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SforS外传:地狱之门 第三幕  (阅读 2116 次)

副标题: 炸猪排

离线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版主
  • *
  • 帖子数: 2265
  • 苹果币: 6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SforS外传:地狱之门 第三幕
« 于: 2015-11-14, 周六 01:18:41 »
20:11:20<町城安里> 丢骰子
20:11:23* Oicebot 町城安里今日的人品指数:[|||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33% (Lv2)
20:11:31<町城安里> 今天运气比我更差的人有奖励!
20:11:37* Oicebot 王崖桥今日的人品指数:[|||||||||||||||||______________] 56.29% (Lv12)
20:11:47* Oicebot 夜今日的人品指数:[||||||||||||||||_______________] 51.51% (Lv11)
20:12:28* Oicebot 费奥多尔今日的人品指数:[|||||||||||||||||||||||||||____] 89.31% (Lv18)
20:12:30* Oicebot 壹原和樱今日的人品指数:[||||||||||||___________________] 38.05% (Lv8)
20:12:36<町城安里> 一大群富兰克林
20:22:24<町城安里> 丢d100
20:22:28<町城安里> 最高的人有奖励
20:22:31<町城安里> 9的倍数的人有惩罚
20:22:47<Oicebot>  夜进行检定: 1d100=3=3
20:23:09<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100=51=51
20:23:46<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我赢了检定: 1d100=46=46
20:23:53<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诶检定: 1d100=36=36
20:27:58<町城安里> 蛤蛤蛤
20:28:07<町城安里> 又到了安里外科手术的时候了
20:28:12<町城安里> 这次切什么好呢
20:28:23<王崖桥> (把我多出来的肾切掉吧
20:38:04<町城安里> 【奖励】王崖桥解除了黑道大佬的遗传基因锁,可以获得某个和犯罪相关的技能到4级,但同时他数值最高的属性失去D3点,给当前数值最低的属性
20:39:21<町城安里> 【惩罚】毛子抽一张精神疾病卡
20:40:42<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检定: 1d24=22=22
20:42:08<町城安里> 状态属性【迷信】:每当意志检定时作一次幸运检定,失败时必须扣除1点神志,并且次回检定必然混乱+1(不累积)。
20:42:58<町城安里>
20:43:04<町城安里> ——————S for S:Gate of Hell——————
20:44:42<町城安里> 上回说到
20:44:46<町城安里> 你们打完大蜻蜓
20:44:51<町城安里> 又为了躲避苍蝇群
20:45:00<町城安里> 没命跑到住宅区
20:45:08<町城安里> 结果却遭遇了一群神奇的人:
20:45:11<町城安里> 一个北京人
20:45:19<町城安里> 一个大胡子老头
20:45:37<町城安里> 一个持枪憔悴男性
20:45:40<町城安里> 一个中国古代的剑客
20:45:48<町城安里> 还有一个怎么看都是鲁鲁修的家伙
20:46:13<町城安里> 他们用着不亚于你们的高科技翻译设备,怀疑地问你们是敌是友,
20:46:16<町城安里> 末了来了一句
20:46:24<町城安里> “欢迎来到地狱。”
20:46:49<Oicebot>  王崖桥进行说起来D3不就是大菠萝3么检定: 1d3=1=1
20:48:46<町城安里> 你们现在在那些低矮歪歪斜斜的建筑外面
20:48:52<町城安里> 那些家伙还是没放下武器
20:49:04<夜> “地狱,那是甚么意思?”
20:49:20<费奥多尔> “我去过的一间夜店就是叫地狱。”
20:52:53<Oicebot> 王崖桥进行心理学判定,结果为 9-|4-3|= 8
20:53:22<町城安里> 老王感觉,他们对你们有所怀疑,但仅仅是戒备程度,而不是敌意
20:53:40<王崖桥> “嘿,我们真的只是偶尔来到这里,这都是意外”
20:53:46* 王崖桥 举起双手
20:53:51<町城安里> “就是字面意思,”老头儿不耐烦地打了个手势。“你们,死了。”
20:54:04<一原和樱> “我们才没有死。”
20:54:10* 一原和樱 果断反驳
20:54:29<町城安里> “如果你们没有死,你们就不会在这里了,傻瓜!”
20:55:10<一原和樱> “这只是你们的理解。不代表是正确的。”
20:55:26<夜> “心跳,呼吸,这些都还有的我们,怎么看也不是死尸吧”
20:55:46<王崖桥> “既然我们都已经死了…那你们为啥还要拿着武器?”
20:55:56* 王崖桥 试图指出矛盾
20:56:15<王崖桥> “想把我们再杀死一次么”
20:56:25<町城安里> “好问题,”憔悴的男人竖起一个手指说,“不过错误的答案。”
20:56:42<町城安里> “我们拿着武器,只是为了避免被杀死。”
20:56:56<费奥多尔> “你们不是也死了么。”
20:57:42<夜> “稍微说说吧,你们对死的定义?”
20:58:04<町城安里> “是的,没错。认识一下,我叫比尔-盖茨。我们所处的时代不同,你们不一定知道我。”
20:58:15<费奥多尔> “恩。不认识。”
20:58:19* 费奥多尔 随口答道
20:58:33<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5-|4-6|= 3
20:58:40<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肯定不知道判定,结果为 3-|5-4|= 2
20:58:53<Oicebot> 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4-|6-3|= 1
20:59:00<Oicebot> 一原和樱进行判定,结果为 3-|5-5|= 3
20:59:15<夜> “...”
21:00:07<町城安里> 这个上个世纪的IT业巨人,大家都只有模糊的印象,其中印象最深的和樱也不过只记得和早就资产重组的微软公司有关
21:00:23<町城安里> 而从小作为特工成长的夜对此一无所知
21:00:54* 夜 想不到便算了
21:01:28<王崖桥> “我知道你,你是电脑奇才,发明了苹果手机的那个!”
