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4E团务】群魔乱舞中世纪(已坑)  (阅读 4481 次)

副标题: ·第一章·法兰克之殇

离线 霜千翎

  • 版主
  • *
  • 帖子数: 5712
  • 苹果币: -2
【4E团务】群魔乱舞中世纪(已坑)
« 于: 2015-10-26, 周一 14:04:21 »
剧透 -   :
19:49:42<DM> =========================================开始============================================
19:50:44<DM> 落日的余晖倒影在卢瓦尔河的碧波上。
19:51:00<DM> 与其说是碧波,还不如说是浑浊的脏水。
19:51:25<DM> 奇怪的事情大约发生在三个月之前,大量的尸体从上游顺流而下,污染了大片农田。
19:52:11<DM> 这些尸体拥有类人生物的主要特征,但肢体结构却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变化,大量的软体组织。腐坏的内脏和畸变的肢体。
19:53:42<DM> 然而在769年的欧罗巴,很多人都过着一顿饱一顿饿的生活,食物和资源的短缺让中法兰克的生活环境差到了极点。除了贵族老爷们,没人会在乎自己吃到的是什么,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19:57:52<DM> 因为各自的原因,从遥远的故乡来到西欧已经有好几个春秋。为了生计你们成为了一名佣兵并效力于一位叫嘉莱瓦·维登朗的贵族。                                                         
19:59:44<DM> 而今天这位贵族则给了你们一个重要的任务,前往巴黎打听污染的事情。
20:00:43<DM> 你们骑着两匹快马赶赴巴黎,在1月8日的黄昏总算到达了这个城市。
20:02:17* 恩佐|行刑者 走进了大街上最热闹的一间酒馆
20:02:30<肯诺比|剑法师> “这里的味道一直没变,充满了腐化和堕落”
20:02:55<恩佐|行刑者> “是啊……这味道太熟悉了”
20:03:13<DM> 你们来到了一间叫绿龙的酒吧。
20:03:28* 肯诺比|剑法师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20:03:29* 恩佐|行刑者 走到吧台,也拉了一张凳子给肯诺比
20:03:43<恩佐|行刑者> “你是说我的波动吗?”
20:03:54* 恩佐|行刑者 黑着一张脸
20:04:14<DM> 这里相当混乱,二流的吟游诗人唱着欢快但又走调的歌曲。
20:04:31<DM> 一个胖胖的少女走到了你们身旁。
20:04:35<恩佐|行刑者> “不过这里也真是拥挤,浓缩了整个巴黎的肮脏”
20:04:56<DM> “请问客人要喝酒还是吃饭呢?”
20:05:00<肯诺比|剑法师> “看好你的钱包,我的朋友,我是说,别让它塞了别人的金币”
20:05:18<恩佐|行刑者> “哼”
20:05:24* 恩佐|行刑者 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20:05:33<DM> “如果是吃饭的话,我推介你们我们店的套餐,非常实惠哦。”
20:05:34<肯诺比|剑法师> “先来点喝的吧”
20:05:53<DM> “好的!两杯矮人麦酒!”
20:06:29<DM> 酒保应了一声,没过一会两大杯黝黑的液体放到了吧台上。
20:06:52<DM> 用木杯装着的啤酒发出并不好的气息。
20:07:03<DM> 一看就是下等货。
20:07:17* 恩佐|行刑者 趁着他放下酒杯的时候,拉住他的手,偷偷塞进1枚银币
20:07:23* 肯诺比|剑法师 尝了一口
20:07:47<DM> “谢谢谢~”他转过身去继续招呼其他客人。
20:07:50<恩佐|行刑者> “我想打听一些东西,不错的话还有”
20:07:59<恩佐|行刑者> “嗯……”
20:08:06<肯诺比|剑法师> “我打赌巨魔的鼻涕都比这好喝”
20:08:09<DM> 酒吧并没有听到你后面的话。
20:08:09* 恩佐|行刑者 默默地喝着酒
20:08:15<恩佐|行刑者> “……别和我说话”
20:08:36<DM> 恩佐觉得难喝爆了!根本没槐花的味道。
20:08:47* 肯诺比|剑法师 招手叫酒保
20:08:51* 恩佐|行刑者 噗
20:08:53<DM> “干啥?”
