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启示录的世界观  (阅读 2792 次)

副标题:

离线 叶兰舟

  • 版主
  • *
  • 帖子数: 875
  • 苹果币: 1
启示录的世界观
« 于: 2013-07-10, 周三 12:53:35 »
  我的游魂,把得尔菲芦笛吹响,
  对巨龙族行使魔法,予以征服,
  从它身上剥夺了一百只眼睛,
  见到它沉沉酣睡,便飞往远处
          ——济慈


意识海与世界碎片
  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对于我们来说,大意识所处的世界,是遥远而不可知的幻梦之境,但对于沉睡的大意识来说,我们所在的整个世界,又何尝不是它的梦境呢?
  没有人知道,到底大意识是所有生命的意识投影,还是正好完全相反?我们所谓的现实,究竟是真正存在的坚固实体,还是大意识的一个念头?
  在兄弟会漫长的历史中,觉醒者们寻找着世界的真实。他们逐渐发现了如何更有效地觉醒力量、发现了大意识的存在,也发现了过度运用自己的力量会被世界的规则抹去;最后,在无数的牺牲中,他们终于逐渐触碰到了意识之海。
  这是一片完全无法用人类现有的物理学解释的世界,它就像是世界的其他维度,是意识世界的更深处。它的本质是不可言喻、不可形容的,但在人类的观测中,它却会以一种我们可以理解的方式被体现出来,并且随着观测者们对它本质的理解加深,而一直改变形态。
  勉强要比喻的话,可以把我们的世界——也就是我们观测到的整个宇宙——理解成一个星球的薄薄的表面,那么这整个星球就都是由意识之海构成,而它最深处的核心,就是沉睡的大意识。
  我们可以把意识之海分成这几层去理解:

  固态现实层
  深度:0
  这是我们的现实。这一层的物理参数完全符合我们现在的理解,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最新】也最【完整】的世界,是绝大部分人类意识对于这个世界的定义,在意识海中凝结出的固态现实。这个世界有麦当劳,有飞机,有坦克,但是没有能喷火的龙,也没有可以学习的魔法……这些都是这个世界的限制。也是无数个世纪以来,世界的规则不断在觉醒者的观测和思考下发生变化的结果。
  但是,那些过去呢?那些白龙飞舞的神话年代,那些曾经存在的魔法呢?
  它们沉下去了。

  客体现实层
  深度:0-100
  这是沉在现实之下的世界,也是离我们最近的世界碎片;它们是强力的思想撕裂了现实而诞生的世界。最简单的例子是空间系能力者制造出的空间断层和亚空间,它们的规则跟现实基本都相当接近,但可能有一些不太【正常】的特殊规则。它们一般都必须依附于现实中的某个客体而存在,比如能力者或者某个特殊的地点。在某个程度上,可以将它理解为意识之海中随时诞生、随时消失的气泡。一些被临时制造出的客体现实空间还可以起到特殊的保护作用,让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规则可以暂时应用,这又被称为“客体对冲空间”

  潜意识层
  深度:100-10000
  脱离固态现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之后我们会提到——一旦离开它,进入不可名状的潜意识之海后,就只有那些能够张开属于自己的【领域】,定义出自己的规则和世界的强者,才能在它里面自由行走,那些因为某种意外来到这里,又没有安全措施的倒霉蛋早就被同化了。但危险同样也意味着机遇;那些在世界规则的变动中,从固态现实里消失了的世界,大多都沉入了这一层面,一些太微弱、太古老而完全被遗忘的世界,已经失去了其根本的规则而被同化,但另外一些却还依然顽强地存在着。
  在这里的规则往往已经跟固态现实中的世界大相径庭,各种千奇百怪的、噩梦般的世界都可能出现在这里,他们里面蕴含着无尽的宝藏。
  在这个层面,著名的世界碎片有东方的昆仑,西方的天堂和地狱。

