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FAIRY RECORD NO.05 The Others  (阅读 95 次)

副标题: L'enfer, c'est les autres

线上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47
  • 苹果币: 8
FAIRY RECORD NO.05 The Others
« 于: 2019-05-08, 周三 17:25:33 »
他人(The Others),通常指代契约以外的第三者,契约者为维系社会性无可避免需要与之接触的,所谓的“普通人”,特指个体时包括但不限于同学,同事,朋友,亲人,爱人。契约几乎无一例外的对契约者与他人之间的关系造成额外的压力,而社会性的崩塌究竟是妖精症候群的结果还是其诱因需要进一步探讨。目前尚无可供推荐的妥善处理契约者与他人关系的范式。另外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被许多契约者视为半身的妖精,实际上也是一种有别于“自我”的“他人”……
 
——《关于“妖精”的调查报告,补充附件》

[20:33] <复病Lee> ——————————————————————Reviewing————————————————————————
[20:34] <复病Lee> “被定义作‘妖精’的东西,其影响是确实的,并且对于宿主或者说契约者的幸福感而言,是必须的。这是我的判断。”
[20:34] <复病Lee> 店长看向你
[20:34] <复病Lee> “但是他来了。”
[20:34] <复病Lee> “如果他是像你说的那种‘白羊’,他就不会来这儿。”
[20:34] <复病Lee> 八音盒好像快播完了似的,在话音间夹杂着刺耳的杂音
[20:34] <复病Lee> …… ……
[20:35] <复病Lee> …… ……
[20:35] <复病Lee> ——你会‘调解’我吗?
[20:35] <复病Lee>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是否需要由你决定
[20:35] <复病Lee> ——那很好
[20:35] <复病Lee> 它笑了
[20:35] <复病Lee> ——告诉我,你的名字
[20:35] <复病Lee> ——但是
[20:35] <复病Lee> ——不要将那个真正的名字说出口
[20:35] <复病Lee> ——也不要让别人说出口
[20:36] <复病Lee> ——那就是我的契约
[20:36] <复病Lee> …… ……
[20:36] <复病Lee> …… ……
[20:36] <复病Lee> 【……她是我的】
[20:36] <复病Lee> 声音很低
[20:37] <复病Lee> 但是很坚定
[20:37] <复病Lee> 没有恶意或者独占欲,然而也没有宽容或者奉献
[20:37] <复病Lee> 吉莉安 叹了口气,“没错,虽然你是个自私又任性的混蛋,伊芙还是纵容着你。”
[20:37] <复病Lee> …… ……
[20:37] <复病Lee> …… ……
[20:37] <复病Lee> 【想象一下,Fomalhaut】
[20:37] <复病Lee> 【想象一下,一个程度与你们等同、但好奇心在内部占绝对主导的知性】
[20:38] <复病Lee> 【没有踌躇,没有犹豫,没有节制,没有其外的一切基本欲求……没有良知】
[20:38] <复病Lee> 【正是因此,我们才选择了这种生活方式】
[20:38] <复病Lee> …… ……
[20:38] <复病Lee> …… ……
[20:38] <复病Lee> ——因为在正确的时刻到来时,我会把那个名字带走
[20:38] <复病Lee> ——要求还真是麻烦,行,就这样吧
[20:38] <复病Lee> ——我的名字是……“Fomalhaut”
[20:38] <复病Lee> ——成立了
[20:38] <复病Lee> 光吞没了你