20:08:56<恩佐|行刑者> “咳咳咳!”
20:09:20<肯诺比|剑法师> “不好意思,你们管这个东西叫麦酒?”
20:09:59<DM> 酒保凑过身子,单手蹭着吧桌看了你一眼。
20:10:03<肯诺比|剑法师> “它尝上去像是马尿混上隔夜的蝙蝠粪”
20:10:14<DM> “这就是巴黎的风味啊!”
20:10:31<恩佐|行刑者> “是不是在巴黎,我撒泡尿就能开间酒馆?”
20:10:55<DM> “客官,给什么价钱喝什么酒。”他的手指做了个手势,大约是金币的意思。
20:11:04<DM> “何况你看看我们这里?”
20:11:12<DM> “这已经是最好的酒了!”
20:11:23<DM> 他拉高声调,显得怪异无比。
20:12:06<肯诺比|剑法师> “我担心的倒不单是味道,我担心的是这水是不是泡过什么不洁的东西”
20:12:52<DM> “啧~我是卖酒的不是酿酒的。”
20:13:41<恩佐|行刑者> “那你这酒哪买的?”
20:14:02<肯诺比|剑法师> (每周质量报告,走进矮人麦酒的背后)
20:14:51<恩佐|行刑者> (233)
20:15:15<DM> 肯诺比|剑法师: “熬!你这小子是不是对面酒吧派来的奸细!商业机密!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20:15:30<DM> 酒保非常警惕!
20:15:56<DM> 看着你的眼神都变成了敌意。
20:16:32<DM> (你们可以做个侦查)
20:16:48<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侦查检定: 1d20+6=8+6=14
20:16:49<肯诺比|剑法师> “奸细?为了打探最新的马尿发酵手法么?哈”
20:17:00<DM> “我呸!~”
20:17:16* 肯诺比|剑法师 对这个念头感觉有些好笑
20:17:18<DM> 就在你们和酒保纠缠的时候,恩佐感觉到有人在摸你的腰包!
20:17:36* 恩佐|行刑者 抓住摸我腰包的那只手
20:17:49* 恩佐|行刑者 恶狠狠地看过去
20:18:02<DM> (做个基础攻击!)
20:19:52<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基础攻击检定: 1d20+7=3+7=10
20:20:15<DM> 你看到一个半身人在摸你的腰包,你顺手一捞!并没能抓住这个狡猾的小偷!
20:20:32<恩佐|行刑者> “喂!臭小子给我站住!”
20:20:45<DM> 他反应很快!撒腿就想跑!
20:21:01* 恩佐|行刑者 追过去
20:21:19<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先攻检定: 1d20+6=7+6=13
20:21:28<Oicebot>  肯诺比|剑法师进行先攻检定: 1d20+1=15+1=16
20:28:16<Oicebot>  DM进行盗贼检定: 1d20+6=18+6=24
20:28:32* DM 将话题改为 '第一轮:盗贼》肯诺比》恩佐
20:30:13<Oicebot>  DM进行检定: 1d20+7=20+7=27
20:32:04<DM> 半身人非常灵敏!趁着恩佐抓他不成弹身一跃!寒刃出窍,一下划破了恩佐的手腕,同时翻滚拉开了距离!
20:32:47<DM> 然后起身向着酒吧大门就跑!
20:33:29* DM 将话题改为 '第一轮:盗贼》肯诺比生-7》恩佐
20:35:12<DM> 在你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跑到大门前了,疼痛的感觉才从肯渃比的手上传来!