  大意识
  深度:10000-∞
  这是无人可以碰触的区域,接触的唯一结果就是完全、彻底、永久的消失。所有的世界碎片都在不可逆地逐渐沉入这个区域,所以深度10000又被称为【边缘界限】,越过这个深度,对于所有的存在和意识来说,就是未知的混沌。


世界碎片的存在形态
  世界碎片大多是以一个封闭世界的形式存在的,它们就像是一段不再往前发展的、尘封的回忆,可能有日月星辰,有太阳东升西落,但那都是假的,无论是走到世界边缘还是往上飞到极高处,你都会发现又回到了碎片的中心。
  而这些世界里的生命体,虽然看起来也许跟正常的生命别无二致,但实际上它们都是由那些已经被废弃的规则构成的,是一种意识化的存在。在本质上,他们是这个世界碎片的一部分,即使可以跟正常人一样哭、笑、死亡甚至繁衍,甚至认知到自己被困在一个无法离开的世界里无法离开而恐惧、愤怒、寻求出路,但它们却无法像潜航者一样简单地离开这个世界碎片。而在脱离了固态现实后漫长的岁月里,新繁衍出来的生命会一代地更贴近这个世界的本质。在一些世界里,里面的“生命”甚至全都是早已逝去之人,只是被不知名的力量填充了生命力而行走,完全没有认知到自己已死的事实。
  另外,正如前文所述,这些世界碎片的规则跟固态现实是大相径庭的。无论是物理、化学还是生命的形态,都可能会跟普通人的认知截然相反;颠倒的天地,轮回的时间、像莫比乌斯环一样扭曲的空间,在潜意识层深处的世界碎片里并不罕见,这对很多探索者来说都是致命的。
  世界碎片通常并不大,根据目前有记载的观测,最大的碎片也不会超过半径100公里,大多数都在半径1-10公里左右;偶然有半径小于100米的碎片,但它们大多处于不太稳定的情况。
  还有一种情况:这个世界可能根本就缺失某种规则,比如三环九道中的一种。一个没有空间的世界,你就不可能以实体进入;而一个没有灵魂法则的世界,则拒绝一切灵魂的进入——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如果进入之后才发现灵魂法则根本是残缺的或者是有问题的,离开世界时轻则失去这次旅行的相关记忆,重则灵魂破碎……


探索世界碎片有什么好处?
  为什么进入世界碎片风险这么大,但人们依然趋之若鹜?当然是有足够的利益在驱使——兄弟会什么时候会做完全没有利益的事情了?
  最大的好处有几种:

  不存在的物质
  不同的规则造就了不同的世界,也诞生了不同的物品。在那些早已与固态现实脱离的世界里,拥有现今已经完全无法找到的材质和生命,这些甚至都可能是独一无二的。例如一些古老回忆里的魔法器材,甚至是古代的圣器,而另外一些世界碎片里则可能拥有我们的世界中无法制造的化合物或者特殊材质——虽然这些跟现今世界规则截然不同的物品,在固态现实中的使用受到极大限制,往往会在新的规则下崩解和重组,形成新的形态,直到用特殊的力量,比如灵魂硬币——后面会提到——建立一个客体对冲空间,才能暂时使用。
  例如异能者“魔像”从古老的世界碎片中取得了高文的圣剑,在回到固态现实后,它不可控地自动崩解变换成了一枚毫无价值的廉价珠宝,但只要用灵魂硬币在附近建立一个刚够容纳它的客体对冲空间,它就能重新恢复原有的形态,并在有限的时间内发挥其正常的作用。

  避难所和基地
  受到固态现实的规则影响,诸多强力的异能都会受到极大的限制,一旦动用就要承受存在点的压力,随时会面临被抹杀的风险。对于超出六阶的觉醒者来说,更是其存在本身都可能会引来麻烦。对于这些人来说,某些特殊的世界碎片就是最好的藏身之处。同时,一些寿命大大超出正常界限,通过死亡相关的异能而勉强维持存在的古老强者,也会通过这种方式推迟自己的最终消亡。
  当然,一个完全被掌控的世界碎片,对于军团来说就是最好的基地。  


