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小魔女她》漆黑色的第十九章·阿卡夏记录与神  (阅读 468 次)

副标题: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2162
  • 苹果币: 5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14:09:18 <可怕的大盆地> .d d20 这次不算啊 只是投投看
14:09:18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1d20:[10]=10
14:09:22 <可怕的大盆地> 一般般
14:09:32 <可怕的大盆地> .d d20 这次就是正式的七伤咕咕拳了!
14:09:32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1d20:[15]=15
14:09:36 <可怕的大盆地> 好耶!
14:09:47 <小魔女|七叶咕咕> .d 1d20
14:09:47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1d20:[9]=9
14:10:00 <可怕的大盆地> 咕咕那个捧腹大笑的表情呢
14:10:38 <可怕的大盆地> 有了

14:10:48 <小魔女|七叶咕咕> 这也没捧腹啊
14:10:53 <小魔女|七叶咕咕> 拿着手榴弹呢
14:11:03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不是两只手放在肚子附近了
14:11:07 <可怕的大盆地> 四舍五入就是捧腹
14:11:16 <小魔女|七叶咕咕> 哦
14:11:26 <小魔女|七叶咕咕> *定义 安里的胸是肚子
14:12:21 <可怕的大盆地> ————————小魔女她————————
14:14:48 <小魔女|七叶咕咕> “然后呢?魔女又怎么了?”
14:17:20 <可怕的大盆地> 在静止的时空中,书本突然在维持与你的手彼此接触的状态下,翻了个身。
14:17:20 <可怕的大盆地> 它把封底落在你手中,左侧的封面则打开。无形的风把纸页拍打得沙沙作响。
14:17:20 <可怕的大盆地> “随心的魔女凋零了。”
14:17:20 <可怕的大盆地> 下一页。
14:17:20 <可怕的大盆地> “多洛莉丝·斯威普复活,并作为随心的魔女涌现了。”
14:17:20 <可怕的大盆地> 文字不断地如同烘烤后的焦糖牛奶一样在纸页上出现。
14:17:20 <可怕的大盆地> “多洛莉丝·斯威普被阿卡平原和佛格森林攻击了。”
14:18:51 <可怕的大盆地> “啊,不是这里。不好意思。那应该是更久更久以前。”书本发出不诚恳的致歉,然后书页继续往左翻卷。
14:19:10 <小魔女|七叶咕咕> (……
14:20:06 <可怕的大盆地> “第99998个孩子在睡前提出了愿望。”
14:20:06 <可怕的大盆地> “第99999个孩子在睡前提出了愿望。”
14:20:06 <可怕的大盆地> “第100000个孩子在睡前提出了愿望。随心的魔女涌现了。”
14:21:08 <小魔女|七叶咕咕> (10万,好少啊
14:22:27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个世界的人的想法,自小小的想法激发出的共鸣,存在扭曲现实的力量。对于你们魔女而言,似乎是界定成叫作【理想重构】的黑魔法,是这样吧?不过,对于不同的人而言,随着观测的角度不同,这种力量的表现与名字也不尽相同。”
14:23:14 <可怕的大盆地> “对于这个世界理不尽的暴力与来自大自然的威能的满心信仰、崇拜与畏惧,将会创造出神明。”
14:24:27 <可怕的大盆地> “对于这个世界的轻蔑、麻木以及基于利己主义的追求,将会创造出唯物主义的世界。对于你们魔女和其他超自然的幻想存在而言,似乎是称之为‘大人的烦恼’或者类似的东西。”
14:26:18 <可怕的大盆地> “也有少数人能凭借自己的意志,以一当千甚至一万,坚定地相信自己,因而不需要汇聚大量的人的心,仅仅凭借一己之力就能创造仅仅自己相信的奇迹的人。我之前的主人,正是这样的人,而根据我的记录,你最近也与这样的人交战过了。不过,引来奇迹之人同样畏惧现实心,不管是以魔法还是超科学的名义引发的奇迹,都会被漠视奇迹的心轻易地粉碎。”
14:27:34 <可怕的大盆地> “当然,也有你们魔女就是了。作为孩子保护者,并且只能成为孩子的保护者的存在的魔女,到底是怎么出生的,想必你已经明白了吧。这种不负责任的幻想一般的力量,以及天生的使命感,都是源自对世界尚未形成看法的眼睛和头脑。”
14:29:17 <可怕的大盆地> “即便在之前,你也从未想过你为什么会化身为一个小小的玩偶,不过这也已经不再重要了。我的主人啊,我好奇的是,你所做的一切,其动机究竟来自哪里?是出生时被灌输的作为‘魔女的本质’,还是你自己呢?作为记载一切客观真实的记录者,我对于主观世界充满了好奇心。到底哪一边是你的真实呢?你接下来的行动,是仅仅被作为魔女的使命感驱动吗?”
14:31:32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又如何呢?虽然我是由众人的愿望诞生的,但是我的思想并没有受他人而左右,我既没有打算守护所有的小孩,也没有义务守护所有的可怜之人。向我求救的人,大概我会去救,剩下的就全看我的心情了。”
14:31:45 <可怕的大盆地> (简称:屑
14:31:53 <小魔女|七叶咕咕> (怎么屑了
14:32:01 <可怕的大盆地> (看心情不是屑么
14:32:39 <可怕的大盆地> (小屑女
14:32:0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是魔女又不是菩萨
14:33:01 <小魔女|七叶咕咕> (想要拯救所有人的
14:33:09 <小魔女|七叶咕咕> (已经成为正义的味精了
14:35:01 <可怕的大盆地> “真是忠于自己的回答啊。不过对自己坦率这一点,我并不讨厌就是了。那么我就任你使用吧。往左是过去,往右是未来,居中的位置是现在。虽说无法精确定位某个时刻,但考虑到‘现在’的前一页是‘前一刻’、后一页是‘接下来’,根据页数大致把握时间距离也是能够做到的。”
14:36:32 <小魔女|七叶咕咕>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要看未来的话就一定要付出神志咯
14:36:59 <可怕的大盆地> (是 以条为单位 还不能确定太具体的时刻 前后会有浮动,除非是放在“接下来”那一页上
14:37:06 <可怕的大盆地> (差的时间越多越不准确
14:37:23 <可怕的大盆地> (例如说一天后估计也只有几小时的浮动 一年后就可能有几个月的浮动了
14:39:35 <小魔女|七叶咕咕> (如果我直接把那个男人打倒的话,是信仰和魔法都会消失吗
14:39:45 <可怕的大盆地> (是
14:39:54 <小魔女|七叶咕咕> (好麻烦啊
14:40:50 <可怕的大盆地> “凝聚了诸如‘最强的魔女’‘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名字,知道了就会死’‘但永远不会被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名字’的设定的奇怪家伙,加上一个虽然别扭但是有趣的年幼灵魂,你会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划下怎么样的一笔呢?我一样很好奇就是了。”
14:41:31 <可怕的大盆地> 说起来,你倒是借着这个机会明白了一件事:凯文爵士为什么会被通缉追杀。
14:43:31 <可怕的大盆地> 他使用的黑魔法“皇帝的新衣”,对于海对面的国家的作战压倒性有利,但实际上和作为最高指挥官的“那位大人”的计划完全相悖——“那位大人”期待的是战争失败,令格雷所在的国家反扑自己的国家,而“皇帝的新衣”则导向胜利。
14:41:58 <小魔女|七叶咕咕>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世界是由相信的力量支撑的,那么我现在让其他存在忘记阿卡夏纪录,它是不是就消失了
14:42:16 <可怕的大盆地> (你相信就不会 你死了就会
14:42:32 <可怕的大盆地> (刚才已经告诉你了 有所谓的强大意志
14:42:43 <可怕的大盆地> (关于强大意志 做个智慧检定d9来理解一下好了
14:42:48 <小魔女|七叶咕咕> .d 8d9
14:42:48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8d9:[6,7,7,1,2,9,2,7]=41
14:42:59 <小魔女|七叶咕咕> (看来我意志不够强大
14:43:07 <小魔女|七叶咕咕> (能用理论科学吗
14:43:41 <可怕的大盆地> (来
14:43:45 <小魔女|七叶咕咕> .d 8d9