[20:38] <复病Lee> ——将在余生中与此名并肩而行的荣耀赐予我,非常荣幸,我的名字是……
[20:38] <复病Lee> ——Cetus
[20:39] <复病Lee> ————————————————————————LOADING——————————————————————————————
[20:42] <复病Lee> 又一个阴郁的下午
[20:43] <复病Lee> 大气的湿度很高,风也不小
[20:44] <复病Lee> 明明不该是会让人感到寒冷的季节
[20:45] <复病Lee> 这家小酒吧“FairyWhisper”内的体感温度,却随着正门被推开的次数一点点往低蹭
[20:46] <复病Lee> 最好不要有客人来的期望,也理所当然地落空了
[20:47] <复病Lee> 更糟的是,也没办法寄望店里的人变多之后会变得暖和一些
[20:47] <复病Lee> 要问为什么的话,从刚才开始就不断地有人走进来,走出去……走进来……又走出去
[20:48] * 吉莉安 对付这样的天气唯一的方法是钻进柔软的床铺一直睡到低气压变成高气压,然而直接关系到床铺是否存在的打工并不能像课业一般轻易的旷掉……
[20:48] <复病Lee> 间隔大约十来分钟,以恶作剧来说并不是很短,但以正常情况来说也不算很长
[20:49] <复病Lee> 而且她每次进来都会点一杯喝的
[20:50] <复病Lee> 一开始是Gin Fizz,然后是杏仁酸酒,接着是冰朗姆,最后全都是水
[20:51] * 吉莉安 明明不该是营业高峰的时节……
[20:52] <复病Lee> 在天花板上游动着的Cetus无声地注视着那个身着针织衫、短裤和保暖裤袜的年轻女性
[20:52] <复病Lee> 看着她进来,点酒,出去,然后再进来……
[20:52] <吉莉安> “呃,如果她愿意省下两杯之间进门和出门的麻烦,我也可以考虑往水里加点柠檬片……”
[20:53] <吉莉安> “哎呀说出来了……”
[20:53] * 吉莉安 已经懒得将投注在天花板上的视线拉回来
[20:55] <复病Lee> 【即使是我,也明白这是一种对你们来说极为反常的行为,是非常能激起好奇心的】
[20:56] <复病Lee> 【在这种情况下你依然选择同我对话,这一点令我感到愉快,Fomalhaut】
[20:57] <吉莉安> 【对方听见后的反应比较能激起我的好奇心,如果你还给我留了点空间的话】
[20:58] <复病Lee> 那位女性并没有在意你的话,她只是对着自己桌前或空或不空的杯子,把指尖伸入自己疏于打理的卷发下
[20:58] <复病Lee> 就算不以心理学专门人士的视角来看,也能明白她处于相当焦虑的状态
[20:59] <复病Lee> 【为什么不呢】
[21:00] <复病Lee> Cetus潜入了地板
[21:00] <复病Lee> 今天的你并没有从店主那里收到过标识着【Black Sheep】的预定信息
[21:01] * 吉莉安 叹了口气,在女性再一次点单之前给空杯倒满柠檬水,又添上一勺糖浆
[21:01] <复病Lee> 这也就意味着这位女性是妖精使的可能性并不那么高——虽然也并非不能是
[21:02] <复病Lee> 她站了起来,通常来说这意味着她又一次打算开门出去了
[21:03] <复病Lee> 但她看到了你准备好的柠檬水之后稍微停顿了一下,张了张嘴
[21:03] <复病Lee> “……”
[21:03] <复病Lee> 但什么都没说出来
[21:03] <复病Lee> 或许是道歉,或许是感谢,或许两者皆是
[21:04] * 吉莉安 微笑,“这个是免费服务哦。”
[21:05] <复病Lee> 地板上的Cetus稍微向着更深处“浮”去,尾巴打出几道水花的影子
[21:05] <复病Lee> 仿佛连室内也变得温暖了一些
[21:06] <复病Lee> 她又张了张嘴,但再一次地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走到了吧台前
[21:06] <复病Lee> “你……是,这里的……店长吗?”
