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秦 序章故事 玉心的诞生  (阅读 7099 次)

副标题:

离线 WJGGHH

  • Peasant
  • 帖子数: 28
  • 苹果币: 0
秦 序章故事 玉心的诞生
« 于: 2021-03-28, 周日 19:17:02 »
翻译人WJGGHH(QQ2505077313)多来点人帮忙吧!
        三天后,她终于从那片荒芜神秘的黄色森林里逃了出来。这三天里她在逃跑途中不慎在崎岖的地面和陡峭的斜坡上刮伤了手脚。这三天里,她只能吃野果和树根,只能喝雨水。但他们还在坚持不懈地跟着她,像饿狗一样跟着她的踪迹,他们的铁刃在坚硬的皮甲上叮当作响。
        她的恐惧早已经消失了。焦虑已经在筋疲力尽中消耗殆尽,现在她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继续向前,继续奔跑,直到最后她甩掉后面的追兵,那将是她逃生的唯一希望。
        三天前,运气惊人的苏仪杀了他们中的一个士兵。但如果在一场真正的、面对面的战斗中,这个十五岁的弱小少女根本没有机会对抗来自铜臂军的士兵,因为铜臂军是赵王手下最残忍、最野蛮的雇佣兵。虽然北方蛮族之地到赵国国境只需要一天的路程,但直到现在,赵国的边境依然平和,这说明了很多东西。
        一大早铜臂军的人在朦胧的红色晨曦中从东方赶来,他们黑色的身形和威武的马匹轮廓分明。老村长赶忙跑出去迎接他们。这个小村庄一直忠于魏王,从不会不会拖欠每年的赋税,也从没有对魏国有过丝毫怨言。
铜臂军这些人并非真正的赵国士兵,但种种粗暴行径让人们很容易知道他们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他们既不尊重苍天,也不尊重生命。很快老村长就成了这个村子里第一个被鲨的人,他的胸膛被铜臂军的长矛所贯穿。
« 上次编辑: 2022-01-25, 周二 23:06:06 由 WJGGHH »

离线 WJGGHH

  • Peasant
  • 帖子数: 28
  • 苹果币: 0
Re: 秦 序章故事 玉心的诞生
« 回帖 #1 于: 2021-03-28, 周日 19:17:33 »
这座小村庄被火焰点燃,那些简陋的民居燃烧起来以后如同火把。慌乱和恐惧开始在这些手无寸铁的农民中传递。直至今日,苏仪依然记得那些在恐惧中的人们和家畜发出的惨叫。在这样混乱的环境下,所有人的眼里都充满了担忧和害怕,她只觉得自己看到一群酆都里逃出的恶鬼。那些士兵们像野兽一样怒吼,刀刃上流淌着鲜血,几乎杀光了村子里的大部分人。
几分钟之后,他们可怕的屠戮接近尾声。他们把那些女人、孩子和老人通通赶到村中心,让他们被大火吞噬。而当这些惨剧发生时,苏仪一直在从井里打水。当村长的尸体刚刚落地,她就跑去躲在猪圈里。她在泥泞的地上爬行,一路上尽是泥土和各种肮脏的东西,好几次差点被惊慌失措的家畜给踩到。当她艰难的爬回家时,却看到了令她心碎的一幕,她的父亲和两个兄弟被铜臂军无情的鲨害。她那个总是乐观开朗有着一副好嗓子的弟弟正在尝试用一把脆弱的武器反抗铜臂军,但刹那间他的头颅就被人斩下,滚落在苏仪的脚下几尺的地方。当一个畜生一脚把她弟弟的头颅踢进院子里时,苏仪只好狠狠地咬着舌头,不让自己哭泣亦或是吓得尖叫起来。
热泪顺着她脏兮兮的脸颊流了下来,滴进了泥里。当她看到她的整个世界崩溃时,她的身体因痉挛而颤抖。她向老天爷祈祷,希望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噩梦。这时,一头猪走到她跟前,嗅了嗅她的头发,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对闯入它领地的人表示厌恶。
她的命运在此刻似乎已经被定下了。
两个铜臂军循声跑到她所躲藏的地点,苏仪慌忙试图逃跑,但她不幸地在泥泞中重重地摔了一跤,铜臂军们粗暴地抓起她的头发,强迫她跪下,一边嘲笑着她肮脏的脸和身体一边把她拖去村子的中央。在一群吓坏了的村民中,苏仪看到她的母亲和妹妹抱在一起害怕得颤抖。她突然燥怒起来,跳到一个士兵身上,像一只走投无路的野兽一样咬住了他的脸。但那男人对她来说太强壮了,他立马把她摔倒在地上。然后一群铜臂军的人对他拳脚相加,她甚至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死去,结束这残酷的人生。

