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阅读 840 次)

副标题: 写到后面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不管了=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于: 2020-03-02, 周一 22:51:45 »
狩猎狂热
泞山丘孤零零地坐落在庄严又荒凉的达沃卡山林之中。山丘之下,数以百计的寻宝猎人在简易栅栏前拥挤着,寻找着这座危险森林的避难所;野生动物,精灵,还有更糟的东西。你遇到一些泥泞的家伙,摇摇晃晃的走向自己的棚屋休息,而一些勘探者则在大街上庆祝他们的发现——营地中央有两座外观招摇的劣质房子。
突然,受伤的野兽叫声在丛林中回荡。“那只猪吓到你了吗?”一个穿着皮甲的硬朗女人走了过来,怀中抱着一把连弩。一个暗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她的半张面孔。“你最好习惯,那位老太太不肯死掉,老是用哀嚎来烦人。”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具,接着说:“他们叫我银颊,如果你想买一份探索权,找我就对了,来吧,这边走。”
前往她办公室的路上,你路过了一根插在泥土中的木杆,上面装饰着枯萎的花朵。“那里躺着萨琳卓,希望”银颊咧嘴一笑。粗糙的木头上刻着祷文,地上撒落着铜钱,这些微薄的贡品试图安抚原始森林的力量,野性,与饥饿......
« 上次编辑: 2020-03-07, 周六 17:11:39 由 常乐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1 于: 2020-03-03, 周二 00:31:17 »
简介
达沃卡深处,冒险者们正在一处黏土山前挖掘宝藏。他们踌躇满志,挑战当地的蛮族部落,这个地方对于卡罗哈(Karohar)族来说是禁忌之地。玩家角色作为秘宝猎人——或猎人的向导——来到此地。很快,他们意识到,这些梦想家不全是对的;他们渴望的物件千奇百怪,在这座山丘中难见踪影,而他们看起来难以认清事实。


有两个威胁所有人生命的强大力量正在暗中运动,山的深处隐藏着一个嗜血而古老的猎手,试图从过去的猎物手中逃脱,一只古老的野猪在山中徘徊,想要结束她引起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冒险者们只是在这长时间战斗之中的棋子,在经过几个世纪之后,一场战斗正在接近高潮。像往常一样,这开始于一场谋杀。
狩猎狂热是结合了地域设定与经典冒险的故事,在地域上,我们呈现了一个设定(萨琳卓之望(Salindra’s Hope,)),有个人野心的NPC(一些营地中的寻宝猎人和两个古代森林神),和一个戏剧性的事件(汉德尔的谋杀(Handelo’s murder))。在这之后,玩家可以随性行动。
狩猎狂热也有经典冒险,它讲述了由12个场景组成的一系列事件,这个故事链描述了如果玩家不行动会怎样,当然,即使有玩家的参与,有些结果也比其他结果更有可能发生(见25页,可能的结局),但重要的是玩家要感觉到他们的行为会产生结果,这使得他们的冒险与众不同。

玩家角色

这场冒险可以使用任何角色,他们因为一些原因旅行到了一个危险而遥远的地方,比如萨琳卓之望,可以是一起行动,也可以是单人。
这里有些理由让玩家前往挖掘地点,当他们到达那里,也有许多办法开始冒险。

铁盟约
铁盟约在萨琳卓之望中安设了一个间谍,以保持对这个地方的警惕,并迅速了解情况是否会发展成对周围地区的威胁。玩家角色可以作为替补,因为渗透者塞梅尔(Semel)几乎不是一个行动派。
他们的任务是保证这里的情况不再恶化,并维持现状,任务的报酬是200塔勒,通过劝说可以到达250塔勒。一半预先支付,一半之后支付。
团队的领袖在蓟花堡获得秘密雇主的额外50塔勒的资助,雇主是一个蒙着面纱的铁誓者,她并没有隐瞒这一点,玩家角色也是在铁盟约的授意下行动的,然而她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为了确保玩家角色得到剩余的付款,雇主允许他们选择蓟花要塞中的一个人来为他们保留这笔钱,直到任务完成。领袖还收到了一枚雕刻精美的铁环,来找到赛梅尔。
这名女子是琳辛德拉·攥金者,她曾是一名寻宝猎人,她改变了主意,意识到了人类冒险进入沃达卡的代价,以及已经付出的代价。

其他进入萨琳卓之望的原因

顾问
这个地方的怪异情况会影响人类的感官的谣言,引起了一些组织的好奇(最可能是普利奥斯教会和秘法协会)。因此,他们派出可靠的顾问来研究这一现象,但没有明确的命令以任何方式进行干预。玩家角色获得20塔勒的旅行资金,用于个人开销、贿赂等等。

梦想家
具有强迫症或个人目标的玩家角色可能在这里有想要找到的东西,他们自己也可能梦到这个地方并认为它值得研究。

救援任务
温和而有激情的冒险者吉贾博尔戈(Gidjabolgo)的父母很有影响力,他的母亲费丽佳(Felega)嫁给了蓟花要塞富有的商人,愿意支付钱来找回他们的儿子——不管他同不同意。她最后一次知道他的消息,是他说自己的猎宝有了突破性进展,萨琳卓之望就是下一站。费丽佳提供了200塔勒的奖励,如果通过了说服,则是300,而且还会有50塔勒的旅行费用。

术士悬赏
玩家角色是黑袍、女巫猎人或太阳骑士,在审问教徒的时候,听说有个娴熟的术士住在勘探者营地,或者玩家角色中有一个自己就是术士,并且从他或她自己的网络中听到了同样的谣言。
如果玩家的角色是猎魔人,他们听说过一个叫娜菲莲娜(Neferena )的黑袍,她去了萨琳卓之望,然后消失了。建议谨慎!
在后一种情况下,这些角色要么有一个只有巫师才能解决的问题,要么他们中的一个需要一个黑暗大师,有传言说营地里的术士可能就是这样的人。

不管他们寻找术士的原因是什么,玩家角色对他一无所知,只知道他可能的下落,以及这个人在蓟堡时自称旺达尔(Vendal)(现在不是了,见NPC表)。

角色们能胜利吗?
角色们可以用几种不同的方式完成冒险。以下是一些有利于玩家角色的可能结局。
·他们阻止了西坎德(Sikander),一个堕落的秘法大师,他没有成为永恒猎人。尽管它只是推迟了森林之神之间的战斗,但它仍然是某种意义上的胜利。
·他们意识到最后的战斗将使永恒猎人被黑暗腐蚀,并说服他放下武器。
·他们意识到吉尔塔(Gylta)的牧群会死亡,并让她看到战斗的危险。这样她就不会打扰这个永恒猎人,因为他们将分道扬镳。如果是那样,那么两者将在哪里再次会晤,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们在山下的蛇庙中击败了永恒猎人,或者在最后的战斗中击败了山顶上的死亡之舞。
·他们打败了长牙猪的保护者吉尔塔;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她经常被牧群包围。
« 上次编辑: 2020-03-05, 周四 00:55:55 由 常乐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2 于: 2020-03-03, 周二 12:15:37 »
狂猎传说

狂猎的传说对这次冒险的背景很有意义。这个传说在达沃卡广为流传,对萨琳卓之望这片地区也有非常具体的意义。传说有两层内容。

狂猎传说(通常)
谁:拥有博学能力的角色
达沃卡的蛮族传述着这个传说的不同版本。故事围绕着一个猎人和他的野蛮追随者们展开,有时他是狩猎之神,有时是嗜血的冬精灵,有时是在死后仍沉溺猎杀的辛博隆领主。猎人的猎物通常是其他的传奇生物,鳞龙、长牙猪或冬精灵。也许这个故事只是用一种吓人的方式来解释有时会震撼达沃卡的风暴,迫使蛮族蜷缩在他们的棚屋里,或在他们酋长的大厅里寻求庇护;或许它能用来解释那些夜晚中蔓延的无名恐怖?还有一个道德版本的故事,人们因为打破了女巫的禁忌而被追杀。

