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设】无貌之境的众神  (阅读 13548 次)

副标题: 逐渐开始不说人话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7
  • 苹果币: 4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世设】无貌之境的众神
« 于: 2014-09-12, 周五 23:34:15 »
  无貌之境的众神



  当疯修女弥朵拉来到圣城时,她对人们说——

  “兄弟们,你们可知道?在凡人筑起圣坛,歌颂和祈祷的时候,夜晚的妖精们在偷笑,苍穹的天使们在沉默。
  一切祈祷无法传至光辉的天穹!一切颂歌不能响彻寂静的黑夜!
  宗教之于人是什么?一条容不下第二人的桥或是一座没有基座的塔。
  神之于宗教是什么?一条容不下第二人的桥或是一座没有基座的塔。
  信仰值什么呢!信仰并不值什么。
  兄弟们,请听我说!
  你们所信的是什么?是牧羊者所说的话语。
  兄弟们,不要再相信牧羊者们吧!那话语是站不住的!
  应当相信心,而不是相信话语。难道一颗炽热的、太阳般的心,不比那话语更值得相信?心是生在话语之前的。
  现在,我在这里告诉你们,一切称神的事物——不过是一种虚幻!教士说谎太多。”



  神与起源

  在无貌之境,众神更像是一种象征,实体的力量,而非一个具体的存在个体,因为这个缘故,这些神祇们也被统称为“无貌之神”。事实上,无貌众神并不像其他物质世界的神祇那般居住于其他界域,她们实际上就居住在无貌之境的每一个层面之中,只不过众神居住在层面的一侧,而凡人则位于另一侧。只有通过入梦或冥思,以及借助法术力量,一个凡人才能够得以谒见众神的圣相。

  根据其神座的起源,无貌之境中的众神可以分为三个种类。第一类是原座之神,它们又被称为旧神,先于凡人之前诞生,其神座生来即有,随着层面一起诞生的神祇,通常被视为层面本身的,或者某种原始力量的化身。第二类是铸座之神——又称为新神,它们原本是凡人,但通过漫步梦境,向整个梦境献祭并成功飞升,以自身力量升入神座,居于神位。第三类,也是最后一类,被称为篡座之神,又称为篡神,在某些场合也被蔑称为次神,伪神,它们是寄生于其他神祇的残骸,居于他人之巢而登上神座的神祇。

  但不管是何种起源,神祇对于凡人而言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凡人无法得知神祇之间究竟孰强孰弱,因蝼蚁无法分辨两座山峰的大小。每一位神祇都有自身的欲望,也总是会与其他神祇敌对或冲突。神祇的本性被它们的神座所束缚,它们在获得力量,剥离了自己的凡人性(或根本就没有凡人性)的同时,也失去了选择的权利,神祇的本性是被神座“赋予”的,因此以另一种角度来看,神祇是被捆绑在神座上的永生者,“座”的囚徒。

  在无貌之境中,神座的数量是有限的(就现在而言,可能只有六座),一尊神座可以容纳多位神祇,这些神祇通常两两成双,彼此互为反面。目前而言,一尊神座可以容纳的神祇数量是未知的。与其他物质世界的神明类似,无貌众神同样可以被杀死,但它们不会被完全消灭,只有当这一层面的神座被摧毁时,与座绑缚的神明才会完全消失。神座规定了神祇的权能与本性,但也揭露了神祇的弱点,每一位神祇都必须被一种与其本性相反的特性方式所弑杀,而这种方式与它的权能与神座密切相关。例如,舌中之口是无形体的大群之神,泯灭个体意志,以群体心智代为掌控,无限滋生繁衍的巢群之母,弑杀她的方式只有将她分裂成无数个唯一而单独的个体,令她无法聚集成群,从而令大群自行消亡。

引述: 边栏:在D&D规则中的无貌众神
  在D&D规则中的无貌众神与其他世界设定中的神祇略有不同,尽管它们中的某一些有相对明显的阵营偏向——例如执枷人偏向于守序——但实际上,无貌众神没有阵营,也不会限制牧师与信徒的阵营,它们只有自己的神职与领域。每一位无貌之神都总是允许任何阵营的牧师,只要这位牧师对它本性中的一面献上发自内心的敬拜,视之为自己的处世之道,并且足以聆听它的话语与召唤即可。

  即使如此,对于那些有着明显阵营偏向的神而言,相反阵营的牧师尽管不是完全不存在,但数量依旧非常稀少。因为有时候,追随这位神祇本性中的一面这一行为本身就与一种阵营的处世观相符合。例如秩序之神(或者说执枷人)几乎不可能有混乱阵营的牧师,因追随秩序之神的本性本身就是一种守序行为。



  神与神名

  在无貌之境,每一位神祇都有两种,或者说三种名字,“通名”,“别名”与“真名”。有时,神祇的通名和别名被归为一类。

  “通名”是这位神祇在普通人口中的名字,它们简便,直接,明确,朴素,不具有任何力量,通常只简单地点出神明所司掌的神座的主要性质,并且也便于人们理解。牧师和祭司们在传教时会使用这一名字,因为无论是在无貌之境,还是在其他物质世界,绝大部分普通人都没有能力理解神明的别名与真名所蕴含的神秘意义与力量。并且以通名称呼神祇是最为安全的,它不会引起神祇的任何注意,即使以通名咒骂神祇,也不会招来神祇本尊的报复。有些时候,两位神祇的通名可能相同或相似,这往往也代表他们所司掌的力量性质相同或接近。

  “别名”是神祇在其祭司、牧师,以及通晓教义,或者对神秘知识有所涉猎之人(例如巫师)口中所称的名字,它比通名更加接近神祇的本质与本性,更加准确、真实,并且含有力量。一尊神祇会拥有许多个别名,通常而言,普通人也有可能得知神祇的别名,但无知者往往会因为其拗口与难懂而弃之不用。别名也是神祇公开的名字,它虽然含有力量,但还不足以引起神祇本尊的注意——而最多只会引起神祇眷属或侍者的注意。在举行宗教仪式、秘教仪式,或者神秘仪式,献上祭祀时,通常会使用神祇的别名。使用别名称呼神祇往往表示,称此名者与神祇之间的距离比其他人更近,或者只是因为称此名者的学识更加渊博。