14:43:45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8d9:[2,5,4,8,6,8,8,5]=46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知识】强大意志。你已经见证了被大量的微弱思想共鸣所扭曲的现实,诸如“地球是圆的”“世界上存在神明/魔女”,但也见证了少数仅凭个人意志所扭曲的现实。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在地下室见过的那个机器,完全跳脱了其时代背景,并且无法阐述科学的原理。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在眼前的3000年前的城市废墟,你见到了大量自己的时代甚至没有的分明来自未来与幻想的科学技术。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只要正确施法,就不存在任何失败可能性的你的随心所欲的魔法。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这说明在思想之中特别强大、坚定、异常执着之人,将能不需要依靠与其他人共鸣,即实现让世界为自己而扭曲的力量。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这样的意志与想法,每一份与成千上万之人相当。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但其弱点也极其明显,正如阿卡夏记录所说,被呼唤的奇迹难以得到庸人承认,所以烦恼之人将机器隐藏在荒无人烟之处,所罗门将自己的城市封印,而你始终隐身并悄悄潜行。
14:51:21 <可怕的大盆地> ……最普通的平庸之人的想法,反而是刺伤你们阿克琉斯之踵的利刃。
14:51:47 <可怕的大盆地> 你不确定你要对抗的“那位大人”是不是强大意志,但你的直觉告诉你,他多半是。
14:52:37 <可怕的大盆地> (顺带一提,所以那天a云就和你说过了,你在自己吓自己
14:53:07 <可怕的大盆地> (在人群扎堆的地方超科学基本施展不开,和你的魔法的限制条件一模一样,对你来说是‘大人的烦恼’,对超科学而言是‘脑电波干涉’
14:53:50 <可怕的大盆地> (※这也是所罗门为啥会大喊“动啊,该死的破车,动啊”的原因(
14:53:58 <小魔女|七叶咕咕> (……
14:54:58 <可怕的大盆地> (要问的也随便问吧,关于客观问题,历史类问题,阿卡夏都会回答你
14:55:12 <可怕的大盆地> (但阿卡夏记录不知道主观的东西 比如某人决定一件事的原因
14:55:37 <小魔女|七叶咕咕> (虽然说随便问,但是我也不知道要问啥
14:55:46 <可怕的大盆地> (说明你麻木不仁
14:56:41 <小魔女|七叶咕咕> (怎么就麻木不仁了
14:56:46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这么慈悲为怀的
14:54:44 <小魔女|七叶咕咕> *用1点神志宣言“从下一刻开始,除了我和阿卡夏纪录以外的其他存在,会彻底忘记有关阿卡夏纪录的记忆。”
14:57:25 <可怕的大盆地> 阿卡夏记录翻了几页,到了“现在”的之后一页。金光夺目,你感觉你的意识流逝了一点,像是被整个世界吸收了一样。
14:57:25 <可怕的大盆地> 这里有这么一行金光灿灿的文字:“多洛莉丝-斯威普与阿卡夏以外的一切,完全忘记了和阿卡夏有关的事情。”
14:57:35 <可怕的大盆地> (忘记了的话,回到现在的话,这帮魔女的记忆如何修改呢?
14:57:50 <可怕的大盆地> (是直接忘记自己为啥在搜寻,还是被虚假的记忆填充呢
14:58:17 <可怕的大盆地> (不支付额外1点神志的话,是以直接困惑地发现自己在沙地上作为结束
14:58:27 <可怕的大盆地> (或者大规模对你放焰火开始
14:58:24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不支付
14:58:36 <小魔女|七叶咕咕> (接下来两点我已经想好要做啥了
14:58:4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支付了我就狂乱了
14:58:45 <可怕的大盆地> (做吧
14:59:10 <小魔女|七叶咕咕> “姑且先问一下,海对面的那个大人叫啥,在什么地方,他现在在做啥?”
15:02:09 <可怕的大盆地> “他的名字是十分多的,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人来来去去,生命短暂。在不同的语言中,他使用不同的名字,奥丁,宙斯,耶和华……一般来说,直接称呼他为‘神’是最简单的。现在的话,他大约有7成的概率无处不在,并且以同等概率无所不能。不过要说他在哪里,他总在世界树的顶端,毕竟那是‘神所在之处’,神总是在神所在之处的嘛。”
15:02:37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世界树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
15:04:44 <可怕的大盆地> “很大很粗的一株白蜡树,自从很遥远的时代开始就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不过虽说如此,世界也是它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它扎根于自己。它在风与海的甬道之间,需要在‘那位大人’的圣地用七颗星星的指引才能达到大树的脚下。”
15:05:06 <可怕的大盆地> “你不正持有七颗星星之一吗?”
15:05:52 <小魔女|七叶咕咕> “你是说那个黑钻石戒指吗?”
15:07:40 <可怕的大盆地> “正是这样。(呵欠)另外六个的话,对岸的大主教已经集齐了,并且插在自己的权杖上。他总是随身携带着的,除了洗澡的时候,暂时转交给四名圣骑士保管。那支权杖有在大主教手中时,驱散大主教四面八方所有的魔女的功效。”
15:08:28 <小魔女|七叶咕咕> “真是不讲道理的功效。”
15:09:06 <可怕的大盆地> “其实还有其他功效,从消灭满月狼人到让肉体的一部分永葆青春,不过和主人你有关的只有这一条呢。”
15:09:25 <小魔女|七叶咕咕> “...好吧。”
15:10:29 <小魔女|七叶咕咕> “所谓的有同等概率无所不能,是什么样的形式呢?”
15:13:18 <可怕的大盆地> “啊,你一定听说过神无处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之类的吧?假如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信仰神明,神的力量就是这样的,哪怕是逻辑学上不可能的‘创造并搬起自己无法搬起的石头’都能做到。但是既然如今人们的信仰心式微……那大致上就和你对着普通的40岁大叔施法的效果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更为‘分散’而已。3成概率,他的行动没有任何效果,就好像世界上完全没有神明一样。不过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能够多次行动的话,他就很接近真正无所不能的神了。”
15:14:46 <可怕的大盆地> ※顺带一提,现实世界信仰者/总人口大约是78.52%。
15:14:34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为什么他还需要这么费尽周折地去绕弯子自杀呢?”
15:15:22 <可怕的大盆地> “这我就不可能知道了。我无法深入任何人的内心,这个‘人’可不单单指人类。”
15:15:49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么他发挥他的力量有什么限制吗?”
15:17:26 <可怕的大盆地> “只有两点,虽然其实是相同的一点:他不能在他不在的地方行使他的威能。”
15:18:46 <可怕的大盆地> “首先,世界上的微弱意识的共鸣,像是‘甜的粥好喝还是咸的粥好喝’之类的,固然会混在一起,但是是不是信仰神明,则是泾渭分明,往往是一个地区的人共同信仰或是共同不信。这就导致有他特别强大的地区,也有他特别弱小甚至不存在的地区。”
15:19:05 <可怕的大盆地> “——比如信仰心薄弱的格雷,或是这个没有人烟的撒玛利亚城。”
15:19:54 <可怕的大盆地> “其次,如果你通过七颗星星到了世界树下的话,因为他只能在世界树顶端,所以世界树下甚至爬上世界树中间的枝杈的话,他也不能近你分毫。虽然可能会用闪电劈你就是了。”
15:18:37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么实际上按游戏规则是怎么理解呢?比如我一刀戳了他,然后你就开始r,r成功了就刀枪不入?