[21:06] <复病Lee> 这句话她说得很艰难
[21:06] <复病Lee> 就好像很久没说过话似得
[21:07] <复病Lee> 又或者是和你说话本身就会给她带来极大的压力
[21:07] <吉莉安> “抱歉,我只是看店的。如果你想找她可以留言。”
[21:07] * 吉莉安 推过便签本
[21:08] <复病Lee> “……”
[21:08] <复病Lee> “这样……呢,是这样啊……”
[21:09] <复病Lee> 像是要避开你的视线一样,她的视线停留在柠檬水上
[21:09] <复病Lee> “……打扰,了。”
[21:10] <复病Lee> 从语气能听出来她是真的很不好意思
[21:11] <复病Lee> 但她的行动却与之相反地,很迅速
[21:12] <复病Lee> 从提包里取出笔、在便签本上写下留言、将笔收回
[21:12] <复病Lee> 动作流畅得好像做过无数次一样
[21:12] <吉莉安> “一点都不打扰,店长的教导是永远不要对营业额说不哦。”
[21:13] <复病Lee> “请代我……向她问好,就说,‘琴’来过了。”
[21:13] * 吉莉安 确实的收下便签,迅速瞟了一眼
[21:14] * 吉莉安 随意的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还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21:15] <复病Lee> 【下定决心了,让我见Cetus吧。 ——琴】
[21:15] <复病Lee> “不,没有了,那个……好心的小姐,谢谢你……请我的饮料……”
[21:16] <吉莉安> “哇哦,这位客人,您这个事项好像不该找店长商量呐。”
[21:16] <复病Lee> 她转过身,将最后一杯柠檬水倒入喉咙……然后呛到了
[21:17] <复病Lee> “咳咳、咳咳……!呃……您是……什么意思!”
[21:17] <复病Lee> 她的动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激烈
[21:17] <复病Lee> 要形容的话,就好像木乃伊忽然活了过来
[21:18] * 吉莉安 和那条鱼一起混了这么些时日,本来已经不太容易惊讶了,不过对方好像更惊讶嘛……
[21:18] <复病Lee> 吸血鬼见到生血时眼中的光,也不如现在她眼中的强烈
[21:19] <吉莉安> “呒……就是那个意思。”
[21:20] <复病Lee> “我不明白!您想表达什么!”
[21:20] <复病Lee> 【她是谁?】
[21:20] <复病Lee> 鲸回到了你的影子里,变得比之前都要小
[21:21] * 吉莉安 视线游移着,追上那条大鱼的身影
[21:21] <吉莉安> “老板又不是Cetus的契约者,我才是,的意思。”
[21:21] <复病Lee> “……咕嘟……咕嘟……”
[21:22] <复病Lee> 对方一言不发地把柠檬水喝完,然后用力——虽然其实也没多大力把空杯子放回吧台上
[21:22] <复病Lee> “那个Cetus……和人契约了?”
[21:23] <吉莉安> “呒,跟我说说‘那个Cetus’吧。”
[21:23] <复病Lee> “……”
[21:23] <复病Lee> 对方警惕地注视着你
[21:24] <复病Lee> 【……她很有趣吗?】
[21:24] <复病Lee> 从你影子里延伸出来的大鱼绕着吧台的高脚椅游来游去
[21:24] <复病Lee> 你从这个角度只能偶尔看到它的尾鳍
[21:25] * 吉莉安 转了转眼珠,一只彩虹水母从吧台桌面下浮上,将空玻璃杯顶起
[21:25] <复病Lee> “——”
[21:25] <复病Lee> ‘琴’捂住了嘴
[21:25] <复病Lee> 你几乎可以确定这不是她的真名了
[21:26] <复病Lee> “是这样……啊,是这样啊……”
[21:26] <吉莉安> 【有趣,不过和你比还差一点点。】
[21:26] <复病Lee> 她一下子变得垂头丧气了
[21:26] <复病Lee> “我,晚了一步啊……”
[21:27] <复病Lee> 就这么趴在吧台上
[21:27] <复病Lee> 然后转过脸来——从这个角度你可以看到她像松鼠一样鼓起来的腮帮
[21:28] <吉莉安> 【某条鱼原来是积压陈年的大问题啊……】
[21:28] <复病Lee> 下巴顶在吧台上,握住了玻璃杯
[21:28] <复病Lee> 【刚见面的时候不就问过了,你是医生吗,之类的】
[21:28] * 吉莉安 忍住想戳戳那张脸的冲动,再次倒满杯子
[21:29] <吉莉安> “晚吗?或许并不晚。”
[21:30] <复病Lee> 她侧着脑袋看了一眼杯子里的柠檬水,忽然直起了脊背
[21:30] <复病Lee> “我不要这个,给我一杯烈的!”
