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四章  (阅读 1053 次)

副标题: 古代悬疑故事技巧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572
  • 苹果币: 3
  • 你的沙制的绳索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四章
« 于: 2021-10-11, 周一 11:00:25 »
第四章 誓言和考验-低科技悬疑 CHAPTER FOUR OATHS AND ORDEALS – LOWTECH MYSTERIES
他不遵王法太疏狂,专要夺人妇女做妻房。被我中间改做”鱼齐即”,用心智斩鲁斋郎。
——包青天(传统中国法庭剧) (c. 1234-1368)

”杰弗里爵士,”他的臣子开口道,”这是一次不错的归国之旅。我弟弟威廉死了。他们说,这是一次打猎事故,普瓦(Poix)的沃尔特射歪了一箭。
然而,普瓦的沃尔特·泰尔(Walter Tirel)对这些遗物发誓说,那箭不是他射的。他发誓说他当时在新福里斯特的另一个地方,他为了活命,逃离了温彻斯特。
“我的弟弟小亨利上个月在威斯敏斯特被加冕为国王,当时我们正从伦敦回来。王位应该归我——威廉九个月前便让我成为他的继承人。我要得到它,为我哥哥复仇。
”找到能让坎特伯雷大主教相信英国王位上坐着一个杀人犯的证据,杰弗里爵士,我能让你成为一个富翁。"


所以这位虚构出的杰弗里爵士该如何着手呢?这个架空悬疑故事部分基于历史,但这些对话全是虚构的,也有着时间上的错误。1101年7月,威廉·鲁弗斯去世一年后,诺曼底公爵罗贝尔(他的兄弟)入侵英格兰。除看因为他兄弟篡夺王位之外,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他需要这之外的理由来发动这场入侵。如果罗贝尔公爵想要证据,他既找不到警探,也找不到任何专业调查人员。没有人有调查威廉·鲁弗斯之死的法律义务。
本章和后面的两章将讨论各种特定设定中的悬疑故事,以提供它们需要的特定工具以及它们提供的挑战。

低科技悬疑LOW-TECH MYSTERIES
以19世纪中期之前的历史为背景的悬疑故事中的调查员是业余侦探。他们主要是通过与人交谈,利用谣言和八卦,并辅以酷刑和折磨来解决案件,并不需要任何法医工具。法医科学的缺乏并不会使他们的结果不可靠。GM将不得不更多地依赖于调查人员和证人之间的言语交流,以及第三章中关于处理社交技能检查的建议。
这种低技术的设定可能是很常见的那种,就像中世纪的欧洲。它也可能更具有异国情调,比如古代中国,或者是GM发明的文化背景。无论在什么环境下,GM都需要确保能够提供关键线索的任何文化规范或习俗都能被玩家清楚地理解。这一章开头的例子把事实摆在了最前面——罗贝尔公爵怀疑他的兄弟亨利暗杀了他们的兄弟威廉,亨利篡夺了王位。这些PC可能对诺曼贵族和大主教角色之间的关系很熟悉。如果同样的冒险故事发生在罗马帝国,GM可能必须确保主要人物的名字和他拥有的权力都可以被PC理解。细节可以在冒险过程中填充。

低科技调查员THE LOW-TECH INVESTIGATOR
杰弗里爵士是一位聪明、善于观察的骑士。他最强大的资源在社交方面。他有骑士的财富和地位,有声誉,有人脉,对人性有长期的了解。他不是专业的调查员,也没有接受过该领域的任何正式培训。他是某个对调查结果有个人兴趣的人的附庸。他强迫人们帮助他、回答他的问题的权力来自于他自己的地位和他的“雇主”的地位。
低科技悬疑故事中的侦探通常是与案件有密切联系的人——受害者或被告人的亲信、朋友或亲戚。这使得在任何其他低科技战役创建这么一个悬疑故事变得很容易。在没有职业警察的情况下,PC周围的人可能会请他们帮忙解决问题。但也这使得创建一个悬疑战役变得更加困难。杰弗里爵士被选中是因为他是他的雇主值得信赖的盟友。他不太可能被其他贵族找来做类似的工作。中世纪的神职人员有更多的自由——彼得斯(Peters)的兄弟卡德法尔(Cadfael)在他居住的英国修道院及其周围解决谜团(译注:这是英剧《卡德法尔神父(Cadfael)》的剧情,主角是一位十字军骑士转职成的僧侣)——但是很少有神职人员可以自由地四处旅行,而且只有少数悬疑事件可能发生在同一群人身上,即使是发生在一个城市的都很少。
当然也有那么一些低科技时期的专业调查人员。自13世纪末开始(译注:实际应该比这还要早些,在宋太宗赵光义在位时(即976一997年)就有了提刑官的存在),中国和印度的法官被任命为官员,担任法官和调查人员。一些悬疑故事从自个时代流传了下来,比爱伦·坡还要早五个世纪。西欧的宗教裁判所也是一种官方调查组织,尽管教士的目的和方法与后来的警察有很大的不同。这些调查人员很大程度上是在依赖他们对人性的经验,而非使用现代调查人员使用的那种详细索引、记录保存和实物证据来办案。抓贼人(Thief-takers)(第65页)出现在近现代,也可以被视作是一种私人侦探。
想要创造一个“专业”调查员角色的玩家应该考虑他该怎样才能适应当地的司法、风俗和社会环境。

