08:05:37<Shadow> (楼上两位,来个察觉好了
08:05:48<茉實> 「是那傢伙啊…感覺靠我們不夠呢」
08:05:53<Shadow> 皱眉,摊手
08:06:14<霍克> “不知道的意思嘛?”
08:07:19<業平> “噓……”
08:07:21<茉實> 「吃貨你也聽聽看?」
08:07:26* 業平 聽
08:07:29<霍克> “唔……”
08:07:31<瑟麗娜> (啊剛才毛線了
08:07:31<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8=(11)+8=19
08:07:35* 霍克 也听
08:07:40<DnDBot> 霍克 投擲 再扔个察觉: 1d20+1=(11)+1=12
08:07:43<DnDBot> 瑟麗娜 投擲 察覺: 1d20+4=(18)+4=22
08:08:06<Shadow> 武士根本不用听,趴在铁门上就闻到了对面飘来的臭味...
08:08:25<Shadow> 以及呼噜呼噜的声音
08:09:08<茉實> 「怎麼樣?」
08:09:23* 業平 做了個睡覺的姿勢
08:09:31<Shadow> 那么话分两头,瑟丽娜和梅纳斯在一层砸门撬锁
08:09:36* 瑟麗娜 在不熟悉的城堡廢墟里磕磕絆絆地尋找其他出口
08:09:51<瑟麗娜> “我說那個……只是說說哦……”
08:10:13<瑟麗娜> “如果必須要你念惡魔之名才能救天衣子小姐,你會做嗎?”
08:10:13<Minas> 『嗯?』
08:10:35* 瑟麗娜 一邊努力撬鎖,一邊説着閑話
08:10:36<Minas> 『不會。』
08:10:55<Shadow> 终于是在一间倒塌的屋子里找到一个像是活门的东西
08:11:00<瑟麗娜> “……嘖,都不會猶豫嗎,真是無聊的人”
08:11:02<Minas> 『那會讓兩個人都淪爲惡魔的嘍囉。』
08:11:22<Minas> 『Death is not the end.』
08:11:39* 瑟麗娜 好像拉動了什麽暗門
08:11:40<Shadow> 你们花了老大劲清开上面的砖头和碎木,发现这道门似乎确实能通到地下的样子
08:11:48<Minas> 『我以爲像黛絲娜的侍者的話,應該更理解這件事。』
08:12:17<Minas> 『這裡的門似乎可以通向地底。』
08:12:22<瑟麗娜> “嘖嘖……我一位愛情可以改變一個人呢?”
08:12:25<Shadow> 于是你们两个也摸进了城堡的地牢(姑且就这样吧
08:12:42* 瑟麗娜 發現被叉開了話題
08:12:54* 霍克 被异样的响动吓了一跳
08:13:08<Shadow> 然后看到了在通道不远处的火光
08:13:23<Shadow> Minas: “唔?你们居然下来了?”
08:13:27* 霍克 轻声:“有什么东西吗?”
08:13:33<Minas> 『哼。』
08:13:34<霍克> “埋伏?”
08:13:44<Minas> 『是我啦。』
08:13:56<霍克> “……所以你们走了另一条路?”
08:14:00* 霍克 松了口气
08:14:02<Minas> 『嗯。』
08:14:04<茉實> 「你們還真的一路殺下來了啊」
08:14:06<Shadow> Minas: “可喜可贺...不过我们还是先对付面前这家伙吧。”
08:14:06* 業平 面無表情地示意新來的兩個安靜
08:14:10<Minas> 『沒有。』
08:14:11<業平> “噓……”
08:14:13<霍克> “剁了多少鸦人?”
08:14:17<瑟麗娜> “明明有通向下面的暗道,你竟然隱瞞”
08:14:33<Minas> 『好吧,你們怎麽樣,前面有什麽怪物麽?』
08:14:34<Shadow> Minas: 武士听到铁门的对面似乎发出了什么响动
08:14:52* 業平 示意同伴裡面有響動
08:14:52<Shadow> 看来是里面的大家伙醒过来了
08:15:15<霍克> “……我是不是太大声了?”
08:15:38* 業平 搖搖頭,提刀準備迎敵
08:15:39<Shadow> Minas: “我要是知道,何必还煞费苦心去画个法阵?”