21:02:14<町城安里> “举例子来说,我就已经死了。”他没理会老王,“我在进行ALS冰桶测试(过学识(4)or医学(0)检定来确定知道不知道)时,因为心脏骤停而死。”
21:02:28<Oicebot> 王崖桥进行学识判定,结果为 5-|2-2|= 5
21:02:47<费奥多尔> (比尔盖茨不是没玩咩=。=不清楚了
21:02:56<町城安里> (过两天他玩了就死了
21:03:11<费奥多尔> (=。=好诅咒
21:03:11<王崖桥> “哦,那个唯一一个非要玩胸口碎大冰结果砸到心脏骤停的傻逼…哦不不幸者就是你啊”
21:03:19<Oicebot> 夜进行医学判定,结果为 2-|2-5|= -1
21:05:16<町城安里>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就出现在了这里。我逐步结交了这里的伙伴——包括一些你们没见过的,这里是我们中剩下的——大家综合信息才知道,大家都是死者。”
21:05:53<町城安里> “我不知道你们——呃,你们可能是在夜间突然死亡的,过去有过类似先例——但,这点不会变: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死者。”
21:05:58<壹原和樱> “全世界又不止你们死掉。为何只有你们几个。”
21:06:42<町城安里> “那是因为这里是地狱。”老头没好气地说。
21:06:45<费奥多尔> “我能问一下。你们觉得你们现在是死者,那你们感觉自己与生前有什么不同了呢。”
21:06:54<王崖桥> “你们造孽太多了么…”
21:09:46<町城安里> “与其说感觉,不如说‘知道’。”比尔-盖茨回答道。
21:09:59<费奥多尔> “那有什么呢。”
21:10:12<费奥多尔> “毕竟。。我们算是新的死人。还什么都不清楚呢。”
21:10:26<町城安里> “因为马上就要开始了。”
21:10:35<王崖桥> “据我所知,这里并不符合任何一个宗教的地狱的描述,倒是更像数亿年前的地球”
21:11:09<町城安里> (所有人立刻说出一个愿望
21:11:50<壹原和樱> (。。。我希望我的工程机械立刻变成神秘学
21:12:05<王崖桥> (我只要一百亿,我很不贪心吧
21:12:10<费奥多尔> (我的愿望是。所有的平行宇宙的审美观都变得是以两个鼻子为美
21:14:53<夜> (我希望我更强一点
21:15:45<町城安里> 顿时
21:15:51<町城安里> 天空飞过一大群乌鸦
21:16:14<町城安里> 然后不知什么恶心的、粘哒哒的东西不断掉下来
21:16:20<町城安里> 黄色的、粘粘的
21:16:23<王崖桥> “鸟屎!”
21:16:43* 王崖桥 开始躲避
21:16:53<町城安里> “不,那是吗哪。而且不用躲避。”
21:16:59<町城安里> “因为——”
21:17:00<费奥多尔> “是么。”
21:17:08* 费奥多尔 半信半疑地看着说话的人
21:17:12<町城安里> “它们会笔直地穿过你的身体,掉在地上。”
21:17:26<町城安里> 事实的确如他所说(所有人,意志(2),某人别忘了幸运
21:17:33<町城安里> 吗哪都掉在了地上
21:17:42<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检定: 1d6=3=3
21:17:45<町城安里> 融入了地面
21:17:47<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运气检定: 1d2=2=2
21:18:17<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判定,结果为 4-|2-2|= 4
21:18:25<町城安里> “蜂蜜和砂糖。”老头厌恶地说。
21:18:52<费奥多尔> “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21:18:58<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6=3=3
21:19:06<费奥多尔> “是你们的主要食物么。”
21:19:42<夜> “...吗哪,蜂蜜和砂糖?”
21:19:46<町城安里> “一会儿就会消失的。”
21:20:02<町城安里> 然后一张一百亿的支票掉在了老王的头上,不过这却没有穿过他的身体。
21:20:20<町城安里> 同时和樱的机械工程技能变成了神秘学
21:20:20<王崖桥> “咦?”
21:20:30<町城安里> 费奥多尔的容貌变成了9
21:20:51* 王崖桥 看了一眼支票,立刻不动神色地把支票塞进了口袋里
21:21:18<町城安里> 娘猫突然记得自己似乎在哪里看过一本书,但完全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获得了一个技能点。
21:22:19<町城安里> “钱吗……”那个中国古代侠客打扮的家伙突然鄙夷地开口了,不过随即又闭嘴了。
21:22:36<费奥多尔> “看来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诶。”
21:22:45<壹原和樱> “这肯定是假的。”
21:23:23<王崖桥> “我看他们不想说谎”
21:23:47<町城安里> “这是真的,你们——我是说我们——甚至能靠这个复活。”比尔-盖茨回答。
21:24:02<费奥多尔> “但你们还在这里。”
21:24:29<町城安里> “是的,我们还在这里,”比尔-盖茨重复道。
21:24:50* 费奥多尔 皱着眉头表示这么学术的事情自己一点都不懂
21:24:54<町城安里> “因为那是没有意义的,”他结论性地回答。
21:25:04<王崖桥> “哈……”
21:25:15* 王崖桥 叹了口气,表示放弃理解了
21:25:20<町城安里> 你们发现北京猿人不知何时已经拿着一块肉在啃了。哪来的肉?
21:25:34<王崖桥> “现在是你们的用餐时间?”
21:26:10* 费奥多尔 点点头
21:26:14<町城安里> “如果要我细细解释,不如听我说说这一切是如何会这样的经过。”
21:26:23<町城安里> “不过在此之前,你们需要掌握这里的规则。”
21:26:25* 费奥多尔 并露出一个虚心求教的表情
21:26:47<町城安里> “第一条,无论如何不许杀人!这并不是这边世界的规则,但这是我们内部的规则。”
21:27:08<町城安里> “如果违反了这条规则,就是和我们为敌。”
21:27:09<王崖桥> “把死人再杀一次也算杀人……吧?”
21:27:16<町城安里> “算。”
21:27:34<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神秘学判定,结果为 9-|4-6|= 7
21:28:08<町城安里> “第二条,每天的‘吗哪时间’,你们可以许任何愿望。我们没有什么建议,但建议你们的愿望不包括离开这个世界或诸如此类的项目,尽管这取决于你们自己。”
21:28:48<町城安里> 和樱想到了费城实验,有名的空间移动的神秘实验。
21:28:51<费奥多尔> “你们肯定试过。
21:29:17<费奥多尔> “要是可以的话,能透露一下这样做后的结果么。”
21:29:18<町城安里> 那个实验的结论是,似乎经历强磁场就会空间、时间上移动到其他地方。
21:30:00<壹原和樱> “我不理解。这是不可能的。”
21:30:17<王崖桥> “你到这里多久了?”
21:31:23<町城安里> “多久?80多年吧。”
21:31:56<町城安里> “作为结果,”比尔盖茨结论性地说,“你们会突然躺在地上,浑身抽搐地进入失心疯状态,然后自以为回到了正常世界。”
21:33:04<町城安里> “某些人觉得这样也不错,但我并不愿意。”
21:33:21<町城安里> “第三条——”
21:33:24<费奥多尔> “听起来很奇怪。。。
21:33:30<町城安里> “绝对不要招惹大象。”
21:33:50<夜> “...”