地位Status
要想有效,调查人员需要社会地位——比如文书管理、贵族身份或皇家办事员——这让他可以自由旅行,并在他没有法律或政府权力的地区提出具有侵略性的问题。如果客户和保密证人认为他能保守秘密,他们更有可能开口,因为他不会轻易地质疑自己,而且他有责任(宗教或个人荣誉)不背叛他们。他还需要以某种方式来确立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这可能包括声誉、人脉或一些明显的权力凭证,这些都很难被窃取或伪造。
他的工作很可能没有报酬,至少没有现金(尽管他可能会从满意的“客户”那里得到好处),所以他需要足够的收入来允许他旅行和调查。
他还需要一种向仆人和农民提问并得到有用答案的方法。贵族在酒店里是不会向仆人、乞丐、妓女和樵夫提问的——至少在不会引起很多议论的情况下他们才会提问。仆人或商人如果对他的“好朋友”问了太多的八卦问题,可能会被鞭打或杀死。
调查员可以使用伪装技能呢或其他社交技能来假装成别人。比如,一些虚构故事的中国法官是伪装大师,能以合适的身份出现并提出问题,但许多人都会对他的口音、词汇、衣着和举止保持关注,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官方文件来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他所声称的那个人。被抓住的惩罚可能是会让气氛变得尴尬、被挨打或被监禁,直到角色的真实身份被确定。
一个调查团队应该有具有不同社会优势的成员。一个出身高贵的人可能会有一个消息灵通的地位低下的盟友,也许他是一个改过自新的罪犯,因此他可以和普通百姓交谈,恐吓高官的爪牙,并暗中监视嫌疑人。

管辖权Jurisdiction
作为诺曼底公爵的封臣,杰弗里爵士无权调查威廉·鲁弗斯之死,无权强迫证人向他作证,也无权在公爵领地之外逮捕疑犯。他需要说服对此事有管辖权地方当局帮助他,或者至少不要干涉他。
杰弗里爵士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司法辖区,以及受到严格保护的传统权利,这些都会影响他的调查。例如,一个城镇的市议员可能只对城墙内特定区域的居民有管辖权。当地主教可能有调查和惩罚任何影响神职人员和教堂所属建筑物租户的犯罪的专有权。 大学生既不服从镇上长老的管理,也不服从主教的管理,他们有反对除了他们自己的教区长和教皇之外的任何人的权力。高度依赖贸易的港口城镇可能拥有被热那亚或威尼斯等主要贸易中心殖民的居民殖民地,因此在殖民地内居住的人们依法只受殖民地管理者的管辖,并最终受殖民来源地的领导人管辖。在某些地方,犹太人可能是王室的臣民,他们受王权的保护,不受除了他们自己的领袖和王室官员之外的任何人的侵犯。简而言之,杰弗里爵士的权力被他怀疑的对象,他想调查的地方,以及地方当局的政治忠诚所限制。
这种错综复杂的习俗和权威是这类地区的一个关键特点,尽管司法辖区和机构的冲突也困扰着现代调查人员。这可以给玩家带来一个该如何寻找盟友的难题,玩家也可以嫌疑犯引诱或绑架到他们可以随意询问而不必受惩罚的地方。如果他们的角色开始原地踏步,无法想出对抗关键证人的方法的话,GM可以需要给那些不熟悉这方面设定的玩家一些提示。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572
  • 苹果币: 3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四章
« 回帖 #1 于: 2021-10-11, 周一 11:01:47 »
适用情节Adapting Plots
英式舒适推理悬疑故事在低科技的环境中很有效果。典型的业余调查员会利用人性和社会关系,而非法医科学和详细的铁路时刻表来解决这个谜题。
冷硬派故事则会变成一个传说:一个按照自己的准则生活,按照自己的想法践行正义的游侠骑士的传说。这种彰显骑士精神的传说在低科技的环境下很管用,因为成功取决于调查者顽强的决心,而非科学方法。这位铁石心肠的侦探的强硬和恐吓手法在低科技设定中的狭窄街道和黑暗小巷中很管用。
在没有警察职业的情况下,刑侦故事很难进行下去。故事也可以围绕其他官方调查人员进行,比如教皇麾下的审讯官或中国法官。
 低科技设定中也可以出现惊悚故事,只要情节能把风险提高到足够高的程度;例如,调查人员必须阻止军队乱战,揭露谋杀国王和推翻政府的阴谋,或阻止外敌入侵。

低科技犯罪场景THE LOW-TECH CRIME SCENE
“农民们都对这个地方避之不及,”守林人说。“他们叫它‘马尔伍德(Malwood)’。这地方恶名昭彰。几年前,威廉·鲁弗斯的哥哥理查德就是在这给一头牡鹿害死的。”
杰弗里爵士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伙计,告诉我那八个猎人站在什么地方。”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樵夫指了指。“在鹿被人赶到南边的时候。泰尔就站在那边的山毛榉林里。”
杰弗里爵士大步走向树丛,向北望去。“距离国王被杀的地方足足有六十码远,一箭穿心。即使瞄准了,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射中。你们认为这是那头奔跑的牡鹿之后被意外释放造成的意外吗?”
樵夫啐了一口。“有可能,大人,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