20:35:34* 肯诺比|剑法师 拔出剑,跟了过去,但是还有些距离
20:35:49<肯诺比|剑法师> “年轻人,你实在是太莽撞了”
20:36:24* 肯诺比|剑法师 另一只手按住太阳穴,向对方使用【精神锁】
20:36:35<Oicebot>  肯诺比|剑法师进行vs意志检定: 1d20+6=10+6=16
20:37:50<DM> 中
20:38:25<Oicebot>  肯诺比|剑法师进行心灵伤害,目标缓慢检定: 1d8+5=1+5=6
20:36:26<DM> “!?”对方惊异!心中宛如一百只地精在奔腾,无法集中精神了。
20:38:44* DM 将话题改为 '第一轮:盗贼-6》肯诺比-7》恩佐
20:39:28<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运动,跳过桌子检定: 1d20+6=18+6=24
20:39:34<DM> 成功
20:39:44* 恩佐|行刑者 冲锋,发动【忍者急袭】
20:39:49<DM> 你一跃而起!吓坏了桌子前的酒客!
20:40:11<DM> “啊♂!?”酒吧里的客人纷纷发出惊呼!
20:40:21<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忍者急袭检定: 1d20+14=9+14=23
20:40:31<DM> 迟钝的他们现在才对你们的打斗产生了反应!
20:40:38<DM> 本身人轻轻地向侧闪躲,试图躲避你的突袭。(发动【二次机会】重投你的攻击检定)
20:41:06<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忍者急袭检定: 1d20+14=20+14=34
20:41:27<DM> 半身人轻轻一闪!但你歪打正着,命中了他的要害。
20:43:05* DM 将话题改为 '第一轮:盗贼-6》强生-13》嘉莉诗'
20:43:37<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伤害检定: 1d10+2d6+1d8+1d6+12=9+(2+3)+4+6+12=36
20:48:08<DM> “杀人啦杀人啦!”
20:48:13<DM> 酒吧一片慌乱!
20:50:27<DM> 于是半身人盗贼就这样血迹溅酒吧大门了!
20:50:46<DM> 大动脉被可怕的利刃割断!
20:51:13<DM> 哗啦啦的鲜血溅了行刑者一身!
20:51:18<恩佐|行刑者> “啧……”
20:51:38<DM> 酒吧的人呼喊着,纷纷远离你们,醒目的都已经跑后门走佬了!
20:51:47* 肯诺比|剑法师 调整呼吸
20:51:49* <肯诺比|剑法师> “你本来可以留他一命的...”
20:51:52* 恩佐|行刑者 走回吧台,把短剑插在吧台上
20:51:55<肯诺比|剑法师> (回气,回复9点hp)
20:52:00<DM> “我艹!”酒吧老板打呼!然后开始跑路。
20:52:12<DM> 一群人纷纷从后门离开酒吧!
20:52:24<恩佐|行刑者> “啊,老板,我们可以继续谈谈那酒哪里买的”
20:52:26<DM> 你们就像征服者一样,绿龙酒吧今晚从巴黎除名了!
20:52:30<肯诺比|剑法师> “所以我说太莽撞了”
20:52:45* 恩佐|行刑者 然而发现老板不见了
20:52:59<恩佐|行刑者> “浑球!?”
20:53:23<DM> 当然也有跑得慢的,不过也跌跌撞撞地从酒吧后门跑了,除了墙角有个喝醉的家伙!?