21:33:51<费奥多尔> ”哪个人。叫大象?”
21:34:04<壹原和樱> “大象?”
21:34:12* 夜 想到了本来便很大的大象在大点的情况
21:34:23<町城安里> “就是大象。你们的时代没有吗?长鼻子的,巨大的,有大牙齿。”
21:34:31<町城安里> “不要,招惹,大象。”
21:34:44<王崖桥> “招惹了……会怎样?”
21:34:50<费奥多尔> “哦。”
21:34:57* 费奥多尔 干脆利落地答
21:35:30<町城安里> “我不能说,因为有个小子的愿望是一旦谁说出了招惹大象的结果,就会变成一块炸猪排。”
21:36:13<王崖桥> “写在纸条上没关系吧”
21:36:27<町城安里> “任何方式都不行。而且也没必要。你们不会想知道的。”
21:36:35<夜> “....你们还有许下了甚么致命的愿望”
21:36:58<町城安里> “那并不是我们的行为,是‘他们’。”
21:37:15<费奥多尔> “也就是说愿望是持续的。”
21:37:20<壹原和樱> “如果可以许这么奇怪的愿望。那这里岂不是很容易乱套。"
21:37:25<费奥多尔> “懂了。”
21:38:00<费奥多尔> “如果愿望起了冲突会怎样?”
21:38:08<夜> “他们又是?”
21:38:14<町城安里> “愿望的彼此冲突吗?又一个好问题。”比尔盖茨竖起一个手指。
21:38:27<町城安里> “你们连我都不知道,那估计也不知道薛定谔和爱因斯坦了。”
21:38:43<费奥多尔> “发生很奇怪的事情么。例如我许个愿望是一旦谁说出了招惹大象的结果,一定不会变成炸猪排?”
21:38:46<王崖桥> “我觉得这两位应该比你有名一些……”
21:39:14<费奥多尔> “还有愿望本身能与马娜有关的么。例如我的愿望是能有100个能实现的愿望之类的。。。”
21:39:14<町城安里> “不过,作为结论,假如两个人的愿望彼此冲突,他们会相安无事——直到他们【发现】这一点。”
21:39:37<町城安里> “许愿,越少越好,原因也正是这个。”
21:39:53<町城安里> “你的愿望越多,和人冲突的可能性就越大。”
21:40:16<町城安里> “彼此【发现】有冲突的愿望的可能性就越高。”
21:40:48<费奥多尔> “反正以我的智商理解不能。。不过大致懂了。”
21:40:52<町城安里> “举例子说,”
21:41:05<町城安里> “我许愿我的头上有一匹漂浮着的彩虹小马。”
21:41:23<町城安里> “但同时有一个人,许愿‘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飞’。”
21:42:06<町城安里> “当这个人看到了我头上的彩虹小马的一瞬间,他【发现】了这件事。但这件事不应该被观测,这件事不合逻辑。”
21:42:47<壹原和樱> “所以呢?”
21:43:00<町城安里> “因此,作为冲突的结果,于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生。他没有许愿过什么都不能飞,我也没许愿过有彩虹小马。”
21:43:41<夜> “还有别的限制的吗?”
21:43:44<町城安里> “但,这又和‘总线程’的‘唯一性’冲突。假如他上一秒在作那个思考,那么这个思考是必然的。而上一秒的思考又有更上一秒奠定基础。”
21:43:47<费奥多尔> “那还好点。只是什么没发生。。。还以为会有什么奇怪的结果呢。”
21:43:53<町城安里> “因此——作为一个更直接的结果。”
21:44:00<町城安里> “我和他都会从来没存在过。”
21:44:13<夜> “...”
21:44:17<町城安里> “消失。不止是消失,而且,其他所有人都不会记得有过我们的存在。”
21:44:43<町城安里>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而你们却说,没有看到全部死者。”
21:44:56<町城安里> “因为大部分死者,都因为这个原因,彻底不存在了。”
21:45:08<町城安里> “人的愿望总是彼此冲突。”
21:45:19<王崖桥> “而且……这只是你们的推测,而不是你们的记忆?”
21:45:35<町城安里> “不,我说的都是‘事实’。”
21:45:42<费奥多尔> “消失的话。是直接在你们眼前消失么。”
21:46:10<町城安里> “并不是眼前。你们不会记得有这个人,你们不会记得有消失这件事的发生——你们的记忆里什么都没有,仿佛从来没有这个人过。”
21:46:21<费奥多尔> “那你怎么记得这件事。”
21:46:51<壹原和樱> “这样杀人岂不是很方便。。。”
21:47:07<町城安里> “因为我们,确切说是这位,麦哲伦先生问过。”
21:47:47<夜> “尽管我不知道是谁许下了和我的有冲突的愿望,还是会一起消失吗?”
21:48:03<町城安里> “这一切对于你们既长又难以理解,”麦哲伦老头又不耐烦了,“总之记住了,这里可以许任何愿望,任何愿望都能实现,所以是地狱就行了。”
21:48:25<町城安里> “这就要看你是否幸运了。”
21:48:35<町城安里> “然而,我们是不幸的。”
21:48:45<町城安里> “你们加入了我们,所以你们也是不幸的。”
21:49:11<町城安里> “假如说,你从来不知道那个人,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你的彩虹小马而消失,那么你并没有发现这一切。”
21:49:12<费奥多尔> “哦。”
21:49:20<町城安里> “糟糕的是,你们已经听我说了这些话。”
21:49:39<壹原和樱> “我的智商为零。。。我感觉。。“
21:49:42* 费奥多尔 简短地回答超出自身智力的问题
21:50:11<町城安里> “如果我们中的谁无缘无故消失了,在他消失前的一瞬间,你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你就意识到了存在冲突——那你也会消失。”
21:51:42<町城安里> “也许你们很难理解,一个人既不知道另一个人存在,又知道他消失了。但这正是薛定谔的测不准原理——我们必须先假设存在一个世界,你能意识到这个人的消失,那么你就必然会意识到了冲突,因此你还是得消失。”
21:52:02<夜> “我只是意识到存在冲突,可不知道冲突因我而起?”
21:52:26<町城安里> “仅仅的怀疑就会让你丧命。”
21:52:49<町城安里> “总之,是否消失,悉听尊便。这里很苦闷,我们不会饥饿,不会痛苦,只有无限的愿望。有些人受不了这些。”
21:53:34<夜> “...”
