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SforS:第三章 即将开始 第一幕  (阅读 2338 次)

副标题: 小心带刺的玫瑰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2265
  • 苹果币: 6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SforS:第三章 即将开始 第一幕
« 于: 2015-11-14, 周六 02:40:49 »
20:04:48<町城安里> 现在 每人小窗我一个玩家的id 打他的脸
20:04:59<町城安里> 没被打的那个人获得奖励
20:05:15<町城安里> 友情破颜拳!
20:05:46<町城安里> 第一张脸已经诞生了
20:06:11<Oicebot>  龙傲夜在屏幕外面抓出一把实体骰子丢了下。
20:06:17<町城安里> 居然还d3
20:06:29<町城安里> 不 娘猫只是佯攻
20:07:06<龙傲夜> 已打
20:07:35<町城安里> 快点 就差一个了
20:08:24<町城安里> 好的 齐了
20:09:01<町城安里> 现在你们来每人公开猜谁没挨打 猜中的人有二奖
20:09:12<王崖桥> (我肯定没挨打!
20:09:18<壹原和樱> 我猜小龙?
20:09:22<费奥多尔> 我猜阿森
20:09:53<龙傲夜> (我猜日本妹
20:10:33<町城安里> 于是 老王被打了两下
20:10:43<町城安里> 娘被打了一下 毛子也被打了一下
20:10:45<町城安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1:05<王崖桥> (fxck,我居然被打最多
20:11:17<町城安里> 二奖只能有一个人
20:11:21<龙傲夜> .w.
20:11:43<Oicebot>  龙傲夜进行....你确定是奖?检定: 1d100=34=34
20:11:47<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检定: 1d100=5=5
20:12:54<町城安里> 阿森获得兄贵老王的雕塑1号 娘猫获得兄贵老王的雕塑2号
20:13:17<町城安里> 这俩不是一般的雕塑!
20:13:34<町城安里> 只要同时按下【资料被删除】的位置
20:13:43<町城安里> 两人就能合体变身为老王·奥特曼
20:16:01<町城安里> 好了 我们开始剧情吧
20:16:30<町城安里>
20:21:07<町城安里> ——————————S for S:Start for Soon——————
20:21:33<町城安里> 这是你们熟悉的世界 又稍许有些不同。
20:22:08<町城安里> 如果光看日期的话,你们只是回到了四天前,去喜马拉雅山的时刻。
20:23:16<町城安里> 然而此时你们四个却在蜷在一家即便夜幕中也敞亮的咖啡店里,等待着……
20:23:22<町城安里> 终于
20:23:25<町城安里> 短信
20:23:49<町城安里> “限7天内返回,北京。”
20:24:07<町城安里> 北京如出一辙的来信出现了。
20:24:16<费奥多尔> “也就是我们还能玩7天。”
20:24:28<龙傲夜> “究竟北京是对我们,还是现在的我们说的?”
20:24:48<龙傲夜> “北京真的知道了我们发生了的事吗?”
20:24:53<王崖桥> “我估计那边4个我们现在已经去喜马拉雅了吧”
20:24:56<龙傲夜> “穿越甚么的”
20:25:09<费奥多尔> “不,我们应该会重新重叠起来。”
20:25:13<费奥多尔> “在某一个时刻。”
20:25:25<龙傲夜> “重叠?”
20:26:10<壹原和樱> “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20:26:15* 壹原和樱 累累的语气说
20:26:35<王崖桥> “是啊,既然那么急,指不定又要拯救一下世界什么的”
20:26:36<费奥多尔> “为什么不享受完这个假期。。”
20:26:48<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检定: 3d6=1+3+5=9
20:26:53<费奥多尔> “我们可是极度辛苦才换回这个假期。。第二次。”
20:27:38<龙傲夜> “...所以我们”
20:27:53<龙傲夜> “要去哪享受这假期?”
20:28:05<费奥多尔> “恩。。。。北京?”
20:28:16<费奥多尔> “这样至少我们就不用怕迟到!”
20:28:26<王崖桥> “我们找找有没有靠谱的邮轮,慢吞吞坐邮轮去北京吧,在海上开个五六天什么的”
20:28:28* 费奥多尔 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高兴。
20:28:40<费奥多尔> “我的意思是直接在北京过7天。”
20:28:43<龙傲夜> “...随便好了”
20:28:47<费奥多尔> “天知道海上还会发生什么。。。”
20:28:51* 龙傲夜 没意见的样子
20:29:03<费奥多尔> “铁达尼号就是个值得参考的例子。:
20:29:21<町城安里> 现在是午夜11:45分……
20:29:57<町城安里> 今天是工作日,咖啡店里也没有什么人了,只剩你们四个。
20:30:03<王崖桥> “可是我觉得跑到北京去呆着不报到给人印象更差诶”
20:30:33<费奥多尔> “印象什么的还重要么。要活在当下啊。”
20:30:40<龙傲夜> “....反正...”
20:30:49<费奥多尔> “尤其在经历过那么多后。”
20:30:51<龙傲夜> “不如先睡一觉”
20:31:02<费奥多尔> “例如俄罗斯第二次在我面前毁灭掉。”
20:31:10<壹原和樱> “为什么我们要工作啊好累。。。”
20:31:37<王崖桥> “就是啊,自从穿越后感觉我的脸更憔悴了,是错觉吗”
20:32:12<壹原和樱> “我们赶紧去休息比较好吧。。”
20:32:32<王崖桥> “也对”
20:32:39* 王崖桥 打了个哈欠
20:32:52* 龙傲夜 找找一个好点的位置
20:33:03<费奥多尔> “三更半夜难道不想去找个酒吧好好玩一玩么!”
