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异世界奇幻谭】 第十二章 Log  (阅读 456 次)

副标题: B罩杯!公开处刑!建筑大师狐吸器!

离线 NicoNicoNi~

  • Guard
  • **
  • 帖子数: 112
  • 苹果币: 1
【异世界奇幻谭】 第十二章 Log
« 于: 2018-05-08, 周二 20:30:34 »
<Anacius>   脱离了危险的水域回到爱尔梅纳斯大概是2天后
<Anacius>   你们将那条不成龙形的绿龙安顿在高塔一处安静的房间中等待昏迷的她的醒来
<Anacius>   然而却没想到那已经是整整10天后的事情了。

*   Jane 在埃斯特里拉丝的怀抱中治愈
<Anacius>   她没有恢复巨龙的形态,一直保持着半龙半人的身姿昏睡在房间中。
<Anacius>   在你们的知识里,龙族能化为其他类人形态的就只有银龙。
<Anacius>   尽管身体上仍保有着部分属于龙族的特征,比如说头上的犄角与龙的尾巴
<Anacius>   可以说是她已经失去了巨龙的形态了吗?

<凌恩>   “这已经算不上龙了,和别人说是龙裔可信度还高点吧。”
<煌>   “狗,狗头人?”
<常凯申>   ”妹子你莫非姓秦?“
*   Jane 摸了摸B罩杯的皮肤
<常凯申>   ”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
*   常凯申 突然开始唱

<Anacius>   10天后,你们就在温暖的太阳底下摸……咳,定点巡查城市时,顶着阳伞的艾斯特莱雅前来报告那条龙醒来了的消息。
*   凌恩 摸了摸艾斯特莱雅的头
<Anacius>   不过,看着艾斯特莱雅闪烁的目光,似乎刚才发生了点什么。
*   常凯申 察言观色!
*   煌 跟风察言观色!
<Oicebot>    常凯申进行我很好奇!检定: 1d20+13=13+13=26
<Oicebot>    煌进行我真的是跟风的!检定: 1d20+2=10+2=12

<Anacius>   常凯申看了下艾斯特莱雅的脸,然后扫视艾斯特莱雅的胸,接着艾斯特莱雅的全身,后者原来整洁的衣服上有着数道细微撕裂的缝口
<Anacius>   跟风的煌很明显只是在跟风死盯住艾斯特莱雅来看

<煌>   “眼睛酸了,光头看到什么没?”
<Anacius>   和平常的艾斯特莱雅相比,她似乎受到了点惊吓?
<常凯申>   ”看到了,皮肤真棒“
<Anacius>   艾斯特莱雅立马按住衣服上被撕破的缺口,
<Anacius>   “你们赶紧过去吧,她刚才还在竭嘶底里地叫喊着”

<凌恩>   “好了好了,赶紧去看看那条绿龙吧。”
*   Jane 火速前往
*   常凯申 跟上
<Anacius>   你们推开临时安顿绿龙房间的大门,
<Anacius>   并无太多摆设的房间似乎刚遭受飓风的席卷,
<Anacius>   一片狼藉
<Anacius>   石墙上数十道深刻其上的爪痕

<煌>   “哇,这是干什么”
<Anacius>   床上用品也被撕成碎片散落在地上
<Jane>   “B罩杯,你在哪儿——”
<常凯申>   ”那个不是猫抓板呀”
<凌恩>   “你想想,你被关起来电击治疗到昏过去,醒来看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   凌恩 摊手
<凌恩>   “大概就会和炸毛的大猫一样?”

<Anacius>   在房间中心处,如今正站立着一名沉默中的半龙少(?)女。
<煌>   “我会先看看有没有红蓝双色的女仆”
<Anacius>   若非看到她激烈地抖动的肩膀,大概会被当成房间的一部分。
<Anacius>   “为什么……我的身体……”

<Jane>   “变成这样了?大概是那些底栖魔鱼觉得触手Play一整条龙不够色情吧,给你换成了人身。”
<Anacius>   “不——!”
<常凯申>   “说出来也许你不信,是它们动的手”
<Anacius>   她愤怒的声音变成尖锐高昂的咆哮
<Anacius>   “我要杀死它们!”

<煌>   “沉默术,来人沉默术!”
<常凯申>   “别冲动别冲动,这位大哥已经杀了它们”
<凌恩>   “那么我有个问题……”
*   常凯申 指了指jane
*   凌恩 双手抱胸靠着墙看向对方
<凌恩>   “你现在还剩多少力量?”

