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猎魔人团《黑日诅咒》完结  (阅读 612 次)

副标题: 最后的LOG留作纪念

离线 常乐

  • 版主
  • *
  • 帖子数: 679
  • 苹果币: 4
  • 本人弱智,你们永远不要和弱智争论,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
猎魔人团《黑日诅咒》完结
« 于: 2020-01-07, 周二 03:20:23 »
引用
“你听说过黑日诅咒吗?”
“你当然知道了。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它还被称为'疯子埃提巴德狂热症'。这个巫师的一条看似玩笑的预言导致几十个来自有钱人家庭甚至是贵族家庭的女孩被杀或者被囚禁在高塔,因为人们认为她们被魔鬼缠身、被诅咒或是被黑日所玷污了。这就是那个有关世上最普通的日食的华而不实的术语背后的可怕故事。”

“埃提巴德完全没有疯。他成功解读了沃兹格人大陵寝里以及道克人巨碑上的文字,还参考了毛怪的传统和传说。不过他们没有一个确定的词汇来描述日食。在他解读下,在不久的将来,一场日蚀会宣告魔女莉莉特的复活。莉莉特在东方仍然被人们所崇拜并被称为妮雅。而她复活的途径就是借由“六十个戴着金冠的少女用鲜血充盈河谷。”

“胡说八道,”猎魔人说道,“而且,这个根本就不押韵,所有正经的预言都是押韵的。那时候人人都知道这是埃提巴德和术士兄弟会想出来的。你就是想利用这套疯人疯语加强你的权威罢了。用它来破坏联盟、打破联姻,搅乱王朝秩序。一句话,就是想破坏那些被操纵的戴着王冠的傀儡”

—— 《白狼崛起》

黑日诅咒(Curse of the Black Sun),又称暗日诅咒。黑日是指日蚀,这是一条法师埃提巴德的预言,预测人类文明最终会毁于第六十个被诅咒的戴着金冠的少女,她用鲜血充盈于河谷中,一场日蚀会宣告魔女莉莉特的复活。黑日诅咒又称为“疯子埃提巴德狂热症”(Mania of Mad Eltibald)


<<肠乐>>  之前,你们找到了失踪的王室私生女莉莉,她是瑞达尼亚已故国王维兹米尔二世的孩子,也是王子拉多维德五世的妹妹,她还患有可怕的黑日诅咒。尼弗迦德人想要让她推翻瑞达尼亚的女术士统治,而法师扎韦斯特则认为黑日诅咒患者应该被保护起来,同时,瑞达尼亚的掌权者——菲丽芭·艾哈特正在追杀莉莉,企图断绝王室的血脉。你们还没有选择尼弗迦德人或扎维斯特任何一边,在混乱当中,莉莉还没想好自己将来该如何抉择。
<<肠乐>>  第二天,你们得知之前的巨章鱼怪终于惹了事,将一艘商船拖到了附近的河谷,队长黑蕾拉带着许多卫兵前往救援,而松鼠党们也没闲着,趁此机会,他们要把浮港从独裁者罗列多的手中“解放”出来。
<<肠乐>>  祸不单行,你们昨晚没有阻止盗贼拉米的复仇,而今天,有人说那边的梅里泰莉神殿坍塌了大半。
<<吉纳特>>  去河谷吧
<<肠乐>>  精灵米拉拦住了你们:“等等...巨章鱼怪带着致命的毒液,你们有没有带着合适的炼金药剂?”
<<索拉·米斯特雷>>  “没有,但我准备了法术。”
<<索拉·米斯特雷>>  “昨天研究了一上午毒液,可惜没什么成果呢····”
<<莱德·穆恩叙>>  “这么说来,是有成果了吗?”
<<吉纳特>>  “那种药在哪?”有点激动
<<肠乐>>  “还没有...老师研究了很久,但...”
<<索拉·米斯特雷>>  “但?”
<<肠乐>>  “但还不完善...这是他的试验品”
<<肠乐>>  米拉从自己带着的药箱中拿出了几瓶纯白色的药剂。
<<莱德·穆恩叙>>  “有什么问题吗?”
<<肠乐>>  “如果你们会炼金的话...也许有什么办法能完善一下,现在这些药剂不太可靠”
<<索拉·米斯特雷>>  “啊····试验品,是指功能有缺陷,还是有副作用?”
<<吉纳特>>  “总之效果如何?”
<<肠乐>>  “服用的人视觉可能会...有些幻觉”
<<索拉·米斯特雷>>  总之借过药剂观察检定一番
<<索拉·米斯特雷>>  “听起来和中毒已经没分别了嘛····”
<<吉纳特>>  “总之小心点吧。”做出挥剑格挡的动作
<<索拉·米斯特雷>>  “我先借去看看吧?虽然手头好像也没有什么时间改良····总之谢谢了”
<<莱德·穆恩叙>>  “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这样了。”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7 医药
<< cestbon>>  * Telu 医药 掷骰: d20 + 7 = [1] + 7 = 8
<<索拉·米斯特雷>>  “唔····果然还是缺乏一些材料,不管了,先去河谷那边吧,不早点赶去我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肠乐>>  另一边,松鼠党们将村庄中存放的弓箭纷纷装备起来,黑蕾拉可能想不到这里窝藏了如此多的松鼠党——也可能有些是临时起意。
<<莱德·穆恩叙>>  “其实我原来也做过一些类似的东西……”
<<莱德·穆恩叙>>  .r d20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d20 = [2] = 2
<<莱德·穆恩叙>>  “好吧我看不懂。”
<<索拉·米斯特雷>>  “别在意,我们得快点搞定大章鱼,否则天知道那些精灵会不会轻举妄动”小声说
<<索拉·米斯特雷>>  同时把白色的药瓶分给你们
<<肠乐>>  精灵首领让松鼠党们排好了队列,分成多个小队,带着武器向浮港开始进发。
<<吉纳特>>  “那走吧。反正我也不喜欢这药剂的味道。”
<<莱德·穆恩叙>>  “咳,好的。”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7
<< cestbon>>  * Telu 掷骰: d20 + 7 = [8] + 7 = 15
<<莱德·穆恩叙>>  .r d20+4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d20 + 4 = [20] + 4 = 24
<<吉纳特>>  .r d20+7 察觉
<< cestbon>>  * 欠K罗琳 察觉 掷骰: d20 + 7 = [7] + 7 = 14
<<菲欧娜>>  .r d20+4 察觉
<< cestbon>>  * o_* 察觉 掷骰: d20 + 4 = [16] + 4 = 20
<<索拉·米斯特雷>>  看了一眼那边的松鼠党“希望黑蕾拉回来时能赶得上控制场面呢····”
<<肠乐>>  莱德看向松鼠党们杀气森森的队伍,忽然发现精灵首领旁边的女精灵似乎没有出现,那个女精灵叫薇儿,也就是之前你们在绞架上救下的那个家伙。
<<肠乐>>  菲欧娜和索拉也发现了。
<<索拉·米斯特雷>>  “薇儿····那个女精灵估计是又跑进浮港里潜伏接应了吧”
<<索拉·米斯特雷>>  “不管了,现在这种情况也不是我们说什么就能阻止的,先去河谷通知黑蕾拉让她回去吧”
<<吉纳特>>  尽量走快点
<<肠乐>>  你们准备好了装备之后,匆匆出发,沿着河岸去寻找精灵们所说的、巨章鱼怪劫持船只的河谷。
<<肠乐>>  沿着浮港附近的河岸,如同树木的枝干一般、庞塔尔河的河水分流蔓延,一部分就汇成了溪水流入了浮港附近的凹地中,在河谷中聚集成了水潭。
<<肠乐>>  水潭的周围是被细细的水流打磨过的砂石地,在更高处则是草木茂盛的绿地与树林。
<<肠乐>>  此时,百尺宽的水潭中,一支倾复的航船突兀地横躺在当中,浮木与木箱在被染成了淡红色的水面上荡漾,残存的船体被巨大的触手盘绕缠卷,仿佛搁浅的鲸鱼一般发出吱呀声响,依稀可以看见船上仍有人影与这怪物进行着战斗。
<<肠乐>>  滩地旁边也不安宁,穿着皮革甲胄的士兵与不成人形的怪物的身影交织在一起,闻血而来的食尸鬼贴地爬行,刀剑换来的是疯狂的撕咬和抓挠,黑蕾拉骑在马上指挥卫兵们维持着阵型,狠狠用长枪将食尸鬼钉死在地。
<<吉纳特>>  迅速寻找周围的人,小说询问这里的情况
<<肠乐>>  吉娜特看了看周围,似乎没有人能闲下来向她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索拉·米斯特雷>>  给四人上防护毒素
<<吉纳特>>  “放心,我们来了!”朝众人喊,希望能鼓舞一下士气
<<索拉·米斯特雷>>  “黑蕾拉!带上你的人马回去!浮港有危险!”
