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跨年团】客星动  (阅读 332 次)

副标题: 新年的第一发LOG属于我哒!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84
  • 苹果币: 0
【跨年团】客星动
« 于: 2019-01-01, 周二 01:30:21 »
<忌话图|DM> ----------------------------------------
<忌话图|DM> 月出鲁城东,明如天上雪。客星动太微,剑鸣应秋节
<忌话图|DM> ----------------------------------------
<忌话图|DM> 岁星流转,又是十二年一度太微剑宗开山之期,无逢山下原本并无人族定居,但算着剑宗收徒之期降至,自然就形成了一座庞大的墟市
<忌话图|DM> 可谓是摩肩擦踵,人山人海。
<忌话图|DM> 其中真来拜山投师的还是少数,趁机要赚一笔的商人倒是多的
<忌话图|DM> 不过随着开山之期在即,商人们也自觉地撤离山门五里之外,以示尊重
<忌话图|DM> 山门前只留下两万上下的学剑门生
<忌话图|DM> 远远听得云外有玉磬轻响,紧接着就是一声龙吟般的剑鸣,门生们不由地仰头遥望天上,只见先前一直横锁半空,将无逢山掩得结实的云海忽然裂开了一线
<忌话图|DM> 眼见得天上有几十道流光自云海缝隙处鱼贯而出,一晃就下了半山,能看清是一群青衣人驾剑光而行
<忌话图|DM> 剑光来的甚快,几个呼吸间就见青衣人落在山门之前,一字排开,扬声喝道
<忌话图|DM> “剑宗开山时辰已到,拜师之人不可喧哗,各择一人排队,来领剑符”

* 陈午 抬头看得仙人下山,又是忐忑又是期待,回头看过箩筐中睡着闺女皱起的脸,暗下决心。
* 冼剑心 直直的看着最靠近自己的青衣人
<洪儒> “好好,阿福快去排着!”
<忌话图|DM> 随着青衣人的指挥,人群缓缓排成几条长队
* 洪儒 一边擦汗往前赶一边让仆人去抢个靠前的位置
* 白无心 看人群聚集有些不适,吐纳几口气之后加入队列中去
* 俞薇 夹杂在人群之内,远远看着剑仙们的风姿,心中十分羡慕
<忌话图|DM> 队伍前面的人从青衣人手里领了什么东西,接着就往山门走去,进了山门登上山道,转眼就不见了
* 陈午 本就鲁钝,这时更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恶了仙人耳目。所幸行伍经验尚在,识得跟从队列。
* 李泰真 从一个背阴处起身,把酒葫芦挂回腰间,走了过去
<忌话图|DM> 也有人几个问答,就被从队伍中赶了出去
<忌话图|DM> 不多时阿福也被赶了出来,哭丧着脸跑回洪儒身边
<忌话图|DM> “老爷,他们问是我要拜师吗,我说不是,就被赶出来了”

<洪儒> “嗨,你要机灵点儿啊”
<洪儒> “你说你是为了有缘之人占的位子,他们就不赶你啦,算了,陪我站这儿吧”

<忌话图|DM> 另一条队伍,轮到了白无心上前,白无心面前的青衣人袍上绣着七星,背后背一具剑匣,手里拿着一叠裁成剑形的符纸
* 白无心 上下打量一眼,拱手作揖行礼
<忌话图|DM> 上下打量白无心两眼,随口问道,“看你气色不正,也要学剑吗?”
<白无心> “是,小生自幼体虚,经叔父指引到此,若未能习得些仙术门路,恐活不过戴冠之年。”
<忌话图|DM> “拜师好容易吗……也罢,你待会不要勉强自己,若是觉得碍难,就返回来吧。”
* 白无心 嘴上回答着,胸中心脏乱跳,颇有些气促
<忌话图|DM> “另外,待会在山中所见,不可与他人言讲,汝若能持,就吞下这枚剑符吧。”
<白无心> “多谢师兄关心。”
<忌话图|DM> 说罢把手中符纸分了一枚给白无心
* 白无心 接过剑符,看着咽了一口口水,横下心就些白水就吞下
<忌话图|DM> 吞了符纸也无什么异状,那人挥手指指山门,说声去吧,就去招呼下一人了
<忌话图|DM> 跟白无心前后脚的功夫,另一队人排到了陈午

* 白无心 抚下胸前也无异样,就快步往山门走去
<忌话图|DM> 迎上陈午的是一个身量颇高的女弟子,背后背一口门板宽带巨剑,竟未曳地
* 陈午 头一次直面仙人,不禁局促不安
<忌话图|DM> 看看陈午的打扮,女弟子皱眉道,“你胸前是什么东西,背后又是何物?”
* 陈午 笨手笨脚都想要施礼
<陈午> “回、回禀仙人,小民胸、胸前是一偶得之宝贝,背后、背后是小女芸娘。”
* 陈午 顺了顺气:“小女顽疾缠身,小民来求仙是想治好小女之病(悄悄打量面前之人神色)。这宝贝,若是仙人看得上眼(越说越小声,脸涨得通红)……”

<忌话图|DM> 那弟子对宝贝并不在意,但听说陈午要再带一人进山不禁有些为难,“这……本无多带人进山的规矩,你能找人先照顾照顾你女儿吗?”
* 陈午 哀求地看着女弟子:“还请仙人宽宥则个。小民孤身来此,怎识得他人?小女与小民骨肉相系,倘若病发,旁人不识缓解之道,怎敢随意托付?”
* 陈午 就要下跪

<忌话图|DM> “呃……这……算了算了,进去之后要是有人问你就说你女儿也是来拜师的就是”
<陈午>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
* 陈午 连连打躬

<忌话图|DM> 女弟子手虚抬拦住陈午,递过两枚剑符让父女分服
<忌话图|DM> 陈午慌慌张张跑过去,正跟在白无心后面进了山门
<忌话图|DM> 另一条队伍排到了洪儒,负责的弟子抬眼一看,先是一笑,跟着又摇了摇头,“可惜可惜”
<忌话图|DM> “吞了剑符,进山试试吧”