离线 WJGGHH

  • Peasant
  • 帖子数: 28
  • 苹果币: 0
Re: 秦 序章故事 玉心的诞生
« 回帖 #2 于: 2021-03-28, 周日 19:18:00 »
在这段令人绝望的时间里,苏仪一直沉浸在愤怒和痛苦之中。她只隐约看见他们把男孩和老人扔到火中,她甚至闻到烧焦的肉发出的刺鼻的臭味。她还听到了女人们的哭声和呻吟声。现在整个村子只剩下了大约三十个女人,铜臂军打算把这些女人押送到一个遥远的驻军营地里充作军妓。
之后铜臂军抢劫了村子里的每一栋房子,夺取了粮仓的每一粒粮食,把他们能找到的任何财物塞进自己的皮包,他们甚至烧毁了神农庙。在这一切之后,铜臂军带走了他们的俘虏,如同赶牲口一样让俘虏们爬上车轮镶嵌着青铜的战车,每个俘虏的双手双脚都绑着粗厚的麻绳。苏毅抬起头,凄凉地看了一眼正在缓缓塌下的家,而她自己的心也随着村庄的焚烧变成了灰烬。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她现在痛苦且折磨的和另外九个女人挤在一辆战车里,每一次来自战车的剧烈颠簸都让她全身感到刺痛。她明白,她还活着的理由就是因为深藏于身体之中的复仇渴望与疼痛。这马车里仍然带着那场火的味道,在她的头发里,甚至其他女人的眼泪里。外面的士兵们听到女人们哭声笑了起来,女人们在车内听着听他们粗俗且残酷的笑话。女人们每次都因为疲劳或伤痛而进入睡梦后,醒来又会看到这残酷的绝望现实。
当苍白的秋日落在她村子北边的森林树叶后面时,车队停在了路边。俘虏们仍然被绑着,喝着稀粥。苏仪找了个没太多人注意的地方躲在一边,大致观察了一下这些兵士的数量,大概有三十人左右,铜臂军的士兵们围坐在篝火边开始大口大口地喝酒,那股酒味儿飘散到了囚车那边,好些人甚至喝了半个时辰,连脸都变得红肿起来,于是他们开始打起了那些女俘虏的主意—毕竟,这些女人们很快就会被充作军妓,不趁现在先爽爽,实在是太可惜了。
他们不管那三个女人苦命的哀求,强暴地带走了她们,拖进了灌木丛里。这时苏仪忽然感觉有人抓住了她的深衣,猛地把她向后拉,因为她的双脚被牢实捆住,这拉扯使她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苏仪不由得惊呼一声。当这人的手快要抚摸到她的脸时,她又感到了一股愤怒的情绪在她心中升起。她咬紧牙关,一口咬住了士兵的手,士兵又惊又痛。用空的手重重地打在她的脸上,苏仪脆弱的颧骨啪的一声裂开,这迫使她的牙齿松开,苏仪重重的摔倒在潮湿的草地上。这时她的绳结稍微松了一点,但她听见士兵在咒骂,并愤怒地拔出刀来。
就在此时,她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那人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在雾中只能隐约看出她有着白净的皮肤和和从帽子里露出的几缕松散黑发。黑衣的一面绣着铜臂军的仪仗。苏毅抬起头来看向这个女子,她能想象到这个女子有着怎样美丽的样貌。
她慢慢走过厚厚的草地,手腕和脚踝上的金手镯发出刺耳的响声。苏毅注意到她那绿色的长指甲,里面像玉一样闪闪发光,还带着一股茉莉花的花香。
佣兵在苏仪的头顶上正要挥出剑,准备鲨掉她。但那女人用沙哑而威严的声音让他停下,听起来她似乎久居高位。士兵往后退了一步,苏毅从他那红肿的脸上看出对这个女人的畏惧。这神秘的女人走到苏毅面前,似乎在从她阴暗的兜帽里观察她。“这个女孩带有印记。所以你不能碰她。她是大人的。”戴着兜帽的女人转向士兵。“你应该不想承受来自大人或者我的惩罚吧?”只见那士兵浑身颤抖只能嘟囔出几个字,另一个在旁边的士兵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一幕,眼神里充满了恐惧。那女人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在南边五十丈有一个小池子,你们带她过去洗洗,她身上实在太臭了。”

