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028 地狱政治学(未完成)  (阅读 656 次)

副标题: 另一种A总上位记。不要问,懒得填坑。

离线 子虚子

  • 月球厨师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907
  • 苹果币: -4
  • 今天也是脑残的一天。。。
#028 地狱政治学(未完成)
« 于: 2018-12-02, 周日 22:06:47 »
(作者按:blabla(译者注:也就是什么“本文并非AD&D或罗马天主教官方文件,但可用于AD&D游戏,且与天主教恶魔学没有明显矛盾——除了阿斯摩蒂尔斯上台”啥的。因为比较巴拉巴拉我就跳过了x))

曾有一时,世间并无魔鬼,只有至高神与其天使居于天堂。(词语“至高神”在这里是指宇宙的造物主。有些人称他为耶和华,有些人称他为安拉,祂还有许多其他名字。)诸天使中最强大、最智慧、最美丽者被称为撒旦。神赐予他这诸般特性,以便执行那其他天使无力执行的最艰巨的任务——测试凡人的道德价值。撒旦用尽诱惑与折磨,让凡人选择邪恶而非善良。他总是成功,因为绝大多数凡人总是有最为珍视,最为看重的东西(或者人),比道德的选择更优先更重要,因此撒旦蔑视绝大多数的人类。撒旦对他的工作并不开心,因为他必须使得许多人类堕落,而这些人本可度过更无可指摘的一生。有时他被迫给好人——比如约伯——带来巨大的折磨,但他也并不愿这么做。约伯从未做过任何错事应受这等折磨,撒旦开始对约伯以及像约伯一样的好人感到愧疚。撒旦觉得神正变得不公。在得出这一结论的过程中,他把自己的判断置于神的智慧之上。最终他得出这样的观点:比起神对宇宙所作的安排,还有其他更好的做法、他开始认为他可以干得比神更好。撒旦与其他天使谈论了他的观点,许多天使都同意他说的有其道理。

最终,撒旦对至高神发起挑战,许多天使都站在他一边。但至高神与祂的天使取得了胜利,撒旦与其拥簇被流放到地狱直至终久,除非他们为其罪恶忏悔。撒旦对此的回应是,“与其天堂为奴,不如地狱称王!”而后,他在一道明亮的闪光中直入地狱,也正是从此日起,他的追随者——不论是凡人还是超凡者——给了他“路西法”——光之大君——之名,启明星之名也被冠予他。法国人声称在撒旦从天堂到地狱途中,路过凡间位面时,他穿过了布列塔尼海岸之外的圣弥额尔山Mont St. Michel岛。某些学者提出理论,认为魔鬼——现在正积极反对至高神与善良——的影响,是至高神将祂的儿子送到地球的原因所在,不过这一信条并未被基督教徒广泛接受。不过,以赛亚书的一部分,也就是指向一位弥赛亚的那部分,被认为是写于犹太人的巴比伦之囚之中,而这一事件就发生在魔鬼堕落不久后(至少如同这位作者所能看出的)。也有人说至高神想念撒旦,祂希望撒旦能忏悔并祈求至高神的原谅,而祂当然会原谅所有堕天使(尽管神可能会要求堕天使们进行某种服务,以测试他们对公义的新生信念。一般认为正是这种可能阻止了许多魔鬼进行忏悔。不论原因究竟如何,没有任何一个魔鬼曾忏悔过。

正如此,撒旦成了地狱君主。所有魔鬼都为了人类的劫罚和邪恶与苦痛的昭行而工作。撒旦发觉,利用他诱惑与折磨的天才,要做成事情简直简单得要命。单是他无尽力量的威胁就能迫使魔鬼们循规蹈矩。一群痴迷于力量,或是邪恶,或两者皆有的人类,围绕着撒旦建立了教团,为了通过邪恶达成他们的目的,他们设立了严密的层级。即使是目不识丁的俗人偶尔也会对撒旦祈祷——如果神看起来不会回应他们的祷告。邪恶的力量十分强大,在黑暗时代的蒙昧中盛极一时。撒旦策划着,图谋着,因为他相信自己只是在智斗中败给了善良力量,因为他没能正确筹划他的第一次突袭。他相信如果他花时间谋划策略,利用自己的力量,最小化己方的缺陷,同时抓住敌人的缺陷,抵消敌人的力量,他就在赢下最终之战的过程中走出了一步妙棋。

但撒旦是个专横的统治者。他认为所有堕天使都天然地应该毫无疑问地服从他。但其它魔鬼也很骄傲,他们并不同意撒旦所有的命令——就像他们曾不同意至高神一般。别西卜就是个典型,他认为他和其它魔鬼在鼓吹邪恶时应有更多的自由,在地狱的一般政治方面也该更有发言权。别西卜与其他重要的大魔鬼——亚得米勒,亚斯塔禄,摩洛克,内尔伽勒,阿麦蒙,贝尔芬格,还有其他很多——讨论此事,他们大多数,因为别西卜在新秩序下给他们更大权力和自由的许诺,而支持别西卜。其他的对此不置可否,因为他们畏惧撒旦的怒火,即使是在私下他们也不会说撒旦半句坏话,但他们也没有把别西卜的计划告诉撒旦。这些支持别西卜的魔鬼曾质疑过撒旦的一些小命令,或是拒绝执行一些小任务。这些行为被发现时,撒旦就会派出他的私人助理彼列来处理这些家伙。所以,彼列被其它魔鬼憎恨,却愈发得到撒旦的尊重。

