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7:旅途与探险  (阅读 2118 次)

副标题: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2
  • 苹果币: 2
【玉关白冒险之旅】Log7:旅途与探险
« 于: 2013-10-22, 周二 23:17:49 »
07:26:22<GM-shadow> ------------------------------------------------------玉關白第七回-----------------------------------------------------
07:28:11<GM-shadow> 上次說到,你們一眾人本來是準備等天衣子一起繼續商談後續事宜,豈料老闆娘沒來得及跟你們打個招呼就自己到瑪格尼瑪爾去了
07:29:25<GM-shadow> 當你們在銹龍酒家等候的時候,先是從武士送修的武器里發現了海實家,哦,現在應該是叫雨辰家傳與後人的密信
07:30:15<GM-shadow> 再次,天衣子的好友精靈遊俠蘇露奈也應她的請求來到沙點和你們匯合
07:30:51<GM-shadow> 你們從她那裡聽說了密信里所提到的地點:布林沃何在
07:31:22<GM-shadow> 現在,大概需要等天衣子小姐回來,事情大概才能弄清楚來龍去脈吧
07:32:04* Minas 雖然有點擔心天衣子的安危,但是也無可奈何。
07:32:12<GM-shadow> 於是你們又在酒家乾等了一天有餘,還好天衣子事先有安排,你們也不至於太無聊
07:32:50<GM-shadow> 該購買裝備,查詢資料的工作,每個人都抽空去做了自己的工作
07:33:18* 瑟麗娜 閑的實在無聊於是在酒館表演舞蹈賺小費
07:33:24* Samurai 去拿劍
07:33:33<GM-shadow> 就在第二天的半晚,天衣子終於是回來了
07:34:09<GM-shadow> 你們很驚訝的是,不單是老闆娘自己,她還帶回來好幾輛各式各樣的車馬
07:34:22<GM-shadow> 看來確實是買了不少東西的樣子。
07:34:40<Samurai> “快去叫大叔過來吧,老闆娘辦好嫁妝了”
07:34:52<瑟麗娜> "都沒有什麽帥哥顧客經過,這是怎樣的生活啊……呃,天衣子你這是要搬家么?"
07:35:02<GM-shadow> “讓你們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沒有提前通知各位。”
07:35:07* Minas 有點驚訝:『海實小姐……這是……?』
07:35:23<茉實> 「要出遠門?」
07:35:31* Minas 指指幾輛馬車,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07:35:36<霍克> “要搬家?”
07:35:59<GM-shadow> “不過想必莎奈露有和你們說過...哎呀糟糕,我好像忘記了這回事。”
07:36:26<GM-shadow> 精靈靠在旁邊的桌子上無奈的聳聳肩
07:36:33* Minas 看著有點迷糊的老闆娘,感覺非常困惑。
07:36:56<Minas> 『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07:37:11<GM-shadow> 老闆娘想了想“這樣吧,請各位來我的辦公室一下吧,我有些發現需要和你們談一下...”
07:37:18<茉實> 「/.w.\」
07:37:24<GM-shadow> “這裡,不太適合說話。”
07:37:41* Samurai 恭敬不如從命
07:37:43* 霍克 环视一下看看是不是已经被关注了
07:37:59<GM-shadow> “看來天衣子確實是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呢...”
07:38:00<瑟麗娜> (咕噥)“不要哪天把傳家寶弄丟了就好……”
07:38:01<Minas> 『好吧。』
07:38:01* Minas 於是跟著海實小姐,走進了酒店的辦公室。
07:38:18<GM-shadow> 莎奈露嘆了口氣,先你們一步走過去了
07:38:41* Minas 等到所有人都走進了辦公室,小心地輕聲把門關了起來。
07:38:47<GM-shadow> 你們不難發現,天衣子今天的神情和平常那副不拘小節的樣子不太一樣
07:38:55<茉實>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07:39:06* Minas 然後再拉把椅子坐了下來,等著海實小姐發言。
07:39:07<GM-shadow> 似乎有些煩惱,或是憂慮
07:39:27<瑟麗娜> “你在煩惱怎麽花掉那筆錢嗎?”
07:39:28* Samurai 每次在這種場合就不知道擺什麽表情
07:39:36<GM-shadow> 天衣子把自己不大的辦公桌清理開,擺上幾件東西
07:40:17<GM-shadow> 你們發現,之前再箱底發現的“印匣”就在其中
07:40:22* 瑟麗娜 指指旁邊的聖武士,“雖然這傢伙別的不靠譜,但投資顧問之類的應該是長項……”
07:40:44* Minas 看到了好像有些不詳感覺的黑色印匣。
07:40:47<GM-shadow> 還有幾部大部頭的書,這些東西放在一起頗有些奇怪的樣子
07:40:50* Minas 看看還有什麽別的東西。
07:41:04<茉實> 「噯,難道是找到了御璽嗎?」
07:41:04<Minas> 『這些東西是?』
07:41:08* 瑟麗娜 發現原來不是在煩惱花錢的事情
07:41:27<霍克> “这些书就是发现?”
07:41:30<GM-shadow> Samurai: 天衣子聽到茉實的話,輕輕歎了口氣
07:41:54<GM-shadow> “天衣子快說吧,你發現了什麽奇怪的東西?”
07:42:24* Samurai 湊上去瞧瞧
07:42:25<GM-shadow> 現在在這個小房間里的人,看起來還是不怎麼在乎的就只有莎奈露一個人了
07:43:12<GM-shadow> “嗯...雖然我不知道這事情對不對,不過我到瑪格尼瑪爾之後請教了不少學者關於這件古物的事情。”
07:43:55<GM-shadow> “還去大圖書館尋找過關於我們家原來的歷史,以及這個紋章的來歷。”
07:43:59* 茉實 吞口水
07:44:22<霍克> “就是说现在似乎有不少人知道了这件事是吧……”
07:44:50<瑟麗娜> “我覺得不應該讓那麽多人知道這事比較好……不過已經這樣了……”
07:44:51<GM-shadow> “雖然還是沒幾個人真的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什麽的樣子...”
07:45:42<茉實> 「等等,為什麼圖書館會有啊……」
07:45:49* 茉實 小聲
07:45:59<GM-shadow> “不過他們都認為,這個盒子應該是用來藏起來什麽東西用的,我是說,藏的非常嚴實的那種,足夠隔開哪怕是非常強的魔法探查。”
07:46:03<霍克> “大概是什么人在东方的游记,或者翻译过来的历史书?”
07:46:08* 霍克 小声讨论
07:46:28<Minas> 『嗯……』
07:46:33<瑟麗娜> “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我們也找到點線索……”
07:46:37<GM-shadow> 天衣子搖搖頭“我還是保密過的啦。”
07:46:51<茉實> 「拿出來拿出來」
07:46:56<GM-shadow> “至於是哪來的,我當然是不會告訴別人。”
07:47:00<Minas> 『也就是説,無論這裡面封印的是什麽,肯定不是什麽好東西。』
07:47:06<瑟麗娜> “雖然某人絕對不是要故意扭斷那個捲軸匣的是吧……”
07:47:11<Minas> 『而我們卻把它打開了。』
07:47:19<GM-shadow> “卷...軸?”
07:47:31<Samurai> “我們打開的時候裡面是空的啦……”
07:47:32<GM-shadow> 天衣子有點不太清楚狀況
07:47:40* 瑟麗娜 看看最后把捲軸收起來的霍克
07:48:06<GM-shadow> “不得了的發現哦天衣子...趕快看看吧。”
07:48:20<GM-shadow> 莎奈露笑道
07:48:38<霍克> “直接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东西。”
07:48:56<茉實> 「我怎麼覺得姊姊妳好像有點看好戲呢?」
07:49:01<GM-shadow> 天衣子仍然一頭霧水中
07:49:08<瑟麗娜> “雖然説沒經過你同意我們大家都看過了你的秘密有點那個不妥……”
07:49:14<GM-shadow> 精靈聳聳肩
07:49:27<GM-shadow> 天衣子也只能苦笑著聳聳肩
07:49:57<GM-shadow> “反正這事大家也知道的七七八八,多一點也就...無所謂了不是?”
07:50:02<Minas> 『嗯……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地來,我們先聽天衣子說完她的情況吧。』
07:50:05* 霍克 掏出了信(我记得好像是被我拿走了?!
07:50:14<GM-shadow> “不過請告訴我,你們究竟發現了什麽?”
07:50:14<Minas> 『信可以稍等一下。』
07:50:26<GM-shadow> 聽到梅納斯的話,天衣子點點頭
07:50:44<GM-shadow> “嗯,接下來是我在圖書館發現的東西。”
07:51:13* 瑟麗娜 其實覺得還是有很多所謂的,尤其對於某個看中了嫁妝的傢伙來說……
07:51:25<Samurai> “滿漢全席的菜譜?”
07:51:27<GM-shadow> “家父過世以後,我把他原來的手稿和筆記都捐給了瑪格尼瑪爾的大圖書館。”
07:51:31* Samurai 低聲嘟噥
07:51:54<GM-shadow> “畢竟...我對家族的事情原本也不是太關心。”
07:52:37<GM-shadow> “正是因為這次這些‘遺產’的事由,我才想好好調查一下。”
07:53:13<GM-shadow> “從家父的筆記里,我找到了點記錄...”
07:53:22<GM-shadow> 天衣子挑出一本書
07:53:24* Minas 認真地聽著海實小姐的話。
07:53:56* 瑟麗娜 湊過去看看是用通用語寫的嗎?
07:53:57* Minas 順著海實小姐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但是實在是無法看懂書上怪異的語言。
07:54:11<GM-shadow> “看起來,之前大家都說他是落難才到沙點鎮來,是確有其事。而且他坐的船遭海難...”
07:54:12* 霍克 直接等翻译
07:54:17* Samurai 讓開讓專業的來
07:54:25<GM-shadow> “...也正是在布瑞斯圖姆一帶。”
07:55:03<GM-shadow> “在此之前的記錄非常模糊,似乎他並不太想讓人知道什麽...”
07:55:17<Minas> 『嗯。』
07:55:18<茉實> 「嗯嗯嗯,合理呢」
07:55:46<霍克> “是同一艘吗,还是……”
07:55:50* 霍克 嘀咕
07:56:03<GM-shadow> “不過這裡有一段:‘我的故鄉,布林沃。海實家的起點。’”
07:56:34<茉實> 「不太可能再有別艘海實家的船了啦」
07:56:52<GM-shadow> “這裡的布林沃,好像是北邊的某個古老的城鎮...莎奈露大概知道吧?”
07:56:53<Minas> 『嗯……』
07:57:03<瑟麗娜> “這樣破碎的線索就串起來啦!”
07:57:11<霍克> “应该说我们都知道了。”
07:57:14<瑟麗娜> “於是我們出發去佈林沃吧”
07:57:19<GM-shadow> 莎奈露笑著點點頭,“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呢。”
07:57:21<Minas> 『……』
07:57:39<茉實> 「等等,沒有人要幫海實姐說明一下的嗎…」
07:57:46<GM-shadow> “還沒完呢...”
07:58:09<GM-shadow> 天衣子又翻了幾張紙,挑出一段很酒的羊皮紙
07:58:12<Minas> 『那海實小姐在瑪格尼瑪還有其他的收穫嗎?』
07:58:13<GM-shadow> (舊
07:58:28<霍克> “看来是还有。”
07:59:04* 瑟麗娜 看到還有那麽多蛐蛐字出現,頭上好像壓了頭大象一般沉重
07:59:44* Samurai 想起了當年逃掉的漢字課,和坐在自己後面的女孩
08:00:09* 茉實 難道這裡只有我一個人識字嗎
08:00:17<GM-shadow> “‘切要小心易形之物:彼等善藏形化身,彼等我族血仇,彼等追獵不止,彼等狡詐兇殘。’”
08:00:36* 霍克 “yixingzhiwu?怎么感觉最近好像……”
08:01:01<GM-shadow> “...這段文字似乎也是在那個叫布林沃的地方寫就的,雖然我不完全懂它說的是什麽意思。”
08:01:13<Samurai> “小心會變質的食物……?”