15:20:49 <可怕的大盆地> (并不是r成功了刀枪不入,具体来说机制上会随着阿卡夏说的这两种情况不太一样
15:21:58 <可怕的大盆地> (在现实世界基本打代理战争,信仰心越强的地方,信徒越多,而也就加成神术的力量,也就是让你打团
15:21:58 <可怕的大盆地> (反过来对面的军队真的开到格雷,如果皇帝的新衣没有被戳破而是恒定了,是必败的 这里信仰心太低落了
15:22:20 <可怕的大盆地> (在世界树打的话,就是1v1了,就是高dc的1v1
15:22:36 <可怕的大盆地> (因为npc不对你投骰 你不用考虑他的70%无所不能是啥
15:22:42 <可怕的大盆地> (你要没过检定他就是无所不能了
15:22:49 <可怕的大盆地> (你要过了检定他就是正好没有无所不能
15:22:52 <小魔女|七叶咕咕> (哦
15:23:33 <可怕的大盆地> (此外你不会被一击必杀 你不用太担心这个
15:23:33 <可怕的大盆地> (当然你也可以带魔女打团的 但这个路线刚才被你封杀了
15:23:45 <可怕的大盆地> (莉拉是很强的支援
15:24:06 <可怕的大盆地> (“但是”程度的能力是可以起死回生并且不黑魔女化的
15:24:17 <可怕的大盆地> (还不限次数
15:24:24 <可怕的大盆地> (当然有其他限制条件就是了
15:24:30 <小魔女|七叶咕咕> *用一点神志宣言“从下一刻起,神会陷入永久的沉眠之中,他将会视梦境中的世界为他的现实,而不再干涉我所在的世界。”
15:25:50 <可怕的大盆地> “啊,”书本挥挥书页。“未来固然能通往神永远沉眠的未来,但后半部分的话,这样的未来是不会被我记录。”
15:26:05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为什么呢?”
15:26:31 <可怕的大盆地> “首先视什么为现实,这是主观的想法。在我的记录中不会有任何主观的想法。”
15:27:51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我换个说法吧?”
15:29:31 <小魔女|七叶咕咕> *用一点神志宣言“从下一刻起,神会陷入永久的沉眠之中,且不再记得这个世界的事情。”
15:28:01 <可怕的大盆地> “其次,决定后做了什么固然可以被记录,但决定后不做什么,是不可能记录的。因为这除非一直观测到无限远的未来,并且消耗无数人的神志,是不可能一直观测下去并确认的,这正是所谓‘恶魔的证明’。你难道要把未来切割成无数个瞬间,然后每个瞬间都消耗自己的神志来观测到‘神没有干涉世界’吗?”
15:29:27 <可怕的大盆地> “最后,也算是我对主人的善意的建议吧。”
15:29:45 <可怕的大盆地> “他可以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同时做相反的事情。——不如说是被迫这么做。”
15:30:05 <小魔女|七叶咕咕> “这是什么意思?”
15:30:44 <可怕的大盆地> “我刚不是说了吗?他可以创造并搬起自己搬不起来的石头。因为他是上帝,当然也就是逻辑学中的上帝。”
15:31:23 <可怕的大盆地> “作为逻辑上的神,他可以驾驭悖论。——不如说是被迫这么做。因为他无所不能啊。他被人类所创造时,就被迫地无所不能了。”
15:32:14 <可怕的大盆地> “所以,他可以既沉眠,又清醒。使用一个事项来制约他在某时某刻某地的行动,意义并不是很大。”
15:32:55 <可怕的大盆地> “成人按自己的形象创造神,然后往上追加自己的理想,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只是孩子们创造魔女时的进阶与精细版本罢了。”
15:32:50 <小魔女|七叶咕咕> “被迫什么都会做不代表他必须要做啊,这解释不了为什么被迫要做相反的事情。。”
15:34:32 <可怕的大盆地> “关于这件事,我为什么要用‘被迫’这个词,我想你也很容易理解的。作为所谓逻辑上的无所不能的神明,有一个属于世界的法则他依然无法扭曲。”
15:35:33 <可怕的大盆地> “那便是‘人的思想可以改变世界’,我们这个世界的基本法则。不止是他,连你和我都无法扭曲这一点,在这个世界的底部的‘理’。”
15:36:05 <小魔女|七叶咕咕> “所以呢?”
15:36:22 <可怕的大盆地> “——其结果就是,只要有足够的信徒相信有神存在,觉得神没有破灭,神在哪里守护自己,神施展自己的威能,他就一定存在,无关乎他自己的意愿。”
15:37:00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也只是让他被迫去做信徒觉得他会做的事情,而不是会做相反的事情。”
15:38:39 <可怕的大盆地> “我只是诉说如此的事实:在信徒都坚信他还在的时候,即便是你要他陷入沉眠,他也能同时以清醒之姿与你开战。”
15:38:39 <可怕的大盆地> (作为主持人的意见是,我觉得逻辑学上说不定真的存在用阿卡夏封住神的方法,但是这条路有点困难,起码目前我没想到,我也不是很建议这么做,会陷入浓郁的哲学讨论)
15:39:19 <可怕的大盆地> (但你在接近事实 这点我要予以肯定
15:39:25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主要是你这个神会去被动做相反的事情
15:39:34 <小魔女|七叶咕咕> (让我觉得很匪夷所思
15:39:40 <可怕的大盆地> (不是被动做相反的事情 是“可以做相反的事情”
15:40:19 <可怕的大盆地> (这里说的被迫相反的事情是,你的让神不干涉世界的相反面,神一定会干涉世界
15:40:22 <可怕的大盆地> (仅限这件事
15:40:25 <可怕的大盆地> (不是all
15:44:04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么我如果让神在沉睡的时候失去意识的话,他还能主动去破解吗
15:45:07 <可怕的大盆地> (他不能 就你了解的 他既然在自杀 应该也不希望 但是这不取决于他 取决于他的信徒了
15:45:35 <可怕的大盆地> (他不能主动破解了 但足够多的信徒呼唤神之名的话 神就会醒来
15:46:03 <小魔女|七叶咕咕> (如果信徒不知道神沉睡的话,呼唤他的名字也只是会维持他的存在吧
15:46:47 <可怕的大盆地> (你就一次都没有喊过‘老天你开开眼’么(
15:47:01 <小魔女|七叶咕咕> (没有
15:47:13 <小魔女|七叶咕咕> (这句话好老气啊
15:47:26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一般不是都会感叹老天不长眼吗
15:47:41 <可怕的大盆地> (也不是不可以 我判断了一下 这个方案是可以试的 但是有明确的副作用
15:47:55 <小魔女|七叶咕咕> (明确的副作用吗...
15:48:01 <可怕的大盆地> (对啊 你想
15:48:11 <可怕的大盆地> (副作用是神睡着了 所以信徒呼唤神却没有神迹 信徒开始怀疑神
15:48:16 <可怕的大盆地> (全世界还是格雷化
15:48:24 <可怕的大盆地> (无法维持魔法世界存在的
15:48:45 <可怕的大盆地> (最后魔法 魔女和魔法生物还是和上帝一起塌方 用个几百年肯定这样的
15:48:46 <小魔女|七叶咕咕> (好麻烦啊,这神怎么还要上班的
15:49:28 <小魔女|七叶咕咕> (换个方向思考
15:50:02 <可怕的大盆地> (主要是你这跳关太没美感了 你想想我会给你这么个大便宜捡吗
15:50:02 <可怕的大盆地> (我先说好 你真的能找到完全逻辑学上干翻我的逻辑的办法 我肯定服你 但从这个团目前的走向来说 仅仅靠许愿就把last boss这么干掉了 不美啊 一点也不美啊
15:50:23 <小魔女|七叶咕咕> (谁叫你给了一个这么imba的道具
15:50:29 <可怕的大盆地> (这是两回事
15:50:47 <可怕的大盆地> (阿卡夏imba是在一定范围内的imba 作为最终章道具来说
15:51:19 <可怕的大盆地> (但也有很多限制就是了 不光是阿卡夏自己的限制 各种各样的限制
15:51:38 <可怕的大盆地> (此外阿卡夏不抗火 会和普通的书一样出现明亮的橙色火焰
15:51:58 <可怕的大盆地> (不知为何至今还没被烧掉
15:52:07 <可怕的大盆地> (也许烧掉过又被再造了(
15:52:33 <小魔女|七叶咕咕> (
15:53:26 <小魔女|七叶咕咕> (可是说到底,我就没有打算和那个神去打一架,如果不用阿卡夏,那到头来也就是和他开辩论赛
15:53:47 <可怕的大盆地> (也不一定是和他啊
15:53:57 <可怕的大盆地> (和创造他的人们也可以吧
15:54:01 <可怕的大盆地> (信仰者
15:54:04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也太多了
15:54:20 <可怕的大盆地> (总有个领头的 叫什么伊利纯牛奶的
15:54:39 <可怕的大盆地> (你先思考一会儿好了 不着急
15:54:36 <小魔女|七叶咕咕> (你自己都说了,这个神是所有神的统称
15:54:57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么哪来的禁军十八万教头把这么多教集合在一起
15:55:01 <可怕的大盆地> (我觉得你那么认真考虑的话 估计今天就完结了
15:55:36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你是要我放空大脑去突突他吗
15:55:50 <可怕的大盆地> (不是 我的意思是褒扬你啊
15:56:16 <可怕的大盆地>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的认真思考都是有效跑团进度 不是无效迟滞 都是通往最终一幕 结局还有所有npc结局走向的
15:56:40 <可怕的大盆地> (和之前你蹲着小富兰克林性质不一样
15:56:43 <可怕的大盆地> (那只是不作为
15:56:47 <可怕的大盆地> (你现在是在思考如何作为
15:57:03 <小魔女|七叶咕咕> (怎么又不作为了,我只是不喜欢小富兰克林而已
15:57:51 <可怕的大盆地> (你不是一开始还说不能从表面判断一个人吗!
