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五幕  (阅读 216 次)

副标题: 大侦探智激大盗贼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47
  • 苹果币: 8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五幕
« 于: 2019-03-17, 周日 20:14:47 »
[20:43] <民国大马甲> -------------------------燕子李三大显身手---------------------------
[20:45] <民国大马甲> 让我们回顾一下案情
[20:46] <民国大马甲> 约一周前古董店刘家惨遭灭门。凶徒为开着黑色汽车来的一伙凶徒,用了枪
[20:47] <民国大马甲> 被抢的几件物品里,有与你们目的一致“钟”
[20:48] <民国大马甲> 在经过一天查访后,雇凶夺钟之人已基本有了眉目,现在还差最后一位【证人】……也是【嫌疑人】
[20:53] <民国大马甲> 晚上,利顺德
[20:54] <民国大马甲> 一天访了现场,和丁文元王德成等几个证人交谈,又去拜会了一下商会的白会长
[20:55] <民国大马甲> 大侦探回房间后一边对情况总结分析一边泡了个澡
[20:56] * 叶宵 享受热水
[20:58] <民国大马甲> 泡会解了乏,舒坦了,想着明天去满丸洋行的事,你穿上睡衣戴上绒球睡帽出来了
[20:59] <民国大马甲> 迎面一阵风吹来
[20:59] <民国大马甲> 窗帘摆动
[20:59] <叶宵> “呵啊……我记得我关了窗才对……”
[21:00] * 叶宵 拖着步伐去关
[21:00] <民国大马甲> “你就是,叶大侦探?”
[21:00] * 叶宵 一惊,进入了状态
[21:00] <民国大马甲> 不知何时,旁边书桌上坐着个人
[21:01] <叶宵> “呃,这个时候按照大侦探手册……”
[21:01] <叶宵> “应该是‘我以为你会来得更早’才对。”
[21:02] <叶宵> “总之没错,我就是声震寰宇(以下省略)的叶宵。”
[21:02] <民国大马甲> 那个汉子一身黑布裤褂,紧趁利落没有丝毫绷挂之处
[21:02] <叶宵> “阁下应该就是这几天被通缉得正紧的李三先生了吧?”
[21:03] <民国大马甲> 也没蒙面,高平头,凶相,眼角有道小疤
[21:03] <民国大马甲> “正是燕子李三,你李三爷。”他从桌上蹿下来
[21:04] <民国大马甲> “听说你上海来的。来要会会我,还劝我早归案?”
[21:04] <叶宵> “是的,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21:06] <民国大马甲> “我呸!最看不起你们这些沽名钓誉的玩意,狗官指北不敢往南。”
[21:07] <叶宵> “这就把话说岔啦,我堂堂大侦探不会弄错凶手的,这案子真凶不是你”
[21:07] <民国大马甲> 他伸出一个拳头:“今天我就给你留点记号,让你以后少管闲事儿!”
[21:07] <民国大马甲> 他刚要过来,停住脚步:“……你不是怕了,在这吹胡我吧?”
[21:08] <叶宵> “师傅说过‘掌握真理的人心中没有畏惧’。”
[21:09] <叶宵> “我下这封请帖就是想请你助我们一臂之力”
[21:10] * 叶宵 退到墙边,开壁灯“啪——”照到坐在暗处的余曼丽
[21:12] <民国大马甲> 李三:“你说吧!说的有半点不清楚,我摘你只耳朵。”
[21:13] * 罗斌 从另外一边落地窗帘后走出来
[21:13] <叶宵> “事实上我来天津不是为了抓你,而是有别的要务……”
[21:14] <罗斌> “李三爷且稍安勿躁,叶君此举只是逼不得已的险着。”
[21:15] <余曼丽> “案情很清楚,刘家惨案背后的元凶是日本人。”
[21:15] <民国大马甲> 李三听到这个,嘴角抽动两下
[21:16] * 严学仁 推门进来
[21:17] <余曼丽> “想拜见三爷一面并不容易,事出无奈,叶先生才想了这么个办法。”
[21:17] <严学仁>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这不就见到三爷了吗?”