21:53:43<王崖桥> “很无聊对吧”
21:54:17<费奥多尔> “不会饥饿么。。刚才我看见有人在吃肉。”
21:54:18<Oicebot> 没……
21:54:32<町城安里> “那只是他想吃罢了。”
21:54:49<町城安里> “北京人出于某种奇迹,还没消失。”
21:55:14<夜> “....你确定他会有怀疑?”
21:55:46<王崖桥> “北京人搞不好是这个世界的GM呢”
21:56:26<费奥多尔> “那你们有研究过离开这里的办法么。”
21:56:34<壹原和樱> “那么。请问你们仍然不知道离开这里的方法么?”
21:56:39<町城安里> “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没错,如果你们稍微懂一些的话,这里是石炭纪。这是因为尽管愿望是无限的,但实际上我们这个世界却是在一块——姑且称之为——硬盘上,这块硬盘的容量有限。‘造物主’为了节约空间,在这个时代的地球同时开了好几个‘线程’。”
21:57:23<町城安里> “我可以说,你们许愿离开就行了。”
21:57:38<町城安里> “就算失心疯,对于你们主观来说,和离开了也没什么区别。”
21:57:45<费奥多尔> “没懂。”
21:57:52* 费奥多尔 摇摇头
21:58:00<町城安里> “你会疯掉,然后认为自己离开,就这样。”
21:58:24<町城安里> “你陷入一个永久的梦,梦到你回到了你的原来的生活。”
21:58:33<壹原和樱> “哦对了。请问你们知道香格里拉么?”
21:58:52<町城安里> “不知道,”比尔盖茨回答。其他人则摇头。
21:59:16<町城安里> “这里是石炭纪,我们在地狱这个线程中,”比尔盖茨补充道。
21:59:26<町城安里> “这个时代同时有三个线程,”
21:59:35<町城安里> “一个是地狱,”
21:59:59<町城安里> “一个是一种水生的智慧生物——它们在水里,长得和青蛙差不多——因为不用陆地,不会影响我们”
22:00:04<费奥多尔> “真是复杂啊。”
22:00:16<町城安里> “造物主想测试水中智慧生物的发展”
22:00:39* 王崖桥 想起了第一话的蛙傲天
22:00:51<町城安里> “还有一个,是这个,”他指指地面,“材质显示测试,土壤,草坪,山,海洋,调整整个世界的显示模式。”
22:00:52<壹原和樱> “这个我们知道。青蛙人。”
22:01:46<町城安里> “说到这里,你们基本也该明白我想说什么了。有个叫造物主的家伙,他有一块硬盘,而这个硬盘所包含的就是我们整个世界,称之为‘总线程’。”
22:02:13<王崖桥> “那也有人许愿过让造物主滚蛋的吧”
22:02:29<费奥多尔> “你确定么。。
22:02:36<町城安里> “这个造物主是一个四维空间的生物,因此这块硬盘是四维硬盘,包括连续的时间上的容积。他在未来用了太多空间演算人类的发展,因此只好把地狱放在过去。”
22:03:08<夜> “你知道的也太多了吧”
22:03:12<町城安里> “这种愿望毫无价值,因为我们的愿望限制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就像游戏里的人物,无法对玩家和游戏设计师产生影响。”
22:03:50<町城安里> “他自己留了大量的版本信息在开发者文件里。而我们通过许愿已经阅读了不少。”
22:04:08<壹原和樱> “听上去就像是曾经中国风靡一时的无限流小说。。。”
22:04:17<町城安里> “我们了解这里的性质,了解整个世界的性质,但这没有价值。”
22:04:33<费奥多尔> “至少我们还活着。。而不是消失了。”
22:04:46<町城安里> “因为,首先,即使我们可以回去,我们将来还是会死,死了还是会回到这里。”
22:04:58<町城安里> “我们可以很轻易地许愿要永生,但,”
22:05:17<町城安里> “总会有缺心眼的死者——因为生前的不公要求世界上一切都死光。”
22:05:24<町城安里> “很容易就会冲突和消失。”
22:05:43<费奥多尔> “看来活下来的都是聪明人呢。”
22:05:56<町城安里> “其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22:06:14<町城安里> “这位是叛逆先生。”他指着蒙着脸很像鲁鲁修的人,对方点点头。
22:06:46<町城安里> “他是8764年的人,并且他见证了人类灭亡。他作为最后一个人类死去。这才是重点。”
22:07:12<町城安里> “作为结论,”比尔盖茨说道,“我们在考虑的是怎么延续人类的存在,在此之前,是自己的不消失。”
22:07:14<壹原和樱> “什么!”
22:07:27<町城安里> (意外的打击,和樱意志(3)
22:07:43<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混蛋判定,结果为 4-|1-4|= 1
22:07:52<町城安里> 失去D6神志
22:07:59<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检定: 1d6=3=3
22:08:46<费奥多尔> “你介意我问一个奇怪的问题么。”
22:08:54<町城安里> “请说。”
22:09:18<费奥多尔> “你们来了这里这么久。。应该有女性的死者吧,你们有尝试进行过繁衍后代么。”
22:10:52<町城安里> “在性方面,这并非不可行的,不过生不出孩子。在这个时代人类被禁止存在。我们目前在‘硬盘’里登录的身份是‘死者’,而不是‘人类’,不具有人类的一些一般属性。最典型的,我们都不会饿,不会困。”
22:10:59* 壹原和樱 奇怪地看了看费欧多尔然后掩住了自己的胸
22:11:16<费奥多尔> “也没有性需求?”
22:12:07<町城安里> “因人而异。”比尔盖茨不知为何看看北京人。
22:12:25<町城安里> “‘地狱’这个‘线程’的意义在于,想知道完全成长的智慧生物最终是否能在永恒的时间里创造和谐的社会。最初这个程序叫‘天堂’。”
22:12:46<费奥多尔> “不会饿不会困。却因人而异地又性需求,还真是奇怪啊。”
22:13:12<町城安里> “性需求有时是一种心理需求,”他补充道。“特别是在爱情的驱使下。”
22:14:02<费奥多尔> “呵呵呵。”
22:14:12<町城安里> “实际上,死者复活总是充满了怨念,他们陷入了仇恨中,加上无限的愿望,导致了同样无限的自相残杀。最终这个文件被重命名叫‘地狱’。这件事对我们没有意义,因为我们身在其中,时间的概念和造物主不同,对于我们,这个文件一直就叫地狱。”
22:14:15<费奥多尔> “我还真是一个求知欲强的人呢,”
22:14:44<町城安里> “只有两种人能剩下来,我们和他们。”
22:15:38<町城安里> “很可惜的是,我们也好他们也罢,都不是天使。看到那个吗?”他指指“welcome to hell”上挂着的尸体,“不知轻重的家伙……”
22:16:16<壹原和樱> “好的谢谢你们告诉我们的东西。我觉得我们要走了。”
22:16:30<町城安里> “你们想去哪儿?”