调查犯罪现场显然是调查人员的第一步。但低科技背景中的调查员不应该期望找到太多有用的实物线索。在某种程度上,现场是不受干扰的,有许多线索都无法被轻易找到或解释。现代调查人员所熟悉的犯罪现场工具不仅不存在;用来解释它们的原理也尚不存在。调查人员可以了解到对他们自己来说很熟悉的东西。一些例子:
•贵族和士兵应该会很了解武器的性能、其造成的伤口,以及尸体在不同腐烂阶段的样子。
•牧师、商人和学者可以对笔迹进行简单的推断,比如作者的文化素养,以及书面文件的真实性。
•守林人和牧羊人可以能够跟踪足迹,或者对留下特定足迹的人或野兽进行一些推理。他们还可能会知道是什么动物造成了某些伤口。
在这个例子中,杰弗里爵士发现了一个关键线索:关于专业弓箭手沃尔特·泰尔意外杀死国王的理论,有不少可疑之处。大多数贵族都了解一些狩猎和射箭知识,即使他们不是专家。他在65码外意外射中了国王的胸口,只留下了一个致命的伤口。扮演杰弗里爵士的玩家可以通过观察一张弓的战斗数据来解决这个问题(p. B275),或者GM可以在更早期的冒险中放置这个线索,在那时杰弗里爵士需要在竞赛或战斗中进行类似的射击。杰弗里也会考虑泰尔是不是故意用这一箭杀死了国王。再一次,战斗数据让这显得不太可能。
调查者也可以找到一些平实的细节。在这里,杰弗里爵士已经知道了参与的八个贵族是谁,他们站在什么位置,谁和谁站在一起,以及谁能从每个位置看到和听到什么。杰弗里爵士可以找到一个可以独处并使用弓箭的人。这给了他一些关于犯罪手段和犯罪机会的线索。
对于想要成为犯罪现场分析者的人来说,另一个问题是,在调查人员到达现场之前,可能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犯罪现场会激起民众病态的好奇心。如果没有警察来阻止没有授权的家伙,现场很快就会被好奇的邻居、受害者的亲属和当地官员给践踏一遍。物证,如血迹、飞溅物、痕迹、撕破的织物碎片,也许会和旁观者留下的材料混合在一起,也许会完全消失。尸体在被发现时也有可能会被发现者给移走,调查者很有可能找不到它原来所处的位置。
如果调查人员立即赶到现场,他们可能会了解到更多情况。他们可能听到第一声尖叫,并知道谁叫了什么这么一声以及他们都说了什么。自发反应可能非常重要。调查人员可以比较嫌疑人在第一次了解到犯罪事件时的反应。
尸体这时候会是新鲜的。任何有战场经验的人都可以对尸体的死亡时间做出一些粗略的估计。死亡时间基本会被分成刚死(尸体尚温,血液还未凝固);一天之内(身体变冷,尸斑完全出现,尸体完全僵直),死亡一段时间(处在腐烂过程中)。调查者通常只能对身体进行外部的观察。验尸在当时是闻所未闻的。欧洲医学院的学生很少被允许解剖尸体,即便如此,也仅限于穷人和罪犯的尸体。解剖贵族的身体对其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中国的法官也同样是有限的——在中世纪的中国信仰中,对身体的任何残害都有严重的宗教后果。如果调查员离开的时间超过一天,尸体可能会被埋葬,或者至少会通过取出器官和用盐包裹来保存尸体。这是一种常见的低科技处理办法。毕竟尸体不冷藏会很快腐烂。
调查员可能会看到一名逃跑的嫌疑人,一个聪明的杀手可能会朝骚乱方向跑去,就好像他像新生的羔羊一样无辜。

其他时空Other Times and Places
中世纪背景的悬疑故事很受欢迎,但也有很多其他的历史背景值得探索。有几部以古罗马为背景的流行悬疑系列小说。一个罗马帝国战役可以很容易与斯蒂芬·塞勒( Steven Saylor)的《探索者戈迪亚努斯(Gordianus the Finder )》(译注:戈迪亚努斯,生活在公元前80年的罗马,一位专业的finder)或林赛·戴维斯( Lindsay Davis)的《马库斯·迪迪乌斯·法尔科( Marcus Didius Falco)》(译注:主角名字就是前面这个,他生活在公元70年的罗马,被皇帝韦帕芗雇来做特别调查员,该系列大约有20多本)做结合。同样,还有几部以古埃及、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以及其他许多时间和地点为背景的系列小说。这些书的学术水平各不相同,但它们的故事可以在如何探索历史设定这件事上启发GM和玩家。

我为什么不能发明指纹技术?Why Can’t I Invent Fingerprints?
在被落后的低科技手段所折磨之后,玩家可能想让他的角色发明或应用现代技术来进行低科技背景下的调查。一些现代的方法,如隔离证人,使用优秀的询问方法,以及在依赖证词之前先向证人宣读证词以获得他的同意,这些都犯了时代上的错误,但并没有违反低科技流派的惯例,可能会让玩家对他们的调查过程和结果更有信心。
其他一些理念,比如福尔摩斯关于霉菌和泥土的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在缺乏广泛调查、缺乏观察结果的文件和合乎逻辑的科学方法的情况下,会很难被证明是正确的。虽然一个低科技背景的调查员可以使用福尔摩斯的一些方法,但是福尔摩斯式的缜密和严谨肯定会引人侧目。
当玩家想要应用一种现代技术时,GM可以直接说“不”——这个角色不会想出这种办法或这种技术不符合设定。这种回答不会让玩家满意的。
GM可以通过不创造人物不能使用的线索来避免这种情况。如果犯罪现场的门上没有血迹斑斑的指纹,扮演侦探的玩家也不会因为无法将指纹与嫌疑人的手进行比较而感到恼火。如果将标记描述为不规则的污点或斑点,问题就能被缓解。在坏人出现时,让死者最喜欢的猎犬咆哮,而不是描述一组泥泞的靴子印。
如果玩家坚持认为在设定中现代技术是有可能被实现的,请查看下一章关于各种技术出现的时间轴。19世纪和20世纪的科学家们积极地创造各种侦查犯罪的方法。但是,在基础工具和技术被发明之前,许多方法是无法被发明的。让玩家自己去弄清楚他们需要哪些工具,哪些工具又适合用在战役中。
当查明犯罪和进行死刑会带来风险时,当局往往会保持保守的态度。PC需要加倍努力,以此来证明他的侦察比现行的方法更好。仅凭玻璃窗上的几个标记就想说服伊丽莎白时代一位警长逮捕煤炭巨头可并不容易。警察更有可能选择围捕最有嫌疑的嫌疑犯,并威胁和殴打他们,直到有人坦白。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572
  • 苹果币: 3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四章
« 回帖 #2 于: 2021-10-11, 周一 11:02:39 »
低科技调查THE LOW-TECH INVESTIGATION
“你知道吗,杰弗里爵士,”修道士狡猾地说,“这位亨利国王的名声可不是太好啊。哎,有人说他在鲁昂杀了一个人,但这事可都过去九年啦。”
杰弗里爵士抑制住想掐死那个人的冲动。“确有其事吗,安瑟姆兄弟?”还请你继续说下去。”


