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宇练司城(Uneri Shiki)  (阅读 2065 次)

副标题:

离线 他化自在天

  • 圆力与我同在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83
  • 苹果币: 1
  • 举头三尺有圆神
宇练司城(Uneri Shiki)
« 于: 2014-06-18, 周三 18:39:13 »
姓名:宇练司城(Uneri Shiki)
年龄:23
身份:剑术师范

背景
宇练家作为东洋的剑道名门,为了传播剑道文化而在早年就移居了美国,虽然是出生在美国的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不过因为家教的关系,司城身上还是有着浓重的东洋味。除此之外,司城和其他的同龄孩子并没有太大区别,虽然有一些人因为肤色的问题和他很不对付,但他也有着数倍于此的朋友。虽然说不上有多么英俊潇洒,不过因为其锐气的性格和在剑道上的出众造诣,司城的女人缘一直也都很不错。
然而,世事无情,命运无常。在一个平凡的夏日周末,17岁的司城和他的妹妹跟着父母去迪斯尼乐园游玩,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在他的头上。毫无任何征兆的,游乐场的摩天轮倒塌了(在很久之后司城才得知那是科技联盟无意中干的好事)。司城的妹妹被慌乱的人群推倒在地,眼看着巨大的钢铁就要砸了下来,司城不顾危险地冲了回去。最后,他的妹妹安然无恙,但是司城自己却不幸被埋在废墟之下。
当救援人员发现司城的时候,他早已经失去意识了。进过抢救之后,虽然得以保全性命,然而却迟迟不见转醒。家人心急如焚,不惜请来了权威脑外科专家芦家医生为其会诊。一年之后,就在大家都渐渐失去信心的时候,司城奇迹般的醒来了。
但是,当司城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却是一个破碎不堪的世界。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散发着不详气息的黑色线条像是无数恶心而又可怖的蠕虫一般布满了整个世界。只是出于好奇,司城轻轻划过了床柜上的黑线……而后,四分五裂的床柜让他明白了这些黑线的真正含义——“死”的具象。因为无法忍受生活在如此脆弱的世界中,司城的性格从此大变,拒绝与任何人接触,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直到司城的父母请来了他们的老友,一位兄弟会的大师。
“我无法消除你所见之物,但是我能传授你修心之法。”
在一开始,司城也一如既往的拒绝了大师。不过大师却不以为意,在司城的房门前静候了整整三日。感服于大师的胸怀,最终司城拜入兄弟会门下,锻炼自己的心智,用以对抗那令人绝望的死亡。
现今,司城的生活已经稍稍恢复了正常,时不时会看见他以剑术师范的身份出现在道场中,偶尔还会下场和学徒切磋技艺。

力量11 敏捷15 体质13 意志12 外貌11
智力12 体型14 教育16 奇物10
学识80 意志60 法力60

耐久27/27 重伤13
魔素?/6
矛盾0

护甲:0
伤害加权:+1d4

职业技能点:320
个人兴趣技能点:120

职业:剑道教练(武术换剑道,骑术换熵)
领域:心灵,熵
技能:运动91(26+65),闪避75(30+45),剑道81(1+80),心灵70(5+65),熵70(5+65)
兴趣:聆听75(30+45),轻刃95(20+75)



武器
日本刀:日莲般若左文字
1d6+2+1d4

胁差:三乘工长光
1d4+1d4

特殊攻击:拔刀术
     需要日本剑术技能60%,你可以在同一次行动中拔出一把日本刀并进行攻击,只要这把武器在你的触及范围内——你可以拔出并未佩戴在身上的日本刀,甚至是对方佩戴的日本刀——只要你们之间的距离足够近。你也可以在声明接近目标时对其发动拔刀攻击,视为进行一次正常的近战攻击。
     如果你在同一次行动中拔刀和攻击,且成功通过“日本剑术”检定,那么对方如果尝试闪避你的此次近战攻击,他在闪避/招架检定上承受-20%减值。在完成这次攻击后,你必须收刀入鞘(和拔刀同一动作,但必须在拔刀后的另一轮进行)才能再次发起拔刀术。

物品
长短刀/匕首(视出行状况),粗革的皮衣,证件,钥匙,钱包

奇物:直死之魔眼
宇练司城的苏醒,与其说是自然的奇迹,不如说是人为的执念。因为自己而使得兄长遭遇如此大祸,司城的妹妹秋(Aki)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自责变成了自我厌恶,自我厌恶又成为了疯狂的执念。最终,偶然得知自己身世的宇练秋从生母的笔记中寻得了某个禁忌的仪式,将自己一半的“命”强行赋予了司城。本来,仅仅只是赋予“命”并不能让司城苏醒,然而谁都不曾知道,秋一直携带者的生母的遗物、一直被她当做护身符的勾玉本质却是收容“魂”的法器。司城的“魂”在事故后并未尽数消散,很大部分都被寄存于勾玉之中,直到躯体重新获得了“命”,他的魂才被吸引了回去。但是,秋却不知道,禁忌终为禁忌,这个看似拯救生命的仪式,却造就了司城日后的苦难。