[21:31] <吉莉安> “既然是客人的要求……”
[21:32] * 吉莉安 往杯中继续倒入伏特加,液面早已高过了杯缘,但并没有溢出来
[21:33] <复病Lee> “琴”一把夺过杯子,仰脖就——
[21:33] <复病Lee> ————————————————————————————————————————————————
[21:33] <复病Lee> “我……呼……我、还……能喝……”
[21:34] <复病Lee> 【真是无妄之灾】
[21:34] <复病Lee> Cetus的身体通过吧台椅游到了‘琴’的背上
[21:34] <复病Lee> 她在那之后还点了好几次烈酒
[21:35] <复病Lee> 然后就趴在吧台上不动了
[21:35] <复病Lee> 只是偶尔蹦出几句醉话
[21:36] <吉莉安> “这位应该是你的崇拜者耶,做出这样不负责任的发言好么?”
[21:37] <复病Lee> 【你应该已经了解我们是什么样的存在了吧,Fomalhaut】
[21:38] <复病Lee> 【我对现状很满意——当然,指的是她开始和你互动之前的现状】
[21:39] <复病Lee> 【你的Cetus,就像是伊芙玛丽的伊芙玛丽】
[21:40] <复病Lee> 【哪怕一次也好,你想过用她更感兴趣的其他某物来把她从伊芙玛丽的身体里引走吗?】
[21:40] * 吉莉安 支着下巴偏过头
[21:40] <复病Lee> “呼……呜……”
[21:41] <吉莉安> “我承认,没有。”
[21:41] <吉莉安> “简单的移除本来就没在考虑之列。”
[21:41] <复病Lee> 【你的判断是正确的,Fomalhaut】
[21:42] <复病Lee> 【所以我也不必进行多余的解释】
[21:42] <复病Lee> 【她不是我的】
[21:43] <复病Lee> 门再一次地被推开了,只是这次进来的人在预料之中
[21:43] <吉莉安> “对不起。”
[21:44] <复病Lee> 名义上是个哑巴的店主看到在吧台上醉倒的“琴”和道歉的你时,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21:45] * 吉莉安 耸肩,“为了……任性,和其它……”
[21:46] * 吉莉安 不知是对着店长,还是琴,还是Cetus说道
[21:46] <复病Lee> 店主回以神秘的笑容
[21:46] <复病Lee> 【你才是】
[21:47] <复病Lee> 大鱼又一次游回你的影子里
[21:48] <复病Lee> 店主则是走到“琴”的身边,拿过便签
[21:48] <吉莉安> “但为什么道歉的是我们?明明是那边那个某人的问题。”
[21:49] * 吉莉安 对着便签撇嘴
[21:50] <复病Lee> ‘妖精使并不是想当就能够当的呀,兰德尔小姐。’
[21:50] <复病Lee> 店主流利地书写着
[21:51] <复病Lee> ‘像你一样一次就成功的反而是少数,多的是想要成为却无法成为的可怜人呢,又或者说是幸运儿?”
[21:53] <复病Lee> ‘不说这些……你的论文完成了吗,兰德尔小姐?’
[21:54] <吉莉安> “幸运还是不幸呢……或许连当事人都不一定清楚吧。论文的话,姑且通过了。”
[21:55] <复病Lee> ‘啊,是这样吗,那有点可惜呢。’
[21:56] <吉莉安> “可惜?”