<洪儒> “唉?神仙莫要摇头啊”
<洪儒> “我平日诚心供奉,也算是有缘之人咧”

<忌话图|DM> “你要是早来十二年现在剑法大概比我高了,故此我说可惜”
<忌话图|DM> “只管去试”

* 洪儒 吞下剑符
<洪儒> “多谢神仙赏脸~”

<忌话图|DM> 转头又看看阿福,“你到底是不是来拜师的啊,如若不是,快快离开”
<洪儒> “啊……他,他也是来拜师的,也有仙缘"
* 洪儒 观察了隔壁那对父女,学着这么说

<忌话图|DM> 阿福赶紧跟着洪儒的话说,那弟子翻了翻眼睛,也递了一枚剑符过去
<洪儒> ”好,走麻利点儿”
* 洪儒 把本来要拿来供奉神仙的素斋银钱给阿福背着

<忌话图|DM> 洪儒后面排到了余薇
<忌话图|DM> 弟子抬眼看看,照例问了一句,“背后箱子里有什么?”

<俞薇> “回仙人的话,生意用的家什杂物。”
<忌话图|DM> “呃……既然是做生意的,为什么来学剑的门派啊”
* 俞薇 放下箱子打开,小格里放着小钻小凿小锯之类杂物
<俞薇> “器物之损能修,但人心之痕却难补,所以想进山寻求解法。”

<忌话图|DM> 那弟子一脸茫然,摇摇头,“不懂你在讲什么,不过既然来了无妨一试,吞了剑符进去吧”
* 俞薇 笑笑,依言接了剑符吞下,走进山门
<忌话图|DM> 再后面跟上了冼剑心,还未答话,弟子背后剑匣中的宝剑突然一阵长鸣
<忌话图|DM> “朋友是带艺投师吗?”

* 冼剑心 弯下腰一些,努力露出笑容表现自己人畜无害
<冼剑心> “我希望能修得正道。”
* 冼剑心 露出自己的佩剑

<忌话图|DM> “太微有训,剑无正邪,到剑宗寻正道似乎走错方向了”
<忌话图|DM> “不过也罢,服下剑符进去吧”

* 李泰真 耳朵动了动,从不远处的队伍往这边扫了一眼
* 冼剑心 直接将剑符吞下,提身一跃入山门
<忌话图|DM> 队伍又缩短了许多,才轮到李泰真上前
<忌话图|DM> 弟子看看李泰真,微微一笑,“朋友资质甚佳,山上见面大概就要改口称呼师弟了”

* 李泰真 一拱手,散发出些微酒气
<李泰真> “在下自小与剑结缘,只是被凡俗之物所拖累。”

<忌话图|DM> 弟子和气地把剑符递给李泰真,示意他也可以进山门了
<李泰真> “现在终于能安下心来修炼。”
* 李泰真 双手接过,往前走去

<忌话图|DM> 弟子连忙喊住,“吞了,吞了”
<李泰真> “啊?噢,哈哈。”
* 李泰真 吞下剑符,往前走去时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口

<忌话图|DM> 剑符入腹,化作一道剑气护住心脉,又遥遥与太微大阵气机勾连,不知究竟有什么神妙
<忌话图|DM> 一边豪迈饮酒,李泰真也迈步进了山门
<忌话图|DM> 只见山门内是一条山道蜿蜒而上,几个曲折入了云霄,也不知究竟有多高,两侧壁立如削,山壁陡直,好像是被刀斧劈开一样
<忌话图|DM> 地上凿着粗糙的台阶,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
<忌话图|DM> 往前看去,还能看到先进来的人的背影,皆好似迎着狂风行走一样,步履维艰

<洪儒> “这可要命”
<洪儒> “你且要看好吃喝,不然咱们不知走得上去不哩”
* 洪儒 叮嘱阿福

<忌话图|DM> 洪儒走在山道之上,就感到迎面有森然冷气逼来,好比有一个武功极高的剑客在前方迫发杀气,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忌话图|DM> 身边阿福更是不济,才走几步就已经冷汗直冒
<忌话图|DM> 比洪儒进来更早的弟子也已经有支撑不住,坐在山道上歇息的了

<洪儒> “快吃个郭神仙给的定心丸,脚下稳住莫要摔了”
* 洪儒 从包袱里寻出以前游方道人登门时买的药丸,给仆人分了一粒,服下继续攀登

<忌话图|DM> 服了丹药阿福脸色仍不见好,勉强跟上洪儒的脚步
<忌话图|DM> 这时间已经看到前方白无心和那对父女了

* 陈午 小心翼翼地护住背后闺女,缓缓往上攀爬。虽平日农闲亦有上山采野果,但与今日之艰险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忌话图|DM> 陈午不懂什么杀气,只是觉得莫名心慌,就好象之前为了采药爬上雪山山顶一样,大口吸气还是觉得憋闷
* 白无心 脚步沉重,一步步地挪着双腿,虽有练过一些吐纳法,也不过是使得呼吸不至紊乱
* 冼剑心 不自觉的散发剑意,环绕自身制造了足以自然前行的空间,稳步向上攀登
* 陈午 虽然浑身发冷,但还是一步一步往上走,不时回头看看女儿的神色和呼吸。
<洪儒> “呼呼……我说,你还背个女娃,要是她出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忌话图|DM> 说来也怪,背后的芸娘好似没什么异状,已经睡着了
* 洪儒 一边喘一边还不忘搭话
<陈午> “闺女莫怕,阿爹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给你求得仙药。”
<洪儒> “她倒是睡得熟”
* 白无心 胸中狂跳,似是随时就要蹦出来,但却并未感到难受
* 陈午 转过头去,看见一富贵人家,不由想起乡中大善人逼迫之事,眉头皱了皱眉。
* 洪儒 看了看阿福,觉得自己没背他就不错了
<陈午> “官人不知,小老儿上山,正是为小女求一治病之法。”
* 陈午 忍着杀气带来的难受开口。

<忌话图|DM> 冼剑心无意间剑意散发,那股无形杀气似有感应,顿时冼剑心就感到压力倍增,刚才若是在风中行走,现下就好比涉水一般
<忌话图|DM> 这时后面的李泰真也慢慢追了上来

* 李泰真 不知是借着酒劲还是什么,一路信步往前
<洪儒> “要找神仙治的病……你这也是辛苦”
* 洪儒 从包袱里拿出几个素包给陈午

* 陈午 被杀气刺激,想起昔日从军时初阵面对海潮般敌人的恐怖情景,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
<陈午> “多谢官人恩典!”

