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断章:安缇诺娅的假日  (阅读 2040 次)

副标题: 安缇诺娅,我要没收你的小伙伴!(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099
  • 苹果币: -4
断章:安缇诺娅的假日
« 于: 2013-08-11, 周日 18:00:31 »
劇透 -   :
[/color]14:23:21<希萝|DM> ===============喵呜,开始了==============
14:24:14<希萝|DM> 9:16,10月的某一天,帝国历802年
14:24:36<希萝|DM> 长老院大执政官卫队宿舍楼,安缇诺娅的房间
14:25:49<希萝|DM> 初秋的阳光和煦地照耀着大地,几缕光斑透过窗帘投射在房间地板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14:29:24<希萝|DM> 又是一个休息日,正在你沉浸在休息日懒觉的美梦之中的时候,蒂法娜手制早餐的香味窜入了你的鼻孔,将你从沉眠中唤醒
14:29:28<希萝|DM> (行动吧
14:33:20* 安缇诺娅 睁开眼睛,感觉身体状况的同时用余光确认“饥荒清除者”的位置,这已经是身体习惯的一部分了
14:35:01* 安缇诺娅 如果没问题就跳下床简单地做些伸展运动放松一下睡僵了的肌肉
14:35:28<希萝|DM> 你没有看到你的饥荒清除者
14:35:47<希萝|DM> 接着你想起来,你应该把它放在你的手套内了
14:36:43<安缇诺娅> “哦对,最近新买了那玩意来着……”
14:37:10* 安缇诺娅 小声嘀咕着找到手套确认一下武器
14:37:34<希萝|DM> 超~小巧版的饥荒清除者正静静地躺在手套中央
14:38:41<希萝|DM> “叮~”的一声,蒂法娜将盘子放在了桌子上,按了一下桌上的餐铃,提醒你早餐已经做好了
14:39:50<希萝|DM> 培根煎蛋的油香味与牛奶的奶香混合着窜入你的鼻孔,将你腹中一夜安眠后的饿虫同时唤醒
14:40:59<安缇诺娅> “哟,旅伴,今天又早起了……?不过起床就有东西可吃真是人生至福,这是你的功劳啊。”
14:41:33* 安缇诺娅 反而有点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上前摸摸旅伴的脸颊以示奖励
14:41:52* 安缇诺娅 然后替她拉开餐桌的椅子
14:42:08<安缇诺娅> “那么就,开动吧!”
14:42:17* 安缇诺娅 自己也坐到另一头开吃
14:44:31* 安缇诺娅 拉开自己椅子的瞬间想起来
14:44:51<希萝|DM> 蒂法娜乖巧地蹭了蹭你的手,接着在你坐下前也拉住了你
14:45:26<希萝|DM> 她指了指盥洗间,然后轻轻扯了扯你的睡衣
14:45:42* 安缇诺娅 点点头示意我也想起来了,冲进去和毛巾牙刷牙膏展开世纪末的大决战!
14:47:56* 安缇诺娅 搞定收工冲回来开饭!
14:50:36* 安缇诺娅 眉头皱了皱好像又想起什么事,边用餐刀切着培根煎蛋边考虑着
14:51:11<希萝|DM> 蒂法娜也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开始安静地吃着早餐
14:51:12* 安缇诺娅 顺带抬头确认一下蒂法娜有没有在好好吃早餐
14:52:38<希萝|DM> 蒂法娜正在安静地进食,在你看着她的时候,她好像也察觉到了的样子,抬起头来看了看你
14:53:13<安缇诺娅> “呃……话说旅伴,对在这里的生活还满意吗?”
14:53:43<希萝|DM> 蒂法娜歪了歪头,接着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14:54:05<希萝|DM> 她快步走到你的身边,拉住了你的手
14:54:21<希萝|DM> 你看到,她好像,有些泪眼汪汪的样子
14:54:46<安缇诺娅> “之前那桩案子也结了,最近在考虑着……好啦听我说。”
14:55:13* 安缇诺娅 好好地把对方抱进怀里摸摸头
14:56:15<安缇诺娅> “在考虑是不是让你去上个学什么的,可你不爱说话我又担心在普通的学校会被欺负,你又不像我小时候力气大谁看不起我就能用揍的。”
14:56:55<希萝|DM> “……”蒂法娜轻轻拉了拉你的衣服,接着在你怀里蹭了蹭
14:57:45<安缇诺娅> “至于家庭教师……让闲杂人等进大执政官的宿舍我也不喜欢,怕你总在家太无聊而已,我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14:58:07<希萝|DM> “……!”蒂法娜拼命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那些东西
14:59:23<安缇诺娅> “刚才是……以为我要赶你走吗?怎么可能,我们可是旅伴啊。”
15:00:45<安缇诺娅> “是一起经历过许多,对彼此忠实的,旅途上的伙伴哦。”
15:01:25<希萝|DM> “~”蒂法娜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轻轻对着你点了点头
15:02:32* 安缇诺娅 点点头,把蒂法娜抱回她的椅子上,然后再自己坐回去吃早餐
15:04:07<安缇诺娅> “不过说不定啊,只是说不定,能让大执政官卫队的那两人教你些什么,毕竟我算是战士,一个有猫头鹰你也见过的姐姐算是弓箭手,卫队长姐姐是个厉害的法师。”
15:04:44<希萝|DM> “……?”蒂法娜歪歪脑袋,接着轻轻点点头,表示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就没问题
15:05:31<安缇诺娅> “一般来说能选的方向也就是这三种了,嗯,那就下次和她们碰面的时候问一下吧。”
15:06:04<希萝|DM> “~”蒂法娜微微笑了笑,接着对你点了点头
15:06:41* 安缇诺娅 回以一个放松的微笑,开始动手解决自己的那份早饭
15:06:51<希萝|DM> 早餐时间很快就结束了,你将蒂法娜的手制早餐吃得干干净净,一脸高兴的蒂法娜将盘子收了起来,拿到洗碗槽那里开始洗洗刷刷起来
15:07:35<希萝|DM> “叮咚~”就在你在沙发上享受着假日的余裕的时候,房门处传来了一阵铃音
15:07:59<安缇诺娅> “哪位……?”
15:08:16* 安缇诺娅 戴上手套,走到门边问
15:12:43<希萝|DM> “您好,我是亚伦社会福祉部职员的莉莉露,请问这里是安缇诺娅中校的住处吗?”
15:13:09<希萝|DM> 门外传来柔和有礼的女声
15:14:25* 安缇诺娅 回想一下有在哪听到这个部门以及他们有到这里来访问的权限吗?
15:15:31<安缇诺娅> (敢叫我过智力我就....我就...我就过给你看!
15:15:55<希萝|DM> (那就过吧=3=
15:16:22<希萝|DM> (本地知识,常识,DC5
15:17:41<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睿智的一骰!检定: 1d20-2=18-2=16
15:20:05<希萝|DM> 你回想了起来,社会福祉部是罗多克在战后成立的管理孤儿与残疾人的部门
15:20:27<希萝|DM> 而你家,正好有这么一位孤儿,因此,对方来拜访你,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15:20:49<希萝|DM> 甚至,你去办理收养蒂法娜的手续的时候,也是去这个部门进行了备案的
15:22:41* 安缇诺娅 把适才对蒂法娜的放松态度收起来,换上随侍在大执政官身侧时的,不那么亲切的表情
15:22:48<安缇诺娅> “……请进。”
15:23:05* 安缇诺娅 打开门
15:23:44<安缇诺娅> “我就是安缇诺娅中校,请问有何贵干呢?”
15:23:49<希萝|DM> 门外站着一名有着一头柔顺的金发的女性精灵,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是一名日精灵
15:24:15* 安缇诺娅 虽然打开门也说了请进不过在对方说出来意之前并没有放人进屋的意思
15:24:28<希萝|DM> 她对你微笑了一下,先对你鞠了一躬,接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一份档案
15:25:27<安缇诺娅> “这是?”
15:25:32<希萝|DM> “啊,您就是安缇诺娅中校吗?是这样的,我是社会福祉部的公务人员,首先我想确定一下……嗯,那个,啊,蒂法娜小姐在吗?”
15:25:46<希萝|DM> “啊,是您的收养登记材料,不用在意。”
15:26:40<安缇诺娅> “她在里面,请问有何贵干?”
15:27:02* 安缇诺娅 既然没有得到回应就再问一遍
15:28:50<希萝|DM> “啊……失礼了,我是前来进行回访的。毕竟,您知道,我们部门是专门负责孤儿与残疾人福祉问题的,对于被收养的孩子,我们也依然负有每半年进行一次回访观察的义务。”
15:29:44<希萝|DM> “以及,还有一个……嗯,应该能说得上是好消息的信息要告知于您。”
15:30:29<安缇诺娅> “首先,请向我出示你的证件,然后,刚才那份档案也请让我过目。”
15:30:52* 安缇诺娅 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作出进一步的确认要求
15:31:02<希萝|DM> “当然,这是您的权力。”
15:31:29<希萝|DM> 莉莉露对你保持着微笑,将手中的档案递给了你,接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份证件也一并递给了你。
15:31:46<希萝|DM> “请过目,安缇诺娅阁下。”
15:33:04* 安缇诺娅 用带手套的那只手一件件地接过确认,单手翻翻看档案是不是自己填的那份
15:34:09<希萝|DM> 你看了看,档案证件没有问题,而档案则是明显的复写本,并非是你手填的那本。但是上面的内容与你记忆中你当时所填写的内容并无差别。
15:34:42<安缇诺娅> “请进,莉莉露小姐。”
15:34:58* 安缇诺娅 在她进来以后把门关上并上锁
15:35:13<安缇诺娅> “稍等。”
15:35:21* 安缇诺娅 去找蒂法娜
15:36:27<希萝|DM> “谢谢您的配合,安缇诺娅阁下。”
15:41:43<希萝|DM> 蒂法娜正在洗碗槽前洗碗,看到你过来,她疑惑地看了你一眼,似乎是想问你有什么事吗?
15:42:47<安缇诺娅> “社会福祉部来了个人,说是要做回访,先擦擦手和我一起去跟她见个面吧。”
15:43:02* 安缇诺娅 简明扼要地把事情说了
15:43:31<希萝|DM> “……”蒂法娜点了点头,用一旁的毛巾将手擦干后跟在了你的后面
15:44:51* 安缇诺娅 出去找那个莉莉露,给她倒杯水待客礼仪就算是做到了
15:44:51<安缇诺娅> “请坐。”
15:45:09* 安缇诺娅 对沙发坐了个邀请的手势
15:45:12<希萝|DM> “啊,谢谢您。”
15:45:35<希萝|DM> 对方坐在了沙发上,有些好奇地看了看你的小窝
15:45:53<希萝|DM> “嗯,这位就是蒂法娜小姐了吧?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15:46:34* 安缇诺娅 等她坐下之后也和蒂法娜坐到附近,当然是让蒂坐在自己身边离这人更远的那一侧
15:46:44<安缇诺娅> “嗯,她是个好孩子。”
15:46:53<希萝|DM> 莉莉露看到了还穿着围裙的蒂法娜,笑着站起来对蒂法娜也微微鞠躬,之后才又坐了下来
15:47:42<安缇诺娅> “那么,请进入正题吧。”
15:48:46<希萝|DM> “嗯嗯,好的。不过,按照惯例……那个,我想要分别问你们几个问题……那个,可以,回避一下吗?”
15:48:55<希萝|DM> “因为,保护隐私……对吧?”
15:49:10<希萝|DM> 莉莉露有些为难地笑了笑,看着你
15:50:43<希萝|DM> “啊,这个是正常程序的,可以请阁下配合一下吗?这是部门出具的证明书。”
15:51:21<希萝|DM> 大概是看到你没有回答的样子,莉莉露有些尴尬地向你解释着,接着又从档案袋里拿出了一份文书递给你
15:51:50* 安缇诺娅 深呼吸,露出考虑着什么的表情
15:52:29<希萝|DM> 蒂法娜也有些奇怪地看着莉莉露
15:52:41<希萝|DM> 然后又转头看看你,有些不理解情况的样子
15:54:03<安缇诺娅> “不行,我不能让你和蒂离开我的视线。”
15:54:48<安缇诺娅> “这样吧,既然蒂她不能说话,你们就用纸笔发问作答,而我站在远处看不到的,这样就行了吧?”
15:55:05<希萝|DM> “唔……嗯,好吧,那么,麻烦您了。”
15:55:29<希萝|DM> 莉莉露微微思考了一下,接着从档案袋里拿出了几张白纸,放在了桌子上
15:55:50<希萝|DM> “啊……蒂法娜小姐,请不要在意,仅仅是一些日常事项的询问而已,您只要如实地作答就可以了。”
15:56:14<希萝|DM> 莉莉露露出和蔼地笑容,对着蒂法娜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说着
15:56:34* 安缇诺娅 对蒂法娜点点头示意可以照她的话做,然后自己站起来
15:57:04* 安缇诺娅 站到一个莉莉露背后,离她稍远的位置
15:57:43* 安缇诺娅 想了想,还是走到了能看到这女人手部动作的位置
15:57:45<希萝|DM> “啊,回答的时候请不要在意我或者是安缇诺雅阁下,不管有什么事情,社会福祉部都会为您解决的,蒂法娜小姐。”
15:58:18<安缇诺娅> “……………………”
15:58:18<希萝|DM> 莉莉露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在纸上快速地写下了一段文字,然后将纸交给了蒂法娜
15:58:52* 安缇诺娅 想到被火烧的孤儿院还有肆虐的挖眼魔,腹诽“你还真敢说啊!”