对低科技背景下的调查人员来说,让证人出庭作证是他们最主要的手段。调查员可能会从嫌疑人身边的人开始调查,比如他的赞助人、朋友和盟友,他们可能对犯罪和嫌疑人有所了解。他会迅速收集关于嫌疑人声誉、习惯、重要技能的谣言,也许还会深入了解他们的恶习和缺点,以便在审讯中对付他们。如果从他认识和信任的人开始,调查人员可能会更相信他们的信息,而非从陌生人那里得到的信息。
谣言很可能是真的。社群很小,隐私很少。大多数人一生都呆在一个地方。即使在最大的城市里,大多数居民也被一个由公会、教区、朋友、赞助人和邻居组成的网络所连接。因此很难真正保守住什么秘密。每个人都知道彼此的家族史、过去的行为和罪行、目前的工作和拥有的财富,以及彼此生活的许多细节。谣言是GM在调查人员亲眼见到关键npc之前就能够进行介绍的好方法。
在这个例子中,杰弗里爵士可以了解到沃尔特·泰尔是打猎队伍中唯一的“外来者(stranger)”。外来者会自然而然地成为嫌疑人,因为他们没有能够验证他们的身份的家庭、后台和亲密的邻居。外来者需要通过熟人或从家乡移民来的亲戚,通过对共同事件的记忆,通过推荐信,通过衣着、举止和口音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在这个例子中,沃尔特·泰尔是被他的姐夫,滕布里奇伯爵吉尔伯特·克莱尔(Gilbert Clare),介绍进来的。伯爵也参加了狩猎,这证明他并非冒名顶替者。爵士还可以了解到,泰尔是一名技艺精湛的弓箭手,但他并不讨厌威廉·鲁弗斯。
另一方面,亨利因为坏脾气和背叛而臭名远扬。这个修道士的故事讲的是亨利抓住了鲁昂叛乱的领袖,把他当做客人对待,然后把他推下城墙摔死,把死因装成为了欣赏这里的风景不小心坠落而死。杰弗里爵士还可以从他的后台那里得知,威廉·鲁弗斯曾向罗贝尔保证,如果威廉死时没有孩子,那么他就可以继承王位。然而,亨利却打破了这个协议,夺取了英国王位。

夜的面纱The Veil of Night
在前工业时代,夜晚是属于小偷和刺客的时间。在欧洲,晚间教堂的钟声标志着一天工作的结束。(只有少数行业被允许在烛光下进行工作。)工人夫妇在回家之前,经常会选择在酒吧或酒馆停下来喝上一杯。通往城市的大门被紧锁着。一些城市会要求当地居民轮流在城墙和城门上守夜,或者带着灯笼在街上巡逻。一些城市在狭窄弯曲的街道上设置了铁链,以此来阻拦逃跑的罪犯。其他城市则会放出成群经过训练的獒犬。
黄昏过后不久,大多数人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中。旅行者如果找不到可以借宿的朋友、家人或同事,就会住进小旅馆的公共休息间。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会选择在干燥的角落里过夜。
城市会变得黑暗静谧。如果可能的话,那些需要在大街上做合法生意的旅行者会成群结队地带着火把出行。夜间旅行极其危险。1407年11月的一个晚上,路易(Louis),奥尔良公爵被暗杀了,当时他因他人伪造的国王传召不得以走入了黑暗之中。路易的两个随从和六个仆人手持火把,被那些在披风下藏着刀剑和斧头。等待着他的18个人伏击。
穷人、强盗和那些在夜晚寻欢作乐的人,不是唯一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活动的人。成群结队的年轻人或学生可能会四处游荡,向房屋投掷石块,破坏财产,并在夜幕的掩护下制造麻烦。一些年轻男子破门而入,偷盗物品,并强奸在他们找到的妇女。有时,一个贵族或牧师会带领一些私兵去对付这些学生,但在黑暗中很难分辨敌人和朋友。
夜晚是低科技冒险的一个元素,这使得它与现代背景截然不同。许多犯罪都发生在晚上。调查员可能需要在黄昏结束工作时审问嫌疑人。他们可能需要在夜间追捕嫌疑犯,或者被嫌疑犯的盟友伏击。

询问证人Questioning Witnesses
罗伯特·菲茨-哈蒙爵士(Sir Robert fitz-Harmon)倚在木制看台上,俯瞰着温彻斯特赛场。“我是第一个见到吾王的。”他轻声道。“我该去死。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他倒在了那支射穿他心脏的箭上,然后还把箭给弄碎了。”
“是啊,我认出了那支箭。我在那儿的时候,一位造箭师把一些新做的箭送给了国王陛下。吾王给了沃尔特·泰尔一些,还说:“好箭配英雄。”“那几天我看见他到处狩猎。泰尔无疑是我们当中最好的弓箭手。”