22:17:01<费奥多尔> “我觉得我们也待在这里好了。”
22:17:13<费奥多尔> “至少在认知上,这里是安全的。”
22:17:17<王崖桥> “当然是要回去我们本来的世界啊”
22:17:42<壹原和樱> “不行。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一起住。”
22:17:52<町城安里> “你们愿意失心疯地在地上打滚吗?那么等待24小时就行。”
22:17:56<费奥多尔> “谁。会。强。暴。你。
22:18:10* 费奥多尔 努力地翻白眼
22:18:30<町城安里> “让人许愿回去以后就会这样,正是‘他们’的杰作。‘他们’一直致力于避免冲突的同时修改世界规则。”
22:19:16<壹原和樱> “我们只是要离开这栋建筑。不是要离开这个世界。”
22:19:27<费奥多尔> “是你。”
22:19:31<町城安里> “‘他们’许愿,当一个人许愿回去时,他会疯掉并且在地上打滚认为自己回去了,同时创造一个他个人的相同的世界,并且,这定义为实现了愿望。”
22:20:05<町城安里> “以逼迫我们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从他们身边逃离,直到全部被他们杀死或消失。”
22:20:18<壹原和樱> “他们到底是谁?”
22:20:44<町城安里> “我不能说他们的名字,”比尔盖茨叹口气,“因为说了就会变成炸猪排。”
22:20:31<费奥多尔> “我想到了回去的办法。。。”
22:20:43<费奥多尔> “我们只要牺牲一个人去消掉那个愿望。。。。”
22:20:51<费奥多尔> “其他人就会回去了不是么。”
22:21:02<町城安里> (好,你来!
22:21:15<夜> (好,你来!
22:21:18<费奥多尔> (北京人,和樱是你的了。
22:21:23<王崖桥> (有道理
22:22:27<町城安里> “总之,他们已经创造了无数的规则,会导致我们变成炸猪排。更可恶的是,每次有新的规则,一条规则会导致这些规则自动出现在我们的脑中。”
22:23:12<夜> “就没有试着反抗他们?”
22:23:16<王崖桥> “总感觉很随便的样子……”
22:23:17<町城安里> “这就好像国际象棋里一个皇后不断逼近国王一样,让我们无法招架。”
22:23:40<费奥多尔> “反抗很容易啊,只要牺牲一个人,就能消除他们创造的所有规则了。”
22:24:50<费奥多尔> “唯一被牺牲的那个。。坚持到了最后的小兵。”
22:24:59<壹原和樱> “就你吧。俄罗斯人。”
22:25:44<费奥多尔> “难道不是你咩。丑女人。”
22:26:00<町城安里> “所以这些都毫无结论。你们要知道——都别动!”
22:26:15<町城安里> 比尔盖茨突然面色发白,其他所有人都一动不动
22:26:18<费奥多尔> “哦。
22:26:18<夜> “?”
22:26:22* 壹原和樱 赶紧像小丑一样停住
22:26:24<町城安里> “别动,别动……”
22:26:31<町城安里> 比尔盖茨悄声说。
22:26:39<町城安里> 立刻,你们知道了原因。
22:26:45* 夜 先停下
22:27:17<町城安里> 一群大象从你们身边缓缓走过,为首的长着胡子,后面一头拄着拐杖,然后是戴着领带和挎着lv的,最后是一只背着书包的。
22:27:44<町城安里> 它们缓缓路过建筑,都无视你们
22:27:54* 王崖桥 装作没看见
22:28:11<町城安里> 然后突然开始赏菊花,大概持续了一刻钟
22:28:31<町城安里> 又一刻钟
22:28:36<町城安里> 又一刻钟
22:28:46<町城安里> 你们都感到了站立的疲劳
22:29:11<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我体质真低判定,结果为 4-|3-5|= 2
22:29:16<Oicebot>  夜进行检定: 1d6=3=3
22:29:24<Oicebot> 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6-|2-2|= 6
22:29:24<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失去体力检定: 1d3=3=3
22:29:57<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可怜的我判定,结果为 3-|2-6|= -1
22:30:11<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检定: 1d3=1=1
22:30:12<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3-|3-2|= 2
22:30:23<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3=2=2
22:30:25<町城安里> 这群大象完全不像要走的迹象
22:30:30<王崖桥> (我掉了20%的体力啊!
22:30:34<町城安里> 又过了半小时,太阳西垂
22:30:57<町城安里> 大象们还是不走
22:31:47<町城安里> 又过了半小时,它们突然划着了火柴点燃了菊花田,开始为篝火晚会作准备
22:32:07<町城安里> 比尔盖茨悄悄地说,“乘着天黑准备撤”
22:32:29<王崖桥> “唔”
22:32:31<夜> “...嗯”小声的
22:32:38<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幸亏有躲避判定,结果为 9-|5-1|= 5
22:32:44<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躲避判定,结果为 5-|4-1|= 2
22:33:22<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9-|5-1+[5]|= 0
22:33:26<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判定,结果为 9-|4-2+[9]|= -2
22:33:32<Oicebot> 夜进行判定,结果为 9-|4-2|= 7
22:33:35<王崖桥> (哎哟,零
22:33:44<费奥多尔> (omg
22:33:44<王崖桥> (我怎么这么屌
22:33:46<夜> (GG
22:34:06<费奥多尔> (再见=。=
22:34:12<王崖桥> (啊,0不是负数,至少不会丢体力和神志了
22:34:19<夜> (再见=。=
22:34:38<町城安里> (碉堡了
22:34:42<町城安里> (陆奥出现了
22:34:53<王崖桥> (233
22:34:49<町城安里> 于是你们开始悄悄逃跑
22:35:02<町城安里> 结果,这时,王崖桥踩到了树枝
22:35:36<町城安里> 大象注意到了你们!大象奔了过来!
22:35:56<町城安里> 在这危急时刻
22:36:12<町城安里> 这时勇敢的中国侠客把王崖桥一推,大喊一声“快跑!”