20:33:18<龙傲夜> “....”
20:33:19<费奥多尔> “只有酒,才是最有价值的财宝!”
20:33:27<龙傲夜> “你不累我累”
20:33:34<费奥多尔> “来吧。小孩子。哥哥带你去玩。”
20:33:39<龙傲夜> “所以说要去你自己去”
20:33:41* 费奥多尔 抓过龙傲X
20:34:04* 龙傲夜 稍稍推开
20:34:11<费奥多尔> “我知道你们中国人思想会保守点。但相信我!你绝对会开心的!”
20:34:20* 费奥多尔 露出奇怪的笑容
20:36:42* 王崖桥 爬到酒店瘫在床上
20:36:51<王崖桥> “我就不奉陪了,你们玩的开心点”
20:37:27<龙傲夜> “...只有毛子一个人要去吧”
20:37:42<町城安里> (毛子居然连娘都要推
20:38:03<费奥多尔> (什么。我在教龙傲X最基本的东西
20:38:24<壹原和樱> “不。我也要去。我感觉到了身体在呼唤我。”
20:38:40<壹原和樱> “本来还有小龙。但是。。。”
20:38:51<费奥多尔> “你就算了。你个女人跟着我们男人玩什么。”
20:38:52* 壹原和樱 想起他之前的样子就不寒而栗
20:41:19<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判定,结果为 4-|6-1|= -1
20:41:27<Oicebot> 龙傲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6-|1-2|= 5
20:41:42<费奥多尔> “不去就不去嘛。真是过分。”
20:41:48<町城安里> 于是龙傲夜和老王没去
20:41:55<町城安里> 另外俩是一起去了还是咋
20:42:04<费奥多尔> “别跟着我。”
20:42:09* 费奥多尔 对日本女翻白眼
20:42:29<壹原和樱> “谁要和你一起。跟着你英俊的男人都不会靠过来的!”
20:42:49<费奥多尔> (话说这世界。。。鼻子多会怎样
20:43:23<町城安里> (大概三个鼻子还是不太正常
20:43:30<町城安里> (但是两个很帅 很耀眼!
20:43:33<町城安里> (三个嘛。。
20:44:04<町城安里> 于是俩各管各去喝酒了
20:44:05<费奥多尔> (我有四个=。=
20:44:10<町城安里> (。。。
20:44:12<町城安里> (四个。。。
20:44:39<壹原和樱> (。。
20:44:49<町城安里> ……异常被发现,是在接近一小时后的事情
20:45:17<町城安里> 身处不同地点的毛子和和樱分别发现,自己所处的酒吧外面天色不太对头……
20:45:29<町城安里> 准确说的话,天开始亮了
20:46:03<王崖桥> “ZZZZZZ……”
20:47:37<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可怜的我判定,结果为 3-|1-1|= 3
20:48:05<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可怜的我判定,结果为 4-|4-1|= 1
20:48:44<町城安里> 于是费奥多尔当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20:48:56<町城安里> 但鬼子却还醒着,注意到了这一点。。。
20:49:33<费奥多尔> “再来一轮!!!!”
20:49:55<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吃我侦查判定,结果为 9-|6-5|= 8
20:50:01<壹原和樱> “似乎有点。。不妥啊。。”
20:50:23* 壹原和樱 睁开因为醉酒而有点迷糊的眼
20:50:24<町城安里> 和樱发现一种低频的令人烦躁的快速的沙沙沙声
20:50:30<町城安里> 似乎从自己的手腕位置传来……
20:50:47* 壹原和樱 赶紧查看
20:51:18<町城安里> 是手表!
20:51:31<町城安里> 瑞士手表在以惊人的速度沙拉沙拉地旋转
20:51:45<町城安里> 秒针大概不到10秒就能走完一圈
20:52:11<壹原和樱> “是磁场产生了变化吗?”
20:52:34<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工程(机械)检查下手表判定,结果为 9-|4-4|= 9
20:53:53<町城安里> 这手表绝无什么问题
20:53:58<町城安里> 虽然移动快速
20:54:14<町城安里> 但它的声音并没有变得更加高频率
20:54:25<町城安里> 而是依然在圆滑地移动着
20:54:46<町城安里> 和樱尽可能使用身边的装饰针之类的东西
20:55:09<壹原和樱> “是南北的地磁颠倒了?还是地球的转动速度加快了?有了那个科学家的大脑我感到我整个人都傻了起来。”
20:55:16<町城安里> 在昏暗的光下旋开了表冠
20:56:14<町城安里> 机芯在运作着,但手指接近也没有发烫的触感。。。它在正常运作,尽管,正常来说,这样高速地旋转,机芯一会儿就会过热被烧毁,或者发生磨损
20:57:20<壹原和樱> “不对。如果地球速度转动加快,表也不会随之加快啊。。所以,只能是时间这个东西发生了改变。“
20:57:39<町城安里> (和樱已经变奇怪了!她完全不惊讶!
20:57:55<町城安里> (不惊讶我怎么呼出sancheck
20:57:58<壹原和樱> “但是时间加快了。表也不会加快的样子。那么肯定是地磁的问题!”
20:58:16<费奥多尔> “我说再来一轮怎么没人理我!!!”