15:59:23<希萝|DM> (莉莉露:我就说说而已!
15:59:39<希萝|DM> 接着,你看到她们两人开始了沉默的笔谈
16:00:05<希萝|DM> 大概十多分钟后,她们的笔谈似乎是结束了
16:00:26<希萝|DM> 莉莉露将稿纸小心翼翼地叠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档案袋中
16:00:48<希萝|DM> “谢谢您的配合,蒂法娜小姐。安缇诺雅阁下,这边已经没问题了,也感谢您的配合。”
16:02:16<希萝|DM> “那么,这次的回访也就算是完成了,根据蒂法娜小姐的回答,我判断已经没有再对您进行询问的必要了呢。”
16:02:45<安缇诺娅> “等等,之前说的要通知的消息是?”
16:02:50<希萝|DM> “那么,接下来是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们。嗯……因为社会福祉部的判断的关系……可以请蒂法娜小姐回避一下吗?”
16:03:13<安缇诺娅> “不需要。”
16:03:30<希萝|DM> “那、那个……”
16:03:38<希萝|DM> 莉莉露一脸为难的样子看着你
16:03:58<希萝|DM> “这个是,那个,上级的判断,所以还请阁下您配合一下在下的工作可以吗?”
16:04:30<安缇诺娅> “…………”
16:05:19<安缇诺娅> “抱歉,蒂,虽然我不会有不能告诉你的事,不过说不定他们真的有什么考虑在。”
16:05:48<希萝|DM> “……”蒂法娜乖巧的点了点头,一个人走进了卧室,将门小心地关上
16:06:26<安缇诺娅> “好了,既然是好消息就说来听听吧。”
16:06:27<希萝|DM> “太感谢您了,安缇诺雅阁下。”莉莉露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对你说着。
16:06:34* 安缇诺娅 望向莉莉露
16:06:58<希萝|DM> “啊……是关于蒂法娜小姐的事情。因为可能太具有冲击性,所以我们希望是我们告诉您之后由您来判断什么时候告诉她这样。”
16:07:22<希萝|DM> 莉莉露从档案袋里再一次拿出了一份档案,将它打开
16:07:33<安缇诺娅> “不必,那孩子比你们以为的要坚强得多,不过算了,究竟是什么事?”
16:07:48<希萝|DM> “嗯……就在几天前,我们查询到了蒂法娜小姐的,嗯,亲人。”
16:08:41<安缇诺娅> “……………………”
16:08:49* 安缇诺娅 轻轻抬了抬眉毛
16:08:59<希萝|DM> “按照阁下您当时在社会福祉部留下的材料,我们依据此,找到了蒂法娜小姐尚且在世的亲人。”
16:09:16<安缇诺娅> “我知道了,然后呢?是哪边的亲属?以前和蒂见过面吗?”
16:09:52* 安缇诺娅 心里念着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以发问压迫对方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16:11:22<安缇诺娅> “和她感情好吗?不对哪来的感情?她明明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那么在那以前你们的调查员到哪儿去了?”
16:11:34<希萝|DM> “蒂法娜小姐的原名是米普璐,米普璐.芙萝珊,嗯……虽然是孤儿,不过并不是按照您的描述里的北岭孤儿院的孩子。”
16:12:24<希萝|DM> “她是在芙萝珊家族迁徙中,因为不幸遭到盗贼团袭击而走失的孩子。”
16:12:36<希萝|DM> “啊!当然,我们并不是说蒂法娜小姐在说谎。”
16:13:22<希萝|DM> “按照当事人的描述与实地的勘察,我们推断,大概是蒂法娜小姐在被袭击后,幸运地逃出升天。”
16:13:39<安缇诺娅> “不是孤儿院的孩子吗……也有人这么说,不过这里因为跟袭击事件有牵涉,相关的线索也都乱糟糟的所以也不是完全可信,不管谁说什么,我相信那孩子。”
16:13:54<希萝|DM> “然后正好流落到了北岭孤儿院附近,被那位可敬的院长所误认为孤儿而收养。”
16:15:15<安缇诺娅> “这个我会接受,你们做的比我想象的好,继续说。”
16:15:53<希萝|DM> “因为按照当事人的描述,芙萝珊家族当时正在向着卡拉德帝国领内出发,目的地是正常情况下会路过北岭孤儿院附近的哥伦哈斯堡。”
16:16:08<希萝|DM> 莉莉露一边看着资料,一边想你讲解着
16:16:40<希萝|DM> “芙萝珊家族因为生意的失败而去投靠卡拉德帝国的亲属,不过却很不幸因为在道路上遭遇了盗贼而……嗯,遇难。”
16:17:12<希萝|DM> “所以,要说蒂法娜……不对,现在大概我应该称呼她为芙萝珊小姐比较好?所以说芙萝珊小姐严格说来,依然算是孤儿。”
16:17:58* 安缇诺娅 点点头
16:18:07<安缇诺娅> “所以?”
16:18:22<希萝|DM> “不过,因为芙萝珊家族在卡拉德帝国境内也有亲属,所以那边的亲属……嗯,也就是芙萝珊小姐父亲的大哥,弗兰克.芙萝珊爵士,希望能将自己弟弟唯一的孩子接过去。”
16:19:22<希萝|DM> “至于刚才您所说的芙萝珊小姐是否有见过弗兰克爵士的问题,我们也进行了询问。弗兰克爵士表示自己仅仅在芙萝珊小姐出生的时候前往这边来看过芙萝珊小姐。”
16:19:46<希萝|DM> “所以严格上来说,弗兰克爵士是没有见过芙萝珊小姐,也与她没有感情上的基础。”
16:20:06<安缇诺娅> “哦!”
16:20:24<安缇诺娅> “啊,请继续。”
16:21:31<希萝|DM> “我们也对弗兰克爵士进行了调查。弗兰克爵士的隶属于哥伦哈斯堡的一名骑士领主。直属于卡拉德著名的骑士团——制裁骑士团的团长,哥伦哈斯公爵。在财力上完全能够胜任收养芙萝珊小姐。”
16:22:56<希萝|DM> “并且现在已经结婚,不过他的妻子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生育能力,所以并没有孩子。”
16:23:41<希萝|DM> “弗兰克爵士希望将芙萝珊小姐过继给自己,给予她足够的教育后让她继承自己的爵位。”
16:24:20<希萝|DM> “按照部里的判断,弗兰克爵士作为收养人来说,非常理想。而从外交方面来说,也对两国有利。”
16:24:38<希萝|DM> “不过,我们考虑到这边的情况,也并没有立刻答应对方的要求。”
16:25:31<安缇诺娅> “嗯。”
16:25:37* 安缇诺娅 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16:26:00* 安缇诺娅 心想你要是答应了这会儿就该把你吊起来扔出去
16:26:15<希萝|DM> “部长让在下,来向安缇诺雅阁下通告这件事,并希望您能够与对方先见一面。如果您也认为对方能够胜任芙萝珊小姐的养父一职,那么我们会立刻办理转养手续,将芙萝珊小姐过继给弗兰克爵士。”
16:26:33<希萝|DM> “啊……不对,在下的失误。”
16:26:55<希萝|DM> “当然,这件事最后还要对芙萝珊小姐进行确认。”
16:27:36<安缇诺娅> “……………………”
16:27:41<希萝|DM> “毕竟,社会福祉部是为了保证全罗多克孤儿与残疾人的福祉而成立的,我们的行动也是以芙萝珊小姐的意愿为第一优先。”
16:28:21<希萝|DM> “以上,就是这次通知的所有内容。安缇诺雅阁下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请尽管问在下。”
16:30:07<安缇诺娅> “给我坐好,接下来我会说些过分的话。”
16:30:43<希萝|DM> “啊……呃……是、是的。”
16:31:04<希萝|DM> 莉莉露看上去被你吓到了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紧张地看着你
16:32:48<安缇诺娅> “首先从最后说起好了,明明是为了‘保证全罗多克孤儿与残疾人的福祉’而成立的部门,现在却把罗多克的外交事项也列入考虑,这不是僭越了吗?”
16:33:10<希萝|DM> “这、这个……”
16:34:14<希萝|DM> “这样的外交性的事项,当然也向外交部的同僚们照会过了,所、所以才……”
16:34:35<希萝|DM> 莉莉露有些尴尬地向你解释着
16:34:42<安缇诺娅> “还是说你以为我是大执政官卫队的成员就会把什么外交事项放在第一考虑?我和这孩子的经历你有好好调查过吗?无论答案是什么,说出那种话都是你失职的证明。”
16:36:18<安缇诺娅> “其次,既没有感情基础而且连面都没见过,只有家境殷实地位挺高是优点的人,要怎么才会成为‘非常理想’的收养人?”
16:38:19<安缇诺娅> “就算这位弗兰克爵士真的终生未再取,他的妻子也没有恢复生育能力好了,蒂法娜到现在为止并不能说话,一位不能说话的女孩子被捧上爵位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就算是我也能考虑到,你也不会不明白吧?”
16:38:49<希萝|DM> “呜……因、因为……那个……这个,按照罗多克的《收养法》,近亲有着第一顺位的收养权的说……而、而且按照对方的……那个,家庭情况来看……没有孩子的话,自然会对家中唯一的孩子——芙萝珊小姐给予全部的关心吧。。。”
16:41:54<安缇诺娅> “按照对方的家庭情况?会对唯一的孩子给予全部的关心?莉莉露小姐,我想知道你和那位弗兰克爵士相处了多久又了解他到什么程度?就算放下这个不提,要让一个蒂法娜这么大的小女孩忽然再适应一个全新的,让她倍感压力的环境,这对一个小孩子是多大的负担我想你也不会不清楚吧?”
16:42:17<希萝|DM> “呜!可、可是……”
16:42:35<希萝|DM> 莉莉露看上去快要被你逼哭了
16:44:08<希萝|DM> “可是,芙萝珊小姐的失语症按照安缇诺娅阁下的描述来说,是心理问题,并非不可治愈。而、而倍感压力的环境的话……亲人,不会给予那样的环境的,吧?”
16:44:43<安缇诺娅> “最后就是,近亲是吗?我问你,蒂法娜今年多大了?退一万步按这个基础减去两三年好了,那么多年间只见过蒂法娜一面,我可以理解成这位爵士只到访过芙萝珊家族一次吗?这是多么亲近的亲族啊,莉莉露小姐?”
16:45:53<安缇诺娅> “只要是亲人就没问题?听你的说法那是个没有其他孩子的家庭吧?没有照顾过小孩的家庭真的知道怎么照顾她吗?更何况蒂法娜还是非常特别的孩子,真的没问题吗?”
16:46:43<希萝|DM> “这个的话,弗兰克爵士也有向我们解释过。因为我国与卡拉德帝国的政治原因,所以双方的见面并不多。不过,双方间的通信与送礼相当频繁,弗兰克爵士也向我们出具了双方的通信材料所以我们才做出了双方关系确实很好的判断……”
16:47:30<安缇诺娅> “那也只不过是父辈之间——换言之,和蒂法娜是没用关系的。”
16:49:46<希萝|DM> “如、如果说安缇诺雅小姐担心弗兰克爵士的养育孩子的经验的问题的话,我想不用担心……因为,弗兰克爵士也向我们表示了,会给“卡拉德帝国的爵位是世袭制,所以芙萝珊小姐雇佣最好的家庭教师与保姆这样……”
16:52:04<安缇诺娅> “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就算不照做,要是蒂法娜离开这里去了另一个国家,你们这个福祉部的权力范围也只在罗多克内管不到她了,没错吧?”
16:53:51<希萝|DM> “卡拉德帝国贵族的荣誉感很强,何况弗兰克爵士还是一名骑士,我想在守信方面并无问题。何况,弗兰克爵士是将芙萝珊小姐当作继承人来培养,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弗兰克爵士都没有理由欺骗我们把?”
16:54:35<希萝|DM> “如果弗兰克爵士并不想要芙萝珊小姐继承自己的位置,也就没有必要向我们主动申请收养芙萝珊小姐吧?”
16:56:25<安缇诺娅> “……你是真的不知道流着贵族血脉的女孩子,通常是怎么嫁出去的吗?”
16:57:50<希萝|DM> “当然这方面我们也有考虑过。不过按照弗兰克爵士的地位看来,虽然弗兰克爵士仅仅是一名骑士领主,不过因为他是只属于哥伦哈斯公爵的关系,虽然没有太大政治实权,不过政治地位却远高于一般的帝国男爵。”
16:58:44<希萝|DM> “因此,除非卡拉德帝国那边有子爵以上的贵族想芙萝珊小姐求婚,否则……芙萝珊小姐的出嫁是不可能的,对方只可能是入赘于芙萝珊家。”
16:59:29<安缇诺娅> “那又怎样?”
