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枉 言》第十二章 三位一体  (阅读 501 次)

副标题:

离线 清水

  • 所谓常识就是告诉我们地球是平的。
  • Chivary
  • *****
  • 帖子数: 1798
  • 苹果币: 2
《枉 言》第十二章 三位一体
« 于: 2022-07-21, 周四 14:46:16 »
来吧,久违的D77
总觉得上一次开团仿佛就在上一次

川边由莉 : 1d77 (1D77) > 10

科学未来子 : 1d77 (1D77) > 43

【生物熔炉】被动。每次吃东西的时候进行一次骰点,若高于当前幸运值,则恢复1点幸运。至多超过上限的1/10。

---------前情提要---------

(突然发现名字忘得差不多了
从神社调查归来的众人在与记者番汇合之后,在咖啡馆与远道而来的宇多村进行商谈。
宇多村的态度也是显得桀骜不驯,使得双方的对话之中隐隐有了摩擦与隔阂。
在勉强达成了共识之后,双方决定让宇多村一行去追查田村的下落与真相。
而这时....

--------LOAD--------

科学未来子 : “所以,这个神像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将神像放到桌面后,俯身上前,左左右右打量着。

“用比较好懂的方式来说的话,就是这个东西虽然可以说是一个容器,但是里面空了一大半。本来该封存在里面的东西,跑掉了不少。”

科学未来子 : “封存在里面的东西吗……能看得出曾今封存的是什么吗?”

“从痕迹上和剩下的东西来判断的话,里面曾经存着大量的灵力和某种意识体,但是现在只剩下封印本身还留着....”

川边由莉 : 结完账,微笑着靠近大家,拿着那张写着八田手机号的名片,放在“小孩子”的前面。
“那么,这就是那位八田小姐的手机号了,嗯,姑且也是那位假八田小姐的手机号。番先生,未来子,两位的账我已经结过了。我和喵喵太郎出去透透气。”

科学未来子 : “感觉和修也哥发现的佛像,是似是而非的存在呢。”
“这个东西,是‘神体’吗?”

川边由莉 : 暂时离开到店门外。
没有继续参与话题,但也没有做原本想做的事——掌掴宇多川。
总感觉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反而是自己没了大人样。

科学未来子 : “唔……川边小姐要小心一些哦。”

“那还真是麻烦你了,如果方便的话,就拜托你帮我们看看周围的情况吧。”

科学未来子 : “不过,封印既然还留着,为什么里面的东西会跑掉呢?”
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小和尚。

川边由莉 : 对未来子和阿番点点头。
要说是恼怒吗?果然是恼怒吧。
这些家伙为了自己的私欲随随便便就能做莫名其妙的事情,那么和邪恶的神明又有什么区别呢?不想和这种人合作任何事情。

宇多川拿起名片看了看,把号码输到了手机里“具体的过程我就不太清楚了,有可能是有外力的协助。至少从里面直接破除封印的话,不会还这么完好。”

科学未来子 : “小和尚你……没有八田小姐的手机号吗?”

“嗯?对对看而已,我又不是什么号码都背的下来。”

科学未来子 : “那这个东西,是‘神体’吗?”

“现在只能算是个空壳吧?如果你把神的灵力装进去,它就算是了。”

科学未来子 : “对于神明来说,神体是必须存在的吗?”

“灵力这种东西,虽然不需要依附物体存在。但是时间久了,拥有者就会慢慢的失去它的署名权。要是神灵不将自己的庞大灵力寄存起来,就会慢慢失去灵力,最后变得和寻常的游魂一般。”

“我们这些术者,也是用血作为媒介,去临时借用空气中游荡的灵力来使用。”

川边由莉 : 玩猫。
猫,好玩!
通过撸喵喵太郎尾巴的方法,得到内心的平静。

科学未来子 : 问的口干舌燥。
“咕咚咕咚”地又干掉了半杯咖啡。

科学未来子 : “唔唔唔……所以这个神像,原本是个神体,现在却失去了用处了吗……”

科学未来子 : “那小和尚你能根据里面残留的东西,追踪到里面原本存在的东西的迹象吗?”
盯——盯——盯着对方看。

“可以这么说,但是比起一般的神体来说多了封印这一道东西,毕竟谁也不想家门被别人上锁吧?”

“至于追踪..这就得花点功夫了...我只能说我会试着做看看。”

科学未来子 : “如果里面的东西跑了出来的话,会很快消散吗?”

科学未来子 : “以及以及——如果附体了别人的话,会不会就能避免消散的情况呢?”
上下挥着手,任凭自己的想象奔驰。

“如果就这么一直到处游荡的话....是会消散...多快就得看量的大小了。”

“总觉得....你问的很具体呢?是有遇到什么了吗?”

科学未来子 : “是呢,未来子遇到了自称是‘天佐具女命’的神明……”
“啊,准确说没有自称,不过也没有否认。”
“附身在了田边小姐的身上。”

他突然坐直了起来“在什么地方遇到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看了一眼山田,不知道要不要自己说

科学未来子 : 被突然激动的对方吓得缩了一下身子。
“唔——”

川边由莉 : 听到店内的人声音突然大起来了,收回猫猫,往店内看去。

川边由莉 : 宇多川现在的表情是……?

宇多川看起来比之前认真了不少

科学未来子 : “怎么——怎么了吗……”

“怎么说也是更加直接的线索,比起之前空聊重要多了不是吗?”