08:01:24<茉實> 「能夠變形的東西啦」
08:01:33<霍克> “比如说?”
08:01:38<GM-shadow> “不過聽你們說在布瑞斯圖姆發現的那個怪物...我覺得好像事情不太簡單。”
08:01:39<Minas> 『唔……』
08:01:40<瑟麗娜> “小心能夠變形的東西?”
08:01:41<霍克> “半身人之类的?”
08:01:43* 茉實 得意地指指自己
08:01:57<霍克> “原来就是你啊,我懂了。”
08:01:57<Samurai> “好小子,原來你就是幕後黑手”
08:02:05* 霍克 招呼人马上去
08:02:06<瑟麗娜> “也就是説壞人就是狐貍精這樣的?”
08:02:12* Samurai 砸頭
08:02:23<Minas> 『嗯……你是指會變身成他人樣子的那種怪物,還是紅色的鬼面?』
08:02:24<茉實> 「姊姊救我~」
08:02:26<GM-shadow> 雖然一直愁眉苦臉,天衣子聽到你們說的也不禁噗地笑了出來
08:02:49<GM-shadow> 不過聽了梅納斯的話,她又搖搖頭
08:02:52<霍克> “好吧,说回正经的。还记得在半身人小屋的遭遇么?”
08:03:15<茉實> 「那個噁心的東西對吧?」
08:03:21<GM-shadow> “我覺得不對,於是就去調查了一下布林沃的情況。”
08:03:21<霍克> “会变成他人样子,会吸血的东西。”
08:03:47<Samurai> (布林沃就是那個被燒掉的城堡?
08:03:50<GM-shadow> “後來發現的記錄...想必你們也知道了。”
08:04:02<瑟麗娜> “但是那東西連人話都説不利索,應該不是什麽厲害的角色吧”
08:04:08<Minas> 『嗯……我們只知道那地方現在已經是一片廢墟了。』
08:04:33<Minas> 『嗯,如果海實小姐沒有其他發現了的話……』
08:04:34<霍克> “至少让咱们吃了点瘪。”
08:04:53* Minas 讓霍克把海實家信拿出來給天衣子看一下。
08:04:54<GM-shadow> “看到這個之後我就心裡發毛,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覺得,我應該會家父原來生活的地方看看。”
08:05:22<Minas> 『這是我們發現的,您祖父寫的一封信。』
08:05:25<GM-shadow> “至少我要搞清楚,是什麽事情,或者東西,趕著我們家人逃到沙點來。”
08:05:29<GM-shadow> “嗯?”
08:05:34* Minas 皺著眉頭把信交給了天衣子。
08:05:40<茉實> 「嗯…鬼面具和無臉怪有關嗎?」
08:05:58<GM-shadow> 天衣子小心翼翼地接過圣武士遞上的紙卷
08:06:07<霍克> “这里应该能解答你的问题。”
08:06:09<Samurai> “唔……我記得那只東西的老巢是在布瑞斯圖姆……除非它們就是追蹤海實族人來的又馬上忘了自己的目的,不然很難想象會放令尊跑到布林沃?”
08:06:11* 瑟麗娜 總覺得以一般故事的結局來看,這種黑暗的過去還是不要去追查比較好
08:06:17<GM-shadow> 然後同樣小心地展開看看
08:06:37* 瑟麗娜 不過最近已經閑的渾身發癢了……
08:07:03<茉實> 「鳳蝶姐為什麼扭來扭去的?」
08:07:31<霍克> “身上发痒吧。”
08:07:39<GM-shadow> 你們可以看到,她一直讀著,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凝重
08:07:44<瑟麗娜> “我是説我們快出發啦……重要的東西就在佈林沃,我們儘快去就是了”
08:07:58* Minas 耐心等海實小姐把信看完。
08:08:01<瑟麗娜> “否則敵人很可能先我們一步啊!”
08:08:02<GM-shadow> 連一直在開玩笑的莎奈露也平靜了下來
08:08:04<Samurai> “聽說有的人一閑下來就會發病”
08:08:18* 瑟麗娜 終於找到個還算正經的理由
08:08:24<GM-shadow> “難道這裡說的印匣就是...”
08:08:25<霍克> “如果对方真的已经知道了这些情况的话,早就行动了,也不差这么点时间?”
08:08:27* 霍克 指出
08:09:34<GM-shadow> “雖然我不知道我們家是不是就是什麽‘雨辰氏’,不過這封信如果是真的,那麼我也無可否認?”
08:09:39* Minas 看著桌子上的印匣,臉色沉重地點點頭:『應該吧。』
08:09:48<瑟麗娜> “差矣差矣……你不記得開啓印匣的時候我們都感到的那種奇怪的寒氣?”
08:09:57<GM-shadow> 天衣子一臉既願意相信又不願意相信的樣子
08:10:09* Minas 抬頭看著海實小姐:『所以呢……你打算怎麽辦?』
08:10:27<瑟麗娜> “如果這是因為開啓了命運之門的話,我們現在就必須儘快行動了!”
08:10:57<茉實> 「我覺得大姐妳啊…」
08:11:10<GM-shadow> 天衣子點點頭“我還是打算到布林沃去看看...至少我要搞清楚,這些遺產是從何而來。”
08:11:40<Samurai> “……”
08:11:42<GM-shadow> “如果信上說的沒錯的話,我可能就是這個‘雨辰氏’的最後一個族人。”
08:11:56<Minas> 『嗯……海實小姐……』
08:12:09<Samurai> “所以爲了謹慎才應該留在這裡,交給我們的大叔,啊不聖騎士去辦?”
08:12:19<茉實> 「好,那就出發吧!」
08:12:22<GM-shadow> “...雖然怎麼看都像是加爾特騎士小說的內容,不過這也...”
08:12:27<瑟麗娜> “不過這個雨辰氏我還是沒太聽明白,他們曾經是王族的意思?”
08:12:31* 茉實 舉起空的槍
08:12:32<Minas> 『你為什麼要去追求一個不需要去背負的命運呢……』
08:12:51* 霍克 看见大叔开始说服工作
08:12:53<GM-shadow> 天衣子看著圣武士搖搖頭
08:13:02<Minas> 『即使是你的家人,也在想方設法避免讓你捲入這一切。』
08:13:10<茉實> 「大叔,要追外國女孩子還是要先了解人家的文化喔」
08:13:14<GM-shadow> “我以前啊,一直不把自己的家族當回事。”
08:13:24* Samurai 坐等嘴炮
08:13:33<Minas> 『那麽,又為什麼要改變呢?』
08:13:45<瑟麗娜> “因為好奇吧……”
08:13:50<GM-shadow> “和家父關係不好,母親也不幸去世的早。唯一的一個弟弟也...”
08:14:24<GM-shadow> “後來差點在冒險中丟了性命,才知道家人是如此珍貴的東西。”
08:14:42<Minas> 『所以呢……這樣你不是更應該珍惜現在這樣的生活嗎?』
08:14:43<GM-shadow> “可惜,這些東西我也無法挽回來了。”
08:14:59* 瑟麗娜 不是很明白為什麼有些人那麽喜歡追究做事的原因,總覺得隨性而為就好了
08:15:15<GM-shadow> “現在,既然各位給我帶回來一個了解家族過去的機會。”
08:15:46* 瑟麗娜 於是慢慢感到聖武士的人生大道理探索很是無聊……
08:15:49<Minas> 『然後呢?去承擔原本不需要去承擔的東西嗎?』
08:15:52<GM-shadow> “我認為這是星辰女神的指示,運氣不會就這麼簡單的說來就來。”
08:15:52* 霍克 对圣武士大叔耸耸肩。“对一个决心已定的人,说什么似乎都已经没用了呢。”
08:16:03<GM-shadow> “或者,說走就走。”
08:16:24<瑟麗娜> “有些事情呢……想做然後去做就好了!”
08:16:30* Minas 認真地説:『但是我看到的是,有很多人,包括我們,都很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08:16:50<茉實> 「拒絕機會的人都是笨蛋!」
08:16:54<Minas> 『為什麼你打算要改變這一切呢?』
08:17:00<GM-shadow> “我想去弄清楚爲什麽,雖然不知道祖父在這裡說的‘我們將一直揹負下去’的東西是什麽...”
08:17:09<Samurai> “嘛嘛,如果小姐執意要行,那至少允許在下隨行保護。”
08:17:24<Minas> 『聽著……海實小姐……』
08:17:30<霍克> “她是个希望得知真相的人呢,梅纳斯。”
08:17:37<霍克> “和追求和平安定的人不太一样。”
08:17:38<GM-shadow> “不過既然它是我們這一支血脈一直守護著的東西,就這麼逃跑實在是...”
08:17:48<GM-shadow> “...不怎麼甘心呢。”
08:17:58<瑟麗娜> “不過呢……海實姐,他說的也有道理。這種黑暗的過去,要麽就讓它埋葬,如果挖掘出來到時候不想承擔,可就可能沒機會選擇了哦”
08:18:28<Minas> 『你是你自己,不是你父親,也不是你家族的犧牲品。』
08:18:40<霍克> “其实事到如今,我是觉得早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就是了。”
08:18:42<Samurai> “家族的羈絆,對你們而言也許不算什麽,但對明海人來說,這可是躲不掉的話題啊,各位”
08:18:46* 霍克 耸肩
08:18:52* Samurai 無奈
08:18:55<霍克> “现在不是说撒手不管,事情就不会上门的情况。”
08:18:56<茉實> 「別人的關心雖然不能置之不理,但是如果為了這樣就拒絕可能性,放棄滿足自己的願望的話,那就太奇怪了」
08:19:02<GM-shadow> 天衣子淡淡的笑了
08:19:15* 瑟麗娜 總之打定主意就算海實小姐不去,自己也是會去把這樣奇異的寶貝挖出來的……
08:19:27<茉實> 「海實姊如果真心想要做的話,我就支持到底喔!」
08:19:30* Samurai 思緒飛到了被傻蛋老爹丟掉的家傳寶刀上去了
08:19:43<霍克> “那个红色球球已经知道那些不屈的勇士所保护的东西的下落。它知道老板娘已经得到了这些遗产。”
08:19:54<GM-shadow> “是的,自從幾年前的騷亂以後,我也就打算這麼日常地在沙點安生一輩子就好了,”
08:20:15<霍克> “它自称上面还有老大,那个老大大概是什么人,怕是已经可以猜出来了。”
08:20:38<GM-shadow> “不過既然命運給我一個選擇的機會,我還是要選擇去追隨它。”
08:20:56* 瑟麗娜 其實覺得海實小姐的性格日復一日重複開店的營生,遲早會把店做垮啦
08:21:00<GM-shadow> “這和什麽宿命什麽家族,大概也沒什麼關係吧。”
08:21:05<Samurai> “唔……估計那所謂老大也和我看到那隻東西有什麽關係吧”
08:21:35* Minas 搖搖頭:『命運可以打開一扇新的門,但是門口藏著的也可能是個惡魔。』
08:21:35<霍克> “还是说我们要撇开老板娘,这么几个人跑去解决别人家的问题?”
08:21:50<GM-shadow> “天衣子,如果你真的打算去那個天知道有什麽的地方的話,”莎奈露站起來
08:21:58<瑟麗娜> “你這個傢伙就是因為這個樣子才越過越窮啦……”
08:22:07<GM-shadow> “把我丟下像什麽話?”
