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OC7th-LOG】了却幻梦 None more Black 第二章:逐步深入  (阅读 252 次)

副标题:

离线 清水

  • 所谓常识就是告诉我们地球是平的。
  • 版主
  • *
  • 帖子数: 1646
  • 苹果币: 0
[21:08] <清水|KP> ————————了却幻梦:第二章————————
[21:08] <清水|KP> 在这个杂乱的公寓卧室里,在眼前,躺倒在地上的是一名死去的男子。
[21:09] <清水|KP> 他的眼珠深陷于眼眶之中,变黑的舌头耷拉着伸出嘴外,死状十分骇人。
[21:09] <清水|KP> [所有人 San Check:0/1]
[21:10] <里昂> .coc7 反正不可能过的
[21:10] <Oicebot>  里昂进行反正不可能过的检定: 1d100 = 75
[21:10] <哈达莎> .coc7 意志60
[21:10] <Oicebot>  哈达莎进行意志60检定: 1d100 = 90
[21:11] <Oicebot>  安娜沃伦进行意志35检定: 1d100=57=57
[21:12] <清水|KP> [所有人 San Check:这幅死状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心跳也加剧了几分,在数秒钟后才缓下来。]
[21:13] * 里昂 回忆起了曾经看到过的那些不可名状的死相,以及造成那些死相的原因,不禁脸色发青
[21:13] * 里昂 过了半响才平复了下来
[21:14] * 哈达莎 喘了几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冷静下来
[21:14] <哈达莎> “我的天…怎么会有这种…”
[21:15] * 哈达莎 冷静下来之后,重新靠近尸体,观察是否有其他外伤,试图判断死因
[21:15] <清水|KP> [哈达莎 医学:一般难度]
[21:15] <里昂> “你能判断出死因吗?”
[21:15] <哈达莎> .coc7 医学70
[21:15] <Oicebot>  哈达莎进行医学70检定: 1d100 = 8
[21:16] <哈达莎> “我看看……”
[21:16] <里昂> “难不成是中毒?”
[21:17] <清水|KP> [哈达莎 医学:在对着尸体进行了初步观察之后,哈达莎通过尸体的僵硬程度推测出尸体大约已经死亡2天了。]
[21:17] * 里昂 姑且发扬一下警察的基本素养,没有随便触碰现场
[21:17] * 里昂 拍了拍口袋……
[21:17] <哈达莎> “这个人死了有两天了,但原因……得等验尸报告了,我没法确定”
[21:18] <里昂> “谁带手套和证物袋了?”
[21:18] <清水|KP> [哈达莎 医学:除了舌头上有被某种东西染黑的现象之外,身体上没有任何的外伤。]
[21:18] <哈达莎> “的确有可能是中毒,但这个死状也太奇怪了”
[21:19] <清水|KP> [哈达莎 医学:不过这名死者存在着营养不良及脱水的症状,初步推断恐怕是存在着某种严重的成瘾症状。]
[21:19] <清水|KP> [哈达莎 医学:具体的死亡原因,恐怕得经过详细的解剖才能了解。]
[21:21] * 哈达莎 试图从尸体的身上找出能表明身份的证件或物品
[21:22] <清水|KP> 在搜索了一番后,哈达莎在尸体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学生证以及一张驾照,两张证件都明确表示了这名死者的身份——沃尔特·雷斯尼克。
[21:23] <清水|KP> 虽然样子变得十分憔悴,脸上也带上了黑眼圈,不过外貌上是一致的。
[21:23] * 哈达莎 捡起散落在旁边的一只瓶子观察
[21:24] <里昂> “该死,这倒霉催的威廉,找谁谁死么。”
[21:24] <清水|KP> 散落在旁边的瓶子都被打了开来,盖子也散落了一地,而瓶子里空空如也。
[21:25] * 哈达莎 将瓶口靠近鼻子,轻轻用手扇了扇闻气味
[21:25] <里昂> “带回去给辨识科的那群怪胎,他们有的是办法。”
[21:26] <清水|KP> 通过轻扇,哈达莎略微可以嗅出一丝血腥味。
[21:26] <哈达莎> “现在还不知道威廉警官的安危…嗯…?”
[21:26] * 哈达莎 闻到味道皱了皱眉
[21:26] <里昂> “怎么了?”
[21:27] <哈达莎> “这个瓶子里有一股血腥味,也不像是某种致命药品或者毒品会有的”
[21:28] <里昂> “血?”