<<索拉·米斯特雷>>  对她疾呼道
<<肠乐>>  黑蕾拉将枪头扎进一个食尸鬼的胸口,让它趴在地上扑腾着。
<<索拉·米斯特雷>>  然后同时拔出剑进入战场
<<肠乐>>  “什么——狗娘养的松鼠党,我就知道...”
<<吉纳特>>  “说得对,此外这还和你的上司有关。”补充道
<<索拉·米斯特雷>>  “这里交给我们!你们先从食尸鬼那杀开一条路回去”
<<菲欧娜>>  “……”不说话,拈弓搭箭准备射食尸鬼
<<肠乐>>  “船上还有很多商人和平民...”
<<莱德·穆恩叙>>  “你以为我们是为何而来的。”
<<吉纳特>>  “我们会尽力的!”
<<索拉·米斯特雷>>  “这个交给我们”然后视线回到大章鱼去
<<肠乐>>  黑蕾拉看向船只,巨章鱼怪的触手已经将船只弯起了三十度,许多物件都扑通通落入水中,船上的尖叫声不断。
<<莱德·穆恩叙>>  “你自己多加注意我们之前说过的人,要搞明白自己的敌人究竟是谁。”
<<吉纳特>>  边说边朝船跑,寻找上船的道路
<<莱德·穆恩叙>>  “剩下的就是我们的工作了。”
<<菲欧娜>>  听索拉说要搞大章鱼,瞄准了它
<<肠乐>>  你们看到上面有个面熟的家伙,一个明晃晃的光头拿着一张长弓,弓弦声铮铮作响。
<<肠乐>>  “我留一半人给你们,能把人救出来就不要纠缠”
<<吉纳特>>  尽量绕开他,以免引他注意到自己的剑,并提醒一下菲欧娜
<<索拉·米斯特雷>>  在地面上插入法杖,施展了一个小法术,然后法杖上的装饰掉下慢慢变大转化成巨蟒
<<肠乐>>  黑蕾拉朝着几个人点了点头,目光扫到了莉莉,眼神中有点惊愕。
<<肠乐>>  “你....”
<<肠乐>>  “我...现在很混乱,等这些平静下来我们再谈吧”
<<肠乐>>  莉莉偏了偏头躲开了眼神接触。
<<索拉·米斯特雷>>  “····事情结束之后你们还有时间,现在先各自专注于应做的事吧”
<<肠乐>>  于是黑蕾拉一招手,一些士兵跟在她的身后,有序的撤出了战斗,一时间,剩下的士兵更加手忙脚乱起来。
<<索拉·米斯特雷>>  总之为了吸引大章鱼的注意力,往西边跑,试着让他离开船只
<<索拉·米斯特雷>>  并且让巨蟒进入水里
<<莱德·穆恩叙>>  来到攻击射程内,开始准备施法
<<莱德·穆恩叙>>  骑上飞天扫帚
<<吉纳特>>  跟上索拉,并问道:“你有想法吗?”
<<索拉·米斯特雷>>  “我想他现在是在觅食,先造成有效攻击,这样它应该就会退缩了吧”
<< cestbon>>  缩了

战斗
剧透 -   :
<<菲欧娜>>  .r d20+4 先攻
<< cestbon>>  * o_* 先攻 掷骰: d20 + 4 = [18] + 4 = 22
<<菲欧娜>>  吃完了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1
<< cestbon>>  * Telu 掷骰: d20 + 1 = [12] + 1 = 13
<<莱德·穆恩叙>>  .r d20+2 先攻
<< cestbon>>  * 魔物 先攻 掷骰: d20 + 2 = [10] + 2 = 12
<<吉纳特>>  .r d20+5 先攻
<< cestbon>>  * 欠K罗琳 先攻 掷骰: d20 + 5 = [9] + 5 = 14
<<肠乐>>  .r 2d20+2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2d20 + 2 = [1 + 19] + 2 = 22
<<肠乐>>  .r 2d20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2d20 = [1 + 7] = 8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6
<< cestbon>>  * Telu 掷骰: d20 + 6 = [11] + 6 = 17
<<莱德·穆恩叙>>  .r d20-1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d20 - 1 = [4] - 1 = 3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2 蛇的先攻
<< cestbon>>  * Telu 蛇的先攻 掷骰: d20 + 2 = [6] + 2 = 8
<<菲欧娜>>  菲欧娜瞄准章鱼,射出附有魔法的两箭
<<菲欧娜>>  .r d20+9 第一发,普通纠缠箭
<< cestbon>>  * o_* 第一发,普通纠缠箭 掷骰: d20 + 9 = [18] + 9 = 27
<<肠乐>>  这种动物在水中时,似乎火焰对其作用不大,非魔法武器也没什么效果,当然魅惑、擒抱之类的效果也别想太多。它的攻击范围很远,攻击含有毒素,似乎还可能喷出带毒的毒液。
<<菲欧娜>>  .r d8+6 本体伤害
<< cestbon>>  * o_* 本体伤害 掷骰: d8 + 6 = [4] + 6 = 10
<<菲欧娜>>  .r 2d6 缠绕箭毒素伤害
<< cestbon>>  * o_* 缠绕箭毒素伤害 掷骰: 2d6 = [4 + 5] = 9
<<菲欧娜>>  .r d20+10 动作如潮第二发
<< cestbon>>  * o_* 动作如潮第二发 掷骰: d20 + 10 = [20] + 10 = 30
<<菲欧娜>>  .r 2D8+6 本体穿刺
<< cestbon>>  * o_* 本体穿刺 掷骰: 2d8 + 6 = [5 + 6] + 6 = 17
<<菲欧娜>>  .r4d6 缠绕箭毒素
<< cestbon>>  * o_* 缠绕箭毒素 掷骰: 4d6 = [5 + 2 + 4 + 1] = 12
<<肠乐>>  章鱼抓起一个游客,眼看要向船上的佣兵光头扔去,菲欧娜连续两箭命中了触手,游客尖叫着落入了水中。
<<肠乐>>  随着爆裂箭的火光,看起来命中了要害,然而菲欧娜希望看到的毒素却没有生效。
<<肠乐>>  食尸鬼朝着眼前最大的目标冲了过去,和巨蟒纠缠在了一起。
<<肠乐>>  .r 1d20+2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1d20 + 2 = [8] + 2 = 10
<<肠乐>>  吉娜特行动
<<吉纳特>>  朝章鱼冲去,尝试用短剑砍掉它的触手
<<吉纳特>>  .r d20+8 命中
<< cestbon>>  * 欠K罗琳 命中 掷骰: d20 + 8 = [19] + 8 = 27
<<吉纳特>>  .r 1d6+5 穿刺伤害
<< cestbon>>  * 欠K罗琳 穿刺伤害 掷骰: 1d6 + 5 = [5] + 5 = 10
<<吉纳特>>  .r 3d6 偷袭伤害
<< cestbon>>  * 欠K罗琳 偷袭伤害 掷骰: 3d6 = [3 + 2 + 3] = 8
<<肠乐>>  吉娜特冲到怪物脚下,几只低垂的触手在吉娜特的锋锐刀具下纷纷掉落在地。
<<吉纳特>>  尽量避免水和粘液弄脏衣服
<<肠乐>>  触手掉落在地蔓延出红色的汁液,也许是血液,不过吉娜特想要避免弄脏衣服看起来有些难度。
<<莱德·穆恩叙>>  Q21
<<肠乐>>  .r 2d20+2 食尸鬼AB
<< cestbon>>  * 肠乐 食尸鬼AB 掷骰: 2d20 + 2 = [19 + 12] + 2 = 33
<<肠乐>>  .r 1d20+7 食尸鬼王
<< cestbon>>  * 肠乐 食尸鬼王 掷骰: 1d20 + 7 = [19] + 7 = 26
<<莱德·穆恩叙>>  。r8d6
<<莱德·穆恩叙>>  。r 8d6
<<莱德·穆恩叙>>  .r8d6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8d6 = [4 + 5 + 3 + 3 + 2 + 2 + 4 + 3] = 26
<<肠乐>>  绿色的草地瞬间被干枯的黑色和红色的火光包裹,三只食尸鬼在火焰中打着滚,看起来抵消了些许伤害,对着你们低吼着,同时,烧焦的身体散发着难闻的臭味。
<<莱德·穆恩叙>>  “……我这是老了吗?”
