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FS战报  (阅读 359 次)

副标题:

线上 Banjo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PFS战报
« 于: 2021-06-03, 周四 14:18:18 »
S00-05 黑水(Julien)    2021.6.2

出勤探员:博特,酸油哥,裴凌,潘沙,基德,诺姆

被德兰得·德兰召集,给我们讲了柏林德谎言区的悲剧,希望我们去学校下面的古墓,探索地下墓地的路,搜寻细节,带回文物,尤其嘱咐要我们找到并回收红宝石火蜥蜴戒指.贵族家庭之一米兰达·丹瑟兰,邀请我们在日落时分去藤蔓区的宅邸参加晚宴.

大家纷纷购入新衣赴宴.会后米兰达女士告诉大家她希望能找回她女儿朱妮亚的遗骸,大家能做到的话就会获得丹瑟兰家族的友谊.然后又说明了一些细节,比如她女儿喜欢翘课去古墓探险,还有两个好朋友经常一起玩.最后把开门的钥匙给了我们.

来到学院门口,发现一个衣着精美却有些老旧的中年男人在门口修建花圃,大家上去搭话,感觉他好像疯了,但提到学校和朱妮亚的时候他说自己女儿也在这里读书,还是朱妮亚朋友;出于试探和关怀,就开始帮他一起修剪花圃,修了一小时后发现完全修不完.于是和他说明了下直接进门了.

到学院内部,门口的中年男人带着大家往古墓方向走,一路上发现了很多学生的幽灵,到了一趟黑水面前他突然告诉大家这里就是古墓的入口;水里面没有魔法灵光,酸油哥出于谨慎让酸油弟下水勘探,但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下捞死了.大家都警惕起来了.

后来诺姆冲了下去才发现水里面有个巨大的虫子,三个远程在岸上半天没办法,游泳也没自信就没下水,没办法酸油哥和博特纷纷撕卷下水,结果博特游到旁边才发现还有一只大甲虫,因为在水里面受限很多,这场打的很艰难.结束后博特发现了一个虫卵巢且摧毁了它,继续深入前酸油哥问了下中年男人叫什么,他说自己叫德里斯·马林晨,听名字也是个大贵族.

走隧道进古墓,古墓很窄,潘沙的蛇半天挤不进来,先头部队走得比较快结果又新的敌人怨灵碰上了,这些怨灵在他们边上絮絮叨叨的,结果博特和阿雕被这个声音迷住了,靠圣水,飞弹和涂了龙玫瑰的巨剑大家终于把这些怨灵干掉了,但诺姆因为没有提前上法甲被打中几下,被吸取了一些感知.

然后我们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具穿着校服的保存完整的尸体,校服上写着格里森·马德瑞斯,听到马德瑞斯这个名字大家想到了协会里自由尖兵势力的领袖马德瑞斯少校,感觉两者间有什么联系;这也是丹瑟兰女士提到的朱妮亚的朋友之一.

继续前进我们看到了很多和作祟类似但不邪恶的灵体,马林晨看到后就指着一个双马尾雀斑的灵体说这是他女儿然后开始聊天;这时候基德发现了一些食尸鬼在一旁潜伏,要不是因为博特肉身做盾就被突袭了,因为酸油哥很精准地用火手烧死了2个,这场比较轻松地就解决了.

后来马林晨开始沉迷于和灵体说话,还要我们别踩到小孩,大家就继续往前进了;到后面一个很多棺的房间里,大家又和几个食尸鬼碰上了,一个食尸鬼还穿着校服,酸油哥用造坑术把这个食尸鬼陷地里了,大家开始清理其他的食尸鬼,但因为地下漏水迷了眼,大家都不好发挥;结果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裴凌一不留神摔坑里了,被食尸鬼一顿乱打,为了救他大家又都跳坑里了,好在无人伤亡.

