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MC】永夜的族群(随缘翻译中……  (阅读 570 次)

副标题: 翻译:薛猫

离线 NewAlbionDrone

  • 版主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3
  • Vive la Monad!
【MC】永夜的族群(随缘翻译中……
« 于: 2022-07-25, 周一 17:41:41 »
引用
翻译不包括怪物数据和开团点子


Arachs
蛛人

掠食性的蛛人由蜘蛛王的残部组成,它们是被卡勒弗斯提大酋长击溃的王国的幸存者。蛛人的存在与蜘蛛王密切相关,据说它们和自己统治者一同被消灭了。但近年来,有可信度存疑的探险者吧报告称蛛形类依然活着,在达沃卡深处活跃。有人说他们在林中遭遇了蛛人的捕猎群,或是在遗迹中寻找奇物的蛛人。还有人的团队中有成员被掳走,很可能是被当成奴隶或是食物。最疯狂的传言说发现了它们生活的金字塔,和Serand金字塔一样巨大,但地图没有记录,陷在地下,被浓密的植被复盖。
这些间断出现、但越发频繁的报告和传言让人们推测蜘蛛王的子民已经准备卷土重来了。氏族中流传的传说警告道:蛛人将复活死去的君主,发起新的征服战争,在达沃卡散布恐惧和死亡。但这不太可能。在大部分目击者的描述中,蛛人尽管十分危险,但不过是那个曾经灿烂的种族的可悲残余而已,它们如今只不过和其它掠食野兽一样在林中游荡。
据说人形的蛛人在远处可能会被误认为是人类,特别是穿着人类衣物的蛛人。但只要靠近观察,它们的蜘蛛特征便无法隐藏:一排四只的蜘蛛眼、有毒槽的颚、有七个关节的肢体,末端是三支利爪而不是手指,身体复盖着直立的毛发。甚至可能存在不同种类的蛛人。有些证言还说感到威胁的蛛人会揉掉毛发在自身周围创造出讨厌甚至有毒的云团。而其它目击者说某一只蛛人有疣子似的吐丝器,能够织网。因此,有理论认为蛛人会朝更形似蜘蛛的方向演化,但不确定这种变化是成熟,还是社会地位提升或某种神圣提升的效果。


引用
亲爱的姐姐:
我正在金色丝线织成的卵中给你写信,唯一的光源只有一支快要熄灭的蜡烛。随着我在羊皮纸上写下字母,毒液也在我的血管中扩散。杀了我的人倒在一边,身体被我可靠的刺剑刺穿。死亡让她那多节的肢体扭向了不自然的角度,她的脸上有四个一排的蜘蛛眼。她的颚是毒钳,其中一颗断了,深深地扎进我的大腿。
我的另一只手抓着Taar十字架,蓟花要塞的贩子搞错了,说它是远古的普里奥斯徽记。但它不是太阳,是一只金色的蜘蛛,是Angathal Taar的圣徽,她的王国曾是金字塔连成的巨网。Serand金字塔已经被调查过了,但我找到了另一座,沉入地底、几个世纪未被涉足的一座。这个Taar十字架就是我的钥匙,带我进入金字塔下层,发现了这枚金色的卵。啊,当我触碰时,它的歌声多么悦耳;它的丝线一点一点打开,向我展示空荡荡的内部。
监视蛛爬下来的时候,我逃进了这里。但直到卵合上我才意识到这正是他们的目的,把我敢进这个金色的陷阱。我听见它们在外貌歌唱,沙哑的声音夹杂颚部的咔哒声。一开始我以为它们是为了我或者是它们死去的姐妹而唱,但现在我意识到了,这是仪式的一部分。我会转变,我会死去,再重生为他们的一员。在读这封信的人啊,请把它带给我的姐姐,她在蓟花要塞。
亲爱的姐姐,房子现在是你的了,你再也不用忍受我的懒惰和关于蜘蛛王的梦幻。我已经被编入它的军队,下次再见时,你的话语再恶毒也比不过我口中的毒液。
你谦恭的,Lemelio Starak