<洪儒> “我修为还浅,不过分你些干粮也算表一下心意”
<洪儒> “积德积德“

<忌话图|DM> 再说最前面的白无心,咬着牙往前便走,看左右人纷纷喘着粗气渐渐慢下了步伐,自己倒不觉得比平日难受多少
<忌话图|DM> 一路上竟超过了不少人去

* 陈午 对这富家子的举动大为惊讶,但自己年岁渐长,也不知能否坚持到最后,并没推脱。只是暗下决心,日后定要报恩。
* 冼剑心 沉思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特意收敛了剑意,依靠超人的身板向上登
* 白无心 虽然脚步沉重,但也没觉得吃力,一步一步稳稳的往上走
* 白无心 循着气息吐纳,渐感腹中暖意上升,胸腔的躁动也缓了下来,难得神台清明

* 洪儒 和阿福三步喝口仙水,五步服一剂秘药,十步……停下来擦擦汗
* 冼剑心 走到其他过路人身边时还特意笑一笑,虽然笑容相当恐怖
<李泰真> “……”
* 俞薇 背着行囊跟在队伍后面,似乎并不比平日爬山吃力多少
* 陈午 感到力气不济时,就放慢速度,却不敢当真停下。
<洪儒> “嗤,你吃了王神仙的药,贴了郭神仙的符,喝李神仙的仙水怎么还如此喘?!”
* 俞薇 抬头向上看看山道前方
* 洪儒 训斥脸色惨白的阿福
<忌话图|DM> “回老爷,我总觉得有老虎在脖子后面吹气,所以脸发白……”
<洪儒> “算了算了,包袱我来背,你帮我把剑拿好”
* 洪儒 心中一合计,还是求个稳妥

* 白无心 开始觉着这一路不光考验体力,怕也是所谓机缘资质,也不敢怠慢,不去看旁人的气息,专心攀爬
<洪儒> “记住张神仙教的咒语,心中要不断默念”
<忌话图|DM> 一路登山,渐渐掉队的人多了起来,有许多人干脆坐在路边不动,也有的一脸沮丧地掉头下山
<忌话图|DM> 还在坚持攀登的人进度渐渐平齐,走在前面压力似乎会大些,走的慢点压力又会小些
<忌话图|DM> 一直走在最前的白无心只觉胸膛好似擂鼓,但比平日发病的时候反倒爽利了一点

* 冼剑心 越登越觉兴奋,不知不觉周围已经没有同样快的人儿了
* 陈午 背着女儿渐渐地落在后面,喉咙发干,胸腔冒火,呼吸仿如刀割之痛。
* 李泰真 看看一道各色路人,凭自己的节奏信步而行
* 白无心 眼里似也看不到其他人了,循着节奏一吐一纳,任着胸中鼓动不停,一心一意脚下不停
<忌话图|DM> 稍后面背着筐的陈午和背着大包袱的阿福相映成趣,背着箱子的俞薇落后几步,组成了背包客集团
* 陈午 生怕一停下,就无力再进了。几番见到芸娘睡容平稳,更坚定了求仙之念。
<忌话图|DM> 再后面冼剑心已经不得不拔出剑来,无形杀意不时化出一式极高明的剑法,逼得冼剑心挥剑化解
<忌话图|DM> 一时间剑气纵横,其余拜师者纷纷从冼剑心身边走避,连带着一串骂声
<忌话图|DM> 李泰真依然在最后压阵,走得不慌不忙

* 冼剑心 更加高兴了,一时间也忘了本意,前行同时与杀意练剑
<忌话图|DM> 眼见得日已过午,往下看山脚的市集已经如蝇如豆,也不知这半日爬了多高的山
<李泰真> “呵呵,没想到在这道上就有人发起疯来。”
<忌话图|DM> 忽然间,就听得一阵鸟鸣声,从东方飞来黑压压一片乌云
<忌话图|DM> 仔细看时,竟是无数怪鸟

<李泰真> “那是……”
<俞薇> “啊呀,还以为是要下雨……”
* 李泰真 手搭凉棚,望去
<洪儒> “这……莫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 陈午 一惊,手脚顿时紧了几分
<洪儒> “阿福你也来瞅瞅?”
* 白无心 虽走在最前,却慢了几拍方才注意到那群怪鸟
* 洪儒 一边擦汗一边张望
<忌话图|DM> 俞薇话音未落,就见怪鸟朝着山道纷纷扬起翅膀,翅膀上的羽毛如同飞箭如雨而落
* 陈午 急忙察看周围有无躲避之地
<洪儒> “快躲起来!”
* 陈午 尽量往登山时游刃有余的人身后躲去
* 冼剑心 剑舞出无形剑气,削落怪鸟的羽毛
* 白无心 心下一惊,呼吸顿时紊乱起来
<俞薇> “莫慌,到我这边来。”
<陈午> “阿囡莫怕,阿囡莫怕,爹会保护你……”
* 陈午 念念有词,也在给自己打气

* 李泰真 看向身前背着箱子的女子
<洪儒> “阿福快躲到那位姑娘后面去”
<洪儒> “这里就让我亲自——”

* 白无心 只得抬手掩着头,顿了一顿又继续往前走去
* 洪儒 拿出那把镶满五色石头的剑
* 白无心 拉开袖子勉强遮挡头颈要害
<洪儒> “看法宝——七曜乾坤剑,疾!”
<忌话图|DM> 一时间山道上的登山者各显神通,有的使开剑法拨打翎羽,有的祭起宝物展开风雷罩子,有的干脆施展身法在翎羽间周旋
* 俞薇 拧动背后箱子上的机簧,大箱子折叠展开,变为一个覆地小蓬,将将能容下3人
* 陈午 身无所长,只有一身笨力气,只能厚颜护着背后的框子躲到小蓬下
* 洪儒 催气剑气与羽毛相杀……本来该这样的?但是好像羽毛的势头毫无减弱
* 李泰真 拔出背后长剑——一把算的上是精品,却也平平无奇的长剑
<忌话图|DM> 洪儒手中剑一挥,真气灌注间光华大放,引得周围人等侧目,只见宝剑锋刃绽出五色霞光,无坚不摧的光刃往前伸长——
<忌话图|DM> ——了一尺半

<洪儒> “诶?!”
<洪儒> “女侠救命?!”