即使在最大的城市里,大多数居民也被一个由公会、教区、朋友、赞助人和邻居组成的网络所连接。因此很难真正保守住什么秘密。
骑士或贵族有许多拜访其他贵族的好理由。他可以在赛场上或飨宴时与他们闲聊,聆听他们对那个决定命运的夜晚的回忆。一些神职人员同样可以自由旅行,但可能没有多少借口可以随意与贵族交谈。与现代侦探不同,杰弗里爵士可能不识字。他不会记下每个证人说的话。相反,他将依靠他的记忆。如果有一名办事员陪同他办案,办事员可能会会把这段话转录一下,很可能会把它译成拉丁文。证人从来没有看到过字条,也没有人读给他听,这就会不可避免地制造错误。
杰弗里爵士必须依靠证人的感知和记忆,他没有太多的物证可以依靠。在这里,罗伯特·菲茨-哈蒙并没有具体说明造箭师给了威廉和沃尔特多少支箭。它们不像现代批量生产的产品那样以同一标准批量地进行生产。(其他的量度,如蒲式耳、夸脱、码等,也同样不精确)。每个镇子都有自己的标准措施。沃尔特得到了多少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到了国王的荣誉和礼物。罗伯特可能也没记住造箭师的脸。他不太可能注意别人的仆人。
有些人,就算他们自愿提供信息,调查员是不会考虑去询问和采信的。传统上,异教徒、被逐出教会的人、臭名昭著的恶人和罪犯、指证主人的仆人和相互指证的配偶的证词都不会被信任。基于这个理由,杰弗里爵士可能会怀疑亨利的一个仆人,因为他可能会提供与国王有关的情报。一个地位高的调查员可能不会去询问仆人和农民,他可能会认为这些人低于他的地位,根本就不值得信任。如果他听了他们的话,他还会寻找其他的来源,因为一个仆人的话语与一个贵族的话语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比起现代的调查员,多杰弗里爵士不太会怀疑流言蜚语、谣言和闲言碎语。因为没什么读写能力,杰弗里爵士更习惯于依靠口头陈述和记忆来做出重要决定。他也愿意听取匿名揭发嫌犯的线人的意见,或者如果他们被判为异教徒或叛徒,他也愿意向线人分享部分财产。他可能会要求证人在宗教书籍和遗物上宣誓。在低科技背景的文化中,伪证和神的报应比现代文化更受重视。事实上,恶棍自己就会因为犯下了他不敢承认的罪行而深感不安,如果他没有得到赦免就死去,他将面临永远的诅咒。如果恶人真的忏悔了,他的忏悔会受到忏悔室印章的保护,但是坏人需要对忏悔者做出正确的判断,以避免流言蜚语传到神父的上司那里。

动作场面Action Scenes
杰弗里爵士的调查可能还会出现动作场面。某个心怀恶念的守林人可能会把他遗弃在森林深处。某个男爵可能会把他从城垛上推下去,或者命令他的骑士殴打他。重要的证人可能逃跑,迫使杰弗里爵士在他在教堂避难或逃到对他不友善的司法辖区之前抓住他。他可能不得不从一个安全的地方绑架一名嫌疑犯,把他带到诺曼底,在那里杰弗里爵士可以不受约束地关押和审问他。强盗可能会在路上袭击他。嫉妒的对手可能会在宫廷或地方当局谴责他。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572
  • 苹果币: 3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四章
« 回帖 #3 于: 2021-10-11, 周一 11:03:29 »
流言蜚语Gossip
在前现代社会,男人和女人利用流言蜚语的方式不同。在妇女被排除在政府机构和权力之外的社会中尤其如此。对男人来说,流言蜚语是政治和法律斗争中使用的众多手段之一。对女人来说,流言蜚语是她们所使用和用来对抗她们的主要武器。女人把流言蜚语当作武器,因为她们基本上没有其他能来攻击她们在社会、法律和政治上的敌人的手段。男人和女人都喜欢说女人的闲话,因为她们的名誉可能是唯一可用的攻击目标;她们的丈夫和父亲通常控制着她们的财产和收入。性传闻经常被用来攻击女性,因为她们要为自己的性行为负责,不管她们在选择伴侣上是否真的有选择权。关于女人的流言蜚语还可能涉及她们如何对待丈夫,以及她们如何打理家务——无论是在木屋还是城堡里都是如此。关于男人的八卦包括关于金钱、财产、贸易或性(不忠、阳痿等)的谣言。
因为男人和女人使用流言是出于不同目的,所以调查员从酒店里的一群男人那里得到的八卦,在语气和内容上,与从产房里的一群女人那里得到的八卦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一个调查员正在寻找关于一个男人的流言蜚语,他可能得到各式各样的流言。如果他想八卦一个女人,他可能只会得到有关她性生活和家庭生活的流言。
男性调查员可能不会认真对待女性的流言。就算他这样的男人想听,他也很难进入产房、公共家务和其他妇女可以自由交谈的聚会网络。

对抗THE CONFRONTATION
拉努夫·德·阿奎斯(Ranulf de Aquis)(译注:这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知道这哥们是贵族还是普通人,所以不清楚他名字里这个de是什么意思,所以这个名字也有可能是阿奎斯的拉努夫,所以到底是什么样,还看个人选择)怒视着扣押他的人。“你就这么抓了我,真是胆大包天。”他咆哮道。“你不知道我是国王的首席猎人吗?”
杰弗里爵士耸了耸肩。罗贝尔·菲茨哈蒙爵士对亨利国王的行为有很多疑问。我也是。所以现在你正在他的城堡里。”