狂猎传说(具体)
谁:女巫基兰德(girind),拥有博学能力的角色通过智识检定
这段传说是发生过的历史故事,卡罗哈部落的女巫是这么说的:猎人是达沃卡的一位古代神,他为了狩猎的乐趣,而忘记了守护的职责。女巫将其称为永恒猎手,他的猎物是一只雌长牙猪,被称为吉尔塔(Gylta),是当地长牙猪的守护者。厌倦了简单猎物的猎手,开始捕猎吉尔塔。三百年前,他们就在这里战斗。猎手杀死了长牙猪和幼崽,而吉尔塔则杀死了猎手的追随者。这是一场恶战,席卷了整个地区,人类、野兽甚至精灵都被杀死或被迫逃命。最后,狩猎之神和吉尔塔在一座古庙废墟中的一座黏土山上相遇了。猎人几乎被那头母猪可怕的獠牙咬死,逃进了山峦深处。怒不可遏的吉尔塔则在外面滥杀活物。双方都在等待机会结束战斗。
女巫们宣称这座山和它周围是禁忌之地,希望两个神能互相牵制,谁也不能占上风。如果那一天到来,根据卡罗哈部落女巫的预言,这将是一个血腥的日子。

边栏The Fever of the Hunt
剧透 -   :
The title of the adventure refers to the particular obsession linked to the clay hill and to the fierce battle between the two forest gods, the Elder Sow Gylta and the winter elf known as the Eternal Hunter. The Fever of the Hunt is not a direct consequence of any ritual or power that these gods use. The obsession arose in the meeting between the powers and the limitless passion of the seekers, which on the slopes of the hill form a certain kind of alchemy. This is Davokar, and here one can experience curious, dreadful and wondrous things that seldom occur anywhere else. It is entirely up to the game master to make use of, or discard, this sort of effect in other places of the forests. In any case, upon the hill, under the special circumstances of the scenario, the Fever of the Hunt is very much a reality

玩家角色寻宝

玩家角色完全有可能为自己购买一份探索权,并开始挖掘,相信真的有宝藏隐藏在山里面。即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确保他们的未来,但也确实可以找到一些东西。
·申请权限并开始挖掘需要一天时间。不投骰子,便没有宝藏。
·第一天之后,每完整挖掘一天,便得到一次察觉检定,检定成功则可以使用表格投骰。多个玩家角色都在挖掘,则每人都可以检定一次。如果每个人挖掘一部分,则GM将他们的总时间加起来计算。如果察觉检定出现20,则灾难发生,骰1d4。
1. 泥河:泥水会冲破土墙,如果他或她不能通过敏捷检定,就会被冲走。失败造成1d6伤害,忽略护甲。
2. 崩塌:需要一个敏捷检定来避免被掩埋。一个被淹没的挖掘者每回合会受到1d4的伤害(不计算护甲),并且需要一个强壮检定来营救他或她(被埋的人和救援者都可以骰)。
3.蛇咬:卡纳蛇滑过泥地攻击玩家角色,这属于突袭状态。蛇试图束缚它的受害者,并把他拖到山的更深处。见核心规则233页蛇的数据。
4. 地面塌陷:通往神殿,永恒猎手正在等待......

1D20
1-10:什么都没有
11-14:黑白两色的镶嵌画(合1至10先令)
15-17:宗教祭品(对收藏者价值1D10塔勒),掷出1D4:
1青铜香炉2没药银盒3黑曜石蛇像4一个木制的盒子,里面有一个涂了香料的手指,画得像一条蛇
18-19:一枚象征意义的金币,1枚价值10泰勒(收藏家15塔勒)
20:蛇饰,是一串金制的玉蛇,曾为神庙里的祭司佩带(20塔勒,收藏者两倍)

« 上次编辑: 2020-03-07, 周六 16:32:14 由 常乐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3 于: 2020-03-03, 周二 23:38:40 »
环境设定 

故事的场景在达沃卡尔中部的一座泥泞的,没有树木的小山。离那里不远有一条河,给那些不想或不敢挑战密林小路的野蛮人提供了运输。对卡罗哈族来说,这个地方是禁忌;他们会追捕任何在那里旅行或试图离开的人。但是卡罗哈人并不会进入此区域。

萨琳卓之愿

1.栅栏和大门
栅栏高三米多,足够坚固,甚至可以抵挡汹涌的海浪。大门大约五米长,是栅栏最薄弱的地方。

2.萨琳卓之墓
一根简单的木杆插在泥里,周围摆着干花、一木杯啤酒和一打奥格。

3.赌场5:2(标志是一对骰子,一个5,一个2)
人物:银颊
探索权价格:10先令(7如果[劝说-5])

4.探索者之友
在这里,塞梅尔出售装备的价格是核心规则手册中所列价格的两倍(如果[劝说+1],则为1.5倍)

5.大火堆
大火每晚都在燃烧,而且持续发热到下一晚。它的余烬成了失业的淘金者的聚会场所,他们经常一边烤河鼠和其他啮齿动物,一边唱着关于他们遥远故乡的忧郁的歌。现在一只巨大的长牙猪仔在火堆上旋转,喂饱了很多人;这是一份来自银颊的礼物,用来鼓舞士气。
当宝藏猎人汉德尔在猪仔的内脏里寻找炼金术物质时,这里的人们认识了他。当汉德尔去世的消息传来时,人们很喜欢谈论这件事。

6.棚户区
一排简陋的棚屋,为许多淘金者提供栖身之所。当他们不在这里休息或在山上劳作时,他们就在大火旁闲逛。

7. 这座山及其所有权
7.1西坎德的挖掘
7.2吉贾博尔戈的探索
7.3汉德尔的挖掘
7.4阿卡丽的坟墓挖掘
7.5娜菲莲娜搜寻圣徒

8.吉尔塔的痕迹
一只巨兽的宽阔的足迹在森林里绕着圈子,年年如此。
察觉和野兽知识:这是一个巨大的长牙猪的痕迹。

9. 女巫的监视哨
这是一个树上的木制平台,基兰德和她的保镖住在上面的帐篷里。

蛇庙
这座庙是用土砖砌成的,埋在了山中。矮小通道的墙壁上布满了洞孔,蛇通过那些空洞进入神殿的中心。它们大部分都已经离开,它们的守护者是一条卡纳蛇,牧师用不听话的信徒喂养它。它干枯的尸体仍然在神庙的中心。

A窄通道
蛇祭司建造了庙宇,这样信徒们就必须用虔诚的姿势爬行进去。一些蛇仍然在神庙的墙里爬行,而那些进入通道的人有1/6的几率会遇到蛇。如果是这样,他需要一个坚毅检定来克服幽闭恐惧。惊恐的人可能还会继续,但在其中待着的时候,每次检定都需要投两次取低(?)