科学未来子 : “另外,未来子还见过另一位自称是‘‘天佐具女命’的神明。”
看了一下阿番。
“你别管这么多,要说就快说。”

川边由莉 : (我要申请心理学观察认真的原因,是消极的原因比如焦虑?还是积极的原因比如感兴趣与渴望?)

川边由莉 : 1d100 心理学80 (1D100) > 22

似乎相比起八田来说,这个人更加关心田边一些。

川边由莉 : 是哪种意义的关心呢?
有没有男性对女性的那种?

情绪还不够明显

科学未来子 : “附、附在田边小姐身上的那位,之前是在旧校舍……”
“另一位则是在宝瓶山的隧道……”

“之前我倒是没听过你们详细和我说这些....不过现在你们愿意说出来了就也罢了吧。”他没直接说些什么。

科学未来子 : “旧校舍就是市立弘前高中那个……”
“不过后来就离开了……修也哥说他在神社山脚下见过,不过现在也不知道是在哪……”

“唔....两位,分别在不同的地方....番先生你怎么看?”

川边由莉 : “……”嗯哼。想到报复的办法。
“要救田边小姐的话还是快点比较好哦?”朗声。“毕竟那边的天佐女具命可是说,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川边由莉 : 观察有没有动摇!

“两边我都没有直接遇到过....”突然被你们打断

科学未来子 : “阿番毕竟没有‘神缘’嘛,因为是和神明的缘分,所以是‘神缘’哦。”

川边由莉 : (很神秘 这个团忘了很多事 就记得阿番没用了)

“欸?!呃.....你们是听她亲口这么说的吗?”

科学未来子 : “所、所以!”
“小和尚你问这个是要做什么。”
一拍桌子,试着将之前被压倒的立场翻转过来。

川边由莉 : 再次靠近。“毕竟她说,她附身在田边小姐身上,就是为了给她续命呢。”

“我是想要先去看看情况,说不定能把人救下来...说不定她就会多...呃...我和你们说这个干什么。”

科学未来子 : “多……”
盯——

科学未来子 : “多——什么?”

川边由莉 : 盯!有没有,感情上的动摇!

咳咳

“我,我们!说回正事!”
明显慌乱了起来

科学未来子 : “哼哼哼——”
露出了心知肚明的表情。

科学未来子 : “♪”

“你们还,还有没有线索要说的?没有我就先去看看了!”

科学未来子 : “我们也在追踪神明的位置。”
“不过不管是二重身也好,还是附在田边小姐身上的神明也好,都没有找到的办法。”

川边由莉 : 手机,闪光打字,对田边秀胜。
“敬启,田边先生。虽然还没有令媛的消息,但已经确认了有名为宇多村岬树的矮小害虫在令媛附近打转,此后请务必注意。”

回信”感谢川边小姐的提醒!我一定会多加注意的,小女的安危就拜托您了。“

“方法....你们有直接接触过她们吗?”

”接触过她们,或者她们给过你们什么东西也行。“

”我需要一点她们的‘气味’。“

川边由莉 : “如果是说‘触碰’的话,没有。但是视觉上的信息多少有一些。”

川边由莉 : “两者最大的差异大概是,”指指怀里的猫头,“类似使魔的这东西了。”

”猫吗?....“他凑了过来看看。

川边由莉 : “一边是黑猫,一边是白猫。白猫的那边——也就是田边的这边,离开时还会掉乌鸦毛,掉了一大堆黑色的,只有一根是白的。”

”喵!“黑猫给了他一掌

”嘶....“

川边由莉 : 乐。

”....这猫怎么这么闹腾?你们从哪捡的?“

科学未来子 : “喵太郎似乎是那位隧道神明的使徒。”

”羽毛我也想看看,可以方便借用一下吗?“

川边由莉 : 继续说。“黑猫就是黑色的,现在在电车这边的使魔了。白色那边的味道,虽然我已经把羽毛全数交给了田边的父亲了,但我也有办法给你哦。”

川边由莉 : “我在这帽子里放了一个晚上。”
川边由莉 : 交出自己的帽子。

接过帽子”嗯...可能你们得帮我挡一下。“

川边由莉 : (小声)“在闻呢,在闻呢,浅草寺的变态,在闻呢。”

科学未来子 : (小声)“呜啊——毕竟是青春期的少年呢,啊,忘记他只是看起来很小只而已呢。”

他背身到了角落,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雕花的竹制小刀。
”再说我就拿你的血来用。“

川边由莉 : (恶魔的耳语)“就那么喜欢黑长直的弓道少女吗?”

科学未来子 : (低声)“现在是白发哦,说不定别有一种风味呢。”

”.....“

“帽子...还你。”

川边由莉 : 接过。

“我一个人也没办法同时追两边。”

科学未来子 : “阿番全要靠别人呢。”

川边由莉 : “追你喜欢的人去吧,”甩手。

“你们如果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来帮帮忙。”

“没兴趣的话,就当我没问过吧。”

科学未来子 : “二重身那边……先放一放吗?”

川边由莉 : 用眼神问未来子,想做电灯泡吗?