<陈午> “恕罪,恕罪”
* 洪儒 赶快往后跑
* 陈午 连声告罪
* 李泰真 自己都没抬头,只是把剑指向鸟羽飞来之处
* 洪儒 一边挥剑勉强招架一边躲回小蓬后面
<忌话图|DM> 后面冼剑心,李泰真也各自使出本事,不见如何施展,鸟羽自然而然就避开他们身边
* 李泰真 真正的身随剑动
<忌话图|DM> 混乱间,听到人群中有人叫喊,“诸位同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有通剑术的朋友随我一起祭剑,将这群鸟驱赶开吧”
* 陈午 看前人各施神通,只自己无能为力,顿时气沮万分。倒也并非害怕艰险而欲退缩,只是怕天关难过,自己身死也罢了,但稍见起色的闺女又如何是好?
<洪儒> “这郭神仙的法宝怎么不似他说的那般有效?”
* 洪儒 正在暗自思忖,听到有人号召

* 陈午 神情复杂地摸出身前兜里的宝贝,勉强安了点心,只待小蓬支撑不住就掷出退敌。
<洪儒> “好!我洪某也算略通剑修一二,愿助一臂之力!”
<忌话图|DM> 众人转眼去看,喊话的是个白衣公子,手中一口鱼龙宝剑游刃有余
<忌话图|DM> “在下姜移风,先谢过诸位了”

* 洪儒 举起珠光宝气的铁剑从掩体后面探出来挥了挥
<李泰真> “姜兄有驱鸟之法?”
* 李泰真 长剑挥洒自如拨开飞羽,走到他身边

<俞薇> “哎,我这蓬本是遮挡雨雪之物,自保尚可,若要退鸟群却只能仰仗诸位了。”
<忌话图|DM> “这种鸟名叫作嚣,单一只并不危险,但多起来就有些棘手。好在嚣聚成群,必有首领,一定隐藏在鸟群之中”
<忌话图|DM> “狙杀首领,余鸟自散”

* 陈午 看有人出头,松了口气,暂时把手从宝贝上挪开。
<李泰真> “哦~?”
<俞薇> “说的轻松,这般乌丫丫一片,怎知哪一只才是首领啦?”
<忌话图|DM> “这
<忌话图|DM> ……在下也没有主意,在场高人甚多,可有人有分辨首领的办法”

<冼剑心> “那就由我来……”
* 李泰真 看向刚才“发疯”的那个人
* 冼剑心 突然身形一长,鼓起剑意,一式带着黑影的剑气飞出,斩向鸟群
* 冼剑心 收敛的杀意稍稍放出了三分

* 俞薇 自箱子中摸出牛筋皮绳与边角木料缠了个弹弓,扣上一枚铁丸权作弹子
<忌话图|DM> 这一下真好似捅了马蜂窝一般,只听轰的一声,群鸟猛地炸开
<忌话图|DM> 在鸟群中隐约闪出一只四翼的怪鸟,高声怪叫,整肃队伍

<冼剑心> “在那里!”
<李泰真> “真犀利。”
<俞薇> “就是这只了!”
* 冼剑心 回一式挡住刺向自己的无形杀意
<洪儒> “打它!”
* 李泰真 手中剑颤了颤,好像同意这个看法
* 俞薇 眯眼瞄准,射出弹丸
* 陈午 心中暗恨自己走的急,连猎弓也没带,只能干着急
<忌话图|DM> 只听嗖的一声,弹丸似流星疾射,从鸟群缝隙中越过,正中怪鸟一翼
<忌话图|DM> 怪鸟一声惨叫,三个翅膀连挥,带动鸟群,就往高空逃去

<俞薇> “好大只哩,一发不够……”
<忌话图|DM> 一时间再无人出手,半晌见群鸟散去,姜移风松了口气,“也罢,穷寇勿追,我们再赶路吧”
<李泰真> “也好。”
<洪儒> “各位道友用些丹药?”
* 李泰真 收剑回鞘,往俞薇那边走去,赞了声“真准。”
<忌话图|DM> 众人安定下来,互相看看,队伍里已经少了些人
<忌话图|DM> 大概是刚才混乱之中,被鸟羽射中跌落山崖了

* 洪儒 拿出一个蜜色葫芦,倒出些莫名其妙的药丸来分给附近的几位
<俞薇> “可惜可惜,偏了半分,射落了今晚就不愁干粮啦。”
* 李泰真 路过刚好看到洪儒的“宝剑”,噗嗤一声笑出来
<忌话图|DM> 伤者分食了丹药,自然对洪儒千恩万谢……不过也有觉得半点用处都没有的
* 陈午 看周围人都身负绝艺,自己就只有一枚火弹,不敢说话。
* 俞薇 将蓬子折回去重新背上
<忌话图|DM> 一时间也没有别的话讲,各人收好东西,重新上路
* 冼剑心 继续与无形剑意对剑,不过这次稍微留神,走在周遭无人位置上
<忌话图|DM> -----------------------------------------------
<忌话图|DM> 一行人又往上爬了许久,这时转看山脚已经模模糊糊,看天顶的云海反倒触手可及了
<忌话图|DM> 一路上你们渐渐习惯了扑面的杀气,脸陈午都觉得不那么吃力了
<忌话图|DM> 这时节天色也暗了下来,趁着余晖又赶了几步,只见前方道路探进了云海之内
<忌话图|DM> 走在前头的姜移风不由停住脚步
<忌话图|DM> “这就走到头了吗?”