<常凯申>   “蓝翔”
<Jane>   “去吧去吧,我不拦着你。虽然play你的那几只我都杀了,但是大概还有几十倍数量的在那儿。”
<Jane>   “都是好事儿。”

<凌恩>   “以你现在的形态而言。”
<煌>   “这时候jane应该过去给一个拥抱!”
<Anacius>   听到凌恩抛出的疑问,龙女停下了她正要冲出房间的举动
*   煌 开始点火
<Anacius>   很显然,她现在比当初你们遇到的那条绿龙还要鶸上十倍
<Anacius>   你们看啊,刚才她发出的龙威连墙角的老鼠都没吓跑

<Jane>   “先说说吧,你都遭遇了啥。反正复仇也不急于一时。”
*   Jane 总之先靠近一点B罩杯

<凌恩>   “呀咧呀咧……”
*   凌恩 扶额

<Anacius>   “你……你说得对,狐狸……我大部分的力量已经被那些鱼……”
<煌>   “啊,对啊,是狐狸啊!”
<凌恩>   “总之,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欢迎来到爱尔梅纳斯。”
*   煌 摇尾巴!
<Anacius>   “我的记忆……还有部分记忆……”她在回想的同时痛苦地按着头上的犄角
*   常凯申 被萌到
<Anacius>   “我记得我在睡觉的时候突然被几只不知哪里来的鼠类袭击了……”
*   凌恩 装傻
<煌>   “这种的?”
*   常凯申 装傻+1
*   Jane 远目
*   煌 指墙角的老鼠
<Anacius>   “好像还有什么虫子爬到我背上……当时……我还没睡醒就逃了……”
<Anacius>   “恶魔……”
<Anacius>   “我接着遇到了一群恶魔……它们将我束缚住之后就把我押到那些臭鱼的老巢里了”
<Anacius>   “然后……”

<Jane>   “然后遇到了我?”
*   Jane 指了指自己

<Anacius>   “它们从我身体里抽取我属于巨龙的力量!!”
<凌恩>   “所以你现在变成这样了?”
<煌>   “巨龙的力量居然可以抽走的吗!”
<Jane>   “恶魔?”
<Anacius>   “从结果来看,是的。”
<凌恩>   “可是恶魔和底栖魔鱼联手……难以想象啊,它们打算干什么……”
<凌恩>   “这么说来,你认不认识这个从袭击我们的恶魔身上掉下来的玩意?”
*   凌恩 掏出迷之经匣

<Anacius>   “这个东西在这里!”
<Anacius>   龙女快步冲向凌恩,企图一手将这个经匣夺过去

<凌恩>   “等等,你先说清楚这是什么。”
<Anacius>   “这是……嗯……忘记是谁赋予我的使命……我要守护这个经匣不能被夺走。”
<Anacius>   “可恶……记不起来——”
<Anacius>   龙女尾巴激动地上下拍打着地板。

*   常凯申 继续被尾巴吸引目光
<凌恩>   “那这个东西也没有什么能力是你能想起来的?比如启动方式或者摧毁方法。”
<煌>   “提问,这个龙之声书页也是你的吗?”
<Anacius>   “为什么我的东西都在你们这里的!”
<凌恩>   “大概那帮子恶魔才洗劫了你的老窝吧”
<煌>   “还有一瓶气味非常特别的药水,这个也是你的?”
<凌恩>   “然后我们在上面搭房子的时候好像碰到了那群恶魔,我们就顺手把它们也洗劫了。”
<常凯申>   “你→恶魔→我们,这样子传递了过来”
<Anacius>   “无慈悲的恶魔!让我遇到它们一定要把它们撕成肉末!!”
<Anacius>   “啊,这个不是我的。”

<煌>   “这件修身内衣呢?”
<Jane>   “不是?”
*   Jane 拨开盖子,给B罩杯闻了闻

<煌>   “哦,你应该用不到,这是给巨乳用的”
*   常凯申 赞同的点了点头
<煌>   “好像都不是线索呢”
<Anacius>   “我记得是Melni送给我的,说很好喝的快乐水……但是太难闻了,我随手丢掉了”
<煌>   “Melni是谁啊?也是龙?”
<Jane>   “Melni?”
<常凯申>   “Melni是?”
<Anacius>   “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余4条”
<煌>   “你是不是最弱的那个?”
<Anacius>   “才不是!我很强的!”
<煌>   “那你怎么被手撕了,是最弱吧”
<Jane>   “那龙族怕不是已经完蛋了。”
*   Jane 总之把快乐水喂给B罩杯

<Anacius>   “……”
<常凯申>   “你们是五色战队么?”
<Anacius>   “五色战队是什么……”
<Anacius>   “诶……诶?”