科学未来子 : 想!做!
露出了坚定且闪闪发亮的眼睛。

川边由莉 : “我来说明一下我的意见。首先,田边小姐这边的事情,多多少少比假八田小姐这边紧急一些。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但田边小姐说不定还有救。”

“这是肯定。”

川边由莉 : “不过,我们这边,自己的事情,也并非不紧急就是了。假八田是‘二重身’,而宫山先生是明确经历过‘二重身’的人,我想两件事应该不是偶然的独立事件。追查八田小姐那边,有助于我们找到快要死掉的未来子身上的谜团的真相。”
强调“快要死掉的”,然后看一下宫山是不是睡着了。

川边由莉 : “很难选呢,未来子,宫山先生,你们怎么看呢?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川边由莉 : “毕竟我的主张到现在都不变哦。——两件事的背后是一件事,一定会在某一点汇在一起的。”

科学未来子 : “唔唔唔——未来子觉得,从那位白色的神明身上,说不定也能找到‘二重身’和未来子身上事情的答案。”

“虽然对方有着明显的敌意,但是我们一直聚在一起效率肯定很低,说不定对面一直会和我们躲下去。”

科学未来子 : “而且——而且——那位八田小姐,不也正在找那位白色的神明吗。”

“但是我们这几个只是普通人,也没有对付敌人的手段。”

“所以我觉得我们与其大家各做各的,或者全部抱在一团,兵分两路是个更好的办法。”

“保证你们的安全我倒是可以。这点你们放心。”

“你们如果能帮忙调查其中一方的话,我就去调查田边那边的情况。这样确实比起我一个人来说很快一些。”

科学未来子 : “未来子的话,想去找田边小姐。”
“修也哥说是兵分两路……是想怎么分呢?”

川边由莉 : 心想,这家伙只是想当电灯泡罢了。

科学未来子 : 他人的恋情,可是能当做一下午茶会的谈资的!

“毕竟在场有两位有能之士,自然首先他们各带一队吧。如果宇多村先生想要去找田边先生的话,不如我就和番先生去看看八田小姐在什么地方吧?”

“毕竟让两个女孩子去战斗的话...多少有点...”

川边由莉 : “番先生带队的话,真的不会死吗?”直球问。

科学未来子 : “阿番没有在逞强吧?”

川边由莉 : 毕竟大家都知道,番先生看上去,很弱的样子呢!
表情是这个意思。

“呃....你...我....”突然气得憋不出话来。

“我刚才说过了吧?”

“保证安全是可以的!”

“我到底是哪里被你们看不起了...”
扶额

科学未来子 : “说的也是,毕竟对方是能让灵力失效。”
“而阿番的话,本来可能就没有区别呢。”

科学未来子 : “那么,修也哥,阿番,那边就拜托两位了呢。”
一合掌,开心地下了结论。

“嗯,那你们也要多注意安全,宇多村先生,您觉得如何?”

川边由莉 : “一定要支棱啊,宫山先生。番先生的性命就拜托你了,宫山先生。”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只要这两个人少啰嗦几句。”

科学未来子 : (小声)“呼呼呼,川边小姐,有好东西看了呢。”

川边由莉 : 表情回答一切。

“....行,好,没问题。”

川边由莉 : “那么,宇多村,你也做个,那什么,‘鸽子符’给番先生吧。”
抓住了把柄,就开始吆三喝四。

川边由莉 : “现在我们只能对番先生呼救,万一番先生需要呼救了,怎么办呀。”

科学未来子 : “啊,如果我们这边先发现了八田小姐的话,也会用鸽子符通知阿番的。”

“啊?那个怪麻烦的,也不好用,我有别的办法,等下跟他说说吧。”

“咳咳...”

川边由莉 : (路人内行人才是贬损阿番最厉害的群体)

川边由莉 : (目前所有的内行人包括二重身都说阿番无能)

科学未来子 : (但是其他人都性格扭曲

科学未来子 : (果然强大是有代价的

川边由莉 : (是啊)

川边由莉 : (放弃了心灵)

科学未来子 : (黑暗原力

“如果你们今天接下来都有空的话,等下我和番先生做做准备就分头出发吧。”

川边由莉 : “警察叔叔还要找我们。”

“嗯?警察?待会吗?”

川边由莉 : “7点,在某卡拉OK店。”

川边由莉 : “他们要问为什么未来子‘死去活来’了。”

川边由莉 : “你有什么办法写入他们的记忆,‘这些都是正常的’,吗,宇多村A梦?”

“植入记忆...你是漫画看多了吗?”

“7点吗....说晚也不算晚....那我就等你们弄完吧。”

川边由莉 : “也是啊。如果像是能肆无忌惮地翻进停尸房看少女裸体的宇多村都能植入记忆的话……”

川边由莉 : “田边小姐肯定会被莫名其妙输入什么自己和宇多村是青梅竹马一起洗澡的关系的记忆吧。”

川边由莉 : (对未来子窃窃私语)“好可怕,居然是这样的宇多村。”

科学未来子 : “阿番,来,拿好,这个是幸运的山椒鱼玩偶哦。”

“玩偶...这,女孩子玩的...算了,既然你都给了。多谢了。”

科学未来子 : “含税3000日元,谢谢惠顾。”

“啊?”

科学未来子 : “谢谢惠顾。”
伸手。

“....我能退货吗?“

科学未来子 : “本店恕不退货哦。”

川边由莉 : 把剩下的零食都给了宫山。
至少上路前,给宫山吃顿好的吧。

川边由莉 : 开始扯未来子的脸。
扯得长长的。

科学未来子 : “唔、唔唔唔……啊呜呜呜。”

”怎么这点你都要扣我的...明明我之前那么照顾你们...“他看了看钱包。

川边由莉 : “别理她。番先生,一路顺风呀。”

”多谢你了...川边小姐...你们也要注意安全...我们之后再见了.“

川边由莉 : “结束后回老家就能结婚啦。”

科学未来子 : “那就、等事情结束后请客吧。”

科学未来子 : “番先生千万要小心哦。”

*两人再打了几声招呼,便先回去车上了。

你们和宇多村约定了在警察问话之后汇合,在此之前,宇多村打算和番分享一些他带着的道具之类。

川边由莉 : 就这样,消磨时间,一直到和警方的问询以后。

就在你们休息着疲惫的身心,准备去吃晚饭的时候,川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川边由莉 : “?”查看号码。
如果是未知来电,查看是否手机号。如果是固定电话,查看地区。

这个号码川边还是有印象的,毕竟前不久她才给过记了这个号码的名片给别人。

川边由莉 : 对未来子很快地低声说了一句“是八田,dv准备好录音模式”。

科学未来子 : 打开DV,开始录制声音。

川边由莉 : 外放,接起。“我是川边。”
注意倾听环境音。

很安静

科学未来子 : 镜头对准川边的表情,力求生动形象。

“呀哈喽~该说好久不见呢?还是说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呢?”