<<吉纳特>>  “我再也不想吃烤肉了。”抱怨着
<<索拉·米斯特雷>>  回头看了眼旁边火球似乎效果不算好,于算对着圣蟒面前施展纠缠术
<<莱德·穆恩叙>>  有点怀疑的看着自己的战果,然后揉了揉鼻子
<<肠乐>>  其中一只食尸鬼在吼叫了几声之后,似乎耗尽了力量,变成了地上燃烧着的焦尸。
<<肠乐>>  .r 1d20+4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1d20 + 4 = [17] + 4 = 21
<<肠乐>>  .r 1d20+2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1d20 + 2 = [13] + 2 = 15
<<肠乐>>  与此同时,藤蔓从地上升起,食尸鬼像疯了似的抓挠着,将身上的火焰传给了藤蔓
<旁白> 反而保全了自己。
<<肠乐>>  食尸鬼B 食尸鬼王 章鱼 行动
<<索拉·米斯特雷>>  然后也顾不上有没有成效了,附赠动作变成白色皮毛的熊,也朝大章鱼左侧移动(I15)
<<肠乐>>  食尸鬼B朝着眼前最近的敌人袭来——看起来目标是莉莉。
<<肠乐>>  .r 1d20+4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1d20 + 4 = [11] + 4 = 15
<<肠乐>>  食尸鬼王看起来聪明一些,无神的双眼看向了莱德,随即冲了过去。
<<肠乐>>  .r 2d20+4 抓挠
<< cestbon>>  * 肠乐 抓挠 掷骰: 2d20 + 4 = [4 + 16] + 4 = 24
<<肠乐>>  .r 2d6+2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2d6 + 2 = [6 + 3] + 2 = 11
<<肠乐>>  在食尸鬼的利爪下,莉莉身前反射出了护盾的辉光——看起来她这次有所准备。
<<肠乐>>  而旁边的莱德则没那么走运,食尸鬼的尖爪由肩而落下,狠狠扯出一道血痕。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6 巨蟒从食尸鬼王的下肢旁穿过然后又从他头上返回试图将其勒紧
<< cestbon>>  * Telu 巨蟒从食尸鬼王的下肢旁穿过然后又从他头上返回试图将其勒紧 掷骰: d20 + 6 = [12] + 6 = 18
<<莱德·穆恩叙>>  “——嘶。”
<<莱德·穆恩叙>>  疼得抽冷气
<<肠乐>>  .r 1d20+4 敏捷豁免
<< cestbon>>  * 肠乐 敏捷豁免 掷骰: 1d20 + 4 = [13] + 4 = 17
<<索拉·米斯特雷>>  .r 2d8+4 伤害
<< cestbon>>  * Telu 伤害 掷骰: 2d8 + 4 = [5 + 4] + 4 = 13
<<肠乐>>  .r 1d20+3 力量豁免
<< cestbon>>  * 肠乐 力量豁免 掷骰: 1d20 + 3 = [20] + 3 = 23
<<肠乐>>  在巨蟒与食尸鬼纠缠时,莉莉抽出了一把短剑,右手凝聚起魔力,将武器魔化
<<肠乐>>  章鱼怪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乱局——
<<肠乐>>  .r 1d20+6 打吉娜特
<< cestbon>>  * 肠乐 打吉娜特 掷骰: 1d20 + 6 = [7] + 6 = 13
<<肠乐>>  .r 1d20+6 光头豁免
<< cestbon>>  * 肠乐 光头豁免 掷骰: 1d20 + 6 = [14] + 6 = 20
<<肠乐>>  .r 1d20+6 光头豁免
<< cestbon>>  * 肠乐 光头豁免 掷骰: 1d20 + 6 = [2] + 6 = 8
<<肠乐>>  章鱼怪扬起触手,像拍打苍蝇一般抽打吉娜特,吉娜特闪身躲过头顶的触手
<<肠乐>>  旁边传来了一声“什么鬼”
<<肠乐>>  光头佣兵被章鱼的触须高高卷了起来。
<<吉纳特>>  “看来个大有时是缺点……”
<<肠乐>>  不过与此同时,触须掠过时掉下的粘液,让吉娜特略感不快
<<吉纳特>>  举盾挡一下吧
<<菲欧娜>>  菲欧娜没什么魔法可用了,只能普通的射两箭
<<索拉·米斯特雷>>  .r 2d8+5 魔法穿刺伤害
<< cestbon>>  * Telu 魔法穿刺伤害 掷骰: 2d8 + 5 = [4 + 3] + 5 = 12
<<索拉·米斯特雷>>  .r 4d6+5 魔法挥砍伤害
<< cestbon>>  * Telu 魔法挥砍伤害 掷骰: 4d6 + 5 = [1 + 3 + 3 + 4] + 5 = 16
<<菲欧娜>>  .r2D8+32 魔法穿刺伤害
<< cestbon>>  * o_* 魔法穿刺伤害 掷骰: 2d8 + 32 = [5 + 3] + 32 = 40
<<索拉·米斯特雷>>  .r 2#d20+8
<< cestbon>>  * Telu 掷骰: 2#d20 + {8} = {[10], [14]} + {8} = {18, 22}
<<索拉·米斯特雷>>  .r d8+2d6+10
<< cestbon>>  * Telu 掷骰: d8 + 2d6 + 10 = [3] + [1 + 3] + 10 = 17
<<肠乐>>  菲欧娜的箭矢射入怪物肌肤,银色的箭头在上面烧灼出了可见的痕迹——红色的血液如雨点般落下
<<肠乐>>  下面的索拉和吉娜特被淋个正着
<<吉纳特>>  “该死。”调整一下位置以便偷袭,顾不得干净了
<<肠乐>>  菲欧娜感觉...似乎章鱼怪转向了自己 ,不知道它有没有眼睛,如果它有眼睛的话,现在想必是狠狠盯着她。
<<吉纳特>>  .r d20+8 命中
<< cestbon>>  * 欠K罗琳 命中 掷骰: d20 + 8 = [14] + 8 = 22
<<索拉·米斯特雷>>  纯白色的毛皮被鲜红所沾染,凶暴的北极熊显得更狂热地对集中于攻击章鱼
<<肠乐>>  巨章鱼怪深深吸了一口气。
<<吉纳特>>  .r d6+5+3d6 伤害
<< cestbon>>  * 欠K罗琳 伤害 掷骰: d6 + 5 + 3d6 = [6] + 5 + [5 + 1 + 1] = 18
<<菲欧娜>>  盯着章鱼继续找弱点,同时后退
<<莱德·穆恩叙>>  移动到N24
<<莱德·穆恩叙>>  然后一环冰系繁彩球,法术编织带上一个冷冻射线,孪生法术射向两个食尸鬼
<<肠乐>>
<<莱德·穆恩叙>>  . rd20+7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d20 + 7 = [20] + 7 = 27