  “真名”是神祇独一无二的名字,每一位神祇都有一个真名来描述其本质和本性,它是神祇所司神座一面的显现,作为神祇的证明。若这位神祇原本是凡人,那么他或她身为凡人时的真名会因此而消灭,这也意味着神祇被神座所束缚,其凡人性已经献祭给神座。称呼神祇的真名几乎一定会引起神的注意,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神祇都不会真的只因为真名被称呼就干涉物质领域。通常,只有在进行力量极大,极重要的秘教仪式,或对神发下血誓时才会口称神祇真名。而以神祇真名对其辱骂者也必将承受神之怒火。即使是在神祇的教派内部,也只有极为高层的祭司才有权力得知神祇的真名。

  使用何种名字称呼神祇,也是区分普通教派和秘教的重要标准。秘教不但往往与魔法力量有着必然联系——一些法师派阀本身就是秘教组织——并且均会隐藏自身,掩人耳目,以避免其秘密外泄,因当秘密暴露于外时,不仅会令秘密失去力量,而且还会引起恐惧、混乱与不必要的灾祸。



  神与秘教

  在灰城,“秘教”是一个与神秘与隐秘知识紧密相关的名词。在狭义上,它指代灰城七神的秘密教派,那些知晓七神真名,神座,与梦境奥秘的祭司组成的团体,这些团体有的属于七神的官方宗教,由通晓秘密的高阶祭司与牧师组成,而有的则由隐秘知识的追求者与通晓者组成,而有的则干脆就是上层区的法师派阀。在广义上,秘教这个词指代所有追求隐秘知识的团体组织。在这里,“隐秘知识”的定义包括魔法(无论奥术还是神术,魔法的存在可能是最常为人所知的隐秘知识,但普通人仍然无法触摸到真正魔法的入门之道),七神的真相,灰城的各种秘密,梦境世界,诸界,精神与心智的奥秘,象征与符号,心灵异能,以及灵性存在。

  这些秘教组织无一例外都要在普通人面前隐藏自身的存在(哦,或许法师派阀没有太大的必要,因为他们本身就会用法师这个身份来掩盖自己),来完成他们的目的,因为秘密一旦暴露就会失去力量。每个秘教组织最终的目的都不尽相同,有的是为了侍奉神祇以容沐神的荣光,有的是为了寻找升华之道,有的是为了长生不死,有的则是为了通过隐秘知识攫取世俗的权势,还有的则想要探寻无貌之境外的世界,得知诸界的秘密与真相。一些秘教组织愿意与凡俗世界和平共处,而另一些则只是将凡俗世界视为予取予求的牧场。
引述: 边栏:D&D人物与秘教学识
  在没有DM以剧情方式告知的情况下,判定一位玩家角色是否知道各种隐秘知识时,要视其在“神秘知识”或“宗教知识”上的等级而定(对于5版则是奥秘与宗教技能的加值),二者取其高即可。这无需进行检定,只需要角色具有对应的技能等级或加值,就可以将对应的信息视为已知晓的知识。同时,角色所知的知识与她们的对应技能或属性加值互为因果关系,不仅是“她们拥有这些技能等级所以得到了这些信息”,同时也是“因为她们知晓这些信息,所以她们在对应技能的等级上达到了对应程度”——即DM有权力要求一个只是在人物背景里写上“我幼年时被一个法师收养,得知了许多隐秘知识”,而对应技能没有任何加值的玩家重新修改人物卡。
3版5版能得知的信息
技能等级0+0常识
技能等级1~6+1~+3初级隐秘
技能等级7~12+4~+6中级隐秘
技能等级13~18+6~+9高级隐秘
技能等级18以上+10及更高至高隐秘
常识:魔法的存在,诸神的通名,无法知道更深一层的隐秘知识。
初级隐秘:诸神的一个别名,魔法的分类(神术和奥术),魔法的学派,心灵异能的存在,粗浅的象征学,符号学,梦境世界和灵性存在的基础知识。
中级隐秘:诸神的更多别名(并且能将它们联系起来),心灵异能的更多学识,进一步的神秘学知识,对梦境世界和灵性存在的进一步了解。
高级隐秘:诸神的真名,精通神秘学知识,知晓甚至于亲身进入过星界,经常接触灵性存在。
至高隐秘:诸神的真实,诸界的结构,创世之力,可能亲自接触过世界记忆。
« 上次编辑: 2020-09-13, 周日 23:17:50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7
  • 苹果币: 4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灰城众神
« 回帖 #1 于: 2014-09-12, 周五 23:34:23 »
灰城众神


显神:现存之神

  显神是被如今的灰城人所知晓并敬拜的神祇,每一位显神都在神殿区的布道圆环立有神位与神座,余烬之城必须承认并容忍她们的教派与信徒,这是灰城建立之初,七位显神定下的盟约:她们在此永不致被人遗忘。显神掌控了灰城的时间,以“七”作为神圣的数字确立无限循环的时间之环,彻底杜绝灰城旧神对这座城市的现实施加干涉的可能。每一位显神的神座都掌控神圣七日之中的一日。

  秩序之神
  “道路正因为有其尽头与边界才是道路。无限延伸,永无止境的道路只不过是另一片原始的荒野。”
  别名:法典,铸笔者,披链者,束缚与受缚之神
  真名:执枷人(The Shackleholder)