B寺庙的中心
半打卡罗哈人,连同曾经的神庙守护神的卡纳蛇的干枯遗骸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此外,还有一位永恒猎手,他躺在卡纳蛇的骨架里,眼睛红彤彤的,盯着天花板。

« 上次编辑: 2020-03-07, 周六 16:39:38 由 常乐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4 于: 2020-03-04, 周三 01:40:48 »
背景故事
这座山被分为几个部分,它曾经是一个蛇的神庙,现在被深埋在黏土里,在辛柏隆时期,对蛇的崇拜一直备受推崇,直到后来,随着辛柏隆追随者的流失,他们转而崇拜其他更加黑暗的力量。寺庙被遗弃之后,慢慢沉入了泥泞的地面。辛柏隆陷落后,精灵在这片土地上种植了达沃卡森林,但是这里什么东西都长不出来。
后来,这里变成了两个森林神之间的决斗地点,长牙猪吉尔塔和嗜血的冬精灵永恒猎手,吉尔塔赢了第一回合,猎手顺着蛇庙的通道逃跑了,这些地方太窄了,吉尔塔的獠牙触及不到,给了猎手时间恢复自己。随着时间流逝,神庙沉入了更深的泥土中。
吉尔塔围绕着山周围转悠,想要完成自己的工作,这给该地区的蛮族卡罗哈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女巫们宣布这座山和周围的物品都是禁忌之地。


如今
黏土山已经迅速发展为一个勘探营地,拥有简单的娱乐设施,一个疲惫的执行官在商人的要求下,在蜂拥而来的冒险者中试图保持一定程度的秩序。在场的近两百人中,大约有20人是得到了资格的梦想家,而剩下的家伙们基本上都是被雇佣来工作的。
大部分的淘金客都是一贫如洗的蛮族,他们因为饥肠辘辘而不顾禁忌的阻拦。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但是在南方也是如此。此外,在平原上每小时一沃特的工作,到了这里能赚一先令。
河流和河运商人每月的停留是营地的生命线。陆路旅行是危险的,几乎是在自杀。在小山周围的森林里,一只被猎人的长矛打伤的母兽咆哮着,对所有的生物都充满了仇恨。带领着猪群的野猪还没对营地发起攻击。但那些出去捡柴火和猎捕小动物的人往往会消失;当他们的尸体被发现时则是另一番可怕的景象,肢解的尸体和装备被踩入了一个浅坑,愤怒的长牙和有力的蹄子在地上留下了乱刨的痕迹。
当地的蛮族,也就是卡罗哈族,由于古代的禁忌,永远不会进入该地区,但他们会在远处山上的树林中观察营地。对于所有违反这一禁忌的人,从陆地离开该地区将被处以死刑,至少根据营地居民的说法是如此。

萨琳卓之愿的流言
营地里到处都是关于森林里隐藏着什么和山中真正隐藏着什么的离奇而矛盾的谣言。当玩家角色在营地周围询问或经过一小群淘金客大声讨论此事时,这里有一些例子供游戏主持使用。

“这座山里面是一座大迷宫,特别狭窄,我亲眼看见的!”
“有些挖掘者被蛇咬了,大部分还是毒蛇”
“至少有十几个挖掘者在山里消失了,不是什么塌方,一点踪迹都没有”
“我听到山里面孩子们的哭声,有婴儿的,也有大点的”
“我看到下面有一道诱人的光。它是绿色,还是蓝绿色来着。很吓人...”
“我能感觉到泥土的搏动,就好像泥土中有一颗心在跳动”
“我昨天吃了粘土,我发誓,尝起来像血。”
“我告诉你,我能听到有人在山里面哼歌!”

森林中的流言
“一个巨大的怪物在森林里游荡。”
“精灵们屠杀那些冒险进入森林太深的人,只留下一些血肉碎片。”
“早些时候有人击伤了一只长牙猪,她还在外面,受了伤,想要报复我们。”
“蛮族在森林里看着我们”
“这个地方对蛮族来说是禁忌,但这并不能阻止女巫们把他们的驯服的长牙猪送来杀我们!”

« 上次编辑: 2020-03-07, 周六 16:40:30 由 常乐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5 于: 2020-03-04, 周三 22:46:31 »
NPC


齐纳德/汉德尔/旺达尔
术士
齐纳德,或者说在营地中自称汉德尔,并不是个普通的术士。他曾经是远在南方的黑魔王的信徒,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打败时,他几乎是死里逃生。之后他盘踞在阴影中,培养从主人那里学到的黑暗知识: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腐化无法停止,但很可能被利用,只有最勇敢的探索者才能在为时已晚之前逃离这个世界。天堂是(就齐纳德而言)一个崭新、纯洁、没有腐化的世界,当黑暗蔓延到这里时,就遗弃掉它。
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汉德尔确信在这座小山上可以找到逃离永恒之夜的重要线索。汉德尔被另一个寻宝者——疯狂的秘法学会大师西坎德谋杀。不是因为汉德尔的巫术,而是因为西坎德认为他是最危险的寻找山上宝藏的竞争对手。

吉贾博尔戈,宝藏猎人
外表迷人但头脑简单的吉贾博尔戈来自一个显赫的家庭,但在很小的时候就选择了冒险生活而不是继承百万家产。吉贾博尔戈确信这座山是辛博隆皇帝的陵墓,因此,里面装满了黄金和手工艺品。这是哪一个皇帝,吉贾博尔戈是怎样听说过他的坟墓的,连吉贾博尔戈自己也不清楚。但他当然不缺乏信念。
如果吉贾博尔戈更有耐心且受人指导,他会是一个厉害的秘术师。吉贾博尔戈的信念是如此强大,以至于用自己的海市蜃楼天赋将自己发现的黏土碎片变成了完整的花瓶,金属碎片变成了古董金币,这都是下意识发生的。这让他更加容易欺骗自己。
如果需要吉贾博尔戈的属性,使用宝藏猎人(核心规则手册第215页)和海市蜃楼(新特质,第54页)以及名门望族。另外,将强壮和影响对调:吉贾博尔戈拥有强壮5(+5)和有影响15(-5)。

西坎德,秘法学会大师
西坎德曾经是阿格雷拉的秘法学会大师,是结社最明亮的新星之一,据一些人说,他可能是辛铎尼大学士的继任者。西坎德自己也有同样的看法,这是他喝了几杯Urtal之后说的。在他开始研究被遗忘的奇物制作之后,他知道了镇压者Oromal创造的鳞龙皮;这种皮能提供催眠的力量。
经过长时间的寻找,西坎德找到了Oromal已经安息的证据,也就是今天所知的萨琳卓之愿,如果西坎德猜的没错,麟龙皮应该和它的制造者埋在一块。有了这件奇物,西坎德希望能在秘法学会内部推动制造奇物的艺术,现在他已经完全沉浸在狩猎的狂热中,他会把任何人都看成是敌对的。
在故事开始,西坎德谋杀了汉德尔,因为这个前魔法学会大师认为他是个竞争对手。
当西坎德最终接触到山里的一堵砖墙时,他把最后一点钱花在雇佣所有可用的工人上(见第24页场景7),他会在入口守卫着,保证自己能找到梦寐以求的神器。如果他成功了,淘金客们会熄灭永恒猎手的饥渴,这种情况下死亡之舞会随之而来。(见场景10)

习惯:强迫言论,容易生气
种族:人类(安珀利亚)
挑战等级 强大
特性 人脉 (秘法学会)
Accurate 9 (+1), Cunning 11 (−1), Discreet 5 (+5), Persuasive 10 (0), Quick 13 (−3), Resolute 15 (−5), Strong 7 (+3), Vigilant 10 (0)
能力 炼金术 (新手), 硫磺喷涌 (大师), 火墙火墙火墙(大师), 博学(大师), 秘术仪式 (行家: 超感官术, 火焰仆从, 解读灰烬), 法术(大师)
武器 剑 4
护甲 学会斗篷 2 (灵活)
防御 –3
韧性 10
疼痛阈值 4
装备 1d10塔勒
暗影 黑银色 (腐化:5)
战术:西坎德在自己和仆人周围点燃一道火墙,穿过火墙的人则会遇到布兰德的近战攻击,西坎德则躲避并释放硫磺喷涌。西坎德宁愿和自己的宝物死在一块,他会指责袭击者想抢夺他的财富。