[21:28] * 哈达莎 叹了口气,把瓶子和证件装进证物袋里递给里昂
[21:28] * 里昂 往瓶子里瞅了瞅
[21:28] <哈达莎> “天知道到底是什么玩意,拿回去化验吧”
[21:28] <清水|KP> 里昂也嗅到了同样的血腥味。
[21:28] <里昂> “血能倒的这么干净?”
[21:29] <哈达莎> “如果瓶子足够干净的话……不过我没带鲁米诺试剂”
[21:29] <里昂> “先收着吧。”
[21:29] * 哈达莎 在房间里搜索其他值得注意的东西
[21:30] <里昂> “对了,有多的手套么,我觉得需要再搜查一下现场。”
[21:30] * 哈达莎 随手抽出一对一次性手套丢给里昂
[21:31] * 里昂 熟练地带上了手套,宛如准备毁尸灭迹的黑帮杀手一般
[21:31] <安娜沃伦> “也给我一双,我只是恰好忘带了”
[21:31] <哈达莎> “你们俩怎么还没被开除”
[21:32] * 哈达莎 把装手套的盒子拿出来看看还省手套没
[21:32] <里昂> “不要在意这种小事。”
[21:32] <安娜沃伦> “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确实很有才能”
[21:32] * 里昂 开始翻找起了沃尔特的书桌
[21:33] <清水|KP> [三人 侦查:一般难度]
[21:33] <哈达莎> .coc7 侦察65
[21:33] <Oicebot>  哈达莎进行侦察65检定: 1d100 = 37
[21:33] <里昂> .coc 侦察?不存在的
[21:33] <里昂> .coc7 侦察?不存在的
[21:33] <Oicebot>  里昂进行侦察?不存在的检定: 1d100 = 11
[21:33] * 哈达莎 抽出两只手套塞给安娜沃伦
[21:34] <Oicebot>  安娜沃伦进行侦查80检定: 100=100
[21:35] <清水|KP> [里昂 教育:一般难度]
[21:35] <里昂> .coc7 75好低啊
[21:35] <Oicebot>  里昂一次丢了75个奖励骰子,得到 [0...1]+1d10 = 5
[21:36] <里昂> .coc7
[21:36] <Oicebot>  里昂进行检定: 1d100 = 17
[21:36] <清水|KP> [哈达莎 侦查:你重新检查了一遍死者的尸体,从死者紧紧握住的手中,你发现了一个与散落在地上的一样的小瓶子,但是差别是,在这个小瓶子中,残留着一滴黑色的液体。]
[21:38] * 哈达莎 对着光纤晃了晃瓶子里的液体,观察它的性状
[21:38] <清水|KP> [安娜 侦查:在戴上手套后,安娜大刺刺地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但是很快就踩在自己随手丢在地上的一个小盒子上滑了一脚,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21:38] <清水|KP> [安娜 伤害:1d6]
[21:39] <安娜沃伦> “哼哼嗯啊啊啊啊拉我一把啊啊啊啊啊啊啊——”
[21:39] <Oicebot>  安娜沃伦进行检定: 1d6=6=6
[21:40] <清水|KP> [里昂 侦查:眼尖的里昂一把抓住因为安娜摔倒而飞到空中的被踩扁的小盒子,盒子上印着“海布旅馆”的名字,看上去是旅店里的一个餐巾纸盒。]
[21:40] <清水|KP> [里昂 教育:然而真正引起他注意力的是,这间旅店是一间相当高级的旅店,并不像是一名普通学生会去的场合——当然,更加有名的是,那里也是阿卡姆镇著名的地下酒吧所在。]
[21:42] <清水|KP> 哈达莎正专注于手中的瓶子,里昂则伸手抓住飞起的盒子,并没有人去拉安娜一把,而安娜的头就这样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血从头上流了下来。
[21:43] <里昂> “喂,你没事吧?”
[21:43] * 哈达莎 听见安娜的动静,赶紧放下手中的瓶子,一边熟练地找出医疗包一边半跪下来为安娜沃伦止血
[21:43] <安娜沃伦> “我觉得,天堂应该不是长这样...”