[21:56] <复病Lee> ‘想说,有让你接触现役妖精使的机会……和那边睡着的琴小姐也有点关系。’
[21:57] <复病Lee> ‘不是怀着半吊子的心理打算抛弃半身的黑羊,而是真正以此为生的职业人士,那样的家伙。’
[21:57] <吉莉安> “请一定要帮我引荐。”
[21:57] <复病Lee> 店主带着不知是嘲弄还是同情的视线看向琴
[21:58] <复病Lee> ‘——是这女孩的未婚夫。’
[21:58] * 吉莉安 脸上闪过非常微妙的神情……
[21:59] <吉莉安> “请,一定要帮我引荐。”
[21:59] <复病Lee> ‘原来还用得着吗,那真是太好了呢。’
[22:00] <复病Lee> 店主露出让你感觉“啊,好像跳进了陷阱”的笑容,从吧台下的暗格里摸出一张新合同
[22:00] <复病Lee> ‘那么原定的打工再延长一季度,应该没问题吧?’
[22:01] <吉莉安> “我可能会突然爆发暴力倾向,把柜子最底下那瓶金酒整瓶喝掉然后打你哦,应该没问题吧。”
[22:02] <复病Lee> 店主捂着脸,无声地抖动着肩膀
[22:02] * 吉莉安 在合同上龙飞凤舞的签下大名
[22:02] <复病Lee> 【我能感受到你的心情,Fomalhaut】
[22:03] <复病Lee> 【要烧掉也可以,只要你愿意的话】
[22:04] <吉莉安> 【谢了,搭档。稍微……等到……结完工钱……咱们不能都扔了常识。】
[22:04] <复病Lee> ——————————————————————————————————————————————————
[22:08] <复病Lee> “找夏尔警探吗?他说过今天不要打扰他的……”
[22:09] <复病Lee> 人来人往的警局办公区
[22:09] <复病Lee> 前台带着公式化的遗憾神情告知你似乎已经敲定了的结论
[22:09] <复病Lee> 直到你拿出Fairy Whisper的介绍信为止
[22:10] <复病Lee> “……请让我打个电话。”
[22:11] <复病Lee> 期间多次有视线投往你这边
[22:11] <复病Lee> 虽然本身不含什么恶意,但也谈不上有多么令人舒服
[22:11] * 吉莉安 挂着“早点这样大家都省事”的表情,不太客气的将审视的目光丢回去
[22:12] <复病Lee> “明白了,这位……Fomalhaut小姐,请在这条走廊的下一个路口左转,警探在第三会议室等您。”
[22:13] * 吉莉安 点点头,“谢谢。”顺着指出的走廊逛了进去
[22:14] <复病Lee> 在和抱着案卷经过的人交错了四五次之后,你按照前台所说的左转,确认了第三会议室的门牌,但正要推门进去的时候,你发现里面还有人在讲话
[22:15] * 吉莉安 在门口稍微停驻,听听里面在谈什么
[22:16] <复病Lee> “我们都很清楚,警探,这不归你所在的部门管……。”
[22:16] <复病Lee> “——但犯案的应该是妖精使。”
[22:16] <复病Lee> “可能是,警探。”
[22:17] <复病Lee> “我是这里最有权说‘应该’的人。”
[22:17] <复病Lee> “但它现在还只停留在‘可能’上,警探。”
[22:17] <复病Lee> 沉默
[22:18] * 吉莉安 数到五,伸手敲门
[22:19] <复病Lee> “……是你的客人吧,警探?我们稍晚再来聊这件事?”