<<莱德·穆恩叙>>  . rd20+7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d20 + 7 = [13] + 7 = 20
<<莱德·穆恩叙>>  .rd2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d2 = [2] = 2
<<莱德·穆恩叙>>  .r2d8+6d8 小兵
<< cestbon>>  * 魔物 小兵 掷骰: 2d8 + 6d8 = [4 + 4] + [4 + 3 + 8 + 8 + 1 + 6] = 38
<<莱德·穆恩叙>>  .r2d8+3d8 王
<< cestbon>>  * 魔物 王 掷骰: 2d8 + 3d8 = [6 + 6] + [2 + 6 + 6] = 26
<<肠乐>>  章鱼怪看着菲欧娜远去,将抓着的光头佣兵投掷向了莉莉
<<肠乐>>  .r 1d20+3 豁免
<< cestbon>>  * 肠乐 豁免 掷骰: 1d20 + 3 = [17] + 3 = 20
<<肠乐>>  .r 4d5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4d5 = [2 + 5 + 5 + 5] = 17
<<肠乐>>  莉莉敏捷的低头躲开,光头从她的上空飞了过去。
<<肠乐>>  与此同时,它呼出一团浓重的带着毒液的墨汁云,笼罩了吉娜特和索拉
<<吉纳特>>  “不和我较量一下吗……怪物!”语调突然改变
<<索拉·米斯特雷>>  .r 2#d20+3
<< cestbon>>  * Telu 掷骰: 2#d20 + {3} = {[3], [1]} + {3} = {6, 4}
<<肠乐>>  .r 8d6 怎么回事啊
<< cestbon>>  * 肠乐 怎么回事啊 掷骰: 8d6 = [1 + 5 + 1 + 1 + 2 + 5 + 2 + 6] = 23
<<吉纳特>>  .r d20+2 体质
<< cestbon>>  * 欠K罗琳 体质 掷骰: d20 + 2 = [8] + 2 = 10
<<吉纳特>>  .r d20+2 第二骰
<< cestbon>>  * 欠K罗琳 第二骰 掷骰: d20 + 2 = [19] + 2 = 21
<<肠乐>>  .r 4d6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4d6 = [6 + 5 + 1 + 3] = 15
<<吉纳特>>  尝试往东跑并爬上船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6 再试图一次纠缠食尸鬼王
<< cestbon>>  * Telu 再试图一次纠缠食尸鬼王 掷骰: d20 + 6 = [20] + 6 = 26
<<肠乐>>  .r 1d20+4 敏捷豁免
<< cestbon>>  * 肠乐 敏捷豁免 掷骰: 1d20 + 4 = [8] + 4 = 12
<<索拉·米斯特雷>>  .r 4d8+4 非魔法伤害
<< cestbon>>  * Telu 非魔法伤害 掷骰: 4d8 + 4 = [7 + 4 + 2 + 1] + 4 = 18
<<肠乐>>  食尸鬼被蛇牢牢缠住
<<肠乐>>  莉莉一瞬间闪现到了章鱼怪附近,拿起了手中的短剑就刺。
<<肠乐>>  .r 2d20+6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2d20 + 6 = [19 + 19] + 6 = 44
<<肠乐>>  .r 4d6+6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4d6 + 6 = [2 + 6 + 1 + 3] + 6 = 18
<<索拉·米斯特雷>>  往北移动两个跳进水里然后往它身上抓啃
<<肠乐>>  光头佣兵爬了起来,冲着章鱼连射了几箭,每一箭都命中了触须,然而看起来伤害并不大。
<<索拉·米斯特雷>>  .r 2#d20+8
<< cestbon>>  * Telu 掷骰: 2#d20 + {8} = {[16], [8]} + {8} = {24, 16}
<<菲欧娜>>  为了避免误伤同伴,菲欧娜改瞄准食尸鬼王
<<菲欧娜>>  .r2#20+5 我再划个水
<< cestbon>>  * o_* 我再划个水 掷骰: 2#20 + {5} = {20, 20} + {5} = {25, 25}
<<索拉·米斯特雷>>  .r d8+2d6+10 魔法穿刺挥砍伤害
<< cestbon>>  * Telu 魔法穿刺挥砍伤害 掷骰: d8 + 2d6 + 10 = [5] + [4 + 6] + 10 = 25
<<菲欧娜>>  .R2#D20+5
<< cestbon>>  * o_* 掷骰: 2#d20 + {5} = {[7], [14]} + {5} = {12, 19}
<<菲欧娜>>  .rd8+16 伤害
<< cestbon>>  * o_* 伤害 掷骰: d8 + 16 = [8] + 16 = 24
<<吉纳特>>  跑到船上,吸几口新鲜空气,然后砍向章鱼
<<吉纳特>>  .r d20+8 命中
<< cestbon>>  * 欠K罗琳 命中 掷骰: d20 + 8 = [7] + 8 = 15
<<肠乐>>  食尸鬼王被蛇缠绕着,又是一箭射穿了脑门。巨蟒随即松开了它,看起来已经死了。
<<吉纳特>>  “学着点,注意躲避。”经过莉莉身边时提醒她
<<莱德·穆恩叙>>  火球术,法术编织成冷冻
<<莱德·穆恩叙>>  攻击章鱼头
<<莱德·穆恩叙>>  “总算是把食尸鬼打死了……”
<<肠乐>>  .r 1d20+3 敏捷
<< cestbon>>  * 肠乐 敏捷 掷骰: 1d20 + 3 = [20] + 3 = 23
<<莱德·穆恩叙>>  .r6d8
<< cestbon>>  * 魔物 掷骰: 6d8 = [5 + 3 + 7 + 8 + 5 + 1] = 29
<<肠乐>>  巨章鱼怪行动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 敏捷啊弱项····
<< cestbon>>  * Telu 敏捷啊弱项···· 掷骰: d20 = [19] = 19
<<肠乐>>  对方试图用触须抓住变成熊的索拉——然而只是在水面掠过,掀起了几道波纹
<<肠乐>>  .r 2d20+8 攻击吉娜特
<< cestbon>>  * 肠乐 攻击吉娜特 掷骰: 2d20 + 8 = [2 + 2] + 8 = 12
<<吉纳特>>  “无所谓了,它太笨了。”
<<肠乐>>  “我知道....”