[21:43] <里昂> “至少地狱肯定不是这样子。”
[21:44] <清水|KP> [哈达莎 急救:一般难度]
[21:44] <哈达莎> “你是想说天使不长我这样是吧”
[21:44] <哈达莎> .coc7 急救拳70
[21:44] <Oicebot>  哈达莎进行急救拳70检定: 1d100 = 64
[21:44] * 安娜沃伦 躺在地上胡乱尝试挺身
[21:45] * 里昂 直接一把按住
[21:45] <哈达莎> “别乱动,你脑壳流血了”
[21:45] <里昂> “别乱动。”
[21:45] <安娜沃伦> “不好说...不过你倒是和我警局里那个波斯妹挺像的”
[21:45] * 安娜沃伦 开始胡言乱语
[21:46] * 哈达莎 面无表情地用棉签沾了碘酒涂在安娜沃伦的伤口周围,当然,没有警告过会痛
[21:46] <清水|KP> [哈达莎 急救:你紧急对安娜的伤口进行了包扎,止住了留下的血液,不过要想恢复,还得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21:47] <哈达莎> “行了,别再瞎搞了,回局里再去医务室拿消炎药吧”
[21:47] <安娜沃伦> “啊啊啊啊啊,就是个玩笑!玩笑!”
[21:48] <里昂> “我说你们,进警局的第一天就应该有教过不要随意破坏现场吧?”
[21:48] <安娜沃伦> “刚才那一下我差点真的看见我老爹”揉揉脑袋撑着地板上没碎片的地方站起来
[21:48] * 里昂 一脸语重心长
[21:48] * 哈达莎 把医疗包收好之后,回去重新拿起瓶子
[21:49] * 里昂 看着满地的新鲜血迹和杂碎,摊手叹气
[21:49] <哈达莎> “这个瓶子里还留了点,不过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21:49] <清水|KP> 瓶子里的血液呈现一定的粘性,随着瓶子的左右晃动而在瓶子里滚动。
[21:50] <哈达莎> “等下一起带回去化验吧”
[21:50] * 哈达莎 把样本装好和证物放在一起
[21:51] <哈达莎> “要不要先把这地方拉起来然后喊人把尸体拖回去先?”
[21:52] <里昂> “当然,你们再找找有没有别的线索,我去下面通知本部。”
[21:52] * 哈达莎 对里昂点了点头
[21:52] <安娜沃伦> “好”
[21:53] * 里昂 跑回车里掏出无线电,通知本部派人过来处理现场
[21:53] <安娜沃伦> “不知道这还有没有没被刚才那一下搞砸的线索”
[21:54] * 哈达莎 检查房间里的床铺
[21:54] <哈达莎> “只能说但愿没有了……”
[21:54] <清水|KP> 里昂匆匆出门通知了一下本部,相关人员大约在30分钟后会抵达。
[21:55] * 安娜沃伦 小心地检查一下桌子上下有没有啥东西
[21:55] <清水|KP> 而哈达莎和安娜又在房间里检查了一遍,不过经过这一闹腾,房间变得更乱了,连哪些是已经找过哪些是没有也难以分辨,最终再无收获。
[21:55] * 哈达莎 叹了口气
[21:56] <安娜沃伦> “行了,啥也没发现——”
[21:56] <哈达莎> “看来我们也只能找到这么多了,回去等验尸报告和化验吧”
[21:57] <安娜沃伦> “而且,亲爱的,还有一件事,现场这么乱可不是因为咱们乱翻”
[21:57] <清水|KP> 正好在此时,加兰德也完成了问话,走进房间之中。
[21:57] <哈达莎> “…大概…吧,不过重点大概还是尸体……”
[21:57] <加兰德> "你们有什么发现"
[21:58] <哈达莎> “我们发现了这个”
[21:58] * 哈达莎 从尸体旁边让开,让加兰德能够直接看到现场
[21:58] <清水|KP> [加兰德 San check:0/1]
[21:58] <加兰德> .coc7 意志50
[21:58] <Oicebot>  加兰德进行意志50检定: 1d100 = 7
[21:59] <哈达莎> “证物的话都收拾在这了”
[21:59] <加兰德> "死了?尸体有什么发现吗"
[21:59] * 哈达莎 皱了皱眉
[21:59] <清水|KP> [加兰德 意志:身为经历过战场的老兵,见过大场面的人来说,这点尸体不算什么,加兰德的心中波澜不惊。]
[21:59] * 加兰德 冷静的扫了眼尸体然后问了下医生
[22:00] <哈达莎> “尸体……是沃尔特·雷斯尼克本人,没什么外伤,死因疑似毒品,但具体还得等验尸报告出来”
[22:00] * 加兰德 走到尸体旁边,捏了捏尸体的皮肤和肌肉
[22:00] <哈达莎> “哦,还有,死了大概两天了”
[22:01] <加兰德> "毒品造成身体那部分出问题了?"
