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阅读 1027 次)

副标题: 不好意思,我撞上来了!

离线 坑团术士人间桑

  • Guard
  • **
  • 帖子数: 114
  • 苹果币: 2
  • 红色有角三倍速啦!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于: 2019-04-21, 周日 22:21:30 »
在很长的时间内,较为文明的种族通常已经遗忘了古老的德鲁伊传统。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并刻意废除了。后来追寻这些失落知识的人们更多依靠支离破碎的文本记录,而不是荒野的自然呼唤。遵循这些古老路途的学者展现了足够的诚意,因此被一个狡诈的精类接纳并“收养”,重新学习古老的方法。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最终可能会发现这就是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的原因。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履行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妖精之力——这种力量最好还是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

通常庇护这些德鲁伊的精类并非通常所说的“小妖精”。他们不是树妖、尼克精、格利精或棕仙。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精类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这些精类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王庭的妖精视那些愿意从自己处学习、崇敬自己的人类为消遣,认为他们虔诚的态度对于这样的下等存在是很适当的。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仙庭学者是一个比起原型德鲁伊更加有教养的角色。她与法师的共同之处实际上比起任何其他角色职业都要多。尽管如此,仙庭学者并不是法师。在博学的倾向之外,仙庭学者仍然需要祈求神术:她通过艰辛的努力与学习获得魔法力量,但她并不能像法师甚至术士那样基于自身内在的奥术火花来施法或获得其他魔法能力。像其他德鲁伊一样,她必须利用自然和荒野的力量。在有着都市化主题、回避自然世界的设定中,德鲁伊的原本传统很可能已经失落,并必须被重新发掘。因此,仙庭学者不依赖自然神祇或荒野本身的自然能量,而依赖唯一牢记古老之道而能指导她的存在——精类。

像德鲁伊一样,仙庭学者将感知作为最重要的属性:奖励法术位、法术DC和意志豁免对于这个施法向的变体都极为重要。智力和魅力次之。在不同的知识技能与交涉上有等级会对她很有利。进行古老德鲁伊被遗忘的仪式可能在最好的情况下被视为愚蠢,而在最差的情况下被视为危险。让涉及到自己的地点减轻恐惧与迷信是很重要的。与精类本身顺利打交道也需要高魅力值。


生命骰:d6

规则信息
仙庭学者是一个德鲁伊变体。除非特别提到,一个仙庭学者与一个德鲁伊以同样的方式提升等级(相同的基本攻击加值,豁免加值,技能点,等等)。当一个角色选择获得一个德鲁伊或仙庭学者等级,他就不能在之后获得另一个职业的等级。这避免了角色获得两次1级德鲁伊的好处。

职业技能:在标准德鲁伊的职业技能之外,仙庭学者还具有知识(神秘)作为本职技能。

武器与盔甲擅长:仙庭学者只擅长简易武器,轻甲与盾牌(除塔盾),无视材料成分限制。一个仙庭学者比起标准德鲁伊更加接受文明世界,但总体上放松了战斗训练。

智识者(Ex):在第一级,仙庭学者获得技能专攻(知识【自然】)作为奖励专长。仙庭学者花费长时间来研究,所以有着比大多数德鲁伊都更广阔的知识基础。

野性伙伴(Ex):仙庭学者的动物伙伴比标准德鲁伊的伙伴稍为强大。多亏了精类的恩惠,仙庭学者的动物伙伴有一小部分精类血统。他的伙伴更加健康、优美而优雅。动物伙伴在敏捷和魅力上获得+2加值,同时每个生命骰获得+1生命值。然而,这野性的血脉导致这只动物对类人生物尤其多疑。它对非主人的类人生物的初始态度总是“不友善”(对主人来说它仍然像其他动物伙伴一般忠诚),但其他德鲁伊或巡林客可以用野性认同来将它的态度提升至“冷淡”。此外,这只动物拒绝进入规模大于聚落的类人生物定居点。然而,动物不会完全离开德鲁伊,而是会藏在聚落的外围,直到德鲁伊在荒野中与它重聚。

精类之祝(Su):在第二级,精类首次将他们的礼物授予自愿的祈求者,在知识(神秘)和生存检定上获得+2加值。

妖精之礼(Su)从第四级开始,精类每晚都会访问仙庭学者的梦境,传授她魔法的奥秘。在决定奖励法术位时,视仙庭学者的感知高2。这不会影响她法术的DC。

超凡变化(Su):仙庭学者的诸多野性变身形态在外表上差异极大。在野性变身的形态下(无论变成什么),仙庭学者都展现出奇特而怪异的美丽。她的形态的毛皮或羽毛是明亮而罕见的颜色,并且在怪异的外表上还有着角,尖尖的耳朵,与扁桃仁状的微微发光的眼睛。尽管她只能采取有限的动物形态,但相同的外表绝不会出现两次。每次她使用野性变身能力,她的形态就会获得一些新的随机要素,尽管这个形态总是比标准动物要小而纤瘦。简而言之,仙庭学者的野性变身形态很难混入这个形态的同类之中。