The importance of (over)powerful opposition
剧透 -   :
The two forest gods looming in the background of this adventure (the Eternal Hunter and the Elder Sow Gylta) are powerful adversaries. In other words, it is probably not reasonable for the player characters to fight them.* The purpose of their presence is to bring about dramatic roleplaying in the form of negotiations and uncomfortable alliances, or at least force the players to try other strategies besides fighting. For that reason, there are no scenes where battle against these creatures is inevitable.
It is expected that the players will feel small in the landscape, as if they have walked right into an older and grander world, a world which once was and which threatens to rise again. As Game Master you should try to describe how massive, dark-minded and powerful the creatures are. Also, a successful Cunning test with the ability Beast Lore will provide the stats of the creatures on condition that they are in sight.
When the Game Master has done his or her best to portray the danger it is up to the players to make their choice, whether that means running away, trying to negotiate or engaging the enemy in brave (foolhardy?) combat.
*If the adventure is played using highly experienced player characters (at least a hundred Experience Points above beginner level), who also have access to one or more artifacts, it is possible to defeat both the Eternal Hunter and Gylta in battle, albeit with difficulty.

布兰德,西坎德的火焰护卫
布兰德是堕落巫师西坎德的火焰护卫,他们一起经历了经历了许多危险。布兰德永远在西坎德几步远的地方,他冒烟的盔甲和闪闪发光的双手剑赢得了尊敬,成为了秘法大师的保镖。
挑战等级 强大
特性 人脉(秘法学会)
Accurate 13 (−3), Cunning 7 (+3), Discreet 9 (+1), Persuasive 5 (+5), Quick 11 (−1), Resolute 10 (0), Strong 15 (−5), Vigilant 10 (0)
能力 护卫(大师),铁拳(大师),双手武器(专家)
武器 燃烧重剑10,如果第一下失败会再攻击一次6
护甲 闪闪发光的全身甲4(灵活)
防御 +1
韧性 15
疼痛阈值 8
装备 无
暗影 炙热的红光,像一尘不染的铜镜中反射的火焰(腐化0)
战术:布兰德通过全力攻击敌人来保护他的主人。此外,布兰德将保护他的主人不受任何攻击,并对近战范围内的任何攻击者进行反击,造成8点伤害(参见大师护卫的能力)。

阿卡丽,鳏夫
阿卡丽是一名来自蓟花要塞的寻宝者,自从一年前他的妻子在达沃卡的一次探险中失踪后,他就成了鳏夫。阿卡丽正在寻找他失踪的妻子贝若琳(Berelin),他完全全心全意地相信她被困在了山中。但是贝若琳在一个天然坑洞中消失的事实,与这些并不相关。他强烈的相信妻子就在山里,透过黏土呼唤着他。如果有人不断指出他的妻子被困在山中的荒谬之处,他首先会感到黯然,然后是愤怒。如果阿卡丽的数据需要使用,使用宝藏猎人的数据p214。

娜菲莲娜,黑袍
娜菲莲娜确信光明使者阿甘尼(Agani),传奇战争中的圣武士就埋在这座山里面。娜菲莲娜从小听着战争中的英雄故事长大,并对勇敢的阿甘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阿加尼用他内心的光芒和燃烧战锤冲破了敌人的防线,杀死了黑魔王马拉克(Malak)。十多年前,圣武士在一次前往达沃卡的任务中消失了。娜菲莲娜来到萨琳卓之愿找到并杀死一个臭名昭著的黑巫师旺达尔。但当她到达时,她意识到找到圣武士要重要得多,从那以后,她醒着的每一刻都在挖山的泥土。
如果需要,娜菲莲娜使用黑袍的数据p215。

粗脖,大鬼治安官,女巫的眼线
银颊和塞梅尔支付给这个大鬼一定程度的报酬,作为营地的治安官,以维持萨琳卓之愿的秩序,这是一份非常适合她的工作,她冷静、威严,在形势需要时也很强壮。粗脖也是女巫基兰德的眼线,基兰德的老师找到了这个大鬼之后,就让基兰德带她长大,学习蛮族的文化和语言。基兰德和粗脖在达沃卡和北安铂利亚经历了许多的冒险。粗脖在这里报告一些严重的事件,基兰德给了她一些燃料,可以燃烧出不同颜色的烟雾。基兰德会得知大概发生了什么。
随着营地周围情况的恶化,粗脖将把细节传递给基兰德。由于食人魔不能放弃岗位,离开营地会引起怀疑,如果玩家角色给人的印象是有责任心的,她会请求玩家角色的帮助。
当她不巡逻的时候,她坐在她的小木屋里,拼写着一卷由Taubio写的安珀利亚情诗,这是基兰德给她的课程。
使用Plunderer的角色数据p215。

银颊,酒馆老板
在萨琳卓之愿中,银颊是最接近官方机构的人,只有她一个人出售探矿许可(否则就会有意外;请看下面这帮被称为“断腿者”的非玩家角色),她还管理着赌场5:2,很多人在那里花费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先令。
银颊是一个中年女性,她经常戴着复盖半个脸的银面具,而另一只手拿着她的连弩。她从未向任何人展示过她那张毁容的脸,如果有人问起发生了什么事,她会含糊其辞地说起在达沃卡试图进入坟墓时的一次失败,在那里,致命的陷阱终结了这次探险。从她的语气中可以看出,与陪着她的宝藏猎人相比,银颊是轻松逃脱的。银颊使用p214 Self-taught Witchhunter的数据,但拥有神射手(新手)和第六感(新手),她装备着连弩,如同弓一般装填。

断腿者
“断腿者”是一群野蛮暴徒组成的小团体,由喧闹的德瓦拉克(Dvarak)领导。他们负责银颊的脏活,又对她非常忠诚,所以大多数人都把他们当成了她的打手。然而,他们陷入了与治安官粗脖的冲突;让银颊烦恼的是,她还要付钱给治安官来维持秩序。断腿者的数量是pc+1,并且他们有Robber的数据;他们的首领德瓦拉克有Robber Chief的数据(p211)。

基兰德
基兰德是一个年轻的女巫,但作为当地的酋长巴苏马的朋友,她被要求监督附近的山丘和禁忌之地。吉琳德对营地里发生的事情深感忧虑,因为她知道在狂猎的传说背后是有真相的。由于女巫本人不能进入禁忌之地,她稍微改变了一下规则,把她的大鬼送进了营地。这被证明是一个聪明的举动,因为大鬼也承担了法警的角色,使她能够在不引起怀疑的情况下干涉大多数事情。
基兰德在周围一座小山上的树屋里观察。她能清楚地看到粘土山,但除了栅栏边缘的几个屋顶,她看不到下面营地的大部分情况。她给她的间谍提供了燃料,一种使火变色的炼金盐。通过它,粗脖可以发送简单的消息。
习惯:聆听,说话很慢
种族  人类(蛮族)
挑战等级:普通
特性 野外生存
Accurate 9 (+1), Cunning 10 (0), Discreet 11 (−1), Persuasive 13 (−3), Quick 5 (+5), Resolute 15 (−5), Strong 7 (+3), Vigilant 10 (0)
能力 诅咒(专家)领导(新手)仪式(新手:野兽躯壳)巫术(专家)
武器 长矛4
护甲 女巫袍2(灵活)
防御 +5
韧性 10
疼痛阈值 4
装备 3 元素精华(酸), 1 生命灵药 1 集中魔法, 野营套装, 1D10 先令
暗影 有黑点的叶绿色(腐化1)