20:58:20* 壹原和樱 所以又安心地睡觉了
20:58:40<町城安里> (居然睡觉了
20:58:49<町城安里> (你们悲剧了
20:59:07<町城安里> (我现在为你们每个人的建筑物过一个D5 check
20:59:09<费奥多尔> (omg会发生什么!
20:59:22<町城安里> (出1楼就塌
20:59:49<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娘和老王的酒店检定: 1d5=4=4
21:00:02<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日本人所在的酒吧检定: 1d5=5=5
21:00:17<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毛子所在的酒吧检定: 1d5=3=3
21:01:37<町城安里> 第一个醒来,或者说,被迫醒来的是老王
21:01:47<町城安里> 他脸上被喷射了许多液体
21:02:07<王崖桥> “阿嚏!”
21:02:25* 王崖桥 伸手拿纸巾
21:02:54<町城安里> 原来是头顶的烟雾探测器在工作
21:03:02<町城安里> 警铃大作……难道着火了吗?
21:03:22<王崖桥> “妈的,我放的屁有那么厉害么,居然能给探测到”
21:04:08* 王崖桥 开始穿衣服,顺便打电话联络其他成员
21:04:52<壹原和樱> “怎。怎么了?”
21:04:56* 壹原和樱 迷迷糊糊地回答
21:05:03<町城安里> 其他人都被惊醒了……从时间来看,现在天已经大亮了
21:05:15<町城安里> 电话会议启动
21:05:17<龙傲夜> “...有甚么事吗?”
21:05:25<王崖桥> “我房间的灭火警报器出了点问题…没啥别的事”
21:05:38<町城安里> 龙傲夜醒来后发现自己的房间也在喷水
21:05:48<町城安里> 警铃大作
21:05:56<龙傲夜> “...我那边也是...”
21:06:12<龙傲夜> “火灾?不是吧”
21:06:22* 龙傲夜 离开了房间
21:07:06<王崖桥> “总觉得哪里不对头,我们尽快集合吧”
21:07:31<壹原和樱> “是全方位的恐怖袭击吗?”
21:07:55<Oicebot> 龙傲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9-|4-3|= 8
21:08:00* 壹原和樱 一边把脱落到一半的衣服拉起来一边往外面走
21:08:10<Oicebot> 龙傲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5-|5-5|= 5
21:08:51<町城安里> 龙傲夜立刻感觉自己走路的感觉异常奇怪,如果不迅速站稳就会摔跤
21:09:18<町城安里> 他开始小心地扶着墙上的扶手一步一步蹭着移动……
21:09:18<龙傲夜> “...这是怎么...回事?”
21:09:27* 龙傲夜 习惯一下
21:09:55<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要死了?判定,结果为 1-|3-1|= -1
21:10:11<町城安里> 和樱立刻平地摔了
21:10:33<壹原和樱> “啊好痛。。”
21:12:37<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平衡判定,结果为 9-|6-2|= 5
21:13:22<町城安里> 费奥多尔居然靠着醉步走出了酒吧,第一个走到了街上
21:13:36<町城安里> 外面路上的情景简直可怕!
21:13:45<Oicebot> 费奥多尔你什么话都没说。
21:13:48<町城安里> 视野所见之处,全部大楼都燃烧着
21:14:05<町城安里> 外带街上有许多彼此相撞燃烧着的车辆
21:14:16<町城安里> 路灯也倒下了许多
21:14:24<町城安里> 附近有不少人倒在地上哀鸣
21:14:54<町城安里> 许多鸟和飞行昆虫在地上不断挣扎着
21:15:03<町城安里> 令人惊讶的是
21:15:03<费奥多尔> “是我还醉着还是什么奇怪的情况?”
21:15:11<町城安里> 火焰如同快放镜头一样
21:15:18<町城安里> 迅速地舔动着
21:15:48* 龙傲夜 于是我逃到外面
21:15:51<町城安里> 费奥多尔可以看到,四人check过的酒店也烧着
21:16:27<町城安里> 和樱去的那家酒吧也出于某种奇迹没有燃烧
21:16:27* 费奥多尔 稍微用力地拍拍自己的脸
21:16:30<龙傲夜> “..”
21:16:43* 龙傲夜 还是先找老王吧
21:16:43<町城安里> 远处一幢楼如同一本书一样快速倒下了,发出了可怕的冲击声
21:16:52* 费奥多尔 戴上自己的冷气帽子并开启,好使自己能尽快清醒
21:16:58<龙傲夜> “王,你如何”
21:17:01<町城安里> 龙傲夜和糊里糊涂的老王会合了
21:17:02<费奥多尔> “不是一般的头痛啊啊啊啊。”
21:17:26<王崖桥> “我还没弄清楚状况,但是我大概需要有人把我扛出去”
21:17:35<龙傲夜> “....”