暗月之秘(Su):很少有天生邪恶的精类,但即便是最善良的妖精类生物也有一种恶劣的幽默感,更不用说非人的意识和能力了。一个仙庭学者只能对精类的真正能力做一个粗劣无力的模仿,而大多数精类在观看这些“愚蠢的凡人”好似蹒跚学步一般试图学习他们的内在魔法力量时都会感到某种黑色幽默。一些精类对此感到如此的愉快,以至于他们决定要往火里加把柴,将应当封存的怪异力量授予德鲁伊。在第六级,仙庭学者将邪恶领域的法术加入她的德鲁伊法术列表。

妖精工艺(Su):作为一个有前途的学生,仙庭学者从她的妖精导师处学得了物品制造的技艺。在12级,仙庭学者获得制造法杖作为奖励专长。她创造的法杖有着抽象的美感,不对称性,外表华丽而全然怪异。在创造的热情制造,仙庭学者可以忽视其他的一切,只保持足够维生的食物和睡眠。这让她能以正常一半的时间制造法杖。

引用
表:仙庭学者
等级特殊
1级智识者,自然感受,野性伙伴
2级精类之祝
3级
4级妖精之礼
5级超凡变化,野性变身(1次/日)
6级野性变身(2次/日),暗月之秘
7级野性变身(3次/日)
8级野性变身(大型)
9级毒免疫
10级野性变身(4次/日)
11级野性变身(超小型)
12级妖精工艺
13级千面相
14级野性变身(5次/日)
15级野性变身(超大型),不老身躯
16级野性变身(元素 1次/日)
17级
18级野性变身(6次/日,元素3/日)
19级
20级

Sidhe的含义
Sidhe(读作“shee”)是一个盖尔语词汇,意思是“丘陵中的人们”。作为达南神族(Tuatha Dé Danann,图哈德达南,凯尔特神话的神族)的后裔,sidhe是居住在爱尔兰和苏格兰高地的一种小精灵。
« 上次编辑: 2019-04-25, 周四 18:22:06 由 坑团术士人间桑 »
===点击以显示个性签名===

成就:
·不低于自己CR的敌人豁免骰出19时未能通过自己的DC(不使用黑科技)

离线 rezl

  • Peasant
  • 帖子数: 16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1 于: 2019-04-21, 周日 22:23:54 »
这是坦克撞三轮吗?

离线 Raylang

  • Guard
  • **
  • 帖子数: 100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2 于: 2019-04-21, 周日 23:06:05 »
为什么要翻译成“仙庭”啊,有点中式的感觉,而且还不是很贴切,既然sidhe是一种专有名词那直接音译成“希”“熙”“羲”“囍”或者加上代表其精类身份的字构成双音节比如“希灵”我觉得都可以

另外,没必要搞得剑拔弩张的吧,任何人来这翻译又不是抱有什么坏心,纵使出来的质量不被认可,大家也不必像审判罪人一样去批判吧

离线 坑团术士人间桑

  • Guard
  • **
  • 帖子数: 114
  • 苹果币: 2
  • 红色有角三倍速啦!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3 于: 2019-04-21, 周日 23:12:56 »
引用
为什么要翻译成“仙庭”啊,有点中式的感觉,而且还不是很贴切,既然sidhe是一种专有名词那直接音译成“希”“熙”“羲”“囍”或者加上代表其精类身份的字构成双音节比如“希灵”我觉得都可以

引用
通常庇护这些德鲁伊的精类并非通常所说的“小妖精”。他们不是树妖、尼克精、格利精或棕仙。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王庭的妖精视那些愿意从自己处学习、崇敬自己的人类为消遣,认为他们虔诚的态度对于这样的下等存在是很适当的。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请看内文

引用
另外,没必要搞得剑拔弩张的吧,任何人来这翻译又不是抱有什么坏心,纵使出来的质量不被认可,大家也不必像审判罪人一样去批判吧

引用
翻过东西都知道段落加几行翻译难度是直线往上飞的,实在是没那个精力把那成版背景翻出来。那个超自然转化能力看看我下次什么时候能摸鱼时可以翻一下,暂时应该是不会修改了
请看另一位译者答复。既然他不译,就要有人来译。
« 上次编辑: 2019-04-21, 周日 23:14:46 由 坑团术士人间桑 »
===点击以显示个性签名===

成就:
·不低于自己CR的敌人豁免骰出19时未能通过自己的DC(不使用黑科技)