[21:18] <余曼丽> “实际上,我们有事相托。想请三爷去偷一样东西。”
[21:19] <余曼丽> “不是别的,就是给刘家招来灭门之祸的那件物事。”
[21:20] <民国大马甲> 李三:“偷东西……?你们这些正派人,也有想要偷东西?”
[21:21] <严学仁> “物归原主,也不能算偷。真是偷鸡摸狗的事情,我们也不敢在三爷面前提”
[21:22] <民国大马甲> “说说。”
[21:24] <叶宵> “这件东西叫做醒龙钟,根据余女士提供的文件记载,它可以唤醒护国圣兽,守护国家气运”
[21:25] * 罗斌 从文件包内拿出之前调查的资料,放到李三前面的茶几上
[21:25] <民国大马甲> “钟……护国圣兽……”他念叨着这些词
[21:25] <叶宵> “我们通过调查,发现它几经辗转到了刘老板手上,而从刘老板拿到手一刻起,日本人也盯上了这件宝贝”
[21:26] <叶宵> “他们不断地向刘老板求购,但是刘老板是个明事理的人,宁死不卖。最后日本人逼急了,就下了杀手”
[21:27] <叶宵> “——还把事情嫁祸到你头上”
[21:27] <民国大马甲> 他看了看那份叉档案
[21:27] <叶宵> “说不定过几天,还打算来个‘日本友人协助警方击毙刘家灭门案凶手’呢”
[21:28] <民国大马甲> “这我就明白了……我偷东西,而那些小日本子,是打算偷我们国家。”
[21:28] <余曼丽> “是了,这件古物万万不能落入日本人之手。”
[21:30] <叶宵> “东西根据我的推断,就在满丸洋行里,日本人的地盘,硬闯不是上策”
[21:31] <民国大马甲> “没有我李三进不去的地方。”他放下叉档案,走到窗前,往外看看
[21:32] <民国大马甲> “但我也不能背这个杀人骂名,”他回过头:“我燕子门从不取人性命。”
[21:33] <叶宵> “所以如果我们人赃并获,燕子李三被栽的赃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21:34] <叶宵> “让本案真相大白的最后块拼图就在你手上了”
[21:35] * 叶宵 想起了个洋玩意,打了这么个比方
[21:36] <余曼丽> “呒,叶先生已有想法了?”
[21:38] <叶宵> “嗯……不知道李三先生试过在‘办事’之前下战贴没有”
[21:39] <民国大马甲> “啊,你是说预先给他们个信儿。”
[21:40] <叶宵> “对,预告啥时候来,然后在他们重重防护下把东西弄走,特别显本事”
[21:41] * 叶宵 将计划一步一步解释给李三和其它同伴听……
[21:43] <余曼丽> “妙。三爷意下如何?”
[21:44] <民国大马甲> “……行。”三爷想半天,说了一个行字。
[21:44] <叶宵> “李三先生果然是明理的人”
[21:45] <民国大马甲> 纸笔伺候,他拿起桌上的笔,刷刷刷
[21:47] <民国大马甲> 他画下燕子纹钉下一支镖
[21:47] <民国大马甲> “那就明儿个见。”
[21:48] <民国大马甲> 他一翻身从窗户出去,嗖一下没了踪影
[21:48] * 叶宵 把信收好,看了看穿得一本正经的其他人,看了看自己的睡袍和绒球睡帽
[21:48] <叶宵> “……”
[21:49] <叶宵> “大家快休息吧,明天好戏开场了”
[21:49] <罗斌> “希望此计可成吧。”
[21:49] * 严学仁 噗……
[21:50] * 余曼丽 忍住笑,“叶先生晚安。”
[21:52] <民国大马甲> 大侦探见了燕子李三,定下一箭双雕之计
[21:52] <民国大马甲> 第二天……
[21:53] <民国大马甲> 因为你大张旗鼓下了战书,警察小张一宿都坐在酒店大堂里没敢动劲,外面也加派了巡逻哨
[21:53] <民国大马甲> 一大早他正坐在沙发椅上迷瞪
[21:53] * 叶宵 过去拍醒他
[21:53] <民国大马甲> “嗯……啊!?”