08:22:11<茉實> 「打倒惡魔不就是你的責任嗎大叔?」
08:22:30<Minas> 『好吧。』
08:22:34<瑟麗娜> “害怕冒險的話怎麽可能走運呢”
08:22:39<Oicebot>  茉實进行煽動大叔检定: 1d20+10=14+10=24
08:22:46<GM-shadow> 天衣子想莎奈露點點頭“謝謝。”
08:23:12<GM-shadow> “嗯...各位,真是不好意思。”
08:23:15* 霍克 感觉其实已经看穿了大叔的真正目的:假装让步,然后顺势要求自己陪在身边当保镖
08:23:26* Minas 看著海實小姐的眼睛:『如果這真的是你的願望,那麽我也願意幫助你。』
08:23:29<Minas> 『只是……』
08:23:30<茉實> 「那姊姊的胸…背後就交給我吧!」
08:23:49<GM-shadow> “我本來也沒想過會出現這麼多奇怪的事情...真是把你們都拖進了不得了的事情呢。”
08:23:53<瑟麗娜> “你不去其實也無所謂啦……”
08:23:54<Minas> 『我總覺得,你走出了這一步,或許永遠也不會有回頭的機會了。』
08:24:10<瑟麗娜> “我們可以再找個不那麽多廢話的傭兵什麽的……”
08:24:13<Samurai> “爲什麽不說我們也沒有回頭的機會呢……”
08:24:35<霍克> “说起来我们当初其实只是应募去清理地精的吧?”
08:24:38* 霍克 想起来
08:24:42<GM-shadow> “如果你們不願意一起去,倒是也沒什麼關係啦...這本來就不是大家分內的事情...”
08:24:42<Minas> 『我們并沒有太多可是失去的東西。』
08:24:57<瑟麗娜> “世界就是因為有這麽多意外才有趣啊!”
08:25:23<茉實> 「幫忙朋友當然是份內的事啦~」
08:25:32<Minas> 『這倒沒有,我想如果這是你的願望的話,大家都會樂於幫忙的。』
08:25:38<GM-shadow> “謝謝您的指點,騎士先生。不過我已經打算好了...”
08:26:01<Minas> 『我只是希望確認這是你自己的真正願望罷了。』
08:26:02<GM-shadow> “這一趟,管它是什麽也罷,我都要去看看才好。”
08:26:04<Samurai> “蛋糕?!!”
08:26:11<霍克> “谁是蛋糕?”
08:26:31* Samurai 思緒馬上就從若干光年外的寶刀那裡扯回來了
08:26:31<GM-shadow> 天衣子下了決心的樣子
08:26:34* 茉實 衝下廚房找蛋糕
08:27:18<霍克> “蛋糕快跑!有人来切你!”
08:27:29* 茉實 失望地回到辦公室
08:27:29<Minas> 『那好吧,那麽無論等在前面命運是什麽……這一次我們都會幫助你實現你的願望的。』
08:27:37<GM-shadow> “謝謝...真是謝謝大家願意和我一起前往。”
08:27:47<GM-shadow> “尤其是您,騎士先生。”
08:27:58<GM-shadow> 天衣子給你們鞠了個躬
08:28:04* Samurai 吹起了口哨
08:28:16* Samurai 鞠躬還禮
08:28:20<霍克> “这可真受不起……”
08:28:24* 霍克 还礼
08:28:32<茉實> 「啊不會不會…」
08:28:38* 茉實 鞠躬
08:28:43* Minas 也鞠躬還禮。
08:28:45<GM-shadow> “雖然我也不知道前面到底會有什麽,不過如果能和各位一起上路,想必也沒什麼東西能擋住我們吧。”
08:28:54<Minas> 『好吧,那麽,我們什麽時候出發?』
08:29:07<GM-shadow> “畢竟是沙點鎮的英雄呢。”
08:29:12<瑟麗娜> “今天太晚了,明早啓程吧”
08:29:14* Minas 覺得老闆娘好樂天。
08:29:18<GM-shadow> “嗯...這個...”
08:29:19<茉實> 「這麼多人沒什麼好怕的!」
08:29:23<Minas> 『呵呵。』
08:29:34<GM-shadow> 老闆娘又皺起眉頭
08:29:39<茉實> 「嗯,那個稱號就免了,聽起來有夠丟臉」
08:29:42<霍克> “莫非是现在?”
08:30:03<GM-shadow> “如果我要離開沙點的話,還有些小事先要處理...”
08:30:04<Samurai> “擇日不如撞日”
08:30:24<瑟麗娜> “難道還要等上三五日不行?”
08:30:24<GM-shadow> “比如把銹龍交託給我信得過的人,這些工作。”
08:30:38<霍克> “好吧,我明白了。”
08:30:41<茉實> 「對啊,我們要多做些準備吧,欸等等說不定那裡也有惡鬼」
08:30:53<瑟麗娜> “其實偶爾休假兩天也是有好處的……”
08:31:04<GM-shadow> “而且,布林沃離沙點也不近的樣子,我們需要多做些準備。”
08:31:09<茉實> 「吃貨哥惡鬼怕什麼?豆子嗎?」
08:31:53<GM-shadow> “所以我才從瑪格尼馬爾多帶了些物資回來,就是之前想好了可能會出遠門的情況。”
08:32:16<GM-shadow> “不過如果你們說的這些...敵人,確有其事。”
08:32:24* Minas 苦笑著説:『嗯……看起來你真是鐵心要這樣做了呢。』
08:32:39<GM-shadow> “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出行還是...”
08:32:47* 瑟麗娜 皺眉,“你不是想要趕著貨車去吧……那得什麽時候才能到達……”
08:33:03<霍克> “这似乎是告诉敌人‘我们在这里!’的样子。”
08:33:36<GM-shadow> “話說回來,貨車其實是個不錯的辦法呢。”這次是莎奈露發話了
08:33:40<瑟麗娜> “哦,我明白了,你是要偽裝成普通的商隊!”
08:34:01<Minas> 『唔……』
08:34:06<GM-shadow> “瓦裡西亞的大路上到處都是旅行的商隊,從沙點出發的也不在少數。”
08:34:10<瑟麗娜> (咕噥)“不過這很拖時間啊……”
08:34:12<茉實> 「寫做商隊讀做肥羊嗎?」
08:34:36<Minas> 『這樣也好吧……』
08:34:39<GM-shadow> “如果想要避人耳目的話,偽裝成商隊是個好選擇。”
08:34:51<瑟麗娜> “讓大叔在旁邊當守衛,就不算是肥羊啦”
08:34:57<Samurai> “唔……我記得以前讀過一個故事叫什麽生辰綱來著,就是扮成商隊出發然後……”
08:34:58* Minas 心想慢慢走海實小姐或許路上會改變心意也不一定。
08:35:14* 瑟麗娜 不知不覺也隨著大家叫起來,其實聖武士年紀不大啊
08:35:17<GM-shadow> “而且我們人數比較多,布林沃據此的距離也不近,單憑腳力過去怕是不容易。”
08:35:18<Minas> 『就慢慢走好了,反正也不着急。』
08:35:40<Minas> 『那地方都荒廢了二十年了,也不爭一朝一夕的時間。』
08:35:52<GM-shadow> “要是帶上車馬走大路的話,可能還會更快些到達。”
08:36:12<茉實> 「好吧,聽姊姊的~」
08:36:52<Minas> 『不過這樣馬車都搞定了,說不定確實可以順道捎點貨過去……』
08:37:03<GM-shadow> 莎奈露笑了笑’意見而已,還是瑟麗娜啓發我的呢。“
08:37:04<Minas> 『不知道那邊最近的流行品是什麽……』
08:37:06<瑟麗娜> “你不是真的在考慮投資吧!”
08:37:11<霍克> “反正要装成商队,肯定要带点货物吧。”
08:37:25<霍克> “大叔的意见非常正确不是吗。”
08:37:31<GM-shadow> “嗯...這並非不錯。”
08:37:33<瑟麗娜> “瓦瑞西安的話嘛……傳統的手工藝品最有特色了!”
08:37:50<Minas> 『要是瑟莉娜的意見,就成了流浪馬戲團了……』
08:37:56<GM-shadow> “畢竟我們有一位阿布達爾的信者隨行呢,騎士先生?”
08:38:04<GM-shadow> 天衣子微笑道
08:38:06<瑟麗娜> “……馬戲團有什麽不好”
08:38:23<Samurai> “反正我們有狐貍……”
08:38:29* Minas 看看瑟莉娜:『你很適合帶隻猴子演馬戲……』
08:38:39<瑟麗娜> “狐貍跳火圈什麽的沒人看啦”
08:39:06* 瑟麗娜 瞪迴去,“那我帶著你演馬戲好了”
08:39:07<霍克> “只有狐狸不够吧?”
08:39:21<Minas> 『好吧,那麽我們略微準備點貨物就好了。』
08:39:36<茉實> 「那可愛的少女跳火圈呢!?」
08:39:51* 茉實 變成人形
08:39:56<Minas> 『既然要裝,就裝得像樣一點,盔甲外面套個普通點的長袍什麽的。』
08:40:06<Samurai> “例如大叔胸口碎大石什麽的”
08:40:11<瑟麗娜> “可愛的少女跳脫衣舞說不定會很火……”
08:40:20<瑟麗娜> “不過我們不是要引人注意吧!”
08:40:27<Samurai> “跳著跳著露出尾巴會很糟糕吧喂”
08:40:35<GM-shadow> “那麼謝謝大家願意幫忙啦,我們大概會準備一周時間。”
08:40:47* Minas 點點頭:『好吧。』
08:40:51<茉實> 「又不是大狐女喝了酒……」
08:41:07<GM-shadow> “這期間大家可以準備好出門,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一起去裝載些貨物。”
08:41:16<GM-shadow> “一個星期后出發吧。”
08:41:45<茉實> 「沒人對茉實有興趣耶,姊姊Q口Q~」
08:41:52<Minas> 『嗯……我們總要有個表面上要去的目的地。』
08:42:08<Minas> 『總不能打算去個廢墟裡擺攤子……』
08:42:20<Minas> 『雖然這樣是不需要營業證什麽的……』
08:42:30<Minas> 『但是還是可能會惹到麻煩的……』
08:42:40<茉實> 「謎港城怎麼樣?」
08:43:12<瑟麗娜> “佈林沃離林諾姆諸國很近了,我們就說是去北地做生意的吧”
08:44:03<茉實> 「蛇龍諸國喔…」
08:44:39* 茉實 想起了被一群凱立德蠻人當成獵物追了三天的事情
08:45:47<GM-shadow> 夜色已深,你們花了些時間討論組成商隊的基本工作和安排,便散會了
08:46:39* 瑟麗娜 回到住處旁邊沒人的時候,拿出哈羅牌抽一張
08:46:50<Oicebot>  瑟麗娜进行检定: 1d6+1d9=1+3=4
08:46:53* 霍克 跑出去订做魔杖去了
08:47:02<GM-shadow> 接下來是忙碌的一個星期,大家紛紛準備著遠行需要的東西
08:47:23<GM-shadow> 以及處理自己長時間外出可能會出的事情
08:47:48<瑟麗娜> "『天』嗎……似乎還不算是個坏兆頭……"
08:48:14<GM-shadow> 天衣子和莎奈露是最忙的兩個人,畢竟置辦貨物並不簡單,好在車馬並不難購買
08:48:25* 瑟麗娜 不知為什麼,忽然變得不敢公開地為同伴占卜起來
08:48:31<瑟麗娜> “我也迷信了呢,呵呵”
08:48:48* 茉實 去幫忙整理馬車
08:49:09* Minas 雖然不是很情願,但還是幫忙把貨物一點一點裝上了馬車。
08:49:17<GM-shadow> 當漫長的一個星期過去,按之前約好的情況,你們在沙點的西南大門碰頭了
08:49:54* Minas 還去專門押運的傭兵那裡,要來了一面鏢旗。
08:50:20<GM-shadow> 天衣子執意天不亮就出發,不過茉實一直和莎奈露在一起,當你們一行人趕到時,狐狸已經在新的大車頂上坐穩了
08:50:24<Minas> 『插著這個,據說一般的強盜都不會來打劫的。』
08:50:33* 霍克 打呵欠
08:50:59<瑟麗娜> “你這些不靠譜的小道消息都是從那裏學來的……”
08:51:04<GM-shadow> 保鏢旗上寫著:威遠(後面看不清了
08:51:36<霍克> “一般的强盗,你们也不会怕吧。”
08:52:02<霍克> “展示一下肱二头肌就够了的感觉。”
08:52:02<GM-shadow> 車隊一共有三輛大車,包括兩輛輕馬車和一輛大貨車,都是全新的
08:52:02<Minas> 『嗯……少惹事端為上。』
08:52:34<Minas> 『雖說最近沒有什麽傳聞,但是長時間在野外旅行從來都不安全。』
08:52:49<GM-shadow> 大貨車上滿滿的載著各種瓦裡西亞常見的貨物,看起來確實和普通的商隊差不多
08:52:54<Minas> 『宿營,帶路,都要安排好。』
08:52:54<GM-shadow> 就是新的多了
08:53:06<GM-shadow> “啊,大家都來了呢。”
08:53:13<GM-shadow> 天衣子向你們揮揮手
08:53:14<Minas> 『每天什麽時候出發,走到什麽地方歇息,提前計劃安排好。』
08:53:27* Minas 拿出張標記了紅線的地圖。
08:53:43<Minas> 『你們看,這裡是沙點鎮……』
08:53:47* 瑟麗娜 打哈欠
08:54:01<Minas> 『而這裡是我們要碰巧路經的布林沃……』
08:54:02<茉實> 「嗯嗯……」
08:54:04<瑟麗娜> “餓了就吃困了就睡……旅行哪有那麽講究的……”
08:54:15* Minas 指著紅線中段的一點。
08:54:28<茉實> 「預計的休息和補給點呢?」
08:54:35<Minas> 『按照我們的速度不知道要幾天才能到?』
08:54:42* Samurai 對地圖這東西不感冒,琢磨著打獵的事情
08:54:52<GM-shadow> “嗯,我們就從沙點直接向布林沃出發好了。”
08:54:52<Minas> 『這要問專家才能確定吧?』
08:55:12* Minas 轉向精靈遊俠,先把宿營和旅程計劃出來。
08:55:17<GM-shadow> 莎奈露想了想“不出意外的話,得一兩個星期吧。”
08:55:43* Minas 讓精靈遊俠標記一下這個區域所知的可能合適宿營的地點。
08:55:46<茉實> 「是挺長的路程呢」
08:55:49<GM-shadow> “畢竟已經在與北地的邊境不遠了,沙點可是在瓦裡西亞南方的。”
08:56:10* Minas 看看今天適合在什麽地方歇腳。
08:56:21<瑟麗娜> “一兩個星期就到?那還算很快了”
08:56:32<瑟麗娜> “上次我走了兩個月才到那邊呢”
08:56:41<霍克> “毕竟比走的要快一点?”