17:00:00<希萝|DM> “而总所周知……罗多克人在卡拉德帝国贵族内的地位来说,是属于相对边缘的一类人。因此,子爵以上地位的人向芙萝珊小姐求婚的可能性并不高。”
17:00:18<希萝|DM> “所以,芙萝珊小姐享受自己自由的爱情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17:02:16<安缇诺娅> “一旦成了贵族就终究是贵族,再加上蒂法娜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孩子,你说的可能性并不是可能性的情况也是有的,这个你不会否认吧。”
17:02:52<希萝|DM> “当然,但是可能性非常低。”
17:04:00<安缇诺娅> “你会拿一个人的幸福去赌博吗,莉莉露小姐?一旦具体到一个人身上,可能性这种东西,不过是玩笑啊,所以我不能认可你的话。”
17:04:39<希萝|DM> “可是,安缇诺雅阁下,在您没有见过对方之前,就这样对芙萝珊小姐的亲人妄下评论,是否也有些鲁莽了呢?”
17:05:49<安缇诺娅> “好,就算我的发言也欠妥好了,但你也应该知道我有公务在身,不会有出国见那位弗兰克爵士的机会的。”
17:06:04<希萝|DM> “社会福祉部是为了孤儿与残疾人的权利而努力的部门,希望您能明白。我们的审查是经过了严密的论证的,而您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这样对我们的工作给予批评,是否也是过于鲁莽了呢?”
17:06:21<希萝|DM> “当然,这种事情不会让您去对方的领地见面。”
17:07:06<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已经向他的上级特别申请了外交文书,现在已经在前往亚伦的路上了。”
17:07:32<希萝|DM> “我想大概会在一周内来到亚伦,希望届时安缇诺雅阁下能够与弗兰克爵士进行见面。”
17:07:52<安缇诺娅> “不愧是骑士吗?正好,我会当面拒绝他的。”
17:09:09<安缇诺娅> “蒂法娜在我这里过的很好,把确定的幸福扔向不确定的世界,只不过是赌博而已,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了,莉莉露小姐。”
17:09:46<希萝|DM> “如果您坚持那样人物,那也是您的权利,我们无权干涉。不过希望您能够充分考虑芙萝珊小姐的幸福与感受就好。毕竟,我想亲人还活在世上这种事情,对于孩子来说也是再简单不过的幸福了。”
17:10:06<希萝|DM> 莉莉露似乎对于你的态度也有些生气了,说完这一席话就站了起来
17:10:46<希萝|DM> “那么,我想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在下就先行告辞了。弗兰克爵士来到亚伦城的那天,我会前来通知您与他约定见面的时间的。”
17:11:08<希萝|DM> 她对你微微鞠了一躬,然后等待着你的回复
17:11:18<安缇诺娅> “我知道了,到时候见,莉莉露小姐。”
17:11:30* 安缇诺娅 微微点点头,替她开门
17:11:33<希萝|DM> “那么,失礼了,在下告辞。”
17:11:51<希萝|DM> 莉莉露对你点了点头,接着走出了房间,为你将门关上后离开了
17:11:53<安缇诺娅> “恕不远送。”
17:12:47<安缇诺娅> “……………………”
17:13:05* 安缇诺娅 敲敲卧室门
17:13:22<安缇诺娅> “可以出来了哦,旅伴。”
17:13:55<希萝|DM> 蒂法娜打开了门,歪歪头看着你,似乎在问你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17:14:29<安缇诺娅> “呼……简而言之,是这样的。”
17:14:47* 安缇诺娅 松口气冷静一下
17:15:56<安缇诺娅> “那边说发现了你的亲戚,在卡德拉帝国,是个爵士,也应该很有钱,家里没有别的孩子了也应该不会有,想接你过去培养成接班人继承爵位。”
17:16:12<安缇诺娅> “然后我拒绝了。”
17:16:40<安缇诺娅> “不过据说那位你的亲戚正在来这边的路上……这个到时候再说。”
17:17:10<安缇诺娅> “嗯……不用回忆了,是你没见过的人。”
17:20:55<希萝|DM> “……?!”蒂法娜似乎有些惊讶的样子看着你
17:21:13<希萝|DM> “~”听到你拒绝后,她抱住你蹭了蹭,似乎安心了的样子
17:21:40<安缇诺娅> “欸~~我就说嘛!”
17:21:59* 安缇诺娅 顿感安心不少,也抱了回去
17:23:51<希萝|DM> 假日的晨曦照射在互相拥抱着的两人身上,似乎是神的祝福一般将你们包裹
17:23:59<希萝|DM> 这样的平静日常,还能持续多久呢?
17:24:04<希萝|DM> =======SAVE========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099
  • 苹果币: -4
Re: 断章:安缇诺娅的假日
« 回帖 #1 于: 2013-08-23, 周五 16:28:39 »
劇透 -   :
15:44:33<希萝|DM> =======强迫症决定再LOAD一次======
15:46:05<希萝|DM> 14:03,10月的某一天帝国历802年
15:46:18<希萝|DM> 长老院大执政官卫队宿舍,安缇诺娅的房间
15:46:36<希萝|DM> 自莉莉露来访,时间已经过去了4天。
15:47:31<希萝|DM> 四天来,再没有人来打扰安缇诺娅与蒂法娜的悠闲生活,时间如同以往一样,平和地流逝着。
15:48:47<希萝|DM> 安缇诺娅悠闲地享受着自己的日常,似乎已经将莉莉露的来访、蒂法娜的真实身份、弗兰克爵士的约见都抛在了脑后一般。
15:52:20<希萝|DM> 午后的阳光洒满了房间。在充满着阳光的房间里,你与蒂法娜坐在茶几前,悠闲地享受着休班的时光。
15:52:41<希萝|DM> “笃笃笃”打破了你们悠闲氛围的,依然是那一阵有礼的敲门声。
15:52:43<希萝|DM> (行动吧
15:54:10* 安缇诺娅 眯着眼睛单手撑着脑袋
15:55:35<希萝|DM> “……?”蒂法娜歪歪头,轻轻扯了扯你的衣袖
15:56:19<安缇诺娅> “忽然觉得自从你来了以后我感觉自己放松不少哈……以前这个点儿不是自己去城里巡逻就是干点别的公务,这么悠闲地度过时光可是想都没想过……”
15:56:43<安缇诺娅> “感觉还不错来着……”
15:57:10* 安缇诺娅 晃了晃脑袋清醒一下,站起来走到门后
15:57:27<安缇诺娅> “哪位?”
15:57:30<希萝|DM> 蒂法娜听到你说的话语,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15:57:59<希萝|DM> “啊,是我的说,安缇诺娅中校。莉莉露,四天前来过的社会福祉部职员。”
15:58:07<希萝|DM> 门外传来了莉莉露有礼貌的回应声
15:59:51* 安缇诺娅 例行公事检查一下手套和武器,没戴手套就戴上,然后开门
16:00:04<安缇诺娅> “请进。”
16:00:14<希萝|DM> 门外依然是莉莉露充满了笑容的脸庞
16:01:07<希萝|DM> “啊,谢谢您。不过今天在下就不进来了。我是来负责通知您的,弗兰克爵士已经到达亚伦了。他让我向您问好,并询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他随时恭候与您的见面,安缇诺娅阁下。”
16:01:30<希萝|DM> 莉莉露对你鞠了一躬,接着从随身的档案袋里拿出一封信双手呈给你
16:01:55* 安缇诺娅 点点头双手接过
16:02:00<希萝|DM> “这是弗兰克爵士的邀请函,他现在正住在使馆区卡拉德公馆内。”
16:02:50<安缇诺娅> “哟,旅伴,之前跟你提过的据说是你远房亲戚的男人到了哟,想见见他吗?”
16:03:06<希萝|DM> “……?”蒂法娜回过头来看看你,然后思考了一下
16:03:08* 安缇诺娅 回头用轻松的语气问蒂法娜
16:03:33<希萝|DM> “……”蒂法娜点了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似乎有些苦恼的样子。
16:04:49<安缇诺娅> “既然人已经到了……你还是进来吧。”
16:04:58<希萝|DM> “啊……那,好吧。失礼了。”
16:05:03* 安缇诺娅 偏偏头示意一下房间内
16:05:07<希萝|DM> 莉莉露想了想,脱下了鞋子走进了房间
16:05:22* 安缇诺娅 在她进来之后关上门
16:06:19<希萝|DM> “……”蒂法娜看到对方走进来,微微将身子挪开了一点
16:07:07<安缇诺娅> “啊,旅伴你慢慢想没事,我读完这信就去会会那家伙,如果你不想去,在这等我好消息就行。”
16:07:24<希萝|DM> “唔……嘛,嘛……那么,安缇诺娅阁下,您的答复是怎么样呢?啊……以及,事情您已经告诉芙萝珊小姐了吗?嗯……芙萝珊小姐,您对此怎么看呢?”
16:07:33* 安缇诺娅 边随便倒杯水给莉莉露边开信
16:07:50<希萝|DM> “……”蒂法娜对你点点头,接着对着莉莉露露出有些戒备的神情,并没有对她的问题作出答复。
16:08:05<希萝|DM> “啊,谢谢您的招待,安缇诺娅阁下。”
16:09:06<希萝|DM> 信上,弗兰克爵士用礼貌但不失身份的措辞向你表达了问候与对于救助芙萝珊的感谢,并邀请你去卡拉德公馆一会。
16:09:51<安缇诺娅> “嗯……还不赖,我也正想亲自去一趟。”
16:10:18<希萝|DM> 莉莉露正笑眯眯地看着蒂法娜。
16:10:20* 安缇诺娅 把信摊开放到莉莉露面前的茶几上给她看
16:10:34<希萝|DM> 而蒂法娜有些不适应的样子,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16:10:59<希萝|DM> “啊……嗯,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将您的答复告诉弗兰克爵士的。不知,安缇诺娅阁下准备什么时候前往呢?”
16:11:31<希萝|DM> 莉莉露似乎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来对你再次鞠了一躬,接着问道。
16:11:32<安缇诺娅> “至于我的答复。”
16:11:41<安缇诺娅> “蒂,过来,帮我着甲。”
16:11:49<安缇诺娅> “你在这等一会儿。”
16:12:10* 安缇诺娅 最后对莉莉露说,然后跟蒂法娜一起进卧室
16:12:13<希萝|DM> “呃……安缇诺娅阁下?您、您这个,是什么意思?”
16:12:17<希萝|DM> 莉莉露似乎被吓到了的样子
16:13:31<希萝|DM> 蒂法娜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从茶几上站了起来,跟随你走进卧室帮助你着甲
16:20:09* 安缇诺娅 换好衣服顺便确认一下长枪真能从那手套里变出来,上好刺钉术再放回手套里就出来
16:20:24<希萝|DM> “……”蒂法娜有些不安地看着你
16:20:55<安缇诺娅> “没事啦旅伴,只不过使馆等同于别国领地。”
16:21:17<安缇诺娅> “不提前做好十二分准备我有点儿不放心……”
16:22:36<希萝|DM> “……”蒂法娜轻轻点了点头,踮起脚尖帮你理了理斗篷领口
16:24:17<安缇诺娅> “再者对方也是军人,哈,既然是我当初拼上性命才让你有机会待在我身边。”
16:25:26<安缇诺娅> “那想让你离开我的人……嗯,差点忘记了,你想去吗?”
16:25:54* 安缇诺娅 伸出戴手套的那只手摸摸旅伴的头
16:26:51<希萝|DM> 蒂法娜看了看你的脸,接着郑重地点了点头,拉住了你的衣角
16:29:37<安缇诺娅> “好,那么我去跟外边那一位聊聊让她带路,然后就出发吧。”
16:29:56* 安缇诺娅 出去
16:30:07<希萝|DM> “呃……安、安缇诺娅阁下?”
16:30:31<希萝|DM> 看到你一身戎装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莉莉露一脸纠结地样子看着你
16:30:58<希萝|DM> “那个……就、就算是您想要现在就去……那个,大概,您是去和弗兰克爵士会谈,而不是去……袭击他的吧?”
16:31:05<安缇诺娅> “你刚才说他,那位弗兰克爵士人在使馆对吧?然后爵士也在信里邀请我到使馆去见他。”
16:32:01<安缇诺娅> “既然使馆等同于别国领地,那么作为一位军人,这样的准备我认为是合适的。”
16:32:13<安缇诺娅> “至于你的顾虑……”
16:32:52* 安缇诺娅 幻化成一件看起来会发出金属声也不奇怪的男装打扮
16:37:10<希萝|DM> “……唔,既、既然阁下这样说,在下也、也没有立场反对您。请、请跟我来吧,虽然原本还有预定,不过让我来带阁下去卡拉德公馆吧……”
16:37:27<希萝|DM> 莉莉露一脸自己的职业生涯估计是完蛋了的表情对你说着
16:38:20<安缇诺娅> “好,那就麻烦你了!”