  灰城的秩序、法律与契约之神,掌管秩序、统治、法律、文明与审判。他司掌灰城神圣七日中的第一日,他以刀笔刻下每一个循环的起始,又以锁链圈定每一个循环的结束,他铸造神圣七日的框架,他是书写万物之神,不容违抗的契条。
  秩序之神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手持锁链,一手持羽毛笔,衣冠楚楚的笔挺绅士。他的圣徽是受缚之手——被枷锁缚住的双手,一手执笔,一手执匕首。
  在灰城,秩序之神被认为是法官、骑士、商人和士兵的守护神。通常来说,秩序之神的信徒都尊奉秩序与规则,他们普遍相信世界与文明建立在秩序和法律之上,只有在必要的约束之下,世界才能达到完美与至善。一部分苦行者也狂热地崇拜他,他们用锁链捆缚自己,在身上刻下伤疤,冀望能在钢铁的束缚之中寻求内心的安宁。同时,他在某些场合也被认为是代表着钢铁胜于血肉的神祇,他象征着钢铁般的信念,超越肉体苦痛的意志与卓绝的坚忍。
  在秘教教义之中,秩序之神的真名为“执枷人”。他是盲眼之神,写就既定秩序之神,划分界限之神,书契守约之神,以枷锁与刀笔楔刻世界之神。执枷人是锁契神座的司位者,设下界限之人,建造围栏之人,定义秩序与规则的受囚禁者与囚禁他人者,其反面为角冠之王。他以身上的伤疤为笔,体内的鲜血为墨,起草七尊显神的盟约。
  他的秘仪神相是浑身缠满锁链,双手绑缚铁枷的裸身囚徒,身上刻满以墨汁写就的疤痕,这疤痕甚至复盖了他的双眼,却能让他手执刻笔,在面前的巨石上书写万事万物。契约的链条从他身后垂下,链条内侧是世界,链条外侧是虚无。



  治愈女神
  “时间说:消逝吧;然而一切生命要求永恒,要求深邃的永恒……”
  别名:金枝,常青之藤,孤独之藤,未孵之种
  真名:未诞之枝(The Unborn Branch)

  灰城的生命、丰饶与治愈之女神,掌管植物、家庭、母亲、成长、生命与治愈。她执掌灰城神圣七日中的第二日,她以发芽的树苗宣告七日的次始,她是满溢生命之神,充满慈爱的女神,母性力量的象征。
  治愈女神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手持倾倒的水瓶,一手持黄金槲寄生的白衣女子,身材丰腴,象征哺育万物的母亲。她的圣徽是黄金之枝——发芽抽条的金色种子。
  在灰城,治愈女神被认为是医师、药剂师、妻子、母亲与看护者的守护神。她也是那些未出生的孩子、夭折的婴儿的守护神,母亲们向这位金枝之神献上敬拜,祈祷她能保佑自己腹中的孩子。大多数治愈女神的信徒都是善良的,他们往往相信善待他人是有价值的,疾病和伤痛是可以被驱除和抚平的。
  在秘教教义之中,治愈女神的真名为“未诞之枝”。她是独一生命之神,来生与循环之神,以唯一个体拒绝侍奉大群之神。她是枝木神座的司位者,母性神座的半爿,个体意志的象征,生命可能性的种子,母性所抚育的子嗣,其反面为舌中之口。她也是无始无终的生命之神,舍弃延续种群的责任,背叛原始古老的本能,作为个体凌驾于种族之上,只希求自身的生命永恒。她是渴望出生,渴望长生之神,她是舌中之口尚未生出的最后子嗣,对母亲举起反旗的女儿,也是唯一身为旧神之子却背弃旧神,与显神结盟的神祇。
  她的秘仪神相是正从种子中探头的金色枝芽,被埋葬于无尽大地之中,其周围是恣意生长,狂乱不休的暗红枝条,于这混沌黑暗的丛林中,唯有未诞之枝是独一的洁净与光。无人能够知晓未诞之枝成长后的模样,她以显神之位篡夺母亲舌中之口的神座,但却因此永远处于出生与未生的夹缝中,不得生,亦不得死,是为永恒。



  欲望女神
  “所有生命都欲消耗其他生命来延续自身。当生命吞食时,它便狂喜。”
  别名:狂喜之杯,血潮之杯,祭礼之杯
  真名:圣餐(The Eucharist)

  灰城的欲望,欢宴与享乐之女神,掌管愉悦、爱情、体验、艺术、放纵与情绪。她执掌灰城神圣七日中的第三日,在治愈女神所代表的生命之力后而来,她象征生命过程中邂逅的所有体验,包括喜与悲,愉悦与痛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算是一位另类的命运女神。
  欲望女神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穿着华贵礼服,斜倚在座椅上以金杯啜饮美酒的美貌贵妇,她的身后是弥漫着靡靡之音,有着无数男女翩翩起舞的奢靡舞池。她的圣徽是盛血之杯——一只盛着红色液体,装饰以宝石与珍珠的金杯。
  在灰城,欲望女神被认为是瘾君子、狂人、屠夫、贵族、美食家和浪人的守护神,所有痴迷于感官体验与享受,耽溺于欲望者都向她献上祈祷,她代表的欲望多种多样:肉欲,食欲,爱欲,以及奢华的享乐欲。她是奢靡浪费之神,为了满足一己之欲望便能毫不犹豫地消耗挥霍其他生灵的血肉甚至生命。任何穷奢极欲者都在追奉她的行路。此外,一些寻找新奇体验,追求热烈的浪漫邂逅,以及甘美爱情的吟游诗人或贵族小姐也是她的信徒,但实际上她不仅仅掌管爱情,也掌管由爱衍生的憎恨与嫉妒,她乐于见到凡人深陷爱河不能自拔,也喜爱看到他们被妒恨之火炙烤。
  在秘教教义之中,欲望女神的真名为“圣餐”,她是不知餍足之神,吞吐生命之神,啜饮血肉之神,追寻生命腐烂瞬间的芬香与入口即化的酥烂甜美。她是杯皿神座的司位者,无法填满的流血金杯,对万事万物的渴望,生命本身欲望一面的象征,满溢的存续之欲求,其反面为镇魂歌。她垂涎未诞之枝的生命,为她那处于永恒夹缝中的生命感到狂怒与着迷,欲噬而不得。她也是溺血之神,吸吮生命之神,暗黑飨宴之神,她象征对生命的空虚渴望与贪婪,是七尊显神中最危险,怀有最大欲望,对凡人有最大恶意的一尊。
  同时,一些专注于探寻血肉奥秘的外科医师与炼金术师也向杯献上祈祷,希望能够从她的狂奢欲望中捞取一丁点关于活物血肉构造的智慧与秘密。除此之外,圣餐也是所有沉醉于活物血肉的不死生物的守护神,例如食尸鬼,吸血鬼等。
  圣餐的秘仪神相为两只上下悬空的金杯,鲜血从上方金杯中流泻而出,在空中扭过诡异弧度被下方金杯吸食吞收,在两只金杯周围是无尽带肉血骨,间或有模糊阴影在尸山肉海中饕餮飨宴。