[22:01] <清水|KP> 尸体的皮肤和肌肉仍残留着一些死后的僵硬,还没有完全软下来。
[22:01] <哈达莎> “有营养不良和严重脱水的症状,舌头颜色也不对劲”
[22:02] <哈达莎> “说实话我对具体哪一种毒品或者药品毫无头绪……”
[22:02] * 加兰德 尝试看看脱水量
[22:02] <安娜沃伦> “从刚才开始我就听不懂了...”
[22:03] <清水|KP> [加兰德 医学:一般难度]
[22:03] * 加兰德 想起了自己的专业,为难的看了看医生
[22:03] <加兰德> "能帮我检查下他的脱水量吗"
[22:04] * 哈达莎 走到尸体旁边蹲下,具体检查死者的脱水状况
[22:04] <加兰德> "房东说两天前深夜回来的"
[22:04] * 加兰德 哈达莎检查尸体的时候走去窗户调查下
[22:05] <清水|KP> 死者的脱水量大概就像是几天没有喝水那般,不过尚不到致死的程度。
[22:05] <哈达莎> “像是好几天没喝水了,不过肯定不是直接死因”
[22:05] <清水|KP> 而卧室里唯一的窗户则是紧紧地关闭上了,也从内部上了锁。
[22:06] * 加兰德 看看窗户和窗台上有没有异样的痕迹,随后查看下灰尘
[22:06] <哈达莎> “对了加兰德警官,房东女士有没有说他回来的时候状态怎么样?”
[22:06] <清水|KP> 窗户和窗台的情况都一切正常,窗户的外面积满了灰尘。
[22:06] <加兰德> "就如一个刻薄的房东一样,只要交了钱就从不关心他的状况"
[22:07] <哈达莎> “好吧……不过我看他的证件照还挺正常的,不像是有多年吸毒史的样子”
[22:07] <加兰德> "那么,哈达莎医生,你认为他的脱水状况和营养不良能独自一人在深夜行走吗"
[22:08] * 哈达莎 皱起眉思考
[22:08] <加兰德> "而且如果你的判断没错的话,他回来时间就是死亡的时间"
[22:08] <哈达莎> “能是能,但……一般来说会选择出去吗……”
[22:09] <加兰德> "嗯,窗户很久没打开过了"
[22:09] <哈达莎> “死亡时间上应该没问题,死因比较难说”
[22:09] <加兰德> "那么死因就很奇怪了,等尸检吧"
[22:10] <哈达莎> “嗯,除此之外还得结合样本化验报告”
[22:10] * 加兰德 环顾了下屋子
[22:10] <加兰德> "里昂呢"
[22:11] <哈达莎> “他刚才联系局里去了好像?”
[22:11] <清水|KP> 加兰德回想起,刚才在询问时,确实眼角看到里昂下楼去了。
[22:12] <加兰德> "下去找他吧,他一个人指不定会干出来什么"
[22:12] <哈达莎> “……明智的决定”
[22:12] * 加兰德 看了看安娜
[22:12] <加兰德> "她没事吧"
[22:13] * 哈达莎 把证物收拾好,跟着加兰德
[22:13] * 加兰德 说着往外走
[22:13] <安娜沃伦> “没事,就是出了点血”
[22:13] <哈达莎> “她刚才摔了一跤,问题不大,回局里好好休息休息就行”
[22:13] * 安娜沃伦 跟上
[22:13] <加兰德> "算了,我在这里防止有人破坏现场"
[22:13] * 加兰德 停下
[22:14] <加兰德> "你们跟房东说下,然后看好里昂"
[22:14] <哈达莎> “明白”
[22:14] <加兰德> "等警察局的人来了,我就去找你们"
[22:14] <清水|KP> [里昂 侦查:一般难度]
[22:15] <里昂> .coc7 有埋伏?!
[22:15] <Oicebot>  里昂进行有埋伏?!检定: 1d100 = 5
[22:15] * 加兰德 返回屋内看看还有没有完整的瓶子
[22:15] * 哈达莎 下楼去通知房东
[22:15] <清水|KP> 加兰德留在现场,安娜和哈达莎出门向着楼下而去。
[22:16] <清水|KP> [里昂 侦查:而正在楼下报告完毕的里昂,从下往上清楚地看见,在下楼楼梯的相反方向,死者隔壁的房间的房门稍稍打开了一条缝,一名年轻的男子正悄悄从缝里观望隔壁房间的状况。]
[22:17] * 里昂 假装没注意到,点了一支烟,好像在摸鱼一般
[22:17] <清水|KP> 而就在两人下了楼后,隔壁的房门也随即关上了。
[22:18] * 里昂 看到两位女士后使了个眼色
[22:19] * 里昂 用手里的烟指了指死者隔壁的房间
[22:19] * 哈达莎 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走到里昂身边小声说
[22:19] <安娜沃伦> “——”
[22:20] <哈达莎> “怎么了?隔壁有什么?”