16:39:09* 安缇诺娅 穿甲之后感觉很好,表情一点也不麻烦地爽朗地给别人添麻烦
16:39:28<安缇诺娅> “蒂,要好好跟着哦。”
16:39:48<安缇诺娅> “嗯……还是这样好了。”
16:39:56<希萝|DM> “……”蒂法娜轻轻点点头
16:40:03* 安缇诺娅 伸出手套之外,穿着手甲的那只手
16:40:59<安缇诺娅> “那边因为有‘那个’所以不行,这边给你。”
16:43:04<希萝|DM> “……”蒂法娜点点头,拉住了你的另外一只手
16:43:58* 安缇诺娅 点点头,然后一边示意莉莉露带路,一边自己将门锁上
16:45:28<希萝|DM> 你跟着满头大汗的莉莉露搭乘看上去是社会福祉部公务用车的马车一路奔驰,很快就来到了亚伦城使馆区。
16:45:35<希萝|DM> ======跳转======
16:46:00<希萝|DM> 14:34,十月的某一天帝国历802年
16:46:08<希萝|DM> 卡拉德公馆门前,亚伦城使馆区
16:47:24<希萝|DM> 马车稳稳地停在了卡拉德公馆的门口,莉莉露主动站起来为你打开了车门。
16:47:40<希萝|DM> “到、到卡拉德公馆了,安缇诺娅阁下。”
16:47:55<希萝|DM> 莉莉露很是担心地看着你那身响叮当的服饰。
16:48:57<安缇诺娅> “感谢。另外,如果真是觉得身体不舒服,你可以送到这里就好。”
16:49:24* 安缇诺娅 自己先跳下车,然后以邀请淑女的礼仪接蒂法娜下来
16:49:57<希萝|DM> “呜……那、那在下就先告、告辞了……嗯,希望您能够顺利……呢。”
16:50:24<希萝|DM> 莉莉露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对你鞠了一躬,接着回到马车上。
16:50:29<希萝|DM> 马车很快就离开了。
16:50:38<安缇诺娅> “好,耽误你时间了。”
16:51:21* 安缇诺娅 回忆一下那位爵士在信里落款上全名
16:51:27* 安缇诺娅 回忆一下那位爵士在信里落款上的全名
16:53:47* 安缇诺娅 点点头,总之先看看这公馆哪儿有卫兵什么的
16:54:41<希萝|DM> 公馆的门口站着两名人类士兵,他们正目不斜视地站着岗。
16:55:31* 安缇诺娅 总而言之走过去,跟其中一个卫兵对上视线
16:55:46<希萝|DM> “您好,请问您是……?”
16:56:02<希萝|DM> 那名士兵看到你靠近,主动走到了你的面前。
16:57:30<安缇诺娅> “请向弗兰克·弗洛山爵士通报,安缇诺娅·嘉兰诺德中校应邀到此了。”
16:57:48<希萝|DM> “哦……哦哦,是、是的,请稍等。”
16:58:05<希萝|DM>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于你的身份,对你行了一礼,接着快步跑进了公馆之中。
16:58:20* 安缇诺娅 因为不想念那个蒂法娜的本名所以并没有告知他侄女也来了这件事
17:00:33<希萝|DM> 没过几分钟,你看到一名壮年男性从公馆里踱步走出,他的右前侧则是那名进入通报的士兵。
17:01:40<希萝|DM> 那名男性看上去约莫三十岁后半,精神矍铄,身着一袭华丽的贵族长袍。他看到你和蒂法娜站在门口,赶忙快步走了上来。
17:03:03<希萝|DM> “米普璐!真是……竟然还能看到你……海若尼斯在上,感谢您的仁慈!”那名男子看到蒂法娜的瞬间,有些失态地直接冲了上来。
17:03:19* 安缇诺娅 稍稍紧了紧握住蒂法娜手的那只手
17:03:34<希萝|DM> 蒂法娜看到对方激动的样子,似乎有些害怕,往你的身后躲了躲。
17:03:43<希萝|DM> “啊……唔……呃……”
17:04:29<安缇诺娅> “没事,别怕,听起来他的信仰和我一样,应该不是坏人。”
17:04:36<希萝|DM> 那名男子看到蒂法娜的样子,有些尴尬地停住了脚步,他讪讪地笑了笑,接着恢复了稳健地脚步,换回了刚才沉着的面容,走到了你的面前。
17:04:46* 安缇诺娅 小声出言安慰
17:05:18* 安缇诺娅 既然你先颜艺了那我就冷静地盯着你看吧
17:05:37<希萝|DM> “您好,想必,阁下就是安缇诺娅中校了吧?久闻阁下大名,米普璐承蒙阁下的关照了。”
17:06:30<希萝|DM> 他大方地走到了你的身前,对你行了一个标准的卡拉德军礼。
17:07:56<安缇诺娅> “您好,我就是安缇诺娅·嘉兰诺德中校。”
17:08:06* 安缇诺娅 回以一个罗多克军礼
17:08:17<安缇诺娅> “蒂法娜——这是我称呼这孩子的名字,在我这儿过的很好。”
17:08:39<希萝|DM> “收到贵国社会福祉部的信函,得知米普璐竟然幸免的消息,真是让人不禁感激勇者神的无上庇佑……啊,有些失礼了。在下就是弗兰克,弗兰克.弗洛山,卡拉德骑士领主,米普璐的大伯。”
17:08:59<希萝|DM> “是的,是的,关于这件事,我也有所听闻。”
17:09:07<希萝|DM> 他对你微笑着点点头。
17:09:27<希萝|DM> “那么,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到里面再详谈吧?这里,毕竟不是谈话的地方,不是吗?”
17:10:13<安缇诺娅> “好。”
17:10:34* 安缇诺娅 在外人面前还是会尽可能地言简意赅
17:14:55<希萝|DM> 弗兰克爵士微微对你弯腰,示意你跟他走
17:15:00<希萝|DM> “请跟我来吧,那么。”
17:15:36* 安缇诺娅 点点头,确认一下蒂法娜的状态,然后跟上
17:18:14<希萝|DM> 就在你踏入大门的瞬间,几名卫兵突然有些紧张地看着你,并向你靠近。
17:18:33<希萝|DM> 你也发现,在你的眼中,两名士兵身上也开始闪耀着魔法灵光。
17:18:44<希萝|DM> 不过,弗兰克爵士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灵光闪耀。
17:19:02<希萝|DM> “弗兰克爵士,请等一下!”“请留步,安缇诺娅阁下!”
17:19:15<安缇诺娅> “……………”
17:19:20* 安缇诺娅 姑且停步
17:20:00<希萝|DM> “嗯?什么事,士兵?”弗兰克爵士回过头来看着两名士兵,接着他看了看你,似乎表情也有些尴尬。
17:20:30<希萝|DM> “那个……安缇诺娅阁下,虽然有些失礼,不过,您的衣服上闪耀着的……幻术系灵光,您能够向大家解释一下吗》?”
17:20:53<希萝|DM> 两名士兵现在也来到了你的身边,有些紧张地盯着你。
17:21:07<希萝|DM> 蒂法娜似乎被吓到了的样子,整个身体都躲在了你的身后。
17:21:37<希萝|DM> “……你们,后退点,别吓到米普璐了。我想安缇诺娅阁下并没有恶意,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
17:22:13<希萝|DM> 看到蒂法娜被吓到了的样子,弗兰克皱了皱眉头,对两名守卫士兵挥挥手,示意他们退后。
17:22:27<希萝|DM> 两名士兵也很配合地后退到了自己的岗位上,不过还是警惕地盯着你。
17:23:33<安缇诺娅> “关于这一点,因为真正见面之前我都不认为自己对弗兰克爵士您有了解,所以以防万一我做了点准备……请见谅。”
17:24:05<希萝|DM>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请您解除幻术吗?毕竟,使馆区也有规矩的,不能因为在下的原因坏了规矩。”
17:24:24<希萝|DM> 弗兰克依然是那副优雅地样子向你发问。
17:34:55* 安缇诺娅 于是点点头,解除了幻化
17:36:02<安缇诺娅>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17:36:47<希萝|DM> “唔呃……”
17:37:13<希萝|DM> 看到你一身全身甲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弗兰克一下子像是被噎住了的样子,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17:38:36* 安缇诺娅 趁他震慑中低下头调皮地对蒂法娜眨了眨眼睛
17:39:09<希萝|DM> “那、那个……安缇诺娅阁下,阁下是对在下,有什么不满吗?如果说是米普璐的事情,我像您道歉。确实,我也托人在罗多克境内查找了米普璐和我弟弟一家的行踪……可是,大概是那位朋友的消息面还不够广,或者其他一些原因……”
17:39:51<希萝|DM> “确实是,对于米普璐他们一家的消息是一无所获。所以……那个,我知道我这个做大伯的有很多失职的地方,但是您这样……还是有些……过了吧?”
17:40:24<希萝|DM> 弗兰克很是尴尬地对你说着,并且对两边的士兵再一次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上来,一切自己处理就好。
17:42:02<安缇诺娅> “您在说什么呢,关于您的难处,罗多克社会福祉部把您的信息告知于我之后,我也多少能想象到。”
17:42:12* 安缇诺娅 露出不解的表情
17:42:44<安缇诺娅> “还是说,身为军人,行走在如同别国领地的土地上,戎装有什么不妥吗?”
17:44:02<希萝|DM> “唔,我对贵国的法律虽然不甚精通,但是,我想不管哪一国的官员,全副武装地踏入其他国家的使馆,都不是友好的……表现吧?”
17:48:33<安缇诺娅> “关于这点,这次我当然是以亚伦的洛卡·珈蓝罗德之女,蒂法娜的领养人,也就是谨代表我自己的身份前来。”
17:50:51<希萝|DM>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随我到使馆内换上一套符合我们会面的服装吗?以及,我衷心地希望下次,阁下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17:51:16<希萝|DM> 对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微微弯腰,再一次问道。
17:53:56<安缇诺娅> “这次是我来打扰您,下次当然就是您到我家做客由我招待您了,所以请放心吧。”
17:54:24* 安缇诺娅 报以一个爽朗的微笑
17:55:50<希萝|DM> “……”蒂法娜微微拉了拉你的衣角,将随身带的小口袋打开了一个小口,让你看
17:56:09<希萝|DM> 你看到,里面是大执政官卫队的制式礼服。
17:56:50<安缇诺娅> “啊,看来不需要借用贵国的礼服了呢。”
17:58:10<安缇诺娅> “这孩子贴起心来还真是让人心头一暖啊。”
17:58:10<希萝|DM> “哦……?阁下有准备吗?那么,就请在下先将阁下带到试衣间更衣后,我们再行畅聊吧。”
17:58:29* 安缇诺娅 放闪光弹
17:58:54<希萝|DM> 弗兰克对你微微点头,看来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带着你向着使馆内走去。对于你的炫耀,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应。
17:59:28<希萝|DM> “就是这里了,请吧。在下先去会客室等待阁下了。阁下更衣之后,会有侍者带阁下过来的。”
17:59:45* 安缇诺娅 跟上
18:00:15<安缇诺娅> “给您添麻烦了。”
18:00:28* 安缇诺娅 拉着旅伴进去脱甲
18:01:14<安缇诺娅> “呼啊……明明身为军人绝对不可以松懈,更何况是在这种地方……”
18:01:34* 安缇诺娅 边换衣服边不解地叹道
18:02:02<希萝|DM> 蒂法娜微微笑了笑,在你将铠甲卸除后,将礼服递到你的手边
18:03:13<安缇诺娅> “结果这下好像跟医院那次一样了吗?呜啊啊……”
18:04:00* 安缇诺娅 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耍笨了,快要沮丧的时候被旅伴的笑容治愈,感动地抱了过去
18:04:46<希萝|DM> “……”蒂法娜也轻轻地抱住了全裸的你
18:05:05<安缇诺娅> “有你在最好了……”
18:07:11<安缇诺娅> “啊,还不到松懈的时候!”
18:07:57* 安缇诺娅 醒悟过来自己还在敌阵中!
18:08:31* 安缇诺娅 轻轻松开旅伴,自己套上礼服,然后重新向她伸出手
18:09:04* 安缇诺娅 在那之前,把手套交给她保管
18:10:11<希萝|DM> “~”蒂法娜将手套小心地收入怀中,接着对你笑了笑,然后将手搭在了你伸出的手上
18:12:28* 安缇诺娅 整理好自己的那套装甲,离开这个房间,请侍者带路
18:12:57<希萝|DM> 站在门外的侍女将你们一路引导到了会客室。
18:13:34<希萝|DM> 这里看上去并不像是一般正式的会客室,看上去要比你以前随塞勒尼尔外出访问时所进入的会客室小了不少。
18:13:51<希萝|DM> 不过氛围相对上没有那么严肃了,多了几分生活的气息。
18:14:14<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一人坐在会客室的主位上,见到你们走进来,他站起身向你们走来。
18:15:15<希萝|DM> “米普璐,安缇诺娅阁下,请坐吧。丽雅,去把我带来的茶泡上。”
18:15:30<希萝|DM> 他将你们引导到沙发前坐下,并自己做到了你们的对面。
18:16:58* 安缇诺娅 安静地挺直坐好,但牵着旅伴的那只手放在一个她随时能够到的位置
18:17:14<希萝|DM> “安缇诺娅阁下,在此,请让我再一次表达我对您照顾米普璐的感谢。”
18:17:25<安缇诺娅> (我们是分开坐的吧?还能抱着就牵着了
18:17:28<希萝|DM> 弗兰克站起身来,对你深深鞠了一躬。
18:17:48<希萝|DM> (并排着坐的,牵着就牵着吧,抱着还是不要了→___→
18:18:08<希萝|DM> 蒂法娜轻轻地握着你的手
18:18:31* 安缇诺娅 动作柔和地站起来,欠身还礼
18:19:11<安缇诺娅> “我接受您的谢意,虽然我仅仅是做了自己应该做和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18:20:23<希萝|DM> “真是一位凛然的骑士呢,安缇诺娅阁下。”对方笑了笑,微微躬身算是对你还礼的回应,接着在你坐下后也坐了下来。
18:20:56<希萝|DM> “那么,关于米普璐的事情,我想阁下已经得知了吧?”