  战争之神
  “战争永不终结。”
  别名:得胜者,众刃,白骑士,至力之人,不悯者
  真名:战车(The Chariot)

  灰城的战争、力量与征服之神,掌管战争、战斗、武力、冲突、胜利、征服和破坏。他执掌灰城神圣七日中的第四日,他扫平欲望女神所打造的华贵殿堂,摧毁她奢华的餐宴之厅,荡除一切腐朽浮沫,将真正面目归还于万物。
  战争之神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位身着银白铠甲的骑士,高举一柄长剑指向太阳,他的脚边是折断的刀刃、旌旗与铁锤,背后是战车如群,长枪林立,是千军万马,是奔腾的钢铁洪流。战争之神的圣徽是利刃之梯——三把从低到高排列的弯刀、长剑和长枪。
  在灰城,战争之神被认为是战士、骑士、佣兵、帮派分子,以及一切持兵器者,以武力为荣者的守护神。战争之神是一位绝不回避冲突,永远正面应对的神祇,而他的信徒也大抵都如是。这些人毫不畏惧,总是喜欢造成并且正面解决冲突,而非回避与化解。任何喜欢以力量压倒他人者,追求力量者也都等同于在行战神的追奉。即使并不信仰这位神祇,灰城的战士们在开战之前通常还是会向他低声祷告,以祈求战斗的胜利。
  在秘教教义之中,战争之神的真名为“战车”,他是不容违逆之神,无物可制之神,破而后立之神,力量、冲突与胜利之神,掠夺万物的征服神。它是象征父性之神,众刃神座的司位者,摧破一切,征服一切,抗争一切,争斗的起点,其反面为抱尸人。他是掠夺者和征服者,他永不怜悯,屠刀永不放下,永远高高擎起。他的使命是征服本身,他将在一天黎明时开始征服,掠夺一切,而在午夜时将得来之物尽数丢弃,在新的一天再次开始征程。
  战车的秘仪神相是拼接在一起的双面人,分别朝向昼与夜两个方向,战车身披伤痕累累的铁甲,不以真面目示人,他的下半身熔铸在钢铁战车之中,向昼一侧手执刺剑指向太阳,向夜一侧则高举弯刀比拟弯月。他的圣徽是交叉的刺剑与弯刀。他曾经师从于抱尸人——这位最为古老的铸座之神——学习关于冲突与征服的知识,抱尸人教导他战争的本质,并阐述了消弭争斗之道。在聆听过导师的教诲后,战车以长剑刺穿抱尸人的身躯,并大声说出自己的行途,他每在自己的导师身上插上一把剑,就说出一个词。在插完七把长剑后,战车迈过抱尸人的身躯,登入争斗与征服之道,成为争斗本身。



  锻造之神
  “金属熔化后才可锻打成形,种子成长势必先顶破土壤,水亦要先冲出容器方能不息流动。”
  别名:锻锤,辉焰之锤,铸日匠
  真名:启明机关(The Enlightened Machine)

  灰城的锻造、钢铁与工艺之神,掌管铸造、工匠、工具、熔炉、机械、火焰和工艺。他执掌灰城神圣七日中的第五日,他收集战争之神留在身下的残破事物——刀剑、残垣、车轮、钢铁,熔融重铸为全新造物的一部分。他是掌管再造与重生之神,也是改变、进化与精进完善之神。
  锻造之神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位肌肉精壮而结实的工匠,面前是放置着熔融金属的铁砧,他本人则高举铁锤。他的背后是一座火焰熔炉,放射着永不熄灭的光与热。有时,他也被描绘为矮人,因为矮人对金属与岩石的工艺最为熟稔,这与锻造之神的教义不谋而合。锻造之神的圣徽是燃烧齿轮——一个中央燃烧着烈焰的黄铜齿轮。
  在灰城,锻造之神被认为是工匠、铁匠、手艺人、药剂师、炼金术师,以及任何制造业者的守护神,创作者也祈求他的庇佑。锻造之神代表一种对创造的探索——他所行的一切事都是为了创造与创作,达到至善至美的境界。工匠们敬奉他的心魂,力图在自己的技艺上达到极致。绝大部分矮人都是锻造之神的信徒,一些半身人或侏儒炼金术师与药剂师也向他献上祈祷。
  在秘教教义之中,锻造之神的真名为“启明机关”,锻造万物之神,改变与进化之神,擢升与重塑之神,击碎又重铸容器之神,瑕疵与完美之神。铸炉神座的司位者,解构万物,重铸万物,设计万物的智慧机关,其反面为深渊之腑。在灰城的初始战争中,他修复并重建了被击碎的灰城,制造了城市的表皮。但启明机关同时也身负诅咒——他孱弱无力,仅以自身无法做到任何事情,他必须仰赖他的造物行事,他的本性是创造与依赖,他创造可令自己依赖之物,但他的造物总有瑕疵,总不完美,总会背叛,总会离去。因此启明机关无法停止创造,他永恒深陷于创造造物,而又被造物背叛,复又创造新的造物的无限循环中。一些启明机关的信徒着眼于他的悲剧,他们坚信自己应当抛却一切工具与外力,仅仅锤炼自身,向内寻求完美之境,让自己变成照耀万物的太阳,这些专注于锤炼自己的苦行者往往是在灰城不为人知的所在之处默默修行的僧侣或修士。
  启明机关的秘仪神相是一架巨大机器,由无数的齿轮、铜管与锅炉组成,在其炉膛内部伸出无数握持着铁钳与铁锤的手臂,无休止地敲打着炉心中光辉如太阳的焰团。



