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二幕  (阅读 235 次)

副标题: 东方慢车谋杀案

离线 一心求死

  • 神河之主大口绳
  • 偶像
  • ****
  • 帖子数: 989
  • 苹果币: 6
【LOG】无敌大侦探之护国圣兽·第二幕
« 于: 2019-02-24, 周日 21:19:01 »
20:59<民国大马甲> ---------------------------------火车继续前行-----------------------------------
21:00<民国大马甲> 清晨5点,随着一声尖叫唤醒了列车上睡着的乘客们
21:01<民国大马甲> 率先穿过车厢赶到现场的大侦探叶宵看到了一起凶杀案现场
21:03<民国大马甲> 乘客也逐渐醒来,但被你隔绝在现场之外
21:04<民国大马甲> 列车员见你气度不凡,随着来的几位也不像平民百姓,斗胆发问:“您是……?”
21:06<叶宵> “一剑东来,声震寰宇——中华民国大·侦·探(第二),叶宵,就是我了。”
21:06<民国大马甲> “叶宵……什么!难道就是那个侦破火车站分尸案——!”
21:07* 叶宵 点头,点点头,点点点头
21:07* 余曼丽 在一旁揉了揉额角……
21:07<民国大马甲> 列车员看起来有点兴奋(?),“好的!我一定帮你维持秩序!请放心查看吧!”
21:08* 严学仁 看看同一车厢的乘客都有什么人
21:08<民国大马甲> 他赶紧让赶来的其他列车员去叫车长,自己则挡在通道口:“办案呢,暂时不能通过!”
21:08<叶宵> “我们要在下一个大站之前把这个案子破了”
21:08* 叶宵 告诉列车员和同行人们
21:09<民国大马甲> 厕所在两节车厢的中间,前面是你们的包厢,后面一节是硬座
21:11<叶宵> ”我们先来仔细调查一下现场吧”
21:11<民国大马甲> 严学仁扫了一眼,后面一节硬座上大多是普通乘客,但有一人让你觉得有些眼熟……
21:11<余曼丽> “又能看到叶先生一展身手了。”
21:12<民国大马甲> 罗斌已经提来了工具箱,戴上手套和口罩,虽然他不是专业的侦探,但有一定医学知识
21:12<民国大马甲> 在协助时很认真,基本不说话*
21:13<民国大马甲> 但遇到关键信息时还是会提出来的!
21:13<叶宵> “唉,师傅说过,这种身手不显为妙,然而,当仁不让也是大侦探的信条。
21:13<叶宵> “罗先生麻烦帮我一起检查一下尸体”
21:14* 罗斌 点点头,已经准备好工具
21:15* 严学仁 不动声色,跟没看到一样
21:15<民国大马甲> 初步检查结果:该男子死因是后颈被锥子刺穿
21:16<民国大马甲> 现场无打斗痕迹
21:16<罗斌> “这是明显的谋杀,一击致命。”
21:16<叶宵> “呼,也没有中毒的症状”
21:17<民国大马甲> 手法很精妙,杀人者拥有相当的医学知识——或者说杀人知识
21:17<余曼丽> “嗯……”
21:17<叶宵> “凶手要么手段极高”
21:18<叶宵> “要么就是他最意想不到的人。”
21:18* 余曼丽 看看厕所内狭小的空间,比照一下尸体倒下的姿势
21:18<叶宵> “当然,更可能两者都是。”
21:18<罗斌> “也许是熟人所为。”
21:18<民国大马甲> 余曼丽发现他面朝内倒下,也就是背对门
21:19* 叶宵 尝试找找凶器是否在现场
21:19<严学仁> “死者应该还有三个同伴……”
21:19<民国大马甲> 严学仁刚提,就听到旁边列车员说话:“侦探正在办案,不能……噢噢十分抱歉!您请,您请!”