<<肠乐>>  “啧——”
<<索拉·米斯特雷>>  .r d20+6 蛇蛇移动到索拉下一格啃咬大章鱼
<< cestbon>>  * Telu 蛇蛇移动到索拉下一格啃咬大章鱼 掷骰: d20 + 6 = [7] + 6 = 13
<<肠乐>>  莉莉再次使用魔法,另一只手中出现了一把浮空的虚幻武器
<<肠乐>>  随即,在吉娜特躲过对方触须的横扫时,她冲了上去
<<肠乐>>  .r 2d20+6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2d20 + 6 = [17 + 6] + 6 = 29
<<肠乐>>  .r 1d20+5 灵体
<< cestbon>>  * 肠乐 灵体 掷骰: 1d20 + 5 = [20] + 5 = 25
<<肠乐>>  .r 1d6+3+2d8+3
<< cestbon>>  * 肠乐 掷骰: 1d6 + 3 + 2d8 + 3 = [5] + 3 + [5 + 6] + 3 = 22


<<肠乐>>  莉莉乘机抓住了触手,随着触手的摆动,两把武器在上面划出了长长的伤口。
<<肠乐>>  章鱼怪浑身都是创口,血液几乎沾满了整个水潭,接着它颓然倒下——
<<肠乐>>  整个河谷都闷响了一声,莉莉从水面浮了出来。
<<肠乐>>  “呃...搞定了”
<<吉纳特>>  “死了吗?算了,我懒得检查。”擦着身上的粘液
<<索拉·米斯特雷>>  北极熊和蛇蛇也划着水回到岸边,然后摇身一变,似乎刚才身上血淋淋的战斗就和索拉无关一样完整如新
<<肠乐>>  另一边,食尸鬼与士兵还在接战,然而士兵手中的钢剑显然于事无补,哀嚎声响成一片。
<<吉纳特>>  羡慕的看着索拉
<<索拉·米斯特雷>>  “呼···辛苦啦”伸出手拉莉莉上来
<<索拉·米斯特雷>>  “不过之后别做那么危险的事了,我原本可没预想你帮忙战斗的····”
<<莱德·穆恩叙>>  “还好,还好……”
<<莱德·穆恩叙>>  长舒一口气
<<肠乐>>  不过很快,几道闪电落下,食尸鬼们大多变为了焦炭。
<<索拉·米斯特雷>>  “吉娜特也别擦啦,去问莱德放一个戏法就能干净了”
<<索拉·米斯特雷>>  “?”转头注意那些雷电的来源
<<肠乐>>  “哈啊...我没事,我也是有战斗能力的啊....”
<<吉纳特>>  “好办法!”
<<肠乐>>  莉莉擦着身上的血迹,看起来牙齿还在打颤。
<<吉纳特>>  抬头看天
<<索拉·米斯特雷>>  “说什么呢····很明显你就没有习惯这种事吧”
<<肠乐>>  扎韦斯特带着几个佣兵从远处的树林中走了出来。
<<莱德·穆恩叙>>  “自己也得逐渐习惯啊。”
<<莱德·穆恩叙>>  释放魔法伎俩,给她们清洁一下
<<肠乐>>  “我...逐渐习惯了就好,毕竟不能每次都靠人帮我”
<<肠乐>>  “从那时候开始,似乎每一步都是别人帮我铺好的”
<<索拉·米斯特雷>>  “最主要的是····”用手指戳了戳你们然后用视线让你们注意到扎维斯特“有人不想让莉莉受伤”
<<吉纳特>>  “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问莉莉
<<肠乐>>  “总是有人给我引路,好像我自己也决定不了什么...”
<<索拉·米斯特雷>>  “如果莉莉有受伤的可能性,那些人说不定会不辞万里跑过来呢”
<<肠乐>>  “嗯...无论如何,我不想被这些人操控...保护也好,其他什么也好”
<<肠乐>>  扎韦斯特吆喝着那些士兵
<<索拉·米斯特雷>>  “这是你的意思的话······”
<<肠乐>>  士兵们很快聚集起来,带着伤员,似乎准备返回城内。
<<菲欧娜>>  “那……你要去哪里?做什么呢?”
<<索拉·米斯特雷>>  靠近蛇蛇,拜托它变回原样
<<肠乐>>  “去哪里都好,我还没想好”
<<肠乐>>  “但是关在塔里...你们真的相信那些传言吗”
<<菲欧娜>>  “那……祝你好运”
<<肠乐>>  扎韦斯特处理好了那些伤员后,带着佣兵走了过来。
<<索拉·米斯特雷>>  然后去跟士兵商量一下先去搭救船上的遇难者吧
<<肠乐>>  光头走了过来拍了拍菲欧娜
<<索拉·米斯特雷>>  看见扎维斯特过来,就先跟他聊聊好了
<<肠乐>>  光头看着菲欧娜手里的弓
<<肠乐>>  “多谢啦,没想到我这么倒霉”
<<菲欧娜>>  “你的弓很好用。”双手奉还。
<<菲欧娜>>  “你不是坏人,我不能拿走它。”
<<菲欧娜>>  “之前,算是借用吧”
<<吉纳特>>  本想说那是从拉米那里缴获的,心里抱怨菲欧娜又管不住嘴
<<肠乐>>  “倒霉到坐个船都遇到这种事”
<<肠乐>>  他摸了摸光头
<<肠乐>>  “就当你救了我一命的礼物吧”
<<索拉·米斯特雷>>  “啊····都发现了呢,之前的事抱歉了”
<<菲欧娜>>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
<<索拉·米斯特雷>>  “啊哈哈,不过我们真是有缘呢”尴尬的微笑
<<索拉·米斯特雷>>  “总之先来帮忙救人吧,船看上去撑不了多久了”
<<肠乐>>  “有缘有缘...又被你们救了一次,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别再是这种情况了”
<<索拉·米斯特雷>>  “说的对”
<<肠乐>>  “嗯,我先去把那些倒霉蛋拖出来”
<<吉纳特>>  去帮索拉救人,尽量避开光头
<<肠乐>>  “第一条是别信法师的传送门”
<<肠乐>>  “第二条是别觉得自己走运能正好避开这些鬼东西...”
<<肠乐>>  扎韦斯特身后的佣兵也去帮忙了。
<<索拉·米斯特雷>>  “啊哈哈哈····不能更正确了”
<<莱德·穆恩叙>>  “嗯……”
<<莱德·穆恩叙>>  “有点道理。”
<<肠乐>>  “你们承诺过不会带着她冒险——”
<<肠乐>>  扎韦斯特端着法杖表情严肃。
<<索拉·米斯特雷>>  “这件事我要道歉,我原本也的确是这样打算的····”
<<索拉·米斯特雷>>  *回过身来,闭上眼摇了摇头做出无奈的表情
<<吉纳特>>  “我们刚见到她不久。”
<<肠乐>>  “莉莉,为了避免黑日诅咒的危险,请你跟着我去足够安全的地点”
<<索拉·米斯特雷>>  “但我不可能拿个镣铐把她锁住对吧,这样万一她想不开自杀了呢”
<<肠乐>>  “术士兄弟会建造了尖塔来保护你们这些....呃,特殊人士”
<<索拉·米斯特雷>>  “在这个事件想要死去很容易,但想要活下去却很难”
<<肠乐>>  “我听说过你...你是说,把我关进一座塔里与世隔绝就算保护我了吗?”