离线 Tekkaman Last

  • 最古の制裁
  • Hero
  • ****
  • 帖子数: 985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4 于: 2019-04-21, 周日 23:35:15 »
鲶鱼效应!
人在动,天在看,一轮万动留祸患,众生皆为先攻来,乱插动作忘前缘

离线 依久煌菘

  • 披风蓝剂量子猫
  • Knight
  • ***
  • 帖子数: 388
  • 苹果币: 0
  • 啊?嗯,噢……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5 于: 2019-04-22, 周一 10:31:51 »
来提一点无关紧要,不妨碍理解文意的建议——把英文的表达转换得像中文。

劇透 -   :
调整一下语序,稍微变更一下文意,有时候会更像中文的表达习惯。
引用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废除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且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起废除掉了。】

引用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可能最终会发现为什么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这可能也就是古老的德鲁伊们被处刑的原因。】

引用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失去了与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被证明为最好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的妖精力量。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去履行哪些传统的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来换取力量,而是从一些不朽存在处获取改良过的妖精之力——这力量或许最好还是留在不朽存在那。】

引用
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
【这些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的精类生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

引用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祈求者的痛苦也能激起他们的悦乐和赞叹。】

部分细节没提,个人感觉这样表达读起来会舒服一些。

引用
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
捉虫,应为精类。
真意:作为DM展现出令自己满意的转折点。  0.5/∞

离线 坑团术士人间桑

  • Guard
  • **
  • 帖子数: 114
  • 苹果币: 2
  • 红色有角三倍速啦!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6 于: 2019-04-22, 周一 11:38:23 »
来提一点无关紧要,不妨碍理解文意的建议——把英文的表达转换得像中文。

劇透 -   :
调整一下语序,稍微变更一下文意,有时候会更像中文的表达习惯。
引用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废除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且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起废除掉了。】

引用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可能最终会发现为什么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这可能也就是古老的德鲁伊们被处刑的原因。】

引用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失去了与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被证明为最好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的妖精力量。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去履行哪些传统的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来换取力量,而是从一些不朽存在处获取改良过的妖精之力——这力量或许最好还是留在不朽存在那。】

引用
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
【这些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的精类生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

引用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祈求者的痛苦也能激起他们的悦乐和赞叹。】

部分细节没提,个人感觉这样表达读起来会舒服一些。

引用
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
捉虫,应为精类。

感谢捉虫,已加改正
不过我觉得最后一个expect…for their pain好像翻不太通
===点击以显示个性签名===

成就:
·不低于自己CR的敌人豁免骰出19时未能通过自己的DC(不使用黑科技)

离线 依久煌菘

  • 披风蓝剂量子猫
  • Knight
  • ***
  • 帖子数: 388
  • 苹果币: 0
  • 啊?嗯,噢……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7 于: 2019-04-22, 周一 11:58:19 »
来提一点无关紧要,不妨碍理解文意的建议——把英文的表达转换得像中文。

劇透 -   :
调整一下语序,稍微变更一下文意,有时候会更像中文的表达习惯。
引用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废除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时常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
【这些“文明人”甚至已经刻意将这种传统连同它古怪且难以理解的异教仪式一起废除掉了。】

引用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他们可能最终会发现为什么古老的德鲁伊被付诸刀剑。
【这些新的德鲁伊像精类那样反复无常而残忍,这可能也就是古老的德鲁伊们被处刑的原因。】

引用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失去了与那些传统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的接触,来交换一种被证明为最好留给那些改良它的不朽者的妖精力量。
【仙庭学者是一个博学的英雄,他不再去履行哪些传统的德鲁伊的世俗任务(例如对动植物的正常关怀)来换取力量,而是从一些不朽存在处获取改良过的妖精之力——这力量或许最好还是留在不朽存在那。】

引用
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这些精类是难以理解的。
【这些像狩猎中的猫一样优美而危险的精类生物,对于生命像蜉蝣一样无意义的人类而言,是难以理解的。】

引用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他们也会期望自己的努力会带来赞美和感激。
【就它们本身而言,他们会很乐意帮助自己的祈求者,但祈求者的痛苦也能激起他们的悦乐和赞叹。】

部分细节没提,个人感觉这样表达读起来会舒服一些。

引用
那些训练仙庭学者的德鲁伊是来自喜乐庭与哀怒庭的有教养的贵族妖精。
捉虫,应为精类。

感谢捉虫,已加改正
不过我觉得最后一个expect…for their pain好像翻不太通

其实很通顺。那些妖精乐于看到凡人承受痛苦,即使是它们的祈求者的痛苦,这也体现了妖精的残忍和扭曲。
真意:作为DM展现出令自己满意的转折点。  0.5/∞

线上 魂海守望者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79
  • 苹果币: 0
Re: #339 仙庭学者Sidhe Scholar
« 回帖 #8 于: 2019-04-23, 周二 13:58:17 »
15级的野性变身是huge超大,不是巨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