[22:20] <里昂> “问过周围的邻居了吗?”
[22:20] <哈达莎> “没有,我正准备去通知房东呢”
[22:21] <里昂> “刚刚有个贼头贼脑的家伙,兴许知道些什么。”
[22:21] <哈达莎> “要不你——算了你还是别一个人去了,你们俩先去问问看?我去通知完房东就上来”
[22:23] <里昂> “好吧。”
[22:24] <安娜沃伦> “号”
[22:24] <安娜沃伦> “好”揉着脸再说一遍
[22:24] * 哈达莎 继续去找房东,简单告知情况之后回去找里昂和安娜
[22:24] * 里昂 掐灭了烟头,往楼上去了
[22:25] * 里昂 啪啪啪!
[22:25] * 里昂 一如既往的砸门
[22:26] <清水|KP> 在敲了一会后,门打了开来,里面的年轻男子一看到里昂就露出一脸像是见了鬼的表情,一屁股坐在地上,同时双腿向后努力挪动身子。
[22:26] <清水|KP>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是凶手。”
[22:26] * 里昂 一脚把门踹直了,上前一步抓起了他的领子
[22:27] <里昂> “谁说死人了?”
[22:27] <清水|KP> 这名年轻的男子打扮上才比较像是一名正常的大学生,起码还挺干净的。
[22:27] <清水|KP> “不,不是你们说的吗?”
[22:27] * 安娜沃伦 在旁边等着
[22:27] <里昂> “哦,耳朵挺尖的嘛。”
[22:28] <里昂> “你知道吗,通常只有两种人会这么关心这种事情。你知道是哪两种人吗?”
[22:28] <清水|KP> “不不不。你看这里墙壁挺薄,而且你们刚才的动静也不小……”
[22:28] <清水|KP> 这名男子听到一半就连连挥手。
[22:29] <里昂> “一种是死者的亲属,一种就是凶手。”
[22:29] <清水|KP>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22:30] <清水|KP> 听到这里,他手摆的幅度更大了。
[22:30] <里昂> “不是死者亲属啊?”
[22:30] <清水|KP> “不是不是,也不是凶手。”
[22:31] * 里昂 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男人
[22:31] <里昂> “你是米大的?”
[22:31] <清水|KP> “是、是的。”
[22:31] * 里昂 松开了他的衣领
[22:31] <清水|KP> “呼。”
[22:32] <清水|KP> 他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站起身来。
[22:32] <里昂> “你认识沃尔特·雷斯尼克吗?”
[22:32] <清水|KP> 虽然双腿还有些在打颤。
[22:32] <清水|KP> “这个嘛,认识是认识啦,毕竟是邻居,说过几句话,不过我们不是一个专业,所以不是很熟。”
[22:33] <里昂> “他哪个专业的?”
[22:34] <清水|KP> “数学系的,刚搬进来时他说起过。”
[22:36] <里昂> “那么那个……玛丽什么来着的?”
[22:36] * 里昂 看了眼旁边的安娜
[22:36] <安娜沃伦> “玛丽克劳森”
[22:37] <里昂> “对了,还有剩下那几个都叫啥来着的……”
[22:37] <里昂> “什么保罗杰克杨的。”
[22:38] <里昂> “总之这些人你都认识吗?”
[22:38] <清水|KP> “啊?啊?保罗杰克杨?”
[22:39] <清水|KP> “玛丽克劳森的话,倒是知道啦。”
[22:39] <清水|KP> “不如说,密大里的人,就没有人不知道就是了。”
[22:39] <里昂> “说说看。”
[22:39] <安娜沃伦> “准确来说是保罗罗杰斯,即可詹姆斯以及艾米利亚寇特,如果你愿意配合我们——这会让你的嫌疑大大减小,先生”
[22:39] <清水|KP> “就是那个啊……连续神秘死亡事件。大家都说密大被诅咒了。”
[22:40] <里昂> “先说说你们学生里的传闻是什么样的。”
[22:41] <清水|KP> “是女巫啊,在女巫狩猎时死去的女巫的怨灵,对校园下了诅咒。”
[22:41] <清水|KP> 一边说着,这名男子还左顾右盼了一下。
[22:41] <清水|KP> 说到这里,哈达莎也完成了报告,跟着上楼来。
[22:42] <里昂> “那玛丽克劳森呢?”