21:17:49<町城安里> 你们的楼层在20楼,姑且没有听到地上的声音,视线内也没有燃烧之处,满耳都是火警铃
21:17:57<龙傲夜> “你可以用爬的”
21:18:18* 壹原和樱 努力地爬出去
21:18:22* 王崖桥 稍微尝试了一下爬行,发现效率很低,干脆横过来开始在地板上滚动
21:18:31<王崖桥> “你们稍微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能滚出来了”
21:18:35<龙傲夜> “....去吧,去楼梯”
21:18:51* 王崖桥 努力地朝电梯滚去
21:19:04* 龙傲夜 我的话去楼梯好了
21:19:44* 费奥多尔 尝试联系北京报告并询问情况
21:19:51<町城安里> (老王没人教过你火灾不要用电梯么
21:19:52<龙傲夜> (电梯出事便死定了嘛
21:20:02<町城安里> (来 幸运检定
21:20:05<町城安里> (老王来 d2
21:20:12<町城安里> (看看死神在下面等你么
21:20:37<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2=1=1
21:20:58<町城安里> 【死亡】老王死啦!回档逻辑-1
21:21:10<町城安里> (还是坐电梯?再来一次?
21:21:17<町城安里> (wwww
21:21:32<王崖桥> (老老实实滚到楼梯去了
21:21:38<王崖桥> (慢吞吞往下爬
21:21:46<费奥多尔> (安里终于又能得到一次她带团所要得到的快感
21:21:59<王崖桥> (我还以为这种小事可以放行的呢
21:22:09<町城安里> (结局关你觉得捏
21:22:27<Oicebot> 王崖桥进行我超强壮判定,结果为 3-|1-6|= -2
21:22:38<Oicebot> 龙傲夜进行w判定,结果为 6-|6-1|= 1
21:23:28* 龙傲夜 于是我甚么也不知道了
21:23:56<龙傲夜> “..”
21:24:04<龙傲夜> “这是哪儿?”
21:24:35<町城安里> 你们半死不活地到了楼底,就发现毛子傻乎乎地在对面到处看着
21:24:43<町城安里> 也看到了和毛子一样的景象。。
21:25:07<町城安里> 日本人不见了!
21:25:36<町城安里> 北京的电话居然被掐断了
21:25:45<町城安里> 不过 稍后 立刻来了北京的短信
21:25:48<费奥多尔> “难道北京也醉了?”
21:25:55<町城安里> “上海,是否依然在上海?”
21:26:33* 壹原和樱 努力地爬出去外面
21:26:33<龙傲夜> “...我记得我应该是被”
21:27:02<龙傲夜> “...现在又,突然来到这了”
21:27:24* 龙傲夜 走着走着
21:27:47<费奥多尔> “啊老王和小龙啊。”
21:27:54* 费奥多尔 挥挥手
21:28:02<町城安里> 于是四人回合了 一些人走 一些人爬
21:28:07<王崖桥> “呼~呼~呼~”
21:28:13* 王崖桥 喘着气
21:28:31<町城安里> 没过小半分钟 酒店往另一个方向倒塌了 所有人也因此必须过san check
21:28:45<龙傲夜> “....所以说我到底,我的记忆好像出了很大的问题”
21:28:58<町城安里> 倒下的酒店动作既自然又迅速,仿佛一本书倒下一样
21:29:05<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迷信检定: 1d2=1=1
21:29:24<Oicebot> 龙傲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7-|4-6|= 5
21:29:29<费奥多尔> “恩。。。。可怕、”
21:29:32<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迷信狗判定,结果为 4-|2-3|= 3
21:30:07<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意志判定,结果为 5-|3-6+[1]|= 3
21:30:15<Oicebot> 王崖桥进行意志判定,结果为 5-|2-3|= 4
21:30:54<町城安里> 一个比娘猫还大的石头落在你们四个人的正中间,你们居然无人受伤
21:33:25<町城安里> 北京的短信又来了
21:34:18<町城安里> “上海:务必备齐证件,抵达【洋山深水港】,最后一班渔政船在此护送你们。”
21:34:32<Oicebot>  龙傲夜进行检定: 1d6=6=6
21:35:29<町城安里> “限制时间为24小时,也即,3又1/8小时。”
21:35:33<王崖桥> “好麻烦……这是又出啥事了”
21:35:50* 龙傲夜 ...于是我又变回来了QAQ
21:35:56<龙傲夜> “...?”
21:36:22<龙傲夜> “这感觉真是奇怪”
21:36:51<王崖桥> “等等,那个3又1/8小时是怎么回事来着”
21:36:56<町城安里> 你们觉得天色不对
21:37:07<町城安里> 仔细一看,太阳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划过苍穹
21:37:34<壹原和樱> “什么东西啊。。时间变快了也不是这样的啊。“
21:37:51<町城安里> 【状态属性】眼睛干涩:不知为何,你们都觉得眼睛发涩……视力-1,无惧目盲减半。
21:37:55<费奥多尔> “地球自转速度变快!”
21:38:20<王崖桥> “怯,又是什么外星人搞鬼吧”
21:39:12<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判定,结果为 0-|4-2|= -2
21:39:12<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9-|6-4|= 7
21:39:28<Oicebot> 龙傲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6-|5-5|= 6
21:39:45<町城安里> 老王和龙傲夜都注意到自己的手表在擦擦擦地迅速走动。。。
21:40:00<町城安里> 只要10秒内,秒针就能走一圈
21:40:28<町城安里> 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21:40:29<王崖桥> “哇咧咧,果然不对头”
21:40:33<龙傲夜> “....”
21:40:49<町城安里> 日期是……
21:40:50* 龙傲夜 丢了这表
21:41:00<町城安里> 你们睡下后的,三天后
21:41:23<费奥多尔> “我醉了这么久么?”
21:41:27<壹原和樱> “时间的速度变成了8倍?”