<<吉纳特>>  “由你选择吧。”靠在莉莉身上
<<索拉·米斯特雷>>  先听他们的对话,视线看向莉莉等待着
<<肠乐>>  “这不是请求,孩子,这是为了更多人的安全”
<<肠乐>>  “安全——?安全?那个什么鬼....”
<<肠乐>>  “什么鬼的黑日诅咒,你们就可以让别人去牺牲吗!”
<<肠乐>>  “就为了那个一点影子都没的传闻你们就牺牲了几十个无辜女孩?”
<<肠乐>>  “如果那个人是你,你会怎么想?”
<<肠乐>>  “我会牺牲自己,为了大多数人的安全,孩子,我知道这不是善良正义的做法”扎韦斯特平静的说。
<旁白>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邪恶,但是世界就是这样...有时候你必须——”
<<索拉·米斯特雷>>  “冷静一点,扎维斯特虽然途径有点····不是太符合现在的观念,但他也是沿着自己认为为了世界好的行为”
<<索拉·米斯特雷>>  “但那到底是否合理呢····就是我们应该探讨的问题了”
<<肠乐>>  “我!不!要——那我呢?我就是个傀儡!”
<<肠乐>>  “我一直是个傀儡,是你们的筹码——我在这里流浪的时候,你们有关心过吗?”
<<肠乐>>  “如果不是蕾拉救了我......现在什么王位什么诅咒都来了,你们就一个接一个——”
<<吉纳特>>  “看来太有名也不好。”
<<肠乐>>  “我、我还没有二十岁,我不想住在尖塔里....一辈子...”
<<肠乐>>  扎韦斯特摸索着自己的白须:“我很遗憾...我可以做出如同真实的幻术...”
<<索拉·米斯特雷>>  温柔的从后方抱住她的腰,轻轻抚动她的背“说的很好,你把你的意思说出来了”
<<肠乐>>  “——那是幻术——那不是真的世界!”
<<索拉·米斯特雷>>  “可能那些幻术始终还是无法温暖人的内心吧”
<<吉纳特>>  “我们会尊重她的意见。”站到扎韦斯特和莉莉之间
<<吉纳特>>  “如果你真在乎那个诅咒,那最好别把她逼急。”
<<索拉·米斯特雷>>  “对了扎维斯特先生,你知道吗之前我们遇到一个同样也是有胎记的少女”
<<索拉·米斯特雷>>  “她似乎是出生不久差点被你的同僚杀死了,但似乎出了什么差错,没死掉。”
<<肠乐>>  “你们在这里...聚会吗?”
<<肠乐>>  不知道什么时候,莱耶斯和辛西娅也找了过来。
<<吉纳特>>  “哦你们也有事吗?”
<<莱德·穆恩叙>>  “我说,如果能到异世界的话,那么这个诅咒还会有效力吗?”
<<肠乐>>  “现在不是尊重不尊重的问题...现在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
<<肠乐>>  扎韦斯特扶着额头。
<<莱德·穆恩叙>>  突然问道
<<肠乐>>  “同样的胎记...什么?我不清楚”
<<肠乐>>  “我不知道,可能没人能确认,异世界传送是上古精灵才有的法术...”
<<索拉·米斯特雷>>  “你之前不是说有一个同僚和你用了不一样的手段,他杀死找到的每一个有诅咒的少女”
<<索拉·米斯特雷>>  “顺便那个女孩也勉强算是个戴王冠的”
<<肠乐>>  “甚至是精灵贤者劳拉·朵伦·爱普·希达哈尔都不能释放出这样的法术...”
<<莱德·穆恩叙>>  “那个,薇薇,你把之前的经历说一下吧。”
<<莱德·穆恩叙>>  “如果这真的是你所说的那样的话,似乎还是有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肠乐>>  “你的意思是,我们弄错了顺序...?”
<<索拉·米斯特雷>>  “啊····莱耶斯和辛西娅”看向他们的方向“我可是听说了,那个教堂似乎发生了很夸张的事啊?”
<<吉纳特>>  “然后世界也没毁灭。”
<<肠乐>>  “是啊,我去了别的世界——”
<<肠乐>>  “问题在于,我们如何能确定它在别的世界就没有问题?我们不能,孩子”
<<索拉·米斯特雷>>  “我不确定顺序的事,不过你不可能对所有被诅咒的女孩都一清二楚这件事我很确定”
<<肠乐>>  “啊...是啊,闹得有些大,倒霉的拉米还摔断了腿,但是,解决了就行”
<<肠乐>>  辛西娅耸耸肩
<<索拉·米斯特雷>>  “所以问题回到了这个矛盾,你一边在说那不能确定没有问题,你却在做不一定能行得通的事呀”
<<肠乐>>  “诅咒确实存在,而你们却觉得它不会有威胁...”
<<索拉·米斯特雷>>  “哎····我当时就不该让你们自己处理那件事”扶着额头摇了摇“我早该清楚你们是毫无责任感的任性家伙。”
<<索拉·米斯特雷>>  “那么如果诅咒确实有威胁,为什么你觉得塔能解决威胁?我是在问这个”
<<肠乐>>  “至少塔不会伤害任何人....也方便我们研究...”扎韦斯特解释到。
<<肠乐>>  “你们的研究——你是指对确认安全的女孩的解剖吗?我亲眼见过你们的解剖现场,你猜我为什么‘背叛’了你?”莱耶斯突然闷声说道。
<<肠乐>>  “为了保护人类一定要有牺牲,你们不明白吗?很难理解吗?”
<<肠乐>>  辛西娅插入了争吵当中:“咳,你们不会真的信什么黑日诅咒吧,莉莉,尼弗迦德会为你提供资源和保护——帮你恢复应得的王位”
<<索拉·米斯特雷>>  “听起来真差劲····说不定那个诅咒,会由你们的研究,亲手应验呢,你才是不理解吧”
<<肠乐>>  莱耶斯叫道:“我告诉你,如果这种代价来拯救世界,那不如让世界毁灭好了”
<<吉纳特>>  “那你要加冕吗?陛下。”夸张的模仿这大臣的举止询问莉莉
<<肠乐>>  “你这是最极端...的个人想法,两害相权取其轻”
<<肠乐>> 辛西娅哼了一声: “两害相权个屁,别信那些什么诅咒,我也是术士,重要的是你的王位——”
<<肠乐>>  “你——”
<<肠乐>>  “我不能——”
<<肠乐>>  局面变得乱了起来——莉莉捂住了脑袋
<<索拉·米斯特雷>>  “啊····要不你们先打一架,我们带莉莉跑远点····她似乎不喜欢这样的场面”拉住她的手
<<肠乐>>  索拉感觉到莉莉的皮肤变得冰凉起来
<<索拉·米斯特雷>>  “!?”
<<肠乐>>  大家突然止住了话头。
<<吉纳特>>  “怎么了?”本能的躲开
<<肠乐>>  魔力,自然的四种元素的浓度似乎在急剧的升高
<<肠乐>>  莉莉慢慢的,凭空漂浮了起来
<<肠乐>>  扎韦斯特的表情好像被揍了一拳:“用鲜血充盈河谷...”
<<吉纳特>>  “快想想,你之前见过类似的事吗?”马上晃了晃莱德
<<莱德·穆恩叙>>  “我,我尽量——”
<<莱德·穆恩叙>>  “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啊——”
<<莱德·穆恩叙>>  用力的皱眉
<<肠乐>>  “戴着金冠的少女...妈的,我说过了——我说过了!”