最终,别西卜向撒旦发起挑战。其它魔鬼见到绝大多数强大的魔鬼都支持别西卜,就立刻蜂拥而上对他表示支持,只有彼列站在撒旦一边。于是,撒旦和彼列被放逐出地狱,被迫到多元宇宙的其他地方寻找栖身之所,而别西卜成了新一代的地狱君主。在彼列离开后,摩洛克成了新的地狱魔军最高指挥官,阿斯摩蒂尔斯负责政治与官僚系统,亚得米勒则成了地狱总管,也即地狱权力体系中仅次于别西卜的第二人——他的地位就好像是一个以别西卜为国君或总统的政府的首相。不过,地狱魔军仍忠于彼列,只要能不被抓,那么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帮助彼列。同样的,彼列也保持着他的旧人际关系,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对地狱的政治与官僚系统都保持着相当大的影响力。撒旦,在他这方面,仍然非常强大,因为邪教徒组织仍然忠于他。实际上,绝大多数人,包括绝大多数神职人员,都不知道地狱领导者的变更。直至今日,在人们想到“那个魔鬼”的时候,他们想到的还是撒旦;而如果天主教的神圣仪式中会提到哪个魔鬼的名字,那也一定是撒旦(比如司仪神父发问,“你们拒斥撒旦吗?”之类的)。

当然,驱魔人与恶魔学家知道这些变化,在撒旦失去权力后,他的名字就被这些人移出了他们编写的地狱官僚层次。这件事发生的具体时间并不明确,但证据表明它可能发生在文艺复兴前后。实际上,这事可能是文艺复兴的起因之一,因为撒旦一直致力于让人类被缚于谜团与无知之中,而别西卜则认为新的知识可以带来新的邪恶。在中世纪中,战争是件颇为个人的事情。领主们为了复仇,或是家族荣誉,或仅仅是贪婪而战。他们背后是对领主立下个人忠诚誓言的忠实军队,用剑、长兵器和弓作战,大家在收获时节都会回家各忙各的。之后才有了民族国家,人民被以他们从未见过的国君之名征募入列,用火枪和火炮,去为了政治、或宗教、或仅仅是战略目标而喋血沙场。任性而反复的君主让位于系统性的恐怖独裁。无知和迷信被科学和技术——全无道德概念的科学和技术——所取代。当然,事情并非总是这么糟糕,但别西卜的观念看来绝对有道理。

不过,别西卜很难控制魔鬼们。他不能用撒旦曾用的方式命令群魔,因为他上位就是靠允诺给魔鬼们更多行动自由。实际上,一些最强大的大魔鬼警告(以一种圆滑的方式)别西卜说,如果他试着过度坚持己见,那他的领导地位可就危险了。所以,别西卜能用以掌控地狱诸事的仅有方式就是说服和卖人情。自不必提,就算是别西卜真有时间去跟所有大魔鬼解释为什么某事必须如此处理,或者去跟完成此事所需的所有手下解释,这也根本不够。魔鬼不再帮助人类自相残杀——且手法并不圆滑——所以魔鬼们名声扫地,因为他们不能兑现他们彼此矛盾的承诺。别西卜试着重建秩序的努力归于徒然,因为越是强大的大魔鬼,他们不同意别西卜处理方式的某些问题就越严重。实际上,某些大魔鬼更愿意让事态恶化,由此他们就有机会增强个人的力量。同时,魔鬼们成功搞出来的反教权与无神论精神也反噬了他们自己,因为在人们拒绝神这一概念同时,他们也拒绝了魔鬼这个概念,将之斥为区区迷信。许多魔鬼对别西卜的统治感到失望,但他们找不出显而易见的替代者。亚斯塔禄,第二强的魔鬼,对他地狱财务大总管的地位感到很满意,他不需要地狱君主这个头衔带来的权力就几乎能搞到想要的一切。亚得米勒不是个意志多么坚定的魔鬼,在事情像这样一团乱麻的时候他就显得更废物。迪斯帕特和革律翁确实很强,但他们没有必要的领导才能。绝大多数其他大魔鬼满足于用别西卜的权威做代价增强自己的实力,因为他们认为地狱君主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计,而如果哪个力量不如别西卜可怖的家伙坐上了这个位置,那地狱会比现在还糟糕。