18:21:24<希萝|DM> 侍女很快将泡好的热茶端了上来,放在桌上后,对你们微微一躬,就离开了房间。
18:21:47<安缇诺娅> “是的,能知道蒂的身世,了却一桩心愿,我也很高兴。”
18:22:07<希萝|DM> “啊,这是我从萨兰德商人的手里得到的远东秘茶,米普璐,以及安缇诺娅阁下,请尝尝吧。”
18:22:39<希萝|DM> “是吗?那么,关于我想要收养米普璐这件事,不知阁下,意下如何呢?”
18:25:30<希萝|DM> 弗兰克听到你的回答,很是高兴地端起茶来品了一口。
18:26:34<安缇诺娅> “关于这件事——”
18:26:49* 安缇诺娅 偏过头看看旅伴
18:27:11* 安缇诺娅 最后一次确认她的心意
18:27:35<希萝|DM> 蒂法娜有些拘谨地看了看你,然后看了看对方,身体微微向你靠了靠
18:28:12<安缇诺娅> “关于这件事,容我拒绝您的好意,弗兰克爵士。”
18:28:48* 安缇诺娅 身着礼服倒是没那么生硬了,倘若还套着盔甲一定会说“我拒绝”吧
18:30:10<希萝|DM> “唔呃……?为、为什么呢?”
18:30:33<希萝|DM> 对方被你这样直接拒绝,似乎有些尴尬的样子。
18:32:49<安缇诺娅> “我和这孩子相遇的时候,她不幸被卷入了某个事件中,请原谅我并不会多谈那件事。”
18:33:49<安缇诺娅> “而我为了救她也身负重伤,最终得以将她从当地带回罗多克的首都,虽然在那之后也经历了许多。”
18:34:53<安缇诺娅> “但是我和她,蒂法娜之间,是自从相遇起就有了某种羁绊呢,我是这么认为的。”
18:36:30<安缇诺娅> “如果蒂她自己没有想要离开我的意思,我是不会自己对这份缘分松开手的。”
18:37:10<希萝|DM> “唔呃……是这样吗?可是,那个……虽然说起来有些失礼,不过毕竟米普璐也是我的亲人。”
18:37:15<安缇诺娅> “虽然从福祉部那儿听到您的愿望之后就想了许多,也考虑了不少事,不过这就是我的理由。”
18:37:48<安缇诺娅> “我了解,弗兰克爵士。”
18:37:55<希萝|DM> “是的,我也不是无法理解您这样的理由,不过我想,为了米普璐的未来,让她跟着我,我认为是更好的选择,安缇诺娅阁下。”
18:38:49<希萝|DM> “首先,米普璐是我弟弟的孩子,而我自己也有一个家庭。身为卡拉德骑士领主的我,经济实力虽然比不上那些高贵的大贵族,不过将米普璐顺利养育成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18:39:15<希萝|DM> “而我的妻子她……嗯,因为一些原因,丧失了生育的能力,所以我也有意,让米普璐,将来接替我的爵位。”
18:40:05<希萝|DM> “啊哈哈,别看我现在仅仅是一名爵士,不过我可是哥伦哈斯公爵的直属骑士,将来加官进爵也并非空谈。”
18:40:18<希萝|DM> 弗兰克笑了笑,有些自豪的对你说着
18:40:36<希萝|DM> “当然,这仅仅是物质条件上的理由。”
18:41:16<希萝|DM> “其次,我是米普璐这孩子的大伯,在亲情上具有足够的理由去与她好好相处,我想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对她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来。”
18:41:40<希萝|DM> “而我听闻贵国社会福祉部的职员说过,您对于我是否有养育孩子的经验有所怀疑。”
18:42:28<希萝|DM> “诚然,我身为一名骑士,确实对于如何给予孩子足够的关爱并没有太多的研究。但是,我的妻子,大概是因为身体上遭遇了不幸的缘故,她是很喜欢小孩子的。”
18:43:18<希萝|DM> “我们合力在哥伦哈斯堡那里,资助了一个孤儿院。我的妻子也经常到那里去照顾那里的孩子,所以我想,她的育童经验,是没有问题的。”
18:44:06<希萝|DM> “最后,嗯……这些话都是为了米普璐她着想,如果我接下来的话对您有所冒犯,还请您尽量包涵。”
18:44:16<希萝|DM> 弗兰克爵士停了一下,接着叹了口气,继续说着。
18:44:33* 安缇诺娅 点点头
18:44:41<希萝|DM> “阁下与米普璐相遇的事情,我也经过贵国社会福祉部的渠道,有所了解。”
18:44:59<希萝|DM> “对于米普璐不知为何遭遇的……嗯,悲剧,我也深表遗憾。”
18:45:05<希萝|DM> “不过,正因为如此。”
18:45:26<希萝|DM> “阁下真的认为,把米普璐,留在罗多克,留在距离她遭遇悲剧如此近的亚伦,真的好吗?”
18:45:58<希萝|DM> “无论是从安全角度,还是从她的心理创伤的角度,我想,把她交给我来抚养,都更加有利。”
18:47:13<希萝|DM> “毕竟,能够假扮为贵国的士兵,证明米普璐她不小心牵扯进的事情,是很严重的……我想,离开了贵国之后,对方也会因此,而放弃吧?”
18:48:26<希萝|DM> “阁下,明白我的意思吧?而米普璐的心理创伤,我也会请帝国大学医学院的专家,对她进行专门的治疗。”
18:49:02<希萝|DM> “想必,阁下也清楚,这并非我的自满,卡拉德帝国在医学方面,领先于贵国,是不争的事实。”
18:50:15<希萝|DM> “所以,我想,无论从亲情、物质、照顾孩子的经验、对于米普璐这孩子的生活环境、以及医疗方面,在我的这边,相对于在阁下这边,都是对于这孩子,更好的。”
18:51:58<希萝|DM> “所以,我希望阁下能够考虑到这些因素,将米普璐这孩子,交给我来抚养。至于米普璐这孩子的意愿,我想您也明白的,孩子都会对救了自己的人产生依恋。啊……当然,我并不是说米普璐的这种感情有问题,这也是人之常情,对吧?”
18:52:46<希萝|DM> “况且,我们也随时欢迎您来卡拉德看望米普璐。如果您有需要,每年让米普璐到罗多克来游玩一段时间,也并非难事。”
18:53:08<希萝|DM> “我想,为了贵国与我国的友谊,吾皇与贵国的大执政官也不会在此事上有所阻挠的。”
18:55:13<希萝|DM> 弗兰克诚恳地对你说到这里,似乎是口渴了,他又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然后他看着你,似乎是在等待你的回答。
18:55:51<安缇诺娅> “我相信阁下所言并非虚假,我也相信你的诚意。”
18:56:47<安缇诺娅> “我当然也希望这孩子成为更好的人啊……”
18:57:01* 安缇诺娅 放在膝盖上的另一只手微微握拳..
18:58:22<安缇诺娅> “但是,您说我和这孩子之间的羁绊是‘人之常情’,换句话说您的意思是不管是谁当时出现并救了她,都会被她依赖对吧?”
18:58:52<希萝|DM> “唔……不知,阁下的意思是?”
18:59:24<安缇诺娅> “但我认为不是这样的,虽然羁绊的开始的确是那个时刻,但之后二人能不能好好相处,则是另一回事了,而事实证明我足以胜任,相处有一段时间了,我很喜欢这孩子,她也不愿意离开我。”
19:00:03<安缇诺娅> “而无论说起来有多么理所当然,这就是事实呢,爵士。”
19:02:32<安缇诺娅> “所以——”
19:02:52<安缇诺娅> “我是不会放弃这孩子的。”
19:03:43<希萝|DM> “呼……这样吗?即使是这孩子将来可能会遭遇危险,即使是这孩子最后可能会被贵国的不安定因素所威胁,阁下也要坚持阁下的意见吗?”
19:04:12<希萝|DM> “阁下……真的认为,这样的坚持,是对米普璐这孩子,好吗?”
19:04:30<希萝|DM> “我也有自己不能放弃的理由,所以,我希望阁下能够再考虑一下。”
19:05:14<希萝|DM> “还请阁下,不要将一己私情,带入对于米普璐的感情之中。”
19:05:30<安缇诺娅> “如果以这方面去考虑,还有哪里是安全的吗?就算其实是安全的,我们之间还是会彼此挂念着,这样的话还不如随时都可以见面比较好吧。”
19:06:46<希萝|DM> “但是,阁下真的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这孩子吗?我虽然仅仅是一介骑士领主,但是与阁下不同,我有自己的封地,也有自己的一支小小的卫队。”
19:07:42<希萝|DM> “而将来,在获得了更高的爵位之后,我的封地也将会扩大,而允许维持的亲兵,也会增加。”
19:08:01<希萝|DM> “所以,如果说安全的话,我的这边,将会比阁下一个人,安全很多。”
19:08:13<安缇诺娅> “至于您说的各种条件,我也不会否认真的很棒,但是我自己对她的感情,也就是您所说的‘私情’我还是要考虑的,毕竟蒂她也很重视我的感受呢。”
19:08:46<希萝|DM> “何况,阁下需要保卫的,并非一人的安全,不是吗?阁下是大执政官卫队的成员,平时需要对贵国大执政官阁下的安全负责,在那个时候,米普璐这孩子完全是处于,安全的真空区。”
19:08:57<希萝|DM> “这样的环境,真的称得上是安全吗》?”
19:09:39<希萝|DM> “也就是说,阁下仅仅凭着一份对于米普璐无法放手的感情,而下定了这个无谋的决断吗?”
19:10:25<安缇诺娅> “这样考虑的话……既然那些能易容的家伙能混进罗多克的地方驻军,那冒昧问一句,您的卫队绝对能抵抗这种渗透吗?”
19:12:04<希萝|DM> “当然。按照卡拉德帝国的法律,贵族的私兵,只能从拥有贵族封地户籍的成年人中选编。而我的亲兵,则是从我自己的封地上业已落户5年以上的农户中挑选的。”
19:12:29<希萝|DM> “因此,对于米普璐的保护,将会是完全的安全。”
19:13:22<希萝|DM> “而如果阁下担心米普璐会被其他的奸徒所威胁,这也是无端的担心而已。我的亲兵将会在未来的十年内,给予这孩子无微不至的保护。”
19:13:37<希萝|DM> “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无人看守期’。”
19:13:50<希萝|DM> “相信,在贵国,这样的事情,是很难办到的吧?”
19:14:46<希萝|DM> “而教师,我也将会为米普璐雇请专门的家庭教师。当然,阁下也不比担心我会将米普璐如同笼中鸟一般关在我的封地里。”
19:15:36<安缇诺娅> “这么想未免有点考虑得太少呢,毕竟那个易容骗过自己人感觉也不是太难的……反倒是我自己就一个人,防范全部人就好。”
19:15:40<希萝|DM> “对于这孩子的自由,我也会给予充分的尊重。如果她想要出去,我会让亲兵们在绝对不妨碍到她的情况下,对她进行充足的保护。”
19:16:37<安缇诺娅> “再说了,对这孩子来说随时有人在身边,就算看不见好了,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所以您的考虑也并非万全吧。”
19:17:01<希萝|DM> “至少,我认为,这样相比于阁下的保护,要来得更加的周全。”
19:18:11<希萝|DM> “或许我对米普璐这孩子的保护并非万全,然而对比于阁下漏洞百出的保护,我想,对于米普璐而言,我的保护才是最为周全的。”
19:19:27<希萝|DM> “而且,我也会在工作之余,向米普璐传授我的武艺。”
19:20:12<希萝|DM> “毕竟,我认为,最终可以真正保护自己的,只有自己而已。我会将我一生的武艺倾囊相授。”
19:20:35<安缇诺娅> “也未必对她合适呐,就算合适,武艺的话我也可以!”
19:21:26<安缇诺娅> “家庭教师方面的话,大执政官卫队的诸位甚至大执政官本人我都可以去拜托,大家感情很好所以只要我说了就没问题的!”
19:21:53<希萝|DM> “阁下的武艺吗?并非在下自满,在下虽然爵位不高,但是在帕拉汶举办的竞技大会上,也是榜上有名的。”
19:22:40<希萝|DM> “贵国的大执政官本人的学识,在下相当佩服。但是,大执政官下卫队的各位的学识,我持保留意见。”
19:23:33<希萝|DM> “就算是按照阁下所说,您拜托到了贵国大执政官本人对米普璐进行教导。可是,贵国的大执政官国事繁忙,又有多少时间能够给予这孩子呢?”
19:24:25<希萝|DM> “而我,正好在苏诺的帝国大学,有几位老友。我想,拜托帝国大学的专业教授们来传授米普璐知识,相比于您这边,将会是全面占优吧?”
19:25:34<希萝|DM> “再加上,啊……可能会有些失礼,不过据我所知,阁下在学校的学业,似乎也并不……理想。”
19:26:31<安缇诺娅> “呃……这还真是失礼啊,爵士。”
19:26:39<希萝|DM> “我虽然并非出身自书香门第,但是也有幸入读了帝国大学军事学院,虽然并非是以首席的身份毕业,但是在校内的成绩也是优秀。”
19:26:56<希萝|DM> “所以,从教育上来说,我也比阁下,更为适合米普璐。”
19:27:08<安缇诺娅> “优、优秀吗!”