  知识女神
  “愚者解而不知,智者知而不解。”
  别名:拾页之女,大司书,原初魔女
  真名:虚母(The Nihility)

  灰城的知识、历史与奥秘女神,掌管知识、智慧、预言、历史、魔法、神秘与心智。她执掌灰城神圣七日中的第六日,她见证与洞察世界的种种变化,为万事万物指引前路的与方向,她知晓未来,但知识女神从不开口说话,从不妄言妄听,她不讲述,不自语,她只书写。
  知识女神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位身穿长袍,头戴兜帽的女性巫师形象,她手持红色长杖与白色书本,身处无限延伸的大图书馆中,她的脚下踩着六芒星形状的魔法阵,身边围绕着发光的星辰。她也经常被描绘为精灵,因为她是一位富有洞察力的隐秘之神,代表了精灵避世的守则与悠久的魔法传统。她的圣徽是守秘书——一本镌刻着紧闭眼瞳的紫色大书。
  在灰城,知识女神被认为是抄写员,档案管理员,巫师和他们的学徒们,学者,以及文书工作人员的守护神,一些以占卜与预言为业的人也向知识女神献上祈祷。积极地寻求知识、智慧与奥秘的人有时也自认为她的信徒,一些私人侦探、调查员,乃至一些巡骑营的警探都会敬拜她,希望她为他们指点前路。有时,知识女神的圣徽也会被重绘为一盏燃烧着明亮紫色火焰的提灯,火焰的中心有一只虚无缥缈的眼瞳。灰城人想要表达“前路未卜”时也会借用这位神祇的尊名,他们会说,“你怎么不去问女神(在这里特指知识女神)?”但人人都知道知识女神从不回答。
  在秘教教义之中,知识女神的真名为“虚母”,漫步无穷之神,洞见世界之神,明晰灵知之神,指引道路之神,踏步阶梯之神。她是银钥神座的司位者,揭露秘密真相之人,开启门扉的钥匙,其反面为伪身渡鸦。虚母与伪身渡鸦是一对互为反面的同阵营神祇,她或是唯一能得知未诞之枝形貌之人,也是唯一知晓圣餐终极欲望之人,也是唯一掌握伪身渡鸦真身之人。但她保有这些秘密,并且绝不外泄。在秘教,她也被作为真实的守秘之神被敬拜,她也照拂与魔法奥秘有关的誓言。
  虚母的秘仪神相通常是位于一只巨大眼瞳中的女人,身披紫色长袍,留黑色长发,以背脊示人,手执一本黑色大书正在书写,身边摞满同样的书籍,书本封面上镌刻着紫罗兰花,一道阶梯自她的脚下向前后延伸,没有尽头。



  阴影女神
  “切记,或以帷幕藏匿真实秘密,或以幻象蒙蔽愚者双眼,然上策乃两者皆施。”
  别名:千面,妄念鸟,归夜者
  真名:伪身渡鸦(The Illusory Crow)

  灰城的阴影、欺骗与守秘女神,掌管黑夜、阴影、计谋、欺瞒、盗窃、秘密与隐匿。她执掌灰城神圣七日中的第七日,为神圣七日画下句点,拉起遮盖一切的帷幕,将已经过去的时间掩盖,不让凡人追寻过去,而是将他们赶往前方,揭开新一周的序幕。
  阴影女神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位隐藏在黑色帷幕之中的女性,透过半透明的帷幕,能够看到她曼妙的身姿剪影。所有阴影女神的神相都不会揭露她的真正面目,无人能够得见其面目,因为这位女神的每一寸身躯都被笼罩在秘密与阴影之下。她的圣徽是破裂面具——一张由四半不同面具残片拼成的诡异面具。
  在灰城,阴影女神被认为是窃贼、刺客、骗子、说客、小丑、幻术师和情报贩子的守护神,她收集一切秘密,但与知识女神不同,她从不为他人指引前路,而是以厚重黑幕将道路阻断。绝大多数在街头游荡生活之人都会对她献上敬意,因为他们能够窃盗成功,或从巡骑营的搜捕之下全身而退,也都是她的一时兴起所致。她是欺瞒、秘密与诡道之神,有人认为她是灰城之中力量最大的神祇,因整个灰城都笼罩在秘密之中,而任何希求秘密者,或隐藏秘密者实际上也都是在向她献祭。
  在秘教教义之中,阴影女神的真名为“伪身渡鸦”,藏敛与守秘之神,铭记失却之神,编织虚妄之神。她是银钥神座的司位者,锁闭门扉之人,降下帷幕之人,其反面为虚母。伪身渡鸦与虚母是一对互为反面的同阵营神祇,她被执枷人的锁链所捆缚,不得不为神圣七日画下句点。她掩盖一切,将已经过去的时光藏于自身羽翼之中,使它们不致被诸位旧神的梦境侵入。她隐藏灰城的秘密,将旧灰城移入梦境,抚平世界的所有皱褶与伤痕,避免凡人通过裂口潜入真实所在。
  伪身渡鸦的秘仪神相是一只戴着面具的巨大乌鸦,羽翼上缀满不同表情、颜色与形制的面具,她的双脚被执枷人的锁链捆缚,无法飞翔,她背后是一片漆黑夜幕,悬挂着漩涡状的扭曲众星。




隐神:已逝之神

  隐神是已经死去、被遗忘的神祇,她们在争斗中失去生命、灵知、权柄与神座,遗体被伪身渡鸦缝入灰城的表皮之下。但隐神并未彻底消失,她们仍然对这个城市有着强大的影响力,隐神的力量在无形之中蔓延,在显神的阴影中慢慢扩张。或许只需一个契机——一个由凡人参与的契机——某位或者全部隐神就能够从虚空中回归,倾复显神的统治。隐神没有通名,其传说只在最隐晦的秘教典籍之中被以别名提及,灰城的绝大部分普通人都无从知晓隐神的存在,就连那些秘教组织的成员,也只是简单知晓隐神的别名,而且往往不能将同一位神的不同别名联系起来。只有最精通神秘学识之人,才能够有幸得知隐神的真名与其事迹。