21:20<民国大马甲> 从让开的道路,昨天你们看到的死者的三个同伴(日本人)走了过来
21:21* 叶宵 脸色一沉
21:21<民国大马甲> 为首者刚才亮出来的证件证明他是日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拥有最高的便利
21:21* 叶宵 心想此事不好办了
21:22* 叶宵 “原来是日本大使……”凑近看证件上的名字
21:22<民国大马甲> 他姓石井
21:23<叶宵> “哦,大使馆的石井先生,你好。”
21:23<民国大马甲> “我们的一个同伴失踪了。听说他被害了?!”他说着中文,显然是个中国通
21:24<叶宵> “没错,就在这里,但是请你不要碰,为了找出犯人我们必须最大程度地保护现场”
21:24* 叶宵 让出半个身位让他看到厕所里面的情况
21:25<民国大马甲> 叶宵这一挡一闪的功夫
21:25<民国大马甲> 让罗斌发现死者手里抓着一枚扣子
21:25* 罗斌 皱皱眉头,侧了一下身子挡下视线,趁机把扣子拿下
21:26<民国大马甲> “八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人被杀害了,当然要由我们来解决问题。让开!”
21:26<叶宵> “按照你们租界里的规矩是没错,但是你们现在既没有检证工具,也没有专业调查人员”
21:26* 罗斌 趁没人在意把扣子攥手里,斜眼瞥了一下进来几个人——的衣服
21:27<叶宵> “再说了……他死之前没有任何反抗——”
21:27<叶宵>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21:27* 叶宵 咬紧牙关,盯着对方
21:27<民国大马甲> “什么意思?”
21:27<民国大马甲> 他们的扣子倒都是完好的
21:28<叶宵> “说明他死得没有防备,也就是说,杀他的人很可能是他最不设防的人”
21:29<叶宵> “而这列火车上,符合这个条件的人”
21:29* 叶宵 朝他比划了一下
21:29<民国大马甲> “一派胡言!我看你是存心捣乱!”
21:30<民国大马甲> 这时车长赶忙跑过来:“诸位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21:30* 罗斌 趁这功夫打量一下扣子的造型
21:30<叶宵> “我只是希望贵国的外交人员不要不明不白的冤死在我国的火车上”
21:30* 叶宵 指了指罗先生
21:30<民国大马甲> 黑色圆扣子,应该是外衣上的
21:31<叶宵> “你看,我们有完善的调查工具,而我也是专业的侦探”
21:31<叶宵> “你要是觉得不放心,你大可以和我们一起进行调查。”
21:32<民国大马甲> 为首的还想发作,但被后面两人耳语一下
21:33<民国大马甲> 车长也一个劲说好话:“这位石井太君,出这么大的事真是……十分抱歉!但现在列车还在行进……”
21:34<民国大马甲> 石井眼睛一转:“好!听说你也是和民国政府合作过的侦探,我同意你随行调查。”
21:34<民国大马甲> “但要由我方来主导方针!”
21:35* 严学仁 不由得紧张起来
21:35<叶宵> ”你要相信我们的专——”
21:35<余曼丽> “凶手很可能还在车上,大使先生应该以自己的安全为要,寻求列车长的保护。”
21:35* 叶宵 想了想,还是避免对抗
21:36<余曼丽> “您提出方针,叶先生会执行的。”
21:36<民国大马甲> “嗯?你又是?”他显然知道余曼丽是谁,但还是假惺惺的提问
21:37<余曼丽> “啊……忘了介绍了。”
21:38* 余曼丽 掏出证件递给石井
21:39<民国大马甲> “!原来是余小姐,对于能解决这次事件我更有信心了。”
21:39<余曼丽> “我方会全力协助,先生还需要其他保证吗?”
21:40* 余曼丽 欠身行礼,“感谢您的信任。”
21:41<民国大马甲> “既然有政府的人在,之后也就更方便了。那么来调查这悲惨的事件吧。”
21:41<叶宵> ”嗯,罗先生有什么发现吗?”
21:42* 叶宵 转过头看还在忙着调查的罗斌
21:42* 罗斌 把扣子拿出来
21:42<罗斌> “这是从死者手上拿到的。”
21:43* 严学仁 一瞬间想伸手拦住
21:44<民国大马甲> “哦哦!这是重要证据!”