<洪儒> “啊?”
<李泰真> “真是好景色。”
* 李泰真 望着云海余晖

<洪儒> “我们也能成神仙啦?!”
<俞薇> “确是难得一见的景致,不知前面还有什么?”
* 陈午 稍微松了口气,只是祈祷别再如刚才那般出现怪异之物了
<冼剑心> “云海之中还有路吧。”
* 李泰真 深感来对了
* 冼剑心 嗅了嗅
<忌话图|DM> 也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云海里就闯,一进去,就被云雾掩住身形,也不知遭遇了什么
<忌话图|DM> 冼剑心嗅了半天,也不觉有什么异状

<洪儒> “这,莫不是新的难关?”
* 洪儒 观察了一下气氛反应过来

* 冼剑心 张望除了眼前云海之外是否还有别的通路
* 陈午 不敢大意,小心把竹筐放下来,活动了一下肩膀
<忌话图|DM> 你们四下观望,道路到此为尽,要往上走,非得进这云海不可
* 陈午 叹了口气:“仙家手段,果真不凡。”
<李泰真> “虽想再多看几眼这美景,但天已晚了,酒也快没了。若是不走,可就来不及咯。”
<俞薇> “既然来了,没有在此回头的道理。”
* 李泰真 挥挥袖子,往云中走去
* 陈午 预感进去后怕是只能靠自己了,尽量把筋骨手脚活动开。
* 冼剑心 捏了个剑诀,撞进云海中
* 俞薇 凝神迈步走进云海中
* 陈午 等肩膀酸痛之感缓解,又背起竹筐,一手握住身前的暖玉跟在别人身后进去。
<洪儒> “阿福你撑住了!走”
* 洪儒 叫阿福拉住自己,主仆一同走进去

<忌话图|DM> 你们一行人前后进了云海,后面又跟上几个弟子
<忌话图|DM> 只觉眼前一花,露出了一片仙山胜景
<忌话图|DM> 只见远处有仙人在仙岛间御剑往来,又有几道遁光迎来,为首一人两道白眉飘扬,哈哈大笑
<忌话图|DM> “今日剑宗又得佳徒,可喜可贺,汝等随我来”

<洪儒> “到啦到啦!”
* 洪儒 喜滋滋地跟上

* 冼剑心 妖族敏锐的感知感觉有些奇怪
* 陈午 暗中生疑,明明也没爬到终点,怎地就到了?
<俞薇> “这算是通过了?”
* 陈午 急忙拉住洪儒
<洪儒> “啊?”
<忌话图|DM> 迎接的剑仙落地,从袖中取出一只木船,往空中一抛,化作一只楼船
<忌话图|DM> “后进门徒,上船来,老夫渡你们先去五帝峰拜祖师”

<陈午> “官人且慢走,仙人考核当真如此简单?不如先看旁人应对。”
<洪儒> “啊……这……”
<洪儒> “你说得不错”

<李泰真> “想不到只靠双脚就能走来仙境!”
* 洪儒 听人劝得一半
<陈午> “敢问仙师,早先还有人入了云海,仙师也见着他们了?”
* 陈午 壮着胆子问一句

* 俞薇 满心疑惑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忌话图|DM> “先来的,那是前一卯将他们渡过去了吧。刚才并非我当值,并没看见”
* 李泰真 往前到他身侧,一躬扫地
<李泰真> “学生李泰真拜见,刚才未听清,敢问此船前往何处?”

* 陈午 暗中寻思,前后相隔时间也不久远,怎地那么快就渡走了?但又不知仙家手段如何,或有此等神通也未可知。
<忌话图|DM> “这船是去五帝峰祖师堂的”
* 冼剑心 也想不出哪里有问题,没了无形剑意的阻挠,一跃便上了楼船
<李泰真> “多谢仙长。”
* 李泰真 往另个方向又一拜
* 李泰真 也登上船去

<洪儒> “哦哦,可以上了?”
* 陈午 见法力高强的人上去了,对洪儒道:“大官人,该是无差了。”
<洪儒> “我们也快上吧?”
* 洪儒 和阿福老陈一起商船

<冼剑心> “是真的船。”
* 冼剑心 踩了踩

* 俞薇 看李泰真行礼却不对着人,想是有什么蹊跷……
* 陈午 着紧芸娘病情,又看了看孩子脸色,急忙跟上
* 俞薇 略一迟疑,一跃登上船去
<忌话图|DM> 你们一行人上了木船,白眉剑客驾起剑光,在船头先导,木船飘飘摇摇起飞,在后面跟随,飞得竟也不慢
<忌话图|DM> 不多时在前方显出一座高峰,挺拔巍峨,真好比帝王君临,宅兹中国,山上又有剑气冲霄,山顶上竟无一片云彩

* 俞薇 感慨剑仙神通果然了得
* 李泰真 在船上吹风,眯着眼
<忌话图|DM> 白眉不敢御剑登山,在山峰半山腰收了剑光,又落下船来
<忌话图|DM> “祖师堂在前,不可无礼,我们徒步上山…………咦?”
<忌话图|DM> 说话间,只见天顶有一道黑气贯入,化作一只通天彻地的魔爪,轰地一声将山峰砸塌小半,又有无数黑气如雨落下
<忌话图|DM> “竟…………竟是天魔?不可能,不可能!”

<陈午> “什么……?”
* 陈午 根本不知道什么天魔

<洪儒> “怎么此处还有这种妖怪!?”
<忌话图|DM> 白眉见状,状若疯癫,人剑合一化作一道剑光就往峰上飞去,才飞半途,迎面撞来一头巨大的魔物,八只手臂齐挥,轰地将白眉砸进了地里
<李泰真> “……”
* 陈午 看那巨爪模样,心中怒气翻腾,女儿好不容易有了希望,怎么能断在此处?
<洪儒> “快拿张神仙的降魔符出来!”
<俞薇> “啊?天魔?……咦,这位仙长!”
* 冼剑心 敏锐的闻到了煞气与血气
* 洪儒 赶快去包袱里翻找
<忌话图|DM> 山上还有几个剑客败退下来,见你们呆愣在这里,不由着急喊道
<忌话图|DM> “还愣着干嘛!天魔攻进来了,我们顶不住了!快上船,随我们逃!”