  角冠之王(The Horned King)
  别名为鹿王,狂猎,牧群之主。角冠之王是混沌与追猎之神,渴慕与践踏之神,永世追逐之神。他是枷锁神座的司位者,无所不至的游历,原初的荒蛮法则,挣脱束缚者,踏破界限者,其反面为执枷人。角冠之王曾经是无穷猎群与兽军的统领者,他的天性是强力,是游猎,是探寻,是踏破一切阻碍,他是绝不停歇,永远追逐猎物之神,但他的猎物却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目的,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是试图追逐并猎获不可能被猎获之物的神祇,他能抵达一切不可抵达之处。在灰城建立之初的战争中,角冠之王被显神撕裂,他的残躯被显神们制作成抵达未诞之枝所在之处的路标,借此,显神们获得了能够对抗舌中之口的力量。如今,角冠之王的剩余残骸被埋葬于黑湖厚重淤泥之下,他的梦境化为黑湖的湖底森林。
  角冠之王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只巨大雄鹿,身披藤蔓,鹿角巨大,如同古树枝干般虬结分叉,遮天蔽日。他的脚下是一片虚空,岩石、藤蔓与草叶纠结成道路,一直延伸到海天尽头。角冠之王的圣徽是鹿角形状的粗壮树枝。



  舌中之口(The Mouth In Tongue)
  别名为兽母,流变之母,无形之唇。舌中之口是嬗变与孳生之神,蔓延与群落之神,破却一切容器之神。她是枝木神座的司位者,母性神座的半爿,由万千子嗣组成的母体,无尽的生育者,性力之母,抚育子嗣的母亲,其反面为未诞之枝。舌中之口是无休止的繁衍、感染与嬗变之主,吞吃一切,吐出一切,她是大群的主宰,无形体的生命,是无个体心智的万众一体之母,她将溶解个体,吞噬个体,取代以群体的意志,以扩张自身为唯一目标,与角冠之王不同,后者永远无法抵达自己的目标,而舌中之口则永远无法满足自己的目标。在灰城的初始战争中,显神们设下陷阱,捕获角冠之王,触及了舌中之口唯一无法影响的存在,她没有出生的女儿未诞之枝。在被自己的女儿消解之后,舌中之口的残躯成就了两位新的神祇——未诞之枝与圣餐。如今,舌中之口已被消解为无数无法自行维持存在的个体,她的形体消灭,梦境化为了灰城深处潜藏的深邃暗巢。
  舌中之口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张硕大巨口,一条畸变巨舌自唇中吐出,舌上又有一张大口,口内又有长舌,如此循环往复,如两镜相对般无有终结。舌中之口的圣徽是口中伸出的狰狞长舌。



  镇魂歌(The Requiem)
  别名为冥后,冥灯,灰百合,灰修女。镇魂歌是葬礼女神,庇护地之神,万物终局之神,沉默哀叹之神,黯淡与熄灭之神,平息生命躁动之神,万古永恒之母,执掌安息的旧神。她是杯皿神座的司位者,容纳亡者遗骸尘灰之铅杯,知晓死之宁静,平息生之躁动,冲淡渴望,消解欲念的淡泊之神,其反面为圣餐。她是死者最后的呼吸,离开冰冷躯体的气息,飞过墓地的白鸽,先于所有亡者而亡的亡者,先于所有生者而生的生者。在灰城建立之前的诸多旧神中,镇魂歌是最平和的一位,她满足于执掌自己的领域,她从不仁慈,但也从不残忍。她不掠夺,不征战,也不攫取。她在其余信仰中的名字是死亡老妪琪耶与冥界女神菲蒂。在灰城的初始战争中,镇魂歌是最后一个被卷入其中的,最后一个被显神们宣战的旧神,也是最后一个消亡的旧神。她无死无生,即使遭到摧灭,只要世上还有亡者,她便不会消失。最终,圣餐将她置入腹内,令镇魂歌作为自身的幼婴而生,冥后方因此而消亡。她的回忆和梦境被鸦缝入旧灰城的夜幕,成为了彼处的浪人墓园与灰百合之门。
  镇魂歌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个身穿灰衣的高大女人,兜帽之下并无脸孔。她的肩上停满白鸽,双掌中捧着一朵灰色百合花。镇魂歌的圣徽是一道拱门之下的灰百合。



  深渊之腑(The Abyssal Guts)
  别名为暗黑内脏,无眼之蛇,噬己之鸟。深渊之腑是盲目痴愚之神,茫然无欲之神,混沌无知之神,独一自成之神,浑然深渊之神,没有双眼的盲神,不知身外世界的自性之神,铸炉神座的司位者,无知无觉,熔融一切,吞噬一切为己用的地狱裂口,其反面为启明机关。深渊之腑毫无知性与理性,没有任何可以用于洞察与感知外界的能力,亦没有任何有迹可寻的结构,其内在无论是在物质亦或是在灵性维度上都不可知,不可察,不可探寻。它的存在不依靠任何外力维持,它不断地吞吃并且反刍自己,便如永恒翻腾,溶解并再造自身的漆黑胃囊。在灰城众位旧神之中,深渊之腑亦是最为特殊的一位,它是游荡在无貌之境各个层面之中的虚空之灾,其自身便是一个活动的层面,神座即是世界,世界即是神座。无人胆敢敬拜于它。在灰城的初始战争中,虚母指明摧毁深渊之腑的道路;伪身渡鸦将其诱入陷阱;执枷人以锁链将其缠缚;而后战车手执启明机关所铸之矛,在它身躯上凿开七个孔窍;圣餐以血肉甘香使其心生欲望;由此而始,深渊之腑终于知晓身外世界,心中萌生欲望,便就此自行消亡,泯灭于虚空之中,其梦境化为灰城之下的深邃黑湖。
  深渊之腑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团不断翻腾的深邃黑暗,没有面目与形体。深渊之腑的圣徽是旋转不休的黑暗漩涡。