进入世界碎片有什么代价?
  正如前文屡次叙述的,进入世界碎片,和从中带出东西、让它们能在现实中使用,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穿过意识之海时,个人的灵魂和意识会被侵蚀,除非意志达到7或者更高,否则就只能用特殊的力量来保护这些穿行者。对于一些可以无防护穿行的“通道”来说,代价早已付过——意识只能用意识来对抗。
  有几种最常见的方式:
  虔诚的信仰:用某些能力或仪式搜集大量的信仰力量,可以作为短时间内的屏障。但这种方式只有少数几个军团能够运用自如,而且用这种方式能前往的世界碎片也会严格受限,一般都是这些教会宣扬的圣地或者是惩罚之所,例如天堂和地狱。
  扭曲的心智:极度扭曲的恶意和憎恨,同样可以作为屏障,但它也有同样的可能会侵蚀使用者自身的心智和灵魂——尤其是这种恶意是冲着使用者去的时候。所以这并不是一种安全的手段,但不过一些人却乐于此道,因为这种方式可以永久性地消磨掉自己身上的恶念。这种方式往往伴随着残忍的杀戮和献祭。
  人类的灵魂:这是最常见的方式。大量的普通人类灵魂中蕴含的意识就可以交织在一起,作为消耗性的意志屏障。兄弟会的多个军团都受命在医院和坟场等处设立专门的站点,用于收集正常情况下的灵魂,这往往还会伴随着一些仪式或是手段,让灵魂平静下来。这些经过处理的灵魂会被交予一些特殊军团,铸造漆黑的灵魂硬币,这也是兄弟会内部的硬通货;不仅可用于作为屏障,也可以作为能源在附近建立客体对冲空间,使用那些在世界碎片中带出来的、违逆了这个世界规则的圣物。由于其贵重性,常有人私下里“铸币”,但这是违逆铜表法的重罪,在兄弟会内部视为一级犯罪。


进出世界碎片的方式
  在寒风中,邮差裹紧了衣服,用力地吸完最后一口烟,长长地呼出一股白色的烟雾。他抬头看了眼被天井裹住的灰沉沉的天空,丢下烟头,用鞋根碾灭了它。
  四周破旧、肮脏的灰色建筑仿佛把尘世的喧嚣和活力都挡在了外面,虽然天色已晚,但却没有一个屋子里亮起灯光;那些破碎的、钉着木板的窗口,就像一个个黑洞洞的眸子,沉默地注视着这些人类。
  从走进这个天井的那一刻起,邮差就能感觉到,四周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古老而深沉的力量,无时不刻不在扭曲着周围的空间,将它与【现实】拉扯开来,就像是油画上剥落了颜色的景物,充满了不协调感。空气带着油腻的味道,景物的颜色也显得灰黑而苍白,像是毫无血色的肌肤。
  但也正是这种【异常】,才让这块地方成为他们选择的下潜入口。