08:56:41<瑟麗娜> “雖然應該是走錯了路……”
08:56:47<GM-shadow> “嗯,茉實提出要做車隊帶隊的馭手,很好啦。”
08:56:48<霍克> “……”
08:57:01<Minas> 『嗯……』
08:57:18<茉實> 「這微妙的沉默是怎麼回事?」
08:57:21<瑟麗娜> “旅行就是要走沒有走過的小路,見識沒有見過的事情啦!”
08:57:21<GM-shadow> “莎奈露負責前面帶路和打探,我沒什麽水平只能清點賬目什麽的。”
08:57:39<GM-shadow> “其他的工作就要擺脫諸位幫忙了。”
08:57:45* 瑟麗娜 發現沒人指望自己帶路的樣子……
08:58:04<GM-shadow> 今天爲了出門,天衣子已經換上了一身冒險的裝備
08:58:17<瑟麗娜> “我們的目的不是不要引人注目嗎?”
08:58:39<瑟麗娜> “你們就不能像個普通的商隊嘛……真是……”
08:58:42<茉實> 「商隊有武裝也很正常嘛」
08:58:47<GM-shadow> 你們有形象的那支琴斜背在背後,腰上還跨著把細劍
08:58:54<Minas> 『火槍不難偽裝……』
08:59:01<GM-shadow> “嗎,畢竟瓦裡西亞也不是太安生的地方。”
08:59:18* Minas 倒是第一次見到海實小姐穿冒險者的服裝。
08:59:27<GM-shadow> “適當的武裝是情有可原的,不過大家還是不要太聲張的好哦。”
08:59:35<霍克> “首先别的商人们就受不了了吧。”
08:59:47<GM-shadow> “畢竟我們打扮成商隊就是爲了...”
08:59:58<Minas> 『你們都不懂……文明就是這樣進步的……』
09:00:04* 瑟麗娜 發現可以可以很清閑地坐在車裏面打瞌睡了
09:00:18* Samurai 已經靠在車上睡著了
09:01:11* 茉實 把槍機固定好
09:01:23<茉實> 「小心喔,我檢查一下氣密」
09:01:24<GM-shadow> 天衣子和莎奈露聽到你們的議論頗有些面面相覷的樣子
09:01:51<GM-shadow> “嗯...既然大家都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吧。”
09:01:52* 茉實 用滑膛槍對空鳴槍
09:01:53<瑟麗娜> “你是不是把什麽奇怪的幻想書籍和現實混淆了啦?”
09:01:56<Minas> 『你看要是傳聞開了……有一支商隊用固定式車載火槍打敗了沿途的強盜……』
09:01:57<Samurai> “你說這個誰懂啊”
09:02:06<Minas> 『就有很多國王會買我們的設計了……』
09:02:11<GM-shadow> “願黛絲娜保佑我們的行程。”
09:02:24<Samurai> “愿黛絲那保佑大叔的腦瓜子”
09:02:29<瑟麗娜> “我們先到達佈林沃,再說之後的事情吧”
09:02:33<霍克> “但真正赚钱的是枪械工坊吧……”
09:02:38<Minas> 『嗯,嗯……』
09:02:38* 霍克 感觉有点累
09:02:49<GM-shadow> 於是在你們日常的拌嘴中,商隊在清晨的寒氣中緩緩開拔了
09:02:49<Minas> 『賺錢要靠品牌……』
09:03:03<Minas> 『什麽槍械工房都是和搬磚一個級別的……』
09:03:06<茉實> 「唔哇漏氣了…」
09:03:27<GM-shadow> 果然就像你們之前的預感一樣,前方路途漫漫呢
09:03:33<GM-shadow> ==================================================无耻的快进====================================
09:04:41<GM-shadow> 你們一路迤邐而行,除了在幾個小城鎮落落腳卸些貨以外,一路保持著全速向北方前進
09:05:25<GM-shadow> 看來暢通的大路和莎奈露的帶路水平確實不差,一個星期多點,你們已經可以感覺到北地的寒氣了
09:05:51<GM-shadow> 大路旁的森林也慢慢地變成了針葉林
09:05:54* 茉實 吸鼻子
09:06:21<GM-shadow> “按地圖看,我們的路程已經走了大半呢。”
09:06:25<瑟麗娜> “……這邊的森林里有個隱居的精靈村落呢”
09:06:28<Minas> 『嗯……』
09:06:36* Samurai 後悔沒有在沙點鎮買件毛皮大衣
09:06:39* 瑟麗娜 一路指指點點自己曾經的見識
09:06:46<GM-shadow> 天衣子在車廂里和你們制定著接下去的路線
09:07:13* Minas 撣了撣身邊的鏢旗:『都沒什麽事情發生,這東西還真靈。』
09:07:17<茉實> 「有沒有多的篷布…」
09:07:18<GM-shadow> “嗯,不過爲了避開可能不對頭的情況,我們還是沿大路一直走的好。”
09:07:30<霍克> “没有对照组的实验数据没有说服力啦……”
09:07:56<Minas> 『這樣吧,你晚一天出發做對照組怎麽樣?』
09:08:14<GM-shadow> “接著這個!”騎著馬仔大車邊經過的莎奈露將一件羊毛斗篷扔給只能靠尾巴取暖的茉實
09:08:22<霍克> “个人和商队也不一样吧……”
09:08:34<瑟麗娜> “而那邊……”指指消失在天邊的群山,“山那邊就是紹帝人的領地啦”
09:08:44<GM-shadow> “嘖嘖,看來離要成為優秀的巡林客還遠呢。”
09:09:05<Samurai> “長得萌就是容易蹭到好處呢。”
09:09:12* Samurai 又縮了縮脖子
09:09:14* 瑟麗娜 覺得要是不再出來一兩個地精給聖武士戰,他可能會閑出病來
09:09:26<GM-shadow> “還有,不要再用尾巴啦,讓其他人看到大車頂上有只狐狸真不妙!”
09:09:27* Minas 才不閑……
09:09:39<霍克> “有狐狸有什么问题嘛?”
09:09:44* Minas 琢磨怎麽把貨車改良成戰車……
09:09:54<茉實> 「姊姊O口Q」
09:10:07<GM-shadow> “按我在瑪格尼瑪爾查到的資料,布林沃的地勢是在比較高的地方,”
09:10:08<Samurai> “我們就成馬戲團了”
09:10:18<瑟麗娜> “有人問我們就說這也是貨物……”
09:10:21* 茉實 看著姊姊的斗篷不知道要不要穿
09:10:26<霍克> “如果可以赚点外快,想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09:10:27<GM-shadow> “應該很容易就會看到才對,不用擔心。”
09:10:52* 霍克 张望
09:11:07<GM-shadow> “我沒問題啦,你先穿好別凍病了吧。”莎奈露笑著又打馬向前去了
09:11:21<Minas> 『嗯……』
09:11:32<GM-shadow> 你們已經可以隱隱的看到林諾姆諸國雪白的群山
09:11:43* Minas 想想看前面就是做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消失掉的鬼城。
09:11:45<茉實> 「嘻嘻,姊姊的味道……」
09:11:50<GM-shadow> 不過布林沃的影子似乎還沒見
09:11:52* 茉實 傻笑
09:12:06* Samurai 將紳士屬性覺醒的狐貍踹下了車
09:12:16<茉實> 「好痛!」
09:12:20<Samurai> “気持ち悪い”
09:12:36<霍克> “业平,你梦中所见的场景,和这里有什么比较像的吗?”
09:12:37* Minas 向精靈問道:『我們現在還要走幾天?』
09:12:52<GM-shadow> 於是你們繼續趕了兩天路
09:13:12<Minas> 『嗯……是這樣啊……』
09:13:24<GM-shadow> 發現有一條小河從你們正在走著的大路旁溜過
09:13:55* Minas 對照一下地圖,看看是不是應該有條河。
09:13:56<GM-shadow> “嗯,礁爪河,布林沃應該就在前面了。”
09:14:24<Minas> 『嗯……』
09:14:34* 茉實 拿好手邊的槍
09:14:37* Minas 遙望前方。
09:14:37<GM-shadow> 圣武士細細查看,地圖上的布林沃城邊有個小湖,延伸出一條河正在你們的位置上
09:15:00<Minas> 『沿著這條河,大概就是布林沃了。』
09:15:28<GM-shadow> 待圣武士登上車頂眺望的時候,一座略微發灰的小山出現在雪白的山峰背景上
09:15:42<GM-shadow> 甚為突兀
09:15:45* Minas 雖然這樣説,但是并不太期待看到殘垣斷壁的廢墟。
09:16:00<Minas> 『嗯……』
09:16:03<GM-shadow> “就是那裡啦,布林沃。”
09:16:11<Minas> 『把貨車停在附近吧。』
09:16:16<GM-shadow> 莎奈露策馬和馬車並行
09:16:23<Minas> 『我們徒步進去,這裡沒有隱藏身份的必要了。』
09:16:41<GM-shadow> “嗯,我們現在鎮子旁邊過一夜的好,現在天色也不早了。‘
09:16:46<霍克> “这里……似乎没什么人烟?”
09:16:55* 霍克 四围张望
09:16:57<GM-shadow> 天衣子從車廂里探出頭來
09:16:59<Samurai> “不是說幾年前被鏟平了么”
09:17:02<瑟麗娜> “這裏現在還有鎮子?”