15:58:18 <小魔女|七叶咕咕> (是吗?那当我没说
15:59:03 <可怕的大盆地> (我先说好1v1会怎么收场,这种程度的我还是能透露的,你会变成新的神,原来的神会变成从没存在过
15:59:19 <小魔女|七叶咕咕> (算了吧,我才不想当神
15:59:08 <小魔女|七叶咕咕> “提问,那个神,他想要自杀,是自己主动得出的结果还是受到了外在的影响?”
16:00:26 <可怕的大盆地> “我不知道啊(悲鸣),不过为了鼓舞认真思考的主人,姑且让我绞尽书页来看看有没有蛛丝马迹吧。”
16:00:40 <可怕的大盆地> .d 6d12 探索(联合检定,只需成功一次)
16:00:41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6d12:[7,7,6,7,9,6]=42
16:00:50 <小魔女|七叶咕咕> (好菜啊
16:00:54 <可怕的大盆地> .d 9d12 智慧(联合检定,只需成功一次)
16:00:54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9d12:[9,12,2,12,4,5,11,3,5]=63
16:01:14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不是pass了吗
16:01:37 <小魔女|七叶咕咕> (算他走运
16:03:41 <可怕的大盆地> “唔姆,主人你没有杀过人吗?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主人你能回答我,说不定我能得出一个结论。杀人这件事对于杀人者而言,一般是怎么样的一种情绪的宣泄?喜悦?愤怒?悲伤?痛苦?你为什么从来不杀人呢?我发现不少和你一样强大的存在,形如你之前的那个我不能说出名字的对手或是我之前的主人,他们都会肆无忌惮地杀人呢。但之前的主人,却是在某一天以后再也不杀任何人了。”
16:05:14 <可怕的大盆地> “我的主人中,有同类相残文化的种族,也有不存在同类相残的种族,但是人类以及人类的衍生种是最奇怪的,对这一点,你们呈现出不确定性——有的毫无顾忌,有的却小心翼翼。”
16:06:1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曾经有过杀人的念头,但是我和我周围的人承受不了我杀人的代价。你也知道的,会变成黑魔女。当我想要杀掉那个人的时候,我心里面最大的情感是生气,因为他伤害了我的朋友,我想要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是你要问杀成功的时候的感情的话,可能你就得问别人了。”
16:08:42 <可怕的大盆地> “是愤怒,原来如此。那我把我看到的事实也列出来作为参考吧,虽然其实并不是非要阅读我,而是阅读随处可见的主流宗教的圣典就能知道的事情——他好像在大部分的宗教中,总有慈爱的一面,被称之为父亲的情况也不少。像是叫作宙斯的时候,不是总是带来让农作物成长的雨露吗?但是,有一种情况下,无论是以何种面貌示人,他都会杀人,大量地杀人。”
16:10:39 <可怕的大盆地> “那就是信仰者改换宗教的时候,他会极其愤怒,要不亲手制裁导致血流成河,要不引来痛苦、瘟疫、奴役、蝗虫甚至洪水间接引发大量死亡。在圣典和我的书页上都曾经有记载,信仰者将信仰从放着和他的10条约定的柜子改成金色的牛雕像时,他执行了大屠杀。”
16:11:21 <可怕的大盆地> “这点在于我来说,并不是很能理解,因为一切的信仰,本质上都是信仰他。这值得进行屠杀吗?这值得大动肝火吗?”
16:11:41 <可怕的大盆地> “但毫无疑问,这是某种激烈的情绪变化。我想可能和你寻找的‘自杀的理由’有关。”
16:15:47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么,他是什么时候着手开始他的自杀计划的呢?”
16:18:52 <可怕的大盆地> “如果我能把你说的‘自杀计划’和‘让世界变成观测者、计算、科学、现实主义与唯物主义’等同,那很早了。”
16:18:52 <可怕的大盆地> 书页快速舞动。是你熟悉的大贤者阿基米德的头像的侧像。
16:18:52 <可怕的大盆地> “想必你也知道,浮力术与力量强化术的贤者阿基米德吧,用力量强化干翻了罗马联军的那一位。”
16:19:20 <小魔女|七叶咕咕> (?
16:19:39 <小魔女|七叶咕咕> “呃...然后呢?”
16:22:07 <可怕的大盆地> “在中晚年,‘那位大人’开始引导他质疑魔法的存在,抛弃了原有的世界模型,直至他相信——计算——并相信,浮力术并不是来自于水和空气的魔力特性,而是物体自有的固有的叫作‘物理’的属性,力量强化也并不是来自‘浓缩力量’与‘扩大力量’这一概念放射的魔法阵,而是绘制魔法阵本身的巨大杠杆的效果。其他还有光的反射,物体的密度之类……总之,大贤者在晚年逐渐开始放弃相信魔法的存在,并以一己之力推导出——或者说被‘那位大人’引导出了世界的新模型。”
16:23:03 <可怕的大盆地> “实际上那一次,他接近得逞了,因为那时候人口很少,而大贤者阿基米德的影响力巨大无比。可惜的是,大贤者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被罗马人一枪捅死了,导致大贤者的思想没有扩散出去。如果那时候大贤者多活了一年到两年,可能他的目的已经得逞了。”
16:23:17 <可怕的大盆地> 书页再次飞舞。
16:23:26 <可怕的大盆地> 这次是一位叫牛顿的爵士。
16:24:46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一位也是他仰赖的新星。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引导他建立起几乎整个物理学的模型,并且让他深刻怀疑当时教会严密推动的‘三位一体’的理论。可是就在‘那位大人’以为自己要成功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致命的错误:牛顿爵士虽然相信科学,但他的信仰也纯正强烈。这对于他的计划想必是一点用都没有。”
16:25:20 <可怕的大盆地> 最后飞舞的书页定格在一个额头很高很秃的男人上。
16:27:33 <可怕的大盆地> “现在他似乎全力支持那个冰雪飞舞的国家的这个男人的事业,这个男人并不是科学家,而是革命家。他也不并信仰神,所以神能提供的支持十分有限。但神除了支援这次的格雷攻略战以外,在极北大地的影响力显然是最大的了:他和他的部下在那里尽可能驱逐一切魔法存在。你也接触过被那个北寒之地驱逐的术士吧?”
16:28:18 <可怕的大盆地> (金毛面包师和笨舌头
16:30:58 <可怕的大盆地> (没差 反正这也是你扭曲的世界观 你要负起责任来!
16:31:08 <小魔女|七叶咕咕> (?
16:32:38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在想
16:32:46 <小魔女|七叶咕咕> (这神是不是当神当腻了
16:34:06 <可怕的大盆地> (很接近了 虽然还差一点
16:37:26 <小魔女|七叶咕咕> (仔细一想
16:37:43 <小魔女|七叶咕咕> (魔女其实和神也没多少区别,只不过相信的人的种类和多少不同罢了
16:38:11 <可怕的大盆地> (是的啊2333
16:38:20 <可怕的大盆地> (你发现啦~~~
16:38:22 <可怕的大盆地> (同源
16:38:29 <可怕的大盆地> (超科学 魔法 神术 同源
16:38:31 <可怕的大盆地> (全部同源
16:38:35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不是同源不同源的问题
16:39:0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是与其说我有可能会变成新的神,不如说现在我就在做神做的事情
16:39:29 <小魔女|七叶咕咕> (只不过规模不一样罢了
16:39:29 <可怕的大盆地> (有点区别
16:39:47 <可怕的大盆地> (你的限制其实比神小 这个是神自杀原因的关键
16:40:05 <可怕的大盆地> (但我不能剧透
16:40:59 <小魔女|七叶咕咕> (难道说是
16:41:18 <小魔女|七叶咕咕> (神不想要别人再左右他的行动和思想了
16:41:35 <可怕的大盆地> (很接近了 还是有一点点差异
16:41:55 <小魔女|七叶咕咕> (信徒改变宗教对他来说本来也没啥区别,但是信徒觉得背叛宗教的人应该受到惩罚,所以神不得不惩罚
16:43:52 <可怕的大盆地> (不太对,这方面我觉得你不当面交流或者再去收集一轮情报就只是瞎猜了,我不建议做多余尝试
16:44:02 <可怕的大盆地> (毕竟是阿卡夏记录无法提供的情报
16:44:03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主要是
16:44:17 <可怕的大盆地> (主要是?