21:45<民国大马甲> “车长,我们要马上开始调查,请配合。”
21:45* 罗斌 把其他的发现暂且不说。
21:45<民国大马甲> 车长自然没话说,车上死了日本大使的随行人员,追究起来要掉脑袋的
21:46* 严学仁 凑到叶宵旁边,小声嘀咕“等下你要控制住局面,别变成第二个中村事件……要不要试着证明一下那个是自杀的算了……”
21:46<民国大马甲> 车长:“呃~诸位旅客,刚才车上发生了一起事件,请配合调查!您请,您请。”
21:47<叶宵> (w)“唉,你还是这么喜欢耍这些小聪明”
21:47<严学仁> “这是大局……大局……”
21:47<民国大马甲> 三个日本人要开始调查旁边硬座车厢的人
21:48* 罗斌 悄悄跟叶宵说
21:48<罗斌> “我还在这里搜索一下,你跟上他们吧。”
21:48<民国大马甲> 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发现者
21:48<叶宵> (w)“一切只能看事件怎么发展了,我能答应你的只有找出真相,至于后面的事情……已经超过‘侦探’的营业范畴了”
21:48* 叶宵 跟着过去
21:48* 余曼丽 对叶大侦探耳语道,“人怎么死的并不太重要,该搞清楚那个石井葫芦里卖什么药。”
21:49* 罗斌 等那些人散开后,开始仔细搜索厕所内部
21:49* 叶宵 点点头,和余曼丽过去
21:50<民国大马甲> 第一发现者刘先生:“我刚才起夜,一开门就看到人躺在那。之后我叫了一声,列车员就来了,然后各位也就到了……”
21:50* 严学仁 看了一眼那个疑似是自己同志的人,随时准备接应一下
21:51<民国大马甲> 日本人又翻看了一下他的行李,没什么可疑
21:51<民国大马甲> 这时严学仁发现那个男子刚才还在假睡。现在大家都醒了,他也醒过来,摸了一下盖在腿上的外衣……
21:52* 严学仁 稍微凑近一点看看扣子的样式
21:52<民国大马甲> 然后他轻微的一皱眉,把那件外衣往行李包里放了一下
21:52<民国大马甲> 【是一样的扣子】
21:53<民国大马甲> 此时日本人们正在检查其他乘客,主要是看扣子是否缺损
21:53* 严学仁 转回头去找罗斌
21:57* 严学仁 探头看看罗斌
21:57<严学仁> “先生,有什么发现吗?”
21:57* 罗斌 正在死者想要试探的位置摸索
21:58<罗斌> “死者可能想在这里寻找什么关键物品——”
21:58* 罗斌 伸手——
21:59<民国大马甲> 罗斌检查了一下他可能翻找的地方,只从缝隙处扣出一点纸边——应该是有人在这放了张纸条,但现在被掏走了
22:00* 罗斌 仔细检查一下这纸条的质地
22:01* 严学仁 瞥了一眼外面的情况,突然放声尖叫“啊,诈尸了!”
22:01<叶宵> “啊,什么?!”
22:01<余曼丽> “?!”
22:01* 严学仁 赶紧揉揉眼睛,揉出一些眼泪来
22:01* 叶宵 还在想第一发现者的事情,被吓了一跳
22:02<罗斌> “什么?”
22:02<民国大马甲> 日本人们也赶忙回身
22:02* 罗斌 也吓了一跳,转头看
22:02* 严学仁 腿一软噗通坐在地上
22:02<民国大马甲> “在叫什么?!”
22:02<严学仁> “我看那个……那个刚才动了一下……”
22:03<叶宵> “动了一下?死后神经反应吗……?”
22:04* 叶宵 急急忙忙再检查一遍尸体
22:04<严学仁> “横死了不会真闹鬼……鬼……吧”
22:04* 罗斌 走过来来回看了一下
22:04<叶宵> “严同学……你好歹也学过科学吧”
22:04<罗斌> “……咳,学生这种场面见得少,只是火车的颠簸罢了。”
22:04<余曼丽> “这孩子吓坏了吧,说什么傻话……”
22:05* 严学仁 还是扭开头不敢看尸体,缓缓挪出厕所
22:05* 罗斌 踏踏地面,发出哐哐的铁皮声
22:05<严学仁> “真……不是诈尸啊……”
22:05* 叶宵 没搞清状况,被吓了一跳,有点不满意
22:05* 余曼丽 递了手帕给严君,把她扶起来
22:05<民国大马甲> 石井太君很不高兴,“福本,你看着这里吧。”另一个人点点头留下
22:05<民国大马甲> “其他人,回去搜索地!”