09:17:02<茉實> 「根本是廢墟嘛」
09:17:07<Minas> 『嗯……我寧願离這座鎮子遠一點。』
09:17:10* Samurai 打量一下周圍的荒涼環境
09:17:13<霍克> “后来迁入的居民也没有的样子,唔……”
09:17:15<GM-shadow> 你們目力所及之處只有青黑色的針葉林
09:17:30<Minas> 『雖然我不是個迷信的人,但是……』
09:17:48<Minas> 『在一座廢墟附近宿營,可不是我的第一選擇。』
09:17:52<GM-shadow> 在漸漸升起的薄暮中,小山的顏色開始變成黑色
09:18:07<Samurai> “那我們也許該回到沙點鎮過冬?”
09:18:25<GM-shadow> 在被夕陽燒成紅色的雪山映襯下,十分扎眼
09:18:27<瑟麗娜> “在樹林里露宿,的確比廢墟旁邊的鎮子好一些……”
09:18:40<霍克> “至少先找一下雨辰家的城堡吧?”
09:18:58<GM-shadow> “瑟麗娜說的沒錯呢,那我們便到附近的林子里宿營好了。”
09:19:00<茉實> 「先確保營地吧」
09:19:18* Minas 有點不安地踢著地上的泥土:『在廢墟裡過夜,總讓我覺得周圍有亡者在活動著……』
09:19:19<GM-shadow> 莎奈露打了下馬,“茉實跟上我!”
09:19:21* Samurai 搜索一下有啥好安頓的地方
09:19:42<Oicebot>  Samurai进行生存检定: 1d20+7=11+7=18
09:19:50* 茉實 解下一匹馬跟上
09:19:58<茉實> 「來了!」
09:20:22<茉實> (長槍上膛綁在馬鞍上
09:20:30* Minas 把貨車拴好,開始把帳篷從車裡搬了下來。
09:20:31<GM-shadow> 你們一路跟著來到林子里的一片空地,圍著一圈以前有人用過的營火吧車馬排成三角形停下
09:20:57* Minas 走到了營火跟前。
09:21:14* Minas 微微地下身子,用手搓了一下營火的灰燼。
09:21:20<GM-shadow> 武士認為,這營火大概是經常路過的紹提人部落留下的,表明附近大致安全
09:21:20<霍克> “多久之前的?”
09:21:25* Minas 看看這是什麽時候的痕跡。
09:21:26* 霍克 跳下马车,问道
09:21:54<Samurai> “應該不會太久,看上去是部落人路過生的火而已”
09:22:07<Minas> 『哼……野蠻人么……』
09:22:08<GM-shadow> 不過灰燼已經結了層霜還蓋上了松針,有幾天時間了
09:22:23<瑟麗娜> “噓……這個地方不要這樣説……”
09:22:38<Samurai> “很難說誰更野蠻呢。”
09:22:38<GM-shadow> 於是你們掃開松針,重新把營火升起來
09:22:46* Samurai 聳肩,去生火了
09:22:46<Minas> 『那麽我們今晚就在此安營好了。』
09:22:49<GM-shadow> 夜幕慢慢的降臨了
09:22:52<瑟麗娜> “再往北面是更野蠻的野蠻人……你亂說會被揍的”
09:23:05<霍克> “看来也不算完全渺无人烟的地方,有机会碰到路过的人的话倒是想问问布林沃的情况呢。”
09:23:21<Samurai> “如果你們能交流的話……”
09:23:26<Minas> 『我和茉實守上半夜,瑟麗娜和業平守下半夜。』
09:23:32<Minas> 『霍克好好休息。』
09:23:49<Minas> 『趕緊把帳篷釘好吧。』
09:23:51<GM-shadow> 吃過簡單的晚餐,大家紛紛去休息或準備明天的行程了
09:24:08* 瑟麗娜 認為睡眠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不過暫且就這樣吧
09:24:23* Minas 認為帳篷時神聖不可侵犯的……
09:24:33<GM-shadow> 圣武士把斗篷裹了裹好,把火堆點的更大了一些
09:25:03<GM-shadow> 畢竟離嚴寒的北地不遠,夜裡確實冷的沒話說
09:25:15<Minas> 『火啊……可是文明之源。』
09:25:29* 茉實 抓緊斗篷仔細看著四周
09:25:31<霍克> “有啥事的话……好吧相信不用我说也会叫的了。”
09:25:34* 霍克 钻进帐篷去了
09:25:45<Minas> 『在古代年間,人們就是因為懂得吃用火烤過的肉,才熬過的黑暗年代……』
09:26:03<瑟麗娜> “省省力氣吧你,這裏沒人要听歷史課”
09:26:14<茉實> 「好啦…我也很想玩抬槍啊,別哀怨了大叔」
09:26:33<GM-shadow> 當你享受著火堆的溫暖一邊抵抗睡眠的誘惑時,茉實則一直盯著遠方黑漆漆的小山
09:26:38<GM-shadow> (茉實察覺
09:26:39* 瑟麗娜 使出黛絲娜信徒絕技,躺下就睡著了
09:26:45* Minas 不和這些人説,和天衣子小姐講。
09:27:39<Oicebot>  茉實进行察覺检定: 1d20+=7+=7
09:27:49* Samurai 吃飯睡覺打狐貍是天生技能
09:28:35<GM-shadow> 那麼茉實盯著黑暗看了半宿,突然發現,黑色的夜幕間似乎有些火光在閃動
09:29:05* 茉實 用氣音叫:「大叔!」
09:29:12<GM-shadow> 正是那座小山的位置,有星星點點雖然暗淡,但是在黑夜里卻相當顯眼的火光
09:29:21* 茉實 舉起步槍
09:29:47<Minas> 『嗯?』
09:29:53* 茉實 覺得手上有槍比較安全
09:29:55<Minas> 『怎麽?』
09:29:59<茉實> 「你看山上」
09:30:09<GM-shadow> 圣武士也抓起斗篷拼了命攀上大車
09:30:11* Minas 拔劍出鞘。
09:30:30<GM-shadow> 不過好在離你們還是相當遠
09:30:39* Minas 向著茉實指出的方向略微走了幾步,凝神向前看過去。
09:30:53<GM-shadow> 但是你們毫不懷疑,現在又什麽東西正在應該是布林沃的位置活動
09:31:03<Minas> 『有火光。』
09:31:30<茉實> (火光在動嗎?有多少?
09:31:53<Minas> 『難道這座城裡還有人在住?』
09:31:57<GM-shadow> 火星的位置基本沒用動,數量並不太多
09:32:35<Minas> 『嗯……』
09:32:43<茉實> 「不去看看不知道哪…」
09:32:50<Minas> 『別。』
09:32:57<Minas> 『黑夜裡不適合過去。』
09:32:57<茉實> 「總之我們先警戒著吧」
09:33:10<Minas> 『既然還遠,我們先等到白天再說。』
09:33:21* 茉實 點頭
09:34:10* Minas 在黑夜裡雖然無法做太多的事情,不過還是凝神留意著邪氣。
09:34:45* 茉實 也沒忘了注意其他地方
09:34:49* Minas 等到換班。
09:34:53<GM-shadow> 於是你們把兩個懶蟲叫起來換了班,可那一晚,火光也沒有熄滅
09:35:18* 瑟麗娜 使用黛絲娜信徒二號絕技,賴著不起床
09:35:22<GM-shadow> 直到第二天清晨,小山在陽光的照耀下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09:35:55* 瑟麗娜 終於從夢遊般的守夜中醒來
09:36:04<GM-shadow> 還是灰沉沉的一片
09:36:05<瑟麗娜> “昨天晚上發生什麽事情了嗎?”
09:36:13<Minas> 『嗯……』
09:36:22<瑟麗娜> “我記得好像麥納斯努力要跟我説什麽來的……”
09:36:25<茉實> 「呼嚕~山上有人~」
09:36:36* 茉實 掙扎起床
09:36:37<霍克> “有人?”
09:36:39<Minas> 『這樣看起來鎮裡還有什麽東西在活動的樣子。』
09:36:41* 霍克 打着呵欠
09:36:45<GM-shadow> “哦...精靈養成睡覺的習慣真糟糕。”
09:36:49<霍克> “说好的无人废墟呢?”
09:36:49<茉實> 「晚上看到了一些火把」
09:36:53<Minas> 『是人就好了……』
09:37:07<GM-shadow> 莎奈露揉著眼睛從馬車車廂里跳出來
09:37:15<Samurai> “出門還帶燈,說明他們也挺有禮貌嘛”
09:37:16<GM-shadow> “你們在討論什麽?’
09:37:32<Samurai> “最可怕的是那些不帶照明鬼鬼祟祟的傢伙”
09:37:33<瑟麗娜> “是火把的光嗎?還是整個城堡都燒起來的那種?”
09:37:37<霍克> “晚上看到山上有火光吧……”
09:37:38<Minas> 『我們看見晚上鎮裡有火光。』
09:37:41<茉實> 「昨天晚上我看到山上有一些燈火」
09:37:47* 瑟麗娜 依舊很在意武士描述過的夢境
09:37:58<茉實> 「不太多,看起來是插在地上的」
09:38:14<Minas> 『看起來很暗淡,數量也不太多。』
09:38:22<GM-shadow> “嗯...不管怎麼樣。”
09:38:26<Minas> 『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
09:38:34<瑟麗娜> “也完全沒有移動?”
09:38:35* Minas 看了看前面的小山。
09:38:52* Minas 瞥了瞥頭:『我們上去看看吧。』
09:38:57<霍克> “看来至少让我们有一个明确的探索目标了。”
09:38:57<GM-shadow> 莎奈露緊了緊弓弦“至少我們肯定不是這裡唯一的一群要進去的人。”
09:39:00<Minas> 『去了就知道了。』
09:39:11<GM-shadow> “話說回來,天衣子怎麼不見?‘
09:39:17<瑟麗娜> “這樣說來說不定那些東西晚上才會出現……”
09:39:18<Minas> 『嗯?』
09:39:35<GM-shadow> 莎奈露敲了敲馬車的板壁”起來了天衣子,太陽照...”
09:39:36<瑟麗娜> “不如我們白天來睡覺晚上再去吧”
09:39:37* Minas 這才發覺到,天衣子竟然不見了。
09:39:45<GM-shadow> 馬車里沒有反應
09:39:48<茉實> 「咦OAO!?」
09:39:49<Samurai> “不見了?”
09:39:52<霍克> “唔?”
09:39:59* Samurai 睡意頓時飛到九霄雲外
09:40:04* 瑟麗娜 打哈欠的嘴巴張開一半停住了
09:40:09<GM-shadow> “不對啊,天衣子應該就在裡面才對?’
09:40:17* Minas 看了看莎奈露。
09:40:24<霍克> “看看里面?”
09:40:25<瑟麗娜> “你們守夜守半天竟然把天衣子守丟了?”
09:40:29* Minas 示意她把門打開。
09:40:30<GM-shadow> 莎奈露踩在車軸上拉開了馬車門
09:40:44<GM-shadow> “啊啊,果然是沒睡醒呢。”
09:40:52* Minas 扭過頭去,不看車裡的情況。
09:40:55<茉實> 「嚇死人了……」
09:40:57<霍克> “……别吓人啊。”
09:40:58<Minas> 『呼……』
09:41:03<瑟麗娜> “……不要亂嚇人啊”
09:41:04<Samurai> “……”
09:41:14<霍克> “……不过,老板娘也不像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
09:41:15<GM-shadow> 你們看到天衣子趴在馬車的便攜桌上,似乎睡著了
09:41:26<霍克> “有什么缘故吧。”
09:41:32<GM-shadow> 桌子上丟著幾件東西
09:41:33<Samurai> “不過說回來,這樣就一下子醒了”
09:41:34<瑟麗娜> “整理帳目到半夜么……”
09:41:43<茉實> 「姊姊……」
09:41:44* Minas 感到有點懷疑,
09:41:46<瑟麗娜> “我們真的有這麽多帳目可整理嗎?”
09:41:57* Minas 但是也不好直接進去看情況。
09:42:01<霍克> “为了伪装的名目影响了正事?”