21:41:38<町城安里> 城市里到处是哀鸣声
21:42:14<王崖桥> “我们快点按照指示行动吧,时间看起来很紧迫了”
21:42:24* 王崖桥 指了指手表
21:42:29<龙傲夜> “那【洋山深水港】在哪?”
21:42:56<町城安里> 这就需要用gps的app了
21:43:19* 王崖桥 利用手机的siri功能进行查询
21:43:23<壹原和樱> “只有3小时啊。。”
21:43:29* 壹原和樱 着急地说
21:45:35<町城安里> 很快你们就知道,这玩意儿是一个上海浦东外海面上的人造港口
21:45:43<町城安里> 恰好,你们就在浦东
21:46:04<町城安里> 不过,距离最近的码头,恐怕也有10公里
21:46:17<町城安里> 怎么移动过去呢?
21:46:30<町城安里> 这里的路上,堆满了着火的汽车残骸
21:45:19<费奥多尔> (用内裤飞过去?
21:46:35<町城安里> (。。。
21:46:40<町城安里> (居然还有这招!!!!!
21:46:43<町城安里> (我了个大槽
21:46:44<费奥多尔> (不能飞过去咩。。
21:46:54<町城安里> (可以 可以 用吧
21:47:04<费奥多尔> “看来这个时候。只能这样了。”
21:47:16* 费奥多尔 默默取出那条奇怪的内裤套在头上。
21:47:50<龙傲夜> “...你又要变态了?”
21:47:53<町城安里> 立刻出现了可以容纳四人的大泡泡
21:48:07<町城安里> (有一手,变态
21:48:48<龙傲夜> “...........”
21:49:07<龙傲夜> “这就是变态的实力吗”
21:49:27<壹原和樱> “现在只能默默地接受了。。”
21:49:33<龙傲夜> “嗯”
21:49:44<费奥多尔> “你们可以不上来啊。”
21:50:27* 王崖桥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了再说
21:50:30<龙傲夜> “为什么不上呢?”
21:50:34* 龙傲夜 上去
21:50:46<龙傲夜> “不上对不起你的节操啊”
21:51:26<费奥多尔> “国难在前,节操都是浮云。”
21:51:42* 壹原和樱 也只好上去了
21:51:54<町城安里> 于是你们起飞
21:51:59<町城安里> 城市惨不忍睹
21:52:42<町城安里> 整个上海都在起火,熊熊燃烧,最高的高楼和东方明珠电视塔都倒在了黄浦江上,引起了水灾
21:53:16<町城安里> 北边的森林公园整个都起火了,应急的直升飞机也没有来救援
21:53:34<町城安里> 不久后天色就发黑了
21:53:42<町城安里> 夕阳落下
21:53:46<町城安里> 月亮升起……
21:53:52<町城安里> 不过到了海面上就似乎好了很多
21:53:53<王崖桥> “这个玩意够牢固吧”
21:53:57<费奥多尔> “这其实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
21:54:01<町城安里> 月亮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21:54:08<町城安里> 当你们抵达洋山港时
21:54:24<町城安里> 一切的速度看上去都变正常了
21:54:35<壹原和樱> “这外星人也太厉害了吧,我们能做什么?”
21:54:59<町城安里> 一艘渔政船明亮的舷灯召唤着你们……
21:55:38* 费奥多尔 控制泡泡降落在渔政船上
21:56:34<町城安里> 几个军人在等待你们,其中一个看到你们立刻敬礼
21:56:59<壹原和樱> “额。。你们好?”
21:57:04<龙傲夜> “...”
21:57:19* 王崖桥 回了一个礼
21:59:03<町城安里> “非常态事务处理委员会的骨干成员们,我是东风舰舰长,请出示证件核实身份,然后我们就可以启程了。”
21:59:19<壹原和樱> “我们要去哪里?”
21:59:33* 王崖桥 把手机短信给他看
22:00:18* 壹原和樱 交出证件
22:00:40* 王崖桥 摸出一堆证件
22:01:38* 龙傲夜 找出他们要的证件
22:01:51<壹原和樱> “先等等。我们需要核实你们的身份。你们的证件呢?”
22:01:54* 费奥多尔 拿出证件晃一晃就收起来
22:02:32<町城安里> 费奥多尔 拿出了空气
22:02:38<町城安里> 然后晃一晃
22:02:53<町城安里> 【物品】费奥多尔的所有物品(除了内裤)失窃啦!
22:03:05<费奥多尔> (狗。我身上的东西呢
22:03:34<町城安里> 所有的士兵包括舰长都出示了证件,过一个学识鉴定来确定是不是真的
22:04:03<Oicebot> 王崖桥进行学识判定,结果为 6-|4-6|= 4
22:04:12<町城安里> 老王觉得似乎是真的
22:04:19<龙傲夜> “....”
22:04:30<Oicebot> 龙傲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7-|5-2|= 4
22:04:38<町城安里> 龙傲夜也觉得似乎是真的
22:04:49<龙傲夜> “怎么样?老王”
22:05:02<壹原和樱> “是真的吗?”
22:06:42<Oicebot> 王崖桥进行说服判定,结果为 8-|4-5|= 7
22:07:14<王崖桥> “其实这个俄国人是北京某个领导的爱人,也是我们的秘密任务啦,所以他没有证件”
22:07:25<王崖桥> “这种事本来不该对你们透露的,所以你们听过就算啦”
22:07:28<町城安里> “唔,这位真的是费奥多尔阁下么,您确定不是染了毛的敌方特务,甚至欺骗了你们的眼睛?”