[22:19] <复病Lee> “……好吧。”
[22:19] <复病Lee> 门被一位光头的中年警官打开了,他娴熟而友好地对你笑笑,然后侧身和你擦肩而过
[22:20] <吉莉安> “打扰了,夏尔警官,我好像比预约的时间早了一点点。”
[22:20] <复病Lee> 会议室里站着位年轻的警探,金发,绿眼睛
[22:21] <复病Lee> “你好,你就是FairyWhisper的店主小姐介绍的……”
[22:21] <复病Lee> 他迟疑了一下
[22:21] <复病Lee> “Fomalhaut小姐吧。”
[22:22] * 吉莉安 总以为已经习惯了,但恐怕永远不会……“是的。”
[22:22] <复病Lee> 说话间,你能看到洒下鳞粉的翅膀在他身周徘徊着
[22:23] <吉莉安> “我来向您请教些……妖精使的事。”
[22:23] <复病Lee> 如同蜻蜓般的细长、纤巧的翅膀,甚至比真正的蜻蜓还要小一些
[22:23] <复病Lee> “彼此,同为受到束缚、承担责任的人类,我想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22:24] <复病Lee> 你脚下的影子微微摇动着,将鱼的影子散布到室内
[22:24] <复病Lee> 门在身后悄然关上了
[22:26] <吉莉安> “呃……首先……为什么能看见?”
[22:26] * 吉莉安 指指那些飞舞的身影
[22:26] <复病Lee> “啊,这个啊……”
[22:27] <复病Lee> 他露出苦笑,伸出手——接着,那翅膀在他手掌上停住了
[22:27] <复病Lee> “要摸摸看吗?”
[22:27] <复病Lee> 警探向你伸出手
[22:28] <吉莉安> “……可以的话。”
[22:28] * 吉莉安 迟疑片刻,小心的伸出手指
[22:28] <复病Lee> 碰触到的瞬间你意识到……这个东西,并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存在
[22:28] <复病Lee> 仅仅只是塑料而已
[22:29] <复病Lee> 洒下鳞粉的效果恐怕也只是某种精巧的机关
[22:29] <复病Lee> “只不过是个玩具,用来让其他人安心的。”
[22:29] <吉莉安> “呃……只是为了别人可以看得到。”
[22:30] <复病Lee> “当然,如果没有Sylph的话,我也没办法让它动起来。”
[22:30] <吉莉安> “嗯,不失为一种解决的思路……”
[22:31] <复病Lee> “警局里有很多前辈有这样的习惯,无法信任不能察觉的事物。”
[22:32] <复病Lee> “在你的妖精看来,这应该是件很愚蠢的事吧。”
[22:32] <复病Lee> 【他很有自知之明】
[22:32] <复病Lee> 大鱼占据了夏尔背后的墙壁
[22:33] * 吉莉安 让鱼的影子潜入会议桌,浮起几个茶杯,“容我介绍,Cetus向您问好。”
[22:34] <复病Lee> “我是夏尔,警探夏尔,还有搭档的Sylph。”
[22:34] <复病Lee> 他鞠了个躬
[22:35] <复病Lee> 房间里微微地起了阵风
[22:35] <吉莉安> “您能将这种……‘天赋’用到工作上真令人敬佩。”
[22:37] <吉莉安> “不知道店长有没有提过,我是……”
[22:37] <复病Lee> “哈哈,很多人这么说……不过我觉得这只是幸运。”
[22:37] <吉莉安> “Fairy Syndrom的研究者。”
[22:37] <复病Lee> “嗯,我从她那边稍微听说过一点,您好像在写有关妖精使的论文?”
[22:38] <复病Lee> “在我看来这比我正在做的工作更加需要毅力。”
[22:38] <复病Lee> “毕竟我的本职还是捕……对付犯人。”
[22:38] <吉莉安> “其实才开始没多久……现在被夸赞毅力什么的好像太早了……”
[22:38] * 吉莉安 有点窘迫的挠挠头
[22:39] <复病Lee> “不会,让没亲历过的人理解这回事,我光是想一想就觉得非常辛苦。”
[22:39] <吉莉安> “妖精使相关的案件……似乎比我想象的要多?”