川边由莉 : “八田小姐?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本来我也是觉得你们也是几个普通人嘛....随便让你们跑跑玩玩就算了....”

“怎么感觉这几天下来,你们找了不少帮手不说,我的底裤都要被扒出来了。”

“没想到你们还有这种嗜好呢...偷窥别人的小秘密~”

川边由莉 : “打电话就为了,这个?您可能不知道,在我们这一行,‘劝你们收手吧’可是反派死前才会说的话哦。”

“呵呵...哈哈哈哈。哎呀,你们口气倒是不小,我倒也不是光来说这个的,我只是想说麻烦你们消停一会,毕竟等我把该做的做了,随便你们怎么闹腾。”

“否则的话,我也会先处理你们这边的麻烦...”

“虽然我也觉得这样很没意思....但是我还是准备了人质的。”

川边由莉 : “那行行好,让我听听人质的声音吧。”
不以为意。

“人质的声音我倒是不打算现在给你们听听,不过可以给你们听点别的。”

咔哒,似乎是电话放到桌上的声音

你们听到脚步和开门声

科学未来子 : (难道是那位学校的

川边由莉 : (草啊)

川边由莉 : (敢动我们小妹妹 和你没完啊)

“木林阿姨,那我就先下楼了,等下诗絵香要催我了~”

川边由莉 : “!”
判断声音。

川边由莉 : 前后声音是否一致,以及之后的声音,是否听过。

似乎对于你们来说,虽然对八田不是很熟,但是声音还是能多少分辨得出来的,明显听起来要更年轻一些。

似乎手机又被捡了起来

川边由莉 : “おのれ…”

“如果你们老老实实的话,过几天我就带她回来。毕竟我们只是出去郊游几天呢~”

科学未来子 : 紧急给阿番打个电话。

“嗯?怎么了吗?有情况?”

科学未来子 : 心焦火燎地紧急和阿番汇报一下当下的情况。
注意不让声音漏到另一部手机那去。

“嗯....我们这边现在在去隧道的路上,过去可能没有你们这么快,但是我们也会马上过去,你们小心一点,不要冲动。”

似乎是准备下楼的脚步声

川边由莉 : “……你的诉求我知道了。即便如此,姑且问上一句,你又不能分身,带上诗酱出去的话,你就不能看着你在城里的‘盘算’了吧。”

川边由莉 :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不是我们,也很容易就被别人除掉吧?被所谓的‘内行人’。相较于威胁我们两个外行人,那些人不是你更大的威胁吗?”

“毕竟那两个人我是说不动的,所以能少一个麻烦是一个咯?小诗絵香的话,呆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有办法让她‘老实一些的’~”

“当然你能帮我劝劝他们我也会谢谢你哦?毕竟不知道遇到他们的时候我就不知道我有没有办法忍住不拿小诗絵香当挡箭牌了。”

川边由莉 : 1d100 心理80 (1D100) > 10

看起来对面的人针对另外两个人别有算盘

川边由莉 : 嗯哼。

川边由莉 : (小声)“田边小姐,怎么办?”
(申请唬骗)

科学未来子 : 有些焦急地在一旁听着。
努力不发出声音干扰那边的谈话,不过眉头已经揪在了一起。

困难唬骗,请

川边由莉 : cc<=20 那我不妙了,牙白哟 (1D100<=20) 奖励、惩罚骰値[0] > 89 > 89 > 失败

“虽然我很好奇你们还有什么打算,但是你们真的不介意我现在就去对小诗絵香做什么吗?”

川边由莉 : “唯一的筹码还是请你好好保管吧。”

科学未来子 : (直白地问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坏人不都很喜欢述说自己的计划吗

科学未来子 : “那、那个、你到底想干什么?和未来子身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未来子身上的诅咒也是你做的吗?”

科学未来子 : 有些焦急地靠近手机,对着那边喊了出来。

“哎呀,别激动嘛,我耳朵都要嗡嗡了。”

“嗯....我打个比方吧?你们有没有看过漫画啊《哆啦⚪梦》或者《⚪影忍者》之类的。”

川边由莉 : (真的开始自己说自己的计划了)

科学未来子 : “看、看过……”

“你们写作业写到写不下去的时候,会不会想要多几个自己来帮你写?”

川边由莉 : (一般这种情况我建议对老师说忘带了呢)

科学未来子 : “……未来子会拜托班上成绩第一的同学帮帮忙。”

“哎呀,有人帮自然是好事啦,但是我只能靠自己呢...”

科学未来子 : “所、所以呢?这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用了分身术或者时光机拉来了几个人,你觉得多出来的那几个,是愿意写作业还是出去玩呢?”

科学未来子 : “玩吧……毕竟都是自己。”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我想要那个“我自己”回来写作业,你们明白了吗?”