[21:53] <叶宵> “嘿,小张,你的警备工作不到位啊”
[21:54] * 叶宵 把昨晚李三的纸条展示给他
[21:54] <民国大马甲> 他吓的跳了起来
[21:54] <叶宵> “还有一枚燕子镖”
[21:55] <民国大马甲> “李三……飞贼李三昨晚来过了!?还和您见面了?!还留下战书!”
[21:55] <民国大马甲> 他赶紧过来左右瞧瞧你
[21:55] * 叶宵 本来想往茶几上钉,想了想还是怕赔钱
[21:55] <民国大马甲> “没少耳朵,脸上也没刻字,也没被剃头……”
[21:55] <民国大马甲> “您没事吧叶先生?!”
[21:56] <叶宵> “还好我平日功夫了得”
[21:56] <罗斌> “有事的话就不会等到现在才叫你了。”
[21:56] * 叶宵 吹牛被罗斌打断了
[21:56] * 罗斌 一手拿着早报,一手夹着香烟,从餐厅走过来
[21:56] <罗斌> “呵呵,小张你不如先看看这个纸条?”
[21:57] <民国大马甲> 他拿起念念:“十九夜里月光明,三爷来取醒龙钟,东洋鬼子要谨慎,摸摸脑袋松不松……”
[21:57] <民国大马甲> “这……什么意思啊?”
[21:58] <叶宵> “就是说燕子李三,要在十九号晚上去偷日本人的醒龙钟”
[21:59] <民国大马甲> “那……不就是今天吗?!”
[21:59] <民国大马甲> 他又吓了一跳
[21:59] <罗斌> “你说那醒龙钟……又是什么呢?”
[21:59] * 罗斌 叼着香烟笑了笑
[21:59] <民国大马甲> “日本人的东西吧,总之不得了!”
[21:59] <叶宵> “对啊,所以赶快带我们去吧”
[22:00] <民国大马甲> “快、快!几位随我来!”
[22:00] <民国大马甲> 他又赶紧和把守门口的警察说话,让去叫支援
[22:00] * 罗斌 戴起毡帽,跟了过去
[22:01] * 余曼丽 喃喃,“唔,这种时候行动效率倒不差。”
[22:03] <民国大马甲> 一路风风火火,引得路人围观。你们一路来到日租界,正好前天碰到你们那位张警长也带队来了
[22:03] <民国大马甲> “叶侦探!听说燕子李三夜闯利顺德,和您大战三十回合不分胜负,留下战书今日再战!?”
[22:04] <叶宵> “……呃……对没错。”
[22:04] * 叶宵 觉得不解释也没差啥
[22:04] <民国大马甲> 经过一次报告,已经变成这样了……不知今晚过去,天津地界里这事儿要传成什么样
[22:04] * 罗斌 听到这夸张的谣言也没揭穿,只是在后面笑了笑
[22:05] <叶宵> “不过这次比的不是武,比的是各自的本领。”
[22:05] <民国大马甲> “是的,我听说预告的事儿了。要偷日本人的东西?”
[22:05] <叶宵> “他要偷在日本人手上的一件宝贝,说让我有本事就来抓住他”
[22:06] <民国大马甲> “太张狂了!”
[22:07] <叶宵> “这样也好
[22:07] <民国大马甲> “上次他就是偷了髪国领事先生的家,我们被痛批一通,这次一定要逮住他!”
[22:07] <叶宵> ”这次有我这个大侦探“
[22:07] <叶宵> ”你放心,燕子李三的案,一定真相大白”
[22:08] <民国大马甲> “好!请随我来。”
[22:09] * 叶宵 和更多警力汇合
[22:10] <民国大马甲> 日租界
[22:10] <民国大马甲> 多亏张警长交涉,你们一路来到满丸洋行
[22:11] <民国大马甲> 和中国人大堂经理说明情况,他赶忙去找经理
[22:12] <民国大马甲> 不多时,一个矮小的分头日本人拄着文明棍走了出来
[22:12] <民国大马甲> “多摩!本人,满丸洋行经理,松本太郎嘚斯。”
[22:13] <叶宵> “啊,多摩,大侦探叶宵得嘶”
[22:13] * 叶宵 记得师傅说过就算日本人再可恶,打招呼还是要有礼貌
[22:13] * 罗斌 比叶宵标准得多的日语打招呼“多摩,罗斌嘚斯。”
[22:15] <民国大马甲> 他带着一副小眼镜,把你们让到贵宾室落座。在听明来意后,竟然发出一阵笑声
[22:15] <民国大马甲> “桀哈哈哈!这个燕子李三,不过如此!”