08:15:39<Minas> 『Maybe you can put him back to sleep.』
08:15:46<Shadow> Minas: 鸦人摊手
08:15:58<茉實> 「簡單來說,食人魔」
08:16:14<Shadow> Minas: “留着黛丝那给你的运气吧...你会用上的。”
08:16:19* Minas 點點頭:『大塊頭的傢伙啊。』
08:16:26<霍克> “好吧至少现在不用和鸦人大哥打哑谜了……”
08:16:26<瑟麗娜> “食人魔我們也戰過一個了”
08:16:39* 茉實 退到兩個戰士後面
08:16:41<業平> “希望這次也只有一個”
08:16:42<Shadow> 然后贴在门上的武士听到,似乎食人魔在敲打什么东西
08:16:43<瑟麗娜> “現在應該更有經驗了才是”
08:16:48<Shadow> 软的东西...
08:16:51<業平> “他在敲什麽東西?”
08:17:01<業平> “好像是他自己的肚皮……?”
08:17:03<Minas> 『茉實,架好槍,我們一開門你就開火。』
08:17:16<業平> “只要不把我們的腦袋轟掉一半”
08:17:18* Minas 告訴茉實準備動作直接打食人魔。
08:17:21<茉實> 「準備好了」
08:17:31* 茉實 打開火鐮
08:17:34<Minas> 『好,那麽我開門了。』
08:17:39* 霍克 屏息静气
08:18:08* 業平 隨時準備掩護圣武士
08:18:13* Minas 猛然撞門。
08:18:34* Minas 這才發現這個門和普通大小不同啊。
08:18:44* Minas 看看門是大了還是小了。
08:18:55<Shadow> 虽然梅纳斯在思考这个问题
08:19:06<Minas> 『Do I need a mushroom or a cake?』
08:19:09<Shadow> 不过他还是很勇猛的撞进门里
08:19:38<瑟麗娜> “……話說這真的是唯一的通路嗎?”
08:20:02* Minas 發現這扇門竟然就沒有插好啊。
08:20:11<業平> (好英勇
08:20:15<Shadow> (鸦人我就当鬼隐了好了
08:20:20* Minas 於是沒有站穩,跌跌撞撞地撞進了門裏。
08:20:23<DnDBot> 茉實 投擲 突襲射擊裡裒看起來最像食人魔的傢伙: 1d20+7=(8)+7=15
08:20:32* Minas 擡頭看看裏面的情況。
08:21:01<Shadow> 茉实轰然一枪打到了房间的天花板,正好擦过梅纳斯的头盔
08:21:16<霍克> “怎么好像还有一个东西?”
08:21:26<Shadow> 房间最里面的大家伙似乎被这一枪吓到,跳了起来
08:22:35* Minas 發現才一個。
08:22:41<Shadow> 这个食人魔看起来比你们在城堡外面见到的那家伙还要粗壮一截
08:22:43* Minas 放心了。
08:22:56<瑟麗娜> “好像那邊還有一個什麽東西……是個矮人嗎?”
08:23:04<霍克> (我发现我看得到的是token
08:23:15<Shadow> 而且它并没有拎着根大棒,而是双手戴着一对沉重的铁手套
08:23:21* Minas 用劍敲擊盾牌:『The bigger they are, the harder they fall.』
08:23:34* 瑟麗娜 看見食人魔眼前還有一個人影
08:23:34<Shadow> 其中一只还沾着新鲜的血
08:23:42* 業平 跟著滾進去
08:23:43<Minas> 『Come on dumbass.』
08:23:48<霍克> “我想整个地牢的鸦人都醒过来了。”
08:23:55<Shadow> 而在房间的一角也确实还躺着个人
08:24:03<業平> “讓它們再睡一次就好了。”
08:24:04<瑟麗娜> “……這又是哪國語言啦……”
08:24:13<Shadow> “犯人!新的犯人来了!”
08:24:32<Minas> 『不是flesh meat麽……』
08:24:33<霍克> “希望不会吵到我们在外面那位善良的小伙伴。”
08:24:34<Shadow> 食人魔对着刚刚冲进房间的梅纳斯喊叫
08:24:50<Shadow> “丢下你的小东西,回牢房去!”
08:24:51<瑟麗娜> “這個比較有文化吧……”
08:25:15<業平> “小……東西是麼”
08:25:28* 業平 饒有興味地準備看圣武士的反擊
08:25:34<DnDBot> Minas 投擲 init: 1d20+2=(4)+2=6
08:25:35<Shadow> “快点!不要让我帮你!”