科学未来子 : “诶?诶诶诶?”

川边由莉 : “你是‘谁’的复制品?”

“凭什么我就要被关在那个地方又呆个几百几千年,她就可以挂在别人身上到处乱逛,凭什么我做了自己的事情还要再去帮别人再做一次...凭什么...!”

“咳哼...有点失态了呢...”

科学未来子 : “那、那这和未来子身上的诅咒又有什么关系……”

科学未来子 : “未来子可不记得有涉足过这些事情……”

“是呢,诅咒,你身上的诅咒是‘比较老实的那个我’帮你解除过的吧?”

科学未来子 : “还、还有别的你吗?”

川边由莉 : “她也和你一样是复制品?”

“但是她怎么说也只能算是剩下来的那部分了,虽然比较老实,但是只能说说胡话撑撑场子,毕竟某个占大头的跑去玩了,我们只能用剩下的那点力量给她擦屁股。”

科学未来子 : “你说解除过……可是未来子还是有做噩梦。”

“说白了,只是给你的诅咒延缓了一点,现在的‘她’没有足够的力量给你解除哦。”

“毕竟总不能有神说自己什么也做不到吧?”

川边由莉 : “所以,你的目的。”

川边由莉 : “首先,是变得比她‘更强大’。”

川边由莉 : “然后,把‘她’放回那个必须承担责任的位置。”

川边由莉 : “是这么一回事吗?”

“我要‘全部‘。“

”把力量还给她,只不过是让她有机会再出去一次。“

科学未来子 : “你是要……回归为‘一’,吗……”

”至少我要有决定自己的力量。“

川边由莉 : “那么,我有一件特别关心的事情,请告诉我。弘前电车出轨,究竟是你们三个里,哪个,为了什么做的?”

科学未来子 : “还有修也哥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川边由莉 : “现在的你,以受害者的角度,道貌岸然地说一些,让我们觉得出于同理心,也能理解和支持的话。由于不知道真正的八田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们也无法定义你究竟是杀人还是正当防卫。所以这些都可以不去管他。”

”宫山修也吗....我只是借他的手溜出来罢了,你们也帮我谢他一下,否则说不定现在我还关在里面呢。“

”我也不是说要你们认同我什么,毕竟我也只是想告诉你们,我想做的事情不会威胁你们的存在。“

”麻烦你们让我做完。“

川边由莉 : “你真的是纯粹的受害者吗?不正面作答吗?关于电车的事情。”

”哎呀....时间到了,我先下楼了。再耽搁别人就要怀疑我了~拜拜~“
挂断电话

川边由莉 : “……。”

科学未来子 : “唔……怎么办好,川边小姐。”
脸上露出了担忧与不安的神情。

川边由莉 : “果然呢。未来子。”

川边由莉 : “是话术啊,话术。”

科学未来子 : “话术…?”

川边由莉 : “也许最开始她真的是受害者,也许她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

川边由莉 : “但是她保留了对她有害的部分没有讲。”

川边由莉 : “弘前市的电车出轨,根据我们之前调查的方向来看……无论如何,都是某个异常的存在为了积蓄力量而做的事情。”

川边由莉 : “……这家伙就是嫌疑人吧,第一嫌疑人。”

科学未来子 : “那……未来子和修也哥的事情……会同样是她做的吗……”
用不安的神情看向喵喵太郎,抱起它。

科学未来子 : “喵喵太郎,你的主人是好人吗?”

”喵?“

”呼噜呼噜~“它没有说什么,只是打着呼噜梳毛

川边由莉 : “多多少少有这个可能性。黑和白以外,灰色的第三枚签。”

川边由莉 : “我啊,是很重视‘正确’和‘错误’的事情的人。刚才有一瞬间啊,我真的在想,如果她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原因,帮她一起想想解决的办法。但是如果连普通人的性命也能随便挥霍,仅仅保证‘和我们有关的人’的性命的话,我拒绝。未来子小姐,你呢?”

科学未来子 : “未来子想……起码,八田小姐是她下的手。”

川边由莉 : “嗯。”

科学未来子 : “不管有什么理由,这样的行为,还有现在用诗絵香酱做人质的手法……”

科学未来子 : “如果真的放任对方吸收了全部的力量的话,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更极端的事情来。”

川边由莉 : 点头。“不能原谅。”

川边由莉 : “目前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她,很弱啊。”

川边由莉 : “若是真正的故事里的神明的话,有多少种办法都能把我们消灭掉吧,即便远距离不行,在我们正面接触的时候就能做到,何况她那时候还吸收了八田小姐的灵力。原因不知是为什么,她没有这么做。”

川边由莉 : “还需要用这种小手段来干扰我们。”

科学未来子 : “不过……还是不清楚对方到底准备用什么办法来达成目的。”

川边由莉 : “不去问问喵喵太郎的主人吗?还有现在附身在田边小姐身上的神明。不过……”

科学未来子 : “而且,她说要去郊游……”

川边由莉 : “这么一来就有个问题。”

川边由莉 : “大概就是番先生说的那个‘问题’了。本质上,她的出现,也就是田边小姐现在身上的天佐女具命所作的恶。”

川边由莉 : “——是不是要像番先生所追求的那样,连真正的天佐女具命也消灭掉呢?”

科学未来子 : “这……”
对于这重大的决定,有些犹豫不决。

科学未来子 : “未来子想和其他两人再多谈谈……”

川边由莉 : “有道理。我们应该再去见一次喵喵太郎的主人。”

川边由莉 : “不过目前是该先和番先生他们共享一下情报吧……”

科学未来子 : “那、诗絵香酱那边……要赶过去看看吗。”

川边由莉 : “恐怕没有意义。不如说,我猜测,这才是对方的目的。”

科学未来子 : “川边小姐是指,那边可能会有陷阱吗?”