[22:16] <民国大马甲> “是,我确实对那口钟感兴趣,但并没买成。所以这东西不在我这,他如何偷得?”
[22:17] <叶宵> “这个嘛,我也很纳闷”
[22:17] <叶宵> “但是这战书不假”
[22:18] <叶宵> “无论松本先生这里有没有他说的东西,这都是我们抓住李三的好机会”
[22:19] <罗斌> “如果确实不在这里,说不定他会大闹一番。”
[22:20] <民国大马甲> “承蒙诸位着想!但诸君多虑了,我们洋行有自己的保安。”
[22:21] <叶宵> “啊”
[22:21] <民国大马甲> “如果说燕子李三是石川五右卫门,那我这里,就是烹他的铁锅。”
[22:21] <民国大马甲> 他露出阴险的笑容
[22:22] * 罗斌 微微摇摇头
[22:22] <叶宵> “怎么说我们也是在办案,李三要是出现,我和张警长他们都有义务捉拿他”
[22:23] <叶宵> “希望松本先生让我们参加守卫”
[22:23] <罗斌> “在中国,也有一个类似的白玉堂的故事呢。”
[22:23] <民国大马甲> 张警长也说话了:“没错,这不单单是盗窃案的问题。现在李三身上有四条人命背着,我们不拿到他,也是颜面扫地。”
[22:24] * 罗斌 三年前曾写过借三侠五义批判挡下奸佞横行现状的文章
[22:26] <民国大马甲> 松本:“也好……不过话说在前面。”
[22:26] <民国大马甲> 他一抬眼,眼镜反光
[22:26] <民国大马甲> “在日租界我们可以动用武器保护自己,如果击毙了这个盗贼李三……可不能怪我们。”
[22:27] <民国大马甲> 张警长:“这是当然,如遇抵抗,不能生擒也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22:28] <民国大马甲> 松本点点头:“如此,我就放心了!”
[22:29] * 叶宵 心中默想“要辛苦李三先生了。”
[22:29] * 罗斌 点点头“奸人必将伏法。”
[22:32] <民国大马甲> 就在你们要谈论如何守备时,有人过来找松本,耳语两句
[22:32] <民国大马甲> 松本一脸不悦,低声骂了句八嘎牙路!
[22:32] <民国大马甲> 然后又满脸陪笑的转向你们“抱歉!失陪一下,生意要照顾。”
[22:33] <叶宵> (w)“看来敲山震虎的目的是达到了”
[22:33] * 叶宵 和同伴耳语
[22:34] <民国大马甲> 他走向大堂,你们歪头能看到一个痞里痞气的人和他说着什么……
[22:35] <民国大马甲> 时间往前倒推一点
[22:36] <民国大马甲> 严学仁有自己的打算,他找上看铺子的丁文元和拉车的王德成。把能讲给他们听的部分一说
[22:36] <民国大马甲> 王德成一拍胸脯:“包、包在我身上!介是帮三爷,是爷们就不能推辞!”
[22:36] <严学仁> “说得好,是天津爷们”
[22:37] <民国大马甲> 丁文元一听这个:“诶没错没错,这事也是帮着逮坏人。行善积德,等会我找个人替我……”
[22:39] <严学仁> “这事人不能多,我再去叫上几个刘家的……咱们在洋行后门见”
[22:39] <民国大马甲> “好嘞好嘞!”