离线 WJGGHH

  • Peasant
  • 帖子数: 28
  • 苹果币: 0
Re: 秦 序章故事 玉心的诞生
« 回帖 #3 于: 2021-03-28, 周日 19:18:28 »
“手脚都被绑着的话,我没法儿脱衣服。”苏仪怯生生地看着留着小胡子的铜臂军,那个铜臂军摸了摸他那油腻的小胡子,狐疑地看着她。他把她赶过驻扎点,穿过茂密的灌木丛,来到一个几乎藏在落叶下的小池塘边儿,落叶在池塘表面上漂浮着。苏毅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女人是谁,但从她的卫兵的恐惧中可以看出她是铜臂军中的重要人物。也许是个大巫,或者更糟的,她是一个妖怪。这或许让苏仪多少明白了点为什么这些人野蛮地破坏了村庄。苏仪却不知道黑衣女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记号?铜臂军之主想要她做什么?她根本不认识他!她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她不应该呆在那里等待命运,那比死还糟糕。
于是她的嘴角带上淡淡的笑,伸出自己被绑住的双手,卫兵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向她走去。他从挂在大腿上的骨制刀鞘里拔出一把小匕首,解开了苏仪的绳结。苏仪低下头,开始揉着疼痛的手腕。她柔软的皮肤被绳结划破留下了淡淡的血迹,她发誓从今往后她决不允许自己被人宰割。她转过身来,开始解开系在脏衣服上的粗麻束带。卫兵一动不动,站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舔着嘴唇,眼里闪烁着银荡的光芒。但是苏仪能看出,他仍然害怕那个黑衣女人的话,她让衣服顺滑地落在地上,把头发搭上肩膀“你能稍微帮我打理一下头发吗?太乱了,我也没有梳子。”她转过身来看着那个高个子铜臂军,他比苏仪高出不少。苏仪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他皱了皱眉头,审视了她几秒钟,然后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洋洋自得的微笑,他放下匕首,拿起苏毅的长发,解开绑在一起的发结。苏仪笑了笑,好像在感谢他,但她的笑容是冷酷的,几乎可以说是嗜血的。
奇怪的是,当佣兵的脸布满震惊和痛苦中时,她没有感到复仇的快意。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没有一点声音,他滑到地上,先是跪下随后瘫倒在地,双手拼命地捂住他胃部破开的洞,徒劳地试图留住从他身上流出的活气。苏毅看着这个人,紧紧抓住了那把血淋淋的匕首直到指关节发白,她刚刚杀了一个人。然而,她什么感觉也没有,既没有恐惧,也没有解脱。仿佛内心深处,曾经是她的心的东西,现在变成了一块石头。
但她很快清醒过来,必须要迅速逃离这个地方!她穿上深衣,系好束带,把匕首藏在束带里。她费力地拖着尸体扔进了池塘,尸体在水面上漂浮了几秒钟后,厚重的盔甲带着尸体沉了下去,消失在树叶下面。苏仪不知道她现在身处何地。她能听到铜臂军营地的声音,但却不能透过茂密的灌木丛看到营火。天变得很黑,冷得厉害。但她知道现在的自己绝无退路。于是她跑进森林里,远离了那个消失在树叶下的池塘。
大概一刻钟后,驻扎的士兵久久不见他们的同袍回来,于是赶到池塘边。其中一人敏锐地注意到落叶中有血的痕迹,于是四人举起火把试图去把苏仪抓回来。铜臂军之主想要这个女孩,他们就得不惜一切代价把她带回去。
神秘的黑衣女人沉默不语,在混乱中看着这一切静静地笑了起来。“快跑吧,龙女。我给了你一个机会,去完成你的使命。快跑吧,不要回头。我们会再度见面的,但你将是另一副样子了。再见了,苏仪。”
随着地形越发险峻,森林变得稀疏。远处,灰色的复盖着苔藓的巨石拔地而起,沧海桑田,这景象使苏毅猜想起那应该是从天界落下凡间的神物。这时山上的细小碎石滑落下来,擦过了她青肿酸痛的脚。正值烈日,炎热的天气和疲惫让苏仪饥渴交加,当她穿过最后一片松树林,苏仪发觉自己来到了一片和村子广场差不多大的岩石高原。