如上所述,管辖权和社会地位会给调查员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在这里,调查员找到了一个盟友,盟友提供了能帮助他抓住他的嫌疑人的手下和一个能随意审问他的安静去处。这两个人都没有能扣押这名囚犯的合法权利,但又没有警察来寻找失踪的拉努夫。杰弗里爵士可以严刑逼供拉努夫认罪,但他需要拉努夫在之后再次向罗贝尔公爵和任何可能选择对抗亨利国王的人认罪。如果他在拷问期间,在没有得到供词的情况下杀死了拉努夫,他将不得不逃离英国或面临谋杀指控。
调查员可以在中世纪的宴会厅安排一场客厅对峙。最理想的情况下,这场对峙将在有权逮捕恶棍并/或可以处决他的贵族面前进行。如果调查者有足够的地位,能让观众里恰恰就有这么一个合适的贵族,那么就可以轻松地设置好这么一个场景。但如果他们不是贵族,他们可能不得不贿赂一名法院官员或说服某人听他们说话,甚至在他们能找到他们的听众之前。
低科技背景下的逮捕并不需要正式的证据标准,但和被告的地位、名誉、法律特权、盟友和敌人却关系重大。例如,罗伯特爵士会更愿意帮助杰弗里爵士抓住一个不是贵族的前皇家军官,而不是帮助杰弗里爵士对抗沃尔特·泰尔的姐夫,吉尔伯特·克莱尔,滕布里奇伯爵。杰弗里爵士希望抓住哪怕是一个小的神职人员,他和任何帮助他的人都可能因侵犯神职特权而被开除教籍,不管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一旦被抓获,被告将被推定有罪。他会尽一切努力说服他承认罪行。用低科技的方法让嫌疑人认罪相当容易。但让他真正的坦白则是另一回事。在现代环境下,警察使用肢体胁迫的能力有限,嫌疑犯很容易就能编造出假供词。在一个肉体折磨、秘密指控和少量监督很常见的时代,风险则要高得多。审判官很清楚酷刑的威胁力。为了不让他们编造虚假供词,他们要求被告在遭受酷刑的第二天确认供词。当然,如果被告拒绝确认,那么他可能会再次受到酷刑。类似地,古代中国法院也几乎不限制刑讯逼供。
还有其他办法让他招供。圣经中所罗门王威胁要把一个孩子切成两半以确定母亲的故事是众所周知的。可以向被要求索赔某一特定物者询问其生产的特征细节,或者询问他在打开物品之前最后喂了什么动物,或者问是否给动物下了泻药。巧妙的询问技巧可能不仅会生效,而且可能会让使用它的调查员在故事被重复时能够快速发散思维。

审判Trial
低科技背景的审判是在贵族或被任命进行审判的官员面前进行的。在古代中国的审判过程中,法官负责全部审讯过程,而被告跪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法官找到并传唤所有的证人。原告和被告都禁止找律师。在中国的故事中,进场会出现法官怀疑证人说谎或没有表现出适当的尊重,就鞭打他们的情况。但是,如果法官下令用酷刑杀死被告,而被告后来被证明无罪,那么法官和他的所有法庭人员自己就会被处决。死刑的判决需要得到皇帝的批准,除非法官有特殊的、罕见的皇家授权,可以无需批准就执行。
在欧洲进行的,由宗教裁判负责的审判是不公开的。被告不需要被告知对他的具体指控。如果调查员认为那些对他不利的证据确凿无误,他可能会受到酷刑责罚,直到他招供并指认他的同谋为止。审判本身是在一群审判官、来自宗教法庭外的神职人员和来自皇家法庭的非专业顾问面前进行的。审判采信的证据则是审问官的书面报告,包括他们的抄写员对证人的供词和招供所做的笔录。在采证、审议或判决期间,被告都不在场。
欧洲由贵族和差役负责的审判差别很大。一般来说,贵族会定期开庭。如果是村级的,几乎全村人都会出庭。当地有纠纷的人,或是违背当地风俗的人,都会来作见证,接受贵胄和差役的审判。没有实际的上诉权。高级贵族和神职人员的法庭更为正式,但仍然更多地基于习俗和声誉,而非任何成文法典或先前判决的应用。
低科技背景下的法庭往往不像现代法庭那么正式。对于谁可以发言的限制较少,或者禁止多人同时发言。这使得GM避免了现代法庭对质的问题之一;一次只能有一个PC进行发言。由于对法律规则的重视程度通常较低,调查员也可以更自由地利用自己的声誉、听到的流言蜚语以及他们所掌握的任何证据来陈述自己的案件。

卧底调查Undercover Investigations
许多低科技的社会对身份地位异常敏感。人们往往很在意地位、身份、特权和习俗。这使得一个调查员(或一群地位相似的调查人员)很难去询问一些证人。烧炭工普尔吉斯(Purkiss)不太可能对杰弗里爵士施以援手,就算杰弗里能理解他的撒克逊方言,而不仅仅是说诺曼法语,也一样。
在古代中国的法庭故事中,法官有时是伪装大师。这使他成为一个可被采信的证人,比如郎中或商人。当然,除非调查人员创造并一直保持一个替换身份,否则他将不得不应对他人对陌生人的怀疑,并可能需要证明自己才能进入一个城镇,甚至一家旅馆。
如果被发现,伪装起来的调查员可能会招来很多麻烦,从丢失社会名誉到被逮捕。被城警发现的伪装成商人的骑士可以声称正在秘密拜访他的情妇。由于缺乏隐私以及与家庭、工会和教区之间的联系,谣言很快就会在镇上传开。另一方面,一个伪装成骑士的商人可能会面临更严重的麻烦…他可能被怀疑与地位比他高的女人有染,或有其他不法行为。
如果调查员不被发现,他就会发现自己要与自己的下属争斗,下属可能会虐待他,与土匪争斗,与仆人争斗,那些仆人会以他们不敢对宫廷官员说话的方式嘲弄和奚落一个表面上是平民的人。GM和玩家可以从这些场景中获得乐趣,并探索他们从未体验过的场景。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572
  • 苹果币: 3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四章
« 回帖 #4 于: 2021-10-11, 周一 11:04:24 »
考验和誓言Ordeals and Oaths
考验、誓言和战斗审判成了有趣的代替对抗用场景。许多文化中都有各自的考验方式,被告可以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这是上天的意志。典型的考验包括吞下圣饼(译注:具体的是吞下一块干的圣饼,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考验);触摸、握住或走过滚烫的石头或熨斗;在水中经受考验,有罪的人浮在上水面,无辜的人会沉在水中(在淹死前被人捞上来)。在一些文化中,被告被要求触摸受害者的身体,这样受害者的身体就可以用从伤口流出的新鲜血液来暗示谁是凶手。在某些文化中允许被告在圣物上进行宣誓,通常伴有朋友和邻居的保证被告的清白和荣誉的誓词。少数文化允许通过战斗进行审判,由被告或champion参与审判。希望上帝保佑这位无辜的战士。
被指控者可以用酷刑来证明他们是无辜的。比如进行身体上的考验,使用滚烫的熨斗或石头,考验大多是基于无意识的身体反应,如过多的出汗或流涎,这被认为与内疚有关。身体上的考验,要求Will或Body Control检定。如果PC是无辜的,他应该得到加值。如果他相信自己有罪,就给他适当的减值。
被告有强烈的宗教信仰、责任或适当的荣誉准则,需要在知情的情况下对遗物或其他重要标志进行虚假宣誓就必须进行 Will检定。
如果被告在某场战斗中成为了champion ,并且如果他认为自己站在正确的一边,GM可能会给他少量的Will 和 Health检定加值 ,如果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迷茫,GM可能会给他少量的减值。