[22:40] <民国大马甲> 约莫在叶宵和张警长一行人进入洋行后,你们也在那附近碰面
[22:40] * 严学仁 又去刘家跟刘玉生,伙计王大哥打个招呼,让他们选可靠的人一起来帮忙
[22:40] <民国大马甲> 看到洋行门口左右站着很多警察,似乎都在等里面谈出结果
[22:42] <民国大马甲> 他们一听要帮着警察逮人,二少爷自己就要来,但被人拉住了。结果是王哥带了俩人跟你一起过来
[22:42] <民国大马甲> 一高一矮那二位已经蹲在路边盯上了
[22:43] <严学仁> “丁爷,王爷,有动静吗?”
[22:43] * 严学仁 小声
[22:43] <民国大马甲> 王德成:“还没,我寻思这里面正说着呢。”
[22:44] <严学仁> “再等等看,东洋鬼心虚……肯定会有变化”
[22:45] <民国大马甲> 丁文元:“哎呀,这今个天儿可够闷的,可能要下雨……诶!?大个子,你看那!”
[22:45] <民国大马甲> 他胳膊肘一捅王德成,王德成差点没摔倒,回头要抽他一下时也瞪大眼睛
[22:45] <民国大马甲> “是、是那辆吗?”
[22:46] <民国大马甲> “我看没错,这车也是高鼻子。”
[22:46] <严学仁> “准没看错?”
[22:47] * 严学仁 打量那辆车
[22:47] <民国大马甲> 这辆车是德国产的,在租界这一代有不少辆,这辆挂着车牌
[22:48] <民国大马甲> “那天的反正没牌……但车型就是这个了。”
[22:49] <严学仁> “跟这个一样的车也不是没有……这别是调虎离山啊……”
[22:49] * 严学仁 有点着急地摩擦着手掌
[22:49] <民国大马甲> 眼看着刹车减速,要停到洋行门口
[22:51] <民国大马甲> 车门一开,下来一个半长发,黑褂敞着怀的男人
[22:51] <民国大马甲> 贼眉鼠眼流里流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路人
[22:52] <严学仁> “不是正经人啊……有枣没枣打三竿子,等他出来咱们就拦”
[22:52] <民国大马甲> 其他人点点头。再看那个痞子进了洋行,大咧咧打着招呼
[22:53] <民国大马甲> 一会就被带到后面去了
[22:53] <民国大马甲> --------这段谁也没看见,但能猜个大概
[22:53] <民国大马甲> “哎呦!松本老爷,给您请安了!”
[22:53] <民国大马甲> “八嘎!没看到门口这么多警察,为什么要走正门。”
[22:54] <民国大马甲> “哎呀嘿,这不……呲呲,想抽两口了,结果,没带钱。”
[22:55] <民国大马甲> 这个人面色发黄眼窝深陷,一看就是个大烟鬼
[22:55] <民国大马甲> 松本一脸厌恶,丰富一声,手下取来一些钱
[22:55] <民国大马甲> “我让你离开天津,为什么都5天了,你还不走?”
[22:56] <民国大马甲> “嗨,这不这几天,就没离开妓院嘛。那些骚娘们太热情,不让我走。”
[22:57] <民国大马甲> “带上钱不要耽搁。赶紧离开……啊不对,等一等。”
[22:57] <民国大马甲> 松本眼珠子一转
[22:58] <民国大马甲> “你现在拿太多钱出去,会被警察注意到。今晚……今晚10点,你从后门来。”
[22:58] <民国大马甲> 那痞子一听就乐了:“好的松本老爷!我晚点再来!”
[22:58] <民国大马甲> 他鞠一躬出去了
[22:59] <民国大马甲> 松本:“哼……就知道这些大烟鬼不能好好办事。不如今晚借警察的手,把真假李三一起办了。”
[22:59] <民国大马甲> ---------狡猾,狡猾
[23:00] <民国大马甲> 门口,那家伙哼着小曲就出来了,上车
[23:01] <民国大马甲> 从门口打个轮,要往回开
[23:03] <严学仁> “想办法拦下来,跟车上那位照个脸……”
[23:03] <民国大马甲> 几个人一点头
[23:04] <民国大马甲> 刘家帮忙的几个人走出去挡了半边路,那车往左一让
[23:04] <民国大马甲> 也不知丁文元从哪窜出去的
[23:04] <民国大马甲> 小尖嗓子“哎呦——”一声
[23:06] <民国大马甲> “嗦你呢,嗦你呢,你轧我交了!”