16:44:18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实在是不想去见一个随手就能灭了我的家伙
16:45:17 <可怕的大盆地> (先把你得到了永生之类的写在书里不就好了
16:45:22 <可怕的大盆地> (然后‘不死但是好痛啊’
16:46:00 <小魔女|七叶咕咕> (但是
16:46:05 <小魔女|七叶咕咕> (按照你的理论
16:46:16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不死这个事项是无法永久定型的
16:47:09 <可怕的大盆地> (差不多,但可以在遥远以后写还活着嘛
16:47:25 <可怕的大盆地> (这样因果律就死不了 虽然说不定有其他突破口就是了
16:47:37 <小魔女|七叶咕咕> (死不了,但是不如死了
16:47:45 <小魔女|七叶咕咕> (变成这样那不是更惨
16:48:26 <可怕的大盆地> (听上去瞬间本子了
16:51:30 <小魔女|七叶咕咕> “结果到头来还是得去,主观的东西还是问本人比较靠谱吗....总之先把预定要做的事情给做了吧。”
16:51:46 <小魔女|七叶咕咕> (之前的那堆尝试不算的话现在我还有3点神志
16:52:24 <可怕的大盆地> (不算
16:53:03 <小魔女|七叶咕咕> *用一点神志宣言“下一刻起,所有存在会忘记与所罗门的钥匙有关的记忆。”
16:54:25 <可怕的大盆地> 书页飞舞,你感觉你的意识被抽离了一半。
16:54:25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一瞬间过去的话,连你我都会忘记的哦?”阿卡夏提醒你。
16:55:4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无所谓,我不想要再为了这个事情提心吊胆了,也不想那个宝库哪一天会被打开。所以我要杜绝所有得知这个钥匙的可能性,包括别人从你的纪录里和我的记忆里。”
16:56:53 <可怕的大盆地> 书页上金色的字标注着“一切忘记了所罗门的钥匙”。
16:56:53 <可怕的大盆地> “到时候,这条记录连带着所有有‘所罗门的钥匙’的我的记录全部都会被消除。……连那扇门上的钥匙孔也会由于那扇门忘记了自己存在可以被打开的钥匙而消失。”
16:58:01 <可怕的大盆地> 书吃吃地笑起来。“而在你后面的这个小跟班的价格,想必也会一落千丈吧。”
16:58:52 <小魔女|七叶咕咕> “身价是靠自己的本事挣来的,和宝库搭上关系的身价还不如不要。”
16:59:08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么,重要的事情都解决了,接下来就该出发了。”
16:59:55 <可怕的大盆地> “好的。这样的话,理想国中的所罗门的钥匙,也就同时被消灭了。毕竟,所谓的定义是存在于人们心中之物,而人们心中荡然无存的东西,在理想国也没有一席之地。”
17:00:19 <小魔女|七叶咕咕> *用1神志进行宣言“下一刻,多洛莉丝·斯威普出现在了世界树的顶端。”
17:01:21 <可怕的大盆地> “啊这……主人你真要以那么一丁点的神志开始潜在的战端吗?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可不能保证哦?”
17:01:36 <可怕的大盆地> (这咕咕真是狠人 要不不行动 要不直接梭
17:01:45 <可怕的大盆地> (但是我喜欢这个劲儿!
17:02:1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无所谓,我已经准备好付出代价了。”
17:02:27 <可怕的大盆地> 随着书页舞动,原本发出黄色光芒的字似乎有些变得红而扭曲。
17:02:27 <可怕的大盆地> “多洛莉丝·斯威普出现在了世界树的顶端。”
17:02:55 <可怕的大盆地> “那就如你所愿吧!来吧,既然好久没有醒来了,让我再次见证一下人的意志的力量吧!”
17:03:10 <可怕的大盆地> (*发出了尤里亚斯发言
17:03:30 <小魔女|七叶咕咕> (...
17:03:40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一本随时会被烧掉的书
17:03:49 <小魔女|七叶咕咕> (咋就这么神气
17:04:29 <可怕的大盆地> (我觉得它比较无所谓这点
17:05:00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等下结束烧了助助兴
17:05:23 <可怕的大盆地> (!?
17:06:02 <可怕的大盆地> (我估计接下来是最终幕了
17:06:43 <可怕的大盆地> (居然一个战力都不带 也是厉害
17:10:54 <小魔女|七叶咕咕> * 然后时间开始流动
17:11:4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死吧!承太郎!
17:11:46 <可怕的大盆地> 你得到状态【忘却-???】你忘记了什么事情。连那是什么你都想不起来。
17:11:55 <可怕的大盆地> (鹰语
17:12:45 <小魔女|七叶咕咕> (突然想起来我还有钥匙的图纸来着
17:12:56 <可怕的大盆地> (图纸空了
17:13:02 <小魔女|七叶咕咕> (噫
17:13:33 <可怕的大盆地> (但是此外的信息还有 比如巴比伦国王给所罗门的留言
17:12:43 <可怕的大盆地> 你在枝繁叶茂的树上之树的顶端。树的枝杈回抱成球形。

17:14:09 <可怕的大盆地> 透过树杈能看到外界散发着柔和的光。不知道是什么光?你看不分明,是星星?是太阳?
17:14:53 <可怕的大盆地> 你往树下看去,穿越云海。树的根系通往一个小小的球体,而这小小的球体亦只是树木根系上的一个疙瘩而已。
17:17:47 <可怕的大盆地> 一个古老的充满岁月感的巨大存在在树梢看着你。那是愉悦。那是解脱。那是欣喜。却未若狂。

17:17:47 <可怕的大盆地> 直视它让你感觉到强烈的发自内心的恐惧,但同样来自它的某种精神力量支撑着你。
17:17:47 <可怕的大盆地> 意志检定d99,并得到20点只能用于这次检定的潜力。失败时失去1点神志并获得信仰。
17:19:17 <小魔女|七叶咕咕> .d 7d99
17:19:17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7d99:[6,69,78,4,12,32,73]=274
17:19:39 <小魔女|七叶咕咕> .dp20
17:19:40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20d99:[41,64,21,37,24,3,31,93,90,13,64,8,50,79,40,34,72,36,63,70]=933
17:19:40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6,69,78,4,12,32,73,41,64,21,37,24,3,31,93,90,13,64,8,50,79,40,34,72,36,63,70]
17:20:54 <可怕的大盆地> (fail了
17:21:21 <可怕的大盆地> (怎么办 要疯了
17:21:24 <小魔女|七叶咕咕> *用一个2
17:21:35 <可怕的大盆地> (pass
17:22:09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为什么神是全知之眼啊
17:22:23 <可怕的大盆地> (观测起来是罢了
17:23:59 <可怕的大盆地> 你在这个伟大存在的协助下克服了对它粗大的线条、扭曲的耀斑以及直入灵魂的声音的恐惧。巨大的回声回荡在你的心中。
17:23:59 <可怕的大盆地> 终于能解脱了吗?