20:54:46* 恩佐|行刑者 擦了擦剑,收起来
20:55:22<恩佐|行刑者> “唉……真倒霉”
20:55:31<DM> 不过以你们的经验来说,大约城镇守卫很快就会到了。
20:55:33<肯诺比|剑法师> “我想我们可能干掉了20年后巴黎的一个匪首”
20:56:05<恩佐|行刑者> “把现场嫁祸给那个醉汉吧”
20:56:23<肯诺比|剑法师> “不过我猜没人会感谢我们,除了还没付酒钱的人”
20:56:42<恩佐|行刑者> “我们也没付,这值得高兴”
20:56:46* 肯诺比|剑法师 把剑收起来
20:56:52<恩佐|行刑者> “不过我的银币……”
20:57:17<肯诺比|剑法师> “你或许应该先把钱包拿回来”
20:57:21* 恩佐|行刑者 啐了一口痰,走到尸体边上
20:57:35<恩佐|行刑者> “让我们从他身上收回点成本”
20:58:00* 恩佐|行刑者 搜尸
20:58:18<DM> 于是你们在尸体上找到了七八个腰包,一共30个金币。还有一把匕首,但体型对于你们来说只是一把飞刀。还有一条破旧的钥匙。
21:00:00<恩佐|行刑者> “什么破钥匙。”
21:00:17* 恩佐|行刑者 看看有什么字样
21:00:56<肯诺比|剑法师> “看看好的一面,我们只要试遍整个巴黎总是能找到合适的门的”
21:01:00<DM>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字样。
21:01:12<DM> 看尺寸是门的钥匙。
21:01:50<恩佐|行刑者> “算了,早点走吧,守卫来了就麻烦了”
21:01:55* 恩佐|行刑者 拉了拉兜帽
21:02:11<肯诺比|剑法师> “好主意”
21:02:15<DM> 又是你们匆匆离开了酒馆,消失在巴黎的黑夜中。
21:03:05<恩佐|行刑者> “伯爵老爷是让我们调查什么来着”
21:03:28<肯诺比|剑法师> “水源的腐化,我是说,字面意义上的”
21:03:40<恩佐|行刑者> “hmm,那就去找水不就好了”
21:03:53<肯诺比|剑法师> “或许我们的小朋友今晚也会加入它们的一员”
21:04:07* 肯诺比|剑法师 怀疑守卫会直接把尸体扔河里
21:04:11* 恩佐|行刑者 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
21:05:01<恩佐|行刑者> “沿着河流走,应该能找到”
21:05:26* 恩佐|行刑者 去河边
21:06:21<DM> 于是你们摸着黑来到河边,塞纳河虽然和卢瓦尔河有着不同的源头和出海口。
21:06:37<DM> 但你们发现河流的污染也很严重,虽然比较轻。
21:07:09<DM> 因为恩佐的黑暗视野,你可以清晰地看到大约每过十多分钟就会有尸体流下。
21:07:28<DM> 尸体已经肿胀得不成人样了。
21:07:51<恩佐|行刑者> “啧……真恶心”
21:08:03<恩佐|行刑者> “那些尸体从哪流下来的”
21:08:14<肯诺比|剑法师> “上游”
21:08:21<恩佐|行刑者> “看样子泡了好久”
21:09:15* 恩佐|行刑者 捏着鼻子继续往上游走
21:09:40<DM> 上游是兰斯还有桑斯,这两个领地的两跳分支汇合于交界。
21:10:58<肯诺比|剑法师> “所以,尸体从那边流过来?”
21:11:04* 肯诺比|剑法师 看不清楚所以问恩佐
21:13:47<Oicebot>  肯诺比|剑法师投掷3次兰斯;桑斯;第戎检定: 1d20+10 ( 7 19 0)=17 29 30
21:13:59<恩佐|行刑者> “是的,大概每十多分钟流下一具”
21:15:31<DM> 兰斯的领主是一个叫托本的教士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最近被国王卡罗曼·加洛林抓进了监狱。
21:17:30<DM>  桑斯伯爵是一个来自德贝托里卡家族的叫基塞尔哈的家伙,今年39岁。他的女儿是当今中法兰克王后。因为女儿的关系,自己的身份也自然水涨船高
21:19:08<DM>  第戎的统治者则是家世显赫的加利马怒斯,他是整个勃艮第公国的统治者,同时也是奥尔良伯爵。不过奥尔良伯爵这个位置是他通过阴谋诡计获得的,本来的领主托马斯是他的侄子。
21:20:55* 肯诺比|剑法师 简单向恩佐解释了一下三个领地的现状
21:22:01<恩佐|行刑者> “……哈?”