08:25:49<霍克> “看来很亲切的样子呢。”
08:25:53<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4=(4)+4=8
08:25:57<瑟麗娜> “其實我們是打劫的……”
08:25:58<DnDBot> Shadow 投擲 init: 1d20+2=(1)+2=3
08:26:04<業平> (噗
08:26:07<茉實> 「我們是來告訴你」
08:26:08<Shadow> (喜闻乐见
08:26:14<DnDBot> 霍克 投擲 init: 1d20+5=(3)+5=8
08:26:20<DnDBot> 瑟麗娜 投擲 init: 1d20=9
08:26:23<茉實> 「You're FIRED!」
08:26:29<業平> (這骰子灌鉛了吧
08:26:35<DnDBot> 茉實 投擲 init: 1d20+5=(1)+5=6
08:26:49<Shadow> (今天不是ob的关系么...
08:26:50<茉實> (教練我們要換骰子
08:27:28* 茉實 舉起另一把槍對食人魔講了老頭笑話
08:27:38*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业|霍|茉|梅|魔|'
08:28:05<瑟麗娜> (你要想這個時候把1都丟出去,命中就不會老出1了
08:28:13<Shadow> (今天就用irc了,roll20那边当地图
08:28:57<Shadow> (瑟丽娜行动
08:29:12<Shadow> (调整了一下地图的位置
08:29:26* 瑟麗娜 移動到門裏面,給沖在最前面的梅納斯摸個PFE,end
08:30:30<Minas> [一大堆的紅方塊是什麽?
08:30:33<Shadow> (啥都没有?
08:30:42<Shadow> (是一堆武器和护甲
08:31:23<Shadow> (武士
08:32:15* 業平 向前兩步,二話不說就一刀
08:32:28<DnDBot> 業平 投擲 : 1d20+7=(13)+7=20
08:32:34<Shadow> (hit
08:32:56<DnDBot> 業平 投擲 : 1d8+9=(8)+9=17
08:33:04*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业|霍|茉|梅|魔-17|'
08:33:06<業平> (……end吧
08:33:12<Shadow> 武士首发命中
08:33:20<Shadow> (霍克
08:33:36<霍克> (嗯
08:33:47<霍克> (我能看到房间角落那个家伙是啥吗
08:33:48<業平> “抱歉minas,手快了點,下次換你。”
08:34:10<Shadow> (大概就是token的程度?
08:34:15<霍克> (唔
08:34:29<瑟麗娜> (老實地油膩吧……
08:34:40* 霍克 原地对着那位巨大的家伙脚下来了个油腻术
08:34:40<Minas> [其實大概不用……
08:34:53<Minas> [算了。
08:34:55<霍克> (DC17 谁知道真相呢?
08:35:01<業平> (誰知道呢
08:35:19* Minas 看到食人魔去撿肥皂了。
08:35:24<DnDBot> Shadow 投擲 ref: 1d20+4=(14)+4=18
08:35:38<霍克> (望天
08:35:42* Minas 發現食人魔竟然拒絕了誘惑……
08:35:44<Shadow> 于是食人魔没有被霍克滑到
08:35:45* 霍克 END
08:36:06<Minas> 『果然食人魔對美少年沒有興趣啊……』
08:36:18<Shadow> (茉实
08:36:22<瑟麗娜> “你在說些什麽我怎麽完全聽不懂……?”
08:36:28<DnDBot> 茉實 投擲 專注瞄準狙擊手臂: 1d20+7-2=(9)+5=14
08:36:55<Shadow> (我看看
08:37:05<Shadow> (hit
08:37:15<Shadow> (效果?