22:10:27<壹原和樱> “我觉得为了确保。让他留在这里吧”
22:10:29* 费奥多尔 瞪着自己无辜又漂亮的大眼睛
22:10:33* 壹原和樱 想了一下说
22:10:37<町城安里> (赞
22:10:44<町城安里> (留下吧毛子
22:10:49<町城安里> (死在上海吧~~~~
22:11:34<费奥多尔> (可恶!我送他们来的
22:11:58<町城安里> (于是如何www
22:12:07<町城安里> (要把队友卖了么wwww
22:12:14<壹原和樱> (对。
22:12:25<王崖桥> (这也太过分了
22:12:27<壹原和樱> “现在情况危急。希望毛子你能理解。”
22:12:48<龙傲夜> (这也太过分了.w.
22:13:08<费奥多尔> “你是说真的么。日本女。”
22:13:31<王崖桥> “没事拉,舰长不是都同意了么”
22:14:05<壹原和樱> “如果他真的是被替换的。难道你负责吗?老王?”
22:14:14<壹原和樱> “这可是关乎到地球存亡的事情!”
22:14:19<王崖桥> “当然是舰长负责”(小声
22:15:23<龙傲夜> “毛子用那个泡泡自己飞也可以”
22:16:04<町城安里> (毛子你自己选吧 要坐船还是自己飞
22:16:15<费奥多尔> (我自己飞!
22:16:19<费奥多尔> (我有尊严!
22:16:24<费奥多尔> “你会后悔的。”
22:16:29<龙傲夜> “你证件没了人家不让你上也没法嘛”
22:16:33<町城安里> 于是在夜空中毛子自己飞了
22:16:47<町城安里> 舰长招待剩下的人到舱内吃国务院标准套餐
22:17:00<町城安里> 5荤10素,炖冻豆腐
22:17:06<壹原和樱> (好
22:17:09<町城安里> 每人一只火鸡
22:17:17<壹原和樱> (好丰盛
22:17:19<町城安里> 一瓶五粮液
22:17:28<町城安里> 火鸡有十条腿
22:17:49<町城安里> 毛子饿啦(
22:18:07<费奥多尔> (咽口水!
22:18:21<龙傲夜> (你看不到我们(
22:20:03<町城安里> 哎呀
22:20:15<町城安里> 可怜的毛子在外面 头顶王(nei)冠(ku)
22:20:20<町城安里> 果然王者是孤独的……
22:20:21<费奥多尔> (你真是可恶
22:20:40<町城安里> “好了,我们已经在公海上了,”
22:21:05<町城安里> “全舰准备,呼叫北京,启动主席令!”“是!”
22:21:20<王崖桥> “这什么鬼咧”
22:21:25<壹原和樱> “那么能跟我们说说发生了什么事了么?”
22:21:29<町城安里> “来,各位,没关系,继续吃,”舰长招呼你们
22:21:35<町城安里> “你们看看船外……”
22:21:55<町城安里> 只见两个像巨大的塑料壳的玩意儿在逐渐把上海封起来
22:22:27<町城安里>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全国震惊啊,”舰长捻着小胡子说
22:22:48<町城安里> “不过,与其说是问我们发生了什么,”
22:22:52<壹原和樱> “说重点。”
22:22:59* 壹原和樱 一边吃一边说
22:23:04* 费奥多尔 努力不懈地飞
22:23:07<町城安里> “不如说,是北京和我们想和各位确认,【上海发生了什么】呢”
22:23:32<町城安里> “毕竟虽然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分析,然而各位才是第一目击者”
22:23:51<町城安里> “非常遗憾的是,听说各位还在休假中,居然出了这种事情……”
22:23:57<王崖桥> “也没什么啦,只不过是时间加速了而已”
22:24:17<龙傲夜> “..”
22:24:20* 龙傲夜 吃吃
22:24:39* 王崖桥 毫不在意地回答,然后继续埋头对付烤鸡
22:25:07<町城安里> “果然是这种感觉吗……”
22:25:30<王崖桥> “要说异常,这才是异常咧”
22:25:41* 王崖桥 指着还剩7条腿的火鸡
22:26:00<町城安里> “没办法,上级说只能给每人一只鸡,我觉得一只鸡完全不能表现对贵客的尊重,哈哈哈哈”
22:26:08<町城安里> “好吧,诸位,让我向你们解说吧”
22:26:26<町城安里> “实际上,并不是时间加快了”
22:26:30<壹原和樱> “对啊。完全不是什么大事呢。”
22:26:38<町城安里> “而是诸位的时间变慢了!”
22:26:54<王崖桥> “哈?”
22:26:59<龙傲夜> “哈?”
22:27:14<壹原和樱> “啊太好了!我拥有了八倍的寿命!”
22:27:23* 壹原和樱 震惊了一下然后热泪盈眶
22:27:47<町城安里> “可惜消息来得太迟了,大致在2天前,北京才得到消息,有一群无法判别身份的佣兵在上海释放了一种未知的新型神经麻醉气体”
22:28:13<町城安里> “北京第一时间希望找到你们,如果你们当时还在工作中,一定能阻止这件事,可惜可惜……”
22:28:34<龙傲夜> “...那为什么会到处都是火灾?”
22:28:45<町城安里> “换句话说,全上海的人的在一瞬间,他们的速度,感知都慢了七倍”
22:28:39<王崖桥> “是体感时间错乱吧,你感觉过了1秒实际过了8秒”
22:28:48<町城安里> “没错”
22:29:07<町城安里> “你们是不是觉得很难站稳?或者眼睛干涩?”