<<肠乐>>  扎韦斯特捂住了他的法杖。
<<莱德·穆恩叙>>  试图
<<莱德·穆恩叙>>  想起什么
<<吉纳特>>  “之前那场爆炸……趴下!”迅速找块石头,趴在后面
<<肠乐>>  周围的一切,杂草,石粒,河水都在向上悬浮,旁边通红的河水开始沸腾——
<<肠乐>>  天空中,乌云不知道何时聚集了起来
<<索拉·米斯特雷>>  “······!”
<<索拉·米斯特雷>>  “竟然是真的····扎维斯特,现在应该做什么?”
<<肠乐>>  莉莉的周围形成了旋风,之前的巨乌贼的尸体似乎在分解...重组成一个别的什么东西。
<<吉纳特>>  “来点防御法术吧。”喊道
<<肠乐>>  “等等,冷静,这是法源失控,我见过”
<<肠乐>>  辛西娅在石头后面叫道。
<<肠乐>>  “她只是失控了——她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能量,这不是诅....”
<<肠乐>>  “这是诅咒!魔女莉莉特要复活了!”扎韦斯特指着水底的巨物
<<索拉·米斯特雷>>  “那要怎么办——!”对着辛西娅大喊
<<索拉·米斯特雷>>  “对了!阻魔金可以吗!”
<<吉纳特>>  “她可能只是不想把事想得太糟。”提醒索拉
<<索拉·米斯特雷>>  “莱德!阻魔金应该在你那里!”
<<肠乐>>  “我有办法...现在摧毁她还来得及!把魔力汇聚到我这里——”扎韦斯特吼叫起来,帽子早已经不见踪影
<<肠乐>>  “索拉,这只是失控,这不是什么诅咒——你现在靠近不了她”
<<索拉·米斯特雷>>  “但周围还有很多人!如果这个失控会引发爆炸,那问题也是需要解决的!”
<<肠乐>>  辛西娅在旁边喊道,但是她自己似乎也不敢确定“你只要等她耗尽力量,这在法源身上很...好吧,不常见!没见过这么大的!”
<<莱德·穆恩叙>>  “等等,我应该能找到——”
<<莱德·穆恩叙>>  翻找空间袋
<<吉纳特>>  “所有人,快跑!”朝周围喊,俯身跑向远离莉莉的方向
<<索拉·米斯特雷>>  “所以我们不能仅仅只是‘等’她耗尽力量,谁知道那会发生什么!”
<<莱德·穆恩叙>>  “但这真的管用吗?!”
<<肠乐>>  莱耶斯跟在了吉娜特后面:“该死,魔法...这些玩意我永远也搞不明白...”
<<索拉·米斯特雷>>  “我觉得如果能弄到她身上去,至少能停止这种失控状态——”
<<肠乐>>  “天知道,我、我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失控啊——!”
<<吉纳特>>  “但后果也可能更糟。”提醒道
<<肠乐>>  另一边,扎韦斯特则聚集了自然的力量——准备和逐渐成型的奇怪物体决一死战。
<<索拉·米斯特雷>>  “扎维斯特!别浪费魔法了!想个办法让我们进去”
<<索拉·米斯特雷>>  “然后我们把阻魔金扣上去,这就结束了!”
<<肠乐>>  “他已经疯了——好吧,好吧,试试这个——”
<<肠乐>>  辛西娅高叫起来
<<肠乐>>  她口中喃喃着复杂的咒语,索拉认出了这种法术....
<<肠乐>>  接连不断的雷光在云层中浮现,闪烁的电火花打破了莉莉周身的能量气流——
<<肠乐>>  若干年后,这种叫做阿祖烈之雷的法术会屠杀上百个暴乱的人民,而现在它为索拉制造出了突破口。
<<索拉·米斯特雷>>  “就是现在!”拉上莱德一起冲进去
<<莱德·穆恩叙>>  “我先探探路!如果情况不对你们就撤!”
<<肠乐>>  你们把阻魔金扣上莉莉的手腕,与此同时,扎韦斯特聚集起了最强大的能量,朝着水中的巨物扎去——
<<肠乐>>  不知道是谁先谁后,也可能是同时,一道巨大的闪光和魔法浪潮席卷了整个地区,其他国家甚至都能感觉到波动。
<<肠乐>>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肠乐>>  莱耶斯扑倒了菲欧娜与吉娜特,魔法能量从头上掠过,当再次抬头时
<<肠乐>>  扎韦斯特与水中的“莉莉特”消失不见,水中的鱼虾纷纷从空中落下......
<<肠乐>>  莱德和索拉看着地上昏迷的莉莉,阻魔金拷在了她的手上。
<<吉纳特>>  “莉莉!你还好吗?”摇晃着她
<<索拉·米斯特雷>>  “哈啊····差点吓死了····”
<<肠乐>>  辛西娅栽了个大跟头,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肠乐>>  她看向那边的莉莉,莉莉似乎看起来毫发无损。
<<索拉·米斯特雷>>  “总之无论发生了什么,看上去是阻止了呢····”
<<索拉·米斯特雷>>  “吉娜特,把莉莉抱到那边平坦的地方吧”
<<吉纳特>>  “你们帮帮忙吧,她块头太大了。”
<<索拉·米斯特雷>>  然后回头对扎维斯特“似乎你期待的预言和诅咒已经结束了,感想如何?”
<<索拉·米斯特雷>>  “好好”帮吉娜特搬动莉莉
<<肠乐>>  索拉回头想找到扎韦斯特,但是这个人似乎已经消失了。
<<肠乐>>  地上只剩下了一根法杖,到底是扎韦斯特阻止了莉莉特的复活,还是你们阻止了莉莉的暴走?
<<肠乐>>  黑日诅咒到底是真的存在...还是扎韦斯特的臆想?
<<肠乐>>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辛西娅捂着额头。“她的血脉力量呢?”
<<吉纳特>>  “诅咒真结束了吗?”看着法杖思考
<<索拉·米斯特雷>>  “什么血脉力量?”
<<肠乐>>  你们也感觉到——莉莉身上的魔力消失了,一点不剩,事实上,她身上的诅咒标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索拉·米斯特雷>>  试着打开阻魔金再看看
<<肠乐>>  索拉打开了阻魔金,里面也没有任何魔力的痕迹。
<<索拉·米斯特雷>>  “????”
<<索拉·米斯特雷>>  “······如果力量还会因为一次暴走就消失无踪的话,那可能原本就不是属于她的”
<<肠乐>>  术士评议会的创始人詹·贝克尔这么说过:”被称为法源的个体,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能量。没有学习和掌握,他们或许会只是落得个半疯半傻的下场,这就是为何,人们创建了魔法学院。”
<<肠乐>>  而莉莉似乎从未系统的学过相关的知识。
<<肠乐>>  “你不明白...如果她的血统不存在了,我还怎么证明这是...王室血脉...”
<<肠乐>>  辛西娅捂着自己的额头,一屁股坐在地上
<<肠乐>>  “(尼弗迦德方言)”
<<吉纳特>>  “没事,你们可以找份新工作。”尝试让辛西娅高兴点
<<索拉·米斯特雷>>  摇了摇头“看来这个所谓的血统力量也不算是什么可靠的东西呢”
<<肠乐>>  “是啊,我错了,我在...我还不如去当个情妇,我他妈这么长时间都是在做什么?”
<<肠乐>>  “白痴!为什么没有人送她去学学控制自己的力量...”
<<肠乐>>  “别和别人说我用了阿祖烈之雷”
<<吉纳特>>  “听见辛西娅的话了吗?”提醒莱德
<<吉纳特>>  “你有这个需要吗?”