17:23:59 <可怕的大盆地> 拿起你的武器攻击吧。
17:23:59 <可怕的大盆地> 上帝已死。
17:25:36 <小魔女|七叶咕咕> “除了攻击我们没得选择吗?杀掉了你,我们就失去了魔法,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你注意到这个声音以第三人称称呼自己。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他是神,亦非神。他是人造之物。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他是制约与恐惧。他让人畏惧惩戒,而生出道德。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他亦是表彰和仁慈。他让人心怀希望,而朝善前行。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现如今,人已经不需要他,他也不需要人了。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而他亦不希望更长久地存在下去。他没有确定的形状,明确的边界,具体的历史。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他的存在不连续,记忆不具体,时刻被撕裂并重新构造。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他憎恶这个,并由衷地羡慕稳定维持着自我的汝。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若不被取代,则只能以上帝已死作为最终结局。
17:30:29 <可怕的大盆地> 这是他说的话。
17:34:13 <小魔女|七叶咕咕> (因为每个人对神的定义不同,导致了他不断地变化吗
17:34:19 <可怕的大盆地> (是
17:34:38 <可怕的大盆地> (这让他连维持连续人格(?)和记忆也做不到
17:35:09 <可怕的大盆地> 你理解了他的话语。
17:35:09 <可怕的大盆地> 他的自杀计划,是由于在这个世界的强大的干涉力下,对于无法维持稳定的自我,被人类肆意如同橡皮泥一般扭曲的痛苦与不甘。与隐藏的你不同,了解他,知道他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17:35:09 <可怕的大盆地> ——而对他的理解也千差万别,所以他已经厌倦了。
17:35:09 <可怕的大盆地> ——不,很早他就厌倦了,只是尚未成功而已。
17:36:33 <可怕的大盆地> 你理解了他的话语。
17:36:33 <可怕的大盆地> 你知道了你为何会被比阿特丽斯策划出0周目的死亡事件。
17:36:42 <可怕的大盆地> 只有你死去了,你的朋友才会为你而死并交换命运。
17:37:22 <可怕的大盆地> 这才会推动林波的命运齿轮,让她成为格雷。失去了一个守护者,替换的是玛蒂尔达。
17:37:49 <可怕的大盆地> 而同样没有那名守护者对邪教徒支配的孩子们的协助,玛蒂尔达成为了黑魔女。
17:38:38 <可怕的大盆地> 在黑魔女支配的星空下,城市变成了灰色的,人们生出了烦恼,被烦恼武装的人们变得极其强大,并且给那个掌握强大科学的烦恼之人提供了像是细菌一样滋生增长的空间。
17:39:41 <可怕的大盆地> 这是他距离他的愿望实现最近的一次:战争发动,被格雷反扑,然后将没有神的理念散播到全世界。自此以后,神将被彻底消灭。
17:39:41 <可怕的大盆地> 不过,如果你能取代他的位置,他也十分乐见。反正,对于他而言,结果一样。
17:39:56 <可怕的大盆地> 但你两条路都不想选。
17:40:04 <可怕的大盆地> 你想怎么做呢?
17:41:11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想让它定型,但是我在想要怎么做
17:44:27 <小魔女|七叶咕咕> (如果我用阿卡夏纪录让所有信徒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神,而且他是(这里填形象,待定)的话,有用吗
17:44:56 <可怕的大盆地> (有,但是未来说不定会有变数,怎么消灭这个变数呢
17:46:23 <可怕的大盆地> (你的阿卡夏记录说穿了是个瞬时能力 只能保证某个瞬间符合条件 能保证当下的人 难以保证未来的孩子吧
17:46:54 <小魔女|七叶咕咕> (把纪录给他,然后什么时候变了再让他自己用一次
17:47:17 <可怕的大盆地> (他一次都不想变了
17:47:22 <可怕的大盆地> (不想变了再改
17:47:51 <小魔女|七叶咕咕> (按你之前说的那样,写很久以后还是那个样子不就好了
17:48:26 <可怕的大盆地> (对于神而言 很久以后并不是很大的意义啊 尺度不一样
17:48:35 <可怕的大盆地> (只有“有限的时间”和“无限的时间”的区别
17:48:46 <小魔女|七叶咕咕> (每天起床的时候补写一次
17:48:52 <可怕的大盆地> (好麻烦!
17:48:57 <可怕的大盆地> (“有限的时间”里发生一次的事情 后面分割的无数个“有限的时间”都会有
17:49:01 <可怕的大盆地> (结果就是要无限次
17:50:10 <可怕的大盆地> (你可以再检查检查自己所有的物品和状态和道具 说不定能想到什么有趣的想法
17:51:28 <小魔女|七叶咕咕> (懂了,让他对自己用精神剥离+行尸走肉
17:52:39 <可怕的大盆地> (你作为魔女 建议别人用黑魔法 请你立刻恶堕
17:53:48 <小魔女|七叶咕咕> (但是感觉挺不错的啊
17:54:30 <小魔女|七叶咕咕> (反正我需要的不是一个神,只是需要一个维持神迹会出现的终端
17:56:15 <可怕的大盆地> (你要转让这个符咒的话 我觉得还是在唆使别人用黑魔法的范围里
17:56:15 <可怕的大盆地> (请你说明这种情况下你为什么不会黑魔女化
17:56:50 <可怕的大盆地> (说不通你就黑魔女结局 也算一种结局
17:57:19 <可怕的大盆地> (这样你和神就双宿双飞了!神变回神的瞬间你就死了 你就是神的安眠守护人了
17:57:37 <小魔女|七叶咕咕> (?
18:00:45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我先确认一下,黑魔女化是以什么为基准
18:01:59 <可怕的大盆地> (动机不善良 手段不善良 占其中一条就会 你现在要证明你这个手段不是不善良的
18:02:09 <可怕的大盆地> (该开所罗门宝库了!(不是)
18:03:00 <小魔女|七叶咕咕> (可是按这个说法,我拿石头砸人不也是挺不善良的
18:04:07 <可怕的大盆地> (规模的区别 石头砸人也姑且算是正常人(比如我)能接受的范围 恶也有规模吧 毕竟魔女和孩子密切关联 你做出来“孩子做了但是可以被原谅”的事情范围 还不会黑魔女化的
18:04:56 <可怕的大盆地> (举例子说,为什么【命运交换】是黑魔法 你看为了你一个人的命 显著拖累了一整城市 部分人从活着被修改成死了 比如修女 M夫人守护的孩子 这就是手段不善良
18:05:00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这个基准判定过程是由谁来观测呢
18:05:15 <可怕的大盆地> (……诶嘿,居然被你发现了
18:05:22 <可怕的大盆地> (由《阿卡夏记录》
18:05:32 <可怕的大盆地> (一切的记录者
18:05:51 <可怕的大盆地> (阿卡夏记录无法界定动机 但能界定手段最终是不是善良 哪怕是未来的事情
18:05:49 <小魔女|七叶咕咕> (他不能记录主观内容的话
18:06:07 <可怕的大盆地> (对 所以阿卡夏记录上界定“不会导致邪恶结果”的事情 就不会是不善良的
18:06:21 <小魔女|七叶咕咕> (就是说虽然我心里要教唆,但是表现出来的不是教唆,他就不会判定我在教唆
18:06:52 <可怕的大盆地> (啊 手段上是的 是由阿卡夏记录判定
18:06:52 <可怕的大盆地> (然后 如果你能保证动机也善良 那就是总体善良
18:07:43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如果我烧了这个记录呢
18:07:51 <可怕的大盆地> (阿卡夏记录只是记录
18:08:14 <可怕的大盆地> (烧了不会改变未来确实会发生的事情
18:08:24 <可怕的大盆地> (我是说阿卡夏记录可以验证(或者固定)未来的发展
18:08:44 <可怕的大盆地> (不是说裁判员是阿卡夏记录 裁判员是世界本身
18:09:05 <可怕的大盆地> (阿卡夏记录只是让你看裁判员的裁判文书的道具
18:09:13 <可怕的大盆地> (你烧了不会改变法官的判决
18:09:37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世界遵循无法观测主观思想的规律吗
18:10:01 <可怕的大盆地> (不遵循 世界能看你的思想 但就目前来说 我直接告诉你两个明确的结论好了
18:10:35 <可怕的大盆地> (1、目前世界认为你的动机是善良的 毕竟你最初是为了阻止战争 但是手段——给出黑魔法符咒——是不善良的
18:11:10 <可怕的大盆地> (2、虽然目前世界的判定是这样,但如果你能设法用阿卡夏记录固定一个“你的手段绝对不会有坏的影响”的未来出来,那你的手段也是善良的 那么你不会黑魔女化
18:19:5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重点只是黑魔法吧)
18:20:13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修改其定义   黑魔法也是魔法  魔法现在不分黑白)
18:21:36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而且那个  无法防止事件发生的反面解法  其实就是让一个事情发生以取消前者)
18:22:13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比如这个黑魔法符咒会爆炸   你没发让它一定不会爆炸   但是你可以让他变得和饼干一样   然后被小红吃掉)
18:22:31 <玛赫|大平原> (打到最终boss了?)