22:36:27<町城安里> 举剑冲向大象,
22:36:36<町城安里> 你们一边跑一边回头看
22:36:39* 费奥多尔 不管那么多赶紧跑
22:37:06<町城安里> 只见中国侠客变成了炸猪排,大象们不再追你们,围着炸猪排开始跳草裙舞。
22:37:08* 壹原和樱 不管那么多夺路而逃
22:37:30<夜> “...这又是为什么?”
22:37:45<费奥多尔> “招惹大象的结果,是不能说的。”
22:37:49* 夜 跑时问一下钞票大门
22:38:16<夜> “....”
22:38:17<王崖桥> “惹了大象就会……吧”
22:38:33* 王崖桥 说到一半差点说漏嘴
22:38:45<夜> “.......我要问的是,为什么他,这样”
22:38:57<费奥多尔> “我比较好奇他为何要牺牲自己,在这里活了那么久,理应是个聪明人才对。”
22:39:02<町城安里> “但却是最容易说出来的,因为一旦你们知道了许多规则是变成炸猪排,自然会想这个是不是也是变成炸猪排。如果你们这么问时,我们的任何表现让你们怀疑,我们就消失了!”
22:39:37<町城安里> “可怜的陆游,无论在哪个世界,他都曾经是个好人……曾经是个人。”叛逆先生难得说了一句话。
22:39:58<町城安里> “不,我们刚认识他,他前天刚加入我们。”
22:40:04<壹原和樱> “他肯定是喜欢上了老王。陆游什么的听着就像个同性恋。”
22:40:12<夜> “...”
22:40:18<费奥多尔> “怎么可能。老王只有一个鼻子。”
22:40:31<费奥多尔> “对哦,陆游也只有一个鼻子。”
22:40:38<费奥多尔> “还真是可能的呢。。。”
22:40:40<町城安里> 不知为何你们都觉得费奥多尔说得万分正确。
22:40:42* 费奥多尔 望着老王
22:41:01<町城安里> 你们无法意识到,世界规则已经被毛子修改了……
22:41:03* 王崖桥 摊了摊手,作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22:41:06<町城安里> 包括其他人都不知道
22:41:10<町城安里> 包括比尔盖茨
22:41:13<王崖桥> “哎,所以说男人受欢迎也是很麻烦的”
22:41:27<费奥多尔> “我们离开了那些建筑。晚上会去哪里。”
22:41:37<费奥多尔> “相必你们也经历过好几次了。。”
22:42:12<町城安里> “如果不想招惹大象的话,我们最好完全离开沙漠。大象有一种……我不能说不然会变成炸猪排的习惯。”
22:42:21<町城安里> “总之离开沙漠就安全了。”
22:42:25<费奥多尔> “哦。”
22:42:40<町城安里> “但是,过了沙漠,是不太好对付的地形模板了。”
22:42:54<町城安里> 你们望见前面一片亮光。
22:43:00<王崖桥> “能许愿弄一辆高级配置的房车么”
22:43:18<町城安里> “500米宽的跨越整个大陆的岩浆。”
22:43:23<町城安里> “可以。”
22:43:36<町城安里> “但要明天了。”
22:43:40<壹原和樱> “这个太低级啦。起码要什么永动的豪华小飞机。”
22:43:43<町城安里> 你们这时感到饿了。
22:43:52<王崖桥> “我们没人能开飞机吧”
22:44:08<费奥多尔> “我们。。。竟然感到饿了。”
22:44:53<夜> “.....嗯...”
22:44:54<町城安里> “岩浆本身并没什么吓人的。但是,因为晚上发光,引来许多昆虫。这是巨大昆虫时代,非常危险。看,两只螳螂在那里交配……不,是曾经在那里交配。”
22:45:15<町城安里> 一只5米高的母螳螂在抱着一个螳螂头在啃。(所有人意志(4)
22:45:30<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检定: 1d6=3=3
22:45:41<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幸运检定: 1d2=1=1
22:45:50<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6=5=5
22:45:59<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快死了判定,结果为 4-|5-4|= 3
22:46:03<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检定: 1d3=1=1
22:46:04<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3=3=3
22:46:29<町城安里> 王崖桥对“益虫”有心理阴影了。
22:47:01<费奥多尔> “真是可怕的世界啊。”
22:47:52<町城安里> 然后母螳螂在产血红色的卵了。卵比你们头还大。远远可以望见里面有东西在蠕动。
22:48:13<费奥多尔> “味道会像鸡蛋一样么。”
22:48:14<町城安里> (快去弄个养
22:48:18<壹原和樱> (。。不要
22:48:26<町城安里> “你们饿了,一定是错觉。”
22:48:54<王崖桥> “那我们的晚饭怎么解决,要不来一客炸猪排?”
22:48:57<町城安里> “死者是不会饿的,”比尔盖茨说,“这是死者这个数据库的基点。”
22:48:58<壹原和樱> “不。。我真的饿了。。”
22:49:09<费奥多尔> “我也是诶、
22:49:11* 壹原和樱 捂着肚子
22:49:30<夜> “..”
22:49:54<町城安里> 北京人友好地把吃过的肉给和樱
22:49:58<町城安里> 还不断抛媚眼
22:50:35<王崖桥> “哟,这小子看上你了”
22:50:39<町城安里> 上面都是口水和牙印
22:51:07<壹原和樱> “你去一趟韩国回来弄得像有鼻子的龙傲夜一样再说吧。”
22:51:25* 壹原和樱 拿过肉
22:51:27<费奥多尔> “你们一堆毁容了的人。”
22:51:34<壹原和樱> “我们可以用这个肉来捉猎物。”
22:51:55<费奥多尔> “例如5米高的螳螂?”
22:52:27<费奥多尔> “日本女你去骗那个北京人消掉不能回去的愿望啊。”
22:52:54<王崖桥> “此计甚妙!”
22:53:01* 王崖桥 锤了一下手心
22:53:09<夜> “嗯嗯...”