22:29:26<壹原和樱> “好像是。。”
22:29:30<町城安里> “这是因为你们无法保持长时间的单脚站立,更不用谈稳定,而眼睛也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的缘故”
22:30:25<王崖桥> “原来如此……那么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22:30:34<町城安里>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的人员目前无法进入上海施救,只能反过来将可能携带毒气的人封闭在其中。”
22:31:10<町城安里> “现在我们将把诸位接送到北京,北京方面表示有一项解救目前上海,甚至全国的任务等待各位执行”
22:31:13<壹原和樱> “但是7倍的生命。7倍啊!'
22:31:24<町城安里> “所以,一定要吃得好些,吃得好些啊……”
22:31:40<町城安里> 上校舰长不知为何哽咽了
22:32:05<费奥多尔> (总觉得我们要死了
22:32:19<龙傲夜> (你知道得太多了
22:32:38<町城安里> (有个人还没吃呢
22:33:17<町城安里> (又入夜了,休息么
22:33:32<町城安里> (毛子看来要熬夜飞行了啊 又饿又累wwww
22:33:33<王崖桥> “现在这个神经毒素效果消失了?”
22:33:47<町城安里> “是的,离开上海的范围就不受影响了”
22:33:53<町城安里> “但整个上海都是毒气”
22:34:12<王崖桥> “真微妙啊”
22:34:20<壹原和樱> “不行。我要回去上海。”
22:34:25<町城安里> “如果蔓延到其他地方,就更为危险”
22:34:32<壹原和樱> “几乎是青春不老的事情,有什么不好!”
22:34:59<王崖桥> “你理解反了好么,时间流逝快7倍”
22:35:09* 费奥多尔 继续默默地飞着
22:35:11<龙傲夜> “有甚么好的,对你自己的感觉才说是没变的”
22:35:18<王崖桥> “你想象一下洗个澡要15个小时,拉个屎要4小时”
22:35:43<壹原和樱> “是慢了7倍不是吗?”
22:36:12<王崖桥> “我们的动作慢了7倍啦”
22:36:29<壹原和樱> “总之我觉得没啥。”
22:36:39* 壹原和樱 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22:37:45<町城安里> “此外,实际上,我们怀疑某大国的雇佣兵还潜伏在城市里”
22:37:56* 王崖桥 觉得和女人争论这种事的自己才是最蠢的,开始用手里的鸡腿勾引飞在空中的内裤男
22:38:07<町城安里> “他们将会定点消除一些重要人物,当然全套穿戴着防护用装备,看上去超高速移动……”
22:38:19<町城安里> “诸位也在他们的名单上”
22:38:35<町城安里> “不过,只是怀疑”
22:38:51<龙傲夜> “...我觉得我们也要这份装备”
22:38:59<町城安里>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上海的经济全完蛋了,大量在上海上市的中国企业受到重创”
22:39:16<王崖桥> “既然如此…不如直接用核弹洗地吧”
22:39:29* 王崖桥 打了个饱嗝,漫不经心地说
22:40:15<壹原和樱> “其实是我的错觉吗。还是申联盟真的非常弱。都发生了多少起破坏社会稳定的超自然事件了。你看看老美他们,啥事都没有。”
22:42:03<町城安里> “不,这方面,你们的理解就完全错了。”
22:42:36<町城安里> 这是在两天后,你们四个在一个豪华的办公室里,面前一个长得像北京人的家伙和你们说的话
22:42:56<町城安里> 其中毛子一个人躺在沙发上,拿着20个鸡腿大嚼
22:43:06<町城安里> 仿佛要把两天的菜都补回来
22:43:15<龙傲夜> “....你...”
22:43:24<费奥多尔> “你什么你。”
22:43:28<町城安里> 没错,这人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小平!
22:43:32<龙傲夜> “不,不是说你”
22:43:42<费奥多尔> “我也不是说你。”
22:43:46<费奥多尔> “我说日本女。”
22:43:52<龙傲夜> “.....”
22:43:59* 龙傲夜 北京人?
22:44:01* 费奥多尔 再嚼下一个鸡腿
22:44:37<町城安里> “实际上,我们的联盟很强……而且,我们也在敌人的腹地做类似的事情。”
22:45:05<町城安里> “不过我们有我们的原则,尽可能不伤害普通的人。这就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掩盖。”
22:45:19<町城安里> “不像一座城市毁灭那样会引起轰动。”
22:45:33<町城安里> “就连这位小姐的大脑,也不是随便取来的”
22:45:44<王崖桥> “噗~~~”
22:45:48<町城安里> “那是一个强奸死刑犯教授的大脑!”
22:45:52* 王崖桥 喷了一桌
22:46:10* 费奥多尔 报腹笑
22:46:20<壹原和樱> “是的。”
22:46:24* 壹原和樱 开始擦泪
22:46:46<町城安里> “那个教授,居然对那么多年轻的男童做了那种事情!”
22:46:53<龙傲夜> “...”
22:47:06<町城安里> “你可不要做这种事情啊,一原小姐,不可以对这边这位夜同志下手”
22:47:21<龙傲夜> “日本女,你说你到底会不会觉醒那心理?”