<<索拉·米斯特雷>>  “也没必要说,总之今天谢谢了。”
<<索拉·米斯特雷>>  捡来一些枯枝,在莉莉旁边展开个营地,稍微休息到她醒来吧
<<肠乐>>  “我讨厌北方,真的,什么黑日诅咒...”
<<索拉·米斯特雷>>  无论如何那些法师满不满意,至少索拉现在对这个结果是非常满意的模样
<<肠乐>>  辛西娅坐着一边骂街,一边看你们生火。
<<肠乐>>  莱耶斯拍打着自己的斗篷:“至少扎韦斯特证明了自己,他确实不在乎牺牲自己,来保护更多人的安全...”
<<肠乐>>  他用碎石擦着了一根树枝,看着上面的火苗。
<<索拉·米斯特雷>>  “是呢,结果不是已经很好了吗,没有战争,没有灾难,明天还是会像今天一样”
<<索拉·米斯特雷>>  “唯一还有担心的,就是浮港那边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吉纳特>>  “可能吧。他也可能被传送走了。”思考着
<<索拉·米斯特雷>>  “但无论如何,算是放下一块心头大石了”
<<吉纳特>>  “就像莱德那样。”
<<肠乐>>  “我们过来的时候,黑蕾拉已经控制住了局面。”
<<肠乐>>  “你知道昨天为什么神庙塌了吗,因为罗列多也在里面...嗯,我不想说太多”
<<索拉·米斯特雷>>  “这样啊——”表情越来越变得轻松,平常总是紧锁的眉目也展露开来
<<索拉·米斯特雷>>  “罗列多····完全没收到这方面情报呢”
<<肠乐>>  “那可是一番苦战,罗列多的癖好很特别...”
<<肠乐>>  “咳,不说了”
<<索拉·米斯特雷>>  “····每次都喜欢说一半就不说了呢”
<<肠乐>>  “我也希望他是被莉莉传送走了,这说明黑日诅咒不存在”
<<吉纳特>>  准备编个故事,吹嘘一下自己的功绩
<<肠乐>>  “嗯,留点神秘感总是好的”
<<肠乐>>  “希望能把他传送到一个遥远的地方,一个没有诅咒的地方”
<<索拉·米斯特雷>>  “是啊,那他就能用那份热情放在别的地方上了”
<<肠乐>>  “....有没有什么吃的?”
<<肠乐>>  不知道什么时候莉莉醒了。
<<索拉·米斯特雷>>  “啊,你醒了呢,刚刚炸了很多鱼虾上来”
<<索拉·米斯特雷>>  捡起几根木棍削尖准备等下烧烤用
<<肠乐>>  “有...到处都是”辛西娅从帽子上拿下来一条鱼,浮空放在了火上烧烤。
<<吉纳特>>  往烤鱼上多加点干果和香料,好好尝尝
<<肠乐>>  “祝贺你,莉莉,你用自己的无知战胜了诅咒,和政治斗争”
<<肠乐>>  辛西娅很快烤好了一条鱼,送到莉莉的嘴边。
<<肠乐>>  晃了她一下之后,翻了个白眼吃了起来。
<<索拉·米斯特雷>>  “真的是呢,恭喜你。”
<<肠乐>>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肠乐>>  辛西娅一边变出纸张,上面自动写成了尼弗迦德语,一只麻雀从辛西娅的帽子里冒出来,叼着纸条飞走了。


<<肠乐>>  “我不知道...索拉有什么建议吗?”
<<吉纳特>>  “和我们一起周游世界吧!你们也这么想,是吗?”搂住莉莉
<<索拉·米斯特雷>>  “现在你已经完全自由了啊,估计就连刺客都不是问题,因为魔力气息都消失了”
<<肠乐>>  “我也想...到处走走,这次应该没人追杀了,如果莱德愿意的话”
<<肠乐>>  “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家乡”
<<肠乐>>  “那你们呢?”
<<索拉·米斯特雷>>  “嗯,那也是个挺有趣的目的呢”
<<索拉·米斯特雷>>  “我想回去环一次····之后就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了。”
<<索拉·米斯特雷>>  “跟你们一起旅行也不错呢····”
<<索拉·米斯特雷>>  “莱耶斯你们呢?”
<<索拉·米斯特雷>>  “说起来我听说莱耶斯你还有妻子家室来着····?”
<<肠乐>>  “没错...”
<<肠乐>>  “我回家看看,然后继续当佣兵,就这样。”他摸了摸下巴
<<吉纳特>>  “那祝你好运。”
<<索拉·米斯特雷>>  “明明有妻子家室还要背叛契约投奔北方人,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苦大仇深的理由呢····”
<<肠乐>>  “扎韦斯特这种活儿再也不接了,以防我一时兴起背叛雇主。”
<<索拉·米斯特雷>>  “没想到只是看扎维斯特不爽而已啊”
<<肠乐>>  “我可没有投奔任何人...”
<<肠乐>>  “不过我儿子也有一双绿眼睛...”莱耶斯看着莉莉的眼睛笑了笑。
<<肠乐>>  “你们这些法师理想能不能远大一点...玩弄政治才是法师和术士的本职”辛西娅嘟嘟囔囔。
<<肠乐>>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施法者...”
<<肠乐>>  “等我哪天退休了我才会回陶森特喝葡萄酒”
<<索拉·米斯特雷>>  “毕竟正规来说我不算法师呢,只是借助了自然的力量,而这位莱德嘛····是个失忆的人,而且失忆之前似乎也在穿越时空拯救世界····你要说他是个莫名其妙的施法者也没错啦”
<<肠乐>>  “好吧好吧,你是德鲁伊...那是个失忆患者...我不想再遇上你们了,谢谢”
<<肠乐>>  篝火的噼啪声和莉莉咀嚼烤鱼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
<<索拉·米斯特雷>>  “哈,不过那位扎维斯特不是以前年轻时一直在玩弄权谋吗,现在看上去也没有很风光呢”
<<肠乐>>  “哟...还开始烤鱼了,你们也不怕有毒”光头佣兵安置好了其他旅客和士兵,走了过来。
<<肠乐>>  莱耶斯给他让了个位置:“你也太倒霉了吧,巨章鱼怪都能遇上”
<<索拉·米斯特雷>>  “你要来一条吗,别担心毒的话我还有解毒剂”露出白色瓶子
<<肠乐>>  “哈,因为他根本不是玩政治的料”辛西娅没有抬头,看着手指甲
<<索拉·米斯特雷>>  “就是可能有点副作用····不过无所谓吧”
<<肠乐>>  “不用了,我有更好的”
<<肠乐>>  “小妹妹,我用普通弓也能在这种天气打猎”他拍了拍菲欧娜
<<吉纳特>>  “功夫不错。”注意用身子挡住短剑
<<肠乐>>  “你还是要学习一个,这可不比射中章鱼怪简单——”他拿出了一只飞禽在火上烤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只小麻雀。
<<肠乐>>  “还是禽类比较好吃”
<<肠乐>>  “你从哪里射到的?”
<<索拉·米斯特雷>>  “哈····明明有那么多鱼不吃去捉鸟,真浪费啊····”继续一条条串起来烤
<<肠乐>>  辛西娅脸色有点不妙。
<<肠乐>>  光头笑了笑:“就刚才...有只麻雀飞了过去,手痒就射下来了”
<<肠乐>>  辛西娅捂住额头。
<<肠乐>>  “我还是回陶森特....喝葡萄酒吧。”
« 上次编辑: 2020-01-07, 周二 04:04:54 由 常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