<常凯申>   “就是,你们一共5种颜色的龙,然后组成一队?”
<Anacius>   “确实是五种颜色……”
<煌>   “都是什么颜色的?”
*   Jane 想了想,换成了龙香水
<Jane>   “那这个是啥?”

<Anacius>   “白,红,黑,蓝,绿?”
*   Jane 拔了盖子在B罩杯面前晃了晃
<Anacius>   “……不知道……”
<Jane>   “不知道还行,要不你尝一口?”
<Anacius>   “不要——!”
<Anacius>   “这种东西谁会去尝啊!”

<Jane>   “这种东西,看上去和水差不多嘛?”
<凌恩>   “你尿一泡再看看?”
*   Jane 悻悻地收起来
<Jane>   “好了好了,讲讲恶魔的事情吧,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Anacius>   “说起来,这里是哪里?”
<Jane>   “温泉上面的地面。”
<Jane>   “你还记得我吗?”

<Anacius>   “之前,我记得你们说这里是爱尔梅纳斯?开什么玩笑,你们哪里像个学者。”
<Jane>   “把你救了,运回来了。”
<凌恩>   “如果你不介意出门看看现状的话……你就知道了。”
*   常凯申 觉得自己还是挺有学者气质的
<Jane>   “这一片废墟,哪儿来的学者,你是不是睡过头了。”
<Anacius>   “哦……谢谢……”龙女用几乎没人听到的声音对Jane道谢
<Jane>   “不客气。”
*   Jane 拍了拍B罩杯,带她出去

<凌恩>   “也许是末世之前的事情,谁知道呢。”
<凌恩>   “反正和现在的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了。”
*   凌恩 耸肩

<煌>   “我是学者,吃鸡学家!”
<常凯申>   “42岁,医生来的”
<Anacius>   你们带着龙女走出了高塔,后者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在我仅存的记忆里,爱尔梅纳斯是个鸟语花香的乐园,来自世界各地交流知识的学者漫步在白色的大理石板街道上。”
<煌>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
<Jane>   “你这一觉睡的时间恐怕太长了。”
<Anacius>   “睡太久了……不清楚”
*   Jane 给她简单地讲了讲现在的形式
<凌恩>   “那都是过去沉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欢迎来到末日。”
<Jane>   形势*
<煌>   “问题来了!你现在真的要去手撕触手怪吗?”
<Anacius>   “我要去。”
<Anacius>   她的语气坚定。

<煌>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常凯申>   “那么多触手怪,咱们得用策略,一步步来把”
<Anacius>   “我感觉我有一定要做的事情。”
<Anacius>   “但是我的记忆被它们夺取了一部分。”

<煌>   “我觉得你应该先去找你那四个同族”
<Anacius>   “我也很想去……不过……那个,忘记了……”
<常凯申>   “团结就是力量~"
<凌恩>   “那你有没有联系你同伴的手段?”
<Anacius>   “所以我一定要去那些鱼那里。”
<煌>   “可是那边被我们炸掉了啊”
<Anacius>   她摇头否定了凌恩的问题。
<凌恩>   “炸掉了一部分吧,大概。”
<常凯申>   ”你力量还在的时候都被它们打败了,现在你更对付不了它们啦“
<Jane>   “这些能量块是什么?”
*   Jane 从腰包里掏出了一些能量块

<Anacius>   “我只是被一群老鼠偷袭了,然后被恶魔逮到我最虚弱的时候!”
<Anacius>   龙女看着Jane手上仍散发着淡淡光晕的小石块摇头。

<煌>   “哦,再问一下,你一直在我们脑海里喊救命,那是怎么做到的”
<Anacius>   龙女指着Jane刚才拿出来的龙麝香,“我只是尝试对染有这些的人传出我的声音。”
<凌恩>   “那这个你先拿好,反正在我们手上暂时也没有什么用。”
*   凌恩 把经匣交还给对方