揉皱的信,在一只死去的蛛形人身上发现,在达沃卡深处被杀


引用
娅萝艾妮塔如是说
“……在咔哒、嘶嘶地敌群中,Angathal后代战斗着,骄傲地站立。用矛与斧,用滴着毒液地下颚,arak-an和arak-zanz进攻Serembar要塞……”



引用
已纺的丝线,有始亦有终。但永不消失。已终结的丝线依然留存,永恒地被被存在束缚——本质、不灭、不变。若终结与终结相融,则起始成为虚无,终结成为虚无,已终结的成为永恒。终将如此,我们的统治者和世界之主,Angathal Taar。
Taar预言节选
« 上次编辑: 2022-08-09, 周二 23:21:00 由 NewAlbionDrone »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

离线 NewAlbionDrone

  • 版主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3
  • Vive la Monad!
Re: 【MC】永夜的族群(随缘翻译中……
« 回帖 #1 于: 2022-07-25, 周一 17:43:00 »
Bestiaal
兽人

引用
我不明白蓟花要塞的人为什么用奇怪的眼神和庇护符号对待我们,花了好久我才意识到都是冲着我们挑选的向导。这位戴面具的女孩内向谨慎,从不在其他人面前显露真容。但她无疑是合格的向导,她能找到森林中最快的捷径,有好几次她的直觉让我们免遭埋伏和陷阱。确实,她追踪的时候像狗一样在地上嗅,但夷族人也使用同样的技巧。
老实说,我看不出有什么值得警觉和担心的——直到我们被爬尸包围。那女孩长出翅膀飞上天空,弓弦仿佛在歌唱,接着她俯冲到地面假如战斗。她突然变高、变壮,长出了锐利的长爪。我不得不说,那一刻我们的向导成为了这次探险中最有趣的东西。

Erbalmer教士
普里奥斯探险队队长

根据他们的传说,这个自称兽人的古老变形者种族最初是辛柏隆人类的盟友,但最终成了他们的奴隶和敌人。根据在奥戴班发现的马赛克碎片,兽人和精灵一道对抗人类。学者们花了许多年才意识到马赛克描绘的不同形态的生物属于同一种族,有的有翅膀,有的没有;有的又高又壮,有的瘦小无害。兽人的天生形态——即是他们每天早上醒来和死亡时的形态——是拥有野兽特征的人类,有稀疏的毛发和无毛的尾巴。因为拥有变形能力,他们能获得不同的外形和特质,以应对不同环境。

引用
被群鸦山脉包围,远离北方。我们找到了他们的村子,在长满树木的山谷李。Dareen和Sagal在哪里,Dareen被穿在杆子上,Sagal被绑。这些野兽发现了我们,我们逃到了这里。寂静意味着它们正在靠近。愿普里奥斯让这只鸽子把我的告别带给你。你永远的Enon。

辛柏隆毁灭后,这些变形者撤入了与世隔绝的群鸦山脉。最近它们在人类居住地再次出现——一开始是维沃得,再逐步往西和往南。它们的目标,如果有的话,依然是未知。人们在达沃卡明域和安珀利亚的边境定居点和前哨站遇见的兽人似乎都是单独行动或是组成小群体,进行捕猎,更准确地说,是猎食行动。有很多可怕的故事说,人类也在它们的食谱上。根据已有信息,这个种族大部分成员都擅长战斗,十分危险。但也有传说描述了一些尤其可怖的兽人,甚至连同族都畏惧它们。据说这类兽人的变形能力高强,它们能够与glint形成共生关系。幸运的是,至今未有这种携带glint的兽人在安珀利亚土地上引发骚动,据说它们快如闪电,极其强韧。但也有蓟花要塞和卡斯托尔的故事说被携带glint的兽人最终的兽人会消失或被杀。或许大学士Eufrynda的说法有部分是正确的:安珀利亚大部分兽人都是逃亡的兽人,而携带glint的兽人是被群鸦山脉山谷中的一些定居点派出的。
« 上次编辑: 2022-08-09, 周二 23:20:17 由 NewAlbionDrone »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