19:27:11<希萝|DM> “抱歉,然而,亲情所在,也顾不得骑士风度了。”
19:28:44* 安缇诺娅 单手掩面,一阵胸闷……当年考过自己的那些都被自己揍过去这可是黑历史啊喂
19:29:47<安缇诺娅> “就算是这样!”
19:30:02<安缇诺娅> “这些也只是您更适合的理由,而不是我放弃这孩子的理由!”
19:30:46<希萝|DM> “是的,所以我希望阁下能够更慎重地进行考虑,而非处于一时的激情与留恋而强行将米普璐留在阁下身边。”
19:31:50<安缇诺娅> “就算你说成这样我也不会动摇的!”
19:32:46<安缇诺娅> “一时也好激情也好,强行把她留在我身边也好您那边更好也好,这就是我的决定!”
19:33:29* 希萝|DM 对安缇诺娅说:“这样吗?既然阁下的意志如此坚决,那么,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淡下去了呢。”
19:33:30<安缇诺娅> “就算是大执政官阁下亲自命令我把蒂法娜交给您抚养,现在的我也一样会拒绝!”
19:33:57<希萝|DM> “好吧……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再更多的考虑一下这孩子的幸福。”
19:34:11<希萝|DM> 弗兰克爵士站了起来,似乎有些不理解你的坚持的样子
19:34:50<希萝|DM> “呼……抱歉,有些失态了。我会在这里,再等待一周,希望您能够回心转意。”
19:35:53<希萝|DM> “丽娜,送客吧。我想,安缇诺娅小姐也需要自己回家冷静地再次思考一下了。”
19:35:56<安缇诺娅> “失礼,关于这一点,正如我的幸福,这孩子……蒂法娜的幸福,正是我们亲密无间地在一起。”
19:36:05<安缇诺娅> “如是,告辞。”
19:36:10<希萝|DM> “啊……等等。”
19:36:20<希萝|DM> 对方突然叫住了你
19:36:29<希萝|DM> “唔……虽然如此,但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19:36:39<安缇诺娅> “请尽管说。”
19:36:48<希萝|DM> “虽然现在您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不过,嗯……”
19:37:12* 安缇诺娅 拉着人走到门边才回头
19:37:23<希萝|DM> “我希望,能把米普璐,留在这里一天……毕竟,亲人相逢,有些话,想要说。明天早上,我会亲自将米普璐送回府上的,可以吗?”
19:37:55<希萝|DM> “这是,我身为一个喜爱侄女的大伯,的请求,不知道,安缇诺娅阁下,能否满足?”
19:38:22<安缇诺娅> “这个请求,爵士应该亲自询问您的侄女才是。”
19:38:31<希萝|DM> “米普璐,可以吗?”
19:39:04<希萝|DM> 爵士走了过来,在距离米普璐大概五尺的地方,蹲了下来,笑咪咪地看着她。
19:39:18<希萝|DM> “……”蒂法娜看了看你,又看了看爵士。
19:39:20<安缇诺娅> “虽然尚且年幼,但我信任她的判断,不过倘若她决定留下的话,恐怕我也必须叨扰了。”
19:40:10* 安缇诺娅 说完,安静地等待旅伴的决定
19:40:23<希萝|DM> “……”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混乱的表情,似乎有些迷茫的样子
19:40:40<希萝|DM> “唔……阁下也……虽然我并非想要拒绝。”
19:41:14<希萝|DM> “不过,处于政治上的考虑,身为大执政官副官的阁下,在卡拉德公馆留宿,真的,没有问题吗?”
19:41:31<希萝|DM> “……”蒂法娜似乎有些慌乱,为难地看了看你,又看了看爵士。
19:41:45<希萝|DM> 看上去,蒂法娜有些烦恼的样子。
19:43:29<安缇诺娅> “唔……我当然会先取得大执政官阁下的许可。”
19:45:28<安缇诺娅> “如果不许可我就找个睡袋在公馆附近躺了也成。”
19:46:36<安缇诺娅> “不,还是不行,就算有外交问题也……我才不会留下你一个人呢!”
19:47:14* 安缇诺娅 对旅伴用力说!
19:49:22<希萝|DM> “……!”蒂法娜似乎还在犹豫的样子,看上去无法下决断
19:49:47<希萝|DM> 她有些担心地扯了扯你的衣角,大概是相对于自己她更加地担心你?!
19:57:44<安缇诺娅> “我,我没事的啦……倒是很担心你一个人睡不惯这里的床……”
19:58:32<安缇诺娅> “万一睡不着的话,第二天不是会没精神吗?关于这一点我倒是哪儿都能睡所以没问题的啦……”
19:58:48* 安缇诺娅 被旅伴看着反而有点手足无措了
19:59:55<希萝|DM> 蒂法娜扯了扯你的衣服,把手伸了出来
20:00:48<安缇诺娅> “实、实在大执政官阁下说不行的话我也会在附近找个小旅店,不会睡街上的……但是唯独这件事,非得蒂你自己决定才行……”
20:01:10<安缇诺娅> “……嗯?”
20:01:17* 安缇诺娅 把手放上去
20:01:40* 希萝|DM 她握了握你的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20:01:48<希萝|DM> (嘛,意思就是她无所谓你自己看着办吧!
20:02:11<安缇诺娅> “……………………”
20:02:47<安缇诺娅> “还是让我来决定的意思吗?”
20:02:56<安缇诺娅> “那就——”
20:04:10<安缇诺娅> “对不住了,弗兰克爵士!如果想和蒂好好聊聊的话就、就来我家吧!明早不是能亲自来吗?那么就算不借宿我也可以让你在蒂的房间留到她想睡为止哦!”
20:05:28<希萝|DM> “……”
20:06:16<希萝|DM> “唔呃……我想,我一介男儿,去阁下的家,不好吧?”
20:06:37<希萝|DM> “而且,如果是元老院那边……从政治上,也很不方便呢……”
20:07:14<安缇诺娅> “我不介意!或者在这儿附近找个小旅店也可以?”
20:08:22<安缇诺娅> “聪明如阁下有能如阁下,瞒天过海的方法总不会没有吧?”
20:08:43<希萝|DM> “……嗯,好吧。那么,就在附近找个旅馆吧。开两个房间,阁下住在隔壁,可以吗?”
20:09:02<安缇诺娅> “嗯,这样可以。”
20:09:18<希萝|DM> “阁下说笑了,在下不过是一介骑士领主而已,何况作为帝国骑士,岂能欺骗主君呢。”
20:09:38<希萝|DM> “好的,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20:10:04<希萝|DM> 弗兰克有些尴尬地看了你一眼,然后拍了拍手,将侍女叫了上来。
20:11:05<希萝|DM> “丽娜,去帮我在亚伦最好的旅馆开两间最好的套房。今晚我就不回来了,我要和我的侄女好好聊聊,哈哈。”
20:11:18<希萝|DM> 弗兰克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20:11:29<安缇诺娅> “然后我先把我那套装备打包带出来吧。”
20:11:59<安缇诺娅> .人
20:12:14<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咦这奇妙的感觉检定: 1d20+3=10+3=13
20:12:56<希萝|DM> 你看了看,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20:16:30<希萝|DM> 就这样,你和弗兰克的会面,在此告一段落。
20:17:03<希萝|DM> 那么,轻易就和卡拉德帝国的贵族前去旅馆单独会面,这样的行为的后果,将会是如何呢?
20:17:11<希萝|DM> 蒂法娜的命运,是否会因此而改变?
20:17:19<希萝|DM> 让我们留待下次吧,混蛋!
20:17:23<希萝|DM> =======SAVE=======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72
  • 苹果币: 0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Re: 断章:安缇诺娅的假日
« 回帖 #2 于: 2013-08-23, 周五 18:53:55 »
饥♀荒?

……当一片黑云渐渐笼罩在维多利亚上时,
《新芝加哥日报》匆匆记下了这个日子:1878年7月5日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099
  • 苹果币: -4
Re: 断章:安缇诺娅的假日
« 回帖 #3 于: 2013-08-23, 周五 22:19:10 »
嘛,PC的个人兴趣=3=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099
  • 苹果币: -4
Re: 断章:安缇诺娅的假日
« 回帖 #4 于: 2013-08-23, 周五 22:35:11 »
劇透 -   :
16:31:55<希萝|DM> ==========LOAD==========
16:32:12<希萝|DM> 21:12,十月的某一天,帝国历802年
16:32:29<希萝|DM> 亚伦国宾馆504套房,亚伦城
16:34:17<希萝|DM> 在与弗兰克爵士的见面告一段落后,安缇诺娅出于对于蒂法娜的保护,虽然勉强同意了弗兰克爵士“今晚与蒂法娜好好谈一谈”的要求,但是却执意要让蒂法娜和爵士到外面的宾馆里进行,以让自己安心。
16:35:20<希萝|DM> 弗兰克爵士虽然对此稍有微辞,但似乎确实十分想要与久未见面的侄女详谈,在一番思虑之后,同意了安缇诺娅这个有些出格的要求。
16:40:51<希萝|DM> 在弗兰克爵士让自己的秘书去订房间的时候,似乎也发生了一番风波的样子,房间直到晚上要过7点的时候,才订好。
16:41:23<希萝|DM> 期间,你甚至有一段时间感觉如芒在背一般,转过头去看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16:41:53<希萝|DM> 最后,不知为何,房间订在了亚伦城官方接待外宾的地方——亚伦国宾馆的503、504号套房。
16:43:24<希萝|DM> 直到现在,你也还记得弗兰克爵士在跟秘书说悄悄话时露出的苦笑。
16:44:16<希萝|DM> 现在,刚刚享用完亚伦国宾馆提供的晚餐的你和蒂法娜,正悠闲地躺在国宾馆套房里柔软的大床上休息着。
16:44:39<希萝|DM> (行动
16:45:25<安缇诺娅> “总觉得,在哪儿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啊。”
16:46:16<安缇诺娅> “最后居然来了国宾馆……”
16:46:29* 安缇诺娅 试着回想一下这里自己之前有跟着大执政官来过么
16:47:20<希萝|DM> 你想了想,你曾经跟随大执政官在这里一楼的会议大厅接待过不少的外国政要,然而,到楼上的住宿区,则是头一次。
16:48:21* 安缇诺娅 想了想,给自己上了个侦测魔法
16:48:37<希萝|DM> 在你自言自语的时候,蒂法娜躺在你的旁边,轻轻地将你抱住,在你胸前蹭了蹭,水汪汪的眼睛带着担心的神色看着你。
16:49:22<安缇诺娅> “记得那个一脸阴沉的队长经常用这招来着……怎么了,旅伴?”
16:49:52* 安缇诺娅 摸摸小女孩的脑袋
16:50:16<希萝|DM> 你通过侦测魔法看了看周边,很奇怪的是,这里看上去……并没有任何魔法灵光的样子。
16:51:40<希萝|DM> 蒂法娜将头埋入你胸前的软肉中再次蹭了蹭,接着将你紧紧抱住。
16:53:35<安缇诺娅> “呜啊啊……这又小又柔软的感触……”
16:53:56* 安缇诺娅 回以自己的拥抱
16:54:09<安缇诺娅> “我不会离开你的啦。”
16:54:44<安缇诺娅> “不管那个老头怎么说,我在你这边是第一名这点,我还是清楚的哦。”
16:55:05<希萝|DM> 蒂法娜抬起头来,轻轻笑了笑,对你点了点头
16:55:25<希萝|DM> 这个时候,门外有些不合时宜地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16:56:00<安缇诺娅> “真是的……”
16:56:26* 安缇诺娅 小声抱怨着看向门外,把旅伴抱下床,替她整理好衣服才开门
16:56:34<希萝|DM> 蒂法娜有些害羞地放开了你,身体往外挪了挪,脸上微微有些羞红的样子
16:59:08<希萝|DM> 门外,弗兰克爵士正有礼地站在门口,见到你开门,他对你微微鞠了一躬
16:59:25<希萝|DM> “晚上好,安缇诺娅小姐,按照约定,我来接我的侄女了。请问……?”
16:59:58<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一袭正装,看上去意气风发的样子。
17:00:27<安缇诺娅> “蒂,可以吗?”
17:00:47* 安缇诺娅 首先当然还是先征询旅伴小姐的意见
17:03:39<希萝|DM> 蒂法娜端坐在柔软的床上,看着你
17:04:05<希萝|DM> 她微微偏着脑袋思考了一下,然后走了过来,轻轻拉了拉你的衣角
17:05:11<安缇诺娅> “嗯……?对了,请等一下,弗兰克爵士。”
17:05:22* 安缇诺娅 暂且掩上门
17:05:31* 安缇诺娅 然后给旅伴放个关照术
17:05:43<希萝|DM> “啊……当然。”
17:05:56<希萝|DM> 弗兰克仅仅对你微微一笑,并没有阻止你。
17:06:15<希萝|DM> 蒂法娜有些奇怪地看着你。
17:07:11<安缇诺娅> “有了这个神术,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也能知道你到了哪里,感觉好不好。”
17:07:57* 安缇诺娅 然后想了想那个拉衣角的动作在平时的交流里是什么意思?