22:06* 严学仁 接着手帕擦脸的功夫,又瞥了一眼同志那边
22:06<罗斌> “我看,让死者这么放着也不好,既然是你们的同伴不如先把尸首收起来。”
22:06<民国大马甲> 等你们再次回到车厢,那个男人刚才还拿着的外衣已经消失了
22:06* 叶宵 看了看,想了想
22:07* 叶宵 叹气
22:07* 余曼丽 顺着视线瞥过去……
22:07<民国大马甲> 福本觉得罗斌说的有道理,请示了一下,石井本来不想同意,但情面上还是让列车员帮着抬回去了
22:09<民国大马甲> 列车在下午两点半停靠下一站,你们折腾到上午9点多搜完这节车厢,也没多发现
22:09* 罗斌 看这里也没什么需要搜索了,把工具收好
22:10<叶宵> “估计犯人早就处理好被扯下扣子的衣服”
22:11<余曼丽> “也没有发现凶器。”
22:12<叶宵> “嗯”
22:12<叶宵> “而且这里是火车上”
22:13<叶宵> “只要在火车路过荒郊野外的时候朝外面一扔,然后趁火车到站混入人群,凶手就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
22:13<罗斌> “严君对这件事怎么看的呢?”
22:13<严学仁> “不如从动机考虑……先生好像找到了纸条的残余”
22:13<民国大马甲> “波多野君临死时奋力抓到的证据肯定有用,如果现在没有发现,只好停车后通告上级!到时通通走不了。”
22:15<民国大马甲> 石井在那边发怒,列车长一个劲鞠躬
22:15<罗斌> “就像他们在吼的那样,我找到的也只是残片。”
22:15<严学仁> “嗯……”
22:16<严学仁> “你们大概也看到了……我待会去打听一下。但话说在前头,这次的真相怎样都好,但唯独不能是给日本一个干涉华北的借口”
22:16* 严学仁 摇摇头打量日本人那边
22:17<罗斌> “跟那个有关系吗……虽然我也觉得那些日本人有些不妥。”
22:17<严学仁> “说不好,有备无患吧”
22:17<严学仁> “我去去就来……”
22:18* 叶宵 两手一摊
22:18<叶宵> “这种案子……”
22:18* 严学仁 找机会溜过去接一下头
22:19<余曼丽> “这伙日本人太过蹊跷……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冲我们找的东西来的。”
22:20<民国大马甲> 趁着日本人搜其他几个包厢的时候,严学仁捡了个那男人落单的时候凑过去
22:21<叶宵> ”其实既然黄四强说东西在逊皇帝手上,日本人专程来找我们的可能性不大”
22:21* 严学仁 走过去,点点头
22:21<严学仁> “表叔,没想到在这碰上您了……刚才看到死人吓了我一跳,都没看到您”
22:22<严学仁> “诶呀,不记得我了,我是小严啊”
22:22<民国大马甲> 他警觉地眨眨眼:“哎——真没想到。小严好久不见了。”
22:23<严学仁> “表叔你这是回家去?路上碰到这种晦气事真是……唉,一言难尽……”
22:23<严学仁> “有什么能帮忙的?找人来去去邪气?”
22:24<民国大马甲> “啊……不用了。你也是,自己在外小心一点。”
22:25* 严学仁 又压低一点声音
22:25<严学仁> “真不用啊……那我就放心了。不过表叔,这人说死就死了,你有听见什么动静没?”
22:25<民国大马甲> “我睡得沉。【不是我干的。】”
22:26<严学仁> “出门在外还是惊醒点好,免得有什么东西丢了都不知道……我先走了,咱们家里见”
22:27* 严学仁 寒暄两句又退了回去
22:29<严学仁> “叶宵,那个人坚持不是他干的,这点我觉得可信……”
22:30<叶宵> "反正你想要的也不是真相”
22:30<严学仁> “嘿嘿嘿……”
22:30* 严学仁 蹭蹭鼻尖
22:30<叶宵> “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至少要先把那些搞清楚”
22:31<民国大马甲> 你们又重新跟上日本人的脚步
22:33<民国大马甲> 过了开始那阵,越来越觉得他们不为死去的同伴伤心
22:33<民国大马甲> 而是在专注于找东西
22:33<叶宵> (w)“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好像日本人也不关心真相”
22:34* 叶宵 对严学仁讲
22:34<严学仁> “所以只有你是大侦探啊……”
22:35<严学仁> “但纸条……看过就被销毁的可能性也很高,他们不会真的只是在找缺扣子的人吧”
22:35<罗斌> “嗯……果然是特务吗。”
22:35<叶宵> (w)“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是想说受害人’如厕’的理由”
22:35<叶宵> (w)“这才是本案最大的疑点”
22:36<严学仁> “预定的接头地点……?”