[22:43] * 哈达莎 看到里昂和安娜在询问,想了想决定去尸体发现现场和加兰德轮换看守现场
[22:43] <清水|KP> “就是那起事件第一名被发现的死者。”
[22:43] <清水|KP> “然后是安东尼·福林德林,接着是艾米丽娅·寇特。”
[22:44] <里昂> “杰克和保罗呢?”
[22:46] <清水|KP> “杰克·詹姆斯嘛,倒是有听说过……就是那个啦,‘坏小子’的领头。不过我一向洁身自好,对那种人敬而远之啦。”
[22:46] <清水|KP> “保罗什么的……就不知道了。”
[22:47] <里昂> “你知道这些人和沃尔特有什么关系吗?”
[22:47] <里昂> “我猜里面大概有一两个数学系的?
[22:47] <清水|KP>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说到底我也只是了解传闻的程度啦。”
[22:48] <清水|KP> “你们去大学里问问也许能了解地更加详细一点吧。”
[22:49] <里昂> “那么说说这个案子吧,你最后一次看见沃尔特是什么时候?”
[22:49] <清水|KP> “最近是没看见啦,不过倒是三天前还回来过房间里。”
[22:50] <清水|KP> “我刚才也说了,墙壁很薄嘛,他声音又很大。”
[22:50] <里昂> “之后有什么动静吗?”
[22:51] <清水|KP> “这个嘛……大概是做了噩梦吧?大深夜的经常会发出尖叫声,那声音可凄惨了。而且最近常常这样,搞得我都睡不好。”
[22:51] <里昂> “最近?持续多久了?”
[22:52] <清水|KP> “得有两周了吧?”
[22:52] <里昂> “他有在酗酒或者嗑药吗?”
[22:52] <清水|KP> “抗议也没用,那个房东收了钱就不管事。”
[22:53] <清水|KP> “这个……你看他的样子像是没有吗?”
[22:53] <里昂> “嘿,也是。你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嗑药的么?”
[22:54] <清水|KP> “这个嘛……我也只能推测啦。”
[22:55] <清水|KP> “要说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的话……大概是三周前吧。”
[22:55] <里昂> “其他受害者也有类似的情况吗?”
[22:56] <清水|KP> “这个……你们警察应该比我要了解吧?”
[22:56] <清水|KP> “我又没见过尸体。”
[22:56] <清水|KP> “而且我也不认识那些人。”
[22:56] * 里昂 点了点头
[22:57] <清水|KP> “能说的我都说啦!”
[22:57] <里昂> “看起来是真不知道。”
[22:57] <清水|KP>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了嘛。”
[22:57] <里昂> “对了,最后还有个问题,你的姓名是?”
[22:58] <清水|KP> “托马斯·斯旺森啦。”
[22:58] <清水|KP> “如果你可以记不住我的名字,那就最好了。”
[22:58] <里昂> “感谢你的合作,托马斯·斯旺森先生。”
[22:58] * 里昂 合作加了重音
[22:59] <清水|KP> “是,是。”
[22:59] <里昂> “可能还会有后续的调查,届时还请你多加配合。”
[22:59] * 里昂 例行公事一番
[22:59] <清水|KP> 在完成问话后,几辆警车也来到了公寓前,距离里昂报案大约过去了20分钟时间,看来效率比预计地快上那么一些。
[23:00] <清水|KP> 在接替的警察接手了现场之后,加兰德也得以从屋里出来。
[23:01] <清水|KP> [里昂 心理学:一般难度]
[23:01] * 加兰德 出来后看看这一层有几户
[23:01] <清水|KP> .rh d100 心理学
[23:01] <清水|KP> [里昂 心理学:这名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前后所说的内容也十分一致。]
[23:05] * 加兰德 出来后挨个询问这里的租客,死者回来那夜是否见过死者,是否有死者朋友来找过他,然后让他们伸出舌头看看
[23:06] * 哈达莎 帮这加兰德一起询问,加快效率
[23:13] <清水|KP> 随后,沃尔特·雷斯尼克的尸体被搬运了出去送去解剖,加兰德和哈达莎选择留下来进行更加详细的询问,而里昂和安娜则驾车去了密大校园。
[23:13] <清水|KP> ————————
[23:13] <清水|KP> 沃尔特·雷斯尼克的公寓离学校并不远,大约经过数分钟的车程,两人很快便到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
[23:14] <清水|KP> 从往来行走的学生的脸上,隐隐约约可以察觉出一丝的不安,时不时也能听到学生对诅咒的传闻交头接耳。
[23:14] <清水|KP> 这一股不安的氛围弥漫在整个校园之中。
[23:17] * 里昂 直接拍住一个学生
[23:17] <里昂> “杰克·詹姆斯在哪?”