22:53:28<壹原和樱> “不能这样对待你们的祖先。老王。丑夜。”
22:53:29<町城安里> “他不懂人类语言。”比尔盖茨捂脸说。
22:53:45<町城安里> “他是第一个有心智的人类,但这个心智是微乎其微的。”
22:53:47<王崖桥> “那明天就许愿……让日本妹学会北京话吧”
22:54:26<夜> “那明天就许愿...让他去许愿吧”
22:54:48<壹原和樱> “为什么要这样。我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抽签决定。”
22:54:55<费奥多尔> “他喜欢你啊。”
22:55:08<町城安里> “你的愿望导致别人消失了,他消失了就是根本没存在过,你的愿望也根本没存在过……于是。”
22:55:33<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鬼子毛子娘老王检定: 1d4=2=2
22:55:37<夜> “...是这样”
22:55:39<费奥多尔> (=。=
22:55:51<壹原和樱> (好了。就是毛子
22:55:57<王崖桥> (不愧是官方搞笑角色
22:56:09<町城安里> (你自己的好点子
22:56:13<町城安里> (你来实践(
22:56:14* 壹原和樱 拉过三人避开BILLGAY然后小声说
22:56:30<壹原和樱> “我觉得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会感到饿。我们应该不是死者。”
22:56:47<夜> “我从来都不认为我死了”
22:56:52<王崖桥> “那个北京人也不是死者吧,大概”
22:56:54<壹原和樱> “可能香格里拉是一个虫洞。连同我们的世界和这里,地狱。”
22:56:58* 费奥多尔 跑去找北京人手舞足蹈
22:58:20<町城安里> 总之你们饿了
22:58:29<町城安里> 幸好你们有干粮
22:58:37<町城安里> 牛肉干啦 巧克力啦
22:58:35<夜> “如果说许下离开世界的愿望会变成...的话,许下通往香格里拉的门口又如何?”
22:59:10<町城安里> 水果罐头啦
22:59:50<町城安里> 老王不经意还看到了扑克牌
23:00:04<王崖桥> “诶?”
23:00:06* 费奥多尔 随便吃吃。还把食物拿一点点给北京人
23:00:15<町城安里> 北京人被香味吸引过来了。
23:00:24<费奥多尔> “你多毛。我也多毛,我们都是毛子人。哟呼哟呼。”
23:00:54<町城安里> “哟乎哟呼,”北京人高兴极了,拍毛子的背
23:01:00<町城安里> 力量8,作体质检定
23:01:24<王崖桥> (23333333
23:01:31<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我体质很低的。。判定,结果为 4-|5-3|= 2
23:01:51<町城安里> 毛子被拍飞了,不过撞到一个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23:02:24<町城安里> 是被食物的香味吸引过来的巨大毛虫!
23:02:40<町城安里> 还有巨大蚂蚁等!(长度都在2~5米左右,高度在3米左右)
23:02:57<夜> “呃..”
23:03:02<町城安里> 毛虫慢悠悠的,蚂蚁爬得贼快
23:03:06<壹原和樱> “好恶心的毛虫!!”
23:03:10<町城安里> 它们闻到甜味了!
23:03:17<壹原和樱> “毛子你不要靠近我!”
23:03:37<町城安里> 不过蚂蚁内部产生了争议,最后它们把毛虫都搬走了
23:03:54<町城安里> 撕成好多片,挣扎流出了脓液
23:04:33<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6=5=5
23:04:45<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我死掉了?检定: 1d3=1=1
23:04:48<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3=2=2
23:04:59<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直接掉san检定: 1d3=3=3
23:05:07<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幸运检定: 1d2=1=1
23:05:39<费奥多尔> “太可怕了这个世界。”
23:05:43<夜> “....”
23:05:50<町城安里> “你们是死者,不要吃东西!会引过来的!”麦哲伦抱怨道。
23:06:03* 夜 把甜的都丢了
23:06:04<费奥多尔> “那北京人怎么就能吃肉。”
23:06:05<町城安里> “我最讨厌嘴动个不停的家伙!”
23:06:10<町城安里> ↑生前被食人族吃掉
23:06:32<夜> “死的只是你们,我可以不认为我是个死人”
23:06:39<费奥多尔> “讨厌这样的家伙。。你肯定没体验过美妙的XX吧!”
23:06:43<町城安里> 北京人完全不懂,过去捡起来毛虫的碎片吃吃看
23:06:45<町城安里> 然后呕吐了
23:07:01<壹原和樱> “北京人你也不要靠近我!!我决定了!就牺牲你把!”
23:07:06<费奥多尔> “真是正经又正直的人。”
23:07:18<町城安里> “无论如何,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昆虫喜欢在岩浆附近产卵,卵都孵化得特别快。”
23:07:40<町城安里> “我们得渡过去!……各位谁有好的方法?”
23:07:55<夜> “...”
23:08:28<壹原和樱> “你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就没有打算弄过一架飞机?”
23:08:51<费奥多尔> “空中不是有可怕的巨型蜻蜓么。”
23:09:06<夜> “车总算可以吧”
23:09:17<町城安里> 实际上就有几只在附近飞。不过晚上视力差看不到你们。
23:09:53<王崖桥> “是啊,我觉得那个谁肯定会操纵”
23:09:54<町城安里> “我们有更好的,一基高达。”
23:10:02<王崖桥> “奈特麦亚”
23:10:17<町城安里> “……在刚才大象践踏的菊花田下的地下室。”
23:10:23<费奥多尔> “永动的高达么。”
23:10:29<町城安里> (你们上次团灭就是被高达踩死了
23:10:48<壹原和樱> “我觉得你们真的有好好的努力生存下去吗?”
23:11:00<町城安里> “太阳能的。我不想破坏能量守恒定律规则,防止对世界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23:11:39<町城安里> “能量守恒定律是科学的基本,如果破坏了就会成为魔法的时代,这就会影响时间上的未来的科技发展,而我的个人经历是靠科学,而我的过去就会被改变,等等。”
23:11:55<壹原和樱> “。。。我听不懂。老头。”
23:12:03<费奥多尔> “懂。”
23:12:18<町城安里> “许愿是个重要的问题,决定我们的生死,哪能随便许愿。”
23:12:46<町城安里> 这时你们发现北京人已经在岩浆对面了。
23:13:02<费奥多尔> “只有聪明的人才能活下去。。”
23:13:07<町城安里> 和你们招手,以及对和樱抛媚眼
23:13:13<王崖桥> “包括那家伙么”
23:13:15<町城安里> “我的老天啊,他是怎么过去的!”麦哲伦惊叹道。
23:13:20* 王崖桥 指
23:13:55<夜> “....水上漂?”
23:14:06<壹原和樱> “跳过去?”
23:14:13<町城安里> 只见他用蛮力抓着一只蜻蜓的后背,并且踩在地上。蜻蜓拼命想挣扎却无法挣脱。这只蜻蜓长2米左右,像是还小。
23:14:24<王崖桥> “这也行?”