本应消亡之人,却被强行挽留于世,“生”与“死”这一对终极的矛盾却被同时附加于司城的身上。并非是吸血鬼那样“活着的死人”,亦非合成兽那样“活着的物品”,而是真正的“亦生亦死”。而这导致的结果之一,就是司城得以理解“死”的真貌,得以将“死”这种没有实体的概念以视觉讯息的形式接收。像涂鸦一般遍布于视界内的,象征着事物破灭之理的黑色线条,只要沿着它们轻轻切下,即能轻易的将其破坏。

可笑的是,这善终者们所追寻毕生亦不可得的神迹,却将司城推到了疯狂的边缘。因为理解“死”是多么的空虚而又无意义,所以司城完全无法承受这样的遍布着灭亡的世界,如若未能得到大师的拯救,想必司城的心早已经被摧毁殆尽了吧。

奇物:圣骸布
在你看来,这条几尺长,藏青色的丝带可以刚好蒙住双眼并在脑后系起来。而在其他人眼中,你则是戴上了一副样式平淡无奇的墨镜或平光眼镜。如果仔细检查丝带的话,可以看到紧贴皮肤一侧刺绣着密密的经文,这是你的导师送给你的礼物。“眼观空明之书,心有护命法门。”你还记得老人将这条丝带交给你时对你说的这句话。
自从你戴上它,你便不会那么容易的被眼前万物的“死亡”所纠缠了——仿佛隔着一层磨砂玻璃在看这个世界。但另一方面,任何人,兽,甚至是一只麻雀的生命力在你的眼前又是那么清晰,仿佛这条丝带过滤了你不该看到的不吉之物,而增强了你观察生命的感官。

——在戴上眼罩时,你获得生命魔法中的“感测生命”效果,但只能到你目力所及的位置为止。

——花费1点魔素并通过一个熵魔法检定,你可以集中你双眼观察“死”的魔力,暂时穿破眼罩的束缚,使你的攻击更加致命。你额外获得2d4点伤害加权,持续一场战斗的时间.这个效果会造成1d6点矛盾。

——解下眼罩并花费2点魔素,你可以回到洞察万物之“死”的目力。你的下一次近战攻击将获得双倍的伤害加权奖励且必然命中,忽视非魔法的防御效果。这个效果造成3d6点矛盾。

背景元素
剧透 -   :
由于被人外之血所侵染,司城获得了退魔术背景元素。

  退魔术:你曾经和一个或一些超自然生物狭路相逢过:黑暗街巷里的吸血鬼,荒野中的变形怪物,在和它们战斗时你的身体里往往会有一股莫名的兴奋感(或是”无论如何也要击败对方“的冲动)在变得催促你发挥出超人的能力——这不是你熟悉的感觉。甚至在觉醒以后,有时在面对超自然和神秘时,这种冲动也会不自觉地浮现上来。

  你曾听说过被“浸染“的特异人类的传说,他们获得了奇异的力量,用来诛杀超自然的存在:吸血鬼,狼人,法师,蹒跚的行尸。你尝试调查过这些”人“,但被对方严格的保密措施碰的一无所获;你也尝试过从你的家族和宗派中寻求解答,但他们只是摇摇头,没有对你说明更多这种冲动的缘何而来。但是至少,在黑暗世界中行走时你不再畏避那些在黑暗中搜寻猎物的目光——它们害怕的应该是你。

  如果你确定了一个超自然的对手以后(这个情况排除掉明显是人类的法师,人形状态下的狼人,猎人这些几乎完全或部分的人类的生物),你的运动力大幅度增强。你可以在一轮内以移动的动作进行一个运动检定。如果成功的话,你不但可以自由运动(远离或接近),也可以在一次行动时进行两个动作(两次攻击,两次闪避,两次格挡或是这些动作的任意组合)。

  但是,你强烈的退魔冲动会在你战斗一定时间后进入无我无他的嗜血状态:如不击溃你面前的敌人你将誓不罢休。在和超自然生物战斗的每一轮中你都必须通过一个意志检定,如果失败,你将尽一切手段面前的生物(除非你被以其他手段控制,否则除非目标死亡否则不能撤出战斗),并同样尽最大可能摧毁任何胆敢阻挡你的第三者。同样,你的气息很容易就会被拥有感知手段的超自然生物发现,只需简单的侦测它们就可以发现你身上的敌意,所以这可能会为交涉带来麻烦。
« 上次编辑: 2014-06-25, 周三 20:23:42 由 傻豆 »

离线 他化自在天

  • 圆力与我同在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83
  • 苹果币: 1
  • 举头三尺有圆神
Re: 宇练司城(Uneri Shiki)
« 回帖 #1 于: 2014-06-30, 周一 16:32:26 »
静希玛利亚
8217
« 上次编辑: 2014-06-30, 周一 19:57:00 由 他化自在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