[23:17] <清水|KP> [里昂 幸运:一般难度]
[23:18] <里昂> .coc7 其实我想用威吓的 233
[23:18] <Oicebot>  里昂进行233检定: 1d100 = 90
[23:18] <清水|KP> “啊?谁啊?我不知道。”
[23:19] <清水|KP> 对方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这个拍人就问的家伙,随即走了。
[23:19] <里昂> (看不起我这凶恶的眼神么
[23:20] <清水|KP> 里昂随后又连续拍了几名从学校里走出来的学生,也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怎么的,没有一个人知道。
[23:20] * 里昂 耸耸肩
[23:21] <里昂> “看来要换个法子。”
[23:21] <安娜沃伦> “我们为什么不先去找找,校长之类的玩意”
[23:22] * 里昂 先在大学里四处转转,然后找一找那种适合做学生地下交易的小角落
[23:22] <里昂> “我和那种人合不来啊。”
[23:23] <安娜沃伦> “你的警官证和暴脾气肯定和他合得来”
[23:26] <里昂> “算了吧,我怕他和我们家Boss更合得来。”
[23:27] * 里昂 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先到处转转
[23:27] <安娜沃伦> “那一会见,我试试他能不能和我合得来”
[23:27] <清水|KP> ————————
[23:27] * 安娜沃伦 随便抓人问路往校长室那边去
[23:28] <清水|KP> 通过校内地图已经对路过学生的询问,安娜找到了行政楼的所在。
[23:29] <清水|KP> 不过,经过一番询问,校长似乎现在并不在学校,因而对方转而请行政主任前来。
[23:30] <清水|KP> 在行政办公室内的沙发上稍稍等了片刻之后,办公室的门才从外打开。
[23:30] <清水|KP> “不好意思,希望没有等太久。”
[23:30] <清水|KP> 打开门进来的是一名看上去约四十多岁,衣着得体的中年男子。
[23:31] <安娜沃伦> “当然没有,毕竟着急的不会是我”
[23:31] <清水|KP> 这名中年人看上去温和友善,但也流露出一种冷静的权威气质。
[23:32] * 安娜沃伦 换上营业式的微笑,给对面露了一下警官证,然后伸手过去“安娜·沃伦”
[23:32] <清水|KP> “布莱斯·法伦”
[23:32] <清水|KP> 男子说着也伸出手去礼貌地握了一下手。
[23:33] <清水|KP> “茶还是咖啡?”
[23:33] <安娜沃伦> “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先生——茶就好谢谢——”
[23:34] <安娜沃伦> “为了该死的谋杀案我需要你能配合 并透露一些相关人士的信息”
[23:34] <清水|KP> 法伦伸手示意你请坐,随后转向办公室后方的台子,泡上了两杯茶,在将一杯茶放到你的面前之后,他则端着另一杯茶在你对面坐了下来。
[23:34] * 安娜沃伦 端起来假装抿了一口然后放下
[23:35] <清水|KP> “如果说的是那起连续死亡事件的话,我想相关的内容我已经都向一名叫做威廉的警官说过了。”
[23:37] <安娜沃伦> “非常抱歉,但威廉现在不太方便联系,并且我有与他同样的职责和权限”
[23:38] <安娜沃伦> “所以你能不能花点时间再说一遍呢先生”
[23:38] <清水|KP> 听到你的回答,法伦皱了皱眉头。
[23:38] <清水|KP> “……不太方便联系……是么。”
[23:38] <清水|KP> “我明白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23:40] <安娜沃伦> “事情还挺多的,先说说保罗·罗杰斯吧,这人是什么情况,并且他现在在哪?”
[23:41] <清水|KP> “稍等。”
[23:41] <清水|KP> 法伦稍稍闭上眼睛,右手中指的指尖轻轻敲了两下自己的额头。
[23:41] <清水|KP> 在片刻之后,他重新睁开眼睛。
[23:42] <清水|KP> “保罗·罗杰斯的话,现在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所以我也不清楚他在哪里。”
[23:43] <安娜沃伦> “没有联系了?具体解释一下”
[23:43] <清水|KP> “就在一年前,他因为作弊的原因,被我们学校开除了。”
[23:44] <安娜沃伦> “那有他的住址或者什么联系的方式么?”
[23:45] <清水|KP> “在被开除前,他曾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不过我想他现在肯定不在那里了。”
[23:46] <清水|KP> “联系方式的话。”
[23:46] <清水|KP> 一边说着,他一边摇了摇头。
[23:48] <安娜沃伦> “如果他的老师或者谁关心过他的社交生活的话,能帮我问问他有过什么朋友之类的人么?”