不过,有一个大魔鬼不这么想。阿斯摩蒂尔斯是个大魔鬼,不过他是次级大魔鬼之一。他是阿麦蒙,地狱四支最大军队之一的统帅,的某种行政助手。阿斯摩蒂尔斯为阿麦蒙处理非军事事务。他也是负责政治与官僚系统的大魔鬼,如前所述,因此,在18世纪和19世纪,随着民主制度的兴起,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阿斯摩蒂尔斯是欺诈的大师,也极擅发现东西——尤其是隐藏的财富——在对付政治家时这是无价的天资。因此阿斯摩蒂尔斯在地狱颇有名气,对地狱的重大事项也颇有了解,但绝大多数魔鬼只把他看做地狱上层体制中的一个小角色。不过,他为了更好地帮助人类政治家而磨练出来的外交与谈判技巧在地狱——因其混乱状况——非常有用。阿斯摩蒂尔斯越来越经常发现自己在重大政治事项上帮助其它魔鬼求同存异。魔鬼们开始尊重他的裁决,并让他组织一些更加重要的计划。阿斯摩蒂尔斯认定自己的管理技巧正是地狱需要的东西。所以,他开始接近一些更强大的魔鬼,暗示他们,阿斯摩蒂尔斯会是个比别西卜更好的统治者。一开始对他计划的支持都只是温吞吞的,所以他开始通过卖一些一次性的人情,或是做出一些其它魔鬼急需的保证,来给他的计划裹上糖衣。一段时间后,许多魔鬼都开始支持他。但仍有数量可观的魔鬼认定别西卜的力量对维持地狱的任何表面平衡都是必不可少的。阿斯摩蒂尔斯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他保证别西卜仍将处于地狱权力体系的顶端,仅次于他本人。魔鬼们同意支持他,只要不必诉诸武力——尽管如果有必要用以拒绝别西卜的命令并展示他们的团结,他们会这么做。就连亚斯塔禄都同意阿斯摩蒂尔斯或许更配得上统治者地位。

确保了魔鬼们的支持后,阿斯摩蒂尔斯对别西卜摊牌了。阿斯摩蒂尔斯要求别西卜自愿削弱其个人力量,以防止未来任何可能的对他权威的挑战,并要求他把名字从别西卜(意即“魔鬼大君”)改为巴尔泽布(意即“飞虫主君”。飞虫Files,换句话说,就是小魔鬼little devils)。这样做的理由是让那些呼唤旧名字的旧有的力量仪式不能生效。别西卜气疯了,几乎当场攻击阿斯摩蒂尔斯,直到阿斯摩蒂尔斯警告别西卜看看其他大魔鬼——比如亚斯塔禄——支持哪一边。他召唤了亚斯塔禄。亚斯塔禄甫一到场就向双方致意道:“你好,巴尔泽布。您好,阿斯摩蒂尔斯大人。”这一刻起,别西卜就明白自己已经被抛弃了。

于是阿斯摩蒂尔斯成了地狱君主。之后不久,“止战之战(译注:the War to End All Wars,即一战)”打响了,之后就是那场有着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死亡集中营和大清洗,原子弹和其他滔天罪行的战争,据称有一千五百万人在战场上死去,还有无数其他生灵一并涂炭。可以说,阿斯摩蒂尔斯取得了一些成功。
* 子虚子 立誓会用法师之前不看其他职业
* 子虚子 觉得也许我这辈子都看不到其他职业了。。。

成了!吾是万动,亦是海灵;吾是标动,吾是迅捷。吾要把万动泉的水白白的赐给没动作的人喝。——启动录21:6

——2014年1月7日,太古的群公告

Mystryl=The Hidden One=Lord Ao
参考文献:AAN Page. 49,F&A Page. 30
逻辑严谨,无懈可击(死)于是至高无上的神上神密斯瑞尔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生之年的2版学派和专精法师填坑计划:
防护,咒法,预言,塑能,幻术,附魔,死灵,变化,地,水,风,火,空间,力场,暗影,炼金,机关,几何,诗歌,野魔法,共通

防护师,咒法师,预言师,塑能师,幻术师,附魔师,死灵师,变化师,控地师,卜水师,占火师,唤风师,次元师,力能师,灵术师,影法师,炼金师,奇械师√,几何师,歌法师,狂法师

——希望有生之年能填完吧。。。


shipiaozi忧心忡忡地跟我说:“现在从3r到4E、从4R到5E,甚至还有果园的很多地方,一个歧视shipiaozi、迫害shipiaozi、虐待shipiaozi的事实联盟已经形成。人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理论就受到嘲讽,必须让世界上更多有知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支持清晰正确的shipiaozi理论……” “等等,”我说,“他们都怎么嘲讽你了?” “他们既不肯同意我的观点,又不肯不提实战!”shipiaozi一脸悲愤地说。


“你手中的这本书是对《龙与地下城》3.5版角色扮演游戏规则的最终修订。这本书在编制的过程中,从各种规则扩展、勘误和阐释中汇集了大量资源,是进行《龙与地下城》游戏的官方权威指南。这本书修正并阐明了规则,并且从游戏乐趣和规则简化两方面进行了适当的扩充。当现行的核心或扩展规则与本书矛盾时,一律以本书,即《万律全书》为准。如果你在进行游戏时对游戏规则产生了疑问,本书就是为解答你的疑问而问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