离线 NewAlbionDrone

  • 版主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3
  • Vive la Monad!
Re: 【MC】永夜的族群(随缘翻译中……
« 回帖 #2 于: 2022-08-09, 周二 23:18:28 »
Colossi
巨像

引用
你最好相信我近距离目睹过巨像,非常近。那是个让人情愿待在帐篷里的雨天——瓢泼大雨落在树冠上,雨点破碎成湿乎乎的雾,或者在树叶上汇聚成股敲在头上。但我背上箭袋,逼自己去检查外面的陷阱。
有个陷阱放置在了靠近锚十字(Anchor Cross)废墟的位置,我就是在那里发现他的。他是给个女巫,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着装还有树皮面具。毫无生气,死了一般。没有明显伤口,但脸上有黑色无痕,像是酸液……或者是死亡的灼伤?
我赶快去检查他的脉搏。心脏还在跳动,虽然很微弱。就在我把治疗草药轻轻拍在他的脸上的时候,我听见了——身后传来巨大的嘎吱声,仿佛结实的树枝正在被慢慢折断。我转过头,迎面而来的是仿佛来自地狱的低吼和即将把我碾碎的前腿。我吓呆了。完全动不了。
就在那时女巫醒了,巨像停了下来,和我一样一动不动。如果草药花多一次呼吸才起效,我就会被碾成泥巴了,你也就不存在了。都是真的!

安珀利亚人和大多数夷民氏族将女巫的传奇坐骑称作巨像。这些巨大的肉食动物看起来像是木头与血肉的混合体,让所有人畏惧和尊敬。但如果遭遇它们的人知道了它们真正的来源,这种情感或许会更加强烈。巨像不同于其它野兽。它们是被制造出来的。
女巫在此使用的秘术仪典被严格保密,只有最有经验的女巫才知道——林巫、氏族守护者以及拥有同等力量者。被外人问及时,他们会说巨像和铁盟一起一起来自西方,这就是为什么它们被称作巨像的同时还有精灵语的名字,eliend。
创造巨像时,首先要有一位濒临成为秽物的女巫,并且自愿牺牲自己以继续战斗。在仪典中,女巫被转化成为血肉与木头的混合体,并且被除去所有腐化,剥夺记忆和意志。剩下的只有饥饿的巨像,渴望服从通过仪式与自己联结的女巫。
这就是为什么野生的巨像如此稀少。孤独的巨像出现的原因时它们的女巫被杀了或是因为别的原因无法照料自己的造物。这样的巨像会被野兽或社会性生物聚集的地方吸引,试图找到新的值得它们忠诚与协助的主人。它们经常会在一片区域停留很久,若对生肉的渴求没能得到满足,它们迟早会攻击——为了在前往其它地方前填饱肚子。

引用
女巫的巨像能抬
女巫的巨像能踩
能踢、能抓、还能咬
这就是巨像的需要

达沃卡流行童谣
« 上次编辑: 2022-08-09, 周二 23:21:46 由 NewAlbionDrone »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

离线 NewAlbionDrone

  • 版主
  • *
  • 帖子数: 563
  • 苹果币: 3
  • Vive la Monad!
Re: 【MC】永夜的族群(随缘翻译中……
« 回帖 #3 于: 2022-08-09, 周二 23:19:53 »
Corrupted Nature
腐化自然


引用
我们包围了女巫,她也知道。她无处可逃了,一边是悬崖,另一边是沼泽。她退入峡谷,用她该死的荆棘怪兽阻挡我们。
我们有几个向导迟疑了,不愿服从命令追进阴影中,但是我紧追不舍。必须承认,峡谷底部让人不安——一片灰烬的颜色,仿佛岩石都被焚尽,再没有生命造访。甚至空气都干得让人觉得风没能把水汽带进这处灰烬峡谷。我想这是适合女巫之死的地方。但开始攻击后,我才意识到她的撤退是精心规划的。她知道自己会死,于是要把我们一起拖下地狱。我们的战士进入峡谷,我用们祈祷和咒语,而女巫召唤了黑暗同盟和我们战斗。腐化从空气中渗出,避无可避。我们知道自己再做什么——以火攻火,只要我们训练得当。我们是这么以为的。可那时,在那里,我们全错了。
黑色泪滴般的腐化落到地上,每落地便会出现一个魔鬼,攻击我们和女巫。它们不在意撕裂的是谁。在我受伤、被护卫拖走前,最后听见的是女巫的笑声,笑声紧接着变成了尖叫,被诅咒的峡谷深渊毁灭了她和我剩下的队伍。
神殿骑士 Aralo Patio,返回圣墙城后的证言