<Anacius>   “不过实在太好了,这些如果太久的话,就会失效了。”
<煌>   “卧槽,洗手洗手!”
<Jane>   “你知道这是啥啊?!”
*   Jane 又把龙麝香掏出来

<煌>   “差点就睡眠不足而死了,太可怕了”
<Jane>   “这到底啥,你要不说我就往你嘴巴里灌了。”
<常凯申>   “又想起了黑眼圈的恐怖”
<Anacius>   “不要在别人面前拿出来啊,很羞人的!”
<Jane>   “就你那穿破大脑的叫床声害我们一周没睡觉啊,很羞……什么?”
*   Jane 愣了愣,还是收起来了

<Anacius>   龙女接过经匣,定定地看了你们一眼,“我很感谢你们。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煌>   “那么你是不是决定交给我们使用了?”
<常凯申>   “中央已经决定了。。。”
<Jane>   “所以到底是啥。”
*   Jane 靠近B罩杯低声问道

<Anacius>   “这个匣子里,寄宿了某位神的一部分。”
<凌恩>   “……嗯?”
<Anacius>   “我不能说出它的名讳,否则会被它的爪牙听到的。”
<煌>   “你不是不知道吗!”
<Anacius>   “这些是知道的!但是另外关键的没了!”
<煌>   “名讳你还记得?”
<Jane>   “关键的?”
<Anacius>   她点了点头
<Anacius>   “我知道它的名字,但是它是谁……我记不起来”

<常凯申>   “是缺XXX么?”
<Anacius>   “不过,它应该是无尽深渊里的某位。”
<Jane>   “秦O德里奇?”
<煌>   “唔姆,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吧,我们可以火化了它吗?”
<凌恩>   “深渊……那群恶魔的神?”
<Anacius>   “嗯,是它们的主子。吧?”
<常凯申>   “火化可以干掉神么?”
<常凯申>   “而且好像深渊的应该都不怕火吧?”

<Anacius>   “如果能火化就可以简单摧毁,估计我也不用摸,咳咳……守护它那么久。”
<Jane>   “所以这水到底是啥,你不说我就喝掉了。”
*   Jane 注意力还放在香水上

<Anacius>   “说不定当这个经匣被摧毁的同时,它部分的存在就会被释放了。”
<煌>   “有道理啊,找个地方埋了怎么样?”
<Anacius>   “别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还是还给我把!”
<常凯申>   “话说这个盒子可以提升智力,莫非那个神是失了智?”
<煌>   “反正你现在也没办法好好守护它了”
<Jane>   “才不给。”
*   Jane 手一缩又收起来了

<Anacius>   “只要找回力量,我就能继续守护它了。”
<煌>   “拉倒吧,你现在怕是潜水都会憋死”
<Jane>   “你知道怎么把被夺走的力量夺回来?”
<煌>   “我们过去的路上可是有一个深渊的”
<Anacius>   “大概先把那些鱼都打死,找到存放的地方,就可以了?”
<Jane>   “……”
<Anacius>   “我最擅长憋气了!龙都会游泳!”
*   Jane 摸了摸她的脑袋
<常凯申>   “第一步就是个大难题了呀”
<Jane>   “这孩子是不是被触手play傻了。”
<煌>   “头疼啊,你现在老鼠都打不过吧!”
<Anacius>   “……”
*   煌 拎起老鼠放到她面前
<Anacius>   “蛐蛐老鼠——!”
*   煌 甩了过去
<凌恩>   “唉——”
<Anacius>   龙女正尝试用龙威将老鼠吓死,然而当老鼠在半空中扑脸而来时她下意识就一爪拍过去了
*   凌恩 叹气
<Anacius>   老鼠飞得很远,然而似乎没有承受太大的伤害,叽叽一声溜了。
<煌>   “老鼠酱,安全着陆。”
<Jane>   “丑话说在前面,上次为了救你,打死三只魔鱼弄得我都快挂了。”
<常凯申>   “我们需要更大当量的技术支持”
<Anacius>   “你们都可以把我从那里救出来,那么就意味着你们很强了!请帮我吧。”
<Jane>   “帮你?行啊,所以这是啥。”
*   Jane 又掏出香水,今天我就杠上了