08:37:46<DnDBot> 茉實 投擲 : 1d8+5=(3)+5=8
08:38:06<DnDBot> 茉實 投擲 攻擊-2: 1d4=1
08:38:18<茉實> (一輪內攻擊-2
08:38:23*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业|霍|茉|梅|魔-25(-1|'
08:38:24* Minas 全防下10FT,堵口……END
08:39:13<Shadow> 于是食人魔只能在原地绕开梅纳斯怒殴业平
08:39:27<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7=(5)+7=12
08:39:29<DnDBot> Shadow 投擲 : 1d20+5=(12)+5=17
08:39:39<Shadow> (看来都miss
08:39:47<業平> (19ac
08:40:05<Shadow> (那么瑟丽娜再动
08:40:31<茉實> (-2了還有+7啊…
08:40:49* 瑟麗娜 左下5尺給武士摸個幸運之觸,end
08:42:01<Shadow> (那么武士
08:45:15<DnDBot> 業平 投擲 所謂的拼人品: 2次 1d20+7-4 = 11, 8 = 14 11
08:45:25<Shadow> (于是都没有中
08:45:27<業平> (end
08:45:30<Shadow> (霍克
08:47:49* 霍克 直接对着那位爷使出了魔法飞弹
08:48:03<DnDBot> 霍克 投擲 吃我飞弹: 2d4+2=(4,3)+2=9
08:48:11<Shadow> 啪啪啪打中了
08:48:18* 霍克 怒END
08:48:20*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业|霍|茉|梅|魔-34(-1|'
08:48:25* 茉實 穿過隊友來一槍
08:48:52<DnDBot> 茉實 投擲 開瞄準: 1d20+7=(14)+7=21
08:48:54<Shadow> (还是掩蔽
08:49:03<Shadow> (不过还是中了
08:49:05<茉實> (忘了移動
08:49:30<DnDBot> 茉實 投擲 : 1d8+5=(8)+5=13
08:49:39<茉實> (end
08:50:01* Shadow 将话题改为 '|瑟|业|霍|茉|梅|魔-47(-1|'
08:50:15<Minas> [槍手怎麽突然又突前了……
08:50:25<Shadow> 嗯,于是这个没啥用的食人魔就被茉实很轻松的打倒了
08:50:29<Shadow> ======================================end==================================================
08:50:56<霍克> “……咦?死了?就这样?”
08:51:01* Minas 看看面前這個倒下的食人魔。
08:51:01<瑟麗娜> (萬一沒搶到不又跟上次一樣了……
08:51:09* Minas 瞄了一眼他的『大家伙』。
08:51:13* Minas 竊笑。
08:51:20<茉實> 「比昨天那個弱好多…」
08:51:25* Minas 於是去看那個受傷的老頭子了。
08:51:29<Shadow> (一对很大号的铁手套而已
08:51:36<Minas> 『老伯,你怎麽樣?』
08:51:48* 霍克 感叹
08:51:54<業平> “沙煲甘大噶拳頭,今日算見識到了”
08:51:55<Shadow> 首先,里面躺着的人确实胡子很长
08:52:06<Shadow> 但是是个大汉,不是老伯
08:52:14* 瑟麗娜 給老伯點下棍子,看看能不能救活
08:52:23* 業平 回到通道邊聽聽周圍還有沒有什麽動靜
08:52:27<DnDBot> 業平 投擲 察覺: 1d20+8=(13)+8=21
08:52:28<Minas> 『這位壯士……你怎麽樣?』
08:52:34* 霍克 检查食人魔和旁边那堆东西
08:52:39<Shadow> 脸上好像刚刚吃了食人魔一拳,掉了两颗牙
08:52:54* Minas 走上前去,解開這男人的束縛。
08:53:09<Shadow> 然后彪形大汉在瑟丽娜的治疗下似乎悠悠缓了过来
08:53:10* Minas 看看這男人是什麽種族,年紀如何。
08:53:26<DnDBot> 霍克 投擲 扔个察觉试试: 1d20+1=(16)+1=17
08:53:42<Shadow> 一个金发金胡须的男人,看起来是北地人的样子
08:53:57<Minas> 『你在這個滿是天狗族的城裏做什麽?』
08:54:12<Shadow> 他的胡子之前应该是很精细的编起来过,不过现在已经被扯的乱七八糟了
08:54:19<茉實> 「不是說不是天狗了嗎…」
08:54:24<霍克> “是鸦人啦。”
08:54:29<霍克> “和天狗是不同的,和天狗。”
08:54:46<Minas> 『烏鴉天狗吧……』
08:54:52<Shadow> 霍克检查了一下旁边的一堆东西,发现是一副钢甲,大盾牌还有斧子
08:55:01<瑟麗娜> “……你們要原諒他剛剛學會點明海語……”
08:55:03<Shadow> “哎....”
08:55:04<茉實> 「你是北方……河很多的國家來的人對吧?」
08:55:10* 霍克 侦测魔法!