  抱尸人(The Corpse Embracer)
  别名为流泪者,永世哀哭者,给予者,七之穿刺,为苦难而哭泣的悲声。抱尸人是弱者之神,受难之神,殉道者之神,一无所有之神,垂死之神。她是众刃神座的司位者,战争的尽头,知晓争斗的苦难,暴力的罪孽而为其哭泣之神,其反面为战车。抱尸人是凋零与哀泣之神,并且也是双性神,神相兼具男性与女性的特征,她是战车所司掌的父性神座的另一侧,但抱尸人本身却不代表父性,而是代表自母性神座中流溢而出的怜悯。她是为所有弱者,受苦者,蒙难者而祈祷的慈悲之神,在灰城众神中,唯有抱尸人最为悲悯。抱尸人反对一切形式的战争,冲突与争斗,但她也知晓有时唯有暴力方可抑制暴力,这也是使她哀泣的苦难源头。与战车截然相反,抱尸人没有任何力量,她的力量早已分给所有受苦之人,而自身丁点不剩。她是给予者,从不收取,也不掠夺。在灰城的初始战争中,抱尸人虽为凡人登神,但却极力反对新神向旧神开战。但战争开始时她无力阻止,战争结束后,她自愿被渡鸦缝入梦境,为逝去的旧神们哀哭,永远在遭弃之梦中徘徊。
  抱尸人的神相通常被描绘为一位仅着褴褛布衫,并被阉割的削瘦青年,仅有一侧乳房,怀抱着苦难者的尸体。她的脸上流淌着三滴泪水,胸口与背后插着七支长剑,据说这些利刃出自她的学生,也就是后来的战车的手笔。抱尸人的圣徽是留下三滴血泪的紧闭之眼,被利剑刺穿。



  无名之神(The Nameless One)
  灰城隐神的最后两尊已不可考,无从得知她们是新神还是旧神。无人知晓她们的真名、神相、神座与所在之处,也无人知道灰城(亦或旧灰城)的哪一部分是这两尊神明的梦境显现。甚至连她们是否已经消逝都无从得知,或许她们根本就不存在。唯有七位显神,以及抱尸人知晓最后这两重神祇的秘密,但她们永远不会开口解答。在旧灰城中漫步的秘教学者们认为,灰城最后的两尊神祇是一体两面的双子,她们是彼此互为反面的同座之神,但也仅止于此,哪怕是偶尔从七位显神口中散落的只言片语,也对这两位神祇缄默不言,绝不提起。




  半神:侍座之神

  半神,又称为圣者,或者不朽者,是超越凡人性的异界存在,其精神已经完满。半神不再具有自然寿命的限制,可以自由来去梦境世界,知晓诸多隐秘。尽管凡人的力量极难对半神产生影响,但半神仍然可以被暴力所摧毁。所有半神都行走于神座引领的路途之上,是某个特定神座的追奉者。虽然大多数半神都侍奉一位神祇,但也有不受束缚,行走于无貌之境中的半神。半神的力量有强有弱,强大半神的力量几乎仅次于真神,而弱小半神则可能会被强大的凡人摧毁,甚至只要知晓足够的秘密,以正确的方式,再加上一些特殊物品的辅助,就连普通的凡人也能够摧毁一些足够弱小的半神。就如同神祇一样,根据其起源,半神也可以被划分为三个种类:飞升者,自成者与受造者。

  飞升者是由凡人升华而来的不朽半神,她们超脱了凡人的本质,挣脱了物质性的皮囊,自梦境世界中破茧而出,不再受凡人性的束缚。但是这些半神却未能登入神座,这或是因为她们的献祭不够,或是因为她们的觉醒半途而止,或者,最常见的可能性是,她们所追奉的神座已经被占据。

  自成者是由无貌之境中自然衍生的半神,这些存在自诞生之始便不受凡人性的束缚,乃是天生的超凡存在,它们不一定具有类人生物的形体,可以是任何姿态。一些隐秘智者认为,自成半神同样来源于深空的流溢,只不过它们分得的流溢并不足以令自身成为完整的神座,或者是在已有神座之后再次流溢出的同质者。

  受造者是由真神所造的半神,或者是自已逝之神的残躯中衍生出的半神,亦或者是自神座下滴下的血滴,铸炉中余留的残滓。除了自已逝之神的残骸中出现的之外,受造者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神祇的侍者和眷属,但也有些受造者反抗自己的造主,砸碎枷锁,成为自由半神。

半神    别称    类型    从属    道路
圣弥朵拉(The Saint Midora)    掌灯人,双芯之灯,疯修女    飞升者    抱尸人    众刃之途
紫丁香小姐(Miss Lilac)    紫色诗人    受造者    虚母    银钥之途




  深空(The Almagest)

  最为隐秘的神祇,凡人极少能得知其存在。在灰城建立之初的部分文献,旧灰城中隐神梦境残存下来的只言片语中可以捕捉到她的一丝痕迹。深空没有参与灰城的初始战争,有些学者认为,深空注意到了在灰城发生的事情,但她从不在乎。无人信奉深空,即使有人向她祷告,她也从不给予回应,从不显圣。因此有人认为,深空的存在只不过是一个谎言。

  “深空”是这位神祇的别名,她没有通名,她的其它别名为始源,织锦,梦土,入梦者。没有人知晓深空的真名。她是缄默不言之神,包罗万象之神,不可触及之神,高阶法师们通常认为,深空就是无貌之境本身,或者创造了无貌之境的“什么”,她们相信深空产生了所有的旧神,它们从她的梦境中流溢,并且每一位旧神都居于一个层面的尊座上。深空没有神相与圣徽。
« 上次编辑: 2020-09-13, 周日 23:20:52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7
  • 苹果币: 4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升华之路
« 回帖 #2 于: 2014-09-12, 周五 23:34:42 »
铭刻之路(The Path Of Inscribed)