  进入位于客体现实层和潜意识层的世界碎片,并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这有两个最重要的因素:通道
  门就是那个坐标跟现实世界的结合点。深度越浅的世界,跟固态现实的接合就越紧密,门就越容易通过,通道就越容易行走,甚至可能主动把人拉进去——比如寂静岭。对于潜入者来说,可能根本不需要做什么,也不需要防护,即使毫无准备的普通人也可以踏入其中;反之,越是世界深处的碎片,跟固态现实的接合就越薄弱,可能只是一种完全概念性的东西,比如一句话、一个词儿,这让进入变得非常困难,必须有专门的能力者,或者是异能武装才能打开门,而其通道也非常危险——尤其是在潜意识层的世界,这可能意味着要直接暴露在意识海之中,对于三阶以下的异能者,这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所以,进出世界碎片可以大致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无防护穿行
  这是最轻松的一种情况。目的地的门和通道都经过了特殊的处理,只要持有“钥匙”,任何人都可以穿行其中。这种入口可能只是一扇门,又或者是一条隧道;在目击到这种异象的普通人眼中,这就像是深夜12点,乘客们永不归来的地铁,亦或是踏上了不存在的第十三层台阶的失踪人士一样。
  在某种意义上,得到兄弟会存在世界碎片的信息、知道怎么进入兄弟会的核心碎片“印记城”,并支付进入印记城所需的代价,这就是兄弟会对外围成员的重要考验方式——它不会写在任何官方资料上,你只能从诸多的线索中去寻找;只有真正成功的人,才能进行兄弟会的权限认证,成为真正的核心成员,这也是“里世界的里世界”。对于绝大多数的觉醒者来说,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其真相,所以在通常意义上,一般人所感觉到的里世界的混乱,只是其表象。
  当然,这种穿行也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梦境深潜
  他最后检查了一遍身上的装备。一条粗大的绳索,手感重得异乎寻常,它穿过自己腰间的扣带,跟其他人连接在一起,这是“上浮绳”,也是浮潜中必不可少的救命绳索;一个连着气瓶的面具;一个沉重的钢铁气缸,黑漆上刷着军团的标徽“42”,一旦出了事,这个“上升瓶”可能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他看了眼压力表,读数还在正常范围之内。
  还有就是最后也最重要的东西,潜水服。
  邮差掂量一下手中的一个黑色圆球。它看起来就像个铅球一样,坚固、冷硬,毫无特殊之处,直到邮差把一枚不起眼的漆黑硬币塞进它的一个口子——然后它就颤抖起来,以微小的幅度改变着自己的形状和大小,甚至重量都在不停变幻;邮差深吸一口气口气,眯起眼睛,仔细地看着它,集中精神。几分钟后,它的振动幅度逐渐缓慢下来,随着他的心跳一并起伏。
  “潜水服没有问题。”他说。
  一个身穿教士服的高大男人沉默地看向身边的其他几位同伴。他们各自准确而稳定地检查着自己的设备,并一一回报。
  “ATA(绝对压力)正常。”
  “梦境环流稳定。”
  “预期深度AD512,兄弟会的贤者回报,附近没有发现追缉者的活动。”
  教士点点头,“准备下潜吧。愿主垂怜。”


  这是在十八世纪之后,被才开发出的手法,后文会专门对其进行介绍。使用者需要借助专门的设备,【潜入】碎片世界,相对无防护穿行来说,难度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不仅需要那个世界的独特坐标、成本高昂、必须是异能者才能进行,以及危险性很高。但这几乎是中小军团期望获得世界碎片,亦或进入无主的世界碎片探险的唯一方式。所有成建制的中型以上军团,基本都会有自己的相关部门。

  自由遨游
  这是只有六阶和更强大的异能者才能进行的工作,这些已经超越凡俗概念的觉醒者在意识之海中潜游,抗衡着追缉者们,不断寻找新的世界碎片,并锚定它们的坐标;一些接近【边缘界限】的碎片世界,也只有他们敢于进入;当然,其中获得的财富也绝非普通的异能者可以想象。

  离开
  通常情况下,是可以用进入的同样方式离开世界碎片,但很多时候,世界碎片的入口跟出口并不在一处,所以历史上也有很多人,进入了某个世界碎片之后就再也没能离开的。另外需要说明的是,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意外,就是在穿行的过程中防护受到了损伤,但又没有完全破损,最终依然安全抵达了固态现实;亦或是灵魂硬币的使用不足,这都会导致穿行的人灵魂受到伤害,失去一部分的记忆。