18:23:03 <可怕的大盆地> (到了 但是他不打 他在考虑第三个解法 所以很痛苦
18:23:36 <可怕的大盆地> (咕咕不想和海对面战争,输赢他都不接受 也不想直接干翻神成为新神
18:23:48 <可怕的大盆地> (所以在考虑用手里的魔法道具做组合解一下
18:24:02 <可怕的大盆地> (输了:家没了
18:24:30 <可怕的大盆地> (赢了:世界现实和科学化,魔女全员凋零
18:24:49 <可怕的大盆地> (干神:他不想当新神,虽然这个没啥副作用
18:25:08 <玛赫|大平原> (撒)
18:25:11 <可怕的大盆地> (干神的代理人:他觉得打不过,我觉得还是能打过的,也就5波代理人战斗
18:25:22 <玛赫|大平原> (放人解脱也是一种善良啊)
18:26:46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我不知道  换我我肯定去成为神明了)
18:26:56 <可怕的大盆地> (你不懂 咕咕要自由
18:27:05 <可怕的大盆地> (咕咕如同自由的屑一样
18:27:26 <玛赫|大平原> (责任和自由不冲突啊)
18:27:36 <可怕的大盆地> (不是 他就是不想负责任啊
18:27:48 <可怕的大盆地> (不如说咕咕整个团里什么时候让你们产生过他会负责任这点来?
18:27:58 <玛赫|大平原> (渣男(x))
18:30:21 <可怕的大盆地> (他嫌麻烦 咕咕讨厌抛头露面
18:30:25 <可怕的大盆地> (咕咕你还不懂
18:30:31 <可怕的大盆地> (开局隐身 扫帚
18:30:44 <可怕的大盆地> (晚上就开始翻墙 穿墙 开锁 钻窗 偷窥 有时翻东西
18:30:48 <玛赫|大平原> (大概是一种大型社恐)
18:30:54 <玛赫|大平原> (跟傲娇的结合体)
18:31:00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咕咕做了坏事还想藏起来   假装自己没做)
18:31:07 <可怕的大盆地> (咕咕做了坏事还想藏起来   假装自己没做)
18:31:16 <玛赫|大平原> (咕咕做了坏事还想藏起来   假装自己没做)
18:31:13 <可怕的大盆地> (我又想到山竹花了 笑死
18:41:44 <可怕的大盆地> (反正全游戏里 咕咕最屑的动作全在丽塔这里
18:41:50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我倒是内外都是酷酷有趣人)
18:42:05 <可怕的大盆地> (@玛赫|大平原 他最近找到了丽塔爹的尸体
18:42:12 <可怕的大盆地> (还带丽塔去看
18:42:17 <可怕的大盆地> (真的是屑到不行
18:42:15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他把rita带过去看亲爹尸体)
18:42:18 <可怕的大盆地> (对
18:42:28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我当时就说我要是日塔我直接当场暴风哭泣)
18:42:35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然后小魔女就扑街了)
18:42:49 <可怕的大盆地> (差点被雪地连续的d12检定杀掉
18:42:56 <可怕的大盆地> (雪地暴怒
18:43:29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主要是这种重大变故   我觉得需要给她铺垫一下   搞点信息遗留啊  或者假装和她一起读取记忆啥的都成)
18:43:34 <玛赫|大平原> (总之咕咕这个小魔女)
18:43:3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一上来   啪的放过去)
18:43:44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你爹爹扑街辣”)
18:43:48 <可怕的大盆地> (真的是啪的放过去
18:43:52 <玛赫|大平原> (跟我个人的行动准则真的差别很大)
18:44:09 <玛赫|大平原> (属于我个人确实是很无法接受的类型了)
18:43:5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这个我觉得很多小朋友受不了)
18:44:04 <可怕的大盆地> (这得是丽塔 检察官夫妇的女儿
18:44:09 <可怕的大盆地> (要是隔壁夏目月
18:44:13 <可怕的大盆地> (当场失禁
18:44:13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所以人类相互之间是无法理解的呀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行事方式)
18:48:51 <可怕的大盆地> (太屑了
18:49:21 <可怕的大盆地> (丽塔过了意志 好气
18:49:26 <可怕的大盆地> (要是丽塔哭了的话 咕咕不就死了吗!
18:49:33 <可怕的大盆地> (喜大普奔
18:49:50 <玛赫|大平原> (丽塔要是没过咕咕不是挂了
18:50:15 <可怕的大盆地> (是啊
18:50:27 <可怕的大盆地> (而且之后雪地用了致命攻击
18:50:34 <可怕的大盆地> (咕咕把潜力烧完了
18:50:36 <可怕的大盆地> (烧到最后1点
18:50:37 <可怕的大盆地> (过了
18:50:41 <可怕的大盆地> (干哦
18:50:48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个祸害 死了多好
18:51:0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正所谓好人活不长  祸患遗千年嘛
18:51:15 <可怕的大盆地> (有道理
18:51:24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个咕咕能那么长命是有道理的
18:51:27 <玛赫|大平原> (说的是
18:52:04 <可怕的大盆地> (我把咕咕的老仇人放进来加了先攻dc3
18:52:16 <可怕的大盆地> (但还是顶不住这个屑人用卑鄙的魔法道具过了先攻检定
19:04:36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所以格雷到底类似是个什么样的定位呢
19:05:21 <可怕的大盆地> (菜鸡幼女 主要是比较可爱 除此外没什么特长
19:05:27 <可怕的大盆地> (给咕咕的打电话的零钱
19:05:37 <可怕的大盆地> (是从许愿池里拿出来的 格雷少有的零花钱
19:05:48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欺负小姑娘
19:05:50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坏咕咕
19:06:19 <可怕的大盆地> (不过全力的格雷还是能和咕咕打10回合以上的
19:06:26 <可怕的大盆地> (前提是罐子全拆了
18:17:2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有一个问题,神的存在是由什么决定的
18:17:36 <小魔女|七叶咕咕> (是他的躯体决定了他是神,还是他的思维决定了他是神
18:17:59 <可怕的大盆地> (智慧检定d9
18:18:04 <小魔女|七叶咕咕> .d 8d9
18:18:04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8d9:[4,2,6,7,1,8,5,2]=35
18:20:22 <可怕的大盆地> 你苦思冥想神的存在的记忆。说到定义概念——就是【理想重构】这个魔法了。
18:20:22 <可怕的大盆地> 但是今晨,阿卡夏的诸多话语已经在击碎你的现实。要把思维跳脱魔女的框架!
18:20:22 <可怕的大盆地> 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东西,对于魔女而言是一回事,对于别人而是另一回事!
18:20:22 <可怕的大盆地> 你还是小小科学家,【理想重构】这种现象,对于科学家的你而言是什么?
18:21:17 <可怕的大盆地> 【世界之理】。
18:21:17 <可怕的大盆地> 人们的想法对世界加以定义,人们的观测将世界予以固定。即便原因不明,这是这个世界的物理基础之一。
18:22:40 <可怕的大盆地> ——那么决定神的存在的,其起点,正是这个“想法”。和神是谁,谁能做什么没有关系。
18:22:40 <可怕的大盆地> 重点不是神本身,而是人,人类,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人类。他们都思考神,并且产生名为“神”的共识,神的存在其实是在那里。
19:11:25 <小魔女|七叶咕咕> (也就是说,只要人们觉得神在那里,那么那里就会有神,但是那个神是谁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对神自己来说也没区别
19:11:32 <可怕的大盆地> (是
19:11:44 <李泉|须须木> (是能力(
19:12:42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我有一个想法,如果你能让我过,我就这么做
19:13:28 <可怕的大盆地> (说
19:14:05 <小魔女|七叶咕咕> (先把这个神变成能够搬运的大小,然后把它带去地下室和人偶交换,然后把原来的躯壳放回去,这样理论上那个躯壳内就会诞生新的意识来维持神的职责
19:14:28 <可怕的大盆地> (可以是可以 但新的意识也会痛苦吧
19:14:47 <小魔女|七叶咕咕> (等他受不了了再让他下班呗
19:14:55 <小魔女|七叶咕咕> (相当于退休
19:14:51 <可怕的大盆地> (?