21:22:16* 恩佐|行刑者 已然被一大堆名字绕晕
21:22:20<肯诺比|剑法师> “从目前来看,兰斯的领地目前恐怕处于暂时无主的状态,嫌疑最大,然而我的直觉感觉加利马努斯散发着一股阴谋的臭味”
21:22:59<恩佐|行刑者> “所以……去,额……桑斯?”
21:24:04<肯诺比|剑法师> “我的朋友,你有着非常有趣的幽默感”
21:24:06* 肯诺比|剑法师  拍了拍同伴的肩膀。
21:24:08<DM> (你们可以做一个侦查检定)
21:24:10<Oicebot>  肯诺比|剑法师进行侦查检定: 1d20+7=20+7=27
21:25:35<DM> 肯诺比优秀的听觉到了,大约有20多生物推着几架小车正在接近河边。
21:26:19<DM> 大约离你们有800尺远,车轮吱吱吱的声音,应该载了重物,虽然对方没有打灯但你甚至聆听到了,他们部分人身上传来了锁子甲的独特的响声。。
21:27:41<肯诺比|剑法师> “舍弃光明而试图容身黑暗”
21:27:53<恩佐|行刑者> “hmm”
21:28:16<肯诺比|剑法师> “或许我们又撞上了什么”
21:28:27* 肯诺比|剑法师 慢慢拔出剑以防万一
21:28:30<恩佐|行刑者> “看上去是的”
21:29:00* 恩佐|行刑者 隐藏身形,悄悄靠近
21:29:20<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隐秘检定: 1d20+13=2+13=15
21:29:54<DM> 肯渃比无法看清楚黑暗中的一行人,但在对方接近后,拥有黑暗视野的恩佐则看得一清二楚。
21:31:01* 恩佐|行刑者 盯着那些人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21:31:28<DM> 二十多个人基本全是包裹在黑袍里,其中大约有20个人长袍看起来较厚看来下面是复盖着盔甲的。他们的腰间挂着长剑,背上的圆盾。还有8个看起来比较瘦弱的家伙,应该是非战斗人员,他们推着4量木头小车,小车上面被麻布盖得严严实实。
21:32:25<DM> 除了那些推车的其他人都保持静默甚至连大气都没有喘。
21:32:49<DM> 他们推着小车沿着大道,向着横跨河流的大桥进发。
21:32:53<DM> 看起来并没有发现你们。
21:33:21<DM> 这条路是通往兰斯的。
21:34:17* 恩佐|行刑者 退回来,对肯诺比说
21:34:34<恩佐|行刑者> “他们往那里去了,那座桥过去的方向”
21:34:50<恩佐|行刑者> “看来蛮可疑的”
21:35:36<肯诺比|剑法师> “的确”
21:35:49<恩佐|行刑者> “那是往哪的路来着?”
21:36:11<肯诺比|剑法师> “兰斯”
21:36:39<肯诺比|剑法师> “我们不妨保持一段不会令人起疑的距离跟上去”
21:36:48* 恩佐|行刑者 点点头
21:38:14<DM> (跟远点吧,但早上的话?可能不好隐藏的说。)
21:38:16<肯诺比|剑法师> (离远点,就当是顺路的旅行者
21:38:24<恩佐|行刑者> (骑马伪装成旅行者还好吧
21:38:25<DM> (也是可以的。。但你们的外观!?)
21:38:36<恩佐|行刑者> (是时候用上我的易容工具啦!
21:38:42<肯诺比|剑法师> (我是人类?)
21:38:52<DM> (我要和你们说一个问题的)
21:39:00<DM> (现在是子夜时分)
21:39:07<恩佐|行刑者> (hmm)
21:39:15<恩佐|行刑者> (似乎没有旅行者会在这个时候出来逛
21:39:22<DM> (对的)
21:39:24<恩佐|行刑者> (席马达!)