[23:49] <清水|KP> “我尽量吧。”
[23:50] <清水|KP> 法伦虽然那么说,不过任谁也能听得出言下之意大概就是不会花时间去做这间麻烦事的意思了。
[23:51] <安娜沃伦> “那么下一个,玛丽克劳森,安东尼弗林德林,以及艾米利亚寇特,这几个人哪个是住学生宿舍的?我可能需要一些现场调查——”
[23:52] <清水|KP> 在听到这些名字后,法伦又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23:53] <清水|KP> “安东尼和艾米丽娅曾经是住学生宿舍的,不过他们的事情也已经是好几周前的事情了,在负责的警官说可以后,我们就收拾掉了。”
[23:56] <安娜沃伦> “那还是真...麻烦,玛丽的住址你知道么,虽然我不抱啥希望”
[23:56] <清水|KP> “我可以给你地址,不过我想应该也早就完成调查了。毕竟是第一起案件,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23:57] <清水|KP> 一边说着,法伦再次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随即从笔记本上写下一串地址,然后将纸撕了下来,交到你面前。
[00:01] <安娜沃伦> ”没关系,现在说说另一个事,一群嗑药到脑子发疯闹事的年轻人,我怀疑和贵校的一些学生有关——当然不只是怀疑了,杰克詹姆斯在这就读对吧?说说他”
[00:01] <清水|KP> “确实。这件事情也是我希望你们能去解决的问题。”
[00:03] <清水|KP> “大约是一个月前,有某种毒品在学生间传播,我们也十分重视这个问题,事实上,这个毒品已经引起了两件值得注意的事情了。”
[00:03] <安娜沃伦> “比如?”
[00:04] <清水|KP> “其一是威利斯·卡特。”
[00:04] <清水|KP> “他曾经时我们校队内最有名的橄榄球明星,但是后来不知从什么途径沾染了毒品。”
[00:05] <清水|KP> “因此还闹出过暴力事件,最后被学校开除了。听说他原本富裕的家庭也因此和他断了联系。”
[00:06] <清水|KP> “另一个是我自己系内的学生。”
[00:06] <清水|KP> “沃尔特·雷斯尼克”
[00:07] <清水|KP> “原本是一名心地善良,成绩优异的学生,不仅十分受系内同学的欢迎,也十分受到教授们的喜爱。”
[00:08] <安娜沃伦> “嗯嗯”
[00:08] <清水|KP> “然而最近却好像变了个人,时常和人起冲突,性格也变得十分乖僻。”
[00:08] <清水|KP> “而且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上课了。”
[00:09] <安娜沃伦> “他有什么走得比较近的人么?人不大可能无缘无故就变个样子”
[00:09] <清水|KP> “这个部分,也许你去问问和他同系的同学比较好。”
[00:10] <安娜沃伦> “那杰克詹姆斯呢?有人说他在买药,尽管不一定是你说的那种”
[00:12] <清水|KP> “建筑学院二年级的学生,不过我对他的具体情况不太了解,我们没怎么见过面。”
[00:12] <清水|KP> “好了,差不多就到这里吧,警官。”
[00:12] <清水|KP> 说着,法伦站起身来,身前桌子上的茶杯也已经空了。
[00:13] <安娜沃伦> “行吧,仍然感谢你的配合”
[00:13] <清水|KP> “接下来我还有一些事情不得不处理,谢谢你的理解。”
[00:13] <清水|KP> 法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你先走。
[00:16] * 安娜沃伦 看一眼茶长啥样是不是有点黏
[00:16] <清水|KP> 茶只是很普通的茶水,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00:16] <清水|KP> “警官,我希望你在校内的调查不要太招摇了。你也知道最近校内的氛围有些紧张,如果你能理解的话,我会十分感激的。”
[00:17] <安娜沃伦> “你放心,关于这事我们已经有共识了”
[00:17] * 安娜沃伦 走人
[00:18] <清水|KP> 在点了点头之后,他也随着你的身后走出了办公室。
[00:18] <清水|KP> ————————Save————————
“F’istorum etta relgelis monad kondor
          P’htagn ai ai m’lkunda
       etta voris yon vombis ai ai
            Aklo si’azasta toroth
      ai ai y’lgnhu finitie mortis ai
     f ’thagn ai kondor mortis idi ai”
————————————————————————————
COC6版玩家用整合手册V1.7
COC7th全自动计算卡人物卡V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