[22:40] <复病Lee> “大部分在造成影响之前就被处理掉了。”
[22:41] <吉莉安> “还真是辛苦呢。可以问么,您成为契约者有多长时间了?”
[22:44] <复病Lee> “让我算算,大约有一年半吧?”
[22:44] <复病Lee> “其实在同类人里不算很长的。”
[22:45] <复病Lee> “只是因为适应的比较好,所以才显得比较特别吧……而且我和Sylph有特别的契约。”
[22:45] <吉莉安> “诶?特别之处是……?“
[22:47] <复病Lee> “也不是什么企业机密,不过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承诺我保密呢,研究员小姐。”
[22:47] <复病Lee> “我有个不想透露这件事的对象。”
[22:48] <吉莉安> “难道是那位‘琴’小姐?”
[22:48] <复病Lee> “你已经见过她了吗——”
[22:49] <吉莉安> “呃……她来店里坐了一下午……”
[22:49] <复病Lee> 这时,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22:49] <复病Lee> “夏尔警探,夏尔警探!”
[22:49] <复病Lee> 是刚才那个光头警官的声音
[22:49] <复病Lee> “稍等一下……请问怎么了,警官?”
[22:49] * 吉莉安 理解的点点头,暂时退到一边
[22:50] <复病Lee> “之前的事件,责任部门提交出动请求了!”
[22:50] <复病Lee> 你察觉到身边的男人氛围变了
[22:51] <复病Lee> “……也就是说,确认了?”
[22:51] <复病Lee> “没错,你的预想是正确的,是妖精使所为——而且他就在现场!”
[22:51] <复病Lee> “我明白了,马上就出发。”
[22:52] <复病Lee> “好,那么五分钟后第五简报室!”
[22:52] <复病Lee> 门外的脚步声远去
[22:53] <复病Lee> “抱歉,Fomalhaut小姐……我有工作了。”
[22:53] <复病Lee> “我们可以改天再继续聊,或者说你想在这里等……”
[22:54] <复病Lee> 警探斟酌着用词
[22:54] <吉莉安> “说‘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似乎太任性了,我们还是改天再聊吧。不过您调查有需要的话请到FairyWhisper来找我。”
[22:55] <复病Lee> “明白了,到时候我会请您一杯酒作为赔罪。”
[22:55] <复病Lee> 他点点头,冲出了房间
[22:55] <吉莉安> “我会自己出去的。”
[22:55] * 吉莉安 肚子里说道:才怪
[22:57] <复病Lee> 【你认为,他和你之前遇到的同类氛围不同】
[22:57] <复病Lee> Cetus游到了门上
[22:58] <吉莉安> 【还不能下结论。呒,搭档,第五简报室,通风管和影子,哪个比较好?】
[22:58] <复病Lee> 【我喜欢通风管】
[22:59] <吉莉安> 【那祈祷咱们别迷路……】
[23:00] <复病Lee> 【我也喜欢迷路,不过不必一定得是现在】
[23:00] <复病Lee> 【我们走?】
[23:01] * 吉莉安 向天花板“沉”上去
[23:03] <复病Lee> Cetus带着你游了起来
[23:03] <吉莉安> 【我该去报个瑜伽训练班什么的……】
[23:05] <复病Lee> 【你可以从现在开始学】
[23:05] <复病Lee> 为了论文,嗯
[23:06] <复病Lee> 你开始尝试回想电影中看到的各种潜入镜头
[23:06] <复病Lee> 它们最好有效
[23:06] <复病Lee> ——不过就算没效,你也有决不会失手的协助者在
[23:07] <复病Lee> 想到这点,你不禁感到了一丝安心
[23:07] <复病Lee> ————————————————————SAVE————————————————————
« 上次编辑: 2019-05-08, 周三 18:22:32 由 SHA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