* 陈午 紧紧抓出兜中火玉,一时想随众人逃命保护女儿,一时又不甘心错失良机
* 冼剑心 捎着身边几个发呆的人上船
* 李泰真 剑在手中握,回到船上
* 洪儒 先贴了符纸,跑上船
<李泰真> “这船如何起飞?”
* 陈午 隐隐觉得不对,这仙山屹立无数载,周遭千百里也未曾听说什么天魔。照看这无匹气势,哪怕百里之外都能听得动静了。
* 冼剑心 随后便跃至最强的人身边
* 陈午 总之还是跟着人们到船上
* 俞薇 两手一摊,“寻常船舶还多少知道,这船无桨又无舵,你问我,我也不知……”
<李泰真> “那不如……”
<俞薇> “退也无处可去,不如向上。”
* 李泰真 喝空酒葫芦
* 俞薇 斜睨了李泰真一眼,“兄台倒是悠闲的很,该不是看出了什么机关?”
<李泰真> “既以入山门,便是同道中人,怎能忍得天魔!”
<李泰真> “御剑飞行都飞不了多远,这船就是能飞,怕也不能全身而退。”
* 李泰真 一甩长剑
<李泰真> “我们往上去!”

* 陈午 回头看了一眼:“芸娘,是阿爹不好陷你险地,阿爹一定带你逃出去。”
* 陈午 跟着功力最强的人走,火玉握在手中就等着给那魔物好看。

<俞薇> “走!”
<洪儒> ”哦好,走!“
* 洪儒 拔出剑

* 李泰真 往上跑去
* 冼剑心 不知道士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时候凭着直觉,跃到了最前去
<忌话图|DM> 一行人发声喊,拔剑迎着天魔大军就冲
<俞薇> “既到了这里,就算丧在天魔爪下,也不枉求道一趟。”
<陈午> “别丧气,好好活!”
* 陈午 豁出去了,看准机会就掷出火玉

<忌话图|DM> 别人的剑光迎上天魔还则罢了,只见陈午朝天魔密集之处投出火玉
<忌话图|DM> 只听轰然一声爆响,前方炸开了一片混沌模糊,紧接着天外传来一声骂声,“哪个混蛋龟孙子把我的藏象镜炸碎了啊!有没有人包赔!”

<李泰真> “哎呀……”
* 李泰真 挠挠头

<忌话图|DM> 你们定睛看去,火玉落下之处,缓缓立起了一尊三头八臂的魔将,看外形与刚才拍扁白眉的没什么两样,但身上散发的气势截然不同
<李泰真> “没注意到还有人藏着如此法宝……”
<洪儒> “这其实是考验我们的法宝?”
* 俞薇 应道,“赔是赔不起,倒是可以试试能不能黏回去。”
<忌话图|DM> 浓烈的魔气升腾,好似黑烟缭绕,从中幻化出无数斗魔的形态
<冼剑心> “这个……好像是真的。”
* 冼剑心 闻了闻

* 陈午 心中一惊:“怎会如此?”
<忌话图|DM> 紧接着你们又听到有人喝骂,“封印天魔的封印石怎么让人带进来了,谁负责安检的!这个月的供奉不用领了!”
<陈午> “???”
<俞薇> “哎呀哎呀……”
* 陈午 发现自己好像闯了大祸
<忌话图|DM> 混乱中又听得一声朗笑,又人弹剑而歌,“花外潮回,剑边虹去,清寒斩天魔”
<忌话图|DM> 整个天地忽然一肃,一道寒光自苍穹落下,将逐渐成形的魔将分作两半,剑势犹不止息,一道白线直奔天边
<忌话图|DM> 耳听得一阵玻璃破碎之声,你们周围景色纷纷碎裂,露出外面全景
<忌话图|DM> 只见前方一座矮矮土台,台上插一柄灰扑扑的古剑,台下肃立三千剑客,表情苦笑不得
<忌话图|DM> 你们身边也站了数百人,都是之前进入云海的弟子

* 李泰真 早已收剑入鞘
<忌话图|DM> 在空中一人御剑而立,十二柄飞剑绕身而舞,还有一人手持一面被劈成两半的铜镜怒目而视
* 冼剑心 原本还打算全力挥剑斩天魔试试
* 冼剑心 见这场景一愣

<忌话图|DM> “我的藏象镜连修都修不好了!你陪啊!”
<忌话图|DM> “咳咳咳……师兄,现在不是纠结此事的时候,你说这批人算是过关还是没过关啊”

* 陈午 也不敢去捡那玉石,有些无措地站着
<忌话图|DM> “不要转移话题……算了,不管怎么破出幻境,总是一个缘法,算他们过关了吧”
<忌话图|DM> 那人把破镜子一抛,不知从哪掏出一把艾蒲和大麦,从空中撒下

<俞薇> “多谢仙师。”
<洪儒> “啊……哦!多谢仙师恩典!”
<忌话图|DM> “恭喜恭喜,今年剑宗又添新人,汝等当致志于剑,不可懈怠,来,拜祖师”
<陈午> “啊?”
* 陈午 脑袋迷糊,不过动作不敢怠慢

<忌话图|DM> “且慢……”
* 陈午 跟着拜谢
<忌话图|DM> 就在这时,又有一驼背老者,从空中御剑而来,剑光散去,又落下一人
<忌话图|DM> “这个是我从后山捡回来的,虽说不是正经破心关进来,总算与我有点缘法,也算他在内吧”
<忌话图|DM> “既然是太师叔发话……那……”

* 白无心 落在地上,环顾一下四周
<忌话图|DM> “什么这那,就这么定了吧”
* 白无心 衣衫破碎了一半,肩上手上血迹斑斑,只有腰上别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剑柄
* 白无心 赶紧跳起来拱手作揖