  降临
  既然我们能前往世界碎片,那么世界碎片里的生灵,能不能来到固态现实呢?答案是肯定的。但他们在固态现实中的存在,就像我们存在于意识之海中一样,会受到世界规则的压力与限制,只能大量消耗灵魂或者信仰的力量来进行抵挡。在这种情况下,“降临”这种方式应运而生了。它们以现实中的生灵作为躯壳,潜藏其中,就像穿着一件潜水服一样,能躲过世界的限制;至于这个躯壳本身的意识是否还存在……就很难讲了。
  据说利用这种方式,某些军团早已将种种神话生物送进我们的世界,作为重要的后备力量;还有比较糟糕的例子,那就是“恶魔召唤”。


梦境深潜
  邮差把呼吸面具按在口鼻上,然后捏碎了圆球。它猛然爆成一团氤氲的黑色雾气,随后在嘶嘶声中,这些黑雾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凝结成无数条黑色的丝线,就像是活物一样扭动着,颤抖着,仿佛蜘蛛吐出的粘丝,紧贴在他的身上,一层层、一层层地裹上去,最后连头部也完全包裹在内,仅仅在几秒钟内,就把他裹成了一个黑色的大茧。在他的身边,包括教士之内的几位同伴,也在几乎完全相同的时间内,完成了同样的动作。
  那枚被捏碎的水晶仿佛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托在空中,缓缓地漂浮着,翻滚着,发出淡淡的光芒。如果有人在附近,他们会看到四周的空气仿佛水波一样荡漾起来,一层层的涟漪向四周扩散、消失,将这些人包裹在内,最后完全消失。
  虽然完全看不见四周,但邮差依然觉得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身体似乎在沉重的水压之中,逐渐下沉,而意识更是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向无尽的深渊急速坠落。四周充满杂音,像是同时有一万种声音在述说;四周的重力扭曲、变形,仿佛要把他撕成碎片,更有无数像是虫豸一样的东西在包裹他的茧上爬动着,撕咬着,就像有数不清的怪物,正在窥探着这层潜水服,想品尝里面鲜美的生命和肉体。
  这时间仿佛只过了一瞬,又仿佛就是永恒,最后,混沌终于潮水般褪去,脚下又出现了实地的感觉,像是猛地把人摔到了地上。邮差猛地摘下面罩,撕下脸上已经薄得几乎透明的“潜水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随后,一只稳定而干燥的手把他拉了起来。
  “欢迎来到亚瑟王的碎片世界,朋友。”
  附近传来一声嘶鸣。邮差用手遮住阳光,仰望青色的苍空,在远处,白龙飞舞。


  历史
  梦境深潜是一种相当危险的行为——远比现实世界中的深潜要危险得多。在很大程度上,它是否能够成功,主要还是看运气。在兄弟会的历史上,第一个有记载的、意识到世界深处的存在,并成功潜入和归来的人,就是他们2000多年前的敌人阿基米德。作为青史留名的最强大的贤者之一,他塑造出了【浮力】的规则,并以其第一次改变了人类对意识之海的观测方式,也是第一次建立起了【梦境深潜】的概念。也正是在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共同建立了世界碎片“理想乡”,这也是日后觉醒者世界中最著名的碎片之一。
  但这个时代的探索依然是蒙昧而危险的。没有防护工具,没有足够的知识和理论,只有一腔热血的希望。直到1307年,一位天才的名著诞生,这种情况才得到好转——这就是但丁的《神曲》。在某种意义上,它再次修改了意识之海的规则,信仰之力——以及绝望的心智——第一次被用于深潜的探索中,让探险者的生还率得以大大提升。
  1773年,随着歌德的《浮士德》诞生,利用灵魂之力进行保护的手段,也开始被提出,并逐渐加以完善,由此,梦境深潜开始了其跨越式的发展步伐,各种设备和手段被不断地创造出来,迅速地投入使用,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古代碎片被发掘出来。
  在20世纪后半叶,梦境深潜已经从一种“近乎自杀”的行为,变成了一种“有致命危险的冒险”,生还率也从个位数稳步提升到了50%左右——对很多兄弟会的成员来说,这跟普通的任务,在生还率的差距上已经不是很大了。