离线 WJGGHH

  • Peasant
  • 帖子数: 28
  • 苹果币: 0
Re: 秦 序章故事 玉心的诞生
« 回帖 #4 于: 2021-03-28, 周日 19:18:55 »
在她面前一堵半圆形的石墙阻挡了前路。苏毅抬头一看,发现面前的阻碍竟有三丈来高。岩壁上没有任何立足点,也没有可以绕开这面墙的路。苏仪往后退,退回到山坡上,她已经能听到铜臂军咒骂的声音了,越来越近。有那么一瞬间苏仪近乎绝望。但她并不想就这样结束这一切。她从腰带上取下匕首,背靠着墙,不愿束手就擒……哪怕死她也得带走一个。再过几秒,铜臂军就要到了。就在铜臂军即将穿过树林发现她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被人从后面的岩壁拉了进去…
苏仪惊讶地被人拉进石壁中坐倒在地。在一片黑暗中,她只能依稀辨认出自己身处在洞穴里,但到处也找不到洞口所在…她能听到远处的滴水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泥土味。洞穴里很冷,她注意到从自己嘴里传出湿热气息。她忽然觉得自己也许并非真的到了绝望的地步…
“把你的匕首收起来吧,小姑娘,那对我一点用都没有。”一个沙哑而柔和的声音不知从何而来,那是一个老人的声音,但声音之中回荡着一种玄妙的力量。苏仪站起身来握住匕首警惕看向周围。
“现身吧!不管你是人是鬼,没有人能随意地欺辱与我!”她的声音似乎比她想的要大。忽然她感到有人风雷般移动到她的右手边。
“我刚才才帮你脱离险境,你就这样对我?追你的人是谁?他们想要你干些什么?你不要想对我说谎,谎话对我可没用。”
苏毅慢慢的放下了匕首,她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相信那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他们是铜臂军的士兵,在此之前他们摧毁了我的村庄,屠杀了村民们。铜臂军之主在寻找我是因为我身上的某种标记。我现在饥肠辘辘,不管你是谁,请不要让他们抓到我。”
“龙印?不可能吧,在最终……”
这下苏仪更迷糊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是谁啊?”
黑暗中,一张如同深渊般的大嘴突然出现,停在离苏仪的脸只有几寸的地方。苏仪被吓得跳了起来,匕首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那人或者说龙反而感到惊讶“你以前难道没见过龙吗?别害怕,我不会吃你的。快快快,睁大你的眼睛,让我仔细看看!竟然是龙印!”
苏毅感受到龙的气息掠过她的脸。祂的蓝色鳞片发出微弱的光,蛇形的身体消失在洞穴深处。他定睛看着那姑娘,似乎在笑。
“但是……我什么都不清楚……”苏仪完全不知所措
“没关系,小姑娘,”龙很快打断道,“龙印就在你的眼里,你就是天选之人,你准备好接受自己的命运了吗?我等你等得太久了。”
苏毅觉得很困惑,但很快她的疲倦变成了愤怒,她心中愤懑,大感天意不公自己竟从一个险地来到了另一个更大的险地。
苏仪这几天来的苦痛经历使她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你最好先给我解释一下,我要准备个什么东西?!”
“哈哈!龙的笑声震动了洞壁,苏仪忍不住用手捂着头。“龙印在你的眼睛里燃烧,虽说天命无常,但老天还是让你来到了我的面前,今日起,我将引导你走上自己的路。”

离线 WJGGHH

  • Peasant
  • 帖子数: 28
  • 苹果币: 0
Re: 秦 序章故事 玉心的诞生
« 回帖 #5 于: 2021-03-28, 周日 19:19:22 »
“你可以帮我杀死所有的铜臂军之后把他们挫骨扬灰吗?”苏仪带着对铜臂军的怒火看向老龙。
龙看着苏仪皱起了眉头
“可怜的小姑娘。我不会帮你复仇,但我可以给你复仇的力量。我会教你道法和兵法,修炼真气和先贤的术。我还会教你改变自身命格的办法。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须放弃你现在的一切。
“苏仪已经死了,”女孩道。“龙啊,如果你能给我力量的话,我接受这个命运。”
老龙点了点头“一切皆是命数。现在,石壁有四个精疲力尽、怒气冲冲的恶徒,他们在追捕你,我要你现在去杀了他们!”
“但我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而我只不过是…你刚才不会是在骗我吧?!”
“别吵,开始学习吧孩子!拿起你的匕首做好准备。我会引导你,你要仔细观察并感受这力量!”
龙开始盘绕在她的身体上,苏仪感到脊椎阵阵颤抖。强大的力量流经过她的血管,使她获得了强大的力量。
“准备好了吗?第一课:随风而动……顺便说一句,我的名字是智笑。”
在她身下三丈的地方,苏仪清楚地认出那四个士兵。他们精疲力竭,靠在岩石上休息,互相指责对方失去了苏仪的踪迹。他们把剑丢在一旁。苏仪对此毫无感觉,并以一种冷静的姿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她感觉匕首在手中如臂使指。她听见笑智她的在耳边低语。
“聚精会神,你必须行神合一,只做必要的动作,一刀一个,结束战斗,如同风一样。你准备好了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准备。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苏仪了,从今以后,铜臂军会开始畏惧玉心这个名字。
她明白,自己已经浴火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