22:36<民国大马甲> 三个包厢反过来,现在这节车厢只剩下两个包厢没被搜过……
22:37<民国大马甲> “余小姐,抱歉,我们能否查看一下您的包厢!”
22:37<余曼丽> “没有问题。”
22:37<叶宵>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22:38* 叶宵 反过来问对方
22:38<民国大马甲>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这两节车厢也只有你们的包厢没搜过了。”
22:39* 叶宵 点点头
22:39<余曼丽> “请几位跟我来。在那之后,也请查看一下大使先生的包厢,车上这么乱,如果这段时间有什么闪失就不好了。”
22:39<叶宵> ”嗯……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灯下黑’”
22:41<民国大马甲> 石井:“不要说笑!我们的同伴死了,为何还要搜索自己的车厢!”
22:42<叶宵> ”一方面像余女士说的,现在车上很乱,说不定凶手做了什么”
22:42<叶宵> “保险起见应当搜查一遍”
22:42<余曼丽> “先生您是火车上最重要的人物,如果凶手趁搜查的混乱潜入您的包厢做了什么手脚,我们又没有发现,那可担待不起呀。”
22:43<叶宵> “另一方面就像我一开始提到的,虽然只是假设,但你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嫌疑”
22:43<叶宵> “首先要确保自己人真的都是自己人才对”
22:44<余曼丽> “做个安全检查也并没什么不妥,您说呢?”
22:44<民国大马甲> 石井眼睛一转,忽然皮笑肉不笑:“好!叶先生说的也有道理。那么就都查一遍吧。”
22:45<罗斌> “要做的话建议你们尽快了。”
22:46<民国大马甲> 你们的行礼也都自行展示了一下,没什么可疑的地方,最后到日本人的包厢里
22:46<民国大马甲> 那个叫波多野的死者盖着白布放在座椅上,福本守在门口
22:46<民国大马甲> 见你们过来,他一眨眼:“石井君,有什么发现吗?”
22:47<民国大马甲> 石井:“还没有。现在要搜索我们的包厢。”
22:47<民国大马甲> 福本:“……有这个必要吗?”
22:48<民国大马甲> 石井让开一步,“政府的余小姐和叶侦探都说有必要。”
22:48<余曼丽> “并没有怀疑诸位的意思,只是例行公事。”
22:49<民国大马甲> “现在波多野的遗体还在里面,是不是不合适……”他还想阻拦一下
22:49<民国大马甲> 石井:“遗体之后会运回本国进行隆重的葬礼,现在还是满足一下他们的要求!”
22:49<民国大马甲> 福本让开车厢门
22:50<余曼丽> “叶先生请。”
22:50* 叶宵 带上手套和罗斌进去
22:50* 罗斌 进入车厢
22:51* 罗斌 四下环顾
22:51* 叶宵 先找各种犄角旮旯
22:51* 余曼丽 在他们搜查时留心着石井和福本的反应
22:52<民国大马甲> 叶宵打开死者的行李
22:52* 罗斌 检查车厢的各个细处
22:52<民国大马甲> 石井在期待着什么,福本则没什么表情
22:53<民国大马甲> 在死者皮包的夹缝里,叶宵忽然发现一张【字条】!
22:53* 叶宵 一件一件仔仔细细往外——
22:54* 叶宵 先看看字条
22:55<民国大马甲> 当着众人的面你打开字条,上面的内容让你一惊!
22:56<罗斌> “这是什么?”
22:56<民国大马甲> 虽然只是几行数字,但在你大侦探的脑内进行检索后,迅速对应上了
22:57* 叶宵 脑门快速闪过各种信息
22:57<民国大马甲> 是【日期】和【方位】
22:58<民国大马甲> 还有一组代号你并不清楚,但很可能是【部队番号】
22:59<叶宵> ”嗯?小纸片?”
