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指引翻译】为《绿色三角洲》模组编写“钩子”  (阅读 3000 次)

副标题: 如何让你创作的模组从一开始就扣人心弦?

离线 DKWings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7
  • 苹果币: 0
引用
本文由《绿色三角洲TRPG》创始人之一丹尼斯·德威勒(Dennis Detwiller)于2021年7月10日发表于Patreon(美国版爱发电)。本文所讲述的“钩子”(hook),指的是模组中最核心的想法,在《掌局者指南》的第五章有过介绍。
丹尼斯常常在Patreon上发布与DG相关的作品预览,或是本文这样的指引,希望有兴趣者每月为其投食,1刀就能起步。链接:
https://www.patreon.com/detwiller

为《绿色三角洲》模组编写“钩子”

作者:丹尼斯·德威勒
翻译:DKWings
校对:Q_asim



对一篇《绿色三角洲》模组而言,怎样才算一个好“钩子“?要探讨这一点,我们得先退后一步,搞清楚我们在使用”钩子“这个术语时,到底指的是什么。对我而言,“钩子”是绿色三角洲决定介入一起事件的核心元素,也是对“我们为什么得来这里”这个问题的的解答。但有时候钩子却也并非如此,它也可以是事件背后的真正秘密,是特工们切入事件后却发现背后别有洞天,需要抽丝剥茧拼凑出故事的真相。但不管是哪种方式,钩子都需要能够在整场游戏中持续不断地牵引特工们前进。

一般而言,我在构思钩子的时候会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下面由我来归纳一下我所创作的模组中,那些钩子的大致内容:(有剧透!)

剧透 -  警告:这一节对数个模组包含严重剧透,程度从导入事件至核心秘密不等:
  • Artifact Zero(暂译《零号器物》):如果绿色三角洲的特工们在一座考古现场,从距今一百万年前的地层中发掘出了他们自己,会发生什么?
  • A Victim of the Art(暂译《艺术的受害者》):如果一名少年继承了一个可以召唤并控制某可怕怪物的器物,但他对这个怪物的存在仍毫不知情,而怪物已经对他最深层的恐惧发起了攻击,那会发生什么?
  • Control Copy(暂译《控制副本》):如果有一名疯狂的绿色三角洲特工能通过微妙的魔法控制你所见之物,会发生什么?你该怎样分辨何为真实?
  • Ex Oblivione(《来自遗忘》):如果一名强大的深潜者巫师,在1930年代目睹自己和自己的子民被囚禁且用作研究后,其脱离身体的灵魂仍萦绕研究所所在的亚利桑那小镇上,并且他还能附身于人,会发生什么?
  • Future/Perfect(暂译《未来/完成时》):如果联邦对一个巨型企业的突袭发现了一些新鲜的、刚宰杀的恐龙,会发生什么?
  • The Last Equation(《最后的方程式》):如果一段简短的数学公式能让理解了它的人发疯,会发生什么?如果这段公式被喷涂在了犯罪现场呢?
  • Music From A Darkened Room(《黑屋里传来的音乐》):如果一栋房子因为极其严重的闹鬼,将每一位侵入者极其迅猛地吞噬,以至于至今无人注意到,会发生什么?
  • Night Floors(《夜间楼层》):如果纽约一家住满了艺术家的艺术合作公寓,其实深受能够扭曲现实的黄衣之王的影响,会发生什么?
  • PX Poker Night(《悠哉扑克夜》):如果庄严会为了研究米-戈科技,将其施加于一批没用的空军人员之上,结果不小心将一驾灰人的飞行器击坠在了这批毫不知情的人面前,会怎么样?
  • Viscid(暂译:《黏性》):如果一个人变成了某种怪物,得以分裂成多个自己,但每一份都认为自己是“真正的”那一位,会发生什么?
  • Sentinels of Twilight(《暮哨》):如果一个远古的非人类种族一直生活在地下长期偷走人类的孩童,但其中一位失踪的孩子在几十年后得以逃脱且完全没有变老,会发生什么?
  • Sweetness(暂译《甜心》):如果一位心灵严重受创的绿色三角洲老特工使用超几何器物与她形同陌路的女儿相交互,会发生什么?

可以看出,这些钩子在我构思的阶段一般只是一些颇为直接的问题;你还能注意到,最终成型的模组中的大量内容,在构思钩子时还完全不存在。模组中的很多、甚至绝大部份内容,都是在我以钩子为出发点,编织围绕它线索网络时才逐渐形成的。但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或许我们不应该说钩子是被“编写”出来的。