  流程
  首先,必须找到一个可以“下潜”的地方,这一般是固态现实因为信仰或者怨念而扭曲、变得薄弱的节点,也可能是跟将要前往的世界碎片关系较为紧密的地方。但前提是,这地方得安静而适合避开人们的眼光——否则北京的西直门桥和英国的M25公路就会成为下潜的最好地点了。那些看起来就不像现实世界的地方,往往也是下潜常用的区域。
  然后就是漫长的准备工作。
  你需要一个完整的坐标;没有坐标的下潜基本上就是简单的测试或者是送死。这种坐标一般是由以前的探索者传递下来的,大多集中在大军团手里,每个坐标几乎都是其所属军团的绝对机密,只能被最信任的人掌握。它在固态现实中通常体现为一段特殊的文字,普通人类根本无法阅读,只要看一眼就会头疼欲裂,什么也记不下来;而觉醒者则可以明白其不可言传的意味,即其指向的那个世界的大门。
  你还需要钥匙。没有被封锁的世界碎片寥如晨星,大多数都已经被其发现者(通常都是六阶以上的大能者)锁住,并将钥匙交予其传承者。钥匙的形态各不相同,但大多会体现出其通往的世界的特性。如果没有钥匙,即使有了坐标,也无法进入那个世界碎片。
  再然后就是准备每个人装具和硬币了。现在兄弟会内部有多个军团能生产各种能应用于不同情况的装具,它们本质上都是特殊的凯尔特级异能武装,用异能制造和修缮。不过由于需求量也不大,一般都需要订做。
  最后,当一切准确齐全,就可以真正开始深潜。
  必须有一个带领者,他至少应该是三阶的“觉醒者”,因为他需要在全程保持清醒,而二阶和以下的觉醒者在整个过程中,即使有装具的保护,也无法维持清醒,只能在上浮绳的作用下,跟其他人绑在一起,被带领者拖行。
  在下潜点做好准备之后,带领者会启动钥匙,打破世界的屏障,然后以自己的意志和坐标同步,在无边无际的意识之海中寻找对应的目的地,在特殊情况下,还需要执行紧急上浮或者规避等其他动作。在到达目的地之后,他还需要负责安全工作。

  术语
  梦境环流:意识之海从来就不是平静无波的。虽然在观察者的角度来看,它是一种类似海洋的特殊液体,但它的本质是容纳着所有思维和意识的无尽领域,任何思维的激荡都可能在其中引起波澜,而这种搅动则可能撕碎潜入者身上的潜水服,将潜入者融入海洋。而那些像洋流一样长期存在的巨大意识流,就被称为梦境环流。兄弟会有专门的命运能力者对各地梦境环流的强度进行预测,但并不一定精确(当然,这是要收费的)
  绝对压力:进入意识海越深的地方,规则的改变就越大,意识也越发进入暧昧不明、无法理解的境地,而反映在观测者的眼中,这就会成为一种巨大的无形压力,会把人彻底挤碎,这又称为梦境压强。任何时间和地点的压力都是不同的,兄弟会制定出了绝对压力,用以对这种压强进行推算。
  追缉者:正体不明。是意识之海中的“生物”,但完全无法理解它们是怎么存在,以及怎么生活的。在观测者眼中,它们是一些会不断变形的半透明形体,往往会以观测者熟悉的人的样貌出现,但一旦碰触到潜游者,就可能会将他们拉入意识之海,同化成不可名状的思想。根据其强度,兄弟会将其划分为9个危险级别,1级最低,9级最高。低级的追缉者可能无法造成任何威胁,但高级的追缉者连【导师】亦不敢在意识之海中与其抗衡。