获得基兰德的帮助
剧透 -   :
完全有可能说服基兰德,要么是永恒猎手,要么是吉尔塔,或者两者都必须被阻止。通过了一次说服检定,吉琳将把她的药剂交给玩家角色,帮助他们前进。女巫强烈建议玩家角色通过谈判或智胜敌人来解决问题;这不是因为她一定想让森林之神活下去,而是因为年长的女巫向她描述了它们的力量,这让她面对想要战斗的玩家角色时感到不安,她会认为这是一个自杀式的任务。


基兰德的保镖
基兰德由五名卡罗哈卫士(Karitian guard warriors)陪同,参见p216。但是他们用卡罗哈的战斗爪而不是双斧战斗,并且拥有天生战士(大师)的能力,给他们以下属性
武器 双勾爪 7 (deep impact).
如果玩家角色决定从陆地上逃离禁忌区域,他们将被卡罗哈的氏族战士追逐。他们以村庄战士(village warrior)(和pc一样多)组成的小组进行狩猎和战斗,由一个卫士领导(和基兰德的保镖一样的属性)。

赛梅尔,商人和铁盟约的密探
塞梅尔是铁约的新盟友,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密探;这是他最后一次考试的一部分。塞梅尔痛苦地意识到,他的未来取决于他在营地里所展示的智慧和忠诚。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塞梅尔的信念没有错,因为他相信这些淘金客迟早会唤醒潜伏在山中的邪恶力量。
他已经向他在蓟花要塞的雇主发出了信息,陈述了确切的事实,并对铁盟约尚未采取行动的事实深感不安。如果玩家角色按照铁盟约的命令到达萨琳卓之愿(为了说服他,他们必须展示他们的铁戒指),他会松一口气,并感谢他们。
如果需要塞梅尔的数据,使用village warrior的数据(p216),但是改为影响力13(-3)和敏捷7(+3),并且防御是+3。

赛梅尔的怀疑比他实际知道的要多,但是他相信这个地区正在发生的事情(梦想家和狩猎狂热)与狂猎的神话有关。他知道一个女巫在山上监视着这个地区,一只野兽在这个地方转来转去,等待着什么。

Negotiation with the Eternal Hunter
剧透 -   :
There is a chance of negotiating with the Eternal Hunter (social challenge,   see page 172 in the Core Rulebook) by slaying Gylta and returning the spear   that is stuck in her side. Player characters who manage to acquire the spear   during negotiations may try to bluff, claiming that Gylta is dead, just as   player characters possessing the ability Witchsight may try to convince the   Eternal Hunter that fighting Gylta would not be worth it   corruption awaits   the hunter should he go through with his plan
It is recommended that the Game Master lets the characters speak to the Eternal Hunter (telepathically) and whatever the outcome of the challenge leave the hunter as the Dance of Death is about to begin. Engaging the Eternal Hunter in combat is close to suicidal, and it must be left to the players to (slightly desperately) decide whether or not to do so.

永恒猎手
这位永恒猎手曾经是一位狩猎大师,他为对抗辛柏隆日益增长的黑暗势力而战斗。他看着辛柏隆倒下,看到精灵们播种了第一批达沃卡的种子。当树木还很年轻的时候,他就进入了生命的冬天,并以永恒猎手的身份出现。但有些地方出了严重的问题。
也许狩猎曾经有一个崇高的目的,为新生命的出现扫清道路。又或者,在他的寒冬开始的时候,挥之不去的黑暗已经在他心里扎下了根,打猎只为了一个目的:为了娱乐和消遣而杀戮。他在蛇神庙的休息并没有缓解问题,曾经对猎人来说找到和谐的希望现在已经消失了。
剩下的就只有狩猎。第一步是治愈他的伤口。第二步是安排一次新的猎杀,使用任何他可以用死亡之舞诱捕的生物。随着吉尔塔被杀,达沃卡将经历一次新的狩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狂野、更黑暗。
习惯:即使在屠杀中也很淡漠和顽皮(?)
种族:精灵(冬精灵)
挑战等级 超凡
特性 嗜血(3),长生不老,显灵(3),虚体(3)
Accurate 9 (+1), Cunning 11 (−1), Discreet 5 (+5), Persuasive 10 (0), Quick 13 (−3), Resolute 15 (−5), Strong 7 (+3), Vigilant 10 (0)
能力 身手灵活(大师)怪物学识(大师<野兽>)神射手(大师)秘术仪式(大师,只有死亡之舞)坚韧不屈(大师)提升坚毅(大师)提升察觉(大师)
武器 长弓5(精准),对野兽+3
护甲 无
防御 –8
韧性 10
疼痛阈值 5
装备 无
暗影 灰黄色像冬天的树叶,有宽阔的黑色条纹 (腐化:15)
战术:永恒的猎人在死亡舞者之间移动,射出单支箭以鼓励。当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出现时,猎人开始他个人的狩猎。他时而射出致命的箭,时而试图从受害者身上吸取温暖的血液,让血液浸透着绝望和恐惧的滋味。当吉尔塔的兽群开始忙于与死亡舞者战斗时,他抓住机会开始了与森林神的战斗。

死亡舞者(大约100)
如果永恒猎手设法逃脱并开始他的死亡之舞,在粘土山上工作的人将被舞蹈所控制,并形成队伍。
习惯:哭,笑,吼
种族:人类(蛮族)
挑战等级:弱
特性:丛林生活
Accurate 10 (0), Cunning 7 (+3), Discreet 9 (+1), Persuasive 10 (0), Quick 11 (−1), Resolute 5 (+5), Strong 15 (−5), Vigilant 13 (−3)
能力:无
武器:单手武器4
护甲:皮甲2
防御:+1
坚韧15
韧性 15
疼痛阈值 8
装备:保护护身符,幸运骰子,1D10 ortegs
暗影:绿色和黑色交织(腐化:2)
战术:一般情况下,淘金客会逃避斗殴,用拳头和靴子作为武器外,没有其他武器。然而,当他们陷入死亡之舞时,他们会战斗到死,时而哭泣,时而大笑。

吉尔塔
吉尔塔是长牙猪的神圣保护者,来自于一种古老的力量,让她放弃了出生与死亡的生命循环。她永远不会生子类,但她会用领导和保护她的同类免受危险的骄傲来弥补这种悲伤。她最大的挑战是面对狂猎和它的领导者,永恒猎手。她仍然把猎手的损坏的矛(神器,见第56页)留在她的身上,作为战争的痛苦回忆,现在她花时间沉思复仇;在她看来,永恒猎手对她的族人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在她的痴迷下,她已经忘了守护部落,以至于这个曾经骄傲的部落剩下的只是一个虚弱的、日渐缩小的牧群,聚集在吉尔塔身边。永恒猎人是潜在的威胁,但现在吉尔塔则是更大的那一个。如果有人让她看清这点,会受到她的帮助,但是前提他们也要同意抹平永恒猎手的存在。
如果有人向吉尔塔承诺要结果这个永恒猎手,她就会把自己受伤的一面转向那个人,要求对方把矛取出来。
习惯:悲伤,满腔愤怒
种族:野兽
挑战等级 强大
特性 天生护甲(3) 天生武器(3) 魁梧(3)
Accurate 9 (+1), Cunning 11 (−1), Discreet 5 (+5), Persuasive 10 (0), Quick 13 (−3), Resolute 15 (−5), Strong 7 (+3), Vigilant 10 (0)
能力 铁拳(大师)狂暴(大师)
武器 长牙16(长)
护甲 厚皮10
防御 -3
韧性 15
疼痛阈值 8
装备 一侧有永恒猎手的矛
暗影 深红色,带着锈色和腐蚀的玫瑰色(腐化:5)
战术:吉尔塔带领她的牧群直奔敌人而去,她的目标是找到永恒的猎人,完成她很久以前就开始做的事情。挡路的人会被惩罚。