09:42:09* Minas 只能等等再說。
09:42:15* Samurai 在圣武士大叔身後推了一把
09:42:22<GM-shadow> 不過你們在旁邊這麼吵吵,她竟然也一點起來的意思也沒有
09:42:24<霍克> “女性朋友们去查看一下吧……”
09:42:38* 茉實 跳上車
09:42:53* Minas 沒站穩,於是就撞進了馬車裡。
09:42:55* 瑟麗娜 看看桌上丟着什麽?
09:43:07* Minas 回頭看看是誰踢的……
09:43:12* 瑟麗娜 抬腳踹出去……
09:43:16<茉實> 「把那人丟出去…」
09:43:24<瑟麗娜> “急什麼”
09:43:28* 霍克 决定去查看马的情况
09:43:31* Minas 沒留神前面,又被踢出來了……
09:43:36<GM-shadow> 瑟麗娜驚訝地發現,桌上的東西就是那個舊舊的”印匣”
09:43:37<茉實> 「海實姐?」
09:43:54* 瑟麗娜 看看沒有別的了嗎?
09:44:07<GM-shadow> 不過現在,已經被以一種奇怪的方法拆成了幾段
09:44:09* Minas 爬起來決定情況不對,又湊在了馬車門邊。
09:44:15<Minas> 『怎麽回事?』
09:44:32<瑟麗娜> “咦?”
09:44:34<Samurai> “怎么了?”
09:44:37<GM-shadow> 或者說,它本來就是以一種奇特的方式組合起來的,而現在被拆開了
09:44:37<茉實> 「好像是徹夜研究印匣」
09:44:43* Samurai 發現好像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09:44:53* 瑟麗娜 那麽看看拆出什麽其他物件沒?
09:44:54<GM-shadow> 而真正把你們嚇到的是
09:45:03<茉實> 「拼圖嗎?」
09:45:16<GM-shadow> 剛才被圣武士一撞,馬車大幅度的搖了搖
09:45:43* 茉實 看著被拆開的漆盒
09:45:48<GM-shadow> 趴在桌上的天衣子直接噗的一聲就從桌子上倒在了地板上
09:46:03<GM-shadow> 似乎毫無反應的樣子
09:46:05* 霍克 好像听到什么很大的响声
09:46:10<Minas> 『口古月……』
09:46:18<霍克>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09:46:32<瑟麗娜> “喂……”
09:46:42* Minas 覺得現在不是矜持的時候了,趕緊進去試了一下海實小姐的鼻息。
09:46:43<Samurai> “……你們先管人好不好”
09:46:46* 瑟麗娜 伸手去推天衣子
09:46:51<茉實> 「霍克你來看一下」
09:46:52* Samurai 差點就自己爬上去了
09:46:54* 霍克 跑回马车旁
09:47:06<霍克> “我方便吗?虽然样子或许过关但本质上还是……”
09:47:12<茉實> 「快!」
09:47:13<GM-shadow> 圣武士趕快湊上去,還好,天衣子還有鼻息在
09:47:20* 霍克 跳上去了
09:47:24* 瑟麗娜 醫療查看下是怎麽了?
09:47:24<GM-shadow> 不過人已經陷入了昏睡的狀態
09:47:25<Minas> 『人還活著。』
09:47:26<霍克> “怎么了?”
09:47:32<GM-shadow> “天衣子怎麼了?”
09:47:32<Oicebot>  瑟麗娜进行heal检定: 1d20+9=20+9=29
09:47:36<茉實> 「會不會是印匣的魔法?」
09:47:39<Minas> 『不過好像在昏睡中。』
09:47:42<霍克> “魔法?”
09:47:52<茉實> 「海實姐的樣子有點怪」
09:47:54* Minas 絕技,掐人中。
09:47:59<GM-shadow> 在你們手忙腳亂的時候,莎奈露也在後面急了
09:48:02* 瑟麗娜 把不專業並且亂摸的贓手都打開了
09:48:07<GM-shadow> “快搬出來。”
09:48:11* 霍克 一起检查海实的情况看看是不是魔法睡眠造成的
09:48:12<瑟麗娜> “不懂不要亂按”
09:48:26<Minas> 『嗯……』
09:48:26<Samurai> “你們不要將活人搶救成死人啊喂”
09:48:57<Oicebot>  霍克进行我先试着扔一个SC了啊就当我口胡也可以啊检定: 1d20+8=19+8=27
09:49:44<茉實> 「統統給我安靜!讓霍克專心檢查!」
09:49:49<GM-shadow> 瑟麗娜: (你們今天的骰運...
09:50:00<瑟麗娜> “嗯……似乎是一種魔法睡眠……”
09:50:06<Minas> 『哦?』
09:50:20* 霍克 又转过去检查被拆开的匣子
09:50:21* 瑟麗娜 檢查過心跳和呼吸后說道
09:50:30* Minas 臉紅……
09:50:34<瑟麗娜> “所有情況都正常,只是睡著了……”
09:50:42* Minas 心想是不是要王子的吻才能醒來……
09:50:52<茉實> 「只能等了嗎?」
09:51:06<瑟麗娜> “可以肯定的是不會有生命危險,但不知道如何解除?”
09:51:06<霍克> “这玩意可以隔绝强大的魔法探测,我那三脚猫级别的法术怎么都不算强大了所以没发现东西也很正常……”
09:51:16<Samurai> “大叔你不要在旁邊露出這么猥瑣的表情啦”
09:51:17<Minas> 『嗯……』
09:51:27<霍克> “我没记错的话……这不是一般的魔法睡眠。”
09:51:28<Minas> 『問題是這玩意兒。』
09:51:31* 霍克 一边动手一边说
09:51:45<瑟麗娜> “不過應該肯定和這個被拆掉的印匣有關吧”
09:51:46* Minas 拿起來桌上變成奇怪形狀的印匣。
09:51:56<霍克> “而是,叫啥来着……附体?好像有附体的情况存在。”
09:52:01* Minas 仔細地看了看。
09:52:12<瑟麗娜> “附體嗎……”
09:52:17* Samurai 忽然不知道自己能幹嘛
09:52:18* Minas 發現看不出啥……
09:52:19<霍克> “大概就这么叫吧。但我也不太确定。”
09:52:24* 瑟麗娜 摸個PFE看看有沒有什麽效果
09:52:26<霍克> “因为附体而昏睡,或者昏迷的情况……”
09:52:26<茉實> 「聽起來真是超麻煩的」
09:52:35<霍克> “据我所知并不多见。”
09:52:49<茉實> 「我覺得還是先不要亂動她吧?」
09:52:51<Samurai> “扶梯是神馬啦……”
09:52:57<Minas> 『是海實小姐打開了印匣造成的嘛?』
09:52:58<瑟麗娜> “讓我試試給她驅魔……”
09:53:11* 瑟麗娜 擺出架勢唸咒
09:53:14<GM-shadow> 霍克: 瑟麗娜施展了一個祛除邪惡的儀式,不過看起來沒什麼用
09:53:24<Minas> 『你是不是還要什麽無根水童子尿什麽的……』
09:53:28<霍克> “惑控法术毕竟不是我的强项……”
09:53:41* 霍克 停下摆弄匣子的手,叹了口气
09:53:42<瑟麗娜> “嗯……似乎不是一般的邪靈呢……”
09:53:48<GM-shadow> “等等,你們聽...”
09:53:51* Minas 雖然這樣説,心裡卻著實着急。
09:53:55<霍克> “是我的失误。这上面确实有魔法灵光。”
09:53:58<Minas> 『嗯?』
09:54:05<GM-shadow> 一直在嘗試急救的莎奈露耳朵轉了一下
09:54:10* 瑟麗娜 瞪“你不是要説你可以提供童子尿吧?”
09:54:13<Samurai> “?!”
09:54:13<茉實> 「不,也都說這不是一般的魔法了」
09:54:15<GM-shadow> “天衣子...好像在說什麽?”
09:54:19<霍克> “要拆开了才能发现,应该是咒法系……”
09:54:23<霍克> “唔?”
09:54:24* Samurai 俯身聆聽
09:54:27<瑟麗娜> “不懂就不要在這裏亂說”
09:54:33<Samurai> “噓”
09:54:46* 霍克 安静
09:54:49* 茉實 閉嘴
09:54:51<GM-shadow> 武士聽到,天衣子在斷斷續續抵用某種古老的明海語言說著什麽
09:55:04<Oicebot>  Samurai进行我聽检定: 1d20+7=20+7=27
09:55:08<GM-shadow> 雖然氣若遊絲,不過你還是可以沒什麼問題的聽到
09:55:10<茉實> .d+5 聽
09:55:10<Samurai> (干……
09:55:25<Samurai> (月伶你的命令還是錯了= =
09:55:45<Oicebot>  茉實进行聽检定: 1d20+5=14+5=19
09:56:08<GM-shadow> Samurai: (狐狸聆聽的結果與武士相同
09:56:59* Samurai 將聽到的話重複了一次
09:57:26<Oicebot>  茉實进行地方知識检定: 1d20+7=13+7=20
09:57:27<GM-shadow> 无翼之鸟渴求飞翔…需要当心风之魔王
09:57:27<GM-shadow> 祖父…在黑暗中等待子孙,而他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09:57:27<GM-shadow> 杀人者自封君主,偷来的宝冠沾上黑羽
09:57:27<GM-shadow> 死者徘徊在残垣断壁,它们的影子永无止息
09:57:27<GM-shadow> 秘宝深埋废墟之底,且待来者启其封印
09:57:46<Minas> 『嗯……』
09:57:58<Minas> 『難道是海實小姐的祖父……』
09:58:38* Minas 覺得有點憤懣,站起身來:『我們去鎮裡看看吧。』
09:58:47<Samurai> “結合上次看到的那封信……唔……”
09:58:48<瑟麗娜> “嗯……可以確定的是佈林沃有很多亡靈……”
09:59:02* Samurai 想到了什麽
09:59:13<霍克> “难道意思就是说,海实小姐她祖父这次决定亲自出马说出真相了吗……”
09:59:14<茉實> 「聽起來像是祭文」
09:59:37<霍克> “结合信的内容的话,与其说容易理解,倒不如说直白过头了呢。”
09:59:48<霍克> “除了第一句。”
09:59:52<Minas> 『看看這所謂的雨辰老頭到底是什麽佐料……』
10:00:26<Minas> 『莎奈露……麻煩你在這裡照顧海實小姐。』
10:01:04<Minas> 『走吧。』
10:01:10* Samurai 相信天衣子暫時不會有大礙,先松了口氣
10:01:37<GM-shadow> “嗯,那麼我就在這裡照看天衣子和營地。”
10:01:41<茉實> 「欸,黑羽會不會是指那些小偷烏鴉?」
10:01:52* 茉實 踢一下武士
10:01:57<Samurai> “唔?”
10:02:05<GM-shadow> “你們如果發現了可以喚醒天衣子的辦法,一定要快去快回啊。”
10:02:30<茉實> 「沒有翅膀的鳥崽子、黑色羽毛」
10:02:47<Minas> 『嗯……那是自然。』
10:03:01<Samurai> “唔……我覺得那只是一種修辭手法啦”
10:03:02* Minas 於是帶隊向鎮裡走去。
10:03:12<Samurai> “不過我的漢文也很爛”
10:03:14<茉實> 「嘖」
10:03:31* 霍克 若有所思地跟上去
10:03:42<瑟麗娜> “……直覺感到……我們要找到那個印璽才能喚醒她呢……”
10:03:45<茉實> 「啊,那聽起來像神知語,不懂也很正常啦」
10:03:58<Samurai> “我更怕的是……好吧沒什麽”
10:04:01<茉實> 「還有雨辰老爺的靈魂」
10:04:07<霍克> “我同意瑟丽娜的观点。”
10:04:21<GM-shadow> 你們一邊商量著,一邊靠腳力接近鎮子
10:04:24<霍克> “虽然我对那种东西不太熟……但是跟一般的‘附体’不太像。”
10:04:24<茉實> 「那姊姊,妳一個人要小心喔…」
10:04:35<霍克> “不是一般的手段可以祛除的。”
10:04:35* 茉實 啾一下
10:04:59<GM-shadow> 走了幾個鐘頭,整個布林沃的淒涼景象你們已經可以看到了
10:05:04<GM-shadow> (待我地圖
10:07:25<GM-shadow> 整座灰暗的小山,原來就是被火劫過的布林沃鎮
10:07:51<GM-shadow> 房子坍塌倒毀,幾乎都被焚燒過
10:08:36<GM-shadow> 一汪暗綠色的小湖泊環繞了半個鎮子,包圍著鎮西的城堡
10:09:11* Samurai 遠望彼方的城堡
10:09:24* Samurai 看看和夢中所見的城堡是否一致
10:09:24* Minas 向左邊望去,看看城堡的模樣。
10:09:27* 霍克 又看向武士。“可有既视感?”