[23:06] <民国大马甲> 王德成装作围观群众
[23:06] <民国大马甲> 车里人一探头:“快尼玛死开,别找倒霉告诉你!”
[23:07] <民国大马甲> 王德成:“哎!你介人怎么骂街呢!你轧人脚了,你还骂街!”
[23:07] <民国大马甲> 这时周围就真有人围观了
[23:08] <严学仁> “哎,你看他这横劲儿。朋友,敢亮个字号吗?”
[23:08] * 严学仁 在人群中起哄
[23:08] <民国大马甲> 那烟鬼一听开车门下车,“怎么着?没听过西开你李四爷的名号?”
[23:10] <民国大马甲> 王德成:“哦,我知道。你不就是那个摔跤的。”
[23:10] <民国大马甲> 丁文元:“嚯!一个卖艺的还成精了!开上德国大汽车了!”
[23:11] <民国大马甲> 丁文元:“别废话,压我脚了,给我看病!”
[23:11] <民国大马甲> 那个李四上来就抓丁文元领子
[23:11] <民国大马甲> 丁文元:“哎呦呦,还要打人!还打人!”
[23:12] <民国大马甲> 这时洋行门口站着的那堆警察过来俩
[23:12] <民国大马甲>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23:13] <民国大马甲> “他,就他轧我脚了,还要打人!”
[23:13] <民国大马甲> 警察掏出警棍一指:“手,松开!”
[23:13] <严学仁> “差爷,这的老少爷们都能作证”
[23:14] <民国大马甲> 李四一看,也就赶紧松开:“误会,都是误会。”
[23:14] <民国大马甲> 他咬咬牙一掏口袋,掏出几张刚到手的票子
[23:14] <民国大马甲> “我呢开车,不小心蹭了这小兄弟一下。结果误会了。”
[23:15] <民国大马甲> 他把两张塞给丁文元:“压压惊压压惊。”又给两位警察一人一张:“辛苦辛苦,买包烟抽。”
[23:15] <民国大马甲> 警察一看那么多人看着,假意推辞一下,然后就“下不为例”了
[23:15] <民国大马甲> “你呢,他蹭你这下,严重吗?”
[23:16] * 严学仁 也赶紧拉了拉丁文元
[23:16] <民国大马甲> 丁文元眼瞟着严学仁:“我是严重,还是……不严重……”
[23:16] * 严学仁 猛摇头
[23:16] <民国大马甲> “啊嘿嘿!不严重不严重,这也活蹬开了。”
[23:16] <民国大马甲> 他扭扭脚:“没事没事了!大家散了吧!”
[23:17] <民国大马甲> 警察一维持秩序,人也就散了,那个李四赶紧开车跑了
[23:18] <严学仁> “西开跤场子的李四……怎么跟日本人勾结上了呢,开小汽车……出手还挺大方的。”
[23:18] <民国大马甲> 王德成说:“嗨,你们女学生家的不知道。这小子顶不是东西。”
[23:18] <严学仁> “说说?”
[23:19] <民国大马甲> “下手狠,出手伤人。跤场早就不待见他了。他还抽大烟,赌跤。”
[23:19] <严学仁> “看着就像个大烟鬼……可大烟鬼能开得起小汽车吗……早该当了”
[23:20] <严学仁> “嗯……看来是最近发了横财……不会是……”
[23:20] <民国大马甲> “后来听说他投了日本人,给当个保镖。没想到就是这儿……”
[23:20] <民国大马甲> 丁文元:“刚才近距离一看,那天晚上车里的蒙面司机,可能还就是他。”
[23:21] <严学仁> “这事有谱……他在本地有什么相好吗,要是想避风头能藏到哪去?”