19:15:15 <可怕的大盆地> (咱们说好 来个一劳永逸的方法好不好 神的痛苦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是不连续存在
19:15:34 <可怕的大盆地> (并不是过了一阵子突然大变一次 而是无时无刻都有各种畸形变化
19:15:57 <小魔女|七叶咕咕> (没有啊,现在的这个神交换了之后就不会再变了啊
19:16:06 <小魔女|七叶咕咕> (对于他这个个体来说问题解决了
19:16:17 <可怕的大盆地> (你这就是把中了箭以后的箭杆剪掉
19:16:49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箭头还在里面)
19:16:19 <李泉|须须木> (是薪王传火
19:16:39 <可怕的大盆地> (我可以容许你这么结局 但我不认为这是完美结局 顶多算一般结局
19:17:20 <可怕的大盆地> (不如说大部分人都会觉得你这是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19:17:35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咕咕)
19:17:40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我想到了适合你的解法)
19:17:50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你每天去换一次娃娃)
19:17:5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这样新的意识就难受1天)
19:18:0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你就拯救了神  成为了搬运工的魔女)
19:18:04 <小魔女|七叶咕咕> (好麻烦
19:18:08 <可怕的大盆地> (你看
19:18:19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那就去搞一个工具人  代替你每天做搬运工)
19:18:36 <小魔女|七叶咕咕> (no
19:18:50 <小魔女|七叶咕咕> (这是我的事情我不会丢给别人来处理
19:18:42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要不然你自己坐上去好了)
19:18:4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难受了就下来走两步)
19:18:55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不难受了就坐回去)
19:19:04 <小魔女|七叶咕咕> (no
19:19:08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不想当
19:19:13 <可怕的大盆地> (2333
19:19:22 <可怕的大盆地> (这就是咕咕
19:19:17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涌现一个复制术)
19:19:30 <吃辣鸡污里|辣鸡浣熊> (复制一个自己  让复制品去成神)
19:19:49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理论上还是我去当,因为我和复制品都是我
19:19:52 <可怕的大盆地> (咕咕就是 让自己的复制品成为神ng 让神的复制品成为神ok的屑
19:19:55 <可怕的大盆地> (你这就是双标
19:28:17 <可怕的大盆地> (让你考虑到8点好了 8点一到 卡密就会把自己变成纸糊的 然后用脑袋来创你
19:47:01 <可怕的大盆地> (主要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 你也不说你的纠结点
19:47:10 <可怕的大盆地> (你想要什么样的前提下的什么效果
19:47:52 <小魔女|七叶咕咕> (首先吧,我是不想留一个由固定自我的神在那里的
19:47:59 <小魔女|七叶咕咕> (因为他的权力太大了
19:48:09 <可怕的大盆地> (嗯 然后呢
19:48:25 <小魔女|七叶咕咕> (其二,我不想自己用黑魔法
19:48:33 <小魔女|七叶咕咕> (其三,我不想当神
19:48:39 <可怕的大盆地> (没了?
19:48:57 <可怕的大盆地> (还有第四么
19:49:08 <小魔女|七叶咕咕> (没了
19:49:33 <小魔女|七叶咕咕> (或许还有一个我不想杀了神
19:58:04 <小魔女|七叶咕咕> *用1点神志宣言“下一瞬间,在多洛莉丝还没注意到的时候,神夺走了她带着的混合符咒A,然后对着神自己使用了。”
20:00:34 <可怕的大盆地> “以我来观测未来的话,确实可以让神来做点什么……话虽如此,主人注意到或没有注意到,并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阿卡夏如此回答。
20:00:34 <可怕的大盆地> 似乎如果这么做的话,要过一个检定,而且必须失败才行。
20:00:59 <可怕的大盆地> 探索,热衷+2,而且必须失败……!对于天生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你,能做到吗?
20:01:07 <小魔女|七叶咕咕> (d几啊
20:01:31 <可怕的大盆地> (难度是随机的,3、6、9、12之一,目前不知道是多少,毕竟你会立刻陷入狂乱
20:01:40 <可怕的大盆地> (和狂乱的类别有关
20:01:45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先狂乱呗
20:03:05 <可怕的大盆地> 书页在世界树上狂舞,神静静看着你。
20:03:05 <可怕的大盆地> 你听到了阿卡夏不安但是错乱的笑声。“每个主人,每个主人都是这样……一开始都是这样呢……”低语。
20:07:45 <可怕的大盆地> 在这一瞬间,你感觉视线变得模糊,自己即将被书页上的字句抽去最后的意识。
20:07:45 <可怕的大盆地> “神快速地行动起来,夺走了多洛莉丝-斯威普身上的符咒。”
20:07:45 <可怕的大盆地> 投掷狂乱表D25。
20:07:56 <小魔女|七叶咕咕> .d 1d25
20:07:57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1d25:[3]=3
20:09:33 <可怕的大盆地> 你得到了【噩梦】。周围的一切在你即将昏迷的这个瞬间变得扭曲而可怕起来。这极大地降低了你的听觉和视觉准确性。
20:09:33 <可怕的大盆地> 探索检定D9+3狂乱+3噩梦=15,热衷+2。
20:09:45 <可怕的大盆地> (必须失败 这个检定
20:09:44 <小魔女|七叶咕咕> .d 9d15
20:09:45 <大义灭亲|六亲不认bug骰> 9d15:[10,7,7,14,10,2,3,5,12]=70
20:09:56 <小魔女|七叶咕咕> (失败了
20:09:58 <可怕的大盆地> (fail!
20:15:48 <小魔女|七叶咕咕> *强烈的反胃感向我的脑海袭来,视野中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我难受地硬撑着自己的意识,大口地不停喘气“一定....要成功啊....我...”话音还未落下,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从扫帚上滑了下去。
20:15:58 <可怕的大盆地> (ok
20:15:59 <可怕的大盆地> (总之下次注意 不要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纠结那么久 又不讨论又不行动的
20:15:59 <可怕的大盆地> (这游戏叫角色扮演游戏 不叫角色思考游戏 行动大于思考
20:16:34 <小魔女|七叶咕咕> (但是又没有反悔按钮的
20:16:50 <可怕的大盆地> (你非追求的完美解
20:17:44 <可怕的大盆地> (亏得我这个是轻战斗的规则 要人人按照你这个跑法 一个战斗轮谁都别想动
20:17:59 <小魔女|七叶咕咕> (打架又是另一回事了
20:18:07 <小魔女|七叶咕咕> (你看我打架犹豫过多少
20:23:05 <可怕的大盆地> (但是 你这个解法反正是对的 不如说
20:23:10 <可怕的大盆地> (你为什么思考了那么久
20:23:21 <可怕的大盆地> (最早的时候就说了 使用阿卡夏并不是在上面写字
20:23:54 <可怕的大盆地> (而是你希望的事情已经是注定的未来了 所以并不是你改变未来 而是你期待的未来会出现 不算你主动把黑魔法给别人 或者你用了黑魔法
20:23:42 <小魔女|七叶咕咕> (因为使用黑魔法总是有些膈应
20:24:13 <可怕的大盆地> (问题是这个点子不是最早你自己想的吗!
20:24:23 <小魔女|七叶咕咕> (随口一说罢了
20:24:41 <小魔女|七叶咕咕> (之前我也说过的,我自己说出来的点子基本我是不会用的
20:24:48 <小魔女|七叶咕咕> (现在是没得办法
20:24:47 <可怕的大盆地> (还有就是时间倒转
20:24:50 <可怕的大盆地> (坐小车车
20:25:05 <可怕的大盆地> (和所罗门一起讨论对策
20:25:11 <小魔女|七叶咕咕> (不坐
20:25:16 <小魔女|七叶咕咕> (那车打死我也不坐
20:25:21 <可怕的大盆地> (你看 你这个固执咕
« 上次编辑: 2021-09-12, 周日 00:38:40 由 町城安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