22:59* 叶宵 下意识觉得不能点明内容
23:00<民国大马甲> 而且这张纸片的边角“有破损”
23:01<民国大马甲> 石井:“!”
23:01<叶宵> “嗯……这是数独吗?我听说日本挺流行的?”
23:02<余曼丽> “石井先生知道这是什么吗?”
23:03<民国大马甲> 石井:“这是我国机密。”他伸手拿过来
23:03<民国大马甲> 福本:“搜完了吧。也没有其他发现。”
23:03<叶宵> “诶。”
23:05<民国大马甲> 石井:“很可惜,看来得等下午停车后,继续扩大搜索了。”
23:06<罗斌> “等一下。”
23:06* 罗斌 拿出那张碎纸
23:06* 罗斌 往纸片上拼上
23:06<叶宵> “这个是?”
23:06<罗斌> “喔,真是凑巧呢。”
23:06<民国大马甲> 完全拼上了
23:06<余曼丽> “怎么回事?”
23:07<严学仁> “大日本国的机密都是保存在火车厕所里的吗?”
23:07<罗斌> “这是在凶案现场找到的。”
23:07<民国大马甲> 石井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什么……”
23:08<罗斌> “死者想要从厕所找到什么东西——”
23:08* 罗斌 蹲下来把死者的手举起来,展示他指尖上的痕迹
23:08<罗斌> “在那个位置找到的则是这张纸条的残片——而纸条的本体则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了。”
23:09* 罗斌 看眼叶宵
23:09<余曼丽> “发现死者时他手里并没有纸条。”
23:09<民国大马甲> 叶宵脑内迅速的画面闪过,现场灯光黯淡,忽然你心中的“探照灯”指向一人!
23:10<余曼丽> “呒,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23:10<叶宵> “说明一个问题”
23:10<叶宵> “凶手就是你了。”
23:11<余曼丽> “凶手把纸条拿走了,确实是自然的联想呢。”
23:11<叶宵> “这位并不太情愿我们来搜查的福本先生”
23:12<民国大马甲> “!”
23:12<民国大马甲> 所有人都看向他
23:13<民国大马甲> 福本:“不要胡说!出卖我大日本国情报的,显然是波多野!”
23:13<叶宵> “哦?你怎么知道波多野是在‘出卖’情报?”
23:14<民国大马甲> 石井:“福本君,回答问题。”
23:15<民国大马甲> 福本:“……很简单,他深夜去与人接头,结果被接头人杀掉。”
23:16<严学仁> “接头人从背后偷袭他?”
23:17<叶宵> “如果是这么做,他的手就不会是那样沾满灰尘了”
23:17<民国大马甲> “肯定是他和接头人起了冲突,然后他抓住接头人的扣子,就这样被刺死了。”
23:18<罗斌> “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
23:18<严学仁> “致命伤可是在脑后啊……”
23:18<罗斌> “抓住对方的扣子也不可能变成从背后被锥子插入后颈。”
23:19* 余曼丽 带着混有同情和尴尬的神情看福井
23:19<民国大马甲> “……可我并没有那种扣子,再搜一遍沿路线!肯定是那男人扔下车了!”
23:19<叶宵> “当然扣子不会是你的”
23:20<叶宵> “因为波多野被人从后面一击致命”
23:20<叶宵> “根本不会有机会抓下扣子。”
23:21<民国大马甲> “那为什么怀疑我,车上每个人都有可能——包括你!”
23:22<余曼丽> “这个就需要回答,纸条为什么会在波多野留在车厢的皮包里呢?”
23:22<民国大马甲> “……就像你刚刚说的,可能是其他人——那个接头人,塞回来的。”
23:23<叶宵> “然而有机会做这一切的只有你
23:24<叶宵> “从发现死者到运回包厢这一段时间内,只有身为看守的你监守自盗,才有可能不被发现”
23:24<余曼丽> “带回波多野的尸体并且一直守在车厢的,不就是你吗?”
23:25<民国大马甲> 石井:“我一直怀疑我们当中有人出卖我国机密……”
23:27<民国大马甲> 福本:“请相信我,出卖机密的人并不是我……!”