吉尔塔的牧群
野猪群由12头长牙猪和30头更年轻的猪组成。兽群是吉尔塔部落仅存的一部分,这个曾经骄傲的部落是达沃卡最大的长牙猪部落。现在则很少了,由于缺乏吉尔塔的照料,它们变得虚弱而瘦弱。如果她不放弃她对永恒猎手的痴迷,整个兽群将很快消失,而吉尔塔将继续作为她死去亲人的唯一守护者和间接杀手。
注意吉尔塔会带着12只长牙猪与永恒猎人战斗,如果事情发展到那一步的话。

说服吉尔塔
剧透 -   :
说服吉尔塔对她的牧群造成了危险是一个社交挑战,推荐少或者不投骰;使用检定可以看出兽群的恶化并得出结论,这是由于吉尔塔的痴迷,或是插在她身上的长矛中有属于山丘的力量,可以用做武器。换句话说,与吉尔塔的谈判建议变成一个密集的扮演场景,用最少的检定。吉尔塔会使用心灵感应与玩家沟通,只要和她保持眼神交流就可以。
« 上次编辑: 2020-03-07, 周六 16:30:51 由 常乐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6 于: 2020-03-07, 周六 01:46:23 »
发展

角色们到达了萨琳卓之愿后,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它们都与两个森林神的故事有关,玩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搞清楚。
第一个,也是最明显的一个事件是谋杀(事件3),不那么明显,但更重要的事件是失踪(事件6),这两个都发生在山上。

事件1:遇到银颊/购买探索许可
玩家角色受到银颊的欢迎,他总是在寻找新客户;让人们购买探索许可是她的主要收入来源。她积极地寻找玩家角色,不久之后,断腿者会找上一些自由宝藏猎人,他们没有向银颊付钱,银颊在向玩家角色展示之后不付钱会遭遇什么后果。
探索权:可以从银颊处购买,银颊保存有营地中所有寻宝者的名单,价格是10塔勒,如果有[影响5],可以降到7塔勒。
超感官术:在与银颊谈话的时候,法师西坎德正在监视5:2,他对新来的人一直是疑神疑鬼的。
拥有灵视或通过了[坚毅+5]检定,会感觉到被监视的感觉。如果角色,或其他玩家角色对这个情况警觉起来——不论是法术、秘术仪式或智识检定成功,就会意识到另一个人正在用超感官术的仪式观测他们。
银颊认为有三个秘术师在萨琳卓之愿:黑袍娜菲莲娜(银颊叫她狂热信徒),前秘法学会大师西坎德(银颊用恐惧的声音称他为拜火信徒),汉德尔(银颊称为炼金术师,因为他在长牙猪的肚子里寻找盐)。她还提到了在山上进行间谍活动的女巫(银颊不知道她的名字)。
银颊能指出女巫扎营的那座小山。

事件2:吉贾博尔戈的假硬币
玩家人物在场的情况下,吉贾博尔戈给了银颊一枚金币。他买了食物,一罐上等的黑啤酒,然后用剩下的钱作为将来的贷款。
有博学且成功的察觉检定:这是一个辛柏隆金币
有灵视且成功的察觉检定:硬币是一块金属(生锈的铰链),周围环绕着金币的幻觉。

事件3A:谋杀
两个勘探者在寻找这座山的宝藏时,互相认为是竞争对手,因此发生了持续不断的冲突。在玩家角色到达营地的那天,汉德尔被谋杀了,这可以作为开始冒险的一个触发点。
给炼金术士来送食物的人,发现汉德尔在他的探索地死去。发现者在营地里到处乱跑,大喊大叫。
火焰信息:粗脖以为没人注意到,就把红色的燃料投进了火里,表明发生了谋杀。
有最高察觉的玩家可以检定,来发现信号,然后投[察觉+1]来发现粗脖正在离开这里。

事件3B:谋杀现场
汉德尔的棚屋里有一张双层床、一张炼金术桌和一个通往山下的竖井,所有这些都隐藏在一扇有洞的木门后面。
尸体:尸体的肩胛骨之间有一把温暖的(曾经炽热的)刀
炼金术:这把刀因为被涂抹了燃烧的元素精华而发热
治愈:他的颈部和胸部被刺伤了十几次,而且他的手臂上没有防御造成的伤口。伤口边缘被烧焦,几乎没有流血。他的上臂有瘀伤,好像有人在他被刺的时候抓着他。(西坎德刺死了汉德尔,而他的火焰仆从布兰德抓住了他)。

竖井:汉德尔的竖井,大约有七米深,有木梯可以通往底部。周围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铲子,还有半打水桶。一个木桶吊在矿井上方的绞车上。矿井底部复盖着一米深的脏水。

炼金术器材:桌上有许多炼金术工具和配料。
炼金术能力:这是一个便携的实验室,一套炼金术工具会给予+1加值(价值:10塔勒)。
桌子上放着一块易碎的石头,任何一位炼金术士都会认为它是一种牛黄,一种非常有效的解毒剂成分。牛黄石来自正在大火上烤着的猪肚子里。它是一种盐、脂肪和植物纤维的混合物,积累在猪体内,可以用来制作强大的解毒剂。添加牛黄使解毒剂的级别比正常水平高一层:弱效变为中效,中效变为强效。强效是不受影响的,但一个大师级炼金术士当然可以创造更多剂量的弱解毒剂,并用牛黄提升效果。

汉德尔的卧铺是一张露营用的床,旁边放着一个木条箱做桌子,上面放着一盏煤油灯和一本大书,“So Sayeth Almegaster”,这是普利奥斯被认为是唯一神之前写下的文章。这本书声称,普利奥斯实际上是一个名叫普里奥山德的骑士和神术师,他发现了自己的光芒,把一场瘟疫从没落的帝国中驱逐出去,普里奥山德宣扬仁慈、爱和宽恕。作者阿尔梅加斯特因其异端信仰在安布里托被烧死,而那些在安珀利亚被看到携带这本书的人也面临着同样的命运。然而,对于一个收藏禁书的人来说,它的价值是100+1d100塔勒。
一次成功的“察觉”检定揭示了一个可能更有趣的现象:一张布满皱纹的信,嵌在床的板条上,收信人是安加莎拉(agathara),署名是齐纳德。信封没有封口,除了信外,里面还有一块光滑的灰色石头。

信上写着:

安加莎拉,夜之姐妹,在新世界的阴影里,听到你还活着给了我希望。你必须勉强度日的情况让我很心痛;你对黄昏有着如此的洞察力。在我们的心爱的丽耶丝塔的灰烬中,我们还留下了什么呢;在我们梦想的新世界中,我们还有什么不能牺牲的呢?
早些时候,德梅雷卡(Demereka)从我这里经过,告诉我克尔川(Kheltran)就躲在蓟花要塞里秘法学会的眼皮底下。我还知道,弗雷维斯(Flavus)因为赌债被云达洛斯的矮人杀死了。我想没有人知道有多少黑暗知识随他而去了。我们剩下的人很少了,如果敌人发现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更少了。
如果你还像我一样敢于梦想,就把那块石头拿在手里,想想我吧。
齐纳德”