惩罚PUNISHMENT
在英格兰南部奥尔顿镇附近的一片泥泞的田野上,攻守两方的士兵们等待着指挥官之间的对谈。
“干得好,杰弗里爵士!”罗贝尔公爵走进帐篷时脸上就像是乐开了花。“多谢你的帮助。”
“谈判进行得如何,大人,”杰弗里爵士问道。
“我们谈得够多了。教会站在亨利国王的那边。”公爵开始解下他的铠甲。“我们的军队人数更多,肯定能拿下胜利,但我不会因此被逐出教会。有了丹奎斯在手,我就有了我需要的筹码。他全都招了——那人不仅叫小亨利,还是个伯爵。”
“亨利提了什么条件?”
罗贝尔公爵轻声一笑。"作为对我放弃王位继承权的补偿,他每年要出2000英镑。这都得归功于你,杰弗里爵士。回家和你老婆享福去吧,感谢陛下——当然不能忘了这个。”
杰弗里爵士抓住了罗贝尔扔给他的沉重的钱袋。他用手掂量着钱袋,开心地咧嘴一笑。“正义得到伸张真让人高兴啊!”


在现代人眼中,低科技背景下的正义并不一定算是“正义”。有罪的一方的下场取决于他的级别、盟友和政治形势——以及负责惩罚他的人——这些都和他的罪行本身一样重要。
农民、商人和底层贵族阶层可能会迅速受到惩罚,他们通常会被处决、致残或烙上烙印。那些拥有显赫地位、财富、文书投资和强大盟友的人可以逃避所有对他们罪行的严厉惩罚,只需要通过金钱、土地、头衔、财产和特权向他们的敌人行贿。
小社群可能会抵制与当地共识冲突的解决方案。当地人不得不和坏人的家人、盟友和朋友住在一起。以让社群满意的方式证明案件的真相,并制定出一个社群可以接受的惩罚结果可能会很困难。
通过努力,调查人员可以让政治赞助人和盟友对抗犯罪嫌疑人,从而使撤销他们身上的保护。比如,吉尔斯·德·莱斯(Gilles de Rais)是圣女贞德(Jeanne d’arc)的伴侣,法国的马歇尔,法国国王的亲信,也是一个有权势的男爵。
在他与家族和布列塔尼公爵因赌债发生冲突时,他的家族驻扎进了他的一些城堡,以防止债权人出售它们。在那些城堡里,他们发现了吉尔斯多年来杀掉的孩子们的尸体。当地的农民无官可告,因此他的罪行一直没有被发现。南特的主教卷入了这场纠纷,导致吉尔斯被以异端罪审判,被逐出教会,并被处决。这些罪行的性质使得所有吉尔斯的前盟友都很难站出来支持他;没有人站出来为他辩护。

组织范例:宗教法庭SAMPLE ORGANIZATION: THE INQUISITION
在一场悬疑战役中,玩家可能会想让他们的调查员成为某个侦探组织的成员。或者,GM可能需要一个历史泛型,以便在调查人员太过偏离法律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监督。
西班牙宗教法庭(1478-1834)是欧洲最类似于专业侦探事务所的低科技背景机构。他们的管理范围是国际性的。其成员来自方济会和多米尼加修道会,由教皇通过西班牙王室管理,揭露凡夫俗子中的异端,逼供,并让他们进行适当的忏悔。
宗教法庭拥有一部分警察的职能。它为政府服务,而非为普通公民服务,它拥有逮捕、监禁、审问和处决犯人的权力。
审讯开始时,一群裁判人会来到某个地区。他们会把证件交给当地的牧师和当地地位最高的贵族。在下一个星期天或节日当天,裁判人会将要求所有居民参加审讯。在讲道或信经之后,宗教裁判会举起一个十字架,并要求会众举起他们的右手并重复一个庄严的誓言,以此来表示对宗教裁判所和它的牧师的支持。
然后一个裁判人开始讲道,并背诵列举一系列的异端邪说。任何问心无愧的人都可以到裁判人面前公开谴责自己或他人,包括参与或煽动异端的同谋者。任何在讲道后30或40天内这样做的人——这是一段宽限期——将被赦免并与教会和解,不会遭受严重的惩罚。而没有利用这段宽限期的人可能会受到严重的惩罚或死刑。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裁判人从那些认罪的人、证人和线人那里收集信息。宗教裁判所依靠当地居民谴责邻居的异端邪说获取信息。居民们经常因为害怕邻居、亲戚和敌人会说他们的坏话而坦白。小小地谴责一下只是为了报复。当法庭认为指控不实时,他们偶尔会暂停审判,但认为不实指控这事很少发生。作伪证的后果不怎么严重,尽管可能会被处以火刑、鞭刑和牢狱之刑。
当有人进行谴责后,裁判人将会将他的陈述呈交给一群神学家,由他们决定被告是否为异教徒。如果神学家们认为确实存在被告是异端的证据,裁判人就起草一份逮捕被告的文书。但是,如果法官下令用酷刑杀死被告,而被告后来被证明无罪,那么法官和他的所有法庭人员都会被处决。
被告被拘留后,他的财产会被“扣押”,用来支付被告的监禁费用。被告的亲属可以要求一笔用来养活他们自己的补贴。一旦被捕,被告就会被假定有罪。如果他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那么法庭就会立即释放他。囚犯被关在教会的监狱里,通常彼此隔离。那些被释放的人必须发誓不说出他们在监狱里的经历。
被告在裁判人、秘书和公证人在场的情况下接受讯问。酷刑是根据“任命法官的良心和意愿,遵循法律,理性和良心做出的,裁判人应该非常小心,确保刑法判决合理得当,并且有先例可以遵循。”在少数案件中使用酷刑是为了审问嫌疑犯,而不是惩罚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威胁就足够了。在严刑逼供下招供并不被认为是有效的。受刑后的第二天,被告不得不供认不讳。法条禁止任何人遭受超过一次的酷刑,但是,法庭可以暂停和复会。不允许施刑者杀害被告,也不能让他们流血。
经过调查和审讯后,法庭的法官会在被告不在场的情况下审议案件。被告可能被判无罪;罚款;忏悔或和解;或焚烧(本人或雕像)。审判也可能被暂停,被告被释放,并警告审判可能随时恢复。被告没什么上诉的权利。有一个技术上的问题,那些死不悔改或堕落的异教徒会在世俗法庭上获得“解脱”,因为禁止神职人员杀人。
经过审判,法庭可以下令没收异教徒的财产。告密者可以要求得到被告的一部分财产作为报酬。剩下的财产会被用来资助宗教法庭。