川边由莉 : “不,我认为……她现在在追求‘力量’。我们目前追寻的方向,恐怕是会干扰她得到力量的方向。如果换到诗酱那一边,结果很可能最终会找到诗酱,但消耗了太多时间,因此无法阻止她得到力量。”

川边由莉 : “到时候,我们就没有任何谈判的价码了。诗酱的死活只是她一个念头的事情。那条路不可选。”

科学未来子 : “那……果然还是得去找田边小姐吗。”

川边由莉 : “是的。两位神明,我们都有必要找一找。”

川边由莉 : 先和番先生还有宫山先生打电话,放刚才的录音给对方听,让对方了解情况,说明了我们的分析。
嘱咐对方不要刺激到对方,尽可能确保诗酱的性命。

番在准备到你们附近的时候又打了一次电话,你们把得到的消息传达给了他们,同行的宇多村告诉了你们他在路上调查到了田边的大概位置,问你们有什么打算。

川边由莉 : 此外,也说明了对对方的能力的一些分析——对方大概并不是很强,很多时候要亲自移动来处理问题。

川边由莉 : 对方似乎还有“不在城市中就继续计划”的本事。
此外从之前的话语中分析,似乎有针对番先生的弱点进行的计划,让他注意防范。
因为实在不知道番先生的弱点是什么……他浑身都是弱点啊。

川边由莉 : 随后询问小和尚,田边在城市的什么方向。
也大致沟通了之前的电话情况。

川边由莉 : 想想真是讽刺。诗酱找宫山先生,现在轮到宫山先生找诗酱了。

科学未来子 : “诗絵香酱……希望不会有事。”

科学未来子 : “而且她的那位同学……希望也平安无事。”

宇多村告诉了你们他们追踪到的气息,田边似乎在神社附近游荡,似乎是打算上山。他打算先过来和你汇合。

川边由莉 : 询问宇多村,是不是有必要先去一下电车隧道,见一下“黑色的神明”。
想必他不会菜鸡到和阿番一样……权当是为了积累情报。

如果你们有把握的话,他可以现在就去,他是这么回复的。他们马上就过来了。

不一会儿,你们看到一辆熟悉的汽车停了下来
后面跟着摇下车窗的还有宇多村和宫山

”怎么样?后面对方还有联系吗?“

科学未来子 : 摇了摇头。

川边由莉 : “真是,辛苦番先生了,才一个小时过去又见面了。”

”没想到对面会主动打电话过来...“

”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对对方了解得越多,越是有把握。“

科学未来子 : “不知道对方到底做了什么准备……”

川边由莉 : “虽然很突然。请全体做一下‘那个测试’。”拿出小刀。“啊,从我开始吧。”

”又来啊...也行吧。“

川边由莉 : 从自己戳破手指,然后递给宫山。
 监督所有人轮流测试。

你感到细微的血丝从伤口流逝而出,伴随着疼痛刺激着你的大脑...而众人也依你的提议跟随着做了。

科学未来子 : “未来子和川边小姐一直没有分开过。”
“就不需要了吧……”
对刀尖畏畏缩缩。

似乎除了山田以外的人,都合格了。
而山田依旧拿着小刀没有下手。

川边由莉 : 在她背后,一用力!

科学未来子 : “痛、痛痛痛痛!”
“啊呜——”
含着被小刀尖扎破的手指指尖。

来,川边投个力量,山田投个敏捷

川边由莉 : (不用了)
(她都rp了!)

(还想说不定可以捅个对穿

川边由莉 :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呢,大家。”

”至少目前来说对方明显着急了....这对我们有利。“

川边由莉 : “那么,首先,比起出发……果然,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保护诗酱的吗?”

”如果当面见到了的话,办法是有的。就是首先得知道她们在哪。“

”如果要去追着她们后面跑的话,不知道花多少时间就是了....“

科学未来子 : “这样的话……就得去诗絵香酱的家一趟了。”
“不过,对方可能也在那里布了局。”

川边由莉 : 于是刀子连带绳子递给未来子。

川边由莉 : “……未来子小姐,保护好自己。”

川边由莉 : 然后连续打量未来子,宫山,未来子,宫山。
把车钥匙给了宫山先生。

”川边小姐...你是要?“

川边由莉 : “宫山先生,拜托了。保护好你这个只知道吃的笨妹妹吧。”

川边由莉 : “果然还是不能放着诗酱不管。我和番先生先去一趟。”

”嗯....我一定会的...“

科学未来子 : “川边小姐才是……要小心才行。”

川边由莉 : “你们去找田边小姐吧。”

川边由莉 : “喵喵太郎,不准尿在我的车里,否则我会把你的毛薅光。”

科学未来子 : 抱起喵喵太郎。

”你要跟我过去吗?也行....对我来说差不多。“

”不如说也好,到时候就你来和她们交流吧,女人更懂女人的事情。“

川边由莉 : “我们这边快的话,会和你们会合的。”

”我们这边会在遇到情况的时候通知你们,你们也要记得。“

川边由莉 : “OK。”
那就交待结束,出发!

科学未来子 : 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然后分别。

川边由莉 : 啊,好不安啊。
一个失忆的失眠症患者。
一个只知道吃的动物。
还有一个喜欢黑长直的变态长腿控。
交给那些人的自己的小车的命运会如何呢?