23:14:39<费奥多尔> “我觉得北京人能在这里活下去是有他的原因的。”
23:15:02<町城安里> (主要原因是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和毛子对应的逗比,于是造物主创造了北京人
23:15:24<町城安里> “我觉得……我们似乎不能用这么不绅士的做法。”比尔盖茨犹豫地说。
23:15:34<町城安里> “而且我抓不到蜻蜓。”
23:16:00<王崖桥> “后者才是真正的理由吧!”
23:16:36<町城安里> 前有岩浆后有大象,怎么办呢?
23:17:06<王崖桥> (能不能用我的射绳枪抓一只蜻蜓下来试试看
23:17:21<町城安里> (先作幸运检定
23:17:26<町城安里> (运气不好就只有大蜻蜓
23:17:30<町城安里> (运气好就有小蜻蜓
23:17:35<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2=2=2
23:18:17<町城安里> 王崖桥竭力眺望,发现有只蜻蜓似乎还小,它在吃什么,飞飞停停,看上去似乎是大蚊子。
23:18:40<夜> “...你是要爬蚊子?”
23:19:01<王崖桥> “试试看呗”
23:19:19<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9-|5-4|= 8
23:19:33<町城安里> 王崖桥如同黑暗中潜行的混沌一样靠近了蜻蜓
23:20:54<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2-|3-5|= 0
23:22:50<町城安里> 你抓到了蜻蜓!但只抓到了尾巴。蜻蜓的力量有9点!一个人把持不住!
23:23:11<王崖桥> “FXCK!来个帮手的!”
23:23:30<夜> “...来了来了”
23:23:33* 费奥多尔 赶忙帮忙去扯
23:23:39* 夜 拉吧
23:24:01* 壹原和樱 赶紧帮忙
23:26:48<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蜻蜓飞!判定,结果为 9-|4-4|= 9
23:27:05<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8-|1-3|= 6
23:27:20<町城安里> 你们都抓住了,比尔盖茨等人也忙过来帮忙
23:27:39<町城安里> 都被蜻蜓带上了天!但蜻蜓飞得不稳
23:27:45<町城安里> 好几次你们都要碰到岩浆了!
23:28:00<费奥多尔> (真想踢比尔盖茨下去
23:28:12<町城安里> (任意代表,连续三次敏捷
23:29:19<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敏捷判定,结果为 6-|2-3|= 5
23:29:24<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敏捷判定,结果为 6-|2-3|= 5
23:29:27<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敏捷判定,结果为 6-|3-1|= 4
23:30:04<町城安里> 总之
23:30:06<町城安里> 没掉过去
23:30:17<町城安里> 刚过去你们就脱力松手了
23:30:36<壹原和樱> “我感觉这辈子都不会爱了。”
23:30:49<Oicebot> 町城安里进行蜻蜓飞走!判定,结果为 9-|2-3|= 8
23:30:54<费奥多尔> “你还能谈爱么。”
23:31:00<费奥多尔> “日本都沉了。”
23:31:03* 壹原和樱 望一望夜。还是把头转去变帅了无数多的毛子。
23:34:08<Oicebot> 王崖桥进行判定,结果为 8-|6-5|= 7
23:35:53<町城安里> 于是蜻蜓带着老王的救命裤腰带飞走了
23:35:56<町城安里> 总之
23:35:59<町城安里> ——————尾声——————
23:36:02<町城安里> 入夜。
23:36:15* 王崖桥 穿着爱心平角裤瑟瑟发抖
23:36:25<町城安里> 你们发觉,为什么比尔盖茨说,过来就安全了——尽管同样靠近岩浆。
23:36:30<町城安里> 这里没有昆虫。
23:36:34<町城安里> 冰川地带。
23:36:39<町城安里> ——————未完待续———————
23:36:47<町城安里> 发奖励
23:36:56<町城安里> 突然心情好,发奖励
23:38:13<町城安里> 每人丢一个D100,然后减去24的整数倍
23:38:56<町城安里> 然后这个数靠近24或0的距离就是奖励的技能成长点数
23:38:32<町城安里> 到24以内为止
23:38:35<Oicebot>  壹原和樱进行啥检定: 1d100=33=33
23:38:37<Oicebot>  王崖桥进行检定: 1d100=22=22
23:38:47<壹原和樱> 33-24=9
23:38:57<Oicebot>  夜进行检定: 1d100=73=73
23:39:01<町城安里> 2和22都是2
23:39:17<王崖桥> (看到有人只有1点,我就开心了
23:39:19<Oicebot>  费奥多尔进行一点都没看懂机制。。。检定: 1d100=28=28
23:40:22<町城安里> 最低的人有一个额外奖励!
23:40:49<町城安里> 可以得到鼻子
23:40:55<费奥多尔> (噗。。
23:41:05<町城安里> 但是位置得丢骰子决定
23:41:44<町城安里> d5 5原来位置4头顶3胸口2某只手上1小腿背后
23:41:50<町城安里> 娘猫丢骰子吧!
23:44:26<夜> ......
23:44:27<夜> .
23:44:27<夜> .
23:44:27<夜> .
23:44:27<夜> .
23:44:28<夜> .
23:44:28<夜> .
23:44:51<夜> 算了吧
23:44:53<夜> zzz
23:44:59<费奥多尔> (不要鼻子咩
23:45:04<费奥多尔> (你现在可是丑男哟
23:45:08<町城安里> 不行
23:45:10<町城安里> 必须d5
23:45:24<町城安里> 奖(chu)励(fa)是强制的
23:45:41<夜> 两个nose是好,一个可没说是好
23:45:45<Oicebot>  夜进行检定: 1d5=5=5
23:45:48<夜> OWO
23:45:58<夜> 于是回来了
23:46:11<町城安里> 富兰克林!
23:46:16<王崖桥> 233333
23:46:19<费奥多尔> (真过分
23:46:19<町城安里> 富兰克林!
23:46:26<夜> 富兰克林。
23:46:33<町城安里> 但费奥多尔还是俩鼻子
23:46:38<町城安里> 快睡觉 富兰克林
23:46:40<王崖桥> 安里你应该把5设置成“脸上”
23:46:52<町城安里> 就是 我就该写脸上
23:46:53<王崖桥> 然后再丢一次D5,来判定是在额头上,脸颊上,下巴上之类
23:46:56<町城安里> 可以玩贴鼻子
« 上次编辑: 2015-11-14, 周六 02:42:11 由 町城安里 »