08:55:41<Shadow> 刚刚醒过来的大汉先用你们都听不懂的语言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
08:55:41* 業平 向同伴做了個暫時沒威脅的手勢
08:55:57* Minas 示意自己聽不懂這種話。
08:56:05<瑟麗娜> “呃,你會説通用語嗎?”
08:56:06<Shadow> 然后噗的吐掉了一块带血的牙,站起来牙
08:56:10* 瑟麗娜 放慢語速
08:56:22* Minas 於是也站起身來。
08:56:26<Shadow> “我的武器还有护甲...在哪里?”
08:56:34<霍克> “这些吗?”
08:56:46* 霍克 用力地把那副铠甲,盾牌和斧子搬过去
08:56:59<霍克> “好重!”
08:57:01<瑟麗娜> “你剛受了傷,不要勉強”
08:57:27<Shadow> 看到霍克给他搬过来,他晃晃悠悠但是忙不迭地过去,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翻装备
08:57:27* Minas 心說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麽……
08:57:38<業平> “真是悠閒呢。”
08:57:42* Minas 心說你不如說這座城是你家的好了……
08:58:04<Minas> 『喂。』
08:58:15<Shadow> “斧头...头盔...盾牌...钢铁之主在上,还好这些蠢鸟没拿走它们。”
08:58:20* Minas 不大高興了,『既然聼得懂我們說什麽。』
08:58:34<Minas> 『至少先通名報姓也是起碼的禮節吧。』
08:58:41<Shadow> “嗯,那啥,多谢你们。”
08:58:45<瑟麗娜> “坐下來喝口水,慢慢説,怎麽會到這裏來的?”
08:58:50<霍克> “不用,举手之劳。”
08:58:58<業平> “喲,還挺拽的。”
08:59:14* 業平 不由得有點來氣
08:59:17<茉實> 「大叔…金髮大叔你怎麼會在這」
08:59:21<Shadow> “我叫什么?叫我沃尔夫就好了。”
08:59:31<SnowWhite> (w)“那啥,似乎是鋼鐵之主的信徒,把裝備看得比性命重要也是可以理解的……”
08:59:38* Minas 點點頭:『我叫Menus。』
08:59:44<Shadow> “刚才...是这位女士把我救活的?”
08:59:49<SnowWhite> (自己的名字拼錯了?
08:59:51* Minas 也給其他幾位同伴介紹了一下。
08:59:55<霍克> “毫无疑问。”
09:00:00<SnowWhite> “啊,舉手之勞”
09:00:04<業平> “業平。”
09:00:19<SnowWhite> “……而且你剛才還沒有死?”
09:00:22* 業平 不大友好地看著這老傢伙
09:00:43<Shadow> “太感谢...太感谢,要是死在这个混账东西的手里。’
09:00:51<Minas> 『你怎麽會來到這個滿是烏鴉天狗的地方?』
09:01:01<SnowWhite> “不要説什麽你要終身做我的僕人來答謝什麽的,我會很難拒絕的……”
09:01:12<霍克> “鸦人啦……”
09:01:15<Shadow> “我这辈子也进不了古拉姆的神殿了”他踹了一脚食人魔,然后差点摔倒
09:01:18<業平> “其實鴉天狗是另外一種生物啦……”
09:01:19<Minas> 『他們不像是會抓俘虜的人。』
09:01:30<Shadow> “乌鸦...天狗?‘
09:01:44<業平> “鴉人,鳥人,隨便你怎么叫……”
09:01:47* Minas 指指背後的奇諾。
09:01:58* SnowWhite 想說那麽你正好換個更可靠的神來信好了……
09:02:03<Minas> 『就是這些傢伙,不過這個傢伙據説要帶我們去殺他們的頭領。』
09:02:15<Shadow> “啊?是你这个混蛋?”
09:02:25<茉實> 「不一樣啦……不過算了」
09:02:30<Minas> 『據説他說是和他們首領有仇,所以我們暫時讓他領路的。』
09:02:38<Shadow> 大汉拖着斧头就要去找你们背后的奇诺算账
09:02:38<霍克> “简单来说,就是内讧啦。”
09:02:46<SnowWhite> “啊,你們認識?”