22:47:46<龙傲夜> “...我可不是年轻的男童,”
22:47:56<町城安里> “我们当然不能滥杀无辜。所以,非常态委员会在国外,也有驻在员,就像在中国,北京,上海,天津,石家庄……”
22:47:57<费奥多尔> “你是。”
22:48:02<费奥多尔> “你就是个童子军。”
22:48:22<龙傲夜> “抱歉,本人20岁”
22:48:42<龙傲夜> “根据我国的法律我已经成年了”
22:48:59<壹原和樱> “我不会喜欢年轻的男童。。小而幼。”
22:48:37<町城安里> “在国外,我们使用一个理想的,但并不存在的地名作为驻在员的简称——”
22:49:00<町城安里> “香格里拉!”他把一刀照片给你们看
22:49:04* 壹原和樱 翻了个白眼
22:49:18<王崖桥> “噗~”
22:49:21* 费奥多尔 望望龙傲X的下身
22:49:29* 王崖桥 听到香格里拉,老王又喷了一桌
22:51:47<壹原和樱> “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男童不是都年龄幼小的么?”
22:51:49<町城安里> 桌上的照片似乎都是外国人
22:52:24* 龙傲夜 接过了相片看
22:53:04<町城安里> “美国财长,美国农业部部长,美国食品与药品安全部部长,联邦调查局局长,scp基金会的【资料被删除】博士,代号为【资料被删除】的MIB特工……”
22:53:42<费奥多尔> “能入正题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22:53:49<町城安里> “这就是我国最好的间谍,香格里拉的成果,”北京人做了一个手指扣动扳机的动作
22:54:19<町城安里> “呃,但实际上,我们上个月开始失去了和香格里拉的联系,过去偶尔也会这样,”
22:54:31<壹原和樱> “所以呢?”
22:54:36<町城安里> “虽然的确有小概率死了,不过,更有可能为了避风头躲一阵子。”
22:55:18<町城安里> “不过这次,我们内部有确定的消息,香格里拉坏事了。出卖了申,就这样。”
22:55:21<町城安里> “你们都知道,”
22:55:37<町城安里> “一群不知名的雇佣兵突然闪电袭击了上海……”
22:57:29<町城安里> “经过确认,他们是通过中美铁路然后坐磁悬浮列车抵达上海的,中间经过了层层审核,”
22:57:50<町城安里> “居然能平安无事,说明内部有人帮助他们操作证件,”
22:57:51<王崖桥> “审核的都是猪么”
22:58:02<费奥多尔> “又是间谍战。”
22:58:07<町城安里> “最奇怪的是,在上海,实际上,他们已经暴露了,”
22:58:36<町城安里> “关务负责人应当立刻通报负责对应P类事件的部门……你们知道那个部门是哪个么?”
22:58:59<壹原和樱> “反正不是我们。”
22:59:05<町城安里> “很可惜”
22:59:07* 壹原和樱 先拒绝了再说
22:59:16<町城安里> “上海非常态事务处理委员会”
22:59:39<费奥多尔> “听都没听过的部门诶!”
22:59:52* 费奥多尔 瞪大眼睛看着小平哥
22:59:55<町城安里> “也就是说,在你们全员休假时,联系了你们,又自动转接到苏州”
23:00:04<费奥多尔> “啊,不就是我们么!”
23:00:12* 费奥多尔 又反应过来
23:00:13<町城安里> “但是,苏州的非委会又全部被暗杀了!”
23:00:21<町城安里> “这件事有两点奇怪的:”
23:00:40<町城安里> “第一,为什么他们正好能挑中你们休假的日子袭击?不然我们的对应必然更快,”
23:00:44<町城安里> “第二,更重要的,”
23:01:21<町城安里> “这是美国财长被香格里拉暗杀后的照片,”他出示了一张秃头老头额头中弹的照片,
23:01:44<町城安里> “这是苏州的负责人·日被暗杀的照片,”他出示了一个长得很像夜的人的照片
23:01:48<町城安里> 额头中弹。
23:02:12* 龙傲夜 想要看出点甚么来
23:02:14<壹原和樱> “我们有内奸。我懂了。”
23:02:17* 壹原和樱 看向毛子
23:02:26* 费奥多尔 看向夜
23:04:14<町城安里> “是的,这种消息,只能让我们相信,为党和国家,当然还有我们重要的盟友日本和实际的盟友俄罗斯工作了5年,接受过克格勃和山口组培训的香格里拉,已经不是我们的一员了。”
23:04:19<费奥多尔> “难道该懂的不应该是很有可能也是香格里拉做的么。”
23:05:22<町城安里> “所以,你们的新任务就是,调查这个人,抓住这个人,要活的,我们要信息,”最后一张照片,居然是一个黑长直的少女,长得像艾莉(艾莉是谁)
23:05:37<王崖桥> (艾黎是谁
23:05:43<壹原和樱> (不知道
23:06:00<龙傲夜> (不知道
23:06:03<町城安里> (某个心理学整天睡觉的小姑娘
23:06:10<费奥多尔> (整天睡觉!
23:06:11<町城安里> (可能是一个很娘的猫
23:06:20<龙傲夜> (...
23:07:27<町城安里> (于是今天到此为止
23:07:34<町城安里> ————————尾声————————
23:07:37<町城安里> 香格里拉?
23:07:41<龙傲夜> “她是谁?”
23:07:44<町城安里> 这名字为什么这么耳熟呢?
23:07:57<町城安里>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只有毛子的咀嚼声。
23:08:01<町城安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