战斗结束后我们在墓穴里四处搜索,在一个馆内找到了一个身材娇小,穿着不合身校服的,大约16-18岁的少女,身上有个戒指,就是我们要找红宝石火蜥蜴戒指,我们把女孩送回她家,把戒指带回了协会,随后收到了丹瑟兰家族的感谢信,因为我们救回了她的女儿,但她女儿现在好像似乎失去了意识,一时还醒不来.
« 上次编辑: 2021-11-23, 周二 22:13:14 由 Julien »

线上 Banjo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PFS战报
« 回帖 #1 于: 2021-06-03, 周四 14:43:05 »
05莽吉迷雾(Julien)  2021.5.9

出勤探员:酸油哥,基德,欧卡,LOR,裴凌

协会委托我们去布拉克洛斯博物馆调查探员卢吉萨的行踪,并查清在布拉克洛斯博物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来到布拉克洛斯博物馆后发现馆内弥漫着不详的魔法烟雾,吸入烟雾后部分探员身体发生了变异,但变异的探员暂并没有对其他探员产生敌意;我们再继续深入馆内调查的过程中遭遇了活化的卡帝亚军官遗体和其他不死生物的袭击;顺利解决后,在一个办公室内遇见了同样发生了变异的馆内员工,在制服他们之后我们和一名因为躲藏起来而没有受到迷雾影响的员工进行了交谈,并在谈话中了解到馆内异状的病灶在馆内深处. 商议后锁上了其他区域的门防止被其他敌人攻击,径直前往目的地.

到了目的地后我们发现了一只巨大的猩猩,以及一个掌握着奇怪能力的怪异构装体;并发现博物馆馆长尼吉尔就在他们身后高处.战斗一触即发,虽然敌人难以处理,但又怎会敌得过英勇的协会探员,我们最终消灭了他们并救下馆长,让博物馆恢复往日的宁静,只是未能查清探员卢吉萨的去向.

« 上次编辑: 2021-11-23, 周二 22:12:53 由 Julien »

线上 Banjo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PFS战报
« 回帖 #2 于: 2021-06-03, 周四 14:43:35 »
02九头蛇之牙事件(Julien)  2021.5.23

出勤探员:博特,酸油哥,基德,马文,裴凌,潘沙

冒险队长认为我们已经可以到周边去执行任务,便从艾芭萨罗姆出发来到迪欧贝,找到了追寻者"鱼鹰".她委托我们找回一批失窃的远古石板,而这批石板目前在海盗达席勒·杜·穆瓦尔停靠在迪欧贝港口的九头蛇之牙号上.

我们按余音的指示来到可能收藏穆瓦尔的商店,发现一个沉默不语的小女孩在两具尸体旁哭泣,我们一行人一半在外安抚和询问小女孩,另一半则深入商店调查,却被卷入一场始料未及的战斗,小女孩也抛弃了伪装转而攻击我们.我们在战斗中很快占据了上风,对方见此状面露怯意,这一举动暴露了屋内的活板门和密道,我们在解决他们后随着密道来到了一个破旧的码头,并在讨价还价后让给码头的迪欧贝财团守卫把船租给了我们.

在船只将要通过闸门时,我遭遇了水中沙华鱼人的攻击,博学的酸油哥听出沙华鱼人似乎是对我们进行报复,但大家对此没有什么头绪;战斗中沙华鱼人几次试图推翻船只,但好在最终有惊无险地成功度过了闸门.

靠岸后我们并经过一番调查和搏斗登上了停留在14号码头的九头蛇之牙号,将穆瓦尔和他的手下逼进了死路.

穆瓦尔在走投无路之际把舱内的水鬼放了出来,自己也在随后被博特砍翻在地.被放出来的水鬼在狭小的空间打翻了油灯点燃了船只,我们在水鬼的包围下和团团烈火中,必须快速找到石板.博特探员英勇地堵在了船仓口,为余下探员争取了搜索物品和逃离的时间,我们在搜索中拿走了穆瓦尔的玺戒作为击败他的证明;一筹莫展之际酸油哥使用了物品定位术找到了船舱内隐藏的石板,基德探员也仿佛有如神助般一次便打开了紧锁的箱子.

在大家的出色配合下,一行人成功在大火彻底吞没船只前逃离了九头蛇之牙号.事后返回鱼鹰处,交付她委托的石板;并将穆瓦尔的戒指递交给她来证明我们已经解决掉了海盗,成功完成了协会赋予的使命.