-----川边视角------

”那么上车吧?你知道路的话,就由你来带路了。“

川边由莉 : “就是这条路。顺着大学的方向一路开过去就是了。”

川边由莉 : “……”

不一会儿,你们到达了记忆中的木林家,夕阳西下,时间也不早了。

川边由莉 : “啊,就是这个T字路口。请停车。”
没有作弄番先生的心情了。

”这里就是了吗?那我就跟在你后面吧。“停车”你比我适合去问。“

川边由莉 : 进入公寓楼。首先对方说了下楼,那就是2楼以上。
上了2楼后挨家挨户确认门牌。

川边由莉 : 一定有吧。写着木林的住户。

虽然花的时间不少,但是你总算是在四楼1号找到了写着木林的牌子,而番就站在楼道附近看着你。

川边由莉 : 敲门。

咚咚咚

川边由莉 : 思索。要确认的是“同学的名字”还有“去的地方”这两个信息。
以怎么样的身份,怎么样的方法获取比较好……?

不一会儿,门后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请问是哪位呢?“

听起来成熟而温柔的女性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川边由莉 : “您好,”对着像猫眼或者公寓内侧监视器的探头的方向微微鞠躬。“是木林女士吗?我是木林诗绘香小姐的朋友。”

”啊啦...是诗绘香朋友吗?有什么事情吗?诗绘香她现在不在家。“

川边由莉 : “是的,我知道她不在家。我来这里就是想同您打听,她去了什么地方。”

”嗯...诗绘香她和朋友出门了,这位小姐你没有问过她吗?“

川边由莉 : 尽可能小声,不惊动邻里。
“您可能觉得难以理解,但现在木林小姐的人身被控制了,而她本人还不知道这一点。对方威胁我说,一旦我同木林小姐直接联系,就伤害木林小姐。”

”诶....!怎么会....小姐您是怎么知道的...!“

川边由莉 : “我能进去说吗?在门口的话,多少……”有些顾虑地环视左右。

过一个说服或者信用吧

川边由莉 : cc<=40 哎 (1D100<=40) 奖励、惩罚骰値[0] > 10 > 10 > 困难的成功

”....嗯....好吧...小姐您稍等一下,我这就为您开门...“对面似乎有点着急,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吱呀
一位成熟的夫人为你打开了房门。

川边由莉 : 微微欠身。再次,“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川边。这位先生同我一起,他也能进来吗?”
职业地,忽略了对方的轮椅的状况。

点了点头,告诉了木林夫人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职业是记者

”很抱歉,因为我行动不方便,所以不好轻易开门...呃这位小姐...和....“看到番了之后她顿了顿”还有这位先生,你们怎么称呼?“

”我叫木林成美,你们快请进来吧...“

”抱歉打搅了,但是现在情况比较紧急。“

川边由莉 : “谢谢您。不麻烦您招待茶水了。我们可能马上就要出发去找令媛。”
进入房间。以尽可能不失礼的态度扫视玄关和客厅。

川边由莉 : (确认家庭信用,还有家庭有无父亲的痕迹)

房间的内饰是普通的工薪阶级的水准,似乎有着两双一大一小的拖鞋摆在玄关边上。走廊上一路安着扶手。

川边由莉 : “木林女士,谢谢您。同您长话短说吧。可能很难以置信,您应该有印象吧,在17:45的时候,木林小姐的那位和她一起出行的朋友,同您打了招呼告别吧。”

木林太太一边推着轮椅一边迎着你们进入客厅。

”诶...是这样....所以,诗绘香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川边由莉 : “那位并不是木林小姐的朋友。那位只是一个相貌极其相似,并且熟知木林小姐的状况的人,是绑架犯的同谋。”

”诶....?“

夫人明显地困惑了起来

川边由莉 : “如果您有她那位朋友家庭的联系方式,您可以很快确认这点。”

”可是...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个的?诗绘香她有和你们说什么吗?“

川边由莉 : “因为当时那位绑架者正在同我通电话。”

”这....“

川边由莉 : “以至于我听得清清楚楚。‘木林阿姨,那我就先下楼了,等下诗絵香要催我了。’”

”那个...这个....我不是很明白....前面的那个...不是时雨小姐吗...“

”这个...好像当时时雨小姐是有这么说过....当时她就是和你在通电话吗?“

川边由莉 : “是的,只是相貌相似的其他人物。如我所言的,您现在就可以立刻同那位时雨小姐通电话来确认这件事。”

川边由莉 : “想必现在时雨小姐,还在自己的家中,或者其他的什么地方,但并不是同您的女儿在一起。”

”联系方式的话...我是没有...但是...说不定诗绘香她...我能打电话联系看看吗?“

川边由莉 : “不行。有可能会给您女儿带去生命危险。请务必克制。”
在茶桌边轻轻鞠躬。

”这样吗...“她伤心地低下头。

川边由莉 : “我想同您确认两件事。”

川边由莉 : “首先,今日是星期日,明日是星期一,也就是登校日。那位假的时雨小姐是以什么理由让您相信,学生在这样的日子可以不去上课,而是去郊游的呢?其次,当然是更重要的,她们说她们去哪里呢?”

川边由莉 : 同时在笔记本上写,“有办法通过这里的某些东西来寻找诗酱的位置吗?”

川边由莉 : 给番。
连笔一起。

番递了笔记回来“如果有什么冒牌货接触过的东西的话会比较方便,这样可以排除一些干扰项。”

”联系方式的话...或许我可以问问她的班主任...不过时雨小姐没说要去郊游啊?...她们说是要去市中心和班上的同学聚餐,吃完了就会回来...”