23:28<民国大马甲> 他特别强调出卖机密
23:29<叶宵> “这样说,为什么出卖的机密在你手上”
23:29<民国大马甲> “这……”
23:30<叶宵> “假设波多野和对方接头,完成了交易,这张纸条就应该在对方手里,而不是你”
23:31<余曼丽> “一定是福本出卖机密被波多野撞破,杀人灭口。”
23:31<民国大马甲> “等一下!还有可能,是波多野后悔了,他取消了交易把纸条拿回来,再过去接头时被杀了……”
23:31<民国大马甲> “一次。”旁边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人突然开口了:“他只出去过一次。”
23:31* 叶宵 转过头
23:32* 余曼丽 目光落到那人身上
23:33<民国大马甲> 福本脸色一变:“严,你陷害我!”
23:33<民国大马甲> 那个一直很少话的人,竟然也姓“严”,他的中国话也没有日本硬腔
23:34<叶宵> “?!”
23:34* 余曼丽 视线飘向另一位严君
23:34<叶宵> “咳,既然你们的严先生也作证了,那么你的假设也就不成立了”
23:35<民国大马甲> 石井:“他有什么理由陷害你?难道他也在出卖机密吗?”
23:35<民国大马甲> 福本:“这……!”
23:37<民国大马甲> 石井:“别给我们大日本丢脸了。严君,收他的枪。”
23:38<民国大马甲> 那人上前伸手,福本从怀里掏出枪,【丢】给了他
23:38<民国大马甲> 与此同时一瞬间,他右袖口里弹出一根【长锥】!
23:39* 罗斌 眼疾手快,从旁边一掌劈中福本手腕!
23:39<民国大马甲> 他一锥刺向石井颈部
23:39* 余曼丽 一把拉开石井
23:39<民国大马甲> 但啪!的一声
23:40<民国大马甲> 他的攻击被罗斌劈开
23:40* 叶宵 一脚朝福井下巴踢过去
23:40<叶宵> “凶器也不用找了”
23:42<民国大马甲> 石井:“你疯了吗!”
23:42<余曼丽> “大使先生,您身边还真是危险。”
23:42<民国大马甲> 福本:“你们这些阻碍大日本帝国的人,才是疯了!”
23:42<民国大马甲> 他一甩手又扑上去
23:44* 余曼丽 挡在石井前面,拔枪射击
23:45<民国大马甲> 狭小的空间内子弹并不好使,他一低头已经蹿到余曼丽近前
23:45* 叶宵 从侧面一招铁山靠
23:46* 叶宵 健步追上去一套快拳从他腹部一路打到头顶
23:46<余曼丽> “啧!”
23:47<民国大马甲> “咕……扑……”
23:47<叶宵> “呼……姑且不算外交事故吧?”
23:47* 叶宵 问余曼丽
23:48* 叶宵 从罗斌那里接过绳子把福本绑起来
23:48<民国大马甲> 那个叫严的“日本人”轻笑了一下,他手中一直握着刚扔过来的枪……
23:48<余曼丽> “按说贵国的家务事我们不该插手太多……”
23:48<罗斌> “大使还安全,而且这是他们自家的事。”
23:50<民国大马甲> 石井:“让诸位见笑了!”
23:51<叶宵> “好了,又一件案件水落石出。”
23:51* 叶宵 叉腰
23:51<罗斌> “解决便好。”
23:51<民国大马甲>
告     破!
[/font][/color]
23:53<民国大马甲> ----------午后
23:55<民国大马甲> 你们看管着凶手,他之后一言不发
23:56<民国大马甲> 列车停靠在常州站
23:57<民国大马甲> 石井:“之后就不劳烦诸位了。对你们的协助表示感谢!”
23:58<民国大马甲> 他很快进行联络,尸体和犯人都被逮走了
23:59* 罗斌 卷起纸烟点着
00:00<民国大马甲> 石井和严也和你们告别,要下车了
00:00* 严学仁 偷偷打量着两个使馆人员
00:00<叶宵> “再会?”
00:00<罗斌> “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呢。叶君把纸条的内容记下来了吗?”