在达沃卡更深处,无疑存在着与通常的自然十分不同的地方。声称群山中和安珀利亚平原上也有类似环境的人也是对的。无论某个区域的腐化是长久存在,还是经过几个世纪的休眠后爆发,又或是最近突然出现,这些地方都不该被造访,自然的怒火会威胁所有生命。不幸的是,恶意被到时可能为时已晚。
腐化自然又许多种形态——可能是缓慢淌森林的浓雾、泥土和植被都变成黑色的土地、散发腐臭的湿地,或是世界的物质结构上出现的裂口。女巫们给这些地点起名叫秽雾、夜之镜、黑土地和世界伤口,并认为这些地点有不同的强度和范围。有传说说一些世界伤口变成了末日裂口(Doom Chasm),连结彼界,从中涌出饥饿的魔鬼;有的说奶油般的迷雾跟随着原初秽兽;甚至有的说土地被邪恶的黑暗污染,旅行者和野生动物只要呼吸机会被腐化。
所有类型的腐化自然的共同点是会以各种方式伤害活物:腐化感染、腐化爆发,或是腐化具象化为秽物和魔鬼。后者来说,秽兽有不同的出现方式——有时从黑土地泥沼中爬出,有时是从雾中显形,有时是打破世界伤口的裂缝出现。
遭遇腐化自然时用下表确定该区域的危险。根据表1掷骰决定GM要对表2掷骰多少次。如果要进行多次掷骰,同样的结果不能重复出现,若重复则再次掷骰。只允许一个造成致命腐化( Virulent Corruption)的结果。还要注意,若不止一个掷骰结果是生物攻击,这些生物的出现会间隔5+1d6轮——从最弱的开始,按照强度递增依次出现。

引用
表1:危险数量
1d10 表2掷骰次数
1 1
2-3 2
4-7 3
8-9 4
10 5

引用
表2:腐化自然中的危险
1d20 类型 效果
1 致命腐化 每小时/场景进行一次强壮检定,失败承受1d4临时腐化
2 致命腐化 每小时/场景进行一次强壮检定,失败承受1d6临时腐化
3 致命腐化 每小时/场景承受1d4临时腐化
4 致命腐化 每小时/场景承受1d6临时腐化;进行强壮检定,失败承受1点永久腐化
5 报复 该区域产生的所有临时腐化翻倍
6 报复 所有在该区域承受了临时腐化的角色,承受等量的体质伤害
7 报复 所有在该区域承受了临时腐化的角色,承受每点腐化1d4点体质伤害
8 报复 该区域产生的每点腐化召唤出1只恶魔(见173页Intruder),攻击随机目标
9 报复 每轮产生腐化是,该区域的所有角色承受可怕的幻觉;进行坚毅检定,失败需花费1轮防御幻想的敌人(不能进行任何行动)
10 报复 幻觉更强,检定为[坚毅-5];检定失败则无法行动1d4轮。
11 具象化 1d4个魔鬼,数据如腐化人类
12 具象化 1d8个魔鬼,数据如腐化人类
13 具象化 1d4个魔鬼,数据如腐化麋鹿
14 具象化 1d8个魔鬼,数据如腐化麋鹿
15 具象化 1d4个魔鬼,数据如Intruder
16 具象化 1d8个魔鬼,数据如Intruder
17 具象化 1d4个魔鬼,数据如腐化野猪
18 具象化 1d8个魔鬼,数据如腐化野猪
19 具象化 1个魔鬼,数据如Scorner
20 具象化 1个魔鬼,数据如原初秽物

引用
“未开化的人就像感染腐化的泥沼:恶臭、恐怖,被污秽的脉动充斥。”
Eufrynda,臭名昭著的大学士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probably an Andr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