17:08:20<希萝|DM> 你想了想,一般都是蒂法娜想要跟着你在一起或者撒娇的意思
17:09:18<安缇诺娅> “是不想……离开我吗?”
17:09:50<希萝|DM> 蒂法娜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17:10:12<希萝|DM> 然后再一次抱住你,在你的腰上蹭了蹭
17:10:20<安缇诺娅> “……………………”
17:10:48* 安缇诺娅 被这激萌的举动震慑了一轮
17:11:05* 安缇诺娅 脸有点儿发烫
17:13:06<安缇诺娅> “啊哈哈哈……居,居然不愿意跟我分开到了这个程度吗?”
17:13:13<希萝|DM> 蒂法娜有些奇怪地抬起头看了看你,接着似乎发现有点不对,微微退开,头轻轻偏了过去
17:13:25* 安缇诺娅 用力搓脸
17:13:43<希萝|DM> “……”蒂法娜听到你的话,似乎脸更红了
17:14:21<安缇诺娅> “冷、冷静啊安缇诺娅,就算遇到了亚伦海军大学接舷战手册上没有提到过的内容也不可以慌乱啊安缇诺娅……”
17:14:53* 安缇诺娅 总而言之先恢复个在大执政官身边当铠甲雕像的脸
17:15:01* 安缇诺娅 重新打开门
17:16:48<安缇诺娅> “让您久等了,爵士,我刚问过蒂法娜的意见,这孩子不愿意离开我……所以能否让我随行?”
17:16:58<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依然彬彬有礼地在门外等待着你
17:17:04<希萝|DM> “唔……呃……这个……”
17:17:13<安缇诺娅> “只让我跟在您后面也可以,我会用沉默术保证自己听不到您说的话的。”
17:17:16<希萝|DM> 弗兰克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尴尬了
17:17:22<希萝|DM> “这个……还是……有点……”
17:17:35<希萝|DM> “那个,安缇诺娅小姐,如果可以的话,毕竟,是家族内部交谈,所以……”
17:17:42<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似乎很是为难的样子
17:18:10<安缇诺娅> “或者再进一步我可以背过身去,只要这孩子随时能看到我就行了,还请您允许。”
17:19:41<安缇诺娅> “这是蒂自己的愿望。”
17:19:49* 安缇诺娅 最后用强调的语气来了这么一句
17:20:21<希萝|DM> “……好吧。”弗兰科爵士看了看蒂法娜,蒂法娜似乎也是发现了这个视线,轻轻点了点头。
17:21:08<希萝|DM> “那么,请移步我所住的503号套房吧……”
17:21:22<安缇诺娅> “给您添麻烦了。”
17:21:51* 安缇诺娅 点点头,随行
17:21:58<希萝|DM> “没事……我只是觉得,我这样一位男士与安缇诺娅小姐共同在一个房间里,在风评上,不太好而已。”
17:22:12<希萝|DM> 弗兰克爵士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有些尴尬地说着
17:22:24<安缇诺娅> “……我倒是怎样都好。”
17:23:57<安缇诺娅> “大执政官阁下并不会因为这种事降低我的评价,而其他人的评价并不会影响到我的职责。”
17:25:12<安缇诺娅> “换句话说,只要是职务之外,我会优先考虑蒂的意愿。”
17:27:15<希萝|DM> “是、是吗?小女,真是承您照顾了。”
17:27:40<希萝|DM> 弗兰克爵士脸上的肌肉似乎有些僵硬的样子。
17:28:35<希萝|DM> (来,过个侦查
17:29:21<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侦查?检定: 1d20+3=20+3=23
17:29:28<安缇诺娅> (嘿!
17:29:29<希萝|DM> (啧,要对抗了
17:32:17* 希萝|DM 进行易容判定: 1d20+3+1+10=11+3+1+10=25
17:32:26<希萝|DM> (哦呀,赢了
17:33:15<安缇诺娅> (卧槽!
17:33:22<希萝|DM> 安缇诺娅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弗兰克爵士,不过除了他的行动似乎跟刚才有些不一样了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17:33:29<希萝|DM> (来,过个智力
17:33:53<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居然是智力!检定: 1d20-2=11-2=9
17:35:02<希萝|DM> 你突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是你却想不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17:35:18<安缇诺娅> “………………”
17:35:21<希萝|DM> 没走几步,你来到了503房间的门口。
17:35:27<希萝|DM> (来,再过一个侦察,最后的机会了=3=
17:35:48<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到底是怎样啦!检定: 1d20+3=3+3=6
17:35:53<安缇诺娅> (完蛋啦!!
17:36:14<希萝|DM> 你特地看了看门牌号,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样子。
17:44:21* 希萝|DM 进行蒂法娜的小脑袋不要背叛我……判定: 1d20=10=10
17:45:07<希萝|DM> 你们来到503号房间门口的时候,蒂法娜似乎有些奇怪地看了看门牌号
17:45:17<希萝|DM> 然后歪歪脑袋,看了看你和弗兰克爵士
17:45:21<希萝|DM> “……?”
17:45:50<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似乎并没有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蒂法娜的异状,而是直接拉开了门。
17:46:05<希萝|DM> “那么,请进吧,我可爱的小侄女,以及安缇诺娅小姐。”
17:46:25* 安缇诺娅 有分心到蒂法娜身上所以有注意到
17:46:51* 安缇诺娅 停下来
17:47:01<安缇诺娅> “怎么了……?”
17:47:54<希萝|DM> “唔?有什么事情吗,米普璐?”
17:49:10<希萝|DM> 弗兰克似乎也注意到了蒂法娜的异状,他和蔼地笑了笑,微微躬身看着蒂法娜
17:49:24<希萝|DM> 蒂法娜轻轻摇摇头,然后后退了几步。
17:49:31<希萝|DM> “唔……?有什么问题吗?”
17:49:38<安缇诺娅> “………………”
17:50:49<安缇诺娅> “旅伴?”
17:50:50<希萝|DM> “嗯……?有什么地方大伯做得不对了吗,米普璐?”
17:51:02<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依然保持着微笑看着蒂法娜
17:51:11* 安缇诺娅 虽然是问句但已经稍微戒备起来了
17:51:28<希萝|DM> “……”蒂法娜有些迟疑地看了看你和弗兰克,似乎很是苦恼的样子。
17:52:15<希萝|DM> 接着,她想了想,走到了你的身边,将身体微微藏到你的身后,然后扯扯你的衣角,指了指门牌。
17:52:30* 安缇诺娅 盯……
17:52:45<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似乎也看到了这个动作,他的眉头轻轻皱了皱眉,然后恢复了之前的微笑。
17:52:55<希萝|DM> “嗯?小米普璐,门牌,有什么问题吗?”
17:53:35<希萝|DM> “……”蒂法娜有些苦恼地看了看你,然后又指了指前面一个房间。
17:53:36* 安缇诺娅 想了想
17:54:08<安缇诺娅> “爵士,请站在房间里不要动。”
17:54:13<希萝|DM> “嗯……?前面一个房间?怎么了吗,米普璐?嗯……意思是,米普璐想去另外一个房间吗?啊……是大伯有些……唔?”
17:54:28* 安缇诺娅 稍稍侧头看看那个门的门牌
17:54:29<希萝|DM> 弗兰克爵士被你一句话说得停了下来。
17:56:58* 安缇诺娅 拉着旅伴走过去,仔仔细细地研究另一块门牌
17:57:00<希萝|DM> 蒂法娜也从你身后看了看隔壁房间的门牌号,似乎有些不相信的样子,她直接走了过去。再看了一遍。
17:57:22<希萝|DM> “呃……米普璐?安缇诺娅小姐……?有,什么不对的吗?”
17:57:29<希萝|DM> “隔壁,应该没有住人喔?”
17:57:36* 安缇诺娅 虽然也想直接研究爵士的不过那里离他太近了
17:57:52<安缇诺娅> “请稍等,爵士。”
17:58:39<希萝|DM> (你在门前仔仔细细地对着它研究半天不觉得超级失礼而且奇怪吗……你是什么变态吗……
17:58:40<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骰就骰啦!检定: 1d20+3=17+3=20
17:59:09<希萝|DM> 你和蒂法娜一起靠近隔壁房间爱你的门牌,仔仔细细地看了看。
17:59:31<希萝|DM> 蒂法娜依然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不过似乎变成了对于自己的怀疑。
17:59:45<希萝|DM> 而你,则突然觉得,这个门牌号,似乎有些细微上的不对。
18:00:16<希萝|DM> 你凑近看了看,总觉得这个502房间,“2”这个数字有些违和感。
18:00:17<安缇诺娅> “………………”
18:00:50<安缇诺娅> “蒂。”
18:01:09<希萝|DM> “……?”蒂法娜抬起头来看了看你
18:01:11* 安缇诺娅 伸手摸摸旅伴的脑袋,用平时鼓励她的那个手法
18:01:27* 安缇诺娅 然后指了指嘴唇,噤声
18:01:52<希萝|DM> 蒂法娜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你,虽然有些迷惑,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
18:06:25<希萝|DM> “呃……米普璐?安缇诺娅小姐?有什么问题吗?啊……难道真的是,因为在我住过的房间里不方便吗?嗯,也没有问题,我下去把这个房间也订下来好了?然后我们就在这个房间里交谈吧?”
18:06:49<安缇诺娅> “不,没有什么问题,只是……“
18:07:00* 安缇诺娅 施展侦测魔法
18:07:35<希萝|DM> 通过魔法视觉,你看到房间的门牌号“2”这个数字上,闪耀着微弱的魔法灵光。
18:10:38<希萝|DM> 你顺着走廊向两边看,5层靠你这一侧的5间套房门牌上全部都闪耀着微弱的灵光。
18:11:20<希萝|DM> 只有你的房间的门牌号上没有任何魔法的痕迹
18:11:24<安缇诺娅> “……………………”
18:11:40* 安缇诺娅 尝试思考现状
18:52:03<安缇诺娅> “啊……”
18:52:41* 安缇诺娅 摸了摸旅伴的头发
18:52:55<希萝|DM> “嗯……?发生什么事请了吗,安缇诺娅小姐诶?”
18:54:11<安缇诺娅> “蒂,能替我到504房间取一下我的那个别针吗?”
18:54:22* 安缇诺娅 蹲下来,对旅伴眨了眨眼睛说
18:56:46<希萝|DM> “……?……~”蒂法娜先是微微歪了歪脑袋,然后点点头。
18:57:12<希萝|DM> 弗兰克似乎对于你们的行为有些费解,看着蒂法娜从自己的眼前走到了504门口
18:57:21<希萝|DM> “唔呃……安缇诺娅小姐?”
18:57:41<安缇诺娅> “请您再在‘原地’稍等一会儿。”
18:58:01<安缇诺娅> “旅伴,去敲敲另一个隔壁房间的门。”
18:58:05<希萝|DM> “虽然说别针什么的倒是……不过您这个……检查502号房间是……?难道你怀疑监听……!”
18:58:08* 安缇诺娅 接下来的这句话用精灵语说
18:58:31<希萝|DM> 对方听到你这句话,明显露出了“啧,糟糕了”的表情
18:58:40<希萝|DM> “等等!”
18:58:49* 安缇诺娅 亮兵器!
18:59:24<希萝|DM> “啧……被发现了吗!”
18:59:29<希萝|DM> (来,先攻
18:59:31<安缇诺娅> “不许动!”
18:59:49* 希萝|DM 进行先攻判定: 1d20+2=2+2=4
19:00:03<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先攻!检定: 1d20+1=10+1=11
19:00:26<希萝|DM> “可恶……”
19:01:47* 安缇诺娅 冲锋对方,宣言威力打击,然后攻击
19:02:09<希萝|DM> (出1,出1
19:02:44<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命中猛力2检定: 1d20+16=2+16=18
19:02:52<安缇诺娅> (卧槽好险!
19:03:00<安缇诺娅> (1+1=2了!中吗?
19:04:56<希萝|DM> (中了
19:05:35<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伤害检定: 1d8+6+6+7+6=4+6+6+7+6=29
19:06:37<安缇诺娅> “喝啊!”
19:09:45<希萝|DM> 安缇诺娅趁着露出了马脚的伪.弗兰克看向蒂法娜的时候,饥饿终结者具现于手中,如同饿狼一般的向着对方直线袭去!
19:10:19<希萝|DM> 仅仅一招,巨大的骑枪直接将对方钉死在了国宾馆套房的墙上
19:11:26<希萝|DM> 如同试验台上被钉住的青蛙一般,对方的手脚无力地抽搐了几下,连遗言都还没来得及说出,生命之光就离开了他。
19:11:55<希萝|DM> 接着,血液随着被长枪洞穿的地方,喷涌而出。
19:12:15<希萝|DM> “……?!”
19:12:39<希萝|DM> 蒂法娜听到长枪与墙壁碰撞的声响,惊讶地回过头来看着你们。
19:13:12<希萝|DM> 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蒂法娜似乎是被吓到了的样子,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
19:13:46* 安缇诺娅 瞬间把枪收好,跑过去使劲抱住她
19:13:56* 安缇诺娅 先把人抱回房间再说
19:14:23<希萝|DM> 被你抱在怀中的蒂法娜身体一直颤抖着,直到回到房间也没有停下。
19:14:56<安缇诺娅> “我、我看到房间门牌全都被动了手脚……”
19:14:59<希萝|DM> 这声巨响看来也是惊动了楼下的其他人,很快就有数名应侍生走了上来。
19:15:36<希萝|DM> 蒂法娜似乎有些呼吸困难的样子,眼神也开始渐渐失去光彩,看来是被这血腥的场面再一次吓到了。
19:15:53<希萝|DM> “发、发生什么了?!安缇诺娅阁下?这、这是……?!”