00:01* 叶宵 选来选去也只能说这个词
00:01<民国大马甲> 石井没多表示,只是微微一低头,转身下车
00:01<民国大马甲> 严:“祝各位之后一路顺利了。”
00:01<民国大马甲> 这个中国人?日本人?和你们告别,和严学仁对上了一下眼神,之后也随着石井下车了
00:02* 余曼丽 目送两人离开,“叶先生,这事你怎么看?”
00:02<叶宵> “我觉得,纸条的事情我还是忘了比较省心”
00:03<民国大马甲> 等车再开动起来时,车上那位“表叔”也不见了
00:03<叶宵> “不过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和罗先生一起整理一下这个案件”
00:03<余曼丽> “现在想着省心,有些晚了……”
00:04<严学仁> “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也发生着很多事情啊”
00:04<民国大马甲> 叶宵刨除了其他因素,为你们重演了一下案件过程——
00:05<民国大马甲> 真正在往外传递情报的,就是波多野
00:06<民国大马甲> 他在凌晨4点出去后将纸条藏在厕所内,可这时被从后面跟过来的福本杀了
00:08<民国大马甲> 之后他把扣子放好,把纸条收好回到包厢
00:09<民国大马甲> 他想让人将波多野的死和“表叔”联系起来,但被严学仁的行动破坏了
00:10<民国大马甲> 转而他将字条藏回到波多野的行李内,只是没想到角被撕破一点留在了缝隙里
00:11<民国大马甲> 这应该是事件的真相,之后的内容皆为你的推理,你这样思考:
00:12<民国大马甲> 这四个日本人至少分为两派
00:12<民国大马甲> 福本因为某种考虑,要将【波多野的死嫁祸给中国人】
00:13<民国大马甲> 而石井反而利用他的花招,将【福本从小队内剔除】
00:13<民国大马甲> ……政治还真是复杂
00:14<叶宵> “……复杂,我现在有点觉得有点理解师傅为啥要突然撂挑子不干了”
00:14<罗斌> “牵扯到政治阴谋,就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00:15<严学仁> “没有变成最糟糕的结果还算不错,不愧是大侦探”
00:16<余曼丽> “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仍然不清楚……纸条上的东西,叶先生记住了吗?”
00:17<叶宵> “哼,反正师傅叫我埋首于真相啦”
00:17<余曼丽> “还有,情报的买家又是谁呢……”
00:17<民国大马甲> 总之一案告破,这只是寻龙路上的一件插曲
00:18<民国大马甲> 两天之后——
00:18<民国大马甲> 天 津 站
00:18<民国大马甲> 随着日落余晖,你们下车伸展一下肢体
00:19<罗斌> “终于到了。”
00:19<叶宵> “火车就是这种越坐越累的东西”
00:20* 叶宵 喀拉喀拉活动关节
00:20<余曼丽> “今天不早了,先找地方休息吧。”
00:21<严学仁> “我先回家了,有缘的话……说不定还会巧遇呢”
00:21<民国大马甲> “您了几位去哪啊?”刚出站,就看到一行蹲着等活的车夫
00:23<余曼丽> “嗯……我想想,落脚的话,你们这儿的利顺德应该不错?”
00:24<民国大马甲> “那可是大宾馆了!就是和您几位这样的贵人!”
00:25<民国大马甲> “来大主顾了!”他一招呼
00:25<民国大马甲> 旁边几个车夫也都起来,擦擦座椅,压低车杆
00:26* 叶宵 跟着坐上去
00:27<叶宵> “不愧是干你们这一行的”
00:28* 余曼丽 放好行李坐上一辆
00:28* 严学仁 另外叫了一辆胶皮车,先回家一趟
00:29<民国大马甲> 你们三人被拉出火车站,一路向东
00:29<民国大马甲> 路过海河边上,还能看到有撂跤的
00:30<民国大马甲> 当时中国最大城市之一,有些类似上海的感觉,但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
00:30<民国大马甲> 傍晚从入海口那边吹来的风,卷起一张落在地上的通缉令
00:31<民国大马甲> [通缉 燕子李三 大洋一百块]
00:32<民国大马甲> ------------------------------通缉令上的头像扣在镜头上------------------------------
00:33<民国大马甲> 下周主题为日本大使馆盗宝,大侦探请燕子李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