<忌话图|DM> 驼背老者也不待你们行礼,手中催发一道剑气,震动插在土台上的古剑,古剑响应,顿时剑气如雨而下
<白无心> “小生白无心,多谢各位师尊。”
<李泰真> “拜谢仙师!”
<陈午> “多谢仙师!多谢仙师!”
* 陈午 心情大起大落,激动之下语无伦次

<忌话图|DM> 你们登山前服下的剑符,被剑气引动,一时浮现出来,位置各人不同,皆在身上烙下一枚剑印
<忌话图|DM> “剑印及身,便入宗门,可喜可贺”
<忌话图|DM> 顿时满山剑客齐声和诵,“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洪儒> “多谢多谢啊,请各位师兄尊师多提点啊”
* 冼剑心 摸摸手腕上的剑印,感觉剑宗和想象中不太一样
<忌话图|DM> -------------------------------------------------------
<忌话图|DM> 再后来,赔偿二师兄藏象镜的事情也都有你们一份
<忌话图|DM> -------------------------------------------------------
<忌话图|DM> 再后来,你们也修成了剑仙
<忌话图|DM> -------------------------------------------------------
<忌话图|DM> 后来的后来,神不是神,仙不是仙,魔也不是魔
<忌话图|DM> 但故事,还是以你们手中的剑来书写
<忌话图|DM> -------------------------------------------------------
<忌话图|DM> SAVE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Diver
  • ******
  • 帖子数: 2121
  • 苹果币: 3
Re: 【跨年团】客星动
« 回帖 #1 于: 2019-01-01, 周二 01:33:26 »
——————————另一边————————————