21:39:26<肯诺比|剑法师> (错过了旅店的!
21:39:34<肯诺比|剑法师> (没事,天黑的时候他们看不见)
21:40:00<恩佐|行刑者> (我可以在楼顶上跟踪么()
21:40:09<DM> (- -现在是野外好吗!)
21:40:15<恩佐|行刑者> (好吧)
21:40:23<DM> (好歹你也要学落英神斧?树上跟踪?
21:40:36<DM> (于是你们开始跟踪他们!)
21:40:49<恩佐|行刑者> (那还是远一点跟着吧,那一群人还是挺明显的
21:41:03<DM> (你们要进行6次侦查检定)
21:41:27<DM> (还有6次隐秘检定)
21:41:28<Oicebot>  肯诺比|剑法师投掷6次侦查,但是天黑耶检定: 1d20+7 ( 3 15 0 3 6 14)=10 22 27 10 13 21
21:41:46<DM> (不用了。。)
21:42:11<Oicebot>  恩佐|行刑者投掷6次侦察检定: 1d20+6 ( 14 9 6 15 16 15)=20 15 12 21 22 21
21:42:27<恩佐|行刑者> (完美互补)
21:42:31<DM> 你们在第二个小时,大约凌晨两点左右跟丢了对手。。。)
21:44:03<DM> 你们一路跟踪对方,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的踪迹就消失了。
21:44:18<DM> 大约他们从大路上离开了。
21:44:19<恩佐|行刑者> “啊,看不到了”
21:44:50<DM> 所以在深夜1点到2点这段时间里。对方有可能抛离了你们或者转入了小道?!
21:45:12<DM> 不过你们已经可以确认,对方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或者雇佣兵。
21:45:22<肯诺比|剑法师> “既然如此,盲目去找也没有什么意义,先去兰斯看看吧”
21:45:31<DM> 至于他们的货物你们也有所发现,因为血迹。
21:45:37<恩佐|行刑者> “好,要和伯爵老爷汇报一下吗?”
21:46:01* 恩佐|行刑者 蹲下来检查
21:47:21<恩佐|行刑者> “血……果然运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21:47:33<恩佐|行刑者> (并没有医疗)
21:49:20<DM> 恩佐作为一个并不熟练的刺客,作为一个没受过专业训练只靠蛮勇对敌的刺客。他无法通过血液得知车上的“货物”如果是人类的话,到底是死是活,如果是死的那么大约死了多久。
21:49:51<DM> (做个智力检定吧。。常识类)
21:50:04<Oicebot>  恩佐|行刑者进行智力~检定: 1d20-1=7-1=6
21:50:18<Oicebot>  肯诺比|剑法师进行俺,很,那个,聪明检定: 1d20+4=7+4=11
21:51:08<DM> 诺比觉得。。如果这是尸体,那起码很新鲜,至少是今天晚上挂的。
21:54:38<DM> (至少获得了情报,尸体很新鲜)
21:55:16<恩佐|行刑者> “那就和伯爵老爷汇报一下吧”
21:55:35<DM> (人家只是个贵族!?)
21:56:17<恩佐|行刑者> (那改口老爷吧)
21:56:52<DM> 于是你们快马加鞭,向奥尔良进发。
21:57:48<DM> 今次的巴黎之旅总体来算还是有收获的。
« 上次编辑: 2017-01-03, 周二 12:52:05 由 松鼠姑妈 »

离线 霜千翎

  • 版主
  • *
  • 帖子数: 5712
  • 苹果币: -2
Re: 群魔乱舞中世纪·第一章·法兰克之殇
« 回帖 #1 于: 2015-10-26, 周一 14:07:39 »
第一次团:巴黎追迹夜

参与者:
剑法师:本·肯诺比
行刑者:恩佐·埃斯波西托

Xp:每人125。
物品:匕首x1,不知名钥匙一条
金币:x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