信件结论
博学能力:在已经或者说即将灭绝的黑魔王中,他等级是最低的,相当于秘法学会的新手。
如果玩家自己不能弄清楚下面的事情,GM可能会让玩家角色通过一个智识检定来做到这一点。
有了“夜之姐妹”这个短语,这封信表明这个安加莎拉和信的作者是同一等级的;换句话说,她也是一个地位低下的黑魔王。
这封信的作者很可能就是汉德尔本人,这一点可以通过比较笔迹,比如与银颊账簿上的签名对比来证实。

The return of the Dark Lords?
剧透 -   :
As indicated by the letter, Handelo was a sorcerer schooled by the Dark Lords; the nefarious foes from the Great War, who even in defeat managed to drive the Ambrians north. Evidence of the Dark Lords or at least their disciples being alive and operating in Ambria, is worth a lot to many organizations. The Queen s legates, as well as Ordo Magica and the Church of Prios, would be anxiously grateful and offer a reward of 100 thaler, should the owner of the letter demand compensation (100+1D100 in case of a successful Persuasive test). This insight has no immediate consequences, but in secret the hunt for the Dark Lords commences with renewed intensity. Should the player characters spread the news far and wide, there will soon be wild rumors floating around regarding the return of the Dark Lords , followed by a brief increase of pitchfork-wielding mobs and people burned at the stakes.

这封信还写到了把石头拿在手里,想想我。博学的能力和对智识的成功检定:这个是叫做会面石的奇物,它是为特定的人准备的,当那个人触摸它的时候,会马上知道发送者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会在哪里等着。因为石头是为安加莎拉而做的,所以玩家角色不会知道位置。一种猜测是,他希望她来萨琳卓之愿,一些巧妙的使用仪式,如神谕或可以揭示。粗脖只能传递简单的信息,因为更复杂的信息需要直接联系。也许角色们可以去找女巫,告诉她关于营地的细节?


边栏 解读灰烬
剧透 -   :
拥有适当仪式的玩家角色可以快速获得关于谁犯下了谋杀的线索,或者在犯罪现场解决它。冷却的刀和汉德尔衣服和身体上烧焦的部分足以使用解读灰烬,会出现一个西坎德和他燃烧仆从杀死韩德洛的幻象。西坎德一边刺杀,一边在尖叫:这是我的,我的,我的!

边栏:燃料
剧透 -   :
如果玩家角色在红色燃料的问题上遇到了粗脖,那么就会出现两种情况。
如果他们好奇又有外交手腕,那么影响力最高的那个人可能会进行[影响力-1]检定,让大鬼承认自己与营地外的人有交流。她承认这是山上的女巫,基兰德,并提出了一个建议。
如果他们的行为带有威胁性,粗人也会有同样的表现:检定会有两次取低。如果食人魔意识到角色的用意是好的,比如他们如何处理汉德尔的谋杀,她会告诉他们关于基兰德的事情,并要求角色找到她,并向女巫报告。

事件4 银颊的连弩
角色们亲眼目睹了银颊用她的连弩射中吉贾博尔戈的腿-金币已经褪成了一块生锈的金属!吉贾博尔戈似乎真的很不高兴,他说,他所做的不过是用自己找到的、以为是金币的东西付了钱。

事件5插曲(需要灵视)
由于阿卡丽通过了破裂的神庙墙壁(见阿卡利的消失),永恒猎手扯下了他的脑袋,喝了他的血。能量被释放出来,将一个幻觉传送给该区域的灵视者。

拥有灵视的成功察觉:鲜血从山的边缘喷涌而出,鲜血从山中流向营地。在森林里,一只巨大的、受伤的野兽抬起了它的头,向天空疯狂地咆哮着。

插曲:淘金客的抱怨
一群满是泥泞的淘金客正在大声抱怨阿卡丽没有发工钱,他本人也消失的恰到时机,因为之前老人兴高采烈的谈论他获得了突破,所有工人很快就会拿到工资。突然,他不见了,探索地也被放弃了。有淘金者认为他挖到了金子,然后没有付钱就离开了。其他人则不这么认为,有些人低声嘟囔到“老人带着那么多金子,能跑到哪去呢?”另一个人直接说:“我想是山把他带走了,我们可能永远也看不见他,也看不见报酬。”

火焰信息:当粗脖认为没有人发现的时候,她将白色的燃料投进了火堆中,火焰看起来像是旋转的暴风雪。与之前一样,有最高察觉的玩家可以检定,来发现信号,然后投[察觉+1]来发现粗脖正在离开这里。

事件6阿卡丽的消失
阿卡丽打破了一堵石墙,发现了蛇庙中心附近的通道。当黏土在他身后坍塌时,他被迫进入了最近的通道,在前进了一会儿后,他遇到了永恒猎手。阿卡丽接近了沉睡的精灵,成为了第一个受害者。猎人醒了,但是很虚弱,从现在起,他只有一个目标:解渴并变得更加强大,在与吉尔塔的战斗之前召集他的盟友。

阿卡丽的探索地
阿卡丽的探索地是由一圈栅栏围起来的深坑,旁边是帆布帐篷,里面有一张摇摇晃晃的行军床和一个小炉子。坑旁边还有一小堆砖。
砖是由土坯制成的,用芦苇或马鬃加固,这在古代的辛柏隆中经常使用。那时,砖被用于小型建筑,因为在达沃卡扩张之前,木材还不太常见。
这个坑已经坍塌了,大约5米深,人们可以看到一只靴子从泥土里伸出来,还有一把铁锹和一把鹤嘴锄。
这将需要5天才能挖好,如果两个人挖,则需要三天。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更多的人,但如果两个人一组,轮班工作,一天之内就可以挖到砖墙,并且找到一个洞口进入蛇庙。

事件7:西坎德雇佣所有的工人
在众多挖掘者的帮助下,西坎德很快就会闯入神庙的中心,永恒猎手在那里等待着,仍然虚弱。猎手杀死了西坎德,用他和那些没能逃脱的挖掘者的血来浇灭他的欲望。

边栏:如果阻止了西坎德
剧透 -   :
玩家角色很可能会去追,然后阻止西坎德。如果是这样,永恒猎手的自由会被推迟到其他梦想家挖破墙壁。为了防止猎手被释放,你必须阻止西坎德,并确保没有其他人挖得更深。随着西坎德的停止,吉贾博尔戈将是第一个挖到墙壁的人,如果不受影响的话。下一个进入蛇神庙的人是娜菲莲娜,永恒猎手正在那里等待着。

插曲:血液的梦境(不需要能力)
猎手开始了死亡之舞的仪式,所有通过了察觉检定的人都会感知到幻象。
鲜血从山的边缘喷涌而出,鲜血从山中流向营地,将人与建筑物全部淹没。在森林中,一只长牙猪引领着猪群,她抬起头,在山顶上愤怒地吼叫。

事件9:卡罗哈卫士包围山丘
基兰德也被血液的梦境困扰,她聚集了卡罗哈部落的大约300个战士,由50个卫士领导,在禁忌区域的边界附近组成了一个包围。基兰德和巴苏马酋长和他们的卫士站在山上。另外还有三个女巫在场,粗脖也可能在旁边跟着基兰德。他们不会干预该区域,但是会想尽办法把那里发生的事情隔离开来。