川边由莉 : “啊……。是用这种借口。”

川边由莉 : “这位时雨小姐,莫非是茶艺社?”

“嗯....好像是有说过?啊对对,好像是有说过茶艺社。”

川边由莉 : 再次在笔记上写,“对方进过这个屋子,有可能碰过这张桌子。还有可能穿过我目前穿过的这双客人用拖鞋……如果没有穿番先生穿的这双的话。”

川边由莉 : 在桌下悄悄地把一只鞋子脱给阿番。
再写。“还有门把手。”

川边由莉 : “内侧一面。”

“.....”他婉拒了先去尝试探测鞋子上的可能性,向木林夫人请求了调查门把手的同意。

川边由莉 : 同时稍微解释。“您知道您女儿偶尔会参加社团的‘线下会”吗?我们就是那个契机认识的。所以她自己社团的人,我们多少认识,其他社团就……”
然后关于绑架的动机的解释。“就我们所知,您女儿有一位后辈叫作‘结’。对方绑架您女儿的目的,多半是为了绑架那位‘结’小姐,打听更多的消息。”

川边由莉 : “如果不现在惊动他们的话,多半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您女儿的性命并不是他们的目的。但是如果惊动了就是另一回事了。”

“唔....虽然我有听她说过社团的事情,但是没有太详细呢...但是真的不报警也可以吗?如果..”

川边由莉 : “当然可以报警,但必须在‘木林小姐没有按时回来’的情况下。”

在你们调查期间,番找到了诗絵香房间的门把手,背对着你们进行了调查
然后不一会儿....
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川边由莉 : “他们说您女儿会在晚上返回,如果他们打听到了足够的消息,那是可能的。但情况比较糟糕的话,那就很麻烦了。请报警。”

川边由莉 : “同时,到那时候也请联系木林小姐。”

“嗯....可以的话,两位能留一个联系方式吗?”

川边由莉 : “啊,那是当然。”留下名片。
继续说刚才的话题。“对方可能拒接,也可能会用‘极其像您女儿的’电子合成音’和你们报平安,找借口,说您女儿暂时不回家。”

川边由莉 : “请您注意,无论电话中您女儿怎么说,如果不回家,那时您和您先生就该了解,您女儿依旧处于被绑架的状态。请不要刺激绑架犯。”

川边由莉 : “当然……如果能回来的话就再好不过。”

“这....”

"虽然....我还是不太相信诗絵香她真的被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同学绑架了....但是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我相信你们....如果两位说的事情发生了..."

川边由莉 : “谢谢您的理解。还有一件事。您可以交待我来过,但请您不要对任何人透露,这位番先生来过。”

“哎....”

“好吧...”

川边由莉 : “番先生,指纹采集好了吗?”

“我这边的工作做好了。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川边由莉 : ……多少有点麻烦,和山田打电话。

川边由莉 : 为了让对方理解事情的严重性,节选部分录音,请对方听。
包括一些“对方当时的措辞”,以及“威胁我们的措辞”。
但省略了威胁的具体内容。

木林夫人愣愣地听着,眼眶看着就红了起来。

“这....怎么会这样....”她伤心地捂住了脸。

川边由莉 : “请您镇定。我川边由莉,保证还您一个全须全尾的女儿回来。”

川边由莉 : “以我的性命。”

川边由莉 : “只是那件事,请您务必答应我。无论之后您选择报警,和电话中的绑架犯交涉,怎么都好——”

川边由莉 : “您不能对任何人说,我以外,这位番先生也来过。”

川边由莉 : “包括今晚【您女儿回来的情况下】。”

“川边小姐...你们是要现在去找诗絵香吗....谢谢你们....不仅特地来告诉我...还要为了那孩子...”她抽了几张纸巾擦干净手和脸,握住了你的手

“拜托你们了...川边小姐....番先生...”

川边由莉 : “不,应该做的。大人有不让孩子们遇到危险的义务。”
尽管自己也不算大人……

川边由莉 : “那么,时间有限,我们先告辞了。”
临走前确认时雨的全名。

木林夫人再一次对你们表示感激,并告诉了你们时雨的全名,时雨元音。

川边由莉 : “运气最好的情况下,今晚就能回来了呢。”
但是是对我们而言运气最差的情况,就是了。

川边由莉 : “如果回来的话,请您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好吗?”

“嗯....我会的...拜托你们了....要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我也恨不得和你们一起去。”

川边由莉 : “请您照顾好自己,诗酱也一定不想让妈妈担心的。那么,先行告辞了。”

川边由莉 : 示意番先生。
出门后同阿番确认一下二重身的位置。

番先生也向木林夫人简单告别,跟在你身后离开了。

番告诉了你,他从门把手上得到了诗絵香和冒牌货两个人共同的信息特征,根据这一线索找到了她们的路线。

川边由莉 : 仔细一想,信息特征,四舍五入不就是遗传因子吗?这个番先生肆意检查女孩子的遗传因子,真恶心。

似乎...一路延伸到了城市的北边,你们熟悉的那个高中附近。

------save-------
« 上次编辑: 2022-07-21, 周四 14:49:24 由 清水 »
“F’istorum etta relgelis monad kondor
          P’htagn ai ai m’lkunda
       etta voris yon vombis ai ai
            Aklo si’azasta toroth
      ai ai y’lgnhu finitie mortis ai
     f ’thagn ai kondor mortis idi ai”
————————————————————————————
COC6版玩家用整合手册V1.7
COC7th全自动计算卡人物卡V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