  装具
  潜水服:潜水服是用意识之海的深处,一个古老的世界碎片里得到的材料制造的,它可以视为一种有极为低等意识的植物,会自动包裹住潜航者,但光是潜水服本身是无法抵抗意识之海的力量的,只有依靠灵魂硬币,它才能正常工作。
  上升瓶:用潜水服类似的材料制成,一旦潜水服出现破损,会自动释放出来,包裹住潜航者,并强制“上浮”。
  上浮绳:将所有人联系在一起的绳索,用特殊的材料制造,相当结实,但必要时也可以切断。
« 上次编辑: 2017-01-04, 周三 21:38:13 由 叶兰舟 »
海拉最可爱!

离线 叶兰舟

  • 版主
  • *
  • 帖子数: 875
  • 苹果币: 1
Re: 启示录的世界观
« 回帖 #1 于: 2017-01-04, 周三 21:37:40 »
传说与现实

  虽然在启示录的世界里,充斥着无数的传说与神秘事件,但在里世界和表世界的共同协作下,大部分的事件都被严密封锁,因为“客观现实”并不仅仅是一个名词,它更是维护人类生存的重要保障。
  在这个信仰会搅动“现实”的世界里,信念本身就会诞生出规则,更会在意识之海的深处,诞生出特殊的存在。这些存在本身可能真的有它们的信仰者想象的那样能够拥有全知全能的力量,但当它们跟人类社会接触时,其力量和存在,就会根据其信仰者的数量和虔诚,塌缩到一个对应的值——然后再减去【现实世界屏障】,也就是其他非信仰者对它在意识上的抵触,才会得到它在现实世界中所能发挥的力量。
  至于为什么“人类”本身会如此重要和特殊,至今都没有统一的答案,也有学者认为,这也是人择原理的体现,大意识产生出的“人类”这种实体,其集体意识给自己圈定了疆域,在这片疆域之内,一切理论和规则,都无可避免地与人类有关。换言之,掌握着越多人群信仰的势力,就越能肆无忌惮地拥有改变规则的力量。
  这也是漫长的信仰战争开始的理由。在制订世界规则的无穷利益之下,觉醒者们插手表世界,展开了漫长而血腥的战斗,最终代表西方现代势力的“科学”取得了胜利,人类的固态现实认知得到了空前的统一,大部分的超自然力量被封锁在了世界的边疆之外,除了觉醒者之外,凡人只能按照既定的、已知的物理法则去改变世界;而其他的信仰和特殊的力量,也被世界本身所排斥,只能得到越来越小的力量。

  历史与世界线

  虽然无法找到确切的证据,但很多学者认为,根据现有的理论推论出的结果,就是【世界重构】级的事件,已经发生过不止一回。每当一个足以改变人类和世界的思维诞生,世界就会重头开始构造,人们的想法、躯体和整个世界的结构,都会被彻底重写,那些无法被新的世界观支撑的存在,就会作为世界碎片,被沉入到意识海的深处,就如前文所述。有一些觉醒者也会私下里计算世界重构的次数,并将其称之为“纪元”,不过由于没有一个准确的计算方式,导致这些纪元的记录差别极大。但也有传闻认为,少数兄弟会的高层长老,以及印记城的最深处中封印的那些恐怖存在,都曾经安然抵抗过多次世界重构,并将其记录下来。

  神祗

  毫无疑问,神祗是存在的,但他们只能在自己的世界碎片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改天换地的力量。很多神祗都曾经在大地上行走,但随着一次次的世界重构,他们或是被遗忘,或是被挤出这个世界,只剩下少许遗留的痕迹。在目前已知的世界碎片中,还没有发现过真正意义上的神祗,甚或是他们的投影。
  不过,他们是永远不会真正消失的。在世界意识的深处,他们依然在等待着归来。
« 上次编辑: 2017-01-04, 周三 23:35:01 由 叶兰舟 »
海拉最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