09:02:53<霍克> “似乎是呢。”
09:02:53* SnowWhite 不阻攔他……
09:02:57* Minas 連忙拖住大漢。
09:03:01* 霍克 跟过去
09:03:03<Shadow> Minas: “喂...账不要算到我的头上。”
09:03:03<Minas> 『喂,兄弟。』
09:03:17<Minas> 『我們還需要他領路呢。』
09:03:18* 業平 讓開一條路
09:03:32* 業平 還準備看兩個傢伙决鬥呢
09:03:35<霍克> “梅纳斯,你还得帮忙翻译呢,就你知道他说啥。”
09:03:41<霍克> “至少给他个辩解的机会。”
09:03:50<Minas> 『而且他也說和你的事情沒有關係。』
09:03:58<Shadow> 鸦人已经把剑顶到面前了,叫沃夫刚的大汉也拎着斧头恶狠狠地盯着它
09:04:07<SnowWhite> “你們的恩怨可以等完事再算嗎……”
09:04:10<Shadow> “没有关系?”
09:04:12<霍克> “你们冷静一下啦……”
09:04:12<Minas> 『放鬆點,放鬆點。』
09:04:12<茉實> 「喂喂金髮大叔,我們還跟他在合作中呢,別這樣」
09:04:44* Minas 對奇諾打個眼色,讓他趕緊解釋一下。
09:04:52<Shadow> “就是...这些带黑毛的家伙,杀掉了我的同伴,还差点把我关在这个地方烂掉。”
09:05:14<Shadow> Minas: “切...看好你们的疯子。”
09:05:14<業平> “哦?他們是故意抓起你的?還是你剛好被砸暈了而已?”
09:05:19<SnowWhite> “哦,他們在哪裡遇到你們的?”
09:05:25<茉實> 「你的同伴是?」
09:05:29<Minas> 『嗯……』
09:05:41<Minas> 『看起來我們有相同的目標。』
09:05:44<霍克> “你们在哪遇袭的?”
09:05:50<茉實> 「啊,樓上的屍妖先生嗎?」
09:05:52<Shadow> 大汉盯了一眼业平“你也质疑我的勇气?’
09:06:11<Minas> 『不介意的話,和我們一同去找他們的首領吧,也是爲了給你的同伴復仇。』
09:06:11* SnowWhite 有些奇怪,這傢伙來這個城堡作甚
09:06:12* 茉實 指著大叔的新劍
09:06:17<霍克> “等一下等一下,慢慢来,慢慢来。”
09:06:24<霍克> “先把情况理清。”
09:06:36<霍克> “这位勇士,能不能介绍一下你和你的同伴的情况?”
09:06:47<SnowWhite> (w)“樓上的屍妖是好久以前的情況啦”
09:06:51<業平> “我只是質疑鳥人的目的,跟你高貴的勇氣毫不相干”
09:06:52<霍克> “因为什么,在何处,何时遇袭?”
09:06:53<Shadow> “长话短说,我是从卡斯嘉德来的,带着我的兄弟们来这个废弃的城堡寻宝。”
09:07:11<SnowWhite> “尋寶?這裏有什麽寶物嗎?”
09:07:18<霍克> (来这个废弃的城堡作死
09:07:34<Shadow> “然后就被这些该死的蠢鸟从地里毛出来偷袭了。”
09:07:35* 業平 預感到圣武士和神棍準備興奮了
09:08:35<霍克> “这里是有名的藏宝废墟吗?”
09:08:42<Shadow> “宝物?我不知道有什么,不过听说几十年前这里也是富庶的地方,总会有点什么吧。”
09:08:43<SnowWhite> “我們是過路的商隊護衛,經過這裏時遠遠看見城堡里透出火光,因為好奇過來看看”
09:09:25<DnDBot> SnowWhite 投擲 察言觀色看這個大叔是否有所隱瞞: 1d20+6=(4)+6=10
09:09:32* 霍克 低声对同伴道:“似乎和我们的目的没什么关系的样子……”
09:09:52<Shadow> 沃夫刚一屁股坐在食人魔的尸体上,在装备里翻出个袋子喝了两口
09:09:55<業平> “難說,天知道這傢伙有沒撒謊”
09:10:00<SnowWhite> (w)“看起來似乎只是個傻佬”
09:10:10<DnDBot> 業平 投擲 跟sm: 1d20+8=(9)+8=17
09:10:13<Minas> 『既然你的同伴已經遭遇了不幸,那麽不如暫時幫我們除掉這裡的烏鴉人首領如何?』
09:10:14<茉實> 「同意,不過我們還是需要鳥人帶路?」
09: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