« 上次编辑: 2021-11-23, 周二 22:13:58 由 Julien »

线上 Banjo

  • Guard
  • **
  • 帖子数: 151
  • 苹果币: 0
Re: PFS战报
« 回帖 #3 于: 2021-06-05, 周六 19:03:40 »
01静默之潮(GM: Julien)  2021.5.3

出勤探员:菲奥娜、裴凌、基德、胡果、潘沙

协会派遣我们去学者亚格斯·吉尔那里取回他最近获得古书静默之潮,他似乎还成功破译了这本书.我们前往亚格斯·吉尔经常出没的酒吧寻找他,却被酒吧服务员告知他和他的培养先一步被其他人带走了.胡果训斥了这些服务员太过马虎,后按着服务员指明的方向出发了.

沿着所指方向我们到达了一条河边,却发现亚格斯·吉尔和他的同伴被绑在一长串大铁链子上,我们还未能出声制止,他们身后的恶徒便将他们推入水中,所幸这帮恶徒战力低下,被我们很快解决;基德探员也凭借着自己的身手,水性快速入手,解除了捆绑在亚格斯·吉尔等人身上的锁链.

亚格斯·吉尔被救上岸后告知我们袭击他们的是黑帮组织-战犬帮,且他手上的古书已经被他们偷走.并建议我们去找火炬大师收集战犬帮的情报.在前往火炬大师所在地的途中,亚格斯·吉尔告诉我们战犬帮似乎打算在粮仓下毒(这一段因汇报任务的探员记忆模糊,可能有误).我们便改道先去粮仓一探究竟.

抵挡粮仓后,胡果探员一马当先,却发现粮仓内部是一些衣衫褴褛的骷髅们在活动,他们似乎是在往粮食中投毒;此等恶行,我等自然无法置之不理,三下五除二便将这帮骷髅击碎,但值得留意的是,这些骷髅似乎有着散布迷雾的奇特能力.

而后我们按计划抵达火炬大师处,火炬大师开始十分不配合,却也不想直接拒绝协会探员,便给了我们几个盒子让我们破解,虽然我们没能全部破解,但也做到了火炬大师事先说好的数量;火炬大师如约告知了我们想要的情报,但情报似乎是火炬大师故意泄露出来的,我们暂未查明他是何居心.

前往战犬帮盘踞的了望塔的途中,我们再次发现了新的动向,便转身前往了阿巴达尔的一间风琴馆式教堂;发现教堂牧师身受重伤倒在巨大风琴上,很多骷髅似乎堵在风琴的发音口,因为风琴太过巨大,擅长近战的探员们花了很多功夫攀爬.待我们占据上风后,那名阿巴达尔的牧师开始演奏风琴,伴随着神圣的琴声我们消灭了这些邪祟.

最终我们来到了战犬帮所在了望塔,但攻下这个了望塔比想象中更为艰难,敌人总能在塔楼上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射击我们,也将基德探员击倒在地,凭借着菲奥娜和雨果探员的合作他们打开了大门并冲入塔内击倒了战犬帮首领,裴凌和潘沙两位探员则迅速对基德进行了救治,本场战斗才无人阵亡.事后我们搜索塔内,成功取回了静默之潮古书.
« 上次编辑: 2021-11-23, 周二 22:14:33 由 Julien »

离线 Julien

  • 版主
  • *
  • 帖子数: 614
  • 苹果币: 3
Re: PFS战报
« 回帖 #4 于: 2021-08-07, 周六 11:31:01 »
08继承日骚乱(猩猩)
       
        曾经,塔尔多是内海最为伟大的国家。自即位初年,塔尔多的七次探险军团发现和开辟了大片的领土,将小半个阿维斯坦囊括入帝国之中。而随着切利亚斯、安多安等国的纷纷独立,塔尔多早已荣光不再。而今,斯塔维安三世大亲王年事已高而膝下无子,帝国的继承人只有乌托比雅公主。而根据限制继承法,女性无权执掌权杖。况且暮气沉沉的斯塔维安三世对于雄心勃勃、锐意进取的长女也并不满意,希望另觅继承者。面临大统继承问题,塔尔多贵族开始分边站队,国内局势骤然紧张……

模组剧情
       
        (3801-3828AR)闪耀远征时期的英雄阿迪森特将军归葬于家乡利顿港,其遗物由阿迪森特博物馆保藏。阿迪森特将军的后裔世为利顿港领主——弗尼森特伯爵。探索者协会接到阿迪森特博物馆馆长辛西娅·阿维亚莫投诉,称弗尼森特伯爵屡次插手博物馆内务,以阿迪森特直系后裔之名将属于全体塔尔多人民的英雄遗物据为己有,并利用祖先的英雄之名粉饰自身,自抬身价。我们摆放了辛西娅馆长,她告诉我们,要扳倒弗尼森特伯爵,我们需要去找这三个人——造船工会会长拉斯维格,本地贵族,船具店老板内弗里·阿迪马尔和正义的法官乔亚娜。