10:09:28<茉實> 「那個好像就是姊姊說的北斗神女祭壇了」
10:09:31<GM-shadow> 就和其他的建築一樣,城堡灰暗而枯焦,如果不是有石頭的成份在恐怕就已經是焦木頭架子了
10:09:38* 茉實 指著東方
10:09:49<Minas> 『嗯……』
10:10:17<GM-shadow> 正如武士所料的,崩毀的城堡和他夢中那座焚燒的城池別無二致
10:10:19<Minas> 『小心一點為上,我們先看看湖右邊的幾座屋子。』
10:10:35<GM-shadow> 除了更為淒涼和陳舊
10:10:44* 瑟麗娜 遙拜祭壇,“願女神保佑我們早點找到喚醒天衣子的方法……”
10:10:45<Minas> 『看看裡面能不能找到點對城堡裡有什麽東西的提示。』
10:11:00<Samurai> “那的確是,夢裡看過的城堡呢,也就是說,兇案就是發生在這裡無疑了”
10:11:09<GM-shadow> 明海的高聳城樓和阿維斯坦的護牆以奇怪的風格雜糅在一起
10:11:41<GM-shadow> (所以你們現在去哪個點?
10:11:49<瑟麗娜> “你們昨天看到的火光,能辨別是從哪裡發出的嗎?”
10:11:58<茉實> (能嗎?
10:12:14<Minas> [R地點開始地毯式搜LOOT
10:12:15<GM-shadow> (你們只能肯定是在這一帶,畢竟很遠嘛
10:12:41* 瑟麗娜 找找看地上有沒有足跡,或者剛剛用過火的痕跡
10:12:45<茉實> 「沒辦法呢,總之小心吧」
10:12:54* Samurai 同搜痕跡
10:13:00<GM-shadow> 你們跋涉到小湖的對岸,發現小岬角上是座被摧毀的燈塔
10:13:05<GM-shadow> 不過空無一物
10:13:06* 瑟麗娜 不過不擅長找這些東西,覺得很沒方嚮……
10:13:09<Oicebot>  Samurai进行你說是生存也罷,察覺也行检定: 1d20+7=6+7=13
10:13:09* 茉實 搜索足跡
10:13:17<Samurai> (果然rp用光了
10:13:22* 霍克 东张西望
10:13:25* Minas 看看有沒有可以利用裝車的東西。
10:13:33<GM-shadow> 你們經過一番搜索
10:13:36<Oicebot>  瑟麗娜进行裸骰直覺!检定: 1d20+4=2+4=6
10:13:43<Oicebot>  茉實进行生存检定: 1d20+7=4+7=11
10:13:53<Minas> 『這裡時做燈塔呢……』
10:14:02<茉實> (早知道取10了…
10:14:04<GM-shadow> 發現整個城鎮雖然被燒的一塌糊塗,但是也廢棄了許久
10:14:06<霍克> “毕竟是个港口的样子。”
10:14:10<瑟麗娜> "燈塔現在有什麽用啦……"
10:14:30<GM-shadow> 很難分辨出什麽足跡...或者說,這裡就看不出有人的樣子
10:14:46<Samurai> “你們看到的火光真的是這一帶么喂”
10:15:00<茉實> 「昨天有人點火的大概不在城鎮裡」
10:15:02<GM-shadow> 但是在瑟麗娜想女神的祭壇祈禱時,你們紛紛認為莎奈露的話是真的
10:15:12<Minas> 『嗯……確實是在這一帶的樣子。』
10:15:16* 茉實 指著城堡
10:15:22<茉實> 「應該在那吧」
10:15:39<GM-shadow> 這座燒成焦骨的鎮子里,祭壇幾乎是唯一保存完好的建築
10:15:47<霍克> “虽然我觉得只要呆到晚上就能够得知真相,唔……”
10:15:53<Minas> 『那麽看看對岸的那兩座房間吧。』
10:16:18<GM-shadow> 事實上,武士和茉實認為,那座祭壇與其說叫祭壇,不如說更像座超小號的神社
10:16:18<Minas> [MNPO順序走一圈。
10:16:28<Minas> [哦,PQ
10:16:30<Samurai> “唔?這不是鳥居嗎”
10:16:33<GM-shadow> 嗯,你們沿岸繼續探索
10:16:49* Samurai 指著某個面熟的玩意
10:17:02<茉實> 「是啊,這裡以前大部分都是明海人吧」
10:17:14* 茉實 把銅幣投進賽錢箱
10:17:24<GM-shadow> 在成片被燒燬的民房裡,你們只看到了被廢棄多時或燒燬的生活用品
10:17:25<Minas> 『嗯……鳥住在這東西上面?』
10:17:26<Samurai> “走啦笨狐貍”
10:17:27* 瑟麗娜 填兩塊石頭算是幫祭壇維修過了……
10:17:38* 霍克 也留意一下有没有最近被动过的痕迹
10:17:41<GM-shadow> 似乎并沒有被劫掠過的樣子
10:17:53<茉實> 「說起來很麻煩,以後再解釋吧」
10:18:02<Samurai> “看來荒廢之後連來碰運氣的強盜都沒有呢”
10:18:05<霍克> “纯粹的烧杀,没有抢掠,果然是有预谋的吧。”
10:18:08* Samurai 感到有點不自然
10:18:20<茉實> 「不過以北斗神女來說應該是蝶居吧」
10:18:25<GM-shadow> 在水邊你們碰到了兩隻野生的礁爪怪,然後你們獲得了今天的晚餐
10:18:36<Samurai> (好快!
10:18:43<霍克> “强盗到荒无人烟的地方才比较不正常吧。”
10:18:56* Minas 噼里啪啦。
10:19:02<Samurai> “小妹,啊不,小哥你肯定沒窮過吧……”
10:19:15<茉實> 「要進城了嗎?」
10:19:33<GM-shadow> 最後你們沿路來到神社
10:20:13<GM-shadow> 和整座城裡大部份都是瓦裡西亞常建的建築不同,這座小神廟的鎮子里唯二與衆不同的東西
10:20:18<GM-shadow> (唯一是城堡
10:20:35<霍克> “明知道被烧杀过的地方,谁知道没有被抢掠过呢……”
10:20:43<GM-shadow> 而且茉實真的發現了賽錢箱(!
10:20:54<霍克> “旁边就是大路的话,当然优先去大路宰肥羊吧?”
10:21:00* 茉實 投錢、鞠躬、啪啪啪
10:21:16<GM-shadow> 一尊小小的銅鑄黛絲娜神像供在簷下
10:21:33<霍克> “我比较关心的是路过的人没有顺手牵羊……”
10:21:49* 瑟麗娜 再次祈求女神早點治好天衣子的病……
10:21:53<GM-shadow> 而神社本身則被修葺的很好,雖然不免也陳舊了
10:22:06<GM-shadow> 就在你們祈禱禮拜的當口
10:22:21<Minas> 『嗯……』
10:22:22<GM-shadow> (想了想,所有人察覺吧
10:22:22* Samurai 入鄉隨俗拜了兩拜,但主要是到處溜達偵察
10:22:33* 瑟麗娜 然後把哈羅牌放在神像前拜拜,算是受到祝福了
10:22:37* Minas 搖晃搖晃錢箱,估計一下有多少。
10:22:42<Oicebot>  Samurai进行別提了检定: 1d20+7=19+7=26
10:22:50<Oicebot>  霍克进行察觉啊哈哈哈检定: 1d20+1=1+1=2
10:22:55<Oicebot>  瑟麗娜进行偵查检定: 1d20+4=9+4=13
10:23:24<瑟麗娜> “別動女神的錢,會遭報應的”
10:23:25<Oicebot>  茉實进行偵查检定: 1d20+5=17+5=22
10:23:40<Oicebot>  Minas进行Perception检定: 1d20+0=16+0=16
10:24:04<GM-shadow> 那麼武士和狐狸因為正對著神社,所以看到在黛絲娜的神像後面
10:24:15<GM-shadow> 似乎有個小小的人影在打量你們
10:24:22<Minas> 『據我所知,黛絲娜的錢箱是留給恰巧路過而且有需要的人的。』
10:24:23<Samurai> “誰?”
10:24:38<瑟麗娜> “的確如此,但你顯然不是有需要的人”
10:24:39* Samurai 出聲提醒同伴
10:24:56* Samurai 抽刀向那邊邁過去
10:25:02<霍克> “谁?不就是黛丝娜吗?”
10:25:09<GM-shadow> “你們...是女神的信徒嗎?”
10:25:13<Minas> 『嗯……我是懂得讓這箱錢翻倍的人……』
10:25:24<瑟麗娜> “……別狡辯了”
10:25:25<霍克> “哎,有人吗?”
10:25:40<GM-shadow> 一個尖尖細細但是沒有惡意的聲音
10:25:44<Samurai> “你們如果將目光從塞錢箱移開,就會發現我們有新同伴了”
10:25:44<茉實> 「哪位?」
10:26:01<茉實> 「出來說話吧」
10:26:04<Samurai> “姑且算是吧,出來!”
10:26:08* Samurai 聳肩
10:26:11<瑟麗娜> “哎?剛才誰在說話?”
10:26:20* 霍克 张望
10:26:24<GM-shadow> 當然,忽略掉它(?)手上一把小的不成比例的星匕首的話
10:26:42<霍克> “……看来是被你们吓到了呢。”
10:26:53* 瑟麗娜 看到了同行
10:27:02* 霍克 回头看看某人的刀,某人的枪,某人的剑
10:27:06<GM-shadow> “如果是織夢者的信徒,請過來說話。”
10:27:21* Samurai 轉頭看了眼selina
10:27:42* 瑟麗娜 於是露出背後天生的蝴蝶形胎記給他看,“不僅是信徒,我可是神選之人呢”
10:27:45<茉實> 「我是所有善良之靈的信徒」
10:27:56* 霍克 遮眼
10:27:58* Minas 捂眼睛
10:28:03<GM-shadow> 等瑟麗娜走上前來的時候,這個小身影從神像后飛了出來
10:28:04<Samurai> “只要神能喂飽我,我就信誰。”
10:28:09* 茉實 理所當然地過去
10:28:23<GM-shadow> (立繪
10:28:25* 瑟麗娜 鄙視這些沒見過市面的男人!
10:28:29* Samurai 條件反射向那邊揮刀
10:28:44<Samurai> “喂,破綻太大了”
10:28:55* Minas 什麽也沒看見。
10:29:06<瑟麗娜> “你是什麽人……?”
10:29:14* 瑟麗娜 看看那個小身影是什麽
10:29:30<GM-shadow> 一個揹着對漂亮的蝴蝶翅膀的纖細小精靈
10:29:33* Samurai 將薙刀橫在牧師妹和小傢伙中間
10:29:48<霍克> “哦……”
10:29:52<GM-shadow> 它輕鬆的就躲過了武士的長刀
10:29:56<瑟麗娜> “武士你在做什麽啦”
10:30:07<GM-shadow> “真不懂禮貌大傢伙呢...”
10:30:14<Samurai> “敵我未分就別急著脫衣服啦。”
10:30:19* Samurai 無奈
10:30:31<霍克> “你是说分清了就可以脱吗……”
10:30:31<GM-shadow> “你就是,女神的信徒嗎?”