组织范例:维多利亚抓贼人SAMPLE ORGANIZATION: VICTORIAN THIEFTAKERS

罗伯特·皮尔爵士组件警察队之前,伦敦依靠抓贼人来抓捕罪犯并组织犯罪。在像伦敦这样繁忙的城市里,没有人有时间回应当地商人的呼救声了。(传统普通法规定,任何人在听到呼救声后都有义务跑过来抓贼。)相反,他们向当地的抓贼人提供奖励,让他们找回被偷的物品。(译注:我国在汉代就有专事抓贼的公务员贼捕掾,这里作为一点补充。)
抓贼人为了抓获他们的猎物,有时会埋伏,有时则会在某个商人呼救时追击。被抓到的小偷会被法官传讯,然后被监禁起来接受审判。审判每个月都进行一次,在只有巡回法庭的偏远郊区进行的次数较少。因为他的工作,抓贼人可以从商人那里得到报酬,干这事的价格由国王定下,并且小偷的货物(如果有的话)被没收后,都归他所有。(这名法官要么是地方执法官,要么是巡回“赚钱”法官,他会从每名被判刑的罪犯那里收一笔钱,还会拿走被没收的任何货物的一部分。)。大部分犯罪者都会被施以绞刑。
当然,有一部分抓贼人极其腐败,他们试图利用这个系统,将财产返还给原来的所有者,并与盗窃者平分报酬。强纳生·威德(Jonathan Wild),这位自称是大不列颠和爱尔兰的强盗将军的罪犯,因与强盗、窃贼和小偷合谋而被处死。在威德的计划中,有一个抓捕不合作、过于贪婪或低层次的盗贼的系统,以此来塑造他创造的系统的威慑力。被抓的小偷会被法庭判决绞死。(译注:在他未事发之前甚至是1720年代民众最爱戴的人物。)
在威德死后,另一个常见的手段是,小偷招募年轻人犯罪,这样抓贼人就可以抓住年轻的罪犯,并让他们代替年长小偷受罚。小偷也经常贿赂抓贼人。在一系列的丑闻之后,人们开始想办法改革抓贼人制度
波街法院的治安法官亨利·费尔丁(Henry Felding)让六名抓贼人归顺了他。他的手下常常在码头边上的酒馆里偷听情报,也常常和商人争夺富有的顾客。他手下的抓贼人主要依靠联系、贿赂和威胁来揭发小偷并追回赃物。亨利同父异母的兄弟,约翰·费尔丁爵士,出版了一份名为“大声抓贼(Hue and Cry)”的全国性大报,列出并描述了被盗的情况,使其盗贼更难逃离,还列出了嫌疑犯和通缉犯的姓名和描述。
一个不为法官工作的抓贼人通常有一个他最喜欢的,最愿意让他来审理自己的案件的地方法官。地方法官会立即审理他的案件,就在他们的家里或酒馆里开庭。迅速的审判和定罪意味着地方法官不会拖延,抓贼人能拿到他们的报酬,却使被告很难为自己进行辩护。被告没有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译注:不能自证其罪的权利意味着罪犯若因强迫被招供,也不能就这么判他有罪),但也不能在审判中作证,因为人们认为他会忍不住说谎和作伪证。
作为后台的某个抓贼人雇佣了一群负责恐吓的暴徒、才华横溢的调查员和线人,这些角色极其适合作为各个时代的PC。团队中的多数人将根据需求进行工作,为其他的冒险留下足够的时间。治安官时常会雇来几个抓贼人和他们的同伙。作为王室的官员,治安官可以有更高的威望,能提供更高的薪水,但通常会时刻监督他的手下,以此来保护自己的职位和声誉。
作为敌人,大多数抓贼人拥有与其社会地位(social role)不相称的权力。因为他们时常能找回某些重要人士的货物,所以这些重要人士也会欠下他们的人情。通过他们的线人,他们经常了解到走私、嫖妓和其他可以用来对对手或敌人进行敲诈的把柄。杀死或严重伤害一个抓贼人通常会引起他的同僚和盟友的调查和报复。地方执法官是一个危险的敌人;他还有审判权,可以把阶级比他低的敌人送进监狱或绞刑台。由于地方执法官自身的地位、财富和政治地位,以社会的角度攻击地方执法官相当困难。而物理上攻击这么一个人和攻击国王本人是一样的。无论其他皇室和地方官员对地方执法官的看法如何,他们都会调查这次袭击,并严厉惩罚袭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