[22:47] <忌话图|DM> 白无心方才走的太急,竟将其他人落下一截,现在天上鸟羽纷纷落下,一时间也无人能搭手,只得加快脚步,往前就跑
[22:47] * 白无心 手中虽有铁剑,也不过是防身之用,此时只得拿起作盾,勉强护住要害,往前跑去
[22:49] <忌话图|DM> 白无心胡乱挥剑,一时间挡得了上挡不了下,顾得了左顾不了右,突然间只觉右肩一痛,已经中了一羽,脚步一个踉跄,就往山道外跌去
[22:50] <白无心> “呜哇——莫非就要死在此处……”
[22:50] * 白无心 心下不甘,手忙脚乱往道旁树木抓去
[22:51] <忌话图|DM> 百忙中白无心伸手一抓,抓住一根横生的树枝,整个人就半悬在山道以外了
[22:52] * 白无心 身体悬空,手心冷汗直冒,咽下口水强作镇定
[22:53] <忌话图|DM> 白无心左手抓住树枝,右肩方才中了飞羽,难以用力,想凭单手将自己拉回山道,却是万难
[22:53] * 白无心 待身体稳住才敢缓缓用力,想用双手握住树枝,又发力不得
[22:54] * 白无心 咬咬牙,心想手中铁剑此时也只是累赘,往崖下抛去
[22:55] <忌话图|DM> 白无心随手往下抛却了铁剑,只听当啷一声,在身下五六尺处碰上了什么东西
[22:55] <忌话图|DM> 低头看去,下方有一块突出的岩石,岩石所在的位置,似乎还有一处洞口
[22:55] <白无心> “……天不绝我也!”
[22:56] * 白无心 深深吸一口气,小心晃起身体随后就松手扑向那岩石
[22:57] <忌话图|DM> 白无心猛一扑,落在石头之上,牵动肩上伤口,不由惨哼一声
[22:57] <白无心> “唔呜……”
[22:58] * 白无心 顾不得伤痛,手脚并用爬上岩石,靠到洞里,方才大大呼出一口气
[22:59] * 白无心 放松下来,伤口一阵阵疼痛袭来,差点头晕目眩,待吐息一番休整心神,才有空看看这洞内状况
[22:59] <忌话图|DM> 白无心长出一口气,转头往洞里一看,只见洞里有两盏明灯也似的光点,再看时,竟是两只眼睛
[23:00] <白无心> “啊——唔————”
[23:00] * 白无心 差点惊叫出声,赶紧捂住嘴,定神细看去
[23:00] <忌话图|DM> 洞中的东西提鼻子嗅了嗅,突然口吐人言
[23:01] <忌话图|DM> “这气味好熟悉……你是个什么虫子啊?”
[23:01] <白无心> “……小生名为白无心,一介凡夫俗子前来太微剑宗学艺。”
[23:01] * 白无心 咽一下,拱手行礼
[23:02] <白无心> “不知……神兽该如何称呼。”
[23:02] <忌话图|DM> 白无心定睛看去,在洞中坐着一头白额猛虎,好似大象一般大小,肋生双翅,遍体生棘,把洞穴填得满满当当
[23:02] <忌话图|DM> “恩……不对,你不是白无心,你也不是凡夫俗子,这气味我闻到过……”
[23:03] <白无心> “我怎不是白无心……”
[23:04] * 白无心 看这猛虎形相凶猛,也不敢多言
[23:04] <忌话图|DM> “别吵!让我想想……还是在洪荒的时候,我闻到过这个味道”
[23:04] <忌话图|DM> “对了,你是猎人……不过哪有你这么弱的猎人”
[23:05] <白无心> “……猎……人?小生鲁钝,确未曾听过这名号……不过若是说起洪荒……”
[23:05] * 白无心 皱起眉头,也不知该不该说
[23:05] * 白无心 犹豫片刻,才坦白直言
[23:06] <白无心> “曾听叔父提及,小生的生母出身于洪荒之地,但早已故去”
[23:06] <忌话图|DM> “恩……那你到底算人还是不算人啊”
[23:07] * 白无心 听这话,脸色煞白,长叹一声
[23:08] <白无心> “却是如此,宗主常言我血脉不净,非人也,因此名为无心,无心之人。”
[23:09] <忌话图|DM> “忒罗嗦……山上的剑客不准我吃人,你快说,你是人就算了,你要不是人,我就吃了你”
[23:09] * 白无心 苦笑一下
[23:10] <白无心> “若要我说,我想为人。只是落到此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田地,能否为人也不是小生能说了算罢。”
[23:12] <白无心> “不过,若是能助小生从此处脱险,小生愿遂神兽之愿。”
[23:12] <忌话图|DM> “哦?小虫子本事不大口气不小,你是能找人来给我吃啊,还是把自己喂给我吃啊”
[23:13] <忌话图|DM> “我要是说想要从此脱困,你能做到吗?”
[23:14] <白无心> “原来如此,你也是受困于此。”
[23:14] * 白无心 放下一点心,大胆往洞中走了两步,细细看去这猛兽究竟受困于何物
[23:14] <忌话图|DM> “哼,也不算受困,只是答应了山里的剑客,不能到处吃人罢了”
[23:15] <忌话图|DM> 白无心往洞里走了两步,就见一柄金剑将巨虎的虎尾钉在地上
[23:17] <白无心> “唔……小生看来也是机缘。”
[23:17] * 白无心 双手握住金剑
[23:17] <白无心> “神兽若应允小生,继续遵守不吃人之约,小生便拔起这剑,还你自由。”
[23:18] <忌话图|DM> “那可不行,不吃人还有什么乐趣,我顶多应允不吃你也就罢了”
[23:18] * 白无心 对这猛兽来历大概也猜得几分
[23:19] <白无心> “不吃人还能吃其他害人之物,总比终身困于此洞要好。”
[23:22] <忌话图|DM> 巨虎哼了哼,从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呼噜声
[23:22] <忌话图|DM> “我穷奇原本可以答应你一句谎话骗你放我,再把你吃了……不过你也算是猎人,真吃了你怕会闹肚子……”
[23:23] * 白无心 拱拱手“若信得过小生,小生定会尽力寻些美味之物奉上。但逆行天道之事,便是葬身虎腹也不得为之。”
[23:24] <忌话图|DM> “麻烦,真是麻烦……算了,谅你也找不到什么好吃的东西。看你这样,寿元也没有多久,不如我们这样定约”
[23:24] <忌话图|DM> “你死之前,我都跟在你身边,你说该死之人,我便吃掉。你死之后,我穷奇如何行事就与你无关了”
[23:24] * 白无心 略一寻思
[23:25] <白无心> “也好,我若命薄制不住你,也是命该如此。”
[23:26] * 白无心 说罢,吐纳三次,调好气息,忘却身上伤痛,双手握紧剑柄
[23:26] * 白无心 用力一拔
[23:27] <忌话图|DM> 白无心双手握剑,顿觉好似握在利刃之上,掌心被割开一道血口,鲜血横流,滴在剑上,顷刻被吸的干净
[23:27] <忌话图|DM> 穷奇发出牛吼般的笑声,“这禁制哪是如此好破————咦?”
[23:28] * 白无心 咬紧牙,忍住疼痛——比起心疾发作,这等疼痛也算不上什么
[23:28] <白无心> “喝!”
[23:29] * 白无心 觉着禁制似有松动,不敢松气,大喝一声
[23:29] <忌话图|DM> 金剑被白无心鲜血灌沃,忽然剑刃一手,变成了一只纯金的剑柄,落在白无心掌中
[23:29] <忌话图|DM> 穷奇活动下身子,拍拍尾巴,怔了片刻
[23:29] <白无心> “……诶?”
[23:30] * 白无心 望着手里的剑柄
[23:30] <忌话图|DM> “你们猎人奇奇怪怪,先收着吧”
[23:30] <白无心> “这是……方才的宝剑?”
[23:30] <忌话图|DM> “你想去哪,我先载你出去”
[23:30] * 白无心 忙收起剑柄
[23:31] <白无心> “小生是拜师途中落崖,现在估摸落后许多,还请送我至山路上方吧”
[23:32] <忌话图|DM> “哼,我不想见那群剑客,不如我把你送到后山,你自己寻路上山吧。从后山上去就免了前面许多坏心眼的机关,也算你的造化”
[23:32] <白无心> “原来如此……也是甚好。”
[23:33] * 白无心 放胆走上前去,抓住穷奇毛发,翻身骑上
[23:40] <忌话图|DM> 巨虎哼哼两声,“别抓!小虫子别太嚣张!”
[23:40] <白无心> “啊失礼失礼……”
[23:40] * 白无心 尽量扶稳
[23:41] <忌话图|DM> 一振翅膀,窜出了山洞,也不往山道上飞,绕着无逢山转了半圈,选准一处所在,猛地朝云海中扎了进去
[23:41] * 白无心 被风刮得生痛,但也不敢阖眼,怕一不留神就掉了出去
[23:44] <忌话图|DM> 就听到上空有人说话,“不好了,穷奇怎么跑出来了!”“背上还有人!”
[23:45] * 白无心 心里琢磨着该怎么解释了,就怕不由分说就被击杀
[23:46] <忌话图|DM> 穷奇吼了一声,“且慢动手!且慢动手!我跟你们家大人有约,从洞中解封就是圆满之期,你们不能再抓我回去了”
[23:46] <忌话图|DM> “背上的小虫子是来投你们剑宗的,先让我把他放下可好”
[23:46] * 白无心 忙举起双手示意没有敌意
[23:47] <白无心> “各位!穷奇所言属实!它也和我约定不会胡乱吃人,各位剑仙请勿动手!”
[23:48] <忌话图|DM> 不多时又有一道剑光破空飞来,剑光散去,一个驼背老头立在空中
[23:49] <忌话图|DM> “嗯咳……穷奇你怎么跑出来了,还有你,既然是来拜师,为什么不从心关上来啊”
[23:49] * 白无心 衣衫破了一半,身上血迹斑斑,唯有别在腰带上的剑柄闪着金光
[23:50] <白无心> “小生白无心,本是来太微拜师,路上遇到凶鸟袭击坠崖,机缘所致遇上了这匹神兽。”
[23:50] * 白无心 连忙作揖行礼
[23:50] <忌话图|DM> “恩……是你把那柄仿造辉骨的金刚骨丙戌号拔出来了?
[23:51] <白无心> “金刚骨……什么号?是指这柄剑吗?”
[23:51] * 白无心 从腰上取出黄金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