事件10:永恒猎手开始死亡之舞
永恒猎手出现在山上,伴随着十几名死亡舞者(西坎德的前工人)。这种舞蹈很快就在其他人中间传开了。他们中的一半受到影响,在山顶聚集在猎人周围;其余的则躲在帐篷里,但不敢逃到树林里去。
火焰信息:当粗脖认为没有人发现的时候,她将紫黑色的燃料投进了火堆中,代表猎手已经醒了。
与之前一样,有最高察觉的玩家可以检定,来发现信号,然后投[察觉+1]来发现粗脖正在离开这里。其他角色也可以尝试。

事件11:吉尔塔进攻营地
吉尔塔出现在森林的边缘,当她咆哮时,更多的野猪聚集在她身边。他们跺着脚向营地冲去。吉尔塔冲开了其中一道门,带着沉重的步伐走过淘金者和其他人身边。在森林的边缘留下了大约30只小动物和小猪,它们看起来既害怕又困惑。

事件12:山顶的屠杀
在山上,两方发生了战斗,一个长牙猪会对抗十个死亡舞者,吉尔塔和永恒猎手进行决斗。在此期间,位于山上的玩家角色会面对一个长牙猪或十个死亡舞者。一旦他们处理了1d4+1个遭遇战,猪和猎手之间的决斗就结束了。
请注意,如果玩家角色距离永恒猎人不到100米,他们可能会受到死亡之舞的影响(参见54页的新仪式)。吉尔塔和她的猪群被认为是永恒猎人的直接敌人;玩家角色也是如此——如果玩家认为猎人是敌人,标准就满足了。永恒猎手的敌人有第二次机会抵抗或从死亡之舞中挣脱。

边栏:世界的影响
剧透 -   :
在萨琳卓的事件是如此的重要,谣言将传播到四面八方。故事里的角色是英雄还是恶棍完全取决于结局,但如果你继续使用同样的角色,他们应该在接下来的一季中,在影响力上有修正;如果玩家角色行为高尚,则+1;如果玩家角色行为自私,则-1。集体印象不会持续超过一季,因为其他事件会抓住人们的注意力。
« 上次编辑: 2020-03-07, 周六 16:43:13 由 常乐 »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7 于: 2020-03-07, 周六 14:25:01 »
可能的结局

因为玩家角色会干扰故事,所以事件链的最后一幕——山上的大屠杀可能不会发生;至少不是上面描述的那种方式。GM可能会为以下版本做计划,因为游戏测试已经证明了它们是玩家行为的可能后果。

1.
永恒猎人击败了吉尔塔和牧群,不管有没有玩家角色的帮助。冬精灵堕落成恐惧魔王,一群不断壮大的死亡舞者的首领。无论他们走到哪里,他的追随者都会带来死亡和毁灭,并变成蛮族和安珀利亚人的严重威胁。

2.
吉尔塔杀死了猎手,并且结束死亡之舞。萨琳卓之望被幸存者和宝藏猎人们放弃了,那座黏土山孤零零地矗立着,就像永恒猎人的坟墓。但是安珀利亚人记性不好,很快,一些人肯定会回来有传言说蛇庙藏在山里,一定有宝藏!

3.
玩家角色认为情况是无望的,或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值得冒险,并决定逃跑。他们要么乘着简易的木筏沿河而逃,要么冒险潜入卡罗哈部落的领地。因为玩家角色的行动并不能决定结果,所以如果两个森林神中的任何一个在最后的战斗中获胜,GM都可以选择。

4.
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玩家角色会逃离该区域,但在此之前他们会尽可能多地去拯救淘金者。这需要步行离开该地区,这反过来又需要与卡罗哈部落达成某种协议。当基兰德意识到这两个森林之神即将发生冲突时,他们可能会考虑玩家角色的恳求。在这里,GM也可以决定哪一个森林之神会在最后的战斗中获胜。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Re: Symbaroum Adventure Pack 2——Fever of Hunt
« 回帖 #8 于: 2020-03-07, 周六 16:22:51 »
新规则
嗜血,怪物特性
这种生物渴望温暖的血液,用它的目光可以使受害者在享用它的生命汁液之前进入恍惚状态。
1.主动。这种生物可以在一次战斗行动中魅惑[坚毅←坚毅]并咬伤它的受害者。吸血者吸血,每回合损伤2体质,忽略护甲。每一轮都必须进行[坚毅←坚毅],才能维持此状态,伤害吸血生物也可以打断状态[坚毅←伤害]
2.主动。和新手一样,但是吸血者获得同等的体质。
3.主动。这种生物可以在一次战斗行动中魅惑[坚毅←坚毅]并咬伤它的受害者。吸血者吸血,每回合损伤3体质,忽略护甲。受害者不能打破此状态,伤害吸血生物也可以打断状态[坚毅←伤害]。吸血者获得同等的体质。

海市蜃楼,特性
有一种神秘的天赋,可以从稀薄的空气中编织出瞬间的海市蜃楼;没有热量的火焰在他或她的手中跳跃,微小的光在空中舞动,鹅卵石变成闪亮的硬币等等。随着时间的推移,海市蜃楼不会骗到任何人,因为它的效果会在几分钟内消失。然而,它可以暂时迷惑别人。在“海市蜃楼”中,这个人可能会骰影响力检定,诱使他人接受假货或以虚假的硬币付款,最大金额为100泰勒。同时,当玩家角色用强大的魔法威胁别人时,幻影会给予+1影响力。

死亡之舞,仪式
学派:术士
秘术师可能会召唤强烈的韵律,引诱人们出现在该地区;音乐传播的很远,但只有百米以内的人才会被影响。每个中立于神秘主义者的人都必须通过一个坚韧检定,否则就会被拉入舞蹈。秘术师是免疫的,但他或她的盟友不是。盟友,以及直接的敌人,有第二次机会进行检定(掷两次,使用最好的结果)。死亡舞者本身并不受控制,而是高度倾向于服从秘术师的命令;只要他们对不是朋友的人涉及暴力,他们就会直接攻击。死亡舞者每次杀死其他生物时,以及每次遭受伤害时,都可以进行坚毅检定。
死亡之舞与秘术师紧密相连,无论他或她走到哪里。
舞蹈持续的时间由秘术师决定,但是舞者每小时都会失去1d4的体质。
这个仪式可以被解除连接打断。单独的死亡舞者可以通过驱散术获得自由,但禁绝会更有效

连弩,武器,40塔勒
连弩是弩的机械升级版。有一个推动杆在它的底面,可以更快地重新装弹。只有最熟练的铁匠才能制造这种技术先进的武器。连弩以自由动作重新上膛,不会减弱作为弩的伤害。

永恒之矛,奇物
这个武器卡在了吉尔塔的一侧。断掉的枪杆大约有一米长,这使枪杆的质量变差,但在战斗中仍然有效。只有当吉尔塔在战斗中被击败,或者与她达成协议,即玩家角色发誓要在战斗或谈判中使用它来对抗永恒猎手时,它才会成为玩家的所有物。
更换枪杆需要高质量的木材和工艺。如果角色都做不到(这是可能的),他们可以雇佣营地里的人来为他们做这件事。这项工作将花费一天加一塔勒。
夺命一击
当猎物严重受伤时,挥舞长矛的人可以召唤死亡之力结束狩猎。此能力可以用来对付失去一半或更多体质的敌人。对这样的敌人,持用者可以执行一个额外的战斗动作。此异能对每个敌人和战斗只能使用一次。
持用:自由
腐化:1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