<Anacius>   “……龙……”龙女看到叕被递到脸上的香水,声线都变得抖起来,“……,……香……”
<煌>   “好了好了,这不就是口水吗,谁睡觉不流口水啊!”
*   常凯申 举手
<Jane>   “什么?听不见,大声点。”
*   Jane 一伸手堵住煌的嘴

<Anacius>   “龙麝香!龙麝香!!是龙麝香!!!”龙女闭上眼睛大吼着,“是龙族发情的时候会分泌出来的龙麝香!!!行了吧!!!”
<煌>   “啊,原来不是口水!”
<常凯申>   “噗”
*   煌 记笔记
<Jane>   “哦。那你是在做春梦咯当时?”
*   Jane 冷静地收起来
*   Jane 又取出能量块

<Anacius>   她说完后身体失去了一切力量颓坐在石板上
<Jane>   “想要反攻底栖魔鱼的老家也不是没机会,重点是这个东西。”
<Jane>   “这个能量块的结构不稳定,被能量激发就会发生爆炸,当时我就是靠引爆这个救得你。”

*   煌 小声:“嗯,我觉得她取回力量之后,第一件事情是把jane吃了”
<Jane>   “底栖魔鱼的巢穴几乎都串联着这个东西,有办法一次性引爆的话,应该就有机会了。”
<凌恩>   “这群鱼是住在炸药桶上吗……”
*   凌恩 小声:“嘘,让他继续做他的美梦吧。”

<煌>   “那些鱼有防止这些晶体的容器,也许是靠那些东西稳定的吧”
<Anacius>   你们当时看到这些能量块是包裹在致密的肉瘤之中
<Jane>   “透过引爆固定几个点,来使得建筑物倒塌,进而触发更大的爆炸。”
*   Jane 隐约回忆起前世工程兵的爆破手法

<煌>   “那是工程师应该干的事情吧!”
<Jane>   “有人懂建筑知识就好了。”
<Anacius>   若非Jane力大剑锋,大概普通的火焰和电击都破不了那些节点。
*   煌 掏出万能的狐吸器!
<煌>   “这孩子略知一二”

<常凯申>   “这孩子,难道是星际火狐么?”
<Anacius>   (狐吸器:略懂略懂
<Oicebot>    煌进行我也是+5哒!检定: 1d20+5=20+5=25
<Anacius>   煌从略知一二的狐吸器那里得到了极其专业的分析,Jane提出的计划完全有可能
<煌>   “这孩子说你很有前途,等下听它指挥”
*   煌 拍拍jane

<Jane>   “行吧,那睡一觉出发。我研究一下B罩杯的淫水有什么其他功能。”
<常凯申>   “突然说了很糟糕的词”
<Anacius>   就算依托着水的浮力,如此庞大的建筑也是需要坚固的支撑才不会被水压粉碎或是沉到水底之中
<Anacius>   只要爆破掉其中最重要的支撑点,就能达成计划了。
<Anacius>   就在你们商讨反攻计划时

<Jane>   “哦对了,只要需要同时爆破的话需要传呼机。”
<Jane>   “我们把这水给大家都抹上,到时候让B罩杯来发号令就好。”

<Anacius>   龙族的少女此时此刻正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低声地抽噎,接连的打击对她来说太沉重了。
*   Jane 立刻想到了用途
<煌>   “我,有珍珠。”
<煌>   “顺便我不想再听叫声了!”

<Jane>   “行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帮你取回尊严呢么。”
<Jane>   “只是听指令而已。”

<凌恩>   “你真好意思说……”
<Jane>   “放心吧B罩杯,力量明天就取回来了。”
*   Jane 拍了拍少女

<Anacius>   “我已经被玷污了,我已经没有尊严了……”
<凌恩>   “这么看来明天就是JANE的忌日了……”
*   凌恩 和其他几个人小声嘀咕

<常凯申>   “RIP”
<Oicebot>    Jane进行这是啥检定: 1d3=2=2
<凌恩>   ……
<凌恩>   妖火术

<Anacius>   为了能一口气捣毁底栖魔鱼的老巢
<Anacius>   你们准备了一整天的时间

<Oicebot>    凌恩进行投个炼金看看检定: 1d20+20=20+20=40
<Oicebot>    凌恩进行检定: 40*15/7=85.714286
<Oicebot>    凌恩进行检定: 50*15/7=107.142857

<Anacius>   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两点,你们才正式地整装出发。(绝对是做好准备才2点出发,绝对不是有某个人睡到2点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