[23:21] <严学仁> “咱们还得盯盯他,破案的事说不定就着落在他身上”
[23:21] <民国大马甲> 其他几人点点头
[23:22] <民国大马甲> “跑不了他的。”
[23:22] * 严学仁 把情况用英文写了纸条,托人送进去给叶宵
[23:25] <民国大马甲> 洋行里
[23:25] <民国大马甲> 松本离开一下,你们就听外面吵吵闹闹
[23:26] <民国大马甲> 不多时有人给叶宵送来个纸条,一看是严小姐的笔记
[23:27] <民国大马甲> 讲了刚才她就在外面,发现了那天的车和可能是凶犯的人
[23:29] * 叶宵 读完揣好
[23:29] <民国大马甲> 张警长:“这外面怎么这么闹。叶侦探,有什么问题吗?”
[23:30] <叶宵> “大概是有人看到狐狸的尾巴了吧”
[23:30] <民国大马甲> “狐狸?哦哦,我明白了。”其实一定也不明白,但不能显得自己这个警长太笨
[23:31] <叶宵> “大家齐心协力,今晚肯定能成功”
[23:31] * 叶宵 把话题转移走
[23:32] <民国大马甲> 这时松本也来了,“诸位久等了,那么我们来商议一下今晚的守备……”
[23:33] <民国大马甲> 说是商议,但其实在日租界内本地警察权力有限
[23:33] <民国大马甲> 还多数要听松本的
[23:34] <民国大马甲> 叶宵也想看看这小日本要怎么耍,也就都顺着他来
[23:35] <民国大马甲> 结果是当地警察在外围把守,院内交给他们自己的保安,而叶宵一行人可以在通往金库的位置待机
[23:37] <民国大马甲> 不过他还是一再说明,他没有李三要的宝物,只是洋行的钱财在金库内,要重点保护
[23:38] * 罗斌 趁着日本人大大咧咧指手划脚时,在院子内外随意逛了下,按之前与叶宵商量好的办法做了准备
[23:41] * 叶宵 到处瞎比划,集中日本人注意力
[23:41] <民国大马甲> 叶宵看了看,这边的保安都是日本人,看着就不像一般人
[23:41] <民国大马甲> 很可能是……“军人”
[23:42] <民国大马甲> 你之前也打听过满丸洋行,是一个有军界背景的商行
[23:42] * 余曼丽 跟着叶宵在洋行内转来转去
[23:43] <民国大马甲> 这个松本来中国后也不是好好做生意,专门搜罗一些宝物
[23:44] <民国大马甲> 也不知他哪来这么多钱能买下,送回日本
[23:44] <民国大马甲> 若是碰到买不下的……这次可能就是实例了
[23:46] <民国大马甲> 就是不知他对这钟的真正作用了解多少
[23:46] <民国大马甲> 晚上他招待各位吃个晚饭后,开始在周围布放
[23:46] <民国大马甲> *防
[23:47] <民国大马甲> 严学仁在附近一家法国人开的咖啡厅坐着(关门晚),看着这边的情况
[23:48] <民国大马甲> 带来的那几个有在日租界周围等消息的,有去跟踪那个开车李四的
[23:49] <民国大马甲> 9点多了,今天有点云遮月,只有洋行周围被各种灯照如白昼
[23:51] <民国大马甲> 大侦探、大助手和大委托人坐在沙发上,忽然咔嚓一声,电灯灭了
[23:52] <民国大马甲> 李三来了!
[23:52] * 罗斌 在熄灭电灯的屋内,只有叼着的香烟闪出忽明忽暗的一点光
[23:52] <罗斌> “来了呀。”
[23:53] <叶宵> “好!”
[23:53] <余曼丽> “来了哦。”
[23:54] <民国大马甲> 外面人声嘈杂,院墙外听警长扯着嗓子喊:“别慌!去修闸盒!”
[23:54] <民国大马甲> 院里埋伏着的日本保安纷纷掏出手枪
[23:55] <民国大马甲> 嘈杂中,一道黑影如雨燕归巢般飞落到房檐边
[23:55] * 罗斌 把香烟拿在手上,一点火光照过三人的脸庞——
[23:56] * 罗斌 噗地掐灭了香烟
[23:57] <民国大马甲> 下集!燕子李三盗国宝,叶大侦探擒真凶!
[23:57] <民国大马甲> -------------------------------紧张紧张,刺激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