19:16:10<希萝|DM> 门口,有一名应侍生看着染血的你,有些不敢相信地说着
19:16:53<希萝|DM> “嗯……发生什么事情了……唔!这、这是怎么回事!米普璐!米普璐你在哪儿!?”
19:17:20<安缇诺娅> “她没事。”
19:17:53<希萝|DM> 这个时候,走廊上也响起了弗兰克爵士的声音,他慌忙地走进了你的房间,看到蒂法娜在你的身边的时候才送了一口气的样子。
19:17:54* 安缇诺娅 以外边的人也能听得见的声音说,同时更加用力地抱紧怀着的小女孩
19:18:11<安缇诺娅> “有人乔装成您的样子跟我们接触。”
19:18:17<希萝|DM> “安、安缇诺娅阁下,发生了……什么!”
19:19:05<希萝|DM> “怎、怎么可能……这里不是有……贵国的安保工作……不对……米普璐她……没事吧?”
19:19:14<安缇诺娅> “不像是罗多克官方做的,所以以防万一……”
19:19:31<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似乎有些混乱的样子,看着你们和房门外。
19:20:41<安缇诺娅> “她受了些惊吓……顺带,我们这层楼我这边的房间门牌全都被做了手脚,应该是普通的幻术……”
19:20:50<希萝|DM> “以防万一……?喂,你们,不要在这里跑来跑去的!给我让开点,不要破坏了现场,冷静点,吓到我的米普璐了!”
19:21:21<安缇诺娅> “没事了,旅伴,我在这里……”
19:21:30<希萝|DM> 弗兰克爵士很快明白了状况,他对着门外的几名有些惊慌的侍者大声吼着,接着有些关心地靠了过来。
19:21:39* 安缇诺娅 把知道的事项告知,然后专心安抚蒂法娜
19:22:30<希萝|DM> “什么……是这样吗……!可恶,哪里来的鼠辈,竟然敢冒充我的名义……啧,”
19:22:42<希萝|DM> “米普璐她……还好吧?”
19:23:24<安缇诺娅> (关照术表面的情况怎样?
19:23:42<希萝|DM> 弗兰克爵士似乎差点叫骂出声的样子,不过好像他又一次注意到了还在你的怀里颤抖着的米普璐,蹲下来想要摸摸她的额头一般关心地问着
19:23:55<希萝|DM> (没有受伤,精神状态不稳定(也就是受到惊吓啦=3=
19:25:34<安缇诺娅> “没有受伤……但受到了惊吓……是我的过失。”
19:26:47<希萝|DM> “所以我就说……唔……抱歉。呼……哈呼……抱歉,安缇诺娅小姐,请先让我冷静一下。”
19:27:10<安缇诺娅> “我明白您的意思……”
19:27:20<希萝|DM> 弗兰克听到你说的似乎差点就要说出过分的话的样子,不过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一个人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
19:27:57<希萝|DM> “不……抱歉,这个时候不应该提这种事情的。我也要谢谢您,再一次在我不在的时候,保护了她。”
19:28:30* 安缇诺娅 唯有这个瞬间,心里第一次涌起“是否自己真的应该放手”的念头
19:29:10* 安缇诺娅 闭上眼睛,把侧脸贴到蒂法娜的额头上,紧紧地拥抱她
19:29:29<希萝|DM> “安亭诺娅小姐……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不过,我想您暂时放开米普璐……比较好。”
19:30:01<希萝|DM> 在门口深深呼吸了几口后的弗兰克再一次走了进来,轻轻拍了拍你的肩膀,指了指你身上沾染的血迹。
19:30:21<安缇诺娅> “………………”
19:31:05* 安缇诺娅 猛然松开了怀里的小女孩
19:32:04<希萝|DM> “您先去清洗一下吧……嗯,我把米普璐带到我的房间里,可以吗?或者,您用我房间的浴室也是可以的。”
19:32:21<希萝|DM> “放心,这个期间,我会在这里陪着米普璐的。”
19:32:36* 安缇诺娅 盯...
19:32:44<安缇诺娅> (我要过个察言观色!
19:32:47<希萝|DM> (过
19:33:32<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我盯!检定: 1d20+3=19+3=22
19:34:16<希萝|DM> 你有些神经质地看了看弗兰克爵士的脸色,不过,他的脸上似乎只有对于自己侄女的一片关心。
20:24:07<安缇诺娅> “那就,拜托您,以及打扰了。”
20:24:30<希萝|DM> “嗯,放心吧,除非我死在这里,否则不会有人能伤到米普璐一根毫毛的。”
20:25:11* 安缇诺娅 有些恍惚地点点头
20:25:16<希萝|DM> 弗兰克对你微微躬身,接着坐到了米普璐的身边。
20:26:44* 安缇诺娅 起身,踩着虚浮的步伐进入盥洗室
20:26:52<希萝|DM> “没事了,米普璐……没事了,坏人已经被你的安缇诺娅姐姐打跑了哟?已经没有坏人了,乖……”
20:27:34<希萝|DM> 弗兰克爵士坐在蒂法娜的身边轻轻拍着还在不住颤抖的蒂法娜的背,用柔和的声音安慰着她
20:30:01* 安缇诺娅 把礼服和内着脱下来叠好,然后洗去身上的血迹
20:36:28<希萝|DM> 国宾馆套房里的浴室里,温润的水流不断拂过你柔嫩的肌肤,带走你身上的血腥味的同时,似乎也让你的身体开始变得香喷喷的了。
20:53:40<希萝|DM> 就在安缇诺娅清洗着身体的时候,突然,一阵精神波动从蒂法娜那里传来。
20:54:02<希萝|DM> 接着,几乎在下一个瞬间,又是一阵精神波动从蒂法娜那里穿了过来。
20:55:23<希萝|DM> 不过,蒂法娜感觉上似乎并不是遇到了危险的样子。
20:55:54<安缇诺娅> (相对位置和距离有变吗?
20:56:49<希萝|DM> 她的精神状态在第一次精神波动之后一下子似乎变得安定了不少,而第二次精神波动……你感觉不出她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影响,不过,蒂法娜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精神或者肉体上的伤害的样子。
20:57:18<希萝|DM> 蒂法娜和你的相对距离并没有大的变动,你可以感觉到她仍然在房间里。
20:58:48* 安缇诺娅 随便找了条毛巾擦干自己,穿回刚才的衣服,用另一条毛巾遮住染血的部分,回去找蒂法娜
21:00:56<希萝|DM> 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蒂法娜正安定地躺在床上休息着,而弗兰克正陪在她的身边。
21:01:16<希萝|DM> 而房间里,还多出了一个人。
21:01:33<希萝|DM> 那是一名侍应生,正准备把换下来的床单抱走。
21:02:07<安缇诺娅> “停下。”
21:02:10<希萝|DM> “啊……您回来了,安缇诺娅小姐。我刚才趁您去洗澡的时候,叫来了侍应生,换走了刚才沾上了血迹的床单……”
21:02:19<希萝|DM> “嗯?有什么问题吗,客人?”
21:02:28<希萝|DM> “啊……安缇诺娅小姐?那个……?”
21:02:43<希萝|DM> 侍应生乖乖停了下来。
21:02:52<安缇诺娅> “把这床单放到这里的浴室里就行了。”
21:03:07<希萝|DM> “呃……?好,是的,客人。”
21:03:26<希萝|DM> “……嘛,不用这么谨慎吧,安缇诺娅小姐。我又没有做什么。”
21:03:36* 安缇诺娅 偏偏头,示意了一下浴室的方向
21:04:02<希萝|DM> 侍应生有些困惑地把床单放到浴室里,对你鞠了一躬,然后走到了门外,准备关上门离开的样子。
21:04:37<安缇诺娅> “是我的话,就不会让陌生人进来。”
21:05:03<希萝|DM> 你刚才过来的时候,隔壁的房间依然是那个状况,不过已经没有血腥味了的样子,看来现场已经被保存了起来,想必警备队很快就会来了。
21:05:25<希萝|DM> “相信我,我有保护好米普璐的能力。”
21:05:51<希萝|DM> 弗兰克爵士笑了笑,轻轻摸了摸蒂法娜的头发,爱怜地看着似乎已经睡着了的她。
21:06:11<希萝|DM> “刚才,我用神术让她安定下来了,您不会怪我吧?”
21:06:46<安缇诺娅> “我并不是那样的意思,只是谨慎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需不需要’的问题了,请您见谅……”
21:06:52<安缇诺娅> “怎么会。”
21:06:57* 安缇诺娅 叹气
21:08:16<希萝|DM> “嗯,那就好。那么,今天看来是不行了呢……这孩子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吧……那个时候,一定受了很多的苦吧……”
21:09:39<希萝|DM> “啊……呼。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希望您,在考虑一下关于将米普璐交给在下抚养的事情。其他的……改日我会再上门拜访或者约您出来再见一面的。”
21:10:12<希萝|DM> 弗兰克站了起来,对你微微躬身,然后将蒂法娜身边的位置让给了你
21:10:23<安缇诺娅> “好的。”
21:10:34* 安缇诺娅 坐回到床边
21:10:39<希萝|DM> “希望您知道,我是真的想要这个孩子跟我一起生活的。”
21:10:53<希萝|DM> 弗兰克在出门前,再一次对你说了一句,然后才关上了门。
21:11:22<希萝|DM> (过个聆听=3=
21:11:36<Oicebot>  安缇诺娅进行什么?检定: 1d20+3=15+3=18
21:11:56<希萝|DM> 在弗兰克离去的脚步声中,你似乎听到了他轻轻的叹气声
21:12:20<希萝|DM> “海若尼斯在上,我一切都是为了那孩子好……”
21:12:33<希萝|DM> 这样的轻祷,传入了你的耳中。
21:12:42<希萝|DM> 接着,弗兰克爵士的脚步声就远去了。
21:14:05* 安缇诺娅 微微皱起眉头,检查了一下旅伴和那床被换下来的被褥
21:15:16<希萝|DM> 被褥并没有什么异状,除了上面应该是你沾上去的少量血迹以外和普通的被褥没有什么差别。
21:17:59<安缇诺娅> “是我多心了吗……?”
21:18:27<安缇诺娅> (旅伴呢?
21:19:13<希萝|DM> 蒂法娜正躺在床上安睡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异状。
21:27:56<安缇诺娅> “总觉得……”
21:28:12<安缇诺娅> “又有什么事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啊……”
21:28:56* 安缇诺娅 这么说着锁上了房间的们,然后走回去躺到了床上,伸手把旅伴揽进怀里
21:29:31<希萝|DM> 蒂法娜并没有醒来,不过不知道是无意识还是怎么样,蒂法娜也顺着你的拥抱抱紧了你
21:30:10<希萝|DM> (没有其他行动我就CG END了?
21:30:48* 安缇诺娅 嫌麻烦似的轻轻叹了口气,随即闭上眼睛,浅寐
21:31:40<希萝|DM> 经过今夜的事之后,你紧绷的精神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21:31:51<希萝|DM> 很快,你的意识就渐渐模糊了
21:32:01<希萝|DM> 在你陷入梦乡之前
21:32:55<希萝|DM> 不知是幻听,还是梦境,你似乎听到,沉睡的蒂法娜轻轻说了什么
21:33:21<希萝|DM> 不过,大概是你太劳累了吧,还没来得及分辨那句话,你的意识,就已经彻底陷入了沉睡。
21:34:06<希萝|DM> =========END=========
21:34:14<希萝|DM> 后日谈:
21:34:37<希萝|DM> 你在第二天接受了肃政部和警备队的问询
21:34:55<希萝|DM> 并了解到昨天袭击你的人是一名从属与理想国的恐怖分子
21:35:15<希萝|DM> 警备队怀疑是针对你个人的袭击,而肃政部则对此持保留态度
21:35:29<希萝|DM> 然而对方的身份除了从属与理想国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信息
21:35:58<希萝|DM> 虽然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封刺杀你的命令函,但是肃政部并不认同对方的目标在于你,而是怀疑在于蒂法娜。
21:36:05<希萝|DM> 但是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种怀疑。
21:36:29<希萝|DM> 而数天后,弗兰克爵士再次约你出来相谈。
21:36:50<希萝|DM> 在你再一次表述了拒绝将蒂法娜交给他抚养的态度后,对方似乎也最终放弃了。
21:37:27<希萝|DM> 在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并告诉你只要关于蒂法娜的事情他都会帮忙后,于数日之后离开了罗多克。
21:41:25<希萝|DM> 而蒂法娜,在接下来的几天看上去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过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异常。
21:42:32<希萝|DM> ==========真.end============
22:18:12<希萝|DM> 经验1300
22:18:18<希萝|DM> 8级英雄点x1
22:24:30<希萝|DM> 外加角色背景特性:慎重[每天一次,当你在进行感知、智力、魅力检定或与这三个属性相关的技能检定时,在DM宣布这次掷骰是成功还是失败前,你可以重新掷骰。]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