“一尊座椅,两条道路,七扇门扉,八次献祭,九个秘密,半行名字。”
——“紫丁香小姐”哼唱的歌谣。


  铭刻之路,升华之路,或者换一种更能表述其本质的说法,即是登神之路。在无貌之境,这是凡物触及神座的方式,也是唯一的方式。升华之路的数量是有限的,也是无限的。每条铭刻之路都被一尊神座所牵引,它是这条道路的尽头。任何在这条道路上攀登的生物,倘若有足够的能力、勇气、意志,献祭了足够多的秘密,走到道路的尽头,便能够触及到悬停在道路最顶端的神座。在神座上刻下自身完整姓名者,即为真神。

  铭刻之路不在物质领域中,而是在无形的居屋内。每一条铭刻之路都必然在梦境,在灵界中开始,每一个层面都有自身的梦境,梦中梦。余烬之城——也就是灰城——的梦境是旧灰城,这座城市过去的影子,旧神们的墓所,埋葬了过多不应被触及的历史,上下两端,彼此相对的镜面。它被缝入灰城的现实表皮之下,灰城七神与高阶法师们秘密地遮蔽了它的入口,但旧灰城的力量仍然自现实的构造之中渗透而出,弥漫在凡物的梦境中,就像一种无形的病毒,感染、传播、孳生,无法被彻底摧毁,也不能被彻底摧毁。

  对于灰城居民来说,旧灰城是一个不应被提及的谜。但它依然会随机地造访某个人的梦境,使这个人发疯,变成狂人。而在法师们统治的居屋之中,同样也有追求知识者向这古老的隐秘伸出双手。旧灰城的秘密在灰城中不断发芽生长,然后被外力粗暴地掐断,就如在蜂巢的每一个腔室之中寻隙蔓延的菌丝。
引述: 秘密与门扉



枷锁之神座:存在的基础

“万事万物因具名而受缚,因受缚而具名。”

又称为锁之座,具名之座,书契之座。象征准则、基础、边界与区分的法则。执枷人与角冠之王引领此座,其印记为七之受缚。
其显要法则为尽然确定之事,有限与可知之物,区分与对立的存在之律法。
其隐秘法则为不可触及之事,无限与无的之物,同一与混茫的存在之律法。

剧透 -  显要法则之印记:

剧透 -  隐秘法则之印记:



枝木神座:存在的形式

“水滴投入汪洋方能永久存在,我将思索群体而非个体的永恒与长存之道。”

又称为棘之座,林木之座,蛇群之座。象征独一、自我、延续与繁育的法则。舌中之口与未诞之枝引领此座,其印记为七之生诞。
其显要法则为繁育众多,以全为一,以无限孳生之群系延续自我的欲求。
其隐秘法则为独一自身,一即是全,以自身永在之恒常延续自我的欲求。

剧透 -  显要法则之印记:

剧透 -  隐秘法则之印记:



杯皿之神座:存在的状态

“彼岸是现世所有事物的否定。”

又称为杯之座,鲜血之座,牺牲之座。象征欲望、起始、终结与静默的法则。圣餐与镇魂歌引领此座,其印记为七之渴求。
其显要法则为血肉之躯中蕴涵的生欲,存在之中的渴求及其力量。
其隐秘法则为骨骸之灰中残留的静默,存在之后的虚无及其力量。

剧透 -  显要法则之印记:

剧透 -  隐秘法则之印记:



众刃神座:存在的手段

“生物生来好斗,生命本身就处于自然的战争之中。”

又称为枪之座,力量之座,伤痕之座。象征力量、争斗、竞争与冲突的法则。战车与抱尸人引领此座,其印记为七之伤疤。
其显要法则为抗争的本能,战斗的起始,对力量的追求,以及无处不在的冲突。
其隐秘法则为欲求的遏制,征伐的尽头,对武力的反思,以及万物矛盾的消解。

剧透 -  显要法则之印记:

剧透 -  隐秘法则之印记:



银钥神座:存在的目的

“在一切事物中,以智慧最为残忍,以无知最为仁慈。”

又称为钥之座,洞悉之座,织锦之座。象征真实、开启,锁闭与书写的法则。虚母与伪身渡鸦引领此座,其印记为七之眼目。
其显要法则为门扉洞开,联系与理解,解构与梳理,直面真实之准则。
其隐秘法则为路径锁闭、混淆与错乱,藏敛与遮蔽,织就帷幕之准则。

剧透 -  显要法则之印记:

剧透 -  隐秘法则之印记:



铸炉神座:存在的终局

“原初之人击杀原初之兽而诞生世界,原初之人死去后其尸身诞生世界,因此献祭本身便是创造。”

又称为炉之座,铸造之座,熔解之座。象征熔化、重塑、献祭与再造的法则。启明机关与深渊之腑引领此座,其印记为七之造物。
其显要法则为毁灭后的重塑,破坏后的创造与献祭后的升华。
其隐秘法则为熔解但不重铸,摧毁而不再造与受启却不飞升。

剧透 -  显要法则之印记:

剧透 -  隐秘法则之印记:
« 上次编辑: 2020-09-22, 周二 10:59:39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7
  • 苹果币: 4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2
« 回帖 #3 于: 2014-09-12, 周五 23:49:21 »
 :em014
剧透 -   :
用于献祭于门前的秘密
所有的第一道门
“仪式是何物?”
——“是对曾有事物的重现。”

“献祭是何物?”
——“创造。”

“天空将归于何处?”
——“天空将分裂,而后归于大地。”

“道路在何处?”
——“仅在足迹中。”

“谁能穿越地狱而无需死亡?”
——“唯有太阳。但它亦必定会去往地狱。”

“彼岸在何处?”
——“在现世的全然不存在处。”

“谁将死去,而后再生?”
——“月亮,死去又重生者中的第一人。”

“万物将在何处消解而又新生?”
——“仅在水中。”

“婴儿来自于何处?”
——“大地与水。”

« 上次编辑: 2020-08-06, 周四 16:10:07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7
  • 苹果币: 4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3
« 回帖 #4 于: 2015-01-29, 周四 17:51:51 »
 :em014
« 上次编辑: 2020-05-18, 周一 11:45:18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7
  • 苹果币: 4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4
« 回帖 #5 于: 2016-01-01, 周五 12:12:21 »
 :em013
« 上次编辑: 2020-05-18, 周一 11:48:42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