        在帮助拉斯维格干完了修船的活儿后,拉斯维格告诉我们,在早已封闭的运河之上,每到午夜,常有身份不明的驳船在圣莱米琳街桥下停泊和装卸货物。这或许可以证实弗尼森特伯爵秘密支持海盗抢劫附近贵族商船的传闻。


        之后我们来到了阿迪马尔家传船具店。阿迪马尔控诉了弗尼森特通过入股、诱导投资等方式侵夺其家传船具店。他还告诉我们,自从船具店易主之后,弗尼森特伯爵就常常在半夜和手下来到船具店后面的房间密议,他怀疑房间中必然藏有弗尼森特伯爵违法的证据。但他请求我们等他下班后再来调查此事,以免牵连到他。

        晚9时,我们来到船具店后门,福尔万首先索斯的魔宠谢谢放上了沉默术,而后索斯打开了后门,大家悄悄潜入。但在潜入过程中,还是触发了守卫——瓶中船,当然,这毫无威胁,克罗一锤子就把瓶中船砸烂了。经过搜索,我们在房间里找到了弗尼森特伯爵贿赂海军军官的文件——这必将成为关键的证据。

        晚12时,我们来到了废弃运河的圣莱米琳街桥,发现正有身份不明的人在此装卸货物。索斯闪光尘起手,北方仁弓箭辅助,其他近战跳下街桥搏杀,几个回合就解决了这群暴徒。我们在货物的底部找到了奥伦多·杰斯拜尔的铁嘴鱼家徽——而之前正是杰斯拜尔伯爵宣称他的船被弗尼森特伯爵支持的海盗所袭击了。经过审讯,暴徒们交代了实情,他们其实是塔尔多皇家海军学校的士官生——不过已经被开除了。本地领主雇佣了他们,让他们去劫掠对手——支持乌托比雅公主的杰斯拜尔伯爵的货物。

       天亮之后,我们将这些证据交给了乔亚娜法官。但街上突然哄闹起来,听说是弗尼森特伯爵将发表公开讲话,拉斯维格、内弗里·阿迪马尔和乔亚娜法官和我们一起出席了演讲。弗尼森特伯爵首先回顾了塔尔多和弗尼森特家族的荣光,而后就把矛头指向了探员们——他指控探员们是来自卡蒂亚的间谍。然而,本地贵族内弗里控诉弗尼森特伯爵的侵夺家产,法官乔亚娜出示了伯爵贿赂海军军官的证据,并质疑他背地里支持海盗。民众完全相信了探员,开始唾弃弗尼森特伯爵,伯爵只好仓皇而逃。但在他逃走之前,他打开了某个箱子(实为绞首塔的魔盒),邪灵从箱子里跑了出来,将3具盔甲活化为不死生物——它们自称是耳语暴君的仆从。民众收到惊吓,四散奔逃。索斯用造坑术把2具盔甲都坑入了次元坑,队友们很轻松的解决了其余盔甲。

        事后,大家群情激奋,数百名利顿港居民包围了伯爵的宅邸。伯爵试图爬下烟囱逃离宅邸,却被一个眼尖的马车夫发现了。这名贵族急匆匆的逃离,跳下烟囱时不小心撕裂了他的外套——他就这样半裸着逃出了利顿港,去往欧帕拉寻求斯塔维安三世的庇护。辛西娅馆长对探员们的表现非常满意,她甚至愿意在博物馆中打造一块铜匾记录探索者们保护博物馆和利顿港的功绩。而收获最大的当属福尔万,在格罗丽亚娜·莫瑞拉女士的运作下,福尔万成为了塔尔多政坛冉起的新星,他受封为塔尔多男爵。穆塞罗队长和莫瑞拉女士希望他能够在将来塔尔多的政坛上大放异彩,成为公主派的又一标杆。[/size]
« 上次编辑: 2021-11-23, 周二 22:15:18 由 Juli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