对我来说,钩子是……自然而然地就存在的。我凭空想到一个钩子,然后它要么已经非常完善了,要么至少也足以让我动笔。有时我也会主动地编纂钩子(《最后的方程式》的诞生是因为我当初想要基于最早期《绿色三角洲》拓展上我的一篇短篇小说来写一篇模组),有时钩子的诞生又完全是潜意识的(《黑屋里传来的音乐》的诞生是我觉得“万圣节到啦,我想写篇鬼屋模组!”),但大部分时候就只是“啊,我想到了个钩子!”这大部分钩子都是我在散步、洗澡甚至剃须时凭空出现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它们都完全来自我自己。我经常在阅读或观看各种书籍和影视作品的时候——不管是虚构还是非虚构的,这不重要——突然迸发出一些灵感(例如有一篇文章提到了低水平电磁波会导致幻觉或认知问题,这一点就成为了《悠哉扑克夜》的灵感),或者我会把两个点子糅合到一起(例如我在搭建好了《Future/Perfect》(暂译:未来/完成时)的基本概念后观看了霍华德·休斯的一部纪录片)。我会去涉猎各种科学读物,特别是一些有古怪想法的文章,然后用一个文件夹收集起来;在我感到创造力匮乏时,去翻翻这个文件夹一般就能好转。

小说也是我重要的灵感来源。但这种情况你就必须进行一些改编和处理,以防止你只是在重复他人的作品。这一点我经常在爱好者的作品中看到,“啊,这篇其实就是《撒冷地》”或者“这篇明显是《真探》”。要打破这一习惯并保持很难,但我希望你能坚持去尝试。收集灵感,尝试创作,再将它们捣碎、折叠、交织、肢解,最后形成你独创的钩子;毕竟,你往往只是想再现某部作品的神韵,而绝不是写一个它的翻版。(我可以给你一点帮助:我的微小说集《The Way It Went Down》(暂译:急转直下)中的每一篇都是基于绿色三角洲世界观的一个钩子,而且几乎每一篇都可以不费太大力气改编成一篇完善的模组。)

把你想到的钩子记下来。我自己就记了几百个钩子,当我想写点什么的时候可以随时从中挑选。我用的是一个提醒事项的app,可以拖动其中各项调换顺序,我把自己觉得最好的放在顶端,这样我的列表可以时刻保持简短且优质。当然这不是必需的,但我觉得这种习惯的帮助很大。有时我能明显感觉到我曾想出来过某个钩子,但就因为没能及时记下来,已经遗失到虚空之中了。如果你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相信我,这种感觉非常难受。

那么,到底怎样的钩子算好钩子呢?我的评价标准很简单:新颖。它是否讲述了什么全新的东西?或者最起码,把一些旧东西以新方式展现了出来?这应该是你所坚持的标准。用这个标准衡量你是否应该对一个钩子动笔,将其展开成为模组。如果它只是又捏了个不同的怪物,内核和其他无数部恐怖电影没有多大区别,那为什么还要在上面浪费时间呢?不过相当多时候,看似陈旧的想法是可以启迪出一些全新的思路的,只要你想想“要是把xxx改一下会怎样?”,说不定立马就豁然开朗了。比如,以下几项:

  • 特工们调查一个闹鬼的精神病院
  • 特工们在一个小镇上猎杀一个正在捕食当地人的杀人怪物
  • 特工们探查到来自死者的电子语音现象(对现场录音,播放时出现一些不能解释的声音)
可以分别变化为:
  • 特工们调查了一个闹鬼的精神病院,却发现他们拥有被监禁者的记忆,就好像他们很久之前亲自在其中生活过一样。他们必须同时扮演过去的神秘经历,以及参与未来的案件调查,来解决事件。
  • 特工们在一个小镇上追捕一个正在捕食当地人的杀人怪物,但其实这个怪物来自于一个六岁男孩的思维意念与恐惧,这位惊慌失措的男孩对警察害怕得要死,因为他的父亲,也既镇子的警长,时常对他进行家暴。
  • 特工们探查到来自死者的电子语音现象,但声音却向他们作出了未来预言,而且准确得惊人。

希望上面的例子能让你体会到如何用小小的变化让老掉牙的点子散发出全新的活力。

如同无数其他事一样,钩子的编写最好是勤加练习。坐下来,动动脑筋尝试尝试。如果感觉有难度,试试参考你最喜欢的恐怖片或电影(甚至戏剧或者非虚构故事!),从现成情节开始加入一些变化,直到它体现出你的独创元素。如果你愿意,欢迎在下面评论,我们一起探讨。

总之,现在行动起来吧,掌局者们!A班指望着你们呢。

« 上次编辑: 2021-08-31, 周二 16:00:41 由 DKWings »
【Δ】 绿色三角洲 【Δ】
蒙受欺骗是一种权利 · 了解真相是一种特权 · 保持纯洁是一种奢侈

特工手册(玩家规则书) 掌局者指南(主持人指引) 其他资源索引

《绿色三角洲》是一部充满洛氏恐怖与阴谋论的TRPG规则,设于美国近现代。
玩家们的角色志愿加入了美国对抗非自然事物的秘密组织“绿色三角洲”,不仅需要直面超越人类理解的宇宙真实,阻止非自然入侵,
更需要避免恐慌扩散、掩盖自己的行踪、乃至用谎言换取亲人、朋友和同事的理解,独自承受疯狂的噩梦。

离线 qasim

  • Peasant
  • 帖子数: 13
  • 苹果币: 0
Re: 【指引翻译】为《绿色三角洲》模组编写“钩子”
« 回帖 #1 于: 2021-07-20, 周二 21:05:32 »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