10:30:38<瑟麗娜> “他有拿著星刃當然是朋友啦”
10:30:39* 霍克 从指缝里看那小东西
10:30:42* 茉實 嘆氣
10:31:01<Samurai> “……所以說女人吶……”
10:31:06<GM-shadow> 雖然身體纖細,不過你們覺得它那對星匕首扎一下還是很痛的
10:31:07* Samurai 嘆氣將刀放下
10:31:38<茉實> 「請問妳是?」
10:31:43* 瑟麗娜 看向那個妖精似的東西,“對呀,我們是女神的信徒”
10:31:49<瑟麗娜> “你自己不也是嗎?”
10:32:28<GM-shadow> “是啦,不過在這個地方,不能不多個心眼才行哦。”
10:32:47<霍克> “确实如此……”
10:32:51* Samurai 想吐槽兩句,但想想還是算了,跟這些宗教狂熱份子聊不到一塊去
10:32:52<GM-shadow> 她圍著瑟麗娜飛了一圈,停在賽錢箱上
10:32:56* 霍克 又看看某人的刀,某人的枪,某人的剑
10:33:11* 瑟麗娜 聽說妖精都喜歡閃亮的小玩意,於是拿出一隻用貝殼做成的蝴蝶形吊墜
10:33:21<瑟麗娜> “你說的對啦,不過我們不是壞人啊”
10:33:22<GM-shadow> “斯菲爾,這片聖地現在的祭司。”
10:33:27<GM-shadow> “有禮了。”
10:33:29<瑟麗娜> “看,這個給你做禮物”
10:33:43<GM-shadow> “啊啊!謝謝!”
10:33:51<GM-shadow> “敢問您是?”
10:33:54<Samurai> “祭……司?”
10:34:01* Samurai 沒管住嘴
10:34:03<霍克> “好厉害的样子!”
10:34:12<GM-shadow> 小精靈把項鏈掛在黛絲那神像上
10:34:24<瑟麗娜> “我是海邊一個神殿的祭祀”
10:34:27<GM-shadow> “啊啊,忘了說了哦。”
10:34:28<茉實> 「再亂講話我先用槍托打你們喔……」
10:34:35<GM-shadow> “非常榮幸,榮幸。”
10:34:48<瑟麗娜> “不過我們神殿已經被海嘯淹掉啦”
10:34:57<GM-shadow> “哎,真可怕啦。”
10:35:00* Samurai 拿塊肉乾出來嚼,不說話了
10:35:03<瑟麗娜> “所以現在正在四處旅行呢”
10:35:20<GM-shadow> “不過和這裡也...”小精靈低下頭
10:35:21<Minas> 『嗯……你昨晚有沒有發現此地有何異狀?』
10:35:33* Minas 直接問。
10:35:33<GM-shadow> “能旅行真好吶..”
10:35:46<茉實> 「這裡怎麼了嗎?」
10:35:54* LogReaper [color=silver
10:36:01[/color]* Minas 發現錢箱不能拿走,有點失望。
10:36:03<瑟麗娜> “你也可以去旅行啊,有什麽困難嗎?”
10:36:12<GM-shadow> “嗯...是這樣,我在這裡已經呆了30多年啦。”
10:36:34<霍克> “三十多年?”
10:36:42<瑟麗娜> “難道是受人委托要看守這裏?”
10:36:58<GM-shadow> “有人在這裡修了座供奉女神的神社,我就被從極樂原野派過來了呢!”
10:36:59<霍克> “就是说,在布林沃变成现在之前就已经在这里了?”
10:37:08* 霍克 没管住自己的嘴
10:37:15<GM-shadow> 說到這裡,小精靈自豪的挺起胸
10:37:28<Samurai> “yummy……yummy……”
10:37:37* Samurai 嚼得有聲有色
10:37:43<瑟麗娜> “嗯,所以就需要一直守護在這裏?”
10:37:44<GM-shadow> “嗯...不過後來,確實有些壞人來了。”
10:38:02<瑟麗娜> “壞人?怎樣的壞人?”
10:38:10<GM-shadow> “把大家都...它們太大了,我不敢出去。”
10:38:19<GM-shadow> 小精靈想了想
10:38:22<霍克> “太……大了……”
10:38:35<GM-shadow> “有很大很大,紅色的巨人。”
10:38:50<GM-shadow> “還有一些穿著黑衣服的人類。”
10:39:06<GM-shadow> “他們見人就殺...”
10:39:28<茉實> 「跟你夢到的一樣哪,吃貨哥」
10:39:28* 瑟麗娜 皺皺眉頭,“這個跟你不能離開這裏有關係么?”
10:39:40<GM-shadow> “不過那也是很早以前的事啦...雖然他們走了,不過留下了些奇怪的傢伙在這裡呢。”
10:39:51<瑟麗娜> “奇怪的傢伙?”
10:39:52<霍克> “奇怪东西是吗?”
10:39:56<GM-shadow> 她飛到你們頭上,指了指城堡
10:40:05<茉實> 「欸?現在換成別人了嗎?」
10:40:05* 霍克 看过去
10:40:07<GM-shadow> “裡面,就在裡面。”
10:40:31<GM-shadow> “有一群腦袋和烏鴉一樣,身子卻是人的傢伙。”
10:40:33<瑟麗娜> “怎樣的……奇怪傢伙?”
10:40:34<茉實> 「該不會是長得像烏鴉的矮個子吧」
10:40:41<茉實> 「我就說吧!」
10:40:58<GM-shadow> “還有一個和烏鴉一樣,卻還長著烏鴉翅膀的傢伙。”
10:41:08<GM-shadow> “它們...”
10:41:19<霍克> “和乌鸦一样,长着乌鸦翅膀……总感觉这表述有什么不对……”
10:42:01<GM-shadow> 小精靈打了個哆嗦“它們信著深淵里來的壞東西,太可怕了。”
10:42:05<茉實> 「風之魔王啊…」
10:42:09<瑟麗娜> “它們晚上會出來么?”
10:42:28<茉實> 「他們都在這裡幹甚麼了?」
10:42:30<GM-shadow> “它們有時候也會出來的,不過大多數時候都呆在城堡里。”
10:42:52<GM-shadow> “主要是到處抓動物什麽的...有時候也有人。”
10:42:59<瑟麗娜> “他們出現的時候會打著燈籠嗎?”
10:43:18<GM-shadow> “不過如果我要不守在這裡的話,它們一定會把祭壇給拆啦!”
10:43:38<霍克> “没翅膀的鸟和风之魔王吗……”
10:43:42<瑟麗娜> “嗯……這真是危險啊,多虧你一直守在這裏”
10:43:44<GM-shadow> “嗯...沒有燈籠啦,不過它們有時候會在城堡里點火...”
10:43:56<Samurai> “原來那不是比喻啊……”
10:44:03<GM-shadow> (有宗教或者位面可以鑑定
10:44:04<Samurai> “俺的漢文真的是白學了”
10:44:31<Samurai> “唔?原來你一個人就能抵擋住他們了?”
10:44:39<Oicebot>  瑟麗娜进行我竟然學了宗教检定: 1d20+5=20+5=25
10:44:48<GM-shadow> (...
10:45:03<霍克> (我曾经有位面(望天
10:45:09<GM-shadow> “沒有沒有,我打不過它們的!”
10:45:37<Samurai> “那他們也奈你不何嘛”
10:46:53<GM-shadow> 瑟麗娜: 小精靈笑了
10:47:03<GM-shadow> 你知道,這裡是墓園
10:47:20<瑟麗娜> (小聲)“這個風之魔王大概就是指的女神的敵人拉瑪什圖的敵人帕祖祖啦……”
10:47:22<GM-shadow> “本來那座城堡就嗯...鬧鬼的。”
10:47:33<瑟麗娜> “不過敵人的敵人可不是朋友哦”
10:47:43<茉實> 「怕煮煮?」
10:47:46* Samurai 完全沒聽懂
10:47:55<GM-shadow> “我在這裡小小的騙它們一下,它們也就不敢過來啦。”
10:48:04<瑟麗娜> “總之是個壞蛋惡魔領主”
10:48:13<茉實> 「嗯,懂了」
10:48:21* 瑟麗娜 跟沒知識的人打交到真是頭痛,唉
10:48:37<茉實> 「不過信惡魔的傢伙會怕鬼啊……」
10:49:25<GM-shadow> “嗯..你們是要進那座城堡去嗎?”
10:49:42<GM-shadow> 小精靈期待的望著瑟麗娜
10:49:49<瑟麗娜> “是啊,其實不瞞你說,我們是得到女神的托夢在尋到這裏啊”
10:50:02<GM-shadow> “真的?真的?”
10:50:14<GM-shadow> 她圍著瑟麗娜又轉了一圈
10:50:14<霍克> “大概是的。”
10:50:27<瑟麗娜> “就是那個看起來像個傻瓜似的武士,夢到了這裏呢”
10:50:34<GM-shadow> “那你們一定能對付城堡里的壞傢伙!一定能吧!”
10:50:53<GM-shadow> “唉...”她聽到是武士,有些喪氣的樣子
10:51:00<瑟麗娜> “這個……我想,應該可以吧”
10:51:18<瑟麗娜> “畢竟女神把任務交給了我們”
10:51:18<Samurai> “真的不知道隨便對陌生人露背的笨還是我笨……”
10:51:22<茉實> 「是一定要打贏呢」
10:51:24* 霍克 手肘捅了一下瑟丽娜:“这个时候应该给它点信心吧。”
10:51:49<瑟麗娜> “所以也請為我們祈禱吧!”
10:51:54<GM-shadow> “嗯嗯!只要你們能解決掉裡面那個女神的敵人,你們需要休息或者治傷的時候隨時可以來這裡。”
10:52:08<霍克> “唔,真是可靠呢。”
10:52:32<茉實> 「交給我們吧,沒什麼好害怕的!」
10:52:34<GM-shadow> “我畢竟也是女神的祭司呢!”
10:52:49<GM-shadow> 她又驕傲地站在賽錢箱上
10:53:14<瑟麗娜> “那謝謝你了,斯菲爾”
10:53:27<GM-shadow> “哦對了,你們小心城堡的正門哦...雖然原來那裡被打破了,烏鴉人又把它修好了。”
10:53:41<GM-shadow> “現在他們天天在那看著呢!”
10:53:51<茉實> 「有什麼路可以偷偷溜進去嗎?」
10:54:36<GM-shadow> “你們一定要找個其他墻上有缺口的地方溜進去...似乎正門西南邊那堵牆就有個洞。”
10:55:01<GM-shadow> “雖然我也沒有摸進去過,不過那裡好像沒什麼守衛啦。”
10:55:13<霍克> “对了,他们平时会出入吗?”
10:55:15<GM-shadow> “都是女神的信徒,不用謝!”
10:55:19<霍克> “比如和什么别的人联系之类的?”
10:55:38<GM-shadow> 斯菲爾想了想“除了打獵,似乎很少哦。”
10:56:07<霍克> “唔……”
10:56:14<GM-shadow> “哦對了,前些日子好像有個紅紅的像燈籠一樣的東西飄進去了!”
10:56:27<霍克> “…………………………要碰到熟人了呢……”
10:56:35<GM-shadow>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麽怪物東西...不過肯定不是什麽好東西啦!”
10:56:41<Samurai> “熟人呢……”
10:56:50<茉實> 「是個混蛋呢…」
10:56:59* 茉實 上膛
10:57:01<GM-shadow> “哎...是嘛。”
10:57:22<茉實> 「這次我一定要用這把槍幹爆那傢伙的鼻孔」
10:57:32<瑟麗娜> “嗯……是個將這群壞蛋一網打盡的好機會了!”
10:57:34* 茉實 燦爛地笑
10:57:36<GM-shadow> “很感謝你們!女神保佑你們一路平安!”
10:57:55<GM-shadow> 小精靈誇張的向你們鞠了個躬
10:58:16* 茉實 鞠躬
10:58:31* 霍克 回礼
10:59:02<GM-shadow> ====================================那麼今天就save吧==========================================
« 上次编辑: 2013-10-22, 周二 23:33:50 由 傻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